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37位奇女子,個個絕代風華/《梨花仕女圖》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嚴蕊:嚴蕊,原姓周,字幼芳,漢族,生卒年不詳,南宋中期女詞人。出身低微,自小習樂禮詩 -華人百科 https://bit.ly/3jccwtO
嚴蕊,字幼芳,天台營妓。約與朱熹、唐仲友為同時期人。
生平
嚴蕊是南宋時浙江台州的官妓,色藝俱全,名聞四方。淳熙九年(1182年),因唐仲友的「永康學派」反對朱熹理學,被朱熹誣害與官員唐仲友通姦而收監,慘遭嚴刑毒打以令其供詞誣唐仲友,「兩月之間,一再杖,幾死。」嚴蕊寧死不從,並道:「雖然身為賤妓,有太守有濫,罪不至死,然是非真偽,豈可妄言以誣士大夫!」後來,事件鬧到皇帝耳裡,認為是「秀才爭閑氣」[1],將朱熹調任,此案轉由岳飛後人岳霖處理嚴蕊作〈卜算子〉表白,岳霖當即判其無罪釋放,除籍從良。嚴蕊後被趙宋宗室納妾。作品多佚,僅存《卜算子》等三首,據此改編的戲劇《莫問奴歸處》,歷久不衰。慶元二年十二月(1196),沈繼祖彈劾朱熹,「不孝其親」、「不敬於君」、「不忠於國」、「玩侮朝廷」、「哭吊汝愚」、「為害風教」等六大罪,還主張斬熹之首,以絕朱學,而史稱「慶元黨案」。[2]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裡說「宋人小說多不足信」,並舉了嚴蕊的這首《卜算子》,懷疑「系唐仲友戚高宣教作……」。今人束景南教授在其著作《朱子大傳》中認為唐仲友確有貪污罪行,並認為《卜算子》詞非嚴蕊所作、洪邁《夷堅志》所記嚴蕊作詞訴冤全屬虛構。張岱年在其書序中評語說「關於朱熹彈劾唐仲友一事,近人抱著『反理學』的偏袒態度多同情唐氏……」。但此說仍未能證實。余嘉錫《四庫提要辨證》更進一步言:「夫唐宋之時,士大夫宴會,得以官妓承值,徵歌侑酒,不以為嫌。故宋之名臣,多有眷懷樂籍,形之歌詠者,風會所趨,賢者不免。仲友於嚴蕊事之有無,不足深詰。」
嚴蕊今存作品有三,待考證:
一、《卜算子》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二、《如夢令》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
三、《鵲橋仙》 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謝。穿針人在合歡樓,正月露、玉盤高瀉。 蛛忙鵲懶,耕慵織倦,空做古今佳話。人間剛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嚴蕊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S9Tb0g
-----------------
嚴蕊-人名。字幼芳。南宋(1127∼1279)孝宗(1162∼1189)時浙江天台營妓。色藝俱佳,為當時難得之才女。曾應台州(今浙江天台、仙居及寧海等縣)太守唐與正之請,當宴即席就「紅白桃花」填詞「如夢令」一闕,頗受太守之讚賞,聲名也因而更為遠播。但也因盛名之累受到政爭的牽連,遭朱熹以「傷害風化」為由的迫害。嚴蕊受到嚴刑拷打,卻不屈服。此事甚至傳入孝宗之耳。後岳霖接任浙東提舉,憐其無辜受冤,命其自陳申訴,蕊不加思索,信口占「卜算子」一首為己辯訴:「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往也如何往?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嚴蕊之才智獲得岳商卿賞識,判其無罪釋放,並將蕊由樂部除籍,予以從良。明代馮夢龍將此故事采錄於「情史」之外,凌濛初亦將此事收入「二刻拍案驚奇」一書中
--------------------
嚴蕊詩詞集_讀古詩詞網 https://bit.ly/3n2XyZe
嚴蕊(生卒年不詳),原姓周,字幼芳,南宋中葉女詞人。出身低微,自小習樂禮詩書,淪嚴蕊爲台州營妓,改嚴蕊藝名。  嚴蕊善操琴、弈棋、歌舞、絲竹、書畫,學識通曉古今,詩詞語意清新,四方聞名,有不遠千里慕名相訪。
卜算子·不是愛風塵
朝代:宋代
作者:嚴蕊
原文: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譯文及註釋
更多
作者:佚名
譯文
我自己並不是生性喜好風塵生活,之所以淪落風塵,是爲前生的因緣(即所謂宿命)所致花落花開自有一定的時候,可這一切都只能依靠司其之神東君來作主。
該離終須要離開,離開這裏又如何能待下去。若能將山花插滿頭,不需要問我歸向何處。
註釋
①風塵:古代稱妓女爲墮落風塵。
②前緣:前世的因緣。
東君:司春之神,借指主管妓女的地方官吏。
“若得兩句”:若能頭插山花,過着山野農夫的自由生活,那時也就不需問我歸向何處。奴,古代婦女對自己的卑稱
⑤終須:終究。
賞析二
更多
作者:青若
那一年,時任台州的太守唐與正(字仲友),相召嚴蕊前來作陪酒局。眼前是紅紅白白的桃花,千枝萬朵,盛開如海。有蜂兒追,蝶兒舞,燕子簾前輕聲語。
美人與桃花,相映成趣。
趁着酒興,唐與正命嚴蕊以身邊的紅白桃花爲題,賦詞一首。於是,就有這麼一首關於桃花的《如夢令》。當時,唐仲友還賞了她兩匹縑帛。
這首小令的大意是:
假如你說它是梨花,答案當然錯了。倘若你再猜它是杏花,也不對。
你瞧它那種潔白與粉紅相間的顏色,實在是春風裏的另一番風景和情趣。
曾經記得,曾經還記得。
背景
更多
作者:佚名
南宋淳熙九年,浙東常平使朱熹巡行臺州,因唐仲友的永康學派反對朱熹的理學,朱熹連上六疏彈劾唐仲友,其中第三、第四狀論及唐與嚴蕊風化之罪,下令黃岩通判抓捕嚴蕊,關押在臺州和紹興,施以鞭笞,逼其招供。嚴說:“身爲賤妓,縱合與太守有濫,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僞,豈可妄言以污士大夫,雖死不可誣也。”此事朝野議論,震動孝宗。後朱熹改官,嶽霖任提點刑獄,釋放嚴蕊,問其歸宿。嚴蕊作這首《卜算子》。嶽霖判令從良,被趙宋宗室納爲妾。
賞析
更多
作者:佚名
上闋抒寫自己淪落風塵、俯仰隨人的無奈。“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首句開門見山,特意聲明自己並不是生性喜好風塵生活。封建社會中,妓女被視爲冶葉倡條,所謂“行雲飛絮共輕狂”,就代表了一般人對她們的看法。作者因事關風化而入獄,自然更被視爲生性淫蕩的風塵女子了。因此,這句詞中有自辯,有自傷,也有不平的怨憤。次句卻出語和緩,用不定之詞,說自己之所以淪落風塵,是爲前生的因緣(即所謂宿命)所致。作者既不認爲自己貪戀風塵,又不可能認識使自己沉淪的真正根源,無可奈何,之後只好歸之於冥冥不可知的前緣與命運。“似”字似字乍看若不經意若不經意,實耐尋味。它不自覺地反映出作者對“前緣”似...嚴蕊詩詞集_讀古詩詞網 https://bit.ly/3n2XyZe
嚴蕊:嚴蕊,原姓周,字幼芳,漢族,生卒年不詳,南宋中期女詞人。出身低微,自小習樂禮詩 -華人百科 https://bit.ly/3jccwtO
-----------------
青樓大才女嚴蕊|被陷入獄後作詞一首感動提刑官終得自由身
2018-01-22 由 老向廿五而有志於學 發表于歷史
首先提醒一句,青樓不是妓院,青樓女不是妓女,人家可是賣藝不賣身的哦。青樓女子可不是躺著就能賺錢的那種,她們不僅要有姿色,還得有才氣。可以說青樓女是舊社會學識最高的一類女人了吧。當然話又說回來了,畢竟是女人嘛,更何況又是青樓女子,本身出身就低賤,職業更在下九流之列。縱才氣再高,始終是上層男人的玩樂對象,命運大多悽慘。
比如大家都知道的杜十娘,痴絕地愛著富家子弟李甲,欲將終身託付於他。可是她的深情卻被人家玩弄,最終自己被當玩物一樣賣給他人。杜十娘崩潰了,萬念俱灰之下「怒沉百寶箱」,自己也隨之躍入江中。
而今天我們要講的這位青樓大才女,名叫嚴蕊。她的命運比杜十娘好多了,只是也曾身陷牢獄之災幾近死去。
好端端的青樓女怎麼會搭上牢獄之災呢?說來她也真是冤屈,自己也沒做啥,就因為咱們的大理學家朱熹想清除自己的政治對象,被當成攻擊目標了。
南宋淳熙九年(1182),台州知府唐仲友為嚴蕊、王惠等4人落籍,回黃岩與母居住。也就是這一年,朱熹連上六疏彈劾反對自己理學的唐仲友。其中第三、第四狀論及唐與嚴蕊風化之罪,於是嚴蕊就被下令追捕關了起來。為逼其招供,嚴刑拷打是少不了的,管你是不是大才女,鞭刑伺候。"兩月之間,一再杖,幾死"。所謂女本柔弱嘛,換成尋常女子可能也就招了,可嚴蕊硬是不招,寧死不從。還很有氣節地說道:"身為賤妓,縱合與太守有濫,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偽,豈可妄言以污士大夫,雖死不可誣也。"
哇,沒想到一個風塵女子也是這麼有氣節啊!此時朝野議論紛紛。好在孝宗皇帝經人勸說之下信任了她,認為朱熹此番不過是「秀才爭閒氣」,故將之調任,轉由岳飛後人岳霖任提點刑獄審理此案。而岳霖也沒辜負岳飛之名譽,明察秋毫,判嚴蕊無罪。可是,嚴蕊之後該何去何從呢?是從良呢還是繼續留為營妓呢?岳霖問她,而她沒有明說,作詞一首以明心志: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卜算子·不是愛風塵)
岳霖聽罷,自然知曉其意,遂判其從良,嚴蕊終得自由身。重獲自由之後,嚴蕊便歸家養息,而人們聽聞了她的事跡後,紛紛來探望她。此時,人們來訪不再是為了她的姿色,不是為了眠花藉柳,只為拜見她堅貞不屈的靈魂。知道她已經從良後,求親之人絡繹不絕。而最後嚴蕊看中了一個很愛慕她的趙宋宗室子弟,從此與之相伴幸福一生,不必像其他青樓女子一樣悽苦地度過晚年。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o86eke5.html
---------------------

卜算子 (宋)嚴蕊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據史載,嚴蕊是南宋孝宗時人,籍貫浙江台州,自幼有才,父親曾任臨安府尹,因直言上疏被削官,她也被貶為營妓,才改名嚴蕊。營妓即官妓,專門坐檯陪侍官員,但不能陪寢,是只賣酒不賣身的。
這首詞是嚴蕊在一場冤獄中寫的。由於嚴蕊色藝冠絕一時,善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當時的台州太守唐仲友對她很是照顧,經常與她詩詞相和,交往甚密。而唐仲友與理學大師朱熹不和,有學術分歧和官場派系之爭。朱熹想利用「生活作風問題」搞垮唐仲友,便指使他人告唐仲友與嚴蕊濫交。嚴蕊因此被緝拿入獄,遭受嚴刑拷打,「一再受杖,委頓幾死」。但看似纖弱的嚴蕊卻表現得堅強不屈,無論如何拷問,只承認陪酒,不承認上床。她說:「身為賤妓,縱使與太守有染,科罪不致死。然是非真偽,豈可妄言以污士大夫。雖死不可污也!」
這個涉及妓女、官員、學者、通姦等等熱門噱頭的桃色事件,很快傳到皇帝耳邊,皇帝平衡全局,輕描淡寫的說:「此秀才鬥閒氣耳!」後朱熹調任,岳飛之子岳霖擔任浙東提點刑獄公事,十分佩服嚴蕊的骨氣,重審嚴蕊案件,並讓嚴蕊作詞自陳。才有了這一首流傳後世的《卜算子》,嚴蕊也因此得以出獄並脫離營籍。
在這場力量懸殊的博弈中,嚴蕊雖是一個身份卑賤的營妓,卻有著正直高尚的氣節,身受酷刑仍堅貞不屈,面對威逼利誘不為所動,可謂「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相比之下,朱熹這位名留青史的理學大師,為了個人恩怨,不惜使用卑鄙無恥的手段來陷害他人,甚至殃及無辜,其人格未免有些「下三濫」了。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詞如其人,何等淡定從容!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8oraxg.html
古文點評:嚴蕊的卜算子及其背後的故事 - 每日頭條 https://bit.ly/2HFDnR4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