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996423_4514345711911390_2435217321896307255_n11880425_946003192105243_8321611441962373846_n11896441_10153099348017423_2092001127950269672_o11129970_10152863467792423_5843097958344060982_o11222256_10153010274827423_6502774699724174947_o11742703_10153031350107423_6634570000849818963_n11794585_10153063991672423_237661580044065676_o11823161_10153079051362423_4385013599565050078_o2021-07-11_094434

紀念姜紹祖成仁126年,1895年7月11日是姜紹祖的忌日
感謝幾位北埔達人帶我尋找此墓(1) Facebook https://bit.ly/3AS1CTh
1895年7月11日,姜紹祖乙未年抗日壯烈成仁。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佈無條件投降。
乙未戰爭120週年,二次大戰結束70週年,
2015年8月15日在北埔鄉外坪村姜紹祖烈士墓前,
我們向民族英雄姜紹祖烈士致敬與追思。
— 在北埔南外社區。
乙未戰爭姜紹祖烈士長曾孫姜文滉先生接受東南衛視專訪
— 在國定古蹟金廣福公館
-------------------------------------------
姜紹祖烈士成仁126週年紀念(5) Facebook https://bit.ly/3r3CoMU
1895年乙未戰爭爆發,姜紹祖為了保鄉衛土,拜別母親與即將臨盆的妻子,籌組敢字營義勇軍起兵抗日,於新竹東門城之役,與日軍激戰,後於枕頭山(今新竹公園、動物園一帶)被日軍包圍,頑抗至彈盡援絕,姜紹祖不願投降服毒自盡,並留下絕命詩一首:
邊戍孤軍自一支,九迴腸斷事可知;
男兒應為國家計,豈敢偷生降敵夷。
十九歲的年輕生命就此殞落,寧死不降的的忠義精神令人動容!
客家電視電影院《一八九五 乙未》
上集
https://youtu.be/LGXoG6LJWO8
下集
https://youtu.be/VwccydqGL5c
------------------------------------------------
姜紹祖抗日成仁126週年紀念(5) Facebook https://bit.ly/3r3CiVy
紀念乙未戰爭,建議新竹市政府於市立動物園內的枕頭山設立「1895乙未戰爭抗日紀念碑」,讓市民認識客家族群捍衛土地與家園的堅韌精神,以及當年客家先民英勇犠牲及忠義千秋的傳承,大家重視乙未戰爭對於新竹市客家的重要性。
枕頭山是動物園內的最高山,標高55公尺,乙未戰爭時是敵我雙方的攻防陣地與軍事制高點,1895年7月11日姜紹祖敢字營義軍在枕頭山附近與日軍鏖戰,姜紹祖被捕後不願投降最後吞鴉片膏自盡而亡,壯烈成仁!在臨終前留下一首自輓詩︰「邊戍孤軍自一支、九迴腸斷事可知、男兒應為國家計、豈可偷生降敵夷」。表明了熱血男兒為抵禦外侮,寧死不屈的決心。
#附錄
<乙未抗日壯士訪問記(樹)> 
  壯士姓名:徐傳貴。
  年齡:九十五歲。
  祖籍:廣東省陸豐縣
  訪問日時:民國四十三年十月十五日上午。
  訪問地點:徐氏住宅,關西鎮玉山里赤科山一一四號。
  我叫俆傳貴,祖籍廣東陸豐:自我祖渡臺後至我共傳八代,先代均以懇耕為業,我年青時為腦寮、墾戶隘勇,鎗法自信最準確。光緒日軍侵臺,有姜紹祖者在北埔招募兵馬,先在桃仔園南崁港操練,以備抗日。我亦鑒於國家多難,投入姜家抗日軍敢字營,充作鎗手,為他親兵。我(因鎗法已熟未參加南崁操練)每月兵餉二十二大銀(普通兵僅五、六元)。時我年三十六歲。敢字營與新竹一帶義民軍相呼應,自北埔出發至枋寮義民亭附近,與敵兵相逢開戰,約戰四、五日。某日(月日記不清)曾與戰友楊阿旺、吳阿和等在鳯山崎附近放哨時,發現一日本軍官(軍帽上有兩條白帶,大家都說是北白川宮),即被楊阿旺一鎗擊中而斃;楊即斬取其頭顱,擄其軍馬,凱旋而歸。這匹馬即為後來姜統領所騎用者。
  後我們姜家義民軍又與新竹附近各地義民軍約定七月十日攻佔被日軍佔據之新竹城。於是先行進軍至十八尖山。復入枕頭山黃家大厝,是日因日軍早已探悉抗日軍之攻勢,加緊佈置陣容,並增調兵力,至我們抗日軍受挫甚大。經激戰數小時,其他抗日軍因見大勢已去,先撤退。只我們敢字營被圍困於黃家大厝,時我(傳貴自稱)亦在黃家大厝奮戰。後來援兵斷絕,彈藥已盡,日軍遂破黃家竹籬衝進,我們一百零人跟姜統領紹祖以寡勢不敵日軍,被捕送縣城監獄。在監中姜統領要取親兵楊阿品所帶之鴨片膏自殺,經我勸阻;不料他乘我不備,竟吞下大量鴨片膏就義。
  我軍在黃家大厝之役,原有三百餘人,一部戰死,一部被焚殺,被捕一百零人,後楊阿旺等四十餘人又遭日軍鎗殺。餘七十二被日軍解至臺北做監,我亦在內。在臺北監獄時,我偕楊阿火等共六人趁一黑夜逃出圍牆逃逸。先逃至臺北新店、景尾一帶,因人地生疏,無處投靠,所以到人家充作苦工,換取三餐。約經三、四個月,欲逃返家鄉,不料在途中龍潭附近,被日軍逮捕充作軍夫,強迫為日軍搬運彈藥,心殊不愿,曾連絡同伴數人,謀抗日軍,數日後始逃返家鄉。倖免一死。我自歸鄉後默默耕農,建置家業。在日本據臺時期,對外不敢言明過去事。
註:現徐勇士子孫繞膝,為一戶三十餘人之大家庭,其長子徐運祥,四子徐運連等皆業農,孫土耀任玉山里戶籍員。提出當時抗日「臺灣歌」乙本,為其祖父手抄者。作者為同行伍之一勇士,姓名已忘記。此歌用客家俚俗語寫,每句七言,敘述當時抗日事蹟。徐氏現因年事甚高,對其從事抗戰當時之人數、月日等等多已模糊記憶不甚明確,訪者半勘酌壯士過去曾向其子孫談過之言,概括記之如上。再:徐氏雖已達高齡,精神尚飽滿,身體亦健;筆者往訪當日中餐時,他尚喝一大碗紅露酒,並吃一碗雞肉及兩大碗飯。
(5) Facebook https://bit.ly/3r3CiVy
------------------------
北埔姜胡氏「急公好義坊」的故事
頭品頂戴督辦臺灣防務福建巡撫部院一等男劉 批:
「據申已悉。候選縣丞姜紹基之母姜胡氏捐買大坪、長坪、九芎坪等處地畝歸還番業,以免民番爭地仇殺,實屬尚義樂輸,應准照例請獎,並先由本爵部院給予『尚義可風』匾額,以示獎勵。至所議將大坪、長坪兩處歸番耕種,九芎坪一處係番自願讓歸姜姓,仍由姜紹基按還番租以清界限各節,准即照議辦。……」
(淡新檔案17330_009號─巡撫劉銘傳批示准予照例請獎)
— 和金廣福在新竹縣文化局縣史館Facebook https://bit.ly/3APQGFD
------------------------------------
【乙未戰爭兩甲子,撫今追昔憶紹祖】
姜紹祖—姜家族譜手抄本上的記載:金韞公諡英烈諱紹祖號纘堂,例監生出身,於光緒二十一年特授台灣海防敢字左營營主,當乙未日清之變身殉國難沒於王事。
丹心耿耿屬斯人—姜紹祖傳 (全文)
http://www.tyccc.gov.tw/jjj/lite_long_content.asp?k=14......
大河浩蕩鍾肇政數位博物館(1) Facebook https://bit.ly/36uX8nn
------------------------------------
祭念乙未戰爭姜紹祖烈士成仁120周年活動
【保鄉衛土憤忘身,丹心耿耿屬斯人】
120年前發生的乙未戰爭,是一場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犧牲慘烈的戰役!出身於北埔的弱冠書生姜紹祖,不願異族統治毅然投筆從戎,拜別母親與即將臨盆的妻子,率領「敢字營」義勇軍踏上征途,捨身取義昭日月,千古英名垂汗青!
這個週末是姜紹祖烈士成仁120週年紀念日,我們將在金廣福公館開講,訴說姜紹祖與敢字營義勇軍保鄉衛土的故事,一段祖先們用鮮血刻鑿出來的歷史。金廣福公館並於7月4日16:00~20:00開放參觀,並邀請在地資深的導覽員為民眾導覽,歡迎大家一同來參與。
~~~~~~~~~~~~~~~~~~~~~~~~~~
【乙未戰爭兩甲子,撫今追昔憶紹祖】
姜紹祖烈士成仁120週年紀念導覽特別場
活動地點:國定古蹟金廣福公館
活動日期:2015年7月4日(週六)
導覽場次:16:00、18:00、19:00
參觀時間:16:00~20:00
~~~~~~~~~~~~~~~~~~~~~~~~~~
【相關活動】
‧ 祭念抗日英雄姜紹祖成仁120周年經典影像特展/北埔地方文化館
‧ 祭念抗日英雄姜紹祖成仁120周年活動晚會/慈天宮前廣場
詳情請上北埔鄉公所網站查詢
--------------------
【乙未戰爭兩甲子,撫今追昔憶紹祖】
2015客家桐花祭-「桐舞繽紛、古蹟北埔」系列活動將於本週末熱鬧登場,北埔鄉除了有以桐花為主題的生態探索與各項表演活動外,也特別開放聚落內的古蹟供民眾參觀,並邀請資深專業的導覽人員為民眾介紹古蹟建築與歷史人文故事。
今年正逢乙未戰爭120週年,為紀念兩甲子前這場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犧牲慘烈的戰爭,我們將特別為民眾介紹姜紹祖與敢字營義勇軍英勇抗日的故事,120年後的現在我們站在天水堂與金廣福前的廣場上撫今追昔憶當年,也向姜紹祖與敢字營義勇軍這群為了保鄉衛國犧牲奉獻的英雄們致上最高的敬意!
【聚落古蹟導覽】
活動地點:金廣福公館、姜阿新洋樓
活動日期:5/2(週六)~5/3(週日)
參觀時間:10:00~16:00…… 查看更多
— 在國定古蹟金廣福公館。(1) Facebook https://bit.ly/36to1Za
-------------------------------------------------------------
客語信望愛 - 〈姜紹祖抗日歌〉再考訂—兼論日治初期台灣民眾ke歷史意識 https://bit.ly/3k9Jhej
透過對〈姜紹祖抗日歌〉ke分析,深入瞭解甲乙兩文本在用字方面究竟有yit大不同,藉由分析、整理過後,看出文人在用客話創作之際,時常會面臨到有音無字ke狀況,早年只能運用字詞間彼此發音ke相似性來完成借字目的,雖然做得幫助作品完成,同時也暴露缺點,即係往後流通性問題。時至今日,客話流失極為快速,間接也影響〈姜紹祖抗日歌〉ke易讀性,因為全文使用大量ke客話同音字lâu發音相似字,假使不諳客話,恐會lâu文本產生隔閡,當閱讀ke人趨於小眾,文本流失ke可能性就會大增,也在liá-ke原因底下,本文以甲乙兩版本為根基,重新考訂〈姜紹祖抗日歌〉,pûn考訂版ke〈姜紹祖抗日歌〉也做得使m̀識懂客話ke人能夠容易閱讀lâu了解。
〈姜紹祖抗日歌〉ke內容除了將當時新竹地區抗日ke情境模擬出來以外,對於負面形象ke人物也會進行嘲諷;整體來說,〈姜紹祖抗日歌〉反映出日治初期台灣民眾對日本ke種族意識,歌本裏充滿「我族中心主義」ke抗日意識,無近代國家歷史透過學校教育意圖操弄ke痕跡,係一份珍貴ke民眾史底背ke史料。雖然吳密察〈歷史的出現〉 lâu許旭輝〈「歷史」的建構與想像—以「台灣民主國」史事為例〉已經針對庶民階層ke民族意識進行討論,m̀-ku兩篇論文並無使用民間資料作為佐證,〈姜紹祖抗日歌〉做得講係當時為庶民意識發聲ke極佳證據。
另外,〈姜紹祖抗日歌〉記載chhin多生份ke人名,如:陳貴舍、胡老錦、傅協台、楊大人、詹鵬材、蕭阿油、何石妹、陳燕輝等人,部份人名lâu史料對照後已能推敲出來,m̀-ku像蕭阿油、何石妹、陳燕輝這三人,礙於資料ke有限,無法更進一步探討,無定著歷史上真有其人其名,或許chang係化名,至少文本提供讀者一絲線索,能透過lái歌本瞭解當時ke庶民歷史意識。
附錄:〈姜紹祖抗日歌〉考訂本
第一段
自從鄭王開台灣 開平台灣幾百年 鄭王交過清朝官 管下子民千千萬
丟下閑文休要唱 且唱台灣人受難 六十甲子轉了轉 轉到光緒乙未年
乙未年來就叛亂 日本就來爭台灣 日本住在東洋府 就來基隆港口邊
清朝撥有唐道別 撥出兵馬兩三千 撥有三千湖南兵 皮就扶人骨扶番
不久唐道生奸計 想帶庫銀轉唐山 不覺唐道就走去 兵馬無主就沖散
有人就講唐道走 有人又講回番邦 唐道走了兵知慘 湖南知死正可憐
搶有金銀多歡喜 歡歡喜喜笑連連 即時走入衙內去 搶有庫銀千千萬
三千湖南就商議 大家商議來扶番 得見番官合議約 湖南包打竹塹城
若得竹塹打得破 番官賞銀七百兩 不唱三千湖南兵 回文又唱台北人
台灣頭人聞知道 通傳約速兵傳便 即時傳透義民勇 團便兵馬有幾千
聞知湖南兵馬到 男婦老幼都著驚 不覺四月十八日 湖南來到竹塹城
義民兵馬來對陣 殺死湖南有幾千 三千湖南都殺盡 剩無五百轉唐山
第二段
不唱三千湖南兵 又唱東洋日本番 日本來到基隆港 漸在基隆港口邊
來到基隆殺一陣 殺死一個陳統領 台北子民紛紛亂 紛紛著驚日本 番
紳士就去請番來 番官不敢進入城 台北子民來約議 今日大家來降番
台北紳士來擔保 漸來到得府城邊 不久進入府城內 台北子民就悽慘
下頭不知上頭事 聽有多少人閒言 聽有三件悽慘事 姦人妻女人上冤
姦人妻女逞勢惡 丈夫捉見看眼前 紅花嫩女愛捉去 秀才功名轉唐山
聽有三件悽慘事 大家約速兵團便 你係 正命天子命 正命天子這樣行
高毛 竹塹陳貴舍 跪膝投降去請番 不久請來到竹塹 滿城子民嘻歡歡
不久番官到枋寮 廣東義民不降番 廣東義民來商議 商議合膽同佢 戰
三丁抽一五抽二 單丁獨子也著行 不唱子民來商議 回文又唱大隘人
第三段
北埔有個姜紹祖 紹祖頭家姜統領 就團五百義民勇 五百兵馬敢紮營
點便兵馬就起身 去同日本來交戰 一程去到犁頭嘴 兵馬紮在犁頭山
閏五月初二對到陣 番官殺死馬又牽 殺死番頭多歡喜 歡歡喜喜笑連連
今日得勝回轉營 滿街老幼盡來迎 紹祖騎馬新埔過 男婦老幼說一遍
盡忠為國天下少 少年老成係難見 眾街殷戶賞銀兩 紅綾拔甲又出戰
愈多人來對番陣 看陣之人有幾千 四陣殺到贏一陣 三陣都係 番殺贏
兵馬打死四五十 番兵趕來兵沖散 幾多沖散回轉屋 也有沖散杭在山
看見日本就燒屋 茅屋瓦舍盡出煙 樓台官廟盡放火 金銀穀食盡燒完
三歲孩兒都著走 八十公公也著行 幾多男人并婦女 實在想起真可憐
不唱日本燒屋事 又唱安平胡統領 誤了幾多英雄漢 拆散幾多好姻緣
安平統領胡老錦 老錦統領係忠臣 團有五百義民勇 就來團便一營兵
一營兵正狼如虎 五百清兵得驚人 閏五月初八對番陣 殺死日洋幾百兵
殺到日洋開聲哭 開聲大哭淚漣漣 日洋兵馬如水樣 看來厲害得人驚
門樓屋棟都打壞 安身不得就著散 前無救兵後無糧 團兵不得著散營
胡錦統領知可憐 兵馬沖散回轉身 胡錦統領就起身 行一程來又一程
不覺行來入山林 走入山林來逃難 搭間茅屋暫安身 山中一座方茅屋
孤單獨身受難辛 {缺 }
第四段
不唱胡錦入山去 又說三洽湧肚人 三洽湧肚殺一陣 殺死日本幾百兵
殺到日本叫悽慘 開聲啼哭走無停 三洽湧肚人高強 算來就是有名人
不覺三洽湧營破 北埔悽慘又來臨 下縣大官傅協台 說出就有千萬兵
又說四千海起岸 蚵濃滑血 來騙人 真情正有四五百 威風凜凜驚到人
來到北埔歇一夜 男婦老幼喜歡心 大家都望大兵到 歡歡喜喜笑吟吟
今日得到大兵到 大兵到來就安身 協台點兵就起身 一到員山就發兵
協台就對娘德說 娘德聽我說原因 新竹日本有幾多 從頭對我說分明
姓林娘德來說出 大人聽我說原因 真情正有二三百 協台聽得就知情
協台就對紹祖說 紹祖聽我說原因 就喊紹祖攻新竹 紹祖即時就領命
科派眾庄打甜粄 就做乾糧愛出陣 眾庄甜粄都打好 就叫擔工幾多人
一程挑到金山面 放在山水廟內停 觀音廟內滿屋間 看來甜粄幾萬斤
五月十八開場戰 大家興兵就出陣 協台就對紹祖說 紹祖聽我說原因
你去新竹攻東門 我來攻打南門廷 紹祖即時來點兵 點便兵馬就行程
兵馬路上紛紛去 又來遇著諸母親 心中就怕義民爺 只怕義民來顯身
統領眾兵都不信 即時起兵就行程 一程進入福山屋 福山厝內札營廷
福山屋內攻大兵 大兵攻來得人驚 大兵放炮如雷響 南門協台就知情
東門打來南門發 南門開炮打番兵 番兵即時就趕出 趕到南門殺一陣
番兵去到十八尖 炮手打死就收兵 數百清兵急如箭 協台兵馬就退陣
一陣退到娘德營 營頭恐死不敢行 協台算來不係人 救兵不成害死人
丟別紹祖東門去 孤單獨自一營兵 一營兵馬決死戰 四門八路無救兵
卯時戰到申時分 花炮攻來得驚人 樓檯屋棟都打歪 一營兵馬難安身
一營兵馬不得出 番官圍困難脫身 紹祖說得真悽慘 大家眾兵淚淋淋
眾兵即時就沖散 大人今日仰般形 眾兵即時開口說 大家來漸降番官
紹祖統領心中想 無奈順情著順情 又無白布寫降旗 心想白衫有一領
白衫扯破寫降旗 降旗就寫降番官 即時降旗就寫好 無人敢插出門廷
有個清兵楊阿品 算來就係大忠臣 楊品插旗大門外 即時打死在門廷
日本即時來看見 看見白旗降我身 番兵即時近前來 兵馬來到笑吟吟
統領眾兵來跪下 不知他要仰般形 即時兩人綑一格 紹祖眾兵真可憐
即時捉有百餘外 兵綁牽扯出門廷 紹祖統領也捉去 押出拷打共一身
統領綁住來亂打 即時個個打一身 一程押到東門城 入到城內武營停
番官近前來看見 看見歡喜笑吟吟 番官即時開聲罵 今日土匪死歸陰
開聲大罵姜紹祖 團有土匪數百千 不知紹祖有捉到 個個都是一般形
即時捉入三快館 眾兵啼哭淚漣漣 眾兵啼哭又未了 紹祖啼哭又來臨
紹祖啼哭開口說 今日性命定歸陰 我今一命身定死 丟別娘親在家廷
娘親知時肝腸斷 定然愁切我一人 我知娘親愁切大 恐怕愁壞我娘身
又來丟別賢妻子 誤了青春賢妻身 賢妻不使 來愁切 不使愁切係夫身
閻王註定講不得 尺頭算來都行盡 娘親妻子難見面 千思萬想亦閒情
我為清朝崗山死 死到陰司做忠臣 一來因為大典事 二來不敢逆眾人
李陵誤入單子國 另想歸家也閒情 我今境遇亦如此 命中閻王註分明
丟別娘親并妻子 一家老少實可憐 不唱紹祖自己嘆 又唱共營毒心人
你正有個蕭阿油 算來都係毒心人 阿油就對紹祖說 紹祖聽我說原因
不如今日吞金死 留得全屍你一人 紹祖即時回言道 你今說出係真情
壞人有個蕭阿油 算來就是起毒心 又無毒藥來食死 就係愛死仰般形
蕭油隨口就答應 紹祖聽我說原因 我今身上來撿出 還有多少阿片清
阿油拿出紹祖接 紹祖接到淚漣漣 千思萬想無計較 不如捨命不做人
閻王註定三更死 定不留人到五更 手拿煙清來吞下 即時死去命歸陰
好得紹祖死得快 北埔街庄火燒盡 不唱紹祖身死事 又唱竹塹城內人
聽知紹祖番捉去 眾城傳信亂無停 紹祖捉入三快館 城中有人起歡心
就喊人去館內看 尋得紹祖頭家人 紹主乳名姜阿韞 算來日洋又聽真
尋得之人來吩附 吩咐喊人要小心 尋看之人忙去看 一程行到館內廷
東館行到西館轉 尋來不見阿韞身 館內眾人連聲應 死去不知係韞身
尋著之人回言道 紹祖頭家死歸陰 眾兵之人多嘆切 誤死頭家一個人
不唱眾兵多愁切 又唱紹祖家內情 好在紹祖番捉去 莫來竹塹變灰塵
第五段
不唱紹祖情油事 回文又唱黃學獅 學獅都係紹祖害 一堂屋舍變灰塵
屋舍二十有餘間 並無一間可安身 借人屋舍來暫住 被人害死淚淋淋
隘口一個人來報 傳來口信報知音 就講紹祖番捉去 急急愛請護救兵
紹祖母親身姓宋 陳氏就係妻子身 宋氏娘親就聽見 兩腳即時走無停
即請兵馬走護救 護救無人敢行程 宋氏娘親心中想 今無救兵仰般形
宋氏許人銀兩百 誰人去救我兒身 現發白銀一百圓 無人行前敢領承
宋氏想起無計較 自己親去看分明 就請轎夫人二個 即時上轎就起身
轎夫行程急如箭 不覺就到樹杞林 到了樹杞林就問 轎夫即時就行程
一程去到托盤山 護救人馬轉回身 護救人馬相逢問 即時下轎問原因
紹祖出陣事如何 從頭一二說分明 救兵人馬回言道 頭家娘娘聽原因
番兵團團來圍住 捉去人馬又一陣 紹祖同兵亦捉去 捉得一陣百餘人
頭家娘娘問詳細 撞胸失氣倒地泥 我兒今日番捉去 捨命願死不做人
眾兵即時來解勸 頭家娘娘且放心 又喊娘娘不使 去 就係愛去也閒情
頭家主娘心放開 放開心腸莫淚忙 若係愛去看不到 黃昏暗里看不真
大家相勸回身轉 即時上轎放回身 一程轉到大窩崎 遇著一個亂話人
就講紹祖番捉了 頭家娘娘淚淋淋 一路行來一路叫 一路啼哭轉家庭
一到門前就下轎 即時入到廳中心 紹祖妻子來接見 一家啼哭淚淋淋
不知身在不知人 一家愁切掛在心 不唱姜家愁切事 又唱紹祖官下兵
官下眾兵番捉去 捉到竹塹受苦辛 睡到三更偷走出 走出亦有幾十人
一陣走出回身轉 爺娘接見喜歡歡 也有無出來自盡 也有定死命歸陰
亦死眾兵都不唱 不唱眾兵受苦辛 不久頭毛都剪了 剪了恰似日本兵
第六段
不唱眾兵受難事 又唱眾兵爺娘身 爺娘妻子叫回轉 即時大家淚淋淋
幾多爺娘掛念子 幾多妻子叫夫身 誤了英雄千千萬 幾多賢妹叫婚姻
北埔有個何石妹 年庚十八少年身 我個情哥楊阿旺 算來就係出頭 人
我個情哥為營官 前扶後擁甚驚人 聞知情哥番捉去 當時啼哭淚淋淋
頭不梳來粉不抹 頭髮已散不像人 不久又聽情哥死 即時啼哭淚淋淋
可憐情哥冤枉死 丟別奴奴一個人 哭得情哥情切切 情切兩事不知人
赤肉兼身情難捨 誰知拆散我婚姻 心想情哥為夫婦 誰知夫婦命不長
出門吩咐千般話 言語說出慟人心 貪想賺錢千百萬 誰知無命不見人
你今死在竹塹內 黃金磊棟也閒情 大家愁切都不過 庄庄驚走幾多人
大人細子都著走 三寸金蓮走路程 衣衫破蓆就挑走 幾多穀食挑不盡
粗家硬伙都不愛 千萬人走入山林 有錢變為乞食樣 貧富都是一樣形
乞食羅漢都著走 八十公公走路程 八十公公開口說 自開台灣無幹般
咸豐有年漳泉反 無看人人入山林 驚走兩事講不盡 又唱紹祖統領身
有人就講身還在 有人又講死歸陰 竹塹有個陳燕輝 擔筍賣分 日本番
通城事實都知道 買賣番兵也知情 北埔人看就捉去 即時捉入三快館
掌館之人來跟問 就來跟問燕輝人 你今照實來說出 從頭一二說分明
姓陳燕輝來說出 眾位你且聽原因 捉去人兵七十二 紹祖死去命歸陰
蕭油拿煙來食死 又無棺木殯葬身 掌館之人都問盡 從頭一二都知音
掌館之人就去問 去報頭家娘娘身 真情就講紹祖死 紹祖妻子聽原因
即時啼哭雙淚流 兩眼啼哭淚淋淋 天地戲人戲到底 仰般 來虧娘娘身
錢銀使盡穀食完 親生我兒命歸陰 娘親啼哭又未了 媳婦啼哭又來臨
紹組妻子開聲叫 開聲叫夫說原因 虧了我夫冤枉死 仰般我夫命不成
出門囑盡千萬話 對陣之時要小心 你今一命竹塹死 丟別娘親靠何人
死了我夫真冤枉 又無棺木殯葬身 娘親聽見媳婦說 雪上加霜又來臨
看見媳婦啼哭哭 加霜加雪又來臨 想起我子肝腸斷 翻天翻地叫沉沉
我今捨命來去死 閻王歲下尋子身 若得我子來相見 死到黃泉也甘心
搥胸叫得情切切 即時失肺不知人 不唱娘親愁切事 又唱主妻痛娘親
大個媳婦來解勸 細個 媳婦又來臨 一家大小都勸化 紹祖妻子聽原因
就喊娘親你莫愁 娘親你愛 放開心 娘親一人愁切壞 莫來愁壞老娘親
娘親一人愁切死 丟別媳婦仰般形 又無夫君又無母 丟別娘婦靠何人
媳婦勸母肝腸斷 母聽媳婦兩淚淋 娘親日夜心中想 難有媳婦幹 賢人
自己愁夫真無奈 又來勸我老年人 三更勸母四更盡 娘親你去轉間眠
娘親就聽媳婦勸 移步回轉入房廷 不唱娘親回房內 又唱紹祖妻子身
即時回轉間房 去 間房叫夫淚淋淋 細聲不敢大聲哭 又怕娘親來聽真
想到母親愁切大 又怕吵醒老娘身 想起夫君雙淚流 自己暗切真可憐
自己愁切自己解 移步就來床上眠 床上睡目 常得夢 夢見我夫轉家庭
夢見我夫床上睡 醒來不見夫影身 即時啼哭來自嘆 細聲啼哭叫夫身
當時夫妻恩深重 今日丟別我一人 只望夫君同偕老 誰知今日拆散情
千思萬想難得過 戲了我夫一生人
第七段
不唱紹祖妻子嘆 又唱北埔一段人 北埔頭人又約議 即時紮營又請兵
請有五百義民兵 五百兵馬真驚人 營頭紮在水仙崙 五百義民打番兵
中港頭份天兵紮 不得成轉一營兵 不唱大隘請兵事 回文又唱棟字兵
棟字兵馬即時到 大家歡喜笑吟吟 來到北埔歇一夜 天光就過九芎林
石頭崗頂拼一陣 日本趕來走無停 棟營兵馬敗陣走 兵馬殺死六七人
一程走到大隘肚 害死新埔九芎人 看見新埔番燒屋 茅屋瓦舍變灰塵
看見日本去燒屋 男婦老幼走無停 樓檯宮廟盡放火 穀食家資都燒盡
街坊屋舍都燒盡 穀食物件盡燒空 看見日洋去放火 男婦老幼走無蹤
新埔殷富蔡興隆 請有兵馬數百人 數百兵馬決死戰 四門八路無救兵
大隊兵馬即時到 大炮打來得驚人 不覺檯櫃來打破 兵馬想走難脫身
走出兵馬有多少 殺死兵馬幾百人 又唱新埔營頭破 回文且唱九芎林
日本兵馬千千萬 算來厲害得驚人 番兵來到就放火 放火來燒九芎林
不久娘得營頭破 水仙崙裡就退兵 等到娘得營頭破 退到頭份大隊兵
本日頭份大兵到 打死一個楊大人 眾街子民多慟切 十分可憐大人身
等到娘得營頭破 水仙崙裡就收兵 今日大人番打死 百姓無福靠誰人
頭份子民盡驚走 男婦老幼都走盡 番兵去到頭份街 番兵厲害得驚人
日本兵馬如水樣 安身不得就退兵 大兵退到苗栗縣 番兵燒屋得驚人
頭份街路盡放火 又燒一宮義民亭 日本趕到苗栗縣 苗栗紮有千萬兵
日本戰到幾十合 花炮打來得驚人 不久大隊番兵到 苗栗大兵都散盡
日本就行下縣去 下縣事實不知情 不唱苗栗營頭破 回文又唱大隘人
又來講看大隘肚 大隘庄庄驚番兵 又驚日本燒大隘 又怕屋舍變灰塵
男婦老幼都著散 黃昏暗裡走路程 庄庄子民都走盡 子民走盡入山林
幾多人走山林內 三股剩無一股人 悽慘驚走有兩次 緊 想緊走實可憐
眾庄頭人都傳透 傳透大家降番兵 大家想到係悽慘 無奈順情著順情
子民聽得就歡喜 不得無奈就應承 店戶各各押圖記 頭人即時就行稟
稟內圖記就押好 頭人帶緊就起身 頭人行稟到新竹 見了支廳番大人
支廳即時開口說 番官看見喜歡歡 大隘良民盡降我 番官看見笑吟吟
番官即時多歡喜 準佑大隘眾良民 頭人聽得多歡喜 即時行程就回身
一程回到大隘肚 眾庄老幼問無停 今日降番有降準 老幼不必走路程
頭人開口將言答 番兵收稟就領情 大家聽得多樂意 今日降準得安身
第八段
不唱眾兵降番事 又唱台北眾番兵 台北番官總督府 出旨竹塹報知音
捉有土匪百餘個 解上台北我番身 支廳接文詳細看 看見文書就知音
館中土匪來放出 即時放出一陣人 一陣放到火車站 點算七十三個人
點完即時上火車 帶上台北府內庭 一陣載入火車內 火車即時就行程
庄庄老幼來看見 男婦老幼實可憐 一陣載到台北府 台北下車做一陣
台北子民多慟切 慟切大隘一營兵 一營兵馬番捉去 可憐紹祖一個人
紹祖盡忠來扶主 可惜今日命不長 不唱子民多慟切 回文又唱日本兵
番兵總督來看見 看見土匪怒傷心 又喊差子帶入館 眾兵啼哭淚淋淋
眾兵啼哭來說出 今日大家命歸陰 館內也有來關死 關死也有幾十人
不久喊出來擔水 擔水就是幹可憐 出來有個烳茶食 有個喊來掃地泥
番官近前來告稟 告稟良民不使 驚 又問紹祖何方去 即時詳文過番邦
我兵捉有善良民 出陣誤捉個上城 今日良民放去轉 放轉歸家去耕田
番王看見多歡喜 及時回文過台灣 即時回文台北府 總督接文就看見
總督看文多歡喜 從頭詳細說一遍 番官即時來吩咐 吩咐就做日洋衫
就拿衣衫眾兵看 眾兵著等笑連連 不久就放眾兵轉 眾兵歡喜不知天  
一人賜有銀十兩 三個小鈸做盤錢 衫上打有總督印 路途日洋不敢攔
一陣轉到大隘肚 眾人接見笑連連 大家開言來問起 算來日洋好心人
係我清王來捉去 斷無性命放回歸 不唱眾兵來放轉 十二月來就過年
高毛 下山詹鵬材 害到大家真可憐 就告大隘三條水 三條水人打甜粄
藏有土匪千千萬 千萬土匪愛打城 番官即時就領旨 番官即時起怒心
番官隨時就開兵 開有兵馬有幾千 番官帶兵到大隘 滿路番兵來不盡
即時捉到紹祖母 魂散飛天驚多人 又來捉到紹祖妻 紹祖妻子淚淋淋
雙親捉到就來問 就問土匪在那裡 又來問著姜紹主 紹祖喊出我看真
雙親即時回言道 紹祖死去命歸陰 番官答言我不信 番官怒氣恨上心
捉去棍子就拷打 祖娘妻子淚淋淋 恰似喪家接母舅 雙腳跪落地中心
又來陳傳店內問 老幼看見實可憐 眾庄齊家多慟切 冤枉頭家娘娘身
錢銀使盡穀食完 單生一子又歸陰 一子死去真冤枉 今日自己受苦辛
娘娘可憐又未了 又捉四處有餘人 好人個個都捉去 即時捉去館內廷
不唱四處番捉去 又唱眾庄來行稟 總理即時來做稟 又來偠著眾街人
眾街即時就出決 眾街就喊林桂英 桂英即時就入旨 番官接旨來看真
看見眾街人出決 就來放出幾十人 頭家娘娘來放出 又放紹祖妻子身
大家放出猶未了 又唱蕭油起毒心 番官捉去又放出 放出庄中所害人
大家悽慘真無奈 雪上加霜又來臨 又告眾人愛番官 番官想起都不信
即時又捉蕭阿油 番官就罵大奸臣 番官拔劍來殺死 殺死一個蕭阿油
殺死壞人蕭阿油 眾庄老幼就歡心 即時蕭油被殺死 阿油害死幾多人
不唱蕭油害死人 又唱下庄姓詹人 鵬材害死三條水 過年不得真可憐
正月初一扛炮子 要做苦力幾百人 男婦老幼都去扛 一家無去不容情
高毛絕代 詹鵬材 害得大隘真可憐 日本番官就去捉 捉倒鵬材一個人
即時捉到新埔去 番官細問查分明 眾街老幼就聽見 聽見鵬材番捉去         眾街老幼來看見 看見真真詹鵬材男婦老幼開聲罵 就罵鵬材大奸臣
鵬材來告三條水 又想新竹做番官 又想竹塹管良民 番官即時就知道
斯時老少罵無停 就罵鵬材害良民 今日奸臣無除別 台灣一定大不平
庄中屋舍火燒了 又來所害眾子民 番官聽得高聲罵 鵬材真真不是人
一程捉到五份埔 番官拔劍就愛殺 愛殺鵬材大奸臣 鵬材聽得雙流淚
就喊貢爺保我身 貢爺聽得就來保 番官就罵不是人 嚇得貢爺心驚怕
將身移步出門庭 番官心中真怒氣 怒氣鵬材一個人 今日奸臣無殺別
台灣一定大不平 番官即時就拔劍 殺死鵬材一個人 奸臣今日都收別
番官看見笑吟吟 庄庄人民都歡喜{缺 }
第九段
微毛末節講不盡 十分造來一分成 借問此書何人造 住在北埔大隘人 造出此書大家看 流傳萬古到如今 
一想欽差無好死 帶有何南食了米 田地興起來申丈 通番過台來爭地
二想欽差臺灣王 聖上母舅李鴻章 大小官員都放來 文書真透到聖上
三想欽差害人多 枋橋百萬奈如何 聖上不知臺灣事 枋橋文書去不到
四想欽差食錢精 過來台灣碌死人 田地拿來就申丈 奏聖生番就開成
五想欽差真高毛 害死英雄實在多 奏聖開成番歸化 就去聖上道功勞
六想欽差長尾星 下縣會殺命閑跟 不少黃滿救性命 就怕帶有你親丁
七想高毛劉欽差 過來台灣真歪哉 聖上算來愛百姓 放到一個大奸宰
八想欽差真閑情 錢銀得飽轉回身 聖上庫銀開到了 台灣番業就開成
九想欽差開火車 害死台灣百姓家 風水屋場開到壞 堪得殺頭來番沙
十想欽差真係僥 錢銀得飽就飛拋 如得座主李鴻章 聖上調轉愛切偠
若得親朋借看著 跟手就愛送還人
客語信望愛 - 〈姜紹祖抗日歌〉再考訂—兼論日治初期台灣民眾ke歷史意識 https://bit.ly/3k9Jhej


吳湯興、姜紹祖…抗日/吳湯興隨即在鄉招募義軍,與姜紹祖、徐驤等諸先烈並肩作戰,從新竹戰到彰化,苗栗縣竹南鎮尖筆山抗日乙未戰爭古戰場-尖筆山之役大挫日軍攻勢;可惜最後在八卦山之役壯烈成仁。吳湯興雖犧牲,卻也讓日軍付出代價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姜紹祖成仁120周年暨家族經典影像紀念/姜博文說,最遺憾的事是沒有姜紹祖的畫像/教育界重視,將姜紹祖的愛國義舉編入義務教育教材中,宣揚客家民族愛國奉獻的精神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姜紹祖(1876-1895),譜名金韞,號纘堂,生於光緒二年,為北埔開山祖金廣福創立者姜秀鑾之曾孫,金廣福第三代墾戶首姜榮華之幼子。紹祖自幼勤學,能詩能文,書法遒勁有力,著有「纘堂詩稿」/姜秀鑾之弟秀福的孫子姜滿堂最為傳奇。正是因為這一傳奇,姜滿堂及其後代創造了新的姜家繁榮,地方稱之為新姜;而姜秀鑾派下子孫則相對稱為老姜。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姜太公後裔-左氏(邱)-左丘明、左懋第/左懋第(1601年-1645年)進士,字仲及,號蘿石,乾隆時追諡忠貞,山東萊陽縣(今萊陽市)人。官至兵部右侍郎。弘光朝任使者,赴北京與清朝談和,不肯投降,被斬首「生為明臣,死為明鬼,我志也。」「使臣碧血」。後人稱「明末文天祥」。絕命詩:「漠漠黃沙少雁過,片雲南下竟如何?丹忱碧血消難盡,蕩作寒煙總不磨。乾隆:「崇獎忠貞,所以風勵臣節」,「褒闡忠良,風示來世」。通過表彰前朝死難者,為清朝臣子樹立忠孝節義的榜樣(左懋第有一支後人在萊西姜山鎮的南仙莊)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姜太公後裔-文天祥-正氣歌/「文天祥是『忠孝廉節』碑書法原作者」/玉帶生硯是南宋名臣文天祥生前所用的硯台-傳入宮中,為乾隆帝所珍愛見到「激切盡節易,從容盡節難」這樣的詞句,表明了乾隆對文天祥氣節的賞識,藏於三希堂內。乾隆賦《御製玉帶生歌》一首,鐫刻於硯背。後又成《御銘》、《御識》等作/硯整體呈鞋形,也稱履硯。硯台整體呈紫灰色,周邊有一圈白色環繞紋理,從而得名「玉帶生」。硯堂與墨池相連,極為樸素。「玉帶生」三字篆刻於墨池正上方,周側有篆書精刻文天祥所做的硯銘,硯背鐫有乾隆為其所做的《御製玉帶生歌》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2021-07-16_0741002021-07-16_0742511179239296_l2021-07-16_074233

1895抗日,鍾石妹事蹟。
鍾石妹,新竹縣橫山鄉人,字哲夫,別號濬堯。道光三 十年生於廣東梅縣白馬鄉。年十四,隨母舅渡台,營商於今 苗栗縣三灣鄉。二十二歲時,向淡水廳請准墾拓橫山鄉大山 背,遂遷居該地,自行設隘防番。
  光緒二十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台灣告急,巡撫唐景 崧下令募勇。鍾石妹奉札募勇五百名,與姜紹祖同時於桃澗 堡南嵌練勇。次年日軍侵台,鍾石妹率所練敢字右營南下, 駐新埔枋寮義民廟,準備迎擊日軍。戰終不利,乃經犁頭山,涉頭前溪,退守頭重埔。終因 孤立無援,且兩手中彈,無法執槍禦敵,乃退回大山背,俟機再起。然日軍隨後追蹤而至,殺害其親鄰及無辜百姓,石妹再退入內山,但附近之人被捕者甚眾,為救無辜,乃忍痛 依日軍勸降條件投降。
日本當局為收攬人心,頗加優遇,日明治三十一年(1898),石妹被任命為樹杞林辨務署參事 。翌年二月授佩紳章,日明治三十六年(1903),當官選保正。
石妹降後,知大勢已去,對日抗戰終不能成事,乃與日 人敷衍,盡力為鄉民服務,因此大受擁戴。且其為人秉性廉潔,臨財不苟,家僅小康。日大正十四年(1925),卒於家鄉大山背,享年七十七歲。(參考台灣省通志稿卷七人物志義士頁十三~十四及新竹縣志卷九人物志頁 四九)。
1895抗日,鍾石妹事蹟。 @ 金山面文史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kkNaNG
--------------------
鍾石妹
1823 ~ 1925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人物團體

中國
廣東梅縣白馬鄉
橫山鄉大山背 - 新竹市
鍾石妹,新竹縣橫山鄉人,字哲夫,別號濬堯。道光三十年生於廣東梅縣白馬鄉。年十四,隨母舅渡台,於今苗栗縣三灣鄉營商。二十二歲,墾拓橫山鄉大山背,並自行設隘防番。 光緒二十年,甲午戰爭爆發,巡撫唐景崧下令募勇,鍾石妹募勇五百名,於桃澗堡南嵌練勇。次年日軍侵台,鍾石妹率所練敢字右營駐新埔枋寮義民廟,迎擊日軍。後因孤立無援,且兩手中彈,乃退回大山背,俟機再起。然日軍殺害其親鄰及無辜百姓,依日軍勸降條件投降。 日本當局為收攬人心,頗加優遇,明治三十一年(1898),石妹被任命為樹杞林辨務署參事 。翌年二月授佩紳章,明治三十六年(1903),當官選保正。盡力為鄉民服務,因此大受擁戴。大正十四年(1925)卒,享年七十七歲。
本人物內容參考自新竹市文化局,業務項目:人物誌
https://culture.hccg.gov.tw/ch/home.jsp?id=285&parentpath=0,3
新竹市文化局人物誌內容多數源自新竹市政府於民國79年彙集各界學者撰寫編修的《新竹市志》叢書及民國94年增修之《續修新竹市志》中,包含新竹市從清代至民國85年間,新竹市地區的先賢與耆老生平事蹟,不但是民眾了解新竹市人物的入門資料,也是協助後進學者研究新竹地方知識的基礎文獻。
新竹市文化局
新竹市地方知識庫寶藏|鍾石妹 https://bit.ly/3xK2l6Z


紀念姜紹祖1895年成仁126年/1895年乙未戰爭爆發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犧牲慘烈的戰役,北埔姜紹祖為了保鄉衛土,拜別母親與即將臨盆的妻子,籌組敢字營義勇軍起兵抗日,於新竹東門城之役,與日軍激戰,後於枕頭山(今新竹公園、動物園一帶)被日軍包圍,頑抗至彈盡援絕,姜紹祖不願投降服毒自盡,並留下絕命詩一首: 邊戍孤軍自一支,九迴腸斷事可知; 男兒應為國家計,豈敢偷生降敵夷。 十九歲的年輕生命就此殞落,寧死不降的的忠義精神令人動容!〈姜紹祖抗日歌〉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樂善堂 - Google 地圖

2021-07-16_074838

樂善堂 - Google 地圖


 

2021-07-16_0755052021-07-16_0757142021-07-16_0755542021-07-16_075528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