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_2156142020-01-14_215638

在耶路撒冷俄斐勒出土的一塊泥印章(seal impression)如果這個泥印章真的屬於舊約先知以賽亞,它可能曾用來封上以賽亞書的經卷。無論如何,雖然先知以賽亞是王室成員之一,但他對君王與其施政,毫不客氣,代表耶和華說話;不像舊約中常見的假先知,為了糊口,便討好君王 (諷刺的是,以賽亞泥印章發現地點,正是在王室御廚樓附近!)。考古學者對以賽亞泥印章銘文的解閱仍有待學術討論,但這個發現實在非常寶貴。
聖經考古: 以賽亞泥印章? http://bit.ly/2t7KIlB


二千七百年前刻有古希伯來文「屬於耶路撒冷統治者所有」的印章
2018年1月,以色列考古學家在西牆廣場發現一枚印章,上面用古希伯來文刻著「屬於耶路撒冷統治者所有」,據考證為二千七百年前的文物,所提及的「耶路撒冷統治者」,應該是曾在《舊約聖經》中出現過二次的約書亞(Joshua)。這枚印章比港幣的五毫子硬幣、美金的十美分硬幣(dime)還小,上面除了文字外,還刻著二個面對面的男子。
出土的寶藏中有一個直徑十釐米的黃金浮雕獎章,上面刻有象徵猶太人的燭台、羊角號和一個摩西五經經卷(Torah scroll)。(視頻截圖)
出土的寶藏中有一個直徑十釐米的黃金浮雕獎章,上面刻有象徵猶太人的燭台、羊角號和一個摩西五經經卷(Torah scroll)。(視頻截圖)
這個出自古猶太王國第一聖殿時期的珍貴文物,見證了猶太人統治耶路撒冷的歷史,而且發現的時機十分湊巧,剛好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一個月後出土。
這二件看似沒有任何關聯的事,都在以色列建國七十周年的前夕發生。世上可能沒有任何民族對「七十年」的烙印,會比猶太人來得更深刻——「巴比倫之囚」時期,猶太人亡國後,被囚禁在巴比倫的日子正是七十年(詳見本系列第三部份〈毀滅與重建〉)。如此多的巧合,實在耐人尋味。
其實猶太人的歷史中,還有另一個數字上的巧合。「四十」,彷彿是猶太文化中的一個周數,從諾亞時的大洪水持續了四十天開始;摩西前四十年為埃及王子、第二個四十年逃亡在外,最後帶領眾人出埃及、在各地流浪了四十年才回到故鄉;古猶太王國的三任王:掃羅、大衛和所羅門,都是在位四十年後去世(詳見本系列第二部份〈猶太人首度以耶路撒冷為都城〉)。
作為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上帝耶和華的聖子,耶穌的一生也依循四十周數前進——出生後四十天在聖殿做潔淨禮、復活後仍留在人間四十日,以及耶路撒冷在耶穌受難的四十年後毀滅等等。
聖城期待神再臨—耶路撒冷四千年的故事(八)|大紀元時報 香港|獨立敢言的良心媒體 http://bit.ly/36SXItR

2020-01-14_2204212020-01-14_2156382020-01-14_215614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