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25_0943412022-02-25_0941112022-02-25_10000315936912_1926392890926751_3102760894313070135_o (1)2022-02-25_0948029k (9)2022-02-25_094355

子孫保之 張景祁 自用章 火燒石印 前清 台灣 淡水縣 知縣 治印
以前的人經常拿古人的印磨掉印文再刻上自己要的字。有些人為了不希望自己刻的印有此下場,發明出此類煉燒刻好的印章,讓石質硬化變脆而不適合再刻。此印作者希望子孫保之故完成後再燒製。
------------------------------------
張景祁1827年生,原名左鉞,一作祖鉞,字孝威,後自字蘩甫,或作蘩圃,一字韻梅,一作蘊梅,別號新蘅主人,浙江錢塘縣人。同治三年(1864年)拔貢,同治十三年(1674年)甲戌科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光緒二年(1876年)散館,選福建武平縣知縣,坐事落職。臺灣布政使邵友濂與其有舊,邀其前赴淡水縣任職。光緒十年(1884年)至次年,兩度擔任淡水縣知縣,政績卓著。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割臺,張景祁攜家內渡。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知福建連江縣。
民國建立後,與林壽圖、鄭孝胥等結社唱和。工詩詞,有《揅雅堂集》、《新蘅詞》九卷、《秦淮八詠》等行世。
(2) Facebook https://bit.ly/3ImWYQg
原名左鉞,一作祖鉞,字孝威,後自字蘩甫,或作蘩圃,一字韻梅,一作蘊梅,別號新蘅主人,浙江錢塘人。同治三年(1864)拔貢,十三年進士,選庶吉士。散館,光緒二年(1876)謁選得福建武平知縣,坐事落職。臺灣布政使邵友濂與之有舊,堅邀其來權淡水。光緒十七年蒞任,乃撫瘡痍,慎折獄,頗有惠政。乙未(1895)割臺,攜家內渡。二十三年知連江縣。民國建元,與林壽圖、鄭孝胥等結社唱和。有《揅雅堂集》、《新蘅詞》九卷、《秦淮八詠》等行世。景祁弱冠即為著名詞人,工詩,譚獻稱其渡臺諸作,「笳吹頻驚,蒼涼詞史,窮髮一隅,增成故實。」其詠臺灣及甲午戰事諸作,最為人所稱道。(郭啟傳)
西元生卒年
1827─?
系列名稱
臺灣歷史人物小傳—明清暨日治時期
(資料來源:國家圖書館 臺灣記憶 https://tm.ncl.edu.tw/)
張景祁(1827年-?),原名左鉞,一作祖鉞,字孝威,後自字蘩甫,或作蘩圃,一字韻梅,一作蘊梅,別號新蘅主人,浙江錢塘縣人。中國清朝官員。
同治三年(1864年)拔貢,同治十三年(1674年)甲戌科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光緒二年(1876年)散館,選福建武平縣知縣,坐事落職。臺灣布政使邵友濂與其有舊,邀其前赴淡水縣任職。光緒十年(1884年)至次年,兩度擔任淡水縣知縣,政績卓著。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清朝割臺與日本,張景祁攜家內渡。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知福建連江縣。
張景祁(1827-?) 清末文學家。浙江錢塘(今杭州)人。原名左鉞,字蘩甫,號韻梅(一作蘊梅),又號新蘅主人。同治十三年(公元一八七四年)進士。曾任福安、連江等地知縣。晚年渡海去臺灣,宦遊淡水、基隆等地。工詩詞。歷經世變,多感傷之音,作品貼近時代,有許多敘事詠史之作。有《新蘅詞》、《蘩圃集》、《研雅堂詩、文、駢體文》等。
張景祁,清末文學家。浙江錢塘(今杭州)人。原名左鉞,字蘩甫,號韻梅(一作蘊梅),又號新蘅主人。同治十三年(公元一八七四年)進士。曾任福安、連江等地知縣。晚年渡海去台灣,宦遊淡水、基隆等地。工詩詞。
清末文學家。浙江錢塘(今杭州)人。原名左鉞,字蘩甫,號韻梅(一作蘊梅),又號新蘅主人。同治十三年(公元一八七四年)進士。曾任福安、連江等地知縣。晚年渡海去台灣,宦遊淡水、基隆等地。工詩詞。
著作
歷經世變,多感傷之音,作品貼近時代,有許多敘事詠史之作。有《新蘅詞》、《蘩圃集》、《研雅堂詩、文、駢體文》等
清代,臺北府淡水縣知縣,張景祁(張景祈?),孝成,蘊梅,■甫,樊圃,浙江錢塘(一作仁和),同治十三年甲戌進士,光緒十年正月初四日由署□安知縣本任武平知縣調任四月十六日到任(1884/1/31),因病請假內渡(0)
----------------
清代詩人張景祁,張景祁(1827-?) 清末文學家。浙江錢塘(今杭州)人。原名左鉞,字蘩甫,號韻梅(一作蘊梅),又號新蘅主人。同治十三年(公元一八七四年)進士。曾任福安、連江等地知縣。晚年渡海去台灣,宦遊淡水、基隆等地。工詩詞。歷經世變,多感傷之音,作品貼近時代,有許多敘事詠史之作。有《新蘅詞》、《蘩圃集》、《研雅堂詩、文、駢體文》等。
小重山·幾點疏雅謄柳條- 清代·張景祁
幾點疏雅謄柳條。江南煙草綠,夢迢迢。十年舊約斷瓊簫。西樓下,何處玉驄驕?酒醒又今宵。畫屏殘月上,篆香銷。憑將心事記回潮。青溪水,流得到紅橋。
台疆雜感- 清代·張景祁
井邑初開盡廢田,獅球通道集人煙。而今還作青蕪國,屈指滄桑幾變遷。
台灣紀事詩- 清代·張景祁
瑯嶠蒼茫接大瀛,全疆鎖鑰上游爭。穹廬散結千村寨,戰艦分馳十道兵。地結諸夷成互市,天生一島作長城。防邊早建憂時策,莫倚旃裘帳下盟。
減蘭效東坡鄭莊好客一首體- 清代·張景祁
雜詩新體, 花葉親書嬌旖旎。生小腰支, 樹底鞦韆罥鬢絲。
望湘人- 清代·張景祁
正疏星案戶, 千里送秋, 碧天涼思無限。彩楫銀塘, 璅鐙翠館。尚憶湖亭芳宴。酒裛荷心, 帕兜菱角, 瑤情深淺。盼夜來、三五圓蟾, 也學舊時人面。
張景祁的詩有哪些? 張景祁的詩詞全集5首_清代 https://bit.ly/3peYTPs
---------------------------------------------------
張景祁(1827年-?),原名左鉞,一作祖鉞,字孝威,後自字蘩甫,或作蘩圃,一字韻梅,一作蘊梅,別號新蘅主人,浙江錢塘縣人,清朝政治人物。
生平
同治三年(1864年)拔貢,同治十三年(1674年)甲戌科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光緒二年(1876年)散館,選福建武平縣知縣,坐事落職。臺灣布政使邵友濂與其有舊,邀其前赴淡水縣任職。光緒十年(1884年)至次年,兩度擔任淡水縣知縣,政績卓著。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清朝割臺與日本,張景祁攜家內渡。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知福建連江縣。
民國建立後,與林壽圖、鄭孝胥等結社唱和。工詩詞,有《揅雅堂集》、《新蘅詞》九卷、《秦淮八詠》等行世。
張景祁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sfZ1jt
張景祁(1827年-?),原名左鉞,一作祖鉞,字孝威,後自字蘩甫,或作蘩圃,一字韻梅,一作蘊梅,別號新蘅主人,浙江錢塘縣人,清朝政治人物。
生平    編輯
同治三年(1864年)拔貢,同治十三年(1674年)甲戌科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光緒二年(1876年)散館,選福建武平縣知縣,坐事落職。臺灣布政使邵友濂與其有舊,邀其前赴淡水縣任職。光緒十年(1884年)至次年,兩度擔任淡水縣知縣,政績卓著。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清朝割臺與日本,張景祁攜家內渡。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知福建連江縣。
民國建立後,與林壽圖、鄭孝胥等結社唱和。工詩詞,有《揅雅堂集》、《新蘅詞》九卷、《秦淮八詠》等行世。
張景祁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3MLqqu
----------------------------------
《張景祁·齊天樂》原文賞析
臺灣自設行省,撫藩駐臺北郡城,華夷輻湊,規制日廓,洵海外雄都也。
賦詞紀盛:
客來新述瀛洲勝,龍荒頓聞開府。
畫鼓春城,瑰燈夜市,娖隊蠻靴紅舞。
莎茵繡土。更車走奇肱,馬徠瑤圃。莫訝瓊仙,眼看桑海但朝暮。天涯舊遊試數。
綠蕪環廢壘,啼鵙淒苦。絕島螺盤,雄關豹守,此是神州庭戶。
驚濤萬古。
願洗淨兵戈,卷殘樓櫓。
夢踏雲峰,曙霞天半吐。
***
這是一篇“臺灣賦”。詞史上自柳永的《望海潮》“東南形勝,江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之賦紀杭州盛景開始,遂有以詞寫都市繁華一體。
張景祁此詞即屬這類題材的作品。
需要指出的是,吟誦臺灣的詞而且又如此富其熱情,卻是在張景祁之前未曾見過,所以,張氏此篇在詩詞史上是很珍稀的作品。
特別是因為詞人從宦臺灣,知淡水縣多年,中法戰爭中又身處島上休戚與共,故而筆底情深意厚,尤覺可貴。
臺灣建署行省是在光緒十二年(1886)。
時戰火已熄,張景祁也返歸大陸任職。
所以詞開始點明“客來”,“頓聞”,是他聽到寶島設為行省的消息,勾起對昔日所知的臺灣的風俗人情以及戰事中的種種憂患的回憶,才填寫此詞的。
上片著重寫臺北一帶的民情風物以及“華夷”共處的奇異景觀,是懷著很高的熱情和愛心來吟唱的。
雖也還用了“夷”、“蠻”等詞,但毫無輕蔑褻瀆之意自顯而易見。
詞一開始用“瀛洲勝”三字,表現了他對“海外雄都”的回想和神往。
當客人一告訴他臺灣在臺北開府的消息時,“畫鼓春城”的盛況就浮現在腦海了,他仿佛又置身在“瑰燈夜市,娖隊蠻靴紅舞”的“莎茵繡土”上。瑰燈,是華麗鮮亮的燈火,娖隊,則形容整齊的隊伍。這乃以少數民族為主的集會歌舞的場面,夜景璀燦,十分動人。
張景祁說還有機械發動的車輛叫人新奇(“奇肱”,《博物志》言“奇肱國民能為飛車”,此處借喻),來自東西方的各種馬隊(“馬徠”,徠即來,瑤圃,意為天外遠方)也極為壯觀。
在順筆排比鋪陳到“莫訝瓊仙”(即不要驚訝這是天上神仙所居處)時,詞人筆鋒一轉說:“眼看桑海但朝暮!”你們切莫以為那是個世外桃源,其實,臺灣經歷的滄桑變化就在前不久呵!
張景祁老辣地由此轉入下片的對戰爭時代的回想。
這樣,在上下片之間構成柔與剛、歡與悲、暖色與冷色的對照,使這篇“臺灣賦”從時空的廣袤性,從歷史的演變背景上顯得更豐富、更充實。
作為詞人,張景祁是更多地有著政治眼光的一個作家。

“天涯舊遊試數”,一個“數”字拉回了歷史的往事。
“綠蕪”句寫戰爭慘敗時的景況,“啼鵙”(伯勞,詩詞中與鵑同義)句勾勒了軍民的心情淒苦,這是一段恥辱的歷史,豈能忘記。
“絕島螺盤”以下,強調了“此是神州庭戶”,似在提醒人們,寶島風物雖美,但不能再文恬武嬉,鬆弛武備,重蹈覆轍了!
“驚濤萬古”四字是意味深長的長鳴警鐘之句。
最後則又表述了他的願望:“洗淨兵戈,卷殘樓櫓”,永保國泰民安,天下太平。
這一年張景祁已整六十歲,他自覺年邁已不能重遊舊地,故而他心願即使“夢踏雲峰”,一睹“曙霞天半吐”的壯觀也滿足了。
應該說張景祁的“願洗淨兵戈”的祝禱,並非是沒有預感的。
儘管他不可能測知日後政局的演化趨向,但一種憂慮似老在他的詞心盤纏。
後來的歷史證明,不到十年,甲午戰爭爆發
(2) 達觀情懷繫北台 | 多年前,在光華玉市買到一方印 | Facebook https://bit.ly/3JYabjb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