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安全網與龍發堂{主軸NPO (非營利組織) 與 NGO (非政府組織)},因有效互助與牽制如同酒駕連坐的鎖鏈。或如社會信用評分系統與天網監視器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社會安全網重點不在「捕捉」而是「連結」/台灣社會、毒品危機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內湖女童慘案/小燈泡/兒童保險/社會安全網/堅強媽媽呼籲 請抱抱身邊家人/真的不想有人藉著我們的故事,討論支持死刑或廢除死刑/希望小燈泡能夠安心的去當小天使,請大家用各自的形式(誦經、禱告、點燈….等等)幫忙讓她安詳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台灣版虐待「N號房」凌虐犯罪-以工作不力為由苛扣薪餉,還把2人綁在椅子上當作「人肉標靶」,用空氣槍裝填BB彈掃射 ,2人全身被打得有如蜂窩,詹男還逼他們吃狗屎、喝尿,又電擊其身體/依殺人未遂罪、私行拘禁、違反人口販運防制法向院方聲請羈押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在墮落到殺人前,我們有沒有可能先接住他?寫在兇手伏誅之後。在墮落到殺人前,我們有沒有可能先接住他?寫在兇手伏誅之後。 | 方格子 https://bit.ly/2UMz1M3
2007年,Shaun Nichils跟Knobe做了一場思想實驗,他們請受試者假想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中,所有發生的事,都由之前發生的事決定,在這些原因背後還有原因,環環相扣,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好的。
在這個世界裡,有個名叫比爾的男人,他為了跟小三在一起,決定殺掉他的妻子跟三個小孩,所以他在地下室設下機關,和最近被執行死刑的翁仁賢一樣,比爾燒掉了房子,同時也燒死了全家人。
然後他們問受試者,在這樣的世界裡,比爾是否要為他的行為負完全的道德責任?有72%的人回答要。
與此同時,對另一群受試者,他們描述了同一個世界,但沒有提供任何會引發道德情感的案例,只是單純問受試者,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們,是否應該為他的行為負完全的道德責任?
只有低於5%的受試者認為要。
當然,多數人認為真實世界不是這樣,即使事出必有因,但人們依然有自由意志可以決定他們最終的作為,也因此我們應該為自己的行動負起至少一部分責任,在翁仁賢的案子中,多數人會認為這一部分的責任,已足以讓他被判處死刑。
翁仁賢自己也是這麼想的,在風傳媒這篇報導中,有提到偵查筆錄中記載著,翁仁賢曾問過檢察官會判多重,檢察官說可能會判無期徒刑,翁仁賢竟一心求死,當場拍桌說:「怎麼能判無期?這要怎麼教小孩?」
Storm.mg - 除夕縱火弒6親 判決書揭翁仁賢背後「只想讓家人痛苦、生不如死」人生-風傳媒
「他覺得你們都不愛我、不重視我、你們覺得我是廢物,他從小就是爸爸媽媽不愛、哥哥姐姐很優秀,長期受了很長期的指責......」 ...
Storm
我們跟死刑犯的想法一致,這會不會有點奇怪嗎?還是說,我們應該高興雙方達成了「共識」?
另一件我印象深刻的,是當年翁仁賢縱火殺人逃逸後,警方調閱了他近期的通聯紀錄要追緝他,結果發現他一個朋友都沒有,根本無從查起。
犯下這麼天怒人怨的罪之前,居然沒有任何親近的人可以察覺跡象、安慰或是勸導他,從不滿到殺人,這中間原本應該有一大段的距離留給整個社會阻止憾事發生,可是他卻一個人默默走完,無人關心、無人知曉。
在他殺人跟我們殺了他之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讓憾事變得無法阻止?
殺人絕對是他的責任,他也為此付出了代價,但當我們想進一步降低冷血凶案發生的可能,那就應該思考,在這個凡事必有因果的世界裡,這麼多兇手都一個人走完殺人這條路,我們是不是也是原因的一部分?究竟這些兇手是被漏接了,還是社會根本沒有接住他們的機制?
如果把一切責任都歸給殺人犯,那在處決槍聲響起時,事情就結束了,但如果我們也有一部分責任,那這份責任才能引導我們進一步改善社會的安全網跟關懷系統,也讓我們有更正確的觀念去關心身邊的每個人,也許在死刑之外,這也是一種讓社會更安全的答案。
在墮落到殺人前,我們有沒有可能先接住他?寫在兇手伏誅之後。 | 方格子 https://bit.ly/2UMz1M3


2020-03-25_220933

  1. 韓國境內首次因性犯罪,未審,而被公開示眾的犯罪人員-未成年少女的性愛影片,至少有26萬人在聊天室內,南韓民眾得知後群情激-有韓媒憤而公開犯罪集團首腦「博士」趙如彬照片及個人資料+憤首爾市警局公開示眾(召開由3名警方與4名社會人士(律師、大學教授、精神病醫生、心理學家)組成的「個資披露委員會」,討論是否公開主嫌樣貌。)。在考量預防犯罪與符合公共利益後,決定在明上午8點(台灣時間7點)把趙如彬移交給檢方時,會將其公開示眾;報導指出,這是韓國境內首次因性犯罪而被公開示眾的犯罪人員。 https://is.gd/rZH980

韓國N號房主嫌趙主彬今天8點警察從鍾路警察廳送至檢查官那時,首次面對記者,他表示,對因爲我造成傷害的所有人真心感到報歉,也感謝讓我停止這惡魔般的人生。面對記者問:是否承認散播淫亂物及殺人嫌疑時,他沒有做任何回應。
「N號房」性虐待未成年少女還拍影片招收會員觀看事件,引起韓國全民公憤,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首爾警方已逮捕「博士」趙主賓,並決定明(28日)移送檢方時,將趙嫌公開在鏡頭前,這將是韓國首次因性犯罪而被公開示眾的犯罪疑犯。
據韓國警方調查,從2018年12月到今年3月幾名20幾歲的韓國男子以通訊軟體「Telegram」創建私密聊天群組,在當中收費散播甚至直播多名女性被性虐甚至強暴的影片,剛開始主嫌以金錢又拐在推特大尺度推文的少女,謊稱警方要脅她們提供個資,隨後威脅要拍裸照甚至性虐待等。
這些受害女性除了有裸照外,還有的是用刀在她們身體上刻下「奴隸」或聊天室管理員名字的字樣,也有逼對方吃屎喝尿,或往下體放肥大的幼蟲,甚至強暴她們的直播或是要求她們對更小的弟弟妹妹性騷擾。
由於行靜態過惡劣、令人髮指,引起韓國全民公憤,已經有超過200萬民眾連署,要求韓國青瓦臺公布趙姓主嫌與相關嫌犯的姓名與個資,甚至連會員都需要公布會員命名。韓國總統昨天已下令徹查。露臉了!韓N號房淫魔教父 今早移送檢方真面目首度曝光 - 萬象 - 中時電子報 https://bit.ly/3bmN8x5


「要一起性侵她嗎」N號房誘騙少女 受害者淚揭邪惡陷阱 | 國際焦點 | 全球 | 聯合新聞網

2020-03-26_093933


自由開講》從南韓極惡劣集體性虐待「N號房」事件,借鏡看見性平教育的必不可缺!
2020-03-25 10:13
◎張明旭
南韓警方近日查出一起極其惡劣、駭人聽聞的數位性虐待事件——「N號房」(N번방),受害者目前多達74名少女,且其中更有16名未成年的女學生,年紀最小僅11歲!多位帶頭施暴的主嫌透過加密通訊軟體Telegram經營私密情色聊天室,透過收費來散播極直播多名少女非自願被性虐待的影片,而更驚人的是,付費參與觀看這些影片的會員人數前後可能高達26萬人!這起事件不僅反映出國家對數位性別暴力的防治及法制跟不上時代,更讓大家藉由南韓社會的狀況,借鏡看見嚴重缺乏性平教育將帶來的各種傷害與負面影響!
南韓警方近日查出一起極其惡劣、駭人聽聞的數位性虐待事件——「N號房」(N번방)。圖為韓國媒體《SBS》獨家公布,「N號房」主嫌「博士」的長相及真實姓名,並揭露其學霸背景。(圖擷取自Youtube_SBS 뉴스)
從2018年12月至今年3月,幾名20幾歲的韓國男性主嫌持續以多種方式誘騙少女,包含:利用社群網站或駭客方式專挑未成年少女搭訕,後續再利用各種不當手段騙取少女個資,接著再利用少女的個資來威脅,或是偽裝成警察,聲稱已掌握少女「散播猥褻物品」,藉由這些方式逼迫害怕的少女拍攝性虐待影片。另一種惡質手段,則是以兼職、模特兒打工為由,吸引少女應徵,拍攝裸照後,再以此威脅少女拍攝性虐待影片。而在這些私密群組的「房」中,無辜受害的少女就此被稱為「奴隸」慘遭各種性暴力對待...
在「房」內傳遞的,不僅有各種受害女性被偷拍、脅迫拍攝的情色影音,不只有各種性羞辱言論(*參與觀看者被要求必須發表性凌辱發言及上傳更多未經同意的性私密影像,不然就會被退群),還有多人性侵的直播,用刀在少女身上刻下「奴隸」或主嫌暱稱等字樣,逼迫受害少女吃糞喝尿、在她們性器官裡放昆蟲、逼她們用刀器傷害自己,甚至或逼迫她們去性騷擾自己國小的弟妹。這些慘絕人寰的行徑,從來就不是這群加害者聲稱的「情色聊天」,而是「不把這些少女當成人」來看待的嚴重人權侵犯!
更令人髮指的是,這些受害少女的長相、姓名、年紀、居住地、學校班級、工作等個資都在聊天室內流竄,藉此「導致」這些少女在生活中慘遭性侵,然後這些生活中被性侵資料及全無馬賽克的影片再度被傳回群組中供大家「享樂」!這些資料透過聊天室一層一層往外傳遞,甚至連有些非私密群組都可看見。而一但受害少女試圖逃離性虐待,嫌犯就會威脅對外全數公布這些個資,藉此繼續掌控這些少女們。而十分下流的是,在交易這些少女受暴的影片後,主嫌們還會利用這些觀看收費,假意幫助失學、低收入戶少女,藉此誘拐更多受害者者!這些加害者將「女性」視為更低一等、可隨意虐待踐踏、隨意玩弄的「器物」,並利用女性的「多重弱勢」來設下陷阱與獵捕,這些惡行所反映的,不僅是對人權的嚴重踐踏,更是背後性平教育的未曾推動!
這起事件爆發後,南韓民眾群情激憤,在短短一週內已有超過235萬人連署向青瓦台請願,要求公開嫌犯個資長相,以及公開「N號房」聊天室內所有「付費會員」的個資,認為「進入過聊天室在那默默旁觀及參與的你們,每個人都是加害者」,而許多藝人也紛紛表態支持請願,包含CNBLUE鄭容和、Girl’s Day惠利、前Wonder Girls惠林、2AM趙權、柳昇佑、10cm主唱權正烈、白藝潾、文佳煐、夏沇秀等,Girl's Day惠利並在IG限時動態寫下「比起憤怒更感到恐怖」,前Wonder Girls惠林則表示「在群組的人都是加害者」!
「N號房」(N번방)性剝削犯罪事件爆發後,韓國民眾呼籲公開「N號房」會員個資。然而,有「N號房」會員喊冤稱道自己委屈無辜。對此,韓國女團Wonder Girls前成員惠林在個人IG上直言「#曾在房間的你們都是加害者」(圖擷取自instagram_wg_lim)
對於民眾的憤怒與請願,青瓦台發言人今日回應,表示總統文在寅向所有受害女性及其中16名未成年人,表達最深的慰問,也同所有國民一樣憤怒,今後政府將負責刪除這些違法的影片,並將提供受害者相關的法律及醫療等援助,徹查「N號房」事件,包括聊天室內所有成員都在本次調查範圍中。
後續文在寅也在今日簡報會議中表示,他站在被害者這方,將成立專案小組徹查,「N號房」案是「毀滅人性的殘酷行為」,警方應該將此案視作「嚴重犯罪」,更加嚴肅地處理兒童及青少年的性犯罪問題。文在寅並表示希望能根除南韓性暴力犯罪,下令警方必須要對此案「所有涉案人士」進行徹查,不只是犯罪核心主嫌,更包含色情群組內的每個成員!
目前警方僅掌握120多名涉案人士、逮捕17名,其中也包含被認為是「博士房」營運者「博士」的趙嫌,首爾市警察局預計將在明日決議是否公開趙嫌身份;另外兩名主嫌「GODGOD」、「watchman」及其他協助營運管理及散佈的嫌犯則仍在追查中。
令人相當驚訝的是,警方目前抓到這些犯罪嫌疑人中,其平均年齡都約在24歲上下,其中更包含未成年人!且在這則案件被廣泛報導後,南韓多個論壇居然出現不少人在「求片」,並有多位「付費觀看的會員」跳出來反控「都是那些少女的錯」,聲稱自己「因為太委屈了,所以一直睡不著」、「自己只是繳了錢,用『正當方式』觀看了這些成人影片,不懂到底哪裡錯了!」、「比起處罰N號房的會員們,不是應該要先處罰那些上傳自己身體的『淫亂女們』嗎?如果她們不上傳的話,就不會有26萬名受害者了啊,我認為那些女性的錯更大」、「明明已經付了錢,聊天室卻沒了,最大的受害者明明就是會員們,為何還要被罰?」,實在欠缺性平意識到令人作噁!
南韓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N號房」集體性剝削案。(美聯社)
從這起事件針對少女的誘騙及性虐待、如此多人享樂式地觀看及羞辱這些少女受虐、犯罪嫌疑人平均僅24歲上下、以及事情曝光後各種「求片」及充滿父權意味的「反控」,我們再次看見南韓社會上仍然存在嚴重的性別不平等、數位性別暴力防治跟不上時代,以及最為根本的「嚴重缺乏性平教育」!如果南韓社會能夠多一點性平教育,那麼或許更多少女能夠及早防範這些充滿惡意的陷阱、更早獲得應有的協助;或許這樣惡質的事件就能夠提早曝光出來、而不是持續成長至今;或許這些女生就不用再慘遭這樣性暴力對待後仍要面對網路上層出不窮的反控及羞辱...
以此為鏡,我們同樣必須正視台灣現在愈來愈多的數位性別暴力問題,不只是復仇式色情(未經同意散布他人性私密影像),更包含性別歧視及仇恨言論、跟蹤騷擾與侵害、數位工作被用來性騷擾、性剝削、性暴力、性霸凌等等,真心期盼大家能夠認識與同理N號房事件中所有受害少女的痛,更加努力地落實性平教育,讓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都能夠不再經歷類似的遭遇...
註:經歷這次慘痛經驗,南韓政府提出數點針對「數位性別暴力」的具體措施,這些台灣其實也頗能借鏡。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參考「數位女力聯盟widi」的相關摘列。
(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 專案經理)自由開講》從南韓極惡劣集體性虐待「N號房」事件,借鏡看見性平教育的必不可缺! - 自由電子報 自由評論網 https://bit.ly/2QIRzdt


匿名、自由度高的網路世界,卻也容易成為性犯罪的溫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媒體上沸沸揚揚的「N號房性犯罪事件」,令人髮指。節選新聞如下:
……帳號名為「博士」的趙如彬涉嫌專挑未成年青少女下手,騙取受害者拍攝包含臉部並裸露私密處的私密照後,再恐嚇脅迫受害少女若不繼續拍攝性愛影片,將會向其家人與朋友社群公布個資……取得色情影像後,再利用通訊軟體Telegram開設色情聊天室,要求想觀看色情影片的人付費入會。目前南韓檢警粗估最少有26萬人曾加入相關聊天室觀看性剝削色情影片……而淪為「性奴隸」的受害者超過70人,其中有16人未成年!
……「N號房」的房規採「分級會員收費制」……主要以虛擬貨品做交易,使得加害者的身分得以隱匿……之後還須持續有所「貢獻」,才能保有留在房間不被「踢出」的資格。因此,會員爭相上傳色情影像,有的要求畫面中的青少女對著鏡頭做出猥褻動作……而受害者的個人資料,包含長相姓名、學年班級座號、上學上班的地點都被公布在聊天室中;還有會員在廁所裝設密錄器偷拍;為了避免被踢出群組,會員們爭相分享偷拍家人、女友、砲友的私密影片……
南韓的數位性暴力氾濫早非新聞。(以下引用《婦援會訊》95期。)2019年婦援會舉辦的「數位時代中的性別暴力」研討會上,韓國網路性暴力回應中心KCSVRC( Korean Cyber Sexual Violence Response Center)會長李佼燐與專員崔浩然曾指出,韓國「性私密偷拍影片外流」問題嚴重。韓國色情網站上提供大量零成本的偷拍影片讓使用者付費下載,影片中的受害者往往不知情。韓國檢警在2017~2018年間調查更發現,色情網站業者提供影像刪除服務,若受害者希望下架自己的影片,還得付錢給透過影片獲利的平台。他們更指出,2017年韓國男性網站的問卷調查中,超過5成的人回答應該感到罪惡的是拍攝和散布私密影片的人,「僅是觀看影片」並沒有關係。
南韓社會父權色彩向來濃厚。據CNN報導,南韓20多歲男性中,超過7成不支持女權主義。甚至有名20多歲的男學生認為南韓年輕女性並沒有被社會不利對待(disadvantaged)。2020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顯示,南韓在153國中位居108名,相近於106名的中國,僅稍優於112名的印度,離性別平等顯然還有一大段距離。
麻木不仁的旁觀心態,匯聚成大規模的惡意暴力
N號房事件遭到揭露,就像是一根銳利的針,把南韓男性聲稱的「現在沒有歧視」的假象刺破。我們都心知肚明,兒少性剝削營利組織與網路上性羞辱的影片是多麽普遍。久而久之,那些我們認為只會發生在遙遠國度的雛妓與人口販賣,或是只降臨在不潔女性身上的公眾羞辱,麻痹了我們的同理心及罪惡感。人們隔著網路這一道完美安全的防護牆觀看非自願的色情影片,剝削和自己無干無涉的女性,抱著「反正不是我做的」、「反正大家都在看」的圍觀心態,正是這種無感的共犯結構,將一個個無辜女性推入色情陷阱。
N號房的運作深諳此道。像是街頭詐騙,以小利誘使你進入房間,當你一腳踏進去就難以抽身,甚至成為組織拉下線的一員。N號房開放好奇的潛在消費者先加入「試看房」,免費觀看幾部影片。如果要看更獵奇的影片,則要支付加密貨幣加入其他群組;群組的入場費隨影片獵奇程度增加而提高。沒有在群組發表性羞辱言論或上傳影片者,將會被踢出群組。組織規章很明確地要求:就算是旁觀霸凌的人,你也一定要弄髒你的雙手,參與分攤罪惡感的局。性剝削的機器因而越長越大,若報導屬實,群組成員的家人、伴侶都已淪為受害者,成為維繫性剝削連鎖與陽剛團體規範的犧牲品
這種集體性剝削、消費女性的作為,我們早數見不鮮。在台灣,許多網友熱衷於在聲稱持有外流影片(未經過當事人同意散佈的性私密影片)的貼文底下留言「卡」、「+1」、「硬」,作為一種共同羞辱的參與象徵,一種陽剛的宣示。若太久沒有「發車」提供他人外流影片,或是不參與言語羞辱女性,該成員在男性群體中的地位就會遭受威脅。網路成了扭曲且暴力的性剝削文化溫床,網路媒介提供的匿名及距離感,成為個人言行的最佳保護,社群媒體的集體號召力稀釋了個體背負的罪惡感,「搭車」與「發車」行徑遂被輕描淡寫為無傷大雅。
南韓N號房事件爆發不久,台灣某臉書粉專出現聳動貼文:「陳先生公布女性私密影像」,並於文中鼓勵網友「慢用」照片,底下有1,500名以上網友留言卡位。圖片來源:數位女力聯盟widi。
慘無人道的N號房讓我們看見,這種「小試無妨」的小惡,經過組織催化,匯聚起來是多可怕的商機,足以形成龐大的共犯組織。據悉,N號房會員多達26萬人,這尚不包括影片經流傳後實際觀看過的人數。案件揭露後,不少群組成員上網求助「只是下載一兩部應該沒關係吧?」「怎麼消除群組紀錄?」顯見不少共犯不認為自己罪應當罰,甚至想再次利用科技逃避制裁
數位性暴力的犯罪工具:匿名通訊軟體、加密交易機制與串流平台
許多台灣人注意到Telegram(以下簡稱TG)是因前陣子Line官方帳號2.0上線,Line調整官方帳號收費標準,推播訊息收費大幅增加,許多官方帳號,包括慈濟與蔡英文總統,都轉而經營TG。N號房的主使者們也聰明的利用TG的加密訊息特性,讓加害體系的成員感到受保護,進而肆無忌憚在圈外人見不到的角落犯罪。主使者連剝削機制都設想周到,利用加密貨幣安定供需市場。誰能想到,在香港反送中扮演行動者保護傘的TG是一把雙面刃,能保護隱私,也能成為隱匿犯罪的工具。
隱私的反面是隱匿,個人自由的過度擴張則有侵害他人之虞。筆者聯想到毀譽參半的成人影音串流平台:Pornhub。起初,Pornhub開啟了色情媒體共享經濟的可能,人人互相分享好料,不亦樂乎。然而,上傳影音的自由度及鬆散的審核機制卻成為報復式色情的散佈中心,任何人都能輕易分享前女友的私密影片,不用經當事人同意。國外已有多則新聞指出,Pornhub不乏性侵、兒童色情、非經當事人同意而上傳的內容,已有當事人因此自殺。美國反人口販售組織Exodus Cry認為Pornhub缺少內容審核機制,還藉網站流量盈利,無疑是幫兇。他們發起的「關閉Pornhub」行動已有54萬人連署。
從N號房到Pornhub,我們看見只要有市場需求,有適當的犯罪工具可以操作,供給方就願意鋌而走險,賺取黑市龐大利潤。N號房絕對不是世界上唯一、最後的群體性剝削事件。此次案件也暴露全球化資本流動問題:沒有在輸出國落地的企業該如何規管?若TG堅持使用者協議,不提供群組成員個資配合韓警辦案,整件事該如何落幕?打著自由與資本主義旗幟拓軍全球的跨國企業,這些靠性剝削賺取暴利的交易與串流平台,推卸給「槍本無罪」就不用付任何責任嗎?
社會如何預防與面對傷痛?
整件事最讓人難過之處,就是受害者面臨脅迫,卻找不到誰能求助,我們以為密織的社會安全網,卻無能承接這些女性。家人、師長、友伴、教育、網路警察,這些角色都沒能給予救贖。
追本溯源,沒有需求就沒有市場,我們必須誠實面對人根本存在的戀童、性虐待、偷窺的慾望。這樣的慾望該如何調整與發洩,並不傷害到社會上的任何一個人?矯治是一門專業,還望有專家提供解方。
最後,希望讀者謹記,無論在現實生活,或在社群媒體上,你的一句「幹她」、「女人就是要打」、「誰叫她不知檢點」,都是在延續厭女及剝削的邪惡結構。就算你躲在匿名的保護牆後,就算你只是袖手旁觀,你的「觀看」與「在場」就是一種參與,滋養著產製性剝削文本的市場。邪惡不因群體的共責分攤而減弱,而因群體的默許更蔓延無阻,侵蝕整個社會。
我們必須堅定拒絕數位性暴力,拒絕成為性剝削市場的消費者,不再默許任何一場欺凌,也不再默然觀看非自願的私密影片,否則我們就是持續運轉這惡質結構的齒輪,輾壓許許多多無辜的受害者。
(作者為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四年級學生。)【投書】「N號房事件」:拒絕成為數位性暴力中的匿名共犯 | 郭美妤 / 多元發聲.讀者投書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dBkQAC


2020-03-30_093902

台灣知名脫口秀主持人曾博恩(見圖)日前公開自己過往遭遇的性霸凌經驗,引發廣泛討論。(資料照,陳明仁攝)
知名脫口秀主持人曾博恩日前舉辦首場個人脫口秀,並於近日貼出2段節目錄影片段,首先公開的版本中,博恩以玩笑方式多次提起「女性強姦男性」,引來廣泛討論,並遭部分網友批評其發言不妥,隨後博恩張貼完整版影片,公開自己童年多次遭到同儕「性霸凌」的過去,並強調「過去是可以放下的」。
博恩26日釋出脫口秀節目的片段,內容提及自己在和妻子討論「性侵害的定義」後,博恩認為自己「每天都被強姦」,他以誇張的表情哭訴,引發觀眾一片笑聲,博恩隨後更用開玩笑的方式指責觀眾,點出「男性受害者」這項議題在社會上往往被大眾忽視。
影片公開後,在網上引起廣泛討論,部分網友認為揶揄這類議題行徑不妥,不過,博恩28日公開完整版的節目內容,其中分享自己求學階段曾被性霸凌的經歷,包含在國中就讀男生班級時,他每天都會被同學架住「被打手槍」,直到射了之後才能被放走。博恩也分享,自己就是在這件事後才開始重訓,唯一目標就是要達到臥推70公斤,超越班上想強吻自己的那位男同學所練的噸位
博恩事後也在臉書貼文表示,完整的故事是自己國小、國中、高中都曾被強暴,至於有人攻擊自己講述該議題,博恩指出,原因只在於他的形象「不是大家習慣看見的受害者」,也因為外界的想像力容不下「一個真的多次經歷強暴的人還覺得無所謂」,因此,當這樣的人真的放下後,反而還告訴他「你不可以走出來,你不可以開這種玩笑」。
博恩強調,對當事者來說,更重要的是「過去是可以放下的」,而不是「請男性停止」,博恩也指出,自己開了這個玩笑,就證明了確實有可能真正放下,但他也瞭解,並不是每個人都已經走出來了,這只是他個人的故事。「國中每天被同學架住被打手槍!」博恩自爆被性侵黑歷史:我射之後才能走-風傳媒 https://bit.ly/2QT2wcw


 不只博恩,北市議員「呱吉」經曝小學時期遭到強暴。(中時資料照片)
《博恩夜夜秀》主持人博恩日前在脫口秀中,先是分享自己與太太討論「被性侵」的定義,接著分享被強暴的經驗,事後又在臉書po文,揭露從小各階段都被強暴過,也因此長大後用健身來自救,防止這種事再發生,而此事件引發網友正、反兩極議論,北市議員兼網紅「呱吉」(邱威傑),則聲援博恩,自爆國小4年級也被強暴,甚至曝光了施暴對象與事發地點,引發外界譁然。
繼博恩公開遭強暴的經驗後,北市議員「呱吉」也在臉書po文,竟透露「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被強暴了」,且公開加害者當時比他大了十幾歲,事發地點是長庚醫院,他坦言,直到大學以前,不知怎麼描述此事,也沒把內心的真實想法公開過,「不是我面對不了,而是我不知道身邊的親友是否能夠招架」,坦言自己想法其實不太悲傷,但不覺得外界能理解那種複雜的感覺,所以他說起這故事,總講得輕鬆,「像是一個笑話」。
而在博恩於脫口秀上講起被強暴經驗時,呱吉跟太太就坐在台下,夫妻倆覺得最大的爭議,是「這段是否該放進表演裡」,而博恩因為說了這段子遭到攻擊,被認為是忽視性侵對男性的傷害,呱吉認為這世界上,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言論、有很多不是那麼完美的人,「但我們怎麼判斷什麼是劣質的笑話?我們要看段子本身的脈絡與出發點」。
呱吉夫妻認為博恩說的這段子,是他個人真實的故事,但這放在脫口秀當題材講,不知是否算是觀眾想看到的幽默,「我們是想透過笑話來加強黑人與犯罪的聯想?還是諷刺黑人與犯罪之間的刻板印象?」,認為儘管這個10分鐘的段子雖稱滿戲謔,「但健身的段落卻是誠懇的告白」,誠懇到夫妻倆不得不討論,這是否還算是一個玩笑?但真的希望「這個世界還是有足夠的溫柔,去理解不一樣的彼此」
聲援博恩!呱吉揭「小學4年級被強暴」對象、地點全曝光… https://bit.ly/2xxIAW4


近日,南韓爆發「N號房事件」震驚全球,引起各國網友的關注。YouTuber海量小姐在個人頻道上,解析這起事件並分享看法,希望更多人關注此事情。
影片中提到,Telegram是訊息加密的通訊軟體,比起Line還要安全。「N號房事件」的交易都是使用虛擬貨幣,利用比特幣,所以難以追溯源頭,並成為非法交易的陣地。
她解析「 N 號房」由來,及「God God」(갓갓)創建者一開始的欺騙手段,到後來「博士房」開始流行。博士鎖定有經濟困難的女性,假裝提供她們工作,再脅迫這些女性拍攝影片,把她們當作「奴隸」對待。不僅如此,若想加入聊天室,必須說出有關性愛發言及上傳影片做為交換,因此有許多女性不知道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
影片曝光後,網友紛紛留言:「這種人不要判他死刑。讓他活着。生不如死的活著」、「又氣又心疼」、「聽到一半我都要嘔出來了」,部分網友好奇:「受害人為什麼不報警」,引起許多網友回應。


南韓國內近日除了新冠肺炎疫情,「N號房」事件也鬧得沸沸揚揚,更有國中生集體性侵女學生的恐怖案件,結果未成年加害人目前卻只要接受轉學處分而已,讓外界相當氣憤。目前青瓦台請願網站上,已超過30萬人連署,要求重新修訂對於未成年加害者的法條。
受害者母親忍無可忍提出請願,內容指出,事件發生於2019年12月23日約凌晨1點,女兒被2名同年級的男學生威脅,如果不來公寓赴約、喝酒,那麼「今天就要把你殺了」;最後女兒喝醉了,被拖到沒有監視器的28樓梯間性侵,期間2名男學生手段兇殘,不但朝女兒的臉吐口水、吐痰,還毀容她的臉。
受害者母親說,女兒最後接受了3周整形外科手術及2周的婦產科檢查,沒想到2名男學生仍不放過他們,把女兒的裸照散布到社群媒體上,或者打電話到家裡以不堪言語嘲笑,導致全家受不了搬離原本的居住地。
沒想到男學生的父母請來厲害的律師,事後完全不肯承認犯行,還開心的全家出遊玩;警方態度也相當消極,稱只能透過另名加害者的DNA做比對,但如果對方拒絕,他們也無能為力。對此受害者母親相當痛心,由於訴訟都還在進行,加上加害者都是未成年人,所以2名男學生目前僅受到轉學處分,但他們根本毫無悔意。
而觀察青瓦台上其他請願書,不少都與未成年加害者性侵暴力有關,但這些加害人最後都因為未成年關係,受到的處罰相當輕微;不過隨著事件一件件浮上檯面,也激起南韓人對未成年性犯罪問題的重視。輪流侵犯國中少女!2男學生「轉學繼續上課」無悔意 30萬人連署修法重罰 https://bit.ly/3aJLW71


罕見獸行!75歲外公肛交性侵19歲外孫 重判8年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罕見獸行!75歲外公肛交性侵19歲外孫 重判8年
75歲外公肛交性侵19歲外孫,重判8年!(記者蔡彰盛攝)
罕見獸行!75歲外公肛交性侵19歲外孫 重判8年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2RbQYS4
2020-04-05 20:20:19
〔記者蔡彰盛/新竹報導〕新竹縣75歲陳姓男子趁19歲輕度智障的外孫與母親回娘家之際,先播A片給外孫看,再強迫口交、肛交得逞,陳男女兒一度怕先生知情,會將岳父殺了,而叮囑兒子不要聲張,沒想到事後陳男竟向女兒催討債務,女兒崩潰才吐露此事,新竹地院審理後認定陳男確有性侵外孫獸行,重判徒刑8年。
林男指控,2016年初他還19歲時,到外公陳男家小住3天2夜,陪外公去醫院看醫生時,外公看見護士就說「這女生的胸部很大很性感」,他說「爺爺不能這樣」,當天下午回到外公住處,外公叫他放影片來看,他原本以為是相聲的賀歲片,沒想到竟是A片,外公上前抱住愣住的他強脫衣物,強壓他頭逼迫舔陰莖,且肛交得逞。
林男說外公又高又壯,總共噴了2次,他根本無力反抗,事後肛門痛到不行,還拜託母親擦藥。他說外公也舔他的生殖器,且舔遍他胸部與全身,令他噁心不已。
林男母親陳女說,兒子有輕度智能障礙且領有手冊,父親也知道外孫這樣,案發後兒子告訴他被外公性侵一事,她很震驚,她告訴兒子不要跟爸爸說,因為她先生個性很衝動,怕先生一怒之下,把她父親殺了。
沒想到陳男事後又向女兒與女婿催討債務,讓女兒崩潰,她終因無法承受心理壓力,而將此事告知先生,全案才爆發。
陳男到案後,矢口否認性侵,聲稱當天是外孫自己放A片看且在自慰,就迷迷糊糊地跟著外孫一起打手槍,後來還互相口交,都是外孫自願的,他沒有肛交外孫。
法官調查,陳男一開始竟以被害人自居,全盤否認與外孫有性交行為,直到警方提出證據,才改口坦承有口交,法官認為若非有證據存在,陳男實欲全盤否認犯行,可見其畏罪心虛,因此不採信其辯詞。
法官認為陳男身為外祖父,且知外孫輕度智障,卻不思善盡呵護及身為長輩之責,反而強制性侵外孫以逞個人性慾,罔顧人倫,造成外孫身心極大創傷與陰影,難以抹滅,至今仍深受影響,由於其始終否認犯行,所辯內容乖違倫常,因此依對心智缺陷之人強制性交罪重判他8年徒刑
罕見獸行!75歲外公肛交性侵19歲外孫 重判8年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2RbQYS4


2020-04-23_112805

反抗父權壓迫?韓國女性網站主張以暴制暴 https://bit.ly/3bxtJtR
「韓國人的壓力為什麼那麼大?」在韓劇、韓流明星的「洗滌」下,過去多數台灣人對韓國的認識,可能較偏向「流行文化」方面的資訊,例如隨處可見的電視劇、綜藝節目等。或者受到新聞、社群媒體的風向影響,因個別事件而產生「哈韓」或「仇韓」現象。
上述狀況,也導致許多人對韓國社會有著「過於美好」或「過於負面」的想像,因而忽視了它的社會真實面──舉例來說,當「 N 號房事件」爆發後,很多「韓流粉絲」在第一時間都不敢相信,這是真實發生在韓國的事情。
事實上,韓國社會的性別平權問題,一直十分嚴重且複雜的課題:根據世界經濟論壇於去年底發布的《 2020 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韓國排名一如過往的位居後段班──在 153 個國家中排名第 108 名「男尊女卑、長幼有序」固然是亞洲國家共有的問題,但在韓國此現象可說更為複雜、難以一言蔽之。
韓國性別平權的難題:以「恨」為驅力
簡單來說,近年在韓國的兩性(或說性別)平權發展,和許多亞洲國家(如日本)走過的路有十分相似之處:由於全球女性主義崛起,使(韓國)男性感受到自己過去的優勢、地位乃至權力受威脅,由此形成「厭女」風潮等現象,阻礙了兩性平權的健康發展。但與此同時,韓國部分女權組織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主張「以暴制暴」的激進團體紛起,以「仇男」反制「厭女」,平權議題遂隨之趨於激進。韓國的性別問題由各種聲音,或理性或仇恨,交織出特別的樣態。
在韓國,儘管不能以偏概全,然而確實有不少激進的女權團體存在。它們或許起初立意良善,可是當討論逐漸發展下去,卻慢慢變調了。這個現象進而影響到韓國大眾對於「女性主義」的態度:女權隱然象徵著女性至上,甚至成為激進的代名詞。(詳見後文)
韓國的性別議題為何如此敏感?甚至成為兩性之間恨厭對方的對立局面?除了父權社會結構性的問題,不得不提到將話題搬上檯面的重要開端──網路的興起。網路時代下,性別歧視及厭女情結攻佔板面,不法的私密影像無孔不入。物化女性的行為一直都有,但透過網路的匿名性及討論空間,更遠較以往猖獗地散佈於各網路平台,一再彰顯女性被視為客體的現象。
「最佳網文日報儲藏所(일간베스트 저장소)」,簡稱「ilbe」,正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它創立於 2010 年,起初是為了保存另一知名網路論壇「DC Inside」所移除的不當文章,但隨著訪客日增、「鄉民」聚集,逐漸成為極端保守派人士的聚集地。討論內容除了政治傾向,也包含許多貶低女性的言論,甚至不法的女體影像等。他們不單是帶有強烈偏見歧視的「鍵盤俠」,甚至彼此分享不倫影像等。
其他色情媒體,諸如「 N 號房事件」中的 Telegram 群組之前,還有成立於1999 年的韓國大型色情網站「海螺網(소라넷,Sora Net)」。該網站會員數超過百萬名,專門分享偷拍影像,另外還談論性犯罪、性交易等。由於伺服器位於國外,於 2016 年才終於被警方關閉。
「女超」網站的誕生:主張以暴制暴,宣揚女性至上
為了與之抗衡,韓國提倡女權的網路論壇,也在 2000 年前後依序誕生,其經常被稱為「女超網站」(여초 사이트)。
「女超」一詞,原指韓國女性人口數(即將)超越男性,隱含韓國社會應更重視兩性平權的正面主張。然而,在女超網站中不乏較為極端的聲音──這些網站往往披著女性主義的外衣,實則發表仇男言論、宣揚女性至上。近期較知名的女超網站有「Megalia(메갈리아)」以及「Wamad(워마드)」等。
女超網站或團體的成立目的,原是為了爭取平等的女權──不可否認地,這些團體對於女權運動確實有正面的作為,如 Megalia 對於關閉海螺網的努力、成功使電商平台「TMON」下架針孔攝影機等。但另一方面,它們的多數論壇內容,實際上則與 ilbe 等「厭女」論壇無異:激烈地挑起性別間的矛盾,反倒深化了兩性對立──只有性別不同,行為的本質卻是一樣的。
從韓國的社會新聞、犯罪案件等可以窺知,韓國女性所受到的壓迫和束縛絕非虛假。其中具代表性的案例,包含眾多娛樂圈的性壓迫醜聞、 2016 年的瑞草隨機殺人事件及文章開頭所述的「N號房事件」⋯⋯等等。然而,在對抗父權結構過程中出現的激進女權團體,何嘗不是一種報復性的操作呢?
法國文學理論家、人類學者吉哈爾(René Girard)在其知名的「擬仿慾望」理論中指出:不公的對待與權力的濫用,會帶來「模仿性的敵對」;但這樣以暴制暴的結果,卻往往使得暴力本身成為目的。如此的交互作用,似乎與韓國的性別議題有些相似之處。
韓國社會更深層的問題:「權力」的高度不對等
筆者認為,真正的「女性主義」應是追求個體間的平等,而不是為了凌駕於男性之上的女性優越主義,更不是仇男主義。但放到韓國的文化脈絡裡,似乎不能清楚地分明。
事實上,這種情況各國多少都有:在公眾討論有關性別平權的議題時,可能一不小心就落入框架,將其歸咎於男女差異,或陷入二元對立的困境。但需要注意的是,所謂「父權社會」的鎖鏈,不只禁錮女性而已──其意義核心並非針對性別,而是權力。
簡單來說:只要權力位階較低,男性也有機會遭受壓迫,例如上司對於下屬、長輩對於晚輩等。再者,女性也同樣可能助長父權結構,將僵化的道德規範自我內化,並嚴格審視自己與他人,造成「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情況發生。
面對權力不對等的關係,我們往往被迫順從,對於正義感到無力又無助。但至少可以從自己做起,尊重每個獨立的個體,讓社會有被改變的可能。
為了流量,媒體所傳遞的訊息,無非也是反映出閱聽人潛藏的渴望──在這個看似資訊龐雜的時代,如何謹慎識讀媒體,並保持懷疑、思考及關注不同面向,成為每個人重要的課題。
同時,我們也可盡量避免用自己既有的認知看待其他國家的文化,造成誤解。例如,「女性主義」雖然只是個名詞,但置於不同的文化中,卻可能有著不全然相同的含義。
反抗父權壓迫?韓國女性網站主張以暴制暴 https://bit.ly/3bxtJtR


南韓N號房創始人「Godgod」身份全公開 同學嚇壞:他不是乖寶寶嗎?

南韓N號房創始人「Godgod」身份全公開 同學嚇壞:他不是乖寶寶嗎?
南韓N號房事件爆發後,多名嫌犯已陸續被逮捕,近期創始人「Godgod」落網後,也被警方公布他的真實身份,本名文亨旭是一名24歲男大學生;在身份曝光後,有電視節目找到他就讀過的每一間學校,更訪問他先前的老師和同學,不少人得知真相都難以置信,原以為他是乖寶寶。
N號房事件是一群網路性虐待犯罪集團長年誘騙少女,要求她們接受各種不人道對待,再把照片或影片給付費會員觀看,不僅賺了大筆金額,又造成受害者一輩子陰影;警方在長期調查追捕下,近期終於陸續抓到不少人,其中N號房創始人Godgod也落網,日前更當眾向受害者道歉。
而經過警方召開委員會後,認為Godgod涉嫌違反兒童青少年性保護法,決定公開他的真實身份,Godgod本名為文亨旭,他只是一名24歲男大學生;當他的本名公布後,先前就讀過的學校也都被翻出,和他一起上課的同學表示完全看不出來,在大家的印象中,文亨旭溫文安靜,上課都乖乖地聽課。校方得知文亨旭居然是N號房創始人,還為此召開學校會議。

南韓N號房創始人「Godgod」身份全公開 同學嚇壞:他不是乖寶寶嗎?


 

韓國N號房4大兇嫌被公開 驚揭「模範生」犯罪的真面目
韓國N號房4大兇嫌被公開 驚揭「模範生」犯罪的真面目 https://bit.ly/3bFrFiM
May 14, 2020 1:13 PM
韓國「 N 號房」社會事件持續延燒,昨日( 13 )韓國警方公布 Telegram 匿名群組「 N 號房」創始人「 godgod 」(갓갓)個人資料,其真實身份為 24 歲的建築系大學生文烔旭(音譯)。群組營運者及共犯「博士」趙周彬(音譯)、「 Watchman 」38 歲的全某、「太平洋」16 歲少年,再加上文烔旭、姜勳、李元昊等人陸續落網。然而,令韓國社會震驚的是,這些年輕人在校表現優異,有些人甚至被稱為「模範生」。
據韓國媒體報導,「 godgod 」文烔旭出生於 1996 年,現年 25 歲(韓國虛歲),畢業於於京畿道始興的論古中學、銀杏高中,現為韓京大學建築系 4 年級學生,由於文烔旭上個月 10 日曾透過個人推特透露休學的意願,目前是否仍在學未知。
而先前落網的「博士房」經營者趙周彬,也是 20 多歲的青年,在大學成績優異,甚至曾擔任過校刊總編輯、擔任社會服務志工,雖然同樣也是平凡、話少,朋友不多的類型但也被當當作是模範生。
《韓國經濟》報導稱,文烔旭平時在大學的表現「平凡又正常」個性安靜、朋友不多但與他人相處還算融洽,是「平凡的讓人記不住」的類型。但課業上,積極參與教授的論文研究,仍被當作是模範大學生。
另外 2 名共犯,姜勳、李元昊也是未滿 20 歲的未成年人,18 歲的姜勳中學時期積極參與社團,擅長程式設計;19 歲的李元昊則為韓國陸軍士兵。
整理相關報導,加入「 N 號房」需要上傳持有的色情影片,或是參與言語性騷擾。一些群組甚至要求會員發布親友、女友的色情影片。營運者們透過對會員收取 25 萬韓元至 150 萬韓元的虛擬貨幣非法盈利,「博士房」中人數最多的群組甚至高達 2.35 萬人。韓國警方調查,初步計有 26 萬個帳號參與「 N 號房」性犯罪,韓國媒體《 MBC 》扣除加入多群組的帳號,估計約參與者約 3 萬人。
隨著主嫌、共犯的身份曝光,韓國社會也掀起相關的討論。性別平等面向,韓國部分男女以「泡菜男」、「泡菜女」互相貶低、攻擊。事件爆發後,網路上有涉事者發問如何刪除 Telegram 帳號,甚至譴責遭到性虐待的女性才是詐欺犯,種種歧視被害女性的言論,加深了韓國男女之間的對立。
同時,韓國近日爆發梨泰院夜店 COVID-19 群聚感染事件,由於其中一家被報導是同性戀酒吧,媒體公開曾經到訪過的顧客名單,掀起韓國社會恐同的氛圍。梨泰院夜店事件也讓韓國民眾反思,「新天地」教會、「 N 號房」等社會案件的涉事名單卻以沒有公開,是否有「獵巫」之嫌。
韓國N號房4大兇嫌被公開 驚揭「模範生」犯罪的真面目 https://bit.ly/3bFrFiM

Ryw7ohMGdKEDSvRyw7ogUAVecE8YRyw7oh0GXmuGEyRyw7ohiCSnw7oO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