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李子柒與孔子學院:無意講述的「中國故事」與令人厭惡的「文化輸出」/李子柒微博有2千多萬粉絲,在YouTube的訂閱人數更高達834萬人,已經超過全球影響力最大的媒體之一CNN的粉絲數。一支短片一晚最高觀看次數達3億/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0位人物之一/中國藏族女子卓瑪也被美國《時代雜誌》注意到,兩年前直播採松茸意外爆紅-「100個孔子學院,比不上一個李子柒」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李子柒斷更70多天後突露臉新華社 專家 : 中共利用她YT千萬粉絲大外宣
李子柒斷更70多天後突露臉新華社 專家 : 中共利用她YT千萬粉絲大外宣 https://bit.ly/3B2m5V7
中國網紅「李子柒」在YouTube有超過一千六百萬訂閱,在中國也有破五千萬的粉絲。   圖:翻攝Youtube/李子柒© 由 新頭殼 提供 中國網紅「李子柒」在YouTube有超過一千六百萬訂閱,在中國也有破五千萬的粉絲。   圖:翻攝Youtube/李子柒
新頭殼newtalk
中國著名網紅李子柒在斷更七十多天後終於露面,出現在新華社的影片專訪的她大談創作理念,專訪標題「時代給我了我一陣風」讓《大紀元時報》評論人秦鵬認為,這是中國想利用她 1,610 萬的海外粉絲做大外宣。
李子柒的影片以古風美食和桃花源般的鄉村生活內容出名,在中國擁有微博粉絲 2,168 萬、B站粉絲 310.2 萬、抖音 5,495.9 萬,在海外平台 Youtube 訂閱數也高達 1,610 萬,遠遠超過只有不到三百萬的中共大外宣頻道 CGTN 。
據傳李子柒是因與簽約的網紅運營機構「杭州微念」發生利益糾紛,才停止更新長達七十多天,期間她本人曾出面報警,指責「資本真是好手段」。杭州微念背後的投資人裡包括抖音的母公司字節跳動,而字節跳動曾說過,希望能夠配合中共講好「中國故事」。秦鵬認為,是因為資本方與政府的目標一致,才能說動新華社出面緩頰。
李子柒在風波過後首次露面,是在 9 月 23 日出面領取「四川省農耕形象大使」,中國網民對此卻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她的粉絲認為她是代表正能量,但也有人批評她不夠資格、農民辛苦一輩子都沒獲得怎麼會給她。
在四川省德陽市舉辦的中國農民豐收節群眾聯歡活動上,李子柒接下大使證書時表示,她想打造可持續、可發展、可推廣、可複製、可傳播的新百年的中國新農村。
而在 29 日,李子柒接受中共黨媒新華社的專訪,採訪從她經典的田園風美食開始,強調她在 YouTube 的國際影響力,圍繞一系列的問題,如她是怎麼有那麼多的技能、過去的經歷對她的影響、如何理解中國文化對外傳播等等。
秦鵬對該專訪則認為,這並不是一般的新聞式採訪,而是精心策畫的李子柒形象和品牌推廣的安排。他也提到,這個採訪的題目原來叫「對話李子柒:熱愛可抵漫漫長夜」,意思是李子柒透過對古風美食、田園生活的熱愛,讓她能在農村戰勝孤寂,現在的題目改成「時代給了我一陣風」,似乎是中共想用李子柒的嘴,高歌中共的新時代。
秦鵬表示,李子柒的走紅,是源於中國人內心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喜愛和眷戀。
小米手機創始人雷軍也曾聲援過李子柒,在微博上發文表示,李子柒展現的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影響世界的文化,更說這就是講好中國故事的絕佳代表。
《世界華人週刊》30 日也刊出一篇文章「如果李子柒『消失』,我們最大的損失在海外」,秦鵬認為這是中共官方表明的立場,新華社等官媒也是想利用李子柒做大外宣。
BBC 去年曾報導,李子柒影片中傳播的「中國故事」,遠遠強過中共花費巨資刻意打造的孔子學院、洞房抄黨章等文化輸出。李子柒斷更70多天後突露臉新華社 專家 : 中共利用她YT千萬粉絲大外宣 https://bit.ly/3B2m5V7



a8tqps1701760041855711ff1be-03a6-4d37-825c-6ed3adbdbkncn-20160518163701955-0518_050

洞房夜抄黨章 新婚夫婦被損爆了
中國江西省南昌市一對新人在洞房花燭夜時,抄寫中共黨章,引發中國網友熱議。(取自網路)
中國江西省南昌市一對新人在洞房花燭夜時,抄寫中共黨章,引發中國網友熱議。(取自網路)
2016/05/20 06:00
〔編譯陳正健/綜合報導〕新婚之夜應是甜蜜時刻,但據中國媒體報導,江西省省會南昌市一對新人卻在洞房花燭夜時,抄寫中共黨章,還拍照留念,以響應中共「手抄黨章一百天」的推廣活動。此事在網路上引發熱議,網友譏諷這是文革再現,將日常生活政治化。還有網友痛批,這對新人是刻意作秀。
據報導,一對在南昌鐵路局工作的新婚夫婦,十六日在大喜之夜鋪平紙張,逐字抄寫中共黨章。新郎一身西裝,新娘大紅繡袍,雙雙按下鮮紅手印,聲稱要為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新郎是供電段南昌西供電車間助理工程師李雲鵬,新娘則是檢修車間助工陳宣池。
原來,這是南昌鐵路局宣黨委組織部、宣傳部上月發起的「手抄黨章一百天」活動,鼓勵黨員員工用一百天的時間,抄完一.五萬多字的中共黨章(不含標點符號),每天約抄寫一百五十個字,非黨員也可以參加。南昌鐵路局還在官方「微博」上傳他們抄寫黨章的照片。
這組「另類結婚照」在網路傳開後,引來大批網友冷嘲熱諷,有人覺得此舉違反常理、矯揉造作,還有眼尖的網友從照片中發現這對新人並不「連戲」,新郎的手錶與新娘手上的指甲油時有時無。網友「Ronnygou」認為,黨章隨時都可以抄,為何偏偏選在洞房花燭夜?分明違反人性。網友「ThoreauM」則嘲諷,這有濃濃的文革風。
還有網友改寫中國古詩,揶揄這對新人,例如「舉頭望明月,低頭抄黨章」、「少壯不努力,老大抄黨章」、「人生自古誰無死,來生繼續抄黨章」、「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下抄黨章」等,極具創意的比喻笑料不斷。
就連中國媒體也看不下去,以「正面宣傳不能脫離常識」為題評論該則報導,批評「訊息發布者不懂新聞宣傳規律,甚至缺乏常識和人情,把嚴肅的政治學習形式化、庸俗化了」。
洞房夜抄黨章 新婚夫婦被損爆了 - 國際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uBkP8P
---------------------------------
抄黨章是指《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學習小組」於2016年發起的「手抄黨章一百天」新媒體活動,在進行到第83天(5月22日)之後中止。[1]
「抄黨章」活動響應了中國共產黨於2016年發起的「兩學一做」政治運動。2016年5月16日,南昌鐵路局發布了職工夫妻在新婚之夜抄黨章的照片。這些照片引發了網友的爭論和質疑,使得「抄黨章」一詞成為網路流行語。[2]
抄黨章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A0sZbZ
背景
黨章
主條目:中國共產黨章程
《中國共產黨章程》,簡稱「黨章」,是中國共產黨的核心文件,只有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才能制定、修改。2012年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上,通過了最新一版的中國共產黨章程,把科學發展觀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一道確立為「黨的行動指南」,將生態文明建設寫入黨章。黨章全文,共1萬5千多字。[3]
「兩學一做」
主條目:兩學一做
2016年2月29日,中國共產黨發起「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學習教育活動。目的是為了深入學習貫徹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講話的精神;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鞏固拓展中國共產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和「三嚴三實」專題教育成果;進一步解決黨員隊伍在思想、組織、作風、紀律等方面存在的問題;以及保持發展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4][5][6]
經過
2016年2月29日晚11點,人民日報海外旗下微信公衆號「學習小組」發起了「手抄黨章一百天」活動。該活動鼓勵黨員用100天時間抄寫中國共產黨黨章全文。「學習小組」表示,「兩學一做」,最靠前的就是「學黨章」,並表示「『手抄黨章』關鍵在於堅持,每天堅持,抄寫內容為黨章全文,共1萬5千多字,每天寫150字即可抄完」。在活動期間,公衆號會每天發布抄寫的內容和網友以各種形式抄黨章的照片[1][7]。之後,全國很多單位開始組織黨員學習黨章,組織了「手抄黨章」的活動。人民網、新華網等官方媒體也發布了「抄黨章」圖片集[7][8]。
據端傳媒觀察,活動第50天(4月19日)之前,「學習小組」展示內容以手抄黨章照片為主,第50天之後則以各地基層單位的「專場展示」為主,並出現了一些引起爭議的表態。[1]
5月16日,南昌鐵路局通過新浪微博發布職工夫妻在新婚之夜抄黨章的照片,並描述道「鋪開紙張,工整地抄下黨章,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這些照片引發了網友的議論甚至賦詞嘲諷,使得「抄黨章」一詞在網路上廣泛傳播[2][9]。隨後「新婚之夜抄黨章」的初始消息和報導在網路上被大面積刪除[1]。
活動第83天,即5月22日,「學習小組」停止了「手抄黨章」的活動更新,「抄黨章」活動戛然而止。之後「學習小組」再也沒有發布有關「抄黨章」的內容。[1]
評論
南昌鐵路局的照片引發了網友議論和質疑,有人批評和嘲諷新婚之夜抄黨章「作秀」。照片發布之時(5月16日)恰逢文化大革命發動五十週年,有人將其與文化大革命聯繫到了一起。《人民日報》也指出「黨員也只是一位普通人,會有兒女情長,會有七情六慾」。[2][8]
在「洞房抄黨章」之後,《解放軍報》針對「抄黨章」活動發表評論,稱抄寫黨章的形式有助於重溫黨章、加深理解和加強黨性修養,值得鼓勵,但是如果抄寫只動筆而不「走心」,只「曬字」而不見行動的「真章」,不觸及思想和靈魂,就會讓這一初衷很好的活動淪為「精緻的形式主義」,需要注意和防止[10]。《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認為領導幹部應當提高自己的「新媒體」素養,並提出要警惕「作秀」的誘惑,防止那種「做給別人看」的形式主義[11]。《光明日報》也刊文,警告「當心被形式主義帶跑題」[12]。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官方過去的一些政治動員有破壞作用,所以近年開始懂得「轉彎動員」。但在中國官場中也會上行下效、互相跟風。跟風「手抄黨章」就出自這種「趨利基因」。抄黨章不是為了學習或認同黨章,而是形式主義、自我保護和自我升值。這反映出北京或中共已經完全沒有思想的凝聚力了。[1]
相關活動
2016年5月23日,網上傳出照片,十餘名戴工地頭盔的疑似上訪者聚集在江西南昌的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門口抄黨章,並拉起「抄寫黨章100天,敦促某副院長做合格的共產黨員」的橫幅[13]。不過發起人表示該活動並非民工討薪,而是實名舉報[14]。24日,官方部門表示,這是江西一公司為達到逃避巨額債務而僱請民工進行非法鬧訪的活動。該活動的兩位組織者因擾亂機關事業單位秩序,已被處以治安拘留10天的處罰
抄黨章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A0sZbZ
----------------------------------------
洞房抄黨章升級版?中共宣傳“學習強國”夫妻檔
岳文驍2021.8.25 10:04學習強國郭艷雲學習標兵太原洞房抄黨章文革
【希望之聲2021年8月25日】(本台記者岳文驍綜合報導)中共山西省太原市委宣傳部近期大肆宣傳學習習近平講話平台“學習強國”的郭艷雲,成為所謂“學習標兵”。令人聯想到“學毛選標兵”,引發人們對文革回潮的憂慮。而官方宣傳郭艷雲睡前和丈夫搞“雙人對戰“,被諷為”洞房抄黨章“的升級版。
據《太原日報》本周二(17日)報導,在2021年8月10日太原市委宣傳部“學習強國”學習之星集結行動中,“90後”的太原供水集團有限公司職工郭艷雲以總積分41815分(截至6月15日)排名太原市第一,榮獲“學習標兵”稱號。
“學習強國”手機App在2019年元旦日上線,是中共中央宣傳部推出宣揚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思想與言論的媒介。
美國開放技術基金會(Open Tech Fund)與德國資訊安全公司合作的研究報告顯示,“學習強國”App正對中國人民的生活展開監控,超過上億手機用戶受害。報告稱,中共當局不僅利用該軟件建立“洗腦工程”,還檢索超過一億用戶的資訊、照片、通訊錄和瀏覽歷史記錄,甚至可以隨時啟動手機的錄音功能。
據台媒《上報》報導,一名國企80後官員曾透露厭煩「習思想」,對當局搞了學習強國APP,天天答題學習習近平思想,人們都是表面應付。
與許多民眾表示對強制學習習思想厭煩不一樣,《太原日報》前述報導說,郭艷雲2019年開始玩“學習強國”,郭竟用“驚艷”形容當時的感覺:“這個平台就像一個百寶箱,包羅萬象。”一日相遇,每日相伴,兩年來,“學習強國”已成為她工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聽要聞、學慕課、讀美文、爭答題,只要有空她就學習。
報導還寫道,郭艷雲越學越痴迷,甚至在懷孕生子以及照顧生病住院的母親這些特殊時間段,她也從沒有落下“學習強國”的學習,正因為她的不懈堅持,榮獲了“學習強國”太原市學習平台“學習標兵”稱號。
對此,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的時事評論人郭寶勝,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當局推崇郭艷雲學習習近平講話的行為,與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人們盲目學習毛澤東選集如出一轍。
郭寶勝說,如果倒退到文革時期,郭艷雲可被稱為學毛選標兵:“反正是樹立個人崇拜,他們用流行的詞包裝,把對黨的忠心重新包裝,繼續欺騙全國人民,讓他們更加的為他們效勞。”
不少網友在推特上譏諷說:“和洞房抄黨章有一拼。“
“腦殘學豬腦學。“
“應該是加強洗腦。”
“他們認為這樣兩個都會有很好的升遷機會。”
“高級黑?”
“洞房抄黨章升級版!”
2016年,中共官媒曾大肆炒作江西一對新婚夫婦不入洞房卻抄寫共產黨黨章。當時網友譏諷批判如潮,比較經典的網友評論如:“新婚之夜,還有第三者?誰拍的照?”“估計是南昌鐵路局的書記,共產共妻嘛。”“在黨的指導下過夫妻生活。”“洞房也姓黨了?呵呵”
“笑死人!黨章在新婚之夜取代了洞房指南,沒想到黨章還有這一妙用。”
更有批評說,文革捲土重來的危險甚至就在眼前。
中共官方前幾年宣傳南昌鐵路局一對職工夫婦在新婚之夜抄黨章,被網民怒斥。(圖片來源:網絡)
洞房抄黨章升級版?中共宣傳“學習強國”夫妻檔 | 學習強國 | 郭艷雲 | 學習標兵 | 太原 | 洞房抄黨章 | 文革 | 希望之聲 https://bit.ly/3B7Zw1a
---------------------------------------
「手抄黨章100天」的新媒體實驗,怎麼83天就停了?
這場乍看起來別具「向心力」的自下而上示忠活動,讓94歲的黨章成為另類「網紅」,為何在最後關頭草草收場?
有結婚新人手抄黨章。圖片來源:NANCHANG RAILWAY BUREAU/SOHU「手抄黨章100天」的新媒體實驗,怎麼83天就停了?|大陸|端傳媒 Initium Media https://bit.ly/3mlWzUD
怎樣管理「世界最大黨」?最根本的,怎樣重建中國共產黨今天作為執政黨的精神內核,重建8800萬黨員對其的精神信仰,確保他們的忠誠純潔?這恐怕是習近平執政以來,最大的焦慮之一。在他提出的「四個全面」治國理政戰略中,第四維就是「全面從嚴治黨」。
「八項規定」、「反四風」、「政治規矩」、「不得妄議」、「看齊中央」、「核心意識」、「補交黨費」、「排查黨員關係」,3年多來,在一系列如通關秘鑰一般的黨員行為、作風、紀律、忠誠建設關鍵詞之後,共產黨的自我建設,近來又有了畫面感極強、娛樂性十足的嶄新延伸:手抄黨章。
「手抄黨章100天」,這場由頭號黨媒旗下新媒體平台發起,乍看起來別具「向心力」的自下而上的示忠活動,讓面世94年的《中國共產黨章程》第一次成為了移動時代營銷模式中的另類「網紅」。它甚至在文化大革命發動50週年的紀念日隨新婚夫婦入了洞房,達到了80多天來輿論傳播的最高潮,但同時也觸犯了黨的禁忌,在最後關頭從「政治正確」淪為「形式主義」而草草收場
截至發稿,「學習小組」已經足足7天沒有發布專場內容。
新媒體黨建實驗:一個公號撬動百萬人
2016年2月29日,中共中央辦公廳正式發布《關於在全體黨員中開展『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學習教育方案》,這份簡稱「兩學一做」的黨內整頓方案,要求黨員逐條逐句誦讀黨章,學習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等,做信仰堅定、政治正確、精神振奮、道德高尚的中共黨員。
當天深夜近11時,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著名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就套用網絡打卡的傳播潮流,發起一個「手抄黨章100天」的活動。
活動鼓勵黨員從3月1日開始,用100天時間,抄寫15000多字的黨章全文,每天平均150字左右。「學習小組」會每天發布當天要抄寫的內容,黨員可以跟隨抄寫,還可以邊抄寫邊拍照,照片發給「學習小組」後台、微社區或者郵箱,小組會在第二天選登。「學習小組」還說,「歡迎更多有創意的書寫方式」……「讓我們重温書寫的美好」。
發起「手抄黨章100天」之後,「學習小組」開始每天推送網友的「抄黨章」照片,照片裏有各種花樣裝飾的手抄黨章,有人們聚集在一起誦讀或抄寫黨章的場景,還有很多單位部門為抄寫黨章專門設計的筆記本……和以往共產黨活動只依靠中央電視台播放一些呆板的畫面不同,眾人抄黨章、曬成果的互動過程充滿噱頭,在網上越滾越熱。
據「學習小組」自己的文章稱:活動開始後,每天微信後台會收到超過2000張照片,郵箱有15屏左右的新郵件(1屏25條,約合375條),社區裏有上千個新帖,至少有25個省份數百個單位一起參與了抄黨章活動,「不誇張地說,手抄黨章活動,可能直接帶動了上百萬人參與」。
「在當前的政治環境和氣氛下,地方都想通過一些創新的手段和新的所謂的黨建方式,來做組織上的邀功。」
微信平台上有超過1300萬個公號,能點起這把「兩學一做手抄黨章」星星之火的,絕非等閒之輩。
「學習小組」兩年前由《人民日報》海外版幾個年輕的記者、編輯以業餘時間主理成立,以善於用年輕時尚的方式發布與習近平有關的新聞──尤其是一些非貼身追訪不可獲得的消息──出名,也常被視為共產黨布局新媒體戰略的典型案例之一。它的自我介紹這樣寫:「這十年,我們好好學習。與習一起進步,一起擔當。」「學」、「習」二字,一語雙關。
根據《人民日報》海外版記者陳振凱發表在《網絡傳播》雜誌上的報導,2015年2月,「學習小組」成立一週年時,已經在微信平台收穫40萬訂閲者,其中三分之一是公務員,包括大量廳處科級幹部和一定數量的部級幹部,和少數黨和國家領導人,包括已退休的國家領導人,覆蓋31個省市地區。公號下屬的微社區,單日頁面瀏覽量峰值達到150多萬,接近中國一個中等網站的規模。
《人民日報》海外版副總編王詠賦曾向《南方週末》表示:「有些地方領導幹部,對人民日報海外版可能比較陌生…但對這兩個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和『俠客島』)如雷貫耳。」
新一輪「兩學一做」黨建號召下,正愁不知如何「學」、怎樣「做」的眾多基層黨組織,如焦渴地探著風向的離離原上草,一遇「權威公號」推送到指尖上的動員「星火」,即響應出燎原之勢。
一位長期分析中國政情的觀察家向端傳媒表示:「兩學一做這件事情,地方上很多也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形式搞會比較好。前幾天在濟南,有個山東省黨史博物館,本來是黨史館,現在改成了兩學一做的展覽,讓各個單位組織人去看。」「在當前的政治環境和氣氛下,地方都想通過一些創新的手段和新的所謂的黨建方式,來做組織上的邀功。」
後50天的荒誕:黨章不止事關洞房與胎教
端傳媒統計發現,「學習小組」發布的「手抄黨章100天」活動情況在第50天和51天(4月19和20日)之間出現分水嶺。
從3月1日開始的前50天,「學習小組」展示的主要是人們發來的手抄黨章照片,有零散組合的,也有分地方整理集合的,小組也會每週對手抄稿進行「評選」。第22天,「學習小組」表示,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已經有65家各級單位,響應「手抄黨章」組織集體抄寫,因此決定與各單位合作推出「專場」,集體發布作品。
4月20日開始,活動進入後50天,「學習小組」開始了以各地基層黨組織為單位的「手抄黨章專場展示」。這時,以具體的基層單位為主角,抄黨章場景照片、專場視頻、乃至一些引起爭議的表態,開始較密集地出現。
第69天,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芳草湖農場子女學校,兩名女老師帶著四名學生在課室裏問答:「我們的幸福生活是誰創造的?」「中國共產黨!」「我們要像愛媽媽一樣愛我們的國家愛我們的黨」……
當天「小組」布置的抄寫內容是第二十五條,「黨的地方各級代表大會的職權」。
第75天,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三位懷孕女員工,站成一排,右手撫著隆起的腹部,左手將紅色的黨章舉在身前,齊聲說:「學習黨章是最好的胎教」。
當天布置的抄寫內容是第三十條,有關黨的基層委員會的任期以及書記副書記的選舉報批。
第78天,河北邯鄲復興區石化街道辦機關支部四名年輕黨員在小公園裏圍坐讀黨章,齊聲說:「抄黨章,學黨章,我們最時尚」。
當天要抄寫的是第三十一條之(五),「充分發揮黨員和群眾的積極性創造性」。
此前一天──第77天──黨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讓「手抄黨章100天」紅透內地網絡,兩個多月來網民們對「抄黨章」活動的零碎嘲諷與調笑,在「新婚之夜」的場景裏瞬間爆發,將這場新媒體版本的黨建實驗推向無法回頭的荒唐與尷尬。
消息傳出那天正是文化大革命發動50週年的5月16日,江西南昌鐵路局南昌西供電車間的助理工程師李雲鵬、檢修車間助工陳宣池,在他們的新婚之夜,「鋪開紙張,工整地抄下黨章」,「留下美好記憶」。兩人身穿禮服的洞房抄黨章合照,一經南昌鐵路局官方微博宣傳,迅速傳遍網絡。
端傳媒曾致電南昌鐵路局宣傳科,對方一聽詢問即掛斷電話,之後不再接聽。「新婚之夜抄黨章」的初始消息和報導,隨後也在內地網絡被大面積刪除。
「我覺得有點……不知道是不是炒作,還是真的這麼堅定的信仰,反正我是做不到……可能我的水平還沒到,」被問及那對南昌小夫妻時,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黨院辦黨支部的胡書記在電話中「呵呵」幾聲之後,向端傳媒如是說。
但他沒有回應幾天之前,他們醫院那個「學習黨章是最好的胎教」的視頻。
胡書記進一步向端傳媒解釋了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是怎樣「抄黨章」的:「今年『兩學一做』、學習黨章的活動,我們自己也在號召大家學習黨章黨規、學習(習近平系列)講話,籌備自己活動的時候,看到『學習小組』(發起手抄黨章),正好契合……全國人民都在搞這個。」
醫院黨總支3月開始響應「學習小組」,為了鼓勵大家堅持,醫院自己也成立了專門的微信群,「抄完之後要拍照,發到微信群裏『曬一曬』。黨總支下面有6個黨支部,每個黨支部的書記、委員都在群裏面。堅持不下去,也不會怎麼樣,工作忙、出差…抄不了也沒關係,可以兩三天『補交作業』。」胡書記說:「我們給『學習小組』只是投了一天的稿子,平時會在我們自己的公眾號裏面發。」
據胡書記說,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共有101名黨員參加了活動,也有十幾名「積極向黨組織靠攏」的非黨員參與。
抄完黨章,「兩學一做」下一步要做什麼呢?胡書記說,計劃抄黨規。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抄嗎?「講話就不抄了。」
但實際上,「抄黨章」似乎也難以繼續下去了。
中止於第83天:黨媒們終於發現了形式主義錯誤
5月22日,「手抄黨章」的第83天,「學習小組」的公號發布了55551部隊專場。該部隊的一名班長在視頻中說:「槍聽我的話,我聽黨的話」。
此後,「學習小組」停止了「手抄黨章」的活動更新,截至發稿已經足足7天沒有發布專場內容。
此前,端傳媒曾致電「學習小組」成員,對方請示「領導」之後表示,活動尚未完結,沒有什麼經驗可以介紹的,並數次明確表示「不接受訪問」。
5月23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大門外出現了一群上訪的工人,他們頭戴安全帽,擺上桌椅坐成三排,人人面前擺放一本紅色封面的《中國共產黨章程》,鋪紙持筆手抄。他們背後是一條紅底黃字的橫額:「抄寫黨章100天敦促郭斌副院長做合格的共產黨員」。
這一天,也是「學習小組」迄今最後一次布置「手抄黨章」內容,為第三十五和第三十六條,「黨員幹部要善於同黨外幹部合作共事」,「黨的各級領導幹部…職務都不是終身的」。
第二天,中國江西網引述「有關部門」指,這群民工是「每人每天180元(包午餐)受僱非法鬧訪」。
「抄黨章只能用來鬧洞房,絕不允許用來鬧訪!」事件立刻變成段子,在微博上傳開。
5月23、24日,「手抄黨章100天」的新專場悄然隱匿,取而代之的是中規中矩的《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2016年版)》節選、《習主席國防和軍隊建設重要論述讀本(201年版)》摘編、《人民日報》對習近平考察黑龍江的報導。
5月25日,《解放軍報》刊文針對抄黨章活動,稱如果抄寫只動筆而不「走心」,只「曬字」而不見行動的「真章」,不觸及思想和靈魂,就會讓這一初衷很好的活動淪為「精緻的形式主義」,需要注意和防止。5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稱「一些自我感覺不錯的創新之舉,可能招來網民集體批評……形式主義是最大政治不正確。」《光明日報》也刊文,警告「當心被形式主義帶跑題」。
國家行政學院的竹立家教授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明確表示,抄黨章是「一些地方、一些部門的不正當行為,搞一些形式主義,這種做法是不提倡的」,「民眾反感很正常」──竹立家也透露,國家行政學院也學黨章,「但我們是研討、討論,我們層次這麼高,怎麼能抄呢?」
一場官方社媒賬號發起的新媒體黨建實驗,就這樣在黨章段子化的尷尬中草草收尾。
「整體來說,不是為學習黨章,或認同黨章,而恰恰是一個形式主義、自我保護、自我升值的目的」,「反映了北京或者中共現在思想的凝聚力,其實是完全沒有了」。
在香港的資深中國觀察家、評論員劉鋭紹認為,熱熱鬧鬧的抄黨章活動,有人捧,官方又好像想要壓,但真正意圖如何,必須要細緻去分析當中的過程、主導力量和動機。「官方過去做了多次政治動員,對黨的高層、政策和形象有破壞沒建設,所以近年他們開始懂得『轉彎動員』──我想講,但不從我的口講,讓別人去講。但這些東西,在中國官場中也會成為一種上行下效、互相跟風……上有好者,下有甚者,變成一種政治自我保護的形式,」劉鋭紹說。
在他看來,跟風「手抄黨章」恰恰出自「趨利基因」,「整體來說,不是為學習黨章,或認同黨章,而恰恰是一個形式主義、自我保護、自我升值的目的」,「反映了北京或者中共現在思想的凝聚力,其實是完全沒有了」。
觀察人士認為,過去的黨建活動主要是思想匯報、心得體會,不是太有實際效果,「這個有很多黨委想做成比較實體性的運動,展覽啊、手抄黨章100天啊,實際上主要是為了增強黨的存在感……對普通黨員傳遞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
但他也認為,「手抄黨章」不見得會成為一場「運動」:雖然「學習小組」發起這個活動,作為宣傳和意識形態的動作,示範效應比較明顯,目前看不出來背後有多強的中央意志──比如中組部就未見有相關的正式通知,而且地方上也未見必須參與的明確要求,只不過「一旦搞起來,中央不可能說它不對,只要搞了『左』的活動,哪怕可能社會觀感不好,也沒有人會指出這樣做是不妥的…反而越來越多地方和團體要跟進。」
「中國這種事兒,真要強調什麼政治掛帥啊,『學習』啊,肯定會有人跟著起鬨,(文革時)夫妻學毛選、學『老三篇』,其實沒什麼用,有些地方通過這些東西來表示他們做得怎麼好,有些只是噱頭,」在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張鳴遙相呼應。
玩大了危險,「形式主義」又無用,但8800萬黨員的理想、信仰和忠誠還是要重新抓在手裏。對這個早已從革命黨轉型為執政黨,共產主義信仰幻滅,走上中國特色資本主義道路的「世界最大黨」來說,這會否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呢?
「手抄黨章100天」的新媒體實驗,怎麼83天就停了?|大陸|端傳媒 Initium Media https://bit.ly/3mlWzUD
---------------------------
洞房「抄黨章」引爆網絡狂歡:舉頭望明月 低頭......
「抄黨章」一詞近日熱爆內地網絡。江西南昌鐵路局一對新人在洞房之夜抄寫黨章,成為鐵路局的宣傳樣辦。事件引來網民圍觀,不少人直斥「作騷」、「濃濃的文革風」,有網民更改詩揶揄,如「舉頭望明月,低頭抄黨章」、「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下抄黨章」,極富創意。
南昌鐵路局一對新人在洞房之夜抄黨章,成為鐵路局的宣傳樣辦。
▲ 南昌鐵路局一對新人在洞房之夜抄黨章,成為鐵路局的宣傳樣辦。
本周一(16日),南昌鐵路局微信公眾號「南昌鐵路」推送的文章《手抄黨章第20天:平凡的一天,從抄黨章開始》引發熱議。文章選取了南昌西供電車間助理工程師李雲鵬、檢修車間助工陳宣池,在新婚之夜伏案謄寫黨章的事例,稱這一舉動「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
「婚房還有攝影師……這是要幹甚麼的節奏」
據悉,《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學習小組」今年3月發起「手抄黨章一百天」活動,引導黨員逐條逐句學習黨章,鼓勵黨員用100天抄完1.5萬多字的中共黨章,每天抄寫150字左右。官媒曾報道指活動反應熱烈,抄黨章的參加者覆蓋全國31個省區市。
上月27日,微信公眾號「南昌鐵路」響應活動,於當日發起「手抄黨章100天活動」。南昌鐵路局要求黨員必須人人參與該項活動,且每天堅持抄寫黨章,非黨員也可以參與。此外,南昌鐵路每天都會選取優秀抄寫案例進行展示。
網民狠批抄黨章活動違背人性。
▲ 網民狠批抄黨章活動違背人性。
網民對此冷嘲熱諷,狠批活動「違背人性」。有網民質疑,「婚房還有攝影師……這是要幹甚麼的節奏」,有人直言:「日常生活政治化,離『早請示晚匯報』不遠了」。
網民創意改詩
新婚之夜不上床,忠於革命忠於黨,愛憎分明不忘本,我把初夜獻給黨。

關關雎鳩,在抄黨章。
窈窕淑女,還抄黨章。
鵝鵝鵝,曲頸抄黨章。
君子坦蕩蕩,小人抄黨章。
舉頭望明月,低頭抄黨章。
生當作人傑,死亦抄黨章。
少壯不努力,老大抄黨章。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抄黨章。
商女不知亡國恨,一天到晚抄黨章。
洛陽親友如相問,就說我在抄黨章。
垂死病中驚坐起,今天還沒抄黨章。
人生自古誰無死,來生繼續抄黨章。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抄黨章。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下抄黨章。
網民說甚麼
縱臥雲海睡猶酣:抄就抄了,還要擺拍,惡心
zt19670924:他們要在黨的指導下過性生活
秋天夢馬:有病吧
ThoreauM:濃濃的文革風
wnm2016:這宣傳簡直是豬頭,只會引起反感
電影和尚:前兩天那位法院院長非要把黨性和人性對立起來還感覺很滑稽,看了這個就信了,嘿嘿
洞房「抄黨章」引爆網絡狂歡:舉頭望明月 低頭...... - 香港經濟日報 - 中國頻道 - 即時中國 - D160519 https://bit.ly/3B9ToFS
----------------------------
媒體評「洞房抄黨章」:正面宣傳不能脫離常識
錢江晚報 05-18 13:14 大
新婚夫妻抄黨章
手抄黨章
本報特約評論員鐵永功
南昌鐵路局官方微信公眾號發佈的一條「新婚之夜手抄黨章」資訊,讓原本很嚴肅的正面宣傳,變得很像「高級黑」。。
我也是找到了原始出處並查看了認證資訊,才確認這不是惡搞。 目前,這條推文仍能打開,閱讀量應該創了這個號的紀錄,可見管理者並沒有覺得有多大不妥。 這條資訊是南昌鐵路局舉辦的「手抄黨章100天」其中的一天,而且和其他各種字體和姿勢的手抄件放在一起,作為活動的成果展示。 由此可見,信息發行者是一本正經作為正面宣傳發佈的。
但是,這樣的正面宣傳,為何卻引發了這麼多吐槽和質疑,甚至產生了相反的效果? 首先是因為,信息發佈者不懂新聞宣傳規律,甚至缺乏常識和人情,把嚴肅的政治學習形式化、庸俗化了。
黨員學習黨章,非常必要,也是當下正在開展的"兩學一做"學習教育的重要內容。 雖然學黨章的關鍵看效果,重點在踐行,但既然是學習,有時候也需要一定的儀式感,手抄也不失為一種方法,至少是能量化可監督的一種形式。 但需要形式不等於搞形式主義,更不能脫離常識。 新婚之夜,洞房花燭,在這樣的情境下手抄黨章,明顯有悖常識,有違人之常情。
也許有人說,不符合常理的事,也未必不是真實的,這樣的事才更有"新聞性"。 當然我們不排除有這樣時刻不忘學習的先進典型,但洞房封閉私密的環境、精心設計的拍攝角度,卻暴露出了明顯的策劃痕跡。 有人就說了:第一張在桌子上,第二張有手錶,第三張沒指甲油,第四張不是桌子,第五張多了戒指,一晚上攝影師忙壞了吧?
本想搞個正面報導,卻弄巧成拙成了反面典型。 這首先說明有些機構和部門負責宣傳的人媒介素養需要提高。 新媒體和新傳播平台的出現,打破了傳統媒體機構的渠道壟斷,讓媒體傳播也呈現去中心化特點。 原來像地方鐵路局這樣的機構,要發個豆腐塊的宣傳稿,還要找關係求人,現在自己開個微博或者公眾號,直接就可以發佈了。 這種技術賦權,原本是社會的進步。 但人人都有麥克風,也會帶來另外的挑戰,對傳播參與者的媒介素養提出了更高要求,如果不學習傳播規律,甚至不尊重常識和人性,就會放大本身的缺點和失誤,麥克風也可能變成"定時炸彈"。
當然,具體到這件事的爭議,傳播上的失策並不是問題的本質。 大家對這種宣傳內容的反感和質疑,是對一些地方政治學習陷入形式化和庸俗化的擔憂。
學習黨章要先瞭解、熟悉黨章,但抄寫了並不意味著掌握了,更不一定就能按照黨章來做。 此次「兩學一做」學習教育,中央一開始就強調,這不是一次活動,而要抓在日常、嚴在經常。 這就說明,兩學一做是一種常態化、制度化的黨內學習教育,不能搞成運動,更不容許弄虛作假。 兩學一做,必須要真學,關鍵看怎麼做。 讓黨章真正入腦入心,成為黨員自覺遵守的行為準則,比抄100天黨章要難多了。
媒體評「洞房抄黨章」:正面宣傳不能脫離常識-推薦頻道-手機搜狐 https://bit.ly/3l2HlnY
--------------------------------
中國禁止媒體網絡以及民眾談論文化大革命50周年敏感議題之際,卻大肆炒作江西一對新婚夫婦不入洞房卻抄寫共產黨黨章。但網民譏諷批判如潮,有批評說,文革捲土重來的危險甚至就在眼前。
中國傳統上新婚夫婦在新婚夜裡羞答答做些什麼通常是不需要大肆張揚的,更不用說還要用上紙和筆。
紐約時報今天報導,在中國東南部就真有這麼一對夫婦,將他們開始共度餘生第一晚的至少一部分時間用來抄寫了共產黨的黨章。而且是逐字手寫。
“鋪開紙張,工整地抄下黨章,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這是關於此事的其中一種描述。這件事最早由這對夫婦所在的單位南昌鐵路局於周一發布在網上。
這對夫婦都是鐵路設備檢修人員,他們通過坐在床邊抄寫黨章里那些不含感情色彩的詞句來表達自己對共產主義的高度忠誠。其中一張照片顯示新郎李雲鵬正在抄寫黨章,而他的新娘陳宣池則在旁邊看着,似乎是在欣賞丈夫的書法。
報導說,中國的網絡上充溢着針對這些照片的爭論和質疑,也有對這對夫婦的些許同情,因為在人生最為私密的時刻,他們被用作了宣傳道具。也有一些人話中有話地讚美他們的政治毅力。
“新婚之夜新郎不跟新娘敦一敦偉大的友誼,做一做愛做的事,”名為王五四的知名評論人在一篇諷刺文章中寫道。這篇文章在網上得到廣泛傳播。
“新婚之夜手抄黨章這件事,必定會被敵對勢力利用,加以炒作嘲諷,”他頗有預見性地發出警告。“廣大黨員一定要站穩立場。”
紐約時報說,在習近平主席領導下,共產黨在逐漸加大有關愛黨或崇拜習近平的宣傳。然而,就連官方媒體也表示,李雲鵬和陳宣池應該在那天晚上停一停,專心過二人世界。重要的黨媒《人民日報》介入進來,在其網站上發表了一篇評論。
“作為一名黨員,學習黨章是非常必要的,”這篇似乎不含諷刺意味的評論文章寫道。“然而黨員也只是一位普通人,會有兒女情長、會有七情六慾。”
不可避免地,也有人質疑這對夫婦在婚房裡抄寫黨章時,怎麼會碰巧有攝影師在場。
這些業餘偵探們還指出,在其中有些照片里,新郎戴着一支看起來還挺貴的手錶,其他照片里則沒有。在一張照片里,新娘的指甲油似乎也不見了。
紐約時報說,“抄黨章”一詞如今倒是在中國流行文化中傳播開來。這種方式恐怕是宣傳官員不曾料想到的。
另據網絡報導,中國網上譏諷批評新婚之夜抄黨章作秀做宣傳的聲音不斷。有網民驚問,是不是雷鋒再世了?
一項批評尖刻調侃問“新婚之夜,還有第三者?誰拍的照?”“估計是南昌鐵路局的書記,共產共妻嘛。”
另一個調侃說,“在黨的指導下過夫妻生活。”“洞房也姓黨了?呵呵”
“笑死人!黨章在新婚之夜取代了洞房指南,沒想到黨章還有這一妙用。”
一個譏笑批評說,“為了黨性連人性都不要了,黨國又一奇葩!”
有的批評擔心是不是文革復辟了。比如一個批評說,“就是文革中表忠心的變種。看來,文革並沒走遠,極有可能捲土重來。”“想當年,新婚之夜夫妻向大救星表忠心,難道說文化大革命沒有遠去嗎?”
網上批評指,“我還以為是文革時期的新聞。”“文革之風又在擡頭,真噁心。”
中國網上還有賦詩批判,“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舉頭望紅旗,低頭抄黨章。洞房花燭夜,黨在指揮槍。”
可能是發表在海外批評詩詞還這樣說,“天堂有門你不走,地獄遠門硬要闖。都在退出保命,你們卻硬往裡搶。可悲可悲。”江西新婚人洞房抄黨章遭網上惡評 https://bit.ly/3mcfHnU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