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道/柳生宗矩《兵法家傳書》/《五輪書》宮本武藏/《兵法家傳書》分別由〈活人劍〉、〈殺人刀〉組成。〈殺人刀〉代表用以消除動亂和暴力的力量;〈活人劍〉則是指察知與預防即將出現的問題/即使在和平的時候,也不要忘記戰爭的可能。明察國情,知道什麼時候會有戰亂發生,在戰亂未起之前就及時地予以阻止,這是兵法中很重要的一點。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電光影裏斬春風: 武士道分流與滲透的新詮釋 - 張崑將 著 - Google 圖書

事上磨練+藝乃亡身也

武士道/事上磨練-人須在事上磨「靜時亦覺意思好,才遇事便不同,如何?」先生曰:「是徒知靜養而不用克己工夫也。如此臨事,便要傾倒。人須在事上磨,方能立得住;方能靜亦定、動亦定。」/王陽明《傳習錄》-人須在事上磨鍊做功夫乃有益。若只好靜,遇事便亂,終無長進。那靜時功夫亦差似收斂,而實放溺也。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1326佛神與1600神佛---佛神習合+神佛習合

電光影裏斬春風: 武士道分流與滲透的新詮釋 - 張崑將 著 - Google 圖書

佛神習合+神佛習合這個段階,神與佛是同一信仰體系的中心,使兩者其完全地認識別的存在,兩者大約也可視為同一存在。為了這個段階特殊的神佛習合給區別出來,因此也把稱做神佛混淆。在多數的神社旁建立神宮寺,也在原本的寺院建立神社,這也是壓把迫古來的神祇信仰的事變成神祇信仰與佛教信仰互補合形而成的現象。
神本佛跡說
從鎌倉時代末期,到南北朝時代,僧侶開始對神道說反動,相反的,倡導神是本地,佛是假姿的神本佛跡說的伊勢神道與唯一神道也出現了,江戸時代時,朱子學的理論使得兩派統合,而誕生出垂加神道。這些是神祇信仰的主流派的教義,也是確立神道教義的貢獻。
不過,思考神佛習合自體在明治時代的神佛分離後衰弱,也使得近現代的日本人的精神構造受到影響
神佛習合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NoBIj2


明清兩朝台灣佛教神佛不分的原因解析
明清兩朝的台灣佛教,確實存有三種類型之神佛不分的現象。這一現象的背後原因不外下面五種:
(一)中國佛教神佛不分的特質延伸;
(二)台灣寺廟僧人的邊陲角色;
(三)官員與民眾對佛教與神教的混同認知;
(四)「三教同源」的思想模式;
(五)清廷宗教政策和信仰取向的影響。
明清時期台灣佛教的神佛不分與三教同源 http://bit.ly/2qBjUIv


宮本武藏柳生宗矩
柳生宗矩,出生於元龜2年(1571年)、卒於正保3年3月26日(陰曆)(1646年5月11日)。是日本江戶時代初期的武將和劍道家。德川將軍家的劍術教練。大和國柳生藩的初代藩主。
生平
柳生宗嚴(石舟齋)的第五個兒子。母親是興原助豊的女兒。兄長有柳生嚴勝、柳生宗章等人。年輕時因為豐臣秀吉實施太閤檢地時柳生氏被查出有隱匿不報的私田、因而父親的領地被沒收。1594年時他與其父親同時前往江戶仕奉德川家康。父子倆於1600年在關原之戰中立功、父親因而得以回復舊領大和國柳生莊二千石的領地。
1601年之後他成了第二代將軍德川秀忠的劍術指導老師、此後亦以劍術教練的身份仕奉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1615年大坂之戰時隨將軍秀忠一同出兵、守護在秀忠的身旁、隔年1616年參與了阪崎直盛反亂未遂事件的交涉與處置。
將軍對他的信任逐漸加深、在1629年他受封從五位下但馬守的官職。1632年擔任第一代的幕府總目付(大目付)一職、負責各國大名的監視任務。1636年累計加增的領地已達一萬石而得以位列大名、在大和國成為柳生藩初代藩主。晚年仍持續受恩賞、官階晉升至從四位下、領地達一萬二千五百石。
逝世
他於1646年逝世後,葬在友人澤庵宗彭所開設的神護山芳德寺(在今奈良市柳生下町)。享年76歲。但是現今在東京都練馬區櫻台的圓滿山廣德寺和京都府南山城村田山的華將寺遺跡也同時有他的墓碑。
他的長子是有名的劍士柳生十兵衛、他深受將軍家光的賞賜,但可惜在父親死後不久十兵衛也過世、將軍家劍術教練一職遂由十兵衛的弟弟柳生宗冬所繼承、成為菩提寺芳德寺的第一世住持列堂義仙則是宗矩的四子。
其在政治與計策上的造詣和貢獻遠遠大於其在劍術上的造詣,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在計策上有疑問時都會去詢問。這也是其受到寵信的緣由之一。
著書有『兵法家傳書』和『玉成集』。
流行文化
近代的小説多有引用他成為書中角色,但多數的作品常把他描寫成惡吏,這是因為他忠於德川家,無論如何的命令都一定會達成之故。(小說「影武者德川家康」和漫畫「あずみ」等)
柳生宗矩在手機遊戲《Fate/Grand Order》之中以「Saber·至高天 一切兩斷」的職階登場,配音員:山路和弘。寶具為「劍術無雙·劍禪一如」


柳生宗矩(やぎゅう むねのり)
生卒年: 1571~1646
主君: 德川家康 → 德川秀忠 → 德川家光
官位: 但馬守(從五位下) → 贈從四位下
幕職: 將軍家劍術指南役 → 大目付
家族構成: (父)宗巖(石舟齋); (母)春桃御前; (兄)嚴勝, 久齋, 德齋, 宗章;
     (子)三嚴(十兵衛), 友矩, 宗冬, 列堂義仙(共4男2女)
◎出生至臣屬德川
.柳生家原本是大和國柳生庄領主家格, 宗矩的父親宗巖是曾在上泉信綱門下取得新陰流許可狀的劍術家, 但在太閣檢地時遭舉發領地內藏有所謂的「隱田」而遭到改易
.1594年當家康在開墾關八洲時, 宗巖以一手無刀取的演武博得家康的好感, 宗巖將宗矩舉薦給家康
.1600年爆發關原之戰, 宗矩回到大和與筒井等大名在後方牽制西軍有功, 取回父親的舊領柳生庄2000石
◎再興柳生家, 成為大名之路
.1601年宗矩擔任秀忠的劍術老師, 加增1000石, 成為德川家的3000石旗本
.1615年大坂之陣時隨秀忠出征, 為守護秀忠斬殺了七個豐臣家的武士, 這也是宗矩唯一以劍殺人的記錄
.1621年宗矩轉而擔任家光的劍術老師
.1616年宗矩的好友坂崎直盛因家康孫女千姬的改嫁對象有變而產生反亂之心, 宗矩前去勸說直盛, 反而促成直盛自殺, 宗矩感到愧疚而將坂崎家的二笠紋加到自己家的副家紋之中, 通稱柳生二笠紋, 此外, 宗矩也將直盛的嫡子與2位家臣, 納為自己的家臣加以照顧
.三代將軍家光就職後, 家光於1629年封宗矩為從五位下但馬守; 1632年家光加增宗矩3000石後, 再命宗矩為幕府的大目付, 負責監察老中以上幕臣以及諸大名的舉動, 宗矩身為幕府的大目付, 當然有許多大名忌憚他, 但也有許多大名與他親交, 包括伊達家, 鍋島家, 細川家與毛利家
.1634年隨家光上洛, 宗矩擔任家光的投宿地的檢視官以及道中奉行
.宗矩以大目付的身份立功後, 1636年家光再增封4000石, 宗矩成為1萬石的大名, 並立大和國柳生庄一帶為柳生藩, 宗矩為初代藩祖, 同年宗矩為江戶城普請奉行
.1640年幕府再加增2500石給宗矩, 宗矩可說是戰國時代劍士身份之中, 唯一一躍而上成為大名的人物
.在家光的執政時代, 身為家光劍術老師的柳生宗矩, 與家光小姓出身的政務官松平信綱, 以及家光的乳母春日局統稱為支撐家光的「鼎之三腳」, 宗矩成為大名以後, 與好友同時是臨濟宗的僧侶 -- 澤庵宗彭, 成為家光私下的請教對象
◎晚年
.1646年宗矩因肺癌逝世, 享年76
.柳生藩藩主與將軍家劍術指南役一職, 在宗矩之後以獨眼劍士聞名的長子三嚴(十兵衛)繼任, 三嚴過不久於1650年去世, 由宗矩的三男宗冬接任
.柳生藩一直存續到明治維新廢藩置縣為止, 柳生宗家在幕府時代未有改易或領地更替的情況
◎劍術觀念
.宗矩提倡將禪的概念融入劍術, 鑽研出「活人劍」的理念, 以「劍禪一致」為主張; 當時的三代將軍家光在修習劍術時深感無法再進步時, 宗矩建議家光理解禪的理念, 進行心的修行
.以下是宗矩在著作「兵法家傳書」中提到以下概念:
 - 所謂的劍術之爭, 勝負僅止個人層級的兵法; 一人身負天下興衰, 才是世上最高級的兵法
 - 治世時亦毋忘亂世, 兵法也
 - 以劍斬人並非斬人, 應斬惡
 - 以平常心看待一切者, 已臻至名人境界
 - 無刀之境界, 即達成不戰而屈人之兵, 無刀勝有刀
 - 殺人劍亦為活人劍, 於亂世為殺人劍, 於治世為活人劍
.以劍為修身之道的宗矩, 在「葉隱」一著中留下了"吾不知勝負之道, 僅知勝己之道"的名言
.宗矩劍禪一致的修身概念, 影響著後續江戶時代武士道的形成, 幕末的幕臣勝海舟亦對此讚揚不已


--------------------


宮本武藏(天正12年(1584年)—正保2年五月十九(1645年6月13日)),江戶時代初期的劍術家、兵法家、藝術家,為創立二天一流劍道的始祖,以「二刀流」劍術聞名於世。
關於宮本武藏的名稱,其本姓為藤原,慣常使用的宮本、新免則為其氏;幼名辨助或辨之助(日語:弁助、弁之助〔辨助〕/べんのすけ),名諱玄信,通稱武藏,號二天、二天道樂。在其著作『五輪書』中以新免武蔵守藤原玄信署名;而在他親筆寫給有馬直純及松井興長的書信上則署名「宮本武藏玄信」,長岡佐渡守書狀中有「二天」這個稱號。而熊本市削弓的墓碑上寫有新免武蔵居士,養子伊織在武藏逝世之後9年建立《新免武蔵玄信二天居士碑》(小倉碑文)標明「播州赤松末流新免武蔵玄信二天居士」。死後71年後《本朝武芸小伝》以「政名」的名字介紹。自此所引用的系圖及傳記、武藏供養塔的介紹以及武藏的小說,多數使用「政名」的名字,二天一流門弟及宮本家史料等,沒有使用「政名」的名字。
宮本武藏在京都與兵法名宿吉岡家族的對決,和巖流島與巖流兵法家的決鬥故事,至今成為許多小說、時代劇、電影、乃至電視連續劇(歷史電視劇)等發揮的題材,並聞名於世。其自著《五輪書》亦為現代日本人在哲學、經營、乃至運動各方面的指導書籍,在世界各地也有諸多翻譯版本與喜好讀者。惟武藏真實的歷史事蹟,諸如和吉岡、巖流的對決等,往往留存數種不同的記載,難以考訂孰是孰非。一如小和田哲男(監修)、久保田英一著作的《発掘!武蔵&小次郎》所言,宮本武藏其中一項特別之處,在於史料「既少又多」。武藏並沒有傳統歷史聚焦的政治、軍事上的重要性,相關史料自然有限,以致武藏的生平至今仍有許多空白和爭議。然而相較於其他與武藏身分地位相近的人物來說,武藏的史料卻又異常豐富,足為武藏的一生描繪出雖然粗略但大體可信的輪廓。[1]
武藏亦是知名的水墨畫家及工藝家,其傳世的文藝作品,如『鵜圖』、『枯木鳴鵙圖』、『紅梅鳩圖』、以及『正面達摩圖』、『盧葉圖』、『盧雁圖屏風』、『野馬圖』...等水墨畫、以及馬鞍、木刀、工藝作品都為日本國家指定的重要文化財產。
出生年
從著作《五輪書》的序文中記載「年六十」推算,五輪書完成年間為寬永20年(1643年)10月10日,武藏應為天正12年(1584年)所生。
出生地
出生於播磨國(今兵庫縣)。(著作《五輪書》序文記載)[2]
生平
青少年時期
《五輪書》中,武藏自述在13歲初次決鬥戰勝了「新當流」的有馬喜兵衛,16歲擊敗但馬國剛強的兵法家秋山。
慶長5年(1600年)宮本武藏自稱隸屬於宇喜多秀家的新免氏武士,以西軍身分參加了關原之戰;然而從黑田家之文書(《慶長7年・同9年黑田藩分限帖》)記載著武藏父親新免無二在關原之戰以前是在東軍的黑田家仕官,因此在關原之戰中武藏也很有可能同父親一起侍奉當時豐臣家的黑田孝高,在九州作戰。 [3]
劍客時期
武藏自述從13歲到29歲,決鬥60餘次,沒有一次失手。
《五輪書》記載,武藏「21歲赴京都,與天下之兵法家交手數次,沒有一次不成功的」。從天正12年(1584年)武藏出生推算的話,赴京應是慶長9年(1604年)。在『新免武藏玄信二天居士碑』(小倉碑文)記載「扶桑第一之兵術吉岡」,應是指吉岡流一門。武蔵與吉岡兄弟決鬥的故事,在各文藝作品間廣傳至今。武藏一系的傳人對這段對決的記載雖然彼此有些出入,但大致都說武藏先戰勝門主吉岡清十郎、再擊殺其弟傳七郎,最後面對吉岡全員圍剿,仍然在斬殺了吉岡的少主後全身而退,吉岡一門也因此斷絕。然而非武藏系的文獻,從與武藏比試的人究竟是誰、到究竟比了幾場,都有不同的記載。比試的結果,也有雙方平手,或是初戰平手、再約戰時武藏沒有赴約(吉岡不戰而勝)等不同說法。吉岡本有經營染料的副業,也有史料稱吉岡一門只是在政爭失利後轉而專營染料生意,並直到明治時代都享有商譽。
慶長10年(1605年),武藏與奈良奧藏院的槍法高手比試。奧藏院傳承了知名的寶藏院槍術。是戰,武藏雖佔上風,但最後未分勝負雙方就停手罷鬥。這在武藏三十歲前的決鬥中是很罕見的。和年輕時期的武藏交手的人,幾乎非死即傷。小說故事中武藏得益於寶藏院胤榮的指導,並與胤榮的弟子胤舜決鬥,為小說創作。胤舜名義上為胤榮的弟子,實為再傳弟子,當時年紀還小。
慶長11年(1606年),武藏於伊賀與鎖鐮名家宍戸(名不詳)決鬥,武藏以二刀流應戰,最後擲出左手的短刀刺入宍戸的胸口,擊殺對手獲勝。
慶長13年前後,武藏前往江戶。13年,兩名柳生新陰流的劍客,大瀬戸隼人與辻風左馬助,向武藏挑戰,結果一死一傷。
慶長13年到17年之間,武藏於江戶與後來被稱為夢想權之助的高手比試,並獲得勝利。[4]權之助因此前往寶滿山的竈門神社苦練,最後在夢中得到神明的啟示,放棄本來慣用的刀劍,改練杖術,並創立了神道夢想流杖術。另有權之助敗給武藏之後,向武藏拜師求藝的記載。也有傳說夢想權之助改練杖術、武功大進後,再次向武藏提出挑戰,並戰成平手。神道夢想流門人則流傳權之助再次挑戰武藏時,得到神明的幫助,擊敗了武藏。
巖流島決鬥
武藏的事蹟中,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巖流島決鬥」,也就是慶長17年在長門國(今本州山口縣下關市)的舟島(浮在關門海峽上的巖流島),與巖流的兵法家佐佐木小次郎對決的故事。儘管不知道這位巖流的兵法家是否真的姓「佐佐木」、名「小次郎」,隨著第三方記載的發現,至少這場決鬥的真實性和宮本武藏的勝利已經沒有太大疑義。然而除了宮本武藏曾於舟島,今巖流島,戰勝一名巖流的兵法家之外,其餘細節眾說紛紜,且充滿了謎團。首先,不論由武藏傳人的記述或旁人的記載來看,這一戰都名動一時,武藏自身的論著不知為何卻隻字不提。其次,不論決鬥的起因,武藏對手的姓、名、出身背景,決鬥的經過等等,各種資料頗有歧異。巖流的兵法家之死,也有被武藏一招擊殺,和武藏打倒對手後未下殺手、隨行的弟子卻在武藏要離去時擅自上前將對方殺死等不同記載。就連武藏使用的兵器也有數種說法:一把較尋常刀劍更為巨大的船槳型木刀、或者一把前端釘了釘子的木刀、或是普通型制的一長一短兩把木刀等等,共通點大概只有雖是約定真劍比武,武藏卻選用木刀與對手的真劍決鬥並獲致勝利。
客將時期
大坂之役(大坂冬之陣與大坂夏之陣)之中,宮本武藏以豐臣軍名份參戰的故事,實為稗官野史詄聞毫無根據之誤傳。實際上武藏是以水野勝成的客將以德川軍名義參陣之。與水野勝成的嫡長子勝重(又名水野勝俊)活躍的戰蹟,亦在數個歷史文獻中記載。
之後宮本武藏在姬路城主本多忠刻的交涉下,參與了明石的町割(都市計劃),以及姫路、明石等城寨、寺院的修築建設。根據《海上物語》,武藏也在這個時期和夢想權之助(神道夢想流祖師)在明石進行決鬥比試。[5]
元和初年(1615年),宮本武藏收水野家臣中川志摩助的三男,中川三木之助為養子,並推薦三木之助出仕姬路城主本多忠刻。然而三木之助卻在寬永3年(1626年),為了本多忠刻亡故而殉死。於是武藏只好在三木之助死後,收播磨武士侍田原久光的次男伊織成為養子。宮本伊織後來出仕明石城城主小笠原忠真,在寛永8年(1631年)年僅20歲時便成為小笠原家的家老。
寬永15年(1638年),島原之亂爆發,小倉城主小笠原忠真與侍從伊織出陣鎮壓,武藏與忠真外甥中津城城主小笠原長次也參陣其中。從島原之亂後從武藏寄給延岡城主有馬直純的書信中,寫著「我不會再被石頭打到了」的紀錄看來,武藏有被當時島原一揆軍投石擊中而負傷。
在小倉寄宿中,武藏依忠真之命與著名的寶藏院流槍術高手高田又兵衛比武。又兵衛執竹槍,武藏持木刀,兩人交鋒三次,誰也沒能擊中對方,又兵衛卻主動認輸。據說又兵衛的理由是:槍比劍長,已佔了優勢,卻沒能取勝,等同落敗。另說兩人各擊中對方兩次,又兵衛卻以「武藏是故意被擊中的」為由認輸。
島原之亂後
寬永17年(1640年),宮本武藏受熊本城城主細川忠利邀請移駐熊本城。門人7人每人分給18石共300石之俸祿,並在熊本城東部的千葉城武家一處房舍供居住之,武藏更破格可參予以往只有家老身分方可參予的獵鷹活動。細川忠利也邀請武藏和同樣客人身分的足利義輝的遺孤足利道鑑,3人依同前往山鹿溫泉。但隔年細川忠利猝死,其第二代藩主細川光尚同樣給予300石的待遇對待之。《武公傳》的武藏弟子士水(山本源五左衛門)記載:『士水傳紀錄:武公肥後的門弟、為首有太守長岡式部寄之、澤村宇右衛門,其他如御家中、御側、外樣、與陪臣、輕士共千餘人』入門武藏門下。在教授劍術兵法之餘,則以繪畫與製作工藝作品流傳至今。
寛永20年(1643年),宮本武藏登上九州肥後岩戶山(今熊本市附近),並閉居山下的靈岩洞,開始執筆撰寫『五輪書』。另外,在武藏死亡之前數日,武藏則把二書『獨行道』與『五輪書』合稱為「自誓書」並授與弟子寺尾孫之允
正保2年5月19日(1645年6月13日),宮本武藏於千葉城的武士居所死亡。墓地葬熊本市弓削的武藏塚。北九州市手向山則有養子伊織立的『新免武藏玄信二天居士碑』,該碑文為伊織與武藏關係的最古老紀錄,通稱「小倉碑文」。
劍道流派
宮本武藏雖然以二刀流聞名,然查其生平對敵的記載,並不拘泥於一刀或二刀,有時用真劍、有時卻選用木刀,體現了其著作《五輪書》中所言,不偏好或排斥某種武器,因時制宜、發揮所長以克敵制勝。《五輪書‧地之卷》又寫道,比起同時使用兩把刀,習練單手使刀更為重要,才能在各種情境下都運用自如。對此,押井守於其宮本武藏動畫評傳《宮本武蔵 -雙剣に馳せる夢-》裡提出的見解是,武藏一生最大的志向為騎著馬、率領軍隊於戰場上建立功業,所以才特別重視適合騎馬作戰的單手刀法。
宮本武藏最初將自己的流派命名為「圓明流」,後來更名為「二刀一流」或「二天一流」,兩者混用,最後才定名為「二天一流」。武藏大半生漂泊,曾在許多地方授藝,「圓明流」和「二天一流」也各有傳承,延續至今。
圓明流
武蔵像與一乘寺下松的古木
早年宮本武蔵的父親新免無二隸屬於包含十手・二刀流等技法的當理流。武藏將其發展,並命名為圓明流。 圓明流時期的高徒:
青木條右衛門
石川左京
竹村與右衛門
二天一流
二天一流中所謂「二天」就是指「二天曬日」(《五方之太刀道序》)之意,指的是太陽和月亮:即陰與陽,也就是象徵對立的事物。世界一切都是由相對事物組成,由這些相對事物相互浸透而使所有事物發展統一,生新的事物。二刀的技法簡單的講就是統一左右兩手手上大小二刀的動作,由此達到戰勝對手這一目的。由這對立的二極昇華統一而發展這個事實,不單是劍術,甚至是「世界之理」(武藏書狀) 因此命名為「兵法二天一流」。


雖然日本戰國時代至德川幕府早期是劍術大放異彩的黃金時期,出了很多劍聖、劍豪,比如塚原卜傳、上泉信綱、柳生宗矩、柳生宗嚴等等,但一般台灣人熟知的多是影視作品最多的宮本武藏。日本人視宮本武藏為偉大的劍術家、兵法家、藝術家;然而,如果要較真宮本武藏在武術史的定位,會遇到很多爭議。
有歷史學者說,宮本武藏是個「史料既少也多」的武術家。這句矛盾的話是說,宮本武藏在日本歷史上並無太高的地位,是以對比於上泉信綱、柳生宗巖、柳生宗矩等當代一流高手,在可信史料上他的記述相對稀少。
順帶一提,宮本武藏創立的圓明一流與二天一流有流傳下來。關於二天一流,即所謂的二刀流,因為日本刀在砍削時如果沒有用特定的角度出刀,不僅減損威力,刀身也容易受損,因此日本武士講究兩手握刀、力求出刀角度的穩定;所以說,二天一流在真劍對戰時有無實戰性一直受到質疑,許多人認為二天一流只能存活於木刀、竹劍比試的世界
除去上泉信綱那些大人物不談,宮本武藏和其他與其地位相近的武士又有相對多的史料;儘管多為難以辯別真偽的野史與宮本武藏的自述,至少可以肯定宮本武藏不是虛假人物,某些平生大事也有一定的可信度。
宮本武藏真的是頂尖武士嗎?
宮本武藏在其兵法書《五輪書》中自述他13歲到29歲決鬥60餘次,無一次失手,但其真假難以索求;另外,這麼多次的比武中,稱得上一流的對手才三四個,如吉岡清十郎、吉岡傳七郎、佐佐木小次郎。更何況這些高手對決是否真有其事、比武過程如何都有很多爭議。
最有名的巖流島對決佐佐木小次郎,是否真有此戰、真有佐佐木小次郎此人至今仍是個謎,因為有關佐佐木小次郎的資料少的可憐,還有許多矛盾之處;所以有人認為佐佐木小次郎是宮本武藏後人編撰出來自抬門派身價的虛假人物。
另外,在宮本武藏生活的時代,各國大名都求賢若渴,會重金聘請一流武士做老師;比如柳生宗矩,受僱為德川第二代將軍秀忠、第三代將軍家光的劍術老師,晚年其累加的俸祿已達一萬石而得以位列大名。當然,與柳生宗矩這種超一流人物相比有些極端;然而,如果宮本武藏真的如大家所認為的那麼強,竟然只得到熊本城城主細川忠利給予的300石俸祿... 與一流武士薪俸相差如此之大,實在很難令人相信他的武術有多頂尖
有人認為,武士要比武並不簡單。就比如一般人即便再強,若沒有名氣,要挑戰美國拳王Mayweather只會被人恥笑、轟走;所以有人說宮本武藏並非不敢跟當世高人過招以證明自己,實在是階級有別,難以得其門而入。但,出身在武士爭鳴的戰國時代,經歷了十分重視武術的德川時代初期,宮本武藏從13歲就四處比武,窮一生之力竟然只得到300石俸祿的「成績」,實在很難說服質疑者。

武藏的對決紀錄
 雖然武藏自稱一生歷經六十次對戰無敗全勝,但實際上可以查證的紀錄-包含武藏自傳、養子伊織記述家史、門徒轉述筆記-可歸納出的僅有 以下這十六場:
一、十三歲,對 戰有馬喜兵衛(新當流),播磨平福
二、十六歲,對戰秋山新左衛門(流派不明),但馬某地
三、廿一歲,對戰吉岡清十郎(吉岡拳法),京都蓮台寺      
四、廿一歲, 對戰吉岡傳七郎(吉岡拳法),京都三十三間堂
五、廿一歲,對戰吉岡一門七十人(吉岡拳法),京都一乘寺
六、廿一歲,對戰寶藏院胤舜(寶藏院流槍術),京都寶藏院
七、廿一歲,對戰宍戸梅軒(流派不明),伊賀某地
八、廿二歲,對戰大瀬戶隼人、辻風典馬(柳生新陰流),江戶某地
九、廿五歲,對戰夢想権之助(神道夢想流),姬路明石
十、廿九歲,對戰佐佐木小次郎(巖流),小倉舟島
十一、卅五歲,對戰三宅軍兵衛(東軍流),大坂某地
十二、四十七歲,對戰徳川義直家臣(柳生新陰流),尾張犬山
十三、五十一歲,對戰高田又兵衛(寶藏院流槍術),江戶某地
十四、五十五歲,對戰松平直政(神道流),信濃松本
十五、五十七歲,對戰氏井弥四郎(神道流),肥後熊本
十六、五十七歲,對戰塩田浜之助(當理流棒術),肥後熊本
 即便再加上武藏曾經參加的幾場戰役:關原之戰(西軍)、大坂冬夏兩陣(幕府側)、以及島原之 亂(小笠原家軍監),武藏生涯可數的對戰紀錄仍然不滿廿場。
 以武藏自述相當活躍的桃山末、江戶初這段期間來看,正是各流派劍術名人爭相嶄露頭角的時期。就算遇不上伊藤一刀齋、柳生宗矩、丸目 長惠、東鄉重位、疋田景兼、神後宗治……等已經成名的名門宗家,至少也該與宗家門下同樣正雲遊諸國的弟子們有機會交手,但他不但沒遇上柳生家的利嚴、兵庫 助、三嚴,一刀齋高徒小野忠明等人,甚至連同在九州一帶的體捨流、示現流門眾都不曾交手。以此觀之,武藏自豪的「生涯無敗」其實頗為可疑。【日本劍客略傳】宮本武藏 @ XIV :: 痞客邦 :: http://bit.ly/33qTI1R



盤點日本史上的五大劍聖:宮本武藏只能排第四,一二名難分伯仲
2017-10-04 由 讀史鑑智 發表于歷史
日本自古武風盛行,而日本統治者不僅不加以管理,還加以鼓勵,以致日本武士浪人成風,這也是後世「倭寇之患」的由來。在如此盛行的武風之下,還是出了幾個高手,被日本稱之為「劍聖」。而提及日本的劍聖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宮本武藏,那個世界三大兵書之一的《五輪書》的二刀流作者。
劍聖宮本武藏一直以來都是日本歷史上最出名的武士,以他為主角的武士電影,拍了相當多。然而,如果要比較宮本武藏在歷史上是否真的稱得上一流武士,會遇到很多爭議。因為日本在戰國時代是劍術大放異彩的時代,可謂是人才輩出。今天小編就為大家盤點日本史上的五大劍聖:宮本武藏只能排第四,一二名難分伯仲!
網絡配圖
這裡小編還要補充一個概念,在日本劍道里,劍聖,劍豪,名劍客,人斬,的區別,只要用劍就可以稱為劍客,有一定的名氣叫名劍客,人斬指的是劍下亡魂數多的劍客。在日本什麼樣的人被稱為劍聖?不但要有足壓群雄的劍技,還要對劍道作出卓越貢獻,創立劍術流派且在歷史上達到一定影響力,才有資格被尊稱為劍聖。
網絡配圖
第五名:柳生十兵衛(新陰流·改)
柳生十兵衛,全名柳生十兵衛三嚴,是日本史上最有名的劍客。十兵衛與祖父柳生石舟齋宗嚴,父親柳生但馬守宗矩被合稱為"柳生三天狗"(天狗是日本人神化動物)。柳生十兵衛是日本封建時代最出名以及最常被浪漫化的武士之一,也電視劇《天下第一》中人物。
關於柳生十兵衛的獨眼,據說是小時候和父親練劍時,因為劍勢過於凌厲,是宗矩不由自主使出全力所傷,幸虧柳生新陰流在練習時使用竹刀,而不致使一代劍豪夭折。
網絡配圖
十兵衛13歲時當上德川家光的隨身家僮,曾任家光的劍術老師,20歲時誤觸逆鱗,回到奈良「柳生之里」老家,專心研究兵法,寫出了《月之抄》等兵書,更把本派劍術傳授給從全國各地慕名而來的門徒。32歲時,家光原諒了他,讓他回到身邊當親信護衛。
柳生十兵衛在柳生新陰流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創下柳生新陰流·改。十兵衛44歲時,據說在京都府南部山中放鷹補鳥,意外身亡。他的死,到底是被人暗殺?還是毒殺所致?眾說紛紜,至今仍是個謎。墳墓分別在「柳生之里」的芳德寺,與東京都練馬區廣德寺別院內兩處。
網絡配圖
第四名:宮本武藏(圓明一流)
宮本武藏是日本戰國末期至江戶時代初期的劍術家、兵法家、藝術家。因與佐佐木小次郎決戰而一舉成名。日本是一個崇尚武力、崇尚刀劍的民族,宮本武藏在日本的影響相當大,以致有「真田(幸村)的槍、宮本的刀」的說法。劍術以外還是手裏劍和體術等多種多樣武術的高手,二十來歲已經開創一派號稱「圓明一流」。
在《五輪書》中,宮本武藏自述在13歲初次決鬥中戰勝了新當流的有馬喜兵衛,16歲擊敗但馬國有「剛強」之名的劍道家秋山。21歲,宮本武藏赴京都,與日本國內的劍道家交手。據統計,從13歲到29歲,宮本武藏共決鬥60餘次,取得全勝。
網絡配圖
宮本武藏的一生處於豐臣秀吉統一天下到德川封建制度的圓熟時期。這段期間是日本從戰亂進入和平的時期,也是由劍客紛起,逐漸進入尋主求仕的時期。戰亂時期,武藏所表現的是武士們自我體現的成長過程,而德川和平時期則是武藏後半生出仕為官,又不願放棄自我的矛盾時期。
宮本武藏出生時,日本的三大流派早已形成,而在日本能被稱為聖一定要得到當時劍術界的認可,日本戰國時期擁有最負盛名的的劍術三大流派——神道流,一刀流,陰流。這三個貫穿了整個戰國時期日本的劍術體系。宮本武藏卻只能在這三者之外。所以以此可見,其實宮本武藏也就只能稱得上是半個聖。
網絡配圖
第三名:柳生宗嚴(柳生新陰流)
柳生宗嚴,日本劍術家。是大和的豪族,柳生新陰流之祖。畿內第一的劍豪。柳生宗嚴曾敗於上泉信綱的弟子疋田豐五郎,於是拜入信綱的流派。不久後領悟「無刀取」的奧秘,被授予新陰流的印可。
柳生家族開創了柳生新陰流派的劍術家,柳生家是大和的豪族,從德川家康開始,世世代代擔任德川將軍家劍術指南的柳生氏,是日本劍術第一名族。柳生宗嚴在戶田一刀齋學習了刀術後,師從新陰流派始祖上泉信綱,得傳真諦。後應召出仕織田信長,從此柳生家世代皆為德川家的兵法師範。
網絡配圖
柳生一族中最著名的要算是宗嚴、宗矩、三嚴、宗冬。這四人都是當時著名的劍客柳生宗嚴、柳生宗矩及柳生十兵衛三人則成為戰國末期至江戶初期著名的三劍士,人稱「柳生三天狗」。柳生家傳兵法書有《殺人刀》、《活人劍》、《無刀之卷》,以及後來由柳生十兵衛撰寫的《月之抄》
柳生新陰流的真髓在於「無刀取」,即以空手制住對手。與有些流派相比,柳生新陰流不贊成以殺戮來磨鍊劍技。 在《活人劍》及《無刀之卷》中,都體現了柳生「無刀取」的意義:「不殺人,我們以不被殺為勝。」柳生宗嚴之後,他的後代各自作為江戶柳生與尾張柳生輔佐德川幕府,並在以後幾世紀間,保持著受人敬重、維護太平盛世的劍士一族的形象。
第二名:上泉信綱 (新陰流)
上泉信綱是日本戰國時代的兵法家。開創日本劍術知名流派:新陰流,與冢原卜傳入道一起被後人尊稱為「劍聖」。早年在鹿島師事松本備前守修習香取神道流和鹿島中古流,16歲時在冢原卜傳的指點下完成了鹿島家傳的特殊修煉,即三天三夜總計一千次的試合。
成年後再拜愛洲陰流的愛洲移香齋為師修習陰流,在23歲的時候取得印可狀,並且研究各種各樣的刀法,創出新陰流。期後成為長野業正及武田信玄的家臣。但是為了普及新陰流,在永祿6年在各國流浪旅行。他在永祿7年上洛,傳授兵法給室町幕府13代將軍足利義輝,被授予「天下第一」的劍聖稱號。永祿8年傳授給柳生宗嚴。
網絡配圖
第一名:冢原卜傳(一之太刀)
冢原卜傳,又名冢原高幹,是日本戰國時代的真正的劍聖,號稱生涯無敗,堪稱戰國時代最強劍士。其流派為天真正傳香取神道流,並同時被尊奉為新當流的開山祖師。一生經歷37次合戰、殺敵數212人、19次真劍比試、而從未受過一次傷。其中最有名的是在川越城與梶原長門以真劍對決。
冢原卜傳由於劍法高超,幾乎未逢敵手,是日本歷史上的兩大劍聖之一,還有一位是做過他弟子的上泉信綱。冢原卜傳與上泉信綱一起被後人尊稱為劍聖,兩人各有千秋,難分伯仲!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ea6kyn4.html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