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特伐利亞和約
1618-1648 年,歐洲爆發了三十年戰爭,戰時和戰後的一系列雙邊和多邊條約被稱為威斯特伐利亞條約,構成了威斯特伐利亞體系。[1]p.8
結束三十年戰爭的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確認了歐洲主權國家體系的存在” , 一般認為是歐洲近代國際社會的開始。[3]p.95
在中世紀的歐洲, “大一統”存在於兩個層面之上:
一個是羅馬天主教無所不在的宗教統治;
另一個是神聖羅馬帝國。[2]p.138
歐洲在威斯特伐利亞體系建立前的大一統“基督天國”局面
而三十年戰爭改變了歐洲的面貌, 使得羅馬教皇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大一統”的局面不再。[2]p.138
國家通過簽署《威斯特法利亞合約》確立了國家的主權。
成功將宗教的權威成功從教會中轉移到各國君主身上。[6]p.91
歐洲的世俗權威代替宗教權威並確立了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等原則,確立了維繫歐洲和平的維斯特法利亞體系。[6]p.91
儘管和約既未從法律上也為在事實上直接導致神聖羅馬帝國的解體,只是眾多諸侯不斷追求在其領土上的權威以及更多自由的一個例證,但卻清晰地展現出諸侯爭取更多權利、世俗實體爭取擺脫宗教秩序的腳步。[11]p.155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簽訂後的德意志分崩離析成許多勢力,其中以巴伐利亞、薩克森、勃蘭登堡為強
而正是這種追求獨立、嚮往平等的精神促使主權平等原則為近代歐洲國家的成長奠定基礎,成為近現代國際法的理論根基。[11]p.155
威斯特伐利亞體系的意義不只在於重新建構了歐洲的戰後格局,更在於將和約中包含諸多國際法概念,比如和平共處,主權國家平等,和平解決爭端,禁止使用武力,均衡勢力,共同安全保障,集體制裁等等加以詮釋,對國際法原則、制度和實踐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11]p.153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所確定的上述概念,應用於近代國際關係並影響至今,國際關係學界因此多視其為近代國際體系誕生的標誌。[1]p.8
首先,和約中國家主權原則的確立對於國際法的產生至關重要。[2]p.139
構成威斯特伐利亞體系行為主體的是主權國家。[1]p.10
主權在國內是指最高權力, 在國際上是指不依賴他國,不受他國擺佈 ;[7];[8]p.31
主權對於任何國家來講都是必不可少的, 在國際上主要體現在獨立地處理國內外一切事務的能力。[7];[8]p.31
幾乎整個歐洲都統一在了一個由主權國家作為行為體的國際體系之中, 改變了由教皇或其他所謂國際權威進行裁決的舊方式,這是真正近代化的政治體系。[3]p.96
和會召開時,無論是信奉新教還是舊教的國家,都不再聽從教皇意志而要求以平等地位坐到談判桌前。
從此, 各國無論大小,均以主權國家身份參與國際事務。[2]p.139
這也就意味著近代意義上國家的產生, 宣布了歐洲中世紀的徹底崩潰。[2]p.139
威斯特伐利亞體係是現代國際體系的雛形,它是近代國際關係史上第一次以條約的形式肯定主權國家平等的國際體系。[4]p.73
同時,威斯特伐利亞體係是各國以維護主權國家利益原則而確立的體系。[3]p.96
威斯特伐利亞體係是當時歐洲列強矛盾激化、利益妥協的產物。[1]p.11
條約簽訂後各國新控領土
在威斯特伐利亞體系內,各國紛紛致力於擴充本國的實力,著眼於爭奪歐洲霸權。[1]p.11
在不斷的戰爭與瓜分中,他們不再崇拜神權, 而是更為實際地追求本國的領土、資源、財富等現實利益。[2]p.139
因此,威斯特伐利亞體係可以看作是歐洲各國在利益爭奪過程中的一樁交易。[1]p.11
然而,自威斯特伐利亞體系形成以來,長期主導國家間關係的卻是一種“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弱肉強食法則。[1]p.10
威斯特伐利亞體系內大國和小國、強國和弱國之間的關係,很難用主權和平等來加以界定。[1]p.10
從國際體系角度來看,作為體系中心結構的主角,法國、瑞典、奧地利、荷蘭、英國、西班牙等大國構成了該體系的多極均衡格局。[9]p.131
和約簽訂後歐洲呈現的力量平衡均勢局面
1648~1789 年,歐洲近代國際體系具有兩個特徵:
一是體系行為體“國家”以“王朝”的形式出現;
二是發展出近代歐洲國際體系的一個重要理論和實踐準則—— — 均勢原則。[10]p.231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加劇了德意志的分崩離析 ,削弱了哈布斯堡王朝的勢力, 促成了一種多元政治格局。[2]p.139
和約後分崩離析的德意志
英國、法國、奧匈與相繼崛起的俄國和普魯士成為主導歐洲政治的五大強國
歐洲五強中的法國和俄國曾一度主宰歐洲大陸的政治,英國成為歐洲政治的平衡者,歐洲大國形成了一段時間內相對穩定的權力關係。[2]p.139
到18 世紀末,歐洲發生了多次王朝戰爭、地區紛爭和政權更迭,一些原有的“極”被新的“極”所取代。國際關係格局不斷進行調整。[9]p.131
總結
威斯特伐利亞體係對國際關係的發展具有重大貢獻。
它所開創的國際體係是現代國際關係體系的雛形。[4]p.75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所確定的以平等、主權為基礎的國際關係準則,在和約簽訂後長達幾百年的時間裡依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仍然是解決各國間矛盾、衝突的基本方法。[10]p.16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確定的國家主權原則有效地維護了民族國家的存續,主權原則促進了國際和平與穩定,使某些大國不能任意地干涉他國內政,成為反對侵略和乾涉,維護各國特別是中小國家主權以及防范國際社會無政府狀態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英語:The Peace of Westphalia,德語:Westfälischer Friede)是指1648年5月至10月間在威斯特伐利亞地區內的奧斯納布呂克和明斯特簽訂的一系列條約,是近代第一個國際法合約,標誌著歐洲一系列宗教戰爭的結束。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結束了歐洲歷史上有近八百萬人喪生的動盪時期。學者普遍認為,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的簽訂標誌著基於威斯特伐利亞主權概念的現代國際體系的開始。
和約的談判過程頗為冗長。由於雙方都希望在自己的領地內進行談判進而控制談判,談判主要在兩個城市進行。共計109名交戰國代表出席談判,但代表們並不每次都同時出席。會議共簽署三份條約以終止對應的相互交疊的戰爭:明斯特和約、明斯特條約和奧斯納布呂克條約。這些條約結束了哈布斯堡及其天主教派盟友與新教勢力(瑞典、丹麥、荷蘭和神聖羅馬帝國各邦)及其盟友法國(儘管信仰天主教但反對哈布斯堡)之間的三十年戰爭(1618-1648),劃分了一條南北分界的宗教信仰線。條約還結束了西班牙與荷蘭共和國之間的八十年戰爭(1568-1648),前者正式的承認後者的獨立地位。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的簽訂是以外交會議訂立和約的先例。基於各個主權國家共存的概念,新的政治系統在歐洲中部形成。由於權力平衡,國家間的侵略戰爭得到遏制,反對乾預別國內政的準則開始得到認可。隨著歐洲影響力逐漸遍布全球,這些威斯特伐利亞原則,尤其是主權國家的概念,逐漸流行成為國際法和世界秩序的中心原則。
1618-1648年,歐洲爆發了三十年戰爭,戰時和戰後的一系列雙邊和多邊條約被稱為威斯特伐利亞條約 [1]  。
在中世紀的歐洲, “大一統”存在於兩個層面之上:一個是羅馬天主教無所不在的宗教統治;另一個是神聖羅馬帝國。三十年戰爭改變了歐洲的面貌,使得羅馬教皇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大一統”的局面不再 [2]  。
1.重申1555年的《奧格斯堡宗教和約》和1635年的《布拉格和約》繼續有效;
2. 哈布斯堡皇室承認新教在神聖羅馬帝國境內的合法地位,同時新教諸侯和天主教諸侯在帝國內地位平等;
3. 神聖羅馬帝國內各諸侯邦國可自行訂定官方宗教,臣民不願改宗者限期遷出;其中歸正宗加爾文宗獲帝國承認為合法宗教;教產的歸屬以1624年為標準年,凡在1624年1月1日之前佔有的教產可以保留(在普法爾茨及其聯盟地區,以1619年為標準年)。
4.神聖羅馬帝國內各諸侯邦國有外交自主權,唯不得對帝國皇帝及皇室宣戰;而帝國皇帝依然無權決定任何重大問題,如宣戰、媾和、課稅和徵兵等。
5.正式承認尼德蘭聯省共和國和瑞士為獨立國家;
6.哈布斯堡皇室的部分外奧地利領地被迫割與法國、瑞典和部分帝國內的新教諸侯:
其中法國得到洛林內梅林、圖爾、凡爾登等三個主教區和除斯特拉斯堡以外的整個阿爾薩斯;
瑞典獲取西波美拉尼亞地區和維斯馬城、不來梅-維爾登兩個主教區,從而得到了波羅的海和北海南岸的重要港口;
勃蘭登堡獲得東波美拉尼亞地區和馬格德堡(Magdeburg)、哈爾勃斯塔特、卡明、明登等主教區;
薩克森獲得路薩蒂亞(Lusatia)地區;
普法爾茨(Palatinate)公國一分為二,信奉天主教的上普法爾茨與巴伐利亞合併(巴伐利亞因此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第八選帝侯),信奉新教的下普法爾茨(萊茵蘭-普法爾茨)維持獨立。
7.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選舉不得在現任皇帝在世時進行,以免皇帝干預,影響結果。
8.法國和瑞典在神聖羅馬帝國議會有代表權,巴伐利亞公爵被封為選帝侯。
9.瑞典還獲得神聖羅馬帝國500萬塔勒的賠款。
深遠影響編輯
改變了歐洲政治力量對比
條約簽訂後各國新控制的領土
條約簽訂後各國新控制的領土
德意志分崩離析成許多勢力
德意志分崩離析成許多勢力
神聖羅馬帝國、西班牙的衰落
(1)導致奧地利哈布斯堡皇朝失去大量領地,也削弱了皇朝對神聖羅馬帝國內各邦國的控制,使皇朝陷入中衰,也使德國陷入封建分裂的時代。
(2)但是皇帝的首席代表特勞特曼斯道夫施展外交手腕,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把一個較為完整的奧地利帝國保留下來,也保留下奧地利在中歐的地位,使他在今後的歐洲政治中依然起著重要作用。
(3)西班牙陸戰海戰皆敗,從此失去了歐洲一等強國的地位。
法國、瑞典、荷蘭、勃蘭登堡的崛起
(1)法國在此戰中獲得了洛林的三個主教區,實力大增,為後來稱霸歐洲打下基礎。
(2)瑞典獲得波羅的海和北海沿岸重要港口,成為北歐強國。
(3)荷蘭獨立得到西班牙的正式承認,成為17世紀前期的海上霸主。
(4)勃蘭登堡在德意志內部崛起,成為德意志境內僅次於哈布斯堡皇室的諸侯,便是後來普魯士王國乃至於德意誌第二帝國的前身。
創立了以國際會議解決國際爭端的先例
確定了國際關係中應遵守的國家主權、國家領土與國家獨立等原則,對近代國際法的發展具有重要促進作用,被譽為“影響世界的100件大事”之一。
確立了國家主權平等原則,近代國際法的形成是以主權國家的建立為標誌的。威斯特伐利亞公會承認了神聖羅馬帝國統治下的許多邦國是獨立的主權國家。於是,在歐洲出現了為數眾多的獨立的主權國家(瑞士、尼德蘭)。
威斯特伐利亞公會以及在會議上簽訂的合約確立了國家主權平等、領土主權等原則,從而為近代國際法奠定了基礎 [3]  。在和約簽訂後長達幾百年的時間裡依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仍然是解決各國間矛盾、衝突的基本方法。 [4] 
威斯特伐利亞體係對國際關係的發展具有重大貢獻,它所開創的國際體係是現代國際關係體系的雛形 [5]  。
和約確定的國家主權原則有效地維護了民族國家的存續,主權原則促進了國際和平與穩定,使某些大國不能任意地干涉他國內政,成為反對侵略和乾涉,維護各國特別是中小國家主權以及防範國際社會無政府狀態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6]  。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是歐洲中世紀與近代之交的第一個國際性條約,是國際法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和分水嶺。它涉及戰俘的保護和宗教信仰自由問題,為今天處理宗教與國家以及各種宗教信仰之間的關係提供了範本,對於國際人權保護的發展有著重要的影響。 [7] 


解密:威斯特伐利亞條約有著什麼深遠的歷史影響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the Peace Treaty of Westphalia)是象徵三十年戰爭結束而簽訂的一系列和約,簽約雙方分別是統治西班牙、神聖羅馬帝國的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和法國、瑞典以及神聖羅馬帝國內布蘭登堡公國、薩克森選侯國、巴伐利亞等諸侯邦國。
改變了歐洲政治力量對比
神聖羅馬帝國、西班牙的衰落
(1)導致奧地利哈布斯堡皇朝失去大量領地,也削弱了皇朝對神聖羅馬帝國內各邦國的控制,使皇朝陷入中衰,也使德國陷入封建分裂的時代。
(2)但是皇帝的首席代表特勞特曼斯道夫施展外交手腕,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把一個較為完整的奧地利帝國保留下來,也保留下奧地利在中歐的地位,使他在今後的歐洲政治中依然起著重要作用。
(3)西班牙陸戰海戰皆敗,從此失去了歐洲一等強國的地位。
法國、瑞典、荷蘭、布蘭登堡的崛起
(1)法國在此戰中獲得了洛林的三個主教區,實力大增,為後來稱霸歐洲打下基礎。
(2)瑞典獲得波羅的海和北海沿岸重要港口,成為北歐強國。
(3)荷蘭獨立得到西班牙的正式承認,成為17世紀前期的海上霸主。
(4)布蘭登堡在德意志內部崛起,成為德意志境內僅次於哈布斯堡皇室的諸侯,便是後來普魯士王國乃至於德意志第二帝國的前身。
創立了以國際會議解決國際爭端的先例
確定了國際關係中應遵守的國家主權、國家領土與國家獨立等原則,對近代國際法的發展具有重要促進作用,被譽為「影響世界的100件大事」之一。
確立了國家主權平等原則
近代國際法的形成是以主權國家的建立為標誌的。
威斯特伐利亞公會承認了神聖羅馬帝國統治下的許多邦國是獨立的主權國家。於是,在歐洲出現了為數眾多的獨立的主權國家。
威斯特伐利亞公會以及在會議上簽訂的合約確立了國家主權平等、領土主權等原則,從而為近代國際法奠定了基礎。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bxgz6m.html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