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天法祖/太廟是中國古代皇帝的宗廟,皇帝每年在此祭祀先祖。隨著朝代的演變,皇后、宗室皇親、功臣,經皇帝恩准,也可以被供奉在太廟,稱為「配饗太廟」/一個大臣官員能獲得的最高榮譽就是「配享太廟」/進入太廟是一種極大的榮譽,歷代皇帝對配享太廟的臣子也十分慎重,有功於社稷還不行,要求必須是大功於社稷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祭祀有嚴格的等級界限:天神地祇只能由天子祭祀,諸侯大夫可以祭祀山川,士庶人則只能祭祀自己的祖先和灶神


中國傳統對「神」的敬禮 (上)
羅光
神學論集 第17期 一九七三年 411―429頁
中華民族從有歷史文據以來,常有宗教信仰,信仰皇天上帝,也信仰神靈。皇天上帝高居一切以上,造生人物,掌管宇宙,人們對祂當然奉獻敬禮,表示服膺。其他神靈也在人類以上,能造福構禍,理應受人敬奉。儒家雖不是宗教,但在傳統的生活規律中,含有祭天,祭神的典禮。佛教和道教則是宗教,而宗教必有宗教生活,宗教生活特別表現於宗教儀禮,因此中國傳統裡,歷代都有對於「天」和「神」的敬典。
中國傳統裡對於「天」和「神」的敬禮,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祈禱,第二類是祭祀。祈禱用語言文字表達敬意,祭祀用儀典表示服膺。在祈禱和祭祀的意義裡,含有罪惡的觀念並牽涉及人的來生問題。我們在下面便分段研究祈禱、祭祀、罪惡和來生。
(一)祈禱 
(1)甲骨文的貞卜 
「人窮則呼天」,這句成語代表中華民族的心理。在中華民族遠古時代已有向所信仰的「天」行祈禱的典禮。我中華民族最古的史蹟現在祇有甲骨,這是商朝貞卜所用的龜甲牛骨,上面刻有卜辭.是目前我中華民族最古的文字。
貞卜;貞為問卜,卜為灼龜所見的兆。商朝時,每遇稍微重大的事,一定要貞卜,以知道上天的旨意,順天的旨意則吉,逆天的旨意則凶。
從現有的甲骨文裡可以知道當時所卜的事類。『商人貞卜之事項,羅振玉分為九類,王襄分為十二類。按卜辭分類,甚非易事。一因文字多未能識,一因句讀多未能通,故無從歸類者甚夥。茲參考羅、王之說,稍加增訂,分類如下:第一祭、第二告、第三 亨、第四行止、第五田漁、第六征伐、第七年、第八雨風、第九霽、第十瘳、第十一夢、第十二命、第十三旬、第十四雜卜。』 (1)
貞卜用龜,取龜在秋天,春天殺龜釁龜,然後加以攻治,鋸去背甲,留用腹甲,鑽鑿小孔,大龜甲可有七十二鑽。貞卜時,以火燋灼龜甲小孔,小孔旁乃有裂紋,鉅紋稱為墨,細紋稱為拆。貞者按照裂紋,以定吉凶。把吉凶之辭,刻於小孔旁,即是卜辭。現在所有甲骨文,就是這種卜辭。
古代除龜卜外,還有筮法、筮用替草。古代的易書,即是卜筮的書。古代傳說夏朝有連山,商朝有歸藏、周朝有周易。這種傳說雖不可考;但是卜筮一事,則是古史中不容懷疑的事。在『周禮』一書中,更有龜卜的典禮。
卜筮目的除詢問事件的吉凶外,也有求雨求病愈的目的。這些目的都包含一種向上天的祈禱,祈求上天顯示旨意,有時更向上天求福。卜筮的意義:第一,承認人事由上天處理,第二承認人應遵行天意,.第三承認上天的旨意可以顯示給人,人在卜筮時,常是默默祈禱上天,祈求賜佑。卜筮因此可以視為一種最古的祈禱。
(2)經書時代
與甲骨文同時代的書經和稍後的詩經,載有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的言詞,這些言詞常是一篇一篇的正式文告。在正式文告中,有祭神的歌詞。祭祀以禮儀動作為主,以樂歌為輔。祭祀的樂章歌頌神的威儀盛德,祈求賜福賜祐。這些樂章也就是祈禱詞。
 尚書虞書益稷篇說:『夔曰:憂擊鳴球,搏咐琴瑟。以詠:祖考來格,虞賓在位,群后德讓,下管發鼓,令止柷敔。筮鏞以閒,鳥獸蹌蹌,蕭韶九成,鳳凰來儀。』
 這篇樂章,不是祭天祭神的樂章,而是祭祖的樂章,不能代表尚書的祈禱辭。然而祭祖既有頌德的歌章,祭天的大典,一定也有歌頌天德的樂章。 
詩經裡的頌,朱子解為:『宗廟之樂歌。大序所謂美盛之形容,以其成功,告於神明者也。』但是詩經的頌也有不是祭祖宗的樂章,『豐年』一詩,則是祭社禝的樂章,大雅有『生民J、『行葦』、『既醉』、『鳧露』、『板』,等詩,都是祭祀以後宴客的樂章,不歌頌祖先的功德,祇歌讚祭典的嚴肅,求福的詞句也表現在字裡行間。 
『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為酒為醴,烝弄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 (周頌、豐年) 
『皇矣上帝,臨下有赫,監觀四方,求民之莫。維此二國,其政不獲。維彼四國,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顧,此維與宅。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啟之辟之,其檉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遷明德,串夷載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 』(大雅、皇矣)
『既醉以酒,既飽以德;君子萬年、介爾景福。既醉以酒,爾殽既將;君子萬年,介爾昭明。昭明有融,萬朗令終,令終有傲,公尸嘉告。』(大雅,既醉)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昊天日明,及爾出王。昊天旦旦,及爾游衍。』(大雅、板)
『蕩蕩上帝,下民之辟。疾威卜三管,其命多辟。天生蒸民,其命匪諶!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大雅、蕩)
 『畟畟艮耜,俶載南畝。播厥百穀,實函斯活。或來瞻女,載筐及筥。其鑲伊黍。其笠伊糾,其鎛斯趙。以薅荼蓼,荼寥朽止。黍稷茂止,穫之挃挃。積之栗栗,其崇如墉,其比如櫛,以開百室。百室盈止,婦子寧止。殺時犉牲,有捄其角。以似以續,續古之人。』 (周頌、良耜)
 『良耜』和『豐年』是秋收報社稷之歌,大雅的『皇矣』、『既醉』、『板』、『蕩』,是諫誡和祝嘏的詩,詩中都有敬畏上天和感謝豐收的意思。這些詩篇雖不是直接祭上帝或祭神的讚詞,但也可以看作讚頌神靈的禱詞。
古代正式的祈禱詞是祭文,祭天、祭地、祭神,從漢以後都有祭文。祭弔亡人時,也朗誦祭文。祭祀中還有祝嘏之詞,代表上天或神靈及祖先賜告,祝福獻祭的人
(3)漢唐宋祭天地文
郊社的祭典為歷代最隆重的典禮,按周禮郊社祭典裡沒有祭文,祇有樂章,秦時古樂已亡,祭祀時雖仍用樂,但沒有詞。同時,興起了頌讀祭文的儀節。
現存的漢朝祭天的祭文有漢昭帝祭天地文:『皇皇上天,照臨下土,平地之靈,降甘風雨。庶物群生,各得其所。靡今靡古,維予一人某,敬拜皇天之祐。薄薄之土,承天之神,興甘風雨,庶卉百穀,莫不茂者,既安且寧。予一人某,敬拜下土之靈。』(謹昭帝祝天地辭)
 漢光武帝登基祭天文: 『皇天上帝,后土神祇,眷願降命,屬秀黎元,為民父母,秀不敢當。群下百僚,不謀同辭,咸日:王莽纂試竊位,秀發憤興義兵,破王邑百萬眾於昆陽,誅王郎銅馬赤眉青犢賊,平定天下,海內蒙恩。上當天心,下為元元所歸。讖記曰:劉秀發兵捕不道,卯金修德為天子。秀猶固辭,至於再至於三,群下曰皇天大命不可稽留,敢不敬承。』 (漢光武帝即位祭天地文)
 唐朝所存留至今的祭天地文有泰山玉牒文。玉牒在古代為封禪之文。史記封禪書說:『封廣丈二尺,高九尺,其下則有玉牒書』古代的封禪書為一秘件,不令人知。唐玄宗開元十三年,有事泰山,玄宗問前代玉牒,為什麼祕而不宣。賀知章答說:玉牒通意於天,故尚微密。玄宗說:朕今為民祈福,無一秘講,即以玉牒出示百僚。
 唐高宗泰山玉牒文:『嗣天子臣治敢告於昊上帝。有隋位極顛危,天數窮否,生靈塗炭,鼎祚淪亡。高祖伏黃鉞而救黎元,錫元珪而拯沈溺。太宗功宏鍊石,定區宇於再麾,業比斷鼇,飲滄漠而一息。臣黍奉餘緒,承威積慶,遂得費山寢燎,炎海韜波。雖業茂宗祧,實降靈弩吳。今謹告成東嶽,歸上元,大寶克隆 鴻基永固,凝薰萬姓,陶化八絃。』
 民國六十年十月二十日,馬鴻逵夫人劉慕俠女士呈獻唐玄宗及宋真宗泰山封禪玉冊於蔣總統,現藏於故宮博物院。兩冊在山東泰安蒿里山上,於民國二十二年出土,玉簡現皆完好,簡上所刻冊文,為禪地祇之詞。封禪的典禮,封為祭天,壇在泰山之上,禪為祭地,壇在泰山之下
 唐玄宗禪地祇文:『惟開元十三年歲次弓丑,十一日辛卯,嗣天子隆基,敢昭告于皇地祇,臣嗣守鴻名,膺茲丕運,率循地義,以為人極,夙夜祇若,汔未敢康。賴坤元降靈,錫之景祐。資植庶類。屢惟豐年。式展,時巡報功厚載。敬以玉帛犠齊,粢盛庶品,備茲痊禮。式表至誠。睿宗大聖真皇帝配神作主。
 宋真宗禪地祇文:『惟大中祥符元年歲次戊申,十月戊子朔,二十五日壬子,嗣天子臣叵敢昭告于皇地祇。無私垂祐。有宋肇基,命惟天啟,慶賴坤儀。太祖神武,威震萬寓。太宗聖文,德綏九士。臣恭膺寶命,篡承丞緒。穹天降靈,靈符下付,景祚延鴻,祕文昭著。八表以寧,五兵不試,九穀豐穰,百姓親比。方輿所資,凉德是愧。薄率同詞,搢紳協議。因以峙巡,亦既肆類。躬陳典禮。祇事厚載,致孝祖宗,潔誠嚴配。以伸大報,聿修明祀,本支百世,黎元受祉。謹以玉帛犧齊,粢盛庶品,備茲禋瘞,式表至誠。皇伯考太祖啟運立極,英武聖文,神德玄功,大孝皇帝;皇考太宗,至仁應道,神功聖德,文武大明,廣孝皇帝,配神作主。尚饗。』
 這類祭告天地之文多係歌功頌德;然而祭文的意義則是把功德歸之於天地的保祐,獻祭報謝。漢光武帝登基告天,把當時登基的理由昭告上天。至於封禪大典,在天下太平,人民安樂的時候,皇帝登泰山,把國家治平的情況昭告上天,獻祭報謝。漢昭帝祭天地文則是在通常的祭天大典裡的頌辭,感謝皇天后土,風調雨順,庶物群生。皇帝對於皇天皇地祇,自己稱臣稱名,表示敬奉上天的誠意
 (4)國家大典的禱詞
 兩國締結盟約,為政界的一樁大事。春秋戰國時,諸侯相爭,合縱連橫,常立盟約。盟約的威信在於國際道義。但是在道義衰落的戰國時期,大家都不敢以國際道義為盟約的唯一保障;於是乃呼求神靈,以作保證。這種保證詞列在盟約之內。若是簽約的國家有不守約的舉動,神靈將降罰。
左傳襄公十一年,諸侯伐鄭,鄭人懼,同盟子亳,載在書上說:『凡我同盟,毋薀年、毋壅利、毋保姦、毋留慝、救災患、恤禍亂、同好惡、獎王室。或閒茲命、司慎、司盟,名山名川,群神群祀,先王先公、七姓十一國之神,明神殛之,俾失其民,墜命亡氏,路其國家。』(左傳卷二十七)
袁紹曾於漳河結盟討伐董卓,有『漳河盟辭』。辭云:『凡我同盟之後,畢力致命,以伐凶醜,同獎王室,翼載天子,有渝此盟,神明是殛,俾墜其師,無克詐國』。
太子加冠為朝廷重典。加冠禮時須告祖廟,有祝文昭告祖宗,祈天賜福。
漢昭帝冠辭:『陛下離顯先帝之光耀,以承皇天嘉祿。欽順仲夏之吉日,遵並大道邠 ,或秉集萬福之休靈,始加昭明之元服,推遠稚兔之私志,崇積文武之寵德。肅勤萬祖清廟,六合之內靡不息。陛下永永,與天無極。』
晉太子冠祝文:『令月吉日,始加元服,皇帝穆穆,恩宏袞職。欽若昊天,六合是式,率遵祖考,永永無極。眉壽惟祺,介茲景福。』
皇帝的祭典,郊社以外,就是祖廟祭祀。祖廟以下,皇帝有時親祀神靈。在神靈中太一算是尊高。司馬遷史記載有拜祝太一的贊饗文:『德星昭衍,厥惟休祥。壽星仍出,淵耀光明。信星昭見,皇帝敬拜太祝之享。』
皇帝祭太一,自稱皇帝,不像祭天地時自稱臣稱名。然而太一的祭享也算重典。(賽詞,醮詞第 1O頁11頁)
(5)求雨文
歷代文獻裡所存的求雨文頗多。我國以農立國,農夫耕種,常須雨調風順。天旱不雨,五穀不生,因此地方官員到神廟行禮,祈求賜給甘霖。天下了雨:又到廟謝恩。
曾鞏有福州鱔溪禱雨文:『……神有靈蹟,國人所祇;神明顯號,天子所躋。萎能起之,槁能澤之。胡能有餘,劍而不施。我用卜日蚤駕以馳。既告潭側,尚其聽之。攘除驕陽,騰雲瀇霓。播為甘液,霈酒淋漓。俾農有秋,百物具宜。……』
曾鞏諸廟謝雨文:『……故若鞏者,任職於外,六年于茲,而無歲不勤於諸雨。賴天之仁,鬼神之靈,閔人之窮,輙賜甘澤,以救大旱,吏知其幸而已。其為酒醴牲饗,以報神之賜,曷敢不虔。……』
白居易祝皋亭神文:『……去秋愆陽,今夏少雨。實憂災汵,重困杭人。居易忝奉昭條,愧無政術。既逢愆序,不敢寧居。一時禱伍相神,祈城隍祠,靈雖有應,雨末霑足。是用擇日祇事,改請於神。恭維明神稟靈於陰祇,資善於釋氏,聰明正直,潔靖慈仁,無幽不通,有感必應。今請齋心虔告,神其鑒之。若四封之間,五日之內,雨澤霈足,稼穡滋稔,敢不增修像設,重薦馨香,歌舞鼓鍾,備物以報。如此,則不獨人之福,亦惟神之光。若寂寥自居,肸蠁無應,長吏虔誠而不咎,下民盼望而不知,坐觀農田,使之枯悴;如此,則不獨人之困,亦惟神之羞。惟神裁之,敬以俟命。尚饗。』
雨多了,造成淫雨,五穀受害,官吏乃求止雨放晴。董仲舒有『止雨祝』,求社神山雨:『諾!天生五穀以養人,今淫雨太多,五穀不和。敬進肥牲清酒,以請社靈,幸為止雨,除民所苦,無使陰滅陽。陰滅陽,不願于天。天之常意,在于利人。人願止雨,敢告于社。』
醮為古代加冠和娶妻的祭典,又以酒不酬酢為醮。後代佛教道教興起,設壇祀禱,都稱為醮。杜光庭曾寫晉公作后土醮詞,求平定變亂,以安國土:『伏以惟地惟天,厚載廣覆,生成庶品,孕育群靈,坤德母儀,光被萬有。……厥有誠祈,盍申昭告。臣封境之內,戈甲屢興,害及丘墳,戮兼嬰耄。……念茲萬姓,誠切禱祈,瀝血披心,仰希鑒祐。伏兮曲哀虔祝,俯借威靈,命山川嶽瀆之神,助平災淦,雷電風雲之吏,共靜郊原。……奉斝陳詞,言興淚霣,不任。』
古代秋收以後,十一月間有賽社,以報謝田神;故有賽詞;但別種秋祭也可稱賽,梁朝沈約曾作用『賽鼎山廟文』:『我皇體天御宇,望日表尊,備樂變乎笙錦,鬱禮華於俎豆。邇無不懷,遠無不肅。鳥革素之客,草移丹綠之狀。泉露改味,日月重光。卯惟大王年逾二百,世兼四代,揚玉稃、希瑤席、秦楚趙之巫,把瓊茅而延佇,燕衛宋鄭之音,結統風而成典,九嶷之乘蔽比,三山之駕若雲。』
(6)私人祈禱
以上五節所引的祈禱文都是朝廷或官吏正式行祭祀時所用的禱詞;古代既然有祭祀,自然就有祭文。除這種正式的祈禱外,私人也向神靈祈禱,或為祈福,或為祛災。私人的祈禱通常在祭神的處所。後來佛、道的寺院興建了以後,祈禱的人便都上廟上觀了。
按古代的傳說,很古的時候就有私人祈禱的故事。詩經玄鳥章云:『天命玄烏,降而坐商』。朱子註說:『玄鳥、鳦也。春分玄鳥降,高辛氏之妃,有娀氏女簡狄,祈於郊禖,鳦遺卵簡狄吞之而生契,其後氏遂為有商氏。』玄鳥降卵為神話,祈於郊禖也算神話的一部份。但是古代已有祈禱並非虛話。
史記孔子列傳說:『紇與顏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禱於尼丘,,得孔子,魯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這裡所說禱於尼丘,也是私人祈禱。 
論語說:『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日:禱于上下神祇。予日:丘禱之久矣。』 (論語述而) 
朱熹註釋曰:『禱者,悔過遷善,以祈神之佑也。無其理則不必禱。既日有之,則聖人未嘗有過,無善可遷,其素行固已合於神明,故曰丘之禱久矣。又士喪禮,疾病行禱五祀,蓋臣子迫切之情,有不能自已者,初不請命於病者而後禱也。故孔子於子路,不直拒之,而但告以無所事禱之意。』 
朱子的解釋很牽強,子路請求孔子准許向五祀行祭,祈求病愈。孔予告以自己心中早已禱告,清心節慾,以與神接。這種禱告是精神方面的禱告而不見於語言。 
佛教和道教盛行以後,信眾的私人禱告乃成為日常的宗教生活。但是國人的傳統心理常以為在有事故時纔祈禱。祈禱兩字的意義本來就含有這種心理。『說文』解釋祈字:『祈,求福也,以祈斤聲。』 『經籍纂詁』也解「祈」為「求福也」,「為民求福叫告之詞也。」 『禱』字在『經籍纂詁』說是「請也,祈也」,「求福也」,「告事求福也」。「謂禱於天地社稜宗廟」。「說文」解釋『禱』字為『告事求福也』,『求福謂之禱,報賽謂之祠』,『請於鬼神』。 
(7)佛教的祈禱 
佛教信佛,信菩薩,信天界和地獄。為能獲得光明,脫離苦海,又為超渡亡魂,轉生人世。佛教有供奉佛和菩薩的敬禮。  
僧尼住在寺廟裡,朝夕誦經,所誦經文,多為佛教經典,如般若波羅密多心經、金剛般若波羅密經、妙法華嚴經、淨土經、阿彌陀經等。除誦唸經典外,僧尼還唱誦朝暮課誦。今據臺北善導寺所印的『佛教朝暮課誦』(2),摘錄幾篇佛教的朝課:
  『香讚』,朔望早課前用:  『寶鼎爇名香,普徧十方,虔誠奉獻法中王。  端為民國祝萬歲,地久天長。  端為民國祝萬歲,地久天長。  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  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  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
  唱誦時,有大磬,引磬、大鐘、弔鐘、小鼓、木魚,鐺子、鉛子等樂器,依照一定規律敲叩。
  宣讀神咒,神咒係中文從梵文音譯,意義不明,按照文字誦唸。
  誦『般若波羅密多心經』一段,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若厄。然後唱摩訶般若波羅密多:『上來現前清淨眾,諷誦如來諸品咒。回向三寶眾龍天,守護伽藍諸聖眾。三塗八難俱離苦,四思三有盡霑恩。國界安寧兵革銷,風調雨順民安樂。大眾薰修希勝進,十地頓超無難事。三門清淨絕非虞,檀信歸依增幅慧。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四十八願度眾生,九品咸令登彼岸。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大勢至菩薩,南無清淨大海眾菩薩。南無大勢至菩薩,南無清淨大海眾菩薩。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養,四者殲悔業障,五者隨喜功德,六者請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八者常隨佛學,九者恆順眾生,十者普皆回向。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薩摩詞薩,摩訶般若波羅密。四生九有,同登華藏玄門,八難三途,共入毗盧性海。民圖永固,國道遐昌,佛日增輝,法輪常轉。自願依佛,當願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自願依法,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自願依憎,當願眾生,統理大眾,一切無碍,和南聖眾。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羅,南無護法韋馱奪天菩薩。』
佛教的暮課,誦佛說阿彌陀經,禮佛懺悔文。
禮佛懺悔文:『大慈大悲愍眾生,大喜大捨濟含識,相好光明以自嚴,眾等至心歸命禮。南無,皈依十方,盡虛空界,一切諸佛。南無,皈依十方,盡虛空界,一切尊法。南無,皈依十方,盡虛空界,一切賢聖僧。南無,如來,應供,正編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大夫,天人師,佛,世尊。…』
再唸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經生咒,南無阿彌陀佛誦:『南無阿彌陀佛,(遶念數百千聲)一心歸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以淨光照我,慈誓攝我,我今正念,稱如來名。為菩提道,求生淨土。佛昔本誓,若有眾生,欲生我國,志心信樂,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敢正覺。以此念佛因緣,得入如來。大誓海中,承佛慈力,眾罪消滅,善根增長。若臨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全不貪戀,意不顛倒,如人禪定。佛及聖眾,手執金臺,來迎接我。於一念頃,生極樂國。花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廣度眾生,滿菩提願。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密。』
誦唸『普供養真言,我們選錄兩則:
阿彌陀佛供:『阿彌陀佛,無上醫王,巍巍真相放毫光,苦海作舟十品蓮邦,同願往西方。』
觀音菩薩供:『觀音大士,悉號圓通,十二大願誓弘深,苦海渡迷津,救苦尋聲,無剎不現身。』
以後有念誦,讚偈,拜願。現擇錄『大慈菩薩發願偈。』
『十方三世佛,阿彌陀第一,九品度眾生,威德無窮極。我今大歸依,纖悔三業罪,凡有諸福善,至心用迴向。願同念佛人,感應隨時現,臨終西方境,分明在目前。見聞皆精進,同生極樂國,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無邊煩惱斷,無量法門修,誓願渡眾生,總願成佛道。虛空有盡,我願無窮。虛空有盡,我願無窮。』
佛教僧尼早晚誦經,供奉禮拜。所誦經文和中國傳統祭典中的祭文,在文筆和意義上都完全不同。佛教的經文充份表現宗教信仰,不求福免災,而是讚頌佛法,皈依佛法,求脫罪業,轉生西方樂境
佛教信眾有住家長齋禮佛者:他們在家誦唸經文,平日則手持佛珠,默誦阿彌陀佛。佛教祈禱的經文向佛和菩薩讚頌,佛教祈禱時所誦的經典多為釋迦佛的訓言,和天主教神父、修士、修女所誦日課經有相同之點。
 (8)道教的祈禱
 道教對鬼神的信仰很深,求福祛災的心情更重,對於祈禱也就非常注意。
 道教的祈禱可分為三大類:第一類的祈禱為修鍊長生之術的人祈求神靈助佑,因為內丹外丹的修鍊,都須有神靈保護,纔能有成;第二類的祈禱是怯除災禍的經文,有符咒,有青詞,有密詞,有道場文等;第三類的祈禱為道士道姑所誦的經典。 
為求長生,須用鍊氣之法,修鍊時常祝禱神靈,今選錄幾首祝文: 
『天道大道,願得不老,壽比中黃,昇天常早,願延其命,與道長久。』(3)
 『玄光玉女,養我真人,子丹服食元氣,飲宴禮泉』(4)
 『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係小兆某某,好道願得長生。此吾之氣也,再從此氣生,念之萬遍無止也。令北長生,上為真人,雲車上迎,飛昇天宮,上謁上帝,南極老人,元光之前。』(5)
 『大一北極,敬告諸神,常令魂魄安寧,無離某甲身。』(6)
 道教為能修養精氣,先要存思,存思是靜坐,存思神物,心專於一,存思時,應行祈禱。祝曰:『真氣下流通幽關,鎮神固精塞死源,玉經慧朗通萬神,為我致真命長存,拔度七祖返胎仙。』(7)
 『元氣非本生,五塗承靈出,雌雄寄神化,森羅遽幽鬱。玉音響太和,萬唱元中發,仙庭迴九變,百混同得一。易有合虛中,俱入帝堂室。』(8)
 沐浴在道教的修養中也是一種要事,沐浴畢也當禱祝。『黃籙簡文經』云:『奉經威儀,登齋誦經。』洗浴畢,冠帶衣服,叩齒十三通,祝曰: 『五濁以清,八景以明,今日受鍊,罪滅福生,長與五帝,齋參上靈。』 (9)
 鍊丹之術常為秘訣,道書雖傳載丹術多種,誰也不能按法鍊成,因最要條件在於神助。鍊丹時常須禱祝。
 『平旦,澡洗薰衣,柬向再拜,心存天真』(10)
 丹書為秘傳,傳自神靈,故有祭受法,祭神求傳秘訣。祭時,誦唸禱詞: 『今日吉辰,齋志奉迎太上諸君丈人,乞停住華輦,憩息須臾。(因重上香,少頃又三拜,良久而跪)。某以胎生肉人,枯骨子孫,久淪愚俗,積聚罪考,禍欲深重,愆過山嶽。唯乞太上,解脫三戶,令百尼除解。今奉屬太上道君,永為神民,常思清虛,以正穢身。思遇因緣,得開玄路。即日受先師告某金液之經,披省妙祭,蕭然反生。乃知天尊靈貴,非世尸所陳。豈其頑朴,可得希聞。是不敢輕秘,故祀祭天神至尊。 一書委帛一傳之誓,已備如本科,將輒抱佩永年,無泄無漏。唯願太上大道諸君丈人,發扶某一身,使享壽延年,所向詣會,早得從心。神藥速辦,棲遁山林。別替告祈高上諸皇,以合丹液之矣,依傳授之科,敬受師節度。』 (11)
 道教用咒詞以袪魔袪穢,同時也畫符籙。符籙不可懂,咒詞則誦唸。如解穢湯咒詞說: 『北斗七星之精,降臨此水中。百殗之鬼,遠去萬里;如不去者,斬死付西方白童子。急急如律令。』
 『四大開明,天地為常,玄水澡穢,辟除不祥。雙童守門,七靈安房。雲津鍊灌,萬氣混康。內外利貞,保滋黃裳。急急如律令。』(12)
 旦夕燒香,虔求神助,以得長生: 『每日卯西二時,燒香,三捻香,三叩齒。若不執簡,即拱手微退,冥目視香煙,微祝曰:玉華散景,九炁含煙,香雲密羅,上衝九天。侍香金童,傳言玉女,上聞帝前,令其長生,世為神仙。所向所啟,咸之如言。』(13)
在道家的祈禱中有所謂『青詞』。凡太清宮道觀薦告的祝文,用青籐紙,以朱筆書寫,或祈福,或悔過,稱為背詞。
歐陽修曾作『河南平陽洞河南濟瀆北海水府投送龍簡青詞』:『伏以九區至廣,萬物類居,惟川嶽之宅靈,繫真仙而總治。載稽道祕,實有舊章。粲然玉簡之清文,蜿若金鱗之瑞質。茲為鎮信,輔以精誠,伏冀沖鑒昭臨,純祺錫羨,保邦家之永固,均動植以蒙休。』
張元晏曾作『下元金籙道場青詞』:『維乾寧二年,歲次丙辰,十月戊申朔,十二日己未,嗣皇帝臣,稽首太上聖祖大道金闕元元天皇大帝。伏以強名曰道,迴出氤氳之表,惟天為大,是生恍惚之中,融和氣以陶蒸,藹真風而煦育。況黃庭碧落,集列聖之威儀,絳闕丹台,聚群仙之步武。爰起祈恩之路,實開請福之門。敢用真誠,陳於下會。今雖物無疵癘,年獲豐登。遠人不倦於引航,絕塞靡虞於烽燧。而鯨鯢作慝,蚊豕為妖,塗炭黎元,續亂紀律。宮朝載罹於焚毀,簪裾仍迫於覊離。敢不寤寐思愆,曉夕引咎。於是廣延真侶,重叩元關,幣帛交陳,香燈備設。伏望堅覆露之德,暢亭毒之恩,使氛祲盡消,萬彙咸泰,復安宗社,大定寰區,及臣眇身,司霑宏造。謹詞』
這兩篇青詞都是文人的作品,保有傳統祭文的文筆,但也有道教的信仰。然較比修鍊長生的祝詞則有不同。文人所作的青詞,對於神仙長壽的事則不提及,祇求神靈賜福。
密詞是佛教和道教通用的祈禱文,為醮壇請禱之詞。歐陽修曾作有密詞,今錄一首。
東太一宮開啟保夏祝聖壽金籙道場密詞:『伏以寂然妙道,推善應以無方,瞻彼高靈,薦精誠而必達。屈此長嬴之候,是惟茂育之時。爰稽玉笈之真文,載潔雲壇之淨醮。冀敷昭鑒,來集純禧。固壽歷之延昌,溥黔而均祐。』
道教的禱詞,除上面所選錄的各種外,還有道士道姑所誦的經典。道教的清規中有十種善事。第十善事即是讀三寶經律,恒奉香花供養之。『全真演教宗壇』的清規中有關於誦經的戒律。『早晚功課不隨班者,跪香上殿誦。……上殿誦經禮斗,不恭敬者,跪香。』全真教道士道姑早晚所誦經典,為『高上玉皇本行集經』,『玉樞贅經』,『三官懺』,『全真全功課經』等。(14)
中國傳統對「神」的敬禮 https://bit.ly/2WR8XAF
-------------------------------------
中國傳統對神的敬禮(下)
(一)祭祀
(1)祭祀的意義
 (甲)源起
中國的祭祀起源很早。「後漢書」、「祭祀志」說:『祭祀之道,自生民以來則有之矣。豺獺知祭祀,而況人乎。『史記』的『五帝本紀』說:『……諸侯咸尊軒轅為天于,代神農氏,是為皇帝。……而鬼神山川封禪,與為多焉。……帝顓頊高陽者,黃帝之孫……,依鬼神以制義……潔誠以祭祀。……帝嚳辛者,英帝之曾孫也。……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帝堯者……乃命義和、敬順昊天。』這是中國史書對於祭祀源起的述說。
『事物紀原』『禮祭郊祀部,祭祀』引王子原的拾遺記說『庖使鬼神以致群祠,以犧牲登薦百神,則祭祀之始也。』 『黃帝內傳』說:『黃帝始祠天祭地,所以明天道。』這種紀載,不是正史,兩者似有矛盾。
書經虞書『舜典』說:『正月上日,受終於文祖,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肆類於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于群神。』舜帝登極後,祭天、祭六宗和山川群神。史記的封禪書,也以舜帝類於上帝,作為封禪的開始。
在殷虛甲骨文裡,有祀典的證據。雖多為祭祖報宗的祀典,但也證明殷代祭神。用甲骨卜時,卜之日必祭,祭是祭祖妣,以所祭之祖的生日為卜日。所用的犧牲,有牛或羊,或豕或犬。
『禮記』『王制』篇說:『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天子祭天下名山川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諸侯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天下植礿、祫禘、祫嘗、祫蒸。諸侯礿則不禘,禘則不嘗,嘗則不蒸,蒸則不祈。』
祭祀在中國的起源很早,根據中華民族現存的歷史史據,祭祀和中華民族的歷史同時起源,有中華民族的歷史時,就有了祭祀。
 (乙)祭祀的意義
祭字的意義,說文解釋為祭祀,以示,以手持肉。『說文解字詁林』引段注說:『箋曰:榖梁桓八年范注:無牲而祭日薦,薦而加牲曰祭。故又持肉會意。渾言則有牲無牲皆日祭也。』
廣韻說:『祭,至也,察也』 『春秋繁露』 『祭義』篇說:『祭者,祭也,以善逮鬼神之謂也。……祭之為言,際也。』孝經,士章說:『而守祭祀』,疏說:『祭者,際也,人神相接,故日際也。』
祭,解為以手舉肉,解為察,都是『字』的解釋,現在我們要問在意義或內容方面究道代表什麼?
穀梁傳,成,十七年,篇中有言:『祭者,薦其時也,薦其敬也,薦其美也,非享味也。』春秋繁露的『祭義』篇說
『五穀食物之性也,天之所以為賜人也。宗廟上四時之所成,受賜而薦之宗廟,敬之性也。於祭之而宜矣。宗廟之祭,物之厚無上也。奉上豆實,夏上尊實,秋上機實,冬上敦實。豆實,韭也,.春之始所生也;尊實,麷也,夏之所受初也;機實,黍也,秋之所先成也;敦實,稻也,冬之所畢熟也。始生故曰祠,善其司也。夏約故曰礿,貴所初礿也。先成故曰嘗,嘗言甘也。畢熟故曰蒸,蒸言眾也。奉四時所受於天者而上之,為之上祭,貴天賜且尊宗廟也。孔子受君賜,則以祭,況受天賜乎?一年之中,天賜四至,至則上之所以歲四祭也。故若子未嘗不食新,新天賜至,必先薦之,乃取食之,尊天敬宗廟之心也。尊天,美義也;敬宗廟,大禮也:聖人之所謹也。不多,而欲潔清,不貪數,而欲恭敬,君子之祭也,恭親之致其中心之誠,盡敬潔之道,以接至尊,故鬼神享之,享之如此乃可謂之能祭。』
董仲舒以祭為報謝天之所賜,又以天之所賜而獻於祖宗,為尊天敬祖。
對於尊天,董仲舒在春秋繁露「郊義」篇說:
『郊義春秋之法,王者歲一祭天於郊,四祭於宗廟。宗廟因四時之易,郊因於新歲之初,聖人有以起之,其以祭不可不親也。天者,百神之君也,王者之所最尊也。以最尊天之故,故易始歲更紀,即以其初郊。郊必以正月上辛者,以所最尊首一歲之事,每更紀者以郊,郊祭首之,先貴之義,尊天之道也。……
『堯謂舜曰,天之曆數在爾躬,言察身以知天也。今身有子,孰不欲其有子禮也,聖人正名,名不虛生。天子者,則天之子也,以身度天,獨何為不欲其子之有子禮也。今為其天子,而闕然無祭於天,天何必善之!』
董仲舒以皇帝名為天子,對於天應當行子禮。天子郊祭乃為表示敬天尊天的誠心。
『禮記』『祭統』篇說:『祭者,所以追養祭孝也。』『禮記』的『郊特性』篇說:『祭有祈焉,有報焉。有由辟焉。』祈為祈福,報為報謝,由辟用為弭災兵,遠罪疾。
祭字和祀字,甲骨文中皆已有。祭字在甲骨文象手持酒肉,『此字變形至夥,然皆象持酒肉于示前之形』祀者在甲骨文中有時祇有巳字,『祚案,文曰:佳王二祀,佳王五祀,作巳者,與上文同,故知即祀之省矣。』 (17)
中國古代有對天,對鬼神的信仰;又信天為至尊,造生人物,賞罰人生;信鬼神掌管日月風雨,治理山川,信父母祖宗為生命之本,他們死後神魂升天;因此為報本,為求福,為免禍,乃向天,向鬼神,向祖宗表示敬重,表示謝恩,乃行祭祀。(17)
祭祀的典禮,是將所賜的恩物,擇最初和最優者獻於天,獻於鬼神和祖宗。中華民族是由游牧生活而進步至農耕生活,游牧生活所受於天賜的物是畜牲,農耕生活所受於天賜的物是百穀;因此,祭祀時所獻的是犧牲,是酒,是豆黍,後來皇帝增獻玉帛。犧牲和祭品,含有以受天賜之物,報謝天地鬼神,上供祖宗。
中華民族的傳統,沒有一種具有組織和教義的宗教,為表示對於天,對於鬼神的信仰和敬禮,乃由皇帝,官吏和家長去行祭。中華民族的祭祀,不是由宗教的司祭,而由國家的行政長官,舉行祭祀的禮儀不是宗教的儀典,而是國家的儀典。『祀,國之大事。』
中華民族的傳統,不以祭祀為宗教祭典,而為國家社會的祭典。但是從祭祀的對象看,則祭天、祭地、祭鬼神的祭祀,含有宗教信仰的意義;因為這種信仰是宗教信仰。現在的中華民國政府沒有這種宗教信仰,便不再舉行祭天地鬼神的祭典。對於先聖先賢和祖宗的祭祀,則沒有宗教的意義;因為紀念先聖先賢和祖宗,是人類社會日常生活中所有的情緒。現在中國社會雖沒有正式的宗教信仰,仍舊每年祭孔子,祭黃陵,祭先烈,祭祖。
 (丙)祭祀的條件
古代祭祀的第一個條件在於『誠』,第二個條件在於『潔』。董仲舒說:『君子之祭也,恭親之致其中心之誠,盡敬潔之道,以接至尊。』 (春秋繁露。祭義)
誠,為祭祀最靈要的條件,孔子說:『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論語,八佾)
中庸說:『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詩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天微之顯,誠之不可揜如此夫。』 (第十六章)
中庸讚揚鬼神之德,隱微不顯,體物不遺;故祭祀的人,齊以求潔,明以求誠。因為在祭祀時,鬼神的靈氣充滿上下左右,人心的隱密處也被神照明,人便不能不誠。
中庸又說:『踐其位,行其禮,奏其樂,敬其所尊,愛其所親,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郊社之禮,所以事上帝也;宗廟之禮,所以祀乎其先也。明乎郊社之禮,禘嘗之義,治國其如示諸掌乎。』 (第十九章)
祭祀應該有「誠」,因為孝子事死如事生,而且孝是『教之所由也』 (孝經第一篇) ,祭祀之誠,具有宗教的意義。
祭祀時應該有誠,另外還有一種理由,人能至誠,他的精神可以和天地鬼神相接,互相貫通。。中庸說:『唯天至誠,為能經綸天下之大經,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依?肫肫其仁,淵淵其淵,浩浩其天。苟不固聰明聖知達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第三十二章)至誠者的精神,淵淵浩浩,可以和天地相通。
程明道對於張載的西銘曾說:『學者須先識仁。仁者,渾然與物同體,義理知信,皆仁也。識得此理,以誠敬存之而已。』 (18)
張載說:『不識不知,順帝之則。有思慮知識,則喪其天矣。君子所性,與天地同流異行而已齋矣。』 (19)不識不知為天性之誠,不自作思慮,可以和天地同性。
潔,在祭祀時用齋來表現,『禮記』的『祭義』篇說:『致齋於內,散齋於外。齋之日,思其居處,思其笑語,思其志意,思其所樂,思其所嗜。三日乃見其所為齋者。J注疏說:『致齋,思此五者。散齋七日,不御不樂,不弔。』這是祭祀祖宗先人時的齋,齋和誠,結合一起。齋日,排除外面的事務,清除心內的思想,一心一意專注在所祭祀的先人。『禮記』的『祭義』篇說:『李子將祭祀,必有齋莊之心,以慮事,以具報物,以脩宮室,以治百事。』同一篇裡說:『君子曰:禮樂不可斯須去身。致樂以治心,則易直子諒之心,油然生矣。易直子諒之心生,則樂,樂則安,安則久,久則天,天則神;天則不言而信,神則不怒而威,致樂以治心者也。致禮以治躬,則莊敬,莊敬則嚴威。心中斯須不和不樂,而鄙詐之心入之矣。外貌斯須不莊不敬,而慢易之心入之矣,故樂也者,動於內者也,禮也者,動於外者也。樂極和,禮極順,內和而外順,則民瞻其顏色而不與爭也,望其容貌而眾不生慢易焉。故德煇動乎內,而民莫不承聽,理發乎外而眾莫不承順。故曰:致禮樂之道,而天下塞焉,舉而錯之無難矣。』古代祭祀最重禮樂,禮樂以治人的內外,使人的心潔而誠,人的舟體敬而恭。
『大清會典』規定黃帝行祭前的齋禮:
『凡齋戒,大祀三日,中祀二日。南北郊祀,皇帝於大內齋宮,致齋二日,壇內齋宮致齊一日。頒牧群臣誓戒百執事,恭書於版,王公陳設於府第,文武官陳設於公署,各致齋二日,隨壇齋宿一日。饗太廟,祭社稷,皇帝於大內致齋,王公於府第,文武官於公署,各致齋。朝日,夕月,饗前代帝王先師先農,皇帝於大內致齋,王公百官,均於私第致齋。齋戒之日,不理刑名,者。』
古代的祭祀按照禮記分為祭天地,祭社稷,祭山川,祭五祀,祭祖先。當時還沒有祭先師先烈的典禮。後代的祭祀逐漸加多。我們在清代的祭典裡可以看到各種的祭祀。
『大清會典』的祭統說:
『凡祭三等:圜丘、方澤、祈穀、雩祀、太廟、社稷為大祀;日、月、前代帝王、先師孔子、先農、先蠶、天神、地祗、太歲為中祀;先醫等廟、賢良、昭忠等經祀為群祀。』
祭祀凡三等,為大祀、中祀、群祀,共十八項祭祀,包括國家的一切祭典。祭典中的祭天的圜丘南郊為最尊,祭地的方澤北郊為次。十八祭典有祭上帝,和神明的祭,有祭祖先的祭,有祭先聖先烈的祭。朝廷把這三類祭典,視為國家的大典,不視為宗教典禮。我們研究中國祭禮何者屬於宗教祭祀,何者屬於社會祭祀,應從所奉祭的對象加以分析。上帝和神靈,由宗教信仰而造成,祭上帝和神靈(日、月、雩、天神地祗、五祀),雖是國家的祭典,但仍是宗教性的祭祀。祖先和先師、先賢(太廟、先農、先蠶、先醫、先師孔子、賢良、昭忠)則是社會敬仰的對象,不是宗教信仰的對象;雖然他們已經逝世,他們的神魂作為祭祀的對象,祭祀仍然是社會敬禮,而不是宗教祭禮。佛教和道教的紀念亡人的道場,為宗教典禮,因為是為亡人的道場,為宗教典禮,因為是為超渡亡魂,完全出於宗教的信仰。儒家的祭祖祭先聖賢,乃是為紀念而不是為超渡,因此在祭典中用饗字。對於天、地神祇則不饗而用祭或祀。
(2)祭祀的祭品
在祭祀大典中,行祭的人奉獻禮品,這些禮品稱為祭品。祭品是人所受於天的恩物,人選來奉獻上天和神靈或祖先,以表報謝,以表孝敬。在祭品中有農產物,有牧產物,有手工品。
牧產物為犧牲、牛、羊、豕、犬。祭典分太牢和少牢。太牢具有三牲,即牛、羊、豕;少牢具有兩牲,即羊豕。但牛犢也稱為持牲,羊也稱為少牢。或是全牲,或是鼎俎。
農產物則分為酒和稻、麥和蔬菜、水果、以尊、爵和篷豆盛著,陳列供案上。
手工器則有玉和帛。
『大清會典』的『祭統』規定:
『凡玉六等,以蒼璧祀天,英琮祭地,黃珪祭社,青珪祭稷,赤壁祀曰白璧祀月。
凡帛七等,郊祀制帛,以祀天地。……展親制帛,以饗宗藩報功,制帛以饗功臣。素帛編於群祀,其色各以類從。
凡牲四等,天地用犢,配位同。從位、日月、用特、餘均太牢。宗朝太牢、西蕪、小牢。社稷、太牢、配位同。日月、神祇、均太牢。月壇配位同。前代帝王、先師、光農、先蠶、太歲、先醫之祀、如之。配位少牢。群祀如之。牛色尚黝。大祀入滌九旬,中祀三旬,群祀一旬。
凡樂四等:九奏以祀天、八奏以祭地,七奏以饗太廟,六奏以祭社櫻,朝日。饗先農如之。六奏以夕月,饗前代帝王、先師、先蠶、祀神祇、太歲、如之。
凡祝版、祀天、青質朱書;祭地、黃質墨書;饗太廟、祭社稜、白質墨書;朝日,赤質朱書;夕月、白質墨書;太歲以下,均白質墨書。
凡祭品:天、地、匏爵;籩、竹絲純裡、髹以漆;豆、登、簠、簋、犧、尊、皆用陶。太廟、玉爵;籩、竹絲書裡;登,用陶、飾以文采;豆與簠簋,皆木、髹漆、飾以玉,鉶,範銅為之,飾以金;春用犧尊、夏用象尊、秋著尊、冬壼尊、大祫山尊、皆範銅為之。社稷、玉爵、配位用陶、日月先農、先蠶、陶爵、豆、登、簠簋、鉶、尊、同。前代帝王、先師:及諸人鬼之祭、豆、登。鉶、簠、簋、尊、爵、皆範銅不飾、錘用竹、俎用木、皆髹以漆。
凡祭物、登、實以大羹;鉶、實以和羹;簠、實以委稷;簋、實以稻梁;籩、實以形鹽、魚、棗、榛、菱、芡、鹿脯、白餅、黑餅、糗餅、粉餈;豆、實以韭菹、醓醢、菁菹、鹿醢、芹菹、免醢、筍菹、魚醢、脾析、豚拍、酏食、糝食。』 (21)
『上帝、蒼璧一、帛十有二、犢一、祭一、簠二、簠二、籩豆各十有二、尊一、爵三、鑪一、鐙六、燔牛一。列聖、均帛一、犢一、登一、簠二、簋二、籩豆各十有二、尊一、爵三、鑪一、鐙四。……』 (22)
(3) 祭禮
歷代的祭祀常有變換,郊祀的大典變換更多。
『洪武元年,二月壬寅朔,中書省李善長等奉敕撰進郊祀議,略曰:王者事天明,事天祭,故冬至報天,夏至報地,所以順陰陽之義也。祭天於南郊之圜丘,祭地於北郊之力澤,所以順陰陽之位也。周禮大司樂:冬日至,禮天神,夏日至,禮地祇。此三代之正禮,而釋經之正說。自秦立四時,以祀白青黃赤四帝,漢高祖復增北時,兼祀黑帝,至誠帝有雍峙,及謂陽五帝,甘泉太乙之祀,而昊天上帝之祭,則未嘗舉行。魏晉以後,宗鄭玄者,以為天有六名,歲凡九祭。宗王肅者,以為天體為一,安得有六?一歲二祭,安得有九?雖因革不同,大抵多參二家之說。自漢武用祠官寬舒議,立后土祠於汾陰脽上,禮如祀天,而後世因於北郊之外,仍祠后土。鄭玄又感於緯書,謂夏至於方丘之上,祭崑崙之祇,七月於泰圻之壇,祭神州之祇。折而為二,後世又因之一歲二祭。元始間,王莽奏罷甘泉泰祠,復長安南北郊,以正月上辛者丁,天子親祀天地於南郊。由漢唐歷千餘年間皆因之。其親祀北郊者,惟魏文帝、周武帝、隋高祖、唐元宗(睿宗)四帝而已。宋元豐中,議罷合祭,紹聖政和間,或分或合。高宗南渡,惟用合祭之禮。元成宗始合祭天地,五方帝。已而立南郊,專祀天。泰定中,又合祭。文宗至順以後,惟祀昊天上帝於圜丘,以大明夜明早辰太歲從祀。夏至祀皇地祇於方丘,以五嶽五鎮四瀆從祀。太祖如其議行之,建國丘於鐘山之陽,方丘於鐘山之陰。』 (23)
在郊祀的祭典上,歷代有兩個問題,一是祇祭昊天上帝或祭五天帝;一是南郊北郊分祭,或天地合在南郊同祭。按照三代的祭禮,南郊北郊分祭,祭天祇祭昊天上帝。明清兩代恢復古禮。
歷代祭祀的種類雖多,但是祭祀的典禮有幾項是共同的,這幾項典禮構成祭典的大綱,其餘典禮都屬細節,可多可少,可隆重可簡單。
祭祀的共同典禮:
一、有牲。在祭祀的前一夕,主祭皇帝按祭典的尊卑,或親自或者遣官員視察犧牲和祭品。
二、迎神,孔子曾說:『祭如在,祭神如神在』。祭祀的時候,神要能歆享祭祀,祭祀饞有意義。在祭祀開始有迎神典禮。如大清會典的南郊祭天大典,皇帝就位以後:
『皇帝就拜位立,迺燔柴迎帝(上帝)神,司香官各奉香盤進,司樂官贊舉迎帝神樂,奏始本之章。』 (24)
北郊祭地大典,皇帝就位:
『皇帝就拜位立,迺瘞毛血,迎神,司樂官贊舉迎神樂,奏中平之章。』(25)
凡帛太廟,皇帝就位:
『皇帝就拜位立,迺迎神,司香官各奉香盤進,司樂官贊舉迎神樂,奏貽平之章。』 (26)
現在祭孔大典也有迎神的典禮,其他祭典,如祭皇帝陵,公祭允烈及陣亡將士等禮,不是遵行古禮,而是現代社會所通行的簡單追念禮,便沒有迎神和其他各項祭禮。
三、奠玉饗
迎神以後,主祭上香。上香典禮不是古代的典禮,古代右薰香,置身於爐中薰燃,香氣上升。
上香後,奠玉帛。大清會典的郊祀。
『皇帝行三跪九拜禮,王公百官均隨行禮,司玉帛官各奉篚進,奏景平之章。皇帝陞壇,詩
上帝位前,司玉帛官跪,進篚,皇帝跪,受筐,奠玉帛,興。』 (27)
四、三獻:初獻、亞獻、終獻、獻爵。初獻、奠爵正中、亞獻奠爵於左,終獻奠爵於右。
五、讀祝文、祝文寫在祝版上。初獻後,司祝官至祝案前,奉祝版跪於祝案左,皇帝在讀祝拜位跪,司祝官讀祝文。讀畢,安放上帝位前。
六、賜福胙、三獻畢,由光祿卿兩人就東案奉福胙進至上帝位前,拱舉。皇帝到飲福受胙拜位,跪受福酒爵,授左面的禮官、跪受胙、授禮官。祭畢、皇帝以胙、賜隨祭的王公大臣。
七、送神、望燎。受福胙以後、送神、皇帝和百官均跪、行三跪九拜禮。然後,有司奉祝、奉帛、奉饌、奉香、恭送燎印、置各燎鑪、皇帝出至望燎位、望燎、祭典乃告完成。
上面的各項典禮。除奠玉帛一禮外,在現在的祭孔大典禮都照樣執行,祇把跪拜禮改為鞠躬。
為使讀者對祭祀有一個整體的概念,今將大清會典的郊祭祭天大典抄錄於后:
『皇帝就拜位立,迺燔柴迎帝(上帝)神:司香官各奉香盤運。司樂官贊舉迎帝神樂?奏始平之章。贊引官奏陞壇,恭導皇帝詣第一成上帝位前,司香官跪進香。贊引官奏跪,皇帝跪。奏上香,皇帝上柱香,次三上瓣香。興。以次詣列聖配位前,上香、儀同。贊引官奏復位、皇帝復位。贊引官奏跪、拜、興。
皇帝行三跪九拜禮、王公百官均隨行禮、司玉官帛各奉篚進、奏景平之章、皇帝陞壇、詣上帝位前、司玉官帛跪、進篚、皇帝跪受篚、奠玉帛、興。以次詣列聖配位前、奠帛、儀同。皇帝復位。
迺進俎、皇帝轉立拜位傍、西嚮。有司貯羹於壺,恭執、自壇下陟午階升,諸上帝位列聖位前、各跪、拱舉、興、以羹沃俎者三、皆退、由西階降。皇帝復位,奏咸平之章。
皇帝陞壇,詣上帝位配位前,跪進俎、興、復位。行初獻禮。司爵官各奉爵進、奏壽平之章,舞干戚之舞。皇帝陞壇、詣上帝位前,司爵官跪進爵、皇帝跪、獻爵、奠正中、興、退、就讀祝拜位立。
司祝至祝案前跪,三叩、奉祝版跪案左、樂暫止。皇帝跪、群臣皆跪、司祝讀祝華、奉祝版詣上帝位前、跪安於案、三叩、退、樂作。
皇帝率群臣行三拜禮、興、詣配位前、以次獻爵、儀同。贊禮即引分獻官,由東西階升壇,各詣從位前上香、奠帛、以次獻爵、畢、降階退立原位。樂止、武功之舞退、文舞八佾進、行亞獻禮、奏嘉平三章、舞羽籥之舞。
皇帝陞壇,以次獻爵,奠於左,儀如初獻,復位。行終獻禮,奏永平之章,皇帝陞壇,以次獻爵、奠於右,儀如亞獻,復位。分獻官獻爵,均如初獻。樂止、文德之舞退。
太常官贊賜福胙。光祿卿二人,就東案奉福胙,進至上帝位前,拱舉。皇帝詣飲福受胙,拜位立。侍衛二人進立於左,奉福胙官降立於右,皇帝跪,左右執事官咸跪,右官進福酒,皇帝受爵,拱舉,授左官。進胙受胙亦如之。三拜、興、復位、率群臣行三跪九拜禮、徹饌、奏熙平之章。
有司詣上帝位前,奉蒼璧退,送帝神,奏清平之章,皇帝率群臣行三跪九拜禮。有司奉祝、奉帛、次饌、次香、恭送燎所。
皇帝轉立拜位傍、西嚮、侯祝帛過、復位。從位香帛,均由東西階,奉送至各燎鑪,奏太平之章。祝帛燎半,奏望燎,恭導皇帝由內壝南左門出,至望燎位,望燎。引分獻官各詣左右門外,望燎,奏禮成。』 (28)
(4) 佛教和道教的祭典
佛教和道教雖敬佛,敬菩薩,敬神靈,但沒有正式的祭祀典禮,佛教祇有供奉和道場,道教
祇有醮禱和道場;但是民間的信仰和古代流傳的巫覡相混合,便也興起了一些祭典。
 (甲)佛教的供養和道場
佛教的供奉為敬佛和敬菩薩的典禮。佛和菩薩在佛教裡代表信仰最誠的人,他們已經取得光明。修到了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而不願援助凡人。佛教教徒於佛和菩薩深表尊敬。尊敬心情的表現有塑像、燃燈、有華香、唄讚、有懸幡、伽監舍利、建塔。
塑像和修建廟塔,佛教在中國藝術界造成了一種新的藝術。唐朝的佛像為中國人物畫的全盛時期,畫家如閻立本和吳道子,乃中國繪畫史上的名家,他們的作品稱為神品。
魏晉時期在甘肅敦煌開鑿石窟,雕造佛像,窟內牆壁滿佈壁畫,成為我國藝術界一大特色。
同時又有雲岡巖的造像和龍門石窟的雕像。『造像立寺於南北朝盛極一時,係因國內上下皆尊奉佛教,及在求功德福田所致。故作銘記為造像時所必經之手續。鑿石為龕者,其銘記多在龕之上下左右,或於座下之方告石上。如為大型佛像,則另立碑記之。碑像之銘記多位於佛龕之下,小者皆刻於背,佛龕或佛座之上,凡造像之人,稱佛弟子,正信佛弟子,清信士、清信女等。』 (29)
燃燈、華香、懸幡、為裝飾佛像,為敬禮佛像。在佛像前又有燃香,供花果的供奉。這種供奉有些相似中國傳統祭典的祭品。在有些佛寺裡,在廟會或佛誕和菩薩誕辰也供菜蔬。信徒更把家中所用的肴饌,先在廟裡供奉,以求祝福,然後帶回家中食用。
佛教的隆重典禮為道場。道場本指佛成聖道的處所,即是中印度摩竭陀國尼連禪側,菩提樹下的金剛座。後來凡是證道所,供養佛的處所,也稱為道場。佛教有慈悲道場,水陸道場。在道場除向佛和菩薩供養外,僧尼舉行唸經,燒香禮佛,為亡人祈禱,施主也可參加敬禮。
「釋門正統」說:『又有所謂水陸者,取諸仙致食於流水,鬼致食於淨地之義。亦因武帝(梁)夢一神僧,告曰:六道四生受苦無量,何不作水陸,普濟群靈,諸功德中最為第一。帝問沙門,咸無知者。唯誌公勸帝,廣尋經論,必有所因。於是搜尋貝葉,置法雲殿,早夜披覽,及詳阿難遇面然鬼王,建立平等斛食之意。用製儀文,三年乃成。遂於潤之金山寺修設,帝臨地席,詔祐律師宣文。世涉周隋,茲文不傳,至唐亨中,西京法海寺英禪師,因異人之告,得其科儀,遂再興焉。我朝蘇文忠公軾重述水陸法像贊,今謂之眉山水陸。供養上下八位是也。熙寧中東川楊鍔祖述舊規,又製儀文三卷,行於蜀中,其最為近古。』(30)
佛教的道場也稱齋會,也稱法會,都是供奉和唄讚,沒有奉獻犧牲的祭典。供奉和唄讚的目的,在超渡亡魂,求福祛災,自建功德。
 (乙)道教的典禮
道教的派別頗多,所有宗教典禮也沒有統一的儀典。通常的祀禱大典為設立醮壇,懸幡誦經。舉行天皇太一,五星列宿祭,以消災度厄。這種祭典採用古代傳統的儀節,有誦經,獻牲,也有祭文。唐朝皇帝和宋真宗徽宗,崇奉道教,詔建宮觀,親自行祭,把中國傳統祭典和教典儀混合在道教裡。
道教也承繼了古代民間所流行的巫覡。巫覡在古代民間的信仰裡,具有使神靈降來和鬼魂出現的能力,能驅魔,能求雨,道教的道士在民間作了巫覡的繼承人。民間有了病人,家人便邀請道士驅鬼。道士杖劍唄咒,驅逐邪魔。
道教所立的關帝廟,馬祖廟,和玉皇國,也常有祭典。問卜獻香為通常的敬禮,遇慶節則祭品雜陳,信眾羅拜。臺灣民間所行拜拜,也為道教祭禮,廟中供奉犧牲和祭品,家中也供列各種肴饌,且供全豬,供畢、大家分食宴享。
(5)罪惡
宗教的祭祀普通包含罪惡的意義,人因罪而獻犧牲,表示悔過,表示贖罪。在中國傳統的祭祀裡,罪惡的意義很輕,但是在佛教和道教的法會道場裡,罪惡的意義則很重。我們在這方面稍為加添研究。
 (甲)罪過的意義(31)
『罪』在經書?,包含三層意義:第一、罪是違反天意,第二、罪是犯法,第三、罪是違反倫理道德。
書經說:
『有良多罪,天命殛之。』
『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災下民,……』(泰誓上)
『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論語、八佾)
這些罪在於違反天意。天意即是天命,天命在經書?指上天給人的使命,和上天給人的規律。人遵守上天的規律,實行上天的使命,則是行善;人若不滿足上天的使命,不遵守上天的規律,就是犯罪入惡。
犯法當然有罪,罪由法而定。中國古代的律法,如唐律清律,規定各種罪名,有流罪,有死罪。
在倫理方面,有倫理的規律,倫理的規律稱為禮。孔子曾說: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論語,顏淵)
禮是代表天理,由聖人按照天理而制定。然而天理也在人心。中庸說: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喜怒哀樂之末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 (第一章)
中庸以人性具有天理,人心由情感之發而動時,或跟天理相合,或跟天理不相合,於是便有善惡。在中國的傳統裡,倫理方面的惡常稱為過。
『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 (論語、里仁)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論語、衛靈公)
孟子則也以過為罪:『長君之過,其罪小;逢君之惡,其罪大。今之夫皆逢君之惡。故曰:今之大夫,今之諸侯之罪人也。』 (告子上)
佛教和道教定有規誡。佛教的誡律中最普通的誡律為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佛教僧尼的誡律則很多,『四分律』說明僧戒有二百五十,尼戒有三百六十四。道教也有誡律,如『洞玄靈寶六齋十直』說:
『道教五戒:一者不得殺生,二者不得嗜酒,三者不得口是心非,四者不得偷盜,五者不得淫色。十善:一念孝順父母,二念忠事君師,三念慈心萬物,四念忍性容非:五念諍諫蠲惡,六念損己救窮,七念放生養物,種諸果林,八念道邊舍井,極樹立橋;九念為人興利除害,教化末悟,十念讀三寶經律,恆香花供養之具。凡人常行五戒十善,恆有天人善神術之,永滅災殃,長臻福祐,唯在堅志。』 (32)
佛道的信徒若違犯誡律,即是犯罪,佛教也稱為造惡業。
儒家傳統所講的罪,祇有違背天命的罪直接開罪上天;其他的倫理罪過和法律罪惡,則不直接開罪上天。『在書經詩經時代,中國古人的倫理觀念和宗教觀念連合在一起,書經和詩經所講的罪,是違背上天的命令。從孟子荀子以後,儒家的倫理以人性和人心為根基,雖然承認人性來自天,但已經不提上天。因此中國儒家講惡講過時,只想到違背良心天理,而不想到是違背上天的命令。中國人作惡時,他們自認對不起良心,對不起父母,也可以想到對不起皇帝,但不想是對不起上天。』 (33)
佛教和道教的罪常不被認為開罪上天,因為他們沒有對於皇天上帝的信仰。佛教的罪乃是自己愚昧造成痛苦的惡業,道教的罪和佛教的罪在意義上相同,道教的誡律乃是採取佛教的戒律而造成。
凡是罪都有刑罰,國家的法律有刑法,按罪定刑。『儒家雖不以罪惡為直接違背天命,但卻相信上天對於罪惡常降以罰。上天的罰為災禍,為疾病,為死亡。佛家更信輪迴的報應。』 (34)輪迴的報應為因果的報應,有因必有果,絕對不能逃避。『猶形影之相須。』 (35)報有三種:現報、生報、後報。現報為現生受報,生報為來生受報,後報為將來第二生或第三生受報。
道教的『抱朴子』 『微旨篇』說:『天地有司過之神,墮人所犯輕重,以奪其等,等減則人貧耗、疾病、屢逢憂患。等盡則人死。諸應奪等者,有數百事,不可具論。』
 (乙)罪在祭祀中的意義
中國古代的祭祀,以報恩為宗旨,所奉的犧牲和祭品,也是天所授賜的物件。報恩或報德以外,則為祈福。奉獻祭祀的人,雖是皇帝或官長,但是他們以國家或所轄境內的人民之名義獻祭,不是為私人;他們代替人民向上天或神靈報恩祈福。因此,罪的觀念,通常不進入祭祀的意義以內。在普通一般的宗教祭祀裡,罪的意義很深,祭祀常是為贖罪,常是為求罪赦。在『舊約』所記載猶太人的祭祀裡,以贖罪的全燔祭為最重要。
中國古代的祭祀,南郊北郊,日月星辰以及名山大川神靈的祭祀,都沒有贖罪的意義,常是為報恩,或為祈恩。猶太人的祭祀以犧牲代替人捨生贖罪,因人不能自殺,也不能殺罪人以祭,乃代以牛羊。中國古人獻牛羊犧牲,獻五穀百?,乃是以天所賜之物,奉獻於天或神靈,以表謝意。就是在祭祖的祭典中,也是報恩。『祭者,所以追養繼孝也『(禮記、祭統)。
祇有在人民遭遇天災大難的時候,如逢久旱不雨,官長纔代人民向神靈認罪,請免罪罰,而解民困。在這種祭祀裡,罪惡的意義便進入祭祀的意義裡;但是仍舊沒有以犧牲代人贖罪的思想,犧牲和祭品祇是人民獻給神靈的禮物,表示人民的誠心。
這種認罪免罰的意義,在郊祭的大典裡也沒有。郊祭上天,常為報德求福。而且郊祭舉行的年代,是在國家太平年代;國家有大災或叛亂時,皇帝不敢舉行郊祭。至於封禪大典,更是要在國家富強,人民樂業的時代纔可以舉行。歷代舉行封彈的皇帝很少。
但是佛教的祭典,即醮壇道場或法會,則以贖罪為主,罪惡的意義很深。
佛教雖然也舉行為國家祈福的水陸道場;然而普通的法會道場乃是為超渡亡魂。佛教很信仰業報,一個人死後,通常都因惡業墜入地獄,等候受完了罪罰,再輪迴人世。法會道場便是為亡魂贖罪,使得早脫地獄苦刑,好能重生為人。
孟蘭盆會為佛教的大典。盂蘭盆為梵語ullambana的譯語,意義為供佛以救亡魂倒懸之苦。『佛弟子目連尊者,見其母墮餓鬼道,受倒懸之苦。問救於佛,佛教於每年七月十五日,以百種供物供三寶,請其威,得救亡世之父母,因起此法會。』 (36)
『當日,調百味之飲食及百種之器具,供養安居告終之眾僧也。供祖先之亡靈及施於餓鬼,非本意也。雲棲之正訛集曰:世人以七月十五日,施鬼神食,為盂蘭盆大齋之會,此訛也。蘭盆緣起目連,謂七月十五日,眾僧解夏自恣,九旬參禪,多得道者,此日修供,其福百倍。非施鬼神食。施食自緣起阿難,不限七月十五日』(37)
佛教的祭典本是供養和誦經的法會,供養和誦經乃為禮讚諸佛菩薩,為讚頌的祭典,雖不用犧牲,然有供品。佛教禮讚祭典的用意則為求佛菩薩,救援有災的亡魂和生人。禮讚祭典又有功德,功德可用為贖惡業,消災除禍。
道教的典禮則抄襲佛教典禮,誦經醮場或道場,通常都是為贖罪。罪在道教的信仰裡很深,張道陵為人治病時,要人寫三張悔過喜,一張懸在山上;一張埋在地中;一張沈在水裡:稱為三官手書。道教設壇誦經,或是進廟行香,都是為亡人或生人悔罪求赦,祈福祛禍。雖然道教不信地獄,但是普通信眾也都信佛,邀請僧道,一同為亡魂超渡。
(6)來生
除罪惡的觀念以外,還有一個觀念和祭祀的意義關係很密切:就是來生。
儒家對於來生的態度,以孔子的態度為標準:
『季路閒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論語、先進)
孔子的態度,不否認鬼神和來生,祇是不願意視之為人生的重要問題,人生的問題在於善度現生,好好待人接物。因此儒家對於後生採取不討論或不知道的態度。儒家的宗教儀,典如祈禱、如祭祀,完全沒有來生的觀念,祇是為現生求福。儒家的福樂和災禍都是現生的事情,毫不牽連到來生。
『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修好德、五曰考終命。六極: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憂、四曰貧、五曰惡、六曰弱。』 (書經、洪範)
五福六極,代表儒家的人生價值,不關係來生。這種價值論完全建立在現生的觀點上,和天主教的福音所有的價值觀相反。瑪竇福音第五章第三節到第十六節所講八端真福,建立在來生的觀點上,以貧為福,以哀為福,以溫良為福,以心浮為福,以為義而受迫害為福,以好義為福,以平和為福,以慈悲為福。雖然洪範也以好德和康寧為福,但仍以現世的享受為福。基督福音的真福則以來生的幸福為真福。
儒家雖不講來生,在宗教儀典中不提及來生,但是祭祖的敬典則不能不涉及來生。儒家有魂魄的問題。孔子說: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論語、八佾)
『於穆清廟,肅雝顯相,潛潛多士,秉文之德,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不顯不承,無射於人斯』(周頌、清廟)
儒家信人有魂魄,魂為陽氣之盛,魄為陰氣之盛。人死,魄隨身體,下降於土,化於土中,魂上升於天。
『宰我曰:吾聞鬼神之名,不知其所謂。子曰:氣也者,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也。合鬼與神,教之至也。眾生必死,死必歸土,此之謂鬼。骨肉斃於下,陰為野土。其氣發揭於上,為昭明,焄嵩悽嗆,此百物之精也,神之著也。』 (禮記、祭義)
人死後,魄必消散,這一點沒有問題。問題則在於魂升於天,即禮記所說『氣發揚於上,為昭明』,是否永久存在呢?或過不久,魂也散在天地大氣中呢?儒家對於這個問題沒有明白的答案。祇有王充明明否認鬼神的存在,也否認人魂的常存。朱熹曾說人魂散在天地大氣之中:可是,中國儒家最重祭祖,誰也不敢明說祖宗死後魂不再存在,不然又何必祭祖呢?
儒家不講來生,然而人總有死,死後的問題,不能不使人心不安。尤其中國人重孝,重祭祖,則對於祖先死後的存在問題不能不問,於是佛家傳入中國後,乃乘虛而生,向中國人大談來生,而以來生為中國一般民眾的佛教信仰和宗教生活。
佛教講來生,因為講因緣,人生是因緣所成。人為什麼生呢?是因為自己有『我執』,自己相信自己存在;這種我執,乃由人的無明而來;無明則來自人的惡業。無明祇有佛的光明可以消除,佛的光明則由禪觀而得。人得有佛的光明,使入涅槃,不再轉生。因此,凡是沒有成佛入涅槃的人,在死後都要重新轉生,佛教稱轉生為輪迴。
在一個沒有成佛的凡人去世時,在轉生以前,有五條路可走,稱為五趣:即地獄、畜牲、餓鬼、人、天。
『五趣屬於三界,三界指有情者所住的器世間。分為欲界、色界、無色界。欲界下有地獄,中有人的四洲,上有六欲天。色界則包有梵眾天等十七處的色相最精妙,宮殿樓閣,精緻華麗,因此稱為色界。無色界則沒有地域可言,所以稱為無色,包有空無邊處等四天。
『人在輪迴時,按人的善惡而定趣向。犯了重罪的人,則趣地獄。犯了輕惡的人,則趣傍生或餓鬼。作了上善的人,趣生於天。作了下善的人,投生為人。……』(38)
『但五趣,有說為六趣或六道者……除五趣外,加『阿脩羅』 (或脩羅,或阿索洛)所以然要添加阿脩羅,為的善惡都能有三報。惡分上中下三品,有地獄、餓鬼、畜牲三報。善分上中下三品,便也有三報:上品善有天報,中品善有人報,下品善有阿脩羅報。』(39)
『法苑珠林』自卷第七開始,到卷第十二止,稱為六篇,講解六趣的意義,有述意、有會名、有住處等節目,更有列舉實例,以加說明。
來生在佛教的信仰中意義重大,在佛教的宗教生活中,也有重要的位置。佛教的宗教生活無非為求對來生的解脫,或求亡魂的超脫。
道教對於來生沒有明白的信仰,所信和所求的長生,乃是今生的延壽,不是死後的永生。道士或信者修煉內丹或外丹時,祈求神靈的護祐,類似佛教的求佛菩薩以升天界。但不是為著來生而祈求。民間道教信徒都信佛,以佛教來生信仰為信仰。神學論集 https://bit.ly/3av35Bo


"嘏"有兩種唸法,當名詞時唸ㄍㄨˇ,"福'的意思;當形容詞時唸ㄐㄧㄚˇ,"大"或"遠"的意思。祝嘏當名詞解,所以"祝嘏"就是"祝福"的意思。【祝嘏】 
注音一式 ㄓㄨˋ ㄍㄨˇ 
相似詞 祝壽 
解釋 
古代稱負責宗廟祭祀的執事。禮記˙禮運:祝以孝告,嘏以慈告。孔穎達˙正義:言祝嘏於時以神之恩慈而告主人。孔子家語˙卷七˙禮運:諸侯祭社稷宗廟,上下皆奉其典,而祝嘏莫敢易其常法。
祭祀時,祝禱的文辭。禮記˙禮運:脩其祝嘏,以降上神與其先祖。
本稱賀天子壽為祝嘏。後泛指賀壽。清˙袁枚˙嚴道甫侍讀五十壽序:雖然有介壽之文,而無期頤昌熾尋常祝嘏之詞,則自余始也。


祝嘏---- 用於一般壽誕者的祝壽賀辭。稱觴,舉杯敬酒,表示祝賀。祝嘏,本稱賀天子壽為祝嘏,後泛指賀壽
注音 ㄓㄨˋ ㄍㄨˇ
解釋 1.〈書〉宗廟祭祀時,負責致祝禱之辭和傳達神言的執事者。《禮記?禮運》:「祝以孝告,嘏以慈告。」唐?孔穎達?正義:「言祝嘏於時,以神之恩慈而告主人。」[例]諸侯祭社稷宗廟,上下皆奉其典,而祝嘏莫敢易其常法(《孔子家語?卷七?禮運》)。
2.〈書〉指祭祀時,所祝禱的文辭。[例]陳其犧牲,備其鼎俎,列其琴瑟管磬鐘鼓,修其祝嘏,以降上神與其先祖(《禮記?禮運》)。
3.〈書〉祝賀壽辰。多用於皇室貴族等居高位者。[例]今年恰值一千歲整壽,臣民俱獻梨園祝嘏,遠近各國齊來慶賀(《鏡花緣?第三十八回》)|乙巳,懿旨,本年七旬壽節停筵宴,將軍、督撫等毋來京祝嘏,併免進獻(《清史稿?卷二十四?德宗載湉本紀?光緒三十年》)。
祝嘏詳細解釋
1.古代稱負責宗廟祭祀的執事。《禮記.禮運》:「祝以孝告,嘏以慈告。」唐.孔穎達.正義:「言祝嘏於時以神之恩慈而告主人。」《孔子家語.卷七.禮運》:「諸侯祭社稷宗廟,上下皆奉其典,而祝嘏莫敢易其常法。」
2.祭祀時,祝禱的文辭。《禮記.禮運》:「脩其祝嘏,以降上神與其先祖。」
3.本稱賀天子壽為「祝嘏」。後泛指賀壽。清.袁枚〈嚴道甫侍讀五十壽序〉:「雖然有介壽之文,而無期頤昌熾尋常祝嘏之詞,則自余始也。」
祝 嘏
「祝嘏」更多造句
1、 在高君辭世前月,我們更約好為他九秩嵩壽祝嘏,再次懇談,而高先生卻“言明在先”,不談敏感舊事。
2、 一項祝嘏及頒賜各級勳銜予首批受封人士儀式,將於17日上午9時在亞婁皇宮舉行。
3、 窄門小匾,金字“天保九如”,《詩經·小雅》祝嘏之詞。
4、 “祝嘏瑤籌添鶴算,南山不老再還童。
5、 恭逢大慶之年,朕躬率群臣,同伸祝嘏。
6、 1962年八十大壽,劉少奇等同志熱情為其祝嘏。
7、 其五嶽、四瀆宜遵修之處,但俎豆牲牢,祝嘏文辭,舊章靡記。
8、 今公已屆“望九”之年,親屬遂有醵資為其出版全集以代祝嘏之議。
9、 櫓搖碧浪,帆掛紅船,鬥雨搏風千萬裡酒滿金樽,旗飄玉宇,稱觴祝嘏九三齡。
10、 順頌祝博友振翅高飛,攜手共創輝煌!
11、 圖為開幕儀式上香港道教界人士唱頌祝文。
12、 按照仿古禮儀,主祭官率眾官進行了迎神、上香、頌祝文、行初獻禮、獻帛、誦祭文、行亞獻禮、撒五穀、奠酒、送神、望燎、行終獻禮等。
13、 神職人員頌祝的聲音伴隨著充滿韻味的鼓點縈繞在整個神社上空。
14、 絲竹並陳、鼓樂齊鳴,恭頌祝文,敬達聖靈。
15、 當日上午,該校學子在孔子雕像前,行傳統三獻禮,帛醴敬獻,恭頌祝文,並向師者行鞠躬禮,整個過程完整地復原了古代弟子求學拜師的流程。


祭祀時祝禱和所傳達的言辭。
《禮記·禮運》:“脩其祝嘏,以降上神與其先祖。” 鄭玄 注:“祝,祝為主人饗神辭也;嘏,祝為尸致福於主人之辭也。”
祝福;祭祀。
唐 柳宗元 《禮部為百官上尊號表》:“帝德廣運,而尊號猶闕;郊廟備禮,而祝嘏無詞。” 宋 葉適 《兵部尚書趙公墓志銘》:“民感其意,即城隍敞大堂分建十一祠,祝嘏薦獻,如神明焉。”
祝賀壽辰。多用于皇室貴族等。
《清史稿·德宗紀一》:“諭本年萬壽毋庸告祭,停升殿禮,免各省文武大員來京祝嘏。” 清 毛祥麟 《對山馀墨·某公子》:“探知公子誕辰,特來祝嘏。”


祝嘏zhù gǔ    ㄓㄨˋ ㄍㄨˇ 
古代稱負責宗廟祭祀的執事。
《禮記. 禮運》:「祝以孝告,嘏以慈告。 」
唐. 孔穎達. 正義:「言祝嘏於時以神之恩慈而告主人。 」
《孔子家語. 卷七. 禮運》:「諸侯祭社稷宗廟,上下皆奉其典,而祝嘏莫敢易其常法。 」
祭祀時,祝禱的文辭。
《禮記. 禮運》:「脩其祝嘏,以降上神與其先祖。 」
本稱賀天子壽為「祝嘏」。 後泛指賀壽。
清. 袁枚〈嚴道甫侍讀五十壽序〉:「雖然有介壽之文,而無期頤昌熾尋常祝嘏之詞,則自余始也。 」


祭祀供品當用素食。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切眾生無不是上天之子。殺其子而供其父,大不敬也。所以古代之祭祀用三牲之法不會長久!只有血食之神鬼喜淫祀。福德正神喜清凈自然之瓜果蔬菜,五穀雜糧之香潔。一切儀禮可減,但誠心不可減!

關於祭祖,基督徒怎麼看?[遇見信仰的25問#8]


 

敬天法祖,「天」就是上天(天道、自然規律),祖就是宗廟的祖先。 敬天法祖指敬奉上天和拜祭祖先。 嶺南人對宗廟、祖先非常重視,觀念根深蒂固,「敬天法祖」是嶺南文化中的核心信仰,也祭祀文化的高度概括。 嶺南文化充滿著對祖先的崇敬與懷念,含有自然崇拜、慎終追遠、緬懷先輩、祈求祖先保佑和光宗耀祖等多重含義,自古以來世代相傳。
祭祖掃墓,敬畏上天,是中華民族的共同文化理念。 天神稱祀,宗廟稱享,祭祀天神稱爲外事,祭祀宗廟稱爲內事。 出自《明史》卷四十八「敬天法祖,無二道也。 朱熹曰:「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故以所出之祖配天地,」配天以祖亦所以尊祖也


天地君親師思想發端於《國語》,形成於《荀子》,在西漢思想界和學術界頗為流行,明朝後期以來,崇奉天地君親師更在民間廣為流行。
而這個就是敬天法祖的思想表現。
天不言語,以災異譴告。敬天信仰就是天人感應信仰。「早夜敬天,於是得安文王之道。」王者如此上事,則敬天安命之道。欽崇天道,永保天命。敬天的方式是祭天。祭天又稱郊祀或明堂之祭,是儒教里的國家吉禮第一禮儀。「夫古之畏敬天而重天郊……是故天子每至歲首,必先郊祭以離開天,乃敢為地,行子禮也;每將同師,必先郊祭以告天,乃敢征伐,行子道也。
而這個一直是中國的國教,人們認為蒼天,也就是昊天,後來是玉皇大帝,主宰人間的一切,
儒家主要祭祀的神是天,我們普通人所說的老天爺,就是天的表現。
而我們人做了壞事,天就會發怒,就會降下處罰,這個是相信天老爺存在的人都會相信的。
法祖信仰其實就是貴族精神,在西方只有騎士才有貴族精神,但是我們在兩千年前就喊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我們不認同血脈的高貴,一個人有仁義禮智信,那麼他就是高貴的,如果沒有,哪怕他是君王也是個人渣,人人得而誅之!
《元命包》云:「夏,白帝之子。殷,黑帝之子。周,蒼帝之子。」是其王者,皆感大微五帝之精而生。 五帝猶仁、義、禮、智、信之心,隨感而應者也。
當我們法祖的時候,就會害怕自己死後,會不會留下千古罵名,當我們法祖的時候,就願意做一個高貴的人,因為我門華夏的祖先的確是仁義禮智信都有的。
如果你不喜歡佛,也不喜歡道,選擇尊敬蒼天,尊敬自然,選擇仁義禮智信作為自己的信仰,也很好。

30443858494a3030


敬天法祖才是華夏人的真正信仰 
2017-08-26 09:59

我在鄭州城隍廟考察了一年多,調查了很多香客。 基本上大多人的潛思維都是在追求那個不勞而獲。 大都在追求這個東西。 我給你送東西,你保佑我不出那麼多力,就多多的來多點財富。 我不是說每個人都是這樣,但我敢說其主體人群肯定是的。 基本都是這個潛意識。
這個方法是什麼地方來的呢? 那可是大有來頭。 五胡亂華時有一個最大的胡,叫鮮卑。 鮮卑這個族群呢? 現在沒了。 他當年是先從東北那地方發家的,每一次想來滅我們的,大多是從東北發家的。 匈奴打不過我們華夏被趕跑了,去西方禍害人家羅馬去了。 漢以後我們衰落了,五胡打進來了。 他們在長城一線打來打去,經常來中原搶東西。 他們沒有文化,在中原存不住,搶完馬上就跑回去了。
這時出現了一個重大的文化事件。 什麼呢? 就是佛教的侵入。 這個佛教從印度被趕出來後,先流浪到了我們中原地區。 實際上漢的時候就有過來的。 它來到中原一說,我們華夏人的學問人就笑了。 說你這個教在我們華夏地盤根本就傳不動。 因為什麼呢? 我們華夏講究的是天道酬勤,你是鼓勵人放棄現世,鼓勵那華夏人認為的極端自私與懶惰,你這個根本就傳不動。 你也就別費那個勁了。 但佛教有個東西我們祖先留下來了,就是它也在探究萬物的來源。 與我們道家玄學有點接近,我們就把它作為一門外來學說留了下來。 但他們的異神佛教我們沒有要。 所以他們的傳教人就北上到達了胡人的居住地區,正好鮮卑人打過來了。
鮮卑人呢? 沒有文化,一接觸到佛教大為高興。 華夏人天天說我們懶惰又自私,天天搶東西是強盜。 你看佛教咋說的,這是一種境界。 他們的大汗都是這句話,這是我們胡人的神,這才向著我們胡人。 這不是華夏人的神,鮮卑人舉族舉國信了佛教。 歷史上只要是韃靼胡人在中原建立的國度,其國教都是佛教。
鮮卑人每到中原搶東西,出發前燒香就是我們現在用的這種佛(胡)教方式。 出發前就燒燒香,送點兒小禮。 搶完東西一回去,咱這胡神還真靈。 就趕快弄點大禮去還願,去重塑金身。 那胡(佛)神就越塑越大,越塑越多。 我們華夏人根本就沒有這種異神偶像,我們的是祖先靈位。 你要現在去大同雲岡石窟看看,那個洞大,哪個胡神大,哪個胡神多,就是當年哪個胡家搶華夏人東西多。 他家搶的多,還願就還的大。
龍門石窟的早期,也是這種現象。 由於諸胡的壓力,後來我們華夏人的主力衣冠南渡了。 中原空了,鮮卑人就舉族舉國侵入了中原。 這次他們不用回去還願了,他們就還了一個最大的願,就在中原腹地建了一個山那麼大的胡(佛)龍門石窟。 龍門石窟是什麼呢? 實際上就是鮮卑人佔領中原,趕跑華夏人,滅我中華的紀念碑。 可不是我們現在胡說的中華文明。 根本不是一回事。
兩個文明的基礎就不是一個概念。 一個強調的是現世,一切都以勤勞為榮。 鼓勵人生,人生是一種幸福,是一種喜悅。 胡人的神,他們都認為人生是一種罪惡,是一種苦難。 不管基督教也好,伊斯蘭教也好,佛教也好。 只要是我們華夏以外的異神教都是如此。 我們華夏人認為人生來一趟不容易,是一種幸福、喜悅。 我們要爭取成聖、成仙,長生不死,那才好。 這兩個概念,兩個文明,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我們華夏人怎麼燒香呢? 你一聽就笑了。 這個香,確實是我們華夏人發明的。 發明這香乾嘛呢? 不是當禮品送人的,是當表記時間用的,叫一柱香時間。 我們祖先比賽的時候,下棋也好,射箭也好,考試也好,都是用這香來記時間的。 那香制出來,多少時間燒完是一定的。 如果你制的香到時沒燒完,或沒到時就燒完了,那你這香就一分錢也不值。 沒人要。 你這手錶老錯半小時誰要呢?
我們這香是記時間的。 我們在祭祖的時候。 在家祭的是自己的祖先;在外面當官了,做學問了,做生意了,是在漢家宗廟裡祭華夏人共同的祖先。 我們的祖先優秀極了,很聰明。 要求我們後代,一天要拿出三柱香的時間來面見祖先。 因為我們是個崇拜祖先的民族。
這個香早上在祖先牌位前點著了。 上半柱香是讓你幹什麼呢? 上半柱香是讓你想祖先的故事與教導。 你在家裡也要想祖先怎麼辛勤勞動,怎麼生養後代,怎麼保家為國的,怎麼傳下來這個家族的。 那些優秀祖先的家訓是什麼呢? 要我們後代天天複習。 後半柱香讓我們幹嘛呢? 後半柱香的思維方向變了,讓我們反過來想我們自己。 很多學者說我們「中華文明」裡面根本沒有反省。 我只能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中華文明」。 「華夏文明」才是「中華文明‘。 那些打著「中華文明」旗號的「韃靼大清文明」那是假的。
我們有一個「一日三省」,就是燒香。 後半柱香是讓你反省自己,你昨天是不是象祖先一樣在做人;是不是象祖先一樣在做學問。 你若是個木匠,你給魯班祖師燒香。 你是不是象魯班一樣在做木匠。 你是個醫生,你給神農祖師燒香。 你是不是象神農一樣在做醫生。 我們諸子百家,七十二行,家家如此。 如果你不是正騎著馬殺敵,你必須要拿出這三柱香時間,在祖先面前反省自己。
我們這個華夏民族,幾千年來我們祖先就是靠這個方法來維繫我們這個華夏族群的。 我們各行各業的人,諸子百家的人,都比著我們華夏最優秀的祖先在做人。 你是木匠,不讓你比神農老祖,你比著魯班就行了。 你是個搞學問的,你也不用比岳飛、霍去病,你比著孔老夫子就行了。 所以,我們華夏人的燒香方式,她一點兒也不迷信。 就是依照西人科學的標準,也科學極了。
你們看我們華夏人什麼時候開始走下坡路了? 就是鮮卑人侵入後。 這個胡(佛)教改變了我們中原主體民眾的崇拜方式。 這種方式在南方還存留一點兒。 我考察了一些嶺南的祠堂宗廟,有的燒香還有我們祖先燒香的影子,但真正的內含大多也胡(佛)化了有的人也是把祖先當貪官,給祖先送禮,讓祖先保佑他們不復習考上大學,不鍛煉身體、不吃藥就沒病了。
我們從五胡亂華後,至隋、唐,到宋、明,到現在一直在,一直在走下坡路。 主要就是失落了這些維繫我們族群的東西。 沒有了維繫我們族群的東西,靠胡(佛)教,靠異神基督教。 那都是沒法有效維繫這個十幾億的族群的。 你維繫不了,那就亂七八糟,肯定要亂,誰也沒辦法,就是聖賢、祖先回來也沒辦法。 只有一條路,趕快找回我們自己的華夏文明。


005MDdF0zy7ksp9sfcAd845033BB4-DFE4-4309-8E2A-8CED92F832DF-1024x3663AA0E3D5-E30F-48A9-86CC-62E87C7DBB74-604x1024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