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期臺灣彩票cca100003-thm-bjna00107-00503-tcca100003-thm-bjna00107-00504-tcca100003-thm-bjna00107-00505-t250px-臺灣彩票抽籤器  IMG_20141104_145706IMG_20141104_145712  

根據台彩調查,通常億元以上的中獎人,只有10.6%會考慮離職;在複選的用途方面,有24.2%的人會把錢存起來,21.4%會置產、21.2%的幸運得主會將部分獎金捐做公益。

----------------------------------

臺灣彩票是臺灣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彩票局所發行的彩票,依照1906年6月13日發布的律令第七號〈有關臺灣彩票之件(臺灣彩票ニ關スル件)〉第一條,乃是基於「慈善、衛生、廟社保存」之目的而發行[1][2]。但實際上是為了「預防臺灣資金外流,反向吸收外資」、「監督臺人賭博」、「盈餘投入臺灣建設」等目的而發行,然而該項措施卻與日本的法律有所衝突,在發行前即引發過爭議,發行後又因為相關配套不足,導致在日本引發「臺灣彩票事件」[2][1]。而由於這一件日本本土的檢事局開始大幅檢舉買賣授受臺灣彩票的日本民眾的事件,在日本社會引發軒然大波,再加上日本與臺灣發生的彩票司法事件,最後導致臺灣彩票發行了五期之後便在1907年停止發行
清治時期臺灣人便已熱衷於彩票,而當時清朝政府將彩票視為賭博的一種,且一再公告禁賭,但成效不彰[2]。當時福建沿海地區與臺灣流行的彩票為「呂宋洋票」(日本稱為「マニラ富籤」),光緒九年(1883年)四月督撫會同奏請核准洋票禁令,同年九月分巡臺灣兵備道劉璈亦嚴禁招買「呂宋洋票」,而除了「呂宋洋票」外,中國租界也有人加以模仿任意發行彩票[2]。

進入日治時期後,據臺灣總督府的調查,當時臺灣賭風盛行,而在彩票方面則有一種名為「天財票」的彩票相當盛行,由於不少臺人花大錢去買,導致每年臺灣都有大量的民間資金外流,臺灣總督府雖然嚴禁,但私下買賣仍相當盛行[1][2]。而面對此一情形,據鶴見祐輔《後藤新平傳》的說法,後藤新平提議改由官方經營彩票,認為官方彩票公信力強可以壓倒天財票,並反向吸收中國華南與菲律賓的資金,且還能監督臺民賭博情況,盈餘還能投入社會政策事業之中,總督府遂在明治卅三年(1900年)8月命時任安平兼打狗稅關長的宮尾舜治在前往南洋調查歐洲各國殖民地經營與熱帶產業的同時順便考察「馬尼拉富籤」[註 2][1][2]。然而當時總督府報請內務大臣審查的派令理由書只寫說派遣宮尾舜治考察的主要目的是藉由貿易調查以供總督府制定關稅政策時參考,而未提到調查「富籤」的事,徐國章〈臺灣日治時期之彩票發行制度〉一文中認為這是因為日本的「富籤」一詞從天保十三年(1842年)三月老中水野忠邦下令禁止發行富籤之後便成為犯罪名詞,而日本明治十三年(1880年)公布的刑法第262條[註 3]亦處罰發行彩票者,明治十五年(1882年)5月發布的第25號布告(該布告亦視為法律)也對仲介或幫助買賣以及購買富籤的人予以處罰,故擔心在公文書內寫明考察他國富籤會使考察計畫生變[2]。

宮尾舜治考察之後,總督府便於隔年(1901年)草擬了律令案「臺灣富規則」(富為富籤簡稱),2月4日提報日本內務省奏請敕裁,該案指出清國人本來就有購買「富籤」的習慣,尤其是本島人(指臺灣人)更為熱衷,常暗中購買清國、澳門或馬尼拉的富籤,而馬尼拉富籤只有三成是在當地賣掉,其他七成大多是吸收了清國的資本,此時馬尼拉富籤正停止發售,若仿效歐洲各國發行政府富籤,則可將收益補貼地方上慈善、衛生、廟社保存等方面的費用,而內務省在研究後認為「以支那人種為住民之臺灣島,創定富籤制度無妨」,將略修正過的律令案提交閣議[1][2]。然而由於有反對意見認為這是一種「官營賭博」並有違反日本法律之虞,且恐會對社會風氣帶來不良影響,導致該案在兩次內閣會議上均未通過,直到佐久間左馬太擔任臺灣總督後,於明治卅九年(1906年)再次提出此案,最後以彩票收益不得作為一般行政費,只能用於慈善、衛生、廟社保存等事業經費的條件下同意讓總督府販售彩票[1]。該年(1906年)6月13日總督府便發布律令第七號〈有關臺灣彩票之件(臺灣彩票ニ關スル件)〉,作為發行臺灣彩票的法源,同時禁止其他彩票的販售,之後在9月6日發布子法〈臺灣彩票施行規則〉(府令第54號)、〈臺灣總督府彩票委員會規則〉(府令第55號)、〈臺灣總督府彩票局規程〉(訓令第167號),9月18日發布〈臺灣總督府彩票局會計規程〉(訓令第173號)[1][2]。依據這些法條,主管臺灣彩票的臺灣總督府彩票局也在9月時成立[2]。

相關行政部門成立後,彩票局於9月8日開始第一期彩票的選號登記,10月11日公布了臺灣境內25名經銷商(元賣捌人)名單(8名日人,17名臺人),另有二名外地經銷商,10月18日時經銷商開始販售,而後共發行了五期,發行量有27萬張(第三期有兩張因印刷瑕疵而作廢),發行金額(扣除作廢者)159萬9990圓,彩金總額120萬970圓[2]。發行之後,臺灣彩票在臺灣社會上引發搶購熱潮,甚至有零售商(小賣捌人)或轉賣者哄抬價格,以及經銷商不願照一定折扣賣給批發商,寧願自行直接販售或哄抬價格[1]。而日本本土亦有相當人數對臺灣彩票抱有濃厚興趣,而寫信向彩票局與臺灣銀行(負責保管彩票、彩票代金收納與彩金支付等事宜)詢問如何購買,甚至直接寄五圓的小額匯票來購買,但是因為日本法律明文禁止,上述單位只能退還匯款與寄給刑罰規定一紙[2]。但是日本本土民眾仍可透過住在臺灣的親友來「間接持有」,規避法律責任,但因此種過程過於緩慢,於是後來便出現走私彩票的情況[2]。走私者大多從旺文館(在臺北城內北門街)、阿多利商會(在基隆義重橋)等處採買大宗彩票回東京,批售給掮客,再轉賣給一般民眾,此時價格已從原本的一張五圓漲到七圓五十錢或八圓[2]。至於賣到清國與香港等地的情況亦不錯[1],當局亦計畫擴大銷路到南洋,甚至進一步銷售到英領印度、埃及與土耳其[3]。而由於銷售情況大好,彩票的價格與彩金也跟著上昇,原本第一期一張五圓,頭彩五萬圓,到第五期時官方價格已漲到十圓,頭彩也調高到十萬圓[2]。而當時臺灣總督的年俸含加俸為7800圓,第一期頭彩便已是總督年俸的6.4倍左右,且頭彩中獎率為四萬分之一,故吸引力自然十分龐大[2]。

然而臺灣彩票的熱賣引起了日本中央的注意,日本大藏省理財局長水町袈裟六於明治卅九年(1906年)10月27日便去函臺灣總督府殖產局長祝辰巳,只出有傳聞說有不少在臺日人動用銀行存款購買彩票,要求調查真相並盡速回報,而總督府方面調查後則認為彩票發行對銀行存款與郵政儲金應該無特別影響,並認為購買者如當初規畫時是利用零碎節約所得購買,且彩票局發行都會考量經濟與金融狀況適量發行,所以會助長投機之風、擾亂金融秩序的想法只是杞人憂天[2]。

除了政府外,日本本土民間也開始探討彩票的問題,《東京日日新聞》在明治四十年(1907年)1月上旬即批評臺灣彩票引出臺灣中下階級民眾的積蓄,對經濟有不良影響,《臺灣日日新報》則撰文反駁,認為彩票對經濟會造成不良影響只是臆測之詞,並指出彩票發行以來存款反而增加,且賭博與犯罪現象減少,故彩票制度對社會與經濟並無不良影響[1]。而在此同時,日本本土也開始有修法解禁的動作[1]。

然而在明治四十年(1907年)2月9日下午,以大阪府廳第四部豐田警部指揮刑警、巡查在北區堂島米穀交易所查獲第一起私賣臺灣彩票案件為開端,爆發了「臺灣彩票事件」[1][2]。最後這件警方大幅檢舉的事件演變到引起帝國議會眾議員山本悌二郎等人的注意,向內務大臣與司法大臣書面質詢,眾議員高梨哲四郎甚至提出廢除臺灣總督府彩票局的建議案[2]。而在此同時日本發生的「第三期頭彩問題事件」與臺灣的彩票變造等司法事件,更使得臺灣彩票在日本本土已被賦予負面形象,且不少社會名流亦被捲入彩票查緝事件中[2][1]。最後在司法當局經協調後表示若臺灣彩票停止發行,便對「嫌犯」不起訴處分,以及日本中央當局的壓力,臺灣總督府在原本公告要開始進行第六期彩票選號登記的3月20日以《臺灣總督府府報》號外宣布中止臺灣彩票的發行[2][1][3]。

而雖然彩票停止發行,但總督府原本是打算日後伺機恢復臺灣彩票的發行,所以彩票局並未隨之裁撤,直到安東貞美總督時期的大正五年(1916年)2月9日才在認為未來已無發行彩票之必要的情況下,廢除了〈關於臺灣彩票之件〉與相關子法,彩票局也隨之裁撤,財產由總督府財務局接收,而抽籤機兩座、中獎綵球展示面板兩個則出借給臺灣總督府博物館[2]。另外日治末期由於財政困難,總督府曾有再次發行彩票之議,但未及實現日治時期便宣告結束[1]。

營運體系
政府部門

彩票局廳舍,1908年時作為臺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館舍[4],後來又改為臺灣總督府圖書館館舍。
臺灣總督府底下與臺灣彩票相關的單位為「臺灣總督府彩票局」與「臺灣總督府彩票委員會」。臺灣總督府彩票局由專賣局長宮尾舜治於明治卅九年(1906年)9月6日兼任局長,局長之下有主事、書計等職員,內設營業、會計、庶務三課,而該局初時未有廳舍,於該年年底才招標興建,最後由杉井組得標,承包金額為12萬3千多圓,次年(1907年)1月動工,預計工期十個月,而該工程款即來自第一期彩票的收益[2]。彩票局主要業務包括開獎作業、選號彩票之登記與發給、開獎前24小時命令臺灣銀行停止交付彩票、發中獎派彩表等,而彩票局局長的權限則包括指定彩票經銷商、訂定彩票經銷商提供之擔保品種類與價格、鑑定彩票效力、註銷剩餘彩票等[2]。而彩票局長每期須製作收支計畫書及帳目結算書向總督報告,而該局的收入支出則由臺灣銀行辦理[2]。而在臺灣彩票於明治四十年(1907年)停賣之後,彩票局的組織並沒有馬上隨之裁撤,專賣局事務官增澤有則於明治四十三年(1910年)9月15日兼任第二任彩票局長,直到大正三年(1914年)才不派員兼任彩票局長,內部只剩一名主事與數名書記[2]。到了大正五年(1916年)2月9日臺灣總督府彩票局才正式廢除[2]。

臺灣總督府彩票委員會則由總督府民政長官充任會長,九名委員則由總督府高等行政官三人、總督府法院判官一人、總督府法院檢察官一人、臺北廳長、具資產名望者三人組成[註 4],此外由彩票局長充任幹事,並自彩票局書記中任命為委員會書記,從事庶務[2]。該委員會須要三分之一以上委員出席才能作出決議,其審議事項包括因天災事故或其他因素導致無法開獎時是否停止開獎或變更開獎辦法或時間、向總督申請裁決之彩票登記處分或彩票認定處置、總督特別提付諮詢之事項[2]。

銷售體系
要購買臺灣彩票,可向經銷商、零售商體系購買,或是向彩票局辦理選號登記[2]。零售商批貨須向經銷商購買彩票,而經銷商則是向臺灣銀行在臺北、基隆、宜蘭、新竹、臺中、臺南、打狗、媽宮的支店繳納貨款後領取彩票[2]。擔任經銷商的臺人多為擔任參事、街庄長、保正等職位的士紳,零售商亦多是富豪、士紳等社會領導階層[2][1]。而一般大眾除了向零售商購買外,也可向「問屋」(旺文館、丙午商會等)購買,此外「問屋」也經營預約彩票、代為登記選號、彩票買賣交換、兌換彩金、彩票擔保借貸等[2]。登記選號則是在彩票局公告的期限內登記姓名與選定的彩票號碼,並先繳納貨款與手續費一圓;同一號碼有多人登記時依申請單送達順序決定,同時抵達者以抽籤決定,而未獲登記者則會退還貨款與手續費[註 5][2]。獲登記者若未在公告時間內到彩票局領取,逾期後彩票局可取消其登記而不交付,如果是遠地登記者,則可以自費請求彩票局遞送彩票,但若因天災等因素致無法送達,也視同業已交付,彩票局不負其責[2]。

臺灣銀行在開獎前24小時即停止交付彩票,製作剩餘彩票計算書,逕陳彩票局長,而在彩票局所在地之外的剩餘彩票還要再做一份計算書給當地廳長[2]。彩票局長與各地廳長收到計算書後,須在臺灣銀行頭取或代理人到場後,直接在剩餘彩票上戳洞,之後由臺灣銀行人員密封,在開獎前六小時送交彩票局長(外地則是在同時限內以掛號或包裹郵寄)[2]。

臺灣彩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goo.gl/kMB3wf

----------------------------------

鬼門關財神爺急降臨 威力彩單注獨得28.7億
獎落士林夜市飛來發 上班族不吃不喝7千年
記者 范詩敏 報導 2015/09/14
士林飛來發彩券行開出威力彩1注獨得28.7億(圖/卡優新聞網)
士林飛來發彩券行開出威力彩1注獨得28.7億(圖/卡優新聞網)
  農曆7月鬼門才剛關上,財神爺就迫不及待降臨。頭彩連摃40期的威力彩今(14)晚終於由台北市士林的飛來發彩券行開出,1注獨得28.7億。這位超級幸運兒扣稅後,是一般上班族不吃不喝工作7千多年的所得,可以買下5棟帝寶、150多台賓利跑車,令人羨煞不已。

  第104074期威力彩今晚開獎,第一區中獎號碼為9、19、21、23、27、37,第二區中獎號碼為8。其中,最值得期待的莫過於連續40期都沒開出的頭彩,今晚財神爺特別眷顧台北市士林,由文林路上的飛來發彩券行開出,由1注獨得28.7億;而貳獎更有5注中獎,各得704萬5,822元獎金。

  頭彩28.7億元扣稅後,可實拿22.96億元,若是對一個月領3萬元的上班族而言,等於是不吃不喝工作7,600年才能存下的鉅額。如果將這筆獎金全部存在銀行,以年化報酬率3%的投資方式,每個月光是現領利息,就有575萬元之多。

  若是換算為買車買房,則可購買153台每輛1,500萬元的「賓利」跑車,或5戶要價4億元的「仁愛帝寶」,還能爽爽環遊世界382次(每次以600萬元的超尊爵行程計算)。中獎人也可以選擇大發慈悲心回饋社會,認養9,567個孩童長達20年。

  從第3屆起,單注最高金額為今(104)年4月23日開出的30億元,其次是今晚的28.7億元,第3名則是102年7月18日的23.6億元。根據台彩調查,通常億元以上的中獎人,只有10.6%會考慮離職;在複選的用途方面,有24.2%的人會把錢存起來,21.4%會置產、21.2%的幸運得主會將部分獎金捐做公益。

-----------------------------------------------------------------------------------

愛國獎券與新埔+1950年台灣愛國獎券的濫殤,有可能起自新竹縣的新埔鎮。 是否做為籌募怒潮學校軍務費用

2007126146_22_22007126146_23_1  

國內獎券名人張仲寶收藏一張怒潮學校校長柯遠芬將軍,在民國三十九年與新竹縣新埔鎮公所一同發行的第一期愛國獎券,這期獎券發行3個星期後的三月二十五日,台灣省政府才正式公佈自四月一日起發行台灣省的愛國獎券,撰寫新埔鎮誌的林柏燕老師,認為台灣愛國獎券的濫殤,有可能起自新竹縣的新埔鎮。 

 經營事業有成的台中扶輪社會員張仲寶,自20餘歲開始收藏愛國獎券,他說,這張新埔鎮公所保證可以兌換現金的愛國獎券,是來自台中霧峰林姓家族所轉售讓出,10餘年來他跑遍全台灣各大集郵社以及省政資料館與軍史館,希望查出當年柯遠芳校長是在什麼機緣情況下配合新埔鎮公所發行這種愛國獎券而不可得。 

 這張在新埔鎮所發行的第1期愛國獎券,金額只有新台幣1元,發行日期是民國三十九年二月十七日,開獎日期是當年的三月五日;開獎地點在新埔國民小學大禮堂;領獎日期是三月六日;領獎地點在新埔鎮農會;獎券上具名者為主任委員柯遠芬,副主任委員為新埔鎮長潘錦河。 

 當年獲得頭等獎者可獨得新台幣1仟2佰元,2等獎2個各得新台幣6佰元。3等獎12個各得新台幣3佰元。獎券正面框外右邊由上而下書以「寓愛國行動於遊戲之中」左邊則書以:「激發良心,購買公債,爭取勝利」,框外下方由左至右書以本券售出地區以新埔鎮為限。 

 怒潮部隊是在民國三十八年中秋過後進駐新埔國小,學生共1千5百人,怒潮部隊在新埔時間僅年餘就因金門防務吃緊,第1期學生尚未畢業隨即調往金門前線。 

 根據林柏燕與張仲寶的考證,在獎券上同樣落款留名者還包括當年新埔鎮長潘錦河,說明當年新埔鎮公所和怒潮學校合辦的愛國獎券中獎人是有「新埔鎮公庫」所保證的。 

 從獎券每張售價1元假設獎項全部開出,中獎人數15位,總獎金合計6000元,如此推算如果當期能夠賣出1萬張,仍有4千元的利潤,這筆利潤,是否做為籌募怒潮學校軍務費用,則有待進一步深查。

DSC01068

愛國獎券與新埔
大小朋友們,應該都對公益彩券不陌生,其實就是周周開獎的威力彩或大樂透等彩券。

小朋友們可能不知道,但爸拔媽咪們一定知道,過去雖沒有公益彩券,卻有另一種和公益彩券類似的獎券,那是曾經發行很長一段時間的《愛國獎券》。

圖片中是三張首期的愛國獎券,民國39年4月11日發行。當時每一張愛國獎券定價新台幣15元,上面印有編號與第幾條(每一個編號有十條),由臺灣省政府委託臺灣銀行發行、中央印製廠臺北廠負責印製。

一張獎券,一段生活小史。孩子們,讓我們和爸媽一起透過日常事物,感受生活的脈搏。

1372757503-2261940455_n  

----------------------------------------------------------------------------------------------------------

自己的紅包自己發! 挑戰新春限定刮刮樂大獎

台灣彩券公司統計,威力彩、大樂透及大福彩等熱門電腦型彩券,頭獎金額雖然動輒上億,但要中獎真的得超好運,以威力彩為例,頭獎中獎率約為2208萬分之1,二獎中獎率也要315萬分之1。(資料照,記者郭顏慧攝)

2016-02-08  00:19

〔記者吳佳蓉/台北報導〕長達9天的農曆春節連假,想買彩券或刮刮樂「發過年財」,怎麼買最趣味?若是屬「追逐高額獎金者」,除可購買大樂透、威力彩及大福彩,搶當億萬富翁,也可挑戰新春限定的高獎額刮刮樂,例如頭獎達2600萬元的「開門見喜」、「2600萬超級紅包」,把千萬大獎抱回家。

台灣彩券公司統計,威力彩、大樂透及大福彩等熱門電腦型彩券,頭獎金額雖然動輒上億,但要中獎真的得超好運,以威力彩為例,頭獎中獎率約為2208萬分之1,二獎中獎率也要315萬分之1。因此,不少民眾在春節期間會同時購買刮刮樂,享受邊刮邊開獎、立即拿獎金的趣味。

從玩家屬性區分,「就是喜歡中獎感覺」的民眾,最適合選擇整體中獎率100%的刮刮樂,例如每張售價500元的「金猴獎」、「新年快樂」,隨便選一張都有獎,若幸運還可能刮出頭獎300萬元。

不愛一翻兩瞪眼,「喜歡慢慢體驗遊戲趣味」的民眾,可選擇「延長型玩法」的刮刮樂,例如麻將主題的「金麻將」、「碰碰胡」以及仿獎號開獎落球主題的「幸運開獎機」,都是有多次中獎機會且樂趣無窮的選擇。

相反的,若過年買刮刮樂,目的就是為了試手氣,喜歡「刮得多、刮得快」的民眾,最適合如「天天過年」、「迎財神」及「猴來運轉」等刮區較少、玩法單純的選擇。

此外,除了刮刮樂,趁著過年剛領完年終獎金及紅包,也可趁閒錢多多時挑戰平時少接觸的電腦型遊戲,例如BINGO BINGO,每注25元,5分鐘就開1次獎,適合慢慢培養氣氛、慢慢玩,獎金較低,但樂趣多多。

基本玩法為從1到80號中挑出數字,最少1個、最多10個,5分鐘後系統開出20個獎號,對中就有獎,且還有「超級獎號」、「猜大小」(如猜大,押注四十一到80號間的數字會開出13個以上)及「加倍投注」(最低3倍、最高可至50倍)等變化玩法。

屬羊、處女座 財神最眷顧

2015-02-19

〔記者邱柏勝/台北報導〕今天是大年初一,對某些人來說,起床的第一件事,可能不是與親友互道「恭喜發財」,而是前往彩券行搶新春「好彩頭」。不過,想要中獎,偏財運也很重要,根據台彩公司統計,中獎金額超過五百萬元的大獎得主,屬「羊」的人佔最多數;而今年正值羊年,更可望「羊年行大運」!

  • 大樂透加碼,加開一百組的百萬春節大紅包。(記者林正堃攝)

    大樂透加碼,加開一百組的百萬春節大紅包。(記者林正堃攝)

  • 最容易中獎的彩券購買時段

    最容易中獎的彩券購買時段

  • 最容易中大獎的星座排名

    最容易中大獎的星座排名

  • 最容易中大獎的生肖排名

    最容易中大獎的生肖排名

根據台彩統計,截至去年底止,第三、四屆公益彩券中獎金額超過五百萬元的大獎得主,生肖屬「羊」的人就佔了九.一%,是最有偏財運的生肖較偏財運最差的「雞」,中獎率整整高出二.一個百分點;相較於大獎中獎率僅幾百萬分之一、甚至千萬分之一的機率,屬羊的民眾比起屬雞的民眾,偏財運真的好很多。

至於十二星座中,最容易中大獎的,則是處女座的九.五%,也比最不容易中大獎的雙魚座,高了二.四個百分點。星座專家表示,處女座的人較不喜歡投機行為,對於機率很低的威力彩、大樂透等獎項不輕易出手,會投注一定是經過深思熟慮,或許是中獎機率較高的因素;雙魚座對金錢的態度,則深受當下情緒的影響,興致一來就下注了,未多加思索的結果,就是摃龜機率增加。

此外,「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句話,在中大獎這件事上可能不適用。根據台彩統計,近半數中大獎的彩迷,買彩券的時間都是在下午與晚上時段,中午以前購買彩券中大獎的人,僅有八.六%。

台彩公司表示,不少彩券行是下午才營業,中午之前會去買彩券的人本來就比較少,因此機率較低。不過,下午買彩券中大獎的機率為二十六.二%,高於晚上的二十二.八%,表示彩迷不需要趁開獎前最後一刻才去搶買彩券,利用下午沒人排隊時輕鬆投注,中大獎機會可能更高。

---------------------------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