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8_1049006b53720ac3434882b79f38d495c5d80a_th2020-03-28_1052382020-03-28_105300photo (100)2020-03-28_1059502020-03-28_1052452020-03-28_1055052020-03-28_1056112020-03-28_1055552020-03-28_1055392020-03-28_1055212020-03-28_104948t3_2_b18_m (1)2020-03-28_104906

大觀 北宋書畫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of the Northern Sung (960-1127)


宋朝趙令穰《橙黃橘綠》
荷盡已無擎雨蓋,
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
正是橙黃橘綠時。

譯文
荷葉敗盡,像一把遮雨的傘似的葉子和根莖上再也不像夏天那樣亭亭玉立;菊花也已枯萎,但那傲霜挺拔的菊枝在寒風中依然顯得生機勃勃。別以爲一年的好景將盡,你必須記住,最美景是在初冬橙黃橘綠的時節啊!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詩詞、名句賞析_讀古詩詞網
這是一首寫在宋代畫家趙令穰(活躍於西元一○七○~一一 ○○ 年)的扇面〈橙黃橘綠〉上題詩(原畫已裝裱為冊頁),原詩來自蘇東坡的〈贈劉景文詩〉,因此詩作與畫作都叫做「橙黃橘綠」。但題在扇面上的詩有個字與原詩不同,已被改過了。「正」與「最」一字之差,意境不同,感覺也不同。◇
宋朝趙令穰《橙黃橘綠》https://bit.ly/2WJWHlD

2020-03-27_2234358f6d3a1af8b3ab7e0190c0150d923743-600x3412020-03-27_223259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詩詞、名句賞析_讀古詩詞網


【詩詞賞析】  荷盡已無擎雨蓋     菊殘猶有傲霜枝
宋  蘇軾《贈劉景文》: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注釋:
1.《贈劉景文》:此詩乃東坡 寫贈 給好友 劉景文〈詩題 亦作 《冬景》〉,是蘇軾於宋哲宗 元佑五年(西元1090年)任杭州太守時所作。
2.  劉景文:名季孫,原籍開封,是北宋名將劉平的小兒子。劉平駐守宋、夏邊境,力拒西夏,因孤軍無援戰死。身後蕭條,諸子早卒,只剩景文一人。  
3. 荷盡:荷花枯萎。
4. 擎雨蓋:托住雨珠的葉子。
5. 蓋:傘,詩中比喻荷葉。  
6. 菊殘:菊花凋謝。
7. 傲霜:不怕風霜。
8. 橙黃橘綠時:指橙子發黃、橘子將黃猶綠的時候,指農曆秋末初冬。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四川眉山縣人,生於宋仁宗景祐三年(西元一O三六年),卒於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西元一一O一年),享年六十六歲,為蘇洵之子,蘇轍之兄,三人合稱三蘇,且並列唐宋八大家之中,他在詩、詞、歌、賦、文章、書、畫各方面均卓然有成,為稟賦極高之天才學者。
意譯:
    秋冬之交的時節,荷花枯萎了,已沒有像雨傘一樣撐起的荷葉;菊花也凋謝了,卻還有那不畏寒霜的枝條,依舊傲然挺立著。
    別以為 秋末初冬,一切景色 將隨季節變化,顯得蕭瑟淒冷;請你必須記住,一年中最好的景緻,不就是 這結實纍纍,橙黃橘綠的時節啊!
賞析:
    這首詩的前兩句,「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以「荷盡」、「菊殘」描繪出秋末冬初的蕭瑟景象;「已無」與「猶有」形成強烈對比,突出菊花傲霜的形像。東坡先生「看似寫景,實則寫人」。以秋末冬初,荷枯葉凋的畫面,襯托菊花雖已凋謝,卻仍有不畏風霜的枝幹挺立的畫面,托物言志,藉「菊殘猶有傲霜枝」,以勉人勵己。
    這首詩的後兩句,「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揭示贈詩的目的。說明冬景雖然蕭瑟淒冷,但也有碩果累累、成熟豐收的一面,而這一點恰恰是其他季節無法相比的。東坡先生這樣寫,是用來比喻人到壯年,雖已青春流逝,但也是人生成熟、大有作為的黃金階段,勉勵 朋友珍惜這大好時光,樂觀向上、努力不懈,切莫意志消沉、妄自菲薄。
    這首詩,詩題雖為贈友,卻是以寫景為主。然其看似寫景,深究其內涵,卻又並非只單純寫景而已。在東坡先生的妙筆之下,秋末初冬 充滿生機,一掃「秋末初冬、蕭瑟秋風、嚴寒冬日、萬物蕭條」的成見,予人莫大的鼓舞。
【詩詞賞析】荷盡已無擎雨蓋 菊殘猶有傲霜枝 https://bit.ly/3dzo9bK


2020-03-28_1053442020-03-28_105326asset_66432_image_original

戰國時期著名詩人屈原為橘作賦一首,名曰《橘賦》,認為橘乃是節操的代表,至此以後,橘子仿佛便被賦予了光輝般,吸引著眾多畫家對此趨之若鶩,其中最能引起我共鳴的便是宋代畫家趙令穰所繪製的《橙黃橘綠圖》
《橙黃橘綠圖》是趙令穰對江南橘樹成熟時節景象進行的描繪,都說秋季是個收穫的季節,滿目金黃,碩果纍纍,當然就不僅僅是北方的風景了,對於南方來說,更是如此,而對於古往今來的文人墨客,各地旅客均對之讚不絕口,評價極高的江南來說,甚至於有過之而無不及,夏去秋至,天高氣爽,再加上苦寒的冬日還未到來,或許是一年四季中最令人感到舒服的季節了吧。一望無垠的平原白霧繚繞,平添一份煙波浩渺之感,清澈的小溪彎彎曲曲圍繞在平原周邊,仿若母親的雙手般環繞透過滄然的平野,在小溪的周圍,河岸被成片的橘樹林所覆蓋,一個個金黃飽滿的橘子仿若一盞盞小燈籠般懸於樹上,沉甸甸的讓人感覺樹枝就要承受不住,幾欲落地,仿佛空氣間都布滿了橘子的清香,往畫面遠處望去,可見一隻不知是什麼種類的飛鳥掠過,給這沉靜而又朦朧的環境平添了一份生機,一抹靈氣。
此情此景,卻是讓我想到了北宋著名文人蘇軾所寫的一句詩——「一年好景君須記,正是橙黃橘綠時」。橙黃橘綠時?橙黃橘綠圖?便不免讓人產生新的聯想,或許此詩便就是趙令穰讀後所作,又或者是蘇軾觀之有感均不好說,但這幅《橙黃橘綠圖》確是觸動人心,古樸的色調,大氣廣闊的構圖,精緻的事物刻畫,在橘樹成林,枝葉繁茂的情境下,還能將葉片進行片片渲染,在表現手法上也極其的細緻入微,在對河岸,河中碎石,河邊雜草的描繪上,雖寥寥數筆,卻也形象生動,整幅畫面雖古樸靜謐,卻高雅柔美,使人不自覺的心嚮往之,廣闊的平原,潺潺的溪流,悠遠的氣息,無一不營造出一種強烈的空間氛圍,畫風也是同樣的優雅而端麗。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ykzxlk.html


記橙黃橘綠之時
贈劉景文
宋代:蘇軾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譯文
荷花凋謝連那擎雨的荷葉也枯萎了,只有那開敗了菊花的花枝還傲寒斗霜。
一年中最好的景致你一定要記住,那就是在橙子金黃、橘子青綠的秋末冬初的時節啊。
賞析
此詩寫初冬。第一句寫枯荷。荷出污泥而不染,本為高潔品質之象徵,惟到秋末,池荷只剩殘莖,連枯葉也已無存,確是一片淒寂。
昔李璟作《山花子》,首句云:「菡萏香銷翠葉殘。」王國維乃謂「大有『從芳蕪穢』、『美人遲暮』之感。」
蘇軾此詩首句,殆更過之。夫留得枯荷,尚能聽雨,近則連枯葉亦無之,其衰颯至極矣。
然則作者嗟嘆感喟之情僅此一句,第二句便將筆勢劈空振起,轉到了「菊殘猶有傲霜枝」。
殘菊與枯荷,雖同為衰颯場面,卻以「傲霜枝」三字寫出了秋菊的孤高之態和貞亮之節,看似與第一句對文,有互文見義、相與呼應之勢;事實卻側重在「傲」字上。
「擎雨」之「蓋」乃實寫,不過說像傘蓋一樣的荷葉都已一乾二淨;而「傲霜」之「枝」的「傲」則以移情手法寫出了菊的內在精神,示人以凜不可犯的氣概。
這就比第一句深入了,也提高了。
第三句則爽性喝破,人人皆以蕭瑟秋風、嚴寒冬日為苦,作者卻偏偏贊之為「一年好景」,且諄諄囑咐「君須記」,此真以平淡無奇之語言給人以出乎意料之感受;至於收句,倘無力回天,則全詩必成虎頭蛇尾,強弩之末。
而作者乃從花寫到枝,從枝葉寫到果實,所謂「正是橙黃橘綠時」,乃金秋乍逝,百物豐收的季節,「橙黃橘綠」,又呈現一派熙熙融融景象,在前兩句枯淡淒清的背景下突然出現了炫目搖情的色彩,真使人疑為神來之筆。
然而作者除了用幾個植物名稱和幾種簡單明快的色調之外,再無其他噶枝蔓之句,這就給予作者一種踏實穩重、矜平躁釋的美的感受。
古人說:「情隨事遷」。
而東坡妙處,竟能用景移情,把日漸凋殘的初冬一下子打扮成一片金黃翠綠,雖說用筆雅淡溫柔,卻具有不盡的蓬勃朝氣。
寫冬景而能化凋謝零落為飽滿豐碩,非賢如東坡誠不可臻化。
然此詩乃東坡寫贈劉景文者。劉固以世家子弟而潦倒終身,年近六十,猶朝不保夕。
作者第二次到杭州做官,與劉一見如故。
既憫傷其愁苦,又希望他振作,不致因老病困窮而長此頹唐下去。
就此詩首句而言,荷所以比君子;而時值歲尾,荷枯葉盡,正以喻君子生不逢辰,難免潦倒失路;次句言菊,菊所以喻晚節,而景文晚年並無虧缺,猶有凌霜傲雪之姿。
但人到暮年,加上一生失意,總不免多向消沉頹唐一面著想;而對於讀書人,特別是對有理想抱負者來說,卻還有收之桑榆、獲取豐收的一面。
所以詩人乃以三、四兩句對劉勖勉有加,給以支持,使劉認識到前景還是大有可為的。
「橙黃橘綠」才是人生最成熟的收緣結果之期,這使劉不僅看到荷枯葉盡的一面,還有傲霜雪抗嚴寒和收成果實的一面,希望他能振作起來,堅持下去。
只是詩人純用比興手法,沒有把本意直截了當地說出來罷了。
東坡作此詩時年已五十五,也已步入老年了。
他當然不能預知不久的將來還遭到流放海南之厄。
但他一向曠達樂觀,主張應多方面地適應外界的環境變化,不因年老而頹唐消沉。
然則此詩也不妨看做詩人本身的一生寫照。
蓋蘇軾一生,坎坷挫折,亦云多矣,卻始終沒有被逆境嚇倒,而稍摧其志。然則此詩固亦夫子自道也。
其身後「橙黃橘綠」,使千載以下之人尚能分享其甘美的藝術果實,也算是美不勝收了。
故竊以為如僅以景語之美來賞析此詩,猶屬皮相也。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933o8ej.html
---------------
記橙黃橘綠之時
贈劉景文
宋代:蘇軾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933o8ej.html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