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田不要賣。」1954年4月17日,鄒族政治家高一生(Uyongu Yata'uyungana)遭處決 https://bit.ly/2ILrVSa


台湾identity鄒族、高一生・高菊花 - Dailymotion動画 - http://goo.gl/4ZC4Zr

高菊花自首這一生

推文到plurk
2016-02-27 06:00

◎ 曹欽榮
簡訊傳來:2月20日,嘉義高一生家族大姊高菊花女士八十五歲過世。曾經陪同郭振純前輩前往達邦部落探望高大姊兩次,聽聞不少黨國體制利用各種權勢「欺負」(高大姊用語)小女子;親耳聽聞、親身感受體制無法無天,人神共憤的曲折故事,令人血脈僨張、難以置信。悠悠證言、說不出來的真相!
被體制糾纏近二十年,發給她一張自首證,說法是用來保護她,這真是令人髮指的一張自首證。顛沛生活幾十年過去,不少族人還是不諒解,談話中沒有淒厲控訴,只有珍惜晚年回到山上的平靜、喜樂。大病後,聽從醫生建議,回到達邦,在父親遺言所指不要賣的「田地和山野」的舊家過生活。她說剛回來達邦時,父母都會來陪伴她,她確信鄒族祖靈在她身上;父親被槍決前說:「隨時都有我的魂魄守著」。
第一次,她帶我們去父母的墳清掃、祭拜,高山、藍天守護著山野的靈魂。去重建日式官舍,記憶中每天都有音樂為伴,父親唱歌沒有兒女唱的棒,但是父親做的許多曲子,總讓人遙想雲霧繚繞的山野。
第二次,兩位高家兄弟也上山,很自然的在家門口合唱起〈移民歌:大家來吧!〉:「兄弟姊妹們 我們要出發前往優依阿那了 那裡土地肥沃,水源充足 我們出發吧」。離開達邦前,我請教高大姊,她現在最想要?她說:如果有一套簡單的音響,她在山上可以與音樂為伴多好!聽了不禁令人鼻酸,回到台北聯絡在補償基金會受難者董事代表:是否可能「補償」高大姊這樣的案例,卻不得要領。
高一生在二二八、白色恐怖的遭遇,嘉義出身的國民黨代理主席應該知之甚詳。設計湯守仁誤入陷阱、誘騙高一生下山,國民黨現在高喊:轉型正義不就是轉型仇恨嗎?這個說法令人嘆息、厭惡。高一生、林瑞昌原住民案被槍決六人,被視為典型整肅原住民南北領導精英在二二八的仇恨和報復?否則我們無法理解邪惡、仇恨毀滅人性的理由,挾持已受害父親「叛亂」、脅迫女兒就範。
高大姊的故事,現在的二二八紀念館、人權園區不會說、無法說;受害者要的是正義,不再仇恨,縱使正義遲來。(作者曾規劃台北二二八紀念館、綠島人權紀念園區)

---------------------------------------

【聽台灣愛唱歌】熊儒賢:傳奇女伶高菊花──這條艱辛歌手路,只因她父親名叫高一生

2016/02/26
【聽台灣愛唱歌】熊儒賢:傳奇女伶高菊花──這條艱辛歌手路,只因她父親名叫高一生 - 獨立評論@天下 - 天下雜誌 - http://goo.gl/UxXvRb
熊儒賢

高菊花(1932-2016)。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高菊花,一個你不曾聽過的名字。她的歌,在50年代迷倒一眾台灣官商權貴,在歌壇紅極一時,但因為父親高一生為228的受難者,躲避政治禍延,終生沒有出過唱片……於2016年2月20日凌晨病逝。

台灣最早演唱西洋歌曲的搖滾樂團,應屬50年代的「洛克樂隊」及「雷蒙合唱團」,主唱皆為金祖齡(Johnny King)。2004年我為了「聽時代在唱歌」紀錄片,首次訪問金祖齡,聊他的音樂人生。訪問到最後,金老師喟嘆地說:「當年在歌廳的美好年代,有一個很會唱的歌星叫做『派娜娜』,我很想找她。當時,她好漂亮,但聽說身世很淒苦,不知道還在不在?」

這件事只是整個訪問過程的幾句話,我聽著,但沒特別放在心上。

2006年,「野火樂集」為了錄製高一生老師生前的作品《鄒之春神》專輯,由高英傑(高一生次子)帶領我們先行拜訪族人,並親說緣由。我是一個陌生的外人,對於是否能獲得部落的認同,非常忐忑不安。一整天跑了幾個村子,大概重要的人士都會面過了,心情上仍然誠惶誠恐。傍晚時,我們來到高一生在達邦部落的老宅外,高英傑親切的為我介紹一位婦人,說:「這位是我的大姊,她叫高菊花,以前也很會唱歌。」

婦人向我點頭致意,氣派地說:「妳好!」眼前的她,有一種巨大的魅力,讓我瞬間像是受人指引,不假思索的啟齒問她:「妳是『派娜娜』!」她回答:「是,我是。」我上前緊緊擁抱她,心中充滿莫名的悸動。

下一秒,我在初晚星子發亮的阿里山達邦部落天空下,打電話給在美國的金祖齡,讓隔了半個世紀未謀面的流行歌壇天王、天后講上電話,內心充滿身為流行音樂人血液中最重要的「根譜」。

 

當紅歌手背後的滄桑

在此之前,我從來不知道「派娜娜」本名叫做「高菊花」。她的父親高一生於1945年擔任阿里山鄉長,於就學時開始接觸現代音樂,曾為妻子創作抒情俳句,為族人譜寫激勵歌曲,以音樂作品為浪漫性格與政治理想加持。1947年「228事件」發生,高一生因協助涉案者避難,被加上罪名「匪諜叛亂」,於1952年被捕,1954年遭到槍決,為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之一。

高菊花畢業於台中師範學校,任教於阿里山國小,1952年已申請好赴美國攻讀哥倫比亞大學,卻遭遇父親因政治因素被捕,年僅20歲的她,求學之夢中斷,家裡經濟也一落千丈。

為了賺更多錢養家活口,朋友介紹她去歌廳演唱,但因深怕受父親之累牽連入罪,唱歌必然不能公開本名,於是取藝名為「派娜娜」。派娜娜以拉丁歌曲聞名遐邇,漂亮的臉蛋、狂野的嗓音、風情萬種的舞姿,讓她在歌壇一炮而紅,邀演應接不暇,在50年代迷倒一眾台灣官商權貴。各大唱片公司捧著合約、現金找她簽約,但她一概拒絕,因為她在舞台上的演出結束之後,情治單位的人經常已在台下等候,帶她去問話,並與她交換援救父親的條件。當時父親仍被關在青島東路的監獄,尚未判刑,派娜娜一心賺錢,一心救父。

進入歌壇爆紅之後,派娜娜的生活,陷入虛榮的繁華與政治的陷阱中。外貌的美麗只是讓她一再被利用。最終,父親還是走了,她也迷失在滾滾紅塵。華麗的歌聲只為成全家人的求生!派娜娜每晚妖媚惑眾的活躍在虛情假意、歌聲儷影的舞台上,下戲後,她還原高菊花的身份,僅僅是一個殘妝瘖咽的女子,喝醉了酒,爬到樹上放聲大哭。她恨,恨人生無情。

 

我問她,妳唱父親的歌嗎?她說:「我的父親在青島東路(坐牢)的時候,他把譜寫好寄給我,五線譜。可是他做的歌我真的很少唱。你們知道那個「春之佐保姬」的歌嗎?你們要記得喔,那是他在青島東路寫的,那個時候,他的指甲一片一片都被拔掉了。」

將近10年的時間,我和高菊花無話不說、無淚不流,她的歌壇「輝煌」已成一頁「灰黃」的歷史。派娜娜35歲從歌壇隱身,結婚、生子,後又遭逢先生孩子離世。2月20日凌晨高菊花病逝,她是台灣歌壇的傳奇女伶,也是大時代命運悲離的勇者!

(高菊花口述原聲,收錄於「鄒之春神」專輯)

 

【以莉高露與優雅的女士】「家裡有許多堂堂正正優秀的孩子物品讓人取去也無所謂我冤情日後必會昭明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魂守護著水田不要賣」---------------------------------------------高一生最後家書歌手以莉高露因為新專輯受邀來節目,現場唱了她的作品〈優雅的女士〉,專輯裡特別寫著,這首歌要獻給高菊花女士。高菊花是誰?她是高一生的大女兒,高一生是鄒族的音樂家、思想家,上個世紀初就提倡原住民自治、致力讓鄒族青年接受教育。以莉高露曾經唱過高一生先生寫的〈長春花〉,歌曲堅忍且動人,她因而認識了高菊花女士。「高一生是如此優秀的思想家,如果他沒有因為白色恐怖而受難,你可以想像原住民的地位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他離開了以後,他的家人處境非常艱難。」在白色恐怖的年代,特務和當時的情治體系刻意讓這些白色恐怖的罹難者家屬活在恐懼中。高一生走後留下了太太和十個小孩,艱困求生。「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殘忍跟殘酷,但她面對這些,從來沒有跪倒在地上。」以莉高露這樣說。因為唱了〈長春花〉,以莉高露認識了高菊花女士,並且為她寫下一首歌〈優雅的女士〉。「優雅的女士揮揮手這夢魘般的過去她從不曾低頭....」完整訪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trymRzo0is

udn tv【藝想世界】貼上了 2015年8月26日

--------------------------------

台湾identity鄒族、高一生・高菊花 - Dailymotion動画 - http://goo.gl/4ZC4Zr

--------------------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獨立音樂品牌「野火樂集」今(28 日)在二二八紀念館舉辦紀錄片《派娜娜》首映會,派娜娜(Panana)是台灣第一位以拉丁歌曲著名的歌手,紀錄片中藉由幾段派娜娜的訪談影片,及其親人、友人的回憶,為台灣歷史拼湊出那一位應該在流行樂壇留名,卻又無法在流行樂壇留名的傳奇歌手—— Paicu Yatauyungana(高菊花)。慘淪高官玩物的政治犯子女 紀錄片《派娜娜》228首映 | 芋傳媒 TaroNews http://bit.ly/2PyQqoh
Paicu Yatauyungana(高菊花)嘉義阿里山鄒族人,其父是原住民族運動者、白色恐怖政治犯受難者 Uyongu Yatauyungana(高一生)。高一生原為吳鳳鄉鄉長(現阿里山鄉),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曾參與圍堵嘉義水上機場,以阻止國府軍增援,事件結束後遭到逮補,經過友人一番奔走才被保釋,卻又在 1952 年被政府誘捕,最後於 1954 年遭到槍決。
Uyongu Yatauyungana(高一生)槍決前情緒相當平靜、從容就義。
高菊花出生於 1932 年,卒於 2016 年。在她台中師範學校畢業後,申請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就讀,她的父親卻因為參與二二八遭到政府逮補,家中經濟陷入困境,為了另外十個兄弟姊妹的生計,高菊花決定放下學業,去到都市的歌聽駐唱,以賺取更多的收入,因著她的歌藝越來越之名,朋友也為她取了藝名「派娜娜」,是台灣音樂史上第一位原住民的紅歌星。
野火樂集接觸到高菊花是在 2006 年,當時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去到阿里山採集鄒族歌曲,也在那時找到了過去紅極一時的歌星「派娜娜」,後來幾次和高菊花的談話、歌唱的畫面也都收錄紀錄片中,高菊花也在談話裡證實了「被迫陪睡的傳聞」……
高菊花提到,一次她在台上唱歌,歌唱完之後有軍人來找她,對方表示知道她和高一生的身份,藉此逼迫她協助招降一名波蘭共產黨員,而招降的方式是要她陪睡。也在那一刻起,她淪為高官們的玩物,紀錄片中也出現了一段畫面,高菊花嘆道,「自己有時候會很怨父親,如果她的爸爸不是高一生,或許命運就不會如此悲慘!」
Paicu Yatauyungana(高菊花)的自首證內頁。
圖片來源: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導覽家族 臉書
紀錄片播放完之後,幾位曾與高菊花在演藝界共事的友人,也在現場分享他們所認識的「派娜娜」,歌手紀露霞表示,自己比「派娜娜」晚出道,非常欽佩派娜娜的唱功,實力與人氣絕對超過現在的天王、天后,現在的天王、天后其實是被捧出來的,但是派娜娜沒有人捧,也因為政治的因素,沒有機會好好發展,她覺得非常可惜。
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提到,派娜娜是台灣第一個以拉丁舞曲著名的歌手,卻因為政治因素,無法出國演出,甚至沒有辦法出唱片、被人記得,而拍這部紀錄片是希望流行樂界不要忘記派娜娜,台灣人也不能忘記高菊花,這樣一個政治犯第二代的悲劇必須被看見!
高菊花的胞弟高英傑和歌壇後進「青山」則以歌聲來追憶那位「派娜娜」,高英傑唱了一首俄國歌曲,是高菊花教他的第一首外國歌曲,青山則唱是唱菲律賓民謠,青山對於派娜娜也相當讚賞,當年派娜娜唱歌勞軍,面對四面台毫不畏懼,用活潑的歌聲與口才,不讓任何一面的觀眾冷場。
左起野火樂集總監熊儒賢、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高菊花胞弟高英傑、民主進步黨立委蘇巧慧。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攝
和高一生同樣涉及水上機場事件而遭到槍決的潘木枝,其子潘英仁與高菊花、高英傑是舊識,今天也來到首映會現場,致詞時一度激動到說不出話,他嘆道,「高菊花是一朵燦爛的花,卻被國民黨踩在腳下蹂躪了,而過去他在嘉義車站看到自己爸爸潘木枝的屍體時,情緒受到極大壓抑而沒有流下眼淚,是到幾年前一次在節目上講到父親的事情,才突然流下眼淚……」
阿美族歌手以莉・高露也分享自己與高菊花的一段往事,高菊花是一個嚴格的歌唱老師,不吝於給後輩提點,提供了她許多歌唱得要領,她的《長春花》甚至被高菊花批評「很普通」,並教她應該要多運動提升體力,也提醒她應該戒菸、維持好身體。致詞最後,以莉・高露在現場重新唱了那首「很普通」的《長春花》,現場也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前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現任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表示,他的表舅和高一生是師專同學,當時日語是他們的母語,後來他的表舅當到了校長,日本戰敗以後,因為不會新國語,只能被迫辭職,也因為國語政策,原住民族的菁英出現斷層,長年的語言藩籬以及同化政策,原住民甚至「不存在」歷史之中,因此,他更希望有更多原住民和他們的故事能被看見。
蘇巧慧的家族出身黨外運動,她也投入許多原住民族事務,但在 2006 年之後才認識了高一生和高菊花。
圖片來源:蘇巧慧 臉書
長期支持野火樂集的民主進步黨立委蘇巧慧也出席今日的首映會,她坦言,自己過去並不認識派娜娜,直到 2006 年啟程赴美國讀書時,因為想要把家鄉的聲音打包帶出國,於是在行李中帶了《美麗心民謠》的專輯,一直到現在她都還記得,在異鄉的小房間裡,高一生老師所作歌曲的《長春花》,正是撫慰異鄉遊子思鄉情緒最好的陪伴,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才漸漸瞭解高一生與她的長女派娜娜的故事。
蘇巧慧的父親蘇貞昌曾加入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團,那時她才國小,也經歷過和高菊花一樣的恐懼。蘇巧慧說,她是政二代,政治家第二代,非常感謝上一代用血淚換得今日的民主,她才能以立委的身份站在這裡,而她這一代更有責任守住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價值!慘淪高官玩物的政治犯子女 紀錄片《派娜娜》228首映 | 芋傳媒 TaroNews http://bit.ly/2PyQqoh

2020-02-29_1105212020-02-29_1105122020-02-29_110503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