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福音書(希臘語:Τὸ ἅγιο Εὐαγγέλιο,《古蘭經》漢譯本中稱之為「引支勒」[a])是分別由耶穌的門徒馬太(瑪竇)、約翰(若望)以及彼得(伯鐸)的門徒馬可(馬爾谷)和保羅(保祿)的門徒路加寫的四部介紹耶穌生平事跡的書。是新約聖經的頭四卷書。
四福音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UHkXpH
福音書的寫作目的
「福音」這個詞語的意思是「好消息」。馬太和路加都談論同一的信息:耶穌就是應許的彌賽亞,即基督;他為人類的罪捨命;他已復活升到天上去。可是兩位執筆者各有不同的背景,他們針對的讀者也不一樣。馬太是個稅吏,他的福音書主要是為猶太讀者寫的。路加是個醫生,他的福音書註明寫給「尊貴的提阿非羅」。提阿非羅可能是個高官,因此他的福音書讀者範圍較廣,包括猶太人和外邦人在內。(路加福音1:1-3)兩位執筆者各自揀選最適當、最能啟發自己讀者的內容,然後把各事一一記錄下來。因此,馬太的記載強調希伯來語聖經里許多論及耶穌的預言已應驗了。在另一方面,路加則採用較傳統的歷史寫作手法,是一般非猶太讀者能夠認同的
福音書的主旨
聖經裡的四本福音書都非常仔細的描述耶穌是個富有慈心憐憫的人。他遇到患病、瞎眼和受苦的人,常會主動幫助他們[1]。當耶穌的好友拉撒路死了,拉撒路的姊姊十分難過,耶穌也禁不住心裡悲嘆,更掉下淚來。(約翰福音11:32-36)事實上,福音書里描述的耶穌是個感情豐富的人:他同情麻瘋病人,為門徒的成就而自豪;對那些不近人情、墨守成規的文人和律法師卻滿腔義憤;當時在耶路撒冷的猶太祭司、律法師、和文士認不出他就是彌賽亞時,他也為此大感憂傷。對於跟隨他教訓的後人,成了「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的榜樣(羅馬書 12:15)。
耶穌行神蹟來救治人時,常會把焦點集中在受助人的身心上,說:「你的信叫你痊癒了。」(馬太福音9:22)耶穌也能知道人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如他稱讚拿但業「是個真真正正的以色列人,他心裡沒有詭詐」。(約翰福音1:47)有一次在法利賽人西門的家裡坐席,有人批評一個女人為了感激耶穌而送的一瓶香膏太昂貴,但耶穌卻知道她藏在心裏的動機,更說這個女人所做的事會受到記念。同時也告訴她:「你的罪赦免了」(路加福音7:36-50;註:此事與馬太福音26:6-13;馬可福音14:1-9;約翰福音12:1-11裏記載在伯大尼的另一類似事件的時間和地點不同)耶穌表明自己是門徒的救主,並會「愛他們到底」。(約翰福音13:1;15:11-15)
福音書也表明耶穌是神,且善解人意。他曾經在眾多場合與告訴大眾如何才可以進神國度的辦法,也常在不固定的機緣下,與少數人私談、引導、歸正人在道德上的錯誤觀念,如在約翰福音4章3-42節記載了他曾在撒瑪利亞的井旁跟一個婦人的對話。被耶穌的話吸引的人就常常大受感動,吐露真情,願意悔改舊行,並相信他是神。雖然當時有權勢的人高高在上,漠視下情,但耶穌卻為平民所擁戴,百姓都覺得跟耶穌一起是與有榮焉,甚至還有人趁群眾擁擠耶穌時,偷摸了他的衣繸而得醫治的案例(路加福音8:42-48)。耶穌平易近人,連小孩子也很喜歡親近他。有一次,耶穌以一個小孩作例子,他不僅叫孩子站在門徒面前,更「抱起他來」。[2]不錯,福音書告訴我們,群眾常常為了聽耶穌的金玉良言,願意花好幾天遠道而來跟隨著耶穌,可見他魅力超凡。(馬太福音15:32)
雖然耶穌十全十美,但他從不高傲自大,對人吹毛求疵。無論在平時或在講道時,即使他遇到極不完美,甚至罪大惡極的罪人,也不會專橫跋扈,任意欺壓他們。[3]耶穌從來不苛待別人,也不把重擔加在別人身上。相反,他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門徒也見証耶穌他「心裡柔和謙卑」的一個人。(馬太福音11:28-29)
雖然福音書不僅把耶穌描繪得生動逼真,活靈活現,卻也是屬於文筆通順簡要的歷史記實。學術研究方面可參照福音書歷史可靠性作更深入探討。
四福音書的聯繫與差異
有人認為,馬太(瑪竇)、馬可(馬爾谷)和路加所寫的福音書因為內容大同小異,所以又稱為符類福音、對觀福音、共觀福音或同觀福音。
但是仔細查考其中的內容就會發現,四位執筆者——馬太、 馬可、 路加、 約翰——各以自己的方式去敘述基督的生平。每個人有自己的獨特主題和目標,反映出自己的性格,並且考慮到所針對的讀者。
馬太福音(瑪竇福音)
主條目:馬太福音
馬太福音(瑪竇福音)是由原稅吏馬太所寫,對象是猶太人,說明耶穌基督是舊約聖經預言的彌賽亞。
從內容和文體推測,再加上原文是希臘語而不是猶太本土慣用的亞蘭語來看,本書的對象應是當時的僑居各地的猶太人基督徒,以此表明耶穌正是他們日夜期盼的那位彌賽亞,從而鼓勵他們能接受耶穌基督帶來的救恩。為此,瑪竇引用了舊約大約七十處的經文,一般人稱之為「聖經證據」。
馬可福音(馬爾谷福音)
主條目:馬可福音
馬可福音(馬爾谷福音)是由馬可所寫,對象是外邦人,說明「上帝不單單是猶太人的神,也是世人的神」。
馬可福音(天主教譯作馬爾谷福音)可能是介紹耶穌的四福音書中最早成書的一卷。 本書的作者據推論應該有可能是第一位把流傳在信友團體間,由耶穌而來和關於耶穌的記載,集結成書的人。 本福音寫成的時間大約是在公元65年至70年間,那時宗徒們多已逝世,無法親自去各信友團體宣講基督了,可能是這個情況促使作者寫成了第一部福音。在當時的早期教會聚會裡,信友聚集敬拜和教導時,會回憶耶穌說過的話,講述耶穌的事蹟。作者所整理的這些記載,都是外邦人基督徒團體在回憶耶穌時的信仰見證。對相信的人而言,這是大好的信息,也就是「福音」。因此,神學上普遍同意馬可福音是一本以外邦人為對象的福音書。
路加福音
主條目:路加福音
路加福音是跟隨過保羅(保祿)的醫生路加所寫,以極優美的希臘文寫成,對象是向非猶太人闡明關於耶穌基督的記載,使用羅馬曆法為主編年,為四本福音書中,最易理解的福音書。
路加是保羅的追隨者,所以一般認為他的福音中的內容大多源自保羅口述。 學者對本書的寫作日期,頗有爭論。由於路加福音與使徒行傳是上下兩集(參徒1:1),而使徒行傳最後提及公元60年代初保羅在羅馬的活動(徒28:30),所以路加福音的寫作日期可能在公元60年代初期,另一方面,不少學者認為:路加福音取材自馬可福音,所以前者的寫作日期必在後者寫成之後。本書的成書地點不詳,可能是羅馬或凱撒利亞。
書中唯一提到的讀者是有名望的提阿非羅(Theophilus)。此人的身世不詳,但可能有份贊助此書的發行。有些學者認為提阿非羅這名字意思是「愛神者」或「被神愛者」所以此書的對象是泛指一切相信神的人。此外,作者往往避免採用外邦人難以理解的猶太術語,如「拉比」和「和散那」等,可見外邦人為本書的主要寫作對象。
約翰福音(若望福音)
主條目:約翰福音
約翰福音(若望福音)是耶穌基督的門徒(宗徒)約翰(若望)約公元100年左右在小亞細亞的以弗所寫成。他寫作的目的在介紹耶穌就是上帝的羅格思(λογος,意思即是「話語」,亦作「道」或「聖言」)以人的形像的呈現。被教父革利免稱為「屬靈的福音書」。
作者清楚表明他的目的(20:30-31),就是要使人家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派來的兒子,並因信祂而得永生。從本書多處解釋猶太風俗(4:9)及希伯來字義(1:38)的做法看來,對象包括不諳希伯來語,散居四處的猶太人和外邦人。此外,我們從字裏行間可以知道,作者很可能是針對教會中一些異端而加以駁斥(參1:6及19:34註)。
注釋
 伊斯蘭教稱基督教的《新約聖經》或其中的《四福音書》為《引支勒》(إنجيل),認為其已「失真」。
四福音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UHkXpH
------------------------------------------
聖經中文翻譯 四福音書 https://bit.ly/3wWmczx
四福音書
​福音書記載耶穌事蹟,信徒都渴望了解,所以福音書在耶穌被釘十字架後,很快便廣泛傳閱。
四卷福音書中,其中三卷〈馬太福音〉、〈路加福音〉和〈馬可福音〉稱之為「符類福音」、「對觀福音」或「共觀福音」(Synoptic Gospels),內容與編排大致相同,但觀點和立場有別。
相比之下,〈約翰福音〉的作者,寫作角度與「符類福音」的作者有別,有較多的獨有內容,也論述較深入的道理。
成書過程
我們沒有掌握許多有關四福音書成書過程的證據,以下的介紹只屬推論。
符類福音書 (〈馬太福音〉、〈路加福音〉和〈馬可福音〉) 的結構和內容顯示,〈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可能是根據〈馬可福音〉寫成的,也即是說,〈馬可福音〉有可能是最先寫成的福音書。
​不過,〈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有些內容卻沒有在〈馬可福音〉中出現,所以,也有可能〈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作者另有額外參考資料。這額外參考資料是一個約在1900年提出的學術假設,學術上稱為「Q來源」(Q Source)。「雙源假說」(Two-source hypothesis) 這個學術假設,就是指〈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都取材自〈馬可福音〉及「Q來源」。
1924年,牛津大學畢業的英國學者斯特里特 (Burnett Hillman Streeter,1874-1937) 提出另一學說,「四源假說」(Four-source hypothesis),假設〈馬太福音〉取材自〈馬可福音〉、「Q來源」、「M來源」及其他來源;而〈路加福音〉的初稿則取材自「Q來源」和「L來源」,之後再參考〈馬可福音〉及其他來源重寫成我們今天讀到的版本。
四福音書之間內容的差異,不僅在早期教會內產生互相攻擊,同時也成為教會外攻擊基督信仰的理由。例如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的學生他提安(Tatian,或譯:塔提安,約120–173年),編輯《四福音合參》(Diatessaron),就是把四福音書的內容協調的版本。可惜,他提安後來被判為異端,連帶造成教會內禁用這部《四福音合參》。詳見:台灣聖經公會的《福音書的對觀問題簡史》。
成典過程
早在第二世紀初,安提阿主教伊格那丟(Ignatius of Antioch, 約公元35至107或110年)已用「褔音」這個詞,他在《致非拉鐵非人書》第8章 (The Epistle to the Philadelphians)中,反駁有人指福音書比不上《希伯來聖經》,說:「……我聽見有人說,福音所說的,凡在權威經書中找不著的都不會信。當我對他們說,這是經上所記的,但他們反駁說,這就是有問題。但對我來說,我的權威憑據就是耶穌基督……」(Lightfoot 及 Harmer (1891)英譯:... For I heard certain persons saying, If I find it not in the charters, I believe it not in the Gospel. And when I said to them, It is written, they answered me That is the question. But as for me, my charter is Jesus Christ....)。
第二世紀初的著作《巴拿巴書信》(Letter of Barnabas) 似乎以引述猶太教正典般的方式引述〈馬太福音〉,所以有人說四福音書當時已經「成了正典」云云。不過,《巴拿巴書信》的作者其實也用了同樣方式引述次經和偽經,所以我們不能單憑《巴拿巴書信》便一口咬定四福音書當時已成正典。詳見〈巴拿巴書信〉。
其後在第二世紀中期成書的講道集《革利免二書》第2章 (The Second Epistle of Clement),當作者引述《希伯來聖經》後,緊接說:「而另一經卷說:『我來不是要召義人,而是罪人。』」(John Keith (1896)英譯:And another Scripture says, “I came not to call the righteous, but sinners.”) 這應該是引自〈馬可福音〉2:17:耶穌聽見,就對他們說︰「強壯的沒有需要醫生,有病的才有需要﹔我來不是要召義人,乃是要召罪人。」(呂振中譯本) 似乎當時已有講道者把福音書視作「經書」。
巴拿巴書信
西諾普的馬吉安 (Marcion of Sinope, 約85-160) 可能是第一位提出「基督教正典」的名單。他的諾斯底(gnostic)思想當時被視為異端,而他的名單只包括10卷「保羅書信」和一卷福音書,內容與〈路加福音〉相似,但有刪減。詳見〈馬吉安〉。
馬吉安 簡介
同期的殉道者游斯丁 (Justin Martyr, 約 100-165) 在他的著作《護教書第一冊》(First Apology) 及《與特來弗對話錄》(Dialogue with Trypho)中,多次提及「使徒的回憶錄」(memoirs of apostles)。但是,他在著作中引述福音書的句子,大多不是直接引述任何一卷福音書。可能他引述時蓄意剪裁福音書原文,或者他直接引用一本福音書「協調本」的內文。如果他真的引用「協調本」,而不是直接引用「四福音書」,原因可能是他寫作時沒有「四福音書」抄本;但另一個可能,是根本當時沒有什麼「正典」的概念(Allert, 2007, Ch. 4),各文獻的權威程度都不同,程度較高的便會更多被引用。詳見〈殉道者游斯丁〉。
殉道者游斯丁 簡介
直至約公元180年,愛任紐(Irenaeus,約120–200)在 Adversus Haereses 一書中,才首次明確提到,福音書應該只有四卷,「不可能更多或更少」,就正如「風向有四面」、建築物有「四條石柱」、聖經也記戴「四活物」等等。​學者 (Allert, 2007, Ch. 4)提出,可能「福音書只有這四卷應納入正典」這個概念,不是當時所有人都接受,否則愛任紐也無須這樣著力嘗試說服讀者吧。
愛任紐 簡介
《穆拉多利殘卷》(一般認為是第二世紀末作品) 相信有提及四福音書。該手稿殘缺不全,卷頭已散佚,故稱「殘篇」;現存手稿的第一句已是「第三卷福音書〈路加福音〉」,所以估計原文指第一、二卷是〈馬太福音〉和〈馬可福音〉。
穆拉多利殘篇 簡介
​生於北非的特土良(Tertullian,約155–240),首次在著作中用「新約」這名稱,他接受的「新約」書卷只有22卷,包括四福音書;而他的書目採用了嚴格的標準,納入的書卷都必須出自使徒手筆或由使徒授權(Bruce (1988) 第181頁)。詳見:〈特土良〉。
特土良 簡介
埃及亞歷山大教父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約150–215)和他的繼任人俄利根 (Origen, 約185-254)都接納福音書只有這四卷,其他以「福音」為名的著作,雖然革利免也偶有引用,但地位與這四卷書有明顯差距。到了第三世紀,大家都普遍接受四福音書的地位。
聖經中文翻譯 四福音書 https://bit.ly/3wWmczx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