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牛精神」水牛伯沒架子髒兮兮挖水溝 網友感動淚推/「雖敗猶榮」「台灣不需要政客,只需要做事的人」的游錫堃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黃牛/水牛皮厚、汗腺極不發達,熱時需要浸水散熱,所以得名水牛/臺灣牛較可靠的證據是由荷蘭人輸入,在那之前臺灣恐無牛水牛?(1697)郁永河-竹塹(新竹)、 南崁一帶的山區,野牛非常多,經常成千上百隻整群出沒。原住民有辦法捕捉野牛,加以馴養,用來拉牛車。牛車的來源大半是這樣取得的。民間運送貨物及交通工具都以牛車為主。家家戶戶都養牛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貓羅溪「非洲大遷徙」牠頭頂「愛心」印記走秀爆紅吸睛
貓羅溪百頭牛群中,有1頭雄性黃牛的頭頂一撮白色印記,呈現完整的心形,成為遊客追逐的焦點,一舉一動宛如走秀,儼然成為另類的秀場。(陳姓民眾提供)
貓羅溪「非洲大遷徙」牠頭頂「愛心」印記走秀爆紅吸睛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nOH1sU
2021/05/03 09:37
〔記者湯世名/彰化報導〕彰化縣與台中市交界的貓羅溪,因有上百頭水牛、黃牛奔跑與渡河,號稱非洲草原動物大遷徙,吸引大批攝影愛好者前往取景,百頭牛群中,有1頭雄性黃牛的頭頂一撮白色印記,竟然呈現完整的心形,成為遊客追逐的焦點,每逢假日大批牛群放風渡河,這頭黃牛也必定被遊客搶拍,一舉一動宛如走秀,儼然成為另類的秀場。
彰化縣芬園鄉、彰化市與台中市交界處的烏溪河畔百頭水牛、黃牛集體渡溪,假日吸引大批攝手攜帶「大砲」擠滿便橋,捕捉群牛渡溪美景。牛群渡溪的河段位於三不管地域,牛群時多時少,經常在數十頭到上百頭之間,由於烏溪灘地廣闊,綠意盎然,適合牛群放牧,長年來形成一股壯麗的自然景觀,遊客暱稱為「非洲草原動物大遷徙」,畫面被PO上網意外爆紅。
不論是牛群奔馳、渡溪,或小牛緊跟著大牛覓食、泡水消暑,都吸引遊客目光,其中1頭雄性黃牛更是吸睛,牠的額頭處有一整塊心形的白毛,面積大又顯著,每每出現在遊客面前時都引起驚呼,快門聲不斷。
陳姓「攝手」說,起初他們都以為這頭黃牛的心形圖案是「畫」出來的,後來仔細一瞧,竟然是自然呈現,位置正好就位於額頭正中央,且是一個完整的心形,相當罕見珍貴。絕大部分遊客都是衝著這頭「愛心牛」而來,飼主也相當體貼的,都會讓這頭愛心牛出來「見客」,這頭「愛心牛」也彷彿知道自己成為焦點,不時徘徊覓食,舉手投足都像個大明星般,儼然成為另類的秀場。
他也呼籲,遊客來拍照時,一旦太過靠近牛群,牛隻有可能會視為威脅,因而作勢攻擊,因此避免過於靠近以免發生危險。
貓羅溪「非洲大遷徙」牠頭頂「愛心」印記走秀爆紅吸睛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nOH1sU

2021-05-03_1118272021-05-03_1118492021-05-03_1118432021-05-03_111837

以後看不到了!中彰非洲草原群牛渡河壯觀景象成絕響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台灣版的非洲草原動物大遷徙
地點:台中市烏日區慶光路59-1號
(彰化縣芬園鄉貓羅溪畔、台中烏日堤防)
時間:建議下午3點抵達(牛群時間不固定)
備註:現場沒有化妝室、注意防曬和蚊蟲,請不要隨意跨越堤防穿越河川接近牛群,以免發生危險,回程是重頭戲,建議停留時間可以久一點
2021/01/21 13:49
〔記者湯世名/彰化報導〕以後看不到了!彰化與台中交界處的貓羅溪畔因為有兩百多頭水牛、黃牛在草原奔跑與渡河,號稱非洲草原動物大遷徙,吸引大批攝影愛好者前往取景,不料因人群實在太多,影響當地車輛出入不便,台中市政府與第三河川局接獲居民檢舉,要求飼主在3月底前把群牛賣掉,禁止再放養,因此最近大批牛群大遷徙景象已成絕響。
彰化縣芬園鄉、彰化市與台中市交界處的烏溪河畔百頭水牛集體渡溪消息傳出,假日吸引大批攝手攜帶「大砲」擠滿便橋,捕捉群牛渡溪美景,卻也意外掀起交通危機,便橋上經常出現砂石車與攝手們爭道,險象環生。
牛群渡溪的河段位於三不管地域,範圍包括彰化市、芬園鄉及台中市烏日區溪尾里,牛群時多時少,經常在數十頭到上百頭之間,由於烏溪灘地廣闊,綠意盎然,適合牛群放牧,長年來形成一股壯麗的自然景觀,也吸引許多攝影族群聚集,以「大砲」拍攝水牛群渡溪的壯麗景致。
不過,由於該區堤岸道路平常砂石車往來頻繁,以跨越烏溪的便橋往來兩岸,而非堅固的水泥橋樑,在水牛群渡溪消息傳開後,吸引大批攝手聚集便橋上,朝跨越烏溪的牛群取景,卻也造成交通險象環生,由於便橋寬度不足,不僅砂石車在通過便橋時,群聚在便橋上的攝手族被迫四處避車,車輛與攝手族爭道西當危險,且便橋低矮的護欄,大批攝手族群聚也有潛在危機。
民眾陸續向台中市政府農業處與第三河川局檢舉,相關單位也向飼主輔導禁止放養,並希望飼主能在3月底之前把群牛賣掉,相關單位也會協助飼主販賣牛隻,因此1月19日牛隻最後放牧也成為絕響,這兩天已看不到百牛渡河的壯觀景象。以後看不到了!中彰非洲草原群牛渡河壯觀景象成絕響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uhHDd0

2021-05-03_1126113417943_2_1


彰化芬園貓羅溪、台中烏日堤防旁牛群,台灣版的非洲草原動物大遷徙,台中景點推薦 Nini and Blue 玩樂食記

50647579102_e57c1417dc_b50646741398_8043362deb_b50647487336_ce6b8b5b01_b

彰化芬園貓羅溪、台中烏日堤防旁牛群,台灣版的非洲草原動物大遷徙,台中景點推薦 Nini and Blue 玩樂食記


BB1g667n.img172944114_508244220530272_8452465071316410550_n-1172207887_1404668689878026_2664175886286131274_n-1173179761_796000451010350_8910058562678568742_n-2138720874_228146335614136_8014688679508712105_n-1136819985_756393578338001_4657386146163060184_n-2-scaledBB1g6cav.imgBB1g5Ntn.imgBB1g69GE.img

文/陳心瑋(平等里牛志工)圖/紀淑玲、胡正恆、林俊育、陳心瑋(平等里牛志工)
平等里牛志工/少了水牛的擎天崗大草原,會失去什麼? https://bit.ly/32SJTes
前言:2020年11月起,陸續傳出擎天崗牛隻死亡訊息,截至12月底,擎天崗的40餘頭牛已死亡30頭。台北市動保處認為陽管處於2019年將擎天崗的牛隻以鐵刺網圍在42公頃的擎天崗草原內,限制其活動範圍,造成牛隻無法自由覓食、營養不良而死亡,開罰7.5萬,陽管處則不服,為此提出訴願。
牛隻大量死亡的爭議尚未釐清的同時,陽管處召開的專家會議一面倒指向「牛隻不適合陽明山氣候,應移置」…。 2021年2月,陽管處開始將倖存的牛隻陸續移置,已有4頭牛被載離擎天崗移往花蓮種畜繁殖場。截至2021年4月14日,留在擎天崗僅剩少數6、7頭牛,又已再次圈圍4頭等待運走,官方說法皆是「將牛移至更好的生活環境」。
曾經有著成千上百頭耕牛的擎天崗農牧地景,沒有了牛,沒有了牛對草原的啃食維護,大草原也許即將消逝…。
我們是一群在平等里生活和耕作的農人,過去一個月來聯合了平等里里長、平等里農耕者、社區居民、大學教授等人,參與了草山牛救援和相關安置工作。 在這段時間內,我們為了給流落到平等里的六隻牛一個健康的生活環境,拜訪了其他致力推廣台灣耕牛文化的團體,向他們請教養牛需注意的事項,志工夥伴們出錢出力,盡我們的能力幫牛兒建置良好的餵飼動線以及衛生環境。
如果藉由記錄,可以訴說些什麼,那麼像我們這樣,生活在鄉間的小人物,所觀察的、所想的、所書寫的,或許不同於坐在會議桌前做決定的大人物們,卻記錄了最真實的面貌。
筆者10年前與朋友在小牛埔偶遇自由生活的健壯牛群(圖/林俊育)
擎天崗水牛,見證農耕時代的牧場文化
大多數台北人看牛,可能是擎天崗大草原上悠閒吃草的牛兒。在平等里農耕多年的我,碰到牛的地點,卻有些小小的不同。平等里這幾年著名的賞櫻景點:平菁街43巷,每到櫻花季總是人山人海來賞花,卻鮮少有人知道,43巷的另一頭往上走,延伸到山裡,其實有一條由牛走出來的「牛路」,順著牛的蹄印再往上走,經過了芒草叢,便會走入一個個完全不同的地貌風景:小牛埔。
小牛埔其實是牛放牧吃出來的小草原,也就是擎天崗大草原的縮小版,從前農業未機械化的時代,還仰賴耕牛犁田,大台北地區的農民會在農閒時將牛寄養到農會,在山上的牧場放牧。夏天的擎天崗大草原涼爽宜人,牛兒在草原上避暑十分愜意,而擎天崗到平等里之間的竹篙山區域也是水牛的棲地,牛在寬闊的芒草原中吃出一片片可愛的小草皮。
十多年前,我們就曾在這些小牛埔上偶遇一大群壯碩的野水牛。在山林之間,與野生的牛群直接面對面,中間並未隔著人工的柵欄『保護』,那當下,最直接的感受是:在山野的自由之中,牛與我兩者是平等的生命體,我們各自探測著彼此的意向,無聲的溝通,最終,牛兒慢慢朝著我們走過來,宣示這草原領域的主人是誰,而我們則靜靜地往後退出草原,將小牛埔還給這群牛兒,讓他們不受干擾的繼續覓食。
因為這些經歷,我們知道竹篙山的避風面是擎天崗牛過冬時往南遷徙避寒的地點,這裡是他們的家園,哪裡可以躲風避雨,哪裡有個水坑可以泡泥浴,哪裡有好吃的類地毯草皮可以打牙祭,牛兒都清楚知道
如綠寶石般鑲嵌在山中的小草原與水牛,今後是否還能看到?(圖/林俊育)
刺網圍籬剝奪了牛隻覓食與避寒的自由
2019年,陽管處在擎天崗圍起的刺網圍籬,卻剝奪了他們移動來此處覓食與避寒的自由,少了牛群覓食的小牛埔也明顯越變越小了,假以時日,也許這一塊塊如同綠寶石般美麗的草地終將被強勢的芒草山取代。
以往當水牛南遷時跑過界了,也會更往南進入平等里農民的耕作區域踩踩田、吃吃高麗菜…,可以想見,農民對造成農損的牛兒是頗有怨懟。古時幫助農民耕作,感情深厚的水牛,他們的後代野化變成陽明山上的自由牛,又成了現代農民眼中的搗蛋鬼。擎天崗上的水牛,不但見證了農耕時代的牧場文化,也反映了現今工商社會,人與動物生活空間衝突的矛盾與無奈。
將牛圈圍限制行動的刺網,牛隻開始大量死亡後,才逐漸剪開讓牛隻通行(圖/紀淑玲)
逃難的水牛來到平等里,走入我的生活
今年一月,在牛隻大量死亡之後,陽管處檢討圍籬政策,陸續剪開刺網讓牛隻可以南下竹篙山避寒,幾隻逃過死劫,餓的瘦巴巴的牛兒便出現在平等里。為了保護里民的蔬菜和樹苗,里長先暫時將牛兒繫留,之後又商借了一個肥料間作為臨時的簡易牛棚。
牛兒陸陸續續來到,這個牛棚庇護所竟收容了六隻從擎天崗「逃難」南下的水牛,由有愛心的里長和里民每日照顧餵食,這樣珍貴的畫面,代表在合適的環境方式下,平等里農民與牛也可以和諧互動。
這群牛兒從跟我「相敬如賓」到走入我的生活,便是在志工打掃出來的牛糞不知該堆到哪裡去,來農場找我們協助製作牛糞堆肥而開始的。
鏟出牛糞、加入粗糠,製作堆肥的過程,對身為農民的我們來說並不陌生。然而照顧六隻牛,就跟照顧一片蔬菜田很不一樣了。水牛雖然被繫在牛棚中,但是「動物」會走動,有食物和排泄的需求,需要足夠的空間也需要良好的動線、維持整潔的環境。一隻牛的體型龐大,體重達數百公斤,相當於養一隻狗的10倍工作量!工作中還得留意牛的心情,注意安全!
推薦閱讀
漁業.畜牧
牛的救命疫苗全面開打!18萬劑牛結節疹疫苗抵台,獸醫界總動員協助注射
2021 年 04 月 23 日
我們很快就發現這不是一個輕鬆的工作,我們不只需要協助做堆肥,還需要動員大家一起幫忙照顧這群牛兒,把經歷寒冬瘦巴巴的他們養胖點!
牛的食量也很大,除了愛心人士捐贈的乾牧草外,志工每天還需割取新鮮草料才能餵飽牛兒(圖/紀淑玲)
牛隻真的不適合生活在陽明山?
辛苦照顧兩三週之後,我們開始聽到有些風聲傳出,主管機關要將好不容易熬過刺網傷害,來平等里休養的這幾隻牛移置離開陽明山,而非在氣候回暖後載回擎天崗原本的棲地。
此時媒體的報導也從牛隻的大量死亡順理成章地轉為「陽明山環境不適合水牛生長」。聽到這些消息,我們實在疑惑:日前獸醫來檢查的牛隻,經過了1年的不當圈養,無法在他們原本正常的環境下覓食,身體狀況當然不好,以這樣的前提做出水牛不適合生活在陽明山的結論是否失之偏頗?
圍籬既然已經解除,牛群只要回到長滿芒草的竹篙山,就能得到足夠的食物,待在溫暖的避風山谷,若牛隻真的不適合在擎天崗生活,那我們十年前看到的壯碩水牛群又怎能繁衍族群達2020年的40多隻?更遑論舊農耕時代陽明山牧場曾經放牧寄養達上千頭的水牛!
此外,水牛是目前陽明山區少數的大型草食動物,牛啃食芒草,其實有助於將單一強勢的芒草地景轉換為較為多樣化的草原地景,創造其他小型動物活動的空間,進而增加當地的生態多樣性。若將水牛移置,會對陽明山的生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水牛的去留是否應該經過更審慎的研究評估再做決定?(文未完待續,請繼續閱讀)平等里牛志工/逃難的擎天崗水牛們,該往哪裡走? | 上下游News&Market https://bit.ly/3eDamlR
--------------------------------------
(續前文)今年(2021)1月26日,在未經檢疫的匆促情況下,陽管處將當時擎天崗上僅剩的兩隻母牛(依依和依媽)移置到金山農家。同時也確認了我們在平等里照顧多時的六隻牛將要全數移置到花蓮種畜繁殖場。消息一出,關心擎天崗牛的臉書社團為之嘩然!之前還期待主管機關能召開座談,傾聽民眾意見的希望落空。
當天半夜,有護牛人士潛入牛棚,割斷了六隻牛的繫繩並將他們趕出牛棚,希望他們能自行回到山上的棲地,以免被移置到花蓮。護牛人士的立意良善,卻忘了牛有自由移動的意志。隔天早上我們在上山的牛路上看到了母牛的蹄印,判斷母牛或許是往擎天崗方向移動了,但卻發現有兩隻公牛又返回牛棚吃草,另外還有兩隻公牛,則是透過GPS的定位得知他們還停留在平等里內四處遊盪。
其後的幾天,在幾隻牛兒陸續回到牛棚,而又再次被人放走的情況下,為了避免里內的人牛衝突,我們做了一個決定。2月1日,在文化大學長期研究擎天崗牛的胡教授帶領之下,我們選擇了3隻較為溫和親人的牛,由照顧他們多時,熟悉牛脾氣的志工引導,經由牛路上山,最後陪伴著他們回到竹篙山(胡教授稱之阿爾卑斯計畫)。
牛志工陪伴牛兒爬山回家 (圖/胡正恆)©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牛志工陪伴牛兒爬山回家 (圖/胡正恆)
本該慶祝水牛恢復自由身,又被綁回擎天崗的牛棚
阿爾卑斯計畫引導牛回家的過程是漸進式的,透過觀察母牛的動態,我們發現也許是天氣已經回暖了,牛兒確實有往山上移動的趨勢。於是在擎天崗和平等里之間的山谷選擇了幾個食物充足而且避風的位置將牛繫留幾天適應環境,最後才將綁繩完全移除。經過大家照顧後漸漸長胖的水牛們正式恢復野牛的自由之身,回到他們原本的棲地覓食。
正當我們開心地慶祝牛兒回家時,卻發現,第一波返回擎天崗的母牛(3號牛小綠)不知為何又被繩索綁在擎天崗的牛棚內,兩隻後腳陷在爛泥巴之中,動彈不得。我們也發現擎天崗的牛棚雖然經過陽管處的臨時改善,依然有墊料及草料不足,導致環境泥濘的問題,此時我們終於了解為什麼養牛多年的耆老常常稱讚平等里的牛棚是「五星級」的。
雖然我們沒有養牛的經驗,但是愛牛護牛的夥伴們多方虛心學習,儼然已是半個牧牛人。而對陽管處來說,牛兒無非是定位不明的「待移除」物,畜牧也非國家公園的專長,牛被綁在牛棚內限制自由,動物福利堪憂。
在庇護牛棚鏟屎的平等牛志工(圖/紀淑玲)©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在庇護牛棚鏟屎的平等牛志工(圖/紀淑玲)
擎天崗水牛原地留養的建議與期待
經歷了這些事,我們很希望能再為這些水牛盡些心力,於是寫了陳情書,提出我們的建議與期待:
我們期待保留牛與陽明山牧場景觀,留下珍貴的農牧歷史地景。
就牛隻的動物福利考量,在氣候環境不佳,牛隻需要庇護時,國家公園仍應提供場所給予牛隻照護,並應引進畜牧專業,改善牛棚?生及照顧方式,而非耗費大量物力人力,將牛群遠移。
擎天崗養牛已經超過百年歷史,野化數世代都安居在陽明山區。其大規模死亡,是在圍刺網之後,冬天被困在濕冷的草原上才發生的。若能撤除圍網,讓牛隻冬天自由移動到竹篙山谷,同時增設竹篙山與平等里交界處的友善圍籬,就能減少牛隻進入社區的機會,降低社區人牛衝突,也使牛群能夠安心在竹篙山過冬。
我們期許主管機關能夠召開座談傾聽民間的理性聲音,讓民間的觀察與行動也能成為幫助的力量,解決牛與人之間的衝突,而達到人牛共同生活的美好願景。
2號公牛見到久違的池塘,馬上狂奔下去洗個泥巴浴 (圖/胡正恆)©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2號公牛見到久違的池塘,馬上狂奔下去洗個泥巴浴 (圖/胡正恆)
水牛依然被決定移送至花蓮種畜繁殖場
2月8日的清晨,我們終於懂了為什麼小綠會被綁在擎天崗牛棚中。當天一早,在未告知平等里的情況下,陽管處將先前綁在擎天崗牛棚的母牛「小綠」,以及還留在平等牛棚中庇護的公牛「小五」(野性比較強,難以在阿爾卑斯計畫中由人引導上山) 以犀牛籠移送至花蓮種畜繁殖場!這讓我們再次感受到主管機關「移置」的決心,力道強勁。而所有的新聞報導又再鋪天蓋地強調官方說法,將牛移置是為了讓牛休養,為了牛好。
同時,之前聲稱送到金山農家「調養」的依依母女,又被載離金山,來到蘇澳某處吵雜的高架橋下進行檢疫,並於2月23日,再次進入犀牛籠,如先前的小綠和小五一樣,被移置到花蓮種畜繁殖場。
雖然官方說法中,花蓮種畜繁殖場佔地寬敞適宜牛居,但種畜繁殖場會拍賣牛隻,而我們無法追蹤被移置牛兒的後續情況,往後一旦被拍賣出去,擎天崗牛是否有淪為肉牛食用之虞,至今沒有人能保證。
3號母牛小綠由平等里回到了擎天崗草原的家,卻被綁在擎天崗牛棚中等待移置(圖/紀淑玲)©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3號母牛小綠由平等里回到了擎天崗草原的家,卻被綁在擎天崗牛棚中等待移置(圖/紀淑玲)
少了水牛的擎天崗大草原,會失去什麼?
我們也憂心,擎天崗草原區的水牛從原本的40多頭,扣除截至目前死亡的40頭以及移置的4頭,到目前能觀察到的僅剩6頭,若依目前定調的「牛不適合在陽明山生活」移置政策繼續將牛移除,在學術界未能客觀研究水牛對國家公園草原與生態多樣性的良好助益之前,擎天崗水牛恐怕就要打著「去花蓮休養對他們比較好」的大旗,被移送殆盡。
擎天崗大草原少了水牛的棲息,失去牛隻啃食草皮的「天然修剪」方式,草原景觀將逐漸被高大的芒草、雜木林取代,而失去現有的寬闊視野。如果要以人工方式割草來維護現有的大草原,不但是另一筆龐大的開銷,擎天崗也將失去牧場的意義而淪為「高爾夫球場」般的人工草皮,牛與牧場共榮共存的畫面也終將成為歷史,走入人們的回憶。
謹以此文,記錄這個牛年發生的牛事,我們仍須疾呼,希望主管機關面對自然生態的多樣與複雜時,能夠經過更審慎的研究與評估,因為牛兒以他們的生命告訴我們,人類的一舉一動,對大自然的影響至關重大,不可不慎。
也許那美麗的擎天崗大草原、如寶石般點綴在草山上的小牛埔、以及昂首獨立尊嚴的牛群,最後都將消失。但這個冬天,我們為牛所做的努力,我們對牛的愛,以及人類為了自身利益而對大自然所做的一切,終將記錄留存下來。
【圖說】
筆者10年前與朋友在小牛埔偶遇自由生活的健壯牛群(圖/林俊育)
如綠寶石般鑲嵌在山中的小草原與水牛,今後是否還能看到?(圖/林俊育)
平等里的愛心牛棚避免了野牛造成的農損問題,水牛在這裡也得到休養(圖/紀淑玲)
在庇護牛棚鏟屎的平等牛志工(圖/紀淑玲)
水牛很會喝水!里長和耆老每天都要人工提水數次,確保牛兒飲水量足夠(圖/紀淑玲)
牛的食量也很大,除了愛心人士捐贈的乾牧草外,志工每天還需割取新鮮草料才能餵飽牛兒(圖/紀淑玲)
牛志工陪伴牛兒爬山回家 (圖/胡正恆)
三隻公牛在大學教授的帶領、志工的陪伴下回到竹篙山的棲地(圖/陳心瑋)
將牛圈圍限制行動的刺網,牛隻開始大量死亡後,才逐漸剪開讓牛隻通行(圖/紀淑玲)
2號公牛見到久違的池塘,馬上狂奔下去洗個泥巴浴 (圖/胡正恆)
3號母牛小綠由平等里回到了擎天崗草原的家,卻被綁在擎天崗牛棚中等待移置(圖/紀淑玲)
The post 平等里牛志工/少了水牛的擎天崗大草原,會失去什麼?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平等里牛志工/少了水牛的擎天崗大草原,會失去什麼? https://bit.ly/32SJTes


由於近兩百牛群逐水草,由牧養人吹著哨子或由牧牛犬驅趕,上午到河邊吃草,日落則回到集中飼養處時,掀起的滾滾砂塵,就彷如非洲大遷徙的壯觀場面。照片/楊淑貞提供
「非洲大遷徙」滾滾揚塵 彰化貓羅溪牛群奔騰藏危機 | 動物星球 | 生活 | 聯合新聞網 https://bit.ly/2SlaEX4
彰化縣與台中市交界的貓羅溪河床近兩百頭逐水草而居的牛群,由於頗有塞上風光及非洲大遷徙的壯觀場面,近幾個月來,已成為熱點景點,每逢假日都吸引看牛、拍牛人潮,也造成周邊道路塞車,甚至容易發生交通事故,彰化縣農業局與警方昨天(4日)前往勘察,除要求飼主加強管理外,警方也會派員前往維護交通秩序。
縣府農業處人員表示,經實地查訪,其實此一牛群在貓羅溪河床放牧已有多年,只是近年來規模越來越大,飼養的黃牛、乳牛、水牛等,主要做為肉牛使用,由於地點位在彰化、台中交界,河川地管理機關又屬第三河川局,形成三不管地帶,包括芬園鄉公所、河川局、台中市烏日區公所,甚至彰化縣政農業處都不知道飼主來自那裡,宛如幽靈牛群。
由於近兩百牛群由牧養人吹著哨子或由牧牛犬驅趕,上午到河邊吃草,逐水草時還會渡河,尤其日落回到圈養處時,掀起的滾滾砂塵,就彷如非洲大遷徙的壯觀場面。此一景致成了熱門景點後,每逢假日,在貓羅溪堤岸以及周邊道路,常湧來拍牛及追牛人潮,造成交通阻塞,甚至不少人還追著牛群,可能有人身安全顧慮,引起相關單位的注意。
彰化縣政府農業處派員實地了解,查出在貓羅溪放牧地點牛群約130多頭,分屬彰化市3名飼主,未放牧吃草時,則回返集中在貓羅溪堤防內。農業處找到最大飼主共養了約60頭黃牛,由於法令未規定不得採放牧方式飼養,而群牛吃草有利於灘地的維護,河川局並不排斥,縣府建議向河川局租地放牧,但依規定飼養數超過40頭則必須辦理牧場登記,要求飼主降低飼養頭數。
彰化縣政府農業處長邱奕志、副處長郭至善及縣警局交通隊副隊長許自強志昨天下午到場勘察,強調縣府雖然不會禁養,但要求牛隻都必須打耳標、掛鼻環,以利管理,並要注意牛群不能危及民眾安全,警方也會在假日派員維護交通秩序。
彰化縣與台中市交界的貓羅溪河床近兩百頭逐水草而居的牛群,由於頗有塞上風光及非洲大遷徙的壯觀場面。記者劉明岩/攝影
由於近兩百牛群逐水草,由牧養人吹著哨子或由牧牛犬驅趕,上午到河邊吃草,日落則回到集中飼養處時,掀起的滾滾砂塵,就彷如非洲大遷徙的壯觀場面。照片/楊淑貞提供
由於近兩百牛群逐水草,由牧養人吹著哨子或由牧牛犬驅趕,上午到河邊吃草,日落則回到集中飼養處時,掀起的滾滾砂塵,就彷如非洲大遷徙的壯觀
「非洲大遷徙」滾滾揚塵 彰化貓羅溪牛群奔騰藏危機 | 動物星球 | 生活 | 聯合新聞網 https://bit.ly/2SlaEX4
-----------
彰化縣與台中市交界的貓羅溪畔河床,近年來出現約兩百隻逐水草的牛群,如塞上風光,早出晚歸的奔騰場面,也被形容是「非洲大遷徙」,近來在網路爆紅,並湧來「看牛」人群;由於在河川局所管河床覓食,卻在中彰都未辦牧場登記,形同三不管,宛如幽靈牛群。由於涉及檢疫及民眾安全,彰化縣政府及第三河川局都要主動查察。 
在貓羅溪畔的牛群,有黃牛、乳牛、水牛等,大牛帶著小牛覓食以及泡水消暑景象,顯得十分悠閒,尤其入冬以來,河床的芒花迎風搖擺,群牛掩沒其間,可比擬「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塞北風光,群牛還會看水草生長情況,從這頭吃到那一頭,甚至渡越過溪流到對岸,如此規模的牛群場面,在台灣很難看得到。
彰化縣芬園鄉貓羅溪畔芒花盛開,芒花間更有逐水草的群牛,可比擬「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塞北風光,甚至群牛渡溪而過的景致,更是難得。芬園鄉長林世明提供圖/彰化縣芬園鄉貓羅溪畔芒花盛開,芒花間更有逐水草的群牛,可比擬「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塞北風光,甚至群牛渡溪而過的景致,更是難得。芬園鄉長林世明提供
牛群逐水草地點,主要在芬園鄉貓羅溪利民橋下游與台中市溪尾村交界處,至於這牛群從那裡來?那裡去?飼主是誰?經台中市及彰化縣政府清查,轄內貓羅溪畔並無登記有如此大規模的牧場,原以為都是來自對方轄內,後來經過了解,據稱有3名合夥人,近一兩年來,採放牧在貓羅溪吃肥美水草,除了節省飼料開銷外,在野外奔逐的牛群也更健康。
長期觀察牛群的地方人士指出,牛群都有人吹哨指揮或由狗驅趕,約上午9點就會趕來覓食,快天黑時,哨聲一響,就沿著溪畔回返,群牛伴著夕照,如行軍般奔逐,都吸引許多民眾搶拍,令人捏把冷汗。
彰化縣芬園鄉貓羅溪畔約200多頭牛群在溪畔逐水草,近日在網路爆紅,除了黃牛、乳牛、水牛等 , 彷彿置身塞北風光。圖/彰化縣芬園鄉貓羅溪畔約200多頭牛群在溪畔逐水草,近日在網路爆紅,除了黃牛、乳牛、水牛等 , 彷彿置身塞北風光。
彰化縣政府農業處指出,由牛隻會有野性,如果民眾接近是很危險的,況且還有檢疫問題,縣府將會同相關單位前往了解是否違反法令;第三河川局則表示,河川局主要管理河川地是否遭濫種及建築等問題,除非放牧規模很大,將會派員實地前往了解。
不過,也有民眾擔心政府機關嚴格取締之下,貓羅溪畔將失去群牛覓食、渡溪及奔逐的景象,希望能有兩全辦法解決。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