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千金小姐不穿耳洞、戴耳環,下輩子投胎當丫環。」+男人打耳洞「龍公變龍母」陳有諒是五爪金龍託世,朱元璋則是火龍投胎,原本是陳主朱隨,結果陳友諒小時後因家人怕他夭折所以就幫他穿了耳洞,這耳洞一打「龍公變龍母」 https://is.gd/HvV8ri


台灣原住民穿耳習俗

日治時期阿美族荳蘭社原住民男子舊照--台灣原住民穿耳習俗


日治時期阿里山鄒族原住民女子舊照



日治時期排灣族恆春下原住民女子舊照---台灣原住民穿耳習俗


事件紀要    十一月,北路理番張所受再賞岸裡社「番」土官「率類知方」匾。
時間    乾隆三十五年
1770
地點    台中縣 
資料出處    題名    臺中縣志卷首第二冊(大事記)
編者    林世珍 陳光華 鄭榮松
出版地    臺中縣

https://is.gd/l78MQi
總土官阿穆(或作阿莫、阿睦,又作敦阿答眉)派下,輩出岸裡社領導人物。他們在社內除享有崇高地位外,也因科舉功名,或由捐納或戰功封賞,得漢人社會的名譽。擇題清期若干人名來窺見之。
第1代阿穆,於康熙54年(1715年)受任總理岸裡各社土官,是第1代總土官。第2代潘阿籃(后那敦)亦任總土官,阿穆之女婿張達京(漢人)自雍正3年至乾隆23年(即1725-1758年)任總通事,第3代潘敦仔(敦后那,賜名大由仁;是阿藍第四子),先任總土官,乾隆23年(1758年)起任總通事(以上請參見《教會史話》 208)。總通事一職,自此以后由「番」充任,傳遞達23代。
第4代有潘士萬及潘士興。士萬(大萬敦,兆仁)太學生(監生),士興(馬下六敦,兆敏)捐貢生,軍功六品。第5代潘進文(馬下六大完,初拔)准充彰化縣童生,後任總通事(第八代,自嘉慶4年至15年,共任12年);潘捷文(茅格大完)亦任總通事(第十代,自嘉慶19年至23年,共任五年);潘春文(阿四老,德秀)為貢生。第6代潘讚榮(世猷),任屯把總。各代獲頒匾額,就有「忠勇可嘉」、「清時偉績」、「績著從戎」、「率類知方」、「恭順可嘉」、「英力應選」等。
第8代潘永安(瑪下納該丹,1861-1938)是第廿三代(也就是末代)總通事,任期自光緒17年(1891年)至31年(1905年),是年廢通事制度。他曾就讀於府城福音書院,也任傳道師。而永安之祖母、父母也是信徒。
根據《大社堂會進教者姓名冊》,潘永安祖母潘茅蠟干鬧里,於1874年5月9日由甘為霖牧師領洗,時64歲。永安父潘仰仁(界丹歐蠟,丹桂),於1878年9月29日,由甘為霖牧師領洗,時39歲。永安母潘沙望茅格,於1873年11月23日,由甘為霖牧師領洗,時33歲。
關於岸裡阿穆之裔譜,有《潘睦派下潘氏家譜》之傳,但余未見。易見的有《台灣中部地方文獻資料》所收,就是取出原藏臺灣省立台中圖書館「岸裡文書」者(族譜收載於《台灣文獻》34卷4期,p.142-147)。[補記:1996年潘稀祺(打必里大宇)編《潘睦派下潘氏家譜》由潘啟南派下家族刊行]
至於潘永安之裔,永安於1935年就編有《岸裡社潘家系統》一冊 (參見《教會史話》 390),余手上之影印本是張隆志君所贈者,張隆志撰有《族群關係與鄉村台灣—壹個清代台灣平埔族群史的重建和理解》(1991年刊)是一本研究巴宰族的好著,附誌并道謝。關於潘永安事蹟及裔,將另述 (參見《教會史話》209、222、387、388、389等)https://is.gd/l78MQi

率類知方: 從權力組織與土地利益安排的形成與演變看平埔族岸裡社群的整合與衝突 / 柯志明特聘研究員(中研院社會所)
清代國家作為一個控制人口與資源的集中式權力,它對租稅與勞役的需求如何影響到臺灣平埔族地域社會的範圍以及其內部的權力組織與土地利益安排?本文以清廷 倚為戰略武力而賦稅與勞役均相對輕微的岸裡社作為案例,說明在無需以集權、集產的方式,集中控制人力、物力應付國家榨取之結構條件下,該社走向了私有化程 度較高的社產體制。透過以後壠社群作為一般集體化社產體制範例的參照比較,演講者分從公、私產之分與大、小租地權安排,分析公私租與大小租的分配、消長情 形,釐清岸裡社以私有化為主要特性的社產體制,並說明其與番社財政及社番生計間的關連和矛盾。
演講者之目的不僅在說明為何岸裡社擁有一個與一般熟 番社有別的社產體制,更在解釋,此社產體制一旦形成之後,如何形塑該社內部衝突的型態以及影響番社的整合。具體而言就是,(1) 少數菁英如何在社產分配過程裡,透過掌握權力獨佔經濟利益,而造成番社內部的階層化;(2) 在公費支出增加,財政緊迫,而須就公私財富重作分配,以資挹注時,番社內部何以無法取得共識,而導致內鬥;(3) 社眾如何透過集體行動對抗此階層化的趨勢與抗拒農業剩餘(番租)被少數人吞佔,又受何限制;(4) 階層化與內鬥如何導致番社財政危機及社番生計困境,終至分裂離散
Tags:平埔族岸裡社群

【演講】平埔族岸裡社群的整合與衝突0122
文/ 一月 15, 2010 
講 題:率類知方─從權力組織與土地利益安排的形成與演變看平埔族岸裡社群的整合與衝突
主講人:柯志明 特聘研究員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時 間:99年1月22日(星期五)下午2時30分 – 下午4時30分
地 點:清華大學人文館南棟社會所802會議室
簡 介:
清代國家作為一個控制人口與資源的集中式權力,它對租稅與勞役的需求,如何影響到臺灣平埔族地域社會的範圍,以及其內部的權力組織與土地利益安排?
本文以清廷倚為戰略武力而賦稅與勞役均相對輕微的岸裡社作為案例,說明在無需以集權、集產的方式,集中控制人力、物力應付國家榨取之結構條件下,該社走向了私有化程度較高的社產體制。
透過以後壠社群作為一般集體化社產體制範例的參照比較,演講者分從公、私產之分與大、小租地權安排,分析公私租與大小租的分配、消長情形,釐清岸裡社以私有化為主要特性的社產體制,並說明其與番社財政及社番生計間的關連和矛盾。
演講者之目的不僅在說明為何岸裡社擁有一個與一般熟番社有別的社產體制,更在解釋,此社產體制一旦形成之後,如何形塑該社內部衝突的型態以及影響番社的整合。具體而言就是:
(1) 少數菁英如何在社產分配過程裡,透過掌握權力獨佔經濟利益,而造成番社內部的階層化;
(2) 在公費支出增加,財政緊迫,而須就公私財富重作分配,以資挹注時,番社內部何以無法取得共識,而導致內鬥;
(3) 社眾如何透過集體行動對抗此階層化的趨勢與抗拒農業剩餘(番租)被少數人吞佔,又受何限制;
(4) 階層化與內鬥如何導致番社財政危機及社番生計困境,終至分裂離散。


(2) 臺灣國定古蹟編纂研究小組(National Historic Monuments of Taiwan) - 貼文
https://www.facebook.com/240654819299597/posts/2655770804454641?substory_index=0&sfns=mo


女人「千金小姐不穿耳洞、戴耳環,下輩子投胎當丫環。」+男人打耳洞「龍公變龍母」陳有諒是五爪金龍託世,朱元璋則是火龍投胎,原本是陳主朱隨,結果陳友諒小時後因家人怕他夭折所以就幫他穿了耳洞,這耳洞一打「龍公變龍母」 https://is.gd/HvV8ri


泰雅族人傳統的穿耳風俗稱為prahan,是美與藝術的表現。一般泰雅族男女到了5歲,晚則10歲,都有習慣在耳朵上穿洞並嵌入各種裝飾品。泰雅族認為無論男女,到了一定的年齡都必須穿耳,象徵女人的美、男人的帥氣。藉由其身體上的裝飾品的多寡,也可以判定是否為富家子弟。
  泰雅族到了穿耳洞的適合年齡時,會由家裡的父母或兄姐進行穿耳,有時也會由部落比較熟識的長輩來幫忙穿耳。穿耳方法是先把蕃薯切成小片,貼入耳朵後面,用穿了線的針貫穿耳朵,只留下線。待傷口痊癒後,方可將線抽出,再嵌入茅草莖或細竹片,隨著時日,逐漸增加竹片數或茅草莖,直至所刺的耳洞變大到能嵌入竹管為止。
  根據新竹縣尖石鄉馬里光部落的耆老口述,傳說有一位年輕的女孩子,夢見她已過世的奶奶找她,夢中的奶奶一句話都不說,只是笑笑的看著她,在夢境裡似乎很自然的遺忘奶奶已過世的事實。只見漂亮的奶奶站著,變得很年輕,穿著傳統的紅色泰雅族服飾,向她揮手,示意要她往前坐。於是她走向前並坐在奶奶腳跟邊,頓時眼睛被奶奶耳朵上的漂亮裝飾品所吸引。奶奶話也沒說,就拿起一根鋒利的細竹子往女子的耳朵穿,再將一根很細的竹子放在剛才穿刺耳朵的後面。當女子想摸摸耳朵時,突然從睡夢中醒來了。這女子利用這樣的記憶,開始部落人穿耳的習俗。泛泰雅族群 耳管 耳飾 @ 泰雅 雅罵的部落格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tinyurl.com/yyhluosx


穿耳習俗,的確自古有之,新石器時期已層出不窮。但經歷商周,流傳至漢代時,雖然還有保留,卻也已經不是普遍流行。究其客觀原因,許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耳飾玦的退場和文明化深入時“瑱”和“簪珥”的出現。漢代中原女子穿耳戴飾,或是與蠻夷之地現像類似,或因受到當時社會思想和道德觀念的一些影響而不甚普及。但以一言蔽之為“卑賤”,實為籠統。這一習俗在兩漢期間還有相當數量的存在,當是帶有神話色彩的原始習俗在一定程度上的沿襲和發展。 https://is.gd/mGEWQx


耳著明月璫:談古代耳飾"璫"_中國傳統文化社區_才府 http://tinyurl.com/yyakv49e


中國古代的耳飾究竟有多美
https://new.qq.com/omn/20190510/20190510A07J4V.html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