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畫像極品/北埔姜家/姜清漢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4ojbzyo
姜阿新/姜振驤/范姜萍/范姜新鰲/范姜騰/范姜政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yxq3wbs


北埔姜家祖先畫像,目前藏於北投民俗文物館,圖片出自賴佩君,《台灣家族紀念照研究》,發現北埔開山始祖姜家,即「老姜」姜紹祖的兒子姜振驤,是北埔第一個拿相機的人,是台灣攝影名家鄧南光的叔父。姜家留有四切(即8×10)的玻璃版底片,應是1890年代間所拍攝姜家在天水堂前團體的家族照片

羅訪梅。1888 年生於福建上杭縣,為永定客家人的羅訪梅-開立在台北太平町一丁目(現延平北路一段)的「羅訪梅寫真館」羅訪梅為師。羅訪梅是廈門人,在當地幫人畫肖像的畫像師,受到攝影術的衝擊,不得不進而學習攝影術,後再開寫真館。1910至1920年間遷移台灣,已是台北大稻埕非常有名的寫真館


羅訪梅數位影像館
地址: 111台北市士林區中山北路六段231號
開放時間: 
營業中 ⋅ 結束營業時間:20:00
電話: 02 8866 6036


羅訪梅 入選 臺展第 8      【名單之後】當肖像畫遇上照相術──職業畫師羅訪梅與他的畫館事業 | 故事 StoryStudio https://storystudio.tw/?p=104208
在現代世界,相機已成為我們記錄生活、追憶過去的慣用工具。然而,在照相術尚未發明的古典時代,人們若想在紙面上保存故人的影像,多半只能倚賴繪畫。在傳統中國,不論是宮廷皇室或是民間百姓,都有請畫師替家人繪製肖像的習俗,讓後世子孫可以藉由圖像上的面容來追憶先祖。 
日治時期的臺灣,正處於從傳統「祖先肖像畫」演進到現代「人物寫真」(人物攝影)的過渡階段,許多「寫真館」(攝影館) 皆是由傳統畫師轉型開設。其中,也包含戰後仍在營業的「羅訪梅照相館」。
《臺灣日日新報》上刊登的羅訪梅照片。〈十二年前は渡台中國人の羅訪梅君〉,《臺灣日日新報》,1934年1月23日,夕刊2版。
顧名思義,這家照相館的創辦人,即清末渡海來臺、其後成為職業畫師、並且曾經在 1934 年入選臺展的羅訪梅。根據藝術史研究者廖瑾瑗的考察,羅訪梅生於 1888 年,原名三梅,其書畫技藝可能習自家族長輩。據說他年少時候曾「遠赴泰國,為人作畫營生」,至 1918 年,才「以『清國人民』之『寄留』身分」,在臺灣落戶。[1]
關於羅訪梅的早年生涯,並沒有詳細的紀錄留存。不過,至少從 1921 年開始,我們已經可以在《臺灣日日新報》上頭,看到他所開設的「見真軒畫館」的相關消息。畫館的地點,位於台北市太平町 2 丁目 143 番地,[2]相當於現在的延平北路一段與南京西路交界處一帶。[3] 兩年後,因地方不敷使用,羅訪梅又將店鋪搬到附近的 131 番地。這時的「見真軒」有兩層樓的使用空間,樓下是學徒的畫室,樓上為羅訪梅自己的工作室。[4]
雖名之為「畫館」,但 1920 年代初期的「見真軒」在製作人物肖像時,顯然已能夠使用相片作為輔助。「見真軒」在《臺灣日日新報》上刊登的學徒招募啟事就曾經提到:除了畫館主人善於中西各式繪像技法之外,該館還擁有「影像放大設色」的技術──也就是說,他們能夠按比例放大一張相片裡的人物,並加以精細著色。[5]
作為職業畫師,「設色」對於羅訪梅應當不是難題。然而,他要怎麼實踐所謂「影像放大」的技術呢?
廖瑾瑗曾採訪羅訪梅之子羅重台,其中一些段落,或許能為我們提供解答。根據廖女士的轉述,羅訪梅「參考照片進行人物輪廓的底稿製作時,會在畫筆上端繫上細繩,再綁上一支尖細長棒,當要畫眼睛時,左手便將尖細長棒立於照片上的眼睛部位,保持固定,再將另一端右手手中的畫筆,筆直置於畫稿上,並在左右手繃緊細繩的狀態之下,右手畫筆標記下眼睛的位置;如此幾經反覆移動,便能精準地在畫稿放大照片人像」。[6]
有趣的是,由於羅訪梅的繪畫技巧高超,加上他所使用的紙張與顏料都很講究,因此請他繪製肖像的費用,也會比其他畫館貴上許多。像是一般畫館對繪製一尺或二尺的人像開價 1 圓,羅訪梅可以談到 12 圓的高價。[7]
就文獻所見,羅訪梅最知名的客戶,可能是日治時代位於新竹州竹東郡的北埔姜家。羅訪梅在 1920 年代受其僱用,繪製肖像。這一委託,同時讓他獲得將近 200 圓的高額報酬,使他得以支付兒子參加畢業旅行的費用。根據羅家後人所述,羅訪梅為了這份工作,特地去姜家住了半年,直接面對真人臨摹。[8] 這件肖像作品使用「炭精畫法」來描繪臉部,衣著部份則仍依循傳統的繪畫方法。新舊兩種技術融合於一幅畫中,頗見趣味。[9]
姜家祖先畫像,目前藏於北投民俗文物館,圖片出自賴佩君,《台灣家族紀念照研究》,頁22。
根據照相技術史研究者仝冰雪所述,從 19 世紀末開始流行於中國民間的「炭精畫法」,係「以小照片為藍本……繪畫時,畫師先通過『九宮格』打格子,等比例放大,精確描繪出人像的整體輪廓;然後用鉛筆勾線,畫出五官輪廓;最後再用毛筆蘸著炭精粉一層層填塗」。這些技術細節,不必然與羅訪梅的「炭精畫法」完全相符,但至少提供了我們一種推敲的途徑。
與傳統的油畫、水彩畫等肖像畫法相比,炭精畫法除了簡單易學外,所製作的肖像畫,價格也比較實惠。而在照相技術仍不能拍攝出品質完好、尺幅夠大的人像之前,炭精畫法針對照片進行的藝術加工適時補充了這一弱點,增加了肖像的質感與逼真性。[10] 正因為炭精肖像畫的繪製過程多半是藉由照片來臨摹,所以中國早期的許多照相館,也兼有替顧客畫肖像畫的業務。
1924 年,出現在《臺灣日日新報》上的「羅訪梅畫像館」地址,再度變更為太平町 2 丁目 57 番地,這可能意味著「見真軒畫館」已正式改名,同時經歷了又一次的搬遷。新畫館共有三層,除了原本的個人工作室及學徒練習的樓層外,還增設了頂層的寫真部。[11] 不過,羅訪梅本人並不精通攝影,寫真館開業初期,他是另外聘用專業攝影師。客人則可以選擇讓羅訪梅面對面繪像,或是先拍完照後再拿著照片做所謂的「影像放大設色」。[12]
在1927年發行的《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上,我們可以找到位於太平町二丁目57番地的「羅訪梅美術照相館」。照相館附近,則可找到北門、圓環、臺北車站等地標。若對照現今地圖,其地點就在延平北路一段與長安西路交界處附近。參見《臺北市‧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東京都:東京交通社,1928,收錄於中央研究院「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網站。
在繪畫事業蒸蒸日上的同時,羅訪梅仍不忘要繼續進修新的技巧。他在 1920 年代後期曾與畫師李紹南一同前往中國江西,研究當時號稱「永久不滅」的新近發明──瓷版畫像術。[13]
1932 年,羅訪梅出任「稻江寫真組合」的理事。[14] 他的兩個兒子羅重台、羅重巒,也進入日本「東洋寫真學校」專攻攝影。畢業返台後,兩人皆曾幫忙打理寫真館事務。戰後,兩兄弟經營的「新三榮」、「新三興」貿易公司成為臺灣重要的軟片代理商,繼續擴展他們在照相材料上的事業版圖。[15]
今日的「羅訪梅照相館」早已不再繪製肖像畫,所沖洗出的照片也不再是當年的黑白照。不過,試著尋訪過去,我們仍能從故事裡的那些照片及畫像,看見百年前的一個畫師與他在臺灣所創設的「畫館」,如何反映肖像製作技術的演進。
羅重台所創作的羅訪梅肖像,照片來源:中華民國客家委員會「客家雲」網站,網址: https://cloud.hakka.gov.tw/Details?p=112074
【名單之後】編按:
以羅訪梅為題的文章並不多見,讀者若有進一步的興趣,或可參考 1996 年的一篇羅訪梅傳記,該文的資料主要得自羅訪梅後人與門生的口述。文中關於羅訪梅生平行誼的一些敘述(包括家族渡海來臺之經緯、師事另一位東洋畫家呂鐵州的機緣、因畫館事業忙碌而無暇參與臺府展、曾為臺灣總督製作肖像……等種種細節),頗有可觀,或可與本文相互對照、補充。
參見應大偉,〈被遺忘的臺灣早期水墨、攝影家──羅訪梅〉,《藝術家》,43 :3(台北,1996),頁 408-410。
#名單之後035
[1] 廖瑾瑗,〈台灣的祖先畫〉,收錄於江韶瑩主編,《民間藝術綜合論壇論文集:民間藝術保存傳習計畫綜合論壇-界限的穿透》(宜蘭縣:國立傳統藝術中心,2005),頁 293。
[2]〈畫館招募學徒〉,《臺灣日日新報》,1921 年 4 月 18 日,夕刊 3 版。
[3] 新高堂編輯部,《臺北市街圖》,臺北市:新高堂書店,1927,收錄於中央研究院「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網站。
[4]〈見真軒畫館移轉〉,《臺灣日日新報》,1923 年 8 月 10 日,第 6 版。搬遷的原因以及 1935 年之後可能發生的再遷徙,參見廖瑾瑗,〈台灣的祖先畫〉, 頁 293-294。
[5]〈畫館招募學徒〉,《臺灣日日新報》,1921 年 4 月 18 日,夕刊 3 版;〈見真軒再募學徒〉,《臺灣日日新報》,1923 年 1 月 23 日,第 6 版。
[6] 廖瑾瑗,〈台灣的祖先畫〉,頁 294。
[7] 廖瑾瑗,〈台灣的祖先畫〉,頁 295。
[8] 廖瑾瑗,〈台灣的祖先畫〉,頁 294。
[9] 賴佩君,《台灣家族紀念照研究》(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所西洋美術史組碩士論文,2009),頁 23。
[10] 仝冰雪,《中國照相館史:1859~1956》(北京:中國攝影出版社,2015),頁 167。
[11]〈是々非々〉,《臺灣日日新報》,1924年7月4日,第4版。
[12] 廖瑾瑗,〈台灣的祖先畫〉,頁 294。
[13]〈新發明磁版畫像〉,《臺灣日日新報》,1928 年 5 月 3 日,第 4 版。
[14]〈稻江寫真組合發會式狀況〉,《臺灣日日新報》,1932 年 12 月 29 日,夕刊 4 版。
[15]陳德馨,〈光明與真情的瞬間:鄧南光與《臺灣攝影》雜誌(1963-1971)〉,《藝術學研究》,20(桃園,2017),頁 128。
【名單之後】當肖像畫遇上照相術──職業畫師羅訪梅與他的畫館事業 | 故事 StoryStudio https://storystudio.tw/?p=104208
----------------------------------------
1940臺北太平町臺灣第一劇場(位於今延平北路二段)/1933年,台灣開始使用電梯、冷氣機於太平町臺灣第一劇場/張臺灣日本時代臺北太平町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LjdUTD
太平町成了足以和「城內」日本人傲稱「台北銀座」的榮町(今衡陽路)分庭抗禮的市街,台灣人以擁有此「台灣人最寬廣」的商業街自豪。1920、1930年代大稻埕風景明信片,多數為太平町通(太平町大街)的繁華街景。這張明信片為1930年代出品
太平町大街與羅訪梅畫像館
現今台北市延平北路一、二段是日本時代大稻埕的新興街區,係於1908、1909年間大稻埕市區改正時貫穿稻新街、新興街、太平街、太平橫街、九間仔街所建的幹道。1922年台北市實施町名改正,為「太平町」,範圍是從北門前的鐵路平交道起算,到「台北橋腳(下)」(當年台北大橋引道在延平北路)為止。
太平町和永樂町(今迪化街)同為大稻埕南北向的兩條主要幹道,後來,永樂町街道狹隘,交通不便(永樂町沒有公車行駛),其商業地位,漸為太平町取代,太平町成了足以和「城內」日本人傲稱「台北銀座」的榮町(今衡陽路)分庭抗禮的市街,台灣人以擁有此「台灣人最寬廣」的商業街自豪。1920、1930年代大稻埕風景明信片,多數為太平町通(太平町大街)的繁華街景。


這張明信片為1930年代出品,為太平町二丁目街景,位置約當從現今延平北路、南京西路口往北所見。紅色箭頭所指為1930年12月落成的張東隆商行,樓高四層(不含頂樓建物),是大稻埕數一數二的高樓。街上往北行駛著一輛公車,當時太平町全線有市營、局(總督府交通局)營、民營公車行駛。
畫面右邊街屋懸掛著「羅訪梅畫像館」的招牌,羅訪梅為1910年代來台的中國畫師,實際來台年代不得而知,1922年其「見真軒畫館」招募學徒廣告,自言「來台從事繪像十餘年」,而從1935年刊於《台灣日日新報》的開業二十周年廣告推算,可知1915年已開設畫館。
見真軒畫館初設於太平町二丁目142番地,後因學生日多,遷於隔鄰的131番地,畫館後改名「羅訪梅畫像館」。其學生中,有一位頭份人張鼎雙,習藝後,和其他學徒一樣,各自開業,他返鄉開設「盛描軒畫像館」,知名的頭份珊瑚照相館攝影師張阿祥,就是從這位族親張鼎雙學習畫像與攝影技法,因此,羅訪梅,可說是張阿祥的「師公」,1935年台北市舉行台灣始政四十周年紀念博覽會期間,張阿祥曾和張鼎雙北上拜訪羅訪梅。
羅訪梅畫技精湛,熟諳各種媒材,勤於學習新技法,據1922年招生時報導,「精通漢法毛筆繪像、水彩繪像、炭筆繪像、炭筆設色繪像、油畫及影像放大設色、山水人物花卉等,造詣頗深」,1928年,與畫館畫師李紹南同赴江西學習最新的「永久不滅」磁(瓷)板畫像技術;1935年,鑽研「永久不變色」的新式工筆油畫肖像。
羅訪梅畫館除了接單繪製人物肖像外,亦有寫真(照相)業務,畫館可說是「美術繪像寫真館」。1932年,「稻江寫真組合」創會,羅訪梅當選理事。1934年,羅訪梅畫作「虎」入選第八回台展,依當時報導,畫館在太平町二丁目57番地。
畫館所在的太平町二丁目與鄰近的三丁目街區,在1920、1930年代亦先後開設多家畫館寫真館,如留芳寫真館、久美畫像館、朱清蘭、梅芳寫真館、楊寶寫真館、太平寫真館、江夏寫真館、南北寫真館……等。
做為稻江知名畫師,羅訪梅在社會上相當活躍,1935年台北州聯吟大會,他捐贈書畫為獎品,該年台灣發生大地震,他也舉行義賣,捐出一半所得。1936、1937年,又分別當選台北中華(總)會館的教育委員、監察委員。
姜阿新/姜振驤/范姜萍/范姜新鰲/范姜騰/范姜政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yxq3wbs


日治時期的台灣營業照相館
目前筆者整理文獻中,發現最早由台灣人開設的照相館是鹿港人施強在鹿港所創立的「二我寫真館」(1901)。另在整理客籍攝影家的數位典藏計畫中,也發現北埔開山始祖姜家,即「老姜」姜紹祖的兒子姜振驤,是北埔第一個拿相機的人,是台灣攝影名家鄧南光的叔父。姜家留有四切(即8×10)的玻璃版底片,猜測是1890年代間所拍攝姜家在天水堂前團體的家族照片,但也無法確立拍攝者。此外,在數位典藏頭份老照相館的蒐研中,得知日治時期「真影寫真館」的張阿祥老先生,現己94歲,幾乎可以確認是從日治時期營業寫真館碩果僅存的人間國寶。昭和18年(1943),張阿祥受日本櫻井組望鄉山製材所委託拍攝《拾週年紀念寫真帖》,記錄當時櫻井組開採阿里山山林及製材工業的實況寫真,是少數台籍攝影師擁有的成績。
張阿祥的師父張鼎雙先生,早期拜開立在台北太平町一丁目(現延平北路一段)的「羅訪梅寫真館」羅訪梅為師。羅訪梅是廈門人,在當地幫人畫肖像的畫像師,受到攝影術的衝擊,不得不進而學習攝影術,後再開寫真館。1910至1920年間遷移台灣,已是台北大稻埕非常有名的寫真館
1931年,從東京寫真專門學校第一名畢業的彭瑞麟,回國開設「アポロ写場」(後改名為「亞圃廬寫真館」),地點就在太平町二丁目,與羅訪梅寫真館只有一小段距離而己。彭氏在他的照相札記《回想の写真》中有提到,期間曾遇到同業的妨礙,必須說服理解能力欠缺的顧客,或因為拍照的價格高於城內日本人開設的相館,曾被只看價格不看品質的顧客指為賺取暴利。之後,在某一日中午,有人在彭氏的照相館前放了一槍,據說是羅訪梅寫真館裡的人開槍,意味警告。不過這無法求證,只可以讓我們了解當時競爭之激烈。
數位典藏觀察室 » Blog Archive » 找尋台灣攝影軌跡 http://tinyurl.com/y643q3bg


第八屆(1934年/昭和9年)
特選臺展賞:盧雲友〈梨子棚〉、秋山春水〈谿間之春〉
臺日賞:高梨勝瀞〈蔬菜園〉
特選朝日賞:石本秋圃〈母親肖像〉
審查員:松林桂月、鄉原古統、木下靜涯、陳進
自此,臺展成熟期的風格幾乎已經確定。上一屆獲得臺展賞的呂鐵州〈南國〉、臺日賞的陳敬輝〈路途〉,以清楚呈現的構圖表現寫生所得,有別於郭雪湖式的全幅充塞的華麗風。本屆這個風格路線由嘉義畫派的盧雲友所繼承,將他在壺仙花果園寫生的植物單株清楚呈現。
高梨勝瀞的〈蔬菜園〉非常受到媒體與藝評的矚目,因為這幅畫的畫面約有三分之二留白,樹木也用寫意的筆法畫出,但近景的蔬菜卻一顆顆地清晰描繪,將南畫與巧密兩種截然相反的風格融合在一起。
全幅充塞的華麗風格在本屆由秋山春水所延續,並且也受到主題清楚呈現的潮流影響。他本次畫的是一位原住民女子,頭頂陶壺,面貌正面清楚示人,面貌刻意強調原住民深邃的五官。背景是山林的植物,細密地充滿整幅畫。
其餘名家的作品當中,郭雪湖繼續他的南畫實驗,皆以墨線的表現為主。陳進的〈野邊〉表現野外的親情互動,陳敬輝的〈製麵二題〉畫出鄉村農家工作的情形,都是「地方色彩」的成熟表現。鄉原古統繼續創作其〈臺灣山海屏風〉,這次以臺灣山林為描繪對象,風格仍然是用筆墨細密地描繪。有南畫之名,卻難說有南畫之實。而松林桂月的〈葡萄〉則用墨線與暈染變化來構成,且畫面疏朗,允稱南畫精品。
一向沒有參與臺展的肖像名家羅訪梅這次也小露身手,但卻不是畫人物畫,而是畫虎,非常唯妙唯肖。最特異的作品則當屬宮田彌太郎的〈待宵草〉。這件作品是畫市井之中娼妓攬客的情形,是東方繪畫不常出現的題材。造形採用朦朧體的輪廓,加強畫面浪漫而又詭譎的氣氛。
臺灣美術展覽會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2k7jaay


(1) 羅訪梅數位影像 - 首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ngMeiPhoto/

尋找當年時代記憶 日治時期寫真館影展 http://tinyurl.com/y3brebdm


《凝望的時代-日治時期寫真館的影像追尋》 – 視覺藝術策展平台 https://curator.ncafroc.org.tw/?p=5843


鄭成功畫像+祖先畫像/鄭成功征臺部將列表/楊祖-左先鋒-1662年攻大肚王國身亡。鄭氏1661年首屯新竹開拓竹塹-1691年鄭氏軍王世傑續墾/明清官像畫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4jh3pcl


書畫:攝影:日治時期營業寫真館:羅訪梅照相館作品集(1-7)-數位典藏與學習聯合目錄 http://tinyurl.com/y47mc9pm


竹東賴榮光- 台北羅訪梅照相館學徒生涯  https://youtu.be/GVcSbaHlHng


店家地址:中國文化大學美食廣場(大忠館二樓)  https://t.ly/lDmRq


台北太平町一丁目(現延平北路一段)的「羅訪梅寫真館」
【阿嬤的自我】83歲老阿嬤的彩色世界 陳金珠 繪畫 :(油畫集 仿習作 )A篇 @ 石頭ㄚm 的化石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tinyurl.com/y3ndpkls
【我的阿母 :陳金珠 女士】20歲未婚時(1950)拍攝於延平北路上的某照相館(見註1.),阿母的記憶中...此間照相館就在延平北路上一家大戲院旁(見註2.),照相館的老闆很滿意自己的作品,阿母的照片就被擺放於櫥窗內當SAMPLE來招引客人拍照;照片雖已泛黃退色而褶皺,仍可看見年輕時的阿母,打扮素雅適宜;是人稱的水姑娘ㄚ!可是我們瑞芳老街 上的美女,街鄰們都稱呼她 "黑貓珠ㄚ"。(感謝「羅訪梅寫真館」幫阿母拍下美麗的倩影)
註1.:【某照相館?】:就是指台北太平町一丁目(現延平北路一段)的「羅訪梅寫真館」。
從 阿母的記憶中,這間已消失的照相館就在延平北路上一家大戲院旁....;此刻一股劲催促著我,想從阿母記憶中去探索但卻無解;結果...線索來自於阿母這 張泛黃的照片上的左下角,有個幾乎已糊掉的浮水印Logo上的店號名稱,隱約只看見(10倍放大鏡)了下方的"梅"字,上方的字體幾乎平掉而模糊不清,以 猜字拼湊方式....雖花了老半天的網路資料搜尋,最後的努力還是會有解的,如下:
【羅訪梅寫真館】「凝望的時代─日治時期寫真館的影像追尋」開展
日 治時期,台灣沒有好的攝影環境,想學好攝影的人就必須遠赴日本求學。高齡89歲的攝影家羅重台的父親是知名畫家羅訪梅,從小希冀他專心學畫。他卻認為,畫 一張畫要花的時間太長,攝影則一按快門就能瞬間完成。年輕時他瞞著父親存錢,決心遠赴日本學習攝影,出國前一晚,被父親打得半死,直到父親的學徒紛紛下跪 替他求情,才放手讓他去追尋攝影夢。
回台灣後,他經營相館,由於技術先進,即使價格最昂貴,客人依舊絡繹不絕。他感嘆,現在相館打燈最多用兩盞燈,人像易被拉寬且過於扁平;傳統攝影需打4盞燈,才能拍出完美角度。他說,台灣現今沒幾間傳統攝影相館,女兒承襲了他的技術,維持傳統式拍法。
資料來源:http://blog.lib.ntu.edu.tw/his/?cat=556&paged=8
註2.:【延平北路上一家大戲院旁?】:就是指 "台灣第一劇場" ( 1935年落成 , 位於延平北路二段 是當時最大的臺灣人戲院 )見下方圖檔
資料來源:圖片提供 : 楊蓮福 先生     大稻埕拾憶 http://taipeicircle.com/city_a.htm
【阿嬤的自我】83歲老阿嬤的彩色世界 陳金珠 繪畫 :(油畫集 仿習作 )A篇 @ 石頭ㄚm 的化石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tinyurl.com/y3ndpkls


羅訪梅數位影像館
地址: 111台北市士林區中山北路六段231號
開放時間: 
營業中 ⋅ 結束營業時間:20:00
電話: 02 8866 6036
書畫:攝影:日治時期營業寫真館:羅訪梅照相館作品集-數位典藏與學習聯合目錄 http://tinyurl.com/yx9gowd7
民間藝術綜合論壇論文集: 民間藝術保存傳習計畫綜合論壇 : 界限的穿透 - Google 圖書 http://tinyurl.com/y2nargad
太平町大街與羅訪梅畫像館
現今台北市延平北路一、二段是日本時代大稻埕的新興街區,係於1908、1909年間大稻埕市區改正時貫穿稻新街、新興街、太平街、太平橫街、九間仔街所建的幹道。1922年台北市實施町名改正,為「太平町」,範圍是從北門前的鐵路平交道起算,到「台北橋腳(下)」(當年台北大橋引道在延平北路)為止。
太平町和永樂町(今迪化街)同為大稻埕南北向的兩條主要幹道,後來,永樂町街道狹隘,交通不便(永樂町沒有公車行駛),其商業地位,漸為太平町取代,太平町成了足以和「城內」日本人傲稱「台北銀座」的榮町(今衡陽路)分庭抗禮的市街,台灣人以擁有此「台灣人最寬廣」的商業街自豪。1920、1930年代大稻埕風景明信片,多數為太平町通(太平町大街)的繁華街景。
這張明信片為1930年代出品,為太平町二丁目街景,位置約當從現今延平北路、南京西路口往北所見。紅色箭頭所指為1930年12月落成的張東隆商行,樓高四層(不含頂樓建物),是大稻埕數一數二的高樓。街上往北行駛著一輛公車,當時太平町全線有市營、局(總督府交通局)營、民營公車行駛。
畫面右邊街屋懸掛著「羅訪梅畫像館」的招牌,羅訪梅為1910年代來台的中國畫師,實際來台年代不得而知,1922年其「見真軒畫館」招募學徒廣告,自言「來台從事繪像十餘年」,而從1935年刊於《台灣日日新報》的開業二十周年廣告推算,可知1915年已開設畫館
見真軒畫館初設於太平町二丁目142番地,後因學生日多,遷於隔鄰的131番地,畫館後改名「羅訪梅畫像館」。其學生中,有一位頭份人張鼎雙,習藝後,和其他學徒一樣,各自開業,他返鄉開設「盛描軒畫像館」,知名的頭份珊瑚照相館攝影師張阿祥,就是從這位族親張鼎雙學習畫像與攝影技法,因此,羅訪梅,可說是張阿祥的「師公」,1935年台北市舉行台灣始政四十周年紀念博覽會期間,張阿祥曾和張鼎雙北上拜訪羅訪梅。
羅訪梅畫技精湛,熟諳各種媒材,勤於學習新技法,據1922年招生時報導,「精通漢法毛筆繪像、水彩繪像、炭筆繪像、炭筆設色繪像、油畫及影像放大設色、山水人物花卉等,造詣頗深」,1928年,與畫館畫師李紹南同赴江西學習最新的「永久不滅」磁(瓷)板畫像技術;1935年,鑽研「永久不變色」的新式工筆油畫肖像。
羅訪梅畫館除了接單繪製人物肖像外,亦有寫真(照相)業務,畫館可說是「美術繪像寫真館」。1932年,「稻江寫真組合」創會,羅訪梅當選理事。1934年,羅訪梅畫作「虎」入選第八回台展,依當時報導,畫館在太平町二丁目57番地。
畫館所在的太平町二丁目與鄰近的三丁目街區,在1920、1930年代亦先後開設多家畫館寫真館,如留芳寫真館、久美畫像館、朱清蘭、梅芳寫真館、楊寶寫真館、太平寫真館、江夏寫真館、南北寫真館……等。
做為稻江知名畫師,羅訪梅在社會上相當活躍,1935年台北州聯吟大會,他捐贈書畫為獎品,該年台灣發生大地震,他也舉行義賣,捐出一半所得。1936、1937年,又分別當選台北中華(總)會館的教育委員、監察委員。 https://is.gd/xQConv
----------------------------
1. 曇花一現的生命追求
吳金淼速寫
終身未娶,孤獨苦悶,以攝影做為一輩子心靈最大的寄託。這是吳金淼死後10 年,透過他留下的照片,重新發現他的存在的人,所給予的一個標籤似的描述。特別是他的妹妹吳明珠與弟弟吳金榮,兩人也一生未婚,兄妹3 人相伴,陪著父母,走完人生的旅途。如此超越世俗軌道的家庭生活,更讓人不得不著墨,彷彿這樣的生命歷程是踏進吳金淼攝影世界不可迴避的一個入口⋯⋯
所有寫他、談論他的人,幾乎少有人來得及接觸他本人,親炙他的丰采,頂多只是勉強存在他那當年(1994)已過了70 歲的弟弟吳金榮腦中,如今(2018)吳金榮離世又過了二十多個年頭,吳金淼生前種種更是渺茫不可尋。幸好,曾經鎖在「金淼照相舘」的陳年影像和手稿,自1994 年「楊梅伯公山護樹運動」初露後,經多年的努力終得完整的呈現在世人的眼前。超過一萬餘張的影像,一千三百多張的玻璃乾版底片,還有各式各樣的繪稿和文件,讓人們對有著「楊梅攝影之父」封號的吳金淼的想像有了更多的憑藉與可能。
踏上攝影之路
「哥哥很早就通畫畫,小時候我們家店前全是泥巴,下過雨後,就有了泥漿,哥哥會用腳趾頭在泥漿上畫一條龍。」1 吳金淼,1915年生於桃園楊梅,歿於1984 年,享年70 歲。1997 年2 月16 日,小吳金淼9 歲的弟弟於臨終前約一個月,曾如此回憶他的哥哥吳金淼。在吳金榮的心中,哥哥很聰明,從小就展露了繪畫的天分。
1926 年12 月25 日,日本大正天皇駕崩,皇太子裕仁隨即繼位,改元昭和。為了慶祝裕仁天皇登基,當時楊梅所屬的楊梅庄役場在公會堂舉辦繪畫比賽。吳金淼以一幅〈松鶴圖〉參賽,結果一鳴驚人,名列第一。頒獎時,吳金淼現身,竟只是個十來歲的小孩,而第二名則為一位資深老畫家,面對如此場面,嚇壞了的大人,為了收場,竟將首獎的獎品與第二名的對調。這樣的傳奇事蹟在湮沒了半世紀之後,透過弟弟的記憶一直為人傳誦著。
毫無疑問的,吳金淼曾是個具有繪畫才華的孩子。繪畫雖需要天分,但只要有枝筆就可能展開,而照相卻涉及特別的工具與技術,他又如何開始日後「寫真館」的經營?「那時我太小,並不清楚。」在吳金榮追憶哥哥怎麼踏上攝影路的過程中,腦中浮現的唯一線索,就是吳金淼經常往來的朋友陳振芳(1917-1999),他曾前往日本就讀東洋寫真學校。陳振芳,中壢人,比吳金淼小2歲,1934 年17 歲時便在中壢開設當地第一家寫真館,後來自覺技藝不足,始於1936-1937 年間前往日本習藝。不過據說,陳振芳的攝影啟蒙來自一位唐山畫像師廖技先。
在日本人統治臺灣以前,雖然也有不少西方人士為臺灣拍下許多今日看來極其珍貴的影像,不過一般臺灣人並不諳攝影術。若想為長輩留影,或者緬懷往生的祖先,通常都藉畫像師之筆。攝影術隨著日本人來到臺灣以後,初期寫真館幾乎都由日本人經營,但1906 年日本成立「東京寫真學院」,隨後寫真學校陸續成立,許多臺灣人(如彭瑞麟、張才)前往就讀後返臺,也投入寫真館行業,還有一些從日本人經營的寫真館學成自立門戶者(如施強、林草),終於慢慢改寫了當時臺灣寫真館行業的結構。
1920 年代,寫真(照相)館成了臺灣的新興行業,也挑戰了傳統的畫像館,促使一些畫像師紛紛轉型。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羅訪梅。1888 年生於福建上杭縣,為永定客家人的羅訪梅,自小從家族的長者學得一手書畫,1910 年曾遠赴泰國為人畫像,後來隨著堂兄來到臺灣,1922 年在臺北太平町(今延平北路一帶)開設「見真軒畫館」,一方面為人畫像,一方面也教畫。雖然學員不斷增加,但向著迎面而來的寫真館潮流,自身不諳攝影的羅訪梅,除了讓兒子前往日本寫真學校學習,在幾度搬遷後,於1930 年左右也聘請日本寫真技師進駐,在「羅訪梅畫像館」之外,另立「羅訪梅寫真館」。
當時許多慕名前來「羅訪梅畫像館」學習的人,多少也都學會了一些基本的攝影技術,返鄉後雖掛著畫像館的招牌,但也多兼營寫真業。頭份地區活到近百歲往生的珊瑚照相館經營者張阿祥(1916-2013),他的攝影技術便是1932 年從族親張鼎雙開設的「盛描軒畫像館」學得的而張鼎雙正是羅訪梅的學生。在那個時代,進畫像館學習照相的人,都要從學畫人像開始。張阿祥走過這樣的歷程。藝成之後,他買了一台相機,以家人和鄰居做為練習的對象,慢慢的,沒有店面,就靠熟人的介紹為人拍照,同時接畫人像的工作,幾年後有了店面,才取得營業許可,正式掛牌經營寫真館。陳振芳從唐山畫像館學得攝影,應該也走過這樣的路,只是他後來為了充實自己又前往日本的寫真學校取經。
「哥哥曾經想到日本,但我媽媽不給他去。」在1997 年2 月人生最後的一場訪談裡,吳金榮看著一張吳金淼用腳架拍攝與一群朋友一起到楊梅龜山上墳的照片說,亡者林祺禎,正是當年想帶吳金淼前往日本的人。4 從照片中墓碑上刻著「昭和甲戍」──即昭和9 年,可知在1934 年,這個想帶吳金淼到日本的人已經離開人世了。他要帶吳金淼前往日本,勾起吳金淼赴日的念頭,必定也是在這之前的事。
林祺禎何許人也?透過吳金榮的回憶僅知他曾任職總督府,不知他的年歲。但在總督府工作,應該具備相當資歷,對吳金淼來說可能是個欣賞他的繪畫才華的長輩。以尚在公學校就讀、僅十來歲的年紀打敗一竿德高望重的畫像家、書法家,贏得繪畫比賽的第一名,在當時必定是一件轟動地方的事。
「哥哥15 歲就開始幫人家畫像,20 歲開業經營『金淼寫真舘』。」1929 年,吳金淼懷著不凡的繪畫造詣,從楊梅公學校畢業了。他對未來必定曾有過美好憧憬,幸運的又遇上了林祺禎,讓他勾勒了日本行的美夢,怎奈母親不捨不許。或許就是這樣,幫人畫像也不失為一條可走的路。雖不知吳金淼與陳振芳的相識始於何年,但二人皆置身於畫像館面臨轉型的時代,陳振芳從畫像師識得攝影,而從繪畫、幫人畫像走向攝影,自然也成了吳金淼困惑人生的新出路。1935 年,在欲帶吳金淼前往日本的林祺禎往生一年後,20 歲的吳金淼經過幾年的琢磨,終於取得了寫真館的營業許可,「金淼寫真舘」正式開張了。
「他沒有教我,跟久了,自然就會。」就像繪畫,雖然靠的是天賦,但仍需拜師掌握技巧,才能更上一層樓;吳金淼卻幾乎都是自我摸索而來,連十分講求技術的寫真也不例外。吳金榮回憶自公學校畢業後就跟在哥哥身邊學攝影的往事,吳金榮還有哥哥這個師傅可看著學,但吳金淼雖有同好陳振芳,也僅止於談得來。在同時代的寫真館攝影師當中,不是曾赴日習藝,就是畫像館出身,不然至少當過寫真館的學徒,只有吳金淼可說是無師自通,讓他的攝影作品擺脫了匠氣的束縛,雖為謀生而拍,但自有一種率性而為的風格。
https://is.gd/Z6UO27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