三好德三郎(日語:三好 徳三郎/みよし とくさぶろう Miyoshi Tokusaburō;1873年5月2日—1939年4月3日),自號茶苦來山人,是一位出身日本京都府宇治的實業家。他因長期在日治時代的臺灣具深厚影響力,又被稱作「民間總督」。此外,他也是祇園辻利及茶寮都路里的創始者[1]。
生平三好德三郎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RV5Bs6
小學畢業後,三好德三郎開始在伯父經營的「辻利兵衛商店」學習製茶及茶樹栽培技術。
1899年4月,三好德三郎前往臺灣開始在文山、坪林等地從事烏龍茶研究,並曾任臺灣協會臺灣支部評議會員、臺北商工會及臺灣茶農株式會社監查役、臺北製冰會社專務取締役等職務。
1904年,三好德三郎於臺北榮町二町目開辦「辻利兵衛臺北出張店」(商號「辻利茶舖」,當地後為衡陽路與重慶南路路口,其建築物於2010年代為星巴克重慶門市使用)。當時,茶舖內除販售玉露茶「殘月」、「寒梅」以及煎茶「山吹」、「川柳」外,也有烏龍茶、紅茶等商品,且顧客也可以電話訂購,或以郵購包裹寄送;同時,其子三好正雄總是同店內眾多臺籍店員在熱絡地向來客介紹商品,更在年底及節慶來臨時寄發廣告明信片,提供顧客有關歲末大拍賣與抽]活動訊息及其販售品項的目錄。
三好德三郎除經營店鋪外,也在南港地區種植茶園,將臺灣烏龍茶推廣參展於數十次日本國內外各項博覽會及臺灣勸業共進會等活動,並使之成為宮內省及臺灣總督府指定用茶。[2][3]
此外,三好德三郎曾任臺北府前街郵便局長、臺北州協議會會員、臺灣總督府評議會會員、臨時產業調查會委員[4]、臺灣共進會迎賓館主任委員等職,並曾出席參與討伐土匪慰勞會、簡大獅的審判、生蕃討伐凱旋祝賀大會、臺北鐵橋建造儀式、首部汽車入臺灣慶祝活動、首次飛機降落臺灣慶祝活動等,又與臺灣總督田健治郎保持密切往來,並因此被稱作「民間總督」。
1939年,三好德三郎因關節炎惡化而病逝於臺灣臺北帝大附屬醫院,[5] 並葬於三橋町共同墓地。[6]
身後
1948年1月,三好德三郎的後代在返鄉後以臺北辻利茶鋪為基礎,於京都祇園以「祇園辻利」為商號重新開業。[7][8]
著作
回憶錄
謝國興、鍾淑敏、籠谷直人、王麗蕉主編,陳進盛、曾齡儀、謝明如譯,《茶苦來山人の逸話:三好德三郎的臺灣記憶》,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京都: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2015年三好德三郎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RV5Bs6

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

三好德三郎文書-跨時代的情感與記憶流轉 -- 中央研究院數位典藏資源網


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

【昭和年間辻利茶鋪一樓營運情景】
過去辻利茶鋪不僅販售烏龍茶、紅茶等自製茗茶,也會販賣各種茶具。從照片中可看出當時辻利茶鋪的內部陳設,以及員工所著服裝。照片中右1黑衣者為三好德三郎之子三好正雄


根據日本學者波形昭一教授的研究,昭和時期全台約有三分之一的台灣烏龍茶由「辻利茶舖」經手,由此可見德三郎的影響力。
辻利抹茶與台灣烏龍茶的交會:茶苦來山人三好德三郎|新活水 Fountain https://bit.ly/3C1kUIJ
【前言】台灣茶清新回甘,海外馳名,沏上一壺好茶是我每天的例行儀式,更是閱讀寫作的最佳伴侶。台灣茶能達到今天的高品質並非一蹴而就,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技師與民間茶商的努力調查與改良為台灣茶奠定了重要基礎。2014年,我參與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與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合作的計畫,翻譯《茶苦來山人の逸話:三好德三郎的臺灣記憶》一書,有機會閱讀一介茶人三好德三郎的生活紀錄,知曉諸多日本治台軼事,同時也更了解三好先生對於台灣烏龍茶的貢獻。有趣的是,他的子孫在戰後回到京都開設「辻利」茶舖,是我最喜愛的抹茶店家,品嚐濃郁香醇的抹茶之際,亦勾起三好家族與台灣的歷史記憶……。
諸國名產多又多,名曰高砂烏龍茶
合人氣且適水質,兼具色香之飲品
不知如佛野暮活,哎呀哎呀哎呀呀
實乃一代之名茶
烏龍茶宣傳歌  三好德三郎 作
1899年4月,日本領台後的第四年,一位英俊挺拔的日本年輕人從神戶搭乘台南丸號來到台灣。
來自日本最古老的茶葉產地京都府宇治市,德三郎從小耳濡目染,對製茶事業很感興趣,17歲那年他與茶業同好組成了青年實業協會,希望發揮製茶長才貢獻鄉里,然而,因為他個性耿直又具有冒險心,時常提出新點子,和宇治地區重視傳統的氛圍格格不入,親戚鄰里都不喜歡他,失望之餘,德三郎得到父母鼓勵離開了家鄉,踏上未知的旅程。
在前輩引薦下,德三郎拜訪了日本殖產興業的核心人物前田正名。前田曾留學巴黎七年,擔任過明治政府的農商務次官,相當賞識德三郎大膽進取的精神,於是德三郎獲得在前田身邊學習的機會,這位在鄉里不得志的年輕小伙子跟著人生導師前田到日本各地訪查,增廣見聞,並因此結識了許多政商人物,包括伊藤博文、樺山資紀、大隈重信、澀澤榮一等。
誰也沒料到,在京都宇治被視為「問題少年」的德三郎,日後竟成為「民間版的台灣總督」,影響台灣事務至深1899年24歲的德三郎渡海來到台灣,當時台灣衛生狀況非常落後,公共運輸也尚未建立,除了官派的公職人員之外,一般日本人根本不想來。不過,德三郎是天生的冒險家,他決定來台施展抱負。
1899年5月,德三郎在台北京町開設了家族茶事業「辻利兵衛」的分店(後遷至榮町)。這是在台日人社交圈的大事,總督兒玉源太郎、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等政商名流皆前來祝賀。開幕當天在台北著名西餐廳台灣樓舉行宴會,盛況空前,冠蓋雲集。《臺灣日日新報》也刊登大幅廣告,讚賞「辻利」是日本宮內省與臺灣總督府御用的茶舖,品質保證,歡迎大家來品嚐道地的宇治茶。
販賣家鄉茗茶是理所當然,不過,真正引起德三郎興趣的是台灣的烏龍茶。
德三郎並不是第一位愛上台灣烏龍的外國人,1860年代台灣開港通商,英國人John Dodd慧眼獨具評估台灣北部適合種茶,於是在艋舺設立製茶廠,將第一批台灣烏龍茶運往紐約銷售,大受好評。來自宇治地區的德三郎是茗茶達人,他知曉台灣茶的潛力,於是發揮日本職人精神,長期在文山、坪林等地進行調查,並在淡水購置茶園,研究如何培育優質烏龍茶。
「辻利茶舖」除了販賣煎茶、抹茶、茶具、昆布茶與羊羹,也販賣各種等級的台灣烏龍茶,包括「青龍」、「國華」、「福壽」和「蓬萊」等。其中以「青龍」最貴,售價與高級玉露茶「寒月」相當,需要口袋深一點的有錢人才喝得起。當時台灣大家族包括基隆顏家的顏滄海、鹿港辜家的辜振甫、板橋林家的許丙都曾在「辻利」受招待,品嚐過德三郎親沏的好茶。
根據日本學者波形昭一教授的研究,昭和時期全台約有三分之一的台灣烏龍茶由「辻利茶舖」經手,由此可見德三郎的影響力。明治時期以來,為了彰顯帝國榮耀,日本舉辦許多博覽會、共進會,當中設有台灣館介紹物產,讓日本民眾有機會體驗殖民地風情,「喫茶店」往往是台灣館的重頭戲,年輕的台灣姑娘端上一杯無料的台灣茶給民眾試飲,藉此達到宣傳目的從1903到1929期間,「辻利」的烏龍茶獲獎高達37次,而且多是「金賞」和「一等賞」獎項,可說是博覽會上的常勝軍。
德三郎自稱「茶苦來山人」,認定自己一生要為茶奔走。他交遊廣闊,台灣烏龍茶是他送往迎來的必備伴手禮,也積極拓展台灣茶的販賣通路,主張販賣同盟,簡化從產地到消費者之間的交易程序,更建議總督府廢除茶稅,希望改善烏龍茶的品質與銷售制度,讓台灣茶走得更遠。為人古道熱腸的他更熱心協助台灣的各種公共事務,不論是總督更迭的人事變化、《臺灣日日新報》報社的成立,抑或是地方商會的發起,大小事務都看到德三郎的參與,友人皆戲稱他為「民間總督」
1939年4月3日,來台四十載的德三郎病逝於台北帝大附醫在64年的人生歲月中,德三郎將前段奉獻給宇治茶,後大半段則在台灣的土地上度過,奉獻給烏龍茶和台灣公共事務。二次戰後,德三郎的後代子孫遭遣返回到京都,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下重新開始,努力將台北辻利茶舖重新復業於京都祇園,延續先人為茶盡心盡力的遺願,如今這家店已成為台灣遊客到京都旅遊的人氣景點。幸運的是,當年台北辻利茶舖的建築物躲過戰爭烽火,百年來仍佇立於重慶南路街角,見證了日本帝國興衰以及戰後台灣歷史的流
辻利抹茶與台灣烏龍茶的交會:茶苦來山人三好德三郎|新活水 Fountain https://bit.ly/3C1kUIJ


京都裏的灣生—花街祇園的老台北
作者: 姚 銘偉 2019-04-01
來客絡繹不絕的祇園辻利來客絡繹不絕的祇園辻利
 京都裏的灣生—花街祇園的老台北 – 薰風 https://bit.ly/3bQPQRi
(本文原寫於2017年7月,採訪對象三好通弘已於2019年3月過世。)
初夏的7月午後,人潮熙攘的四條花見小路界隈,令人煩躁的熱浪把神情略顯不耐的遊客們驅趕至一家狹窄的店門前。通往2樓的階梯上,站滿了急於入內一求救贖的各國遊人,用著各自的語言,彼此間焦躁地打發等待的時間。
令遊客趨之若騖的這家店,名叫「茶寮都路里」。「都」指的是京都;「路」則是門前的四條大路;最後一個「里」字,是為了彰顯茶之故里——宇治。而都路里的讀音(つじり)又可寫成「辻利」,也正是茶寮都路里的母企業——「祇園辻利」。
不論台灣遊客或是京都在地人,對於祇園辻利應該都不陌生;但若說到這家京都名店原本並不在京都,而是位於遙遠的南國台北市,且創業者交遊廣闊,被當時的台灣人稱為「民間總督」的話,大多數人想必都是一臉狐疑甚至不可思議。
位於台北的辻利茶舖(出自中研院台史所)
1899年(明治32年),台灣成為日本國土不到四年後,一名叫做三好德三郎的宇治人,懷抱著振興茶業的雄心壯志來到這片危機四伏的未開化之地。當時,這位日後被奉為「民間總督」的青年只有26歲。渡台前就已獲得中央官僚賞識的德三郎,帶著前台灣總督樺山資紀(首任)等大人物的介紹信來到台北開設「辻利茶舖」,最後落腳榮町,其位置就在今天位於重慶南路、衡陽路口的星巴克。
祇園辻利會客室掛著德三郎、正雄、通弘三代的照片(由左至右),以及通弘接受皇后陛下贈賞的畫面(最左)。
來到京都祇園辻利這天,迎接我們的是幾天前還在住院的三好通弘會長。儘管身體微恙,但為了和來自台灣的我們見面,老人家還是堅持親自受訪。走進不算寬敞的店內,在店員的引導下一行人來到地下的會客室。一進入房間,我的目光立刻被牆上掛滿的賞狀與家族照片吸引;這裡的佈置處處可見台日兩地間的深刻羈絆。而就在我準備錄音的當下,高齡83(2017年)的他突然以洪亮的嗓門唱起了〈台灣神社のお祭り日〉,似乎一談到台灣就元氣飽滿,忘了自己才剛出院。
祇園辻利故祇園辻利會長三好通弘
三好通弘會長在戰前就讀「旭小學校」(現東門國小),1934年(昭和9年)出生於台北辻利茶舖2樓。日本戰敗後,12歲的他被迫離開故鄉台灣,和家人從和歌山縣上陸,回到了日本。談話間,他不斷流露出對台灣的思念之情,時而笑得像個孩子,下一秒卻又眉頭深鎖;遙遠的南國故鄉對他來說,彷彿是一個充滿歡笑的樂園,同時也是人生最大的無奈。被問到最喜歡台灣的什麼時,三好會長不假思索地回答:「水果!」然後突然間,滿臉笑容的他又唱起了〈台灣楽しや〉這首戰前的著名歌謠。將近兩個小時的談話中,這位「老台北」接連唱了幼稚園和小學時的校歌,甚至三不五時講出一些台語詞彙,說自己以前是個「猴囝仔」、祖父德三郎總是搭「拖車」(人力車)到總督府等等,令我不得不訝異台灣究竟在他心中烙下了多麽深的印記,才會讓眼前這位年過八旬的長者至今記憶猶新。
日本在戰場上接連失利後,台灣也開始遭受盟軍轟炸。三好家族位於市區的住宅於1944年(昭和19年)3月被炸毀,隔年5月底,「台北大空襲」發生,市內有上千人罹難。當時,三好一家為了躲避戰火而疏開到土城,接受三好德三郎生前(1939年・昭和十四年逝世,葬於台北三板橋墓地,戰後遷葬宇治)的事業夥伴廖姓茶商照顧。戰後,在台灣耕耘近半世紀的辻利茶舖事業歸零,德三郎的長子正雄攜家帶眷回到京都過著縮衣節食的日子,依靠的是親族的資助與顧客的愛護才得以在故里重新出發。而提到當初被迫離開台灣時,三好通弘會長回憶起自己曾目睹國民黨軍人的暴行,因此對台灣有更深的不捨。
戰前的祇園辻利廣告
回想兒時,他說自己立志加入海軍,並不想涉足家業。這或許是當時的社會氣氛使然,也可能是因為自己身為三男的緣故。然而1965年(昭和40年)左右,同樣是「灣生」的三好正雄由於健康因素而把家業傳給了三男通弘。順帶一提,三好正雄之名乃是由位高權重的後藤新平親自命名。而三好通弘繼任後,長年致力於祇園商店街的發展,並擔任「祇園商店街振興組合」會長,在當地是德高望重的長老級人物。
如今,這位在台北僅僅生活12年,且離開台北已70年的長者依舊口口聲聲強調自己是台灣人,好像永遠說不膩般地稱讚著台灣的好。在台灣人前仆後繼造訪京都、愛上京都,甚至想移居京都的此時此刻,請別忘了在京都的祇園,有一位老台北,用他的一生熱愛著台灣。京都裏的灣生—花街祇園的老台北 – 薰風 https://bit.ly/3bQPQRi

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


三好德三郎(1875-1939),自號『茶苦來山人』,明治8年(1875)5月2日出生於日本京都府久世郡宇治鄉(今日本京都府宇治市)。父親三好德次郎實為辻利兵衛(幼名仙助,晚年改名辻利右衛門,為日本京都府宇治市辻利兵衛商店創始者)的親弟弟,於明治2年以「婿養子」身分(由三好家收為養子並與三好アサ建立婚姻關係)進入三好家,家皆從事茶業經營。從小耳濡目染,進而讓三好德三郎對於茶產業有一番理想抱負。明治25年(1892)8月創設「青年實業協會」且製作會歌,旨在促進茶產業的進步發展與稻作改良等,目的是要為自己的鄉里盡一份心力,並熱心於公共事務上。不料卻不被親族等人認同,覺得三好德三郎太過年輕氣盛,最後德三郎竟被當作棘手人物對待。此遭遇讓德三郎決定離開家鄉,於明治26年(1893)7月自三好家離開另闢天地,時年19歲。從日本京都府伏見搭車至日本神奈川縣橫濱的德三郎,前去拜會茶產業界的代表人物大谷嘉兵衛,隨後前往日本東京拜會奧田義人與之會談。最後在奧田義人的引薦下,三好德三郎得以與前農商務省次官前田正名會面,進而隨侍在前田正名身邊,展開日本全國遊說行腳之旅,為推動「殖產興業」政策、鼓勵促進對外貿易等目的進行全國巡迴演說。全國各地拜會之際,三好德三郎因而有機會與諸多政界商界名流有所交流,謙遜努力的三好德三郎為自己奠定良好人脈關係。明治32年(1899)2月與自幼即由雙方家長訂下親事的辻利兵衛么女シナ結為連理。同年春天,在與樺山資紀、奧田義人、前田正名深談之後,被鼓勵前往新天地打拼的德三郎,為茶產業及其他要務決定赴臺。4月10日,攜著由伊藤博文、山縣有朋、松方正義、樺山資紀、桂太郎、內海忠勝寫給當時的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介紹信,三好德三郎於神戶搭著臺南丸渡臺,並於4月14日抵達基隆。抵臺後隨即在臺北北門街二丁目(位於京町,今博愛路一帶)開設辻利茶舗。其中曾於明治35年(1902)5月歷經第一次店鋪遷址,原店鋪往南搬移四戶;明治37年(1904)春天第二次遷址至府前街四丁目一九番戶(後地址變更為榮町二丁目二四番,今重慶南路一段與衡陽路交叉口)。從事商業活動之餘,三好德三郎也積極參與公共事務,雖非自始就事事順遂,但日漸加深官方與民間對他的信任。在辻利出張茶舖經營方面,生產的烏龍茶於臺灣、日本及國外參與各項博覽會及品評會等獲獎近四十次,也多次被宮內省(掌管天皇、皇室及皇宮事務的內閣府機構,今為宮内庁)挑選為獻給天皇陛下、皇太子殿下等之貢品。在公共事務方面,除擔任郵局局長、臺北州州協議會員、臺灣總督府評議會會員、建功神社合祀者資格審查會會員、臨時產業調查會委員等公職之外,亦參與諸多民間或官方之團體並協助各式活動的推動,屢次受頒獎章以謝其貢獻慰其功勞。其中,於大正12年(1923)4月16日皇太子巡台之際,因三好德三郎在產業發展上的功勞,受賜綠綬褒章,並單獨拜謁賜宴。於昭和3年(1928)11月10日於御大典儀式(慶祝昭和天皇即位)舉行當日,依其功勞受封勳五等瑞宝章。榮獲此兩項殊榮,更突顯了三好德三郎長期以來所做出的貢獻著實不容小覷。昭和9年(1934)5月5日,辻利茶舗開業35周年,同為三好德三郎渡臺滿35年,三好德三郎將辻利茶舗之經營轉交由長子正雄接手,也欲辭去所擔任之公職但未果。此後,總是自謙僅效犬馬之勞,又自命擔任如同「產婆」一般的角色,催生多項活動使之順利運作的三好德三郎便持續參與官方及民間事務,居官方與民眾之間做協調緩衝的工作。「民間總督」之稱號,可謂是實至名歸。
年表[chronology]    1875:5月出生於日本京都府久世郡宇治鄉(今日本京都府宇治市)。
1892:8月創設青年實業協會。
1893:7月離鄉,其後跟隨前田正名展開日本全國遊說行腳之旅。
1899:2月與辻シナ結婚,4月渡臺,同月開設「辻利兵衛出張茶舗」。
1900:12月被選為烏龍茶調查委員,調查臺灣烏龍茶產業不興盛之原因。
1901:9月長男正雄出生。
1908:4月舉辦汽車博覽會。
1910:4月開始經營郵便受取所。
1912:郵便受取所改名為府前街郵便局(即郵局),任局長。
1915:9月負責籌畫京都博覽會臺灣館及喫茶店(茶飲店),並擔任茶的審查委員。
1920:擔任臺北州協議會員。
1922:擔任史料編纂委員會編纂顧問。府前街郵便局改名榮町郵便局,任局長。
1923:4月受賜綠綬褒章。擔任體育協會評議員。
1927:擔任臺灣美術展覽會評議員。
1928:11月受封勳五等瑞寶章。擔任臺灣總督府評議會會員。
1929:擔任建功神社合祀者資格審查會會員。
1930:擔任臨時產業調查會委員。
1931:擔任臺北商工會會長。
1934:5月將「辻利兵衛出張茶舗」交由長男三好正雄接手經營。擔任臺灣國防議會聯合本部理事。
1935:擔任臺灣國立公園評議員。擔任熱帶產業調查委員。
1936:擔任臺灣拓殖會社設立委員。
1938:參與警務局國民精神總動員本部。擔任臺灣防空委員會委員。
1939:4月逝世,享壽64歲。
臺灣史檔案資源系統 https://bit.ly/4eNQElC


1939年4月3日,三好德三郎逝世 - 聚珍臺灣

下載 (17)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


台灣曾有過的車站風貌一八九六年負責搬運行李的「紅帽子」腳伕(赤帽)登場,是從私鐵之雄山陽鐵道在主要車站設的行李搬運伕發展而來「紅帽子」是取自美國同種職稱「red cap」。 或許仿效了私鐵的做法,翌年,官鐵也允許隨身物品搬運伕的營業。最初「行李搬運伕」的形象是穿著印有商號的短外衣,不久後便改為紅帽。。東京車站於一九一四年(大正三年)開業之時,其人數之多,甚至可以數出乘車處有三十一位、下車處有四十七位紅帽子在賣力工作。也可以看見富裕階級的乘客,即便只有一頂帽子/一八七二年日本首條鐵道誕生-姜朝鳳宗族|痞客邦

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

台灣曾有過的車站風貌一八九六年負責搬運行李的「紅帽子」腳伕(赤帽)登場,是從私鐵之雄山陽鐵道在主要車站設的行李搬運伕發展而來「紅帽子」是取自美國同種職稱「red cap」。 或許仿效了私鐵的做法,翌年,官鐵也允許隨身物品搬運伕的營業。最初「行李搬運伕」的形象是穿著印有商號的短外衣,不久後便改為紅帽。。東京車站於一九一四年(大正三年)開業之時,其人數之多,甚至可以數出乘車處有三十一位、下車處有四十七位紅帽子在賣力工作。也可以看見富裕階級的乘客,即便只有一頂帽子/一八七二年日本首條鐵道誕生-姜朝鳳宗族|痞客邦


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


得勝牌汽車 現在的日產

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


三好德三郎“辻利茶舖”-聽過京都的「祇園辻利」這間知名茶鋪,他的前身就是位於臺北榮町的辻利茶舖三好德三郎-被奉為「民間總督」的青年只有26歲。渡台前就已獲得中央官僚賞識的德三郎,帶著前台灣總督樺山資紀(首任)等大人物的介紹信來到台北開設「辻利茶舖」,最後落腳榮町,其位置就在今天位於重慶南路、衡陽路口的星巴克/三好通弘會長在戰前就讀「旭小學校」(現東門國小),1934年(昭和9年)出生於台北辻利茶舖2樓(灣生)。日本戰敗後,12歲的他被迫離開故鄉台灣,和家人從和歌山縣上陸,回到了日本-姜朝鳳宗族|痞客邦


三好德三郎1873_1939年自號茶苦來山人《茶苦來山人の逸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