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林本源之城堡「通議第」林氏落腳大溪後,為防止山地泰雅族和北方泉州人來攻,於是在大溪築個小城,號稱「通議第」(林氏任官知府,父祖均獲朝廷贈予通議大夫的封典)。小城長約216公尺,寬約144公尺,城牆高一丈三尺五,牆壁卻厚一丈五尺,總面積9408坪(3.2甲)。相較後來的台北城占地10,522甲,大溪城自不能與之相比,但以私人家宅聚落而言,就比福建客家土樓大了很多很多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林維源/板橋林本源家族清末時曾是台灣首富/林朝棟夫人-一品夫人/板橋林家林維源擔任二品京官,為清代台灣人擔任的最高文官/新北市文化局今年以林本源家族致富事蹟,製作「金算盤」文創商品「金算盤」製作成鑰匙圈模樣,象徵「精打細算、財運亨通」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姜長福是1870年代姜秀鑾、姜秀福在合興莊的公號-隘首姜長福/隘糧與大租:清代竹塹地區合興莊的隘墾事業與閩粵關係/板橋林本源與北埔姜家的合作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金廣福是清領時期北臺灣最具代表性的墾隘。1835年(道光14年),淡水廳同知以保護竹塹城(新竹)東南山區安全為由,指示粵籍的姜秀鑾和閩籍的林德修(後由周邦正取代),共組「金廣福大隘」。墾隘運作初期,除由官方補助資金及仕紳投資外,墾戶也積極招攬佃農,就地取糧。金廣福的墾地遍及今日新竹縣北埔、寶山、峨眉三鄉,每年可收隘糧大租高達5,425石。
新竹東南郊隘線分布形勢圖 - 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 https://bit.ly/2QJ1W17


2020-03-25_124408

20060221_352020-03-25_0831212020-03-25_0831532020-03-25_0831462020-03-25_083136

大溪是「板橋林家」的發跡地。「林本源」龐大的家業就是在大 溪建立起來的。「板橋林家」曾是北台灣首富,與基隆顏家、霧峰林家、高雄陳家以及鹿港辜家,並稱為台灣五大家族。其第一代祖先林應寅,福建 漳州人,於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來台,定居於新莊,至第二代林平侯時,白手起家,成為富商。嘉慶年間,新莊發生漳泉激烈械鬥,林平侯於是舉家遷往大 溪,拓墾蠻荒,帶動了大溪的繁榮與發展,林家事業蒸蒸日上,不斷拓展,在桃園、台北、宜蘭,擁有大片田產,而成為富甲一方的家族。第二代林平侯大約於道光 初期(1820年代)大溪老街附近建造了一座石頭城堡,因過去漳泉械鬥的陰影猶在,再則大溪緊臨泰雅族的居地,所以有軍事防禦的需求而興建城堡,城堡占地 三甲,遺址就在大溪國小與運動公園的這塊區域,如今僅剩一塊紀念碑石而已。林家在大溪的古城,最後毀於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 當時民眾自組的義軍從三峽至大溪沿線與來台接管的日軍激戰。日軍攻打大溪時,砲火將林家的城堡夷為平地。
第二代林平侯有五子,為國棟、國仁、國華、國英以及國芳,分別以「飲、水、本、思、源」為家號,其中國華的「本記」與國芳的「源記」後來共同遷回板 橋營建大厝,以「林本源」為商號。在第三代國華、國芳兄弟經營之下,「林 本源」跨足米業、鹽業、航運業、樟腦業及錢莊,並在各地購置田產,範圍從桃園到宜蘭,全盛時期共有五千三百甲(約五千一百四十公頃,為206個中正紀念堂 面積)土地,當年的地契,據說可以堆滿三坪房間,田租收入高達二十萬石 (一石=100台斤),林家而成為北台灣第一大地主 (第二名霧峰林家,僅有一千五百甲,不及板橋林家的三分之一)
林國華之子林維源(第四代),更將林本源的家業發展至巔峰。林維源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發展政商關係,曾捐款興建台北城,亦曾慷慨捐輸50萬兩協助劉 銘傳處理清法戰爭的善後重建,因而被朝廷封為太常寺少卿,官居二品,並被授命為台灣團練大臣。台灣建省後,光緒十二年(1886年),劉銘傳設「撫墾總 局」於大溪,推薦林維源出任幫辦撫墾大臣,兼管北路撫墾局。大溪的老街及碼頭在這此期間達到了空前的繁榮。著名的板橋「林家花園」就是第四代林維源的時代 完成的,一磚一瓦,一石一木,皆由唐山海運而來。林家花園完工於光緒19年(1893年),為台灣最大的私人園邸。光緒20年(1894年)慈禧太后六十 歲生日,林家祝壽金就捐贈白銀三萬兩,是當時所有個人捐款最多者。一個小小台灣商人的實力,甚至遠勝當時兩廣總督張之洞和江西巡撫劉坤一。劉銘傳時代,看 上桃園大溪當時的樟腦局辦公室,林家也是二話不說立刻捐輸。結果後來開發樟腦的兩張專利權,其中一張便批給板橋林家,讓林家又累積了兩代財富。
林家第五代林爾康娶了宣統帝溥儀老師的妹妹、第六代林熊徵娶了清末政治家盛宣懷的女兒盛關頤,而盛關頤的英文老師就是蔣宋美齡的二姊宋慶齡;林熊徵 的姐姐林慕安又嫁給兩江總督沈葆楨的孫子。第七代林明成,則娶了同為台灣五大家族之女 — 基隆顏家第三代顏絢美。
甲午戰爭後清廷慘敗。光緒21年(1895年),中日簽定馬關條約,清廷割讓台灣。消息傳來時,台人群情激憤,成立「台灣民主國」,推舉台灣巡撫唐 景崧為總統、林維源擔任議院議長。林維源拒絕出任,隨即離台。五月,日軍從鹽寮登陸,「台灣民主國」瓦解。日人來台後,讓台灣人有1年的時間選擇留下成為 日籍台民,或自行離台回中國。林家顧及在台龐大產業但又擔心政治上的不穩定,整個家族選擇兩邊押寶 — ㄧ半的人回廈門鼓浪嶼,ㄧ半的人留在台灣。日人之後給予林家在台極大的地位,除了安定地方民心外,更重要的是以台灣人管理台灣人是殖民初期很重要的手段。 當時林家每每宴客,一次採買都是上百人的份量,必須從林家花園前的公館溪,划著小船到艋舺採買,可見林家花園已成政商往來的俱樂部。據日治時代臺灣總督府的調查,臺北地區有三大富豪:排名第三的是艋舺的洪合益有 資產20萬圓,排名第二的是大稻埕的「番勢-李春生」有資產120萬圓,排名第一的就是板橋林維源,有資產1億1000萬圓,實為北台灣首富。甲 午戰爭後日本曾因台灣管理經費巨大,伊藤博文打算賣台灣於法國。林維源率曾領台灣百姓欲籌金買回,清政府卻極力阻撓。後林維源於福建廈門隱居,直至逝世。


大溪地區擁有十幾條歷史古道,其中位於和平老街底的石板古道,是最容易親近的一條古道,也是最短的一條古道,全長只有幾十公尺而已。
雖然簡短,卻依然維持著昔日的舊貌,古道以石板鋪成,所以被稱為「石板古道」。 古道的石材取之於大漢溪。
大溪早期對外交通以航運為主,石板古道聯絡大漢溪碼頭與和平老街,因此又稱為「碼頭古道」。 古道約建於晚清時代,當時的大嵙崁溪(大漢溪)桅檣林立,碼頭繁忙, 大溪山區的米、茶及樟腦等物資,經由這條碼頭古道搬運至碼頭裝載上船,運往下游的艋舺、 大稻埕,經由滬尾,輸往中國大陸及國外。這條短短的古道見證了大溪過往的榮華歲月。
大漢溪航運全盛時期,「碼頭古道」喧囂嚷擾,熱鬧繁忙。日據時代,大漢溪逐漸淤淺。 大正十三年(1924年),桃園大圳完工後,引大漢溪上游溪水灌溉桃園台地,大漢溪水量更為減少; 而台北、桃園間縱貫公路的完工,陸路運輸興起,大溪做為貨物集散與轉運的功能便跟著沒落了,碼頭古道也從此走進了歷史。
圖:大溪橋
碼頭古道歷經一百多年的歲月,仍然維持著石板路的舊貌,是相當幸運的際遇。
原本寂寥的的古道, 隨著大溪鎮公所重建昔日的大溪吊橋後,又獲得遊客青睞。
如今遊客多停車於大漢溪西岸的停車場, 然後走大溪橋進入大溪市區。過大溪橋後,可直上中正公園,或者沿著河濱步道,過「大慶洞」, 再拾階而上,走碼頭古道來到中正老街。碼頭古道成為大溪觀光旅遊動線的一環,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機。
新建造的大溪橋完工於民國九十三年(2004年),橫跨大漢溪,兩端橋頭有巴洛克造型的建物,華麗典雅, 橋身兩側橋面則裝飾著小型的立面牌樓,充滿巴洛克風,與和平老街的巴洛克街景風格可互相輝映。 大溪橋一完工,便成了遊客的新寵。
站在橋上俯瞰大漢溪谷,已不見百年前「崁津歸帆」的美景,只能臨風想像而已。
大溪和平老街是北台灣最有特色的一條老街,巴洛克風格的建築特色,總是吸引遊客佇足流連。 我已多次來過大溪,這次前來,特別想探訪大溪的古城舊址。我以前不知道老街附近有這麼一個遺址。 後來讀資料,才曉得大溪是「板橋林家」的發跡地。「林本源」龐大的家業就是在大溪建立起來的。 一兩百年前,林家在大溪老街附近建造了一座石頭城堡,占地三甲,遺址就在大溪國小與運動公園的這塊區域, 如今「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僅剩一塊紀念碑石而已。
圖:林家古城遺址,已變成大溪運動公園
「板橋林家」曾是北台灣首富,與基隆顏家、霧峰林家、高雄陳家以及鹿港辜家,並稱為台灣五大家族。
其祖先林應寅,福建漳州人,於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來台,定居於新莊,至第二代林平侯時,白手起家, 成為富商。
嘉慶年間,新莊發生漳泉激烈械鬥,林平侯於是舉家遷往大溪,拓墾蠻荒,帶動了大溪的繁榮與發展, 林家事業蒸蒸日上,不斷拓展,在桃園、台北、宜蘭,擁有大片田產,而成為富甲一方的家族。
林平侯有五子,為國棟、國仁、國華、國英以及國芳,分別以「飲、水、本、思、源」為家號, 其中國華的「本記」與國芳的「源記」後來共同遷回板橋營建大厝,以「林本源」為商號。在國華、 國芳兄弟經營之下,「林本源」跨足米業、鹽業、航運業、樟腦業及錢莊,並在各地購置田產,而成為北台灣第一大地主
我的祖先則於乾隆年間來台, 經過輾轉遷徙,最後落腳於台北市延吉街車層,當時承租了「林本源」三甲多的水田,賴此養活一族。 而每年每甲地須繳納六十五石的田租(一石=100台斤),負擔重,所剩無幾,生活僅能溫飽而已。 當時「林本源」一年的田租收入高達二十萬石,為北台灣首富。
林國華之子林維源,更將林本源的家業發展至巔峰。林維源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發展政商關係, 曾捐款興建台北城,亦曾慷慨捐輸50萬兩協助劉銘傳處理清法戰爭的善後重建,因而被朝廷封為太常寺少卿, 官居二品,並被授命為台灣團練大臣。台灣建省後,光緒十二年(1886年),劉銘傳設「撫墾總局」於大溪, 推薦林維源出任幫辦撫墾大臣,兼管北路撫墾局。大溪的老街及碼頭在這此期間達到了空前的繁榮。
圖:「林本源發祥之地」紀念碑
著名的板橋「林家花園」就是林維源的時代完成的,完工於光緒十九年(1893年),為台灣最大的私人園邸。 次年,甲午戰爭爆發,清廷慘敗。隔年,中日簽定馬關條約,清廷割讓台灣。
消息傳來,台人群情激憤,成立「台灣民主國」,推舉台灣巡撫唐景崧為總統、林維源擔任議院議長。 林維源拒絕出任,隨即離台。五月,日軍從鹽寮登陸,「台灣民主國」瓦解,總統唐景崧、 台灣團練團長丘逢甲等要員紛紛內渡。
「台灣民主國」草草短命而已,令後代有些學者頗為扼腕。我則從另一個角度省思, 倘若「台灣民主國」當時能獲得英法德等列強支持,幸運抗日成功,則歷史將會如何發展? 林維源若以台灣第一大地主的身分,出任國會議長,台灣能否有機會透過民主程序完成土地改革, 使數十萬戶佃農翻身呢?歷史際遇的幸與不幸,常有弔詭之處,如何解讀,實屬不易。
現在大溪街頭遊覽圖,已標示出古城遺址的位置,我很快地就來到了大溪運動公園。 運動公園內的觀眾席,建造了一座中國式城門,樓高三層,正是古城的舊址。 林平侯大約於道光初期(1820年代)在此建立城堡,固然是漳泉械鬥的陰影猶在, 也是因為大溪緊臨泰雅族的居地,所以有軍事防禦的需求。
林家在大溪的古城,最後毀於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當時民眾自組的義軍從三峽至大溪沿線與日軍激戰。 日軍攻打大溪時,砲火將林家的城堡夷為了平地。
圖:古碑被人塗鴉
我爬上階梯,來到了城堡的三樓,這裡豎立了一座石碑,成了林家古城遺址的唯一歷史見證,石碑上頭寫著: 「林本源發祥之地」。
夕陽餘暉,照映古碑,今昔對照,如今的「林本源發祥之地」紀念碑顯得境遇堪憐, 石碑上有不少惡作劇的塗鴉,多是一些少年無聊之作,或許是出入運動公園的青少年所為。 一座與大溪歷史緊密結合的古碑,為何不能得到好好維護呢?石碑的背面則刻寫著:「民國十七年五月建之」。
民國十七年,就是「昭和」三年,石碑上的「民國」兩字是後來新刻的,兩個字的底色有明顯的塗抹痕跡。 一旁則有民眾對此回應,塗鴉寫著:「狗屁去死」,一旁另有人寫著:「說著真好」。
我猜想塗鴉者可能用錯了數學定理。數學定理,負負相乘,可以得回正數;而人間事務, 負負相「X」,結果負數只會愈來愈大。石碑本無辜,怎堪你塗我抹?
比起政治塗鴉的情緒性字眼,石碑上的愛情塗鴉至少可愛多了。我看見石碑正前方的欄杆上, 有位女孩塗鴉寫著:「陳冠勳我愛你 雅珺留」。我感動之餘,也為雅珺感慨。俗話說:「男追女, 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雅珺何苦出此下策?這未必能獲得世人的同情。但話說回來,這塗鴉或許 並非雅珺所為,也有可能是冠勳或雅珺的同學惡作劇,或者是情敵故意陷害的,意在挑撥是非。
人間事,真象有時未必如我們所看到的表面那樣,客觀評論,談何容易?
旅遊日期:2006.02.21 (寫於2006.02.26) 
大溪.石板古道(碼頭古道).古城舊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348篇) https://bit.ly/2Uk1Xed
----------------
大清國決定在北台增設台北府,下轄淡水、新竹、宜蘭三縣是同治十三年(1874)的事,然而一直到光緒八年(1882)台北城的築城才開始動工,拖了八年的因素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沒錢。
有清一代,祇有台南、台中、埔里、恒春、澎湖等五座城的築城經費是由國庫支出,其他都是向當地的富商鉅賈派捐。五座國庫所築的城,除了府城台南,當時都是荒涼之地,民戶不多,更有番害,殷實的富戶幾乎沒有,地方上實在榨不出銀子來,基於國防需要又不得不築城,所以祇能由國庫勉強挪出錢來。
台灣自古至今地方建設的錢永遠出自富人身上,卻有不少一輩子從不繳稅的人老在雞雞歪歪,老嚷著自己國家自己救,到處反建設,一直希望把台灣弄回四百年前,實在令人感慨萬千!
當時台北的艋舺和大稻埕有不少富戶鉅賈,但台北知府陳星聚卻把目光投向板橋林本源家族,一口氣要林家捐出十萬兩,這數目幾乎是全部築城經費的一半。此時林家當家的是第四代的林維源,他對陳星聚把林家當成肉頭非常不爽,也不甘願,因為早在道光七年(1827)台灣中部大甲築城時,當地仕紳七嘴八舌,枱面上有頭有臉的人平常個個搶著出頭,真到出錢的時候卻是人人龜縮,最後官府還是把腦筋動到北部的林本源家族。當時林家當家的是林維源的阿公林平侯,林平侯一輩子勤儉持家,官府卻老把他當肉頭,他一賭氣就把大甲築城的全部經費都認了,但上書奏准從此不再認捐,當時官府一口答應。此事白紙黑字大家都知道,誰知過了五十年陳星聚還是把腦筋動到林家頭上。
林維源雖然不爽,最後還是照著陳星聚的意思如數捐了。中國成語「民不與官鬥」中的「民」原本指的是小民,不是像林氏家族這種鄉紳富戶。然而中國鄉紳巨室大多靠祖上幾代仕宦聚斂發家,朝中門生故舊盤據,鄉紳們橫行鄉里,魚肉鄉民,不找官府的麻煩就不錯了,地方官吏不會膽敢得罪巨室。然而台灣的富戶大多是一代起家的暴發戶根基不穩,朝廷裡也沒靠山,因此就成地方官吏眼中的肥羊。幾年前(1862)林維源的養父林國芳因率眾參與漳泉械鬥被官府所拘,解送福建前因惱怒官府不公急怒攻心一命嗚呼,這是林家有財無勢的悲哀,也是後來林維源極力巴結台灣巡撫劉銘傳,日領後又極力配合日本總督府的原因。
註:林維源是老三林國華之子,過繼給無子的老五林國芳,林國華與林國芳是同母兄弟,與老大、老二及老四不同母。
在台灣發展史中,林氏家族共築了三座半城,除了大甲城、台北半城,還有大家比較不熟悉的大溪城和板橋城。當然,其他地方的築城也都少不了林氏家族,像新竹城,甚至遠在極南的鳳山城,林家都得貢獻出大把銀子。
在大清國和日本國統治台灣的年代,板橋林家的財力獨冠全台。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曾統計,當時台北地區前三大富豪:排名第三的是艋舺的洪合益,有資產20萬日圓,排名第二的是大稻埕的李春生,有資產120萬日圓,排名第一的就是板橋林家,擁有資產1億1000萬日圓。前三名之間差距令人咋舌,林家全台首富的地位無人能超越。這也讓人好奇板橋林家如何發跡起家?
社會邊緣人們老把別人的財富視為不義之財,其實白手起家除了機運,還有多少的辛酸和血淚……
乾隆四十三年(1778)祖籍福建漳州府龍溪縣的林應寅渡海來台,落腳在今日的新莊地區,他是林家來台的開基祖。林應寅略通文墨,所以就在新莊開了一間私塾,藉此糊口。當時台灣一片蠻荒、文風不盛,私墊的生意不會好,大半的時候林應寅還得打零工度日。令人好奇的是林應寅一介文人,抛家棄子獨自一人冒險跨海來台,想必有後人諱言的苦衷。
林應寅有子三人,四年後次子林平侯(1766-1844)來台尋父,那年林平侯虛歲十七。父子相聚後,林平侯就在新莊富戶鄭谷的米店為傭。林氏精明勤勞,善於書算,不久就嶄露頭角,獲東家鄭谷的賞識;數年後林平侯得到東家鄭谷的資助自立門戶,成立商號經營米糧生意。
乾隆五十二年(1787)台灣發生林爽文事件,戰亂前後歷經三個年頭,導致全台米糧暴漲,林氏獲利叵算,事業自至小有局面,當時林平侯年僅二十二歲。
林平侯的事業自米糧開始,因為經營有方,加上克勤克儉,數年後累積了相當的財富。有了資金之後,林平侯與竹塹林紹賢合作,向清廷承攬全台鹽務和南北船運,林氏在鹽務中獲取鉅額利潤,台海間的大陸近海貿易,更讓林平侯在不到二十年間一躍而成全台鉅富。
經商致富後,林平侯更想進一步提升社會地位,於是他花了幾萬兩銀捐個八品官,當了實缺的新竹縣丞。
1806年之後又再加捐五品同知,簽分廣西。往後歷任潯州、桂林通判、南寧知府,再遷柳州知府。嘉慶二十一年(1816)五十一歲的林平侯於柳州知府任內告老,回到台灣,總計他在廣西為官十年。
返台後林氏重為商賈,他以林安邦之名在擺接堡(今日之板橋、中和、土城一帶)崁頂莊購置水田從事拓墾,並收購土地、埤圳、水權,積極經營事業。但當時新莊地區漳泉械鬥已歷時多年,泉州人勢眾,漳州人屢為所敗,田園家產被奪,甚至性命不保。老成持重也見過世面的林平候不想捲入事端,也為了身家安全,乃於嘉慶二十三年率族人舉家遷居大溪(當時名為大科崁)。林氏相中大溪,乃因當時大溪雖然地處番界,但樟腦、茶葉、煤礦等山產富饒,更有舟楫之利,淡水河當時尚能上溯至此。
林家在此投下鉅資從事墾殖事業,拓墾範圍廣達今日台北、新莊、大溪等地,甚至達至宜蘭;他以過去的經驗續繼經營米、鹽生意,林家產業在此又開創了一個新局面,也帶動了大溪的繁榮。
林氏落腳大溪後,為防止山地泰雅族和北方泉州人來攻,於是在大溪築個小城,號稱「通議第」(林氏任官知府,父祖均獲朝廷贈予通議大夫的封典)。小城長約216公尺,寬約144公尺,城牆高一丈三尺五,牆壁卻厚一丈五尺,總面積9408坪(3.2甲)。相較後來的台北城占地10,522甲,大溪城自不能與之相比,但以私人家宅聚落而言,就比福建客家土樓大了很多很多。如今大溪的和平老街、中山老街、中央街,就是當年沿著通議第的城牆邊發展出來的市街,當年稱為上街和下街。
乙未割台後,台人不服日本以武力領台,客籍義勇軍在此抗拒日軍,日軍在大漢溪對岸的員樹林架砲轟擊,通議第燬於此役。大正八年林家乾脆將此地捐出,日人於西半設立大溪公學校,即今日的大溪國小,東半做為運動場。
林平侯共育國棟、國仁、國華、國英、國芳五子。道光二十四年(1844)林平侯過世,享壽七十九。林氏死後五子分產,以「飲、水、本、思、源」為各人事業商號之代稱,其中三子國華(1802-1857)及五子國芳(1820-1862)為同母兄弟,兩人同產共居,因此將「本」、「源」合併,以「本源」為事業稱號。往後其他三房沒落,三房與五房獨有發展,後人乃以「林本源」稱呼林氏家族。
林氏家族歷經大清、日本和民國,皆盡顯赫,有趣的是,相關文史資料也隨著時代的演變而有所保留與美化,後代子孫為祖先諱自是合理。然而,大多數的史料均諱言林家前幾代女眷,以林平侯官居四品知府的身分,嫡妻與父祖兩代均會受到朝廷誥封,但史料裡完全找不到誥命夫人林母及林妻之相關資料。大多數的史料均明言國棟、國仁、國華、國英、國芳並非一母所出,以林平侯官居知府而言,有妻有妾自是合理,但對妻妾資料卻隻字未提。其原因可能是是因「有唐山公,無唐山嬤」,林平侯娶平埔番女為妻,而有所諱?抑或是如同袁紹、辜正甫之憾,掩飾後來興旺的三房與五房並非嫡出?部分史料亦提及長子國棟早亡,二子國仁和四子國英係收養,內情卻未見詳述。
林平侯死後三年,林本源家族開始踏出大溪。道光二十七年(1847)林家以收租方便為由,在今日的板橋地區,舊名崁仔腳之地興建館舍,取名弼益館,以便就近管理其龐大的產業。咸豊三年(1853)林家遷居板橋,建三落大厝。咸豐五年,林氏兄弟因漳泉械鬥未息,乃於板橋築城,城周僅約二里,城牆高一丈五尺,牆厚二尺多。光緒十四年(1888)興建五落大厝,光緒十九年(1893)再興建園林宅第,即今日的板橋林家花園。
林本源的名號始於林家兩兄弟遷入板橋。
林氏兄弟自大溪遷往板橋的原因很多,一方面大溪近山,發展有限,泰雅族的侵擾也一直是個問題。另一方面,與台北地區械鬥不止的新莊板橋漳州人也一直希望林家這種大戶能回到台北盆地做為他們的靠山。還有一點不便明言的,林平侯十七歲來台,二十一歲就發家,三十七歲才生林國華,五十五歲才生林國芳,三房和五房留在大溪將受制於長房長孫,講話不能大聲,二房與四房也不可能任由他們做主。103.09.13初稿
築了三座半城池的林本源家族 @ 草湳里:老頭談性 :: 痞客邦 :: https://bit.ly/2UgvQvT
----------------------

家族企業還重要嗎? - 王振寰, 溫肇東 - Google 圖書

2020-03-25_090714


清代臺灣的米產與外銷 pdf--------------

2020-03-25_091259


姜長福是1870年代姜秀鑾、姜秀福在合興莊的公號-隘首姜長福/隘糧與大租:清代竹塹地區合興莊的隘墾事業與閩粵關係/板橋林本源與北埔姜家的合作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