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庄地區,原是賽夏族的居住地,粵人黃祈英,在斗煥坪進入南庄開墾,並在田美村落腳「田尾公館」南庄老街、桂花巷、南庄老郵局、乃木坂、水汴頭洗衫坑、永昌宮、 老楓樹、上崁子等景點。黃祈英,生於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廣東嘉應人,相傳於嘉慶十年(1805),隻身渡台, 並在現在的斗煥坪,與賽夏族人進行物品交易,後娶賽夏族頭目樟加禮女兒為妻,時人稱為「斗乃」, 當年交易的地點/「乃木崎」階梯步道,於南庄郵局前階梯/獅頭山山門『紀元二千六百年紀念』『住職田中應海氏』+水濂橋步道/皇紀兩千六百年-皇紀2600年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南庄 獅頭山 獅山古道 @ 時 空 旅 人 :: 隨意窩 Xuite日誌

401452703_m

這座獅頭山山門建於昭和十五年(1939),是為了慶祝日本皇族2600週年而興建的。同年,獅頭山的前山開始鋪設石板路,直到翌年才完工。南庄線-獅頭山古道口站牌標示。前山登山口處,有一典雅的山門,建於昭和15年(1940),為了慶祝日本皇族2600週年而興建。上頭鑲著金色大字「獅頭山」

建於昭和15年(1940),為了慶祝日本皇紀兩千六百年-皇族2600週年而興建。兩支石柱「勸化堂開善寺」、「曾洞宗獅頭山」後方分別有石柱之一的背面刻字『紀元二千六百年紀念』. 石柱之二的背面刻字『住職田中應海氏』

IMG_20210215_134503

戰爭時期國家對宗教的不良影響,這在勸化堂也可看到。
撲滅淫祠邪教信奉日本佛教 獅頭山佛教護國團創會式 
 竹南郡獅頭山佛教護國團的創會式於五日上午十時起在勸化堂開善寺舉行,在來賓曹洞宗台灣布教總監高田志師、郡下各街庄長、地方官紳熱烈參與觀禮下,三百餘名的團員道了開會時刻便一起就位,合唱國歌,接著又進行遙拜皇居與遙拜神宮之儀式,然後由林清文先生進行開會的致詞,在由管理人總代白山庄山報告本團創立經過。接下來白山氏就議長席,開始審議佛教護國團的團則,逐一討論。由於會員共識頗高,討論過程相當順暢,快速,很快就表決全部原案通過。按照大家的相互推舉,決定團長由田中應海氏擔任。於是田中先生上台簡短致詞,在由田中先生以團長的職責指定本團之顧問、理事、評議員,分別由高田老師、秋山頭分庄長、高成郵便局長等人擔任。同樣的,高田、秋山頭、高城等幾位也都上台簡短致詞。接下來遊大會朗讀個界對本會召開的賀電,然後由林管理人進行閉幕致詞,會議便在中午十二點半結束。以下則介紹本團設立之綱要。大體上,這份綱要可說是針對時局發展與國家狀況而產生的。
一、 吾等都願努力撲滅已成為皇民化運動障礙的淫祠與邪教,積極信奉,傳布王法一本的正信日本佛教,祝禱天皇聖壽萬歲,盡力扶翼皇運昌隆、國體昌隆。
一、吾等皆願率先努力涵養敬神崇祖之信念,作為社會大眾學習之模範。 
一、吾等皆非常感念國家社會栽培養育的恩澤,並且願挺身而出盡忠報國,作為前線戰士的最後後盾。
一、我等皆相信,任何物質都是天地自然之惠澤所賜,國家社會之恩所生,因此,當我們利用任何物品時,都願意抱著最大的感謝之心。
一、對於我們都願意用最誠懇、最尊敬的態度看待各種節慶活動,以感恩抱謝的精神加以實踐,以此作為社會大眾之模範。
一、我們都願意根據佛陀的教法,仔細認真地進行葬禮,去除一般人常見的虛榮,以真實的態度面對死亡。
 會議結束之後,經過午餐及休息,於五日下午二時半開始進行為期五天的集體坐禪與佛教講習,作為竹南郡獅頭山佛教護國團創立的紀念,主題則是在戰時體制下如何配合皇民化運動,體現作為皇民一份子的修養坐禪。活動地點同樣是開善寺,參加人員三十名,經過五天順利的研習,於九日舉行講習結業式。經過這五天充實的研習活動,參與者皆認為頗有意義、很有收穫。研習活動結束後竹南郡獅頭山佛教護國團並於九日中午十二時三十分起舉行「祈願祭」,現場有眾多地方官紳及信徒、護國團團員數百名參列。祭典中除了祈求國威宣揚、武運長久之外,還進行對在支那事變(盧溝橋事變)中陣亡將士之追悼會。該祭典於午後一時半結束。(一○、八、台灣新聞)
南瀛佛教第十六卷第十一號
苗栗南庄豐富行 | 觀看世界 -- 翁聖峰 的 Blog https://bit.ly/3jP949o

時艱客的克服新願記-竹南田中應海


田中應海(1907-?)田中應海,接任勸化堂住持時年 31 歲,他為長野縣人氏,畢業於駒澤大學佛教學科1932(昭和 7)年來台1934 年 1 月 28 日於竹南設立曹洞宗佈教所,與田尾黃煉石、三灣王普鳳、頭份林清文等人熟識,其組織改革獲竹南郡守、頭份莊長的支持。田中應海接任勸化堂住持後,「皇民化運動」也在獅頭山如火如荼地展開。1938 年 6 月,田中新任住持後,把全山的誦經全改為日語,望作為全台寺廟之首。1938 年 8 月,勸化堂召開「改革」後第一次管理人會議,選舉管理人總代,讓日前參加「國語講習」的僧尼,全部以日語誦經,以求全山徹底皇民化。到了同年 10 月 5 日,以「戰時下的精神訓練,喚起皇國民自覺」的「佛教護國團」在開善寺成立1939 年 8 月 9 日,竹南郡下各莊長及有力人士召開勸化堂、開善寺管理人及信徒總代會議,將全山各寺廟的經濟組織合併,廢除舊習慣的勸化堂,1939 年改稱「開善寺」,作為日式寺院的垂範。一週後,有名的竹南郡中港媽祖,在松林郡守的主導下首先被廢,神像被送到獅頭山淩雲寺保管,並為了善導「信仰歸趣」,以預算一萬三千餘圓建立竹南寺,全都由地方人士所捐。而竹南寺其實就是田中應海所主持的曹洞宗佈教所的擴大化。1939 年 11 月 26 日,開善寺建造號稱集合百萬人赤誠的「百萬地藏佛像」落成開光,以作為追悼「事變戰歿勇士」; 一週後,12 月 3 日,第二次「佛教護國團員大會」在開善寺召開。 1940 年 8 月 10 日,勸化堂、開善寺召開管理人及信徒總代會議,除了會務及決、預算報告外,並提出了興建坐禪道場與護國塔,目的是希望獅頭山作為鍛鍊身心的道場,以及作為貫徹透過宗教的「皇民化運動」本源的使命,此一坐禪道場建在勸化堂內,一方面成為郡下「青年修齊道場」,另一方面則成為「寺廟整理運動」被廢寺廟神像的收容教室。同年 10 月 23 日,第三次的「佛教護國團(員)大會」在勸化堂、開善寺召開,並自該日起至 27 日舉行「佛教講習會」。之後,《台灣日日新報》即未再見有關獅頭山的任何報導。 獅頭山在「皇民化運動」開始後,特別是勸化堂、開善寺所扮演的角色是竹南地區舊慣信仰寺被掃除後的佛教皈依中心。而其中的主導者為曹洞宗派下僧人當無疑問。自從獅頭山開山運作後,日籍曹洞宗僧與其關係密切者有 5 人,即今西大龍、松山宏道、村上壽山、佐久間尚孝、田中應海,台籍僧侶則有善慧、覺力、妙果三位法師。而其中田中應海則是在「皇民化運動」下對獅頭山影響最深遠,而從戰前戰後獅巖洞元光寺的住僧法號來看,其所皈依者為善慧的月眉山派及覺力的法雲寺派。 


Microsoft Word - 15-4-闞正宗-耀.doc (hcu.edu.tw)

2021-02-15_222939

Microsoft Word - 15-4-闞正宗-耀.doc (hcu.edu.tw)


2021-02-15_2213172021-02-15_221303IMG_20210215_1356342021-02-16_0808252021-02-15_2212492021-02-15_221232http___pic.pimg.tw_lcjrk_1383138042-4131465503_wn8a8afdffcd00baa4

獅頭山被遺忘的角落 @ 廣興兩公婆的部落格 :: 隨意窩 Xuite日誌


南庄 獅頭山 獅山古道 @ 時 空 旅 人 :: 隨意窩 Xuite日誌
皇紀2600年就是從第一位天皇即位算起的第2600年,也就是日本開國兩千六百年的意思,而兩千六百年正值昭和15年(2600-660=1940,1940=昭和15),昭和是日本第124位天皇(註一),遇上2600年這個開國整數,對日本國來講,當然是非常 重大的日子。
日本的「皇紀」有時也會直接以「紀元」稱呼,而這個紀元當然不是指西曆的紀元,是指天皇紀元的意思。以日本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即位的年份當基點計算。
因此以這種方法計算的年代,又稱「神武紀元」、或「神武曆」(所以總共有:皇紀、紀元、神武紀元、神武曆這幾種稱法),因為是以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算起,所以皇紀元年等於神武元年。
史學家從「日本書紀」(日本的史書)的編年法去推算年代,神武元年大約相當於西元前660年,也就是說,神武曆與西曆相差有660年, 把西元年份加上660就等於神武曆的年份,例如西元2000年就是神武 2660年(即皇紀 2660年)。
因此皇紀2600年就是從第一位天皇即位算起的第2600年,也就是日本開國兩千六百年的意思,而兩千六百年正值昭和15年(2600-660=1940,1940=昭和15),昭和是日本第124位天皇(註一),遇上2600年這個開國整數,對日本國來講,當然是非常 重大的日子。
苗栗獅頭山的山門是為紀念皇紀兩千六百年而建
獅頭山在日本時代是屬於日本曹洞宗(此碑背面刻有「皇紀兩千六百年」)皇紀2600年
當年在日本全國各地,以及台灣都舉辦了許多的慶祝活動。除活動之外,另藉由2600年的名義,還提出了許多的建設計畫。但當時正處於中日戰爭中期(昭和 12 年到昭和 20 年是戰爭期),戰事膠著,多少也希望藉由國家慶典,提高軍心士氣,凝聚人民的向心力。
台灣在當年仍屬於日本統治,所以為了皇紀兩千六百年,台灣也免不了必須配合舉行相關的活動 。然而隨著時間的消逝,人們也忘記了過去台灣也曾有過這麼一段「皇紀兩千六百年」,這些在台灣的「皇紀兩千六百年」遺跡是愈來愈少。
它們有的毀於自然天災,但大多數仍是毀於人為破壞。在台灣現存的任何一座「皇紀兩千六百年」遺跡,都十分珍貴,它們代表著台灣這塊土地在過去所歷經的總總,活生生的見證。
這幾年來密集地拜訪日治時期的古蹟,發現不少的古蹟解說牌上,當遇上日治年代的時候,常改稱以毫不相干的「民國」,或刻意用西元避開, 都是對歷史的不尊重。
事件的年號一變,時空就全錯亂掉,事件的年代感不見了,它們背後所代表的時代精神也通通沒有了。
塗塗改改可以用來對付教科書、碑文、任何的文字記錄。但塗改無法將歷史倒轉從頭再來,畢竟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發生過了 ,不是改掉了就代表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人生短短數十寒暑,一生很快就從地球上過去了,塵歸塵土歸土,什麼都不留下,但石碑可以將我們的故事展現在後代的眼前。所以做人不要小鼻子小眼睛,義氣用事地毀壞石碑。好好地對待前朝遺物,我們的歷史才不會出現空白章節,或是如同碑文一樣,出現被人刻意修改塗抹的段落。
我目前蒐集到的與皇紀兩千六百年相關的遺跡有:
苗栗獅頭山山門(位於124縣道上22公里的那座老山門)
位於新竹靈隱寺的石燈籠、手水缽(這些東西是從新竹神社搬過來的)
北投不動明王石窟附近的「草庵創建」碑(不過上面是寫皇紀兩千六百一年)
汐止神社石燈籠(汐止忠順廟)
更多有關台灣當時慶祝皇紀兩千六百年的事物,我還在持續地蒐集調查中。
獅頭山於勸化堂--台灣十二勝景之一/苗栗獅頭山的山門是為紀念皇紀兩千六百年而建,獅頭山在日本時代是屬於日本曹洞宗(此碑背面刻有「皇紀兩千六百年」)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s://bit.ly/2AtS5qA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43941065730870/permalink/2729872990470987/

150434436_3754082274683093_3323989969970972711_o149316542_3754082194683101_449974582626074610_o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43941065730870/permalink/2729872990470987/


南庄地區,原是賽夏族的居住地,粵人黃祈英,在斗煥坪進入南庄開墾,並在田美村落腳「田尾公館」南庄老街、桂花巷、南庄老郵局、乃木坂、水汴頭洗衫坑、永昌宮、 老楓樹、上崁子等景點。黃祈英,生於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廣東嘉應人,相傳於嘉慶十年(1805),隻身渡台, 並在現在的斗煥坪,與賽夏族人進行物品交易,後娶賽夏族頭目樟加禮女兒為妻,時人稱為「斗乃」, 當年交易的地點/「乃木崎」階梯步道,位於南庄郵局前一小段階梯/獅頭山山門+三灣永和宮+南庄老街+水濂洞+水濂橋步道/皇紀兩千六百年-皇紀2600年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