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_18350237q30001rpq507876195322800002660n61snr6037q300021o6003s1p6ns322300052qn85qpn5r1337q30001rpq30s757o0637ps0001sr063q4969o937pr0001ss53107929n937q00001spnssro1np9737q20001rs4p010p578037pr0001ss5268q32r5n360px-Jiang_Dengxuan

姜登选_百度百科

姜登選(1880年-1925年11月26日)[1] ,字超六,直隸南宮縣陳村人。[2]中華民國軍事人物。
姜登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jIWmr0
生平
朱慶瀾的心腹
他生於一個農業、商業兼業的富裕家庭。他年少時有志學問,在認識到富國強兵路線的必要性後,走向了軍人的道路。1903年(光緒29年),他官費赴日本留學學習軍事。其間他受黃興、宋教仁的影響,並於光緒三十年(1904)參加「同志會」,次年參加孫中山在日本組織的「中國同盟會」。1908年(光緒34年),他從陸軍士官學校砲兵科畢業。
歸國後,他在奉天巡防統領朱慶瀾手下任職,朱很賞識其才能。朱轉赴四川省任職後,姜隨他一同前往,任陸軍第33混成協二等參謀官、四川陸軍小學堂總辦等職務。1911年(宣統3年),四川保路運動在武昌起義前夕爆發,四川總督趙爾豐被迫下臺。此後朱在成都被擁立為四川軍政府副都督,姜被推薦任四川軍政府參謀總長。姜固辭不就任。此後朱的部隊士兵嘩變,姜隨朱一同退出四川省。
1912年(民國元年)他任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教官,1913年任貴州陸軍第1師參謀長。1913年11月,他四川時代的上司朱慶瀾到黑龍江任職,他署黑龍江督軍公署參謀長。12月,他獲授陸軍少將。1914年(民國3年)6月,他任鎮安右將軍行署參謀長,輔佐朱慶瀾。同年5月,朱被許蘭洲逼迫下野,姜隨之下野。1916年(民國5年),朱任廣東省長,姜隨任輔佐。
歸屬奉系
1917年(民國6年),朱慶瀾辭去廣東省長職務,姜登選隨之辭職。此後,他被北洋政府召還,任總統府咨議。1922年(民國11年),姜任奉軍總參議,歸屬奉系軍閥張作霖。同年4月第一次直奉戰爭奉系敗北。姜親自上陣,率工兵建造防綫,支援奉軍撤退。他受到張作霖的好評,被任命為奉軍訓練總監、東三省陸軍整理處副統監等職務。姜積極投入到奉軍的重建和精鋭化工作中。
1924年(民國13年)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姜任鎮威軍第1軍軍長,和同僚郭松齡對立。然而他們同樣認爲應該裁軍以休養民力。因此,他們向張作霖、段祺瑞進言,但未獲採納。
同僚肅清
1925年(民國14年)8月,姜南下任蘇皖剿匪司令、安徽軍務督辦。後來姜受到直系軍閥孫傳芳的攻擊,從安徽撤退。姜與山東省的張宗昌聯合,遭到孫傳芳的反擊,結果二人慘敗。此後,任奉軍第4方面軍軍團長。
同年11月22日,郭松齡發起反張作霖兵變。姜登選乘車經灤州車站,欲與郭面談,進城後被扣押。郭力勸姜登選合作反奉,反遭大罵。扣登選於灤城,登選歷數其叛上謀友之罪,被郭下令處死,11月26日被槍斃,享年46歲。
姜登選性情剛毅果敢,待人誠實,為官清廉,不唯榮利,治軍嚴明,平易近人,為駐地軍民及家鄉人民所懷念
姜登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jIWmr0
--------------------------------
姜登選比郭松齡死的更慘,見者無不垂淚!張作霖痛恨郭松齡不意外
2017-08-26 由 上書房 發表于歷史
在東北王張作霖的帳下有五員虎將,他們是姜登選、李景林、 韓麟春、張宗昌、郭松齡郭松齡與姜登選一向不睦韓麟春與姜登選關係最要好。五虎將品行不一,性情各異:姜登選豪爽輕財,和藹可親,能與士卒共甘苦,重義而輕利;郭松齡機敏狡詐、城府頗深,韓麟春頗有智謀,而不拘小節;張宗昌粗魯放縱無規矩;李景林多才藝而好講大話。
姜登選(1880-1925) ,今河北省南宮市陳村人,1908年畢業於陸軍士官學校炮兵科。曾先後參加「同志會」、「中國同盟會」。回國後,在四川副都統朱慶瀾手下任職,曾長期追隨朱慶瀾,先後入黑龍江、廣東等地任職。1922年,姜登選任奉軍總參議,歸屬奉系軍閥張作霖。
第一次直奉戰爭奉系軍大敗,姜登選親自率工兵建造防線,遲滯直系軍的進攻,支援掩護奉軍撤退。張作霖對姜登選在危機時的才幹及應變能力極為欣賞。之後,他被任命為訓練總監、東北陸軍整理處副統監等職務。此後,姜登選為奉軍的重建和精銳化作出重要的貢獻。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姜登選任第一軍軍長。九門口一役,郭松齡懷疑姜登選所部陳琛旅不聽調遣,欲將陳琛軍法處置,直接槍斃。姜登選為陳琛辯解,郭松齡堅持已見,一定要殺。為救自己的部下陳琛,姜登選痛哭失聲跪述於張少帥之前,張出面講情,郭才免陳琛的死罪。這之後,兩人的矛盾更深了。
1925年8月,姜登選出任蘇皖剿匪司令、安徽軍務督辦。姜登選與山東張宗昌聯合,遭到孫傳芳部軍隊的反擊,結果二人均遭慘敗。此後,姜登選出任奉軍第四軍軍團長。1925年11月22日,郭松齡對張作霖向日本採購軍火,準備與南方軍隊大戰之事而深感憤慨,決定在灤南發動兵變,倒戈反奉。
姜登選乘車赴奉天經灤州車站,欲只身前往與郭松齡面談勸和,卻在進城後被郭部直接扣押。郭松齡力勸姜登選合作反奉,反遭姜登選打好破口大罵,並歷數其叛上謀友之罪。郭松齡惱羞成怒,見姜登選頑固不化,遂下令處死姜登選。11月26日姜登選被槍斃,時年僅46歲,郭下令用棺材裝殮姜的遺體,後放置於荒野之中。
郭松齡在起事之前與馮玉祥、李景林達成同盟,雙方議定由馮玉祥據西北,直隸、熱河歸李景林,郭管轄東三省,馮、李共同支持郭軍反奉,相約互助對抗奉軍。然而在郭松齡的七萬反奉大軍正與張作霖部激戰之時,馮卻向李景林部發起進攻,奪了李景林的直隸地盤,控制了天津,並向熱河發起進攻。由於反奉陣營的內訌,直接導致郭松齡得不到盟友的支援而陷入困境,還得分兵防備馮、李兩人。
張作霖在得知郭部攻向奉天后,驚恐萬狀,他下令懸賞80萬元欲取郭的項上人頭。可他對郭松齡非常了解,認為自己這下徹底玩完了。他緊急調集29輛汽車,家私細軟全裝上車,準備情況不妙時隨時逃往大連。又下令運來十幾車的汽油及木柴,堆集在帥府四周。若郭部打進奉天城,大帥府就會付之一炬,整個奉天城陷入一片混亂。
老張情緊之下不得已口頭答應了日本人的出兵條件,其中包括有不少出賣東北利益的條約。日本關東軍出手,直接阻擋郭部向奉天進攻。在得到日本人幫助後,張作霖也穩住了陣型。受寒冷、缺糧、缺彈藥困擾的郭松齡等不急主力集中便發起總攻擊,但最終因彈藥供應不上由勝轉敗。
吳俊升率黑龍江騎兵殺到,炸毀了郭軍白旗堡彈藥庫。遭此嚴重打擊的郭軍,士氣日益低落,士兵中開始流傳:「吃張家,穿張家,跟著郭鬼子造反真是冤家」。軍隊缺衣少食,軍心動搖,最後反奉兵變失敗了。郭松齡的反奉戰爭失敗了,但它的影響卻很大。張作霖拒不執行與日本達成的賣國協議,用各種辦法敷衍日本人,也導致此後他被日本刺殺
郭松齡夫婦被奉軍逮捕後槍殺,張作霖下令曝屍三日,不讓人收殮。但對比起來,姜登選其實死的更慘。韓麟春親自為姜登選遷墳,準備遷回至原籍厚葬。開棺之後,只見姜登選的遺骸雙手上的綁繩已鬆開,棺內木板上遍布爪痕。這說明姜登選被槍擊後,當時並未擊中要害,最後卻是被悶死在棺材裡。見此情景者,無不垂淚!姜登選性情剛毅果敢,為官清廉,治軍嚴明。可惜卻如此慘死,令人惋惜!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jrobgll.html
姜登选_百度百科 https://bit.ly/3mxILVx

姜登选_百度百科


b8acf7f3840b4701b144aa6f465206d8de3cbd49040843629c965103a2228781e8964aa2a57646c097a7656b96c9d2db152714fd0fc041cca20f98f1b7cf6e94c775c0f0e507464cb220cf37955f773c736982c27d4b43f0ac6cf1504a65fc2f0c9d3e8d859d46b3abf0c69def3c9a65cb91d08fc6ed4695a00e24e6a394aedf

張作霖手下第一猛將姜登選,意外的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张作霖手下第一猛将姜登选,意外的死在了自己人手中_郭松龄 https://bit.ly/3e81YtZ
身為張作霖「五虎將」之一的姜登選,沒有死在戰場上,而是死在了自己人手中,這個"自己人"就是郭松齡,他先是槍擊姜登選,然後把他雙手捆綁,裝進棺材裡,導致後者活活悶死。
姜登選為什麼會慘死在郭松齡手中? 這事啊,可以借用清代詩人納蘭性德的一首木蘭詞《擬古決絕詞柬友》來形容。
一、"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姜登選和郭松齡從"老相識"到"漸行漸遠"
1908年,28歲的姜登選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炮兵科畢業了,從此,他就回國做事,成為了一位名副其實的"海歸"。
他隻身一人來到奉天巡防營找了一份工作,他的上司與郭松齡的領導是同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朱慶瀾。
由於姜登選軍事素質過硬、戰術理論豐富,不久,他就在巡防營中嶄露頭角,得到了朱慶瀾的賞識。
就在姜登選來到奉天的前一年,也就是1907年,也有一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軍校生畢業了,這位軍校生高高的個頭,時不時露出一雙狡黠的目光,他就是小姜登選3歲的郭松齡。
只不過,郭松齡並不是「海歸」,他讀得是奉天陸軍速成學堂,速成嘛,也就是「一年制」的中等學校,與早在1903年就開始遠赴日本留學的姜登選相比,自然要"矮"了一大截
但是,"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讀速成班的郭松齡學習十分努力,他以優異的成績從奉天陸軍速成學堂畢業了。
剛一畢業,他就以"實習生"的身份來到奉天巡防營見習,見習期滿后,他在盛京將軍衙門衛隊里擔任哨長,用今天的話說,這個哨長大致相當於一個排長。
由於郭松齡帶兵嚴謹,勤於值守,逐漸得到了朱慶瀾的賞識,從此,他與朱慶瀾成為了親密的上下級關係,時常伴隨在他的左右。
也就從這個時候,姜登選與郭松齡算是認識了。 只不過,他們的級別有點兒懸殊。
1909年,朱慶瀾轉任四川,兩個"門生"姜登選和郭松齡跟隨他一同前往。
來到四川后,姜登選成為了陸軍第33混成協二等參謀官兼任四川陸軍小學堂總辦;而此時的郭松齡只不過是第68團的一名連長;後來,朱慶瀾坐上了四川軍政府副都督,姜登選升職為四川軍政府參謀總長,郭松齡升任為第68標第二營營長;論級別,自然不能與"大師兄"姜登選相比。
所以,從這些經歷來看,姜登選算是郭松齡的領導,在這段日子里,沒有傳出他們不和睦的事情。
如果兩人能夠發揮各自的長處,或許能跟著朱慶瀾干一番大事業。 可惜,"樹倒獼猴散"。
不久,四川軍政府的"二把手"朱慶瀾倒臺了,他帶著昔日的兄弟們被迫從四川退了回去。
在人生的岔路口,姜登選堅持跟隨"老大"朱慶瀾闖蕩,而郭松齡選擇辭職回奉天。
1913年,姜登選跟隨朱慶瀾來到黑龍江,做上了黑龍江督軍公署參謀長。 同年,郭松齡考上了中國陸軍大學。
1916年,朱慶瀾任廣東省長,姜登選隨任補佐;一年後,朱慶瀾辭職,姜登選也跟著辭職,之後,被北洋政府召還,任總統府咨議,從此,開始追隨張作霖。
而此時的郭松齡,從中國陸軍大學畢業后,先是投奔朱慶瀾和孫中山,後來認識了張學良,經張學良推薦,成為了張作霖手中的一名悍將。
可是,"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昔日的同事也好,兄弟也罷,來到奉軍後,兩個人漸行漸遠。
奉系也並不像銅牆鐵壁一樣團結,他們也有「山頭兒」。
一個就是以楊宇霆為首的士官派,這一派主要是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的將領,主要成員就是韓麟春和姜登選。
另一個就是以張學良為核心、以郭松齡為代表的陸大派。
這兩個小山頭兒誰也看不起誰,誰也不服誰,逐漸產生了隔閡。
二、"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因為一句話,姜登選與郭松齡有了第一次激烈衝突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張學良提議讓郭松齡帶領5個團去支援韓麟春和姜登選,誰知,韓麟春和姜登選認為郭松齡是來搶功的。
甚至,韓麟春還暗諷郭松齡道:「這計謀好啊,你來了也能露露臉,也可以立立功」。。
這話中有話,郭鬼子怎能聽不出來?
倔強的郭松齡反駁道:"我郭某從來不沾別人的光,我還是從山海關正面打過去"。
說罷,將自己帶來的5個團又撤走了。
這下韓麟春、姜登選以及他們的部將們面面相覷,誰也不說話,他們沒有想到郭松齡如此倔強。
過了一會兒,姜登選說話了:"他破壞了我們的全盤計劃,膽大包天,該當何罪? "
後來,姜登選就安排韓麟春到張作霖那兒告了郭松齡一狀。
從此,一顆仇恨姜登選的種子在郭松齡的心裡生根發芽了,正應了那句"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三、「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因為陳琛,郭松齡與姜登選有了第二次衝突
還是1924年,還是第二次直奉戰爭之際,在九門口一戰中,郭松齡認為姜登選的部將陳琛不聽調遣,貽誤戰機,想將他正法。
但是,打狗還要看主人嘛,人家陳琛是姜登選的部將,即便要處理陳琛,也應該是姜登選動手,哪裡能讓你郭松齡搶拍兒?
姜登選便替陳琛辯解,可是,郭松齡不管這一套,他執意要處決陳琛。
沒辦法了,姜登選便找到了張學良,請他向在郭松齡面前調和一下。
張學良便跪在郭松齡面前,為陳琛求情,甚至還痛哭起來。
沒辦法,張學良都說話了,郭松齡不能不給面子,於是,他就免除了陳琛的死罪。
不過,郭松齡心中的怨恨始終沒有接觸,從這以後,兩人的"梁子"更深了。
四、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你來勸我不如跟我一起幹,不聽就把你了斷"
1925年11月22日,郭松齡起兵反奉,勢頭十足,甚至,快要打到張作霖的老巢了。
有一天,姜登選乘車趕往奉天辦事,路經灤州車站。
他便想:「我要去勸勸郭松齡,希望他迷途知返」,誰知,此去危機重重,姜登選沒有勸住郭松齡,自己倒回不來了
姜、郭二人見面後,姜登選就勸郭松齡不要再鬧下去了,可是,此時的郭松齡"反心"已決,不肯回頭,他還力勸姜登選與自己合作,共同反張。
姜登選不肯就範,便開口大罵,什麼欺上瞞下、見利忘義等貶義詞,能用的全給用上了。
心胸狹隘的郭松齡本來與姜登選就有梁子,豈能再忍下姜登選的這頓臭駡?
於是,他大發雷霆,將姜登選給關了起來。
11月26日,郭松齡不念同僚舊情,直接斃掉了姜登選。
然後,將他裝進薄木棺材裡,放置於荒野之外。
從此,兩人的恩怨淹沒在了這荒野的落葉之中。
後來,郭松齡兵敗,韓麟春出面為姜登選遷墳厚葬,當打開棺材時,眾人大吃一驚,甚至不禁落下淚來。
大家看到姜登選的遺骸雙手綁繩已經掙脫開來,棺材兩邊的木板盡是一些爪痕,看到這一幕後,大家就明白了,原來是姜登選雖然被槍擊,但是,沒中要害,他是被活活悶死在棺材之中的。
五、總結
姜登選死得真是慘烈,他這種死法著實令人駭然。 不過,三悟認為,雖然是郭松齡殺害了姜登選,但是,郭松齡也不會想到姜登選最終是在棺材裡悶死的。 假使郭松齡知曉的話,不知道他內心會不會有一絲悲歎? 
张作霖手下第一猛将姜登选,意外的死在了自己人手中_郭松龄 https://bit.ly/3e81YtZ


姜登選
張作霖手下第一猛將姜登選,意外的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张作霖手下第一猛将姜登选,意外的死在了自己人手中_郭松龄 https://bit.ly/3e81YtZ
身為張作霖「五虎將」之一的姜登選,沒有死在戰場上,而是死在了自己人手中,這個"自己人"就是郭松齡,他先是槍擊姜登選,然後把他雙手捆綁,裝進棺材裡,導致後者活活悶死。
姜登選為什麼會慘死在郭松齡手中? 這事啊,可以借用清代詩人納蘭性德的一首木蘭詞《擬古決絕詞柬友》來形容。
一、"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姜登選和郭松齡從"老相識"到"漸行漸遠"
1908年,28歲的姜登選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炮兵科畢業了,從此,他就回國做事,成為了一位名副其實的"海歸"。
他隻身一人來到奉天巡防營找了一份工作,他的上司與郭松齡的領導是同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朱慶瀾。
由於姜登選軍事素質過硬、戰術理論豐富,不久,他就在巡防營中嶄露頭角,得到了朱慶瀾的賞識。
而就在姜登選來到奉天的前一年,也就是1907年,也有一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軍校生畢業了,這位軍校生高高的個頭,時不時露出一雙狡黠的目光,他就是小姜登選3歲的郭松齡。
只不過,郭松齡並不是「海歸」,他讀得是奉天陸軍速成學堂,速成嘛,也就是「一年制」的中等學校,與早在1903年就開始遠赴日本留學的姜登選相比,自然要"矮"了一大截。
但是,"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讀速成班的郭松齡學習十分努力,他以優異的成績從奉天陸軍速成學堂畢業了。
剛一畢業,他就以"實習生"的身份來到奉天巡防營見習,見習期滿后,他在盛京將軍衙門衛隊里擔任哨長,用今天的話說,這個哨長大致相當於一個排長。
由於郭松齡帶兵嚴謹,勤於值守,逐漸得到了朱慶瀾的賞識,從此,他與朱慶瀾成為了親密的上下級關係,時常伴隨在他的左右。
也就從這個時候,姜登選與郭松齡算是認識了。 只不過,他們的級別有點兒懸殊。
1909年,朱慶瀾轉任四川,兩個"門生"姜登選和郭松齡跟隨他一同前往。
來到四川后,姜登選成為了陸軍第33混成協二等參謀官兼任四川陸軍小學堂總辦;而此時的郭松齡只不過是第68團的一名連長;後來,朱慶瀾坐上了四川軍政府副都督,姜登選升職為四川軍政府參謀總長,郭松齡升任為第68標第二營營長;論級別,自然不能與"大師兄"姜登選相比。
所以,從這些經歷來看,姜登選算是郭松齡的領導,在這段日子里,沒有傳出他們不和睦的事情。
如果兩人能夠發揮各自的長處,或許能跟著朱慶瀾干一番大事業。 可惜,"樹倒獼猴散"。
不久,四川軍政府的"二把手"朱慶瀾倒臺了,他帶著昔日的兄弟們被迫從四川退了回去。
在人生的岔路口,姜登選堅持跟隨"老大"朱慶瀾闖蕩,而郭松齡選擇辭職回奉天。
1913年,姜登選跟隨朱慶瀾來到黑龍江,做上了黑龍江督軍公署參謀長。 同年,郭松齡考上了中國陸軍大學。
1916年,朱慶瀾任廣東省長,姜登選隨任補佐;一年後,朱慶瀾辭職,姜登選也跟著辭職,之後,被北洋政府召還,任總統府咨議,從此,開始追隨張作霖。
而此時的郭松齡,從中國陸軍大學畢業后,先是投奔朱慶瀾和孫中山,後來認識了張學良,經張學良推薦,成為了張作霖手中的一名悍將。
可是,"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昔日的同事也好,兄弟也罷,來到奉軍後,兩個人漸行漸遠。
奉系也並不像銅牆鐵壁一樣團結,他們也有「山頭兒」。
一個就是以楊宇霆為首的士官派,這一派主要是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的將領,主要成員就是韓麟春和姜登選。
另一個就是以張學良為核心、以郭松齡為代表的陸大派。
這兩個小山頭兒誰也看不起誰,誰也不服誰,逐漸產生了隔閡。
二、"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因為一句話,姜登選與郭松齡有了第一次激烈衝突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張學良提議讓郭松齡帶領5個團去支援韓麟春和姜登選,誰知,韓麟春和姜登選認為郭松齡是來搶功的。
甚至,韓麟春還暗諷郭松齡道:「這計謀好啊,你來了也能露露臉,也可以立立功」。。
這話中有話,郭鬼子怎能聽不出來?
倔強的郭松齡反駁道:"我郭某從來不沾別人的光,我還是從山海關正面打過去"。
說罷,將自己帶來的5個團又撤走了。
這下韓麟春、姜登選以及他們的部將們面面相覷,誰也不說話,他們沒有想到郭松齡如此倔強。
過了一會兒,姜登選說話了:"他破壞了我們的全盤計劃,膽大包天,該當何罪? "
後來,姜登選就安排韓麟春到張作霖那兒告了郭松齡一狀。
從此,一顆仇恨姜登選的種子在郭松齡的心裡生根發芽了,正應了那句"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三、「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因為陳琛,郭松齡與姜登選有了第二次衝突
還是1924年,還是第二次直奉戰爭之際,在九門口一戰中,郭松齡認為姜登選的部將陳琛不聽調遣,貽誤戰機,想將他正法。
但是,打狗還要看主人嘛,人家陳琛是姜登選的部將,即便要處理陳琛,也應該是姜登選動手,哪裡能讓你郭松齡搶拍兒?
姜登選便替陳琛辯解,可是,郭松齡不管這一套,他執意要處決陳琛。
沒辦法了,姜登選便找到了張學良,請他向在郭松齡面前調和一下。
張學良便跪在郭松齡面前,為陳琛求情,甚至還痛哭起來。
沒辦法,張學良都說話了,郭松齡不能不給面子,於是,他就免除了陳琛的死罪。
不過,郭松齡心中的怨恨始終沒有接觸,從這以後,兩人的"梁子"更深了。
四、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你來勸我不如跟我一起幹,不聽就把你了斷"
1925年11月22日,郭松齡起兵反奉,勢頭十足,甚至,快要打到張作霖的老巢了。
有一天,姜登選乘車趕往奉天辦事,路經灤州車站。
他便想:「我要去勸勸郭松齡,希望他迷途知返」,誰知,此去危機重重,姜登選沒有勸住郭松齡,自己倒回不來了。
姜、郭二人見面後,姜登選就勸郭松齡不要再鬧下去了,可是,此時的郭松齡"反心"已決,不肯回頭,他還力勸姜登選與自己合作,共同反張。
姜登選不肯就範,便開口大罵,什麼欺上瞞下、見利忘義等貶義詞,能用的全給用上了。
心胸狹隘的郭松齡本來與姜登選就有梁子,豈能再忍下姜登選的這頓臭駡?
於是,他大發雷霆,將姜登選給關了起來。
11月26日,郭松齡不念同僚舊情,直接斃掉了姜登選。
然後,將他裝進薄木棺材裡,放置於荒野之外。
從此,兩人的恩怨淹沒在了這荒野的落葉之中。
後來,郭松齡兵敗,韓麟春出面為姜登選遷墳厚葬,當打開棺材時,眾人大吃一驚,甚至不禁落下淚來。
大家看到姜登選的遺骸雙手綁繩已經掙脫開來,棺材兩邊的木板盡是一些爪痕,看到這一幕後,大家就明白了,原來是姜登選雖然被槍擊,但是,沒中要害,他是被活活悶死在棺材之中的。
五、總結
姜登選死得真是慘烈,他這種死法著實令人駭然。 不過,三悟認為,雖然是郭松齡殺害了姜登選,但是,郭松齡也不會想到姜登選最終是在棺材裡悶死的。 假使郭松齡知曉的話,不知道他內心會不會有一絲悲歎? 
张作霖手下第一猛将姜登选,意外的死在了自己人手中_郭松龄 https://bit.ly/3e81YtZ

姜登選:姜登選(1880-1925) ,字超六,直隸省南宮縣(今河北省南宮市)陳 -華人百科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 天天要聞 https://bit.ly/2JlGCOo
姜登選是張作霖的愛將,他為人忠誠勇敢,又是從日本軍事學校留學歸來的高材生,所以張作霖非常看重他,他也替張作霖打了很多勝仗。但是姜登選死的卻非常凄慘,被人重傷後又裝在棺材裡活活悶死了,張作霖如此重視的人才,到底為什麼會慘遭毒手呢?其實這一切都與奉軍內部的鬥爭有關。少年英才,早年卻四處碰壁,看清局勢後投...
姜登選是張作霖的愛將,他為人忠誠勇敢,又是從日本軍事學校留學歸來的高材生,所以張作霖非常看重他,他也替張作霖打了很多勝仗。
但是姜登選死的卻非常凄慘,被人重傷後又裝在棺材裡活活悶死了,張作霖如此重視的人才,到底為什麼會慘遭毒手呢?其實這一切都與奉軍內部的鬥爭有關。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少年英才,早年卻四處碰壁,看清局勢後投奔張作霖
姜登選的家裡非常有錢,他是一個經商人家的富貴子弟,不過家裡雖然有錢,姜登選卻不是一個紈絝子弟,他少年的時候就看到了國家破爛不堪的狀態,認為只有軍事強大才能救中國,所以立志做一名軍人。
姜登選在1903年如願以償的去了日本學習軍事,在那裡他認識了很多同盟會的同志,和後來推翻清政府的黃興和宋教仁等人都有過交情,在他們的影響下,姜登選還加入了中山先生組織的同盟會。
姜登選畢業後回到了奉天,在奉天巡撫朱慶瀾手下任職,姜登選這個人既有才華又特別忠心,朱慶瀾走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朱慶瀾非常欣賞這個胸懷遠大的年輕人。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朱慶瀾接到去四川任職的命令後,姜登選也跟了過去,幹了很短一段時間,就遇到了士兵因為軍餉問題產生了兵變,而且四川籍的軍人也不歡迎他們,於是姜登選又跟著朱慶瀾離開了四川,擔任了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教官,之後又跟隨朱慶瀾去了東北和廣東。
因為朱慶瀾的軍事生涯實在是不太順利,所以姜登選接受了張作霖的邀請,加入了奉軍,但是這並不代表他背叛了朱慶瀾,因為朱慶瀾也在張作霖手下擔任要職。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在奉軍中屢立戰功,卻與郭松齡結仇,最後慘遭毒手
張作霖這個人戎馬一生,雖然他沒什麼文化,但是他對讀書人卻非常尊重,包括曾經教過他的老師楊景鎮,還有從各大軍事學院畢業的郭松齡、姜登選、楊宇霆等等,都深得他的重用,姜登選能加入奉軍,張作霖自然是求之不得。
姜登選參加了第一次直奉戰爭,雖然奉軍節節敗退,但是在姜登選的指揮下,奉軍士兵積極修建防線,有序的進行撤退,避免了全軍覆沒的悲劇,事後張作霖非常感謝他,讓他負責奉軍的訓練任務。
後來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這一次奉軍作戰非常勇猛,姜登選率領的部隊甚至打到了距離山海關非常近的九龍口,消息傳來,張作霖興奮不已。
張作霖讓張學良負責這次戰爭,張學良下令從山海關調集五個團的兵力,由郭松齡統一指揮,前去應援姜登選的部隊,後來果然成功的拿下了山海關。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但是郭松齡卻認為姜登選的手下陳琛不聽命令,要將他軍法處置,姜登選心急如焚,趕緊找到了張學良求情,誰知道郭松齡這個人硬的很,張學良最後只好跪下求他,郭松齡才算答應不追究這件事,從此姜登選和郭松齡也結下了梁子。
奉軍雖然看似團結,但是私底下也是派系林立,主要分為"老派"和"洋派",老派比較容易理解,就是和張作霖一起打天下的那些結拜兄弟,這些人相當於一個個小軍閥,把地盤和利益看的比生命還重要。
新派就比較複雜了,他們分成了兩個派系,可以用是否留過學來區分,郭松齡是國內軍事學校畢業的,而姜登選是留洋回來的,兩個人分別屬於不同的派系,又是死對頭,所以矛盾越來越深。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郭松齡這個人雖然有才,但是他心眼太多,人送外號"郭鬼子",姜登選性格直爽,什麼事都擺在明面上,所以後來郭松齡起兵反奉,姜登選第一個站出來罵他,斥責他忘恩負義,沒有大帥的對他的重用,就沒有他郭松齡的今天。
郭松齡被姜登選惹惱了,馬上下令槍決姜登選,然後把他放進了一口小棺材裡,扔到了荒郊野外,誰知姜登選根本就沒有死,當叛亂被平定以後,大家找到了姜登選的棺材,發現他雙手被反綁,棺材裡全都是血淋淋的抓痕,這才意識到姜登選是被活活悶死的,在場所有人都非常痛心,之後張作霖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奉軍內部的鬥爭,姜登選終究是卷進來了,不過對他下毒手的郭松齡也沒有好到哪去,不久後他的叛變被平息,張作霖下令槍殺,並且曝屍三日,也算是告慰了姜登選的在天之靈
姜登選畢業於日本軍校,又深受張作霖信任,為何被郭松齡謀害身亡 | 天天要聞 https://bit.ly/2JlGCOo

下載 (80)下載 (79)下載 (78)下載 (77)下載 (76)下載 (75)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