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殺與動物展覽原住民

1835年起直到1958年人類動物園(人類學博覽會)還存在+19世紀初至20世紀中,有14億人曾「享受」並「支持」這種人類動物園。「人類動物園」的現象在1870年於許多歐洲重要城市如漢堡、米蘭、巴黎和倫敦開始盛行/1903年日本殖民下的朝鮮時代, 大阪一場展覽震撼各地。會場展出日本北方原住民阿伊努族、琉球民族,台灣人以及兩名朝鮮女性,讓日本當地民眾「參觀欣賞」。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當今社會風氣開放,女權意識逐漸抬頭,和過去相比,女性於職場、於家庭上的地位多有提升,儘管爭取兩性的真正平等、同工同酬的道路仍舊漫長,至少越來越多人願意一起努力,#MeToo運動可說是加速前進的催化劑。我認為的是,正因為是現在這個社會,#MeToo運動才有機會出現,且擁有很大的影響力,倘若是過去較為保守的時候、那個仍然是男性掌管權力、握有發話權的年代,#MeToo即便有出現多半也僅會曇花一現。珍妮佛肯特的新作《夜鶯的哭聲》從籌備到拍攝到推出,前前後後至少花了六、七年,就時間上來看和#MeToo是有重疊到,但和#MeToo應是沒有直接關係,然妙的是她所講的這一個故事,卻不免讓人聯想到#MeToo。
《夜鶯的哭聲》以18世紀為故事背景,身為澳洲人的珍妮佛肯特自然以澳洲歷史為題材,在公元1770年英國航海家庫克船長發現了澳大利亞東海岸,除將之命名為新南威爾斯(New South Wales,NSW)外,更宣布此地為英國所有,而到了1783年英國宣布美國獨立,英國亟欲尋找能夠代替美國的殖民地,最後英國鎖定了澳大利亞,於1788年1月18日由菲利普船長率領共11艘艦隻、約1530人抵達澳大利亞雪梨灣,其中更有著730多名囚犯,幾天後的1月26日,英國正式在傑克遜港(今雪梨港)建立首個殖民地,當作是英國本土的囚犯流放地(1829年遭併吞的西澳同樣成為囚犯的流放地,)。幾年後首批英國人移民澳大利亞,並以雪梨為中心逐漸向內陸發展,在這過程中免不了的就是澳大利亞原住民與英國移民者的抗爭衝突明明才是這塊大陸的主人,可土地卻被視為「無主之地」不斷的遭到搶奪佔領,澳大利亞原住民哭喊失聲卻始終無用,這段歷史成了他們永遠的痛,也因此當於1901年成立的澳大利亞聯邦將1月26日訂為「澳洲日」(國慶日),用來這個紀念殖民地誕生的日子時,才引發了不少爭議與遭到強烈抗議


榮獲第 75 屆(2018年)威尼斯影展評審團特別獎、由珍妮佛肯特導演執導的《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情描述 1920 年塔斯馬尼亞島的一名 21 歲愛爾蘭囚犯克萊兒(艾琳佛朗西絲)被判七年徒刑,她非常渴求殘暴的中尉霍金斯(山姆克萊弗林)放她自由,然而霍金斯非但不肯,還屢次玷汙克萊兒,最後甚至因一次與克萊兒丈夫的衝突後心生不滿,進而當著克萊兒的面殺了她老公與新生的嬰兒。
失去一切的克萊兒,矢志要替丈夫復仇,由於無法從英國當局得到公正的審判,克萊兒尋求原住民比利(貝嘉利嘉南拔)的幫助,決心要贖回正義。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崎嶇而漫長的復仇之路
本片在去年威尼斯影展放映後,影評說出:「沒有任何單字可以形容《夜鶯的哭聲》有多殘忍」的話語,更有觀眾看完對片中的血腥、暴力和性剝削感到不適,這些評價和迴響,讓我在看《夜鶯的哭聲》之前帶著一定程度的抗拒,直覺想到這是一部關於復仇和虐殺的電影。
然而看完本片之後,我心中的疑慮消除泰半,誠然部分情節的確讓人感到不舒服,但電影中英國人對原住民的殘忍凌虐、屠殺,是歷史上無可抹滅的事實,電影縱無能重演或還原那段史實,導演試圖拍出來依然可見其直面歷史的勇氣,人類的惡行不會因為膠卷的放映而灰飛煙滅,卻因著在屏幕外我們的見證,而可能多了一些同理心,進而心生不要再重蹈覆轍的想法。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夜鶯的哭聲》具備一個復仇電影的雛形,隨著情節的推動,很容易將觀眾導向和女主角克萊兒一樣同仇敵愾的憤恨心態,將三名無良加害者火速捉到報仇成功,的確是大部分人最想看到的結局。但諸多不對等,不論武器、人數或性別的不對等,都讓這場復仇路顯得崎嶇而漫長。導演在呈現最後兩方人馬對決的高潮戲碼前,讓我們各自看到他們內部的矛盾和糾結。克萊兒初始對比利猶有防備之心,一直以「黑鬼」稱呼他,她沒意識到被性別歧視的自己(路上一名男人說會放任自己老婆在外遊蕩不歸的老公,一定不是好丈夫),也成了種族歧視者。是經由比利的口說(英國人佔領我們的土地,殺我們的族人),自己一路上的見證,才稍弭平了這種歧視。而無論覓食、觀察敵情,乃至做草藥幫助克萊兒消除漲奶之痛,都讓兩人的關係漸趨融合,而找到和諧共生的可能。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反觀霍金斯那一方,他隨時都要滋事的心態卻一日未曾消褪,對原住民女人的染指,對協助其進城原住民(比利的叔叔)的恩將仇報,無一不讓人看得牙癢癢的,可是電影有意識地讓我們看到,置身這壞人窩裡有一名最年輕的士兵,他並非全然的惡,他曾問過霍金斯:「我們這樣不會被抓到嗎?」他被同袍諷刺他殺了克萊兒的小孩是件大事立馬出拳相向,都可看到他尚存一息的人性曙光。縱然最先被抓到也被虐殺最慘的是他,但他死前喊出的一聲「媽媽」是多麼哀傷,又些許惹人同情,我不禁會想,如果他有選擇,他會執意走這條路嗎?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對復仇的反思及卻步
年輕士兵慘死的哀嚎,像夢魘般縈繞克萊兒腦海不散,恐懼不時來侵襲她的靈魂。導演透過被烏雲覆蓋的月色,夜鶯聽來有些淒厲的鳴叫,去擴大克萊兒的心理暗影,手刃仇人的她,為何沒有因為報仇感到痛快?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揮之不去的害怕,甚至一度對要否復仇心生猶疑。有人說克萊兒最後還是要靠男人才能復仇,電影否定了女性自己的力量,又有論者認為其態度反覆,實在矛盾。然而克萊兒殺死第一個仇人時幾近殺紅了眼,相信無人能否認其單憑己力復仇的果感和勇氣,但也是因為這樣的近身肉搏,這樣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在其前面殞落,見證了生命消逝的她,卻也產生了自己是否也成了加害者的疑慮,這樣對復仇的反思和繼續復仇的卻步,與其說她懦弱、不夠堅定,我卻認為導演讓我們看到克萊而身為一個女人的柔軟,一個人的柔軟,讓我們對咸認的復仇電影,有了反向思考的可能。
電影呈現了人複雜的面向,人沒有絕對的善與惡,歧視者和被歧視者可能一體同源,加害者和被加害也可能一體兩面。你可能會說那中尉霍金斯呢?我們的確很難從他身上嗅聞到一絲善的氣味,確切的說法就是「無教化的可能」,但電影在呈現這樣的樣版人物之外,一樣矗立了與樣版稍有不同的人物景觀,如片中一對提供克萊兒和比利食宿的中年英國人夫妻,太太或許還用帶有疑懼的眼光看著比利,將食物放在地上,先生卻叫比利來桌上與大家一同用餐,備受禮遇的比利此時吃著吃著卻掉下淚來。這無疑是片中我最感動的一幕,我們一方面看到依然不全然歧視原住民的英國白人,同實卻揣想著比利落淚的緣由:本該有棲身之地的他,如今卻要仰仗陌生人的善意,才能換來好食好睡的一夜,遙相對照他說英國人佔領他們土地,殺光他們族人的話語,委實令人不勝唏噓。
要單純拍一部血漿四溢的暴力復仇片或許很容易,觀眾看完也會比較爽快,導演珍妮佛肯特顯然沒有要朝大家希望的那個方向去,而呈現關於復仇之外,人更多深邃幽微的複雜面向。不論是對歷史的直面與回顧,以期悲劇不再發生,或是關於人與人之間,有無可能經由理解而消弭歧見和歧視,珍妮佛肯特透過精準的場面調度和細膩的台詞堆砌,讓我們看到這部電影可貴的質地。尤其片中克萊兒吟唱的愛爾蘭民謠,或是比利所唱的原住民歌曲,當片尾兩人面向夕陽,歌聲交疊而匯聚出的強大情感,其中所散發的愛與溫暖,委實予人一種震懾人心的力量,《夜鶯的哭聲》是我今年看完永難忘懷的電影。   【影評】《夜鶯的哭聲》漫漫復仇路 – 電影神搜


夜鶯的哭聲 - Movieffm電影線上看 http://bit.ly/36nTGK1
電影簡介:  https://www.facebook.com/wmwff/videos/910152852684062/
《夜鶯的哭聲|夜鶯的哭泣》電影講述克萊爾多年過著奴隸般的生活,服侍殘暴的英國中尉霍金斯(山姆克萊弗林飾)。年僅21歲的她卑微懇求對方放她自由,霍金斯非但不答應,還喪盡天良地夥同士兵們,在她眼前虐殺先生和剛出生的小孩。傷心又憤怒的克萊爾,決心追殺這群四處燒、殺、擄、虐的人間惡魔,誓言不計代價、血債血償,以私刑為摯愛一一復仇!夜鶯的哭聲 | NOWnews 今日新聞 http://bit.ly/2N9voMj
年度最驚悚復仇大作《夜鶯的哭聲》挑戰觀眾極限,於威尼斯影展首映時,就因其以暴制暴的血腥情節太恐怖,觀眾紛紛嚇到逃出戲院,冒冷汗哭求「快停止!」就連影評也不忍直視:「沒有任何單字可以形容《夜鶯的哭聲》有多殘忍!」雖然驚心動魄的情節讓部分觀眾無法承受,但仍獲得影迷大讚:「大開眼界!導演重新定義何謂復仇!
▲《夜鶯的哭聲》(圖/傳影互動)
由震撼影壇的《鬼敲門》女導演珍妮佛肯特編導《夜鶯的哭聲》,聯手《飢餓遊戲》系列當紅男星山姆克萊弗林和《權力遊戲:冰與火之歌》矚目新星艾琳佛朗西絲,兩人分別飾演慘無人道的軍官,與被性侵後又被滅門的悲慘少婦,透過她失控的復仇血戰探討暴力與正義。
▲《夜鶯的哭聲》艾琳佛朗西絲化身憤怒人妻大開殺戒(圖/傳影互動)
《夜鶯的哭聲》劇情獲《水底情深》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激讚!電影去年入選威尼斯影展正式競賽,深受評審團主席吉勒摩的青睞,除了榮獲評審團特別獎,金獎大導更力邀珍妮佛肯特加入他即將於Netflix推出的最新恐怖影集,兩位驚悚片大導的聯手消息一出讓粉絲直呼超期待,更是迫不及待一睹《夜鶯的哭聲》!
▲《夜鶯的哭聲》獲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左二)激讚,與劇組合照(圖/傳影互動)
籌備醞釀五年的戰慄新作《夜鶯的哭聲》,從試鏡到拍攝更耗費近九個月才完成,其中有多達95%的鏡頭皆在澳洲深山中取景,拍攝艱難度直逼《神鬼獵人》,更讓導演壓力大到崩潰,自曝從劇本創作和電影前置就一直爆哭:「這部片幾乎要殺死我了!」
《夜鶯的哭聲》導演珍妮佛肯特(圖/傳影互動)
珍妮佛肯特坦言因為《鬼敲門》成功席捲全球票房,讓她受到不少大製作公司的邀約,「我感到很榮幸!但《夜鶯的哭聲》才是我真正想說的故事。我想探討『暴力』,特別是從女性的角度看待。」直逼人性最深暗處的恐怖心理,再加上珍妮佛獨特的驚悚暴力美學,《夜鶯的哭聲》風光拿下評審團特別獎、最佳新演員獎兩項大獎,成為今年必看最衝擊視覺與心理的復仇大作!
▲《夜鶯的哭聲》海報(圖/傳影互動)
克萊爾多年過著奴隸般的生活,服侍殘暴的英國中尉霍金斯。年僅21歲的她卑微懇求對方放她自由,霍金斯非但不答應,還喪盡天良地夥同士兵們,在她眼前虐殺先生和剛出生的小孩。傷心又憤怒的克萊爾,決心追殺這群四處燒、殺、擄、虐的人間惡魔,誓言不計代價、血債血償,以私刑為摯愛一一復仇!
《夜鶯的哭聲》戰慄劇情嚇逃觀眾 你敢看到結局嗎? | iLOOK電影 | NOWnews 今日新聞 http://bit.ly/2JIuO66
克萊爾多年過著奴隸般的生活,服侍殘暴的英國中尉霍金斯(山姆克萊弗林飾)。年僅21歲的她卑微懇求對方放她自由,霍金斯非但不答應,還喪盡天良地夥同士兵們,在她眼前虐殺先生和剛出生的小孩。傷心又憤怒的克萊爾,決心追殺這群四處燒、殺、擄、虐的人間惡魔,誓言不計代價、血債血償,以私刑為摯愛一一復仇!
以《鬼敲門》打破恐怖片成規的導演珍妮佛肯特,睽違五年執導驚悚作《夜鶯的哭聲》,故事描述丈夫和小孩被虐殺的女主角,決心憑一把獵槍走上憤怒復仇之路,隻身一人追殺一群官兵,驚心動魄的復仇大計堪稱女版《神鬼獵人》!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movies【開眼電影網】http://www.atmovies.com.tw http://bit.ly/2pqjO6E


丈夫小孩遭殘酷虐殺 女星拍性侵戲還有心理醫生現場待命
艾琳佛朗西絲為拿下《夜鶯的哭聲》角色,錄製超過15支試鏡帶,絕美歌喉讓導演珍妮佛肯特驚艷不已。(傳影互動提供)
以《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獲矚目的新銳女星艾琳佛朗西絲在新片《夜鶯的哭聲》飾演多次被冷血軍官性侵,決心踏上復仇之路的悲慘少婦。由於情節過於沈重,為了保護演員的身心狀況,劇組特別安排心理醫生於拍攝期間全天候現場待命,讓艾琳感動表示:「他們就像家人一樣關心、尊重我,這是我遇過最窩心的劇組了!」
艾琳佛朗西絲在《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中飾演雪諾的親生母親,去年轉戰大銀幕,為了忠實呈現痛失摯愛又遭受性暴力傷害的女性,她在開拍前特別透過專業心理醫生,與真正的性侵、家暴受害者見面懇談,更深刻了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回憶起這段經驗,艾琳表示最困難的並非演出性侵戲,「我有很強烈的責任感要誠實說出這個故事,所以最挑戰部分是我必須確保所有痛苦都是最真實的樣子。」而導演珍妮佛肯特也提到,鏡頭特別強調臉部表情,「我們想把重點放在主角的情緒變化。」透過艾琳的爆發表演,觀眾將與主角感同身受這段掙扎逃出黑暗的旅程。
《夜鶯的哭聲》由震撼影壇的《鬼敲門》女導演珍妮佛肯特編導,聯手《飢餓遊戲》系列當紅男星山姆克萊弗林、《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矚目新星艾琳佛朗西絲,兩人分別飾演慘無人道的軍官,與被性侵後又被滅門的悲慘少婦,透過角色間對彼此的傷害探討暴力與正義,驚心動魄宛如女版《神鬼獵人》。艾琳佛朗西絲為拿下《夜鶯的哭聲》女主角,自爆寄出至少15支試鏡帶,為證明歌喉符合角色設定,更預先錄製清唱試唱帶,沒想到她所錄製的歌曲恰巧是導演珍妮佛肯特心目中的歌單,意外獲得珍妮佛肯特刮目相看,稱讚:「我很高興你特別去學!」
導演珍妮佛肯特(左)捨棄更有名氣的演員,欽點艾琳佛朗西絲(右)成為《夜鶯的哭聲》女主角。(翻攝自網路)
艾琳笑說,當初只讀了5頁劇本就被女主角的遭遇震懾,並暗自下定決心:「這就是我的角色,我一定要得到!」身為影壇新人的她為了從眾多強勁前輩中脫穎而出,為戲下足苦功,主動錄製超過要求數量的試鏡帶和試唱帶,珍妮佛肯特也大方吐露選擇她的關鍵:「我們原本可以挑更有名氣的演員,但我只想找『對的演員』。」
《夜鶯的哭聲》挑戰觀眾道德底線,暗黑情節於威尼斯影展首映時讓影評也不忍直視,冒汗直呼:「沒有任何單字可以形容《夜鶯的哭聲》有多殘忍!」電影對暴力的深度探討成功獲得評審團主席《水底情深》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的青睞與激賞,風光拿下威尼斯影展評審團特別獎、最佳新演員獎。
艾琳佛朗西絲以精湛演技,刻畫出《夜鶯的哭聲》的角色情緒變化。(傳影互動提供)
丈夫小孩遭殘酷虐殺 女星拍性侵戲還有心理醫生現場待命 http://bit.ly/36wX9X1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