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社番的風俗,原來跟生番並無不同,他們不知道年月,沒有姓。到清朝乾隆年間,受招撫歸順,那時候政府派了潘、金、劉三姓的官員,到山上招撫他們,被姓潘官員招撫的,就姓潘;被姓金官員招撫的,就姓金;被姓劉官員招撫的,就姓劉。」「後來年久月深,有福建人到番社入贅,也有番民娶福建女子、廣東女子,彼此結成親家,繁衍子孫,就不再分誰是番人,誰是漢民。福建人、廣東人本來各有姓氏,生下來的子女當然都從父姓,這一來四社番各莊甚麼姓都有了。」

2021-02-16_101802

----------------------------------------------------
【巴布薩族東螺社】台灣罕見平埔姓氏之謎─雲林墜姓家族要尋根
※版主曾經看過有一篇埔里東螺社陣姓文獻裡,有個姓墜氏阿招的祖先。
【巴布薩族東螺社】台灣罕見平埔姓氏之謎─雲林墜姓家族要尋根 https://bit.ly/3pqFR5X
【巴布薩族東螺社】台灣罕見平埔姓氏之謎─雲林墜姓家族要尋根
【記者陳信利/雲林縣報導】2010/09/26 聯合報
台灣姓氏無奇不有,雲林縣莿桐鄉埔子村「墜」姓家族姓氏罕見,族人世居當地一百多年已邁入第八代,有 三百多名子孫散居全台各地,墜家子孫為追根溯源曾到大陸尋根,但迄今仍苦於找不到墜姓祖居地,盼有人能為墜家解開姓氏之謎。     
「本來以為全台只有我們家族姓『墜』,三年前意外發現南投縣埔里鎮也有一戶姓『墜』,但見面聊起祖先來源在台可能無血源關係」, 莿桐墜家第六代子孫墜旺全說,已知目前全台至少有兩個家族姓墜, 但埔里墜家迄今僅溯源三代,且均單傳族人不多,一樣很想知道祖先從何而來?
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研究生楊朝傑,最近田野調查發現罕見莿桐墜姓家族,有意協助墜家尋根。楊朝傑說,據他初步訪查,墜姓家族祖先若非來自大陸,不排除是台灣原住民平埔族群後裔,因根據史料記載,濁水溪沿岸南彰化一帶巴布薩族東螺社曾有人姓墜,清道光年間陸續遷居埔里漢化,因此莿桐與埔里墜家也有可能出自同源。               
埔子村長墜旺全說,經向戶政單位查閱資料,墜家在台第一代祖先是墜福生,住在當時西螺堡莿桐巷庄廿六番地,即目前的埔子村,家族繁衍至今已第八代,目前年紀最長者是第五代八十二歲的墜瑞雲,現在和兒子住在台北,第八代最小者僅就讀國小。                   
墜旺全表示,埔子村目前住有廿多戶墜姓族人,包括已遷居台北、竹南、台中及屏東等地家族成員,至少有三百多人,不少族人逢年過節會回埔子村探親,但當問起墜姓由來時長輩也說不出所以然,成了墜姓家族心中的結。                                             
「墜姓在台寥寥可數,竟然有人姓名完全一樣,真的太巧合了!」墜旺全說,十多年前,他就讀大學的堂妹墜紋伶,從報紙上看到台北市政府作文比賽得獎者姓名也叫墜紋伶,一度懷疑是有人冒名參賽,經查詢才知道對方原來是遷居台北的堂哥女兒也取名墜紋伶,姓墜又同名,機率太低了。
第六代的墜炎森、墜炎昌兄弟十多年前就到大陸廈門經商,兄弟曾依祖厝公媽牌位所載「福建詔安」,就近尋找墜姓大陸祖居地,但在當地一直未找到姓墜人家,只好作罷。                             
另根據中國姓氏集一書記載,河南省有此姓,「墜子」為河南省民間雜戲之一,多由女子演唱,可能因此以此為姓;中國姓氏簡介一書也有類似記載,研判「墜」姓應是由職業而來。 
【從來不曾消失的平埔族群─三百家番親罕見姓氏。】 
主要賜姓:潘 
特殊姓氏:
臺、偕、階、閩、獨、振、龜、景、長、武、合、乳、邦、月、蚊、文、歪、歹、老、定、翼、力、同、念、東、弼、委、紅、茅、角、羗、湖、詩、透、銅、藩、爐、區、新、岩、楓、苑、鹿、曷、埕、利、買、嘪、賣、猴、標、雙、喜、詩、樟、雛、味、滿、陣、棹、振、掌、奚、詠、倚、竭、北、六、水、麗、崗、崑、桌、牙、陀、秘、烏、糠、長、萇、霜、干、永、車、鬆、來、池、机、機、兵、蘭、蒙、及、雞、姬、豹、松、宇、墜、乃、邜、卯、茆、貓、麻、熊、竹、墜、陣、角、示、出、世、玉、車、河、秦、敦、猴、漳、糠、蠻、巒、加、凍、冬、鄂、童、蒲、浦、樟、巧、叢、欉、盂、錢、衛、金、三、黎、日、豆、夏、風、斛、絲、岳、米、有、溫、段、程、向、駱、毛、宜、莫、雙、印、加、房、眉、哀、穆、萬、毒、都、秘、寧、孽、鬱、龔、大、蚋、落、璞、蟬、昂、蠟、佟、英、尤、沋、樂、巫、妻、送、郎、丘、鄞、邵、郝、麥、望、韋、蘭、蟹、解、巖、茒、紫、雷、祿、闕、龐、壬、沅、俞、能、嘉、霄、雛、元、丹、阿、尪、哖、柑、塗、養、魯、巨、承、栗、木、牟、柏、憑、于、萇、棹、肖、螺、矯、蟾、賈、正、塘、德、闊、蘆、玲、登、陀、尹、凃、家、添、壠、佘、桂、侯、雲、枋、勤、昌、致、雨、露、結、為、生、麗、崑、岡、劒、號、珠、稱、朝、榖、垂、里、傼、朥、翼、潭、門、鱗、糯、筋、雀、獅、鳳、肖、塘、濶、全、仰、巴、左、平、任、安、朴、伯、步、成、貝、尚、居、宗、易、苗、禹、城、桑、商、梅、粘、陵、華、獨、全、遲、年、可、計等。
【巴布薩族東螺社】台灣罕見平埔姓氏之謎─雲林墜姓家族要尋根 https://bit.ly/3pqFR5X
【新聞稿來源】
http://blog.udn.com/yunlinnews/4447245?fbclid=IwAR2_uvjqyoW6QPC11w249dIAOiMoZ4iMprewfT67Phg4d2KRPYP-xVaOQb4 


408px-60彰化縣西螺社熟番 (1)2021-02-16_103516800px-彰山宮斜照

巴布薩族(巴布薩語:Babuza),為台灣平埔族原住民,即荷蘭人所稱的虎尾壟(Favorlang),主要分布在大肚溪以南至濁水溪之間的海岸區域,包括彰化平原地帶。現存屬於彰化地區的虎尾壟語詞典,於1650年由荷蘭宣教師吉爾伯特斯·哈帕特以荷蘭文編寫。[1]
巴布薩族
彰化縣西螺社熟番
總人口
約1,000人
分布地區
台灣中大肚溪以南至濁水溪之間的海岸區域,包括彰化平原地帶。
語言
巴布薩語
宗教信仰
海伯信仰
相關族群
和其他「台灣原住民」都屬於「台灣南島民族」
和島嶼東南亞、非洲馬達加斯加島、以及大洋洲密克羅尼西亞、美拉尼西亞、波里尼西亞的「南島民族」相關
彰化市番社王爺宮
巴布薩族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LWF0wc
聚落
馬芝遴社(彰化縣福興鄉)
眉裡社(彰化縣溪州鄉)
大武郡社(彰化縣社頭鄉)
大突社(彰化縣大村鄉)
半線社(彰化縣彰化市)
柴仔阬社(彰化縣彰化市)
阿束社(Asoso,原彰化縣和美鎮,1718年大洪水後遷彰化縣彰化市)
二林社(彰化縣二林鎮)
東螺社(Dabale-Boatao,彰化縣埤頭鄉,後移居南投埔里)[2]
西螺社(Sailei,雲林縣西螺鎮)
現存聚落
林仔城(埔里鎮籃城) 恆吉城(埔里鎮恆吉城)。 巴布薩族主要居住在大肚溪以南至濁水溪之間的海岸區域,包括彰化平原和台中盆地西南邊緣地帶。重要聚落有東螺社、西螺社、二林社、眉里社、半線社、柴仔坑社、阿束社、貓霧拺社等。各社中除東螺社部分移住宜蘭外,其餘都於清代道光年間陸續遷至埔里。[3]
歷史
巴布薩族與鄰近的安雅、拍瀑拉族混居,也因此對於巴布薩族的記載和了解十分地模糊。關於巴布薩族的記載可參見《番俗六考》、《番社采風圖考》、《重修鳳山縣志》。 巴布薩族居住於彰化平原和台中盆地西南邊緣地帶,在明代已有漁獵粗耕的農業社會形態。重要聚落包括東螺社、西螺社等;因受漢人移民影響,各社於清道光年間被迫陸續遷移至南投埔里。巴布薩語發音的地名,可確定者為鹿港。鹿港是Rokau-an一音的轉譯,依學者考據: 中國人以往稱台灣為「流求」「琉球」,都是巴布薩語的直譯。本地另如西螺、芳苑、民雄等地名都是巴布薩語演變而來,為歷史留 下了最好的見證。[4] 伊能嘉矩的資料上記載,在埔里東螺社的巴布薩族人,知道其原有語言的不多,即使有人記得,語詞也有限,但其語言特色是促音用得很多。在風俗方面,都已漢化了,只有女子仍保留熟番的髮式。在清代因族內的青少年腳力好,跑起來好像施展輕功一般,速度極快,所以當時駐台的清代政府機構常雇用他們來傳遞公文。
巴布薩族的經濟生活以狩獵為主,簡單的農產及捕魚為輔,但仍需要休耕來維持土地的肥沃度。以南屯為居的巴布薩族,其經濟活動則處於維生經濟的階段,對土地已有若干程度的開墾。在清康熙年間(公元1684年),漢人大量的開墾後,因所居地位居彰化平原進入台中盆地的要衝,因此打造犁頭與農具的店鋪雲集,形成販賣農具和農產品交易中心,「犁頭店街」的聲名遠播,進而發展為台中盆地最早的聚落。[5]
飲食
十六世紀和漢族接觸後,逐漸採納漢民族的灌溉水稻種植法,讓原本用來釀酒的稻米成為主食。巴布薩族也逐漸捨棄了原有的游耕與遷村,改為定耕。 在農耕時也會使犁、鋤頭等農具以及飼養牛隻作為耕作的力役。巴布薩族不食牛及犬肉,有飲酒的習慣。巴布薩族有取海水曬乾製鹽的習慣,色黑味苦,稱『幾魯』。但由於製鹽的品質不佳,因自荷西時期起,大多是和漢人交易取得。[6]
衣著服裝
巴布薩族夏天會以麻片為衣,因其涼爽且便於渡水。在髮型上巴布薩族有立髮的習慣,頂髮分兩邊,將兩髻梳結,稱為『對對』。女子有紗頭箍,稱為『苔苔悠』,婦女配戴珠串,名為『麻海譯』。[6] 東螺社於農曆8月15日夜晚以家族為單位,舉行祭祖儀式,至今後代族人仍然會在傳統日期於家中進行傳統祭祖儀式。每年農曆二月間,巴布薩、拍瀑拉與和安雅諸族會舉行換年儀式。男女皆披紅襖或以錦繡製成的衣物,稱『色練』。數十人挽手而歌,且歌聲婉轉哀戚。而農作在農曆七月收成間各族也會舉辦收穫祭。
婚俗
巴布薩族以入贅及娶妻兩者兼行,但以入贅為主要方式且有自幼訂婚的習俗。巴布薩族娶妻方式為男方給予女方聘禮,且於結婚當天男女雙方並坐杵臼上,將新婦娶進門。婚嫁時新娘會戴嵌有蛤圈即燒石珠及插有雉尾羽的頭飾,稱為『搭搭干』。[6]
祭典
每年農曆二月間,巴布薩、拍瀑拉與和安雅諸族會舉行換年儀式。男女皆披紅襖或以錦繡製成的衣物,稱『色練』。數十人挽手而歌,且歌聲婉轉哀戚。而農作在農曆七月收成間各族也會舉辦收穫祭。
巴布薩族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LWF0wc
----------------------
巴布薩族  https://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11025 https://bit.ly/2ZjPw3D
  巴布薩族主要分布於大肚溪與濁水溪之間,據有彰化縣境平原,及一小部分的台中盆地。其主要聚落有九,分別是:東螺社(彰化縣埤頭鄉番子埔)、二林社(彰化縣二林鎮)、眉裡社(彰化縣溪州鎮舊眉)、半線社(彰化市)、柴仔坑社(彰化市大竹阿夷)、阿束社(彰化市大竹番社口)、馬芝遴社(彰化縣鹿港鎮)與貓霧捒社(臺中市南屯區附近)。巴布薩族曾經兩度遷徙,東螺社於嘉慶年間遷往噶瑪蘭,其餘在道光年間移至埔里盆地。依據十六世紀荷蘭時期的戶籍資料,歷史上的巴布薩族的人口如下:
年代 村落數 人口 村落平均人口
1647 9 2320 258
1650 11 3171 288
1655 10 3171 317
在史料的記錄中,巴布薩族與鄰近的和安雅、拍瀑拉族往往相混,也因此對於巴布薩族的瞭解十分模糊。目前可知的是,在飲食方面,隨著原住民族在十六世紀與漢人接觸,逐漸採納漢人的灌溉水稻種植法,使得原為釀酒之需而種植的稻米逐漸成為主食。巴布薩族也逐漸放棄了原有的游耕與遷村,使用犁、鋤頭,並飼育水牛作為力役之用。每年農二月間,小米與禾稻播種,巴布薩、拍瀑拉與和安雅諸族皆舉行「換年」儀式,《番俗六考》::「每年二月力田之候,名『換年』,男女俱披雜攝色調苧紅襖,曰『色練』;或錦繡為之。……數十人挽手而唱,歌呼蹋蹄,音頗哀怨」。農作在農曆七月間收成,各族則在該時舉行收穫祭。
與拍瀑拉族一樣,巴布薩族不食牛、犬,有飲酒的習慣。巴布薩族捕鹿歌中有:「今日歡會飲酒,明日及早捕鹿,……餉完再來會飲。」的句子;《番社采風圖考》也記到:「(巴布薩族)製酒與哆囉嘓諸社同」。此外,《番俗六考》也提及巴布薩族有自製鹽的方法:「取海鹽泥鹵曝為鹽,色黑味苦,名『幾魯』」。但是質量不佳,自荷蘭至明鄭時期起,大多是由漢人處取得。
在衣著方面,下半身穿著裙褲,《番俗六考》:「炎天則結麻片為之,縷縷四垂,圍繞下體,以為涼爽,且便於渡水」。在髮型上,巴布薩族有立髮的習俗,《番俗六考》:「頂髮分兩邊,梳結兩髻曰『對對』」。女子有紗頭箍,稱為「荅荅悠」,婦女配帶珠串,名為「麻海譯(Mahaig)」。
在婚俗上,巴布薩以入贅與婚娶兩制兼行,但以入贅婚為主。這類的記載在史料中同樣與鄰近諸族相混。《番俗六考》中有:「如有兩女,一女招男生子,則家業悉歸之;一女即移出」;《東瀛識略》:「引男至女家婚配,……亦有娶婦入室者」。相關的記錄雖然不多,但是在《重修鳯山縣志》中卻有一段珍貴的巴布薩族娶婦的記錄:「(東螺社)……娶時再用數錢。或姐、或妹、妯娌。迎新婦入門,男女並坐杵臼上,移時而起;女戴『搭搭干』,用篾為之,嵌以蛤圈及燒石珠;插以雉尾為飾」。此外,巴布薩族有自幼定婚的習俗,《番俗六考》有:「東螺社,幼時兩家倩媒說合,男家用螺錢三、五枚為定」。而在喪俗上,《番俗六考》中則有:「父母死,服皂衣,守喪三月」、「喪服披烏布於背,或絆烏帶於肩,服三月滿。夫死,婦守喪亦三月,即改適」的記載。
巴布薩與和安雅有鼻蕭,長約二尺到三尺之間,以細竹管製,孔數為四孔,有直式與橫式兩種,吹奏時以雙手五指按孔,以鼻孔吹奏,。據古志所形容其音高下清濁中節度,不宛轉且不響亮。可能與山地原住民各族鼻簫有關連。
https://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11025 https://bit.ly/2ZjPw3D


大肚溪至濁水溪之間的巴布薩(Babuza)族。
巴布薩族(Babuza)主要分布在大肚溪以南至濁水溪之間的海岸區域,包括彰化平原地帶。重要聚落有馬芝遴社、半線社、柴仔坑社、阿束社、二林社、眉裡社、東螺社、西螺社;各社中除東螺社部分移住宜蘭外,其餘都於道光年間陸續遷至埔里。
語言學者認為幾個中部平埔族群間,巴布薩語、道卡斯語、拍瀑拉語,和荷蘭殖民時期記錄中所出現的費佛朗語有較密切的關係;可以視為一個語群的分支。日籍人類學者伊能嘉矩曾於1897年8月12日到埔里訪問東螺社,社名番語叫做Taopari,伊能蒐集到一則口述歷史:六、七十年前(1827-1837),在頭人Vasin帶領之下,從舊彰化縣遷來的。(資料來源:台灣踏查日記1997譯本)
伊能說,在埔里東螺社的族人,知道其原有語言的不多,即使有人記得,語詞也有限,但其語言特色是促音用得很多。在風俗方面,都已漢化了,只有女子仍保留熟番的髮式,他們的臉長而扁圓;身軀肥胖,尤其是女子,豐滿者不少。在清代文獻中(清一統志-台灣府),提到:西螺社等社番,其人趫捷,束腹奔走,接遞文移,官給以餼,番婦常挈子女赴縣,用穀帛相貿易。其實平埔各族的麻達階級(未婚青少年)常因腳力好,跑起來好像施展輕功一般,速度極快,所以官方常雇用他們來傳遞公文。
平埔族的經濟生活以狩獵為主,簡單的農產及捕魚為副,仍需要休耕來維持土地的肥沃度,基本上,是一種“勉力自給”的經濟活動。而以南屯為居的巴布薩平埔族,其經濟活動則處於維生經濟的階段,對土地已有若干程度的開墾。但在清康熙年間(公元1684年),漢人大量的開墾後,位居彰化平原進入台中盆地要衝的南屯,因應墾殖需要,打造犁頭與農具的店鋪雲集,形成販賣農具和農產品交易中心。因此,“犁頭店街”的聲名遠播,台中盆地最早的聚落在此產生,更進而發展成城市。
參考資料來源【巴布薩族Babuza】http://www.scjh.tc.edu.tw/datu/a4-2-6.html
https://www.facebook.com/AustronesiaFormosa/posts/391102247733693

1508072_290976281079624_2173654198425706770_n10255129_290976271079625_3006904173481840178_n10383586_290976311079621_1111705143610744825_n10365799_290976254412960_3394351742939947512_n10320890_290977574412828_6600350265813405501_o10372960_290976291079623_100913730155545505_o1619449_290976241079628_4387626014077545774_n

01download.php (th.gov.tw)


平埔族東螺社人
漢人移居台灣以前,北斗已經有先住民生活其中。北斗地區的先住民屬平埔族,為巴布薩族(Babuza)之東螺社(Dabale baoata)、眉裡社活動的區域,社民以捕鹿、種植、捕魚為生。巡台御史黃叔璥曾命畫家把台灣的平埔番社分佈繪成「臺灣番社圖」,由圖可看出「東螺社」位於東螺溪和西螺溪之間,離「大武郡社」(今彰化縣社頭鄉舊社一帶)約三十里。
乾隆初年,閩籍移民在舊眉庄建立一街肆,即 「東螺(舊社)街」,後來在北斗附近有計畫的建立市街,北斗建街的土地便是買自東螺社。
由於漢人越來越多,以及東螺社域洪患頻頻,而有兩次遷移。1804年遷往宜蘭,1820年以後往埔里遷移,定居於林仔城,即今埔里鎮籃城里。戰後林仔城改為籃城,現在村中的豹、宇、茆、乃、墜諸姓都是東螺社的姓,而村民大都兼具平埔族與漢族血統。至於東螺社的原居地——北斗地區,在日治昭和五年的人口統計中,熟番已寥寥無幾,北斗街:女二人,西北斗:女一人,北勢寮:女一人,無一男性。戰後,更是毫無平埔族的資料,北斗地區的先住民,遷移的遷移,留下來的少數,經過將近四百年的族群通婚,已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延伸閱讀:
張素玢,〈北斗的先住民〉《北斗發展史》,北斗:北斗鎮公所,1999,頁35-52。
張素玢,〈先住民——彰南平原的平埔族〉《歷史視野中的地方發展變遷——濁水溪畔的二水 北斗 二林》,台北:學生書局,2004,頁67-104。
北斗鎮古文書老照片數位化建置計畫:::老北斗人::: https://bit.ly/3b8lVQ9


【原來你也是熟番!】台灣人平埔血統的真相:別再被「中華文化」框架住
消失的平埔族人─熟番賜姓漢化的過程。
「四社番的風俗,原來跟生番並無不同,他們不知道年月,沒有姓。到清朝乾隆年間,受招撫歸順,那時候政府派了潘、金、劉三姓的官員,到山上招撫他們,被姓潘官員招撫的,就姓潘;被姓金官員招撫的,就姓金;被姓劉官員招撫的,就姓劉。」
「後來年久月深,有福建人到番社入贅,也有番民娶福建女子、廣東女子,彼此結成親家,繁衍子孫,就不再分誰是番人,誰是漢民。福建人、廣東人本來各有姓氏,生下來的子女當然都從父姓,這一來四社番各莊甚麼姓都有了。」
 「四社番的衣服,在還沒歸順前,完全跟生番一樣,到後來歸順後,所有番民穿的衣服就跟福建人一樣,但剪裁縫製的手法和樣式,都模仿廣東人;為甚麼不模仿福建人,反而模仿廣東人呢?那是因為他們住的地方廣東人的村莊比較多,所以就學廣東人了。」
「番人的衣服、語言,跟漢人一樣;他們和福建人、廣東人做鄰居,一起鑿井、一起耕種,互相通婚,於是由生番變成熟番,再由熟番變成良民。」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台灣人平埔血統的真相:別再被「中華文化」框架住 | 蘋果新聞網 | 蘋果日報 https://bit.ly/3qouk8F
最近和在戶政事務所上班的內人走路聊天時,她談到了南投縣民在日治時期,戶籍資料註記為「熟番」者(平埔族),為數還真不少,其中以埔里的比例最高。透過閱讀,早在20幾年前,還在大學讀書時,我就認識到,自己的身體應該有著平埔族的血統。為了便於統治,政權會欺騙人民,那是我當年的覺醒。現在透過戶籍資料的查證,更能證明台灣的身世與血統,是和土地分不開的。
台灣本土文學家葉石濤的作品《西拉雅末裔潘銀花》,他用潘銀花的堅韌不拔,開闊的胸襟,包容的氣度,描寫平埔族的後裔。然而何嘗不是用來闡述,台灣這塊土地,豐富肥沃的條件,涵養滋長了不同住民。平埔族是個概括性的名詞,泛指千萬年來居住在台灣平地上的住民。平埔族文化上的海洋主義與母系社會,和漢人的華人大陸主義與父權社會,是截然不同的文化特色與民族風格。
台灣人只要祖先是在1949年前就已經移民到台灣的,幾乎身上都是留著平埔族的血液。目前戶籍資料能查出的,是要在日治時期還未更改為漢人身分者,才註記為「熟番」,留下可以考據的資料。
然而大多數的台灣人,因為清政府的民族政策,只有漢人享有政治權益,以及土地的所有權,為了生活,當時的平埔族,無奈地放棄自己的身分,而且清政府,為方便統治,有計畫地將平埔族,改用漢籍的身分。正是所謂「欲滅亡他人國家者,必先消滅其血緣文化。」使其無法凝聚民族情感,敵愾同仇,團結對抗。
漢人文化甚至西方文化,數千年以來,都是男性沙文主義,性別不平等,政治意識上主張不斷地對外掠奪,相對於海洋主義與母系社會的台灣平埔族,文化上流行的男女平等,強調和平與合作,尊重與包容,是截然不同的民族習性與文化傳承。
21世紀的台灣人,除了要建立國家的主體性,還有一項神聖的任務,在政府的領導、認同與支持下,台灣人要重新找回失去的族群認同,認識到自己身上平埔族的光榮血統,這不只是要對抗中共的文化統戰,以及用虛假的血緣一家親來欺騙台灣人,重要的是認知自己的真正身分,學習祖先的嚮往自由,愛好和平的海洋民族傳統,立足台灣,放眼國際,提升自己的視野與格局,不再受限在狹隘虛構的「中華文化」框架上。
台灣人平埔血統的真相:別再被「中華文化」框架住 | 蘋果新聞網 | 蘋果日報 https://bit.ly/3qouk8F

2021-02-16_1045511530150751989
---------------------
【記者陳信利/雲林縣報導】台灣姓氏無奇不有,雲林縣莿桐鄉埔子 
村「墜」姓家族姓氏罕見,族人世居當地一百多年已邁入第八代,有 
三百多名子孫散居全台各地,墜家子孫為追根溯源曾到大陸尋根,但 
迄今仍苦於找不到墜姓祖居地,盼有人能為墜家解開姓氏之謎。     
「本來以為全台只有我們家族姓『墜』,三年前意外發現南投縣埔里 
鎮也有一戶姓『墜』,但見面聊起祖先來源在台可能無血源關係」, 
莿桐墜家第六代子孫墜旺全說,已知目前全台至少有兩個家族姓墜, 
但埔里墜家迄今僅溯源三代,且均單傳族人不多,一樣很想知道祖先 
從何而來?                                                   
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研究生楊朝傑,最近田野調查發現罕見莿桐墜姓家 
族,有意協助墜家尋根。楊朝傑說,據他初步訪查,墜姓家族祖先若 
非來自大陸,不排除是台灣原住民平埔族後裔,因根據史料記載,濁 
水溪沿岸南彰化一帶平埔族東螺社曾有人姓墜,清道光年間陸續遷居 
埔里漢化,因此莿桐與埔里墜家也有可能出自同源。               
埔子村長墜旺全說,經向戶政單位查閱資料,墜家在台第一代祖先是 
墜福生,住在當時西螺堡莿桐巷庄廿六番地,即目前的埔子村,家族 
繁衍至今已第八代,目前年紀最長者是第五代八十二歲的墜瑞雲,現 
在和兒子住在台北,第八代最小者僅就讀國小。                   
墜旺全表示,埔子村目前住有廿多戶墜姓族人,包括已遷居台北、竹 
南、台中及屏東等地家族成員,至少有三百多人,不少族人逢年過節 
會回埔子村探親,但當問起墜姓由來時長輩也說不出所以然,成了墜 
姓家族心中的結。                                             
「墜姓在台寥寥可數,竟然有人姓名完全一樣,真的太巧合了!」墜 
旺全說,十多年前,他就讀大學的堂妹墜紋伶,從報紙上看到台北市 
政府作文比賽得獎者姓名也叫墜紋伶,一度懷疑是有人冒名參賽,經 
查詢才知道對方原來是遷居台北的堂哥女兒也取名墜紋伶,姓墜又同 
名,機率太低了。                                             
第六代的墜炎森、墜炎昌兄弟十多年前就到大陸廈門經商,兄弟曾依 
祖厝公媽牌位所載「福建詔安」,就近尋找墜姓大陸祖居地,但在當 
地一直未找到姓墜人家,只好作罷。                             
另根據中國姓氏集一書記載,河南省有此姓,「墜子」為河南省民間 
雜戲之一,多由女子演唱,可能因此以此為姓;中國姓氏簡介一書也 
有類似記載,研判「墜」姓應是由職業而來。   
台灣罕見姓氏─雲林墜姓家族要尋根 - 聯合報雲林地方新聞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s://bit.ly/2NvKpum
---------------------
原住民也蓋廟?埔里鎮噶哈巫族的「番祖廟」動土,流離300年,噶哈巫的「番太祖」+噶哈巫族是埔+番太祖是「戰神」,常常顯靈,手持番刀與戰槍擊退敵人,保護噶哈巫族人里地區的平埔族群,族人相信天地萬物皆有靈,主要信仰為祖靈;其中番太祖為埔里鎮蜈蚣里噶哈巫的重要神祇。番太祖是「戰神」,常常顯靈,手持番刀與戰槍擊退敵人,保護噶哈巫族人+宗教儀式融入漢人的文化,連番太祖神像的身旁,供奉的正是哪吒三太子;但噶哈巫族有自己獨特的語言,與活躍的族群文化,官方應該列入台灣正式的原住民族。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s://bit.ly/3tXv5Yx
----------------------------
台灣高砂族/馬卡道族/平埔族群正名/高山族正名運動/11個平埔族群分別是噶瑪蘭、凱達格蘭、道卡斯、巴宰、噶哈巫、拍瀑拉、巴布薩、西拉雅、洪雅、大武攏及馬卡道/聯合國早已准許以「台灣原住民巴宰族」身分參加會議,反觀台灣政府,至今卻仍不允許族群正名。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s://bit.ly/3jSo6LC


103THU00493003-001.pdf

2021-02-16_103756

103THU00493003-001.pdf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