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影裏斬春風: 武士道分流與滲透的新詮釋 - 張崑將 著 - Google 圖書


三井高利/岩崎彌太郎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家訓是一個家族或家庭內祖先對於自身和後代如何生存、生活、處事和工作的經驗教訓總結,發揮著家族之內法規準則的作用。先祖通過總結自己對時事政治、經濟和社會百態的看法,來向後代傳遞自己的價值觀,希望通過訓誡和教化的方式來塑造和影響家族成員的價值觀和處世態度。家訓涵蓋的內容十分廣泛,包括君臣關係、家族關係、生活之道等方面的訓勉。在中國,古時家訓的產生多源於社會動亂和家族求生之時,目的是在統一家族成員思想觀念的基礎上,延續家族血脈。
《顏氏家訓》是漢民族歷史上第一部內容豐富,體系宏大的家訓,也是一部學術著作,成書於隋文帝滅陳國以後,隋煬帝即位之前(約公元6世紀末)。作者顏之推,是南北朝時期著名的文學家、教育家。
在日本,家訓是維繫整個家族基業長青的活動準則和價值觀念,是隨著日本家族企業的創建和發展而不斷趨於完善的風向標。由於近代日本企業有相當一部分是江戶時代商家的延續,即使是明治維新後建立的新企業,也無不是在「家」的基礎上形成和發展起來的。於是,家訓在新的社會條件下有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像三井這樣的老字號企業保持了舊有家訓的延續性,在修改時注入了近代的思想內容,以作為家族成員和企業之間的約束。在形式上,近代以後的家訓多以「家憲」相稱,以突出家訓作為家之法律的效力。三井家訓在後期也多寫為「家憲」。不論在中國還是在日本,一部完整而嚴格的家訓作為家族長輩傳遞給後輩的行為規範和處事原則,構成了中日家族延續血脈和家業的軟實力。
日本家訓的起源與發展
日本家訓的產生可以說受到了中國傳統家訓和儒家文化的影響。作為日本第一部家訓,奈良時代吉備真備的《私教類聚》(公元769年左右)參考了中國「古代家訓之祖」《顏氏家訓》而著成。日本家訓的鼎盛時期存在於日本封建制度時期,幾乎貫穿了封建時期的始末。在平安時代,日本的皇親貴族中出現了以家訓為形式的訓誡條例。日本家訓推動了日本民族文化的發展,並且由於社會結構的多樣化,家訓遍布於各個階層的「家」之中,如貴族、官宦、武士、商人、農民等。
吉備真備(695年-775年),日本奈良時代的學者、政治家(公卿),曾任兩次遣唐使。
進入了武家社會後,武家家訓、商家家訓和農家家訓都相繼發展,其中特別是商家家訓的快速發展與商家延續自身鑄就家業的強烈願望有緊密關聯。當時商人被置於「士、農、工、商」之末,一方面由於身份的低微,使得家族先輩對家業的獲得十分珍惜;另一方面,這種社會階層的固化無法使這些家族依靠求官來改變家族命運,於是讓日本商家產生了全心全意發展家業的想法。在這種情況下,商家先祖希望通過家訓的方式來告誡子孫經營和為人之道,從而永葆家業長青。
到了近代,特別是在明治維新後,在日本近代資本主義的興起背景下,出於完善企業治理和延續家業的目的,商家家訓得到全面發展。進入現代社會後,由於近現代企業的社訓產生於之前的家族家訓之上,因此企業的社訓也被視為家訓的一部分,其內容也不斷更新改變。由南開大學日本研究院李卓教授主編的《日本家訓研究》,提到了日本的家訓可分為以下5類:一、武家家訓,如《六波羅殿御家訓》、《毛利元就狀書》、《德川光國教訓》等;二、商家家訓,如住友家家訓、三井家家訓、岩崎家家憲等;三、女訓選擇,如《女大學寶箱》、大久間象山女訓等;四、往來物選擇,如實語教、童子教等;五、企業社訓,如住友商事、三菱商事等。
不得不提的三井家訓
1694年,73歲的三井創始人三井高利逝世,臨終前三井高利留下了關於三井家族財產分配的遺言,這份遺言被稱為「宗壽居士古遺言」。享保7年(1722年),三井高利的長子三井高平整理父親的遺言,並根據遺言的內容制定新的戒律《宗竺遺書》,三井高平與兄弟們決定將《宗竺遺書》作為三井家的家訓,內容包括三井家族的為人處世之道、事業上的發展之道、財產分配比率、子孫的教育法等。家訓以保持三井家族的繁榮為宗旨,對從要求族人團結一致開始,到總領家的地位及權限、養子的待遇、與幕府的關係等50多個項目做了詳盡的規定。
《宗竺遺書》的內容
一、 不擴大同族的範圍,無限制地擴大同族一定會帶來騷亂,同族的範圍限定在本家•連家;
二、 關於結婚、負債、債務的擔保,必須經過同族的協議,每年收入的一定金額作為儲蓄,剩下的部分按各族各家的比例分配;
三、 應該終身投入工作,禁止沒有理由的隱居、奢華的生活;
四、 禁止大額貸款,因為回收困難,易結下孽緣陷入反目的困境,不得已的情況下借給其小額,但是不要期待會返還;
五、 做買賣需要迅速果斷決策,一時的損失會給日後帶來重大損失;
六、 帶領團隊必須自己精通業務,因此同族的子弟應從徒弟開始做起,從小接受教育。
《宗竺遺書》得到了三井家族的守護,明治33年(1900年),作為《三井家憲》再次修改,近200年的時間,《宗竺遺書》的精神支撐著三井家業的發展壯大。
三井家族的家訓不僅對三井家族起到重要的作用,而且對整個日本的商業買賣也起到了文明教化的作用,總領家三代掌門高房,在被眾人稱為「大商人的模範」的父親三井高平的見聞之上融入自己的見識,為同族人編寫了戒律書《町人考見錄》,書中詳細地列舉了成功的商人和失敗商人的案例,並對所有的事情做了具體的教案分析。
家祖三井高利要求子孫後代財產共有,共同運營。三井高利的子孫後代嚴格遵循「兄弟一家」的遺願繼續高利的事業,同時也不斷擴大業務開闢新的店鋪,一套家訓似乎滿足不了日益龐大的三井家族,在寶永7年(1710年)設置了「大元方」(統轄三井事業的機構)的管理措施。對於大元方的機能我們可以理解為現今的控股公司,現在看來,「大元方」的設置應該是日本商業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式的革新。當然,這種新的嘗試並不是一開始就有一套完整的系統的操作模式,家族與事業之間反覆的試行錯誤讓三井家找到了三井家族與三井事業之間新的方向。
《三井家憲》的再修訂
隨著時代的變遷,族內的各種組織、制度開始老化,到了江戶中期逐漸失去了創業時期的商家主人的領導力、創新性,實際的經營業務開始僵化,曾經支撐三井家族興旺發達的家訓並不能完全適應時代的變化。而不能適應時代變化的不僅僅是這一個家族,這個國家也迎來了由幕府開始的改革。
幕府時代也使三井家族遇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家業生存危機,那就是幕府要求巨額的貢金。三井家族的人考慮更多的原因則來自自身體制的老化,而在這個時期出現了一個極具商業天賦的人三野村利左衛門,被稱為是三井家族的救世主,三井明治初期的奠基人,也被稱為三井中興之祖。因為三野村在將軍府的多方努力,免除了三井家族的巨額貢金,不僅如此,還從政府取得了在日本全國做匯兌業務的特權,不僅幫助三井家族脫離了危機,更是擴張了三井家族在產業上的疆土,打開了三井的金融之門。
舊的問題得到了解決,三井家族又面臨著新的難題,三井家族一直是以「財產共有」的形式經營家業,但是新的民法規定「營業性財產立足於個人所有權」,這就意味著三井家族的「財產共有」的規定與國家的法律是相違背的。「大方元」機構的設置使得營業資本為三井家族共同所有,不分家的措施讓三井家族得到了持續的繁榮發展,無論如何三井家族希望能夠保留這個制度。1874年(明治7年),三野村針對三井家族及三井家業的應有形態做出了各種規則的改定。在三野村去世後的1886年(明治19年)日本進行了家政改革,1889年(明治22年)頒布了大日本帝國憲法,第二年公布了民法、商法,這些法律的頒布對三井家族都產生了不小的影響,三井家族齊心協力積極響應國家政策法規的頒布與修訂,同時依靠政界要人為自己家族修訂新的三井家憲。
此時三井家族的改革依靠的是井上馨(明治維新元勛、第一次伊藤內閣外相、第二次伊藤內閣內相、第三次伊藤內閣藏相,黑田內閣農商相,別稱三井大掌柜),根據井上改革的主張,三井家族開始制定新的家憲,井上與法學博士穗積陳重(日本家族法之父、男爵、澀澤榮一外孫)、都築馨六(政治家、男爵)商量並開始為三井制定新的三井家憲
家憲全文共10章109條,重點是三井十一家「財產共有制」的維持,民法上規定個人持有財產,支持分家的要求,但是三井十一家的戶主表示「絕對不做分家的要求」,以家憲為名各戶主簽名並交換契約,奠定了三井財產共有制度可持續的基礎。
家憲制定的當日,位於東京有樂町的三井會所里聚齊了三井十一家的26名當家以及井上馨、都築馨六、澀澤榮一、穗積陳重、益田孝(大正初期三井大掌柜、男爵)、中上川彥次郎(福澤諭吉外甥、三井財閥總經理)等7位高級顧問,以神道的儀式舉行了家憲奉告儀式。一個家族家訓的制定,牽動政商法三界大佬的案例並不多見,或許在如今的民主社會這樣的方式不見得值得提倡,但足以證明三井家憲在維持三井家族的發展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以家憲、家訓為核心的經營思想的成立,無論時代怎樣變遷,三井家族都克服了存續的危機,就算在動盪的幕府時代也積累了大量的資產。無論是從江戶到昭和時代,整個人類社會經歷了慘無人道的戰亂與激烈的社會變革;還是昭和時代後日本結束經濟高速發展時期,泡沫經濟的崩潰加速了產業界的合資併購,比如三井石油化學工業與三井東亞化學合併為三井化學;乃至到了平成年三井系與住友系合併為三井住友集團的強強聯手。可見無論社會動盪不安還是在競爭激烈的年代,三井的精神持續影響著三井集團的每一家關聯公司,每一個員工。
無論歷史如何評判一家企業,但三井在商業界、家族傳承方面的經驗值得我們去研究、思考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finance/en3e2r.html


社訓:日本企業的基本精神
社訓:日本企業的基本精神 - 每日頭條 http://bit.ly/2QEGXx8
文: 柴田弘捷
日本企業的家訓,本來是日本封建時代武士家族、店主為了家族的永續發展,規定的家族成員的行為戒律,家族成員每一代口口相傳或者是用文書的形式來呈現。明治維新(1867年~1868年)以後,隨著企業組織的發展,家訓逐漸被帶到企業成為社論、社訓。
在日本連續100年經營的企業中有77.6%的企業有自己的家訓、社論、社訓。一般而言,社論、社訓的制定者是創業者或者是復興者,此外近年來經營者為企業組織制定社論、社訓內容的案例也在逐漸增加。
吉備真備(695年-775年)是日本奈良時代的學者、政治家(公卿),曾任兩次遣唐使。吉備真備的《私教類聚》(公元769年左右)參考了中國「古代家訓之祖」《顏氏家訓》而著成,成為日本第一部家訓。
上世紀80年代日本開始國際化進程後,隨著時代及社會狀況的變化,很多企業開始重新制定家憲、家訓和社論、社訓。即使有的企業保持原有家訓,也將其內容結合時代賦予了新的解釋。一般情況下,社論是指企業經營中的基本方針,相當於現在的企業理念,社訓是指企業經營中的具體規則,包括企業從業人員的行為方式,相當於現在的行為規則。可以說社論是更宏觀的概念,而社訓是具體的概念。
以日本三大財閥為例,他們的社論、社訓有很多共通性,比如都是從家憲、家訓發展到社論、社訓,都是由一族的「家業」開始,隨著公司組織的發展,家業得到了延續,家憲、家訓延伸出來的企業經營理念得到了更充分的展示。此外,還有如對信用的重視,禁止投機,用人唯賢,唯才是用等共通的原則。這些由家憲、家訓所展示的「精神」,雖然表現形式及解釋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但這些基本精神在各企業集團里繼承到了現在。
住友家
不能被輕浮的利益所驅動
住友家是住友政友(1585年~1652年)從京都經營藥房開始的,在別子銅山開發以後(1691年),在煉銅業務與兌換業務的基礎上發展;明治維新以後,布局在鋼鐵、機械、商社、銀行等諸多產業,逐步變成了一個大財閥。因住友家族沒有合適的事業經營的繼承人而在1877年設置了「總代理人」,1872年住友家制定了「家法」,1896年改稱呼為「總理事」,所有的經營業務交由「總理事」負責,住友家族的人不再參與直接的經營,形成了「雖然在位但不實施統治」的立場,這也是日本商業史上較早的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案例。
住友政友把他的從商心得寫在了《文殊院旨意書》,其教誨至今仍然是"住友的事業精神"的基礎。
住友家的家訓是住友家第一代住友政友晚年時期寫下的商業上的心得「文殊院旨意書」,旨意書的開頭寫著「無論對什麼事都不能疏忽大意,所有的事情都應用心的小心謹慎,慎重的努力」,「要明白來歷不明的東西是贓物」,「不要輕易借宿,替人保管東西」,「不賒帳」等買賣心得,這些作為住友家的家訓被長時間保留了下來。
1882年的「家法」,是自住友政友以來住友家的傳統精神形成的文化,增加並明確記載了以設置別子銅山的事業為中心之事。家法的根本精神是「我們以實際的經營為宗旨,⋯⋯,不能被輕浮的利益所驅動。」
別子銅山圖(明治23年,1890年)
1891年住友家改定了「家法」,家法與家憲開始分離,家憲主要是決定住友家家族內的秩序,而家法則是為決定事業的發展而定。家法里詳細記載了「經營宗旨」,第一條:我們的經營,要以誠實守信為根本理念,以此使住友家堅如磐石,日益繁榮昌盛;第二條,我們的經營,要考慮時代變遷,理財得失,決定擴張、收縮、創業、廢業;不得追求眼前利益,不得草率盲進。這兩條作為家法的核心,放在家法的最前面,而這兩條,現在依然作為住友集團各公司的經營指針。
住友家的家訓,是第一代的總理事廣瀨宰平製作的,共13項,其中的10項是公司職員必須遵守的業務上的規則,追加的3項,記載了營業的重點,其中別子銅山的礦業作為住友家世代財富的根基。
三井家
應相互協助鞏固家運
三井家是17世紀中葉和服店的創業者三井高利(1622年~1694年)開創的,明治時期與維新政府聯結,在1867年設立了日本第一家民間銀行——三井銀行,隨後設立了三井物產(與戰後設立的現三井物產沒有關聯性),1893年三井家同族會設立,1909年三井合名株式會社設立,初步形成了財閥的態勢。
三井財閥的特徵是三井家一族經營事業,這個源流是第一代三井高利制定了家憲,第二代三井高平(宗竺)制定了家訓。三井高利的家憲,強調「單枝容易折斷,林木折斷難,你們應相互協助鞏固家運」,共10項內容,包括一家一族的團結,家業的經營方針包括任人唯賢、果斷很重要、應該擴展海外事業等,另外家憲還包括了子女教育等方針。
《宗竺遺書》得到了三井家族的守護,明治33年(1900年),作為《三井家憲》再次修改,近200年的時間,《宗竺遺書》的精神支撐著三井家業的發展壯大。
1694年的三井高利遺言強調財產共有,不分家的原則。這份遺言被後來的三井家長男三井高平整理,作成了新的內容,即1722年的「宗竺遺書」。這份遺書,從強調同族的團結一致的重要性開始共50項,還界定了三井同族範圍(本家、連家共11家),同族內的秩序(總領家的地位權限、收入的分配、婚姻、負債、債務保證等同族協議),經營方針(會計處理、本店與支店關係、人才的任用等),處事(勤儉,專於本質工作)以及子女教育法等。宗竺遺書的特徵在於界定了同族的範圍以及同族協議等重要內容,強調了一族的團結與繁榮。
為了適應明治政府的法制體制,特別是民法的關係,三井家在1900年制定了新的家憲,新的家憲共10章109條,明確了三井一族應有的狀態(同族的範圍、同族的義務、同族會、婚姻、養子關係、分家、財產、醫藥方面的制裁等等方面),不觸動財閥的事業經營,簡單的說就是維持三井一族財產的共有性。
岩崎家
公司的利益歸社長個人所有,損失也由社長個人承擔
三菱財閥的創始者第一代總帥岩崎彌太郎在1875年設立三菱商會的時候就立下了社規:
第一,商會以公司的形式經營,但事實上是一家的家業,與募集資金成立的公司不一樣,因此關於公司的一切事物以及公司職員的獎懲、任用、罷免等全部由社長決策裁定。
第二,公司的利益歸社長個人所有,損失也由社長個人承擔。
第三,當公司發展順利時,職員的月薪會增加,反之,事業不順損失較多時職員會被減薪或者解僱。
安藝市的岩崎彌太郎雕像
在社規中,體現了岩崎家與三菱各公司之間的關係,與職員之間的關係。也就是說,雖然三菱是公司的形式但實際上是岩崎家的家業,公司的運營全部由社長獨裁,利益歸社長個人所有,損失也由社長個人承擔,但是當獲利較多的時候職員會被加薪,損失較大時則被減薪或者解僱。
在這樣意識形態下運營的三菱財閥,創業者岩崎彌太郎的遺訓被當作岩崎家的家憲來執行,有以下9項內容:
岩崎家家憲
1.拘小節者不成大事,因此要把大事業作為經營的方針;
2.一旦著手的事業必須朝著成功的方向努力;
3.絕對不做投機的事業;
4.以國家的事業為己任;
5.時刻不忘奉公至誠;
6.勤儉節約,慈善待人;
7.識別有用的人才並把他們放到合適的位置上;
8.優待部下,應將事業上更多的利益分給他們;
9.大膽創業,小心守業。
三菱第四任社長岩崎小彌太郎(站立者)與第三任社長、自己的堂哥岩崎久彌。
三菱的第4代社長,岩崎小彌太郎(1879年~1945年)在1920年提出的經營指導方針、1934年確立的「三綱領」,「所期奉公,處事光明,立業貿易。」即為國家做貢獻,不玩弄詭計,光明磊落,放眼世界。「三綱領」在財閥解體後重新結集的三菱集團得到了新的解釋,而這個共通的理念,一直持續到現在。2001年1月,三菱集團相關成員企業各公司組織的三菱周五例會對三綱領做了新的解釋,釋義有了較大的變化,由對國家的貢獻變成了對社會的貢獻及對地球環境的維持。
社訓:日本企業的基本精神 - 每日頭條 http://bit.ly/2QEGXx8


住友財團關於別子礦山家訓-商武相融士魂商才

電光影裏斬春風: 武士道分流與滲透的新詮釋 - 張崑將 著 - Google 圖書


富而仁,利而義,義利合一

電光影裏斬春風: 武士道分流與滲透的新詮釋 - 張崑將 著 - Google 圖書


-------------------------------------
重德修身:周公的《姬旦家訓》
文/周慧心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姬昌第四子,周武王姬發的弟弟,曾兩次輔佐周武王東伐紂王,並製作禮樂。周公被尊為「元聖」和儒學先驅。
周公在輔佐周武王的兒子周成王時,身體力行、勤勉從政,同時還諄諄教誨侄子成王、兒子伯禽必須養成勤政愛民、謙恭自律、禮待賢才的作風。周公教誡子侄有《戒子伯禽》和《戒侄成王》二部家訓傳世,這兩部家訓合稱為《姬旦家訓》。
《姬旦家訓》對後世有著深遠的影響,是中國第一本成文家訓,首開中國古代仕宦家訓之先河。把訓誡子侄提到「王家」興衰存亡的高度來認識。曹操在其名篇《短歌行》裡,讚揚「周公吐哺,天下歸心」的理政治國風範。
周成王曾與小弟一起站在樹下,他拿了一片桐葉給小弟說:「我封你。」周公聽見了,便拜見成王說:「大王封弟,甚善。」成王說: 「我不過是與他開個玩笑而已。」
周公嚴肅地說:「人主無過舉,不當有戲言,言之必行之。」意思是,君王的言行舉止不應有過失,不應有開玩笑的話,說過的話一定要做到。於是,成王封小弟為應侯。這件事使成王沒齒難忘,直到老死都「不敢有戲言,言必行之」。這就是著名的典故「桐葉封弟」。
在《誡伯禽書》中周公告誡兒子說:「你不要因為受封於魯國就怠慢、輕視人才。我是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叔,又身兼輔佐皇上的重任,我在天下的地位也不能算輕賤的了。可是,一次沐浴,要多次停下來,握著自己已散的頭髮,接待賓客,吃一頓飯,要多次停下來,唯恐因怠慢而失去人才。我聽說,德行寬裕卻恭敬待人,就會得到榮耀;土地廣大卻克勤克儉,就沒有危險;祿位尊盛卻謙卑自守,就能常保富貴;人眾兵強卻心懷敬畏,就能常勝不敗;聰明睿智卻總認為自己愚鈍無知,就是明哲之士;博聞強記卻自覺淺陋,那是真正的聰明。這六點都是謙虛謹慎的美德。即使貴為天子,之所以富有四海,也是因為遵循了這些品德。不知謙遜從而招致身死國喪,桀紂就是這樣的例子。你怎能不慎重呢?」
伯禽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沒過幾年就把魯國治理成民風純樸、務本重農、崇教敬學的禮儀之邦。
-----------------------------------
日本四大財閥家族發跡史——住友家族
2017-10-19 由 崇明樂園 發表于佛教
住友家族的發跡應從我國明朝時期日本一個名叫蘇我理右衛門(以下簡稱蘇我)的年輕人開始說起。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統一了日本,他非常崇拜佛教,隨之而來的就是日本佛教又一次復興。佛教的傳播離不開寺院,寺院興建大佛像需要大量的銅,煉銅成為當時的朝陽產業,特別是京都的寺院尤為興盛。十九歲的蘇我來到了京都遇見了他人生中第一個貴人-白水先生。
白水先生是中國人,他遠渡東洋傳播佛法,是一名傳道者。他看見蘇我的慧根非常優秀,就告訴了他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和白花花的銀子有著密切的關係。
很多銅礦石不僅能提煉出銅,還能提煉出更值錢的銀。這個提煉法在整個日本就只有白水先生知道,然而在中國的明朝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了(這就說明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下面我給大家普及一下基本的化學常識。銅的熔點是1084℃,鉛的熔點是352℃,而鉛裡面是含有銀的。鉛溶液倒在滾燙的灰上,鉛會下沉到下面,銀會留在表面。這聽起來簡單,但在400多年前的日本,這個偉大的發明相當於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拔銀法讓蘇我徹底告別了貧下中農的生活,開始走向了小康。蘇我為了紀念白水先生對自己幫助把自己工作的地方命名為泉屋。
德川家康統治時期,德川實為控制者,因與天皇一直看不對眼,所以他決定消滅天皇所信賴的涅槃宗,愛屋及烏吧!蘇我的小舅子名叫住友小次郎,他把自己的妻兒託付給了蘇我,然後跟隨自己的老師空源大師(涅槃宗創始人)去向德川家康討說法,但空源大師路途還沒有走到一半就圓寂了。住友小次郎的精神支柱倒塌了,他想追隨先師而去,可是想了想在世的牽掛還有妻兒老小沒有照顧和盡孝,就還俗了(當時日本的和尚是可以娶妻生子的)。
住友小次郎還俗後,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嘉休」,同時帶髮修行,可肚子還是要填飽的,於是向蘇我借了點錢做起了買賣,開了個書店,同時還買藥。他結合所學佛法和儒家思想做生意,把買賣做的風生水起,顧客盈門,利潤非常可觀。
蘇我發現後小舅子有這般才能後決定把自己的兒子入贅到住友家,並且住友小次郎還為他的兒子改名為「住友友以」。在以後的歲月里,住友友以在兩位老人的身邊不僅學會了拔銀法,還精通了佛法和儒家思想的生意經。最後友以接管了老爹的泉屋和老丈人的產業,為將來更大的發展和壯大打下堅實的財富基礎。
為了紀念這三位偉大的人才,日本把蘇我理右衛門稱為「元祖」,把住友小次郎稱為「家祖」,而住友友以則被稱為「業祖」。
住友友以接手父輩手中兩大家族的生意以後,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考驗。當時朝代更替和商業環境改變,商業中心開始發生轉移,大阪開始煥發出耀眼的光彩。住友友以敏銳地發現問題的嚴重性,他決定把泉屋搬到對他來說非常陌生的城市——大阪,但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屋漏又逢連夜雨!江戶幕府頒布一新法令:設立一個「銅座役所」,要求民間煉銅機構必須把產品賣給他們。這是一個國進民退的政策。這就更加速了住友家的遷移了!
世界上每個地方的保護主義都很強,大阪也不例外。住友友以前期多次吃閉門羹後心裡非常惆悵,不得不去請教自己的親爹——蘇我理右衛門。這時的蘇我已經洞若觀火地了解了全局。他提出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把「拔銀術」分享給大家。(這老爺子不是腦子進水就是瘋了,這是命根子!)且聽他怎麼去開導住友友以的:「這個技術,同行他們遲早會知道並學會,不如我們現在就告訴他們。他們學會了技術,但從了解到精熟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我們立足於大阪是靠誠信和平穩,技術永遠只是工具。(這是多麼高深和富有哲理的想法啊,老爺子,我這裡給你點讚。)經過父親的點撥,住友友以心中豁然開朗,以後的事情大家都可以猜到了。住友家順利入住大阪,同行也非常敬重他們。
住友家族真正的機會也是危機發生在住友友以的兒子——住友吉左衛門友信(以下簡稱友信)的身上。友信發現要想發大財和保持家族的基業長青就必須控制礦業鏈的源頭—礦山。他力排眾議買下了吉岡礦山,據說山上產銀礦和銅礦, 就是水特別多。開工第一步就是排水,可這水一排就是6年,在這期間住友家因得罪政府不得不臨時把友信的16歲大兒子——住友友芳扶上家族的領導位置上。
住友家族在這種艱難的情況下,突然祖先顯靈中了大獎。事情是這樣的,礦山的工人無意中在四國(地名)發現了銅含量非常高的礦石——別子銅山。這個銅山幫助了住友家度過了難關,打破了僵局。同時吉岡山的水也排完了,也發現了銅礦並且比別子銅山還多的多。毫不誇張地說這個礦上在當時是世界上最大的產銅礦山。住友家族在當時銅出口量占日本總出口量的二分之一。
由於住友家族在銅礦上賺得了豐厚的利潤,也使得德川幕府(當時的中央政府)沾了不少光。這樣住友家與幕府形成了一種特殊的關係。好的時候政府享受高稅收,壞的時候政府也不敢小覷住友家,一旦雙方發生矛盾,住友家隨時以撂挑子作為要挾。
就這樣住友家族從此走上了一個更加輝煌的時代,一直到現在,他們已經發展了400多年了,還在奮鬥著。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fo/kaqzbqr.html
---------------------------------
六大財團大揭秘 ┃ 腳踏實地、不追求浮利的住友財團
與之前介紹的三菱、三井財團不同,住友財團真正讓人敬佩的不是龐大的產業與在重工業和金融業非凡的地位,而是家族世代流傳、為人稱道的企業精神。創始人住友政友是如何將一家小雜貨店「富士屋」,帶著他的初心,經營成如今的住友財團的呢?
一家出色的企業,必然有一個出色的創業者。而住友這個古老財團的家祖——住友政友(すみとも まさとも),他本人非但出色,他的經歷更是傳奇。
住友政友生於1585年的越前國丸岡,父親原是柴田勝家的家臣,家世算比較顯赫,然而出色的人仿佛生下來就註定要和別人不同,註定要做「顏色不同的花火」,本應可以快快樂樂度過童年政友,在12歲的時候做了一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決定——遁入空門。說白了,出家了。
△住友政友
為什麼決定遁入空門,我們現在無法得知。我們只知道,遁入佛門之後的政友,因為資質奇高,以得意弟子之一的身分,成為涅盤宗宗祖祖空源上人的左右手。(真是天才到哪裡都會發光)
然而好景不長,由於德川幕府的宗門干涉,涅盤宗受到嚴重打壓,在空源上人圓寂後,宗派早被天台宗的一支所統合,瀕臨潰滅狀態。而政友這個算是「精神層面上之無宗派的僧侶」,決定重回俗世,並改名富士屋嘉休,在京都創辦的「富士屋」,經營藥品、書籍、出版事業,成為一名市井商人,正式開始從商。
說完了政友,另一位關鍵人物也不得不提。可以說沒有此人,住友財團最開始的基業便難以產生,他就是住友財團的「業祖」——蘇我理右衛門。
可能你發現了,在他的名字前,加了一個稱號「業祖」,聽起來感覺很膩害的樣子,實際上——確實是很膩害,因為他相當於住友創始人中的「實力派」。
△未提煉的銅礦石
住友創始人和其他財團不同,分為「家祖」與「業祖」。家祖自然就是住友政友啦(財團名字都帶著他的姓),而「業祖」蘇我理右衛門,則是住友政友胞姐的丈夫,此人自創冶銅技術「南蠻絞」(名氣霸氣,其實就是一種煉銅時的脫銀法,屬於日本當時最先進的技術),並且在進度開銅吹屋「泉屋」(記住這個名字),生意賊好。
俗話說得好:「進了我家門,就是我家人。」既然右衛門都是自己姐夫了,自己創業姐夫不得扶持一把?於是,政友的精神、右衛門的技術,雙劍合璧,又恰逢1691年住友家取得別子銅山的經營權,獲得了「首創者利潤」,住友也因此為之後的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也影響了後世的繼承者們。
△別子銅山過去與現在
之後,經歷了明治維新混亂時期的別子銅山,引進外國的技術和機械,設立了機械製造所,它成為今日的住友重工機械公司的前身。以生產工藝的副產品硫酸氣作為原料,住友開始生產肥料,它成為住友化學公司的起源......等等舉措,都在圍繞冶鋼及煉鋼這一核心產業慢慢擴展,最後形成了成為以礦工業和金融業為中心的近代財團。
在當時,住友家的掌門人自豪地宣稱,住友商社是全球最大的銅出口商。雖然不知在講出這番話時,掌門人是否經過一番調查,然而憑藉住友的勢力,全日本第一絕對沒得跑了~
到20世紀初,住友家族已經迅速發展成為日本國第三大金融財閥。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些頗具政治影響力的壟斷集團成為日本軍國主義的主要追隨者,比如我們之前提到的三菱、三井,住友自然也「不甘人後」,成了日本軍國主義的軍需物資供應商,實力進一步膨脹起來。
然而二戰之後解散財閥時,住友財閥除住友合資公司被解散外,集團產業都被保存下來,因而其損失遠沒有三井等集團那樣大,其復活與發展也是日本財閥中較早、較快的。尤其是「白水會」的成員企業。
麻袋麻袋,又一個新詞出現了,這「白水會」是什麼玩意兒?其實就像三菱的「星期五會議」、三井的「二木會」一樣,是住友財團的總經理會議,在1915年前後成立的。
至於為什麼叫這個名字,還記得「業祖」蘇我理右衛門創立的「泉屋」嘛?你把泉字拆開看看,是不是就是一個白,一個水?有沒有體會到其中包含的致敬之情呀。(職得君每一個小提示都有它的作用,所以要認真讀呀
)這個部門都沒受到大的損傷,住友財團在解散衝擊下基本是「風雨不動安如山」了。
住友財團的核心,被稱為「住友三大家」的是住友銀行、住友金屬工業、住友化學三家企業。其中,住友銀行的地位最高。住友銀行無論是在資金容量上,還是在收益上,都位居都市銀行的前列。而如今,隨著時代變化和財團內部調整,住友商事、住友電器工業、日本電氣三家公司被稱為「住友新三大家」。
△住友財團旗下知名企業
如今,住友集團已經成為日本屈指可數的企業集團之一。旗下多家企業進入世界500強的行列。住友政友的《文殊院旨意書》作為住友的企業精神被代代傳承。
△文殊院旨意書
其實,住友集團在日本經濟中所占比例遜於三菱與三井,但集團的凝聚力空前強大,常有"組織的三菱,人的三井,團結的住友"這一說法。並且住友家祖留下來的「不可追逐浮利,並從事有益社會的那種以公益為中心的事業」的家訓,也被商界津津樂道,值得如今意願從商的有志之士學習。
△2015世界500強公司住友上榜企業 註:收入和利潤單位為百萬美元
但是,「不慕榮利」低調從商的住友財團,卻有著一項世界紀錄。住友集團旗下的住友重機械工業建造了世界上迄今為止最大的船——海上巨人號,也是世界上最長的船隻與最長的人工製造水面漂浮物,船長超過1/4英里,比橫躺下來的艾菲爾鐵塔還長。也算是住友財團給世界展現實力的一面吧!


日本400年企業組織運營的典範,住友王朝: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分離
「創業與守業哪個難?這個管理問題曾經在1300多年前的唐朝引起了唐太宗和魏徵、房玄齡等大臣一番討論。並且也得出了「創業難,守業亦難」的辯證結果。但是日本有個企業昌盛400年,完美的解決了」創業難「和」守業難「的各項難題,那就是日本企業——住友財閥。
住友標誌
一家出色的企業,必然有一個出色的創業者。而住友這個古老財團的家祖——住友政友(すみとも まさとも),他本人非但出色,他的經歷更是傳奇。
一、「家祖」與「業祖」
住友家第1代家祖政友1585年生於越前丸岡(現福井縣坂井郡丸岡町)的一個武士之家,相傳是屬桓武天皇時代平氏的後裔。政友的曾祖父和祖父在戰國時期(1467年~1573年)的武士戰亂中分屬於兩個敵對陣營,相繼戰亡。政友的父親政行在悲痛之中成了佛教法華宗的忠實信徒。
父親原是柴田勝家的家臣,家世算比較顯赫,然而出色的人仿佛生下來就註定要和別人不同,註定要做「顏色不同的花火」,本應可以快快樂樂度過童年政友,在12歲的時候做了一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決定——遁入空門。說白了,出家了。
住友政友
為什麼決定遁入空門,我們現在無法得知。我們只知道,遁入佛門之後的政友,因為資質奇高,以得意弟子之一的身分,成為涅盤宗宗祖祖空源上人的左右手。(真是天才到哪裡都會發光)
然而好景不長,由於德川幕府的宗門干涉,涅盤宗受到嚴重打壓,在空源上人圓寂後,宗派早被天台宗的一支所統合,瀕臨潰滅狀態。政友拒絕進入任何其他派系,最終還俗。這段經歷足見住友政友是一個有主見,能夠堅持自我的人。而政友這個算是「精神層面上之無宗派的僧侶」,決定重回俗世,並改名富士屋嘉休,在京都創辦的「富士屋」,經營藥品、書籍、出版事業,成為一名市井商人,正式開始從商。
說完了政友,另一位關鍵人物也不得不提。可以說沒有此人,住友財團最開始的基業便難以產生,他就是住友財團的「業祖」——蘇我理右衛門。
可能你發現了,在他的名字前,加了一個稱號「業祖」,聽起來感覺很膩害的樣子,實際上——確實是很膩害,因為他相當於住友創始人中的「實力派」。
住友創始人和其他財團不同,分為「家祖」與「業祖」。家祖自然就是住友政友啦(財團名字都帶著他的姓),而「業祖」蘇我理右衛門,則是住友政友胞姐的丈夫,此人自創冶銅技術「南蠻絞」(名氣霸氣,其實就是一種煉銅時的脫銀法,屬於日本當時最先進的技術),並且在進度開銅吹屋「泉屋」(記住這個名字),生意賊好。
俗話說得好:「進了我家門,就是我家人。」既然右衛門都是自己姐夫了,自己創業姐夫不得扶持一把?於是,政友的精神、右衛門的技術,雙劍合璧,又恰逢1691年住友家取得別子銅山的經營權,獲得了「首創者利潤」,住友也因此為之後的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也影響了後世的繼承者們。
未提煉的銅礦石
之後283年銅的生產得以持續,住友也因此不斷成長。在引進外國的技術和機械後生產能力得到大幅飛躍。之後在吸收西洋技術不斷擴展銅生產量的同時,機械工業、石炭工業、電線製造業、林業等關連事業也相繼得以開展。後發展成為以礦工業和金融業為中心的近代財團。在當時,住友家的掌門人自豪地宣稱,住友商社是全球最大的銅出口商。雖然不知在講出這番話時,掌門人是否經過一番調查,然而憑藉住友的勢力,全日本第一絕對沒得跑了~
19世紀中葉,日本市場逐步對西方開放,住友商社也更為廣泛地在冶鋼及煉鋼等領域發展起來。到20世紀初,住友家族已經迅速發展成為日本國第三大金融財閥。
二、文殊院旨意書
旨意書的開頭是這樣寫的:「無論對什麼事都不能疏忽大意,所有的事情都應小心謹慎,保持慎重的努力」,「要明白來歷不明的東西是贓物」,「不要輕易借宿,不要替人保管東西」,「不賒帳」。
住友先生寫的這幾條經商規則,被住友集團當作「家訓」長久地保留並恪守起來。
政友對家人及後代為人之訓誡大致可以歸納為:生平處事以正直、慈悲、清凈為本,敬重神佛,感四恩(天地、國王、父母、眾生),重三寶(佛、法、僧),處事以謹慎、務實為宗旨,勿忘勤儉節約。
文殊院旨意書
政友晚年,當一個叫勘十郎的家持(家中侍從)行將獨立經商時,他用寫信的方式,寫下經商的五條訓誡,即《文殊院旨意書》(見圖)送給勘十郎。這五條訓誡強調:
第一,一切買賣不要圖便宜,不了解商品質量好壞的東西不能買。買進低劣的、便宜的商品如同盜物(住友家後人將政友的這條訓誡規整為:「經商切勿追求浮利[虛利],商業買賣須認真、慎重」,並將此作為此後歷代家法和家訓的核心精神);
第二,無論什麼人都不能留宿,也不能替他人寄存物品,就算是一頂斗笠也不行;
第三,不可作他人的保證人;
第四,做買賣時不可以先交貨物,後收錢(即不可做賒帳買賣);
第五,無論與誰說話都不可以說粗話。凡事都要反覆仔細解釋清楚。
上述五條中的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似乎過於嚴苛,與佛教的慈悲精神相違。但是當時日本社會流浪漢和無賴之徒橫行霸道,社會治安問題十分嚴重;再加上幕府為取締基督教,採取十分苛刻嚴厲的鎮壓手段,甚至頒布了嚴禁留宿舉止行為不軌者。從中可以看到處於亂世中的商人有很強的自我保護意識。
住友家的第1代政友的這份《文殊院旨意書》於1761年在大阪的懷德堂鄉校由一名叫五井蘭洲的人披露並公開。在裝有這份文書的盒蓋上寫著:「以禮從儉,以儉得福,以福惠人,以惠再養福,此為久榮不衰之道也。……」從這篇文字的後續文字看,這應該是熟知住友家的人留下的感想。從中可以看到經商的佛教徒沒有把所得財富、資產作為唯一的追求,提倡的是勤儉、節約、慈悲的精神。
《文殊院旨意書》的「一切買賣不圖便宜,不了解商品質量好壞的東西不能買。買進低劣的、便宜的商品如同盜物。即經商切勿追求浮利(虛利),商業買賣須認真、慎重」的經商要旨成為後世住友家制定家法的精神骨髓,烙印在住友歷代家法15中。因此住友家的後代一直把政友視作住友家業的家祖。政友於67歲(1652年)長眠於京都洛西嵯峨佛教的清涼寺。
政友的時代,日本還是一個封建社會,遠沒有進入資本主義時代,但是政友的商人精神與西方資本主義原始積累時期那種追求個人成功及金錢和短期利益為目的的巧取豪奪相去甚遠。可以認為在17世紀還處於封建時代的日本,作為日本歷史上第一個工業資本家就是在一個與西方不同的宗教倫理下開始起步和成長的。
嚴禁商人追求虛利,經商須認真、慎重的商業精神,為日後資本主義時代住友企業講究高質量、敬重職業、講究信譽的企業精神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到了1882年,住友集團(時稱「住友家」)根據200多年經營的經驗與家訓,將創始人制定的家訓進行了細化與修正,制定了一部《住友家法》,作為子孫後代與企業經營者必須遵守的鐵原則。
家法里詳細記載了「經營宗旨」。「經營宗旨」的第一條:我們的經營,要以誠實守信為根本理念,以此使住友家堅如磐石,日益繁榮昌盛;第二條,我們的經營,要考慮時代變遷與理財得失,並因此來決定事業擴張、收縮、創業、廢業;不得追求浮華的眼前利益,不得草率盲進。
這兩條經營法則,作為家法的核心,放在了《住友家法》的最前面。延續這麼多年,這一家法始終是住友集團各公司的經營指針,也成為「住友人」身上不可磨滅的遺傳基因。
小島弘敬和貞川晉吾
小島副社長說,自己是在1979年大學畢業後進入住友商事工作,上班第一天,當時的社長給100名新員工上課,講的第一課,就是《住友家法》。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作為一名「住友人」時時記著三句話:第一,誠實守信;第二,不追求浮華的眼前利益;第三,領先於時代的進取精神。
那麼,如今的住友集團的經營方針是什麼呢?有七條:
第一,根據住友的事業精神,遵循經營理念,誠實做事;
第二,遵紀守法,保持高尚情操;
第三,注重透明度,積極公開信息;
第四,高度重視地球環保;
第五,作為良好的企業公民,積極貢獻社會;
第六,通過充分溝通交流,發揮團隊精神和綜合能力;
第七,提出明確目標,並以滿腔熱情付諸於行動。
住友集團應該是日本傳統跨國企業中,第一家引進職業經理人管理公司的企業。因為發展到明治維新時期,住友家族已經沒有合適的事業經營繼承人,因而在1877年設置了職業經理人制度來管理公司,這位職業經理人稱為「總代理人」,所有的經營業務交由這位總代理人負責,住友家族的人不再參與直接的經營,形成了「雖然在位,但不實施統治」的立場,這也是日本商業史上較早的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成功案例。
三、住友之緣白水會
公元1691年(清朝康熙30年),住友家開始開發銅礦,叫「別子銅山」。當時這一個銅礦的礦石中還含有豐富的金銀。但是因為冶煉技術的落後,往往把金銀含量很高的銅塊直接賣給中國商人。而中國商人把這些銅塊運回中國後,憑藉先進的冶金提煉技術,將銅與金銀分離,獲得了巨大的利益。住友家後來知道了這事,但是苦於沒有金銀提煉技術,只能啞巴吃黃連。
別子銅山
後來,一位名叫「白水」的中國人來到日本,他懂得金銀提煉技術,應住友家的請求,白水先生對住友家的煉銅工藝進行了改進,有效地實現了銅和金銀的分離。這一偉大的技術創新革命,給此後的住友家帶來了極其豐厚的利益,也因此奠定了住友家後來發展成為日本最大財閥的基礎。
所以,住友集團各公司,至今對於中國依然充滿感激。像住友商事,每年都拿出一大筆資金,資助中國留學生,感恩中國人白水先生對住友集團發展做出的重要貢獻。同時,住友商事早在1979年,就在中國設立了第一家辦事處。目前,住友商事在中國投資項目達130多家,包括鋼鐵、化工、機械、電子、紡織、物資、物流、IT等各行業,3萬多名員工中,懂中文的日本人員工達到2700餘人。
四、支撐住友財閥的「雙雄」
17世紀時期,住友政友(1585-1652)在京都創辦的經營「書物和藥」的商店——富士屋,二是大概同期,住友政友的姐夫蘇我理右衛門(1572-1636)在京都創辦的銅精鍊和銅加工店——「泉屋」。蘇我理右衛門因發明了一種從粗銅中提煉銀的技術而生意興旺。泉屋的標誌,於1885年成為住友的註冊商標,至今仍被住友集團和其核心企業作為標誌。
也正是這個「泉」分拆而成為今日住友企業集團「白水會」名稱的由來。住友政友的長子住友友以在大阪經營了一個泉屋的分店,隨著大阪取代長崎成為日本的主要商業中心,住友友以的泉屋最終吸收合併了住友政友所創辦的富士屋和由蘇我理右衛門創建,由其次子所經營的京都的泉屋。
1926年建成的大阪住友大廈
住友友以於1652年成為住友家族的首腦,並使住友和蘇我兩家的產業合為一家,可以說是住友企業集團的真正創始人,或者說第一位最重要的人物。住友友以在大阪建立的煉銅廠,在整個德川幕府時期(1603-1867)的200多年中一直保持著日本煉銅工業中心的地位。並且直到今天,大阪仍是住友集團的「大本營」,住友集團的「三駕馬車」,住友銀行、住友金屬工業和住友化學工業等三家最核心的企業都在大坂。
住友集團的總經理會議"白水會"是在1915年前後成立的,其成員已增加到二十家企業。其中住友輕金屬、住友建設、住友林業等4家企業是在1977年加入的。此外,住友集團中還擁有許多准住友系統企業,以及松下電器產業、馬自達、朝日啤酒等住友周邊工業。這些准住友系統企業與住友周邊企業的存在形成了住友集團"外延膨脹作戰"這大特色。
住友集團在日本經濟中所占比例雖稍遜於三菱與三井,但集團的凝聚力空前強大,常有"組織的三菱,人的三井,團結的住友"這一說法。
一般來講,家族創業最初都只有一個靈魂人物,之前介紹過的三井財閥是三井高利,三菱財閥則是岩崎彌太郎。而在住友財閥卻出現了例外。住友財閥的最終確立,是在兩個人的推動下促成的:住友政友(1585年~1652年)——住友財閥的家祖,蘇我理右衛門(1572年~1636年)——住友財閥的業祖。
但出身佛門的住友政友並不逐利求財,他一邊向民眾銷售中藥為患者消除病痛之苦,一邊也出版書籍法典,宣揚自己所堅持的涅槃宗的信仰哲學。之所以稱住友政友是家祖,是因為他所堅持和宣講的涅槃宗的法理最終成為住友財閥的事業精神基石。
對於住友政友當時所確立的這些商業精神,現任住友史料館副館長末岡照啟先生感嘆道:「家祖住友政友在那個時代準確地把握住了不穩定的社會情勢,並教導子孫後人要嚴格遵守法令,堂堂正正地經商。第一代確立的事業精神,有很多內容在當今社會依然成立。」所以,富士屋雖然沒有創造出多少財富,店鋪里卻也總是人氣旺盛,聚集了很多涅槃宗的信者。而這些信者裡面,就有住友財閥的業祖—蘇我理右衛門。16世紀末期,一個年僅19歲的青年,身懷一項名為「南蠻吹」的制銅絕技從大阪來到京都,將從礦石中提煉出的純凈精銅進貢給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等名將。一時間「南蠻吹」這項技術也多了幾分神秘,此人也名聲大振。這個人就是後來成為住友財閥業祖的蘇我理右衛門。
江戶時代的《鼓銅圖錄》上詳細記載了蘇我理右衛門的「南蠻吹」技術。
蘇我理右衛門是一位煉銅的工匠。那個時候的日本,銅的產出量很大,但純度不夠,由於沒有掌握將銅與金銀分離的技術,因此日本產出的銅裡面都會含有不少的金銀。而當時的歐洲已經有了分離技術,南蠻人(即外國人)從日本以銅的便宜價格買入大量含金銀的銅,然後再將其中的金銀分離出來,既得到了純度很高的銅,又分離出不少金銀,因此對他們來講,從日本買入銅材可謂是一舉兩得的好生意。而年僅十幾歲的蘇我理右衛門認識到了這一點,他通過與南蠻人接觸和交流,私下裡了解到了分離技術的原理和做法,又經過自己的潛心研究和琢磨,終於掌握了將銅與金銀的分離技術。由於這項技術來自於南蠻人,蘇我理右衛門將這項技術取名為「南蠻吹」。1590年,蘇我理右衛門正式落足京都,在寺町松原附近設立了自己的煉銅製銅的店鋪「泉屋」。而當時正值豐臣秀吉統一日本,並開始了對京都以及周邊地區的大力建設,因此對純度高的銅器的需求量很大。蘇我理右衛門順勢而為,為住友財閥的形成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次偶然的機會,蘇我理右衛門結識了住友政友,深深為其人品及其所宣講的法理所拜服,兩人成為無話不談的密友。後來,蘇我理右衛門娶了住友政友的姐姐為妻,兩人更加親密無間。最終分別成為住友財閥的家祖和業祖。
住友政友膝下有一男一女,但無奈男孩早年去世,蘇我理右衛門見住友政友家中無人續後,於是就讓自己的兒子與住友政友的女兒成婚,並過繼到了住友家成為女婿養子,而此人就是住友家族第二代傳人、被住友家族和住友財閥的後人們譽為「住友家族的中興之祖」的住友友以(1607年~1662年)。
住友家家譜
住友友以於1607年出生於京都,自小就看著父親蘇我理右衛門運用「南蠻吹」技術煉銅,製作銅器,耳濡目染下也自然而然地掌握了「南蠻吹」銅銀分離技術。後來作為女婿養子過繼到住友家之後,又深受養父住友政友涅槃宗法理的教誨。就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住友友以迅速成長為一個既精通煉銅製銅的技術,又正直且能嚴格按照住友政友所提倡的商業精神來經商的青年才俊。在1623年,年僅十七歲的他就作出了一個重大卻又非常合乎情理的決定:將煉銅所搬遷至大阪。據史料記載,住友友以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因為以下原因:節約成本,由於京都沒有港口,設在京都的煉銅所,需要每天靠馬車和人力來搬運銅礦石和銅產品,成本很高,而水運的成本最低,因此將煉銅所遷移到有港口的大阪,可以節省運輸費用;解決用水問題,煉銅本身需要大量的水,將煉銅所遷至大阪,同時也解決了煉銅所的用水問題;住友友以敏銳地認識到了出海港口的重要性,將跟外國進行海外貿易這項偉大設想納入了住友家業的宏偉藍圖之中。
在父親蘇我理右衛門的幫助下,住友友以將煉銅所遷至大阪之後,迅速進行擴張,並在東西橫堀川和道頓堀附近建成了占地2500平方米、擁有超過百名工匠的大規模煉銅所。這樣的規模在當時的日本來看,已經可以說是最大級別的了。到了1690年,住友友以又把殘留在京都的本店和整個住友家族都搬到了大阪。最終,這裡成為近代住友財閥最主要的根據地。
住友友以在事業上能力非凡,為住友財閥後期的發展和壯大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在做人和經商處世上,剛剛遷入大阪的住友友以也備受大阪同業人士的尊敬。實際上,在住友友以遷入大阪之前,大阪已經有上萬家煉銅所。在競爭非常激烈的大阪,要想從外地遷入進來並拓展生意,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住友友以自小接受養父的教導,為人誠實正直,心懷博愛,剛剛遷入大阪不久,就將父親研究修得的神秘煉銅技術「南蠻吹」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大阪的同業者們。逐漸地,「南蠻吹」技術在日本國內得到了普及,日本的整體煉銅技術也有了飛躍式的發展。其他煉銅所的人們自然記得住友友以的好,始終拜住友家為「南蠻吹的元祖」。
別子銅山遺址
1690年發生的一件事,徹底地確立了住友財閥在銅冶煉和鑄造業上的穩固地位。一群在伊予(現在的愛媛縣)立川銅山(現在的別子銅山的北側)勞作的人在附近一處人跡罕至的山頭上發現了一條裸露的銅礦脈。這個消息在第一時間傳到了住友家族的耳朵里,他們馬上採取行動對目標地及其周邊山脈進行了細緻的勘查,終於發現了埋藏著巨大銅礦的「別子銅山」。別子銅山的發現,讓住友家有了屬於自己的第一座銅山,而且也是儲藏量最大的一座銅山。正是因為別子銅山的存在,住友家業得以迅速擴大並發展成為住友財閥,礦業、建築業、機械製造業、金屬化工、石油化學等這些住友集團當今的支柱產業,可以說都是在別子銅山上面成長起來的。
五、住友財閥的「鐵血宰相」
別子銅山從1690年被發現以來,一直到1973年廢山為止的這280多年來,共產出銅70多萬噸,為日本的近代資本主義經濟和對外貿易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同時別子銅山自開山以來到廢山為止都是在住友財閥的管控之下,所以別子銅山也為住友財閥的發展、壯大,以及之後經營事業的多元化發展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資金支持。
廣瀨宰平
說起別子銅山,就不能不提廣瀨宰平這個人。1828年,廣瀨宰平出生於近江國野洲郡八夫村(現在的滋賀縣野洲市)的北脅家,幼名北脅駒之助。9歲的時候,跟隨在住友財閥的別子銅山擔當管理人的叔父移居到別子銅山附近,自11歲的時候起就開始在別子銅山做工學徒。由於從小聰明能幹而且敢於吃苦,很受當時的住友家主住友吉左衛門的喜愛。1855年,在住友吉左衛門的推薦下,北脅駒之助成為住友財閥江戶店店主廣瀨義右衛門的養子,後改姓為廣瀨駒之助,並在日本明治維新之後改名為廣瀨宰平。1865年,正值明治維新之前,時年37歲的廣瀨宰平初露頭角,在住友財閥內部大力提倡別子銅山經營開發的現代化,得到了住友家主的賞識和認可,被提拔成了別子銅山的總支配人。這裡的總支配人,類似於我國的總經理,擁有對公司經營戰略方針的把握和全盤操控的實權。在廣瀨宰平的經營管理之下,別子銅山的現代化進程發展很快。
1868年明治維新之後,新成立的明治政府曾計劃從住友財閥收回別子銅山的經營開採權,消息迅速傳到了住友財閥和廣瀨宰平的耳朵里。廣瀨宰平立刻找到專門負責處理此事的政府官員川田小一郎,激昂陳詞:「別子銅山之前的確是歸幕府政權所有,雖然現在變成了明治政權,但礦山還是日本國的。長期以來住友家雖然獨立自主地經營開發別子銅山,但這並不是單純地為了住友家獨自的利益,我們為當地社會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因此如果政府現在要從住友手中收回別子銅山的經營開採權的話,這實際上是違反國家利益的。」「住友家長期以來通過對別子銅山的經營和開採,積累了豐富的礦山經營開採的經驗,而如果政府把礦山經營開採權收回並交給其他沒有經驗的人來做的話,這勢必會給整個國家的利益造成重大的損失。」在廣瀨宰平的積極奔走和義正嚴辭的交涉下,最終,明治政府放棄了將別子銅山的經營開採權回收的想法。此次的重大勝利大大提高了廣瀨宰平在住友財閥中的聲譽和地位,1877年2月,由於住友家族第十二代家主住友吉左衛門友親身體染病並常年臥床,無力打理住友財閥的監督管理事務,於是廣瀨宰平被破格提拔為整個住友財閥的總支配人,也是住友財閥所誕生的第一任住友家族之外的總負責人。
第一任住友家族之外的總負責人的誕生,對之後整個住友財閥的經營產生了不可估量的巨大影響。其中最重大的影響,就是從廣瀨宰平成為住友財閥的總負責人的那一刻開始,住友財閥實際上就開始了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經營管理模式。住友家族是住友財閥的所有者,但在對整個財閥的經營管控上,之後各代的住友家主基本上都貫徹了「雖然君臨卻不統治」的做法,即對住友財閥的所有資產和事業擁有所有權,是名義和法律上的所有權擁有者,但對整個財閥以及財閥內部各個企業的經營卻不指手畫腳,而是放心地交給總負責人進行自主經營和管理,幾乎不進行任何干涉。
廣瀨宰平就任住友財閥總支配人之後,大刀闊斧地對住友財閥進行了大力度的改革。首先,在他的主導下,住友財閥在外國商館集中的神戶開設了神戶分店,這為住友財閥直接與外國商館進行交易鋪平了道路。其次,他也將住友財閥的煉銅事業進行了調整,將原本位於大阪的煉銅所遷址到別子銅山附近的立川山村,這樣一來,煉銅事業的事業鏈中就省去了把銅礦石從別子銅山用水運搬運到大阪煉銅所的這一道工序,從別子銅山開採下來的銅礦石可以就近直接送到煉銅所進行冶煉,大大提高了煉銅所的效率,促進了作業的合理化。再次,為了進一步提高煉銅所的生產效率,廣瀨宰平也開始改良別子銅山銅礦開採方法和冶煉方法。為了學習歐洲先進的做法,廣瀨宰平早在1874年就從法國邀請了法國技師路易·拉羅克到別子銅山和住友的煉銅所進行指導,以推進銅礦開採和冶煉的現代化。而且為了擺脫非外國人不能提高效率的這一當時的偏見,廣瀨宰平還派出了兩名員工到法國留學,專門學習銅礦開採和純銅冶煉的相關技術。
廣瀨宰平作為住友財閥總支配人的在任期是從1877年至1894年的17年。筆者之所以稱之為「鐵血宰相」,是因為在任職期間裡,廣瀨宰平加強了以自己為中心的中央集權,不少改革項目都是廣瀨宰平不顧眾人的反對,在一個人獨斷專行下推進的,堪稱不折不扣的強腕領袖。而在這17年里,他積極推動了住友財閥的現代化進程,為住友財閥後日的繼續發展做好了堅實的鋪墊。為彰顯其豐功偉績,住友財閥一直奉廣瀨宰平為「住友中興之元勛」。
六、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分離
自廣瀨宰平就任住友財閥第一任總支配人開始,住友財閥實際上就開始了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經營模式。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住友財閥的經營權都是掌握在非住友家族成員的歷代總支配人手中。住友財閥歷代總支配人以及在任期間的詳細介紹如表所示。
住友財閥歷代總支配人以及在任期間
住友財閥是如何實現70年間由非住友家族成員的總支配人來掌握經營大權而不生亂的呢?根本原因是《住友家法》的存在。
在文章的開頭部分筆者已經介紹過,住友財閥的家祖住友政友是一個佛教布道者,他在住友創業之初為住友財閥所確立的商業精神一直被住友家族的各代家主傳頌並傳承了下來,如《文殊院旨意書》。前文也介紹過,到了第十二代的時候,家主住友吉左衛門友親因病無力打理整個家業,將住友財閥的經營大權都交給了總支配人廣瀨宰平的手中。與此同時,為了安定住友家業並實現長期的穩定發展,在19世紀80年代初,第十二代家主住友吉左衛門友親也吩咐廣瀨宰平根據祖先歷代傳頌下來的商業精神來編定住友財閥的統一精神方針—《住友家法》。到1882年,《住友家法》編定完成,共有19款196條。其中貫穿全文的重要思想,就是強調「忠義」,強調對住友家族和整個住友事業的忠誠。比如說在規定對員工培養教育的條款中有這樣的記述:「要注意童工的教育,從孩子時代培養他們的忠義精神,把他們培養成以後能夠忠於職守的掌柜。」在對本家總管的條款中,第一條就要求「本家和別家率先努力養成良好的家風,以忠節為第一,統一工作作風」,「只是會算、會寫是不行的,忠於節守才是立身之道」等。既有明確的家法條文規定,又有日常的忠義教育,如此這樣,住友財閥的歷代總支配人也都自然而然地將對住友家族和住友財閥效忠視為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前提。
當然,《住友家法》中也同樣明確規定了住友家業所應當具有的商業精神,如第一款就強調「我們的家業應追求穩健,關注時世的變遷,計算財理的得損,合理調整事業的興廢,切勿追求眼前之浮利」。在1891年修訂版的《住友家法》中,這條住友家族根本的商業精神被作為「營業要旨」分成了下面兩條規定了下來:「第一條,我們的家業應當重視信用,追求穩健,追求整個家族和家業所有成員的團結興旺;第二條,我們的家業應關注時世的變遷,計算財理的得損,弛張有度地管理事業,切勿追求眼前之浮利。」另外,家法中也詳細規定了經商處世的要領,總體可以歸納為下面四個內容:提倡從事實業和經營商業買賣一定要重視「質實(質量可靠)」,家族成員和非家族成員的所有員工在生活上和工作中都須厲行節儉;家業管理中,包括家主在內,管家、掌柜,須實行「合議制」;嚴防腐敗和污職的情況發生,一旦發現絕不姑息必須嚴懲;關懷員工,關懷下屬,關心他們的家族生活,重視對他們的培養。
有這樣的以《住友家法》為代表的明確制度的存在,又有在實踐中對住友商業精神的切實細緻的執行,在歷代總支配人的忠心奉獻和所有員工的忠義努力之下,住友財閥實現了在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情況下的長治久安。
七、住友讓人震撼的向心力
20世紀30年代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住友財團也像一些頗具政治影響力的壟斷集團一樣成為日本軍國主義的主要追隨者。在此期間,住友財團的家族集中化更加明顯,該財團的大部分產業都集中到了住友家族手中。到1937年,住友家族的第16代傳人已經掌握了財團股本總額的90%之多。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的1946年,住友財閥被解散。在同一時期被解散的日本財閥,還有包括三井財閥、三菱財閥在內的15個大財閥。在前面兩期關於三井財閥和三菱財閥的介紹中,筆者也提到過三井財閥主要企業的社長們在1961年成立了「二木會」,增強了三井主要企業之間的聯繫,並最終促成了三井集團的回歸;三菱財閥也在1954年成立了三菱主要企業的社長交流會—「三菱金曜會」,最終也實現了三菱集團的再生。住友財閥更是如此,成立了住友財閥主要企業的社長交流會「白水會」,而且從設立的時間上來看,住友財閥的「白水會」設立於1949年,比三井的「二木會」和三菱的「金曜會」都要早很多。雖然設立之後的「白水會」是在對外隱蔽的情況下運營的,但從這裡可以看出住友財閥長期以來的「忠義」教育所培養出來的強大向心力。
財閥解體(1946)時的企業系統圖
還有一件事情,也反映了住友財閥的「團結精神」:在住友財閥的企業之一「安宅產業」陷入經營危機最終於1977年破產的時候,安宅產業的社長曾經以公司的名義購入了大量的高端美術品進行收藏。而企業進行破產清算,這些價值不菲的高端美術品也將會被銀行拍賣。而一旦被拍賣,之前的社長好不容易收集到的這些國寶級的寶貝很可能就會流入他人之手甚至是海外。當時,擔任住友銀行董事的磯田一郎為此甚為惋惜,但單憑住友銀行一家的力量根本不能阻止所有高端美術品被拍賣。於是,磯田一郎就在住友集團的「朋友圈」里發聲,呼籲住友集團的企業們行動起來,共同來阻止安宅產業所藏高端美術品的流出。結果磯田一郎的消息剛發出不久,就立刻得到了大家的回應。一瞬間,安宅產業所藏的所有高端美術品都被住友集團的成員收入囊中,團結的住友集團,成功地阻止了國寶級的高端美術品的流出。
住友位於日本愛媛縣的化工廠(1952年)
在GHQ(駐日盟軍總司令)放鬆了對日本的統治力度之後,原住友財閥的企業們也在社長交流會「白水會」的聯絡下重新集結了起來,形成了全新的、團結的住友集團。隨著戰後日本經濟的復甦,住友財團又東山再起,日益發展壯大。尤其是在1972年,曾經帶領住友集團核心企業——住友銀行成為日本第一銀行的崛田壯三出任住友集團的董事長後,開始整治集團內部企業。在此期間,住友商社更加廣泛地參與國際間金屬、機械、石油、化工、食品及紡織等領域的貿易活動,成為住友財團的核心企業及日本四大貿易商之一。20世紀70年代後期至80年代初,住友商社與日本電氣(NEC)、住友重機械由於發展強勁成為住友財團的三大主攻方向。
八、企業的教父:住友財團
依靠「利潤第一,不斷應變」的經營要訣,50~60年代,在住友銀行總經理(後任董事長)堀田莊三的領導與影響下,住友集團所不同程度控制的幾十家企業是日本壟斷資本中膨脹速度最快的財團。此間,日本經濟從二戰的災難中迅速恢復的發展,這其中,住友集團起了推動作用。
明治維新時代,政府鼓勵工商業發展。住友家族及時抓住這一大好機遇,籌措大筆資金投資於四國,先是開辦銅礦,爾後開辦煤礦,接著又向冶煉、機械、金屬、化學、電機、電力等重化工領域全方位進軍。在一個不太長的時間裡,住友家族使得不毛之地的四國島,到處呈現一批現代工業的新氣象。
在重化工領域積累巨額資本後,住友家族又加強了金融機構,並於1912年成立持股公司——「住友合資公司」。至此,住友家族便形成了以金融壟斷企業核心的、包括幾十家大型企業的住友財閥。
在日本軍國主義政府對外擴張過程中,住友財團又成了軍需物資的主要供應商之一,因而得到政府的保護和扶植。這樣,住友財團的實力進一步膨脹起來,終於成為現代工業較為發達的日本國的第三大企業集團。
50年代初,住友集團以銀行為中心,通過舊財閥系統企業的負責人組成的\"白水會\"復活起來。其進行復活的方法,基本上和其他財團一樣,通過核心銀行金融控制、相互持股、人員派遣以及共同出資興辦新興、缺門企業等方法來進行。住友集團在復活和膨脹過程中,呈現出3個顯著的特點:
一是自己的支柱企業穩步發展、壯大。如住友銀行經過激烈的兼并和競爭,其存款僅次於富士銀行而躍居日本商業銀行的第2位;日本電氣的電子計算機占據日本市場第1位,住友化工超過主要競爭對手三菱化成公司而居日本化工業第1位,住友金屬礦山繼續壟斷銅業市場,住友電氣工業的電線生產占日本市場第一位,住友金屬在鋼鐵領域進展順利……
二是通過投資手段,滲透和兼并其他企業而壯大自己。住友水泥公司兼并後成了日本最大的水泥企業;或擴大已有的主力企業--如擴建住友重機械公司;或是通過吸收股份來壯大資本與技術實力--日本電氣和住友電氣工業分別向美國的西方電氣公司轉讓了10%的股份,英國鄧祿普公司在住友橡膠工業公司中掌握43.8%的股份。
三是填補本系統的空白產業領域,如新建住友商事公司、住友原子能公司等。這其中,1952年建立的住友商事公司為整個集團的營銷發展,為集團內企業之間的經營與技術合作,提供了有效的渠道。
對住友財團現代轉型貢獻較大的是崛田壯三先生。
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是住友財團發展上最困難的時期。1952年,崛田壯三出任危難之中的住友集團的核心企業——住友銀行的總經理。他上任以後,繼承並發展了住友家族所一貫奉行的「利潤第一,不斷應變」的經營要訣,使得住友銀行迅速擺脫困境,並對整個集團發展以很好的支持。
1971年,崛田壯三順應東京經濟中心的發展,讓東京營業部獨立,建立起東西兩個總部的管理體制。新開創的東京市場的住友存款額急劇上升。再者,住友集團的支柱企業--日本電氣公司就設在東京。住友銀行將重心東移東京,更方便、更有力地支持了日本電氣等住友集團東部企業地發展。
住友財團旗下知名企業
隨著日本經濟地發展,中小企業越來越活躍。崛田壯三抓住時機,積極開展向中小企業的貸款業務。到1976年,住友銀行對中小企業的貸款比例達35%,在日本地大銀行中,僅次於以中小企業為主要經營對象的三和銀行,而超過了第一勸業、三菱及富士銀行。住友銀行還適應高消費的浪潮,首創「消費者金融」--以個人大件消費為對象的貸款,如小汽車、住宅、鋼琴、電子電器等貸款等。
崛田壯三的「緊跟經濟發展潮流」的經營方針,使住友銀行迅速發展,1981年度的營業額、稅前利潤以及純利潤,都躍居日本銀行業界的第1位,坐上了「日本第一銀行」的「至尊金交椅」。崛田壯三在住友銀行總經理位置上,共任職達21年之久。這在日本銀行總經理群體中,是時間最長者之一。1972年,崛田壯三改任董事長,成了住友集團的最高「指揮官」。
隨著住友銀行實力的壯大,崛田壯三董事長和磯田一郎總經理對住友集團內企業的支持與管理的力度也隨之增強。集團所屬的一批困難企業逐步走上了健康發展的道路。「朝日釀造」管理混亂、虧損嚴重,儘管該企業總經理多次找崛田壯三和磯田請求通融,他們還是毫不客氣地炒了該經理的「魷魚」。東洋工業公司是廣島經濟的支柱,其創始者的孫子松田小平主持工作時,領導無方,以致企業每況愈下岌岌可危,但不少礙於其祖父的前面不敢處理。崛田和磯田不理這一套,他們下決心對其進行整頓,撤除松田小平總經理的職務,終於使東洋工業公司重視生機。
70年代後期至80年代初,住友集團三大主攻方向的日本電氣、住友重機械和住友商事的發展勢頭迅猛、強勁。其中,日本電氣公司(NEC)成立於1899年,主要由住友財閥投資興建。成立之初,該公司主要生產電燈及其配件,接著又開發出電話、電報機等成品。二戰後的相當長一段時期內,日本電氣處於混亂之中,後來在崛田壯三的支持下,得以恢復和發展。
1950年,日本政府頒布「無線電波法」允許私營商業廣播。按照住友財閥「利潤第一,不斷應變」地經營要訣,50年代中前期,日本電氣將以官方需求為中心地經營方向迅速轉移到以民生、市場需求為中心上來,成功地向中部日本廣播公司提供了所生產的第一套大型廣播設備,不久又向大阪朝日電視公司提供了第二套設備……這些廣播、電視設備系統功能相當卓越,因此得以取代美國產品而占領市場。與此同時,他們為滿足日益擴大的長途電話網所需大量通信設備,及時推出新技術、新產品,廣泛占領通信市場。
日本電氣在電子計算機領域也稱雄國際市場。該公司早在50年代後期就開始了計算機的研製,並且從單機系統發展到聯機系統,從而製造出種類繁多、用途多樣的成套計算機機器軟體,包括最小的膝上機NCE-8401型,到運行速度快和功能強的NEC-2000系統大型機等。1985年度,該公司的電腦銷售量居世界同行的第7位。該公司還在人工智慧技術(AI)應用於自動翻譯方面,取得了傑出成就。
日本電氣所承受的軍需訂貨,一直居日本企業的前列。1983年度,該公司承接軍需訂貨額高達1245億日元,僅次於三菱重工業公司而居第2位。1993年,日本電氣的銷售額高達331.76億美元,居世界最大公司的第29位;利潤額0.61億美元,資產394.51億美元。
住友商事1992年度的銷售額高達1453.6億美元,在日本六大貿易(多樣化)公司中,是僅次於伊藤忠商事的日本、也是全世界的第二大貿易公司。經營業務如日中天的住友商事,1996年6月14日,卻出人意料的宣布:該公司有色金屬交易部首席交易員賓中太郎從事的國際期銅交易,造成了至少18億美元的巨額損失。據1998年初的有關報導:住友商事的這筆期銅,後來實際虧損多達26億美元;賓中太郎因這筆交易"未經授權"而被判入獄8年。
崛田壯三為振興住友銀行作出了卓越貢獻:他所制定並成功實施的以強化日本電氣、住友重機械和住友商事的三大主攻方向,為住友集團「科工貿一體化」發展,進而稱雄世界市場,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九、運行至今低調的住友
如今的住友商社更加廣泛地參與國際間金屬、機械、石油、化工、食品及紡織等領域的貿易活動,成為住友財團的核心企業及日本四大貿易商之一 。住友政友的《文殊院旨意書》作為住友的企業精神被代代傳承。現在住友集團已經成為日本屈指可數的企業集團之一。旗下多家企業進入世界500強的行列。
住友商事總部大樓
過去住友集團的核心系被稱為「住友三大家」的是住友銀行、住友金屬工業、住友化學三家企業。其中,住友銀行的地位最高。住友銀行無論是在資金容量上,還是在收益上,都位居都市銀行的前列。因此,同系統的金融機構住友信託銀行、住友生命的資金能力也很強大。住友金屬工業是住友集團的另一核心。以前,住友金屬工業只是單純地生產平爐的企業。此後,在川崎制鐵企業迅猛發展的刺激下,與高爐生產廠家小倉制鐵合併,成為鐵鋼流水作業生產廠。住友金屬工業的進一步改造不僅提高了自身在住友集團中的地位,也相應地促使了住友集團力量的強化。住友化學是住友集團的第三大中心,在日本化學工業成長之前,住友化學只是一個肥料公司。在通產者的"石油化學工業扶植計劃"下,引進外圍技術大力發展石油化學工業。
到現今的21世紀,住友商事、住友電器工業、日本電氣三家公司作為現時住友集團新的核心而被稱為「住友新三大家」。住友集團現有主要的企業有20家企業名 (英文名) 業種日新電機株式會社(Nissin Electric co.,Ltd)輸變電、控制、載能束應用住友化學株式會社(Sumitomo Chemical Co., Ltd.) 化學住友重機械工業株式會社(Sumitomo Heavy Industries, Ltd.) 機械、造船株式會社三井住友銀行(Sumitomo Mitsui Banking Corporation) 金融住友金屬工業株式會社(Sumitomo Metal Industries, Ltd.) 鋼鐵住友金屬礦山株式會社(Sumitomo Metal Mining Co., Ltd.) 非鉄金屬住友商事株式會社(Sumitomo Corporation) 綜合商社住友信託銀行株式會社(The Sumitomo Trust & Banking Co., Ltd.) 金融住友生命保險相互會社(Sumitomo Life Insurance Co.) 生命保険住友石炭礦業株式會社(Sumitomo Coal Mining Co., Ltd.) 礦業株式會社 住友倉庫(The Sumitomo Warehouse Co., Ltd.) 倉庫住友電氣工業株式會社(Sumitomo Electric Industries, Ltd.) 非鉄金屬三井住友海上火災保險株式會社(Mitsui Sumitomo Insurance Co., Ltd.) 損害保險日本板硝子株式會社(Nippon Sheet Glass Co., Ltd.) 硝子NEC(NEC Corporation) 電器機器住友不動產株式會社(Sumitomo Realty & Development Co., Ltd.) 房地產住友大阪水泥株式會社(Sumitomo Osaka Cement Co., Ltd.) 水泥住友輕金屬工業株式會社(Sumitomo Light Metal Industries, Ltd.) 非鐵金屬三井住友建設株式會社(Sumitomo Mitsui Construction Co., Ltd.) 建設住友酚醛塑料株式會社(Sumitomo Bakelite Co., Ltd.) 化學住友林業株式會社(Sumitomo Forestry Co., Ltd.) 木材、住宅住友橡膠株式會社(Sumitomo Rubber Co., Ltd.) 橡膠產品白水會——作為住友集團的管理核心,由當時的住友集團領導人負責成立的總經理會議"白水會"是在1915年前後成立的,目前其成員已增加到二十家企業。其中住友輕金屬、住友建設、住友林業等4家企業是在1977年加入的。此外,住友集團中還擁有許多准住友系統企業,以及松下電器產業、馬自達、朝日啤酒等住友周邊工業。這些准住友系統企業與住友周邊企業的存在形成了住友集團"外延膨脹作戰"這大特色。住友集團在日本經濟中所占比例雖稍遜於三菱與三井,但集團的凝聚力空前強大,常有"三菱的組織,三井的人,住友的團結"這一說法。
結束語:「不慕榮利」低調從商的住友財團,其集團的凝聚力空前強大,常有"組織的三菱,人的三井,團結的住友"這一說法。住友家祖留下來的「不可追逐浮利,並從事有益社會的那種以公益為中心的事業」的家訓,也被商界津津樂道,值得如今意願從商的有志之士學習。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x2azlm9.html
------------------------------------------

住友財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日本三大財閥之一。二戰結束後,同盟國最高司令官總司令部(GHQ)發布了財閥解體的命令,但仍以住友集團的型式延續。
住友財閥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35dURui
歷史
江戶時代
住友集團早於江戶時代經已創立。在剛剛進入江戶時代時,住友財閥的創始人住友政友在京都開辦了一家小型雜貨商店。隨後住友政友又創辦冶銅公司,並以冶銅為住友主要的收入來源,而當時全日本以住友之冶銅技術最為先進。這是住友財閥的起源。
近代
到了明治時代,日本工業開始急速發展。住友開始擴充業務,先以提供冶銅器材為理由,設立了機械製造所,為今日住友重工機械的前身;另又為方便冶煉需要,開始生產硫酸氣,為住友化學的起源;又為方便籌集營運資金設立銀行,為了供應電力設立發電廠。於是住友搖身一變,成為明治時代最龐大的財團之一。
踏入二十世紀,住友把重心放在金融業,並於1912年成立控股公司──住友合資。於是住友便形成以金融為核心,包括幾十家工業的住友財閥。當時住友財團大部分產業都掌握在住友家族手中:1937年,住友家族第16代人持有財團90%之股份。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住友曾為日軍提供大量軍用物資。日本投降後,美軍下令解散住友財閥,取消住友合資公司,只保留集團其他產業,互不連貫。住友財閥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35dURui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