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實邊」西漢時期漢文帝、漢景帝-晁錯/人口,向荒僻的邊疆地區遷徙/柳條邊/封建王朝統治者,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帝為了維護邊塞地區的安定,能夠長期控制佔領的地區,往往都是從中原地區徵調大批人口,到邊塞地區建城,派兵駐紮,進行生產生活,這種遷移活動又稱“移民實邊”人口大遷移,在我國古代書中就有記載,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戰國時期,戰國初期的楚國,為了加強邊境地區管理,曾經遷移國內的貴族,到邊境地區開荒生活,發展邊疆經濟,加強國防力量/秦始皇統一六國後,發動南征,攻打百越等少數民族,並實施移民實邊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5wrar9n


東北長城——柳條邊 

柳條邊也叫“邊牆”、“條子邊”或“柳邊”。柳條邊牆是在高、寬各三尺的土台基礎上,每隔五尺插柳條三株,各株之間用繩聯結,形成約高五尺的柳條籬笆,即“插柳條結繩”。邊牆外還挖有寬、深各八尺至一丈的深溝,以禁止行人越過。
      提到長城,人們立即會想到從山海關到嘉峪關的秦長城和明長城。而東北一直被稱為“關東”或“關外”。其實在東北腹地也有一條長城,那是清長城。長城的名字叫“柳條邊”。
“柳條邊”始建於清康熙年間,是清廷為維護“祖宗肇跡興亡”之作,防止滿族漢化,保持國語騎射之風而修築的標示禁區的綠色籬笆。全柳邊長2600裡,設邊門20座、邊台168座,數百水口(柳邊橫跨江河處稱水口),如巨龍盤踞在東北大地,被稱為關東綠色長城。
 “柳條邊”修建在遼河流域和今吉林部分地區。遼河流域的柳條邊﹐南起今遼寧鳳城南﹐東北經新賓東折而西北至開原北的威遠堡﹐又折而西南至山海關北接長城﹐周長一千九百餘里﹐名為“老邊”﹐也稱“盛京邊牆”。又從威遠堡東北走向至今吉林市北法特﹐長六百九十里﹐名為“新邊”。老邊自威遠堡至山海關的西段﹐歸盛京將軍管轄﹔自威遠堡至鳳城南的東段﹐歸盛京兵部管轄並受盛京將軍兼統。新邊則歸寧古塔將軍(後改吉林將軍)管轄。在交通要道處初設邊門二十一﹐後減為二十。其中較著名的有九官台邊門﹑威遠堡邊門﹑鳳凰城邊門等。每邊門常駐官兵數十人﹐稽察行人出入。
“柳條邊”顧名思義。那是一條插種柳條成林的土壩。土壩高一米,寬一米。整個士堤的外側挖一口寬8尺,底寬5尺,深8尺,其橫斷面為倒梯形的壕溝,壕溝與土堤並行。土堤上每隔5尺插一根4寸粗6尺高的柳條,各柳條用繩連結成籬笆狀,稱之為“插柳結繩”。柳條成活成柳樹,於是就成為由柳樹遮擋的邊牆,實際是一條戒備森嚴的封禁界限(隔離牆)。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民族融合是歷史的必然,這種封禁政策本身在其製定之初就已註定它的失敗,其中除民間偷越、官吏瀆職腐敗等因素外,就是乾隆帝本人也不得不在國家利益與民族利益的衝突中,不斷地作出妥協,甚至有時不得不開禁。這種妥協,再加之流弊,終致流民問題成尾大不掉之勢。而移旗屯田卻也因八旗人丁日沈靡風等原因,多告失敗。清光緒年間,柳條邊名存實亡。邊上的柳樹多被砍伐,在邊牆外人口日益增多。清政府為便於管理就設立了官府管轄邊民。通化府就是在光緒年間設立的。“通化”這一地名的本身就體現了封禁政策的無奈,而只能對禁外的老百姓進行“教化”了。
時過境遷,今天柳條邊已只能剩下點蛛絲馬跡,但當初許多地名還保留著。文化還保留著;許多老人一提“邊裡邊外”都知道怎麼回事;老邊餃子已經是著名的品牌;“東邊道”鐵路也與這有關;如今的“旺清門”“英格門”等地方,就是柳條邊的“邊門”所在地。
------------------
到東北謀生為何叫“闖”關東? 
2018-10-03 15:51
眾所周知,我國在人口遷移方面有走西口、下南洋、闖關東的說法。仔細分析,您可能會產生這樣一個疑問:為什麼去別的地方謀生叫“走”“下”,而到東北卻要“闖”呢?
對於這個問題,中國滿學會副會長、吉林省民俗學會理事長施立學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因為有柳條邊。
提起柳條邊,很多長春人都不陌生,但是能夠說清原委的人卻並不多。下面我們就來介紹一下歷史上的柳條邊。
1
實施封禁保護“龍脈”
清朝遷都北京以後,統治者把東北地區劃為一個特殊地帶,嚴加保護。一方面是為了防止其“龍脈”受損,另一方面是為了保護東北地區生產的皇室所需的人參、東珠等特產,以及供每年採捕供物及皇帝巡幸圍獵所用的圍場,柳條邊就是以此為目的修築的一條封禁界線。
據施立學介紹,柳條邊也叫“邊牆”、“條子邊”或“柳邊”。柳條邊牆是在高、寬各三尺的土台基礎上,每隔五尺插柳條三株,各株之間用繩聯結,形成約高五尺的柳條籬笆,即“插柳條結繩”。邊牆外還挖有寬、深各八尺至一丈的深溝,以禁止行人越過。
清代楊賓的《柳邊紀略》有這樣的記載:“古來邊塞種榆,故曰'榆塞'。今遼東插柳為邊,高者三四尺,低者一二尺,若中土之竹籬,掘壕於其外,呼為柳條邊,又曰條子邊。”
如今,柳條邊的柳林雖已不復存在,但所過之處,田間地頭一些堤壕痕跡仍清晰可見。
“靠邊王”的柳邊遺跡
2
“人”字長城橫亙東北
根據記載,柳條邊有老邊、新邊之分。老邊位於遼寧省境內,由鳳凰城經開原至山海關,稱為“盛京邊牆”,共設16個邊門。新邊南起今天的遼寧省開原市,經吉林省四平市、長春市,最後到吉林市的舒蘭結束,共設4個邊門,每個邊門均設專人把守。
施立學認為,清朝統治者用柳條邊在東北大地上書寫了一個巨大的“人”字,它彷彿一道綠色的長城,封禁了東北大部分地區長達200多年。
因柳條邊得名的“靠邊孫”,還留有邊溝的遺跡
3
為管理流民設長春廳
康熙末年,中原連年遭災,大量人口向邊外流動。清政府雖然多次申明控制“關口出入之人”,但對到邊外居住耕種的人卻沒有嚴厲禁止。隨著關內移民的大量湧入,加上柳條邊年久失修,這道“綠色長城”逐漸形同虛設。
嘉慶四年,即1799年,清政府鑑於到柳條邊外墾荒的流民越來越多,決定設官管理,在時屬蒙古王公領地的長春地區設立了一個過渡性政權機構——長春廳。第二年,也就是1800年,在今新立城鎮正式設長春廳治,管理“民人”事務。
在“靠邊孫”,村民說房子所在位置
就是柳條邊曾經經過的地方
4
東北生態得以保護
儘管一些學者認為,柳條邊政策的實施是不利於民族融合的歷史倒退,但民俗專家施立學則更看重其對東北生態環境和物產的保護作用。
新邊竣工以後,清政府嚴格規定,在禁地內嚴禁捕蛤蜊、捉水獺、採蜂蜜、挖人參等,違者重罰。
施立學認為,200餘年的封禁政策使東北地區的林業、礦業、水利、中草藥材、山貨野果、食用菌資源得到很好的保護,對今天豐富的自然資源、優美的生態環境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僅從這一層面來看,柳條邊這道“綠色長城”也算名符其實。
康熙乾隆賦詩柳條邊
清朝時期,柳條邊外的區域被視為“龍脈”加以保護。這裡不但出產大量貢品,也留下了幾代皇帝東巡的腳步。據施立學介紹,柳條邊外是有清一代康熙、乾隆、嘉慶、道光十次東巡、秋狝冬狩之地。康熙、乾隆等還在這裡留下了大量詩句,其中有一部分是關於柳條邊的。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康熙第二次東巡第一次到達吉林松花江,
曾寫下一首《柳條邊望月》詩:
雨過高天霽晚虹,關山迢遞月明中。
春風寂寂吹楊柳,搖曳寒光度遠空。
在這首詩中,這位皇帝以明快的筆觸描繪了東北地區清寂遼闊的春夜景緻。
乾隆十九年(1754年),乾隆東巡,行至吉林柳條邊附近時,寫下兩首詩,
一首名為《柳條邊》:
西接長城東屬海,柳條結邊畫內外。
不關阨塞守藩籬,更匪舂築勞民憊。
取之不盡山木多,植援因以限人過。
盛京吉林各分界,蒙古執役嚴誰何。
譬之文囿七十里,圍場豈止逾倍蓰,
周防節制存古風,結繩示禁斯足矣。
我來策馬循邊東,高可逾越疏可通,
麋鹿來往外時獲,其設還與不設同。
意存制具細何有,前人之法後人守。
金湯鞏固萬年清,詎系區區此樹柳。
這首詩形像地表明了柳條邊的性質,反复說明柳條邊是為表明禁區界限而設置的標識,絕非清朝的北方邊界。乾隆認為,柳條邊不是在險​​要之處設立的屏障,所以不必勞民傷財大事營築
另一首詩名為《入伊屯邊門》:
部落行將遍,吉林望不遙。
迎人山色近,礙路漲痕消。
村野經楓葉,邊牆近柳條。
初來原故土,所遇匪新招。
瞻就心何切,勤勞意豈驕。
省方逢大吉,寶穡報豐饒。
這首詩寫出了乾隆經過伊通邊門時的所見和所感。據施立學介紹,伊通邊門即伊屯門,又叫一統門,因河得名,在今天長春市南約20公里的伊通河西岸。
---------------------
柳條邊牆是什麼樣的?
  今天的東北大地上,已經看不到昔日柳條邊牆的影子了,只遺留下一些以昔日邊台、邊牆命名的村落,記錄著曾經的歷史。柳條邊也稱柳條邊牆、條子邊等,它就是挖土築成土台子,寬高因地勢而定,外溝寬一丈,底寬五尺,深一丈,稱之護邊溝,防止有人越過去。土台上插三株一墩柳樹條子,每墩之間用繩梱結橫連柳枝。繩是達子筋為主,此地產還有線麻、筒麻、椴樹皮打備而成。這叫“插柳結繩”形成柳​​樹杖子,幾年後一條柳樹條籬笆杖密不透風,成了一道蜿蜒起伏在東北大地上的人字形綠色長城。
  柳條邊分為老邊和新邊,老邊完成於1681年,經歷皇太極,順治,康熙三朝,共43年。後來康熙三十二年(1697年)又進行大規模擴邊。它南起遼寧鳳城至山海關接長城,共850多公里,邊內是“盛京圍場”歸盛京將軍管轄。新邊是從康熙九年(1670年)至康熙二十年(1681年)用12年時間築成。從威遠堡到吉林法特全長345公里,共有邊門四座,每門設文武官員各一名,駐兵30人左右,守邊門查過往行人,驗票出入。設邊台28個,駐人管理,台丁100多人,由隨旗漢人充當,大多是雲南來的。清初三番戰俘,吳三桂兵居多,他們被綁手成串發往東北充邊護台。還從雲南撥884戶到關東邊台、驛站、守邊清溝,不准考試登科,世代不能為官,地位卑賤。有漢人隨旗來到柳條邊裡,他們可以立屯開荒跟旗人一樣待遇,時間長了人們把這些人稱為“邊台人”或“邊耗子”清朝把柳條邊地段劃分得很清楚,柳條邊內是保護區,遼河流域是農業區,新邊外是游牧區。老邊在遼寧省境內,新邊從開原起,經四平、順伊通到長春東南郊區,臨雙陽過九台至舒蘭。因江河水系和交通要衝劃分南中北三段四門,南段是遼河流域,中段是飲馬河流域,北段是松花江、沫石河水系。《吉林志書》載:“在柳條邊上設道邊門,東起巴彥鄂佛羅、伊通、赫爾蘇、布爾圖庫四邊門。各設專管邊門防禦一員,筆帖一員,吉林移駐滿洲兵各二十名,巴彥鄂佛羅、伊通、布爾圖庫三邊門各屬七台,從伊通邊門至赫爾蘇邊門所屬八台。”根據所述劃分,北段從法特頭台到第七個台城子街歸屬法特門。從馬家頭台到葦子溝(八台村)計六個台歸屬伊通門,伊通門到赫爾蘇門有八個台,七個歸屬赫爾蘇門,一個歸伊通門,在吉林境內有28個台。
  柳條邊是如何從“封禁”到“開放”的?
  柳條邊守衛了東北大地,但到清代末期,其統治日益薄弱時,“龍興之地”的封禁便很難維持了。首先是新邊外蒙古王公,新邊外飲馬河流域的飲馬河、伊通河、霧開河是蒙古牧場,郭爾羅斯旗札薩克輔國固穆七世公孫恭格喇布坦,他執政時,財政空虛,於是違背祖輩傳統制度,又背瞞著清朝理藩院和吉林將軍,招移民開墾草原,劃地收租,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從山東招來200多農民,在伊通河畔開荒。闖關東移民聞訊而來,不斷開荒,這也得到政府的默認,因此,孫恭格喇布坦被稱為撕開柳邊封禁的第一人。
  其次是“韓邊外”的勢力範圍進一步推動了柳條邊的鬆動。“韓邊外”原名韓憲忠,他6歲時隨父從遼南來到九台慶陽,因逃債來到“吉林東圍場”內的夾皮溝金礦,跟幾個金工拜把子,在一次火拼中打敗金霸梁才,成為首領。他因賭博時報號“韓邊外”而得名。他統攬行政、徵稅職能,發行貨幣,把自己的名改為韓憲宗,像唐宋時皇帝的年號一樣,印在沙金包上,他還豢養鄉勇,其勢力範圍內成了真正的獨立王國。後來,清朝派兵收剿“韓邊外”,三次末果後,對其進行招安,承認韓邊外的勢力範圍,又給了他開荒的權利。這樣,越來越多的闖關東人來到這裡,土地不斷開墾,柳條封禁政策進一步鬆動。
  第三點便是清末的鴉片戰爭之後,英法等國取得在關東沉海地區的商貿特權。1861年,營口開放,國門洞開,東北失去封禁必要。為鞏固國防,開墾,移民是唯一的辦法。甲午中日戰爭後,沙俄進入東北修建鐵路掠奪資源;日俄戰爭後,兩國瓜分東北,清政府考慮到讓日俄移民佔領,不如從關內移民到東北,所以平定太平天國後,逃災避難的人們湧向東北。由於甲午和庚子戰爭賠款,清代從道光後,財政日益窘窮,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有識之士呼籲政府開放東北,招頭徵稅,以充支出,於是清政府對東北封禁有所鬆動,沒有明文也是默認,東北逐漸開放。
  大批關內災民進入東北,打破了這片土地幾千年的沉寂,使得柳條邊的禁地被沖破,荒原、山地被開發,互相交流形成民族的融合,又由於列強侵入造成國土危機,在財政窘窮的情況下,為加強國防,清朝政府迫不得已解除長達近二百年的封禁,到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東北已全部開放,柳條邊也徹底失去作用。
  記得在一次關於東北文化的講座中,吉林省民俗學家施立學老師講,中國之前的移民潮有“闖關東”、“走西口”、“下南洋”之說,為何獨獨“關東”要“闖”呢?是因為清代統治者的柳條封禁政策,關內和中原的百姓到東北來,要闖過長長的柳條邊,是違法的,因此需要“闖”一“闖”。廣大的東北,是清代的“龍興之地”,清軍入關在中原建立統治後,為保護這裡,從清初就開始修築柳條邊,建立東北大御路,設驛站進行中轉。築柳條邊主要為防止漢人、蒙古人等破壞其“龍脈”,邊內設立“盛京圍場”和“吉林圍場”,專供皇帝狩獵和八旗官兵演練之用。
  距離長春最近的柳條邊邊門
  清代設立柳條邊,為了控制東北的交通要道,以更好地保護東北這塊廣大的“龍興之地”,共設置了168個邊台和20個邊門。今天長春人熟知的九台,就是當時的一個重要邊台,而位於長春西南伊通河西岸20公里的伊通邊門,是昔日寧古塔將軍管轄的四邊門之一,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淹沒在新立城水庫中的伊通邊門
  伊通邊門,又稱一統門、易屯邊門,是柳條邊20個邊門中,東數第二個邊門。伊通邊門因扼古運伊通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由於邊門廢弛已近兩百年,近半個世紀又淹沒於新立城水庫之中,很少有人說得清其位置在哪兒?
  關於伊通邊門的位置,文獻中曾有三四種版本,一曰在新立城水庫伊通河東,一曰在新立城水庫西,一曰在伊通河西。具體在哪兒,莫衷一是,因為伊通邊門目前在水底世界。依據柳條邊九台出來西南的走向,和實際踏查,伊通邊門應在今朝陽區樂山鎮五間房屯東北的新立屯水庫中,距五間房屯約一公里。這有幾點依據,第一,是根據《樂山鎮志》所記載的“伊通邊門距鎮駐地偏東北12.5公里樂山邊界”,此“邊界”恰是五間房屯。第二,從柳條邊走向看,伊通邊門亦應為五間房屯東北。柳條邊從九台縣放牛溝鄉任家屯村北的雙頂子西南向併入長春郊區三道鎮四合村東南的盛京崗子之後,又臨雙陽縣境,至雙陽縣泉眼鄉崗子村後台屯向南0.5公里,進入長春市郊區。經郊區的西邊屯,後祁屯方向轉為偏西。過三道鎮政府北0.5公里至淨月鄉的邊沿子屯後方向又轉南。過幸福鄉的靠邊吳屯,新立城鄉的靠邊孫、靠邊王等屯徑直向南入新立城水庫。在樂山鎮同永春鄉交界點的東面(現新立城水庫內),方向又轉為西南,在轉向處即伊通邊門舊址,向西南過樂山鎮紅勝村王小店屯進入伊通縣境。
  最後,是根據踏查中,周圍村民的介紹。在新立城水庫西門附近的孫家屯和八家子屯,村民展先生介紹,伊通邊門在樂山鎮五間房東,新立湖少水時,可看見邊門遺址,惜今年水大,遺址已不見踪跡,若他年水落,仍可見遺址。
  昔日伊通邊門的建制與守衛
  據記載,伊通邊門有滿洲防禦員一人,筆帖式一人,領催一人,滿漢八旗兵20人。邊門建有門樓一座,以青磚紅松木料、石料及灰色魚鱗瓦構築而成。門樓東西長6米,南北寬5米、高6米,房脊的東西兩端及房檐四角均飾有獸形建築鴟吻。門洞寬、高各2米,門洞過木上方正中懸書“伊通邊門”長方立掛匾額,匾額的右上方小字寫的是吉林將軍所屬。門樓的山牆與柳條邊土堤相接,土堤很高,邊壕很深,常存積水。邊壕與門洞間架榆木板橋一座,中間是過道門洞,僅可過大車一輛。防禦衙門的牌子上寫著:“衙門重地,國課攸關,有敢故違,定行究辦”。有文、武兩個章京,下有八旗驍騎營兵三四十人。平時八旗驍騎營兵分班守備,職責是掌管邊門的啟閉,稽查行人出入。過往行人都得從門洞走,否則就犯“爬邊越口”的罪名,要受重罰。
  在歷史上,伊通邊門是重要的儲糧基地和運糧航道,清康熙年間,在著名的雅克薩之戰中,這裡就擔負著糧餉北運的重要職能。
----------------------------
清朝八旗隨龍入關後,東北故地留有的人口很少,皇帝就擔心其他民族(主要是關內的漢人)跑到東北去謀生,從而讓東北變色。
為保護“龍興之地”,朝廷就設立柳條邊,控制東北的交通要道,共設置了168個邊台和20個邊門,像“人字型的綠色長城”。柳條邊工程也是有標準的,它需要挖土夯成土台子,寬高根據地勢而定;外圍還有寬1丈、底寬5尺、深1丈的護邊溝;土台上種大量植柳樹以防止人穿越。
“闖關東”“走西口”“下南洋”是中國人移民方向的不同說法,為什麼獨獨去東北要用烈性字“闖”呢?原因就是柳條邊的存在,清代的柳條邊是有官兵守衛的,平時獲准的行人要從門洞走,否則就要被扣上“爬邊越口”的罪名,一旦抓到就要受重罰。因此,中原的百姓要去東北,是需要一股“闖”勁。
柳條邊的修建,經歷皇太極、順治、康熙三朝,共43年。清朝皇帝還在邊內立“盛京圍場”和“吉林圍場”,專供狩獵、演兵之用。
建成後的柳條邊,從山海關向東北方延伸,在吉林布特哈邊門開始分叉,一條繼續向東北走、一條向西南走。你可以看得出,滿族發源地長白山區域受到重點保護,而柳條邊也有效阻隔北部的游牧民族、南方的農耕漢人進入。
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幹,近代史很快擊碎清朝皇帝的美夢。大清帝國的控制能力,無法維持主柳條邊的意義,現實讓柳條邊的封禁鬆動。
清末的郭爾羅斯旗,札薩克輔國固穆七世公——孫恭格喇布坦,因為囊中羞澀而冒險開墾草原。與其沒錢治理屬地,還不如違背祖制收租,他在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從山東召來200多農民來到伊通河畔開荒。因此,孫恭格喇布坦被稱為撕開柳邊封禁的第1人。
1840年鴉片戰爭後,清朝開始受到西方列強的欺負,東北封禁政策受到重大挑戰,尤其1861年營口被迫開放之後。面對沙俄、日本等列強的虎視眈眈,開放移民到東北定居已經成為國防共識。於是,朝廷對封禁東北大大鬆動,雖然沒有明文下達,但是東北已經湧入大批移民。
一直到光緒三十年,也就是1904年的時候,東北全境實現開放,柳條邊被徹底廢棄。而大批移民進入東北,不僅有效增強國防實力,還促進各民族之間的大融合。
順治年間,清政權從鞏固盛京留都重地的戰略出發,在明代遼東邊牆的基礎上,修築了盛京柳條邊,到順治末年完成。
盛京柳條邊“起至鳳凰城,北至開原縣,折而西至山海關接邊(長城),周圍一千九百餘里,共十七邊門,名為老邊”,也叫“盛京邊牆”;康熙九年(1670)至二十年(1681),又修築了吉林柳條邊:“東自吉林北界,西抵開原威遠堡邊門,長六百九十餘里,遮羅奉天北境,插柳結繩,以定內外,謂之柳條邊,亦名新邊。”
整個柳條邊以山海關、開原威遠堡、鳳凰城和吉林法特哈邊門四點連線,呈“人”字形狀。“人”字形柳條邊的撇“丿”上端是吉林布特哈邊門,下端是山海關,其邊外均屬於蒙古族居住的地區“人”字形柳條邊的捺“乀”,上端也是布特哈邊門,下端是鳳凰城邊門,其邊外則是廣闊的長白山區,因此,清朝修築柳條邊的根本目的,是將滿族的發祥地長白山區嚴密地保護起來。
柳條邊的作用
清朝最初修築柳條邊時,與明朝修築遼東邊牆一樣,具有國防上的作用,而與所謂“東北封禁”無關。
朝鮮世子在順治元年(1644)被釋放回國,以示友好。然而,清政府在進行統一中國的戰爭中,推行野蠻的民族征服政策,特別是強令漢人剃髮易服,在關內爆發了激烈的抗清鬥爭。回到朝鮮國內的世子繼位後,由於他本人做過清朝的階下囚,對清朝深懷不滿而同情關內的抗清武裝,一度甚至想出兵北伐以示增援。清政府與朝鮮王朝的關係,表面上朝貢不斷,實際上貌合神離,彼此間心照不宣而已。清朝方面遂利用明朝遼東邊牆的舊址,修築了柳條邊,位於盛京柳條邊的鳳凰城、璦陽、鹼場、旺清四座邊門,就是為防禦朝鮮而設的。
乾隆帝東巡盛京時,以《老邊》(即盛京柳條邊)為題寫了一首詩,其中有“征戰縱圖進,根本亦須防”兩句,是對清政府修築柳條邊的最權威解釋。順治元年,百萬滿族從龍入關,盛京地區沃野千里,有土無人。東北方向有沙俄侵入黑龍江流域,東南方向的朝鮮也躍躍欲試。清政府從防衛盛京這一“根本重地”考慮,才有修築柳條邊之舉。
清人高士奇認為,清朝修築柳條邊,目的是“插柳結繩,以界蒙古”,具體的講,就是西邊那一“丿”的作用。康熙二十一年(1682),康熙帝到東北拜謁祖陵,高士奇是主要的扈從大臣之一,在東北的行程中多次經過柳條邊,故高士奇說清修柳條邊“以界蒙古”,在某種程度上可以代表清統治者的看法。
清朝初年,西部柳條邊同樣有軍事作用。正如《鐵嶺縣志》所說:“今蒙古內附,誠可無憂。然折柳之樊,未嘗無也。乙卯春,亦小有蠢動之徵。”,“乙卯”指康熙十四年(1675),“蠢動之徵”,是說居住在廣寧柳條邊外的察哈爾部布爾尼親王發動的反清叛亂。清朝派將軍圖海平定這次叛亂後,將察哈爾部編人八旗,調往宣府、大同邊外,設義州巡檢管理其地。康熙十九年(1680)沒城守尉1員,駐防滿洲八旗兵350人。
“結柳為邊,以界內外”這8個字出自乾隆帝《進柳條邊》詩中的註釋,所謂“以界內外”,是指清朝修築的盛京和吉林柳條邊,作為清政府在東北設置行政區的分界線。
具體來說,“人”字形的柳條邊,以開原威遠堡邊門為中心,由此折向西南至山海關外明水塘邊門,是盛京(奉天)將軍與蒙古各部落的分界線;由威遠堡邊門折向東南至鳳凰城邊門,為盛京將軍與吉林(寧古塔)將軍的分界線;由威遠堡邊門折向東北至吉林法特哈邊門,為吉林將軍與蒙古各部落的分界線。
總之,柳條邊西北部的草原地帶,是蒙古民族的廣闊牧場;柳條邊東北部的茂密森林和崇山峻嶺,是從事狩獵的滿族、達斡爾、鄂溫克、鄂倫春、赫哲、費雅喀等族任意馳騁的天地;柳條邊的東南部,遍布著清皇室的田莊、八旗官兵的旗地和漢族的農田。“人”字形的柳條邊,對東北各族人民從事生產活動,保護生態資源,在當時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保護作用
就這個問題小編簡單做一下解答,清代所修築的柳條邊是一條用柳條籬笆修築的封禁界線,又名盛京邊牆。柳條邊是用土堆成的堤壩,然後在其上每間隔一段距離插上柳條,再用繩索將這些柳條進行連接,形成一道柳條堤壩。在堤壩之外,開挖一條壕溝來阻隔人的進入,形成一道人工屏障。
就柳條邊修建的地點而言,遼河地區和吉林部分地區,是滿族貴族的發祥地。遼河平原的肥田沃土絕大部分是旗地,不希望外族人進入。為了保護滿洲皇室之“龍興重地”和保衛東北的經濟利益,限制東北和其他區域人的交往,清統治者在盛京、寧古塔和內蒙古幾個行政區的分界線上修築了柳條邊。
在柳條邊上,設有多處關卡,凡進出關卡進行生產的各族居民,必須持有證明,從指定的關卡進入,否則就以私入禁地論罪。清王朝修築柳條邊還有一層深意,企圖藉此防止滿漢之間的相互交流融合,防止滿族漢化,保持滿洲的“國語騎射”的特有狀態。邊內外的皇族圍場和人參、貂皮、珍珠等產地均為禁區,而設置柳條邊則將這些資源據為獨有,不許邊民自由出入,私自採捕。
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需要,柳條邊的封禁界線也逐漸被突破,到咸豐年間,柳條邊被廢除。到了道光末年,柳條邊基本完全成為了一個歷史遺跡。就現在來講,在吉林省四平市的布爾圖庫邊門地區還有一些遺存。
柳條邊之所以能得名,是因為其修築的過程“皆插柳條為邊,高者三、四尺,低者一、二尺,若中上之竹籬”。
最早修築的柳條邊是遼河流域一段,走向南起鳳凰城西南,向東到興京,然後再轉向西北至威遠堡,再到山海關,其開始於順治初年,到十八年(1661)完工,是為“老邊”,也稱作“盛京邊牆”。既有“老邊”,也就自然還有“新邊”,新邊的修築開始於康熙九年(1670),到康熙二十年(1681)完工,範圍是從威遠堡到吉林的法特哈。沿著柳條邊的走向,清朝先後設置二十餘處邊門,如鳴水堂邊門、新台邊門、清河邊門、威遠堡邊門、鳳凰城邊門等等。
從盛京老邊、吉林新邊的走向來看,我們可以明確柳條邊修築的意義:
首先,柳條邊能夠區隔盛京、吉林和蒙古東部之間的區域地理及行政界限,例如吉林新邊的修築就是為了“插柳結繩,以界蒙古”。
其次,柳條邊的存在還是為樂保護東北這一滿洲龍興之地。正如大家所知,當時東北地區盛產人參、貂皮、東珠等奢侈品,這些物資原本都為清朝皇室所有,卻吸引很多東北地區以外的偷獵、採參之人,私自越境來此採捕。所以,清朝特地修築柳條邊,用以防範這種情況。由於前往東北盜獵之人不只有漢人,也有朝鮮人和蒙古人,故清朝的柳條邊連接了盛京、吉林和蒙古的邊界。
康熙初年,柳條邊的出入之禁並不想後來那麼嚴格,各邊門“內外人出入,必登籍以記,他無厲禁”。不過,隨著邊界之禁日趨嚴格,沿邊地區均有“戍兵巡邏,非將軍令,不得出入。有乘夜拔荊私行者,謂之扒邊。次日按人馬踪跡,尾而得之,解刑部治罪”。
柳條邊是清代東北地區的一種特殊邊界,也是清王朝修築的重要工程。柳條邊主要是先在下面用土堆成土堤,然後在上面相隔五尺,插柳條三株,柳條之間用繩子連接。再在土堤兩側,挖深八尺,底下寬五尺,上面寬八尺的壕溝。清王朝入關以後,東北地區成了清王朝的大後方,歷代帝王對東北地區特別重視,修柳條邊就是重要的保護措施。
清王朝是第一個特殊的朝代,由於東北是他的龍興之地,因此對東北採取的措施和其他省份不同。清政府為了保護滿族習俗,防止其漢化,維護本民族的權力,在東北地區實行了二百多年的封禁政策。柳條邊就是最為主要的措施之一。這個工程有多浩大呢,從鳳凰城到山海關,全長約1900裡的柳條邊牆,俗稱老邊。從開原到吉林,全長800餘里,稱為了新邊。
柳條邊的主要作用,其實主要有四個;1.東北為龍興之地,修築柳條邊是為了“鞏固龍興之地”;2.清朝的統治者為了維護滿人的經濟特權,嚴禁八旗以外的漢人進入柳條邊內種植和放牧;3.東北地區是滿族的聚住之地,為了防止漢化,保護其"騎射傳統”,採用了封禁之策;4.東北的特產非常多,滿族貴族為了獨占這些特產,防止各族人民私自佔有,從而實行封禁
柳條邊修建於清順治、康熙年間,是清朝為了保護東北“龍興之地”、防止外藩侵入而修築的封禁界限。時人楊賓曾在《柳邊記略》中介紹了柳條邊:“今遼東皆插柳為邊,高者三四尺,低者一二尺,若中土之竹籬,而掘壕於其外,人呼為柳條邊,又曰條子邊。”柳條邊共由邊台、邊牆、邊門、水口、封堆等五部分構成,根據修築時間的不同,可劃分為“老邊”與“新邊”,老邊因修築於遼寧地區,因此又名“盛京邊牆”。整個柳條邊呈“人”字形狀,其修築共經歷了三個階段:
一、皇太極在位時期下令重修明邊牆一小段,這是修邊之始,但這時的邊牆並不是後來的柳條邊,不過從這時開始清朝有了修築邊牆的意識。
二、順治即位之初,便開始了柳條邊的修建,首先將皇太極時期修建的邊牆往南北兩向延伸,並在沿途修建了柳條邊,此時的柳條邊還只是從威遠堡到鳳凰城直到海邊的東段邊牆。順治五年(1648)年,又開始了西段邊牆的修築,此時的邊界主要是劃分牧區內的游牧邊界,西段邊牆從威遠堡至山海關,威遠堡將東西邊牆連為了一線,全長1950華里,清朝的龍脈之地便在邊內。最遲至順治十八年(1661年),老邊牆已全部修築完成。
三、到了康熙時期,對邊牆又進行了擴張,形成了新邊牆,康熙皇帝曾三次下令擴展邊牆,從威遠堡往東北延伸修築了北段邊牆,此時原來的東段邊牆也被納入了新邊牆內部。
柳條邊是清朝封禁東北的邊牆。
清軍入關是一個偶然性很大的事件。入關之前,雖然清朝已經統治了整個東北地區,但是它的控制區人口稀少,力量薄弱。入關的八旗只有幾十萬人口,面對中原大地人口上億的漢人,清廷內心是十分虛弱的。所以他們要把滿清的老根據地東北封禁起來,不許漢人進入,作為滿人萬一在中原呆不住了的退路。
為了封禁東北,清朝建設了規模巨大的“柳條邊”。柳條邊是用柳條建造的一條邊牆,在遼寧、吉林均有分佈,把東北與中原漢地以及蒙古地區分隔開來。其中,遼寧邊牆周長1900余華裡,為“老邊”;吉林邊牆周長690華里,因修築時間晚,故稱之為“新邊”。早在順治初年,柳條邊就開始建設,一直到康熙三十六年才完工。
康熙初年的《柳邊紀略》 一書中記載:“今遼東皆插柳條為邊,高者三、四尺,低者一、二尺,若中原之竹籬;而掘壕於其外,人呼為柳條邊,又曰條子邊”。可見柳條邊就是一條柳插籬笆。柳條邊的修築標準,就是用土堆成寬、高各三尺的土堤,堤上每隔五尺插柳條三株,各株間再用繩子橫向連接柳枝。土堤的外側挖掘深八尺、底寬五尺、口寬八尺的壕溝,以阻擋人穿越。
為了守衛柳條邊,防止漢人越界,清政府在柳條邊內外設置了守城尉、防守尉、協領等官員,各自帶領兵丁巡查,捉拿偷越邊境的“罪犯”。東北與關內的交通,只能通過柳條邊上設置的“邊門”進行。清政府沿柳條邊的走向,設置了20個邊門。每個邊門設防禦一人,筆帖式一人,下屬八旗兵數十名,負責把守邊門,稽察行人。不走邊門的人,按“爬邊越口”罪嚴厲懲治。
清政府對東北的封禁政策導致東北土地大量荒蕪,人口稀少,經濟十分凋敝,埋下了近代東北遭受俄國、日本侵略的隱患。鴉片戰爭之後,由於沙俄入侵東北,清政府才不得不逐步鬆弛對東北的封禁,以便“移民實邊”。日俄戰爭爆發後,東北已經淪為日俄兩國的戰場,清政府被迫徹底放棄對東北的封禁政策,於1907年在東北正式設立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