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王直+道可隆信(松浦隆信)/倭寇是以中國人為主的-海賊王華人海盜原型是鄭成功+鄭芝龍+鄭一嫂《女海盜鄭寡婦》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2020-08-25_1553531522308862744094r7q115s3042517859593030

汪直(?-1559年),一說王直[1],是中國明代著名的武裝海商集團(倭寇)首領;生於南直隸徽州歙縣柘林,又名五峰,號五峰船主。
汪直 (海商)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2Cgjtp
生平
傳說中王直生有異象[2],「少落魄,有任俠氣,及壯多智略,善施與,以故人宗信之。」[3],嘉靖十九年(1540年)王直偕同徐惟學、葉宗滿等在廣東打造海船[4],「置硝黃絲棉等違禁貨物,抵日本、暹羅、西洋諸國往來貿易」,牟取暴利。由於海外貿易在當時為非法活動,一開始王直加入徽州府歙縣同鄉的許棟集團,召「誘佛郎機夷,往來浙海,泊雙嶼港,私通貿易。」[5]許棟和李光頭相繼被明軍朱紈剿滅,王直遂另起爐灶,自立為船主。「遂起邪謀,招聚亡命,勾引倭奴多郎、次郎、四助四郎等,造巨艦,聯舫一百二十步,可容二千人,上可馳馬。」[6]王直成為當時東亞一個大型武裝海商集團的首領,並接受日本戰國大名松浦隆信的邀約,以九州外海屬於肥前國的平戶島(屬今長崎縣)為基地,從事海上貿易。
開始時,王直仍對朝廷抱有極大的期望,在地方官員默許「私市」的暗示下,他主動配合官府,十分賣力。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吞併福建海盜首領陳思盼。同年(1552年)在平戶立國號「宋」,自稱「徽王」[7]。當時「海上之寇,非受(王)直節制者,不得存」,並試圖在舟山瀝港重建雙嶼港的繁華。然而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閏三月一個深夜,明廷派總兵俞大猷圍殲王直,王直遣徐海、陳東、蕭顯、葉麻等勾結倭寇,後敗走日本。雙嶼港與瀝港的相繼覆滅,海禁嚴厲的明朝兼有海盜(倭寇)的活動,有大量是中國沿海居民,由商、民轉為寇、盜,讓浙江的國際海上貿易網絡遭受重創。自此,明清時代的浙江沿海再無和平經營之海商的容身之地。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四月,胡宗憲受命出任浙江巡按監察御史,官至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左僉都御史,總督南直隸、浙、福等處軍務,負責東南沿海的抗倭重任,胡宗憲遺使蔣州和陳可願至日本與王直養子王滶(毛海峰)交涉,遂見王直,曉以理,動以情。當得知親人無恙,他不禁喜極而泣,並向來使訴苦:「我本非為亂,因俞總兵圖我,拘我家屬,遂絕歸路。」而對於通商互市的承諾,他更加無法抗拒。王直表示願意聽從命令,王直將蔣洲留在日本,命毛海峰護送陳可願回國面見胡宗憲,具體商量招撫和互市事誼。胡宗憲厚撫毛海峰,使王直消除了疑慮。
胡宗憲邀王直至回國,希望能與他詳談招撫之事,並以貼身親信夏正作為人質,王直遂回國等候接見。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王直至杭州遊玩,被巡按御史王本固於二月五日逮捕下獄。朝廷三司集議時說王直勾引倭夷,惡貫滔天,神人共怒。[8]胡宗憲鑑於朝廷的壓力,上書說王直當斬,葉宗滿等已經歸順,不應處死。明世宗下詔處死王直,將葉宗滿等充軍流放。《明世宗實錄》卷478,胡宗憲謂:「(王)直等勾引倭夷,肆行攻劫,東南繹騷,海宇震動。臣等用間遣諜,始能誘獲。乞將直明正典刑,以懲於後。宗滿、汝賢雖罪在不赦,然往復歸順,曾立戰功,姑貸一死,以開來者自新之路。」明世宗下詔:「直背華勾夷,罪逆深重,命就彼梟示,宗滿、汝賢既稱歸順報功,姑待以不死,發邊衛永遠充軍。」王直至死也不肯承認勾結倭寇入侵之罪,早先面對胡宗憲的指責,他便反駁道:「總督公之聽誤矣!直為國家驅盜非為盜者也!」下獄時亦連聲追問:「吾何罪?吾何罪?」還寫下了《自明疏》,理直氣壯地申辯:「竊臣直覓利商海,賣貨浙福,與人同利,為國捍邊,絕無勾引黨賊侵擾事情,此天地神人所共知者。」歷數自己剿賊的功勞後,他仍祈求皇上開放海禁,並承諾「效犬馬微勞馳驅」,「願為朝廷平定海疆。」[9]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王直被斬首於杭州省城官巷口,臨刑前見兒子最後一面。王直子抱持而泣,王直拿一根髻金簪授其子歎曰:「不意典刑茲土!」[10]至死不撓。其妻子被賞給功臣之家為奴。毛海峰得知王直下獄後,誅殺人質夏正並肢解之。噩耗傳來,胡宗憲「親臨海邊望祭之,慟哭不已,軍將皆墮淚不能仰視。」
之後俞大猷圍攻在岑港被明軍包圍的毛海峰,久攻不下,最後在俞的參將戚繼光指揮下攻滅毛海峰。王直被處死後,由於群龍無首,倭寇之患又嚴重起來。
明末清初史學家談遷認為胡宗憲當初許諾不殺王直,之後朝廷議論洶洶便不敢堅持己見。要是王直活著,還能約束海盜,他死後則戰火不斷[11]。
相關事跡
史料描寫王直的赫赫威儀:「緋袍玉帶,金頂五檐黃傘……侍衛五十人,皆金甲銀盔,出鞘明刀」,其建造的巨艦可容納兩千人,甲板上可以馳馬往來,而「三十六島之夷,皆其指使」。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海上帝王般的王直,在明廷卻視為「東南禍本」,名列通緝令榜首。
2000年,日本長崎縣福江市的12名日本人在王直原籍安徽黃山市歙縣捐資修建了王直墓。王直墓引起了網絡和輿論對王直的功過是非的激烈爭論。2005年1月31日晚,兩位認為王直是漢奸的大學教師砸毀了王直墓碑[12]。其中的郭泉後因政治異見而被捕[13][14]。
電影
著名武俠電影導演胡金銓在1975年執導電影《忠烈圖》(Valiant Ones),即是以明朝掃蕩以王直為首的集團。此外,還有由香港導演李惠民執導,由洪金寶、崔林、李銘順、李曼、劉瑩、歐萱、陳之輝、秦焰等主演的34集電視劇《少林僧兵》。該劇中王建新飾演王直。
紀念
日本長崎縣平戶市松浦史料博物館外豎立著一座不足一米高的王直銅像。在王直定居日本平戶期間,經過他的經營和影響下,平戶當時從一個海濱小城發展成為日本的海上貿易重鎮,他深受當地領主歡迎。其「東方商人」的精神風貌被日本商界視為典範,被尊為「大明國的儒商」。因此平戶人每年都隆重紀念王直。汪直 (海商)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2Cgjtp


汪直(1501年4月3日-1559年12月25日),本名銓,綽號「直」。日本側和民間史料稱之為「王直」,認為他在海上違法貿易時冒用母姓而在自稱為「汪直」。明朝人士,又名五峰,號五峰船主;明代海上貿易商人,著名海盜。徽州歙縣雄村拓林人,在火槍傳入日本的事件中為關係人物而有較大歷史知名度。
早年經歷
生有異象,據明代萬曆年間《歙縣縣誌》記載,相傳王直在出生時,其母汪氏曾夢見有大星從天上隕入懷中,星旁有一峨冠者,汪氏遂驚詫地說道:「此弧星也,當耀於胡而亦沒於胡。」「已而,大雪紛飛,草木皆為結冰。稍長後,汪直聞聽母親講述關於他降生時的異兆,獨竊喜曰:『天星入懷,非凡胎也,』少落魄,及壯多智略,善施與,以故人宗信之。」
《戚家軍》劉家輝飾汪直汪直原本為鹽商,經商失敗後,和同鄉的徐惟學在嘉靖十九年(1540年)乘明朝海禁政策鬆緩之時,與福建漳州人葉宗滿、謝和、方武一同赴廣東進行海外貿易,「置硝黃絲棉等違禁貨物,抵日本、暹羅、西洋諸國往來貿易」。同年抵達日本的五島群島中的福江島,受到當地的大名宇久盛定的熱烈歡迎。當時五島群島的名稱為「值賀島」,他在海上看到五個山峰,故自號「五峰」,日本人也受到他的影響,將值賀島的名稱改成五島。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汪直受到宇久盛定的引薦,並接受日本戰國大名松浦隆信的邀約,以九州外海屬於肥前國的平戶島(屬今長崎縣)並以日本薩摩國的松浦津為基地,從事海上貿易。松浦氏為其蓋造住宅,此後便長期居住於此。
1543年(一說1542年),汪直的船隻載著三名葡萄牙海商前往雙嶼島貿易,但是遭遇風浪而偏離航向,抵達日本的種子島(今屬鹿兒島縣),汪直自稱「儒生五峰」,作為翻譯與當地的武士進行筆談,葡萄牙人將火槍賣給了當地人,第二年葡萄牙人再度來航時,當地人學會了火槍的製造技術,稱之為「鐵炮」,從此鐵炮在日本逐漸推廣開來,改變了日本自古以來的戰爭方式,客觀上加快了日本戰國的統一。
雙嶼瀝港貿易1545年汪直加入徽州府歙縣同鄉的許棟集團,擔任掌柜,召「誘佛郎機夷,往來浙海,泊雙嶼港,私通貿易。」1548年,雙嶼港的走私商和海盜被明朝總督朱紈率領軍隊剿滅,1549年李光頭等人在福建被擒殺,許棟逃到廣東。汪直遂另起爐灶,自立為船主,以金塘島馬跡山為據點,收攏海商、海盜殘部,造巨艦,聯舫一百二十步,可容二千人,上可馳馬。」汪直成為當時東亞一個大型武裝海商集團的首領。明朝朝廷多次派兵圍剿,都是敗多勝少,收效甚微。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汪直吞併了在浙江活動的福建海盜首領陳思盼。開始時,汪直仍對朝廷抱有極大的期望,在地方官員默許「私市」的暗示下,他主動配合官府,十分賣力,平定了陳思盼等多股燒殺掠奪的海盜,維持沿海秩序,逐漸確立了自己「海上霸主」地位,並試圖在舟山瀝港重建雙嶼港的繁華。汪直部下分為幾大船團,代表性的船團長有浙江人毛海峰、徐元亮,安徽人徐惟學、福建人葉宗滿。汪直的部下甚至可以堂堂正正的出現在蘇州、杭州等地的大街上與百姓進行買賣,百姓則爭相把子女送到汪直的船隊中。但是與此同時,和他互不相統的海商、海盜,如福建的蕭顯、鄧文俊、林碧川、沈門,廣東的何亞八等,以及一部分汪直的部下,如徐海,引導倭寇襲擊中國內地。此外,海禁嚴厲的明朝兼有海盜(倭寇)的活動,有大量是中國沿海居民,由民轉為寇盜,甚至包括一部分沿海的官兵。此時,徐海的海盜行為,遭到汪直嚴厲呵斥。徐海企圖暗殺汪直而被發現,在徐海的叔叔徐惟學的勸說下,兩方暫時握手言和,但是徐惟學因此事件最終還是和汪直分道揚鑣,率領徐海和一部分部下離開。因為汪直無法剿滅海盜,又無法約束自己的部下。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閏三月一個深夜,總督王忬派遣總兵俞大猷率官軍偷襲瀝港圍殲汪直。汪直與明軍短暫對抗後,敗走日本,雙嶼港與瀝港的相繼覆滅,讓浙江的國際海上貿易網絡遭受重創。自此,明清時代的浙江沿海再無和平經營之海商的容身之地。 對抗明朝此後汪直長期以松浦為據點,自稱徽王。在此期間,汪直通過松浦家和豐後的大名大友宗麟取得聯繫,受到後者的厚待。田汝成《汪直傳》載:汪直「據薩摩洲之松津浦,僭號曰宋,自稱曰徽王,部署官屬,咸有名號。控制要害,而三十六島之夷皆其指使。」明朝官方認為其與倭寇息息相關,但是並沒有他親自率領部下,甚至是他的直屬部下襲擊江南的記錄。
汪直在沿海活動的最後目的,是「要挾官府,開港通市」。這八個字的含義十分清楚,要求政府放棄不合時宜的海禁政策,使海上貿易合法化。在當時的形勢下,這個要求是合理的。隨著葡萄牙商人、西班牙商人的東來,已經把中國捲入「全球化」貿易的漩渦之中,海禁政策與此格格不入,朝貢貿易又難以適應日益發展的海外貿易的增長速度。汪直對於國際貿易形勢的判斷比那些保守的官僚更勝一籌。
招降與被殺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四月,胡宗憲受命出任浙江巡按監察御史,官至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左僉都御史,總督南直隸、浙、福等處軍務,負責東南沿海的抗倭重任。為招降汪直,胡宗憲先將汪直的老母妻兒放出監獄,優裕供養,後遺使蔣州和陳可願至日本與汪直養子王滶(毛海峰)交涉,遂見汪直,曉以理,動以情。當得知親人無恙,他不禁喜極而泣,並向來使訴苦:「我本非為亂,因俞總兵圖我,拘我家屬,遂絕歸路。」而對於通商互市的承諾,他更加無法抗拒。汪直表示願意聽從命令。汪直將蔣洲留在日本,為表示誠意,他命毛海峰護送陳可願回國面見胡宗憲,具體商量招撫和通商互市事誼。胡宗憲厚撫毛海峰,使汪直消除了疑慮。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率領部下3000人,和大友家的朝貢船隊,以及蔣洲一同從五島出發,返回中國。但是途中遭遇颱風,蔣洲的船隻先行到達,遭到官方的懷疑,蔣洲遭到逮捕。稍候到達的汪直等船隊得知這一消息後在舟山停滯不前,被明軍水師團團包圍,在胡宗憲慰勸下,汪直親自來到定海關,向其投降。但是由於行動過於招搖,他在杭州西湖遊玩期間,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二月五日被杭州巡按王本固誘捕,據《倭變事略》載:三司集議時曰:「汪直始以射利之心,違明禁而下海,繼忘中華之義,入番國以為奸。勾引倭夷,比年攻劫,海宇震動,東南繹騷。……上有干乎國策,下遺毒於生靈。惡貫滔天,神人共怒。」《明世宗實錄》卷478載:胡宗憲謂:「(汪)直等勾引倭夷,肆行攻劫,東南繹騷,海宇震動。臣等用間遣諜,始能誘獲。乞將直明正典刑,以懲於後。宗滿、汝賢雖罪在不赦,然往復歸順,曾立戰功,姑貸一死,以開來者自新之路。」明世宗下詔:「直背華勾夷,罪逆深重,命就彼梟示,宗滿、汝賢既稱歸順報功,姑待以不死,發邊衛永遠充軍。」汪直至死也不肯承認勾結倭寇入侵之罪,早先面對胡宗憲的指責,他便反駁道:「總督公之聽誤矣!直為國家驅盜非為盜者也!」下獄時亦連聲追問:「吾何罪?吾何罪?」還寫下了《自明疏》,他首先說明:「竊臣(王)直覓利商海,賣貨浙(江)、福(建),與人同利,為國捍邊,絕無勾引黨賊侵擾事,情,此天地神人所共知者。夫何屢立微功,蒙蔽不能上達,反罹籍沒家產,臣心實有不甘。」接著他向朝廷報告日本的情況;「日本雖統於一君,近來君弱臣強,不過徒存名號而已。其國尚有六十六國,互相雄長。」而且他們也在搞海禁,「夷船」(外國商船)已經很少來了。最後他向皇帝懇請:「如皇上仁慈恩宥,赦臣之罪,得效犬馬微勞馳驅,浙江定海外長塗等港,仍如廣中事例,通關納稅,又使不失貢期。」也就是說,把廣東允許開放通商口岸,設立海關收取關稅的做法,推廣到浙江沿海,並且恢復日本的朝貢貿易關係,那麼,東南沿海的所謂「倭患」就可以得到解決。歷數自己剿賊的功勞後,他仍祈求皇上開放海禁,並承諾「效犬馬微勞馳驅」,願為朝廷平定海疆。但是官方無視了他的請求,下達命令攻擊舟山的毛海峰、大友家朝貢船隊。但是遭到俞大猷、戚繼光等軍隊的攻擊,毛海峰據山而守,明軍屢攻不克。毛海峰和大友船隊趁機打破包圍,揚帆而去。此後毛海峰和謝和(謝老)等率領汪直的舊部多次進犯福建沿海。此外,汪直的一部分舊部也投靠吳平、張璉等福建一帶的海賊,倭患反而更加嚴重了。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斬首於浙江省杭州府宮港口,臨刑前見兒子最後一面,子抱持而泣,汪直拿一根髻金簪授其子嘆曰:「不意典刑茲土!」伸頸受刃,至死不撓。汪直被處死後,由於群龍無首,倭寇之患又嚴重起來。據《國榷》卷62載:談遷云:「胡宗憲許汪直以不死,其後議論洶洶,遂不敢堅請。假宥王直,便宜制海上,則岑港、柯梅之師可無經歲,而閩、廣、江北亦不至頓甲苦戰也。」汪直死前所說的「死吾一人,恐苦兩浙百姓」一語成讖,很快「新倭復大至」。閩廣遂成倭患的重災區。
天命昭昭編輯汪直本身是提倡通商的,他的眼光看得很遠,認為貿易這項巨大利益應該得到開發。汪直對朝廷抱有期望,在地方官員默許「私市」的暗示下,他主動配合官府,十分賣力,平定了陳思盼等多股燒殺掠奪的海盜,維持沿海秩序,逐漸確立了自己「海上霸主」地位。汪直在日本主要擔當中日貿易的中間商,此外還有同西方人的貿易,中國的絲茶瓷在東亞是暢銷產品,在武力的保證下,即便是西班牙人也只能用槍炮置換絲茶瓷,汪直將火槍,即日本的鐵炮從大名手中換取白銀和糧食等物資,此外,汪直還泰國的硝石、日本的硫磺互相販賣,進一步擴大了東亞貿易規模。有人說汪直是日本的走狗,幫助日本人劫掠中國人的財富,然而這些財富實際上還是歸屬汪直海盜集團而非日本大名,汪直的常備武裝有5000人甚至強於部分中小大名,並且汪直集團側重於貿易而並非以搶劫為目的。有人認為:幕府、大名管不了的倭寇,汪直能管?對汪直產生質疑,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認為同樣以土地生產為根基,更加分裂貧困,內鬥頻繁,朝不保夕的日本封建主們能夠掌控海盜並不是很多(本身就是海賊起家的松浦黨和南九州的島津等少數大名為例外),當時汪直甚至還在日本稱王,當時形容汪直的勢力是「海上之寇,非受(王)直節制者,不得存」。從汪直的起家開始,既有參與大航海以來,因西葡出現而打造出新格局的東亞貿易;也有對海盜的兼并,對中國沿海地區的洗劫和貨物的走私。在其中因為其根據地在日本,從日本亂局中收編不少浪人和野武士作為部隊,但其根仍然在中國。作為一個沒有功名的人,他選擇了做海盜,也選擇了受降招安,卻沒想到如同水滸英雄一般的厄運即將到來。一.汪直擁有一直強大的船隊和大批海盜供其驅使,而且在海外還有根據地,即便汪直投靠了大明朝,他仍然游離於體制之外,只要跑到海邊上了船,皇帝法令無奈何。二.汪直一旦接受招安,這股巨大的海上力量如果投向皇帝,那麼沿海士紳豪商的利益將會大損,海上貿易將受到嚴格的監督,於是這些人想盡一切辦法,力求置汪直於死地。所以皇帝要殺他,江南士紳豪商要殺他,跟他無關係的人不會保他,他非死不可。從因果報應來看,汪直的死其實可以用咎由自取來形容。明代人采九德以親歷事變所著《倭變事略》,在這篇篇幅不長的《倭變事略》中,記滿了倭寇的累累暴行。當然這也只是因果報應說,封建地主們對中國漫長的統治,富者兼并無數,貧者無立錐之地,在當時比倭寇還要兇殘,也不會比倭寇禍害的人少,但他們占據統治地位,也自然不會被輕易清算。明代著作《籌海圖編》則一針見血地道出了汪直倭亂中所起到的作用。汪直擁有龐大的海盜集團,是其首領,但他仍然想盡辦法,先是確立了最高地位,其次歸降朝廷,希望能夠將這股力量作為明朝的官方力量,為中國所用。其實明朝政府判處汪直死刑時的批語,倒是很適合那個時代。「汪直始以射利之心,違明禁而下海,繼忘中華之義,入番國以為奸。勾引倭夷,比年攻劫,海宇震動,東南繹騷。……上有干乎國策,下遺毒於生靈。惡貫滔天,神人共怒。」這是一個士大夫地主階級掌權的時代,只納科舉,不納壯士。為利,兼并土地不為利乎,豪商買賣不為利乎,唯獨擋了這些人發財的汪直,違反了當時統治階級統治和牟利方式的汪直,無可避免的迎來死期,哪怕他死前一再告誡開海通商,讓沿海百姓有活路,讓政府有商路。也無法洗清這位,為了證明自己,走上違【法】犯罪,沾滿血腥的海盜巨頭的滿身罪孽。明朝政府處死汪直也導致了倭寇更加無法控制,在日本戰國的最終章,更多的無地武士和浪人,更多因為無法下海失去生機的百姓,以及外來的西方人,最終釀成「嘉靖大倭亂」。明朝兵部尚書楊博如梭評價的「倭奴非內逆無以逞其貪狼之志,內逆非倭奴無以遂鼠竊之某。」汪直的死,卻恰好導致嘉靖朝最後的一次通商希望消亡了,內逆大增。直到隆慶開關,中國貿易才迎來又一個巔峰。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ba68bpn.html


立在平戶藩主松浦隆信老宅前的王直銅像。
梁二平
春節,再游日本。此間報導稱:中國遊客搶光了日本電子馬桶蓋和電飯鍋。我來日本不為搶購,卻和古代日中貿易有些關係。我去的平戶,看不到中國遊客。在這裡,我要找兩個當年的遊子,一個叫鄭芝龍,一個叫王直。這兩個人在中國有兩個說法,前一個被說成「鄭成功的父親」,後一個被《明史》稱為「海盜」。王直比鄭芝龍先到的平戶,那就先去拜訪他。
汪直還是王直
「必也正名乎」,王直姓汪還是姓王,一直有爭論。《明史》作汪直,《辭海》作王直。據考,明代徽州府歙縣柘林村,既有汪姓,也有王姓。王直的母親被稱為汪嫗,王直的侄兒,姓汪名汝賢。這些材料都證實王直姓汪,非姓王。但王直對自己名字有明確說法。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王直被誘捕後向嘉靖皇帝呈上《自明疏》中寫道:「帶罪犯人王直,即汪五峰,直隸徽州府歙縣民」。據說,王直原本叫汪直,後來入海為盜,因怕連累家族,改稱王直。那還是尊重他自己的選擇,稱他為王直吧。
嘉靖二年(1523年),寧波發生日本兩派貢使因爭貢而展開仇殺的事件,大明兵部將此事歸咎於「倭患起於市舶」,朝廷因此停了福建、浙江的市舶司。這樣使得正常的海上貿易不得不轉為走私貿易,導致舟山的雙嶼港走私貿易興起。
嘉靖十九年(1540年),皇帝忙著煉丹,海禁略有鬆弛,徽商王直藉機私造大船,往返於日本、暹羅、西洋各國間,大做海上貿易。經過幾年的經營,他將在雙嶼港走私的海商進行了整合,成為繼承金子老、李光頭、許棟等主流勢力集團的接班人。
1511年葡萄牙人在馬六甲落腳後,一伙人向東探險,尋找香料群島馬魯古,另一伙人向東北尋找馬可波羅說的「金銀島」日本。從馬六甲北上,葡萄牙人原想在廣州落腳,但在屯門一帶被廣東人趕跑。葡萄牙人轉而跑到舟山雙嶼港,建貿易據點。
此時,不僅中國海商船要拜王直的碼頭,連西方來的葡萄牙人,也要經王直的指點,才能在東海做生意。1543年,王直帶三名葡萄牙商人來到日本九州南方的種子島,島主從葡萄牙人手裡買了西洋火槍,即日本所說的「鐵炮」。正是靠著「鐵炮」,織田信長才消滅了武田騎兵軍團,最終統一日本。可以說,是王直引來的「鐵炮」,改寫了日本歷史。
日本的開埠功臣
今天的平戶和明朝時差不多,街道格局變化不大。長途汽車站在小城的中央,「荷蘭碼頭」也在這裡。沿著正對碼頭的石階上行,就是藩主松浦的大宅。從藩主松浦隆信宅建成的「松浦史料館」出來,向西走,王直老宅遺址就在小路邊。旁邊的小路被命名為「王直路」。
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浙江巡撫朱紈率大軍搗毀了雙嶼島,王直失去了立足之地,駕船來到平戶,就將高大的福船泊在這裡。正是這一年,王直將葡萄牙海商船帶到平戶,日本開始正式與歐洲貿易。
當年和平戶藩主打交道的都是影響日本歷史的大人物,而今他們化作一米大小的銅人,在「歷史小道」一字排開:第一個將基督教傳入日本的聖弗蘭西斯科·哲比埃爾;第一個日本幕府的西洋人顧問、英國領航員威廉·亞當斯(當年日本人送了他一個三浦島,「按針」即指南針,所以日本人稱他為:三浦按針。);第一個日本英國商館館長理察·考克斯;第一個將葡萄牙人引領到日本的大明海商王直——他來得最早,他排在最前面;王直前面是揚著蝴蝶扇立在門前迎客的藩主松浦隆信。
日本和中國都沒有王直的古代畫像,銅像只能根據史料創作成一個儒商。據日本《大曲記》云:「道可君(松浦隆信)系福祿、武運具昌之人,故有五峰者自大唐至平戶津,於今之印山舊址建唐式宅而居。用其所長,而大唐商船不絕於途。甚至,南蠻黑船亦初泊平戶津。唐與南蠻之珍貨年年充盈,京、界諸國商人亦云集於此,有西都之稱。」
海商先鋒與倭亂海盜
當然,王直從陸上徽商變為跨國海商,其理想不是改寫日本歷史,而是要改變大明的歷史——「解除海禁,開市貿易」。但海上互市在大明朝廷那裡被一禁二巢,最終,變為「倭患」。
「倭患」原本不是日本流寇對中國東南沿海的騷擾,最初是日本人為了報復當年幫助元朝攻打日本的朝鮮,由九州的松浦家族武士集團報復性地對朝鮮半島南部沿海進行掠奪。因平戶藩掌控的三個島(對馬島、壹岐島、平戶島),所以,這伙為亂朝鮮南部的人被朝鮮人稱為「三島倭寇」,這便是倭寇的源起。
王直從舟山雙嶼港遷移到長崎的平戶後,並不想成為倭寇。1550年,王直以靖海、剿匪有功,叩關獻捷,請求鬆動海禁,通番互市。但是,遭到大明官兵的偷襲和圍攻。王直突圍後逃亡日本。兩年後,王直重返浙洋,攻城略地。在定海稱「凈海王」,又稱「徽王」。一直沒有一支正經水軍的大明,實在拿這個擁有上千船隻和上萬流寇的王直集團沒有辦法,張經、周珫、楊宜三任總督被先後撤職。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胡宗憲就任浙直總督。他不得不與日本諸侯,還有王直進行和談「互市」問題。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王直得知母親被胡宗憲「照料」,趕赴杭州談判,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正月,明廷卻突然變臉,將王直投入浙江按察司大牢。胡宗憲也曾許王直以不殺,其後自己也被誣告「通倭」,「異論洶洶,遂不敢堅請」,救不了王直。結果,拖到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十二月,王直還是在杭州被殺了。(順便說一句,當年明廷內鬥,剿倭地方官,沒幾個有好下場。幾年後,胡宗憲在清洗「嚴黨」的過程中,被投入大獄,後自殺身亡。僅幾位武將被後世稱為英雄,如戚繼光、俞大猷等)。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王直臨終遺言「死我一人,恐苦兩浙百姓。」
身後不寧,評價不一
明代中晚期,受世界大航海潮流的影響,中國東南沿海事實上已經進入了世界海上貿易商圈。此時「海禁」,不讓沿海居民「靠海吃海」,等於不允許農民種地,海商不得不鋌而走險,違法經營,武裝走私,進而成為海盜。可不平等的是,「農民起義」在教科書上,都被稱為英雄,而海商造反,卻成了敗類。
而實際上,王直的訴求與黃巢完全不一樣,黃巢要的廣州,而王直只求「解除海禁,開市貿易」,甚至以命交換。最終,搭上了性命。這在中國「造反史」中,算得上是絕無僅有的「義舉」。而朝廷拿下王直,也沒平了倭亂,王直義子為首的部下拒不投降,演變成真正的流寇。東南沿海遭受了數倍於前的慘烈蹂躪,而海上走私貿易也未禁絕,沿海海商仍與日本,還有歐洲商人進行貿易,後來冒出一個鄭成功他爸鄭芝龍,也住在平戶。
近年來,對王直的評價有了新的變化,有人在他的故鄉歙縣柘林村修了一座「王氏祖墓」也就是王直墓,但又引出兩個大學教師砸碑的鬧劇。據說,寧波三門灣蛇蟠島,有人立一座王直像,旁邊的洞窟題刻著著名的海盜對聯:「道不行,乘槎浮於海;人之患,束帶立於朝。」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g8ge7.html


倭寇圖卷/抗倭圖卷/《太平抗倭圖》/明代仇英《倭寇圖卷》日本年號,弘治四年為1558年,即后期倭寇的時代,《倭寇圖卷》描繪倭寇和明軍勝利的情形/王直-五峰旗號/嘉靖年間的「倭寇」,其實是一場內亂,乃是「東南沿海工商業實力人物」和「明王朝統治階級」之間的鬥爭。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戚繼光+明朝飛虎軍旗(飛虎-姜太公)/戚繼光山東登州人,中國明朝將領。戚繼光出身軍戶,奉命戍守浙江和福建十多年-1553至1566年,是東南沿海倭寇為禍最烈的時期-招募士兵組成戚家軍,練兵嚴格,軍法嚴厲,創立新戰術,注重武藝訓練,多次擊敗倭寇,肅清閩浙的倭亂,戰蹟彪炳,從參將多番轉遷,升任福建總兵/在文官之上的年代,武將想幹成點事,容易嗎?正是那些春藥和美女,換得了將相之間的和諧+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火繩槍之戀+日本火繩槍1543日本人第一次聽到槍聲+葡萄牙人表演了火繩槍射擊/英國攝影家湯姆生1871年台灣火繩槍/中國明朝火繩槍,明朝嘉靖元年(1521年),明軍在廣東新會西草灣之戰中,從繳獲的2艘葡萄牙艦船中得到西洋火繩槍。1548年,又在繳捕侵擾我國沿海雙嶼的倭寇時,繳獲了日本的火繩槍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中國倭寇王- 王直 (Wang Zhi)
在日本建國的自由貿易主義華人-倭寇王 王直是明朝徽州商人,又名五峰,日本史料稱為五峰船主。長期從事對日本的貿易。強烈要求廢止明朝鎖國“禁海令”,追求貿易自由化的海上走私貿易集團的首領。
明朝“禁海令”只給海外貿易留下了一條窄得不能再窄的門縫:「朝貢勘合貿易」。
不懂得中國獨特大頭症天朝文化的外國人,很難理解這種ECFA式朝貢勘合貿易的運行模式。
「朝貢勘合貿易」ECFA模式,就是來明朝當"龜孫子"臣屬般“朝貢”的時候將商品以“貢品”的名義, “朝貢”給中國老大。
而中國方面,則把中國商品以“回賜”的名義,“賞賜”給這些“仰慕天朝威儀”的番邦夷狄之外國人。
主要就是必須當中國的"龜孫子"般的臣屬國,天朝有了面子,中國皇帝高興了,恩賞之下,兩國才能做貿易。
例如,日本室町幕府第三任將軍足利義滿為貿易被明廷冊封為「日本國王」,自稱「日本國王,臣源義滿」後,簽訂了《勘合貿易條約》與中國貿易,但其子足利義持感到如此對明朝裝"龜孫子"般來朝貢中國,深感受辱而取消。
官逼民反 海賊起義
明朝嘉靖後期,依據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禁海令,“片板不許入海”,更由於賦稅過重和官吏、豪紳的盤剝,江浙一帶民不聊生,大批流民前往海外謀生。
沿海海防官員故意誇大其辭,使明中央政府錯誤地認為「海上奸民武裝掠奪我轄內良民」,將出海經商的全都稱作「通番奸民」,進而加緊海禁。
在明朝皇帝的眼中,這些從事海外貿易的商人,個個都是不安分守己的刁民,必先除之而後快。正是這種“逼商為寇”的海禁政策,使無數個類似王直的人被逼上了“武裝商人”的走私道路。
一開始王直加入徽州府歙縣同鄉的許棟海賊集團,召「誘佛郎機夷,往來浙海,泊雙嶼港,私通貿易。」許棟和李光頭相繼被明軍朱紈剿滅,王直遂另起爐灶,自立為船主,自稱徽王。
根據鄭若曾「籌海圖編」書中記載王直的海賊艦:「所造巨艦,聯舫一百二十步,可容二千人,上可馳馬。」
1548年、密貿易を取り締まった朱紈らが双嶼を攻撃すると逃れて海賊集団を組織し、浙江省舟山諸島の烈港を本拠に徽王と称し、徐海と並ぶ倭寇の頭目となる。
王直不斷設法與明朝的海道、衛所官員接近,利用自己的力量代其剿除其餘海盜團夥,以換取明官員的好感和支援,從而實現開市交易的目的。
經過不斷征戰和與明朝地方官員的私下勾結,王直逐漸獲得了中日之間的海上壟斷地位,新入海通番的船隻都只有懸掛“五峰”旗號才敢在海上行駛。
王直的行為始終與明王朝中央政府的“禁海”政策相違。王直借著自己“平定海上”的功績,獲得明朝政府的承認,歸順朝廷,並屢次請求:希望朝廷使海外貿易合法化。
然而,傲慢的嘉靖皇帝永遠只有一個答覆—“片板不許入海。”
日本建國
王直集團的行為引起了明中央政府的注意,政府相繼派朱紈等人清剿浙江沿海流民武裝。他們派兵兩路夾擊王直,王直只好將活動基地遷至日本。
1540年には日本の五島に来住し、1542年に松浦隆信に招かれて平戸に移った。王直海盜事業做得太強大,竟然在日本「建國」。日本九州諸侯的對外貿易政策為王直提供了客居的良好條件。
王直在今天日本的平户(長崎縣)定居,立國號「宋」,稱“靜海王”。王直的武裝軍隊就已經近萬人,而且擁有當時歐洲高科技火炮,如果加上王直可以調度的海盜軍團,總共將近五萬人之多。當時明朝政府記載「海上之寇,非受(王)直節制者,不得存」。
由於王直在此「建國」,小小平戶島變成了與京都那邊的堺市並駕齊驅的大商貿都市,取得了“西京”的號稱。王直成為威振亞洲東海、南海的東亞最大的國際武裝貿易商。
王直不是勾結日本人來打劫商船,而是日本人受制節於他。一些“真倭”,是受王直集團雇傭的。其真正的武力幾乎是大量中國沿海居民,由商、民轉為海賊團。
所以明朝倭寇大部份根本是官逼民反與反海上貿易限制的中國漢人。日本人在這時期被稱「倭寇」,其實蠻冤枉的。
這些所謂「倭寇入侵」實屬中國內亂,而非外患。王直在中國歷史上很長時間內背負著“倭寇”、“漢奸”的駡名。這真是天大的誤會。
這群追求自由貿易的"假倭寇”中國海賊之亂可謂是明朝中期的一大禍亂,給沿海一帶的居民造成了十分慘痛的傷害,至今在浙江的臨海市還留有當年明將戚繼光抗倭時所修造的「江南長城」。
明朝ECFA毒招誘降
朱紈の死後に倭寇の取締りは一時的に弱まるが、兪大猷らが新たに赴任し、56年には胡宗憲が浙江巡撫に就任する。
1556年4月,胡宗憲受命出任浙江巡按監察御史,官至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左僉都御史,總督南直隸、浙、福等處軍務,負責東南沿海的抗倭重任,
1557年胡宗憲抓了王直在徽州的妻兒老母,關進監獄,後來又改變策略,把王直的母親、妻子放出來,給她們優厚的待遇。
與此同時,胡宗憲還在“色”上下功夫,讓南京歌舞女郎、王直的愛姬少華去勸降,讓她直接去詢問王直,「君在海島稱王能百年嗎?」結果,王直心動。
胡宗憲派人送去大量金帛物品,對王直說:「若降,封為都督,置海上互市。可去杭州與母親、妻子團聚。」
遺使蔣州和陳可願至日本與王直養子王滶(毛海峰)交涉,並以官位誘降王直,以類似今日中國ECFA對台統戰毒招,讓利互市。
王直表示願意聽從命令,王直將蔣洲留在日本,命毛海峰護送陳可願回國面見胡宗憲,具體商量招撫和互市事誼。
胡宗憲厚撫毛海峰,使王直消除了疑慮。
海上武裝巨商-王直之死
1558年王直回歸祖國至杭州遊玩,被明國巡按御史王本固於2月5日逮捕下獄。朝廷三司集議時說王直勾引倭夷,惡貫滔天,神人共怒。遭明世宗下詔處死。
1559年12月25日,一代偉大的爭取自由貿易的海上武裝巨商-王直被斬首於杭州省城宮港口。
王直在宮港口臨刑前大呼:「吾何罪!吾何罪!死吾一人,恐苦兩浙百姓!」
而王直之妻,據鄭若曾《籌海圖編》卷9《大捷考•擒獲王直》的記述—“妻子給功臣之家為奴”。
不守誠信的明朝政府將王直被處死後,由於群龍無首,倭寇之患重又嚴重起來。王直養子王滶(毛海峰)固守舟山岑港,聲稱要替王直報仇。明朝官軍多次進剿,均不利,戰火不斷,中國東南大亂。在日本建國的自由貿易主義華人-倭寇王 王直 : WTFM 風林火山 教科文組織 http://exci.to/34ywx9g


128983339975641289835940575312898367335375


鄭成功究竟是台灣人、中國人,或日本人?西方眼中的「海賊王」,如何走向英雄化、神格化的可能線索。1661年,鄭成功搶下福爾摩沙。在島上,鄭成功只度過短短一個秋-全台粗估至少有近百間主祀的廟宇。鄭成功在清初還被斥為侵擾海疆的賊寇;到了清末,他卻搖身登上忠義英雄寶座,關鍵點就在牡丹社事件。為了鼓動台灣百姓的民族大義、抵禦倭賊,沈葆楨奏請為鄭氏追諡立祠,讓百年的反賊封印就地解除。清國既收編了台灣民間對國姓爺的情感崇拜,同時還巧妙吸收他的「忠義」形象,轉換成「大清國」子民的表率。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