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書《黃帝地母經》對新冠肺炎爆發的預言-庚子年 (地母經原文) 詩曰 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頻饑渴。 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 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 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干支紀年法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太上洞淵神呪經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大瘟疫」給予最為詳細描述的預言包括在中國歷史上於民間流傳廣泛的佛家預言《五公經》和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https://is.gd/hycnxC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許多民族都流傳下了自己的預言,為後人起到告誡和啟示的作用。
在很多的著名預言中,都提到了人類將要經歷的一場巨大劫難──也就是人們傳說中的「大災難」。所有這些預言的描述都非常的相似:在持續多年的「大災難」中,世界充滿了各種大型的災害禍患,給人類生命帶來浩劫。
在「大災難」中,除了可怕的自然災害之外,為各種預言所描述最多的有三種災難表現:一個是戰亂,即預言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另一個是「天火」,即預言中的核戰爭;再有就是「大瘟疫」。而在所有的各種災難表現中,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最為慘重的則是「大瘟疫」。
從相關預言來看,對於這場「大瘟疫」給予最為詳細描述的預言包括在中國歷史上於民間流傳廣泛的佛家預言《五公經》和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這些預言在描述「大災難」慘烈現象的同時,卻又都留下了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也就是說,在這場毀滅性的「大災難」中,世人的選擇可能改變歷史的軌跡。
本文以下就預言中和「大瘟疫」相關的幾個話題予以解析和探討:
一、「大瘟疫」發生的時間範圍和表現
二、預言中避免災難和瘟疫的伏筆
三、預言中災難的變數
鑒於目前中國的疫情,預言中所描述的事態發展可謂比較敏感,也比較令人難以置信。本文旨在尊重預言原意的基礎上,從預言的字面意思上做出本文所認為的最為合理的解釋。所言虛實,留與歷史驗證與讀者評斷。
(本文涉及的一些段落及解析,曾出現於本文作者的其它幾篇主題相關的文章中。本文這裡為了保持文章主題的完整性而再次採用。)
示意圖(MARIANA SUAREZ/AFP)
一、「大瘟疫」的發生時間範圍和表現
「子丑之年江邊起,死者萬萬欠棺材」──這是佛家預言《五公經》對於「大瘟疫」起始和表現的描述。那麼,這裡的「子丑之年」所對應的西元紀年是什麼呢?有人會想:也許「大災難」包括「大瘟疫」將在一千年以後才發生也說不定。
要確定「大瘟疫」的具體發生時間,我們首先來確定「大災難」的發生時間範圍。
(一)「大災難」的發生時間範圍
其實,所有相關的中國歷史預言都預言了這場「大災難」發生之前的最後一個朝代是中共政權,而且,中共政權的滅亡是伴隨著「大災難」之降臨世間。
然而,儘管有的預言描述了「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但是使用的卻是中國傳統的干支生肖紀年方法,也是很難同西元紀年明確對應。
在中國歷史預言中,能夠將「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同西元紀年明確對應的預言之一是佛家預言《五公經》。據其描述,「大災難」將發生於「下元甲子輪回末劫」期間。經過仔細推算,可以明確其中所述的「末劫下元甲子」是指1984年至2043年的六十年間。(關於「末劫下元甲子」的推算詳細過程,請見《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系列文章。)
因為傳統干支紀年的一個六十年循環為一「甲子」,「末劫下元甲子」六十年所對應的西元年代一旦確定──即1984年至2043年,那麼,中國歷史預言在描述末劫時期災難事件的發生時間時,使用的干支紀年所對應的西元紀年也就隨之可以確定了。
比如,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了「來世劫盡(末劫)之運」。其中被描述的第一個末劫時期災難事件是壬午、癸未年發生的一場可怕的瘟疫。而壬午、癸未在「末劫下元甲子」的1984年至2043年中對應的是2002和2003年,因此這場預言中的瘟疫是指2002至2003年間發生的「薩斯」瘟疫。其實,《太上洞淵神咒經》對於這場瘟疫病狀的描述,同現代醫學對於「薩斯病」(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症狀描述完全吻合。
然而,人們一般所認為的「大災難」,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個特殊時期,其間發生的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主要現象包括前文提到的戰亂、天火和大瘟疫。本文稱這段特殊歷史時期為「大災難」時期。
從相關預言來看,「大災難」時期是處於2018年至2043年間的一段「前後只在十餘年」(《五公經》)的時間。
人們一般所認為的「大災難」,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個特殊時期,其間發生的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主要現象包括前文提到的戰亂、天火和大瘟疫。(fotolia)
(二)「大瘟疫」的發生時間範圍和表現
那麼在預言中,「大災難」時期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最為慘烈的「大瘟疫」究竟是什麼時間開始發生的呢?其高峰期和結束時間又是什麼呢?
在中國歷史預言中,明確描述「大瘟疫」起始時間的預言寥寥無幾。其中,《五公經》的一個版本對於「大瘟疫」的起始時間和地點給予了比較具體的描述:「子丑之年江邊起」。
「大災難」時期的2018年至2043年間卻有兩個「子丑之年」:庚子(2020)和辛丑(2021)兩年,以及壬子(2032)和癸丑(2033)兩年。
結合現實中正在發生的規模龐大、凶猛奪命的「武漢肺炎」,一個自然而且比較合理的推論是:庚子(2020)和辛丑(2021)兩年應該是預言中的「大瘟疫」的起始時間;而且,「江邊」是指長江岸邊的武漢。
儘管人們都在期望這場「大瘟疫」能夠很快度過高峰從而迅速結束,然而,《五公經》還有版本說到:「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災,十分死九分。」也就是說,在一輪生肖之後的「子丑之年」,即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還會有大瘟疫,甚至更為慘重。這是怎麼回事呢?
其實,《太上洞淵神咒經》在描述「大災難」時期的瘟疫發生時間範圍時,描述了大瘟疫的兩個高峰期,或者說是兩場大瘟疫:「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
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示意圖。圖為宋 陸忠淵《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1)第一場大瘟疫
「但看辰年中秋月,家家戶戶有蛆蟲;子丑之年江邊起,死者萬萬欠棺材。」這是《五公經》對於「大災難」中一場大瘟疫的描述。
根據現今(庚子年)正在發生的「武漢肺炎」,以及《太上洞淵神咒經》所述的甲辰(2024)年將達到第一個瘟疫高峰來看,《五公經》的這一描述應該是指第一場大瘟疫。(因為「天機不可洩漏」,因此預言多採用隱晦的方式來描述未來。比如上句使用的就是倒裝結構,因此在事件發生之前很難確定其時間順序。)
也就是說,第一場大瘟疫的起始時間是庚子(2020)和辛丑(2021)兩年,起始地點是「江邊」武漢。這場瘟疫似乎將時強時弱地持續經過寅卯兩年,即壬寅(2022)和癸卯(2023)兩年,在甲辰(2024)年的「中秋月」(黃曆八九月)才達到真正高峰:「寅卯辰年八九月,遍地死人不堪言;米熟五穀無人吃,絲綿衣緞無人穿。」(《五公經》)
《五公經》對於大瘟疫的高峰期還描述道:「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時將延,早時得病暮時亡。」
也就是說,屆時的瘟疫病毒似乎早已多次變種,甚至可能已經演變成為一種新型瘟疫,凶惡異常,造成染疫者「早時得病暮時亡」,「家家戶戶有蛆蟲」,「遍地死人不堪言」。
換言之,現今的「武漢肺炎」似乎只是甲辰(2024)年大瘟疫高峰的一個引子。即使有朝一日「武漢肺炎」跌入低谷,恐怕人們對於瘟疫的事態發展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值得一提的是,《太上洞淵神咒經》在描述現今年代(甲午旬年,即2014~2023年)的瘟疫發生現象時說道:「赤烏(烏鴉別稱)七十萬頭,飛行天下,人見者自然疫病,不可得治救。」此現象與在湖北省一些重疫地區發生的現象相符,令人悚然。
湖北等地出現成群成群的烏鴉。圖為湖北漢川。(視頻截圖)
湖北等地出現成群成群的烏鴉。圖為湖北漢川。(視頻截圖)
(2)第二場大瘟疫
第二場大瘟疫的起始時間很可能是《五公經》所述的壬子(2032)和癸丑(2033)兩年;而這場瘟疫於《太上洞淵神咒經》所述的甲寅(2034)年達到高峰。
根據預言,這第二場大瘟疫的來勢可謂凶猛無比,幾乎都沒有起始和高峰的區別:從其起始的壬子(2032)和癸丑(2033)兩年到其高峰期甲寅(2034)年,《五公經》的描述是「朝病暮死」、「十分死九分」;《太上洞淵神咒經》的描述亦是「死十分遺一也」。慘烈至極。
其實,從所有的相關歷史預言來看,在這些預言者所能夠認識到的過去歷史安排中,持續多年的「大災難」──尤其以「大瘟疫」為甚,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慘烈無比。比如,《五公經》描述「不論貧富,天下人民十分滅九分」;《太上洞淵神咒經》亦描述「死十分遺一也」;《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預言「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格庵遺錄》預言「朝生暮死,十戶餘一」;《聖經.啟示錄》也是預言人類因受「撒旦」迷惑而遭滅頂之災、死亡無數等等。
關於大瘟疫在高峰期疫病症狀的表現,《太上洞淵神咒經》的描述是「身生惡瘡蟲癩之病,膿血臭爛」;《五公經》的描述是「眼中出血,身中出濃,肚中生蛆」,且「家家戶戶有蛆蟲」,「紅粉美人流血死」。似乎屆時出現了一種嗜人血肉的毒菌「蛆蟲」,其殺傷力無可比擬。
綜合以上分析,如今人類可能已經進入到歷史預言中的「大災難」時期,而且,這一時期可能將持續「十餘年」的時間,於甲寅(2034)年過後逐漸平息。
在這些預言者所能夠認識到的過去歷史安排中,持續多年的「大災難」──尤其以「大瘟疫」為甚,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慘烈無比。示意圖。(Getty Images)
二、預言中避免災難和瘟疫的伏筆
諸多中外預言都描述了「大災難」所造成的十不剩一的慘烈後果。然而,與此同時,所有這些相關歷史預言卻又都埋下了一個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在「大災難」中,將有一位「聖人」出世──所有的信者和善良人最終都將得到「聖人」的拯救,從而進入歷史的嶄新紀元,而在「大災難」中被淘汰的只是那些不信者和惡人。
在探討如何避免災難和瘟疫的具體細節之前,首先說明一下本文作為探討主要依據的兩部預言:佛家《五公經》和道家《太上洞淵神咒經》。
根據現代學者的研究,《五公經》起始於一千多年以前唐末五代時期的《轉天圖經》,經後來幾朝出現了幾個名稱不同但內容相符的版本。其對於天台山五公菩薩預言在末劫時期將發生的一場毀滅性大災難給予了詳細記述,並預言在大災難中救世聖人「明王」將出世,「改換乾坤」,使得天下走入全新美好的太平盛世。
《太上洞淵神咒經》收於道家經典《道藏》中。學者認為前十卷為其原始經文,據記述由太上道君於西晉末年授與金壇馬跡山道士王纂,講述了「劫盡」(末劫)時期發生的重大災難,並預言其間將有救世聖人「真君」出世,「更生天地」,使得天下走入美好無比的全新世界。
也就是說,《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這兩部預言分別是佛、道為世人傳述下來的,而且是專門描述末劫時期重大災難的預言。因為是神傳預言,這些神所看到的則不僅僅局限於人類時空中的表象,而是超越表象看到了其在另外時空中的實質。
比如,《五公經》中描述的鬼王和病鬼、《太上洞淵神咒經》中的魔王和疫鬼,都是來淘汰人類時空中的不信者和惡人,或者受神指使來保護信者和善良之人的另外時空中的生命。預言的各種描述表明:大災難在人類時空中的表現只是表面現象,而那些另外時空中生命的作為才是決定這些表象的背後實質。
在眾多的中外歷史預言中,對於在末劫時期的災難中,不信者和惡人被淘汰而信者和善良人受神護佑予以最多描述的是道家《太上洞淵神咒經》。
《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道:
「時有一道士,建三洞之法,天人悉來護之。」即末劫時有一位得道之人(指聖人),創立了「三洞」之法,天神都來護法。
「(世人)不知此人天上生來,見世間濁惡,自求仙道,度一切人。人不識真,反更笑之。奈何,奈何。如此人等,後有重罪,罪入赤連地獄水火之中,三千億劫,無有出期。」即世人不知此人(聖人)是來自天上,見世間污濁險惡,自修得道,能夠救度所有世人。世人卻不知聖人真相,反而嘲笑他。這等人將獲重罪,遭受萬劫不復之災。
示意圖(王嘉益/大紀元)
(1)不信者和惡人在災難中被淘汰
「世間人惡,不信至言,今有三洞經出,不知受之。疫鬼刀兵,殺害眾生,眾生死盡」等,即世人多有惡念,不信聖人之言(「至言」),如果(「今」)有聖人傳出度人之法(「三洞經」),也不知道接受。這樣的人們將被「疫鬼刀兵」淘汰殆盡。
「今始有三洞大法,流行天下」,「惡人不信大法,故令死耳」,「世人不信大法,是以多有罪人,罪人入地獄」等。預言稱聖人之法(「三洞」)為「大法」。
(2)信者和善良人受神護佑而不受災難侵害
「今有奉三洞之人,魔王三千人護之也」「男女有受三洞之人,鬼王敬奉,不敢犯之」「鬼王各各護助此三洞之人,不令疾病也」等,即如果有尊重、接受或信仰(「奉」)聖人之法的人們,眾多神鬼都將予以護佑,從而不受災難、疫病的侵害。
「有作道士三洞法師者,大魔王護之。若令道士危厄疾病者,鬼王等負罪,頭破作八十分矣」「若道士有厄有病者,此鬼王等頭破作八十分矣」等,即在保護聖人信徒(「道士」或「三洞法師」)的同時,任何使得聖人信徒遭受災害(「厄」)或者使其染疫病的鬼神都將受到萬分嚴厲的懲罰。
(3)染疫的病人如果得到聖人信徒的挽救則可以痊癒
「道士有救人之處,天人力士護助之,令病人自瘥。瘥者,天人魔王等上遷;不瘥者,汝等死矣」等,即有聖人信徒挽救人的地方,天神來護佑幫助信徒,使得被信徒挽救的染上了瘟疫的病人自動痊癒(「自瘥」)。能夠使得那些病人痊癒的神鬼會得到提升;而不能使得那些病人痊癒的,將會遭受嚴厲懲罰。
「病人有得三洞法師行道之者,此鬼等自然天人收去之。若復不去,三天力士必斬之耳」等,即染上了瘟疫的病人如果得到了聖人信徒行道挽救,那麼(使病人染疫的)疫鬼自然會被天神收回離去。如果還不離去的疫鬼,必遭天神的斬殺。
「道士化愚人,令受三洞,可得脫免九厄之中耳」等,即聖人信徒使得不信之人轉變人心(「化」),如果(「令」)他們接受聖人之言,他們便可以免除各種災難(「九厄」)的侵害。預言這裡道出了聖人信徒「行道救人」的方法是「化」,即轉變人心。
根據預言的以上描述,在這場凶猛奪命、持續多年的「大瘟疫」面前,有的人恐怕躲不了,而有的人卻是染不上:一個生命在其中的命運似乎完全決定於自己內心做出的選擇,特別是其對於聖人之法(「大法」)的態度。
佛家《五公經》也有類似的描述:「不論貧與富,敬者自安康,若有不信者,難見太平年」「惡人不敬信,難免天誅戮」「惡者不信當除滅,善人得見聖明君」「十分人民死九分,只留一分賢良行善人,惡者想脫萬不行」等等。
儘管《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也強調對其本身經文的敬信,然而如《太上洞淵神咒經》所述:「道士之法,以三洞為先」,即聖人之法才是根本。因此,相比其它預言,《五公經》的諸多版本花了最大量篇幅來描述救世聖人「明王」的姓和名,而《太上洞淵神咒經》則花了最大量篇幅來描述聖人之法能夠救人避災的作用。如果真心敬信其經,也就沒有可能不真心敬信聖人和聖人之法。
其它一些相關的著名預言也有類似的描述。比如:
劉伯溫《金陵塔碑文》描述到:在大災難中,「人逢猛虎難迴避」,即所有受到「猛虎」(指一屬「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團)迷惑而接受相信「猛虎」的人們,都將在這場大災難中在劫難逃;同時,在大災難中「能逢木兔方為壽」,即能夠接受相信「木兔」聖人的人們才能夠平安度過這場大劫難。
其實,《金陵塔碑文》隱指大災難發生的直接導火索是江澤民(屬虎)親自操縱中共發動的大規模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的運動,尤其是江動用了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使得受到欺騙的世人在大災難中斷送性命。(詳細解析請見《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之解析》一文。)
這裡再看《五公經》的「子丑之年江邊起」,似乎和《金陵塔碑文》異曲同工:該句描述的不僅是「大瘟疫」的起始時間和地點,而且還道出了導致這場毀滅性災難的責任者的姓氏:由「江」引起。
《聖經.啟示錄》是西方的神傳預言,描述了歷史「末期」大災難的情形。在其描述中,在大災難中被淘汰的不信者和惡人指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撒旦代表)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而從中得到拯救的是那些相信「神之道」和不帶「獸(撒旦代表)印記」的善良人們。
在《聖經.啟示錄》中,「羔羊」(又稱「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是「大災難」中的救世主:他「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羔羊」在歷史的「末期」於人世間所傳之法被稱為「神之道」,他的信徒遭受了撒旦及其人間代表的殘酷迫害和殺戮。「神之道」的英文是「the word of God」,直譯為「主神的法(話)」。
關於人類歷史預言中對於大災難中「救世聖人」的眾多描述及其詳細解析,請見《歷史預言中的「救世聖人」解密》一文。
歷史預言中這一如何避免災難和瘟疫的重要伏筆則預示了可能發生的歷史變數。
有聖人信徒挽救人的地方,天神來護佑幫助信徒,使得被信徒挽救的染上了瘟疫的病人自動痊癒。(fotolia)
三、預言中災難的變數
其實,如果我們把在中國歷史上已經發生的事實同中國歷史預言做個比較,會發現比較結果有相同之處,也有不同之處。
比較結果的一個相同之處是:在2000年以前,在中國歷史上已經發生了的歷史事件同所有中國歷史預言相比,可以說是幾無差異。
但是,比較結果的一個不同之處是:歷史從2000年開始,一些災難性事件同預言描述的「末劫」時期所要發生的災難情形相比,似乎已有較大不同。例如:
(1)《太上洞淵神咒經》使用了相當的筆墨描述了壬午(2002)、癸未(2003)兩年發生的「薩斯」瘟疫,並預言「薩斯病」會給中國帶來巨大的生命損失:「十有三四死矣」;然而,事實上「薩斯病」造成的生命損失並沒有達到預言中的「十有三四死矣」。
(2)《太上洞淵神咒經》也預言了「薩斯」瘟疫後緊接下來的2004年大水:「甲申(2004年)垂至,洪水不久」,而且大水導致「甲申之災死絕矣」;然而,儘管2004年在中國多地確實發生了洪災,生命損失卻並非十分慘重;而2004年的確發生了一場能導致「甲申之災死絕矣」的大水──2004年大海嘯,卻發生在了南亞,並沒有發生在中國。
(3)《五公經》預言「戌亥之年刀兵起」;《太上洞淵神咒經》也預言在戊戌之年(2018年)「男子被兵牽,亦有歸門哭;妻子見分張,各自相追逐」。似乎預言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是從2018年發生的一些軍事衝突開始逐漸擴展,而且中國是被捲入其中的主要參戰國家之一。然而,這場世界範圍的軍事衝突如今似乎已經改變成為了貿易衝突──即預言中的「世界大戰」已經變成了從2018年開始的「世界貿易大戰」。
(4)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得以消除,會導致「天火」──即預言中的核戰爭的消除。觀察當今的世界局勢,確實存在相當大的戰爭和核戰爭的危險。然而,這個危險確實又似乎正在受到越來越強大的阻截。
…… ……
也就是說,在歷史預言中的末劫時期所要發生的大型災難已經產生了變數,得到了減弱或消除。
與此同時,比較結果的另外一個相同之處是:中國確有「大法」在傳。而且,尊重、接受或信仰者眾多,遍布全國各地。如今傳至世界各地。
按照《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所有相關歷史預言的伏筆之言,這些重大災難的改變,只是因為「聖人」正在當今這末法時期傳法,信者日眾,從而導致預言中的一些重大災難事件得以減輕或免除。而且,這是使得預言中重大災難的可能變數成為了歷史現實的唯一原因。
其實,綜觀所有中外歷史預言,這場歷史大戲的終局和最高潮所圍繞的中心舞台不是別處,正是中國──這或許也就是為何人類歷史上所有民族的著名預言最終都無一例外地指向了同一處地方:東方。
綜觀所有中外歷史預言,這場歷史大戲的終局和最高潮所圍繞的中心舞台不是別處,正是中國。(photos.com)
四、結語
從世界上的諸多預言來看,人類的歷史似乎已經走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這場歷史大戲的大結局即將上演。然而,在過去歷史的安排中,這場歷史大戲的結局卻是無比的慘烈和刻骨銘心的悔憾:世人因為受到「撒旦」(《聖經.啟示錄》)或「猛虎」(《金陵塔碑文》)的迷惑而不信、作惡,導致在「大災難」中慘遭淘汰,被毀滅程度達「十不剩一」。
但是,在歷史安排大災難和大淘汰的同時,她又安排了避免災難和淘汰的伏筆。在這期歷史大戲的終局時刻,所有的生命都被公平地賜予了選擇和決定自己未來命運的機緣:一個生命要想改變過去歷史安排的悲慘結局、平安度過災難從而進入歷史嶄新紀元的唯一辦法,就是選擇信和善良。
隨著這期人類歷史的大戲接近尾聲,尤其是因為「聖人」傳法,以及越來越多的人改變命運的選擇,可能使得從今往後一些原來歷史的安排發生改變,也使得預言中的這期歷史大戲最終的高潮片段更加充滿懸念,扣人心弦。
對於一些讀者朋友來說,可能對於預言及其描述的一些將要發生的事情還是難以置信。但是無論怎樣,在「大瘟疫」已經正在眼前發生的情勢下,在這種生命攸關的時刻,中國人的一句俗話也許能夠使人受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冷靜下來思考,在面對涇渭分明的善與惡、生與死的選擇面前,又有什麼理由值得做出賭上珍貴生命的選擇呢?
「但看辰年中秋月,家家戶戶有蛆蟲;子丑之年江邊起,死者萬萬欠棺材。紅粉美人流血死,寶珠金銀化成灰;雖有田圓無人收,高樓大廈化成墳;腰金衣紫人何在,總被蒿蓬伴骷髏……」(《五公經》)
但願讀者朋友能夠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把握住自己的命運,做出符合天意、善人善己的選擇──您的選擇或許就能夠幫助自己甚至人類走出那個令人悔憾無比、悲慘至極的歷史結局。@#
----------------
太上洞淵神呪經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http://bit.ly/2PIsMpF

太上洞淵神呪經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釋宣化-佛教高僧,信眾尊稱他為宣化上人,在美國舊金山創立萬佛聖城,他是將佛教傳入西方世界的先驅者之一,對於佛教在美國西岸的推展有很大貢獻,他在台灣佛教界也擁有許多信眾。/聖嚴法師評價宣化法師「世界級的高僧」、「有意無意表現神異」、「特立獨行的頭陀風格」、「異於常人的行儀標準」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太上洞淵神呪經 -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五公經》是一部專門講大劫難的書,向來被異端教派和明清以來的秘密教門所利用,作為他們宣揚劫變思想的重要依據。 該書借五公,即唐公、郎公、寶公、化公、及志公之口,宣揚末劫來臨時的種種徵兆。 經文稱:若逢末劫之時,東南天上有「孛星」出現,長數仗,形狀如龍,後有二星相隨,東出西入,晝夜賓士,放光紅赤。 前一星紅光閃灼,後二星其光黃白,天下萬民見到,即知是「末劫」來到。 對於「末劫」來臨之時的景象,該經寫道:有洪水飄蕩,狂風猛雨,紅白不現,高山崩頹,坡塘盡行打破,人無所依,鳥無宿處。 天下荒亂,人民饑謹,十日無食。 刀兵競起,鬥戰相爭,干戈不停。 而且「乾坤星宿不定,日月星辰流移,江山河海黑黑昏暗,草野龍蛇不分。 六國不順,白骨堆山。 」到那時,「善者又遭惡人害,天使魔王下界來,闔家加憂愁。 鼠尾牛頭,男兒盡殺臥荒丘,女子作軍儔。 黃斑惡虎如家犬,晝夜尋門咬人並豬羊。 天下盡損傷人命,畜命亂縱橫,不疏是親情。 造惡之人都盡死,住宅歸鄰近。 百里行程無一家,目擊起黃沙。 良田萬頃將何用,永無人耕種。 」「可惜拋荒田與土,房屋無人住。 可惜廳館與櫥房,長人盡拋荒。 姑娘姐妹守空房,流淚哭爹娘。 人與畜生都死了,難見聖明君。 」在這一劫難過後,將出現一個太平盛世。 「後出明王清帝君,山河光彩換朝廷。 」可見,《五公經》的宗旨,也是為了向人們預言,在劫難過後,將會改朝換代。 因此遭受到統治階級的禁止。 」


五公經全文解讀
五公者:志公、化公、唐公、寶公、郎公是也
奉觀世音菩薩佛旨,立此符經歌,刻在銅牌記上,藏南海普陀山岩下,二千年。忽於道光三十年,正月初一日午時,大震一聲其岩自開,露出銅牌留記,流傳救世。人見之三歲孩兒捉妖魔;水淹漢陽三千里;血染東吳八百波;雙龍道光容易過;火燒清勢起風波。當今若問真消息,馬放遼東沒奈何。
善者此經得受持 便見太平時 今者為君心不定 黎民遭災病
唐公相喚天台處 寶公後來隨 算出經中救句歌 只是惡人多
後見化公求一言 郎公便流傳 勸你世人多敬承 志公空中聽
志公便立此符經 寶公救世命 若能抄寫吾經符 內注帝王名
遇到乾坤時世亂 江南吳楚漢 不信吾經勿傳揚 恐你遭災瘴
天下人民化作塵 除滅惡人心 百姓得到寅卯春 即是太平辰
若信吾經壽彭祖 數句立成語 天地慢慢殺惡人 來問富與貧
戌年以來知年處 亥年無定程 若見吾符不輕賤 如對志公面
大亂之時子丑年 白骨掩桑田 各抄一本帶防身 得見太平春
心便奸惡人種絕 只是荒田綠 倘見吾符如故紙 定見刀兵死
大變之年惡瘴盈 速念志公經 必生奸送惡相逢 骸骨掩桑田
勸君不必若貪財 惡年即便來 明王出時登寶殿 萬里神通現
貴賤皆同一路行 閉氣莫相爭 更有惡風下界巡 除滅噁心人
一切眾生皆值虎 天下通州府 又行萬病千災禍 此時定難過
山南財北父母啼 流淚哭東西 大戰相逢殺一場 了日定君王
豬狗相逢四五六 黎民遭殺戮 破田之年應消愁 惡人定難留
房屋遭拆作荒場 何處過陽春 富人死者無棺材 貧困劫殺該
天使瘟癀人消滅 只是人心別 人能信仰受此經 合家得安寧
又主十家共一牛 田地盡荒收 鎮在人家便安靜 還須燒香請
節候推來時世改 善者留心在 家家處處置茶湯 果酒請僧禪
志公空中得符相 只在香菸上 可憐廳館及池塘 今天變成荒
手執金尺下界來 聽汝誦經卷 兄弟十人無一個 夜夜空房臥
江南人死多凶暴 天值凶時到 姐妹獨自守空廂 流淚哭爹娘
須愁患病合家憂 老鼠上牛頭 世上眾生淚汪汪 未得聖明王
天下終日刀兵動 多少人驚恐 眼前萬事皆虛空 損壞幾人家
男女鎖鏈流軍丁 妻子被刀兵 從然有屋無人住 此是鬼神處
黃班隊隊如家狗 夜夜巡門走 勸君行正莫行邪 儘是五年差
咬死豬羊化作塵 前後去傷人 聖人登位非常善 不出寅卯間
太歲二年名子丑 相見如豬狗 善人得見惡人除 莫賤志公符
惡人多被虎食盡 到處無還近 欲知明王真出處 海上將塵去
萬里行走無一家 田地絕桑麻 身中病欲處天堂 明月在中藏
良田萬頃將無用 永絕人耕種 水中鯉魚無處走 河畔空栽柳
大路看見出青草 儘是空街道 石榴無地可安栽 花發又逢霜
遍看荒田無房屋 但聞鬼神哭 走路隨歸頭上小 當空月皎皎
弓駑無弦空白放 有斗無米量 須知虎狼前後過 都是人壽數
真言一個連丁口 定是寅卯後 凡人樂得早還鄉 不可弄刀槍
向前三口共一丁 直上坐天庭 惡人盡去行劫掠 不可除頭足
其中一字多奇異 勸君須當記 一朝骨肉兩分離 占奪你妻兒
懸針直向裡頭生 此是聖人名 卯時君王登龍位 永遠無災危
勸汝切莫向前挫 便是安身所 太平世界好風光 彌勒坐朝堂
惡者投軍自滅亡 血肉滿山河 上下風光讀卷局 永保人安康
人死即是橋草露 保朝不保暮 春夏秋冬盡吉祥 百姓沒災秧


《五公經》,是一本能預知中國歷史發展的奇書。 在網上搜到一些資料,不知是否是正確的版本。
中國驚世大預言《五公經》《天圖記末劫經》世界末日
天圖記末劫經 (全集)原序
此書出在清朝年間,先皇康熙癸卯年八月十五日,子時夢於宜盤,有一僧人瞿姓名悉達,神魂遊於娑婆世界,求我主發心化爾大衣十六件,忽然一夢驚醒,次早宣廷上殿,告民昨夜夢兆。 於是我主造衣十六件,宣臣汪世清上天台山海洲海寧寺酬還,是時過住十七位僧人各上一件,剩下一件無人受納,外有一僧人身高一丈六尺,說明此事:五公神僧即在藏經樓上取出末劫一卷經,囑咐欽差汪世清,仍將大衣一件書本回朝,聖主看明念過此經,即將帝位傳交雍正老王自此執掌。 先皇康熙首臣汪世清齊往天台山修行,去了故留此經救度末劫,恪守遵行是序。
《五公末劫經》
大聖五公​​菩薩救度眾生,末劫歌符經卷。 此經在先朝海洲海寧寺,有一天台山,上有一僧人,八十餘年在在山修道,口中常念阿彌陀佛,知道五百年未來末劫,虛空聞聽此經,救度眾生,於癸卯年十一月十一日在海邊海北寺抄寫此經,普勸世人向善,急早回頭。
南無彌勒菩薩化身唐公;南無普賢菩薩化身郎公;南無無盡意菩薩化身化公;南無四洲大聖菩薩化身寶公;南無觀世音菩薩化身誌公
爾時五公菩薩天台山說法,大唐國土末劫世界羅演,奉勸世人,虔心頌禮,懸幡誦經,焚香供奉,廣施福田,得度末劫災厄。 所謂大唐國土,三元甲子限滿,南閻浮提南效之日,末劫世界災害吉凶,戌亥年盡說災害之事,得遇此經流傳天下。 若有敬信者抄寫此經,供奉免得末劫大難。 天之禀性,日月照臨;地之禀性,風調雨順;人之禀性​​,陰陽和氣。 世人不辯末劫之意,故錄此符經傳與眾生,修身供養,惡者莫與他言,吾報世人急急修行向善,頂禮奉行。
爾時天老問曰:世人若逢末劫世界,不知何年何月何時得逢末劫世界?
五公答曰:吾知此矣,此是三萬七千七百年當末劫,世界須要知悉,皆此下元甲子輪迴末劫,宜早避之。 若逢末劫之時,東南天上有慧星出現,長一丈如龍之相,後有兩星相隨,晝夜奔馳,東出西落,放光紅赤,前有一星紅光閃耀,後有一星其光黃白,使天下萬民見之,即時末劫到來。 後有洪水飄蕩,狂風猛雨,紅白不現,高山崩裂,波塘盡打破,無依無倚鳥無宿處,怕觀此末劫世界,若此年歲大荒,人民饑饉,十日無糧,刀兵競起,戰鬥相爭,干戈不停,善者可逃,惡者難以迴避。 乾坤宇宙不定,日月星辰流移,江山海河,黑黑昏暗,草野龍蛇不分,六國不順,白骨堆山,難見明君。
吾若不留此經,後人如何得知,愚頑之子,不孝父母,六親分散,多被鬼魅所侵凌,迷失魂魄,還逢殺戰郊野,白骨如電,遍地流血,世人不見九泉之地,流毒害人。
天老曰:世人恐不信乎。
聖僧聖曰:末劫世界前後難說,非此經存怎度末劫? 善者得逢此經可免災難,惡者終難迴避,前後三千七百度末劫皆是吾報,世人多不信,吾今不說何以得知。 若見天上慧星出現,後有兩星相隨布行東西,此是五公菩薩報知天下人民,所謂三千七百度末劫到來。 善勸世人,早修福田禮拜:南無大聖唐公菩薩,南無大聖郎公菩薩,南無大聖化公菩薩,南無大聖寶公菩薩,南無大聖誌公菩薩,南無大慈大悲,降福護身。
爾時五公即說偈曰:
五公降身,降下凡塵,劫逢此經,來護此身,察人善惡,謀害貧嗔。
人還不信,處處是真,佩吾符者,如木逢春,兵戈不遭,災害不侵,
魔王遠避,受此青春,敢有鬼祟來害汝身,吾符鎮宅諸惡潛形。 急急如律令
佩吾符者,百事吉祥,刀兵不遭,諸惡潛藏,盜賊自滅,病鬼離床,天梁地柱,
劫禍除殃,謗佛者死,順佛者祥,人能敬信,福壽延長,若蓬末劫,惡鬼先當。 急急如律令
五公歌曰:
傅天下之國,便是黑風巡世界,但願天遇大運,若蓬寅卯二年,便是太平時。 唐公相站雲頭上,寶公應時降說世間言,郎公為流傅,化公誌公靈符救護眾生。 報他寅卯二年中,得見聖明君,運逢乾坤國王亂,江南吳楚漢,軍民化作塵,滅盡末劫幾多人,我在人中不相信,黎民遭萬病,撰出經中八句歌。
奉勸世人勤敬信,誌公雲裡聽後寫,天國下凡來便說帝王姓,勸誦經燒香得長壽,​​持誦清淨,黃昏後書符貼大門,合家免災殃。 不信五公經,必遭病禍纏。 世人便把五歌來傅,延壽萬民歡。 若逢寅卯辰已年,過此是神仙,若佩吾符者,福壽保長生。
誌公雲裡說:
吉凶災殃自消溶,戌亥之年刀兵起,惡人相殺冤報冤,戌亥子丑寅卯年與同辰巳年,白骨滿荒田,更慮他時人絕種,死骨堆丘壟。 太歲牛馬年,好誦五公經,各自保前程,勸君不必求名利,禍福須臾至,貴賤相逢一路行,運至不留停,此時多辛苦,遍地人民忤,各處洲縣城,山南山北東西兩路,婦女兒男俱啼哭,別子又離妻,各處拋遣去豬犬,相逢六及五,黎民遭旱苦,處處化為青草場,何處暮春陽。 天使黑風巡城郭,只為人心惡,應見千家無牛使,田地盡荒丘,移年新改舊,善者自和諧,天使魔王滅惡人,兇暴之人逢凶死,他身自招此,惡者須仔細,善者將安平,若見五公莫輕慢,如見誌公面,能抄一本與人詳,如得見聖明王。
心生忤逆禍相連,白骨滿荒田;明王出世座寶殿,家家鬼神現;黑風暗乾坤,掃蕩惡人強。 百禍千災戶戶絕煙火。 善人善死有棺材,惡人無葬埋,破田之年有二個,百姓難分說,大殺相逢戰一場,方知定君王,凡事宜須隨時過,不必苦奔波,家家和順敬雙親,各自早修身。 吾在空中云裡現,須知未來事,惜汝行方便。 若見五歌仔細觀看,取掩黃沙自然得見聖明君。 敬信之人誦經章,欲得聖正道,解冤滅罪妙,七家共處置壇? 場,香燈茶供養,誌公符篆降,只在香燈上,手中執寶劍,下來看誦五公經。
善人又遭惡人害,天使魔王下界來;合家加憂愁,鼠牛頭男兒盡殺臥荒丘,妻子作軍侍,黃斑猛虎如家犬。 晝夜巡門專咬人咬豬羊,天下盡損傷。 人命畜命亂縱橫,不疏是親情;造惡之人都盡死,住宅歸鄰近。 萬里行程無一家,目擊起黃沙。 良田萬傾將何用,永絕人耕種。 一馬萬里程,連日無人行,可惜拋荒田,土屋無人住,可惜廳館及廚房,長久盡拋荒。 姑娘姐妹守空房,流淚憶爹娘,人與畜生都過去,難見聖明王。 家貨財帛化作塵,米穀飯鳥鹿鳩村。 城郭無人住,盡是鬼神路。 兇惡自滅死,屍骨露茫茫。 人死如恰如草上霜,雖是小營投大營,未便得安康。 不論六畜踪跡留,只為結冤仇,勸汝有財莫貪戀,但願身強健。 若人提攜出山林,淨口念誦觀音,報與世人勤敬信,囑咐真言聽,人行魚路水茫茫,魚在路上沒水藏,山嶺崩損無躲避,行人改途去。 多少生人逐水流,屍首縱橫遊,信者燒香來頂禮,萬聖生歡喜。
絲錦無人受,末劫無老幼,天差魔王巡天下,鬼神一切怕。 天差魔王滅惡人,死盡化灰塵。 積善之家長吉慶,命見太陽出天神。 保佑善人身,災殃永無侵,勸諭後人行方便,念佛吃齋結良緣,便見太平年,但逢寅卯明王出,庶人如見佛。 善人不離鄉,自身無災殃,世事要修身,莫待禍臨身。 燒香修功德,保過寅卯辰巳年,龍蛇之年人難見。 磨纏惡人冤業延。 淨心演經言,得見太平年。 不信五歌為故紙,但見刀兵起,難見寅卯辰巳尾。 減滅惡人留兩姓,早早將安定。
一愁房屋無人住,盡是鬼神路。
二愁擾亂乾坤不安,州縣殺盡人。
三愁州縣無城郭,富貴皆零落。 江南郡南百餘營,率土起軍兵。
四愁怕無人百姓不寬心,多少兒孫差作兵。
五愁辰巳年,世人都死盡。 絲綿無人問,只見明王不見人,不論富與貴
六愁米豆連天下,一斗千金價。 忽遭凶年總是空,何處見人踪。
七愁少女無人要,漸漸成狼藉。
八愁太平難得見,死盡絕人煙。
九愁十女共一夫,早嫁莫零孤。
十愁雷電黑暗風,難見明王清世界。
善者不遭惡人害,天使魔王把火燒。 一切萬民遭辛苦,但讀五歌抄寫傳上,信者勤供養。 忽然得病遇五公,災難大如風,若把五符畫一道,邪魔不沾身,作病鬼王站。 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時將一延,早時得病暮時亡。 斷神斷鬼女師娘,天使魔王巡世界,君臣士庶皆連害。 早早回心禮佛場,免得受災殃。 齊念大聖五公經,一切災障消除盡。 不遭天兵與地兵,災難禍患不相侵,聖明天子盡欲出,惡人滅盡善人存。 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台,雲頭觀惡人,而今三五正當先。 莫與惡人傳,吾今特來保末劫,大劍拿一口,借問太平時,身穿黃衣披黃袍,但聽他人亂道,惡人還有惡人滅,但看五公歌絕。 動天兵與地兵,滅盡惡人名,世上修行無惡人,善者是金銀。 醜年耕種禾苗好,耕種須當早。
從今又見太平年,百姓是安然。 吾今吐出帝王名,馬上多金銀。 正是溪邊人耕田,莫向人人傳。 禾稼滿倉人種少,兄弟齊? 嘆,得見明王不見人,兄弟姐妹似灰塵。 來年離本土,今在他鄉住,求神不得知,種將九分得十分,獲利隨年增。 施捨救貧困,終須不落空。 更有毒蛇並惡虎,人系遭他口。 日隱山林間,外出走食盡結冤人,他在山林住,屋後牆垣十字路。 上界差來食惡人,減盡見太平。 十分人民一分善,我自今看見。 而今見此五公歌,普勸念彌陀,若人書寫五公歌,曉與世人添快樂。 日夜燒香誦此經,災難盡消脫。 勸君行善告上蒼,吾在雲中降吉祥,消災福至保安康,修善莫待遲,只在五年期。 燒香修功德,保過寅卯辰巳年。 聖人出世,末劫先定在寅卯年,善人佩帶五公符。 要知聖人出,海上尋踪跡,得見先天祖。 守真志滿在前唐,名在目中藏,花開不禁霜,初月但見次上,小月裡皎白弓張,無彈空自放。 無鬥又無梁,直上十一連丁口,定在寅卯辰巳年,前在三丁及二丁,直在坐朝庭,五公吐出帝王名,世人莫用相欺,好滅汝身,處多煩惱若誦末劫經一卷,如見誌公面,善者保安康,不見執刀槍,世人造孽深,骨月見分明,妻兒充軍永不停,一郡百餘營,君見處眼前,後至人死鋪荒田,見過刀兵惡,太平在明年,江東人自可,江北淚漣漣,
五公垂憐憫,勸人作福田,若人依此語,見者急流傳,
書寫及誦讀,合家保長年,見佛須頂禮,觀音發善言,
心中常敬信,紅光滿地鮮,眾生若敬信,為汝說真言,
家家修善果,高處焚香煙,化錢來休養,護佑保平安,
見經誦一卷,第坐祿位邊,真言勸汝邊,莫作等閒看,
五公真言語,災殃在眼​​前,善者須敬信,得見太平年。
西江月
九九乾坤數,石榴四九開花,胡人世間亂如麻,等待龍神走馬,
帝擇西方歸去,胡人依舊還家,南朝國里並生涯,盡在西江月下,
白虎之年大亂。 鳥龍早馬當先,赤猿頭上始安然,直在雞豬萬罷,
賊子依期自教,聖朝天子當權,家家齊頌太平年,有富之人得先割,
家族萬事誰不識,粟關起來東關止,前後只在十餘年,有人過得末劫難。 如魚上高桿。 (中卷終)
五公經 全文
五公者。 誌公化公唐公寶公郎公是也
奉 觀世音菩薩 佛旨,立此符經歌,刻在銅牌記上,藏南海 普陀山 岩下,二千年。 忽於 道光 三十年, 正月初一 日午時,大震一聲其岩自開,露出銅牌留記,流傳救世。 人見之三歲孩兒捉妖魔;水淹漢陽三千里;血染東吳八百波;雙龍道光容易過;火燒清勢起風波。 當今若問真消息,馬放遼東沒奈何。
善者此經得受持便見太平時今者為君心不定黎民遭災病
唐公相喚天台處寶公後來隨算出經中救句歌只是惡人多
後見化公求一言郎公便流傳勸你世人多敬承誌公空中聽
誌公便立此符經寶公救世命若能抄寫吾經符內註帝王名
遇到乾坤時世亂江南吳楚漢不信吾經勿傳揚恐你遭災瘴
天下人民化作塵除滅惡人心百姓得到寅卯春即是太平辰
若信吾經壽 彭祖 數句立成語天地慢慢殺惡人來問富與貧
戌年以來知年處亥年無定程若見吾符不輕賤如對誌公面
大亂之時子丑年白骨掩桑田各抄一本帶防身得見太平春
心便奸惡人種絕只是荒田綠倘見吾符如故紙定見刀兵死
大變之年惡瘴盈速念誌公經必生姦送惡相逢骸骨掩桑田
勸君不必若貪財惡年即便來明王出時登寶殿萬里神通現
貴賤皆同一路行閉氣莫相爭更有惡風下界巡除滅噁心人
一切眾生皆值虎 天下通 州府又行萬病千災禍此時定難過
山 南財 北父母啼流淚哭東西大戰相逢殺一場了日定君王
豬狗相逢四五六黎民遭殺戮破田之年應消愁惡人定難留
房屋遭拆作荒場何處過陽春富人死者無棺材貧困劫殺該
天使瘟癀人消滅只是人心別人能信仰受此經合家得安寧
又主十家共一牛田地盡荒收鎮在人家便安靜還須燒香請
節候推來時世改善者留心在家家處處置 茶湯 果酒請僧禪
誌公空中得符相只在香煙上可憐廳館及池塘今天變成荒
手執金尺下界來聽汝誦經卷兄弟十人無一個夜夜空房臥
江南人死多兇暴天值兇時到姐妹獨自守空廂流淚哭爹娘
須愁患病合家憂老鼠上牛頭世上眾生淚汪汪未得聖明王
天下終日刀兵動多少人驚恐眼前萬事皆虛空損壞幾人家
男女鎖鏈流軍丁妻子被刀兵從然有屋無人住此是鬼神處
黃班隊隊如家狗夜夜巡門走勸君行正莫行邪盡是五年差
咬死豬羊化作塵前後去傷人聖人登位非常善不出寅卯間
太歲 二年名子丑相見如豬狗善人得見惡人除莫賤誌公符
惡人多被虎食盡到處無還近欲知明 王真 出處海上將塵去
萬里行走無一家田地絕桑麻身中病欲處天堂明月在中藏
良田萬頃將無用永絕人耕種水中鯉魚無處走河畔空栽柳
大路看見出青草盡是空街道 石榴 無地可安栽花發又逢霜
遍看荒田無房屋但聞鬼神哭走路隨歸頭上小當空月皎皎
弓駑無弦空白放有鬥無米量須知虎狼前後過都是人壽數
真言一個連丁口定是寅卯後凡人樂得早還鄉不可弄刀槍
向前三口共一丁直上坐天庭惡人盡去行劫掠不可除頭足
其中一字多奇異勸君須當記一朝骨肉兩分離佔奪你妻兒
懸針直向裡頭生此是聖人名 卯時 君王登龍位永遠無災危
勸汝切莫向前挫便是安身所太平世界好風光彌勒坐朝堂
惡者投軍自滅亡血肉滿山河上下風光讀卷局永保人安康
人死即是橋草露保朝不保暮春夏秋冬盡吉祥百姓沒災秧


17 五公經全文

《太上洞淵神咒經》共二十卷,一名《洞淵神咒經》,簡稱《洞淵經》、《神咒經》,為圖讖式道教經典,收于《道藏》卷六中。史學界一般認為該書前十卷為原始部分,大致成于西晉末至南北朝的宋齊時期;後十卷成書于中唐乃至唐末。曾經“盛傳于隋唐時代,被列為道士受經的第二階”1,在道教典籍中佔居重要地位。它以宣揚大災將至,勸人“學仙”、“修道”、“度人”,以及多做善事,積累功德為主體思想,蘊含豐富的道德教育思想,很值得我們認真研究。
《神咒經》的德育思想包括德育內容與德育方法兩個方面,現概括如下:
一、道德教育內容
《神咒經》的德育內容非常豐富,它不僅在理論上論述人們應該具有的道德品質,如“佈施”、“不貪”、“修善心”等等。更為可貴的是,它還對人們日常生活中應該具有的道德品質、行為習慣進行嚴格的制度化,即它所稱的“罪元”,很類似今天的“文明公約”。因此,《神咒經》的道德教育內容很值得我們認真研究。
《神咒經》首先從“天人合一”及人生因果報應的哲學思想出發,論證“佈施”的重要性。它試圖借“天神”之力來扼制“好貪”之歪風。它說:“佈施者,天神為人,可利人耳。若不佈施,經神不佑,令人有病即不瘥矣。”2它還找到了社會上為何有富貴之人的原因,它說:“大富貴者,先身有佈施貧乏中來。”3這雖然是極力維護貴族統治地位的理論,但是,對那些欺壓百姓的門閥士族們來說,無疑為其打下一根拴馬樁,使其行為有所收斂。對於道士來說,若過分貪求財帛,不與人佈施,終難成仙。它勸誡道士們:“道士治病,自作一心救人急難,不得責望資價。認為所貪,天削道力,有何仙也!”4
“道士為人之師,亦不足多取人財。道士欲奉佩所望仙,亦不可貪惜矣!”5此外,《神咒經》還從現實中人與人交往的角度,談“佈施”是一個人“急反求人”的先決條件。它講:“不肯佈施,急反求人,無不積善,悔後何言?”6它用通俗的語言講明這樣的道理:每個人難免會遇到危難與窮困。人處富貴順境時,常常樂善好施,助人危困,當自已遇到困難危厄時,別人才會伸出援助之手。它極力要求:“道士拾除俗累,一心奉法……減割衣食,拾諸財帛,散施貧乏,濟及眾生……”,“各自攻心,勤施惠于貧乏,莫用非義之財,無稽破費資錢”。它堅決反對那些“從事香火之錢,供家妻子,以自活命,非是志心之人。
一般宗教,都在道德教育上勸人向善,將教育的重心放在改造人的精神世界上,使人們的言談舉止符合各自的宗教教義、教理與一般性的社會倫理道德規範。並且主張徵罰惡人,使其下地獄,受苦刑等,借此震懾活人,使他們修善棄惡。《神咒經》亦然,它以人的行為善惡為標準來決定人的生與死、升仙與入地獄,所謂:善人得生天,惡人入金湯。因此,它主張世人、眾生速修善心。所謂善心,按照《神咒經》所講,主要是指人們要信奉道教,信奉“真言”,“仁慈孝敬,後已先人,揚善化 惡”等等倫理道德規範。具有善心的善人若能信奉道教,惡鬼不敢近之,並且,經天人導化或道士化度,可以升天為仙。所謂“惡人心者”,就是不信真言……罵辱道士,為作口舌懸官欺圖者,或“欺師負道,不依經言,五逆不孝,殺害無辜,割剝孤貧,侵傷良善,等等為惡之人。這些人死後“悉入地獄,九十一劫不得生天,天人典官不容之地
以上,《神咒經》試圖從其人生因果報應觀等哲學思想出發,從理論高度來論證“佈施”等道德品質存在的合理性。《神咒經》又從人們生活各個方面的具體道德要求出發,總結了五十多條“罪元”,把道德內容嚴格制度化,然後運用“說其罪元”的方式公布於眾。人們若違反了這些“罪元”,就有天神來“考”查,對其實施懲罰。這五十條“罪元”文字較長,現將其歸納為:宗教生活、經濟生活和人際交往三類。
《神咒經》把道德教育的重點放在道教宗教生活方面,試圖通過“罪元”規定的內容來培養人們對道教教理、教義、科儀的宗奉。這類“罪元”有:
  有呵風罵雨之考;或有不敬天地之考;或有不敬日月星辰之考;又有咒罵天地神靈之考;又有露形三光之考;又有怨罵神鬼之考;或有唱引冥神之考;或有不崇法戒、穢慢有妙之考;……又有向於三光大小便面之考;又有不敬經法,洩露秘文之考;……或有……驚動靈識之考;或有觸犯宅神,穢慢井龜之考;……或有祈福請願,心不恭敬之考;或有賈賣道、釋經像、財物之考;或有修齋設醮不依科儀之考……或有發願修造功德,不能成就之考;……或有持齋破戒、傲忽上仙之考……。15
以上這些“罪元”從宗教生活的方方面面規範了道民們的行為與活動,甚至具體到一事一物。其中包括:對於天地、日月、星辰之“神靈”以及“神鬼”、“靈識”、“宅神”、“井龜”等一定要“敬”,不可以“咒罵”或“唱引”其名號;對於道教“法戒”、“經法”、“秘文”等文書、科儀一定要尊奉、敬畏,不可“穢慢”、“不敬”、“洩露”等;對於道教“財物”、“經像”等不可隨便買賣,等等。並且規定若有違背就會有“考”──受天神之懲罰。
經濟方面的“罪元”規定有:
  有輕秤小鬥與人之考,又有重秤大鬥入己之考;……或有阿污金銀銅錢之考;或有借貸不還、口是心非之考;……或有噁心,改換關契,取人田地之考;……或有醉時或急難許其良願後,以負心不酬之考……。16
這些“罪元”規定人們在經濟生活中應遵從商業道德,勸戒人們不可搞少斤短兩、口是心非等商業欺騙行為。這含有公平、公正、互惠互利的原則。它試圖從道德上而不是從法律上來規定經濟生活中的各種規範,並且,把這些規範內化為人們自身的道德意識和行為。這可以說是很有意義的嘗試。
人際交往方面,《神咒經》所列“罪元”深入到人與人之間倫理道德規範的各個方面,主要有:
  有不敬父母、師尊之考;……又有譭謗忠良善哲之考;又有以少淩長,不相和順之考;……或有勸人作惡棄其善根之考;……或有不敬法教,敗人成功之考;或有專行兇逆,掩善揚惡之考;……或有笑人作善,欲人為惡之考;或有憎人善功,樂為非法之考;或有見人修功德,慳惜不施之考;……又有咒詛無辜,牽引平人之考;或有侵淩橫生,謀奪之考;或有飲酒食肉……之考;或有貪淫色慾,不避親疏之考;……或有急難不救,有危不扶,欲令傾陷之考;殺害生命,踐踏蟲蟻之考;或有貪婪不知止足之考;……或有意圖謀一切兇惡之考。如是眾考,不可一一盡言。17
它提倡人們戒酒、戒色、戒貪、戒殺,應該和睦相處,互敬互讓。它所列舉的“罪元”都是日常人際交往涉及的基本道德規範與行為準則,在今天依然具有現實意義。
二、道德教育方法
道德品質的形成是個體知、情、意、行多種智力與非智力因素共同參與的複雜的思想轉化過程。它包括道德知識的接受,道德情感與道德意志的培養,以及受教育者將所接受到的道德知識內化為自覺的道德實踐行為等環節。因此,有效的德育方法的選擇顯得尤為重要。此外,《神咒經》經教對象包攬三界,上及真人、天神,下及人、魔、小鬼,範圍寬廣,無所不包。面對如此眾多的受教育者,就有必要採取靈活多樣的道德教育方法,做到因人而教,所謂“太上無彼我,分別使法明”,說的就是這個意思。鉤沉其育方法,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說經演法”
眾所週知,道德知識的灌輸與傳授是人的道德品質形成的基礎。《神咒經》的宣教主要採取“說經演法”,即傳授經文所體現的道德知識。經中常出現“道君曰:……”,或“道言:……”等,其實就是“太上道君”在講經說法。值得一提的是,《神咒經》的講經是根據受教育者的不同需求來安排講演內容的。這體現了一種以學生為主體的精神。“道君”曾講他在玄都山為一切魔王說《大驅經》,“時有三天王子求說《上元》經……;腹有十國真人亦求說《三昧》……,腹有十方仙人亦求說《道化》……;腹有四方方遠集閻浮、有三萬真人俱來聽經說經……唯願天尊垂心導化。”18顯然,《神咒經》的講演法是在學生主動要求下,根據他們不同的學習興趣和要求展開的,並不是純粹的以教師為中心的灌注式。
“說經”的同時,可能涉及到“演經”。例如,卷二《誓魔品》講:“太上在玄景之宮說此《神咒經》,九天大魔、羅剎鬼賊、諸天眷屬八億萬人悉集在坐,聽天尊說法。各各檢手一心伏地,天尊乃為演其《記仙大經》,四眾聞之無不身上覺異也。”19根據受教育者的“覺異”反應,“演經”可能是一種對經文及其作用的直觀形象的示範展示,即道德榜樣示範。受教育者在此過程中產生了強烈的道德情感體驗。
“說經演法”能清楚、形象地說明道理,在很短時間內使學生獲得大量材料,接受大量資訊,改變學生原有的錯誤的道德觀念與不良的道德行為。《神咒經》舉例來說明此種方法的效果。它說:“……魔王及邪王、此間鬼王等聞太上說《神咒經》,心中惻然嘆曰:‘我等自昔以來,專行惡事,與道有反。今日聞天尊說此語,當奉行之。若有世人受此經者,亦自追逐護之。若有世間鬼賊欲來侵欺此道士者,我當誅之耳。’”20可以看出:“說經演法”的道德教育方法,確實能收到良好的教育效果。
(二)先聲奪人
“先聲奪人”原指打仗時,先用強大的聲勢來挫傷敵人的士氣。後比喻做事搶先一步。在道德教育過程中,我們形容教育者在正式教育前,創設與德育內容相關的各種新穎情景、事件,以激發學習者的學習興趣與動機,調動其積極性,為受教育者形成良好的道德品質打好思想基礎。《神咒經》向人們展示了一次成功的先聲奪人的教育案例,它說:
  北海之外,異鄰王國土。四十八萬家,不信道法。……太上……即放身中之光,下照十方,遣十方化人乘空飛于異鄰國土。王等見之,心中大警:此人乘虛,此何物也?非是妖鬼乎?即遣三萬人,一時仰射之箭卻來自中殺人,人還自活。官不能得殺之,遣人白王。王大怒,遣兵士三萬人殺之。不能得殺。飛仙來下,滿其國中,國中滿溢。俄為女人、童子、老人,變身萬億。王大怖懼,叩頭向飛仙曰:“我等罪人,不知大聖降下,自今以去,奉仙為師矣。願垂納受。”仙曰:“我等不中子師也,我自有本師,名曰天尊。”……王等曰:“此仙人,大聖人也。我等當更心奉之耳,……”。21
《神咒經》這則教育案例,無疑是“先聲奪人”德育方法的典型。《神咒經》中描述的人們“心中大警”、“大怒”、“大怖懼”到“叩頭”、“原垂納受”等道德情感與行為的變化,正是受教育者一開始在心理上產生了認知矛盾,即出現了認知失調狀態。為達到新的道德認知平衡,受教育者就必須改變不良的態度,接受教化,由“不信道法”轉為“原垂納受”積極信道、從善。由上可見,《神咒經》的德育理論很值得我們去挖掘與借鑒。
(三)“與魔共誓”
在道德教育過程中,教育者與受教育者共同參與制定德育計劃、德育內容及課堂規則、行為準則是很必要的。這可使學生學會自我調控,有利於德育工作活動的順利進行。《神咒經》主張在德育過程中教育者與受教育者要“共誓”,受教育者要“自誓”。通過共同宣誓,自我宣誓,明確受教育者的權利、責任、義務,最終達到提高其自我教育的能力,培養良好的道德品質。“與魔共誓”是《神咒經》教化“魔鬼”慣用的方法,它說:
  三界之中,大魔王領三十六小王,王有四十八億小王,王有無數大兵橫行天下。令與吾共誓:一治百姓,不得枉濫妄誅無罪之人,因此兇衰作祟也。自今以去,世間有急疾、官事、危厄者,一一往視之,助之福,回化口舌……使歡喜,令疾病瘥,官事解了,門族和睦,天下安穩,五穀豐熟。君民忻悅,鬼兵自伏……如此之者,鬼王等上遷,天人悉善。……若令風雨不時,……人民不安,國主暴逆……汝等大魔王……及夫人、百億鬼王等悉以斬之矣。22
通過“共誓”,使“魔王”等清楚自已該做什麼與不該做什麼,也清楚做好與做壞的後果。這使其在心理上形成自覺遵守道德準則的傾向,有利於形成自我控制與自我監督的能力,為完全“自誓”,即由受教育者自已發誓遵守準則打下思想基礎。它說:
  三天大魔王一合來下,自誓曰:“自今以去,若有道士救人經行之處,若疫鬼敢行兇心,……我自誓願頭破作十八分矣。道士化人,我亦助之。有疾病亦佐治之,有口舌、官事之者當為回化之耳”。23
通過“自誓”,受教育者表現出極強的責任感與義務感,道德品質上升到一個新的境界。《神咒經》的“自誓”實質上是一種自我教育,通過“魔王”的正確的自我語言矯正其先前的不良行為。
(四)“咒念鬼名”
《神咒經》在教化眾“惡鬼”時,經常採取“咒念”惡鬼之名的方式,試圖通過此法,使眾惡鬼去惡從善。這種方法能消除人們心理上對災患、鬼神的恐懼。它表面上是在教訓、喝斥“惡鬼”,實質上對現實中的人們具有一定的心理健康教育的意義。顧名思義,《神咒經》的經名錶明它的任務與對象就是“咒神”、“咒鬼”。這種方法在經中隨處可見。比如:
  道言:甲戌壬午年,有黑足鬼,身長三丈六尺,其目赤黃,化為赤鳥,名曰足,日行病。千萬為群,飛來人屋上,令人急病。病苦身黃、寒熱……此皆黑足鬼等。此鬼王名大頭虜,兄弟八千萬人為群。吾已知汝名字,急去千里。若不去者,斬汝不恕,急急如律令。24
上述可見,《神咒經》教訓“惡鬼”時,先列舉其特徵、名號,次說其所行疾病、症狀,最後言:“吾已知汝名字……急急如律令。”意即火速執行,像對待律令一樣,不得怠慢。這是漢魏官文格式,將其搬來,目的是為經教“咒語”增威。其實,“咒念鬼名”的德育方法在現代學校與社交中也被廣泛採用,只是轉換為“點念人名”而已。《神咒經》想借“咒念鬼名”來告訴道眾們,“惡鬼”已被“點名”,受到教化,日後必將改正其惡劣行跡。這對身處水深火熱、病痛纏身之中的下層民眾來說,將會起到心理上的鎮靜、安全之效。“咒鬼名”真正的教育意義也就在於此。
總之,《神咒經》的道德教育思想比較豐富,並且,有些思想與現代德育理論不謀而合,仍具有現實借鑒價值。它的“說其罪元”的形式,將德育內容嚴格制度化,成為現代社會“文明公約”等道德準則雛形;它的“說經演法”、“先聲奪人”等德育方法已注意到受教育者的興趣、注意、態度等非智力因素的積極參與,它注重學生道德求知心理,注意對學生學習動機的激發與學習興趣的調動,注意引發學生道德認知矛盾的出現,從而達到改變學生不良道德態度與行為的目的;主張在道德教育過程中應該注重教師學生心目中的印象等等,這都與現代德育與教育心理學科學精神有一致之處,很值得我們認真研究與總結
-------------------------
五公經全文
注:《五公經》,又稱《天圖記末劫經》。流傳網上的《五公經》,不同的版本內容還是有些差異的。
天圖記末劫經 (全集) 原序
此書出在清朝年間,先皇康熙癸卯年八月十五日,子時夢於宜盤,有一僧人瞿姓名悉達,神魂游於娑婆世界,求我主發心化爾大衣十六件,忽然一夢驚醒,次早宣廷上殿,告民昨夜夢兆。於是我主造衣十六件,宣臣汪世清上天臺山海洲海寧寺酬還,是時過住十七位僧人各上一件,剩下一件無人受納,外有一僧人身高一丈六尺,說明此事:五公神僧即在藏經樓上取出末劫一卷經,囑咐欽差汪世清,仍將大衣一件書本回朝,聖主看明念過此經,即將帝位傳交雍正老王自此執掌。先皇康熙首臣汪世清齊往天臺山修行,去了故留此經救度末劫,恪守遵行是序。
《五公末劫經》
大聖五公菩薩救度眾生,末劫歌符經卷。此經在先朝海洲海寧寺,有一天臺山,上有一僧人,八十餘年在在山修道,口中常念阿彌陀佛,知道五百年未來末劫,虛空聞聽此經,救度眾生,於癸卯年十一月十一日在海邊海北寺抄寫此經,普勸世人向善,急早回頭。
南無彌勒菩薩化身唐公;南無普賢菩薩化身郎公;南無無盡意菩薩化身化公;南無四洲大聖菩薩化身寶公;南無觀世音菩薩化身志公
爾時五公菩薩天臺山說法,大唐國土末劫世界羅演,奉勸世人,虔心頌禮,懸幡誦經,焚香供奉,廣施福田,得度末劫災厄。所謂大唐國土,三元甲子限滿,南閻浮提南效之日,末劫世界災害吉凶,戌亥年盡說災害之事,得遇此經流傳天下。若有敬信者抄寫此經,供奉免得末劫大難。天之稟性,日月照臨;地之稟性,風調雨順;人之稟性,陰陽和氣。世人不辯末劫之意,故錄此符經傳與眾生,修身供養,惡者莫與他言,吾報世人急急修行向善,頂禮奉行。
爾時天老問曰:世人若逢末劫世界,不知何年何月何時得逢末劫世界?
五公答曰:吾知此矣,此是三萬七千七百年當末劫,世界須要知悉,皆此下元甲子輪回末劫,宜早避之。若逢末劫之時,東南天上有慧星出現,長一丈如龍之相,後有兩星相隨,晝夜賓士,東出西落,放光紅赤,前有一星紅光閃耀,後有一星其光黃白,使天下萬民見之,即時末劫到來。後有洪水飄蕩,狂風猛雨,紅白不現,高山崩裂,波塘盡打破,無依無倚鳥無宿處,怕觀此末劫世界,若此年歲大荒,人民饑饉,十日無糧,刀兵競起,戰鬥相爭,干戈不停,善者可逃,惡者難以回避。乾坤宇宙不定,日月星辰流移,江山海河,黑黑昏暗,草野龍蛇不分,六國不順,白骨堆山,難見明君。
吾若不留此經,後人如何得知,愚頑之子,不孝父母,六親分散,多被鬼魅所侵淩,迷失魂魄,還逢殺戰郊野,白骨如電,遍地流血,世人不見九泉之地,流毒害人。
天老曰:世人恐不信乎。
聖僧聖曰:末劫世界前後難說,非此經存怎度末劫?善者得逢此經可免災難,惡者終難回避,前後三千七百度末劫皆是吾報,世人多不信,吾今不說何以得知。若見天上慧星出現,後有兩星相隨布行東西,此是五公菩薩報知天下人民,所謂三千七百度末劫到來。善勸世人,早修福田禮拜:南無大聖唐公菩薩,南無大聖郎公菩薩,南無大聖化公菩薩,南無大聖寶公菩薩,南無大聖志公菩薩,南無大慈大悲,降福護身。
爾時五公即說偈曰:
五公降身,降下凡塵,劫逢此經,來護此身,察人善惡,謀害貧嗔。
人還不信,處處是真,佩吾符者,如木逢春,兵戈不遭,災害不侵,
魔王遠避,受此青春,敢有鬼祟來害汝身,吾符鎮宅諸惡潛形。急急如律令
佩吾符者,百事吉祥,刀兵不遭,諸惡潛藏,盜賊自滅,病鬼離床,天梁地柱,
劫禍除殃,謗佛者死,順佛者祥,人能敬信,福壽延長,若蓬末劫,惡鬼先當。急急如律令
五公歌曰:
傅天下之國,便是黑風巡世界,但願天遇大運,若蓬寅卯二年,便是太平時。唐公相站雲頭上,寶公應時降說世間言,郎公為流傅,化公志公靈符救護眾生。報他寅卯二年中,得見聖明君,運逢乾坤國王亂,江南吳楚漢,軍民化作塵,滅盡末劫幾多人,我在人中不相信,黎民遭萬病,撰出經中八句歌。
奉勸世人勤敬信,志公雲裏聽後寫,天國下凡來便說帝王姓,勸誦經燒香得長壽,持誦清淨,黃昏後書符貼大門,闔家免災殃。不信五公經,必遭病禍纏。世人便把五歌來傅,延壽萬民歡。若逢寅卯辰已年,過此是神仙,若佩吾符者,福壽保長生。
志公雲裏說:
吉凶災殃自消溶,戌亥之年刀兵起,惡人相殺冤報冤,戌亥子丑寅卯年與同辰巳年,白骨滿荒田,更慮他時人絕種,死骨堆丘壟。太歲牛馬年,好誦五公經,各自保前程,勸君不必求名利,禍福須臾至,貴賤相逢一路行,運至不留停,此時多辛苦,遍地人民忤,各處洲縣城,山南山北東西兩路,婦女兒男俱啼哭,別子又離妻,各處拋遣去豬犬,相逢六及五,黎民遭旱苦,處處化為青草場,何處暮春陽。天使黑風巡城郭,只為人心惡,應見千家無牛使,田地盡荒丘,移年新改舊,善者自和諧,天使魔王滅惡人,兇暴之人逢凶死,他身自招此,惡者須仔細,善者將安平,若見五公莫輕慢,如見志公面,能抄一本與人詳,如得見聖明王。
心生忤逆禍相連,白骨滿荒田;明王出世座寶殿,家家鬼神現;黑風暗乾坤,掃蕩惡人強。百禍千災戶戶絕煙火。善人善死有棺材,惡人無葬埋,破田之年有二個,百姓難分說,大殺相逢戰一場,方知定君王,凡事宜須隨時過,不必苦奔波,家家和順敬雙親,各自早修身。吾在空中雲裏現,須知未來事,惜汝行方便。若見五歌仔細觀看,取掩黃沙自然得見聖明君。敬信之人誦經章,欲得聖正道,解冤滅罪妙,七家共處置壇?場,香燈茶供養,志公符篆降,只在香燈上,手中執寶劍,下來看誦五公經。
善人又遭惡人害,天使魔王下界來;闔家加憂愁,鼠牛頭男兒盡殺臥荒丘,妻子作軍侍,黃斑猛虎如家犬。晝夜巡門專咬人咬豬羊,天下盡損傷。人命畜命亂縱橫,不疏是親情;造惡之人都盡死,住宅歸鄰近。萬里行程無一家,目擊起黃沙。良田萬傾將何用,永絕人耕種。一馬萬里程,連日無人行,可惜拋荒田,土屋無人住,可惜廳館及廚房,長久盡拋荒。姑娘姐妹守空房,流淚憶爹娘,人與畜生都過去,難見聖明王。家貨財帛化作塵,米谷飯鳥鹿鳩村。城郭無人住,儘是鬼神路。兇惡自滅死,屍骨露茫茫。人死如恰如草上霜,雖是小營投大營,未便得安康。不論六畜蹤跡留,只為結冤仇,勸汝有財莫貪戀,但願身強健。若人提攜出山林,淨口念誦觀音,報與世人勤敬信,囑咐真言聽,人行魚路水茫茫,魚在路上沒水藏,山嶺崩損無躲避,行人改途去。多少生人逐水流,屍首縱橫遊,信者燒香來頂禮,萬聖生歡喜。
絲錦無人受,末劫無老幼,天差魔王巡天下,鬼神一切怕。天差魔王滅惡人,死盡化灰塵。積善之家長吉慶,命見太陽出天神。保佑善人身,災殃永無侵,勸諭後人行方便,念佛吃齋結良緣,便見太平年,但逢寅卯明王出,庶人如見佛。善人不離鄉,自身無災殃,世事要修身,莫待禍臨身。燒香修功德,保過寅卯辰巳年,龍蛇之年人難見。磨纏惡人冤業延。淨心演經言,得見太平年。不信五歌為故紙,但見刀兵起,難見寅卯辰巳尾。減滅惡人留兩姓,早早將安定。
一愁房屋無人住,儘是鬼神路。
二愁擾亂乾坤不安,州縣殺盡人。
三愁州縣無城郭,富貴皆零落。江南郡南百余營,率土起軍兵。
四愁怕無人百姓不寬心,多少兒孫差作兵。
五愁辰巳年,世人都死盡。絲綿無人問,只見明王不見人,不論富與貴
六愁米豆連天下,一鬥千金價。忽遭凶年總是空,何處見人蹤。
七愁少女無人要,漸漸成狼藉。
八愁太平難得見,死盡絕人煙。
九愁十女共一夫,早嫁莫零孤。
十愁雷電黑暗風,難見明王清世界。
善者不遭惡人害,天使魔王把火燒。一切萬民遭辛苦,但讀五歌抄寫傳上,信者勤供養。忽然得病遇五公,災難大如風,若把五符畫一道,邪魔不沾身,作病鬼王站。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時將一延,早時得病暮時亡。斷神斷鬼女師娘,天使魔王巡世界,君臣士庶皆連害。早早回心禮佛場,免得受災殃。齊念大聖五公經,一切災障消除盡。不遭天兵與地兵,災難禍患不相侵,聖明天子盡欲出,惡人滅盡善人存。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臺,雲頭觀惡人,而今三五正當先。莫與惡人傳,吾今特來保末劫,大劍拿一口,借問太平時,身穿黃衣披黃袍,但聽他人亂道,惡人還有惡人滅,但看五公歌絕。動天兵與地兵,滅盡惡人名,世上修行無惡人,善者是金銀。醜年耕種禾苗好,耕種須當早。
從今又見太平年,百姓是安然。吾今吐出帝王名,馬上多金銀。正是溪邊人耕田,莫向人人傳。禾稼滿倉人種少,兄弟齊聲歎,得見明王不見人,兄弟姐妹似灰塵。來年離本土,今在他鄉住,求神不得知,種將九分得十分,獲利隨年增。施捨救貧困,終須不落空。更有毒蛇並惡虎,人系遭他口。日隱山林間,外出走食盡結冤人,他在山林住,屋後牆垣十字路。上界差來食惡人,減盡見太平。十分人民一分善,我自今看見。而今見此五公歌,普勸念彌陀,若人書寫五公歌,曉與世人添快樂。日夜燒香誦此經,災難盡消脫。勸君行善告上蒼,吾在雲中降吉祥,消災福至保安康,修善莫待遲,只在五年期。燒香修功德,保過寅卯辰巳年。聖人出世,末劫先定在寅卯年,善人佩帶五公符。要知聖人出,海上尋蹤跡,得見先天祖。守真志滿在前唐,名在目中藏,花開不禁霜,初月但見次上,小月裏皎白弓張,無彈空自放。無鬥又無梁,直上十一連丁口,定在寅卯辰巳年,前在三丁及二丁,直在坐朝庭,五公吐出帝王名,世人莫用相欺,好滅汝身,處多煩惱若誦末劫經一卷,如見志公面,善者保安康,不見執刀槍,世人造孽深,骨月見分明,妻兒充軍永不停,一郡百余營,君見處眼前,後至人死鋪荒田,見過刀兵惡,太平在明年,江東人自可,江北淚漣漣,
五公垂憐憫,勸人作福田,若人依此語,見者急流傳,
書寫及誦讀,闔家保長年,見佛須頂禮,觀音發善言,
心中常敬信,紅光滿地鮮,眾生若敬信,為汝說真言,
家家修善果,高處焚香煙,化錢來休養,護佑保平安,
見經誦一卷,第坐祿位邊,真言勸汝邊,莫作等閒看,
五公真言語,災殃在眼前,善者須敬信,得見太平年。
五公菩薩囑咐眾生曰:
勸汝眾生,子醜年間便逢末劫,不問貧富,國王軍兵,士庶人等,莫作等閒,若有製造黃幡一首,黍一鬥,黃幡上朱砂書平安二字,黃幡插在中央鎮宅,後置四首懸掛四角,以東南西北焚香供奉,七日七夜傳誦此經,可以消災減罪,天神家家糾察,行病鬼王不過其門,黑風暴雨不敢侵害,可逃末劫之災。善者醜年必逢太平,惡者難逃此難,全家死絕或難或兵。吾今不是妄語,吾傳此經度人末劫。得遇此經,善果與降,全家敬者,可免此難,奉勸世人,廣人流傳,自登佛境,永保長生,志人供養,今世來生,安樂自在,子孫昌盛,富貴雙全,不拘貧富,誠心頂禮,自然安樂。
五公菩薩曰:
吾知帝王姓,土木連丁口,吾知帝王君,三丁及二丁,其更連一字,更向惱中生,不用尺寸分,
端坐帝王庭,到來木生家,骸骨自縱橫。手提千斤重,八寶似流星,運至保汝安。不愁無憂悶,
不論貧與富,敬者自安康,若有不信者,難見太平年,眾生恐有難,傳經救世人,觀音大慈悲,
故來救眾生,殷勤須頂禮,與汝說真經,若汝敬信者,保汝得長生。供奉上蒼,祈福迎祥,若在家庭,誠心誦經;五公救護,免難災殃,如無此經,愚頑之民,不知末劫。時常病災相侵,若能敬信五公經,經篆城邑鄉村,便獲吉祥,得避劫運。
五公菩薩在天臺山說法,傳此經歌,敕靈符一十六道傳與下界,號曰天國明王,遇寅卯辰巳年,中旬七日七夜,天差鬼王一十八萬,各領鬼兵萬億眷屬,末劫大眾,散諸惡病,黑風暴雨,,天昏地暗,巡遊世界,若有信者,朱砂書寫靈符一道,佩帶附身,戒酒除葷,方可免末劫之災。志心稱念,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靈感觀世音菩薩,度過此難,得見太平,兇惡滅盡,善者長存,增福延壽。噁心害眾當時滅,不善協騙財,害眾成家,天神監察,??無邊。不論貧富,一切災害戌亥子醜年,兵戈病患更相連,寅卯見金陵聖,骸骨亂紛紛,可染旗來鎮宅。黑風暗雨可藏身,散病鬼王遵佛勒,妖魔不敢沾,災禍不敢侵,天符諸神除劫害魔王,降福吉祥臨。急急如律令。
若到子醜二年,不論貧富老幼,家家抄寫此經,人人敬信,香燈供奉,莫作等閒,三家五戶,預置造幡地首,上書平安二字,張掛中央鎮宅。所謂黑風暗雨,不過其門,天神家家看過,若見一家懸幡誦經,即與其家消災免難,風住雨消,諸神不能侵害,行病鬼王不過其門,若有惡人不信,但看子丑寅卯辰,只見荒郊不見人。不信五公教化者,火燒災病及刀兵,下元遭末劫。吾留此經救眾生,善良之人沾利益,太平得見聖明君,有經者普皆流傳,今世來生安樂自在,榮華福貴壽康寧,見者勸善敬奉。符到奉行,急急如律令。
今者海州海寧縣有一僧人,千余歲傳受此經,流傳天下,
聖僧十愁頌曰:
一愁早晚無人煙;二愁血肉滿山川;
三愁谷米無人吃;四愁田地無人耕;
五愁眾生多疾病;六愁虎狼盡傷人;
七愁天下刀兵動;八愁世人不向善;(7,黑風並猛雨)
九愁日月不光明;十愁佛法無人聽。
若到寅卯辰巳中,勸諭天下之人,修行向善,方見太平,寫此一部,傳以世人,免受此災。或至巳年中,八月十三日,米賤無價,三文一升無人吃,但看三九月,世人朝病暮死。有人書寫一本,流傳供養,免一家災難。倘或隱身藏形,神司報應,此經不可思議,果報昭彰,無量無邊,四思三友,信受奉行,但遇佛前香燈供養,花果淨水供養此經,消災若誦此經,消災免難,轉禍成祥。(上卷終中卷在最後面接下卷)
爾時世尊談天論地,救度萬億眾生,出現下界海洲海寧縣,身長一丈六尺,口闊五寸,耳垂三寸,身生毛如發,腳下如鱗甲,口中常念此經文,說通知五百年末劫之世事,出世教化,救度眾生苦惱,皆有一百八十年災也,三元甲子限滿,萬民遭難,天下洪水茫茫,刀兵竟動,天下郡縣盡為戰場之所,凡有天下山林,鳥獸皆受傷害,天下洪水暴雨,赤水如血,人人朝病暮死,土木砂石盡為灰塵,此經不可隱藏,若去傳廣,可免災難,闔家安樂。若遇末劫到來,祈福救助,天下人民十分中去九分,吾不忍見到眾生受此苦惱。善哉,善哉,何年何月得度一千五百年未來末劫之苦,複恐東南西北鬼神,兵戈橫死,眾生受害,恐絕人也。
五公聖僧菩薩化現五公歌,善者自書騰錄此經,流傳天下,廣令人知,香燈供養,勤修善果,能度末劫之災,蠲免一家災難,善者清泰,惡者死絕。愁到九月處,人哭病似如柴。觀音世界閻浮提眾生,五百末劫來到,不論貧富,天下人民十分滅九分,若有善男信女積修因如此,所謂隨心供養,香燈花果,懸幡誦經,能保末劫災難,若有不信,難逃末劫,果報真實不虛。
爾時天老曰:佛言世尊,吾今稱讚,五公菩薩親口流傳經一卷,救眾眾生,普勸世人,殷勤頂禮,修設功德。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靈感觀世音菩薩,
爾時天臺山有一僧人仰天大哭曰:
善哉,善哉。若逢慧星出現便是末劫,下元甲子寅卯二年,正月月初六日,彌勒世尊出世降生人間,若有善男信女,誠心供養,禍去福生,皆末劫到來。海內吳楚國分,受他之苦,若天下城邑,洲郡廣誦此經。書寫誦讀,獲福無量,訣不妄言。
如是僧人十哭頌曰:
一哭眾生不見佛,二哭眾生不見天;
三哭張三作李四,四哭帝駕無人傳;
五哭眾生不向善,六哭難見太平年;
七哭眾生入地獄,八哭六道轉熬煎;
九哭四方刀兵動,十哭虎狼遍傷人。
爾時五公聖僧菩薩在天臺山說法,流傳末劫,若清淨嚴持,香花燈果,虔心供養,齋戒淋浴,書寫誦讀,使人聞同行善道,獲福無量,不可思議功德,過末劫災難,同登彼岸矣。
五公菩薩末劫經,下元甲子動刀兵;
彌勒普賢無盡意,四洲大聖觀世音;
神通化現五公經,念來末劫救眾生;
甲戌乙亥年頭落,東南天上出慧星;
東出西落紅光爍,後有二星隨後跟;
天下萬民皆知道,人災又亂殺多軍;
五穀年年減一半,人民饑餓轉憂心;
下元甲子人難過,末劫之年更乾坤;
子醜荒年人漸苦,三五年前有大災;
勸善修行勤作福,末劫災殃莫怨天;
惡孽眾生遭此難,兩兩三三入黃泉;
寅卯辰年八九月,遍地死人不堪言;
米熟五穀無人吃,絲綿衣緞無人穿;
專心敬信此因果,幾多白骨滿荒田;
朱砂書符身佩帶,莫等災病來纏身;
但恐眾生遭末劫,只怕人死絕火煙。
天老曰:
吾不忍見末劫眾生受諸苦惱,遵依五公菩薩靈符一十六道,通靈應感,傅以世人,授身佩帶,消災免難,獲福安樂也。若有善男信女受諸苦病,用朱砂書符或一道二道,佩帶隨身,男左女右,稱念五公聖號。三災八難自然消滅,或有惡人不信,魔王嚴加重病立時絕命,善者書符帶之,保佑清泰安樂自在也。
五公寶號曰:
桑白牛火風,游巡日月邊;蛤蟆走上樹,鴨子飛上天;見符帶一道,留與世人傳;
慈心好善者,得見太平年;免了一家難,寅卯已亥年;行善終須好,惡者赴黃泉;
五公真言語,鬼神報眼前。符到謹奉行。急急如律令
眾生劫難寅卯年,不論貧富當便改;子醜年間深戒諭,焚香積善種福田;
明賢敬信須當記,愚頑癡蠢受熬煎;黑風暴雨昏迷漢,寅卯年來預先報。
符到謹奉行。急急如律令
吾有真寶語,憫念諸眾生;寅年連卯後,得見聖明君;白雨能變黑,七日七夜昏;
黑風能害眾,黑氣遍流行。佩帶吾符者, 安樂得清平。符到謹奉行。急急如律令
金鳥兩唱滿禾田,末劫世界絕火煙;僧尼道俗受熬煎,孤兒寡婦哭皇天;
狂風猛雨真淒慘,英雄豪傑在那邊;山南山北淚如雨,一統乾坤更山川。
五公歌曰:
善者須得修功德,急早莫等禍纏身;寅卯之年正月內,太陰太陽下降生;
帝姓木土連丁口,帝名三丁及二丁;辰年辰月聖人出,懸針更向惱中生;
身披黃衣披黃袍,手拿寶劍定太平;不問凶神並惡煞,那時運到不留停;
山南山北人煙少,普天率土動刀兵;破田之年兩個月,多少兒孫差作兵;
有日到頭湯潑雪,從新更立太平春;九女一夫莫人笑,荒郊白骨亂紛紛;
更慮他時人絕種,十分之人在一分;榮華富貴休貪戀,三五年時盡轉身;
絲棉五穀無人受,萬兩黃金化灰塵;惡者不信當除滅,善人得見聖明君;
病者書符身佩帶,恰如枯木又逢春;末劫苦災不可說,憑人一點信香焚;
天使惡風巡世界,天雷電掃惡人身;天差魔王三千六,家家散病損人民;
善人行善終須好,懸幡錄符及看經。五公神僧行方便,供奉花果點香燈;
天神家家來看過,黑風暴雨不過門;天差鬼王遵佛勒,惡鬼不把病來生;
若有惡人不信者,難逃寅卯及丙辰;十裏路埋千家塚,幾多白骨滿乾坤;
複有惡蛇並猛虎,日隱山林夜出遊;家家戶戶迎門轉,虎收惡人吃畜生;
天差使者來放火,燒毀州縣及鄉村;若人稱念五公聖,勸念普賢觀世音;
五公聖僧保末劫,雲頭觀見善惡人;寅卯之辰孟秋月;. 風雨七日七夜昏;
鳥無宿處人難過,荒郊白骨滿乾坤;洪水飄蕩人煙少,山崩石裂見太平;
驚覺世人修善來,不信之人莫與明;後出明王清帝君,山河光彩換朝庭;
太平榮耀善人見,誦經錄符保長生。
說明此經,皆大歡喜,信受奉行,作禮而退
附圖:
唐公靈符二道,可保風劫,須焚香書貼在中堂,能免一家之災。
郎公靈符四道,前三道或燒門口或貼門上均可,後一道宜帶之男左女右保平安。
化公靈符三道書貼大門一年四季風調雨順。
寶公靈符三道佩上可全家門宅清潔。
志公靈符四道化水或佩帶身上,無論處處誠奉行可保長壽。
《開經偈我今得五公經》中卷
願解災厄真實義五公曰:
聖語相傳道化強,貴人多應出東方;不論男女橫屍骨,血染平原遍野江;
江東聖主號天臺,貴人多應此方來;手持金銀身披氈,先須憫憐眾生懷;
庚辰之年始有祿,白雲一朵上青天;振動太空似可憐,紫雲空裏似流傳;
風調雨順時時潤,世人需財似亂沙;輕賤吾歌不信者,迷路須終在路旁;
末劫之年二五八,不論貧富總皆然;江南子弟真有福,不信經文受此災;
寅卯二年賊盜亂,田野龍蛇又下眠;又逢甲戌年頭落,正當血刀死人年;
四洲災難亂不堪,鄉村洪水及災瘟;若見刀槍弓下死,瘟疫疾病在門前;
天使從頭滅惡人,莫將暈酒敬天神;常將有事思無事,自然平等見明君;
不論貧賤與富貴,第一嫉妒不忠全;但看辰巳中秋月,家家戶戶有蠅蚊;
子醜之年江南客,死者萬萬欠棺材;紅粉佳人那做磨,珠玉金銀化作塵;
須有田園無人種,高倉大庫變成丘;珠門白玉今何在,又被蓬蒿伴體骷;
富貴之家莫快樂,貪財變寶一時休;須有財寶及修念,明中舍財暗中來;
莫戀酒欲無休日,劫到來時受苦災;一戶修災萬戶同,南莊北宅不留功;
但看夏後並秋月,處處龜蛇伴土峰;欲知貧富生與死,申酉憂愁末劫來;
米熟儘是無人割,牛馬踐踏鼠雀耀;觀汝修齋及寫傳,家家供奉我真言;
凡人平行此等事,一定得見聖明君;世人樂停太平年,欲寫文字列班行;
寫紙須當作誠心,若能敬信流傳信;佛祖監然免災瘟,敬者經符不可晃;
不見人抄莫狐款,專心供奉高堂上;莫作聞常別祥言,但凡富貴貧賤處;
菩薩尋門自化身,勸汝眾生勤修善;廣行方便遇明君,子醜無邊是牛羊;
高堂大廈可哀憐,百里行程無一戶;眾生遇此十無全,不信劫年親眼看;
與君分明說原因,英雄儘是國家奴;總是江南大丈夫,有女須當皆婚配;
臨時尋覓定應無,八節紅連正開動;汝此眾生作福田,不論男女殷勤誦;
白蓮峰應在天臺,五公教演天圖記;子醜年逢田野眠,江南災難由又可;
河北地上淚璉璉,發心啟原早作福;方免災難保安寧,太平明君眾生至;
百家方可結善緣。
若能依此行,保汝樂安然,恭敬寫一本,各家保安康,見佛當禮拜,
見僧當舍財,淨心勤供奉,禮拜保全身,心平要敬信,紅蓮遍地生,
不信五歌者,難見太平年。事別者為王,方得亭壽年,安然座本土,
池塘庭閣監,家家能行善,果佑保安全,不信吾警戒,戶戶絕火煙。
可憐富者如滄海,出沒總皆然,不信五六月,白蓮花發為誰開,官田總是閒田地,南北荒丘誰去栽,太平明君至眾生,結善緣江南湖北見。淚璉璉見經寫一本,信者急急傳菩薩,空雲見舉目在眼前。江邊迎聖主,保守一破田,女子頭上角,男子尾到懸,官中用木值,百姓用紙錢,過得子醜年,方見太平年。
子醜二年常用正月初一日,用皂涓四尺九寸剪斷作幡敬誠,用白粉大書羅平二字,反覆中寫之,用竹杆一根一丈二尺長鑒於門外懸掛,逐年換之,以避黑風暴雨之災。
五公菩薩憐念末劫眾生,受苦慘難惡者,難以命投黃泉,見問不忍贊曰:善哉,善哉,可降靈符救濟。
凡庶民這家,敬信者吾當救之,皆擁護救濟,菩薩眾神免災。
五公菩薩說經在天臺山西岩洞七寶山,香煙亂花亂墜,十萬諸天神鹹稱善哉,善哉,無龍神開設此經。
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寶公偈曰:五公演說天圖記天花亂墜,落分分十萬佛神皆大歡喜,萬民歌唱東日升。
郎公偈曰:五公說下此經末劫,世人盡流傳敬信寫誦敫勤,作福稱念彌陀。
化公謁曰:善人作福便燒香,家家戶戶免災殃。五公空中救護,各以本份莫爭強。
唐公偈曰:鼠上牛頭太必憂,眾生惶恐盡皆愁;骨田拋離都死盡,惡人死去伴荒丘。
志公偈曰:依從此經,善見太平。
佛神常擁護,不遭惡來侵,惡人遭瘟疫,嫉妒害良民,全家絕煙火,
不留一個人,說與眾生聽,齊界早回心,念佛修行善,免劫難災監,
眾生不信者,不得見明君,卯年快樂走,急念觀世音,人逢虎年到,
男女化灰塵,見在寫一本,讓過此年春,供奉多敬信,災難不臨門,
聖名番作歌,處處盡知聞,眾生劫難到,處處不安寧,過了破田後,人人得安寧。
西江月
九九乾坤數,石榴四九開花,胡人世間亂如麻,等待龍神走馬,
帝擇西方歸去,胡人依舊還家,南朝國裏並生涯,盡在西江月下,
白虎之年大亂。鳥龍早馬當先,赤猿頭上始安然,直在雞豬萬罷,
賊子依期自教,聖朝天子當權,家家齊頌太平年,有富之人得先割,
家族萬事誰不識,粟關起來東關止,前後只在十餘年,有人過得末劫難。如魚上高杆。(中卷終)爾時世尊談天論地,救度萬億眾生,出現下界海洲海寧縣,身長一丈六尺,口闊五寸,耳垂三寸,身生毛如發,腳下如鱗甲,口中常念此經文,說通知五百年末劫之世事,出世教化,救度眾生苦惱,皆有一百八十年災也,三元甲子限滿,萬民遭難,天下洪水茫茫,刀兵竟動,天下郡縣盡為戰場之所,凡有天下山林,鳥獸皆受傷害,天下洪水暴雨,赤水如血,人人朝病暮死,土木砂石盡為灰塵,此經不可隱藏,若去傳廣,可免災難,闔家安樂。若遇末劫到來,祈福救助,天下人民十分中去九分,吾不忍見到眾生受此苦惱。善哉,善哉,何年何月得度一千五百年未來末劫之苦,複恐東南西北鬼神,兵戈橫死,眾生受害,恐絕人也。17 五公經全文 http://bit.ly/32RtO7X

17 五公經全文


五公末动經 


三部預言:佛家《五公經》,道家《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西方《聖經》(新約)中的預言-《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聖經.啓示錄》這三部預言在描述這場毀滅性大災難時,有三個相似特點:
(1)如前所述,三部預言描述的大災難的各種表現相似:在持續多年的大災難中,世界充滿了戰亂、大旱、大水、天火、猛獸,以及大瘟疫等,神施以各種災難只是來懲罰和淘汰不信者和惡人,而信者和善良之人因為一位聖人的出世而得到拯救。
(2)三部預言都明示了超越人類物質時空以外的另外時空的決定性作用:即在描述大災難在人類時空表象的同時,也道出了大災難在另外時空的實質。比如,《五公經》中的魔王,《太上洞淵神咒經》中的魔王和疫鬼,以及《聖經.啓示錄》中的天使,都是受命於神來懲罰和淘汰人類時空中的不信者和惡人,或者保護信者和善良之人的另外時空中的生命。預言的各種描述表明:大災難在人類時空中的表現只是表面現象,而那些另外時空中生命的作為才是決定這些表象的背後實質。
因為這三部預言分別是佛,道,以及西方神所傳之言,這些神所看到的不僅僅侷限於人類時空中的表象,而是超越表象看到了其在另外時空中的實質。所以這三部預言所體現的時空觀同一般預言來比較,確實有其與眾不同之處。
(3)三部預言都明示在大災難之後,整個天宇將要完全更新,歷史將開啟嶄新篇章。
《五公經》描述到這期歷史末期是「三萬七千七百年當末劫」,「末劫之年更乾坤」,即聖人將「改換乾坤」;《太上洞淵神咒經》稱這期歷史末期為「劫盡」,聖人將「更生天地」;《聖經.啓示錄》也明示主神「將一切都更新了」。
其中,《太上洞淵神咒經》和《聖經.啓示錄》都描述了聖人「改換乾坤」後嶄新世界美好無比的景象。《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到:「天下大樂,一種九收,人更益壽三千歲,乃復更易,天地平整,日月光明,明於常時」。三部預言描述 http://bit.ly/2Tr0H8G


《推背圖》第7象歸序 談庚子流年 | 无望卦 | 預言 | 武漢肺炎 | 大紀元

2020-03-25_194039

《推背圖》第7象歸序 談庚子流年 | 无望卦 | 預言 | 武漢肺炎 | 大紀元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