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畿輔叢書》本《女鑑錄》 (圖書館)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http://bit.ly/2OrxTsR


立花道雪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Qychxt
立花道雪/戶次鑑連(永正10年3月17日(1513年4月22日)-天正13年9月11日(1585年11月2日))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九州島豐後國戰國大名大友氏的家臣。 父為戶次親家,母為由布惟常之女正光院,繼母為臼杵鑑速之姊養孝院。妻子為入田親誠之女波津為先妻、正室問註所鑑豐之女仁志姬(西姬/寶樹院)、側室為宗像氏貞之妹色姬。女兒為立花誾千代,婿養子為立花宗茂,另有猶子戶次鎮連,繼子立花道清、安武茂庵、吉子。幼名八幡丸、孫次郎。法號麟伯軒、道雪。原名戶次親守、親廉、鑑連。官稱左衛門大夫、丹後守、伯耆守、紀伊守。後世的人們以武勇稱道雪為九州軍神、雷神的化身、武神、鬼道雪及大友之魂
少年初陣
大永6年(1526年)3月20日,豐前馬岳城主佐野親基和問田重安內通大內氏而反叛大友家,大友家令豐後大野郡藤北莊的鎧岳城主戶次親家出兵討伐,然而親家重病在床,年約13歲的親守代父出征,身著系赤縅的鎧甲綁著水色的繩結,頭戴白星兜並附有八相前指物,腰掛家傳寶刀並騎乘附有金紋鞍的愛馬戶次黑毛,率領家臣由布家續、十時惟種、井手度壽、松岡親之、松岡親利、沓掛直之等3千士兵連夜趕往馬岳城,於清晨時分發動攻勢,於一天之內便攻破了擁兵5千人的馬岳城降服了佐野親基和問田重安,許多大友家臣對親守以年幼之身便立下如此驚異的戰功皆讚賞不已,戶次家此後受到大友更加的重用。
同年4月19日親守之父親家病逝,因此繼承戶次家為第十五代家督,天文5年改名親廉官稱丹後守,往後拜領大友義鑑的「鑑」字改名鑑連,並與津賀牟禮城主入田親誠的女兒波津結婚。
義鎮的忠臣
天文4年(1535年),肥後國人菊池氏一族反叛大友家,8月22日,戶次鑑連率三千兵馬前往討伐。菊池氏聯合城氏、赤星氏、隈部氏、山鹿氏、有動氏、鹿子木氏於車返一地的險隘地形和鑑連對峙,並發動火計和三方包圍,此時肥後國人之中的阿蘇氏及合志氏率三千兵力反叛菊池想轉為大友援軍為內應,然而鑑連卻派使者海老名肥前傳達說 :『不管戰爭的勝敗,武士的忠誠心是最優先重要的。並且我從初陣以來未嘗敗績,此戰也將不假他人之力,況此戰有大明神監督當能克敵制勝,我若僥倖得援軍必敗。』而拒絕了援軍,希望對方能作為敵方盡忠作戰。 此戰最後靠著鑑連堂叔父戶次親宗的勇猛突擊造成敵軍混亂後,鑑連以鼓聲振奮士氣,家臣綿貫吉基、由布八郎以槍隊進擊,接著足達左京、安東連之、高野大膳(此時通稱名為玄蕃允)大舉追擊而獲得勝利,豐後和筑後的國人此後也盡皆歸降,鑑連因此又立忠功。 [2]
天文11年(1542年),為了討伐倒向大內義隆的筑前鷹取山城城主・森鎮実,大友家以一萬三千大軍將其包圍,鑑連以家臣十時惟次率領戶次家精銳弓隊五百兵登上了福智山的中腹、由此向鷹取山城進行射擊而立下落城大功。
天文15年(1546年),秋月文種謀反,大友義鑑令鑑連與佐伯惟教、臼杵鑑速、吉弘鑑理等將率兵一萬前往鎮壓。7月19日,家臣安東連善、由布惟信立下先登戰功。
天文19年(1550年),大友義鎮(大友義鑑嫡子/宗麟)的叔父菊池義武,和師傅入田親誠,對義鎮感到不悅,因此慫恿大友義鑑轉立義鎮的異母弟塩市丸為下任家督並廢黜義鎮的繼承人地位,大友義鎮為此情斷義絕,於2月10日與重臣津久見美作守、田口藏人襲擊了大友義鑑的居所,史稱「二階崩之變」大友義鑑、義鑑之女、塩市丸和他的生母,以及侍女皆一同被殺盡,事變後大友義鎮成為了大友家第二十一代當主。
之後於3月,鑑連、齋藤鎮実、詫摩鑑秀接受大友義鎮的命令攻打始作俑者入田親誠的居城津賀牟禮城,鑑連因此而和親誠之女波津離婚,反叛兵敗的親誠在逃往阿蘇家後被迫自殺(一說並無逃往阿蘇家,而是逃往居城下的小松尾寨自刃)。 接著鑑連於7月13日~8月與佐伯惟教、小原鑑元、小野鑑幸、一萬田次郎領兵三萬五千攻破菊池義武的隈本城。 天文21年(1552年)為了鎮壓住領地混亂的大友義鎮持續侵攻菊池義武,又攻落了其本據地隈府城,義武受肥後國人的支援逃往至島原。 後於天文23年(1554年)11月20日接受義鎮的命令,鑑連率家臣由布惟信、安東家忠、安東連忠及小野信幸埋伏於豐後直入郡木原,包圍了受到宗麟以和平為由騙其回歸豐後的菊池義武,迫使其自刃。
筑肥豐轉戰
天文22年(1553年)鑑連收養弟戶次鑑方(鑑堅)之子戶次鎮連為養子,令其繼承鎧嶽城及戶次家督之位[3]。
弘治2年(1556年)3月鑑連率部下十時基久於豐後海部郡討伐內通毛利氏進行謀反的國人住民齊藤小左衛門,基久奮勇越牆開門引友軍入城放火遂斬齋藤,但基久受五名敵人以長槍刺擊,3個月後因此戰之傷重不治而亡。 5月,大友家爆發小原鑑元之亂,鑑連與田北鑑重、田原親宏、吉弘鑑理、志賀親守、高橋鑑種等往肥後進攻小原鑑元的南關城,鎮壓了叛亂。 隨後再次於豐後海部郡討伐與小原鑑元一同叛亂的本庄新左衛門統綱、中村新兵衛長直、佐伯惟教、賀來紀伊守惟重等國人眾,19日,鑑連部下由布惟信、高野大膳、足達左京、安東家貞等先登越牆開門引友軍攻入本庄的城池,遂斬本庄等人掃平餘黨。 9月13日,養弟戶次鑑方與田原親宏等率日田、玖珠兩郡之兵共同攻擊歸屬毛利氏的豐前松山城主兼豐前守護代的杉重吉迫使其退走城池。
弘治3年(1557年),大友義鎮對倔強不服,於弘治元年(1555年)內通毛利並舉兵反叛的筑前國人秋月文種、肥前國人筑紫惟門發動攻勢,於7月令鑑連合高橋鑑種、臼杵鑑速以及吉弘鑑理、田北鑑生、志賀親守、一萬田鑑實、吉岡長增、田村麟清、佐伯惟教、朽網鑑康、小原鑑元等將共約二萬以及筑後眾蒲池鑑盛、田尻親種、問註所鑑豐前往征討,雖然寄騎・小野信幸戰死,鑑連仍不負義鎮所望於7月7日~28日率家臣安東連之、安東家忠、安東連善、安東連忠、後藤種長、由布惟巍、由布惟信等攻下了文種的古處山城(此戰於西國盛衰記、九州諸將軍記中敘述,小野長幸(小野信幸之子。小野鑑幸之父。)內通了一族之秋月家臣・小野四郎左衛門,由於此人早已憤恨文種許久,遂使文種戰敗自刃並提文種首級前往大友軍邀功,然而長幸卻也認為此人極度不忠,雖為同族仍將其以叛君為由殺害。),至12日平定了部分筑前和肥前地區。8月23日又攻下筑紫惟門的五箇山城。同年大友家與毛利家簽定合約,令毛利家承認大友義鎮之弟大內義長於北九州的領地為大友領有,並且不得侵犯。
永祿元年(1558年)6月毛利軍毀約,小早川隆景攻落了門司城,趕跑大友方城將奴留湯直方(怒留湯主水正融泉、長門守鎮氏),以仁保就定為城將配置3千兵力,並且毛利隆元開始調略筑前、豊前方面諸豪族,拉攏了宗像氏、長野氏進行反大友的軍事行動。為了確保豐前的領土,10月13日鑑連率家臣安東連之、綿貫吉敬與田原親宏、臼杵鑑速、臼杵鎮續、吉弘鑑理、齋藤鎮實等1萬5千大友軍於豐前柳浦迎擊毛利軍,這時鑑連率領精銳弓隊八百名攻擊毛利軍,並在數支箭上綁上寫有「戶次伯耆守鑑連隨時候教」的字條以激烈的箭雨射向毛利軍,此奮戰造成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大敗總崩,15日大友軍成功奪回門司城。此後毛利軍中,傳開了大友家名將戶次鑑連的名字,武名逐漸廣傳於多個地區。(第一次門司城・柳浦之戰) 同時大友軍進攻了毛利方的豐前松山城,此戰筑後星野氏配下七人眾之筆頭的樋口実長(樋口越前守)為大友軍奮勇作戰。
永祿2年(1559年)1月秋月文種之子秋月種實受舊臣深江美濃守以及毛利家的援助擊退了古處山城的大友軍,並與筑紫惟門聯繫再次對抗大友家,大友宗麟為此以加判眾兼任筑後方分的田北鑑生為總大將,宗麟的軍監佐藤刑部丞(真光寺)為先鋒率筑後國人蒲池鑑盛、問註所鑑晴、星野鑑泰、田尻親種、麥生民部大輔及肥前犬塚尚家等進攻筑紫惟門的天判山城,卻於4月2日的第一次侍島之戰敗於筑紫惟門的釣野伏戰術,佐藤刑部、鑑晴、鑑泰、尚家及麥生民部兄弟戰死,田尻親種之弟的種廉、種增以及曾祖叔父之種任等一族戰死甚多。
8月至9月25日,筑前的大友軍立花鑑載、怒留湯直方、支援麻生鎮氏(宗像鎮氏)率數千進攻北九州國人豪族宗像氏貞的領地,先後攻陷了占部尚安的許斐山城、鳶嶽城並進至氏貞居城白山城,氏貞棄城,搭船逃往北邊離島的大島。其間於8月22日,豐前國人以花尾城的麻生隆實為首,該區域的浪人們亦被毛利元就策反及扇動,門司城、香春岳城等又受到浪人一揆的佔據。 大友軍接著於9月26日又攻下遠賀郡麻生隆守的岡城,趁勢又往東北攻下麻生家助、麻生元重、麻生次郎父子的山鹿城、古賀城,且驅逐鞍手郡龍岳城、田川郡香春岳城的杉連緒勢力,一方面又派水軍攻向大島但遭擁護宗像大宮司的氏貞之島民強烈反抗而未能攻下。
9月16日,大友義鎮以田原親宏、田原親賢、佐田隆居率軍攻向門司城,對此毛利軍以毛利隆元、小早川隆景作為門司城之後援出陣。隆景以兒玉就方封鎖海上通路、並命乃美宗勝將軍勢上陸於門司及小倉之間,遂遮斷大友軍的退路,大友軍無法持續戰線只能撤退。但26日、田原、佐田等大友軍又再度進攻門司城討殺城將波多野興滋、波多野兵庫、須子大蔵丞而再次取回門司城,亦攻下麻生隆實的花尾城。然而翌年永祿3年(1560年)12月,毛利方仁保隆慰又奇襲奪下了門司城。(第二、第三次門司城之戰)
永祿3年(1560年)3月27日宗像氏貞在家臣占部尚持的奇計下奪回許斐岳城等領地,大友方城主麻生鎮氏於落城途中遭到吉原貞安射殺,對此於4月18日,吉弘鑑理、奴留湯直方、立花鑑載率一千五百騎再次攻向許斐岳城,但於翌日遭到占部尚安、河津隆家5百精銳弓兵的反擊而退往立花山城下青柳。後於8月16日至19日,鑑連與奴留湯直方、立花鑑載、高橋鑑種、臼杵鑑速、吉弘鑑理、又率五千進攻,於赤間表、長尾原、許斐岳城、白山城等地作戰,期間於17日以伏兵擊殺了從吉原里城出擊的占部尚持。之後處於後陣的怒留湯直方遭到占部貞保強襲陣營、立花鑑載及高橋鑑種也作戰不利於是暫退回立花山城。
永祿4年(1561年)3月,大友軍立花鑑載、怒留湯直方率1千五百兵持續對宗像方施壓,雖於14日以薦野增時之奮戰攻落占部尚安的許斐里城,但15日在吉原里城遭到強烈反擊而退敗。
4月上旬,大友家臣都甲十郎、矢野隼人、毛利鎮実從鷹取山城攻向宗像方許斐岳城,許斐氏鏡、石松氏豐、占部氏時將之擊退。 同4月鑑連、田北鑑生、田北紹鐵、田原親賢等大友軍率六千餘騎進攻豐前,攻擊投靠毛利方的香春岳城,城將原田義種以落石一時擊退大友軍,但鑑連冷靜的加入兵力,令追擊的原田氏遭到分斷,大友軍再各個予以擊破,終於7月15日攻落,迫使原田義種自刃。
8月,義鎮親率鑑連、吉弘鑑理、臼杵鑑速、吉岡長增、齊藤鎮實、田原親賢等1萬五千大軍前往豐前,途中接連攻下麻生隆實的花尾城、杉隆哉的松山城,9月2日以武田志摩守、本城新兵衛、今江土佐守開始進攻包圍門司城,大友軍更請來葡萄牙軍艦進行砲擊。 9月13日,大友軍又大舉進攻門司城,對此小早川隆景以堀立壱岐守及豐後守護代杉氏一族組織8百決死隊渡過關門海峽突破大友軍的包圍進至門司城,同時又命兒玉就方率水軍襲擊豐築沿岸、並對大友軍的後背進行攪亂,又趁機攻落香春岳城,被宗麟委派與毛利軍對峙的城將志賀鑑隆(志賀常陸介)敗退回豐後。對此雖然大友軍襲擊了豐前沼的毛利支隊但無法影響戰局。 10月9日策反了毛利方的稻田禪正、葛原兵庫助,但是由於被毛利方發覺利用,於10月10日的明神尾戰鬥中遭到伏擊敗戰,26日、大友軍再次對門司城總攻撃,臼杵、田原、戸次、斎藤、吉弘等將從和布刈神社布陣到門司山麓,此時臼杵鑑速及田原親賢的數百鐵砲隊與鑑連的八百弓箭隊配合,以連續猛烈的射擊給予小早川勢大損害,但至黃昏時分仍沒能攻下門司城,大友軍往豐前大里一帶暫時撤退。11月5日大友軍最終因為毛利軍攻下背後的松山城、馬岳城及香春岳城切斷了後路之壓力不得不全面撤退。(第四次門司城之戰) 同年鑑連擔任了大友家掌握軍政系統的加判眾職位並被任命為筑後國方分・守護代,領有筑後赤司城。
永祿5年(1562年)大友義鎮因為敗戰以及家中信仰問題而剃髮入道號「宗麟」,鑑連也跟隨出家入道號「麟伯軒道雪」。同時宗麟贈送黃金五十兩給予幕府,控訴毛利毀約之舉,希望足利義輝將軍出面和議,一方著手進行連絡毛利家背後的尼子義久打算準備夾擊毛利家。7月,再次攻擊香春岳城,迫走原田親種並降伏了城將千手宗元。13日,轉往進軍門司城,於第二次柳浦之戰,家臣由布惟信立下一番槍,其騎馬疾驅且縱橫馳突之活躍令敵我雙方皆大為驚嘆,但翌14日仍無法攻落門司城,遭到毛利軍的小原隆言、桑原龍秋從海上的漕渡防戰而被迫撤退。 9月1日,道雪又隨大友軍進攻豐前毛利方重臣天野隆重及杉重輔、杉重良、杉隆哉鎮守的松山城,於豐前苅田著陣,並於上毛郡擊退毛利方的夜襲,13日於松山城後的海岸與毛利軍激戰,10月13又往北進攻門司城抵抗毛利軍於柳浦一地集體的攻擊,此戰道雪率家臣安東連善、安東常治奮勇進擊,討取了冷泉元豐、赤川元德(赤川助右衛門)、桂元親(桂兵部大夫)三位毛利方大將(第五次門司城、第三次柳浦之戰),11月19日大友軍再次強攻松山城,26日大友軍持續於門司城與毛利軍對戰,兩方互有數百人死傷。
永祿6年(1563年)1月,因松山城是個倚海難攻的要害久攻不落,且毛利隆元及小早川隆景又帶大軍到來,兩軍對陣一段時日後大友軍最終撤退。27日道雪因其生家・戸次家世代為足利將軍家特別陪臣的出身之故,擔任大友家的幕府仲介人受足利義輝之承諾,轉達幕府方的文書給宗麟將進行「豐藝和談」。5月,義輝對大友的使者・久我通興及對毛利的使僧・聖護院道增終於分別到達豐後及安藝進行合解勸說,於6月28日大友、毛利兩家開始進行談合,然而此談合直到永祿7年(1564年)1月才終於有了共識,但隨後於3月25日,道雪又率其麾下由布惟明等家將,再次於豐前柳浦與毛利軍進行作戰(第四次柳浦之戰)。直到7月25日,兩家才交換起請文,毛利家僅保有豐前規矩郡門司城,交回松山城於大友,並將香春岳城毀壞,退出九州並停止對豐築諸豪族的援助,且以宗麟之女嫁元就之孫毛利輝元、後改為嫁元就八男末次元康促成婚約同盟,但此婚約並未能成立。
同永祿7年(1564年)4月2日,大友軍於肥前、筑後邊境與筑紫惟門、立花鑑載對峙為第二次侍島之戰,5月2日兩軍激戰,大友方再次敗於惟門的釣野伏戰術,筑後眾的問註所鑑豐、小河鑑昌戰死。9月大友宗麟親自率領朽網鑑康、臼杵勢、田北勢等攻打問駐所鑑景的井上城、黑木家永的貓尾成及堤貞元的下田城等平定筑後並降伏了龍造寺隆信。之後過於滿足現狀開始沉溺酒池肉林的玩樂生活,道雪為此強烈的勸諫了宗麟。
筑前爭亂記
永祿8年(1565年)筑前有「西大友」之稱的立花鑑載自去年反叛大友家,道雪與吉弘鑑理於6月奉命前往討伐,7月4日,道雪配下十時、內田、足達連安、小野鑑幸等力戰有功,尤其由布惟信一隊討取敵猛將彌須圖書助,且高野大膳立下一番乘遂攻落其居城立花山城。之後在宗麟惜其家系下沒有將鑑載殺滅,令其繼續為立花山城的東城・井樓岳城主,並派怒留湯直方為立花山西城・白岳城主,以作監視。
永祿9年(1566年)毛利家攻陷月山富田城消滅尼子家後屢對筑前國人如原田、麻生、宗像、秋月、筑紫等進行策反,並且岩屋、寶滿二城主的高橋鑑種因早先不滿宗麟殺害其兄弟一萬田鑑相、宗像鑑久並受到毛利家慫恿也一併反亂,宗麟對此派出道雪和吉弘鑑理、臼杵鑑速、吉岡長增(宗歡)、齋藤鎮實五將領豐後、筑後、肥後共二萬兵前往鎮壓。
永祿10年(1567年)7月7日,大友軍擊退高橋鑑種八千使其退往寶滿城後,以臼杵鑑速攻向岩屋城討取城將足達兵部少輔二千餘人,而道雪和鑑理在短兵相接,矢雨如注的且位處下坡的不利地形之激戰下,以家臣由布惟巍、小野鎮幸、足達連安、高野出雲、十時惟次、戶次親繁、戶次親宗、後藤種長之奮戰先後擊退了高橋方的猛將福井玄鐵80餘人及鑑種親自率兵3百之攻勢,此戰中道雪家臣十時惟忠(十時右近太夫惟定,連久、連貞的堂兄)等人奮迅連斬28人,道雪本人也與高橋家的勇將北原、屋山、伊藤、萩尾、今村等輪番格鬥,激戰中家臣內田鎮並以肉身抵擋敵方狙擊道雪的弓箭幸而保命。另一方面、7月11日齋藤鎮實雖於肥前山上城和侍島二次敗於筑紫惟門、筑紫廣門父子的釣野伏戰術損失兩百餘人,但於27日接受惟門自刃及廣門再三的降伏請求並受取筑紫榮門等人質。此後轉進寶滿城,和吉岡長增一同包圍。
8月14日大友軍為驅逐救援高橋鑑種的秋月種實,以道雪、鑑理、鑑速二萬兵力南下轉攻古處山城,在城下的甘水、長谷山(瓜生野之戰)一帶和種實一萬二千兵對戰,此時道雪在一日為數七場的戰事當中七度持刀槍衝鋒於敵陣討取秋月方七位小有名氣的武將(此戰於戶次軍談中,記載道雪乘馬奮戰,故此時雙足應還健全。),家臣十時惟忠也手持大薙刀,單手貫穿敵兵更將其投飛,戰地因而被稱為「人投原」。15日大友軍再攻落秋月方的邑城休山茄子城(即休松,位於古處山城南方),守將坂田諸正自刃,種實見狀退守至古處山城,道雪則駐軍於休松一地休息,一方面,鑑理及鑑速則駐軍於古處山西邊的道場山及觀音岳之莊山一帶。
9月3日,大友軍陣中傳來毛利軍來攻的流言,大友軍勢因此準備撤退動作,秋月種實見機引兵一萬二千往南打算奇襲道雪,但是道雪一早察知率所部三千兵做迎擊態勢並設置虛旗,以小野鎮幸、由布惟信各領五百騎兵為先鋒、竹迫連種(竹迫進士兵衛)、綿貫吉兼(四月一日左三兵衛)、京都光兼(京都兔角兵衛)、安東秀繼(安東右馬丞)等二百足輕兵以弓鐵砲分左右二隊迎擊並以三方包夾,小野及由布各身負七處刀傷仍追擊秋月先鋒軍內田善兵衛實久和問註所鑑景(秋月治部少輔)至三町遠,中備戸次鎮連(道雪的猶子,實為道雪養弟・鑑方之子)率六百餘騎更突崩秋月軍中備的綾部駿河守五千騎,雖然問註所鑑景一度重整二千兵攻擊道雪於休松的本陣,十時惟忠此時因流彈而戰死,但道雪本陣五百騎和殿軍內田鎮家、堀祥六百餘騎奮力反擊,並且秋月種實此時見到道雪所擺之噓旗誤以為大友援軍來襲,並且吉弘、臼杵兩軍也進攻了古處山城,種實不得以只能撤退。而道雪預估種實會利用風雨再次進行奇襲,命士兵戰馬不卸甲、鐵砲的火繩也重新準備好迎戰態勢。
9月4日未明,秋月種實果然率二千兵乘著風雨,轉而往西向莊山夜襲卸下軍備的大友軍吉弘鑑理、臼杵鑑速的陣營,大友軍陷入混亂,吉弘、臼杵的將兵轉往道雪陣營時更發生自相殘殺的慘況,正在進行早飯的道雪對此鎮靜的吞下手中飯團,急令家中大將由布惟信、小野鎮幸等人分兵驅敵,並率自軍為殿後援助吉弘、臼杵等軍撤退,更持刀槍衝入敵軍中振奮反擊士氣,激勵了大友諸將如朽網宗歷(朽綱鑑康)、清田紹喜、一萬田鑑實(一萬田宗慶)、三池鎮實、田尻鑑種而開始反擊,當中田尻一隊便討取秋月方15人首級,家臣足立連安更突陣連斬18人,戰至拂曉終使秋月軍轉為劣勢付出重大死傷而暫時撤退,並傳聞此戰的道雪被稱為「鬼道雪」。 道雪重整休松的友軍後往西南轉進筑後山隈城撤退。而另一方面,從莊山經由甘水・長谷山直接往西南方的筑後山隈城撤退的一部分吉弘軍則也遭受秋月軍追擊,於途中的甘木高場一帶,利光兵庫助、橋本玄蕃允等戰死。 然而此戰道雪也失去了五位親族,分別為叔父親久、弟弟鑑方、堂弟鑑比(鑑方及鑑比皆有同為鑑堅的名字,於各項記載此戰之文書中常被混淆)及堂叔父親繁、親宗。譜代家臣則有由布五兵衛惟清、綿貫勘解由吉廉、十時右近太夫惟忠等部將十三人以及從宗麟直屬派來助陣的小野彈正忠鑑幸(小野鎮幸之父。)於此戰陣亡,筑後豪族領主三池親高更與家臣43人一同陣亡,田尻鑑種一族長輩也有7人戰死,大友聯合軍損失約5~60位身分不等的將士,包含被討死4百人。
9月5日宗像氏貞趁機進攻往立花山城,於飯盛山布陣,立花鑑載及怒留湯直方於席內村、團之原迎擊將其擊退到赤間山城,但此時宗像方吉田守致單挑擊殺怒留湯久則後又逆轉形勢,7日薦野增時、米多比鎮久其一族於領地頑強抵抗宗像軍的侵攻,8日宗像軍以許斐氏備再度進擊至立花山城下的上和白放火但遭怒留湯直方擊退,10日宗像軍轉攻院內一地,立花鑑載及怒留湯直方便攻入宗像領地並於飯盛山下對戰,遭擊退。
10月22日,立花方薦野宗鎮(薦野三河守,薦野增時之父)、米多比直知(米多比大學,米多比鎮久之父)等率1千五百兵力攻往宗像領內西鄉、許斐並於福間田口、東鄉一帶放火,宗像氏貞與杉連並、麻生元重率2千兵出戰於福間河原,後兩軍互相撤退。
永祿11年(1568年)2月立花山城主立花鑑載受到毛利元就策反再次反叛大友家,其家臣米多比直知、薦野宗鎮此時為了貫徹對大友家的忠義不支持鑑載的行動,遭其殺害,後薦野、米多比一族率兵投靠了道雪。 鑑載則於4月6日迎來毛利家的清水宗知(清水左近將監,清水宗治之兄)8千餘人和軍船百餘艘,更聯合原田隆種(原田了榮)、原田親種父子與高橋鑑種家臣衛藤尾張守約1萬人於立花山城,4月24日道雪與吉弘鑑理、臼杵鑑速、志賀親守3萬餘人包圍了立花山城及其白岳、松尾等7處城、砦,三個月後於7月4日大友軍強攻立花山城,道雪一軍在攻略其支城松尾城時,於立花山崖上的不利地形苦戰,先鋒高野出雲、十時惟次(十時攝津,連貞之父。)負傷,道雪因而挺進前線激勵了家臣戶次鎮直、戶次鎮時、十時惟次、十時惟由(十時但馬,連貞、連久堂叔)、由布惟定(由布宮內,惟信長子)、高野出雲、小野鎮幸、足立連安(足達對馬守宗園)、吉田兼正、原尻鎮清、竹迫鑑種(竹迫日向守昌種)討取了敵兵28人。當晚因為道雪的調略而令立花家臣野田右衛門大夫(野田若狹守)背叛為內應引道雪軍入城,戶次統春(後來的立花統春)、十時連久、臼杵鎮氏(臼杵進士兵衛、臼杵鑑速之弟)、池邊永晟等奮戰生捕安武民部,原田親種、清水宗知、衛藤尾張守不敵逃至立花山城西南邊海岸的名島城。
7月23日立花鑑載因支城各個陷落,帶著家族10餘人脫逃往古子城並打算集結兵力於新宮町,卻被野田右衛門大夫告知了行蹤遭到大友軍將竈門勘解由允(高橋越前守)追擊,進退不得而自殺,同日道雪又與高橋鑑種於宇美河內一地進行會戰將之擊破,而原田親種,衛藤尾張守以及清水宗知則往立花山城東北方的蘆屋濱打算渡海回中國毛利家,卻遭到道雪配下的先鋒十時、綿貫隊追擊,並且安東幸秀數次夜襲蘆屋濱的毛利軍補給據點令其大吃苦頭,甚至毛利方的武士對道雪軍的夜襲留下了一首狂歌[4],是為蘆屋合戰。 此後立花山城則先後以怒留湯鑑貞(怒留湯主殿助,直方之子)、立花彌十郎親續暫任城督,並配置城代臼杵鎮氏(臼杵進士兵衛)、田北鑑益(田北民部丞、田北鑑重之弟)、田北鎮周(田北刑部少輔、鑑益之弟)、津留原掃部助宗叱等及6百餘兵士暫時代守。
7月29日道雪等大友軍將致力於筑前反大友勢力的掃討,但清水宗知、原田親種、衛藤尾張守為了奪回立花山城又於8月2日又率軍5千至立花山城下,道雪軍再次和鑑理、鑑速於立花山麓下會合反擊,此時臼杵鎮氏和代父指揮的吉弘鎮信率軍分斷了衛藤的軍勢,將戰線從立花山城往西南移動向香椎、名島並越過多多良濱往莒崎追擊,道雪以第一隊小野鎮幸、第二隊由布惟信、第三隊後藤種長(後藤隼人佐)、第四隊堀祥(堀東雲軒玉隱)、第五隊安東家久(安東周防守,家忠之弟)、第六隊高野大膳互相配合交替輪流進行攻擊(戸次軍談中形容此時道雪的軍勢「卍字追迴、八字散開」),進擊至莒崎一地,此時高野大膳奮勇討殺了於前軍指揮的衛藤尾張守,敵軍皆因為道雪的夾擊攻勢而做四散逃,道雪進擊討取3百餘人,後於8月5日率4千追擊了原田親種軍勢往生松原,其父原田隆種雖派一族之原田親秀率三千援助親種(第一次生松原之戰),但親種之子秀種(年僅12歲)以下太田孫左衛門忠茂、池園四郎兵衛種之、原田伊豆守種冬、笠新八與昌、上原新左衛門泰元等家臣戰死、親種也被射落馬下兵敗逃命。清水宗知也受到追擊掃蕩僅剩20餘人由新宮町乘船回了毛利領地。
8月19日,秋月種實終於因為失去了毛利家的援助而降服大友軍。11月25日,道雪從筑後山隈城移動到高良山下的富本(問本)城,28日,道雪為了確保筑後國人問註所鎮連不參與筑前國人反亂,並感念其父鑑豐於永祿7年為大友家出兵筑前討伐筑紫惟門於5月2日忠戰而亡,娶了鑑豐之女仁志姬為正室。
永祿12年(1569年)1月,大友宗麟親率五萬大軍征討「肥前之熊」龍造寺隆信,道雪和吉弘鑑理先後拒絕了隆信的投降交涉,大友軍於3月23日開始攻擊,道雪與大友諸將領三萬進攻江上武種的勢福寺城並使其降服,4月6日吉弘鑑理於多布施口一地擊敗龍造寺軍主力,欲進擊之時突然發病而錯失良機。一方,在龍造寺隆信的聯絡下毛利元就見隙率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乃美宗勝4萬餘人由吉田郡山城出發經由海路於4月15日包圍立花山城並斷絕水脈,17日在道雪建議下派出城親冬提出與龍造寺的議和,後隆信也派遣老臣納富信景慰問辛勞議和的道雪,並贈送名馬一匹。宗麟令道雪等將回軍前往立花山城,大友軍3萬於5月5日集結於博多,道雪先於5月6日率軍與田尻鑑種一同進攻毛利軍熊谷信直等於香椎一地的陣營觸發一場小戰,此戰道雪自身持槍殺敵,但吉川元春以鐵砲隊防禦其攻勢,5月13日毛利軍為了支援寶滿城的高橋鑑種包夾大友軍而度過多多良濱川於博多松原附近放火與大友軍交戰四回但被道雪以1千2百精銳弓箭隊阻止其進軍。
5月18日元春和隆景率毛利軍4萬餘再次出戰,道雪、鑑理、鑑速則率兵1萬5千分三隊為先鋒於多多良濱布陣,之後配置了約2萬的大友軍力與之對峙,雙方激戰期間,道雪衝陣斬財滿越前守等十餘人並擊敗吉川元春先鋒楢崎信景之際遭到香川春繼以弓箭反擊不得前進,且吉川元春以鐵砲攻勢橫擊而不得不撤退,雖然大友軍此時處於劣勢接近戰敗,但隨後道雪見到小早川隆景率吉見正賴、尼子元秋移軍長尾一地整軍時的陣形空隙,先以8百人鐵砲隊密集射擊後自身拔刀乘馬單騎(《筑前國續風土記》載此時道雪乘馬)率先衝入敵陣營中,緊跟著道雪的家臣團也一擁而上,毛利軍此時無法敵擋被衝退三町距離導致毛利軍全線撤退回立花山城下各營寨,大友軍也因吉川元春的攻勢戰損3~5百兵極度疲勞無法再進行攻勢而撤退往博多本陣[5],之後兩軍於21日、26日等又進行了大小18次的合戰但都無法決定勝負。直到閏5月3日,被包圍的立花山城大友方因糧盡而密使大友宗麟請求開城獲得同意,一方面毛利方也接受城將的降書,於是立花山城遭到毛利軍佔領,兩軍雖然暫時休戰但大友軍繼續結陣於筑前博多。此時道雪等大友家老建議大友宗麟於6月1日回師豐後進行下一步計畫。
6月22日毛利軍1萬餘騎從名島多多良河口以水軍進攻博多西側的鳥飼村打算偷襲大友軍背後,道雪2千騎迎擊,臼杵鎮氏、綿貫吉兼、戶次鎮直、十時連久、森下中務等奮勇突擊驅散毛利軍,之後道雪又與臼杵鑑速、吉弘鑑理等大友軍進攻挑釁的毛利軍,燒毀立花山城下一營寨。8月7日大友軍五條鎮定在立花山下香椎與毛利軍觸發遠矢原之戰但仍無法決定戰局,25日大友軍的一隊察知於新宮浦的毛利水軍與宗像水軍正進行物資補給,於是進行了襲擊。
此後戰事持續膠著狀態,直至10月,毛利元就因為大友宗麟採用吉岡長增之計策以大內輝弘乘虛奪取山口高嶺城並且出雲月山富田城方面也遭受「尼子復興軍」攻擊,遂下令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立刻撤退回國。15日道雪、吉弘鎮信趁機追擊毛利軍,毛利軍陣亡者約3千4百91人。以上系列戰役為堪稱中世紀日本九州最大的合戰「多多良濱之戰」。
10月13日,大友三老(道雪、鑑理、鑑速)於「蘆屋會談」中決定攻擊筑前混亂的元兇高橋鑑種,11月14日於宇美一地布陣,15日於寶滿城九峰觸發鐵砲戰(道雪小姓淵觀藏十八兵衛 以身蔽道雪),高橋鑑種透過吉弘鑑理進行了投降,原本道雪打算令其切腹自盡,但是在宗麟心軟之下只將其流放至小倉城。後道雪繼續於筑後山隈城擊破秋月種実。期間於11月9日,大友與毛利兩家和睦成立,殘留在立花山城的乃美宗勝開城接受大友軍的護送回毛利領地,立花山城終於又回歸大友氏,此後短暫由吉弘鎮信代替最初預定為立花山城督的父親吉弘鑑理為城代。
擊退毛利軍後的大友軍繼續實行攻打龍造寺隆信的計劃,於元龜元年(1570年)大友六萬大軍包圍了佐賀城,道雪、臼杵鑑速等持續與、龍造寺隆信、鍋島直茂進行數場局地戰互相牽制,但都無法影響整個大戰局。這時道雪因為包圍時間甚久導致筑前勢力不穩而早先向宗麟提議撤軍但不被接受。8月20日大友軍總大將宗麟之堂弟的大友親貞遭到鍋島直茂的夜襲,被成松信勝奪去了首級,大友軍失去主將而接連撤退,這時道雪以殿軍防備陣勢抵擋追擊。 此戰大友軍戰死者雖有二千人以上,但並無影響其威勢,此時龍造寺隆信仍不得不屈服於大友氏之下,送出了龍造寺信周為人質,大友軍遂撤退回豐後。立花道雪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Qychxt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