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立道歉網頁,讓所有性受害者、性加害者都可透過書寫,把渴望的真誠道歉,在網路世界被實現

家暴犯/家暴地圖/終止對女性施暴One Billion Rising,OBR(十億人起義)V-Day女權運動/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每3位就有1位女性,也就是10 億人,一生當中,曾經受到性侵或暴力虐待/「男性若能自在地哭泣,就表示父權體制有改善。」/「男性為何面對女性哀求,仍會性侵女性?因為他們從小被教育不要有感情。」//傳統對男性的要求必須根除,讓男性從表露情感、能哭開始,懂得體會並尊重他人情緒/希望透過全球民眾自動自發,來減少性侵、家暴事件發生。/不可能單靠女性努力,還需要男性支持,只有男性都成為V-MEN(反暴力運動的男性」,十億人共同起義活動才會成功。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從譴責、憤怒加害者的作為,到召喚加害者真誠反省與道歉,這是終止性暴力運動的大翻轉。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世界各地,有許許多多的性受害者。不管他/她有否站出來或仍在黑暗角落舔著自己的傷口,他/她們在等待一個真誠的「道歉」。即便他/她們上法庭、媒體等控訴,想找回真相或正義,甚至咒詛加害者,但那內在心靈最深處,最終渴望的還是加害者真誠的「道歉」。
全球女權鬥士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在全球反暴力的貢獻與能量沒有人可以超前,可是,如同許多性受害者一般,伊芙沒等到父親的道歉。記得她5年前來台演講時,整場能量超滿,可是當談到她最遺憾的事實,她垂著眼淚說,「去年父親過世了,但他沒有道歉。」
讓道歉成為全球社會運動
沒想到,今年我到紐約再度造訪她時,她拿了一本《道歉》(The Apology)英文初稿給我,她說,「我不再等待父親的道歉,我決定自己執筆,寫出父親對我的道歉。」我當場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接著,她又說,「我要讓道歉成為一個全球社會運動。」
我立刻明白,這不是只是一本書,伊芙還要透過這本書,再次捲起全球的道歉、療癒、和解的行動。她要成立道歉網頁,讓所有性受害者、性加害者都可透過書寫,把渴望的真誠道歉,在網路世界被實現。她也要性加害者透過這本書,覺知他們所造成性受害者的傷害是什麼?召喚他們,願意寫下他們真誠的道歉。
我被她的語言與偉大的願景所懾服,為了終止暴力,伊芙的腦袋從未停止思考,她隨時都在想如何有效讓更多人進來參與,她想的是布局全球、全球策略。從創作、演出「陰道獨白」起,她的任何行動都牽動全球,目前每年有上百個國家、數千個城市,演出「陰道獨白」。接著,她又發起全球「十億人站起來反暴力」行動,累積超過億人次參與行動,這可以說是全球參與數量最多的終止暴力行動勵馨20年來,隨著伊芙腳步,幾乎無役不與,也自願成為亞洲區協調人之一。
我知道,伊芙每發起一個行動,都想得很深、很遠,她深知終止暴力,除了女人的串聯之外,男性朋友的參與是重要的,而兩造之間的療癒、和解是終究要面對處理的,此次《道歉》一書開啟了這道門。我當場承諾,勵馨願意成為道歉運動在華文世界的接口與倡議者
《道歉》一書,伊芙以父親全知觀點,寫了一封長信給自己。她想像父親對她道歉,寫出她一直想聽到的話,完成《道歉》一書。書中,她勇敢、誠實又慈悲的轉化她受到的虐待。她進入了父親兒時的生活,看見潛藏在家中的暴力,崩毀了年幼父親的心靈,最終影響了自己另組成的家庭世代間,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書信中最讓人需要慢慢閱讀,甚至時而停格、掩書,找到一點空間呼吸,再回來閱讀的是,伊芙寫到了兒時與父親的甜蜜,如何一點一滴的變調至性侵及虐待的始末,而她又如何在身心破碎中努力、勇敢的走出陰影,活出自己。
召喚加害者真誠反省與道歉
透過這封字字血淚的書信,伊芙不但為自己,也為所有受暴者提供一種嶄新的可能,她跳脫法院訴訟的羞辱、訴諸媒體的控訴。伊芙身為倖存者,她在書寫中,透過理解與釋放,讓自己重獲自由。她誠實又貼切的告解自己與父親的意念與情感,彷彿一場今生來世的陰陽對話,所有的憤怒、悲傷與愛,都在對話中逐漸鬆脫,一個受困心靈終於在真誠告解與道歉儀式中,完成了跨越生死的和解。
我佩服伊芙在反暴力運動,她自身摸索,從亂倫性侵的羞辱中,找到力量與啟示,為自己、為全世界啟開了一扇大門,更親身示範,從譴責、憤怒加害者的作為,到召喚加害者真誠反省與道歉,這是終止性暴力運動的一個大翻轉,具有時代革命性的啟動,誠如,伊芙說的,要讓道歉成為一個全球社會運動,你我都可以有勇氣、誠實和原諒,也可以道歉、療癒,進而和解。
(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道歉》:走過亂倫陰影,她用和解撫平性暴力的傷痛 | 紀惠容 / | 獨立評論 http://bit.ly/2PPNrJc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