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生/高菊花-派娜娜(Panana)是台灣第一位以拉丁歌曲著名的歌手/1947年「228事件」發生,高一生因協助涉案者避難,被加上罪名「匪諜叛亂」,於1952年被捕,1954年遭到槍決,為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之一。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傳奇女伶高菊花 為救政治犯父親入歌壇成傳奇

BB10wyb5


https://www.facebook.com/wildfiremusic.taiwan/videos/223748392148179/

2020-03-05_1409502020-03-05_140741


傳奇女伶高菊花 為救政治犯父親入歌壇成傳奇
(中央社記者陳秉弘台北28日電)拍攝白色恐怖受難者高一生之女高菊花的紀錄片今天首映,將高菊花因父親政治案而中斷求學,並為了救父親,以藝名派娜娜踏入歌壇,在50年代紅極一時的傳奇故事重現在世人面前。
野火樂集籌備14年,由導演侯季然拍攝白色恐怖受害者高一生之女高菊花的紀錄片,今天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行首映,野火樂集也發表「派娜娜影音專輯」。高菊花在50年代曾經風靡歌壇,她以藝名派娜娜闖蕩當年的歌唱界,但未曾發表唱片作品。高菊花於2016年2月20日逝世。
高菊花的父親高一生是鄒族人,為鄒族知名的教育家、政治家及音樂家。高一生在1945年時擔任當時的吳鳳鄉(今阿里山鄉)鄉長,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受到當時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要求出面維持嘉義治安,高一生當時也協助涉案者避難;1954年,高一生因白色恐怖遭到槍決遇害。
高菊花畢業於台中師範學校,在阿里山國小任教,她1952年時原本已經申請好赴美求學,卻因父親高一生被捕而中斷,之後為了養家活口經友人介紹去歌廳演唱,但因害怕受父親牽連入罪,因而起了藝名「派娜娜」踏入歌壇,在當時造成轟動,但也因此被迫接待高官外賓。
高菊花如此火紅,卻未曾發表唱片留下紀錄,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表示,高菊花當時會出來唱歌賺錢是為了救父親,其他發展並未深入考慮。
「派娜娜」爆紅,讓當年許多唱片公司盼能與高菊花簽約,發行專輯,但高菊花皆拒絕,因當年演出後情治單位時常已在台下等待,在表演結束後找她問話,與高菊花交換救父親的條件。
熊儒賢說此次會拍攝、製作高菊花紀錄片及影音特輯,是因沒有人了解當年像高菊花這樣的政治受難者家屬所處的狀況,「我不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高菊花的人,但在這個世界上,有人真的願意瞭解她嗎?於是,我從2006年開始留下高菊花和派娜娜這2個身分的生命記錄,用影像及音樂說出一名女性在大時代悲慘存活的故事」。
熊儒賢解釋,許多知識分子知道高一生為政治受難者,「但卻完全不瞭解他的長女高菊花因為家族這一場生命的斷崖,逼迫自己演化成為派娜娜」。
這部25分鐘的紀錄片以「派娜娜」作為人物標誌,呈現被歷史、時代作弄的女性處境,熊儒賢坦言:「我們期待用這部紀錄片和影音專輯向從來沒有錄製過唱片專輯的她致敬」。傳奇女伶高菊花 為救政治犯父親入歌壇成傳奇 http://bit.ly/2uFgozr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獨立音樂品牌「野火樂集」今(28 日)在二二八紀念館舉辦紀錄片《派娜娜》首映會,派娜娜(Panana)是台灣第一位以拉丁歌曲著名的歌手,紀錄片中藉由幾段派娜娜的訪談影片,及其親人、友人的回憶,為台灣歷史拼湊出那一位應該在流行樂壇留名,卻又無法在流行樂壇留名的傳奇歌手—— Paicu Yatauyungana(高菊花)。慘淪高官玩物的政治犯子女 紀錄片《派娜娜》228首映 | 芋傳媒 TaroNews http://bit.ly/2PyQqoh
Paicu Yatauyungana(高菊花)嘉義阿里山鄒族人,其父是原住民族運動者、白色恐怖政治犯受難者 Uyongu Yatauyungana(高一生)。高一生原為吳鳳鄉鄉長(現阿里山鄉),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曾參與圍堵嘉義水上機場,以阻止國府軍增援,事件結束後遭到逮補,經過友人一番奔走才被保釋,卻又在 1952 年被政府誘捕,最後於 1954 年遭到槍決。
Uyongu Yatauyungana(高一生)槍決前情緒相當平靜、從容就義。
高菊花出生於 1932 年,卒於 2016 年。在她台中師範學校畢業後,申請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就讀,她的父親卻因為參與二二八遭到政府逮補,家中經濟陷入困境,為了另外十個兄弟姊妹的生計,高菊花決定放下學業,去到都市的歌聽駐唱,以賺取更多的收入,因著她的歌藝越來越之名,朋友也為她取了藝名「派娜娜」,是台灣音樂史上第一位原住民的紅歌星。
野火樂集接觸到高菊花是在 2006 年,當時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去到阿里山採集鄒族歌曲,也在那時找到了過去紅極一時的歌星「派娜娜」,後來幾次和高菊花的談話、歌唱的畫面也都收錄紀錄片中,高菊花也在談話裡證實了「被迫陪睡的傳聞」……
高菊花提到,一次她在台上唱歌,歌唱完之後有軍人來找她,對方表示知道她和高一生的身份,藉此逼迫她協助招降一名波蘭共產黨員,而招降的方式是要她陪睡。也在那一刻起,她淪為高官們的玩物,紀錄片中也出現了一段畫面,高菊花嘆道,「自己有時候會很怨父親,如果她的爸爸不是高一生,或許命運就不會如此悲慘!」
Paicu Yatauyungana(高菊花)的自首證內頁。
圖片來源: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導覽家族 臉書
紀錄片播放完之後,幾位曾與高菊花在演藝界共事的友人,也在現場分享他們所認識的「派娜娜」,歌手紀露霞表示,自己比「派娜娜」晚出道,非常欽佩派娜娜的唱功,實力與人氣絕對超過現在的天王、天后,現在的天王、天后其實是被捧出來的,但是派娜娜沒有人捧,也因為政治的因素,沒有機會好好發展,她覺得非常可惜。
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提到,派娜娜是台灣第一個以拉丁舞曲著名的歌手,卻因為政治因素,無法出國演出,甚至沒有辦法出唱片、被人記得,而拍這部紀錄片是希望流行樂界不要忘記派娜娜,台灣人也不能忘記高菊花,這樣一個政治犯第二代的悲劇必須被看見!
高菊花的胞弟高英傑和歌壇後進「青山」則以歌聲來追憶那位「派娜娜」,高英傑唱了一首俄國歌曲,是高菊花教他的第一首外國歌曲,青山則唱是唱菲律賓民謠,青山對於派娜娜也相當讚賞,當年派娜娜唱歌勞軍,面對四面台毫不畏懼,用活潑的歌聲與口才,不讓任何一面的觀眾冷場。
左起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高菊花胞弟高英傑、民主進步黨立委蘇巧慧。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和高一生同樣涉及水上機場事件而遭到槍決的潘木枝,其子潘英仁與高菊花、高英傑是舊識,今天也來到首映會現場,致詞時一度激動到說不出話,他嘆道,「高菊花是一朵燦爛的花,卻被國民黨踩在腳下蹂躪了,而過去他在嘉義車站看到自己爸爸潘木枝的屍體時,情緒受到極大壓抑而沒有流下眼淚,是到幾年前一次在節目上講到父親的事情,才突然流下眼淚……」
阿美族歌手以莉・高露也分享自己與高菊花的一段往事,高菊花是一個嚴格的歌唱老師,不吝於給後輩提點,提供了她許多歌唱得要領,她的《長春花》甚至被高菊花批評「很普通」,並教她應該要多運動提升體力,也提醒她應該戒菸、維持好身體。致詞最後,以莉・高露在現場重新唱了那首「很普通」的《長春花》,現場也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前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現任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表示,他的表舅和高一生是師專同學,當時日語是他們的母語,後來他的表舅當到了校長,日本戰敗以後,因為不會新國語,只能被迫辭職,也因為國語政策,原住民族的菁英出現斷層,長年的語言藩籬以及同化政策,原住民甚至「不存在」歷史之中,因此,他更希望有更多原住民和他們的故事能被看見。
蘇巧慧的家族出身黨外運動,她也投入許多原住民族事務,但在 2006 年之後才認識了高一生和高菊花。
圖片來源:蘇巧慧 臉書
長期支持野火樂集的民主進步黨立委蘇巧慧也出席今日的首映會,她坦言,自己過去並不認識派娜娜,直到 2006 年啟程赴美國讀書時,因為想要把家鄉的聲音打包帶出國,於是在行李中帶了《美麗心民謠》的專輯,一直到現在她都還記得,在異鄉的小房間裡,高一生老師所作歌曲的《長春花》,正是撫慰異鄉遊子思鄉情緒最好的陪伴,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才漸漸瞭解高一生與她的長女派娜娜的故事。
蘇巧慧的父親蘇貞昌曾加入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團,那時她才國小,也經歷過和高菊花一樣的恐懼。蘇巧慧說,她是政二代,政治家第二代,非常感謝上一代用血淚換得今日的民主,她才能以立委的身份站在這裡,而她這一代更有責任守住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價值!慘淪高官玩物的政治犯子女 紀錄片《派娜娜》228首映 | 芋傳媒 TaroNews http://bit.ly/2PyQqoh

2020-02-29_1105212020-02-29_1105122020-02-29_110503


爸是政治犯!女星淪高官玩物 陪睡共產黨員痛喊:我不要死 http://bit.ly/2PAh54i
已故傳奇女星高菊花(藝名派娜娜)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家屬,其父親高一生是原住民民族運動者,在父親於228事件遭到逮捕後,家中的經濟陷入絕境,她為貼補家用,隱姓埋名到歌廳駐唱,之後更化名「派娜娜」正式踏入歌壇,成為台灣第一位原住民紅星。然而因為父親的關係,派娜娜的生活備受監控,還被迫接受許多不人道的要求,慘淪高官的玩物。
© 由 三立新聞網 提供
▲派娜娜是台灣第一位原住民紅星。(圖/野火集娛樂提供)
出身自鄒族的高菊花,父親高一生因白色恐怖入罪,為了撐起家庭支柱,她踏入歌廳駐唱,擔心受到政治牽連而化名「派娜娜」求生,靠著天籟美嗓加上輕快舞步,迅速在圈內竄紅,怎料命運多舛,派娜娜婚後生下兒子,但丈夫卻因車禍身亡,兒子也因意外猝逝,她的人生經過重創後,默默淡出舞台,在攔沙壩做女工,最後因長期吸入沙塵罹患肺矽病,2016年病逝。
© 由 三立新聞網 提供
▲派娜娜為家計踏入歌壇。(圖/野火集娛樂提供)
野火樂集選在2月28日和平紀念日推出《派娜娜》影音專輯,收藏了派娜娜生前的訪談片段。2006年,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在阿里山遇到了曾紅遍歌壇的派娜娜,便將幾次的談話收錄到片中,她親口提到,某次她在台上唱歌,下台後有軍人來找她,表示很清楚她父親的身分,以此逼迫她「接待」一名波蘭共產黨員,方式便是「陪睡」,從此她慘淪高官們的玩物,派娜娜坦言,有時候會怨恨父親,若父親不是高一生,命運就不會如此悲慘,「我跟普通人不一樣,後面有一個黑的牌子,是要注意的人物,隨時被槍斃都可以」,談及悲慘的過去,她淡淡表示:「我真的那時候拚命地活過來啦,我不要死啦。」
© 由 三立新聞網 提供
▲派娜娜回憶悲痛過去。(圖/野火集娛樂提供)
高一生曾是吳鳳鄉(今阿里山鄉)的首任鄉長,在二二八事件之時,和部落另一領袖湯守仁合力圍堵嘉義水上機場阻止軍隊增援,事後遭到逮捕,經過友人幫忙才被釋放出來,1952年他在「慎重計畫」執行下遭到誘捕,被誣以貪汙罪嫌起訴,後又以匪諜集會叛亂為名追加罪責,隔年被判死罪,並於1954年遭到槍決。提起父親,派娜娜透露自己很少唱父親作的歌,父親在青島東路坐牢時,有把譜寄給他,「你們知道那個『春之佐保姬』的歌嗎?你們要記得喔,那是他在青島東路寫的,那個時候,他的指甲一片一片都被拔掉了‧‧‧」。
© 由 三立新聞網 提供
▲派娜娜父親高一生。(圖/翻攝自維基百科)爸是政治犯!女星淪高官玩物 陪睡共產黨員痛喊:我不要死 http://bit.ly/2PAh54i

BB10xGPi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