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如蘭他的伯父是鄭用錫,他的祖父是鄭崇和,其家族為新竹北門鄭氏家族。有長子鄭拱辰(1860-1923),次子鄭神寶(螟蛉子)。歷史學家鄭欽仁(1936-)為其曾孫

鄭順娘Cheng Shun Niang
經歷
1928 生於新竹市
1940 就讀台北市第三高等女學校
1942 轉入新竹市新竹高等女學校就讀
1948 嫁入霧峰林家
1967 於台中市民族路創建「金國大飯店」任董事長
1977 創立台中市私立「中國烹飪短期職業補習班」
1977 受聘中部美術協會顧問,並設立各部第三名金國大飯店獎。
1991 日本大阪近畿大學法律系畢業,獲日本法學士。
1992 創立「財團法人鄭順娘文教公益基金會」任董事長
1993 舉辦第一屆「大墩兒童書畫展」一年一次,至2001年第九屆
1994 受聘台灣省膠彩畫協會顧問
2002 編輯出版「鄭順娘油畫集」
展覽
2002 於台中市文化局展覽
2002 於台中市文英館主辦詩書畫會展覽
得獎紀錄
1995 榮獲教育部三等教育文化獎章,蒙李登輝總統召見
1998 榮獲日本北九州市文學獎,榮獲台灣省特殊優良文化藝術人員獎

30年前,台中有位女人推動「以日語教台語」非常有名,她是鄭順娘,林獻堂堂弟林澄堂的媳婦,先生林垂訓曾任霧峰鄉長。
鄭順娘生於新竹望族鄭家,台大前知名教授鄭欽仁是她弟弟,她嫁到中台灣第一家族霧峰林家,住在景薰樓尾樓,人稱「頂厝第四房媳婦」。但她並無豪門身段,也勇敢走出林家大宅,到台中市創設金國大飯店,在三、四十年前是台中最豪華的飯店。
鄭順娘是1990年代,發現11位孫子中,竟有9位不能與她台語溝通,嚴重感受母語失落危機,幾經努力,她以很多人想學日語的趨勢,提倡免費學日語。但日語課程結束後,需要繼續上台語課的方式,在台中培養了多位日後的台語種籽教師。
她同時舉辦台語比賽,並聘請布袋戲、歌仔戲到學校公演,吸引學生喜歡台語。她也成立「鄭順娘公益文教基金會」,舉行個人史寫作比賽。她認為台灣被日本、國民政府統治下,歷史都被刻意消除,大家來寫個人史,庶民歷史就能逐漸建構起來。
可惜今年91歲的她,日夜纏臥病塌,需人照顧,但願她有平順的晚年。

90275756_1079277729108110_3577193366514827264_n90256343_1079277602441456_3169414401040056320_n2021-03-29_13471790283875_243377830393853_2071006171837235200_o91380976_1080099925692557_4512998218404986880_n90330168_1080097135692836_6104483412041531392_n91336289_1079277965774753_8345650862386839552_n91112543_1079277865774763_9108295723962597376_o90236535_1079277852441431_1615050931865387008_n21626982844675_657

1928年 生於新竹市
1940年 就讀臺北市第三高等女學校
1942年 轉入新竹市新竹高等女學校就讀
1948年 嫁入霧峰林家
1967年 於臺中市民族路創建「金國大飯店」,任董事長
1977年 創立臺中市私立「中國烹飪短期職業補習班」
    受聘中部美術協會顧問,並設立各部第三名金國大飯店獎
1991年 日本大阪近畿大學法律系畢業,獲日本法學士
1992年 創立「財團法人鄭順娘文教公益基金會」任董事長
1993年 舉辦第一屆「大墩兒童書畫展」一年一次,至2001年第九屆
1994年 受聘臺灣省膠彩畫協會顧問
1995年 榮獲教育部三等教育文化獎章,蒙李登輝總統召見
1998年 榮獲日本北九州市文學獎,榮獲臺灣省特殊優良文化藝術人員獎
2002年 於臺中市文英館主辦詩書畫會展覽
    編輯出版「鄭順娘油畫集」,11月於臺中市文化局展覽

臺中市美術家資料館-藝文資源庫-大臺中藝術工作者資源建置計畫


【以日語教台語:金國大飯店董事長鄭順娘】
鄭順娘於1928年出生於新竹望族鄭家,父親鄭肇基是企業家和大地主,曾任臺灣米穀株式會社負責人,也在礦業、製糖、金融方面拓展事業。鄭順娘於1948年嫁給入霧峰林家,先生林垂訓,為林獻堂堂弟林澄堂次子,任兩屆霧峰鄉鄉長。鄭順娘為金國大飯店的創辦人,也成立「鄭順娘文教公益基金會」推廣臺語文和藝文教育。她同時是創作豐富的油畫家、詩人,於2002年時出版「鄭順娘油畫集」。鄭順娘長年居住在綠川旁,曾在作品「綠川眺望」中以油畫描繪綠川,創立「綠川新詩話會」,提供金國大飯店為場地,讓中部藝文人士討論和交流。
鄭順娘的青春時代,是在戰爭中度過的。鄭順娘從小被視為新竹「鄭家的千金小姐」,為了躲避這樣的壓力,鄭順娘曾刻意考入臺北第三高等女學校,然而戰爭來的很快,讀到三年級時,由於食糧缺乏,鄭順娘不得不轉回新竹高等女學校,此時的制服裙已經成了農婦的勞動褲,上課也得進行防空演習或竹槍刺擊等訓練。躲避空襲的戰爭日常,讓喜歡讀書的鄭順娘失去了升學的機會。鄭家的女性有多位都進入日本醫專成為醫師,假如沒有戰爭,鄭順娘也會成為醫師,這件事成為她終生的遺憾。
鄭順娘嫁入林家後跟著婆婆耕作,從千金小姐變農婦。鄭順娘會在日正當中帶斗笠曬榖,還會串菸葉,然而當時的經濟狀況並不是很好,在徵得林家同意搬出霧峰後,經過十三年訴訟,鄭順娘討回綠川邊被惡意佔用的現居地。順娘再變賣其他房舍所得,在1967年於綠川邊重新建造大樓,經營金國大飯店。
鄭順娘的中年,體現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不僅致力於油畫創作,還於1991年從日本大阪近畿大學法律系畢業,在63歲時獲日本法學士。除了創立「財團法人鄭順娘文教公益基金會」推廣藝文活動,鄭順娘也致力於推動臺語文教育。鄭順娘在1990年代,發現孫子輩的幾乎都不能用台語溝通,她便以提倡免費學日語的方式,要求學生課後繼續上臺語課,以此推廣母語學習。除了臺語課,她也聘請布袋戲、歌仔戲到學校公演,吸引學生對臺語的興趣。她也以基金會的名義舉行個人史寫作比賽,鄭順娘認為:台灣被日本、國民政府統治下,歷史都被刻意消除,大家來寫個人史,庶民歷史就能逐漸建構起來。
對於個人史和庶民史的書寫意識,可以在鄭順娘的詩作中顯見。鄭順娘的詩作樸質,常通過日常事件,內涵自己的觀察,用詞直接不矯情,讀起來爽朗清澈,下面一首「日落西」為鄭順娘用臺語白話文所創作之詩作,適合大家在日落時分漫步時,細細閱讀:
【日落西               鄭順娘】
散步的時間到了
今日感覺真無元氣
我與伊講行恰慢咧
順著學校的牆圍仔
日頭從右後邊照過來
斜斜的人影在牆圍頂
我一直看自己的形影
頭毛頜頸肩胛頭
親像少女時代
看未出滿頭的白髮 額頭的皺紋
與昔日同款無絲毫的改變
欣賞自己的影
伊隨我伴我行
文/ 㧎㧎小姐
圖/參見各圖
參考資料(3) 台中文化e托邦 - 貼文 | Facebook https://bit.ly/3m2jsvS
1. 大谷渡,2017,《太陽旗下的青春物語:活在日本時代的臺灣人》
2. 蔡秀菊,《外柔內剛的母儀典範-鄭順娘女士側記》,https://tai299554926.pixnet.net/blog/post/7725772


【以日語教台語:金國大飯店董事長鄭順娘】Facebook https://bit.ly/31qZdy6
鄭順娘於1928年出生於新竹望族鄭家,父親鄭肇基是企業家和大地主,曾任臺灣米穀株式會社負責人,也在礦業、製糖、金融方面拓展事業。鄭順娘於1948年嫁給入霧峰林家,先生林垂訓,為林獻堂堂弟林澄堂次子,任兩屆霧峰鄉鄉長。鄭順娘為金國大飯店的創辦人,也成立「鄭順娘文教公益基金會」推廣臺語文和藝文教育。她同時是創作豐富的油畫家、詩人,於2002年時出版「鄭順娘油畫集」。鄭順娘長年居住在綠川旁,曾在作品「綠川眺望」中以油畫描繪綠川,創立「綠川新詩話會」,提供金國大飯店為場地,讓中部藝文人士討論和交流。
鄭順娘的青春時代,是在戰爭中度過的。鄭順娘從小被視為新竹「鄭家的千金小姐」,為了躲避這樣的壓力,鄭順娘曾刻意考入臺北第三高等女學校,然而戰爭來的很快,讀到三年級時,由於食糧缺乏,鄭順娘不得不轉回新竹高等女學校,此時的制服裙已經成了農婦的勞動褲,上課也得進行防空演習或竹槍刺擊等訓練。躲避空襲的戰爭日常,讓喜歡讀書的鄭順娘失去了升學的機會。鄭家的女性有多位都進入日本醫專成為醫師,假如沒有戰爭,鄭順娘也會成為醫師,這件事成為她終生的遺憾。
鄭順娘嫁入林家後跟著婆婆耕作,從千金小姐變農婦。鄭順娘會在日正當中帶斗笠曬榖,還會串菸葉,然而當時的經濟狀況並不是很好,在徵得林家同意搬出霧峰後,經過十三年訴訟,鄭順娘討回綠川邊被惡意佔用的現居地。順娘再變賣其他房舍所得,在1967年於綠川邊重新建造大樓,經營金國大飯店。
鄭順娘的中年,體現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不僅致力於油畫創作,還於1991年從日本大阪近畿大學法律系畢業在63歲時獲日本法學士。除了創立「財團法人鄭順娘文教公益基金會」推廣藝文活動,鄭順娘也致力於推動臺語文教育。鄭順娘在1990年代,發現孫子輩的幾乎都不能用台語溝通,她便以提倡免費學日語的方式,要求學生課後繼續上臺語課,以此推廣母語學習。除了臺語課,她也聘請布袋戲、歌仔戲到學校公演,吸引學生對臺語的興趣。她也以基金會的名義舉行個人史寫作比賽,鄭順娘認為:台灣被日本、國民政府統治下,歷史都被刻意消除,大家來寫個人史,庶民歷史就能逐漸建構起來。
對於個人史和庶民史的書寫意識,可以在鄭順娘的詩作中顯見。鄭順娘的詩作樸質,常通過日常事件,內涵自己的觀察,用詞直接不矯情,讀起來爽朗清澈,下面一首「日落西」為鄭順娘用臺語白話文所創作之詩作,適合大家在日落時分漫步時,細細閱讀:
【日落西               鄭順娘】
散步的時間到了
今日感覺真無元氣
我與伊講行恰慢咧
順著學校的牆圍仔
日頭從右後邊照過來
斜斜的人影在牆圍頂
我一直看自己的形影
頭毛頜頸肩胛頭
親像少女時代
看未出滿頭的白髮 額頭的皺紋
與昔日同款無絲毫的改變
欣賞自己的影
伊隨我伴我行
文/ 㧎㧎小姐
圖/參見各圖
參考資料
1. 大谷渡,2017,《太陽旗下的青春物語:活在日本時代的臺灣人》
2. 蔡秀菊,《外柔內剛的母儀典範-鄭順娘女士側記》,https://tai299554926.pixnet.net/blog/post/7725772
-------------------------------
外柔內剛的母儀典範-鄭順娘女士側記   蔡秀菊
未熟識鄭順娘女士之前,只知道她成立「鄭順娘公益文教基金會」,積極推動台灣母語教育,曾經贊助經費由台中市教育局承辦國中小教師台語文書寫研習營之類。直到有一天,陳千武老師告訴我,鄭順娘邀請他在基金會教授現代詩創作已屆一年,應該開始嘗試改變教學形式。陳千武向鄭女士建議以「綠川新詩話會」方式,採取每月一次例會,分演講和作品合評討論兩種模式進行。陳千武並草擬「綠川新詩話會」要點:演講主題如(1)詩與人生價值(2)詩表現的愛或人性等內含意義性的技巧(3)自己對寫詩或欣賞詩的觀感(4)對國內外寫詩的簡介與評價(5)其他有關詩的問題。參加者可針對上述演講內容,提出問題討論。另外詩創作合評單元,參加者可提出自己創作,影印發給與會者互相評論,以期增進詩創作的體驗,提昇精神生活。
陳千武的建議獲得鄭女士肯定與支持,於是從2001年8月18日開始,利用鄭女士以前經營金國大飯店的現有場地,風雨無阻地持續進行到2004年11月20日第三十三回為止。因為「台灣現代詩人協會」出刊同仁誌《台灣現代詩》,才將重心轉移至詩刊編輯,但《台灣現代詩》仍延續「綠川新詩話會」重視詩賞析與作品切磋討論的精神,以提昇作者及讀者追求詩表現人性善美愛的宗旨。鄭女士將近三年來無條件提供場地、經費的熱忱,是振興中部長期低迷的詩活動最大的推手。
由於陳千武老師指定我擔任「綠川新詩話會」聯絡人工作,三年當中我才有許多機會跟鄭女士保持聯繫互動。另一件巧合更促進我們亦師亦友的情誼,原來她的么女婿竟是外子大學的同班同學,兩人在大學時代的交情還算不錯,不由得驚嘆,世界上的有緣人遲早都會碰在一起。
我負責「綠川新詩話會」的雜務頗多,從寄發通知、影印作品、現場時程控制、回應會員需求、記錄整理等等。一向做事大而化之的我,經常挂一漏萬,還好鄭女士親自吩咐在基金會幫忙的邵小姐負責所有茶水、場地佈置需求等。有時會員討論非常盡興,超過預定結束時間,鄭女士還不忘交代邵小姐去附近購買有名的台中糕點給大家補充能量。
鄭女士有時提供她的作品讓大家討論,她總是自謙地認為自己的作品不夠成熟。其實,詩作最寶貴的精神,就是寫出個人內心的感動。可惜,台灣從國民黨主政以來的教育,最不希望人民直接探觸現實,因為關心現狀就可能挑戰到他的統治權,以至於讓《創世紀》那種莫知所云抄襲超現實技法,卻又不懂超現實精神之流;或奉余光中為祖師爺的《藍星》新古典主義風雅,盡寫些不痛不養的擬古句法,兩股主流蠱惑壟斷台灣現代詩壇,迄今仍陰魂不散。鄭女士的作品平實而不矯情,她一生關心家族、大半輩子居住的台中市綠川邊、台灣前途,這種心情都寫入她的詩作中。她的人格如此澄澈,從作品中即可一攬無遺,不像有些大牌詩人,明明琵琶別抱,還大言不慚自創「天涯美學」或「詩國」等等,更有一干學者在旁搖旗助陣,還奉上集文、哲、史大家於一身之「名器」。每每想及台灣現代詩壇亂象,都會引起我對都市行道樹種的聯想。有些都市地方首長不識台灣原生種植物之可貴,聽任班底分層負責,他們最愛種植黑板樹,因為黑板樹生長快速,容易給市民有綠樹成蔭的錯覺。但長得快的樹種,相對材質就差,一遇颱風經常被攔腰截枝,地方政府當然也有理由再重新補植,這樣官商雙得其利。是以,予其崇拜如黑板樹那種「pang心」的大詩人,我寧愛如九芎、烏心石般結結實實在地生長的鄭女士之類的詩作。
鄭女士不僅贊助「綠川新詩話會」,她還提供師資經費、場地舉辦「漢詩班」、「油畫班」課程,她又自費每年出版《綠川文藝》。為了喚醒民衆對地方史的重視,她也自費舉辦「綠川個人史」徵文比賽。據我所知,每舉辦一次徵文比賽,她可能要賣掉一些股票當作活動經費。鄭女士以她個人力量,投注心力於最不受人重視的文化活動,看得出她是一位有遠見的文化人。
雖然每次例會我都來去匆匆,但因為彼此甚為投緣,我們還是常有機會聊到家庭、子女、理想之類的話題。鄭女士以新竹望族世家身分嫁入台中霧峰林獻堂家族為子媳,她告訴我嫁入林家後,都要跟著婆婆勤勞耕作。談到政府以「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政策削減台灣地主勢力時,林家土地大失血。婆婆出身農家,深諳利用溪埔增加耕地要領,雇工在溪埔以石籠圍堵颱風過後大水帶下來的土石,逐漸填積成農地。台灣俗語「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沒有農事經驗的鄭女士,嫁入林家後從阿奶變農婦,日正當中帶斗笠曬榖,還會串菸葉,很有做穡人的架式。
鄭女士真正經濟好轉時期,是她徵得家族同意搬出霧峰,經過十三年纏訟討回綠川邊被惡意佔用的現居地,再變賣其他房舍所得,重新建造大樓經營旅社,即金國大飯店。因為用心管理,所以能留住許多常客。鄭女士做生意必須裡外兼顧,結婚後她又連生四子三女,其忙碌可想而知。但她並不會忽略每一位孩子的成長,她曾告訴我說,雖然做生意很忙,有時想念孩子,就請司機專程載她去台北,只為了和在外求學的孩子共進一餐飯。她也相當欣慰,七個子女都很成器,雖然不是經營什麼大事業,但個個都努力工作並擁有美滿幸福的家庭,不必她老人家過度操心。
鄭女士令堂是虔誠的佛教徒,鄭女士承襲母親庭訓,婚後也常上佛堂聽師父講經,她的舉止行儀自然產生一股嫻雅端莊的風範。但她也不是食古不化的人,她喜歡油畫,從未正式上過美術專校的她,為了習畫,在交通不便的年代,她卻扛著繪畫器材,每週從台中霧峰搭車到豐原跟著葉火城老師學畫,這種毅力,時下年輕人恐怕也望塵莫及。
小時候綠川給我的印象是沿岸垂柳在微風中款款搖擺,流水潺潺讓煩擾的都市增添一點寧靜幽雅氣氛。可想而知,生活在綠川邊大半輩子的鄭女士,對綠川的愛,更甚他人。令人費解的是,歷任台中市長為何沒有日治時期那種風雅氣質,綠川整排柳樹被砍光,補種的柳樹懨懨一息,一大堆沒有必要的設施,依舊無法掩飾綠川傳來的陣陣惡臭。綠川變成臭氣熏天的大排水溝,水泥護岸毫無情調可言,再加上機車任意停放,行人被迫擠在喧囂的車陣中行進,昔時綠川的淡雅哪裡去了?鄭女士經常嘆氣,街頭噪音不斷,常令她頭痛難眠。嘆氣歸嘆氣,她還感恩的說:「我實在要感謝我那些老客戶,他們從來沒有跟我抱怨過外頭有多吵。」
雖然她早已不做旅社生意,可是她仍毫無條件地免費提供很多文化人半活動。鄭女士的風範,新女性主義者是否偶而也會停駐腳步,回頭想想還有另一種女性以母性柔中帶剛的精神,去關心她所鍾愛的一切
(第五期)詩人側寫 外柔內剛的母儀典範-鄭順娘女士側記 / 蔡秀菊 @ tai299554926的部落格 :: 痞客邦 :: https://bit.ly/3wahjTt
---------
鄭順娘油畫作品《綠川眺望》,創作於1971年
圖片來源/臺中市美術家資料館
https://www.art.tcsac.gov.tw/works/Details.aspx?Parser=99,6,33,,,,1428
1944年鄭順娘自新竹高女畢業,後至彰化銀行工作


 《台灣人在滿洲國》片中談及謝介石在滿洲國功成名就後回台的風光事跡。謝介石五十七歲時返鄉,受到國賓級高規格接待,他也藉機替二兒子謝喆生找到台灣媳婦,親家是當時新竹首富鄭肇基。「謝鄭聯姻」的世紀婚禮轟動當時,喜宴就辦在淨業院(齋堂)
 昨天,來自瀋陽的謝輝及來自北京的謝同生,參觀新竹關帝廟、城隍廟、鄭氏家廟、淨業院,兩人聆聽文史工作人員溫文龍的介紹,還以DV記錄所見。新竹關帝廟就座落謝介石出生的南門街上;城隍廟曾收藏溥儀委交謝介石帶回的「正直」、「聰明」四字牌匾,無奈後來原牌匾散失,拓印件也遭偷竊。鄭氏家廟、淨業院則為鄭肇基家族後代所有。
 謝輝及謝同生也拜會新竹市長,並與文史工作者張德南、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等人座談。張德南表示,他第一次留意到謝介石這人,是在新竹市辦的字畫展上,發現不少字畫都有謝介石題字,卻鮮有史料提及。當他開始研究謝介石找資料,還遭到異樣眼光,就算找到零星報導,內容卻多半聚焦謝介石妻子、當時大稻埕的藝旦王香禪,且多為負面評論。
 研究謝介石廿年的許雪姬說,不論歷史上對謝介石的定位為何,多數待過滿洲國的台灣人都表示,當初就是因為東北有個謝介石,他們才去滿洲國的。
滿洲國/1937年謝介石出任滿洲國首任駐日本特命全權大使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s://bit.ly/2NZVYdY


767204228_m

鄭肇基 
出生:1884/08/05
住址:新竹州新竹北門外53 
家庭:
父:鄭拱辰
子:留學日本
學歷:
1893年隨吳逢清學習漢學
1896-1901年隨張崧本學習漢學
經歷:
1906 台灣米穀公司監查
1916 大日本紅十字社特別社員
1918 新竹救濟會長,苗栗礦業公司理事
1919 高砂興業製糖株式會社監查,東洋拓殖產業株式會社社長,大成海上火災保險株式會社董事
1920 新竹帽蓆購買販賣組合盛事,新高商事株式會社董事,株式會社五國合辦信託交易所理事,新竹信用組合理事
1920 新竹街助役
1921街協議會員
1924 新竹州協議會員
1926 台灣蓪草株式會社社長 對台灣蓪草的利用貢獻很大
1927 台灣蓪草拓殖株式會社社長
1929 財團法人新竹救濟會長
新竹州勢振興調查會委員
肇記興業株式會社專務委法學士松野俊良管理財產,任命李良弼為總經理處理家業
與王國合辦華南銀行   華南銀行監查
新竹電燈會社監查
特殊事蹟:
攝政殿下來台行啟時授勳六等,後病重時追加生前之功,賜贈從六位
攝政宮殿下來台行啟時,贈金一對表彰,又曾獲中國政府贈二等嘉禾章
曾捐助軍人後援會,新竹庚中會,飛行會,台東暴風雨罹災救助費
曾捐助東京大震災救助費,皇太子殿下奉迎費等善行,獲紳章,有功章,獎狀,木杯等表彰
資料出處:
林進發:台灣人物評  (日文)1929/09/15   P.154,
原幹州:自治制度改正十週年紀念人物史  (日文)1931/07/28   P.048
林進發:台灣官紳年鑑  (日文)1934/10/08   P.008,
橋本白水:評論台灣之官民  (日文)1924/02/29   P.165
橋本白水:台灣統治和其功勞者  (日文)1930/07/15   P.118,
橋本白水:台灣的實業界人物  (日文)1928/07/10   P.475
林進發:台灣經濟界之活躍人物  (日文)1933/07/27   P.360,
連雅堂編:人文薈萃  (中文)1921/07/20   P.107
新竹州協議會員 華南銀行創辦人 鄭肇基 @ 楊建成:日治時期台灣人士紳圖文鑑[稿本]本網頁始於2008/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d9JVU4

財團法人鄭順娘文教公益基金會 @ 社團/財團法人資料檢索


鄭肇基,出自高木正信,《新竹大觀》(新竹:臺灣經世新報新竹支局,1928),頁168。
鄭肇基(1885-1937),新竹北門人,出身於新竹鄭用錫家族。受漢學教育,父鄭拱辰(1860-1923)。他歷任擎記興業株式會社專務取締役、苗栗鑛業公司理事、新竹電燈會社、東洋拓殖產業會社、華南銀行、新竹煉瓦會社、瑞德商業會社、李金燦蔘莊會社、大成火災海上保險會社、臺灣蓪草拓殖會社、臺灣米庫利用販賣組合等會社重職,為工商界重要人物。此外,1920至1923年(大正9年-大正12年)任新竹街助役(街長副手)。1924至1935年(大正13年-昭和10年)任新竹州州協議會會員。1924年(大正13年)主導倡修新竹都城隍廟。1924年(大正13年)配授紳章。
其生平經歷參照《新竹大觀》、《新竹市志 卷七人物志》。新竹市地方知識庫寶藏|鄭肇基 https://bit.ly/3cvbfgo

新竹大觀_頁面_168-_f


fdc01d3d21afbb41dd0b0b610baf41c90a766c3b19c41e8b72bb72e6d6a34290

鄭如蘭其人其事
文/林文龍/本館編輯組研究員
  清朝同治後期以及光緒年間,竹塹鄭氏家族諸領袖人物當中,鄭如蘭無疑是名氣最大的。尤其是如蘭克享大年,成為割臺初期鄭家最具代表性人物。鄭如蘭字香谷,號芝田,為鄭崇和之孫,即鄭用錦次男。生於道光15(1836)年10月,卒於明治44(1911)年7月,享年77歲。如蘭少勤學,從事舉業,受知於臺灣道丁曰健,取進生員,旋拔為優等,補增廣生,後加捐為增貢生。鑑於《鄭氏家乘》於如蘭的結銜有「花翎四品銜分部主事」一事,《臺灣通史》有相應紀錄:「光緒十五年,以辦團練功,由增生授候選主事,賞戴花翎,後加道銜。」惟所稱「後加道銜」,未見於結銜,且存疑待考。
  鄭如蘭性好吟詠,頗致力於詩社活動,創立北郭園吟社。鼓吹風雅,到老不輟,繼鄭用錫、林占梅之後,成為竹塹文壇領袖。關於北郭園吟社的創立時間,文獻極為隱晦,吟社重要成員之一的王松(友竹)曾有簡要回憶:「歲丙戌,松方弱冠,得從諸先達後,入北郭園吟社;香谷先生一見,恨相知晚。自此晨夕過從,廿餘年如一日。」歲丙戌,是光緒12(1886)年,似即創立於是年,或稍早一兩年,至少仍維持到如蘭過世的明治44(1911)年秋。如以光緒12(1886)年起算,前後為25年,正符王松所記「廿餘年如一日」。鄭如蘭既卒,王松有「鄭香谷主政(如蘭)輓詞」:
  「鶴亡琴碎恨悠悠,腸斷山陽一笛秋!吟社逢人勞說項,窮途知己愧依劉。兕觥人罷躋堂祝,鳩杖誰陪繞郭游?今日西州門外路,山丘華屋不勝愁!」
  詩中「吟社」,指的就是北郭園吟社,此句意指鄭如蘭愛王友竹詩才,逢人便誇獎、推薦,有如古人「到處逢人說項斯」傳為佳話。
  北郭園吟社的活動,可分兩個層面來談,首先是其社員為何許人?這雖是不容易解決的問題,但從《偏遠堂吟草》出現的竹塹詩家姓名歸納,便八九不離十。包括鄭擎甫(樹南,如蘭子)、黄如許(淦亭、鑑亭,恩貢生)、吳逢清(澄秋,貢生)、鄭鵬雲(毓臣,附生,原籍永春)、林易圖(亦圖、維丞,生員)高漢墀(子丹,生員)、王松(詩人)……等詩人,其雅集當然也會包括非社員的在任官員,如方祖蔭(新竹知縣)、翁景藩(黻屏,訓導)、葉萍香(瑞西,訓導)、蕭啓元(子仁,典史)等,北郭園中,詩酒酬唱,竹塹騷壇,推為盛事。
  鄭如蘭詩集稱《偏遠堂吟草》,編印於身後。如蘭生前並未刻意存稿,其詩在若存若亡之間,誠如黃彥鴻撰「鄭香谷先生家傳」所云:「所居北郭園頗有花木之勝,日與賓客吟詠其中,詩成輒削其草,東瀛名士往往覓其片紙以去。」黃氏繫此事於「乙未之後」,且有「東瀛名士」之語,可知為割臺初期事。其實,鄭如蘭詩不存稿仍可上溯到光緒年間。
  與鄭如蘭忘年之交的王松,曾回憶兩度抄存詩稿事,他說:
  「哲嗣擎甫觀察又相與談心促膝、縱論今古,情誼日摯如一家然。暇時輒向先生索詩文,代為抄存若干卷;惜於乙未春避亂遺失!滄桑以後,先生委家務於觀察,而日與二三知己優遊林下,藉詩酒以自娛;松又為抄存古今體詩若干首,慫恿付梓,而先生固不欲以是傳也。」
  據此可知《偏遠堂吟草》之傳,王松是重要功臣之一,另一位則是如蘭之孫,即付印者鄭肇基(伯端)。鄭肇基即王松筆下的「伯端司馬」,割臺後,臺灣政體改變,鄭肇基先向清朝政府捐貲取得監生資格。宣統元年,廣東水災,肇基急賑捐輸,以此授「同知銜」,同知雅稱司馬,「伯端司馬」之稱,淵源於此。
  鄭如蘭逝世次年,鄭肇基有意為祖父編集紀念,而找到保存詩稿甚力的王松主持其事;王松本養病臺北,聞訊大喜,趕回新竹。王松又說:
  「辛亥秋,先生歸道山。今年,松亦抱疾就醫臺北,日與藥爐為緣,筆墨荒廢;近忽接先生文孫伯端司馬來函,囑為編梓先生遺集。松喜,力疾歸竹,不敢以不文辭。……松不敏,得見先生遺集付梓,欣幸何極!」
  《偏遠堂吟草》出版於大正3(1914)年,委由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印刷所印刷,發行所是「臺灣新竹北門外二五九番地」的春官第。卷首包括遺像、名流題字、序文、題詞、墓誌銘、家傳等多種,資料豐富,除了文學價值,仍不失為重要的文獻史料。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電子報內容 https://bit.ly/31t9JVO


鄭如蘭(臺灣話:Tēⁿ Jû-lân;1835年10月-1911年7月),字香谷,號芝田,是一位生於臺灣新竹水田莊的地方仕紳。[1][2]
鄭如蘭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u1i27j
生平
家族
他的父親是淡水廳附生鄭用錦,母親是張棗娘;他是家裡的第二個兒子。[3]鄭如蘭他的伯父是鄭用錫,他的祖父是鄭崇和,其家族為新竹北門鄭氏家族。[4]
長子鄭拱辰(1860-1923),次子鄭神寶(螟蛉子)。[5]歷史學家鄭欽仁(1936-)為其曾孫。[6]
早年生活
他的父親在他幼年時即過世;此後,他由母親獨力撫養長大。他在成長過程中努力求學,並孝順服侍母親。[3][1]
同治五年(1866年),他經當局考核批准後開始為母親興建節孝牌坊。
他曾受提學道丁日健拔擢而得以入泮,並在入泮後獲選優等並成為補增廣生;但是,他在參加數次秋季鄉試後一直未能如願考取。[7]
政治生涯
光緒十五年(1889年)七月,他因為辦理團練事務有功,由增生授候選主事,賞戴花翎,後來又加道銜,旌表孝友。[3][1]
日本政府入主臺灣後,當局因其財力與聲望而加以重視。
明治四十四年(1911年),鄭如蘭逝世,享年七十七歲。[7]
家庭生活
他的元配是恩貢生陳緝熙的長女;她在十八歲時嫁予鄭如蘭。[7]
文學生活
鄭如蘭愛好吟詠詩詞;他為北郭園詩社「吟社」創立者,並一生致力於其活動
鄭如蘭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u1i27j

Tenn_Ju-lan2021-03-29_133136


* 97 民國 張水此 油畫 : 新竹仕紳鄭拱辰像 @ 一貫道博物館 :: 痞客邦 ::

2021-03-29_132644

有一群讀過書的人、比較有錢的人,像是鄭拱辰這樣的人,他們跟平民百姓不同,平民百姓只知道每日工作賺錢養家,但鄭拱辰他們知道世界的變化,知道才剛打敗俄國跟清國的日本軍隊有多麼強大。他們聚在一起,討論這個城市該怎麼辦好。
該怎麼辦好呢?
02
他們討論了很久,決定要做兩面旗子,一面是「歡迎大日本帝國皇軍」,一面是「歡迎抗日義軍」。有百姓說他們這樣是牆頭草。他們是牆頭草嗎?
03
日本軍隊先到了,他們把那些還想要抵抗的人抓起來關起來,把「歡迎大日本帝國皇軍」拿上城牆,開了城門歡迎日本軍隊進城。有些百姓說他們是把土地跟家園送給敵人的背叛者,把他們罵得很難聽。
這些人裡面,有些後來被抓了起來,跟之前那些想要抵抗的日本人的人關在一起。
04
反抗日本的軍隊來了,城裡的百姓們叫反抗日本的軍隊「義軍」。義軍包圍了竹塹城,跟城裡的日本人開始作戰。戰爭一開始,城裡的百姓們又開始偷偷罵鄭拱辰他們了,有人說「早知道就不要讓日本人進城,這樣義軍就不用攻城了。」又有人說「都是鄭拱辰那些漢奸,為了自己的好處才開城門放日本人進來,自私自利!」
很快地,日本人打敗了義軍,一步一步控制了整個台灣。日本人為了表揚鄭拱辰他們的功勞,讓他們擔任一些政府的小官員,也讓他們做一些酒、樟腦、煙片等等的專賣生意。專賣生意,就是只有日本政府說可以賣的人才能賣,其他人都不能賣的生意,所以可以賺很多錢。鄭拱辰知道,日本人這麼做,是為了控制他們這些有能力的人,讓他們不會想要跟老百姓一起反抗日本人。老百姓看到鄭拱辰他們從日本人那裡得到這麼多好處,更加討厭他們了,總是在私底下偷偷罵他們。
日本人又抓了一些偷偷說日本人壞話,或者還想要抵抗日本人的台灣人。大家都說,日本人想要把這些人殺掉。
其他跟鄭拱辰一起歡迎日本人的人,因為一直被老百姓罵,又害怕日本人,所以都不想管這件事,但鄭拱辰跑去找日本人的長官,跟日本長官求情,希望他可以把這些台灣人放出來,至少不要殺掉他們。日本軍官答應了鄭拱辰的要求。城裡的百姓知道了這件事,有些人不再說鄭拱辰是背叛者了,可是還是有些人覺得鄭拱辰是假好心,因為如果不是他放日本人進來,根本就不會有人被日本人抓了。
05
鄭拱辰後來又做了很多事,他捐錢建道路橋樑、蓋學校、修水圳,像是台中一中要成立的時候他就有出錢,台中一中是日本時代第一間給台灣人讀的高中。
因為他做了這麼多好事,聽說,他死掉以後還當上了新竹城隍廟的城隍爺呢。
像這樣的一個人吶,一下子人們說他是背叛者,一下子人們說他是大好人,到底哪一個說法是對的呢?
走新竹,地景導讀: [香山庄、大庄] 香山天后宮,鄭拱辰 https://bit.ly/31vfu5c

* 97 民國 張水此 油畫 : 新竹仕紳鄭拱辰像 @ 一貫道博物館 :: 痞客邦 ::


 

日前旅居加拿大的Hiro堂叔寄來一張個人從未見過的老照片,這是堂叔在整理烈叔公留下的物品中發現的,照片中的人物我只認得曾祖父姜振乾,堂叔說烈叔公曾跟他提起過照片的事,只是事隔數十年,記憶已模糊。
拍攝時間及地點很清楚(照片上有紀錄):
大正博覽會觀光紀念
大正三年七月九日攝影(1914)
東京日比谷公園前(大武大夫T.Otake)
所以當時曾祖父與照片中的人士到東京參觀大正博覽會,並在日比谷公園旁的寫真館拍下這張合照,這幾位人士是誰呢?為解此疑惑,詢問過幾位親友,沒有找到答案。有一天在天水堂老屋大廳內看到幾個名字,記載於數幅懸掛在大廳兩側牆面上的祝壽對聯:「恭祝新竹廳參事姜振乾君 令祖母宋太安人六旬晉一榮壽」...有十多位人士共同署名,署名者都是各方知名的仕紳,這幅對聯的年代正好是大正三年,我想在這裡面或許可以找到線索,果然答案揭曉......
前排左起依序為:
姜振乾,新竹廳參事,新竹州協議會員
黃鼎三,新竹州勸業委員,黃珍香商號負責人
鄭拱辰,新竹州協議會員,新竹北門鄭家
蔡德樞,臺灣銀行新竹支店書記,新埔庄協議會員
只可惜後排三位目前尚未找到資料,各位親朋好友若有相關資料請不吝提供,以上資訊若有錯誤亦請給予指正,非常感謝!
1914年3月20日至7月31日「東京大正博覽會」在東京上野公園、不忍池畔、青山練兵場、芝浦等地舉行。第一會場設在上野公園內,利用既有的博物館和美術館場地,設置教育學藝館、工業館、鑛業館、林業館及水産館等,第二會場設在不忍池畔等地,設置農業館、運輸館、染織館、外國館、動力館及機械館等,博覽會除了展示日本各地的物產,亦展出各種當時的最新技術及設備,包括覽車及日本第一台自動扶梯,為期四個月的展覽期間有近750萬人參觀。
在第二會場不忍池畔的觀月橋旁設有臺灣館,藉以推廣臺灣物產,堂叔說烈叔公曾提起當年曾祖父與諸位仕紳到東京與臺灣館有關聯,這幾位仕紳都是鷹取田一郎所著《臺灣列紳傳》榜上有名的人士,此張老照片距今已超過百年,彌足珍貴!
照片來源:Eugene Chiang +金廣福臉書

169953220_4023404211031777_818903812720648642_n

 


鄭樹南(1860-1923),譜名安柱,字擎甫,號拱辰,晚年號水田逸叟 。咸豐十年(1860)生於北門外。
讀書務求實學,懷 抱遠大,不屑為章句之儒。家道富裕,以助賑粵西,朝廷賞 戴花翎,欽加道銜。
凡遇地方公益,莫不全力以赴,如道路 修築、橋樑架設,文、武廟修建,台北城邑興建,皆捐輸
鉅 款,贊襄其事。
其中以疏濬大甲溪工事,消弭長年水患,造 福地方貢獻最大。
乙未年五月,日軍進攻新竹,當時民心騷 然,深恐大禍臨頭,茫然不知所措,樹南深以地方安寧
為重 ,毅然出面,鎮壓撫慰,以致未生變亂。日軍進城後,搜捕 疑犯,動輒處死,樹南親率士紳,
委婉陳情,幸獲赦免者數 十人,是以聲譽日隆
日人任命為新竹保甲局長 ,藉其聲望安定地方。一八九八年擔任新竹辦務署參事。
一九○八年授佩紳章,一九一三年任命 為新竹廳參事,一九二一年起膺選三任新竹州協議會議員,
總督府評議員,備受日人倚重。   
鄭拱辰繼承先志,以幹濟之才,一方面提倡實業,設林頭 帽講習所,敦聘技師教授竹塹女工
學製技藝以為家庭副業, 增加收益。
並以資產積極投入新興實業,如製糖會社,樟腦 會社、製茶會社等。並身任要職。
另一方面則熱心社會事業 、諸如台中中學設立,新竹避病院建築,澎湖、嘉義、台東 、
日本九州災害,福建瘧疾災變,廣東水災,東三省饑饉等 ,均率先捐輸巨款,濟助困乏。
其善行義舉素為地方推崇。
晚年自謂「得閒且讀古人書」,熱衷詩文創作,作 品輯為「水田逸叟詩文稿」一冊,
不分卷,或聞書藏於其後 人之處。
鄭登瀛 (1873-1932),又名學瀛,字十洲,號竹溪詩隱。
同治十一年 (1873)出生於竹塹北門外,鄉賢進士鄭用錫之曾孫。 五歲喪父,其母高氏
督促嚴峻,在明經高敬修教導下,勤攻 經史,精通國學。早歲創辦酒廠,獲利豐厚,自
日人實施專 賣制度後,強行徵購,損失不貲。從此寄情吟詠書畫,復以 個性恬淡,不喜
結交流俗,遂斂跡北郭園中,每日與同門劉 梅溪、羅烔南煮酒論詩,以避塵世。   
鄭十洲工於書法,摹倣石菴(劉墉)體,字體表現陽猛剛勁,頗有 顏真卿的風格。
詩文之作,則專寫性情,纏綿悱惻 ,百讀不厭,但其感憤之作,則慷慨激昂,廉頑立懦。
九一 八事變以後,日人對台民加強監視,時時搜查書籍及文稿。
鄭登瀛為免於作品賈禍子孫,將詩稿中涉及日人或民族意識濃 厚的部份,付諸於火。
並將其子開源等三人送回北平,廣州 就讀。以示不忘故國文化之意。   
1937年病逝,殘稿存於其家,其婿羅啟源,追懷儀 範,親加整理,於1967年刊行,
題為「鄭十洲先生遺稿 」,共收詩一百一十首,張純甫評其詩「雖宗隨園而典贍乃 類義山」,
王國璠評為「皆係醞釀深醇,詞氣雅潔 之構…....
一字一句出於內心,不賴外力,措詞之高雅, 出筆之透健,興會之淋漓,氣格之深穩,
可與林小眉,連劍花(雅堂)並稱。
鄭玉田(1697-1965),字筱三,號劫塵,又號小浪仙。明治三十年(1697)生於竹塹北門外。
總督府國語學校畢業後,出 任台灣日日新報,新高新報編輯,並主持昭和新報新竹支局 。
鄭玉田早年受業於碩儒鄭家珍,國學根基頗為深厚,暇好詩文,先後為竹社,青蓮吟社重要成員。
平生喜好繪畫, 尤其擅長人物畫,畫法深受仙遊畫家李霞影響,後期書法則 仿麥朝右法。
在畫壇及詩壇上,意興風發、縱橫其間。   
1945年後,熱衷地方自治事務,
初為北區區民代表 ,1948任北區區民代表大會主席,1951年市民代表 。
黃旺成修纂新竹縣志時,鄭玉田擔任新竹市採集委員,提供 史料,助益良多。
1958年擔任新竹縣第四屆議會議長, 在議長任內將議長轎車預算改為輔助新生醫院之用,
以便購 置設備,加強貧民施醫工作,任滿後,不再連任, 擔任新竹縣工業促進會總幹事,貢獻殊多。
1964年約在 封筆後二十年,再度從事藝文創作,1965年逝世。
(部分資料引用自: 新竹市文化局  人物志)書家小傳(17) 鄭拱辰 鄭登瀛 鄭玉田 @ 微曦山房雜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syM7eb


鄭拱辰,譜名安柱,字擎甫,又名樹南,晚號水田逸叟。咸豐10年(1850)出生於竹塹北門外,為鄭如蘭長子。明治34年(1901)與士紳發起組織台灣第一個農會—新竹農會,推行農業技術的實踐與推廣。鼎革之後,舉凡地方涉及舊慣的糾紛,均積極協調及溝通。在推動公共埤圳政策後,明治35年(1902)隆恩圳整理完成,擔任總會會長,負責官廳與圳長間的協調及水圳整修。明治36年(1903),首先合資在大稻埕六館街經營茶行,開始向台灣經濟樞紐推展。明治40年(1907),在南隘、內湖私有林地廣植荔枝,合資創辦新竹製腦株式會社,擔任監事;新竹製糖株式會社社長,台灣殖產株式會社監事。明治41年(1908)投資台灣建築株式會社。明治45年(1912),新竹製糖會社因經營不善發生弊端時,被推舉兼攝「專務取締役」進行整理,並投資新竹電燈會社。大正2年(1913),投資新竹製酒會社。大正6年(1917),合資經營台灣化學工業株式會社,製作染料輸出。大正7年(1918),創設台灣拓殖製茶株式會社,擔任取締役。創設苗栗礦業公司,擔任公司長。成立展南拓殖株式會社,擔任取締役。大正8年(1919),合組東興物產株式會社,從事台港間貿易。投資東洋木材株式會社,「集諸會社重役於一身」,是新竹地區最大的資本家。先後任州協議會會員,總督府評議員,敘勳六等,及迨病,並賜恤以從六位。1911年委請鄭鵬雲輯錄卷帙浩繁的《浯江鄭氏家乘》,1923年去世,享年六十四歲,遺有《水田逸叟詩文稿》,未刊。


安保條約與東協安全機制對台灣安全之比較 (tisanet.org)

2021-03-29_132545

安保條約與東協安全機制對台灣安全之比較 (tisanet.org)


1112846032_l1112847344_l (1)1112847344_l1112846466_l1112845873_l1112846029_l1112847246_l

鄭用錫清淡水廳竹塹人,嘉慶十五年中秀才(1810),嘉慶二十三年中舉人(1818),道光三年(1823)赴京殿試,
賜二甲進士出身,為開台 進士第一人!對於新竹的文風倡導不遺餘力,有竹塹詩人之稱。
 鄭用錫於道光十八年(1838)辭官返家,著手興築鄭家宅群,以「進士第」為主建築,向左依次延伸為「春官第」、
「吉利號」、「鄭氏家廟」為面寬五開間格局,方位坐西北朝東南,三進式四合院形制,逐年依序連棟建築,建築面積十分龐大。
此一宅群,以梳理式的「金門厝型」為藍本,是一個封閉式的小型社群,儼然是金門聚落建築的翻版,
也代表著緬懷浯江原鄉之意,為台灣早期金門厝建築的典型代表。
就在位於家廟的左廂一帶, 增建起可以開店經營的巴洛克風格的街屋建築 ,
從外牆上剝落的印記 , 可以清楚看出有「鄭劍記」、「回春醫院」等字樣.......
因地緣上之關係加上姓氏之佐證 , 應可確認此一商號應該也是北門鄭家某一支的產業 ?
翻查既有的資料 , 北門鄭家的主要人物中似乎沒有習中醫的紀錄 ,
那麼這間醫院又是由誰來主持的呢 ?
根據鄭華生典藏的「竹塹北門鄭利源號古契書」,資料年代起自乾隆三十八年(1773),迄於明治二十九年(1896),
是鄭用謨在新竹地區發跡創「鄭利源號」,事業騰達,傳四男鄭如磻經營「利源號」,父子兩人遺留的相關古契書。
鄭用謨字武力,號訓庭,又號武略、文略、文謨、文韜等,鄭用謨後人以「利源」為家號。
 鄭家先人早年因避烽火,遷居浯江(金門),傳至鄭用謨時為第五代。
鄭用謨二十二歲遭逢母喪,之後播遷抵臺,抵臺之初身無分文,以鬻柴維生。一日巧遇渡臺已久的堂叔鄭崇和
(進士鄭用錫之父),其後甚受鄭崇和的賞識與提攜,並由其處借得銀五百兩,繼而創設「鄭利源」商號,
事業發展至擁船隊從事海口貿易,以及開設直接銷售的專賣店。鄭用謨經營「利源」時期,利源內即發展出
「陞記」、「力記」、「錦記」、「文記」、「祥記」、「洽記」、「永記」等分店,並創公號「永裕」,
且與堂叔崇科(拔貢鄭用鑑之父)合股創設「鄭振記」。
北門鄭家各房各支所發展出的公號數量更是繁多不及備載.......
至於這「鄭劍記」又是屬於那一個支房的店號呢 ?
日治時期, 北門鄭家最具影響響力的當屬鄭拱辰、鄭肇基這一支 ;
  按 : 鄭肇基 (1885-1937 字) 伯端,早年受教於吳逢清,幼承祖澤,乙未割台之後,捐貲為監生,
宣統元年(1909)廣東水災急賑捐輸,授「欽加同知銜」、「議敘奉直大夫」,保有傳統士紳地位。
明治四十年代到大正初年,台灣社會進入資本化過程,其父拱辰(1860-1923)以其龐大傳統商業收入及其租榖
所得為基礎,跨足商工業。
明治四十三年,新竹製糖會社因經營不善,公議以鄭拱辰兼攝專務取締役,進行整頓,肇基說明接辦,深獲商界好評。
漸次參與苗栗礦業公司,東洋木材株式會社、大成火災海上保險株式會社,新竹帽蓆業購販組合等,逐步進入各拓殖會社的經營。
大正十二年,組成擎記興業株式會社,藉其在華南銀行、台灣商工銀行、新竹信用組合等的影響力,
在新竹電燈會社、東洋拓殖產業會社、華南銀行、新竹煉瓦會社、瑞德商業會社、李金燦蔘莊會社、大成火災海上保險會社、
台灣通草會社、台灣米庫利用販賣組合等十數會社擔任重職,成為工商界舉足輕重人物。
1924年配授紳章,「地方自治」實施後,擔任新竹街首任助役,自1924至1935年間,擔任八屆州協議會會員,州勢振興調查委員。
在邑之首紳捐金的機制下,鄭肇基成為地方公益活動的主要推動者。
新竹病院創建之時 , 鄭肇基更是主要的發起及出資人士.......
鄭欽仁教授,1936 年出生於新竹的書香世家。
父親即鄭肇基(伯端,1885-1937 ), 祖父則為鄭拱辰( 1860-1923 ),曾祖父為鄭如蘭 , 高祖父為鄭用錦 ;
因為父親在其出生後不久就逝世 , 其母親鄭林嫦娥 一方面必須在年輕 遽失丈夫之後於整個家族中扮演主要角色,
一方面也必須在子女的教養上一人同時兼任慈母與嚴父之角色。
( PS : 鄭母號劍華, 又號冰心 ,法雪,篤信佛教 , 隨新竹法源寺斌宗師禮佛等等  )
是否因此 , 「鄭劍記」因而衍生 ?
新竹 北門街 劍記 回春醫院 @ 時 空 旅 人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m7JcXx


2021-03-29_153000D04_5371historian2021-03-29_153017

威權時期也有這樣的台大教授:冒死營救政治犯、撰寫台獨文宣的「激進歷史學者」鄭欽仁
作者
威權時期也有這樣的台大教授:冒死營救政治犯、撰寫台獨文宣的「激進歷史學者」鄭欽仁/沃草國會無雙 https://bit.ly/2O4Qajy
台大歷史系名譽教授鄭欽仁,在威權時期利用攻讀博士的機會冒死攜帶政治犯名單出國試圖營救他們,在日本也加入台獨組織,學成後沒有留在日本,選擇回到台大任教。攝影/薛翰駿。
現年83歲的台大歷史系名譽教授鄭欽仁,是中國魏晉南北朝史的專家,儘管專研的題目是中國史,他卻長期關心與投入臺灣的民主與建國運動,曾經擔任台權會和台教會的會長。他在32歲時利用以台大正式職員助教身份赴日本東京大學攻讀博士的機會,攜帶三百多位政治犯的名單到日本,希望能營救他們,到日本後不但簽名加入台獨組織,甚至幫日本同志撰寫台獨文宣,這在威權時期都必須抱著準備赴死的勇氣,鄭欽仁仍義無反顧的投入。
今年是「四六事件」70週年,台大歷史系學生會今年舉辦一系列活動探討戒嚴時期的校園氣氛,上月26日也邀請鄭欽仁座談,分享戒嚴時期他在校園求學與任教的經驗。活動同時也邀請臺大歷史系博士、前彰化縣文化局長周馥儀及對政治檔案相當熟悉、在國史館工作的博士生吳俊瑩與談,座談由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主持。
周婉窈表示,戒嚴是一個怎樣的時代?除了學生監控、檢舉同學、老師之外,簡單來說就是「禁禁禁」。對學生最大的影響就是學生沒書可讀,如同在「台大哲學系事件」受迫害的李日章老師所說的,「整個島嶼被封鎖,資訊經過黨國篩選、變造,再配給給你」。
周婉窈指出,在那樣的時代,鄭欽仁老師卻非常願意為臺灣犧牲。除了利用出國攻讀博士的機會,冒死攜帶政治犯名單到日本,以求能夠營救他們外;有一位如今還健在,非常熱衷協助臺灣人追求民主與獨立的日本人小林正成,他1971年到臺灣發送台獨宣傳單與印有獨立臺灣標誌的貼紙,小林不通中文,傳單是請臺灣友人來幫忙寫,除了其中一小段是張國興所寫之外,主要的內容都是鄭欽仁所寫。「這在當時可是要殺頭的事情」。鄭老師常常強調我們要「智取」,像是他取得東大博士學位之後還是回臺灣,就是要和國民黨鬥智,如果留在日本不回來,正好落實他們的懷疑,回來的話反而沒事。
1991年12月23日出刊的美國雜誌《新聞週刊》(Newsweek)刊登鄭欽仁的訪問,鄭欽仁被稱為「激進的歷史學者」(Radical historian)。圖片/鄭欽仁提供。
1991年12月23日出刊的美國雜誌《新聞週刊》(Newsweek)刊登鄭欽仁的訪問,鄭欽仁被稱為「激進的歷史學者」(Radical historian)。圖片/鄭欽仁提供。
鄭欽仁分享時提到,他回國後同事蔣孝瑀給他一個建議「你研究室門不要關,講話外面都要聽得到,這樣你比較安全」,「所以我就聽他建議,我研究室的門永遠都是打開的,從來不關」。他也提到,他當時為了研究訂購了一套要價不菲的日本「亞細亞歷史事典」,一套一共有十本,寄送入關後卻被警總沒收了六本裝的那一箱,理由是說裡面有提到毛澤東。他請了很多人去了解,最後連當時的教育部次長都說沒辦法要回來,「有人要你這部書啊」,當時竟然連一個教育部次長都沒有辦法應付警總濫權。最諷刺的是,「有提到毛澤東那部分是在我手上那四本,根本不在那六本裡面」。
他也分享,1979年美麗島事件前,中國國民黨在準備大肆鎮壓黨外人士前,先濫用公權力動員全國大專院校教師聯署「反共愛國自強團結宣言」。美麗島事件發生在12月10日,但12月8日的時候中國國民黨已經起草好宣言要大專教師簽名,「當時吳密察(前任國史館館長,現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當時擔任歷史系助教)拿給說這個給我,說系主任說不能不簽,我就跟他說當作我沒看到」。後來系主任孫同勛自己打給我,也說這個東西不能不簽,我想了想跟他說「他們寫得不好,要弄我們自己來寫一個」,對方才作罷。
鄭欽仁表示,除了發動大專教師連署的時間點,宣言的內容提到「我們應該、只能採取某些措施」的用詞也可以知道,當時中國國民黨早就很有計畫的要鎮壓,根本不是什麼他們所宣傳的「先暴後鎮」。當時全國一共有10228個大專院校教師簽署,後來16日刊載在報紙上,他和李永熾是系上唯二沒有連署的教師。
他也提到,1976年時,蔡懋棠有一天給了他白雅燦當時批評蔣經國的文宣(白後來因此被判無期徒刑,關了12年才在黨外人士奔走下獲釋),當時的同事、台大歷史系的徐泓也有收到,「隔天徐泓來跟我要文宣,說這個有問題,我還到家裡拿給他」、「為什麼一個教授可以做這個事情?他是以什麼身份來跟我要?」、「學者很多事情是要有良心的」、「到現在他都還是很出名的教授,前幾年還出來反對教科書加入臺灣史」。
吳俊瑩分享時以「政治檔案中的鄭欽仁」為題,秀出許多當時情治單位檔案中記載的鄭欽仁,指出鄭欽仁老師其實早就已經被情單位鎖定。吳俊瑩感嘆,若不是留學日本,要是當時人在臺灣,鄭老師還有辦法在台大教書嗎?鄭老師真的是很有勇氣,我們從檔案看到的鄭老師,「真的是很險啊」。
周馥儀則表示,自己過去讀高中、90年代時會在報紙上看到鄭老師寫一些很硬的文章,通常會把鄭老師跟建國黨連結在一起。她表示,從鄭欽仁老師身上我們可以看到在戒嚴時期,一個知識份子、歷史學者要怎樣去突圍。回到現在,現在大家除了上街頭,很多事情的本質是什麼,其實也都是需要去論述、去梳理的,知識怎麼成為一種行動的力量?這都是我們要從鄭老師身上去思考的。
活動也邀請臺大歷史系博士、前彰化縣文化局長周馥儀(左一)及對政治檔案相當熟悉、在國史館工作的博士生吳俊瑩(左二)分享,並由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主持(右一)。攝影/薛翰駿。
威權時期也有這樣的台大教授:冒死營救政治犯、撰寫台獨文宣的「激進歷史學者」鄭欽仁/沃草國會無雙 https://bit.ly/2O4Qajy

97f9710d-2dfe-4816-a0fb-3b743f4a7197w644 (3)w644 (2)

書籍簡介: 鄭欽仁先生,1936年出生於新竹市,東海大學歷史系學士、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日本 東京大學文學博士,任教於臺灣大學、東海大學 及輔仁大學歷史系。1980年代投身社會運動,參 與社會改造,結合各界知識分子創辦現代學術研 究基金會,針砭時政,提供建言,並先後擔任臺 灣人權促進會會長、臺灣教授協會會長、《臺灣評論》雜誌社社長、《民眾日報》社言論部主筆及《首都早報》總主筆, 以筆和行動,實現知識人對土地的熱情與疼惜。1999年自臺大歷史系提早 退休後,現仍擔任臺北市清淨基金會、現代學術研究基金會、蔣經國學術 交流基金會等公益機構諮詢委員及董事,繼續奉獻心力。

83歲的台大歷史歷名譽教授鄭欽仁,新書《中國現狀與歷史問題》,從歷史的角度出發,分析相關的歷史概念、名詞,像是「中華」、「中國」、「中華民族」等,深入剖析中國政權本質,藉此反思台灣應該如何因應;至於總統蔡英文日前拋出的中華民國台灣,說是現階段台灣民眾最大共識,鄭欽仁也有獨到見解。
台大歷史系名譽教授鄭欽仁指出,「我們現在中華民國台北,還是中華民國台灣的話,那只不過是一個暫時的情形,因為你用中華翻譯成英文,也是China還是Chinese,最後變成和中國的內戰體制,所以我們要用的是人民,國家的權力最高是誰是人民,所以人民有自決權,任何政府不要把人民的自決權,把它否定掉,現在就是這個矛盾在這個地方,如果你現在不改,以後中國就是有理由用內戰體制把你吃掉。」
可以聽到鄭欽仁以人民自決來回應,這也是台灣和中國最大矛盾,如果不能以公投方式決定台灣前途,中國政權隨時可能虎視眈眈。

2021-03-29_1854342021-03-29_185443


新竹佛教與鄭家女眾/法源寺地址: 300新竹市東區高峰路236號/壹同寺/一善堂/淨業院/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