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禎祥著作《二二八的虐殺與逃亡》由台灣二二八和平促進會策畫 。(玉山社提供)
《二二八的虐殺與逃亡》 闡述二二八和台灣命運的鏈結 - 自由娛樂 https://bit.ly/3rYOCHV
〔記者邱巧貞/台北報導〕《二二八的虐殺與逃亡》 一書為作者李禎祥在政大台史所同名碩論的補充修訂版。從人權史的視野來看,二二八既是一場大屠殺,也是一波大逃亡,兩者有緊密的因果關係。屠殺背後,是陳儀當局複雜的政治操作,除極力誇張本省人的暴行和外省人的災情外,更將當時國軍兩大敵人:日本人與共產黨,嫁接到台灣的抗爭民眾,並燃起中國民族主義的怒火,將國軍對日本人的仇恨,報復到台灣人身上。
故國軍在二二八的虐殺手段,處處可見對日軍暴行的模仿。日軍暴行的殘忍、中國政治的險惡、台灣命運的悲哀,這三者緊密扣動的關係,是二二八最重要而深隱的脈絡之一。
為了躲避殺戮,成千上萬人展開逃亡,從平地潛隱山區, 從島內偷渡島外;墓地糞坑、天花板上、榻榻米下,都有人藏身。當局祭出懸賞、擄人、自首自新、連保連坐、戶口清查等獵逃手段,逃殺情節之驚心動魄,勝過政治驚悚電影。除了有形的逃亡外,還有種種無形但影響更深遠的「心靈逃亡」。
作者在書中提到,「虐殺」,顧名思義,是以殘虐手段殺人,由於虐殺的重要前提是「作意」,與「意外殺人」(過失致死)完全不同,反映出極端的人性,因此在政治、戰爭、文化、社會乃至心理學各方面,有相當豐富的探討空間。
台灣史雖有不少屠殺事件,但規模最大的虐殺事件,並非發生在比較「不文明」的前近代,而是近代,並且是戰後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從「極端人性」的角度來看,這種大規模的虐殺背後,必有深仇大恨以為觸媒;然而凶手(國軍)與受害者(台灣人)的關係,卻是所謂的「同胞」,而且是「祖國」政府「光復」台灣不到一年半,即派兵對其「同胞」進行大規模虐殺。這種情形相當詭異,特別是這麼強烈的仇恨如何產生,非常值得探究。
本書提醒,二二八和台灣的命運存在不可思議的鏈結,如果台灣不能與中國保持逃生距離,那麼,台灣人的逃亡之路應該不會結束。《二二八的虐殺與逃亡》 闡述二二八和台灣命運的鏈結 - 自由娛樂 https://bit.ly/3rYOCHV

3809692_1


邱榮舉教授《白色恐怖中的客家人》/228轉型正義/「寧可錯殺,不能走漏一個」的肅殺時代的元兇?轉型正義的推動能不能追出歷史真相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EFXhL1
紅色客家人/228白色恐怖/1952年中壢事件、義民中學案/胡海基1998年建苗栗縣頭屋鄉象山村的「民主英烈公園」/齊豫《唱經給你聽》專輯《大慈大悲觀世音》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mRegJq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293802634330715/permalink/1406234116420899/

217503323_4758787897468593_8670644550885652225_n

張七郎 -中


1947/4/4 張七郎父子遭國民政府密裁虐殺 – 台灣回憶探險團 http://www.twmemory.org/?p=13739
1947/4/4 張七郎父子遭國民政府密裁虐殺
 2019 年 04 月 04 日 二二八, 密裁, 張七郎
1947年4月,二二八事件發生的一個多月後,由臺灣各地人民組織起來對抗國民政府軍的民兵,如臺中二七部隊,都已遭國民政府軍瓦解。事件期間試圖協調官民的地方仕紳,如臺南湯德章、嘉義陳澄波等人,也都被國民政府軍視為「暴民」一一剷除,對此,課本通常以「三月清鄉」帶過。不過,你以為清鄉只發生在三月嗎?如果你認為一個月的時間足夠國民黨殺掉早被他們「點名作記號」的臺灣菁英們,那可是大錯特錯。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國民黨政權藉著事件餘波未平,暗中發動了一連串檯面下的「密裁」行動,當年3月11日,陳儀羅列的密裁名單就已送交到蔣介石手上,接著,國民黨的特務有計畫性的失蹤、殺害各地的臺籍菁英。「密裁」的概念與暗殺、被失蹤並無二致,受難者被帶走後,未經司法審判,想當然也沒有任何具體的罪名,遭逮後數天便被秘密行刑。受難者遇害後,屍首可能被隨意棄置公墓或是丟進河道,被害家屬遑論收屍,連家人是生是死、忌日是何年何日都未能得知。
靠著「密裁」的手段,國民黨政府系統性地「清理」掉了他們的眼中釘──幾乎一整個世代的臺籍菁英,王添灯、王育霖、李瑞漢、林茂生,等等皆然。就在距今七十二年前的1947年4月4日,被帶走的是花蓮鳳林鄉的張七郎與他的三個兒子,張宗仁、張果仁與張依仁。
張七郎是位畢業於臺灣總督府醫學校(今臺大醫學院)的醫師,他在新竹長大,因受馬偕的博愛精神影響,與助產士妻子詹金枝女士舉家搬遷到花蓮行醫,清貧患者不予收費,以今日的眼光看來,可說是人人感佩的「偏鄉仁醫」。他的三個兒子赴日學醫後到東北行醫,終戰後父親召回三位兒子,準備將他所經營的鳳林中學以及仁壽醫院傳給兒子,足見對「祖國」的期待。
誰也沒想到,本應團圓的父子四人,卻在「光復」後不到兩年,就遭到「祖國」報復殺害。據近年新出土的史料, 當年保密局情治公文出現「據報死因為花蓮縣長張文成挾怨報請廿一師獨立團第五連連長董志成於鳳林鎮郊外番社執行密裁。」 ,顯示當時外省籍花蓮縣長張文成, 顧忌張七郎家族在花蓮深受人民愛戴,若日後開放縣長民選可能威脅他的縣長地位,因此透過軍隊剷除障礙。
就這樣,1947年4月4日夜晚,國民黨軍侵入張家分別帶走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與張依仁,其中只有張依仁歷劫歸來,另外三位再次回到家,已經是三具被發現在公墓旁的、殘破不堪的屍首。他們雙手被反綁、身上值錢的衣褲物品全被洗劫。張七郎身上多處瘀傷,張宗仁面部多處刀傷、右手腕骨折、張果仁腹部的刀傷使得他腸子外露,多被兩槍貫穿前胸後背而亡。
張家的遺孀堅強的為丈夫們清理屍體,並撐起家計。為了使孩子不再受傷,他們鼓勵後代出國念書,並在海外成家立業。然而,張七郎的妻子詹金枝並未離開臺灣這個傷心地,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國民政府遞交訴冤狀,希望政府能還丈夫及兩個兒子一身清白。在詹金枝女士於1982年過世以前,「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等背叛黨國、組織暗殺團,拒捕擊斃一案經前台灣警備總司令部電准備查在案。」這是國民政府給她的唯一回覆。
這件慘絕人寰的悲劇,不過是當年數不盡受難案例的冰山一角。而一直到今日,加害者集團及其支持者,依然沒有任何悔意與反省。我們期待事情能在其負責的態度下早日落幕,換來的卻是詭辯、對受害遺族分化收編、叫囂「滅東廠」甚至翻桌,這也使社會糾結在傷痛中無法平復。


 

1947.4.1 中國軍21師進入花蓮清鄉

1947年4月1日,228事件尚未平息,中國軍21師在這一天進入花蓮清鄉。當地居民人心惶惶,乃於4月4日設宴款待,沒想到當天晚上,即傳出名醫張七郎醫師一家三口遭中國人逮捕情事。
隔日張七郎妻子四處探聽,不幸傍晚傳來惡耗,張七郎父子三人已遭中國人以殘虐手段殺害,棄屍公墓旁。三人遺體衣物遭去除、身上多處彈孔及難以計算的刀劍刺痕、兒子張果仁甚至肚破腸流。事後張七郎墓碑上寫著「兩個小兒為伴侶、滿腔熱血灑郊­原」。

而在事件中遭害的人們,許多人至今連屍首都還不知下落。在長達數十年教育、媒體、社會整體嚴密控制下,臺灣人的記憶被集體抹去並置換為黨國思想,至今久久不散。以致於當時派兵來臺的獨裁者,依然高立宮殿般的廟堂,即使政黨輪替了,轉型正義之路依然遙遙無期。

延伸閱讀:
李筱峰老師《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增訂版
http://gjtaiwan.com/rt/?id=247
陳儀深老師《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
https://goo.gl/wKdxqI
陳翠蓮老師《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臺灣》
https://goo.gl/5zwJdB
周婉窈老師《島嶼的愛和向望》
https://goo.gl/wlTvoK

圖:張七郎墓


 

【民報張肇烜專欄】課本不敢寫的悲慘一頁 張七郎父子三醫師俱死於228
www.appledaily.com.tw查看原始檔

本內容由民報提供(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文\張肇烜 
他因為「東部沒醫生」,毅然到花蓮鳳林行醫;他曾經滿腔熱血,期待著「台灣光復」,卻不知這是最血腥的屠殺.....張七郎父子三人都是醫生,卻同時消失在島嶼之上,墓碑上刻寫著:「兩個小兒為伴侶、滿腔熱血灑郊­原」,這是二二八最苦難的屈死,也是課本不敢寫的最劇痛歷史......張七郎醫生的故事,在台灣社會隱埋了許多年。直到1990年才由張家媳婦張玉蟬在一次平安禮拜中堅強地對外說出,張七郎父子三人被逮捕殺害的悲慘往事......張七郎出生在新竹湖口,父親張仁壽是一位漢醫,因緣際會認識了來台傳教的馬偕博士,也向他學習西方醫學。從小受父親影響,張七郎日後也當醫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今日台大醫學院)畢業後,他在淡水開業,以父之名,創設「仁壽醫院」。眼看一切都非常順遂,張七郎卻因兄長一句「東部沒醫生」,從小受「馬偕精神」影響的他,決定舉家遷往花蓮鳳林鄉,將「仁壽醫院」遷移到台灣的東部。張七郎的妻子詹金枝是出身名門,也具助產士資格,兩夫妻熱心公益,對病人照顧入微,如果病人沒有錢,完全不用付醫藥費,「仁壽醫院」很快就......(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張七郎」的圖片搜尋結果「張七郎」的圖片搜尋結果

張七郎父子三人遇害 遺族:不原諒國民黨(完整)
張七郎父子遭害後,張家將父子三人合葬於自家農園。上書「兩個小兒為伴侶 滿腔熱血洒郊原」
63年前的今天,花蓮縣鳳林鎮的制憲國代張七郎醫師,及其子宗仁、依仁、果仁同遭國軍逮捕,除依仁外,父子三人隨遭槍決身亡,堪稱二二八事件中,最為慘烈的滅門血案。
倖免於難的張依仁,事後絕口不提二二八,在資助幼弟存仁、秉仁及長姪文滿完成學業後,即奔赴海外,遠離台灣。前國史館長張炎憲終在2009年首度訪問張依仁,因此完成口述歷史「花蓮鳳林二二八」一書,並於今日正式出版,同時在台北東門教會舉辦追思禮拜。
張炎憲指出,台北懷恩堂曾於1990年舉辦二二八平安禮拜,張果仁遺孀張玉蟬上台見證,讓他下定決心,一定要為張家的歷史留下記錄。這心願直到張家於一九九九年四月舉辦追思禮拜時才實現,但2000年5月出任國史館長後,暫時擱置相關計畫,等到2008年5月卸任後,才重新開始。
張炎憲說,最令人興奮的是能訪問到張依仁;這計畫過了20年終於完成,為張家的苦難留下證言,意義格外重大。
1937年,張七郎夫婦與孩子們在鳳林仁壽醫院前合照。右起為張七郎、張宗仁、張依仁、張果仁、張秀惠、張性惠、張秉仁、張存仁、詹金枝。
張炎憲指出,張七郎是新竹湖口客家人,其父張仁壽為漢醫,因認識馬偕而信仰基督教。張七郎在1910年考進總督府醫學校,畢業後曾在基隆、淡水行醫;1921年,舉家遷往花蓮鳳林開設仁壽醫院,服務偏遠地區。
1945年日本戰敗後,為使鳳林子弟有更好的受教環境,張七郎籌設鳳林農校,後改制為鳳林初中;張七郎同時也請在滿州行醫的三個兒子一起返台建設;張七郎更於1946年當選花蓮縣參議員,同時被推選為議長,還當選制憲國代。
不過張七郎目睹國民黨來台後的失政,在日記寫上「今日島民之罪愆核可消滅,犬去豕來,台灣建設徒聽空音。」也在議會為民請命,卻未獲採納。
國軍廿一師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增援台灣,於4月1日開抵花蓮。鳳林人士在4月4日設宴歡迎國軍,臥病在床的張七郎請長子張宗仁代為出席。當晚國軍前往仁壽醫院押走張宗仁、張果仁,同時也包圍張家,捆走張七郎、張依仁。除張依仁外,父子三人隨遭槍決。
張七郎妻詹金枝得悉慘案後,於6日凌晨運回丈夫及兒子的遺體,還親自縫合張果仁破裂的腹肚。7日在鳳林教會牧師的主持下,將三人合葬在自家農園內。
詹金枝在信仰的扶持下,以堅強的意志力帶領家人走過滅門慘案。詹金枝希望子孫可以出國留學「寧可做美國奴、也不要做中華民國人的紳士。」也告訴家人,若她死後,不用通知國外的孩子返國,以免遇害。
張炎憲認為,這是中央政府有意剷除地方精英所犯下的血案,制憲國代何其大,若非中央下令,哪有人敢下手?
倖免於難的張依仁在書中提及,他太太有塞一紙軍醫證明,或許因而逃過一劫。張依仁遭囚3月後獲釋,返家後立即轉往淡水開業,扶養尚未成年的弟妹。但警察、特務在半夜前來前來抄家,讓張依仁不堪其擾。待存仁、秉仁、文滿陸續完成學業、赴美留學後,張依仁自認責任已盡,立即逃離台灣。
張依仁自日本轉赴巴西,卻因不諳葡萄牙文,無法考取執照,只能在教會醫院當密醫。加上台灣駐巴西代表處點名張依仁是危險人物,讓張依仁在巴西北部躲了7、8年,住在巴西聖多斯妻兒,也只能開店當小販,維持生計。張存仁、張秉仁則在赴美求學後,先後前往巴西傳教,定根於巴西。
詹金枝在1982年過世,張依仁、張存仁、張秉仁都申請不到簽證返台。張依仁在1985年回到台灣,之後住過巴西、葡萄牙,2004年定居於台中。張依仁在書中強調,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國民黨,只有國民黨倒,他才會感到安慰。
張宗仁三子張安滿在書中表示,他當時歡迎馬英九來張家,不代表他認同國民黨,只是馬英九跟他聯繫,他無法拒絕。就像國民黨中央要展覽張家史料,他也沒拒絕之理。張安滿批,國民黨已執政2年,未見任何發掘二二八真相的動作,也令人遺憾。
將主持追思禮拜的盧俊義牧師指出,他曾在台東關山牧會,聽說過這個家族,但他們都很低調,故未曾接觸過。盧俊義表示,很多長老教會的信徒因關心台灣社會,卻紛在二二八遇難,教會能做的就是跟受委屈的人站在一起,透過信仰帶給他們安慰與鼓勵,所以在張炎憲提出這個構想後,他馬上就同意。
盧俊義表示,他已把張家的故事寫成啟應文,在追思禮拜中由牧師與會眾輪流朗讀,讓大家重新認識這段歷史。剛好今天是基督教的復活節,盧俊義說,這也象徵張家的苦難與再生。
追思禮拜將於今日下午三時在台北東門教會舉行,預計有張安滿、張依仁的女兒等張家遺族出席。

----------------------------------------------

   


2021-02-22_1114512021-02-22_1114442021-02-22_111437

仁醫欲救士兵卻遭劍穿腹部、大腸外露亡 檔案揭二二八「最慘烈滅門血案」當局「密裁」證據 https://bit.ly/3dBnf0O
1947年4月6日,花蓮縣鳳林南郊發現3具衣物、隨身物品皆遭剝空的遺骸,死者為前制憲國大代表張七郎與擔任醫師的兒子張宗仁、張果仁,傷勢不僅背透前胸兩槍,甚至有眼眶劍刺傷痕、腸部受劍大腸外露而亡等慘況,即二二八事件時期堪稱花蓮「最慘烈滅門血案」之張七郎父子命案。
20日下午,國史館進行《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新書發表會,纂修歐素瑛即報告花蓮縣、屏東縣發生之二二八屠殺始末,其中,主使「密裁」的市長不僅未遭究責,花蓮縣長張文成對張七郎遺孀張詹金枝之訴冤狀痛批「妄造事實,企圖誣告」,屏東縣長龔履端往後更是轉任台中縣長、又任台灣省立農學院(今中興大學)副教授。
制憲國大代表與醫生兒子遭控二二八「主謀」拒捕遭擊斃 遺孀訴冤揭:他都生病沒外出,縣長挾怨報復可能性高
關於花蓮縣張七郎滅門血案,國史館纂修歐素瑛報告,雖然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各地成立處理委員會、成為往後遭盯上清算的對象,事實上張七郎未任職處委,雖然在3月9日被選為花蓮縣長候選人,張七郎也在《東台日報》宣佈放棄、辭掉候選人職務,理應與事件無關,但在4月4日遭捕後,一家男丁除了有軍醫證的張依仁以外,全數過世。
本案關鍵檔案為4月1日上午8點30分台灣東部綏靖司令部發給花蓮縣長張文成的電報,當時以「極機密」、「至急」發出,內容認為張七郎有共黨嫌疑,指控張七郎到南京開國民大會行動詭異、表露對政治不滿態度、留在中國20幾天等,甚至張七郎3個兒子張宗仁、張依仁、張果仁曾於日本留居、服務東三省(前滿洲國)的狀況也被提出;電報最後提到,希望張文成「注意張七郎行動及事變主謀經過」──這不只說要「注意行動」,甚至認為張七郎就是二二八事變主謀。
張七郎與二二八關聯何在尚未釐清,但4月11日,台灣省行政公署長官陳儀便發電報給張文成,提及據聞國大代表張七郎全家被暗殺、是否屬實請立刻查明;4月12日,張文成密電鳳林區警察所以「極機密」電覆,說張七郎父子是因為拒捕被追擊斃、且無「全家被暗殺」情事,之後往來確認張文成又說,被擊斃者是張七郎與兩個兒子,因為身為二二八事變「主謀」而被擊斃。
二二八事件遇害之國大代表張七郎(取自wikimedia commons)© 由 風傳媒 提供 二二八事件遇害之國大代表張七郎(取自wikimedia commons)
二二八事件遇害之國大代表張七郎(取自wikimedia commons)
當時花蓮縣長張文成與鳳林區警察所口徑一致,就是直指張七郎主使二二八事變、拒捕被擊斃,然而後續張七郎遺孀張詹金枝的訴冤狀,卻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視角──就張詹金枝說法,張七郎在二二八事件中都生病、沒有外出,為何遭此橫禍,原因可能包括張七郎曾緊盯花蓮縣府預算不符問題、於鳳林初中校務提建議惹張文成不快、曾被推為縣長候選人而成為張文成眼中釘,所以張文成捏造事實、害死張七郎父子等人。
就張詹金枝經歷的,4月4日下午8點鳳林區警察所員林志雄引導21師獨立團第2營第5連數十名國軍到張宅、預用機槍4枝埋伏,當時張七郎由浴室盥洗出來,軍隊連穿衣時間都不給,就將他與次子張依仁一起抓走。至於長子張宗仁,下午6點在仁壽醫院碰到一批士兵懇求說現在罹病士兵很多、希望去協助,張宗仁信以為真、立刻帶藥同行,沒想到就被拘押在鳳林饒菊枝宅,三男張果仁也被以同樣手法抓走。
4月5日上午,張詹金枝準備4筐飯菜要給父子當早餐,拘留處卻只收一筐,當時她已覺得不對勁。6日下午5點,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的遺骸就在鳳林近郊被發現,不僅身上衣服物品都被剝空、分別受背透前胸兩槍致命傷勢,張宗仁眼眶受層層密密劍刺傷痕、右手腕下骨折,張果仁更是腸部受劍刺、大腸外露亡。就附近居民說法,4月4日晚間11點聽到有哀嚎聲與槍聲6響,張家父子唯一倖存者只有身上有軍醫證的張依仁。
參議員響應二二八被以「暴亂首謀」密裁、割掉耳鼻生殖器遊街示眾槍殺 市長一路留任還去當教授
9月4日,警備總部將張詹金枝的訴冤狀轉給張文成、要他回,張文成一律撇清,說張七郎父子案件發生前他毫無所知,是張詹金枝「妄造事實,企圖誣告」,要警總中央派員調查「以明是非,依法辦理」──儘管張文成如此撇清,歐素瑛指出,在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典藏之保密局檔案,其實有「覆張七郎密裁案」相關文件,這很可能是關鍵。
張七郎一家遇害前後,張文成也相當擔心原住民族在二二八事件的動向,3月6日就派員去各鄉遊說,事件告段落後即陸續獎勵原住民,在秀林鄉、吉野鄉、壽豐鄉、卓溪鄉都說「領導有方,深明大義」,連地方人士、阿美族頭目都因「深明大義」讓地方族人不會起來參與事件而受獎勵,看來張文成在事件中對山區秩序維護感覺相當滿意,獎勵部份較多。
同樣未經審判就遭槍決的,在屏東則有葉秋木、莊迎等人。當時屏東市長龔履端祖籍福建、暨南大學教育系畢,曾任江西省政府秘書、福建臨時參議會第二屆參議員,學經歷佳,然而歐素瑛也說,屏東二二八事件發展與擴大其實都與龔履端有關。事件後雖然龔履端有提出請辭,之後還是擔任市長到直到1948年5月轉任台中縣長,之後成為台灣省立農學院(今中興大學)副教授。
二二八事件當時在屏東被視為「暴亂首犯」的葉秋木與莊迎,係在1947年3月8日21師劉和嘯營長進屏東搜索後陸續被帶走,任職記者的莊迎被控從台北帶「暴徒」到屏東搗亂治安、12日未經審判就被槍決,葉秋木則是被推舉為臨時市長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副主委,事件中因有積極活動被視為「主謀首犯」,10日被逮捕、12日亦未經審判被槍決。
歐素瑛就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提供資料介紹,葉秋木肄業於日本中央大學,戰後參加三青團,於1946年擔任屏東市參議會副參議長。基於人民長期對國民黨統治不滿,3月2日台北發生二二八事件消息一來,葉秋木就決定響應與政府談判,莊迎等青年代表也到屏東市府要求交出印信與武器彈藥,官民拉鋸到3月8日軍隊進屏東陸續被逮捕。而後葉秋木被以「暴亂首謀」之名,遭國府軍隊割掉耳鼻、生殖器遊街示眾後遭槍殺。
二二八事件遇害之屏東參議員葉秋木(取自wikimedia commons)© 由 風傳媒 提供 二二八事件遇害之屏東參議員葉秋木(取自wikimedia commons)
二二八事件遇害之屏東參議員葉秋木(取自wikimedia commons)
至於屏東市府在3月10日後的「善後工作」,包括要求老百姓各歸工作、正常生活、戶口檢查、交出武器、遇到行跡可疑的人都要報給軍警機關,12日陸軍整編21師的獨立團屏東指揮部也提出各種規定,包括非屏東人不許入屏東 、屏東人不許出,火車不準准行駛、汽車只有公用跟軍用可以動,就連通行時間都受限制,屏東市區限早上6點到下午8點、九如與萬丹地區是限早上6點到下午6點,儘管當時龔履端聲稱「秩序已恢復」,屏東仍處於封鎖狀態。
許雪姬看「處委會」遺憾:明知道去有些危險,還是去了…
就本次《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之花蓮、屏東篇,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所長許雪姬回憶,她從一開始就被分配到嘉義、高雄、台南、屏東、澎湖地區的研究,其中屏東是二二八事件時期官方防備最嚴密的,但參議員希望為國家、為人民做中間協調人以減少事件損失,也因此未顧慮到自身生命危險,捲入橫禍。
就嘉義來看,3月9日政府軍隊開進嘉義,陳澄波、潘木枝等地方仕紳還敢去水上機場談判,就是因為怕軍隊濫殺無辜才去談,甚至也類似高雄方面相信「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抱著使命感去談判,沒想到就被抓了。在許雪姬看來,屏東市參議會副參議長葉秋木的狀況也類似,這些人對中國軍隊傳統作法、想法完全不知道,以為可以談判,卻沒想到對方是官員、自身只是老百姓參議員,去談判,對方怕嗎?甚至當時軍隊都已經來了。
「我對這些前輩感到痛惜就是這樣,明知道去有些危險,還是去了……」許雪姬說。這些人能傳遞的最後心聲,可能就像陳澄波被提醒當晚要被槍斃、寫遺書、仰賴他人送信傳出。
在二二八事件中,出來調停的潘木枝(左)醫師、畫家陳澄波,竟遭軍方槍決示眾。(圖/維基百科)© 由 風傳媒 提供 在二二八事件中,出來調停的潘木枝(左)醫師、畫家陳澄波,竟遭軍方槍決示眾。(圖/維基百科)
在二二八事件中,出來調停的潘木枝(左)醫師、畫家陳澄波,竟遭軍方槍決示眾。(圖/維基百科)
從檔案中,許雪姬也稱許歐素瑛編纂時的用心之處,例如市民死傷名單。當時本省人傷勢都是槍傷、刺傷,外省人則是受打撲傷、眼角傷,沒有例外,這可證明當時台灣人雖然可能有武器,卻無法跟軍隊對抗──雖然這事早就知道了,但透過檔案,是再次肯定這個事實。
雖然二二八事件後許多外省官員說要離職,說沒想過生命危險這麼大、要回中國,許雪姬也從檔案看見外省官員力保自身後續求償一面,雖然他們說被台灣人搶劫,許多西裝名目都是虛報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也說不能賠這麼多。
對於二二八事件相關檔案彙編持續出版,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提到,基金會與國史館其實長久以來在這方面都有緊密合作關係,國史館前館長張炎憲最早開始出了整套為數可觀的史料彙編,隨後吳密察任內又出幾本,陳儀深接任後更是持續這項工作。就未來,二二八基金會希望持續與國史館持續合作,不只有檔案出版,也希望未來相關部會能支援檔案打字、全文檢索對照,讓二二八研究也有新一步進展。
仁醫欲救士兵卻遭劍穿腹部、大腸外露亡 檔案揭二二八「最慘烈滅門血案」當局「密裁」證據 https://bit.ly/3dBnf0O


〈恩師之碑〉,兼談張采香 --- 約1960年代中
    這張照片是我叔叔小時候在瑞穗瑞美國小內的「恩師之碑」前和同學一起拍攝的合照,瑞美國小創立於明治三十八年(1905),是歷史悠久的百年老學校,校內至今仍保留不少日治時期遺留到現在的古物。而這塊恩師之碑為昭和二年(1927)當時的校長中條福安所設立,題字者是當時花蓮相當有名的文人張采香。
    說到張采香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是若說到在二二八事件中父子三人同時遭到殺害的張七郎,應該就很多人聽過了,張采香,就是張七郎的親哥哥。張采香,初號石洋,晚年改號頑叟,又號冷情道人,新竹湖口人,生於光緒六年(1880),於1949年逝世。張采香原本在新竹就享有文名,為湖口四大文人之一,畫則師黃瑞圖,為傳統文人水墨畫風格。大正八年(1919)應弟弟張七郎之邀請搬遷到花蓮居住,之後即長住花蓮直到逝世。張采香長於詩書畫,出門時常常騎一驢,隨一犬,所以又號十足先生。他在搬到花蓮之後定居於瑞穗西側的萬榮鄉紅葉村,將自己的住所命名為「紅葉山館」,其弟張七郎則於鳳林行醫,兄弟倆感情隨著時間越來越深厚。當時雖然在日本統治之下,但是張采香對於中國懷有一份情感,著名文人駱香林為張采香好友,他就曾經說在戰爭時盟軍轟炸花蓮,那時候飛機除了丟炸彈還會丟傳單,張采香就四處託人搜集這些傳單,甚至於親自手抄筆錄帶回來與駱香林觀看慰藉。然而張七郎父子死於二二八事件一事,帶給了張采香心中無比的創痛,甚至於因此鬱鬱而逝。在1955年所出版的《花蓮文獻》第四期中收有駱香林的〈張采香傳〉,在二十二年後的1979年編印的《花蓮縣志卷十九》也收有同文,但是有關張七郎與張采香之間兄弟之情的描述都被刪去,特別是1955年原文中駱香林說到張采香的逝世:「生平深望中國之興,既遂其願矣,而臨死顧囑,哀怨動人,蓋以弟七郎之死,為不釋然於心者也。」張采香平生就是希望中國能夠強盛,希望台灣能夠早日重回祖國懷抱,沒想到祖國來了,卻奪走了他最深愛的弟弟以及姪子三人的性命!以張七郎之死,張采香可能也深懼文字賈禍,所以生平詩文大多散失不傳。
    瑞美國小內的恩師之碑,是花蓮縣境內極少數這位先賢所留下的字跡,如今看起來自然彌足珍貴,花蓮著名的文史工作者黃家榮曾經親自訪問過當地的耆老,有幾位當年曾經在此讀書過的老人家說這塊大石頭還是當時老師帶領他們到河中去搬過來的,小時候上下學經過都要對恩師之碑敬禮。只是到了戰後民國四十年時,當時的瑞美國小校長楊增坤認為台灣既然已經光復,不宜再繼續使用日本年號,因此將石碑上原本刻的紀年「昭和二年」改為「民國十六年」,當年這種在匾額石碑上改朝換代的事情真的隨處可見,只能說在那樣的時空背景,這樣的事情時在司空見慣。
    恩師之碑現在已經是瑞穗境內相當著名的人文史蹟,但是當年題字的張采香先生呢?這位十足先生的事蹟和生平作品等,卻大多被記錄在他的故鄉湖口,而他一輩子住得最久的花蓮,反而地方上都不知道這位當年詩書畫三絕的先生了。 — 與 Ross Zhang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83790945927781/permalink/533304204309787/

1507264_648884255155260_721970847_o


曾拜名家張采香為師 妙禪法師-客籍藝僧/金剛寺的妙禪法師是北埔金鑑堂的傳奇人物/清光緒丙戌年八月生於北埔鄉南埔村。它精通琴棋書畫,少年時期曾師事張采香;益善雕塑和建築/張煥元就蓋出今日的金鑑堂(張家堂號)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曾拜名家張采香為師  釋妙禪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黃瑞圖字雲池,廣東勤江人。其墨寶散落台灣各地,作品獨樹一格非常搶眼,深受推崇,
儘管台灣曾經作育英材也留下豐富的文化資產,因為自大陸來台,其身平都是推說而得。
目前發現雲池先生最早的作品是在戊子年〈1888〉,距今已經一百一十六年了。
由此推算他應該出生於道光年間,曾考取秀才,之後來台先居新竹市後落腳湖口約二十年,
其間在黃姓大戶開班授徒,門人中聞名於後世的有傅萬年、傅萬庚、張采香、葉漢卿。
傅萬年(1856- 1911 ) 號仁三,咸豐六年生於新竹卅新竹郡上番子湖〈今波羅村番仔湖〉,
自幼聰明穎異,九歲從師授業,後受教黃瑞圖門下,擅長舞墨作畫,也練就一手好書法。
所學淵博,無所不精,除了棋琴書畫、土木匠、命卜、堪與、算術之外,更精通醫道,
有患者到家求診應手而癒,常有起死回生之例,生平忠厚,最恨迷信,最厭惡乩童,
出外應診視其有書符咒者應門而出,不復診察,其性迥烈毫無轉圜餘地。
傳有四子,一門昌盛,大正初年(1911) 別世,天不假年,得年五十五。
傅萬庚字兆白(1870-1937),清同治九年生於湖口鄉番湖村,傅萬年之弟。
自幼家教嚴謹,其父棄文從商有成,經濟優渥使得後代子孫得以習詩學文。
傅兆白先生成年後管理龐大的傳家事業,克盡職守且急公好義,自三十出頭即擔任保正,
深得民心而繼任三十幾年。
除了經商、從政,兆白先生頗富文采,喜愛作詩串對,隨胞兄仁三入黃瑞圖門下習經
文學繪事,畫梅蘭菊竹四君子,書法方面造詣亦深,四體皆揮灑自如,尤以行楷更具特色,
新埔義民廟柱子上仍遺其墨跡,由於愛好文藝亦有收藏古董之嗜好。
傅萬庚非常注重子女教育,更打破傳統觀念,家中女兒、孫女皆進入商等女校就讀。
對教育十分重視,致力地方學務,對湖口地區教育貢獻非常大。
傅萬庚文墨皆優又精明醫道,奠定後代子孫學醫的基礎,
湖口地區傅姓醫師皆出自其直系,堪稱醫學世家。
昭和十二年因病去逝,享年七十,
才子殞落,湖口人同聲哀悼,其風範永世留存。
張六和家族的十六世後裔張采香,也是張仁壽的兒子,
張采香(1870-1949)乳名石洋,別號紅葉山人、冷情道人、玩叟等,清同治九年出生於湖口。
資質聰穎,文學造詣深,師事黃瑞圖門下,奠定其日後在書畫界盛名。
日治時期曾參加書畫展得金牌獎,作品深受日本昭和天皇賞識,
明治三十八年(1905)九月一日起受聘馬偕博士創辦之淡水大書院漢文教師。
大正十年舉家徙居花蓮瑞穗,讀書、繪畫、蒔花、芸圃以避塵囂,
每出遊騎一驢,隨一僕,導一犬,故又號十足先生,
由於居住於紅葉溪畔,因此自號洪葉老人 ,其齋號亦取為 紅葉山房。
民國三十八年,彩香先生以八十高齡與世長辭,身後七男六女,一門俊彥昌旺顯達,
雖然旅居花蓮近三十寒暑,落葉歸根,
其遺骸仍被迎回湖口祖塔永遠奉祀。
(資料來源:  新竹縣  大窩口促進會)
畫家小傳(02) 傅萬年 傅萬庚 張采香 @ 微曦山房雜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pLWnxp
--------------
張采香  湖口鄉四大文人之一,時人稱之為十足先生,生於1880年,1949年去世。其文才在當時的與傅萬年(鄉人尊稱仁三先生,1856~1911)、傅萬庚(號兆白,1870年~1938)、葉鏡鎔(本名葉歲,字漢卿,1876~1950)同享盛名。亦都是黃瑞圖先生門下的得意弟子,然其詩文大都因輾轉遷徙散失,目前只有少數幾幅畫作遺留。日據時代張采香的作品曾數度入選全國書畫展。
張采香的弟弟張七郎先生(曾代表臺灣前往南京參加制憲的國代之一),在二二八事件中,與其子張宗仁、張果仁被國民政府濫行逮捕而遭到處決 。
張采香後徙居花蓮紅葉溪,讀書、繪畫、蒔花、芸圃以避塵囂,每出遊騎一驢,隨一僕,導一犬,故又號十足先生,由於居住於紅葉溪畔,因此齋號亦取為 紅葉山房,此畫創作於花蓮大魯閣所以落款紀念之。
新竹湖口鄉為紀念這位日治時期出生於湖口的文人,特別將一條登山步道名為采香步道,以為紀念。另外同時期另外文人葉漢卿 也有一條紀念步道亦也名為漢卿步道
台灣先賢 湖口四文人 張采香(十足先生)蘭石掛軸 @ 一落二櫸頭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snyxdm
-------------------
張采香
圖示湖口鄉四大文人之一,時人稱之為十足先生,生於1880年,1949年去世。其文才在當時的與傅萬年(鄉人尊稱仁三先生,1856~1911)、傅萬庚(號兆白,1870年~1938)、葉鏡鎔(本名葉歲,字漢卿,1876~1950)同享盛名。亦都是黃瑞圖先生門下的得意弟子,然其詩文大都因輾轉遷徙散失,目前只有少數幾幅畫作遺留。日據時代,張采香的作品曾數度入選全國書畫展。
「醉談天下事,笑讀古人書」張采香此幅對聯寫來帶有霸氣,飄忽飛白用筆,應受日本書道影響。
作者    品名    尺寸    分類 (年代)
張采香    草書對聯    35×147×2    日據時代
國圖特展_丹青憶舊 https://bit.ly/3khlFCB

34 (1)


張七郎與詹金枝
一個在外人面前堅強、只有在禱告時能夠宣洩心中痛苦的女性, 她的人生,就是二二八傷痕的化身。
張七郎與詹金枝 - 王昭文 -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28期 原住民‧巴萊 https://bit.ly/3dVzh5k
作者/王昭文 (新使者雜誌執行總編輯)花蓮鳳林二二八(花蓮地區) - 張炎憲, 曾秋美主編 - Google 圖書 https://bit.ly/2ZUUV1m
鳳林名醫張七郎及其子張宗仁、張果仁,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國民黨軍警逮捕殺害慘死。張家是地方上最受敬重和羨慕的家庭,一夕之間遭此大難,如舊約聖經的約伯,義人無端受苦,聞者莫不傷悲。張家的悲劇早已廣為人知,但2010年張炎憲、曾秋美主編的口述歷史《花蓮鳳林二二八》出版後,更多令人不勝唏噓的故事被呈現出來。冤死者的冤情令人憤怒,而受此事件影響而改變生命方向的人們,忍苦奮鬥的歷程,更令人感佩。遭禍之後,女家長詹金枝強忍悲痛,帶領孤兒寡婦們依靠基督教信仰奮力堅強挺立,渡過艱難歲月,其生命歷程宛如一首戰歌,既積極又悲壯。
※客家基督徒家族的東遷
張七郎1888年出生於新竹湖口,他的父親張仁壽原本是一位漢醫,因為聽到馬偕傳道理,而接受基督教,並跟隨馬偕學習西醫知識。因為基督教家庭的背景,張七郎公學校畢業後前往廈門就讀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師辦的「英華書院」,1910年考上台灣總督府醫學校,1916年起在淡水開設「仁壽醫院」。
1913年張七郎和小他四歲的詹金枝結婚。詹金枝也是客家人,自幼和張七郎訂婚,台北第三高女畢業,受過助產士訓練。她的父親被稱為「詹舉人」,是有名望的讀書人。她七歲時由偕叡理牧師幼洗,堅信禮則在吳威廉牧師手中完成。
1921年,張七郎舉家遷往花蓮鳳林。新醫院仍以「仁壽醫院」為名。夫婦倆齊心照顧病患,經常免費診治窮苦者,名聲很快傳開。詹金枝能幹賢慧,很能幫助丈夫開展事業。
張七郎具有開拓者的精神,他不只在當地行醫,也購置土地、邀集客家鄉親到鳳林一帶開定居。數年之後,他已是東台灣頗具影響力的重要人士。他也沒有忘記教會的生活。他大力支持鳳林教會,擔任長老,出力建教堂。孫雅各、駱先春等原住民宣教開拓者,日治時期已經開始試著進行短宣,以鳳林教會為中心,探訪附近的阿美族,這些短宣工作在經濟上和人脈上都得到張七郎夫婦全力的協助。
※鼎盛時期的橫禍
張七郎看重教育,兒女幾乎全部都送到日本求學,大部分的孩子都讀過淡水中學校(今天的淡江高中)。1930年代末到二二八事件前,是張家的鼎盛時期。長子張宗仁日本醫科大學畢業,在東京執醫。次子張依仁前往「滿州國」(現在的中國東北,1932-1945是滿洲國)的滿州醫科大學就讀,後來留在當地服務。1943年張宗仁一家也到滿州,在奉天海城開設「仁壽醫院」。三子張果仁東京齒科大學畢業後,和大哥張宗仁一起到滿州。1946年三兄弟在張七郎的主張下,放棄在滿州建立的事業,回台灣參與戰後的建設。
張七郎在日本投降之後,歡欣迎接中國政府的到來。他和當時大部分的台灣人一樣,認為在「祖國」統治下,台灣人不再是二等公民,可以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為自己的國家貢獻力量。他於是投入選舉,當選花蓮縣參議員、被推為議長,又被選為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全台灣共17位,由省參議會推選),參與制定中華民國憲法。
他看重教育,所以戰後立刻申請籌設農業職業學校,後來改為鳳林初級中學,自己擔任校長。投入政治工作之後,他把醫院交給兒子,中學校長的工作也交給宗仁。
二二八事件發生期間,張七郎未列名「花蓮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據家屬說,他臥病在家。中央政府認定二二八是一場叛亂,派兵鎮壓,3月8日抵達基隆,先穩住西部,4月1日才抵花蓮,處理東部情況。1947年4月4日,制憲國民大會代表、花蓮縣長候選人張七郎和他的三個大兒子:宗仁、依仁、果仁在鳳林的仁壽醫院和家中分別被軍警帶走,當天晚上,除了依仁之外,父子三人被押往鳳林近郊公墓槍殺。依仁則被關押三個月後釋放。
處理二二八事件的軍隊手上有黑名單,很多社會菁英都被抓了就殺,不經審判程序,沒有為自己辯白的機會。張家父子為何有此橫禍?一般認為可能是競選花蓮縣長得政敵密告而上了黑名單,但家屬指出當年逮捕張氏父子的軍人曾說「是南京直接下令」,應該有更高層授意。以恐怖高壓手段對付人民、計畫剷除台灣領導菁英的決策者,應為這場悲劇負責。
 ※倖存者的艱苦
《花蓮鳳林二二八》收錄張家十多人的口述歷史訪問,以及他們所寫的種種文字資料。書中最難得的資料是收錄了倖存者張依仁的訪談紀錄。他和父親及兄弟同時被捕,可能因為口袋裡有一張中國的軍醫證明,後來被釋放,逃過一死。在訪問中,除了還原二二八歷史現場,他也透露自己長年遭受監控、騷擾,即使遠走國外也還是活在密告、抹黑的陰影中。
張依仁倖存下來,但人生從此不同。他必須負起扶養栽培幼弟、姪兒的責任,又擺脫不了國民黨特務的監控、干擾,大半輩子擔驚受怕。他在1961年遠走南美洲,尋求自由生活的可能,但即使到了巴西,還是受到國民黨的迫害,不得不離家逃亡到亞馬遜雨林深處,失蹤七、八年,後來回聖多斯和妻兒團聚,卻因為沒有執照無法行醫。雖然在兒女奉養下有安適晚年,但大半人生都在「不得已」當中,對國民黨的迫害始終憤怨難平。張依仁於2011年2月24日去世。
※堅強的女家長
在張家父子三人被殺害後,支撐張家的最主要力量,就是詹金枝。從訪談紀錄看來,詹金枝實在是個嚴厲堅強到令人害怕的女人,全家人對她又敬又恨又愛。她用一種極度嚴厲、不斷罵人的方式來對待身邊最親的人,對待養女兼媳婦張玉蟬(張七郎養女,也是張果仁遺孀)的方式,就是典型的厲害婆婆。或許沒有二二八,她也會是一位很強勢的婆婆,二二八悲劇可能更加強了她武裝自己的傾向。她對外人溫暖仁慈,對自家人卻是嚴厲到不近情理。二二八讓幾位寡婦變成不得不團結且相依,但這種相依實在很苦!不過,張家因為有這位堅強的祖母,和柔韌異常的張玉蟬,作為整個家的中心,維持家族的聲望和社會地位,真的很不容易。
葉蘊玉(張宗仁妻)、許梅(張依仁 妻)兩位女士,也有各自擔當艱苦、堅忍勇敢的故事。這幾位太太,從養尊處優的「醫生娘」到必須工作維生,葉蘊玉當教師,許梅隨夫遠走巴西的歲月,甚至當起街頭小販。她們還要母兼父職,忙裡忙外。在困境中她們撐起了這個家族的希望。這本口述歷史,有許多精采的女性生命史。
張七郎家族是虔誠的長老教會家族,到現在也還有不少成員非常敬虔。信仰帶領他們走過漫長的苦難,他們的信仰在苦難中愈發堅定。詹金枝這位強悍能幹的女性,因為信仰而能夠說出愛與赦免的話。一個在外人面前堅強、只有在禱告時能夠宣洩心中痛苦的女性,她所受的苦,的確非常人之所能擔,她的人生,就是二二八傷痕的化身。張玉蟬和她女兒陳惠操,則以溫柔的心、越來越深刻的信仰,以許多的眼淚澆灌痛苦,走過與這位嚴厲女性相處的日子,將傷痕化為諒解,示範什麼是忍耐、什麼是愛。這是《花蓮鳳林二二八》讀來最令人感動的部分。
張七郎與詹金枝 - 王昭文 -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28期 原住民‧巴萊 https://bit.ly/3dVzh5k
---------------------
科舉略傳(068) 舉人 詹正南 何清霖 吳士敬 郭鶚翔 施贊隆
科舉略傳(068) 舉人 詹正南 何清霖 吳士敬 郭鶚翔 施贊隆 @ 微曦山房雜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q2RTmq
同治六年(丁卯科)王贊元榜:淡水廳詹正南(府學附生。原籍安溪)、何清霖(府學附生。原籍惠安)。   
同治九年(庚午科)趙啟植榜:淡水廳吳士敬(原籍同安。候選訓導)、澎湖廳郭鶚翔(臺灣府教授)、
                                        林師洙(附生。籍噶瑪蘭)、施贊隆(八芝蘭人,榜籍晉江)。
詹正南 錫口五分埔庄人氏,同治六年(1867)舉人。祖籍福建泉州府安溪縣人氏。
詹姓最早來台者,為順治元年(1644)敦仁公派下先、承、千、秋、錫、永、盛等輩份裔孫。
第二十六代五枝頭派下宇發公、宇言公、宇約公等三兄弟,從福建泉州安溪渡台墾殖海山堡,
其次閩粵始祖學傳公派下,春(瓊瑤公)、時、來、名、其、顯、昭等輩份,也陸續來台。
其中第十九代瓊瑤公,康熙(1662-1722)末期,墾殖彰化永靖一帶 ;
錫口五分埔詹姓來台祖詹公壤(詹姓第89代、安溪敦仁公第28代,錫字輩,湯厝按派)
大約同一個時期 , 也從安溪來墾殖臺北錫口五份埔一帶 , 此即舉人詹正南的先祖。
乾隆三十四年,何、周、沈、杜、李五姓人家,合力到今八德路以南、忠孝東路以北、基隆路
以東一帶的荒地拓墾,因此將該地命名為五分埔。
目前僅知艋舺清水巖祖師廟,有同治七年舉人詹正南 書對聯。
上聯:本清水岩名淡水寺。 下聯:闢草萊地造蓬萊山。
另外在士林潘家先祖潘宮籌墓的墓手上也面也有著詹舉人的敬輓.......
有關舉人的事蹟所知不多 。
科舉略傳(068) 舉人 詹正南 何清霖 吳士敬 郭鶚翔 施贊隆 @ 微曦山房雜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q2RTmq
------------------------------------------------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431058463865524/permalink/2508216966149663/
張七郎醫師在淡水開了仁壽醫院。與馬偕的獨子偕叡廉(1882年-1963年)是好朋友
兩個人經常聊到人生價值
到被需要的地方 做有意義的事。
因此曾祖的醫師張七郎,決定搬到花蓮鳳林
(花蓮地區: 阿美、噶瑪蘭、撒奇萊雅等泛阿美族系族群)
還有網路上的一些資料,大概就是完整故事。
張七郎醫師的丈人與父親張仁壽是好朋友。
丈人詹舉人在乙未戰爭時應該屬新竹地區抗日義軍因此在芎林就義。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431058463865524/permalink/2508216966149663/
達觀台北數位博物館 | Facebook https://bit.ly/3kDCg3O

155424349_10222605371821447_8699804228840127229_o
----------------------------------------------

。後山往事。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43941065730870/permalink/2984281038363513/
1878年某日,湖口知名漢醫張仁壽逛街於竹塹城,被一義診的洋人駭住,洋人拔牙術高明、福佬話比自己流利、治病不收錢。
這洋人就是傳教師馬偕,他短短幾天在新竹拔了431顆牙,張仁壽的牙在其中。
張仁壽就是二二八事件屈死的張七郎的父親。張仁壽被馬偕感動,受洗為新竹最早的基督徒,從此興建教會,鼓勵現代醫術,他七個兒子裡有三個在後山行醫並興教,長子張采香在瑞穗,五子張逢年在花蓮港,晚子七郎在鳳林。
張采香與張七郎都效倣耶穌騎驢進城故事。張采香且有一犬跟隨,每往來於紅葉溪一人一驢並一犬剛好十足,人稱「十足先生」,他書畫高古秀逸,聞名當時,是很風雅的人,張七郎父子三人死難後,張采香悔恨當初招來乃弟到花蓮行醫,又擔心再以文賈禍,毁去大半書畫作品,三年後鬱抑以終,歸骨湖口故鄉,新竹人紀念他,在湖口有「采香路」。
如今後山的瑞穗、鳳林民家客堂牆上,偶爾還可看到張采香七十幾年前所遺筆墨,年時既久,這些陳跡與張家往事一皆暈黃模糊。
(照片中為張仁壽夫妻)(2) 日治時期台灣懷舊照片文獻史料 | Facebook https://bit.ly/3oNJDI3

2021-05-25_101449

張采香

185911347_10208612779674676_8494430907696573972_n

(照片中為張仁壽夫妻)

186481000_4322174111135433_2982171028320272892_n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