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考研奇觀:搶占自習室座位的戰爭,說難聽點就像「鬼子進村」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bit.ly/2Mgx069

中國考研奇觀:搶占自習室座位的戰爭,說難聽點就像「鬼子進村」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魯迅曾經說過:「世界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同理,世界上本沒有一條「保研路」,講得人多了,也就有了「保研路」。
距離中國一年一度的全國碩士研究生統一招生考試(簡稱「考研」)還有不到半個月時間,參加考研的學生已經聞到了當年參加高考的硝煙味。
大學畢業前一年,中國的大學生都要面臨兩個抉擇,要麼找份工作,要麼繼續深造, 選擇繼續深造也有兩個不同路徑,其一是出國留學,其二就是考研。考研並不是一條輕鬆之路,它意味著後高考時代的又一次考驗。
考研作為選拔優秀人才的一種方式,它的競爭激烈程度並不亞於高考。中國高考的本科錄取率在40%左右,其中雙一流(「985」工程、「211」工程大學)錄取率不足5%。近些年,參加考研的人數不斷增長。根據中國教育部公佈的數據顯示,2018年研究生報考人數達到238萬人,較2017年增加37萬人,增幅達18.4%。2019年全國考研人數達到290萬人,較2018年增幅達21%。據悉,2020年全國碩士研究生考試報名人數再創新高,達到340萬人左右考研的錄取比率一般維持在30%左右,但是隨著報考人數的增加,錄取名額並沒有提高,2019年錄取率降低到25%左右。
不過,考研和高考也有諸多不同。首先,激勵的方式不同,高考有來自家庭和學校的督促,考研完全依靠考生個人的主動性;其次,考核的形式不同,考研和高考雖然都是全國統考,但是高考的試卷並不是全國統一,有些省份會自主命題, 很多時候不同地區考生的分數沒有可比性,而考研的三門主要功課都是全國統一命題,只有一門專業課是報考的院校自主命題;再者,錄取的方式也有差異,高考完全是以筆試的分數論英雄,而考研除了筆試,還有面試。在到處講人情的中國,這被外界認為容易滋生灰色空間,現實生活中,也的確存在這樣的現象。一位報考本校碩士研究生專業的學生,一般可以在專業課上獲得優勢,另外在筆試分數相差無幾的情況下,大部分學校會優先錄取報考本校的學生。
今(2019)年3月,中國一名焦姓女考生在微博發文自述,她在報考清華大學研究生過程中或遭到性別歧視,稱其以初試筆試第一名進入複試,但面試分數太低落選,又稱除其本人外,其餘考生全部為男性,是「性別歧視」。
儘管考研有一些令人詬病的貓膩,但是能夠獲得面試的機會,還是意味著需要付出一定的努力。考研的筆試是在和全國考生競爭,它給考生帶來的升學壓力不亞於高考, 尤其是那些想進入名校的考生。
起跑線上的競爭
近些年,考研的熱度持續不減,這其中既有外部因素,也有內部原因。外部因素是日益嚴峻的就業形勢,近幾年,中國大學畢業生人數屢創新高,加上經濟下行的壓力,社會能夠吸納的就業人數有限,考研可以作為就業的緩衝期。此外,畢業生所在的高校也鼓勵學生考研,因為成功升學的數字也可以統計在就業率裡,就業率的高低對大學的未來的排名和招生都有著重要的意義。內部原因是畢業生面對競爭激烈的求職環境,有主觀提升學歷和知識的需求,還有一部分人純粹是為了逃避職場。
有些考研意志堅定的人,第一年名落孫山後,繼續備戰第二年 ,賦閑的這一年中,他們也不去找工作,還要伸手向父母要生活費,對於一些家庭條件不是很好的人來說,這是一種甜蜜的負擔。2017年,中國《新京報》曾經報導了一位四川達州的男子連續考研12年的故事,當時他已經42歲,因為考研和家裡的關係搞得很緊張,他的父親稱他「瘋了」。
考研很多時候就像打仗一樣,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第一年如果折戟,第二年再戰的話,時間、精力都沒法和下一屆的畢業生比,心理的壓力也會很大,所以贏在起跑線上很重要。對不少應屆考生來說,搶佔一個好的位置就是贏在起跑線。
如果一些年輕人不能理解那些大爺大媽為了超市的特價雞蛋排長隊、打群架,那麼這些大爺大媽肯定也百思不得其解,一群大學生會為了占一個自習座位而放下紳士、淑女的人設。在中國的大學圖書館和自習室裡,經常可以看到桌面上貼著「考研占座」四個提示主權的大字,很多人就會像遇到超市裡的大爺大媽一樣避而遠之。
考研搶座的戰爭始於上一年考試結束的最後一秒,那場面說得好聽點是百萬雄獅過長江,說得難聽點就像鬼子進村。當年筆者的母校將一棟教學樓的頂層教室劃為考研自習教室,平時很少安排上課。每當上一屆的學生即將考完最後一門功課,下一屆準備考研的學生就帶著準備好的字條和物品堵在門口,眼神緊緊鎖定好一個目標。等到鈴聲一響,考場內的考生還沒收拾好東西,門外的學生像離弦的箭似的,衝向自己的獵物,惡狠狠地抓住它, 迅速放下自己的物品,貼上字條,威風凜凜的宣示主權。
有些手腳麻利的傢伙,拿幾本書像天女散花似的拋向幾個桌子,一大片的地方就淪為了他的殖民地,然後呼朋引伴來學習。如果兩個人幾乎同時搶到一張桌子,這個時候就會比較麻煩。如果一方男生,另一方女生的話,男生礙於面子,最後無奈拱手相讓;如果是兩個女生的話,可能要嘰嘰喳喳炒一會兒,如果繼續互不相讓,一方可能會打電話給男朋友或閨蜜,另一方不服輸,也會叫人來,然後就是組團吵架,沒完沒了;兩個男生的話,就爽快多了,很多時候不服就幹,這樣的事幾乎每年都會發生。(這裡以筆者的母校為例,倒不是故意去黑,而是因為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
搶到座位後,接下來就是占座,尤其是人不在的時候,不能讓人給端了過去。不少學生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發明了各種花式考研占座法,總結起來有普通占座法、溫柔占座法、霸道占座法、惡毒占座法四種。普通占座法是在桌子上放一些書本、文具和生活用品;溫柔占座法是在桌面上貼一張楚楚可憐的卡通人物,一旁寫上「求求你,不要占我的座位,好嗎?」,或是在椅子上放一個可愛的公仔;霸道占座法是將桌椅用鐵鏈鎖起來;惡毒占座法是指在桌子上貼一些詛咒人的話,嚇跑別人。上個月遼寧大學驚現一張「史上最惡毒考研占座紙條」, 上面寫著「誰撕死全家,骨灰都沒人收。」
近些年,一些學校也從校園和諧、便利學生的角度出發,為學生提供人性化服務,比如開闢更多的自習教室,利用搖號、抽籤的方式讓學生能夠和平地獲得自習座位。但是,我們也知道,由占座激發出來的競爭意識並非一無是處,如果學生未來在學業和科研上也能如此,那麼中國離人才強國不會太遠,很多人也能從中獲益。
RTR330P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方興未艾的考研經濟
高考是中國乃至這個地表上規模最龐大的一場考試,每年將近有1000萬人參加,這個龐大的人群中孕育的經濟效益也無比巨大,從考前的教輔資料、文具、保健品、住宿到考後的請客吃飯、送禮、旅遊,不少商家發了高考財,高考經濟蒸蒸日上。
考研的人數雖然沒有高考多,但是每年幾百萬人帶來的考研經濟不容小覷。考研經濟首先催生了一大批教育輔導機構開展考研輔導業務,內容包括提供課程輔導和出售輔導資料。
不過,2017年《北京商報》有一篇題為〈考研機構遭遇10億元天花板〉的報導,文章提到:「儘管考研行業經歷了二十多年的發展,但一些老牌教育機構的考研年營收也只是在10億元以下,其他一些小型的教育機構年營收在5億元以下。考研的天花板很低,地方小型機構壟斷資源、專業課個性化難大規模複製、線上拓展的模式仍在探索,這些都是考研機構難以做大的原因。」
考生選擇考研輔導機構,主要會看重機構的業界知名度、名師、押題率、口碑等內容,其中名師效應是吸引考生的金字招牌。因此,機構與名師本身也在通過多管道打造高流量。
筆者母校有一位副教授長期擔任一家考研機構的高等數學講師,他的授課生動形象、風格獨樹一幟,廣受學生好評。他還開設了微博帳號,和學生互動,經常分享一些古怪、搞笑的生活片段。目前他的微博粉絲有326萬,堪稱一個大IP。很多時候,他所在的機構會就近在學校報告廳租場地,筆者母校的同學很多時候可以有幸聽他現場授課,培訓機構還通過視頻直播的方式分享到全國各地的考研培訓課堂。
高等數學課對不少人來說是枯燥乏味的,當講臺上坐著的還是一個糟老頭,下面的學生無疑要昏昏欲睡。但是這位副教授比較會調動課堂氣氛,經常花式自嘲,抬捧該培訓機構的一位英語老師,令台下的學生捧腹大笑。
有趣地是,幾乎每堂課,他都會分享對時事政治的看法。他還經常向中國自由派經濟學家茅于軾開炮,批判後者的「不要18億畝紅線」、「放任房價高漲」、「輕國防重民生」等思想。巧合地是,茅于軾也經常到學校演講,他們租用的都是同一場地,有時茅前一天講完,第二天就輪到副教授,這個時候後者要花大概半小時的時間來痛批前者,一方面是占了他的場子不爽,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給昨天聽講座的人二次洗腦。底下的學生聽他的高談闊論就像聽天橋說書,放鬆身心。筆者猜想,如果他們二人同台辯論,一定會是一場「愛國教授」和「親美專家」對決的好戲,到時候二人都會成為超級IP。
如果把考研市場比作一鍋肉湯的話,裡面的肉無疑被大大小小的教育機構大快朵頤,剩下的殘羹剩飯也勉強餵飽了一些小微經濟體。
有一些商家看到了考生對考研自習座位的龐大需求,紛紛在校外開起了付費的自習室。據《中國青年報》報導:「付費自習室位於寫字樓或商住兩用的樓房內,也有少數店家選擇租用底層商戶。有的自習室會設置靜音閱讀區和鍵鼠閱讀區,以滿足不同顧客需求;不少店家還會提供印表機、微波爐、飲品、零食、文具、儲物櫃等,有的還會提供毛毯、暖寶寶、按摩椅。」
另據臺灣《中國時報》報導:「付費考研自習室被中國網友公認是最暴利的隱形行業,每個自習室座位每小時收費10元(人民幣,下同),暑期28元,配備好一點的甚至要價每小時45元。」
一些業者還推出了小時卡、日卡、月卡、季卡、儲值卡等多種選擇,單日卡價格在60元至100元左右,而月卡的日單價則在30元至50元之間。
曾經有一位自習室業者在網上分享,他經營的自習室在2018年4月開張,到2019年春節已經淨賺了40萬左右,因為開一家收費自習室門檻低,主要成本僅一年租金和桌子,不需專業技術,開業後也不需要人力資源,等場地成本回收之後,幾乎是「躺著賺」。
最近,中國澎湃新聞網還報導了:「南京師範大學食堂為考研學子推出食堂宵夜,有餛飩、麵條、麻辣燙等,每天供應至22:00,為同學們的考研之路加油護航。」
一些大學生創業團隊,也從考研中發現了商機,有人創建了考研學習資料分享、疑問解答的網站和App;有人打造一個線上線下相結合的考研閒置資源共用平臺;還有人利用現在最火的線上視頻直播分享自己學習的過程。
AP_73354640688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每個大學都有一條「保研路」
如今考研競爭的激烈,除了因為考研的熱度不減,還由於在錄取名額沒有顯著增加的情況下,不少學校的保研名額不斷增加,變相壓縮了考研錄取的名額。
保研指的是推薦優秀應屆本科畢業生免試攻讀碩士研究生, 被保送者不經過筆試等初試程式,通過一個考評形式鑒定學生的學習成績、綜合素質等,在一個允許的範圍內,直接由學校保送讀研究生。
根據中國教育部的規定:批准設立研究生院的56所高校,保研比例一般為應屆畢業生數的15%;在未設立研究生院的高校中,「211工程」高校保研比例為5%左右;非「211工程」高校為2%左右。目前,「雙一流」高校保研率普遍較高,北京大學保研率超過50%,復旦、上海交大超過30%。
保研的方式主要有四種,第一種是基於學習成績的免試直推;第二種是特長生免試直推;第三種是校際間免試直推;第三種是免試推薦、保留入學資格。保研的條件除了學習成績優異這類可以用分數衡量的內容,還有愛國情操、思想品德等難以指標化、具體化的綜合素質,因此也為上述四種方式之外的其他路徑提供了空間。
進入大學的學生,或多或少都會從同學那裡瞭解傳說中的「保研路」。保研路並不是真實存在的路名,但是通過口耳相傳仿佛言之鑿鑿。每條考研路背後都有一個繪聲繪色的故事,故事真假無法求證,沒有人去闢謠,也很少有媒體去報導,所以關於它的流言滿天飛。
「保研路」的故事情節大概是這樣的: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一位女生獨自走在校園的一條偏僻幽暗的小路上,突然間,一個黑影將她拖入叢林中,接著就發生了一段不可描述之事。後來,學校為了安撫這位女生,給了她保研的名額,從此她就像在人海中消失了一樣,那個黑影的結局也不知道,往後這條路就被人們親切地稱為「保研路」。
今天已經沒有人去在乎「保研路」故事的真假,它已經成為一種校園戲謔文化。那些人跡罕至、令人浮想聯翩的校園幽徑都可以被冠上「保研路」;那些平時默默無聞、突然有一天被保研的人都可能會被外界貼上走「保研路」的標籤;還有些男生甚至可以霸道地站在女生宿舍樓下,對著全樓的女生大喊:「我這裡有保研名額,你們誰願意下來?」
這種戲謔文化的背後,反映的是中國長久以來對男性霸權的固化以及對女性尊嚴的物化,諷刺了教育部門面對敏感、棘手問題時的鴕鳥心態,揭露了學校在安保、性教育方面的缺位,表達了學生對公平、公正、公開的社會環境的真切渴望。
魯迅曾經說過:「世界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同理,世界上本沒有一條「保研路」,講得人多了,也就有了「保研路」
中國考研奇觀:搶占自習室座位的戰爭,說難聽點就像「鬼子進村」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bit.ly/2Mgx069

中國考研奇觀:搶占自習室座位的戰爭,說難聽點就像「鬼子進村」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