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桃園蘆竹設置「天牢」關押政治犯/當時一句「台灣獨立」蔡有全許曹德重判21年《懲治叛亂條例》還沒廢除,「《刑法》一百條」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WmE7m
徐厝曾做為保密局「天牢」秘密監獄,徐家大哥徐條陽(左)、二哥徐啟亮(右)盼指定為文化資產保存。他們談及,小時候可看到蘇聯人、蒙古人關在四合院第一進牢房。圖為徐厝神明廳。(記者陳鈺馥攝)
2021/03/02 10:40
〔記者陳鈺馥/桃園報導〕桃園蘆竹「愛吾盧」四合院徐厝被保密局佔用做「天牢」秘密監獄,直到徐家提告後軍方才歸還撤走,因擔心再牽扯政治,徐家長年謝絕外人探訪,直至促轉會成立透過管道進入調查。徐家大哥徐條陽接受本報訪問表示,徐厝興建於1920年,以前軍方以竹籬笆區隔軍民空間,僅迎娶媳婦及出殯才准徐家走正門,關有蘇聯水手、孫立人案部屬,建物精美不輸板橋林家花園,盼文化局能指定文資、永久保存。
保密局將徐厝護龍改裝有鐵欄杆的窗戶,在裡面關有政治犯。(記者陳鈺馥攝)
徐條陽憶及,在他小時候,徐厝四合院前半部第一進前廳,被軍方改造為監獄使用,正門只限軍方人員出入,前庭院改成政治犯放風的籃球場,軍方更在正門外建造崗哨,部署荷槍實彈的衛兵站哨。
徐厝四合院護龍原本僅有一個窗戶,保密局改造成4個有鐵欄杆的窗戶,關押身分特殊的政治犯。(記者陳鈺馥攝)
徐條陽指出,軍方用竹籬笆將徐厝區隔前後空間,徐家住在後面廂房,前廳就是外界俗稱「天牢」的監獄,雙方出入口不同,徐家人只能從後門進出,被限制不得從正門出入。
徐厝四合院前院過去被軍方改成籃球場,提供政治犯放風所用。(記者陳鈺馥攝)
據描述,以前南崁路當地人叫做「飛機路」,日本時代在四合院附近停有飛機,戰後因第一屆桃園縣長徐崇德與國民黨交好,將祖厝提供給保密局做監獄關押身分特殊的人犯,附近村民都知道這邊有關人,軍方從進駐到提告後才肯離開,20年來從未付過徐家租金。
徐家大哥徐條陽指出,以前軍方將中門關閉用竹籬笆區隔軍民空間,古厝正門成了監獄的入口,徐家人住在後進廂房,只能從後門進出,僅長輩出殯、婚禮才開放徐家人當天可走正門。(記者陳鈺馥攝)
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WmE7m
他透露,以前迎娶新娘入門一定要從正門,象徵明媒正娶不是走後門小妾,而徐厝被軍方佔用後,平時前廳中門深鎖不開並用竹籬圍起來,只有在結婚迎娶及家中長輩過世,棺材要運出去,軍方才同意打開中門,讓他們從正門進出,「平常都不給你過」。
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WmE7m
桃園蘆竹的徐厝正門有「愛吾盧」題字,軍方過去在門外設有崗哨。(記者陳鈺馥攝)
二哥徐啟亮回憶,小時候古厝外的圍牆很高,裡面有住蘇聯人、蒙古人,可以聽到他們講外國話,他以前不懂政治那些,曾叫外國人把水果丟過來給他吃,像芭樂、饅頭都會丟過來。
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WmE7m
保密局「天牢」秘密監獄的崗哨。(記者陳鈺馥攝)
徐啟亮表示,徐厝以前四周都是農田,不像現在工業區工廠林立,軍方吉普車就停在飛機路一進來的竹林,抓來這邊關的並不是江洋大盜,大多是政治犯,像孫立人將軍部屬郭廷亮、女秘書等人都被抓來關,四合院廂房被隔間改成牢房,軍方還將窗戶裝上鐵欄杆。
徐厝四合院前院過去為保密局秘密監獄。(記者陳鈺馥攝)
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WmE7m
不義遺址研究案主持人張維修受訪指出,徐厝在軍方檔案正式名稱是「國防部保密局桃園感訓所」,被抓到徐厝關的人不少,有孫立人案李鴻將軍、郭廷亮、秘書黃正、蒙古人圖畢、蘇聯水手、軍法局長包啟黃,以及與毛人鳳不對盤的保密局北平站站長喬家才。
徐厝有精美木雕,徐家盼指定文化資產保存,見證白色恐怖時代的歷史。(記者陳鈺馥攝)
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WmE7m
張維修指出,蒙古人圖畢因為被視為美國情報員遭保密局逮捕,蔣介石長年將他關在那兒,不讓美國人知道,並逼迫圖畢躺在地上裝死,潑上紅墨水假裝已執行槍決,讓美國大使館放棄追究。
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WmE7m
徐家為桃園蘆竹大地主,日治時期曾舉行愛佃施設小作耕種品評會,在徐厝前廳合影留念。(徐家提供)
關於為何有蘇聯水手?張維修說,國民黨政府當年在公海扣了一艘波蘭籍輪船,抓了上面幾個俄國水手,因為冷戰「反共抗俄」就把人秘密關在徐厝,至於俄人身分不明,不過當時引來蘇聯軍艦開到台灣外海,要求政府將人給放回去。
徐條陽提及,桃園客運早年於徐厝沒設站,因為保密局設有監獄緣故,所以水尾到南崁中間路又多了一個徐厝站,當時軍方情治人員也在附近安家置產,徐厝一帶過去住了滿多情治人員,現在大概都已年老過世了。
據描述,徐家因為古厝及土地被長年佔用,曾提告軍方要求歸還,在戒嚴時代,軍檢有來實地勘查,後來軍方撤掉監獄歸還建物搬去龍潭。不過離譜的是,監獄撤掉後,軍方還是有派1、2名衛兵留在徐厝駐守幾年。
他強調,徐家以前是大地主,1920年興建的徐厝雕龍畫棟,聘請匠師、書法師雕刻題字,有交趾燒及龍吐水、鳳凰等珍貴木雕,空間格局特別挑高,有別於一般古厝,面積不會輸板橋林家花園,比范姜古厝更具規模,盼政府及文化局能將古厝列入文資保存,不要讓古厝因年久修或開發毀掉。保密局「天牢」關蘇聯水手引俄艦 軍方佔徐厝當監獄鎖門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WmE7m

3453268_1_13453268_10_13453268_8_13453268_7_13453268_6_13453268_5_13453268_4_13453268_2_1 (1)


位在桃園蘆竹區一處竹林內閩式四合院愛吾盧,是戰後第一任桃園縣長徐崇德的祖厝,在威權統治時期曾被軍方徵用,用來關押政治犯長達20年,完整見證白色恐怖時期。
古色古香的紅磚老屋,位在桃園蘆竹區一處竹林內閩式四合院愛吾盧,是戰後第一任桃園縣長徐崇德的祖厝,威權統治時期曾被軍方徵用,作為羈押政治犯用,是政治犯口中的天牢。
附近居民說:「關思想犯啦,思想犯。(以前)有人說有去那邊有看到,關犯人在裡面。」
蘆竹愛吾盧正門外竹林草叢間還清楚可見崗哨,根據了解,1949到1969年間,四合院前半部被保密局改成秘密監獄,用來關押政治犯長達20年,是台灣碩果僅存完整的白色恐怖空間地景。
徐家人表示,「我知道關犯人,以前小偷很多嘛,我叔叔當縣長,以前前面這一排都給他關犯人。」
文化局表示,對於指定古蹟與否,徐家內部意見不同,持有7成土地的宗親表達強烈反對立場;目前也還有土地分割等民事訴訟爭議,待釐清後,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相關程序辦理。關押政治犯長達20年 蘆竹「愛吾盧」完整見證白色恐怖時期 | 公視新聞網 PNN https://bit.ly/3b8IMMJ


保密局「天牢」桃園徐厝後代意見不同 暫無法成「市定古蹟」
位在桃園市蘆竹區的「蘆竹愛吾蘆」蘆竹徐厝(右方建築),是桃園前縣長徐崇德的家,曾長年被保密局用來關押政治犯,俗稱「天牢」。(記者魏瑾筠攝)
保密局「天牢」桃園徐厝後代意見不同 暫無法成「市定古蹟」 - 桃園市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q6AqcH
2021/03/02 12:37
〔記者魏瑾筠/桃園報導〕位在桃園市蘆竹區的「蘆竹愛吾蘆」蘆竹徐厝,是桃園前縣長徐崇德的家,曾長年被保密局用來關押政治犯,俗稱「天牢」。雖然徐家後代有人有意將古厝列為市定古蹟,但桃園市政府文化局表示,徐家內部意見不同,高達7成表達反對立場,目前也仍有土地分割等民事訴訟爭議,將待爭議釐清,再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程序辦理。
據了解,位在桃園市蘆竹區南崁路二段228巷內的桃園徐厝,仍有徐家後代子孫居住,但徐家人相當低調,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此處就是「蘆竹徐厝」。
當地長興里長呂理粲說,2、3年前他因協助徐家處理大老後事入內一次,對徐厝印象就是裝潢精美,有很多間房間,可說是「庭院深深」。
據他了解,徐家後代僅簡單整理徐厝,沒有進行大規模翻修,即便有些地方因年久失修,也是簡單修補不影響原貌,就他看來房子內沒有監獄的痕跡,唯一與過去還有確切連結的,就是徐厝外還有以前監獄的守衛亭。
徐家後代表示,徐厝本來有6大房住在裡面,土地逾3千坪,其中古厝數百坪,目前有26人共同持有,而多數反對成為市定古蹟原因,主要是此處土地相當有價值,可用於土地開發,若作為古蹟,土地就失去開發機會,因此相關持有人針對土地分割仍在興訟中。
桃園市文化局文化資產科長董俊仁表示,「蘆竹愛吾廬」為徐氏古厝,曾被軍方徵用作為犯人羈押用,桃園市文化局於2015年出版的《重生與愛2:桃園人權歷史口述文集》也記載徐厝相關事蹟。
桃園市文化局於2019年3月7日接獲「蘆竹愛吾廬」部分徐氏所有權人提報市定古蹟,當年4月11日邀集文資委員會勘,決議為列冊追蹤。
由於此處涉及轉型正義,桃園市文化局已函請促轉會進行基礎測繪,另向國家人權博物館爭取經費進行基礎調查研究計畫,作為未來文化資產審議參考。
桃園市文化局也曾邀請徐厝所有權人出席相關調查研究討論 ,但徐家內部意見不同,持有7成土地的宗親表達強烈反對立場,目前也還有土地分割等民事訴訟爭議。
董俊仁表示,將待徐厝相關民事訴訟爭議釐清後,後續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相關程序辦理,由於徐厝已被列冊追蹤,依法不得任意改變原貌或結構,違者可依法開罰。
蘆竹徐厝外還有以前監獄的守衛亭。(記者魏瑾筠攝)
保密局「天牢」桃園徐厝後代意見不同 暫無法成「市定古蹟」 - 桃園市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q6AqcH

1614663109e3453443_2_1


41-1180-696x5213453443_1_13453443_2_1 (1)

桃園市蘆竹徐厝四合院,過去做保密局「秘密監獄」,正門外曾有崗哨駐守。
保密局「天牢」首度對外曝光!行政院促轉會調查不義遺址發現,桃園市蘆竹區一處竹林內閩南樣式四合院「愛吾盧」,在威權統治時期被特務機關做為秘密監獄,用來關押政治犯長達二十年,包含孫立人案部屬李鴻將軍、蘇聯水手、蒙古情報員皆被關押在此,為台灣碩果僅存完整的白色恐怖空間地景。
關過孫立人部屬、蘇聯水手
促轉會研究,政治犯口中俗稱的「天牢」,在軍方檔案正式名稱為「國防部保密局桃園感訓所」。「愛吾盧」為戰後第一任桃園縣長徐崇德的祖厝,在一九四九至一九六九年期間,四合院前半部被保密局改成秘密監獄,後半部為徐家住屋。
首任桃縣長 祖厝供軍方使用
不義遺址研究案主持人張維修受訪指出,官方檔案顯示,首屆民選縣長徐崇德與國民黨交好,在二二八事件中擔任保密局線民,曾勸蘆洲鄉長林元枝「棄械投降」,也將祖厝提供給軍方做監獄,用來關押身分特殊人犯。
據調查,「天牢」軍民合用格局特殊,為獨一無二的不義遺址空間,該處專門關押政府不願對外曝光政治案件,且是保密局執行家法的處所,包含軍法局中將局長包啟黃、保密局北平站長喬家才、孫立人案李鴻、郭廷亮、秘書黃正、黃珏等人都被拘禁在此。
張維修表示,許多案件非常離譜,例如涉孫立人案的李鴻將軍被捕後,連妻子都被抓到天牢,後來兩人在徐厝產下一子李定安,直到七歲要上小學,政府才通融讓小孩和母親兩人出獄。
徐家大哥徐條陽受訪表示,「愛吾盧」徐厝興建於一九二○年,戰後被軍方佔用當監獄,直到徐家提告軍方才歸還,以前徐家人摘自己土地所種木瓜,還會被抓到警局當成偷竊。過去古厝謝絕外人探訪,價值不輸板橋林家花園、范姜古厝,近期屋頂失修出現局部塌陷,盼文化局能儘速指定古蹟、永久保存。
張維修強調,徐家以前財力雄厚,找來大溪匠師、上等建材興建徐厝,戰後被保密局做為秘密監獄,牢房空間保留至今,連「反共抗俄」冷戰時代蘇聯水手都抓來關,從文資或不義遺址角度,沒有不指定文資保存的理由。自由時報0301
見證白色恐怖 保密局「天牢」曝光 | 美洲台灣日報 https://bit.ly/3uJSXPy
----------------
不義遺址網站|天牢 https://bit.ly/3q7SPpu
桃園監獄
現址
蘆竹 桃園市蘆竹區溪洲31-1號
經緯度
24.778289, 120.988108
從徐厝到戰後保密局的「秘密監獄」
天牢,全名為國防部保密局桃園感訓所,另名桃園監獄、徐家祠堂,起迄時間尚待考證(約1950年至1958年),位於今桃園市蘆竹區溪洲31-1號(南崁路二段268號巷內);地號為蘆竹鄉南崁內厝字溪洲103號;為一九五○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特務機關的保密局臨時監獄。
天牢的原址為徐崇德(時任《全民日報》桃園分社主任,於1951年起擔任兩屆桃園縣縣長)的祖厝,為其祖父徐金玉所搭建,屬三進二院的閩式四合院建築,占地約兩千坪,一半為徐家住屋,另一半房子和屋外空地則搭蓋為關人犯的房舍,並設有警戒岡哨。一直到1958年,此一臨時監獄才遷移至龍潭的「臥龍山莊」。
天牢:白色恐怖時期處置「自己人」的見證之地
舊時「天牢」,指設置在京由朝廷直接掌管的牢獄,多是關押皇親國戚、名門大官之獄所,與關押平民百姓的地牢(地底下的牢房)有別。故國防部保密局桃園感訓所,之所以被稱為「天牢」,係因所關押的「犯人」多為國民政府內部整肅異己或具有特殊身分的人士,如:孫立人麾下的新七軍(軍長李鴻、師長陳鳴、團長彭克立等校級軍官)和秘書黃正(黃美之)、黃玨姐妹,保密局內部人士喬家才、姜盛三、劉長清等,著名報人龔德柏、省工委組織部長張志忠、國大代表林紫貴、國防部中將參議李玉堂、國防部軍法局長包啟黃,甚至是秘密逮補監禁由美國大使館庇護的蒙古人俄國空軍軍官
受難者龔德柏於《白色恐怖述奇》的〈蔣介石黑獄親歷記〉一文中,對天牢多所描述:囚禁空間為民宅改建,犯人住在約二十尺長,十二、三尺寬,由木柵隔成的房間裡,每間最多曾監禁二十餘人,空間陰暗且潮濕,飲用的是水井拉上來的黃泥水,晚間點的是黑煙撲鼻的煤油燈。對於具特殊背景的人士來說,天牢的關押環境十分嚴苛,但也由於這些人過去的身分地位,加以「前長官/前同志/自己人」的背景,所方也不敢過份剝削,管理也較為寬鬆,因此伙食上較其他看守所佳,不僅有《中央日報》、《新生報》或《中華日報》等報紙可讀,彼此也可自由談話,無傳出虐囚等情事。
目前建築保留完好,屬私人產權,四周布滿竹林,側門外有一水泥崗哨亭殘跡,應為當年作為秘密監獄的遺跡之一。
徐厝正廳以及右護龍
▲徐厝正廳以及右護龍(出處:國家人權博物館)
徐厝側門外的崗哨亭殘跡
▲徐厝側門外的崗哨亭殘跡(出處:國家人權博物館)
史料原文/譯文
黃美之:
正中是一大廳,大廳兩邊有幾間小房,就成了正副所長、看守長及諸看守人員的房間。前面很大的坪… 坪的正前方,有口新掘的井,坪的兩邊有東西橫屋,每橫屋有三大間房,每間房留有兩三尺空地,就用木柵對外隔成監房,術語稱號子…那號子內又陰暗、又潮濕…用吊桶從井拉上來的水,全是黃泥水。
龔德柏:
桃園(天牢)公共菜蔬較南所好多了,也有點油…因為桃園的「犯人」大都是「同志」,而且地位甚高,所方不敢過於剝削;不似南所每日菜錢都被他們買好的東西吃,剩少數的錢買點最壞的菜給「犯人」吃,而分量又少,所以「犯人」都挨餓…桃園的「犯人」比較有無形的權威,使他們有點戒心。所以菜的問題,職員與「犯人」雖不平等,亦略近於平等。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社會與政治
地圖圖標
監禁羈押
資料來源
游觀創意策略有限公司,《臺灣白色恐怖時期相關史蹟點調查案總結報告書》(臺北:國家人權博物館,2015)
龔德柏,〈蔣介石黑獄親歷記〉,《白色恐怖述奇》(臺北:李敖出版社,2002)
黃美之,《傷痕》(臺北:躍昇出版社,1994)
陳景通等,《重生與愛》(桃園:桃園市政府文化局,2015)
不義遺址網站|天牢 https://bit.ly/3q7SPpu


從徐厝到戰後保密局的「秘密監獄」
天牢,全名為國防部保密局桃園感訓所,另名桃園監獄、徐家祠堂,起迄時間尚待考證(約1950年至1958年),位於今桃園市蘆竹區溪洲31-1號(南崁路二段268號巷內);地號為蘆竹鄉南崁內厝字溪洲103號;為一九五○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特務機關的保密局臨時監獄。
天牢的原址為徐崇德(時任《全民日報》桃園分社主任,於1951年起擔任兩屆桃園縣縣長)的祖厝,為其祖父徐金玉所搭建,屬三進二院的閩式四合院建築,占地約兩千坪,一半為徐家住屋,另一半房子和屋外空地則搭蓋為關人犯的房舍,並設有警戒岡哨。一直到1958年,此一臨時監獄才遷移至龍潭的「臥龍山莊」。
天牢:白色恐怖時期處置「自己人」的見證之地
舊時「天牢」,指設置在京由朝廷直接掌管的牢獄,多是關押皇親國戚、名門大官之獄所,與關押平民百姓的地牢(地底下的牢房)有別。故國防部保密局桃園感訓所,之所以被稱為「天牢」,係因所關押的「犯人」多為國民政府內部整肅異己或具有特殊身分的人士,如:孫立人麾下的新七軍(軍長李鴻、師長陳鳴、團長彭克立等校級軍官)和秘書黃正(黃美之)、黃玨姐妹,保密局內部人士喬家才、姜盛三、劉長清等,著名報人龔德柏、省工委組織部長張志忠、國大代表林紫貴、國防部中將參議李玉堂、國防部軍法局長包啟黃,甚至是秘密逮補監禁由美國大使館庇護的蒙古人俄國空軍軍官。
受難者龔德柏於《白色恐怖述奇》的〈蔣介石黑獄親歷記〉一文中,對天牢多所描述:囚禁空間為民宅改建,犯人住在約二十尺長,十二、三尺寬,由木柵隔成的房間裡,每間最多曾監禁二十餘人,空間陰暗且潮濕,飲用的是水井拉上來的黃泥水,晚間點的是黑煙撲鼻的煤油燈。對於具特殊背景的人士來說,天牢的關押環境十分嚴苛,但也由於這些人過去的身分地位,加以「前長官/前同志/自己人」的背景,所方也不敢過份剝削,管理也較為寬鬆,因此伙食上較其他看守所佳,不僅有《中央日報》、《新生報》或《中華日報》等報紙可讀,彼此也可自由談話,無傳出虐囚等情事。
目前建築保留完好,屬私人產權,四周布滿竹林,側門外有一水泥崗哨亭殘跡,應為當年作為秘密監獄的遺跡之一
天牢-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https://bit.ly/3bUpEkQ


保密局「天牢」桃園徐厝後代意見不同 暫無法成「市定古蹟」
位在桃園市蘆竹區的「蘆竹愛吾蘆」蘆竹徐厝是桃園前縣長徐崇德的家,曾長年被保密局用來關押政治犯,俗稱「天牢」。(記者魏瑾筠攝;本報合成)
保密局「天牢」桃園徐厝後代意見不同 暫無法成「市定古蹟」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QSySV
〔記者魏瑾筠/桃園報導〕位在桃園市蘆竹區的「蘆竹愛吾廬」蘆竹徐厝,是桃園前縣長徐崇德的家,曾長年被保密局用來關押政治犯,俗稱「天牢」。雖然徐家後代有人有意將古厝列為市定古蹟,但桃園市政府文化局表示,徐家內部意見不同,高達7成表達反對立場,目前也仍有土地分割等民事訴訟爭議,將待爭議釐清,再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程序辦理。
據了解,位在桃園市蘆竹區南崁路二段228巷內的桃園徐厝,仍有徐家後代子孫居住,但徐家人相當低調,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此處就是「蘆竹徐厝」。
當地長興里長呂理粲說,2、3年前他因協助徐家處理大老後事入內一次,對徐厝印象就是裝潢精美,有很多間房間,可說是「庭院深深」。
據他了解,徐家後代僅簡單整理徐厝,沒有進行大規模翻修,即便有些地方因年久失修,也是簡單修補不影響原貌,就他看來房子內沒有監獄的痕跡,唯一與過去還有確切連結的,就是徐厝外還有以前監獄的守衛亭。
徐家後代表示,徐厝本來有6大房住在裡面,土地逾3千坪,其中古厝數百坪,目前有26人共同持有,而多數反對成為市定古蹟原因,主要是此處土地相當有價值,可用於土地開發,若作為古蹟,土地就失去開發機會,因此相關持有人針對土地分割仍在興訟中。
桃園市文化局文化資產科長董俊仁表示,「蘆竹愛吾廬」為徐氏古厝,曾被軍方徵用作為犯人羈押用,桃園市文化局於2015年出版的《重生與愛2:桃園人權歷史口述文集》也記載徐厝相關事蹟。
桃園市文化局於2019年3月7日接獲「蘆竹愛吾廬」部分徐氏所有權人提報市定古蹟,當年4月11日邀集文資委員會勘,決議為列冊追蹤。
由於此處涉及轉型正義,桃園市文化局已函請促轉會進行基礎測繪,另向國家人權博物館爭取經費進行基礎調查研究計畫,作為未來文化資產審議參考。
桃園市文化局也曾邀請徐厝所有權人出席相關調查研究討論 ,但徐家內部意見不同,持有7成土地的宗親表達強烈反對立場,目前也還有土地分割等民事訴訟爭議。
董俊仁表示,將待徐厝相關民事訴訟爭議釐清後,後續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相關程序辦理,由於徐厝已被列冊追蹤,如有變化時,文化局會啟動暫定古蹟程序,當公告為暫定古蹟,依法不得任意改變原貌或結構,違者可依法開罰。
位在桃園市蘆竹區的「蘆竹愛吾蘆」蘆竹徐厝(右方建築),是桃園前縣長徐崇德的家,曾長年被保密局用來關押政治犯,俗稱「天牢」。(記者魏瑾筠攝)
位在桃園市蘆竹區的「蘆竹愛吾蘆」蘆竹徐厝(右方建築),是桃園前縣長徐崇德的家,曾長年被保密局用來關押政治犯,俗稱「天牢」。(記者魏瑾筠攝)
蘆竹徐厝外還有以前監獄的守衛亭。(記者魏瑾筠攝)
保密局「天牢」桃園徐厝後代意見不同 暫無法成「市定古蹟」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bQSySV


促轉會勘查7不義遺址 保密局「天牢」保存完整
促轉會勘查7不義遺址 保密局「天牢」保存完整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e1ITvA
南部地區後備指揮部壽山營區一棟兩層樓建物,曾是高雄要塞司令部營舍,當時要塞司令彭孟緝在此下令出兵攻打市區,目前是後備指揮部貴賓室與餐廳。(資料照)
2019/06/18 09:01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行政院促轉會勘查不義遺址發現,國防部保密局過去在桃園蘆竹設置「天牢」關押政治犯,該秘密監獄至今保存良好,為一處閩南樣式四合院傳統建物,天牢外設有警戒崗哨,為白色恐怖的見證之所。
據了解,促轉會近數個月來,已先後勘查7處與軍人政治案件相關處置場所,包含國防部保密局體系的桃園蘆竹天牢、龍潭臥龍山莊,海軍體系的左營看守所、鳳山招待所、桃子園刑場,以及台灣警備總部體系的高雄要塞司令部、南部地區警備司令部。
促轉會調查發現,位於桃園蘆竹的「天牢」,全名為「國防部保密局桃園感訓所」,原為前桃園縣長徐崇德的祖厝,在1950至1960年代被「特務大本營」保密局改成「秘密監獄」使用。
此外,為執行「威權統治時期不義遺址類型測繪與規劃案」,促轉會自5月下旬起,進行桃園保密局天牢測繪工作,該建物屬三進二院四合院建築,一半為徐家住屋,另一半房舍和屋外空地,搭蓋成關押人犯的牢房。
國防部保密局一直到1958年,才將監獄遷移至龍潭「臥龍山莊」,目前「天牢」四合院側門外仍保有崗哨亭遺跡,研判當年為衛兵守衛據點,產權為私人所有。
據調查天牢是保密局關押內部「自己人」地方,包含被蔣介石處死的前國防部軍法局長包啟黃、保密局內部人士喬家才、姜盛三,及孫立人案相關的軍人李鴻等,都曾被關押在天牢。
此外,促轉會也到高雄勘查,原名為「海軍總司令部情報處看守所」的鳳山招待所,該處日治時期為台灣3大無線電信所之一,戰後被海軍總司令部台灣工作隊用來偵訊、拘禁海,所逮捕的軍中政治犯及思想犯,園區已指定為國定古蹟。
至於桃子園刑場已無建物留存,龍潭「臥龍山莊」已被軍方改建,移撥給國軍桃園總醫院使用,位於「壽山營區」的警總高雄要塞司令部、南部地區警備司令部相對保存完整,現由軍方管轄。
促轉會發言人葉虹靈表示,促轉會未來將先擇取6處原建物或戶外景觀尚存的不義遺址,依「全區2棟以上之原建物保存」、「獨棟原建物保存」、「文化景觀保存」3種空間類型,以及「逮捕偵訊、槍決、獄中執行」3種政治案件處理流程,為不義遺址分類,當作全台不義遺址整體規劃的參考範型。
行政院促轉會調查不義遺址發現,國防部保密局過去在桃園蘆竹設置「天牢」關押政治犯,該秘密監獄至今保存良好。(資料照)
促轉會勘查7不義遺址 保密局「天牢」保存完整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e1ITvA

phpFv0bCz

戰後中華民國(臺灣)死刑犯列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白色恐怖時代遺跡 「天牢」藏身桃園蘆竹四合院 - Yahoo TV

桃園新屋●范姜古厝群●(上)古厝主建築--范姜祖堂/第五棟 @ 旅遊.上癮.鴉片館 :: 隨意窩 Xuite日誌


 

威權統治時期,國家透過體制內外對人民施行大規模人權侵害的場所,如今被稱為「不義遺址」。您知道全國有多少「不義遺址」嗎?促轉會如何調查並針對這些地點進行保存規劃?我們又該如何記憶、紀念,並反思過往歷史?​
依據促轉會調查,威權統治時期政治案件當事人數量超過2萬,當年前輩們所經歷國家不法侵權事件的事發地點、機關場所等,遍佈在平地、山地、本島或離外島,如今可暫稱為「潛在不義遺址」,數量絕非少數。我們該如何進一步以轉型正義的視角,進行「空間解密」,來詮釋、反省這些暗黑歷史地景?並梳理出最適合臺灣社會的不義遺址保存制度?​
展望國際,以南非為例,1999年公告《國家遺產資源法》,已將轉型正義價值納入文化遺產領域,前言宣示:「國家遺產有助於糾正過去的不平等;教育、深化我們對社會的理解,並鼓勵同理他人的經歷」;第3條及第36條則明確強調了犧牲者與人權鬥士的相關歷史現場具有高度文化遺產價值,應受保存與維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長年推動的「世界遺產」與「世界記憶」國際計畫,亦已納入多起促進反思人類歷史憾事的案例。可見,藉由空間保存、展示、紀念等行動,銘刻歷史傷痕,彰顯社會反省意義,已是顯學。​
​在台灣,2018年正式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之後,促轉會三年來規劃與推動不義遺址保存之藍圖不侷限於空間硬體保存,而是致力於打造一項今日社會「如何記憶、紀念、反思歷史」的空間真相還原工程。這項任務,需整合歷史、政治、社會與空間保存等專業,並針對政治檔案、機關工程書圖中的空間線索,抽絲剝繭,逐步回饋至法制設計。​
​近年,仰仗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國家人權博物館、眾多研究者與政治事件/案件前輩們持續努力,社會大眾對於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史蹟點,已不全然陌生,對其社會文化意義亦有相當認識;下一步,臺灣社會需推進的是──確立「不義遺址」保存法制,廣泛保存可觸動社會反思、重視人權價值的文化場域。​
​促轉會第四年的任務銜接階段,將邀請更多機關共同參與,尤其希望充分借重文化部具高度專業的文化資產保存、文化藝術經營、私有產權獎補助、轉型正義研究推廣等能量,落實不義遺址保存各項法制規劃,並進行任務移交之協調。​(4) Facebook https://bit.ly/2WEaJY2


調查局「安康接待室」塵封多年,建物內牆爬滿植物根部,宛如沉默之丘。促轉會今日審定為不義遺址。(資料照)
審定「安康接待室」等3處不義遺址 促轉會:具規劃人權廊道潛力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36aHuY
2022/01/05 17:32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行政院促轉會今日召開委員會議,會中審定安康接待室、新店軍人監獄、景美看守所3處為不義遺址。促轉會表示,此3處不義遺址地理相連且對應軍事審判各階段,有整體規劃為新店安坑地區「人權廊道」之潛力。該會就相關個案保存規劃建議,以及整體之不義遺址保存法制建議,將納入任務總結報告提交政院。
促轉會指出,不義遺址是國家在威權統治時期,統治者大規模侵害人權事件之發生地。該會審定不義遺址,代表國家正式承認、反省過往歷史傷痕。依「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意旨,政府應予保存,使之成為推動全體人民集體記憶及法治教育場所,進而彰顯人權價值,促進社會和解
促轉會說明,不義遺址審定程序,係透過調閱各機關相關檔案文件,經與口述歷史交叉比對,輔以蒐整史料圖資、赴現場勘查,再經多次邀集專家諮詢、書面審查,反覆比對史料及口述史修訂完成,並於審定過程中陸續與相關機關溝通不義遺址之保存精神。
促轉會已於去年3月審定公告第一批共25處與二二八事件相關不義遺址,刻正審定白色恐怖相關遺址。今日委員會通過審定的3處不義遺址,見證國家於白色恐怖時期軍事審判中,偵訊、關押、審判乃至執行徒刑的過程,後續尚有14處將陸續完成審定工作。
「原司法行政部調查局安康接待室」是目前唯一完整保存原貌,見證白色恐怖時期侵害人權的大型偵訊拘留室。該會於2018年成立之初,發現國產署公告此處受理各機關申請撥用,恐有使重要場址遭到破壞之虞,便積極投入搶救保存。
歷經促轉會協調、拜會相關機關,現場勘查,終獲各機關協力合作暫停撥用、保存現況,使安康接待室免於移作他用或改建變動。2019年起,在法務部調查局的協助之下,本會辦理現址測繪調查、文化資產價值評估與保存規劃等,並陸續進行協商,乃至邀請受難者當事人走訪口述,以及學校師生走讀認識歷史,推動安康接待室持續保存活化。
促轉會指出,多數不義遺址已無建物,至多僅存遺構;安康接待室作為少數留有原建物、公有且閒置的不義遺址,具有特殊性,值得妥善運用,短期應予修復重建,長期則可評估結合人權教育培訓、藝文、政治檔案陳列等機能,多元發揮轉型正義教育功能。
此外,「原國防部台灣軍人監獄/原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安坑分所」則為威權統治時期長期關押政治犯之場所。該處曾關押陳英泰、雷震、蘇東啟、黃信介等政治犯,留有台灣不同階段反抗運動者的身影。目前原建物由法務部矯正署新店戒治所沿用,後續建議以設置標示、虛擬重建、每年定期開放等方式落實促轉條例保存意旨。
促轉會表示,景美「原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軍事法庭與看守所/原國防部軍法局軍事法庭與看守所」則為若干重大、反抗威權統治民主運動相關事件之審判地,如「美麗島事件」隔年即在此舉行軍法大審。該處目前為國家人權博物館之「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已常態性對民眾開放,為不義遺址保存典範。
促轉會建議,今日審定的3處不義遺址未來可朝「人權廊道」進行整合規劃。因相鄰3處正好呈現「偵訊」、「關押」、「審判」至「執行徒刑」的軍事審判歷程,有助於完整保存並再現威權統治時期軍事審判對人權之侵害、對民主之壓制歷史。未來安坑輕軌通車後,易於彼此串連。建議相關權管機關參考荷蘭阿姆斯特丹「抵抗之路」等國外人權導覽作法,思考朝「人權廊道」方向整合規劃,以系統性保存達到促進轉型正義教育之最大效益。
審定「安康接待室」等3處不義遺址 促轉會:具規劃人權廊道潛力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36aHuY

3791122_2_13791122_1_13791122_3_1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