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雲山莊位於台灣台中市神岡-筱雲山莊主人呂氏,原籍福建漳州詔安縣-興建於同治五年(1866年)又稱呂家新厝或第二公厝-筱雲山莊具有以下特色:第一建有書齋筱雲軒,藏書豐富,以文會友最有名;第二同時擁有中國風格與日式風格的庭園,有山有水,風水佳,是二進六護龍的四合院建築;第三建有兼具防衛、登高望遠、壯觀和風水功用的獨立門樓;第四保存良好的交趾陶、彩畫、木刻和磚雕等裝飾藝術;第五文物珍貴,水墨畫與詩句、聯對的書法藝術俯拾皆是[2]。建築學者李乾朗將其列為清代台灣十大傳統民居 @ 姜朝鳳宗族 


2020-08-09_0818012020-08-09_081704

莊永明書坊: 好漢剖腹來相見 https://bit.ly/3ionCeo
好漢剖腹來相見
人人稱「嶄」(好)的台語飲酒歌──〈杯底不可飼金魚〉於1949年的今天(4月18日)「台北文化研究社」第二次音樂會上首度公演,地點在台北中山堂,這首歌曲係由呂泉生作詞、作曲,在這場音樂會上,他本人獨唱,由張彩湘伴奏。……
識歌,猶不識人
歌不是僅因唱而存在,有時必要去讀它;讀其時代背景、讀其社會意義,如此這首歌的生命力才會更強。
呂泉生在襖熱炎夏下創作,這是他「電台時代」的留影。
 〈杯底不可飼金魚〉,如果僅去唱它、聽它,感覺上它是〈燒酒歌〉而已,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一首上好的台語飲酒歌罷了;惟有去讀它、瞭解它後,始可知道是史詩!
對酒當歌,以酒入歌,古今中外有不少名曲,古曲不談,近代西洋最著名酒歌,應數米高梅電影公司出品的一部音樂影片「學生王子」的其中一首插曲了。此片由愛德門潘登和安白蘭主演,幕後男聲代唱人是馬黑奧蘭莎,這位有「歌王卡羅素第二」之稱的男高音,他那亮亢、明亮、磁性的歌聲,令人有繞樑三月的感覺;尤其那一場王子和學生狂飲啤酒,舉杯高歌:「Drink! Drink!Drink!」的豪邁、狙獷、爽快歌聲,響徹雲霄,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必然「聽」得醉醺醺了。
我迷醉於馬裏奧蘭莎的酒歌時,還不知有〈杯底不可飼金魚〉之作,一直以台灣閩南歌謠欠缺「沒有酒色的飲者心聲」作品為憾!
想不到後來我從教師合唱團所灌錄的一 張唱片聽到了這首令我嘆為觀止的好歌,當時的震撼力,可想而知,並且很快地學會了。
而後,〈杯底不可飼金魚〉成了我所最愛哼唱的歌曲之一,很快地它也成為我的招牌歌曲,每逢同學會或公司舉辦聚餐、郊遊,在家宅飯店或穿山越野的遊覽車內,同學或同事總記得要我獻醜這一首豁達、豪情的曲子。
因王詩琅結識呂泉生的經過
然而,「唱其歌,不知其人可乎?」能夠看到筆名「田舍翁」的呂泉生,是那時常常想著的願望。
由於當時迷於採風擷俗,探尋台灣歷史的秘辛,常常會去萬華的一條有著辛辣尿味的陋巷,向住在那裡的日據時代台灣新文學作家王詩琅老先生請益。
「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加上行動不便的王前輩,對我是知無不言,言必難盡。有一回,我提及了日本時代的《台灣文學》雜誌,曾刊載〈丟丟銅仔〉和〈六月田水〉這兩首民謠,採譜者呂玲朗,卻不知何許人?能否連繫到?說或許問呂泉生就可以知道呂玲琅這個人,當時王前輩即告知呂泉生住家的長春路住址。
我迫不及待地按址寄了封信給呂教授,想不到他很快覆信並約我到淡水河畔歸綏街303巷9號,榮星兒童合唱團的辜宅(鹽館)。第一次和呂泉生教授見面就談了四、五個鐘頭,也解開了呂玲琅就是他在日本時代的筆名之謎,我忘卻了他是位嚴肅的長者,就如同朋友間的閒話家常一樣。
以後,我經常去長春路六福客棧側對面的一條小巷內呂教授住宅登門請益,獲得了不少台灣新音樂的不少珍貴史料。
呂教授所住的是二層樓透天厝,坪數極小,隔壁是地下工廠,每天傳布噪音,一位音樂家的居住環境,竟然如此;也因此跟他談話時,經常有砰砰的撞擊聲伴奏著,相當煩人。
不久,呂教授搬到了天母,我還是不定期的去拜訪他,由於我央定要為他「立傳」,因為進行口述資料的關係,和他見面更勤。
〈杯底不可飼金魚〉的時代背景
有一天,他主動地跟我談起了二二八,當時這個事件是一項歷史禁忌,談不得它的。
戰時,台北放送局(現在中國廣播公司前身),地址即今「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找呂泉生去電台做編曲、指揮合唱等工作;終戰後,日本人走了,呂泉生為掙一口飯吃,繼續留在電台服務,當時電台由國民政府接收而隸屬南京廣播事業管理處,改稱「台灣廣播電台」同仁都領「中央」的薪水,由於內戰的關係,中央撥付來台給電台的經費經常延遲,因此薪水都要欠上好幾個月,每天的日子都過得苦哈哈的。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群眾占據了電台,呼籲台灣人民起來反抗陳儀腐敗政權,並要求台長林忠重新安排人事,而且重要職位都需換台灣人做;廣播主任本來是「半山」的翁炳榮,竟要擔任演藝股股長的呂泉生接替,當時他表示不能接受,因為自己不僅不懂行政業務,唸日本書的他公文也寫不來,「國語」也說得拗口,要他升官等於是叫他辭職走路,因此堅不接受。
而後,「二二八」由省籍衝突變成了不幸的殺戮事件,造成無數的傷亡,事件過後,電台那些才「榮任」一個多月的台灣籍主管,都被一一點名下獄,關了三個月,罪名不詳,然後要他們辭職,而當初不願當廣播主任的呂泉生,總算「安身保命」。
日後的時局,大陸局勢逐漸逆轉,台灣也難得安寧,大陸來台的官軍民人數也逐漸增多(……略)有些大陸來台人士很喜歡和台灣人牽親(攀親),如果是同姓的話,他們便會認為是宗親關係,有的還會主動要求在神主牌(祖宗神位)前,燃香祭祖;然而由於語言交流,未能盡意,難免發生許多不愉快的糾紛,「二二八」的陰影猶存,因此有時大家只會打招呼,不敢說真話。
呂泉生認為狹隘偏執的省籍觀點,容易造成隔閡,是團結的阻礙,不打破此「地域的沙文主義,是無法攜手合作的。大家在這飄零的島嶼,患難與共,如不同心協力建設台灣,後果堪憂;於是興起創作一首促使大家放棄畛域之見歌曲的意念。
當時,呂泉生在電台接觸到了一首大陸的名曲,是由劉半農作詞、趙元任作曲的:〈茶花女中飲酒歌〉,豁達、樂觀、逸興湍飛的詞曲,不僅令他感動不已,也給他不少的感觸。
「台灣歌曲」一向是婉約的、含蓄的、悲慼的、欲語還休的,於是他決心寫一首朗爽的、明快的。歡愉的、一語道盡能和「茶花女中飲酒歌」相捋的「台語飲酒歌」,以敦睦情誼為出發點,表達出「肝膽相照」的意思。
〈杯底不可飼金魚〉終於在呂泉生嚴肅的立意下完成;發表時,歌曲他具本名,作詞因部分詞彙,曾商請電台一位廈門籍同事給予意見,因此後來以「田舍翁」或「居然」筆名發表。
「杯底不可飼金魚」原本是流傳台灣的都市俚語,就是「乾杯」的意思,勸人一飲而盡,不能留著「殘酒」飼金魚,雖是享受人生莫待酒杯空的豪興,但有可感的創作心境在內:
飲啦!
杯底不可飼金魚;
好漢剖腹來相見,
拚一步!爽快麼值錢;
飲啦!
杯底不可飼金魚,
興到食酒免揀時,
情投意合上歡喜,
杯底不可飼金魚,
朋友弟兄無議論,
要哭要笑即在伊,
心情鬱卒若無透,
等待何時咱的天,
啊!哈哈哈哈……
醉落去!
杯底不可飼金魚。
呂泉生在歌中寫下「朋友弟兄無議論」、「好漢剖腹來相見」此等含有「放膽文章拚命酒」之意的雋永佳詞,自信必能和〈茶花女中飲酒歌〉中的「天公造酒又造愛」一樣,受人激賞。
旋律一開始,就由「飲啦!」這句「勸君一杯酒」的招呼聲,來帶動熱鬧的氣氛,大家端杯朗朗爽爽的對飲,水乳交融,吐盡心中話語,到「拚一步」時,大家已呈酒酣耳熱的現象了,然後進入第一回「過門」,接著唱出123 62 161(朋友弟兄無議論)這種平常談話的口語音調,顯得感情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繼而導進第二回的「過門」,一陣朗爽軒渠大笑,充分表達出逸興豪情,以似乎喝得恍若不能自持的樣子唱道:「醉落去!」……,接著用輕快的節奏收場,醰醰有味的聲韻,令人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懷。
首次公演,呂泉生獨唱
令人有「浩然一曲酒千鍾,男兒行處是,未要論窮通」氣概的〈杯底不可飼金魚〉,首次公演經過是如此的。
光復後,幾位留日台籍音樂家籌組台北文化研究社,平時交換心得,並約定每年舉辦一次音樂發表會。
第一次音樂會是在1948年12月14日舉行,參加人員有張福興、張彩湘、蔡江霖、柳麗峰、周遜寬、林善德、廖素娟、徐展坤;第二次則有林秋錦、陳暖玉、黃演馨、呂泉生、甘長波、林森池、柳麗峰、周遜寬、高慈美、陳信貞、高錦花、張彩湘參加。
第二次音樂會籌劃期間,大家正為著演出曲目費心,張彩湘為了節目的安排,到了呂泉生杭州南路宿舍,想和他商量;進了門就看見鋼琴架上有一張呂泉生前一天晚上才完成的創作曲,他好奇地坐了下來試彈,連聲叫「嶄(好)!」有說:「這次的音樂會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張彩湘是鋼琴家,台灣師範學院音樂專修科教授,「台灣新音樂之父」張福興的公子;據說張彩湘嗜好杯中物,難怪這首飲酒歌正合他的口味,他還建議呂泉生再找一首歌劇的詠唱調來搭配,於是呂泉生選擇雷翁卡巴羅作品歌劇「小丑」的序歌,張彩湘很滿意說:「先唱小丑的序歌,再唱這首閩南語的飲酒歌,前後呼應,必定能夠討好聽眾。」
不料,台北文化研究社的女士們知道節目中安排了這一首〈杯底不可飼金魚〉,群起反對,女高音林秋錦認為這種「燒酒歌」難為社會一般人士所接受,怎麼可以上音樂會呢?連一向反對兒子張彩湘飲酒的張福興也不表贊同;惹得呂泉生賭氣著要退出這場音樂會,還好,大家在最後的關鍵,還是同意呂泉生唱自己的作品。
1949年4月18日,「台北文化研究社主辦的第二次音樂發表會,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杯底不可飼金魚〉首次公開發表,呂泉生以男次高音擔任獨唱,精采的演出,博得了聽眾熱烈掌聲和「再來一個」的安可呼聲!
傳唱海內外
〈杯底不可飼金魚〉發表後,獲得不少回響,許多愛樂人士紛紛寫信向呂泉生索取樂譜,而且歌聲不久也飄揚到東瀛,有一位研習齒科台籍留學生,在音樂會上安排獨唱了這首曲子,獲得了滿堂彩,這是〈杯底不可飼金魚〉首次在國外的演出。
呂泉生的聲樂及門弟子林寬,曾在義大利羅馬國際學友會主辦的「中國之夜」中,演唱老師創作的這首〈杯底不可飼金魚〉,贏得了歌劇之鄉義大利人士的喝采,米蘭卡拉歌劇院、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男中音保羅‧西爾貝裏(Paolo Silveri)對此曲更激賞不已,曾當面向林寬表示有意翻譯成義大利文。正如1945年呂泉生的代表寶島父母心聲的〈搖嬰仔歌〉,被日本NHK選為世界級的搖籃曲一樣,〈杯底不可飼金魚〉也堪稱國際水準的「飲酒歌」。
〈杯底不可飼金魚〉成了國內聲樂家喜愛的曲目,李安和及聲樂家張清郎、吳文修等人,都曾在他們的音樂會上安排這首曲子。1980年,旅歐的姜成濤也在為兒童教育基金會籌募基金義演會,以向他台籍太太學來的山東腔台語,演唱此曲,贏得如雷掌聲;陳榮貴更以演唱〈杯底不可飼金魚〉榮獲1984年金鼎獎。
節德知酒,真率性情
遺憾的是,1980年春節前,因為台灣公賣局酒類一時修配廠失調,又發生了謀財害命的假酒案,社會新聞宣騰一時,於是有人振臂一呼,發起「不乾杯運動」,高嚷得好不熱鬧。
當時,學者、專家、從政人員甚至舉行各式各樣演講會、座談會,紛紛陳述高見,將討論的角度,擴大及「從飲酒行為看社會變遷,文化意義」的座標上,頓時不乾杯運動成了動人口號,影響所及,〈杯底不可飼金魚〉這首歌曲,成了大家爭相揶揄的對象,幾次電視的演出都出現了歌星裝瘋賣傻的唱它,彷彿貶損〈杯底不可飼金魚〉,就是響應不乾杯運動,如此想博人一笑的鬧劇,對創作者呂泉生教授來講,是非常失禮的。(……下略)
呂泉生本身是位節德而知酒的人,對於這位一生獻身於台灣樂教的彬彬君子,我們豈能因為他寫了「飲酒歌」,就認為是鼓勵大家狂飲、濫飲呢?何況呂泉生一向主張喝酒要適量,同他對飲,他必問及:「能飲一杯無?」當然啦,對於滴酒不沾的人,他決不勸人強飲;以「飲淡薄」(隨意喝一點)來向他表示敬意,他也必欣然接受。
和呂泉生教授相知十餘年,一起吃飯也有好幾回,但是共飲的機會,卻僅有一次,因之無從觀察他的酒量,倒是和他共年(同年)的王昶雄,他的酒興、酒品,我卻知之甚詳;呂泉生和王昶雄合寫的〈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並不是緣之於酒會,此於大家所共知。
後來,呂泉生旅居美國,常以欲完成一齣綜合福佬、客家、原住民等語言的音樂劇──〈六月斑鳩欲回巢〉為念,只可惜至過世為止始終未能如願。
呂泉生在世時,曾從加州寄了一卷錄音帶給我,竟然是他自己演唱的〈杯底不可飼金魚〉,信中還說:「這首歌是我五十六歲時,拔牙前所灌錄的,由太太鋼琴伴奏。」彌足珍貴的禮物,令我感動萬分。
呂泉生曾說:「愛不限於男女之愛,鄰居愛、朋友愛、民族愛…愛要感情能溝通才能存在。」這句話,便是他寫〈杯底不可飼金魚〉的精神。有「愛」存在的一天,〈杯底不可飼金魚〉必繞樑不絕。
◎本文整理自《台灣紀事》、《呂泉生的音樂世界》、莊永明未刊稿
莊永明書坊: 好漢剖腹來相見 https://bit.ly/3ionCeo


呂泉生(1916年7月1日-2008年3月17日),筆名呂玲朗,是一位出身臺中神岡的福佬客音樂家,並以其作曲和聲樂上的成就為人所知。
他致力於採集、改編各種臺灣民謠,是將之藝術化的先驅之一。同時,他也長年擔任榮星合唱團的指揮。
呂泉生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F6xzic
生平概略
1916年7月1日,呂泉生出生於臺中州臺中廳葫蘆墩支廳神岡三角仔呂家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家庭。
幼年時,他受家人鼓勵加入教會唱詩班。
1930年前後,他考入臺中州立臺中第一中學校;在學期間,他在東京聽聞一場音樂會後受感動,向家人央求購買小提琴,並開始自學音樂。1932年前後,他因曠課多天練琴遭校方處以留級。同時,他又拜鋼琴家陳信貞為師學習鋼琴。
1936年,他進入東洋音樂學校鋼琴科就讀;但是,他隔年因意外脫臼且傷及手指,改主修為聲樂。
1939年,他畢業並受聘於東京寶塚劇場,擔任職業演唱者,同時向成田為三學習作曲。
1943年,他返鄉處理父親後事,但因太平洋戰爭情況激烈而無法返回日本。
隔年,他為厚生演劇研究會公演張文環作品《閹雞》配樂,使用其採集而改編成合唱曲的《丟丟銅仔》、《六月田水》和《一隻鳥仔哮救救》等台灣民謠;在當局推行皇民化政策的背景下,首演隔日即被禁唱。
戰後,他受臺灣省教育會理事長游彌堅聘任,主編引介各國歌曲的《101世界名曲集》,同時撰寫《國民學校音樂課本》,更主編《新傳歌謠》月刊,向大眾徵稿並發表新作,涵蓋兒童歌曲、合唱歌曲和民謠等。
1957年,他受辜偉甫邀請,創辦榮星合唱團,並擔任團長至1991年11月退休為止。
他自1958年開始任教於實踐家政專科學校,又於1968年創設該校音樂科,並擔任該科首位主任,後於1987年退休。
又在任職臺北市天主教靜修女子高級中學之音樂老師期間. 為第六任校長洪奇珍修女所作校歌譜曲。
1991年,他獲頒行政院文化獎。
2008年3月17日,他在美國過世。
代表作
《搖嬰仔歌》:二戰末期因思念躲避空襲而分離的妻兒所作。
《杯底不可飼金魚》:有感二二八事件重創人心而作。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為安撫因工業化、農村過剩勞動力流向都市之青年所作。
相關歌曲
《望你早歸》:促成楊三郎、那卡諾和紀露霞合作創作。
《燒肉粽》、《收酒矸》、《遊子吟》、《搖嬰仔歌》
臺北市立士林國民小學校歌
臺北市立中正國民小學校歌
新北市板橋國中 校歌
臺北市私立靜修女子高級中學校歌
臺北醫學大學校歌
高雄醫學大學校歌
郭綜合醫院院歌
呂泉生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F6xzic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