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強制超過200個城市的人民下載支付寶App,結合消費資訊、到訪地點、接觸頻率等數據資料,推算出他們是否到過感染高風險地點,再據此分類並發送「健康碼」;民眾須出示綠碼才可通行,黃碼和紅碼則須居家隔離。但這套健康辨識系統在分類上缺乏透明度,引發民眾不滿。
科技防疫侵犯隱私?史丹佛教授提出5大反思! https://bit.ly/2T79RXj
非常時期、非常手段!疫情延燒,各國政府祭出鐵腕防疫,但運用高科技監控也引發爭議。史丹佛大學台裔教授王智弘發表最新期刊文章,再次稱許台灣的創新抗疫方法,並對各國的數位監控提出反思。
台灣防疫有成,國際聲量創新高!然而,台灣和各國政府利用高科技抗疫的方式,也引發學界反思。
近來,積極替台灣防疫成果向國際發聲的史丹佛大學台裔學者王智弘(Jason Wang),5月11日在全世界最權威的學術期刊之一、《科學》(Science)發表一篇〈數位疾病監控的倫理與規範〉專文,再次重點提及台灣防疫政策。
早在3月初,王智弘撰寫〈台灣對新冠肺炎的應變:大數據分析、新科技和主動檢疫〉一文,登上美國最權威的《美國醫學協會雜誌》(JAMA),瞬間讓台灣成為國際矚目的焦點,就連衛福部長陳時中也在記者會上表示感謝。
 ⧐延伸閱讀:台灣抗疫登國際期刊!專訪陳時中感謝的論文作者王智弘
來自台灣的王智弘,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現為史丹佛大學醫學院副教授、防疫醫療政策中心主任。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他鑽研各國抗疫政策,也充份掌握台灣防疫成果。
在最新文章裡,王智弘與共同作者、精通醫療法規的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暨法學院教授蜜雪兒.梅洛(Michelle M. Mello),從數位監控創新、引發的法律及倫理爭議,反思各國的防疫政策。
「真正的問題不在於,要不要使用這些新數據,而是如何使用它。」而這些新資料的來源包括手機、穿戴式裝置、影像監控、社交媒體、網路搜索和新聞等,在各國抗疫時紛紛派上用場。
「為了對抗新冠病毒,有些國家運用了數位流行病學(Digital epidemiology),」王智弘指出,數位流行病學已出現超過25年,主要是透過公衛系統以外的數據資料,進行疾病監控。
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政府為了遏止病毒傳播,擴大使用手機和社交媒體的資訊,進行數位監控,且採取不少創新做法,「從預測病毒傳播、受檢者的優先順序、行動限制等,都大量使用了機器學習和大數據。」
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暨法學院教授蜜雪兒.梅洛。取自史丹佛大學網站© 由 遠見雜誌 提供 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暨法學院教授蜜雪兒.梅洛。取自史丹佛大學網站
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暨法學院教授蜜雪兒.梅洛。取自史丹佛大學網站
抗疫新武器,各國以手機App監控
文中談到數位創新防疫時,王智弘多次以台灣為典範,包括政府迅速串連移民署、健保局和海關的資料庫,進行大數據分析,依據民眾旅遊史、臨床症狀等發出警訊,協助疫調及醫護人員即時掌握資訊、做出判斷。
邊境防堵方面,台灣利用QR Code、旅行史、臨床症狀等線上資料,設計入境檢疫電子系統,降低境外移入風險。至於隔離者追蹤,台灣、紐西蘭和泰國都利用手機定位資料,確保他們在隔離期間乖乖待在家;中國、波蘭和俄羅斯則是利用臉部辨識系統進行監控。
到2020年4月底,包括新加坡、以色列、韓國等,有近30國推出了相似的App;台灣則是在鑽石公主號事件時,發布細胞簡訊。
文中歸納,手機和社群媒體App有四種抗疫功能,包括:一、幫助監控人群聚集的密度,以落實社交距離;二、遠程監控,讓隔離者能居家檢疫,而不須集中檢疫;三、穿戴式裝置傳遞體溫資料,醫護人員零接觸做例行檢查;四、動員社區鄰居,為隔離者提供協助,例如美國廣泛使用的社區社交網路App「NextDoor」。
取自shutterstock© 由 遠見雜誌 提供 取自shutterstock
取自shutterstock
數位監控爭議:政府可信度堪慮,隱私遭入侵
不過,從病例檢測、接觸者追蹤,到居家檢疫和隔離,政府使用數位科技和新資料來源進行公共衛生監控,也引發倫理疑慮,「有人對政府可信度感到擔憂,也有人對隱私有疑慮。」
其中引發爭議的例子是,中國強制超過200個城市的人民下載支付寶App,結合消費資訊、到訪地點、接觸頻率等數據資料,推算出他們是否到過感染高風險地點,再據此分類並發送「健康碼」;民眾須出示綠碼才可通行,黃碼和紅碼則須居家隔離。但這套健康辨識系統在分類上缺乏透明度,引發民眾不滿。
對民眾的公衛監控,該做到什麼程度?王智弘和梅洛針對數位流行病學帶來的倫理問題,提出五點反思及建言。
中國強制超過200個城市的人民下載支付寶App。(資料照,張智傑攝)© 由 遠見雜誌 提供 中國強制超過200個城市的人民下載支付寶App。(資料照,張智傑攝)
中國強制超過200個城市的人民下載支付寶App。(資料照,張智傑攝)
反思一:運用數據是否侵犯隱私權?
雖然比起商業調查或學術研究,大部分流行病學對於新資料來源的運用,並沒有牽涉到個人隱私,但利用手機定位和簡訊資料,仍超乎許多民主國家人民過去所習慣的隱私權。
王智弘和梅洛建議,在使用AI技術和演算法來預測疫情、進行風險分級時,應使用非辨識性的個資,降低疑慮。即使用到具辨識度的個資進行演算,例如支付寶的健康辨識系統,也要有申訴機制,同時為風險分級設定時效,提供民眾多一層保障。
反思二:使用個資前是否取得同意?
使用個資前,先取得人民的同意,是尊重個人自主性的展現。政府想透過手機紀錄追蹤接觸者,有三種徵求同意的選項,包括自願加入、預設默許,或是強制,而不同國家做了不同的選擇。
到底政府該採用哪一種徵求同意的選項?王智弘和梅洛發現,有證明顯示「預設默許」是限制性較低的方案。
根據英國研究,以七成的手機滲透率推估,倘若有80%手機用戶(占總人口56%)使用手機追蹤App,新冠疫情就能夠受到壓制。但儘管如此,調查顯示只有40%美國人表示願意加入接觸者追蹤App,「況且人的慣性使然,願意做也不代表會付諸行動。」
即便對政府有高度容忍度的新加坡,也只有20%的手機用戶下載了政府推出的防疫APP「TraceTogether」。這個App讓用戶利用藍牙技術,互相交換六尺以內的接觸者資訊,唯有成為確診病例之後,才需要和政府分享接觸者資訊。王智弘和梅洛認為,如果用戶能從中得到互惠的好處,也就是當他們靠近危險者的時候能夠獲得通知,就能強化用戶選擇「預設默許」方案。
雖然在政府信任度低的國家,手機追蹤App窒礙難行,但王智弘和梅洛建議政府在「強制」之前,可先推行「預設默許」選項,並讓官員對大眾進行簡單易懂的說明。「而且,手機追蹤須有退出機制,一旦疫情趨緩,就要中止個資的使用。」
新加坡政府推出的防疫APP「TraceTogether」。(謝君青攝)© 由 遠見雜誌 提供 新加坡政府推出的防疫APP「TraceTogether」。(謝君青攝)
新加坡政府推出的防疫APP「TraceTogether」。(謝君青攝)
反思三:科技不平等,將引發大數據偏差?
政府使用新資料來源,可以改善流行病學分析的人口代表性,也就是讓原本被醫療系統所忽略的族群得以納入。無論如何,全球網路和手機使用的不平等情況依然存在,可能讓大數據分析產生偏差。
對抗疫情是一場耐久戰,長期採取社交距離限制,似乎不太可行。而透過數位追蹤接觸者,提供了有效率、負擔較小的替代方式,「但不是每個人都有手機,」王智弘和梅洛建議,數位監控應該用來支持隔離者,讓他們能夠持續待在家,同時讓檢疫人員省下時間,把心力放在一些人際關係脆弱、缺乏社會支持的隔離者身上,以確保他們能滿足基本需求如食物和醫療等。
反思四:如何降低數據錯誤的風險?
政府利用新資料來確認病毒高風險地區和個人時,可能研判錯誤的風險增高,主要是來自三個因素,包括範圍、速度和來源。範圍方面,使用大數據意味著,很多非確診者都被涵蓋在疫調內,即使是百分比很小的誤差,也會影響到很多人。
速度方面,緊急建立App、快速跑出數據的壓力,意味著在測試和驗證上,會有某種程度的妥協。而數據誤差造成的決策,如禁足令、關閉店家等,不僅涉及嚴重的社會和經濟負擔,也會破壞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並浪費公共醫療資源。
來源方面,有些新資料來源的可信度,可能比不上傳統的醫療記者,尤其是在社群媒體流竄有關病毒爆發的資料。在疫情緊迫之下,如何驗證這些網路新聞、搜尋資料和貼文的可信度,並提出修正,仍是一大挑戰。
反思五:淪為整治異己?誰該對「防疫倫理」負責?
政府運用流行病學進行分析時,能否為他們的所作所為負起責任,是防疫倫理的關鍵問題。
透過民主程序,有助於確保決策過程透明化,民眾有機會介入、不負責任的官員會遭免職。但在對抗新冠病毒時,很多國家採取的措施並未全面考量到民主傳統和言論自由。更令人擔憂的是,這些用來確認和追蹤接觸者足跡的方法,也能用於追蹤一些政治異議人士。
「任何新科技的實行,都要經過一個有智慧且透明化的過程,」王智弘和梅洛以台灣和韓國為例,建議政府在抗疫政策的布達上,採取透明化的態度,以增強民眾對政策的信任度。
「疫情趨緩之後,政府要做的工作是,確保我們能在下一次疫情來臨時,做好準備。」王智弘和梅洛認為,在後疫情時代,政府應重視法源的修正,讓數位監控和隱私權都能彼此兼顧。
科技防疫侵犯隱私?史丹佛教授提出5大反思! https://bit.ly/2T79RXj


2020-08-15_101222

【大紀元2020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當你打開健康碼的那一瞬間,後台的大數據已經經歷了無數次的計算和比對。」陸媒報導稱。【內幕】微信健康碼國際版將監控延伸海外 | 騰訊「姓黨」 | 大數據 | 中共病毒 | 大紀元 https://bit.ly/30Zhnrv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共不僅在大陸推行健康碼,還推出「健康碼國際版」,引發爭議。
近日,大紀元獲得多份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在疫情下,微信「健康碼」數據由中共公安掌控,民眾的隱私及個資安全存隱憂。
獨家:微信「健康碼」數據由公安掌控
目前,大陸民眾進入各大商場、醫院等公共場合,都必須出示所在地的「健康碼」並登記。「健康碼」是一種二維條碼,大陸民眾一般透過微信或支付寶進行申請。大陸的「健康碼」分為3種顏色。紅碼錶示「集中觀察」,黃碼代表「居家隔離」,綠碼是「未見異常」,可自由出入相關場合。
近日,大紀元獲得了保定市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4月30日轉發的「河北省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關於全面推行『河北健康碼』亮碼通行制度的通知」。這個通知的等級為「特提」(最高級)。
(大紀元)
(大紀元)
所謂「河北健康碼」是目前河北居民個人出行的電子健康憑證。
通知顯示,微信是「河北健康碼」指定使用軟件。
「河北健康碼」領碼掃碼使用說明中,介紹了操作步驟:微信搜索「冀時辦」一打開「冀時辦」小程序→初次使用,需先登錄一實名認證→點擊「出示碼」按鈕→初次使用時,進行一次健康申報(去打卡)→亮出本人「健康碼」或被動掃碼→查看個人健康信息→如果提示「未見異常」可以通行→如果有紅色「提示信息」,要進行健康狀態核驗。
(大紀元)
5月1日,保定市下發了《關於進一步推進「河北健康碼」推廣應用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通知顯示,保定市設立了「河北健康碼」推廣應用的市級工作專班,背後大多是中共市級機構。
這個專班組成部門包括:市政府副祕書長謝鵬任組長,市委宣傳部、市委網信辦、市直機關工委、市行政審批局、市工信局、市商務局、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市公安局等部門主管領導均為成員。
(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河北安新縣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健康碼」的背後是公安局。文件提到,大數據疫情防控組具體抓好相關工作的組織協調、工作推進,公安局負責對「健康碼」的大數據分析、挖掘和深度應用工作。
(大紀元)
中共「健康碼」延伸至海外 官方公開承認收集定位信息
目前,海外的人乘坐中國航班赴中國,必須申請「防疫健康碼國際版」,又稱「健康碼國際版」,官方為此推薦的軟件也是微信。
據中共官方文章,海外赴中國的人需在微信中搜索「防疫健康碼國際版」獲得小程序入口。首次登錄時,需要用戶進行實名認證。赴中國前14天,每天都必須上報自身健康狀態。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無論大陸居民,還是海外的人,只要使用「健康碼」或「健康碼國際版」,其軟體都是微信,背後操控數據的全是中共公安。
中共官方也承認微信「健康碼」會自動收集用戶的定位信息
「當你打開健康碼的那一瞬間,後台的大數據已經經歷了無數次的計算和比對。」杭州市健康碼工作專班數據質量組相關負責人對《中國新聞週刊》說。
報導還指,當申報健康碼時,後台會自動將申報人的身分信息和「涉疫情重點人員庫」中的身分信息進行比對,比中則判定為賦紅碼。後台會自動比對申報人的支付寶定位數據和運營商定位數據,作出評判。
即便大陸疫情趨緩後,這種「健康碼」非但沒有被廢除,反而被應用於更廣泛領域。陸媒報導,未來杭州健康碼將實現「一碼知健(康)」。
獨家:黑龍江內部文件中的騰訊和公安的陰影
2月21日,黑龍江省開通了「龍江健康碼」;3月27日,「龍江健康碼」升級,正式推出國際版。所謂「龍江健康碼」也需通過微信的程序進入,然後綁定手機號碼、進行實名認證。
騰訊公司有關負責人稱,此次「龍江健康碼」正式升級推出國際版,將外籍人士納入統一健康管理體系。
大紀元獲得的黑龍江省衛健委3月23日下發的《關於督會(2020)24號有關工作情況的報告》中洩露了官方如何就「龍江健康碼」與騰訊、公安等合作的線索。
(大紀元)
報告透露,採集「龍江健康碼」後台數據時,按照騰訊公司對數據的要求,將所需數據匯總到一張Excel表格中進行加密,每日傳輸一次前一日0—24時的動態變化數據。
報告還提到,應用過程中,需積極同公安廳、騰訊公司進行溝通,及時告知騰訊公司調整小程序存在的漏洞,利用微信群,對各地數據信息聯絡員進行培訓。下一步,該省衛健委將繼續同公安部門、騰訊公司配合,「做好後續功能完善和相關數據傳輸工作」。
(大紀元)
(大紀元)
北京朝陽醫院急救收費系統對接微信和支付寶的背後
今年6月北京新發地出現疫情後,大陸社交平台上流傳一則消息。消息稱支付寶、微信通過提供交易數據,幫助官方鎖定35萬相關人員,即將進行中共病毒篩查。
網上圖片顯示,「這次支付寶和微信立了大功了,很快就鎖定了35萬人……新發地疫情後市場內一直沒有現金交易,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方便大數據確定有關人員,據說圈定了一個35萬人的大名單現在馬上全部實施病毒篩査」。
但6月14日晚,支付寶、微信先後發表闢謠聲明,否認提供過相關數據。
蹊蹺的是,6月16日,北京市朝陽區下發《關於推進朝陽院前急救收費系統全網絡成員單位微信、支付寶收費功能對接的通知》。
另一份《北京市朝陽區院前急救全網絡移動收費系統推廣方案》中提到,這個收費系統資金流向通過支付終端平台、業務管理平台、聚合支付平台、微信/支付寶官方平台的四大平台聯動完成整個收費過程。
李林一認為,北京朝陽醫院急救收費系統對接微信和支付寶,表面上是為了收費方便,但這些通知也說明了,中共經由支付寶、微信,從此可以掌控病人的相關醫療消費信息。
「健康碼」遭質疑侵犯隱私 美國對微信動手
對於中共在全國範圍內大力推動「健康碼」,大陸網友紛紛質疑健康碼對於數據的收集侵害了個人隱私,也有可能導致歧視情況發生。連官方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問題。
今年4月,深圳智慧城市大數據研究院長陳東平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中對「健康碼」數據收集的廣度提出疑慮,認為這種數據收集的做法超出了防疫的實際需求。在陳東平看來,健康碼的推廣過程中,在國家層面缺少頂層設計,強制性的數據收集也缺乏一個與民間的溝通過程。這些都增加了公眾的憂慮。
曾在搜狐網工作的媒體人李茂君說,微信推行「健康碼」,讓中國人沒有微信就無法出行,變相綁架了所有人。中共就在通過微信掌握著中國人的流動軌跡,微信也自然就成為維穩工具。
據法廣的報導,一位駐北京的德國記者,在《南德意志報》上發表文章講述疫情期間的親身體驗,他說,只要外出,每天都要被「驗身」數次。一日,他跟朋友約會,一路上手機的檢測都是綠色,到了約定的飯店,綠色變為黃色,他只能乖乖回家自我禁閉,約會取消。如此這般,我們可以理解為:所有被當局「不待見」的人士,以後至少都是「黃色人物」,不必勞駕警察登門,他們就自動在家面壁了。
面對隱私安全、監控等爭議,8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45天後,將禁止美國公司、民眾與騰訊旗下微信(WeChat)進行交易。
【內幕】微信健康碼國際版將監控延伸海外 | 騰訊「姓黨」 | 大數據 | 中共病毒 | 大紀元 https://bit.ly/30Zhnrv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