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2_1041132020-06-12_104103


政教合一是指政治領袖同時兼為宗教領袖,或者宗教領袖同時兼為政治領袖的政體。
帝國時期的日本是「祭政一致」的國家,天皇為神道教的頭號祭司;雖然當時日本政府將神道視為一種「信仰」而非宗教,但實際上等同於政教合一
在歷史上,一些伊斯蘭教國家(如阿拉伯帝國、土耳其帝國)、基督教國家(如拜占庭帝國或亨利八世時代的英國)、東正教國家(如俄羅斯帝國沙皇)與古代西藏(不論獨立或從屬於中國時,君主為達賴、班禪兩大活佛),都是典型的政教合一政體

2017-11-14_084500  


日本政教合一1872年由明治天皇確立
2016/04/03 23:33瀏覽247迴響0推薦21引用0
日本政教合一由明治天皇確立
日本於江戶時代末期,國粹的神道理論家宣稱,儒家和神道兩者不能相混。因為本居宣長反對把儒家和神道混同,由此產生所謂復古神道。荷田春滿及其門人賀茂真淵通過對《萬葉集》、《古事記》的古語、國學的研究創設復古神道,把《古事記》奉為第一神典,主張以孝道為先,孝父母、敬神和忠於天皇
復古神道主張古道即神道,萬國都承蒙天照大神的御德;日本是天照大神降生之國,其子孫天皇萬世一系,繼承三種神器,居於萬國之上。平田篤胤是復古神道的集大成者。平田篤胤早年在朱子學者中山青莪門下學習漢學,批判太宰春台《辨道書》,著有《古道大意》,提出日本人都是神的後裔。他以中國自古革命不斷、亂臣賊子眾多為根據,論證日本輸入儒道以來也戰亂不斷。他在《赤縣太古傳》、《三皇五帝本紀考》中提出,中國才是日本神祇渡海所經營的,三皇五帝都是從日本渡海過去的神;他著《俗神道大意》排斥其他神道派別為俗神道。
明治元年正月,明治天皇下詔宣布太政復古。明治元年十月十七日,明治天皇親祭冰川神社並下詔宣布祭政一致:
詔崇神社重祭祀皇國之大典政教基本。然中世以降,政道漸衰,祀典不舉,遂馴致綱紀不振。朕慨之方今更始之秋,新置東京親臨視政,將先興祀典張綱紀,以復祭政一致之道也。
明治二年12月,宮內建成新神殿,供奉八神、天神地祇和歷代皇靈。1870年1月3日,在新神殿中舉行天皇親祭,並發布《鎮祭詔》:
朕恭惟大祖創業,崇敬神明,愛撫蒼生,祭政一致,所由來遠矣。朕以寡弱夙承聖緒,日夜怵慯懼天職之或虧,乃祈鎭祭天神地祇八神列皇神靈於神祇官,以申孝敬庶幾,使億兆有所矜式。
明治3年1月3日(1870年2月3日),明治天皇作大教宣布詔書:
朕恭惟天神天祖,立極垂統;列皇相承,繼之述之。祭政一致,億兆同心。治教明於上,風俗美於下。而中世以降,時有汚隆,道有顯晦,治教之不洽也久矣。今也,天運循環,百度維新,宜明治教,以宣揚惟神大道也。因新命宣教使,以布教天下。汝群臣衆庶,其體斯旨。
隨後神道成為國家的宗教,興起「廢佛毀釋運動」,以致許多佛寺遭毀。雖明治政府承認信教的自由,但崇拜神道成為日本國民的義務,成為統治國民的手段。當時在日語中稱為「國家神道」。明治維新執行王政復古、祭政一致,再次確立王朝時代以來的神社制度,展開神祇官復興運動。明治五年三月創立教部省,確立政教合一,在國家層面設大教院,主祭造化三神和天照大神。在地方上設立中教院、小教院。明治三十一年十一月創設全國神職會
當時日本文化廳統計在日本國內約有1億2百萬支持者,佔日本人口比例近85%。


 

開拓三神(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命) 

「造化三神」( 天之御中主神、高御產巣日神、神產巣日神 ) 

造化三神
天之御中主神(日語:あめのみなかぬしのかみ)
支配天庭中心之神祇,宇宙的主宰,代表宇宙的根本。
高御産巢日神(日語:たかみむすひのかみ)
創造之神,具有各種繁殖靈力之神,代表宇宙的生成力。
神産巢日神(日語:かみむすひのかみ)
與高御產巢日神共同代表宇宙的生成力,此二神相對既為陰陽兩儀。


收容中國偷渡客任務不再 新竹靖廬今熄燈
黃筱珮/新竹報導 2018-10-24 20:11
俗稱靖廬的新竹收容所今天正式熄燈。圖/黃筱珮翻攝
俗稱靖廬的新竹收容所今天正式熄燈。圖/黃筱珮翻攝
俗稱靖廬的新竹收容所,過去26年收容許多中國偷渡客,如今兩岸時空變遷,新竹收容所已經沒有業務上的需求,今天正式走入歷史。新竹市政府希望未來有機會將這些具歷史價值的文化資產空間與建築,以「大公園」的概念規劃,重新對市民開放。
海基會董事長張小月表示,新竹收容所過去有它的歷史使命,因為收容許多來自中國的偷渡客,在無法順利遣返情況下,必須留在新竹收容所,也有賴許多NGO團體協助與輔導。如今在兩岸時空環境的變遷下,新竹收容所已經沒有業務上的需求,階段性任務到此為止。
新竹市文化局表示,靖盧佔地大約5公頃,屬於公園用地,大部分土地屬新竹縣政府所有,目前由內政部移民署中區事務大隊新竹收容所及內政部移民署中區事務大隊新竹市專勤隊使用管理。
新竹收容所裁撤後,將另於新竹市專勤隊隊旁設置臨時收容中心,安置失聯移工等。而新竹收容所管有建物,包含市定古蹟新竹神社-繪馬殿、神樂殿、齋館、社務所及社庫在內等建物,將點還國有財產署,土地則點還新竹縣政府。新竹市專勤隊則續留在原地。
文化局表示,目前所見的新竹神社為第二代神社遺址,於1940年完工,其中社務所採用經久耐用的檜木,精細的匠工技術,使得建築本身歷經風雨仍得以保存,屋角的「鬼瓦」與「懸魚」雕工優美,顯見昔日的華麗講究。
新竹神社的社務所可說是台灣目前所見最大者,可見儀典繁盛,亦可從中見證當時新竹州政治地位的重要,而神社與州廳的配置,位於城市兩端遙對,顯現日治時期「祭政合一」的觀念,也是全台僅有。
因新竹神社本體損壞嚴重亟需修復,文化局甫於今年7月完成神社現況損壞調查研究計畫,希望藉由該調查結果,順利啟動後續的規劃設計及古蹟修復工程案。
新竹市長林智堅表示,新竹神社雖在90年指定為市定古蹟,但過去接連由警備總部、警政署、移民署與新竹收容所管理,過去26年因為收容許多中國偷渡客,走過歷史長河,「對市民來說,這裡的歷史空間既神秘又陌生」。
他表示,市府將與持有土地的國產署及竹縣府持續溝通合作,希望78年歷史的市定古蹟新竹神社,未來能以「大公園計畫」之姿重新對市民開放,讓歷史空間更貼近市民生活。


確定了!新竹靖廬 明年2月底搬遷
2017-11-13_201359  
內政部移民署新竹收容所即將在明年2月底搬遷,這棟日治時期的新竹神社市定古蹟,正進行調查研究,市議員陳治雄建議將其他土地活化做成德國中的校地。(記者洪美秀攝) --
2017-11-13 17:12
[記者洪美秀/新竹報導]新竹市議員陳治雄今天在議會業務質詢時指出,新竹靖廬遷移案在市長林智堅上任就說要遷,但3年快過去了,依然沒動靜,他要求市府加緊促成靖廬遷移案,同時將留下來的土地做為成德高中國中部校地之用,解決成德高中校舍不足問題,讓學生有較好的學習環境。
新竹市文化局長廖志堅說,新竹靖廬的遷移案已有結果,已收到明年2月底就會遷移的相關公告,而文化局文資科進行新靖廬的文資調查研究明年5月會告一段落,將續爭取修繕經費進行整理,由於大多數土地屬新竹縣政府所有,但此區塊屬公園預定地,市府正努力與新竹縣府溝通,希望不要採有價撥用方式,讓市府能取得土地,未來也會與教育處、社會處等單位進行校地或社會收容所等安置規劃。
俗稱新竹靖廬的移民署新竹收容所表示,新收容所預定地在高雄市,正在辦理新建工程,預計107年才可能遷移,考量古蹟修復計畫的完整性,希望館舍移交回地方政府後,由地方辦理後續古蹟修復工程。
文化局表示,新竹收容所俗稱靖廬,是日治時期的「新竹神社」,新竹靖廬1940年完工,已76年,其建物採用檜木,匠工技術精緻,屋角的「鬼瓦」與「懸魚」雕工優美,其神社社務所是台灣目前所見最大的,神社與州廳位於城市兩端遙對,是日治時期「祭政合一」表現,全台僅有。
市議員陳治雄則要求市府應趕緊落實靖廬遷移的承諾,同時將此5公頃多的土地撥用做為成德高中國中部學生用地,讓國中生不用每天爬坡就學,且能解決校舍嚴重不足問題


古蹟巡禮 - https://goo.gl/7Nb3W8

2017-07-03_0821392017-07-03_082151  


 「「鬼瓦」與「懸魚」」的圖片搜尋結果「「鬼瓦」與「懸魚」」的圖片搜尋結果2016-12-15_103304  

屋脊收頭的「鬼瓦」與懸魚

台北市臨濟護國禪寺 @ 黑皮的天空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https://goo.gl/4p787C

台北市市定百年古蹟 - 臨濟護國禪寺 @ 夫子@Xuit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https://goo.gl/gpfH7t

192706012_m192708329_l  

相關圖片

﹝桃園龍潭﹞武德殿 @ 黑皮的天空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ssUliO

相關圖片

相關圖片相關圖片

武字標記鬼瓦和木質懸魚裝飾

南投-武德殿(文化園區) @ 快樂旅行攝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https://goo.gl/B4jrD5

南投好遊趣 - https://goo.gl/lLykcj

=======================================================

宗祠的「懸魚惹草」-3 @ 人生的後半段才開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https://goo.gl/i1AisF

1415  

10-28-持法媽祖宮 @ 彰化縣人文古蹟導覽研究學會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https://goo.gl/in09vz

=================

修復新竹神社 要等107年收容所遷走

2016-12-15

神社社務所全台最大

〔記者洪美秀/竹市報導〕文化部十二月一日新頒布「公有文化資產補助辦法」,新竹市文化局副局長李欣耀昨天拜訪移民署新竹收容所,關心市定古蹟「新竹神社」保存現況,協請所方加速向文資局爭取修復經費,以維護古蹟。

  • 新竹市定古蹟新竹神社如今做為新竹收容所,採用檜木,主體建築還算完整,文化局呼籲管理的行政機關能盡快向文化部爭取修復經費。(記者洪美秀攝)

    新竹市定古蹟新竹神社如今做為新竹收容所,採用檜木,主體建築還算完整,文化局呼籲管理的行政機關能盡快向文化部爭取修復經費。(記者洪美秀攝)

新竹收容所說,新收容所預定地在高雄永安,正在辦理新建工程,預計一○七年才可能遷移,考量古蹟修復計畫的完整性,希望館舍移交回地方政府後,由地方辦理後續古蹟修復工程。

文化局說,新竹收容所舊稱靖廬,是日治時期的新竹神社,台灣光復後由警備總部新竹分區部及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管理,後由內政部移民署管理,目前由移民署中區事務大隊新竹收容所使用管理,土地所有權屬新竹縣。

新竹神社一九四○年完工,已七十六年,本體嚴重損壞,依舊有文資法,因屬中央政府機關及其附機關管理,必須由管理機關自行編列預算修復,文化局曾多次行文新竹收容所,希望能編列預算修復。

文化部十二月一日新頒布「公有文化資產補助辦法」,新竹收容所可向文化部爭取古蹟修復補助經費。

鬼瓦、懸魚雕工優美

文化局說,新竹神社採用經久耐用的檜木,匠工技術精緻,屋角的「鬼瓦」與「懸魚」雕工優美,神社社務所是台灣目前所見最大的,見證當年新竹州的重要性,而神社與州廳位於城市兩端遙對,是日治時期「祭政合一」的表現,全台僅有。

===========================

2016-07-08_142329  

日治時期新竹州廳舊照

photo.phrreeeep  

新竹百年神社藏身靖廬 偷渡犯才看得到
2015-05-05 05:37:43 聯合報 記者郭政芬/新竹市報導
新竹收容所內有百年日本神社,是台灣現存最大的日式社務所,目前搭鐵架來遮風擋雨。 記者郭政芬/攝影
分享
俗稱「靖廬」的新竹收容所,收容過上萬名偷渡客與外籍移工,但鮮少人知道,靖廬裡不僅有一座百年日本神社,更有全台現存最大的日式社務所。
一到新竹收容所,映入眼簾的是門禁森嚴的柵欄鐵門,稍微靠近,就有替代役男上前警告「不能隨便進去」。這處禁地,老一輩人稱為「新竹神社」,曾吸引許多民眾參拜。
收容所隊長陳四信說,新竹神社建築保存完整,是地方級日本神社,具有歷史意義,民國九十年指定為市定古蹟。
學者考據,新竹神社裡有台灣目前所見最大日式社務所,與州廳的位置位於城市兩端遙望,顯現日治時期「祭政一致」觀念。
台灣光復後警備總部所屬大隊進駐,一九九二年內政部警政署接管,禁止民眾任意出入。文史工作者張德南說,光復後,宣揚日本國威意象的建築多遭搗毀,新竹神社因建築物可當辦公地點,才保存下來。
神社年久失修,新竹市去年底送「古蹟毀損現狀調查計畫」到文化部,但至今仍是有計畫、無修復經費。張德南指出,新竹神社目前僅稱得上「殘蹟」,石燈籠、狛犬都被移走,「不保留太可惜,保存又沒剩下什麼」;若全面修復,得先思考「原先意象是否還在。」

2014-10-16_2007402014-10-16_20325509040801284431426_m284431819_m284432861_m2014-10-16_2010272014-10-16_203315cca100003-thm-bjna00129-00469-t1381505439-2379806855news-1-640x0-14110363969075

1903年日本北白川宮成久王為紀念其父親能久親王在新竹市牛埔山(現址為成德高中)種植的黑松樹

1903(明治36年) 日本北白川宮成久王在新竹市牛埔山種植了2棵黑松樹,因此牛埔山又稱為松嶺,也是新竹市崧嶺路名的由來

images (1)  

cca100003-thm-bjn00297v01-00034-t  

cca100003-thm-bjn00297v01-00035-tcca100003-thm-bjn00297v01-00036-tcca100003-thm-bjn00297v01-00037-t  

------------------------------------------------------------------------

臺灣嘉義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

臺灣嘉義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  

-------------------------------------------------------------------------------------------------------

此碑據說原在今成德國中(完全中學)內,不過似乎未曾見過相關報導,可能已遭全面破壞,另外,成德國中尚存一塊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記念詩碑(圖片翻拍自 市定古蹟新竹神社調查研究暨修復計劃)
--------------------------------------------------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死亡之謎 @ 神社殘跡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http://goo.gl/pXR7TL
200912101857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死亡之謎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之死因及終焉之地,全台許多地方都流傳不同的說法(ex. 新竹、彰化、大林、鹽水、佳里、善化等地之抗日軍所為),而著有《渡台悲歌--台灣的開拓與抗爭史話》一書的黃榮洛先生則主張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卒於新竹牛埔山 。
以下出自於陳權欣記者對黃榮洛先生所做的專訪 :
一八九五年五月底,日軍能久近衛師團,從台灣東北方澳底登陸後,一路攻佔基隆並進入台北城。日軍登路台灣當時的統帥北白川一路南下攻佔,遇到義軍頑強抵抗,日本歷史記載白北川是在台南病死的,但在台灣民間很多傳說,北白川是遭義軍伏擊而死,到底真實情況如何,眾說紛紜。
在這麼多傳說當中,有一種說法是日本近衛師團長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澳底登路後,在明治二十八年的七月二十九日開始南下,三十一日到了新竹,住進潛園的爽吟閣, 八月八日開始發動攻擊牛埔山 上新楚軍楊再雲部隊,卻遭受義軍伏擊,中彈落馬死亡。
持這種說法的除了新竹地區知名文史工作者黃榮洛外,客家大老鍾肇政也認同黃榮洛的看法,主要依據是黃榮洛提出了很多的佐證,與其他的以訛傳訛不同。
根據黃榮洛的考證,北白川在新竹牛埔山 中彈,被部下簇擁離開現場,當時的台北樺山總督接到惡耗決定採取保密措施,剛好北白川的弟弟伏見宮貞愛親王率領他的第四混成旅團支援台灣,一行人乃趕到新竹牛埔山 聲稱總督大員來參觀戰爭,以蒙騙新竹民眾。
黃榮洛認為,當時的樺山總督為了隱瞞北白川之死,決定以北白川的弟弟伏見宮做為替身,繼續南下,伏見宮到了彰化,差一點被八卦山的砲彈炸死,到了虎尾又受到義軍猛烈攻擊險被義軍殺死,在駐軍嘉義時,一次出勤終遭嘉義義軍刺客用長柄採檳榔鐮刀勾頸而落馬受傷,被擔架抬在台南。
黃榮洛說,日軍當時的考量是身為親王的北白川被殺,伏見宮被刺重傷,如果實情洩露,日軍是顏面盡失,為了保密起見,才命受傷的伏見宮繼續以北白川的身份由台南用擔架抬至安平港 上船,讓台南的民眾目擊北白川重病回國,籍以掩飾真相。
明治二十九年,當時的新竹支廳長松村雄之在牛埔山 上北白川斃命之地立了御露營紀念碑,紀念碑正面刻了「故近衛師團長陸軍大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殿下露營御遺蹟」長文。和別處的紀念碑不同,除了列上全銜外,背面有碑文很長,最後一句是:「下馬而顧望,必見江山之蒼涼」,黃榮洛說,這種紀念碑造型就如同墓地一 般。
其後,明治三十四年到昭和二年間,包括北白川的妻子與長男「成久王」等人多次到牛埔山 祭拜北白川,乃至於到大正 十二年四月十九日 ,日本太子「昭和」以攝政身份來台時,還特派侍從土屋正直到新竹神社祭拜北白川。
黃榮洛說,這些日本當時的皇族到台灣,都對位於牛埔山 這座紀念碑特別尊重,顯見其中不平凡的地方。
筆者個人之看法 :
1.中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陸軍近衛師團於明治28(1895)年5月31日自台北澳底登陸(而近衛師團第一旅團團長少將川村景明則於兩日前於同一地點先行登陸),7月31- 8月7日停留新竹, 8月8日於松嶺(牛埔山 )御露營,8月9日- 8月12日停留於竹南中港,而少將伏見貞愛親王則是率混成第四旅團於同年10月10日自嘉義布袋嘴登陸,中將乃木希典率第二師團於同年10月11日自屏東枋寮 登陸,故黃榮洛先生之主張在時間點是不符合的
p.s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之征台行程,可參考臺灣總督府內務局於昭和10(1935)年出版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所收錄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進軍行程一覽圖
2. 抗日軍之主要防線設在竹南尖筆山至頭份一帶,為何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會戰死於戰場外的新竹牛埔山 ?
3. 假使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真的戰死於新竹牛埔山 ,照理說軍隊之行動也應該會受到延遲,但日軍行軍卻未受到影響
4. 各地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碑因為是由各州郡及地方團體出資興建,故樣式不一,但碑的背面刻有碑文也並無特殊之處,而碑文之長短取決於撰文者,苗栗貓狸山(將軍山)上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殿下駐馬碑所刻的吉野利喜馬之撰文甚至比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牛埔山 御露營記念碑還長上許多
5. 另一點則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牛埔山 御露營記念碑之碑文內容則與黃榮洛先生所提到的不同,至於黃榮洛先生所提到的不知道是哪塊碑
根據記載,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牛埔山 御露營記念碑正面刻有「近衛師團長陸軍大將大勳位功三級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露營蹟」字樣,而背面碑文為 :
「王師之攻尖筆山也 劉賊萃銳據嶮 以嬰守焉 親王躬親先陣 凌肌枕戈 櫛沐風雨 士卒視親王如此 皆振臂決戰 能速奏戰捷 臺灣已平定 而親王則薨去矣 雄之進蒞任於茲土 亦嘗扈從親王 在陣親履其境 今而憶之 有不堪嗚咽者也 乃樹石 以傳之後人云
明治二十九年三月八日 新竹支廳長 松村雄之撰 」
取自於臺灣舊照片資料庫的新竹神社境內之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牛埔山 御露營記念碑舊照片(原收錄於臺灣總督府內務局於昭和10(1935)年出版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
上圖之放大部份,可看出刻有「(近衛師團長陸軍)大將大勳位功三級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露營蹟)」字樣
翻拍自黃俊銘主持、新竹市政府於2003年出版的《市定古蹟新竹神社調查研究暨修復計劃》所收錄的原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牛埔山 御露營記念碑舊照片(原收錄於1972年《成德國中畢業紀念冊》) ,此碑早已下落不明
6. 黃榮洛先生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牛埔山 御露營記念碑之造型像墓地(碑) ,但實際上此碑與其他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碑並無太大不同,仍屬於傳統的日式紀念碑之造型,再者,此碑一點也不像墓碑,反倒是其他地方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碑之造型較像是墓碑
7.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之子北白川宮成久王於大正6(1917)年偕同其妻成久王妃房子內親王訪台時,曾於10月23日前往新竹牛埔山 , 10月24日參拜台中神社,10月25日先至八卦山 及大肚這兩處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下午則至嘉義神社,10月26日參拜台南御遺跡所,10月28日參拜台灣神社
東宮太子(即之後的昭和天皇)於大正12(1923)年4月御行啟(訪臺)時,曾經派遣御使前往的神社如下 :
4月19日 新竹神社 東宮侍從子爵土屋正直
4月19日 台中神社 東宮侍從子爵牧野貞亮
4月20日 開山神社 東宮侍從伯爵龜井茲常
從以上可得知日方並未獨厚新竹牛埔山 或是新竹神社
而東宮太子於新竹境內只停留新竹州廳 、新竹尋常高等小學校與新竹驛(停留於新竹將近2個小時),並未至新竹神社,倘若牛埔山 真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戰死之處,豈有不親自前往參拜的道理,而東宮太子此次訪台參拜了台灣神社及台南御遺跡所(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終焉之地,之後擴建為台南神社),可見台南御遺跡所之地位僅次於有全台鎮守之稱的台灣神社
8. 新竹神社於大正7(1918)年10月25日鎮座,大正9(1920)年2月27日列格為縣社,昭和17(1942)年11月25日列格為國幣小社,而台南神社於大正12(1923)年10月28日鎮座,大正14(1925)年10月31日列格為官幣中社,故新竹神社是無法和台南神社相提並論的(社格中社之地位高於小社,且新竹神社於日治末期才獲得昇格),實際上新竹神社之地位則與台中神社類似(同為州鎮守),而官幣社是由日本皇室(宮內省)供給經費,國幣社則是由國庫供給經費,更顯示台南神社與日本皇室關係密切(台灣的另座官幣社則是台灣神社)
結論 : 雖然黃榮洛先生提出了很多的佐證,但皆無法證明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確實是卒於新竹牛埔山 ,反而在時間點是無法自圓其說的
此外,由張健豐著、海峽學術出版社於2009年出版的《乙未戰爭硏究 : 你不知道的臺灣保衛戰》一書指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於明治28(1895)年10月16日在嘉義大林受重傷,10月17日卒於雲林莿桐(可參考張健豐先生個人網站 ),而張健豐先生之主張與其他諸說同樣是缺乏有利之證明
關於乙未戰爭,可參考 洪棄生(1866-1929)之《瀛海偕亡記》(又名《台灣戰紀》 ) 以及 吳德功(1850-1924)之 《讓臺記》(以上可參考 中央研究院 漢籍電子文獻 臺灣文獻叢刊資料庫第58項次(「割臺三記」之讓臺記部分) 及第60項次(瀛海偕亡記)、連橫(1878-1936)之《台灣通史》 卷四 獨立紀(可參考維基文庫),而由日本參謀本部所編纂並於明治40(1907)年出版的《明治廿七八年日清戰史》(此書包含甲午戰爭及乙未戰爭,共有5冊分為8卷,其中的第七卷為乙未戰爭部份),許佩賢曾取部份內容譯為《攻台戰紀-日清戰史.台灣篇》
-------------------------------------------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1847-1895)曾留學普魯士學習軍事,歷任旅、師團長,明治28年(1895)1895年1月轉任近衛師團長,在馬關條約後率日軍攻佔臺灣,5月29日在鹽寮登陸,由北往南,至10月21日攻破臺南府城,宣佈「全臺底定」,28日病逝。位於圓山的臺灣神社就是祭祀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其曾經到過的地點,稱為「御遺跡地」,並立碑紀念、或保存原建築物及相關文物。
牛埔山位於新竹市香山區東北方,以前是臺南府城守營莊田界,稱為隆恩息莊,近山一片平岡,豐草茂密,為居民放牧之地,因此稱之為牛埔。
臺灣記憶 Taiwan Memory--國家圖書館 - http://goo.gl/Hax3jF
-------------------
成德高中111年老黑松 新竹市府接手列管維護
大成報 09-18 16:44
【大成報記者黃富釧/新竹報導】1903年日本北白川宮成久王為紀念其父親能久親王在新竹市牛埔山(現址為成德高中)種植的黑松樹,近來因樹幹傾斜並出現枝幹有中空的現象,市府緊急以廢棄電桿支撐維護老松樹安全,今(18)日上午市長許明財特別前往探視這棵具有歷史紀念價值的老松樹。

許市長表示,位於成德高中校園內的老黑松樹,高大雄偉,綠蔭參天,是新竹市重要的黑松樹之一,111年來陪伴新竹人成長,非常具有保存與紀念價值,希望市府產發處與成德高中師生共同照顧這棵老松樹,也指示市府產發處加強維護老樹的安全,早日修補枝幹中空的情形,希望在填補樹洞後,老黑松能長長久久存活下去。

許市長也特別拿起鏟子,為去年在一旁與能久親王玄孫竹田恆泰共同合植的小棵黑松鬆土,希望能持續一代接一代,延續松樹堅韌剛毅的精神,除了要努力把老樹照顧好,也要讓新樹日漸茁壯,庇佑新竹市後代子孫。
市府產發處指出,1903(明治36年) 日本北白川宮成久王在新竹市牛埔山種植了2棵黑松樹,因此牛埔山又稱為松嶺,也是新竹市崧嶺路名的由來;大正年間,很多黑松在新竹公園等處開始種植,因此新竹市也把樹型優美的黑松當做市樹。近日接獲成德高中表示老黑松經年累月在新竹九降風的吹拂下,傾斜狀況嚴重達60度,市府緊急商請電信警察隊熱情贊助廢棄電桿支撐傾斜的樹幹,讓老樹獲得照顧,並予將以列管。

日治初期1895年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領臺灣屯駐軍近衛師團駐紮在新竹舍營所,初至夜宿潛園爽吟閣,後移師牛埔山(松嶺)露營地停留6天。後因能久親王去世,新竹支廳長松村雄之乃於1896年就在牛埔山上建立了一座「御露營紀念碑」。其後1903年,能久親王妃與其子「成久王」到牛埔山祭拜並於紀念碑旁種植兩棵松樹,乃至於到大正12年4月19日,日本昭和皇太子以攝政身份來台時,亦特派侍從土屋正直到新竹神社祭拜能久親王。

成德高中在老松樹一旁設有古蹟保護區,包含相關紀念1895年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新竹州征討事蹟及御遺跡地簡史、校園內黑松樹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紀念碑的老照片,並保留著於1942年(昭和17)石刻的紀念詩碑。
------------

2014-10-16_201027  

cca-1-20001-rb-tw-q14-n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記念詩碑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記念詩碑
碑碣原文

追擊奏功休我兵,
貪眠山阪待天明,
日中炎熱事如夢,
月下露營萬感長。
碑碣說明

依據吉野利喜馬「征臺之殿下」記載,北白川駐營夜宿時曾經吟詠一詩:「追擊奏功休我兵,典肱山阪待天明;日中炎熱全消盡,月下露營千感生。」 本件詩碑刻於前揭碑記背面,應係贊頌北白川征臺事功之餘,銘刻其詩,用以紀念「殿下露營御遺蹟」。細讀其詩:「追擊奏功休我兵,貪眠山阪待天明;日中炎勢事如夢,月下露營萬感長」,竟與前揭書所載詩文有所出入,值得進一步考證。 碑存原地,駐營情形無法追憶;今建成德國中,立於校門,視野良好,新竹市區即在山下。不知當年北白川是否如此,有感而發,賦詩一首?
-------------------------------------------------
征台戰爭過去了,北白川宮也過去了。明治二十九年(1896年)3月8日新竹支廳長松村雄之進就在牛埔山上建立了一座“御露營記念碑”,紀念碑正面刻了他親撰的《故近衛師團長陸軍大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殿下露營御遺蹟》,末句“下馬而顧望,必見江山之蒼涼”,“蒼涼”一作“墓涼”,由於碑已不存,無法考查,但新竹客家學者黃榮洛以這句為主要證據,認為這裡是北白川宮“終焉之地”,也算是大膽的假設。松村雄之進是明治時期第一位新竹首長,早在北白川宮來新竹前,就已上任,直到次年6月11日到調到斗六出任雲林支廳長,他見證了北白川宮在新竹的歷史,所以立碑以為紀念。

根據黃榮洛的資料,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到昭和二年(1927年)間,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妃與長男成久親王夫婦等多次到牛埔山祭拜並於紀念碑旁種植兩棵松樹,大正十二年(1923年)4月19日,昭和太子來台,特派侍從土屋正直到新竹神社祭拜能久親王。這些資料是可以看出北白川宮家人對他的懷念,以及日本政府對他征台事蹟的重視,但還是缺乏黃榮洛最需要的“親王中彈”資訊。能久親王妃來台主要參加當年10月24日舉行台灣神社落成大典。此山原名客雅山,是牛埔山的一部分,由於明治三十六年(1903年)成久親王植松,才有“松嶺”之名。
-------
文史工作者黃榮洛先生斷定能久親王是於新竹牛埔山中彈身亡的。

黃榮洛認為,當時的樺山總督為了隱瞞北白川之死,決定以北白川的弟弟伏見宮做為替身,繼續南下,伏見宮到了彰化,差一點被八卦山的砲彈炸死,到了虎尾又受到義軍猛烈攻擊險被義軍殺死,在駐軍嘉義時,一次出勤終遭嘉義義軍刺客用長柄採檳榔鐮刀勾頸而落馬受傷,被擔架抬在台南。

黃榮洛推測,日軍當時的考量是身為親王的北白川被殺,伏見宮被刺重傷,如果實情洩露,日軍是顏面盡失,為了保密起見,才命受傷的伏見宮 繼續以北白川的身份由台南用擔架抬至安平港上船,讓台南的民眾目擊北白川重病回國,籍以掩飾真相。

明治二十九年,當時的新竹支廳長松村雄之在牛埔山上建立了「御露營紀念碑」,紀念碑正面刻了「故近衛師團長陸軍大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殿下露營御遺蹟」長文。和別處的紀念碑不同,除了列上全銜外,背面有碑文很長,最後一句是「下馬而顧望,必見江山之蒼涼」,黃榮洛認為這種紀念碑造型就如同墓地一般。

其後,明治三十四年到昭和二年之間,包括久能親王妃與長男「成久王」等人多次到牛埔山祭拜並於紀念碑旁種植兩棵松樹,乃至於到大正12年四月十九日,日本昭和皇太子以攝政身份來台時,亦特派侍從土屋正直到新竹神社祭拜能久親王。
(黃榮洛,陳權欣文)
(編著:昭和皇太子應稱作「皇太子裕仁親王」較明確)
-------
神社是日本國家神道教的信仰中心,主要有祭拜皇家祖神天照大神、天皇及皇族、以及守護國土的國魂神,是天皇神化的象徵。明治維新以後,還有鞏固天皇領導核心及推動軍國主義等意義在焉。
----------------------
由於松嶺山是北白川宮御遺跡地,建造神社,別具意義。新竹神社的興建,是在大正四年(1915年)三村三平擔任新竹廳長提出來的,不久他就調任台中廳長,接任的廳長高山仰就成立了“新竹神社造營事務局”,由總督府技師森山松之助及其助手八阪志賀助、手島誠吾等設計建造。大正六年(1917年)動工,次年落成。有中門、拜殿、社務所、手水舍、鳥居等,頗具規模,大正九年(1920年)列為縣社。這就是一般所謂“第一代神社”。
大正九年(1920年)新竹市區改正,潛園遭到拆除的命運,惟有爽吟閣,正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新竹舍營所”,是御遺跡地,神社新落成,就把它遷移到新竹神社旁,以資紀念。
根據資料說,昭和十一年(1936年)日本政府為了加強皇民化運動,擴大了神社的規模,明治十三年(1938年)開始興建所謂“第二代神社”,明治十五年(1940年)落成。據說設計者新竹州內務部土木課建築技師手島誠吾,特地回到日本,蒐集本州與九州共65座重要神社的資料,在神社局技師角南隆及總督府營繕課課長井手薰指導下,設計出有風城特色的新竹神社,採用前所未有的神門及迴廊等特殊設計來阻擋北風,並將社殿及附屬設施用不同形式的廊道連接在一起,以避免舉行祭典時受到風雨的影響。有人說,這是神社本土化的開始,並影響到臺灣其它神社建築。
除了這些特殊設計外,其它神社的構件,如本殿、祝詞舍、神饌所、神樂殿、休憩所、齋館,還有參拜道、東司等附屬設施,一應俱全。所以,昭和十七年(1942年)社格再升為“國幣小社”。
新竹神社的社格和台中神社相同,僅次於台灣神社的“國幣大社”,以及台南神社的“官幣中社”。可惜二戰前後,這些社格較高的神社逐漸從台灣人的眼前消失。新竹神社的命運,一直處於風雨飄搖的情況裡。戰後,警備總部新竹警備分區進駐,1991年警備分區才遷出,1992年又成了“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大陸地區人民新竹處理中心”,俗稱靖廬,目前仍在使用中。
進駐單位並不疼惜這些建築物,任意加以拆除,幸好,有人“廢物利用”,將具有宗教象徵物搬到新竹青草湖名勝靈隱寺,目前寺前還保存了完整的大石燈籠1對,小石燈籠23座,此外還有許多殘缺不全的石燈籠,被當作桌椅使用。這些石燈籠的奉獻團體,有新竹州產業組合、新竹高等女學校校友會同窗會、新竹州農會、新竹州教育會、新埔支廳下、樹杞林區有志、芎林區內有志、橫山沙坑有志等,也有個人奉獻的,如鄭肇基、林清文,以及私人合捐的,如張鏡滿、陳石祥、詹文光、陳壽生、楊成永、黃廷編、蔡緝光、蔡金達、蔡鐘清、蔡德全、潘成、潘炳、潘錦等。奉獻年代,有大正七年10月、大正八年4月、昭和七年10月30日、昭和八年12月16日、昭和十年、昭和十五年10月等6種,可見它們跨了兩代神社。另外還有一座昭和十五年(1940年)日曆紀元二千六百年新竹州下學校職員兒童生徒一同捐獻的洗手台。一對狛犬則被移到新竹市議會門口,作為為民喉舌的象徵物。
當時也找到山頂上的成德中學,遍尋日治時期遺留下來的古蹟,毫無所獲,傳說中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露營記念碑”也還沒物歸原位,甚至還沒找到
--------------------------------------------
(市定古蹟)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文化部藝文部落格-二魚訪古錄 - http://goo.gl/Qdh4Nv

-------------------------------------------------------------

新竹神社遺跡
新竹神社地點在新竹市松嶺路122號

現址為大陸人民處理中心(靖廬)未開放參觀

新竹神社落成於1918年

台灣結束日治時期後,新竹神社所在地由警備總部新竹警備分區進駐

1991年新竹警備分區移出,

1992年此地成立大陸人民處理中心,原神社的神樂殿也成為新竹靖廬的行政中心

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於2001年由新竹市政府公告為市定古蹟

[編輯] 沿革年表

1917年9月 選擇於松嶺山半山腰處,日本皇族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曾紮營露宿之地興建第一代神社,開始整平建地

1917年12月23日 舉行「地鎮祭」動工興建

1918年12月24日 舉行「新殿祭」、「神內祭」,落成 938年6月4日 神社改建,舉行本殿動土開工

1918年 將西門街林占梅名園潛園中的爽吟閣移築到神社境內

1920年3月4日 日本臺灣總督府公告指定為縣社

1938年6月4日神社改建,舉行本殿動土開工

1940年 第二代神社工事完成

1942年11月27日 列格「國幣小社」

1945年 二戰結束,日人撤離台灣,廢社

2001年6月 新竹市長蔡仁堅公告為市定古蹟1945年廢社之後部分一物移至新竹青草湖靈隱寺

資料取自維基百科全書

廢社之後,部分遺物保存至新竹青草湖靈隱寺

青草湖「鳳凰橋」建於民國四十二年

早年的電影「難忘鳳凰橋」在此拍攝...

羊蹄甲與木棉花

相互爭艷 同時綻放

靈隱寺於大正十三年由鄭保真所建造,原本為日本神社,

早年因為祭祀孔明,故又稱孔明廟,

民國十三年由寶真法師及地方士紳共同興建,當時定名為感化堂,

民國十六年再度興建,改名為靈隱寺

新竹神社的石燈籠保存在靈隱寺

新竹神社石燈籠的底座

神石(據說是寶山挖掘出來的古代鯨魚或動物化石)

新竹神社的洗手缽,放置於靈隱寺大殿前右側

刻有「紀元二千六百年」,由新竹州各級學校職員兒童生徒共同奉獻

(註:日本皇紀-660年=西元紀元,皇紀2600年為西元1940年,即昭和15年)

神石(據說是寶山挖掘出來的古代鯨魚或動物化石)

新竹高等女學校校友會同窓會

樹杞林(竹東)區內有志

新埔支 下

新竹高等女學校校友會同窓會

新竹市議會前的這對石獅子正是以前新竹神社的狛犬

不過雖說是神社的狛犬,但在這兩隻身上卻找不出絲毫屬於東洋狛犬的特徵

因為它們是道道地地的閩南石獅子

話說一百多年前,新竹的望族「林占梅」特別從大陸請名師來台,用上等石材雕刻一對石獅子

打算放在林家祖祠前。不過後來不知什麼原因,獅子雖已造好,但祖祠卻還沒修完

所以獅子先安置在當時剛完工不久的試院前面

但沒隔幾年就改朝換代,日本時代來臨,林家的祖祠被徵收成為地方法院,

所以這對原先打算放在祖祠前的獅子也無家可歸了,就一直擺在試院。

然而好景不常,沒多久即碰上市區改正,試院被剷掉成了大馬路,獅子就移到武營封存去了。

待武德殿蓋好之後,才又搬出來放在武德殿前。

新竹神社完工時,當時的新竹州知事古木章光不知出自於什麼樣的想法

(可能為省錢,也可能他認為這對精美石獅若擺在神社前真的很有FU),

用自己的名義把這對放在武德殿前的石獅子奉獻給神社,安在神社鳥居前面。

換言之,此時它們的身分就轉變為神社的狛犬了。

戰後,民國三十七年,獅子從新竹神社遷移到中山堂。

民國五十二年再遷到現在的市議會前擺放,公開的說法是為了保存歷史性的藝術品免於湮廢,

不過相傳是為了用這對獅子來辟邪鎮煞,改改議會的諸事不順。

這對石獅所歷經之顛沛流離,與台灣其他地方神社狛犬相較,

大概無「犬」能出其右,它們以後應該不會再搬家了吧。

引用自http://barefooter.pixnet.net/blog/post/16029080

大正5(1916)年時,於新竹市枕頭山麓一帶創設了新竹公園,

昭和11(1936)年並於公園內設立兒童遊園地,

兒童遊園地內建有小型動物園(即今新竹市立動物園之前身),

原本只是附屬於新竹公園兒童遊園地的小型動物園,

由於1961年新竹市兒童樂園遷地興建,陸續擴大成為今日的新竹市立動物園,

而根據新竹市政府於2003年出版的《市定古蹟新竹神社調查研究暨修復計劃》記載,

新竹市立動物園內的石燈籠(含殘件)是戰後從新竹神社移到新竹市立動物園內的。

神社是神道的信仰中心,日本人的精神圖騰。

神社雖起源甚早,但該宗教建築的真正深殖民心與發揚,應該是19世紀中的明治維新之後。

神社主要祭祀對象一方面為主神——「天照大神」(太陽女神),

一方面也崇仰自然萬物及各種神靈,具代表性者為全日本現今將近十萬座掌管財富與農作物的稻荷神社。

日本最重要的神社包括供奉天照大神的伊勢神宮,最古老的神社的出雲大社,世界文化遺產的嚴島神社,

供奉明治天皇的明治神宮,供奉德川家康的日光東照宮與近年頗引起爭議的靖國神社。

日本人在每年的新年亦會到神社參拜,透過捐獻、祈求和求籤等途徑希望在新的一年吉祥。

除此之外,在重要的時刻,如相親、考試、懷孕等,日本人亦會到神社購買相對的守護符以求平安。

而在不同的節日,如夏祭,人們亦會神社舉行祭禮。

早年神社建立有一定的幽靜環境、資格、規模與場地大小限制(例如場地要5000坪 以上、本殿5坪 、拜殿20坪 左右),現今已較無規束。

除少數神社外,現今多數日本神社由宗教法人神社本廳監督管理,平日祭祀則由各駐社的宮司處置打理。神社的鳥居建材中需要又粗又大且樹齡千年以上的紅檜,很多都是來自台灣日治時期,

由阿里山森林鐵路運下山來,再以輪船運回日本,其餘的木材還可蓋日本木屋。
新竹神社遺跡 @ 邁阿密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nwTFi3

文字取自維基百科全書
---------------------------------------------
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
1651竹塹訪古
新竹曾為北台灣的政經文化教育中心。雍正九年(1731年)新置的淡水廳,在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廳治進駐竹塹以後,直到光緒元年(1875年) 以頭重溪為界,淡新分治,北台才有另一個政治中心。

明治二十八年(1895年)5月29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近衛師團從澳底登陸,6月3日攻佔基隆獅球嶺砲台 ,11日進入台北城,當晚就派出第二聯隊第四中隊,由佐佐木元綱中尉率領,沿鐵路南下偵察。在此同時,來不及增援台北而暫駐新竹的各路義軍,如棟軍防軍營傅德升、棟右營謝天德、苗栗頭份塾師徐驤、原丘逢甲義軍誠字正前營邱國霖、苗栗生員吳鎮洸、前台灣鎮總兵吳光亮一營及提督首茂林、傅宏禧二營,會師於十八尖山 ,共推與丘逢甲有遠親關係,曾獲唐景崧頒給“台灣府義軍統領關防”的苗栗銅鑼灣生員吳湯興為統領,旗號“新苗軍”。14日新苗軍伏擊了大湖口車站駐紥的日本先頭部隊,下了馬威。

6月17日台灣總督樺山資紀在台灣布政使司衙門 舉行“始政式”,19日近衛師團命第二聯隊長阪井重季大佐為支隊長,進攻新竹。雖然在楊梅壢、大湖口都遭遇伏擊,22日阪井重季依舊率部進入新竹縣城,支隊本部設於西門內,步兵分屯武營頭及後布埔演武場,騎兵駐於南門,炮兵布於北門外侖仔庄,機關炮隊置於南門義倉。新竹知縣王國瑞及提督首茂林二營先一步棄城內渡。

原社務所,現為靖廬行政中心。
山面懸魚很有特色。
左邊就是神樂殿。
社務所內部廊道與齋館相連。
新竹失守,台灣知府黎景嵩召募“新楚軍”,以副將楊載雲為統領。自領一營外,還有陳澄波、棟軍傅德升、鄭以金等,共四營。而新苗義軍已發展為六營,除衛中隊營隨身差遣外,徐驤營守北埔,邱國霖營守尖筆山,張兆麟營守三環水流東,陳超亮營守深井,黃景岳營守苗栗。

25日義軍在城外伏擊日軍,揭開新竹攻防戰序幕。7月9日吳湯興分三路進攻新竹城,自攻南門,傅德星攻東門,陳澄波攻西門,並在虎頭山 砲轟縣城,日軍增援,義軍不敵,向十八尖山 潰去,北埔義勇軍首領姜紹祖被捕自盡。25日深夜,義勇軍第三次反攻新竹,台灣知府黎景崧阻止劉永福黑旗軍北上,在無友軍增援情況下,傷亡慘重,不得已退出新竹。

就在新竹失守之後,義軍也開始發動狙擊戰,6月23日日方中壢兵站部被襲,25日騎兵行經頭亭溪,也遭攻擊。為保持後路的暢通,28日,步兵第一旅團長川村景明少將命第一聯隊第一大隊長三木一少佐向安平鎮的胡嘉猷進攻。7月13日日軍也在隆恩埔、分水崙等地,遭到蘇力、蘇俊、林久遠、陳小埤為主的三角湧民勇以及江國輝的大嵙崁義軍的狙擊,日軍憤而在占領區實施“無差別掃蕩”。先期清剿台北至大嵙崁和中壢的義軍;後期,驅除和追擊大嵙崁至新竹間鐵路線右側的義軍,並向新竹以南進兵。

7月29日北白川能久親王戎裝白馬,率近衛師團司令部出台北北門,松原晙三郎少佐率步兵第二聯隊第二大隊護從,向南進攻。同時,第四聯隊長內藤正明大佐率右側隊,從海山口出發,7月31日第二旅團長山根信成少將率左側隊,從大嵙崁出發。8月2日山根支隊從龍潭陂、銅鑼寨,進攻新埔,3日內藤支隊、松原支隊隨師團司令部從大湖口進入新竹。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從東門進城,行館設在潛園爽吟閣。
神樂殿在社務所的左邊。
神樂殿內部已改為會議廳。
神樂殿折上格天井。
頭份筆尖山是吳湯興的大本營,除新苗軍六營外,當時新楚軍也編為七營,陳澄波仁字營、廖清軒楚軍左營、蔣為先勁勇前營、楊孝思勁勇炮隊營、梁鵬翊勁勇衛隊營、梁國楨勁勇副前營和鄭以金棟字營,還有新竹西門外虎頭山 和南門外雞卵面山,也都駐有前哨,總兵力達5000。

8月8日近衛師團分三路出新竹,在淡水來的巡洋艦吉野丸、秋津洲丸以艦炮助攻下,山根信成少將率右翼隊,沿海岸前進,進攻虎頭山 ,追擊至香山以東高地;內藤正明大佐率左翼隊,沿山路前進,進攻雞卵面山,追擊至尖筆山前,砲擊山腰之大埔;川村景明少將率預備隊,在兩翼間前進,進攻枕頭山 ,與內藤支隊會師。次日凌晨發動總攻擊時,義軍早已撒離。

10日向新楚軍大本營所在的頭份街發動攻擊,新任總領利瓦伊義臨陣逃脫,甫撤統領之職的楊載雲猶力戰,為叛卒狙擊身亡。

從靖廬外面就可以看到齋館。
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 @ 二魚的古蹟歷史建築之旅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http://goo.gl/8K6QNR

1dFKgc_o5GZo1OOSL09G_w2SuByX02RPKHiqsZ4aj4fQ7olGOOnc50gaddNJnSJp1A8mmRdrxxBb2IDfRSEymtAA8vEjQQjfhbxh4uiWZDIgUw1028723108_o1028723256_o1028723263_o1028723267_o1028723273_o1028723275_o1028723279_o1028723288_oB2O5MFNSmeM3_o.KLnKf9gCKflaHd9ehdCd6IKQRTOKALLyYFcglPvcjfWv.RTVLKwCKflaHd9ehdCd6IKQRTOKAS_5d_3Jtcppxevyp28DxqAshpZnnhfQIE7.E6rZqF.kgv3w5P7ZOkKI9zlmOlS.eFwy2ljd70dalkkvRee_VthuQ  

y2ljd70dalkkvRee_VthuQz5fgsSuC6DpoARdHTrydmgZkCzwdgRtFMs3cjwCYUe.w   

---------------------------------------------------------

DSC01321DSC01322+DSC01323+DSC01338+  

---------------------------------------------------------------

桃園神社

------------

歷經警總、警政署...古蹟新竹神社盼明年靖廬搬遷後活化
www.thenewslens.com查看原始檔

俗稱「靖廬」的新竹收容所,專門收容偷渡客與外籍移工,而靖廬裡有一座日本神社,由於收容所的關係鮮少被一般民眾所見,近來移民署表示最快明年六月靖廬將搬遷,新竹神社古蹟有可能提早讓大眾一窺其神秘面紗。

聯合報導,立委柯建銘近來邀移民署長莫天虎與市長林智堅、議長謝文進等人現勘,移民署同意最快明年6月搬遷至高雄,讓市府展開古蹟救援、活化行動。

中時報導,移民署長莫天虎指出,搬遷高雄事宜原定明年底完成,但在柯建銘及在地人士積極關切下,署方擬將時程提前至明年中,不過高雄收容所新址工程接連在5月、7月流標,10月開標關係到整體時效性,署方緊盯。

新竹神社的興建是配合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制定的宗教政策,也為了紀念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新竹州的征戰事蹟,第一代神社建於1919年,今存為第二代,1940興建。

好房網報導,學者考據,新竹神社裡有台灣目前所見最大日式社務所,與州廳的位置位於城市兩端遙望,顯現日治時期「祭政一致」觀念。 國民政府時期後警備總部所屬大隊進駐,1992年警政署接管,禁止民眾任意出入。文史工作者張德南說,國民政府遷台後,宣揚日本國威意象的建築多遭搗毀,新竹神社因建築物可當辦公地點,才保存下來。

1994年3月更於此處設大陸人民收容所 — 靖廬,民眾更無法接近。新竹市於2001年5月將神社指定為市定古蹟,多年來爭取內政部補助修葺經費、建議中央遷移靖廬,但無疾而終,竹科台積電、聯電都有意協助修建,奈因靖廬不遷,民間熱力也消散。

中時報導,文化局長廖志堅指出,神社遺跡建築被列為市定古蹟後,其木製主體已經逐漸出現遭白蟻蛀蝕的問題,市府針對性的調查研究及修復再利用的計畫已經完成,但還欠缺經費。

市府還為此曾向文資局申請編列預算修復,但礙於靖廬現由內政部管理而卡關,轉向內政部自行撥預算,收容所於2007、2008年編2000萬整修,但遭內政部自砍,目前僅靠台積電捐200萬施作防雨防震工程,並以鋼架支撐主體。

廖志堅說,靖廬順利搬遷後,留下將近5公頃土地屬公園用地,地主新竹縣政府不得轉賣,市府擬將以公有財產有償與無償劃分原則,爭取移撥該筆土地,若順利完成,屆時將召集學者專家討論神社修復及活化計畫。

自由報導,市長林智堅表示,靖廬經市府列為公園用地,搬遷後空出來的土地對西區發展相當關鍵,若明年順利搬遷,將有利市府啟動用地計畫,對神社古蹟進行修復、活化,做為歷史文物、觀光據點。

林智堅認為,靖廬土地產權屬新竹縣政府,但管轄範圍都在新竹市,他呼籲縣市能成立治理平台,市府將以公有財產有償與無償劃分原則,爭取土地移撥,盼中央、地方共同努力。

----------------------------------------------------

客家貢獻獎黃榮洛病重 家人擬轉讓收藏奇石籌養護費
2016-08-17 16:00 自由時報
〔記者蔡孟尚/竹縣報導〕在2008年獲頒客家貢獻獎的新竹縣文史工作者黃榮洛,今年4月間因病重住進護理之家,家人為了籌措養護費用,這幾天決定把出售他先前收藏的奇石、文物,希望能轉讓給有緣人,讓黃老先生的用心收藏能夠流傳下去。

同樣是文史工作者的古少騏獲悉這個訊息後,協助家屬把這些奇石和文物拍照後上傳臉書,相簿網址

,有意賞玩洽購者,可電洽:0931-332348黃先生。

家屬說,黃榮洛在去年時身體就已經不太好,記憶也嚴重退化,今年4月起因為需要專業照顧住進桃園市龍潭區的養護之家,家人也要搬過去附近以利就近探視照顧,所以搬家前想整理一下這些文物、奇石,其中部分文物已經決定要給官方文史機構,奇石的部分因為難以搬遷,就希望能夠轉讓給有緣人。

新竹縣文史工作者黃榮洛病重住進護理之家,家屬擬轉讓他收藏的奇石來籌措養護費用。(擷取自古少騏臉書)

新竹縣文史工作者黃榮洛病重住進護理之家,家屬擬轉讓他收藏的奇石來籌措養護費用。(擷取自古少騏臉書)

新竹縣文史工作者黃榮洛有《渡台悲歌:台灣的開拓與抗爭史話》等著作,在2008年獲頒客家貢獻獎。(資料照,記者蔡孟尚攝)


日治遺跡遭破壞 損及公物恐涉刑法

2017-05-16

非文資身分遺跡 文史學者促納管

〔記者張凱翔/台北報導〕仇日情結再現?繼八田與一雕像遭統派人士斷頭後,北投文史學者發現,多處日治時期留下的遺跡都遭不明人士破壞,包括三年前爆紅的「台灣幸福石」、弘法大師碑與芝山岩的「故教育者紀念碑」等,都被以鈍器鑿擊或噴漆塗鴉。但因上述文物皆無文資身分,北市文化局表示無法可罰;文史學者痛批,文化局應主動出擊納管文資,民間已緊急蒐集相關資料準備提出文資申請案,盼能保護尚未被破壞的文資遺跡。

  • 位於芝山岩的「故教育者紀念碑」遭人噴漆。(蕭文杰提供)

    位於芝山岩的「故教育者紀念碑」遭人噴漆。(蕭文杰提供)

  • 「弘法大師碑」遭人用鈍器鑿打,最後幾行字跡已經模糊泛白。(陳柏翰提供)

    「弘法大師碑」遭人用鈍器鑿打,最後幾行字跡已經模糊泛白。(陳柏翰提供)

  • 「台灣幸福石」出現由人為鑿刻所造成的缺角痕跡。(蕭文杰提供)

    「台灣幸福石」出現由人為鑿刻所造成的缺角痕跡。(蕭文杰提供)

文史學者於二○一四年在北投丹鳳山發現刻有「台灣啊,要永遠幸福」(「台湾よ、永に幸なれ」)的「台灣幸福石」,上週有登山客發現,台灣幸福石和數年前平整的樣貌差異甚大,疑似被人用鈍器鑿擊,同樣位於丹鳳山的弘法大師碑字體也被磨白,懷疑有人刻意破壞。

另,位於士林區芝山岩的「故教育者紀念碑」也遭人噴上紅漆打叉。一八九六年發生「芝山岩事件」,抗日民眾殺死六名日本教師後,日本總督府先設置「學務官僚遭難碑」,後來又立「故教育者紀念碑」,紀念在台任教的日本教師。

文史學者蕭文杰表示,北投在地人約十多年前有提報弘法大師碑和台灣幸福石為文資,但最後不了了之,在發現破壞行為後已緊急起草提報文件,籲文化局應主動出擊;蕭還說,弘法大師碑是真言宗的分靈,日本高野山本尊已是聯合國世界遺產,盼台灣文資也獲同樣重視。當年提報文資的前林泉里長張聿文表示,在馬英九市府時期有提過一次文資申請,當時文資委員認為這些石碑沒有文資價值,想不到日後會遭人破壞。

公園處管轄 破壞故教育者紀念碑可罰

文化局表示,上述遭破壞的石碑目前都沒有文資身分,因此破壞者就算被逮也無法可罰,會進行文資會勘,確認文資價值後再決定是否要給予文資身分列管保護。不過,芝山岩「故教育者紀念碑」屬北市公園處管轄,公園處表示,破壞公物行為已違反刑法,可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呼籲別為了表達政治主張就破壞公物、浪費社會資源。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