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元禪師(どうげん,1200年-1253年),日本鎌倉時代著名禪師,將曹洞宗禪法引進日本,為日本曹洞宗始祖。為永平寺住持,人稱永平道元。晚年自號希玄,故又稱希玄道元。謚號佛性傳東國師、承陽大師。
生平
日本貞應二年(1223年),渡海來到中國南宋學習佛法。在天童寺長翁如淨門下開悟,得到印可傳承。回到日本之後,創立位於福井縣的永平寺,提倡曹洞宗默照禪法,提出「只管打坐」的修行法門。
著作
著有《正法眼藏》。
相關電影
以道元禪師生平為題材的電影為2009年日本電影《禪 ZEN》。故事內容是改編自大谷哲夫的2001年出版的小説『永平の風 道元の生涯』,由高橋伴明導演,中村勘太郎飾演道元禪師。


快川禪師-快川紹喜(生年不詳-1582年4月25日),是日本戰國時代至安土桃山時代臨濟宗的僧人。俗姓是土岐氏,美濃國出身。名字是紹喜。字是快川。
概要
繼承自妙心寺的仁岫宗壽。就任美濃國的寺院妙心寺第43世,成為美濃崇福寺的住職。在永祿7年(1564年)被甲斐國的武田信玄招攬而進入惠林寺(甲州市鹽山),擔任武田家和美濃齋藤家的外交僧,弘治2年4月(1556年)時,齋藤道三被嫡子義龍殺死,道三的女婿‧尾張的織田信長向美濃出兵而形成抗爭狀態,鄰國的武田家介入美濃的情勢,於是齋藤織田雙方建立起友好關係。在甲斐向信玄授予「機山」的法號。
後來織田信長發動甲州征伐,武田家滅亡令到領內陷入混亂,自中世以來寺院就被日本社會視為神聖的地方,但是因為與信長敵對的六角義定等被匿藏在惠林寺,以及快川拒絕織田信忠引渡義弼等人的要求,於是信長放火燒山,最後與其他僧人一同被燒死。這時留下「安禪不必用山水,滅卻心頭火亦涼」(安禅必ずしも山水を用いず、心頭滅却すれば火も亦た涼し)的辭世句而廣為人知(與杜荀鶴的「安禪不必須山水,滅得心中火自涼。」相似),這是在『甲亂記』中,與快川對答的高山和尚的說話,因為在同時代的文獻中沒有記載,而是在近代的編纂物中登場,因此有可能不是快川的逸話。
「滝のぼる 鯉の心は 張り弓の 緩めば落つる 元の川瀬に」的說話亦是廣為人知。
弟子有以教育伊達政宗而有名的虎哉宗乙。
“    安禪不必須山水,滅卻心頭火自涼。    ”
—— 快川紹喜辭世詩,引自杜荀鶴的《悟空上人寺院夏日題詩》 奇特!看看歷代禪師們各種圓寂方式(圖)|禪師 | 圓寂 | 善昭禪師 | 宗淵禪師 | 民國 | 妙善和尚 | 天朝風雲 | 看中國网


 禪宗中有一句話說:“如果您破壞思想,它將從火中冷卻下來”。這個詞組最初是在中國詩人Tsutsukuru的詩人中找到的,但是在日本廣為人知的原因是臨濟宗仁寺學堂的禪宗僧侶Kaikawa Kaikawa的軼事。
 Kaikawa Zen是一位著名的牧師,他在戰國時期受武田信玄的邀請,進入武林寺作為武田家族的顧問。然而,Erinji被攻擊武田軍隊的Oda軍隊燒毀。澤尼川先生對那些逃到山門上方的門徒大喊,說:“讓我說說如何來到這架飛機時滾動聖環。” 最終,當火焰終於逼近時,禪宗Kaikawa最終被告知自己已經陷入了燃燒的火焰中,並說:“ Anzen不一定要用山里的水。是的
 “頭腦破壞”的“頭”和“拒絕”是下標,沒有任何意義。換句話說,“擊敗”“心臟”。摧毀心臟並不意味著失去心臟,而是準備心臟。通過準備自己的想法,當天氣炎熱時,它意味著自然地接受它。廣義上,“火”和“熱”可以改寫為“煩惱”。總會有煩惱,但是您如何看待它,如何面對它呢?面對您的不是外部,而是內部。這意味著面對您的心臟並做好準備很重要。
 順便說一下,下令艾琳芝大火的織田信長本人在本能寺被大火包圍。當時,據報導,封臣說光秀光秀引起了叛亂,並說:“永遠不要來。” 它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壞事,無可奈何。感覺就像是戰國世界的話,生與死的話。
 但是,我們只能被冷熱所吸引。麻煩像天空中的雲彩一樣從一個湧到另一個。儘管明亮的月亮在夜空中閃耀,但您很容易忘記自己被惱人的雲彩所照亮。
  我不想看到月亮蜥蜴的村莊,但我正在尋找一個期待已久的人的內心
 如果您在晚上入睡,那麼清理頭腦並在觀看晴朗的月亮時清理頭腦又如何呢?


摘自《星雲禪話·百味具足》,原題為“滅卻心頭火自涼”,主人公是日本戰國時代臨濟宗僧快川紹喜禪師。正如星雲大師所說:“真正的禪者,即使面臨險惡的環境,也能放下萬緣、提起正念。”快川紹喜禪師就是這樣一位禪者,“ 參禪何須山水地,滅卻心頭火自涼!”禪師火中一語,真是振聾發聵!
日本軍閥火燒佛寺,住持臨終一語驚世。(圖片來源:資料圖片)
參禪何須山水地,滅卻心頭火自涼!(圖片來源:資料圖片)
快川紹喜禪師是日本戰國時代臨濟宗的僧人。在那個群雄割據的時代,快川紹喜禪師由於受到著名的武將——武田信玄之禮請,而擔任惠林寺(今屬日本山梨縣鹽山市)住持一職。
後來,武田氏為織田信長所滅,連歸順的遺臣,後者都要一併殲滅,於是織田信長的軍隊前往攻打惠林寺,要求交出藏匿在寺中的武田遺臣及餘黨。由於惠林寺不從,織田的軍隊竟然放火燒寺。
不久,熊熊大火就一路竄燒到僧房、禪堂及開山堂,一間接一間地燒了起來。全寺一百五十餘名僧眾被烈火逼得紛紛逃到殿堂樓上,就在這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惠林寺住持快川紹喜禪師忽然高聲說:“大家趕快加緊用功!”禪師炯炯有神的雙眼,鎮定地掃過每一名僧人:“我現在問你們:在熊熊大火之中,如何大轉法輪?”
這時候,織田信長的軍隊一看快川紹喜禪師和眾僧人接連逃到尚未著火的殿宇上,立刻毫不留情地在四周堆放木柴,引燃火苗。
“快參!快參吶!”在一片火光中,快川紹喜禪師連連催促著大家用功。
眼看沖天烈焰已將襲捲而至,眾人木然不知所對。
此時,只聽到快川紹喜禪師一字一字地說出:“參禪何須山水地,滅卻心頭火自涼!”
【養心法語】人常會為外境所逼:人情的壓力、責任的負荷、貧病的煎熬等等,各種的困厄迫害,總不免讓人變得徬徨脆弱,不知如何面對。但是真正的禪者,即使面臨險惡的環境,也能放下萬緣,提起正念。所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以心力來轉化境界,只要有禪心,自然就能如快川紹喜禪師所說“參禪何須山水地,滅卻心頭火自涼”。(中華書局新版《星雲禪話·百味具足》)
----------------
十二世紀時,中日雖未有正式邦交,但民間已經貿易頻繁,商人、僧侶的往來甚為活躍,日僧赴中國學禪返國弘揚者為數甚多。榮西禪師初學顯密二教於比叡山,尤擅長於台密,為葉上流的創祖。榮西為研究禪法,兩度入宋,參謁天台山萬年寺虛庵懷敞禪師,承襲臨濟宗黃龍派的法脈,而後發展成日本禪宗的主流。
日本禪宗雖早於奈良時代即開始流傳,但並不興盛,真正獨立成宗,造成廣大影響者,首推榮西禪師所開創的臨濟宗。榮西禪師自宋歸國後即全力倡弘禪法,在他不斷推展下,禪宗呈現朝氣蓬勃的景象,其後又陸續有宋、元高僧來到日本,使臨濟宗愈見興隆,故榮西禪師被尊為日本臨濟禪門祖師。
榮西(公元一一四一~一二一五年),榮西自幼聰敏超群,八歲就隨父親讀《俱舍》、《婆沙》等深奧的經論;十一歲師事吉備郡安養寺靜心上人;十四歲登比叡山出家受具足戒;十七歲靜心上人入滅,即依師遺言,追隨師兄千命法師禀受虛空藏法,於苦修精誠中,屢見靈異。
榮西雖深入經藏,卻常感不足,又聞中國禪法興盛,於是在二十八歲這一年,興發南游之思。仁安三年(公元一一六八年)四月,榮西乘商船由博多出發,抵達明州(今浙江寧波)。
榮西初次歸國,至第二次入宋,期間約有二十年,一方面致力於禪與密法的研究和實踐;另一方面暫居九州,作再度入宋的準備。文治三年(公元一一八七年),榮西四十七歲時再度入宋,希望經由中國轉赴印度。榮西於四月由日本渡海出發,到達臨安(杭州),參見知府安撫侍郎,表奏擬赴印度之意,然知府以「關塞不通」回絕,故榮西轉往赤城天台山,依止萬年寺虛庵懷敞禪師學禪。
虛庵禪師為臨濟宗黃龍派第八代嫡孫,為禪門之耆老。榮西於虛庵禪師處盡心鑽研,參究數年後,終於悟入心要,得虛庵禪師的印可,繼承臨濟正宗的禪法。
建久元年(公元一一九○年),榮西在天台山取道邃法師所栽之菩提樹枝,交付商船運回日本,植於築前國(福岡)香椎神祠。當時榮西說:「我國未有此樹,先移植一株於本土,以驗我傳法中興之效,若樹枯槁,則吾道不行。」建久六年(公元一一九五年)春分,將菩提樹分種於東大寺;元久元年(公元一二○四年)再取分枝,種於建仁寺,兩處皆繁茂垂蔭,迄今依然。
建久二年秋,榮西臨行辭別,虛庵禪師授予菩薩戒及法衣、印書、缽、坐具、寶瓶、柱杖、白拂等法物,以及釋迦牟尼佛以下二十八祖圖,並囑咐榮西應善護持,歸國布化,開示眾生,繼正法命。榮西頂戴信受,於七月揚帆歸日,安抵平戶島葦浦。
據《延寶傳燈錄》記載,皇帝下詔徵問,榮西答稱:「我國禪宗非今始有,昔傳教大師嘗撰《內證佛法相承血脈》一卷,是為最初舉揚達摩直指的禪法。良辯昏愚無知,興發天台山僧眾誣衊我,禪宗若非,則傳教大師亦非;傳教大師若非,則天台宗的教法亦不能成立;天台教法不能成立,則台徒豈能拒我乎?甚矣!可見其僧徒不明祖師意也。」當時有識之士聞後,以禪師之言為善,遂更加輔助其禪法的宣揚。建久六年,榮西在博多建立聖福寺,參禪者四方雲集,聲名遠播,此為日本禪寺的創始。建久九年,榮西撰《興禪護國論》三卷,是日本最早的禪書,說明禪對國家的重要性及佛法與王法的相依相關,主張佛法的至極即是禪,甚受歡迎。
由於榮西禪師鼓吹禪風,提高時人研究禪宗的興趣,促成入宋學禪的風潮。如公元一二二四年,明全和尚偕弟子道元禪師入宋求法,歸國傳曹洞宗法脈,開創越前永平寺;爾後中國南宋滅亡,不滿於元朝統治的禪僧,紛紛避難於日本,使得日本禪宗得以迅速發展,在各宗派中取得極大的優勢,此皆為榮西禪師之功。
-----------------------
安禪不必須山水滅卻心頭火自涼《碧巖錄》
選自《白馬入蘆花——通過禪語悟人生》 (細川景一著1987.7禪文化研究所出版)
 此詩句出自中國後梁時代詩人杜荀鶴的《夏日題悟空上人院》。
 三伏閉門披一衲,
 兼無松竹蔭房廊。
 安禪不必須山水,
 滅得心中火自涼。
 ----在夏日的酷暑中,悟空上人依然身著一件破袈裟,規規矩矩地坐禪。周圍沒有一棵松,也沒有一竿竹,無處避暑,完全如在火焰中。如此情景,似乎坐禪沒必要去尋求寂靜的山林或水邊。而上人卻能夠滅卻心頭超越寒暑,似乎酷暑也不會煩其心,炎熱也其樂融融。----
 這里特意將詩的後二句摘取出來。但是使這詩句聞名的卻是山梨縣鹽山惠林寺的快川紹喜禪師。因“風林火山”而著名的甲斐的武田信玄曾師從快川禪師習禪。後來在武田家被織田信長滅亡,快川禪師在武田家殉身。
 信長襲擊快川所居的惠林寺,放火焚燒寺院,把快川及百餘僧眾逼到山門樓上,信長又在山門周圍堆上柴薪從四麵點起火來。大火立刻熊熊燃起,眾僧人在猛烈大火中毅然赴死。
 在被烈火包圍中,禪師向弟子們講的最後的話就是誦出了這二句詩。
 “安禪”與坐禪的意思相同。要想專心地坐禪,自然希望有山林水邊這樣安靜的環境。但是正如大德寺(京都紫野)的開山祖師大燈國師曾吟誦過的那樣:
 坐禪於四條五條橋上,見行人如深山林木。
 如果經過長年的修行磨煉,即便是在喧鬧的都市也能靜心坐禪。應該說,坐禪必須要做到即使在紛雜喧鬧中也能入定。
 “心頭”說的是拘泥於事物的分別心(煩惱)。“滅卻”則是把這些心中的煩惱、雜念去掉。也就是說,如果能夠斷然拋卻分別心而歸於無心,那麼噪音也好,酷熱也好,毫無所謂。只要堅定了自己,不為即將焚毀自己的火焰和恐懼所紛擾,火也覺得涼爽。
 火當然還是熱的,但能夠欣然、安靜、豁達地接受它的熱,這種心境則表現為“涼”。
 禪就是培養人接受初始的心,並不會出現讓人在火中還感覺冷的奇蹟。
-----------------
安禪不必須山水滅卻心頭火自涼《碧巖錄》
選自《白馬入蘆花——通過禪語悟人生》 (細川景一著1987.7禪文化研究所出版)
安禪不必須山水滅卻心頭火自涼《碧巖錄》
 此詩句出自中國後梁時代詩人杜荀鶴的《夏日題悟空上人院》。
 三伏閉門披一衲,
 兼無松竹蔭房廊。
 安禪不必須山水,
 滅得心中火自涼。
 ----在夏日的酷暑中,悟空上人依然身著一件破袈裟,規規矩矩地坐禪。周圍沒有一棵松,也沒有一竿竹,無處避暑,完全如在火焰中。如此情景,似乎坐禪沒必要去尋求寂靜的山林或水邊。而上人卻能夠滅卻心頭超越寒暑,似乎酷暑也不會煩其心,炎熱也其樂融融。----
 這里特意將詩的後二句摘取出來。但是使這詩句聞名的卻是山梨縣鹽山惠林寺的快川紹喜禪師。因“風林火山”而著名的甲斐的武田信玄曾師從快川禪師習禪。後來在武田家被織田信長滅亡,快川禪師在武田家殉身。
 信長襲擊快川所居的惠林寺,放火焚燒寺院,把快川及百餘僧眾逼到山門樓上,信長又在山門周圍堆上柴薪從四麵點起火來。大火立刻熊熊燃起,眾僧人在猛烈大火中毅然赴死。
 在被烈火包圍中,禪師向弟子們講的最後的話就是誦出了這二句詩。
 “安禪”與坐禪的意思相同。要想專心地坐禪,自然希望有山林水邊這樣安靜的環境。但是正如大德寺(京都紫野)的開山祖師大燈國師曾吟誦過的那樣:
 坐禪於四條五條橋上,見行人如深山林木。
 如果經過長年的修行磨煉,即便是在喧鬧的都市也能靜心坐禪。應該說,坐禪必須要做到即使在紛雜喧鬧中也能入定。
 “心頭”說的是拘泥於事物的分別心(煩惱)。“滅卻”則是把這些心中的煩惱、雜念去掉。也就是說,如果能夠斷然拋卻分別心而歸於無心,那麼噪音也好,酷熱也好,毫無所謂。只要堅定了自己,不為即將焚毀自己的火焰和恐懼所紛擾,火也覺得涼爽。
 火當然還是熱的,但能夠欣然、安靜、豁達地接受它的熱,這種心境則表現為“涼”。
 禪就是培養人接受初始的心,並不會出現讓人在火中還感覺冷的奇蹟。
---------------
參禪何須山水地,滅卻心頭火自涼(星雲大師)
快川紹喜禪師是日本戰國時代臨濟宗的僧人。在那個群雄割據的時代,快川紹喜禪師由於受到著名的武將——武田信玄之禮請,而擔任惠林寺(今屬日本山梨縣鹽山市)住持一職。
後來,武田氏為織田信長所滅,連歸順的遺臣,後者都要一並殲滅,於是織田信長的軍隊前往攻打惠林寺,要求交出藏匿在寺中的武田遺臣及餘黨。由於惠林寺不從,織田的軍隊竟然放火燒寺。
不久,熊熊大火就一路竄燒到僧房、禪堂及開山堂,一間接一間地燒了起來。全寺一百五十餘名僧眾被烈火逼得紛紛逃到殿堂樓上,就在這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惠林寺住持快川紹喜禪師忽然高聲說:“大家趕快加緊用功!”禪師炯炯有神的雙眼,鎮定地掃過每一名僧人:“我現在問你們:在熊熊大火之中,如何大轉法輪?”
這時候,織田信長的軍隊一看快川紹喜禪師和眾僧人接連逃到尚未著火的殿宇上,立刻毫不留情地在四周堆放木柴,引燃火苗。
“快參!快參吶!”在一片火光中,快川紹喜禪師連連催促著大家用功。
眼看沖天烈焰已將襲卷而至,眾人木然不知所對。
此時,只聽到快川紹喜禪師一字一字地說出:“參禪何須山水地,滅卻心頭火自涼!”
人常會為外境所逼:人情的壓力、責任的負荷、貧病的煎熬等等,各種的困厄迫害,總不免讓人變得彷徨脆弱,不知如何面對。但是真正的禪者,即使面臨險惡的環境,也能放下萬緣,提起正念。所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以心力來轉化境界,只要有禪心,自然就能如快川紹喜禪師所說“參禪何須山水地,滅卻心頭火自涼”
------------------------
快川紹喜禪師是日本戰國時代臨濟宗的僧人。在這個群雄割據的時代,快川紹喜禪師由於受到著名的武將———武田信玄之禮請,而擔任惠林寺(山梨縣鹽山市)住持一職。(圖/李蕭錕)
後來,武田氏遭到織田信長所滅,並且連歸順的遺臣都要一併殲滅,於是織田信長的軍隊前往攻打惠林寺,要求交出藏匿在寺中的武田遺臣及餘黨。由於惠林寺不從,織田的軍隊竟然放火燒寺。
不久,熊熊大火就一路竄燒到僧房、禪堂及開山堂,一間接一間地燒了開來。全寺一百五十餘名僧眾,被烈火逼得紛紛逃到殿堂樓上,就在這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惠林寺住持快川紹喜禪師忽然高聲說:
「大家趕快加緊用功,」禪師炯炯有神的雙眼,鎮定地掃過每一名僧人:「我現在問你們:在熊熊大火之中,如何大轉法輪?」
這時候,織田信長的軍隊一看快川紹喜禪師和眾僧人,接連逃到尚未著火的殿宇上,立刻毫不留情地在四周堆放木柴,引燃火苗。
「快參!快參吶!」在一片火光中,快川紹喜禪師連連催促著大家用功。
眼看沖天烈焰已將襲捲而至,眾人木然不知所對。此時,只聽到快川紹喜禪師一字一字地說出:「安禪不必須山水,滅卻心頭火自涼」。
人常會為外境所逼:人情的壓力、責任的負荷、貧病的煎熬等等,各種的困厄迫害,總不免讓人變得徬徨脆弱,不知如何面對。
但是真正的禪者,即使面臨險惡的環境,也能放下萬緣,提起正念,所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以心力來轉化境界,只要有禪心,自然就能如快川紹喜禪師所說「安禪不必須山水,滅卻心頭火自涼」。
--------------------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