賜姓政策(1758年),諭令歸化平埔熟番應薙髮結辮並賜與潘、蠻、陳、劉、戴、李、王、錢...+(1886年),為了防止番姓之混冒,規定襲用漢姓或潘姓者必須於姓下加一「新」,成為「雙字姓」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oMZUfU

平埔族人原本沒有姓氏只有名字,乾隆二十三年也開始實施賜姓改名政策,要求平埔族加上姓氏並改用漢名,當時給的姓有:潘、陳、劉、戴、李、王、錢、斛、蠻、林等,實際上以取用潘姓最多,因為漢人告訴平埔族說:潘姓最好,有水有米有田。台灣人以持有漢族譜(被賜的)為理由拒不回去當「番」。 這是台灣族譜的真相,不要以為有漢族譜就表示祖先來自中國。許多漢人來台大興族譜,表示很有族源之想法,但何以獨記開台祖,確不言唐山祖隻字片語? 豈不怪哉?當今台灣,幾近所有的台灣人不論閩客均認為自己是移民來台之漢人後代?

https://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513011803958

http://blog.ltn.com.tw/winfd/2010/01/22/48751

--------------------------

賜姓名,一般可分為賜姓、賜名,或兩者皆有之,又或是賜號。是東亞文化圈中君主對臣下的獎勵行為
在中國,從西漢高祖起[1],歷代君主賜姓名屢見不鮮。受賜者通常是大臣、皇親或後妃。官員之子亦可能因父親的關係得到君主賜名。明初重臣徐達四子皆是由明太祖賜名[2]。皇后、妃嬪通常是賜姓氏[3],由於同姓不婚的習俗,不會賜國姓。亦有妃嬪、公主被賜號的事例[4]。
大臣所賜姓氏以君主所姓的「國姓」最為常見。如南北朝的北魏君主為拓拔氏鮮卑人,因此賜漢臣鮮卑姓氏。到唐朝時,皇帝通常賜李姓給非漢族的大臣,同時賜姓名者亦有,如沙陀將領朱邪赤心,賜名為李國昌。亦有賜他姓者,如明朝宦官馬三寶因在「燕京鄭村壩」立下戰功,故賜名為「鄭和」。亦有僅賜名者,如明朝的胡廣被賜名為胡靖,姚道衍被賜名為姚廣孝。
與賜姓名相對的懲罰,即「改惡姓」,如楊玄感被改姓為梟氏、王皇后被改姓為蟒氏

==========================================

我真的姓「乳」 全台只此一家
民視民視
2016年3月6日 上午 11:00 GMT
Image
台灣有不少奇怪的姓氏,但你有聽過姓「乳」嗎?牛乳的「乳」。台南東山區吉貝耍西拉雅部落,有1戶姓「乳」的人家,據說是全台唯一,再也找不到第2家,如今已經傳到第五代。59歲的乳小姐說,這個姓氏小時候常會被同學笑,讓她覺得很困擾,但長大工作後,反而覺得很容易被人記住,成為事業的助力。

這名開發投顧女商人,每次遞名片給陌生人,幾乎都會看到對方驚訝的表情。

路人:「很特別耶!怎麼介紹啊?」

到底是什麼姓氏讓人這麼難以啟齒?女商人秀出名片,竟然是姓「乳」!

罕見姓氏者乳信怡:「男生會聯想到,有時候會比較敏感一些啦。」

記者vs.民眾:「(你覺得聽起來)怪怪的,(為什麼會讓你聯想到),就是跟胸部有關係啊。」

乳小姐是台南市東山區吉貝耍西拉雅部落的平埔族人,「乳」這個罕見姓氏,可能是清代時獲得朝廷賜姓有關,全台恐怕是唯一一家,別無分店。但它容易讓人聯想到牛乳、乳牛,甚至是乳房,一度讓乳小姐很排斥。

罕見姓氏者乳信怡:「困擾就小時候同學都會這樣,她姓牛乳的乳啦,乳啦乳啦,乳就是前面那兩個乳啦,就會這樣講,我是覺得很害羞很害羞。」

就連台語要怎麼唸,也讓人很尷尬。還有乳小姐的姑姑原本叫做乳順,結婚之後冠夫姓變成段乳順,就常常被開玩笑是「斷乳」聯姻,趣事一籮筐。

罕見姓氏者乳信怡:「我哥哥他去按摩,按摩的小姐跟他講,先生請問你貴姓啊,他說姓你前面那兩粒,她就說先生你怎麼那麼沒水準。」

不過,長大工作之後,反而因為這個姓氏實在太特別,很容易讓人記住,也會有人主動想要認識她,成為乳小姐在事業上的好幫手。乳家已經傳承5代,卻只有姪子單傳,其他都生女生,乳小姐很擔心從此消失,也只能期望姪子多生幾個,好讓這個全台獨一無二的姓氏能夠延續香火。(民視新聞林俊明台南市報導)

---------------------------------------

賜姓政策(1758年),諭令歸化平埔熟番應薙髮結辮並賜與潘、蠻、陳、劉、戴、李、王、錢...+(1886年),為了防止番姓之混冒,規定襲用漢姓或潘姓者必須於姓下加一「新」,成為「雙字姓」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oMZUfU

-------------------------------------------------

柯、蔡是黨國教育犧牲者

推文到plurk
2015-08-31 06:00
◎ 沈建德
柯文哲「兩岸一家親」掛嘴邊,蔡英文在女力講壇大談台灣是移民國家,顯示檯面人物不瞭解自己,一般人更不用說。
中國政權漢化台灣超過三百年,新課綱有「漢人來台」,卻隱瞞漢人被滿清趕回中國的「回籍令」、「逐水令」及「禁渡令」,和化生番為熟番、化熟番為漢人的政策,欺瞞學生使以為祖先中國來,柯文哲、蔡英文都是外來教育的犧牲者。
滿清入台第一就是驅漢,也就是「回籍令」,把鄭氏人馬四萬二千漢人趕回中國。第二禁過番,亦即「禁渡令」,禁止閩客過台,來台靠偷渡或照單(批准)人數有限。第三禁入番,禁止在台閩客進入生熟番地界。第四禁帶眷,即使官員亦必須單身來台,其餘更不用說。後來雖稍有鬆禁,但仍不准攜眷,乾隆廿六年第三次開放,但無移民家眷來。第五禁娶番,乾隆二年(一七三七)禁娶台灣妻:「福建台灣民人,不得與番人結親,違者離異,民人照違制律杖一百」。最後以「逐水令」驅趕在台無眷漢人臉刺「逐水」逐令過水。台灣哪有可能是移民國家、兩岸一家親?
今之台灣閩客多為生熟番漢化而來。文獻會台灣省通志卷八同冑志第三冊第六十頁給了柯蔡答案:「為表示歸附,曾於乾隆廿三年令歸附平埔族薙髮結辮並實施賜姓政策,亦令改用漢名」,「番人」變「漢人」。乾隆後,一八七一年的淡水廳志也有後續的記載「諸番生齒漸衰」、「半從漢俗」。
「大清會典」戶口編審附註:「回、番(包括西藏及台灣山胞)、黎、猺、夷人等,久經向化者,皆按丁編入民數」,用「公權力」把「番」變「漢」。新課綱所謂的「漢人來台」,其實多是「番人」漢化,怕被學生掀底,藉口沒專業把他們排除在課綱修訂之外,免得驚醒柯文哲、蔡英文。(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歷史引述句句屬實。 誰能證明台灣人是番後之言不實?

何以台灣史學者,忽略了這些史實,

千方百計說大量漢人移墾台灣,但確提不出有力證據?

唯一的"證據" ,只是台灣人多姓漢姓與修族譜?

漢人如果來台還大興族譜,表示很有族源之想法,

何以獨記開台祖,確不言唐山祖隻字片語? 豈不怪哉?

當今台灣,幾近所有的台灣人不論閩客均認為自己是移民來台之漢人後代,

如此荒謬,豈不可笑?

http://210.240.41.130/citing/citing_content.asp?id=1823&keyword=%BD%E7%A9m%ACF%B5%A6

賜姓政策
辭條族別:平埔族群 辭條主題:法政經濟

中文筆劃:15劃 英文 / 通用拼音:Policy of Assigning Han Surnames
撰 述 人 :戴文鋒

漢姓是漢族血統與出身的一種表徵。《史記》云:「天子賜姓命氏,諸侯命族。族者,氏之別名也。姓者,所以統繫百世,使不別也。」據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所列,土番之姓有机、羅、李、卯、標、卓、萬、戴、穆、寧、來、毒、孽、乃、兵、竭白、北、鄂、岳、雙、尤、溫、鬱、大、蚋、月、落、璞、力、宜一字者,有道泌、埤弄、目加、舊來、之机、合萬、羅皆、池皆、加惹二字者,有弟其力、呂猫落三字者,不過這些姓並非由賜姓而來,而是藉由「番語家名」羅馬拼音的漢譯而來。

清代對臺灣歸化番何時開始實施賜姓政策,文獻雖然闕如,不過當可推測是在「土番歸化」薙髮(即剃髮)納餉(鹿皮、小米)之後。連橫《臺灣通史》記載:「歸化熟番漸從漢俗,乃令薙髮,錫姓,以遵國制。」乾隆23年(1758),諭令歸化平埔熟番應薙髮結辮(請參「社學」條),並賜與潘、蠻、陳、劉、戴、李、王、錢、斛、林、黃、江、張、穆、莊、鄂、來、印、力、鍾、蕭、盧、楊、朱、趙、孫、金、賴、羅、東、余、巫、莫、文、米、葉、衛、吳、黎等姓,其中以「潘」姓最多。

乾隆37 年(1772)朱景英《海東札記》載:「番以父名為姓,以祖名為名。如祖名甲,父名乙,即呼曰乙礁巴甲。礁巴者,番口語也。近時各社均延師課讀番童,出就道試,錄取樂舞生,給予頂戴,與新生一體簪掛。前學政就番字加水旁,姓以潘者,今則張、王、劉、李,自為姓者多矣。」唐贊袞《臺陽見聞錄》亦載:「初,熟番有名無姓,既准與試,以無姓不可列榜;某巡臺掌學政,就番字加水三點為潘字,命姓潘。故諸番多潘姓;後別自認姓,有趙、李諸姓。」可見,賜姓時,初以「潘」姓居多,之後漸有張、王、劉、李、趙諸姓。有些番社,並不以「潘」姓為大宗,而是以「錢」姓最多,有些姓如黎、金,因繁衍數少,幾乎絕嗣。《新竹縣采訪冊》載,竹塹堡社(即新社)於乾隆年間,「丁口千餘,厥分七姓:曰錢、曰衛、曰廖、曰三、曰潘、曰黎、曰金。今惟錢姓丁口最繁盛,計有二百。衛、廖、潘、三等四姓,每姓丁口只有數十,其黎、金兩姓則已絕嗣矣。」

光緒5年(1879),後山統領兼辦卑南廳撫番事務的吳光亮寫成〈化番俚言〉三十二條,其中有一條曰:「分別姓氏,以成宗族。爾等從前父有父姓、子有子姓,數傳以後,就不知誰是祖宗、誰是子孫,血脈紊亂,實與野類相同。茲本軍門將爾等各莊分別姓氏,嗣後兒女須從父姓,一脈相傳,庶免錯亂宗支。」當時所賜漢姓,係擇自百家姓,如恆春縣各番社賜潘姓、金姓,卑南廳各番社賜陳、吳、戴、林等姓。

光緒12年(1886),為了防止番姓之混冒,中路理番同知蔡嘉穀規定襲用漢姓或潘姓者必須於姓下加一「新」,成為「雙字姓」,以示區別,而且也規定各番姓之堂號。

中路理番同知蔡諭土目新日升悉:茲將編定新港社各番丁姓字郡名、堂名,開列於後。仰飭各番一體遵照,毋違!特諭。計開:

致(新亨堂)、雨(新隆堂)、露(新吉堂)、結(新澤堂)、為(新寵堂)、霜(新父堂)、金新(新懷堂)、生(新慶堂)、麗(新笏堂)、水(新附堂)、玉(新輝堂)、出(新采堂)、崑(新績堂)、岡(新猷堂)、劍(新謨堂)、號(新勳堂)、巨(新麻堂)、闕新(新禧堂)、珠(新範堂)、稱(新錦堂)、新(寶港堂)、蔡新(寶石堂)、詠(興國堂)、朝(方山堂)、毂(寶心堂)。

其有襲用唐人之姓及以「潘」字為姓者,均於姓下添一「新」字為雙姓,以「新」字為堂名。其襲用唐人之姓者,或加作金、玉、邑三部內所有之字亦可。

光緒12年12月13日給。

可見光緒年間所賜之姓大多是出自南朝梁敕員外散騎侍郎周興嗣所撰〈千字文〉,如「雲騰致雨」、「露結為雙」、「金生麗水」、「玉出崑岡」、「劍號巨闕」、「珠稱夜光」之句。

參考文獻一:司馬遷,1986重印版,《史記》,上海古籍出版社。

參考文獻二:周興嗣,1988,〈千字文〉,《華一兒童啟蒙文學》。臺北:華一書局。

參考文獻三:余文儀,1962(原刊1760),《續修臺灣府志》,臺灣文獻叢刊第121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媽祖文化祭其實是平埔祭◎沈建德

今年的大甲鎮瀾宮的大甲媽已經到了新港,即將掉頭回大甲。所經之處匯聚人潮,西螺成了不夜城,嘉義有四所學校因此停課,有人就說,看,台灣人多麼響往祖國!可是,瞭解台灣歷史的人知道,迎媽祖的香客,只是拜中國神而已,他們都是台灣人,台灣才是他們的祖國。

不信,請看大甲鎮瀾宮的歷史。根據正史「淡水廳志」(1871)記載:「乾隆35年(1770)林對丹捐建」,祀於祿位者有,巧化龍、淡眉他灣、郡乃蓋厘、蒲本步等。這些從名字上就可看出他們是平埔族,屬於鎮瀾宮所在的大甲西社的道卡斯族,不願漢化而仍用本名。而「林對丹」這個漢人姓名應是漢化的平埔族,不是閩客。因為,根據乾隆29年(1764)的「台灣府志」,大甲社已集體漢化,接受乾隆賜漢姓、漢名、賜祖,把族譜接到中國血統上去,而且大甲社也改成大甲庄。可見,大甲鎮瀾宮是平埔族蓋的,不是和佬人,香客當然是平埔族。

平埔族蓋媽祖廟的例子很多,像台北關渡宮就是最早的一件。根據「諸羅縣志」,「康熙51年(1712)建廟,以祀天妃。落成之日,諸番並集」;「台中縣寺廟大觀」記神岡萬興宮:「雍正9年12月(1731)大甲西社首魁聯合數社倡亂時,張達京統領社勇(屬巴宰海平埔族)敉平有功,受清廷獎賞,於是引進香火歸台至此」。這段歷史點出大甲社人和巴宰海族被中國分化的悲慘過去,但也都被中國用媽祖圈住了。

再看這次媽祖文化祭的路線,從大甲、清水、沙鹿、彰化、西螺、到新港。這一條線老早就是集體漢化的平埔族所居。「台灣府志」記得清楚,彰化於康熙34年 (1695)以前就集體漢化變成和佬人了;清水、沙鹿、西螺、新港則是乾隆6年(1741)以前,大甲最慢,也在乾隆29年(1764)以前被集體漢化。可見,沿途香客都是平埔族,今日的媽祖文化祭其實就是平埔祭,只是台灣人被矇蔽。

事實雖已很清楚,可是有人一口咬定有族譜,不是台灣人。他們不知道被賜姓、賜祖,接到中國族譜的歷史。文獻會台灣通志卷8同冑志第3冊第60頁敘述:「為表示歸附,曾於乾隆23年(1758)令歸附平埔族薙髮結辮並實施賜姓政策,亦令改用漢名」。

賜姓令一出,雍正8年歸附的60多萬立即改用漢姓名,血統隨姓接到中國族譜。乾隆48年(1783) 歸附人數增加,賜姓增為91萬,血統大亂。賜姓使台灣、中國同祖宗,中國人有種族優越感,不願和台灣番同祖宗,迫使滿清緊急叫停。這個事實記在文獻會台灣通志卷8同冑志第3冊第61頁:「漢人以姓氏為正血統、睦族之基,不欲因賜姓政策之實施而有所混淆」,「光緒12年(1886)刷新番政,一面勵行賜姓政策同時諭示,凡土著族已用漢姓者,應於姓氏下加新字」。結果,台灣人以持有漢族譜(被賜的)為理由拒不回去當「番」。

這是台灣族譜的真相,不要以為有漢族譜就表示祖先來自中國。更不要以為台灣人信媽祖就斷定台灣人是中國人,1764 (乾隆29)年,重修鳳山縣志記載:「阿猴渡、萬丹渡、新園渡,皆八社番掌管?渡,為中元三資,官司憐卹窮番之意也」。證明屏東人在1764年之前,不但拜媽祖,也有中元普渡,可見漢化之早之深。根據台灣府志記載,屏東在鄭成功時代乃是蠻荒邊陲,是流放罪人的場所,在1764年之前漢化程度就如此之深,媽祖文化祭所經的縣市更不用說了。


金姓在《百家姓》中排第29位,是朝鮮半島使用人口最多的姓氏,在中國使用人口數在各個姓氏中排第69位-古代也屢有其他姓氏者姓為金姓,如五代十國時,吳越有項伯後代因為避諱開國君主錢鏐的名字,改劉姓為金姓的[2]。元朝時,有金覆祥本姓劉,改姓為金。。清乾隆帝賜臺灣土著七姓,其一為金。這些被賜姓者的後人多以金為姓-金姓的郡望是彭城、京兆。大陸的金氏遷臺,是始於清代。據有關史料記錄,隨著時代的變遷,金氏由源地山東逐漸向南移遷,先後遷居安徽、江蘇、浙江、以至福建、廣東等。爾後,又由福建遷居臺灣。目前可知最早遷臺的金氏,是清康熙三十三年武秀才的金首聲,其抵臺後使臺灣有了金姓,他也被金人後世奉為臺灣金氏的開基始祖。
金姓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aRDKAP


 古代皇帝都會姓氏給諸侯和民眾

清朝皇帝曾經賜姓氏給台灣原住民嗎?
清代台灣曾經有一段賜姓、賜祖,接到中國族譜的歷史嗎?

有人一口咬定有族譜,不是台灣人。他們不知道被賜姓、賜祖,接到中國族譜的歷史。文獻會台灣通志卷8同冑志第3冊第60頁敘述:「為表示歸附,曾於乾隆23年(1758)令歸附平埔族薙髮結辮並實施賜姓政策,亦令改用漢名」。 賜姓令一出,雍正8年歸附的60多萬立即改用漢姓名,血統隨姓接到中國族譜。乾隆48年(1783) 歸附人數增加,賜姓增為91萬,血統大亂。賜姓使台灣、中國同祖宗,中國人有種族優越感,不願和台灣番同祖宗,迫使滿清緊急叫停。

這個事實記在文獻會台灣通志卷8同冑志第3冊第61頁:「漢人以姓氏為正血統、睦族之基,不欲因賜姓政策之實施而有所混淆」,「光緒12年(1886)刷新番政,一面勵行賜姓政策同時諭示,凡土著族已用漢姓者,應於姓氏下加新字」。結果,台灣人以持有漢族譜(被賜的)為理由拒不回去當「番」。 這是台灣族譜的真相,不要以為有漢族譜就表示祖先來自中國。更不要以為台灣人信媽祖就斷定台灣人是中國人,1764 (乾隆29)年,重修鳳山縣志記載:「阿猴渡、萬丹渡、新園渡,皆八社番掌管?渡,為中元三資,官司憐卹窮番之意也」。證明屏東人在1764年之前,不但拜媽祖,也有中元普渡,可見漢化之早之深。

根據台灣府志記載,屏東在鄭成功時代乃是蠻荒邊陲,是流放罪人的場 據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所列,土番之姓有机、羅、李、卯、標、卓、萬、戴、穆、寧、來、毒、孽、乃、兵、竭白、北、鄂、岳、雙、尤、溫、鬱、大、蚋、月、落、璞、力、宜一字者,有道泌、埤弄、目加、舊來、之机、合萬、羅皆、池皆、加惹二字者,有弟其力、呂?落三字者,不過這些姓並非由賜姓而來,而是藉由「番語家名」羅馬拼音的漢譯而來。

清代對臺灣歸化番何時開始實施賜姓政策,文獻雖然闕如,不過當可推測是在「土番歸化」薙髮(即剃髮)納餉(鹿皮、小米)之後。連橫《臺灣通史》記載:「歸化熟番漸從漢俗,乃令薙髮,錫姓,以遵國制。」乾隆23年(1758),諭令歸化平埔熟番應薙髮結辮(請參「社學」條),並賜與潘、蠻、陳、劉、戴、李、王、錢、斛、林、黃、江、張、穆、莊、鄂、來、印、力、鍾、蕭、盧、楊、朱、趙、孫、金、賴、羅、東、余、巫、莫、文、米、葉、衛、吳、黎等姓,其中以「潘」姓最多。

乾隆37 年(1772)朱景英《海東札記》載:「番以父名為姓,以祖名為名。如祖名甲,父名乙,即呼曰乙礁巴甲。礁巴者,番口語也。近時各社均延師課讀番童,出就道試,錄取樂舞生,給予頂戴,與新生一體簪掛。前學政就番字加水旁,姓以潘者,今則張、王、劉、李,自為姓者多矣。」唐贊袞《臺陽見聞錄》亦載:「初,熟番有名無姓,既准與試,以無姓不可列榜;某巡臺掌學政,就番字加水三點為潘字,命姓潘。故諸番多潘姓;後別自認姓,有趙、李諸姓。」可見,賜姓時,初以「潘」姓居多,之後漸有張、王、劉、李、趙諸姓。有些番社,並不以「潘」姓為大宗,而是以「錢」姓最多,有些姓如黎、金,因繁衍數少,幾乎絕嗣。《新竹縣采訪冊》載,竹塹堡社(即新社)於乾隆年間,「丁口千餘,厥分七姓:曰錢、曰衛、曰廖、曰三、曰潘、曰黎、曰金。今惟錢姓丁口最繁盛,計有二百。衛、廖、潘、三等四姓,每姓丁口只有數十,其黎、金兩姓則已絕嗣矣。」

光緒5年(1879),後山統領兼辦卑南廳撫番事務的吳光亮寫成〈化番俚言〉三十二條,其中有一條曰:「分別姓氏,以成宗族。爾等從前父有父姓、子有子姓,數傳以後,就不知誰是祖宗、誰是子孫,血脈紊亂,實與野類相同。茲本軍門將爾等各莊分別姓氏,嗣後兒女須從父姓,一脈相傳,庶免錯亂宗支。」當時所賜漢姓,係擇自百家姓,如恆春縣各番社賜潘姓、金姓,卑南廳各番社賜陳、吳、戴、林等姓。

光緒12年(1886),為了防止番姓之混冒,中路理番同知蔡嘉穀規定襲用漢姓或潘姓者必須於姓下加一「新」,成為「雙字姓」,以示區別,而且也規定各番姓之堂號。中路理番同知蔡諭土目新日升悉:茲將編定新港社各番丁姓字郡名、堂名,開列於後。仰飭各番一體遵照,毋違!特諭。計開: 致(新亨堂)、雨(新隆堂)、露(新吉堂)、結(新澤堂)、為(新寵堂)、霜(新父堂)、金新(新懷堂)、生(新慶堂)、麗(新笏堂)、水(新附堂)、玉(新輝堂)、出(新采堂)、崑(新績堂)、岡(新猷堂)、劍(新謨堂)、號(新勳堂)、巨(新麻堂)、闕新(新禧堂)、珠(新範堂)、稱(新錦堂)、新(寶港堂)、蔡新(寶石堂)、詠(興國堂)、朝(方山堂)、?(寶心堂)。 其有襲用唐人之姓及以「潘」字為姓者,均於姓下添一「新」字為雙姓,以「新」字為堂名。其襲用唐人之姓者,或加作金、玉、邑三部內所有之字亦可。

===============================

賜姓政策

平埔族人原本沒有姓氏只有名字,在命名上採連名制,簡單的說,新生嬰兒的名字,除了新名之外還加上母親的名字在後面(隨繼承法則),例如:。

乾隆二十三年也開始實施賜姓改名政策,要求平埔族加上姓氏並改用漢名,當時給的姓有:潘、陳、劉、戴、李、王、錢、斛、蠻、林等,實際上以取用潘姓最多,因為漢人告訴平埔族說:潘姓最好,有水有米有田。不過表面上平埔族改用漢姓,只是在對官府使用,在其族人間仍然慣用固有名字。

============================

平埔族人原本沒有姓氏只有名字,在命名上採連名制,簡單的說,新生嬰兒的名字,除了新名之外還加上母親的名字在後面(隨繼承法則)。清領時期採用賜姓政策當時的平埔族、賽夏族、排灣族等。漢姓是漢族血統與出身的一種表徵。《史記》云:「天子賜姓命氏,諸侯命族。族者,氏之別名也。姓者,所以統繫百世,使不別也。」據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所列,土番之姓有机、羅、李、卯、標、卓、萬、戴、穆、寧、來、毒、孽、乃、兵、竭白、北、鄂、岳、雙、尤、溫、鬱、大、蚋、月、落、璞、力、宜一字者,有道泌、埤弄、目加、舊來、之机、合萬、羅皆、池皆、加惹二字者,有弟其力、呂猫落三字者,不過這些姓並非由賜姓而來,而是藉由「番語家名」羅馬拼音的漢譯而來。
  清代對臺灣歸化番何時開始實施賜姓政策,文獻雖然闕如,不過當可推測是在「土番歸化」薙髮(即剃髮)納餉(鹿皮、小米)之後。連橫《臺灣通史》記載:「歸化熟番漸從漢俗,乃令薙髮,錫姓,以遵國制。」乾隆23年(1758年),諭令歸化平埔熟番應薙髮結辮(請參「社學」條),並賜與潘、蠻、陳、劉、戴、李、王、錢、斛、林、黃、江、張、穆、莊、鄂、來、印、力、鍾、蕭、盧、楊、朱、趙、孫、金、賴、羅、東、余、巫、莫、文、米、葉、衛、吳、黎等姓,其中以「潘」姓最多。
  乾隆37年(1772年)朱景英《海東札記》載:「番以父名為姓,以祖名為名。如祖名甲,父名乙,即呼曰乙礁巴甲。礁巴者,番口語也。近時各社均延師課讀番童,出就道試,錄取樂舞生,給予頂戴,與新生一體簪掛。前學政就番字加水旁,姓以潘者,今則張、王、劉、李,自為姓者多矣。」唐贊袞《臺陽見聞錄》亦載:「初,熟番有名無姓,既准與試,以無姓不可列榜;某巡臺掌學政,就番字加水三點為潘字,命姓潘。故諸番多潘姓;後別自認姓,有趙、李諸姓。」可見,賜姓時,初以「潘」姓居多,之後漸有張、王、劉、李、趙諸姓。有些番社,並不以「潘」姓為大宗,而是以「錢」姓最多,有些姓如黎、金,因繁衍數少,幾乎絕嗣。《新竹縣采訪冊》載,竹塹堡社(即新社)於乾隆年間,「丁口千餘,厥分七姓:曰錢、曰衛、曰廖、曰三、曰潘、曰黎、曰金。今惟錢姓丁口最繁盛,計有二百。衛、廖、潘、三等四姓,每姓丁口只有數十,其黎、金兩姓則已絕嗣矣。」
  光緒5年(1879年),後山統領兼辦卑南廳撫番事務的吳光亮寫成〈化番俚言〉三十二條,其中有一條曰:「分別姓氏,以成宗族。爾等從前父有父姓、子有子姓,數傳以後,就不知誰是祖宗、誰是子孫,血脈紊亂,實與野類相同。茲本軍門將爾等各莊分別姓氏,嗣後兒女須從父姓,一脈相傳,庶免錯亂宗支。」當時所賜漢姓,係擇自百家姓,如恆春縣各番社賜潘姓、金姓,卑南廳各番社賜陳、吳、戴、林等姓
  光緒12年(1886年),為了防止番姓之混冒,中路理番同知蔡嘉穀規定襲用漢姓或潘姓者必須於姓下加一「新」,成為「雙字姓」,以示區別,而且也規定各番姓之堂號。
  中路理番同知蔡諭土目新日升悉:茲將編定新港社各番丁姓字郡名、堂名,開列於後。仰飭各番一體遵照,毋違!特諭。計開:致(新亨堂)、雨(新隆堂)、露(新吉堂)、結(新澤堂)、為(新寵堂)、霜(新父堂)、金新(新懷堂)、生(新慶堂)、麗(新笏堂)、水(新附堂)、玉(新輝堂)、出(新采堂)、崑(新績堂)、岡(新猷堂)、劍(新謨堂)、 號(新勳堂)、巨(新麻堂)、闕新(新禧堂)、珠(新範堂)、稱(新錦堂)、新(寶港堂)、 蔡新(寶石堂)、詠(興國堂)、朝(方山堂)、毂(寶心堂)。
  其有襲用唐人之姓及以「潘」字為姓者,均於姓下添一「新」字為雙姓,以「新」字為堂名。其襲用唐人之姓者,或加作金、玉、邑三部內所有之字亦可。
  光緒12年12月13日給。
  可見光緒年間所賜之姓大多是出自南朝梁敕員外散騎侍郎周興嗣所撰〈千字文〉,如「雲騰致雨」、「露結為雙」、「金生麗水」、「玉出崑岡」、「劍號巨闕」、「珠稱夜光」之句。

=====================================

清朝治台,表面上雖是「以番制漢」,制定許多有利平埔族政策,無奈執行者卻是閩人。這是清朝治台源於施琅建議:「臺灣駐防兵丁,俱用福建內地兵丁,如有兵出缺,不許將臺灣人補充。臺灣兵丁,照例3年1換,不許攜帶家屬。」

不只兵丁,官員也由福建派出,且規定「臺灣文武官員,亦不許帶家屬前往。」而漢人鄙視外族,尤其視臺灣「平埔族」非人,所以平埔族在漢人治理下,極為辛苦。

或許在當時,設法使不是人的「番」漢化,被視為德政。故意用苛政,促其漢化。雍正年間授命來臺,繪製臺灣地圖的耶穌教會,宣教師德麥拉(Padre de Mailla),曾目睹當地平埔族,飽受通事及當地官吏殘酷的治理,向當時福建總督反應,得到的回答竟是:

「彼欲停留野蠻狀態,對彼等自更加為不幸。我等圖使彼等成為人,如果彼等不欲成為人,乃彼等之不幸也。」(十三401頁)

利用不平等的待遇,促使平埔族人漢化,或許違反滿清「以番制漢」政策,但經由私下殘酷統治,依然可以達到目的。而平埔族在殘酷現實下只有漢化,何況臺灣在各個平埔族割據下,南部平埔族人口大量繁衍,在有限耕地下,無田可耕者就需往外開拓。

然而在臺灣雖同樣是平埔族卻彼此相敵,甚至清朝法令也規定不許番民越界侵墾。在此情況,平埔族人為抬身價,避免不平等稅賦,就會以漢人身份外出成為流民,其途徑除語言外,就是剃髮蓄辮改漢姓。

事實上平埔族改漢姓,從明鄭時期就已發生。康熙33年(1694),臺灣道高拱乾著《臺灣府志》時,曾就臺灣平埔族加以介紹說:「土番之性,與我人異者,無姓字、不知曆日;父母而外,無叔伯、甥舅,無祖先祭祀,亦不知其庚甲。(二七二卷七184頁)

因此,漢化重要的改姓對臺灣平埔族人言,並不造成任何困難。臺灣平埔族漢化,我們可從乾隆時遺留大量的土地買賣租佃契約中,可以看出當時平埔族人不僅改漢姓者多且多視土地如命。

不僅耕作方式與漢人無異,買賣土地時也必先問宗親,無人買,方可外賣。而買的人很多也為平埔族人,但多冠以漢姓很容易讓人誤以為是漢人。在眾多平埔族人改姓下,乾隆5年(1740)岸里社頭目墩仔,首先被乾隆賜以「潘」姓

至於為什麼會被賜姓潘呢?因潘字中有水、有田、也有米,為番所喜。同時也能使「欲歸附『土著』易漢姓後,仍能漢番有所區別。(九三140頁)

而《安平縣雜記》也稱:「四社番原無姓氏。至清乾隆招撫歸化,當時政府委用官員,係潘、金、劉三姓之官,入山招撫,凡在其時,就撫之各社,生番出山化熟者,如是潘官所招,一概隨同姓潘;金官所招,一盡姓金;劉官所招,一盡姓劉。」

可見,在當時政治壓力下,平埔族人薙髪(剃髮蓄辮)、改漢姓,已是普遍現象。而因應平埔族大量漢化結果,為管理方便,乾隆23年(1758)由臺灣道楊景素諭令,平埔各族薙髮同時賜姓。為標榜臺灣已是「王化」地區,他嚴格規定薙髪,與賜姓併行。他說:「清朝所謂熟番,其要件實包括薙髪一項,亦即熟番皆薙髪,化番則部份薙髪,沒有實施薙髪的,是所謂未歸化『生番』。(九三142頁)

將「薙髪」視為熟、生番之區別。當時賜姓,根據日人學者伊能嘉矩調查,總共計有「潘、蠻、陳、劉、戴、李、王、錢、解、林、黃、匯、江、張、穆、莊、鄂、來、印、力、鐘、蕭、爐、楊、朱、趙、孫、金、賴、螺、東、余、巫、莫、文、米、葉、衛、吳、黎、卓、顏、萬、鄭、兵、白、北、尤、郭、高」等,賜姓之廣幾與漢人無異(一九五33頁)。

由於賜姓推廣,關係全台政績,故《新竹州沿革史》也提到:「乾隆23年,臺灣知府覺羅四明,企圖使番人支那民族化,諭歸化的熟番剃髮蓄辮,且用冠履、稱姓。」(一九五33頁)

同時覺羅四明也對竹塹(新竹)一帶的道卡斯族人,賜以衛、廖、黎、金、錢、三、潘等7姓,就是俗謂「竹塹7姓」由來。

由於平埔族人改姓之普遍,乾隆34年(1769)就任臺灣海防理番同知的朱景英,在著作的《海東札記》裏也說:

「前學政就番字加水旁,姓以潘者,今則張王劉李,自為姓者多矣。」自清朝賜姓不過10年,當時的臺灣平埔族,熟番都已改漢姓(九三139頁)。

所以我們已無法從遺留的大量土地買賣租佃契約中,得知是漢人或是平埔族人的買賣。

==============================

賜姓:1、謂天子據某人祖先所生之地或其功績而賜予姓氏。2、多指以國姓賜與功臣,以示褒寵。

1、謂天子據某人祖先所生之地或其功績而賜予姓氏
《左傳 ·隱公八年》:“天子建德,因生以賜姓。”杜預注:“因其所由生以賜姓,謂若舜由媯汭,故陳為媯姓。”
《國語 · 週語下》:“賜姓曰姒,氏曰有夏,謂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
《史記 · 秦本紀》:“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
《東周列國志》第四回:“皋陶子伯翳,佐大禹治水,烈山焚澤,驅逐猛獸,以功賜姓曰嬴,為舜主畜牧之事。伯翳生二子,若木、大廉。若木封國於徐,夏商以來,世為諸侯。”
2、多指以國姓賜與功臣,以示褒寵
《史記 · 劉敬叔孫通列傳》:“於是上曰:'本言都秦地者婁敬……賜姓劉氏。'”
《新唐書 · 李勣傳》:“帝喜曰:'純臣也。'詔授黎州總管,封萊國公。賜姓。”
明· 田藝蘅《留青日札 · 江彬》:“彬亦建功,漸謀進用,賜姓朱氏。”


 

phpMj3T7t  

《李筱峰專欄》全面找尋平埔族
2017-06-04 06:00
推文到plurk
◎ 李筱峰
全國文化會議正在分區進行,今天(六月四日)在基隆文化中心的場次是以「文化生命力」為議題,討論「文化保存與扎根、連結土地與人民歷史記憶」。我無緣與會,但獻芻議一則。
文化生命力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就,必有其真積力久的歷史蘊含,所以,「連結土地與人民歷史記憶」是正確途徑。台灣史常識告訴我們,台灣文化與歷史是「多元」且「多源」的,正如台灣人的血統也是「多源」的。其中,南島語族(Austronesian)的成分不容忽略。
在荷蘭人、西班牙人及漢語族人移入之前,台灣早就居住有長達數千年、數萬年的原住民族,皆屬「南島語族」。台灣是南島語族分佈範圍最北的地方有學者認為台灣是整個南島語族的原鄉。
台灣的南島民族因地緣關係被分為「高山族」與「平埔族」。由於近代閩粵漢語族移民夾其優勢文化入台,平埔族首當其衝,社會逐漸解組。再經清帝國的「設社學」、「改服易俗」及「賜姓」等政策,平埔族徹底漢化。尤其一七五八年起,乾隆對台灣平埔族大肆「賜姓」(所賜漢姓有:潘、蠻、陳、劉、李、王、戴、林、黃、錢、江、廖、三、張、斛、穆、莊、鄂、來、印、力、利、鍾、蕭、爐、楊、朱、趙、孫、金、賴、羅、東、余、巫、莫、文、米、葉、衛、吳、黎、兵、蟹…),徹底改變了平埔族的身分認同。再歷經日本與中國國民黨政權的洗腦教育,至今平埔族祖先已從一般台灣人的記憶中消失,南島語族的文化與意識也被邊緣化
台灣平埔族。(維基共享)
雖然平埔族已在台灣大眾的認知中消失,但平埔族的痕跡仍處處可尋。以地名來看,今天台灣全島各鄉鎮區地名一半以上是由南島語族的社名而來。僅此即可印證林媽利教授的醫學報告:台灣人有八十%以上具有平埔族血統。可惜,今天大部分台灣人只知有唐山祖,而不知有南島祖先,未免數典忘祖
一六五○年荷蘭統轄下的四個地方會議區,共計就有三一五個部落。《荷蘭戶口表》更留下珍貴史料;十八世紀初的「康熙台灣輿圖」,西部從北到南遍佈各社的平埔族聚落就有一二○個社(漢語族聚落只有六十五個莊)。可見南島語族和台灣歷史關係密切。
所以,在討論「文化保存與扎根、連結土地與人民歷史記憶」的此刻,我鄭重向文化部及原民會提出一項建議:請全面找尋各鄉鎮區過去平埔族各社的原址,並在各社原址立碑紀念。
紀念碑不必多雄偉,不需龐大經費,但能發揮社會教育,可以喚回台灣人民對南島先民的歷史記憶,培養南島文化意識,增進多元文化生命力
中國客常讚賞台灣保留最多中華文化,我們樂於接受此項讚賞;但我們更希望展現南島文化特色,以彰顯台灣的主體性。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http://www.jimlee.org.tw)

--------------------------------

賜姓政策(1758年),諭令歸化平埔熟番應薙髮結辮並賜與潘、蠻、陳、劉、戴、李、王、錢...+(1886年),為了防止番姓之混冒,規定襲用漢姓或潘姓者必須於姓下加一「新」,成為「雙字姓」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 https://goo.gl/SAM7HK
賜姓改名政策+台灣族譜的真相,不要以為有漢族譜就表示祖先來自中國+許多漢人來台大興族譜,表示很有族源之想法,但何以獨記開台祖,確不言唐山祖隻字片語?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 https://goo.gl/oqHSTv


賜姓、改姓

近半數越南人都姓阮?背後原因…竟來自這超荒謬政策
By Tvbs, news.tvbs.com.tw查看原始檔
你的姓氏是常見的嗎?以台灣來說,最大姓氏分別是陳、林,過去常有「陳林半天下」的稱號,在中國大陸則是李、王人數最多韓國則是金、李,這些地方都是深受中國文化影響。過去同樣也深受中國文化影響的越南,當地的第一大姓為「阮」,而且占了總人口的40%。至於為何這麼多人姓阮?原來是和政治力有關。
越南過去也深受華人文化影響,因此當地人的姓氏,多半是由漢人傳入,其中「阮」在當地是第一大姓,以目前9千5百萬人口,「阮」姓就佔了38.4%,將近4成的比例,其次則是「陳」和「黎」,比例分別11.1%和9.5%,明顯有一段落差。
「阮」在越南是第一大姓,但起初這在當地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姓氏,直到公園1225年,深受民眾愛戴的李朝政權被陳守度奪取,因此建立了陳朝。陳守度登基後,擔心百姓會再擁立姓李的來反抗他,因此下了一道荒謬政策,「陳氏代立,凡李氏宗族齊民姓李者,令更為阮。」
期間前朝的貴族,一夕之間改了阮姓;之後又經歷胡朝、莫朝等時代,不少姓陳和姓胡的也改為姓阮,最後代代相傳,導致阮氏勢力愈來愈大,甚至還建立了最後一個封建王朝。
到了1887年,法國統治了越南,阮氏王朝成了魁儡;當時法國人進行人口普查,發現還有許多人沒有姓氏,於是法國人就決定,給這些沒有姓氏的人冠上當時已經是最常見的姓氏「阮」,才會導致阮氏人口成長爆增。近半數越南人都姓阮?背後原因…竟來自這超荒謬政策│TVBS新聞網 - https://goo.gl/5YmhjV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