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報觀念/幽冥觀/強死/死而有知/禮法忠孝君主衝突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復仇觀的省察與詮釋: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隋唐編 - 李隆獻 - Google 圖書

2019-12-31_0957412019-12-31_1005212019-12-31_100541


申生復仇
她,一個美貌又狠毒的亡國復仇者!
驪姬亂晉:驪姬以美色獲得晉獻公專寵,獻媚取憐,逐步博得晉獻公信任,參與朝政,使計離間挑撥晉獻公與太子申生、重耳、夷吾的感情,迫使他們逃亡自殺,改立自己所生之子奚齊為太子。
在春秋諸侯國政壇所發生的事件里,「驪姬亂晉」堪稱大事,故流傳甚廣,許多典籍對此都有記載。在中國傳統倫理價值範疇與文化視野里,驪姬是「美女破國」 的「禍水」,一個徹頭徹尾的「反面典型」,甚至是「陰險」、「狡猾」、「毒辣」的代名詞。
但是,誰又能理解她,一個悲涼的亡國復仇者。
史書記載,晉獻公「遂伐驪戎,克之。獲驪姬以歸」。驪姬驪戎國君的女兒,驪戎的公主,而驪姬是在戰爭失敗後俘虜過來的。
驪姬登場亮相時,面對的是國滅家亡的無情殘酷現實。她因為的美貌,才保住了性命。此時留給驪姬選擇的人生道路有四條:
自殺以殉國;
得獻公寵愛,養尊處優,得過且過;
潛伏起來復仇且成功;
努力復仇但卻失敗。
若驪姬做了第一種選擇,充其量不過算作「烈女」之類,人們可以稱道其有氣節,但很快會被淡忘。其二則為人不齒。其四也不會給人帶來多少回味、嘆惋。
應該說第三種選擇符合人情常理,也體現出驪姬立志復仇的忍辱負重、良苦用心以及智慧。
試想,國家無辜被滅,親人被殺,自己豈能與死敵同榻而眠,成為賞玩的寵物?
獻公喜歡的不過是她的美貌,她只不過是滿足慾望的一個工具,她心靈、情感上承受的巨大煎熬、折磨別人難以想像。
她的心隨著國滅家亡而死,只是由於內心蘊積著不共戴天的仇恨,憑藉復仇的信念,她才苟且偷生。驪姬骨子裡的每根汗毛,都燃燒著復仇的火焰。她那美麗外殼掩蓋下的,是冰冷而剛強的復仇決心、意志、毅力。她不僅攻心計、通智謀、有智慧,更有一顆堅強的心,以及骨氣、志氣、勇氣。
驪姬深知復仇首先要博得獻公的寵愛。
她也清楚自己遊走於刀尖之上,稍有不慎,便會亂刃分屍,粉身碎骨。她摸透了獻公的心思,處心積慮、用心良苦地討好獻公。果然,「有寵,立以為夫人」,有了這樣的前提,她便先從宮廷內部最為忌諱的廢長立幼為突破口,一步步實施復仇計劃。
當獻公想廢掉大太子,改立小兒子,她假惺惺的哭著對獻公說:「太子被立,諸侯都已知道,而且他數次領兵,百姓都擁護他,怎麼能因我的原因而廢掉嫡子改立庶子?您一定要那樣做,我就去自殺。」
驪姬表面佯裝稱譽太子,暗地裡卻讓人誹謗太子申生,想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
驪姬對太子申生說,晉獻公曾夢見他的母親,讓他速去祭祀一番,回來後把祭祀用的胙肉獻給晉獻公。
太子申生祭祀後,將胙肉獻給晉獻公。驪姬把胙肉放在宮中,暗中派人在胙肉中下毒,然後讓廚師將胙肉奉給晉獻公。晉獻公要吃胙肉,驪姬從旁邊阻止晉獻公說:「胙肉來自遠方,應試試它。」便把胙肉給狗吃,狗死了,晉獻公大怒。
驪姬又對晉獻公說:「太子這樣做,不過是因為我和奚齊的緣故。我希望讓我母子倆躲到別的國家去,或者早點自殺,不要白白讓母子倆被太子糟踏。早先您想廢他,我還反對您;到如今,我才知道在這件事上是大錯特錯。」
驪姬的密謀,像催命的陰魂,牽著申生上鬼門關,讓人緊張、壓抑、憂心、焦慮、恐怖。
有人對太子申生說,放毒藥的是驪姬,讓太子申生在晉獻公面前聲辯,晉獻公必會相信。
太子申生說,他如果聲辯,驪姬必定有罪,但是晉獻公如果沒有驪姬,就會睡眠不安,使晉獻公不高興,這樣他也會憂鬱不樂。
也有人勸太子申生逃到其他國家去。
太子申生說,背負殺父的惡名逃奔,誰會接納他,不如選擇自殺。
同年,太子申生在新城自殺而死。
申生的回答,體現其逆來順受,明知「死不可避」,顯得束手無策,有些愚忠愚孝。這也是他接受「仁」的教育使然。
驪姬最終復仇成功了,「盡逐群公子,乃立奚齊」。
驪姬復仇的「人情味」,就蘊含在讒害申生等人的無情、冷酷之中。因為對仇敵的無情與冷酷,就是對自己國家、親人的痴情與熱愛!
驪姬的最終命運是悲慘的,晉獻公死後,荀息遵旨立奚齊為國君,驪姬為太后。但在喪禮過程中,奚齊被晉大夫里克等殺死,不久驪姬誣害太子罪跡暴露,被羞辱、鞭打而死。
雖然史書記載的驪姬,不是正面形象,但是,誰能理解她,一個悲情的亡國復仇者。
她,一個美貌又狠毒的亡國復仇者! - 每日頭條 http://bit.ly/39tS5no
------------------
悲愴的妖姬──談《申生》‧探驪姬
⊙陳玲玲
 自謂是「非內省型」作家的姚一葦先生,在《申生》這齣歷史劇裡,立意要探討:「假如一個人活在這種地方,充滿了陰謀詭計和親屬之間的鬥爭,愈戰愈勇的生命毫無保障,甚至不知道明天是否還能活著,在這種情境,人將如何自處?如何來面對此種困境?」
 驪姬與少姬這對連體嬰般的姐妹,性情截然不同,應對情境的態度亦極端迥異,卻有著結構相近的命運。她倆是晉獻公殲滅驪戎的戰利品,且分別生下了奚齊和卓子。年邁的獻公一意寵幸驪姬,甚至不顧卜辭大凶的警告,立她為夫人。驪姬的地位從俘虜躍昇為主人後,她的識見與手段未能擺脫宮闈劇的桎梏:爭奪王權,剷除異己,鞏固一己的勢力,至終仍難逃刀光血影的劫運。在歷史和演義裡,驪姬,一如妹喜、妲己和褒姒,淋漓地搬演了美色禍國的妖姬角色。
 一葦先生刻劃的驪姬,並不只是位心狠手辣利慾薰心的野心家,她是個自覺意識忒強的才女,與馬克白夫人是同一族類。在那女人的功能被剝削壓制到只剩媚君與生子的時代裡,她既難成為雄才蓋世的政治家,以她的情欲層次,離看破紅塵的宗教家亦甚遙遠。然而,她一直是熾烈地感思著生存的意義。從國破家亡的殘酷經驗裡,驪姬體會到人生之無常與人性裡佔有相當成分的血腥因子,由晉宮王族互相殺戮的事實裡,她明白了生存弱肉強食的現實性。於爭權的過程裡,她自知「人都有慾望,他覺得他不應該只是這樣,他一定要追求一些他所沒有的東西,他所欠缺的東西。譬如權力……」在謀害申生得逞後,她反而更失落,因為她發現申生是個真正的強者,連他的靈魂也還來嘲笑她。劇終時,無視揚言為申生復仇底死亡之斧已逼近跟前,她仍從容地,偕同少姬,莊嚴赴死,自我了斷。
 世子申生是驅動全劇動作的靈魂人物,然而,自始迄終不曾露面,僅於驪姬的夢魘裡若隱若現。這位在戰場上百戰百勝的英雄,幾乎受到所有人的推崇讚賞。他的人格似臻完美的不近常情。中心角色驪姬的首號敵人如是意念化,劇作者的意圖躍然彰顯:境由心生。一葦先生現身說法道:「人處在一個境地裡,經常會豎立一個假想敵,也就是說好像面對一個力量,自己會想像去設法把它打敗。」
 本劇開始的場景,在一片歡呼世子申生戰勝榮歸的聲浪裡,一群從驪戎俘虜來的宮女悄語著:「我們又勝利了!/這次是滅了東山!/就像滅了我們的驪戎一樣!」用武力、血和仇恨堆砌而成的晉宮,除卻其華麗的物質表相,本質上是座因果輪迴無路可出的活地獄。在這佈滿危機的境域裡,宛如天使般純真善良的少姬和兩名無辜的稚子奚齊和卓子,也難逃這場共業,成為眾多野心家有形無形屠刀下的祭品。
 一葦先生創作不輟逾三十餘年,他的劇作意趣深遠,結構明白嚴謹,人物鮮活,深受國人鍾愛,無論台灣、大陸、日本,不時有演出團體隆重搬演。《申生》創作迄今二十年,在台北,首度由藝術學院戲劇系師生於舞台上具象出來。這回演出屬於幕後的一大特色是,導演姚海星女士是劇作家姚一葦先生的女公子。
 十六年前,我就讀文大藝研所,每星期有兩個晚上在一葦師家裡上課,當時海星尚就讀政大歷史系。印象深刻的是,於邁進客廳時,不發一語的海星常佇立於沙發旁,是迎接?還是對談?我感受到她週身散發出來的熾熱和渴望。一葦師於銀行上班之餘的所有精神和時間,多投注於寫作、學術研究和教學,他當時尚未「察覺」么女海星不僅在學校參加戲劇社演出和主持研讀劇作等活動,且已默默地鑽研模擬銀幕上諸多傑出演員的精湛演技多時。一九七七年藝研所演出一葦師的《一口箱子》,海星亦參與幕後工作。大學畢業後,她毫不遲疑地赴美進修劇場藝術,此去九年,在年前取得戲劇博士學位。一葦師常很欣慰地笑謂「這是『爸爸獎學金』支持出來的」。一個家裡出了父女二人相繼投入耕耘劇場的陣容,除了天分、志趣、抱負,在台灣,更需要使命感和不屈不撓的意志力吧。
 (原刊一九九○年十一月《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569200051r3o02899458569300050796070ops162019-12-31_095209


古裝劇《重耳傳奇》正在火熱播出,劇中由王龍華飾演的重耳是晉國的二公子,從小苦讀詩書,練武射箭,醫術更是不輸於宮中名醫,受到了很多人的愛戴。
在新田賑災中,重耳認識了齊國公主齊姜,在齊姜的幫助下,重耳平定了災害,讓每位百姓吃飽穿暖,也得到了齊姜的芳心,和齊姜私定終身,決定帶齊姜回國,贏取進門。
重耳領著齊姜來晉獻公面前領賞,沒想到晉獻公大怒,因為晉獻公一眼就定齊姜心動,晉獻公知道齊姜喜歡的是重耳特別生氣,直接將重耳打入天牢。
晉獻公的君夫人齊姬是齊姜的姑母,知道晉獻公對齊姜心動當然不悅,怎麼會和自己的侄女共侍一夫,便出手阻攔,更是悄悄遣派齊姜回到齊國,可齊姜不忍心重耳入獄,死活不從,
齊姬因此被打入冷宮,齊姜看著姑齊姬和重耳雙雙遭遇這般困境,便決定嫁與晉獻公,只求能保重耳和齊姬的安全,但齊姬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直接在冷宮中服毒自盡。
重耳出獄後悲痛欲絕,沒想到晉獻公會有這樣的舉動,而大公子申生本就天性懦弱,一事無成,沒有了母親齊姬的幫助,更是如同一灘爛泥,齊姜為報復晉獻公,於是為晉獻公生下一子,將晉獻公殺害後,直接讓自己的兒子繼承了王位。


鞠躬尽瘁:诸葛亮 - 姜正成 - Google 圖書

2019-12-31_102203


晉獻公殺世子申生(禮記‧檀弓)
晉獻公將殺其世子申生。公子重耳謂之曰:「子蓋,言子之志於公乎?」世子曰:「不可。君安驪姬,是我傷公之心也!」曰:「然則蓋行乎?」世子曰:「不可。君謂我欲殺君也。天下豈有無父之國哉?我何行如之?」
使人辭於狐辭狐突曰:「申生有罪,不念伯氏之言也,以至於死;申生不敢愛其死?雖然,吾君老矣,子少,國家多難。伯氏不出而圖吾君;伯氏苟出而圖吾君,申生受賜而死!」再拜稽首,乃卒。是以為恭世子也。
誰殺了世子申生
雖說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但世子申生因驪姬的陷害而步上自縊一途此事,真是如此簡單?
世子申生稟性純良,使晉獻公並未因偏愛驪姬而廢他世子之位,改立驪姬之子;由此可見,晉獻公是相當喜愛並欣賞他的。當申生被陷害而往新城時,他的兄弟便勸他回去向晉獻公辯解;由此點就可知,申生不僅受晉獻公所喜愛,他的兄弟以及百姓都願意相信他,顯示他深受愛戴。這些事實說明了,申生雖被冠罪,但只要提出足夠的證據與強力的理由,他不一定會被降罪,更有可能恢復清白之身。那麼他為避禍而逃離,卻又自殺,實在是畫蛇添足。
但申生卻道,因一己之私使晉獻公失去驪姬而傷心乃不孝,而不願去辯解自己的清白。或許有人說他孝順或忠心,但事實真是如此?
他大可以向晉獻公為驪姬求情,如此以德報怨或許能讓驪姬轉而欣賞他而不再逼害,而他的聲望也能因此而提高;雖是頗具心機的一石二鳥之計,但有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不是很好嗎?還是說申生太過單純而無法料想此法?但他既然能夠顧及晉獻公的心情,想必他是個設想相當多的人。
最後申生選擇自殺一途,言明自己是有罪之人,無處、無人能接納。但依他的人格與名聲來評判,相信他是被誣陷的人,應不在少數;更何況,他死了晉獻公也會因此而難過才是,此舉又來孝行之有?
申生之死,恐怕另有玄機。
表面上,他看起來是畏罪自殺,但他卻也不曾欺騙人道他自己真想殺害自己的父親,而清楚實情者也並非不存在;他讓人明白「申生是被害者」,他不回去辯解,他不曾表達對驪姬此等毒婦心有何想法。而這些,後來都被眾人所知,也都被記載於史書中;「驪姬之毒與申生之辜」──這就是申生所要的結果。
他不逃、也不反抗,而是用自殺如此激烈的行為回應驪姬的敵意;儘管這亦是驪姬所要的,但不見得會給驪姬帶來益處。人很奇怪,經常以為「先哭的人就是對的」,而申生巧妙的利用人性此點愚鈍已對驪姬復仇;如何復仇?申生之孝忠,是千古流芳,驪姬之毒辣,是遺臭萬年。這就是為何在今日,還能聽聞此事之故。
再者,申生死了,驪姬以及其共謀等人卻都還活者,甚至因晉獻公之私愛而不被降罪,豈不是讓他們在往後的日子都過著備受良心與世人的譴責中過活?而這些長久的壓迫恐怕比死還痛苦。
驪姬活而苦,申生死而甘,這正是申生之死其真正用意。
那麼,到底是誰殺了世子申生?此者,正是「仇恨」二字而導致這一切。因仇恨矇蔽雙眼,精心設計了「申生之死」,能言是「申生大孝自縊」嗎?在下以為,是晉獻公、驪姬以及申生同受其害的仇之殺啊!


 (中國文學博士,原任國立宜蘭大學副教授)
《申生》中的主角驪姬雖陰騭狠毒,但她卻是如現代女性般,具有高度自覺意識,她一直熾烈地尋找著生存的意義。從國破家亡的殘酷經驗裡,由晉宮王族互相殺戮的事實裡,她體會到人生無常與人性裡的血腥因子,她明白了生存弱肉強食的現實性,她鮮明地知道:
人都有慾望,他覺得他不應該只是這樣,他一定要追求一些他所
沒有的東西,他所欠缺的東西。譬如權力……
在這個世界上妳不能弱,妳永遠不能弱,弱就被踩在腳底下。只
有強的人能站起來,站在別人的頭上。
她要將懦弱的幼子奚齊鍛鍊變強,她要挑戰的是從未現身,她意念化的強敵申生。然而在謀害申生得逞後,她才發現:申生是一個真正的強者,是她所無法消滅的。申生活在奚齊、在少姬、在大臣、在國人心中,乃至在她夢裏,他的靈魂還來嘲笑她。
劇終時,無視揚言為申生復仇的死亡之斧逼近跟前,她從容地偕同少姬自我了斷,莊嚴赴死。她的惡,是生存競爭下的人性必然;她的死,是自我的抉擇與自我的呈現。因此她是個生存競爭中的強者,不因結局而改變,也與善、惡無關。陳玲玲以「悲愴的妖姬」詮釋她(陳玲玲  1998:353~355)誠得個中三味。
    在《申生》中,幾近完人的申生為盡孝寧含冤自殺以表自己的清白;兇殘強悍的驪姬雖千方百計,不擇手段地想要達成自己的目的,最終仍不敵命運的安排,勇敢地面對現實,自我了斷;像駝鳥般躲在假裝的天真的面具下以逃避現實的少姬,她雖未曾為惡,也不敢過問世事,但最終仍不敵與驪姬的命運牽扯,與驪姬一起共赴黃泉。其他不論是強悍的卓子或懦弱的奚齊,在這一場兇險的宮廷鬥爭中,就算他們只是被安排的棋子,死亡仍舊降臨他們的頭上。
在險惡的生存現實裏,究竟人有無選擇自己生存方式的可能?而這樣的選擇,最終的命運又有多少的不同?在這一劇中,作者似乎沒有給我們明確的答案,人唯一可做的只有勇敢地面對死亡,為自己博取最後的一點自尊與自由。
《申生》一劇中,以希臘古典戲劇的外形,注入許多現代西方戲劇的表現手法與舞蹈等表演藝術元素,正與西方現代戲劇不再以純文學性對白為唯一表現手段的潮流合拍,顯然是為拓展戲劇表現力而進行的探索。馬森認為《申生》是姚一葦作品中結構最完整、人物最生動、意涵最豐富的一齣(馬森  2000:41)。《申生》具有高度的可讀性是無庸置疑的。


誰殺了世子申生
晉獻公殺世子申生(禮記‧檀弓)
晉獻公將殺其世子申生。公子重耳謂之曰:「子蓋,言子之志於公乎?」世子曰:「不可。君安驪姬,是我傷公之心也!」曰:「然則蓋行乎?」世子曰:「不可。君謂我欲殺君也。天下豈有無父之國哉?我何行如之?」
使人辭於狐辭狐突曰:「申生有罪,不念伯氏之言也,以至於死;申生不敢愛其死?雖然,吾君老矣,子少,國家多難。伯氏不出而圖吾君;伯氏苟出而圖吾君,申生受賜而死!」再拜稽首,乃卒。是以為恭世子也。
誰殺了世子申生
雖說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但世子申生因驪姬的陷害而步上自縊一途此事,真是如此簡單?
世子申生稟性純良,使晉獻公並未因偏愛驪姬而廢他世子之位,改立驪姬之子;由此可見,晉獻公是相當喜愛並欣賞他的。當申生被陷害而往新城時,他的兄弟便勸他回去向晉獻公辯解;由此點就可知,申生不僅受晉獻公所喜愛,他的兄弟以及百姓都願意相信他,顯示他深受愛戴。這些事實說明了,申生雖被冠罪,但只要提出足夠的證據與強力的理由,他不一定會被降罪,更有可能恢復清白之身。那麼他為避禍而逃離,卻又自殺,實在是畫蛇添足。
但申生卻道,因一己之私使晉獻公失去驪姬而傷心乃不孝,而不願去辯解自己的清白。或許有人說他孝順或忠心,但事實真是如此?
他大可以向晉獻公為驪姬求情,如此以德報怨或許能讓驪姬轉而欣賞他而不再逼害,而他的聲望也能因此而提高;雖是頗具心機的一石二鳥之計,但有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不是很好嗎?還是說申生太過單純而無法料想此法?但他既然能夠顧及晉獻公的心情,想必他是個設想相當多的人。
最後申生選擇自殺一途,言明自己是有罪之人,無處、無人能接納。但依他的人格與名聲來評判,相信他是被誣陷的人,應不在少數;更何況,他死了晉獻公也會因此而難過才是,此舉又來孝行之有?
申生之死,恐怕另有玄機。
表面上,他看起來是畏罪自殺,但他卻也不曾欺騙人道他自己真想殺害自己的父親,而清楚實情者也並非不存在;他讓人明白「申生是被害者」,他不回去辯解,他不曾表達對驪姬此等毒婦心有何想法。而這些,後來都被眾人所知,也都被記載於史書中;「驪姬之毒與申生之辜」──這就是申生所要的結果。
他不逃、也不反抗,而是用自殺如此激烈的行為回應驪姬的敵意;儘管這亦是驪姬所要的,但不見得會給驪姬帶來益處。人很奇怪,經常以為「先哭的人就是對的」,而申生巧妙的利用人性此點愚鈍已對驪姬復仇;如何復仇?申生之孝忠,是千古流芳,驪姬之毒辣,是遺臭萬年。這就是為何在今日,還能聽聞此事之故。
再者,申生死了,驪姬以及其共謀等人卻都還活者,甚至因晉獻公之私愛而不被降罪,豈不是讓他們在往後的日子都過著備受良心與世人的譴責中過活?而這些長久的壓迫恐怕比死還痛苦。
驪姬活而苦,申生死而甘,這正是申生之死其真正用意。
那麼,到底是誰殺了世子申生?此者,正是「仇恨」二字而導致這一切。因仇恨矇蔽雙眼,精心設計了「申生之死」,能言是「申生大孝自縊」嗎?在下以為,是晉獻公、驪姬以及申生同受其害的仇之殺啊!


走為上:重耳流亡之路 - 陳茂松 - Google 圖書

2019-12-31_102802


暗夜中的掌燈者: 姚一葦先生的人生與戲劇 - Google 圖書

2019-12-31_102914


鬼靈復仇案例:《涪令妻》 太平廣記/卷第127 -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涪令妻》
涪令妻:    
漢王忳,字少琳,為郿縣令。之邰亭,亭素有鬼。忳宿樓上,夜有女子,稱欲訴冤,無衣自進。忳以衣與之,進曰:「妾本涪令妻也,欲往官,過此亭宿。亭長殺妾大小十口,埋在樓下,取衣裳財物,亭長今為縣門下游徼。」忳曰:「當為汝報之,無復妄殺良善也。」鬼投衣而去。忳且召游徼問,即服。收同時十餘人。並殺之。掘取諸喪,歸其家葬之,亭永清寧。原闕出處,今見《還冤記》

涪令妻
  漢王忳,字少琳,為郿縣令。之邰亭,亭素有鬼。忳宿樓上,夜有女子,稱欲訴冤,無衣自進。忳以衣與之,進曰:「妾本涪令妻也,欲往官,過此亭宿。亭長殺妾大小十口,埋在樓下,取衣裳財物,亭長今為縣門下游徼。」忳曰:「當為汝報之,無復妄殺良善也。」鬼投衣而去。忳且召游徼問,即服。收同時十餘人,並殺之。掘取諸喪,歸其家葬之,亭永清寧。〈(原闕出處,今見《還冤記》) 太平廣記/卷第127 -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太平廣記/卷第127 -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http://bit.ly/2SManL3

2019-12-31_1356532019-12-31_135714

復仇觀的省察與詮釋: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隋唐編 - 李隆獻 - Google 圖書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