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太公後裔-謝姓/大小謝/謝家,那真是高門大戶,名人輩出,比如謝安、謝玄、謝琰、謝靈運、謝朓等等。就算是女子也有很好的文化,比如謝道韞,一句「未若柳絮因風起」便留名青史/大謝“謝靈運”和小謝“謝朓”。謝靈運,東晉人,是山水詩的開創者,是我國文學史上著名的山水詩人。謝朓,南朝齊人,因與謝靈運的經歷非常相似,因此被稱爲“小謝”,他的山水詩風格清俊秀麗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謝徽,字元懿,長洲人。
博學工詩文,與高啟齊名。弟謝恭亦能詩。洪武二年(1369年)參與編修《元史》,史成,授翰林國史院編修。不久擢吏部郎中,與高啟同時辭官歸里。洪武六年復起國子助教卒。


柳絮才-聰慧才女-謝道蘊/謝安+謝道蘊(也作謝道韞),從小聰明伶俐、才華洋溢。後人以「柳絮才」或「詠絮之才」、「詠絮才 」稱讚女子的文才、稱讚聰智美女,就是來自這個典故。例如《紅樓夢》中也以「詠絮才」稱讚林黛玉,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2020-12-30_152005下載 - 2020-12-30T151455.906

謝道韞(生卒年不詳),又作謝道蘊,字令姜,東晉時人,詩人,是宰相謝安的姪女,安西將軍謝奕的女兒,名將謝玄的長姊,也是著名書法家王羲之的兒子王凝之的妻子
謝道韞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7YxAAQ
詠絮之才
謝道韞留下來的事蹟不多,其中最著名的故事,記載在《世說新語》中:謝安在一個雪天和子侄們討論可用何物比喻飛雪。謝安的侄子謝朗說道「撒鹽空中差可擬」,道韞則說:「未若柳絮因風起」,因其比喻精妙而受到眾人的稱許。也因為這個著名的故事,她與漢代的班昭、蔡琰等人成為中國古代才女的代表人,而「詠絮之才」也成為後來人稱許有文才的女性的常用的詞語,這段事蹟亦為《三字經》「蔡文姬,能辨琴。謝道韞,能詠吟。」所提及,亦有時人比之為竹林七賢[1]。
婚姻
謝道韞嫁王凝之為妻,婚姻並不幸福。《晉書·列女傳·王凝之妻謝氏》:「(謝道韞)初適凝之,還,甚不樂。安曰:『王郎,逸少子,不惡,汝何恨也?』答曰:『一門叔父,有阿大(謝尚)、中郎(謝據);群從兄弟復有『封、胡、羯、末』,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封是指謝韶,胡是謝朗,羯是謝玄,末是謝川,都是謝家兄弟的小字。謝道韞抱怨說謝家兄弟都這麼傑出,沒想到天地間還有王凝之這個庸才!
姐弟之間
謝道韞為謝家傑出人物,謝玄非常敬重她。道韞出嫁之後,對弟弟要求依然非常嚴苛,曾痛言責問他道:「你怎麼還是不長進,是俗事費心還是天賦有限?」[2]謝玄曾寫信與她道「此二日東行,游步園中,已極有任家湖形模也。姊相矚此,亦有所散。」此文被收入《全晉文》中,為謝玄少數幾篇留下來的文字之一。
捉刀殺敵
在孫恩之亂時,丈夫王凝之為會稽內史,但守備不力,出逃未遂為敵軍所捕,被殺。謝道韞聽聞敵至,舉措自若,拿刀出門殺敵數人才被抓[3]。孫恩因感其節義,故赦免道韞及其族人。王凝之死後,道韞在會稽獨居,終生未改嫁。謝道韞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7YxAAQ
------------------------------
魏晉南北朝婦女地位,指的是從三國至魏晉南北朝,社會上對兩性的看法。魏晉南北朝因為長期處於分裂狀況中,缺乏一個強而有力又穩定的中央政府來進行教化。胡人的入侵、胡風的影響更沖淡了名教的約束,使得父子、夫婦之間的關係趨於由親密的情感代替了嚴峻的禮法。
換言之,人性的復甦讓魏晉成為中國古代歷史上精神較自由、思想較活躍的一段時期。繼而讓婦女擺脫封建禮教的束縛,接受外來文化提供的機遇,使他們的社會地位相對提高。
就整個魏晉南北朝的婦女地位而言,社會上對女性的觀點仍舊跳脫不開中國素來重男輕女的大架構,但因為時代環境的關係,禮教式微,使得婦女約束較少,社交也頗為自由。北方婦女因受胡風影響較深,女權尤高。南、北之婦女地位又稍有不同,北朝婦女「持門戶」,除了傳統婦女的內部工作之外,還要打點家庭外交事宜,可見北朝婦女受胡風的影響較大。此外,北朝婦女之間甚至還有結社之風 ,其活潑程度是南朝婦女所不及的。
魏晉南北朝婦女地位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7Waue6
受教狀況
魏晉女子受教育的意識增強,大量才女的湧現也是和先前幾個朝代有所不同。章學誠先生曾言:「晉人崇尚玄風,任情作達,丈夫則糟粕六藝,婦女亦雅尚清言。布障解圍之談,新婦參軍之戲,雖大節未失,而名教蕩然。」此一時期最有名的才女便是謝安姪女謝道韞。謝家在東晉時期為僑性高門世族之一,家庭文化繁榮,女子和男子一樣有接受教育的權利,而謝道韞就是這之中的佼佼者。
《晉書˙列女傳˙謝道韞》:「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
就是個很有名的例子,後《紅樓夢》借道韞之事來稱頌黛玉的文采,更是將「詠絮之材」宣揚到了極致。受到玄學的影響,謝道韞詩歌的創作風格多為清新灑脫。如:
《泰山吟˙登山》:「峩峩東嶽高,秀極衝青天。巖中間虛宇,寂寞幽以玄。非工復非匠,雲構發自然。器象爾何物,遂令我屢遷。逝將宅斯宇,可以盡天年。」
行文之間格高而氣邁,表達他曠達灑脫的人生觀。此外,才女鍾琰的《遐思賦》和左棻的《離思賦》都是生在對亂世的幽怨和對生命自身悲憫的感慨。 魏晉是人性的自覺時代,女性受教育能得到社會的認可,於是她們抓住時代的機遇,通過自身努力,最終成為社會需要的知識女性。
家庭地位
魏晉是個開放的時代,尊重女性、寬容女性也是這個時代的新氣象。在閨閣生活中,他們並非一昧的「從父從兄」,而是保留自己的發言權,在家庭決策上能夠提供意見的人。如:
《世說新語˙賢媛》:「李平陽,秦州子,中夏名士。於時以比王夷甫。孫秀初欲立威權,咸云:『樂令民望不可殺,減李重者又不足殺。』遂逼重自裁。初,重在家,有人走從門入,出髻中疏示重。重看之色動,入內示其女,女直叫「絕」。了其意,出則自裁。此女甚高明,重每咨焉。」中,李重遇事經常和其女商量。
古代女子大都被要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家相父教子成為女子應盡義務。然而,魏晉是個戰爭不斷、政權更迭的朝代,人們對國法已經失去信心,對於禮法的重視也自然淡化了。 換言之,家庭倫理規則的相繼打破,使得女性地位提高,不像先前禮法束縛著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如:
《顏氏家訓˙治家篇》:「鄴下風俗,專以婦女持門戶,爭訟曲直,造請逢迎,車乘填街衢,綺羅盈府庫,代子求官,為夫訴屈。」說明北齊時鄴下的風俗,能夠「代子求官,為夫訴屈」,和先前「出門必擁蔽其面」有很大的不同。
魏晉也展現平等的夫妻關係。如:
《世說新語˙賢媛》:「許允婦,是阮衛尉女,德如妹,奇醜;交禮竟,允無復入理,家人深以為憂。會允有客至,婦令婢視之,還答曰:『是桓郎。』桓郎者,桓範也。婦云:『無憂,桓必勸入。』桓果語許云:『阮家既嫁醜女與卿,故當有意,卿宜察之。』許便回入內。既見婦,即欲出。婦料其此出,無復入理,便捉裾停之。許因謂曰:『婦有四德,卿有其幾?』婦曰:『新婦所乏唯容爾。然士有百行,君有幾?』許云:『皆備。』婦曰:『夫百行以德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謂皆備?』允有慚色,遂相敬重。」
阮氏的巧妙回答,使得「德」成為夫妻關係中平等的標準,反映晉朝女性有了和男子平等的對話權,女性地位提高。
婚姻自主
秦漢以來重男輕女的觀念,復因在農業社會中,需要大量勞動力的事實,使得先天上體能就男子維差的女性,被視為純消費者。
漢朝陳蕃云:「盜不過五女之門,以女貧家也。」
另外,董仲舒《春秋繁露》、班固《白虎通義》都強調了三綱五常;班昭《女誡》講述「三從之道,四德之儀」等女子應恪守的道德規範。直到魏晉,因胡風傳入中原,再加上道家思想的盛行,使他們進入了人性自覺的時代,婦女的社會地位才漸漸被重視。
擇偶的自主性
相對於魏晉南北朝以前的朝代,男女結婚大都是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魏晉南北朝時雖男女還是受此一傳統束縛,但和秦漢相比,自由戀愛的比例相對提高。 如干寶《搜神記》卷十五載:「晉武帝世,河間郡有男女私悅,許相配適。」受到社會風氣的影響,這種男女自由戀愛的現象是很常見的。
此外,在魏晉的詩歌中,也有反映此一現象,如:「我出東門游,邂逅承清塵,思君即幽房,侍寢執衣巾」;「我既媚君姿,君亦悅我顏,何以致殷勤,約指一雙銀,何以致區區,耳中雙明珠」這種「婦人不能以禮從人」,違背常理的現象,正式魏晉女子思想開放,大膽追求戀愛的表現。
改嫁和再嫁
魏晉時道德理念較為寬鬆,婦女追求幸福的權利較為顯著,女子改嫁再嫁的行為得到了社會的寬容。如:
《世說新語˙傷逝》:「庾亮兒遭蘇峻難遇害。諸葛道明女為庾兒婦,既寡,將改適,與亮書及之。亮答曰:賢『女尚少,故其宜也。感念亡兒,若在初沒。』」
說明當時諸葛道明的女兒再嫁是受到父親和公公允許的。
魏晉南北朝婦女地位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7Waue6


「未若柳絮因風起」——謝道韞
人說「覺得鬱悶的時候,不妨讀一讀《晉史》,偷懶的時候不妨讀一讀《世說新語》。那些名士風流,狂狷有之,瀟洒有之,不羈有之。」魏晉南北朝的風流名士令人嚮往,而兩晉有名的女名士,便有謝道韞的身影。《世說新語》中記載到:「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道韞曰:『未若柳絮因風起』。」
詠絮一事,在那個信息傳播沒有現在這麼快的時代,也讓謝道韞成為了與漢代班昭、蔡琰等人一樣的古代才女。
謝道韞出身不凡,她不僅是東晉安西將軍謝奕之長女,還是宰相謝安的侄女。而她的丈夫是書法家王羲之的次子王凝之。曹雪芹曾把林黛玉比作謝道韞,在《紅樓夢》第五回中的「金陵十二釵正冊判詞」中的「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其中的「詠絮」才便說的謝道韞。
史書對其記載的評價是很高的,《晉書》記其「聰明有才辯」「風韻高邁,敘質清雅」。《晉錄》寫其「清新玄旨,姿才秀遠」。有關於她的事跡最出名的就是兩個,據《晉書 王凝之之妻謝氏》記載王凝之的弟弟王獻之在廳堂上與客人談議,辯不過對方,此時身在房間的謝道韞聽的很是清楚,就像幫王獻之一下,「道韞遣婢白獻之曰:「欲為小郎解圍。」乃施青綾步鄣自蔽,申獻之前議,客不能屈。」讀到這,不得不佩服的是謝道韞的才學與膽識。「客不能屈」四個字,生動地體現了謝道韞的才學過人,即使舌戰群儒,也能讓他們敗下陣來。
同樣她的膽魄也不同於平常之人,「謝道韞在王家度過了數十年,東晉王朝氣數已盡,孫恩、盧盾起義爆發。當時任會稽內史的王凝之已迷戀上道教,面對強敵進犯,不是積極備戰,而是閉門祈禱道祖能保佑百姓不遭塗炭。謝道韞勸諫了丈夫幾次,王凝之一概不理,謝道韞只好親自招募了數百家丁天天加以訓練。孫恩大軍長驅直入衝進會稽城,王凝之及其子女都被殺。謝道韞目睹丈夫和兒女蒙難的慘狀,手持兵器帶著家中女眷奮起殺賊,但終因寡不敵眾被俘,此時她還抱著只有三歲的外孫劉濤。她對孫恩厲聲喊道:「大人們的事,跟孩子無關,要殺他,就先殺我。」孫恩此前聽說過謝道韞是一位才華出眾的女子,今日又見她如此毫不畏懼,頓生敬仰之情,非但沒有殺死她的外孫劉濤,還派人將他們送回會稽。」這樣的膽魄不僅是我所敬仰的,同樣也是我遠遠不能企及的高度。面對著敵人侵犯,謝道韞作為一介女流之輩,能夠做到訓練一支隊伍,在目睹了丈夫和兒女蒙難之後,還能做到與敵人對抗,這樣的膽識令人敬畏。
濟尼稱其「王夫人神情散朗,固有林下風氣」。《婦人集》載到「謝道韞有文才,所著詩、賦、誄、訟,傳於世。」余嘉錫「道韞以一女子而有林下風氣,足見其為女中名士。」看了這麼多人對她評價,不僅對這位女子的試問產生極大的好奇心,而在了解到她的詩文都被遺失了之後,不禁扼腕嘆息。
而現在最被人知的作品就是她的《泰山吟》「峨峨東嶽高,秀極沖青天。岩中間虛宇,寂寞幽以玄。非工復非匠,雲構發自然。器象爾何物?遂令我屢遷。逝將宅斯宇,可以盡天年。」
整首詩所透露出來不是女詩人常寫的風花雪月,字裡行間流露的是大氣磅礴之態,或許這就是謝道韞的迷人之處吧。
創作這首詩時正處於晉安帝隆安三年,也正是動盪之時。謝道韞面向大自然所表現出來的情感區別於其他女詩人,在面對自然風光時,一般的女詩人會想要表達對景物的悲泣,而是在提出質問之後,面對著高聳入雲的泰山,表達出來的並不是對自己顛沛流離的身份的慨嘆,而是筆鋒一轉決心投身於山川這雄奇壯偉的懷抱,順應自然,終享天年。
評價一個人物,必定會將其標籤化,而對於謝道韞,摘不掉的就是「詠絮」才女、王凝之之妻。對於謝道韞,我所知甚少,但「從謝道韞身上,我們可以窺見那逐漸消逝在時代深處的一縷芳華,她就是那縷芳華里,最後的一絲遺韻。」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34y8bxy.html
-------------------------------------
未若柳絮因風起
謝道韞是宰相謝安的侄女、太傅大哥謝無奕的女兒、左將軍王凝之的妻子。 白雪紛紛何所似(謝安)? 撒鹽空中差可擬(謝朗)。 未若柳絮因風起(謝道韞)。這是一則千古佳話,表現了女才子謝道韞傑出的詩歌才華。
據《晉書·王凝之妻謝氏傳》及《世說新語·言語》篇載,謝安寒雪日嘗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公欣然,兄子朗及兄女道韞賡歌(詩即如上),公大笑樂。
「未若柳絮因風起」的光芒下——對比,謝道韞、謝朗
知「未若柳絮因風起」者,未必知謝道韞,知謝道韞者,無不知「未若柳絮因風起」。
以一言而名揚千古,這世上又有幾人?何況是以女子之身。
圖摘自百科
但說出:「撒鹽空中差可擬」的謝朗,其真差乎?
以今人眼光看,以撒鹽喻下雪,俗不可耐,毫無新意。
但以古人眼光,以撒鹽喻下雪,其真的是一無是處麼?
在宋漁看來,謝朗不過是說出了事實,是意有所指。
為什麼呢?
首先,謝朗並不是一個常人。
《續晉陽秋》中說他「文義艷發」,《中興書》中道他「博涉而有逸才。」
或許這裡看不出他多有本事,但其辯倒名僧支道林,這裡可見其本身非是常人。
但一個如此牛逼的人物為何說出這麼一句成為謝道韞陪襯的話,其中三昧,值得深思。
據宋漁所知,鹽在古代有「百味之王」之稱,在先秦時期甚至鹽比金貴。而常人所食之鹽,在雜質的混沌下,怎麼可能如韓愈筆下所說:「天街雪似鹽。」
唯有官鹽,才能「撒鹽空中差可擬」。到了這裡,我們可以說,謝朗的本意是:「就像下白花花的銀子一樣。」
這何嘗不是一道諷刺自家過於奢華之語?
「舊時王謝堂前燕」正是在說此時的王謝之家的富貴!
謝安棋間安天下,謝家,此時何曾不是樹大招風?
謝道韞一句:「未若柳絮因風起」,將謝朗言語後的壓抑氛圍盡掃,眾人皆有台階可下。
故,在宋漁看來,讓謝道韞因此成名的是她的機智聰慧,而不是單單此句的韻味萬分高妙
從小參預世事,多見世面的謝朗說憤青的話在當時是十分可能的。在謝安的教導下,其正氣十足,再加上經常參與名流的清談,畢竟年幼,年少輕狂。
當然,一切都是宋漁的胡亂猜測。不過,謝家子弟謝朗,其一生遠比那場宴會的主角——謝道韞幸福的多
謝朗官拜太守,經世濟用;謝道韞所託非人,晚景淒涼。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z2pjgll.html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