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登選1880-1925年,直隸南宮縣陳村人參加孫中山在日本組織的「中國同盟會」1908年他從陸軍士官學校砲兵科畢業-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姜任鎮威軍第1軍軍長,和同僚郭松齡對立。郭力勸姜登選合作反奉被郭松齡下令處死享年46歲。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2021-01-05_225604

齊世英(1899年10月4日-1987年8月8日),字鐵生,中華民國政治人物,原籍遼寧鐵嶺。
生平[1]
早年留學日本和德國。東京第一高等學校預科、金澤第四高等學校(現在金澤大學)卒業,海德堡大學肄業,工作以後還再到日本學軍事一段時間。1925年冬天,參與郭松齡倒戈奉系的軍事行動,失敗後躲進日本駐新民領事館接受庇護,後在日本駐瀋陽總領事吉田茂的幫助下取道朝鮮、日本返回天津,並於1926年在上海加入中國國民黨。九一八事變發生後,東北淪陷,齊世英秘密轉道神戶、海參崴、綏芬河到哈爾濱,聯絡徐箴、臧啟芳和周天放等地下工作人員,並到黑龍江臨時省會海倫與馬占山等會面。返回內地後,創辦東北協會,負責中央與東北地下抗日工作的聯繫及東北入關人員的安頓。[2]
創辦東北中山中學及《時與潮》雜誌,1947年行憲後於1948年1月當選遼寧省立法委員。
1949年到台灣,1954年在立法院反對台電漲價,遭國民黨以反對黨中央政策的理由開除黨籍。
長期支持和參與黨外運動。
1960年,與雷震、高玉樹、夏濤聲、李萬居、許世賢、郭雨新共同籌組新的反對黨「中國民主黨」。

中國民主黨遭蔣介石以《自由中國》冤案鎮壓,雷震等入獄,他倖免,晚年與李敖相過從。
晚年接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訪問,有《齊世英先生訪問記錄》一書出版。
家庭
長子齊振一(1921~2016)曾任記者及多家報社的總編輯、長女齊邦媛是知名文學家
齊世英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XadjlB
----------------------------

2021-01-05_225830
郭松齡(1883年-1925年12月25日)[1],字茂宸,奉天府(今瀋陽市)深井子鎮漁樵村人,祖籍山西省汾陽縣。清末民初奉系將領,曾為張學良的教官。後起兵反奉失敗,被殺
郭松齡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MCn89V
早年在同盟會
1905年(光緒三十一年),郭松齡入奉天陸軍小學堂。因成績優秀,翌年被保送陸軍速成學堂。1907年(光緒三十三年)畢業。在北洋陸軍第三鎮實習後,回到奉天,被任命為盛京將軍衙門衛隊哨長。1909年(宣統元年),隨朱慶瀾換防,轉赴四川省任衛隊管帶。其間,經方聲濤、葉荃介紹,加入中國同盟會。1911年(宣統三年),四川省的革命派發動起義,局勢混亂,郭松齢乃回到奉天,策劃革命。[2]但是,趙爾巽和張作霖通過執法部門將其逮捕並監禁。經過同期學生的支援,郭松齡終於被釋放。[3][4]
1912年(民國元年),郭松齡入北京將校研究所學習。以優秀的成績畢業後,1913年(民國二年),考入北京陸軍大學(今陸軍指參學院)深造班(研究班)第三期。[5]:51916年(民國五年)畢業,任北京講武堂教官一職。
在護法軍政府
1917年(民國六年)7月,孫中山開始護法戰爭。8月,孫中山在廣州組織護法軍政府,郭松齡投奔孫。[6]:200適逢前上司朱慶瀾在廣東省擔任省長,郭遂被委任為粵贛湘邊防督公署參謀、廣東省警衛軍營長,後轉任韶關講武堂中校教官。[6]:200當時曾與孫中山會面,就桂軍勢力增大的對策進行過商議。1918年(民國七年),護法軍政府改組,大元帥制改為總裁制,[4][7][8]5月,孫在西南軍閥壓迫之下,通電辭去大元帥,郭無法留在廣州,便又重返奉天,經北京陸軍大學同級生、奉天督軍署參謀長秦華推薦,進入奉天督軍署任少校參謀。[6]:200
奉系將領
1919年(民國八年)2月,張作霖重建東三省陸軍講武堂,郭調任戰術教官,因而結識張學良。[6]:200在講武堂學習時,張學良對郭優秀的能力和見識懷抱敬意。1920年(民國九年),張學良由講武堂畢業,張作霖升他為東三省巡閱使署衛隊旅旅長,遺缺第二團團長,張學良力薦郭松齡兼代[9]:12。當時張學良請父親任命郭松齡為該旅參謀長兼第二團團長。[4][10][11]
郭松齡任參謀長後,從事軍隊訓練工作,使張學良的衛隊旅成為奉系屈指可數的精銳部隊。同年7月直皖戰爭爆發。郭松齡被張作霖任命為先鋒司令,支援直系一方,在天津小站殲滅皖系的2個旅。此後,郭松齡在中國東北討伐匪賊頗有貢獻,逐漸獲得張作霖信任。[12]
1921年(民國十年)5月,張作霖兼任蒙疆經略使,擴充奉天陸軍為10個混成旅。此時,張學良被任命為第三混成旅旅長,郭松齡升任第八混成旅旅長。[11]第三旅和第八旅組織聯合司令部。張學良將軍隊的運作和訓練事宜都交給郭松齢負責。1922年(民國十一年)4月,第一次直奉戰爭爆發後,奉系大敗。張學良、郭松齡的第三混成旅、第八混成旅十分善戰,未受損失並井然有序地撤退。此後,張作霖設陸軍整理處,張學良任該處參謀長,郭松齡代理參謀長,負責軍隊的整理、訓練。[4][11]郭松齡向張作霖進言,提出休養民力與內政的近代化,但未被接受。[13]
不滿張作霖
1924年(民國十三年)9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郭松齡任第三軍副軍長兼第六混成旅旅長。郭松齡為奉系的勝利作出貢獻。張學良和郭松齡分別被任命為京榆駐軍司令部司令及副司令。[11]但是,當時鎮威軍總司令部參謀長(總司令為張作霖)楊宇霆將郭松齡視為最大的政敵,企圖加以排擠,兩者對立加深。而且郭松齡對張作霖繼續戰爭的方針不滿。郭夫人韓淑秀是燕京大學畢業生,與馮玉祥老婆李德全是同學,感情甚好,過往亦密。[14]:364而此時已與「第三國際」掛鉤,北與蘇聯駐華大使加拉罕,南與鮑羅廷都在暗中往還。[14]:364至於蘇聯對馮氏「國民軍」支援彈械,和共產國際在馮軍中之顧問活動,也早已不是秘密。[14]:364凡此種種,對郭都是新鮮刺激。[14]:364倒張之後如再與馮連成一氣,並得到蘇聯奧援,則華北大定。[14]:365因此,在第二次直奉戰爭期間,郭早就同馮聯絡,企圖打倒張作霖。[15]
1925年(民國十四年)10月,郭訪問日本視察軍事。其間,他得知持續進行軍事擴張的張作霖的後盾是日本,張作霖也為日本擴張各方面利益提供方便。為此,郭越發對張作霖和日本感到不信任與反感。11月中,郭在日本觀操奉召歸來,便與馮訂七條攻守同盟密約。[14]:365郭接受張學良的委託,在天津組織第三方面軍(由3個軍構成)。郭被任命為第十軍軍長。[16]
11月,奉軍同馮玉祥率領的國民軍發生衝突,張作霖命令郭奉討伐國民軍,被郭拒絕。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覺民之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的制定者之一林長民時任秘書長,知悉張作霖、楊宇霆的討伐圖謀。林長民曾於1924年發表《敬告日本人》的公開信,批判日本的對華政策。郭企圖擁立張學良。不過,張學良對郭松齡的停止內戰的主張表示贊同,但對實行兵變表示反對。[17]
兵變敗北
張作霖的奉軍與馮玉祥麾下的國民軍持續處於緊張狀態,同孫傳芳、吳佩孚的軍隊也持續對立。11月22日,郭要求張作霖下野,並發動兵變,[18]以打倒張作霖、楊宇霆為目標的軍事活動開始。[11][4]郭的部隊共5萬人,是奉軍中最精銳的部隊。[18]郭發出通電[14]:365,突然叛奉自立,號稱「國民四軍」或「東北國民軍」[14]:363。 歷時不過一月零一天[14]:363。張作霖全無防備,派遣張學良收拾人心。11月26日,張學良專程乘鎮海號炮艦到達秦皇島,電邀昔日教官郭面談,被郭拒絕。11月26日,郭將於11月23日在灤州所扣下的前安徽督辦姜登選槍決,藉表反奉倒張之決心,以及回應郭軍隊伍於山海關遭張作相截擊之事。11月28日,郭松齡攻下山海關。11月30日,司令部移駐山海關,部隊更名「東北國民軍」。12月1日進入滿洲,[18]12月7日占領錦州。在強大的攻勢下,張作霖一度考慮下野。[19]
日本人本不喜歡奉張父子,但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日本人更怕「國民軍」帶有共產色彩進入滿洲。[14]:365這時,日本方面一方面考慮到滿洲軍閥世代交替的可能性存在,另一方面也考慮到郭同馮玉祥聯合,警惕其可能受中國國民黨的影響。[18]關東軍判斷郭的意圖為「驅逐張本人,明確實現中國國民黨的三民主義,將東三省捲入戰亂,將蘇聯的勢力招徠入滿洲,誘致發生日本的國防和滿蒙政策所不能原諒的事態」。[18]滿鐵社長安廣伴一郎認為,郭的叛亂成功會使「東三省遭到赤化運動蹂躪,恐怕會出現一個沒有滿鐵和關東州存在的「自由地帶」」因此,他擔心日本的權益受損。
奉天的吉田茂總領事和天津的有田八郎總領事向外務省當局報告,指郭如掌握滿洲,會使國民黨出入滿洲更加頻繁,赤化的威脅加劇,認為應當繼續維持張作霖勢力的現狀。[20]日本政府方面則認為滿洲問題是中國的「地方情勢」,而且1924年任外相的幣原喜重郎此前已經調整對華外交政策,確立「合理維護合理的權益,不干涉中國內政」的新方針。宇垣一成陸相認為「(大日本)帝國對處於既倒之下的張作霖給予強有力的支持,採取積極行動,這樣甚為危險」。[21]
但是,在郭松齡軍事上不斷勝利的情況下,日本方面藉機向張作霖索取更多在滿洲的利益。12月7日,日本和張作霖商定《日奉密約》。日本人終於決定不讓郭軍穿過南滿鐵路,並將日本「駐屯軍司令部」移入瀋陽。[14]:36512月8日,關東軍對郭發出警告,稱南滿鐵路附屬地20里以內禁止作戰。奉天穩固,張作霖就定率部反攻。[14]:365-366
12月20日,郭軍攻占新民,前鋒部隊抵達巨流河(瀋陽西南)西岸,已經可以看見奉天府城燈火,只等主力部隊到達,即將渡河攻擊。12月23日,郭軍發動攻擊,側翼突然遭到日本關東軍襲擊,攻擊失利。12月24日晨,郭軍總參謀長鄒作華逼迫郭投降,郭率衛隊突圍,當晚逃至白旗堡附近,與夫人韓淑秀雙雙被奉軍吳俊陞部之旅長王永清所俘虜,解往瀋陽受審。[14]:366
12月25日,王永清等將郭松齡夫婦解往瀋陽的途中,接到楊宇霆親自下達的命令:就地正法,因此,郭松齡夫婦在奉天省遼中縣老大房被槍決,屍首被運回奉天的府城──瀋陽,並在小河沿體育場曝屍3日。郭松齡年43歲。韓淑秀年35歲。[4][11][22]
身後
12月初,馮玉祥揮戈東向,向已宣布「脫離奉系」之直隸督辦李景林大舉進攻,搶奪直隸省,霸佔天津;也突然奪取闞朝璽熱河省。[14]:367在北京,馮玉祥驅策段祺瑞。[14]:367事件後,馮玉祥被追逼。1926年(民國15年)1月初,張作霖父子乃整編殘部,率師再度入關。[14]:368守關原「叛將」魏益三不支,率其「國民四軍」逃往保定。[14]:368張學良精銳乃佔領灤州,直指天津。[14]:368馮玉祥宣布下野,並經外蒙古逃往蘇聯
郭松齡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MCn89V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