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靈規矩紋鏡
名稱: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
類別:雜項
規格:直徑:9.7cm
說明:
此件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外形規整、圓潤,紋飾繁密複雜,融合了植物紋飾、動物紋飾、博局紋飾、神獸紋飾、銘文等,布局得當,疏密結合,總體畫面呈現軸對稱式分布,並且製作精良,既有平雕也有浮雕,善於以線描形,塑造的形態鮮活傳神,主題突出,帶有詭譎浪漫的氣息。之所以被稱之為「博局紋鏡」是因為其上有博局紋的紋飾,這種博局紋鏡在西漢中期較為流行,也叫做「規矩鏡」,外國學者依照紋飾形狀稱之為「TLV鏡」。無論是「博局紋」還是「TLV」,都是指的鏡子上由短線條組成的直線紋飾,這些短線條橫平豎直,起到分隔畫面的作用。這種紋飾酷似盛行於漢代的娛樂用具博具上的紋飾,在西漢馬王堆三號漢墓中就出土過一件博局,其上布局的紋飾和這件「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上的博局紋相差無幾,只是馬王堆漢墓博具紋飾的外緣為方,銅鏡的博局紋紋飾外緣為圓。熊傳薪曾依此撰文建議將「規矩紋銅鏡」改稱「博局紋銅鏡」。博局紋飾由其本來的實用功能轉變而為一種裝飾,並且從一種器物擴散到其它器物上,既說明了當時博戲的受歡迎程度,也說明了文化藝術對現實生活的影響。
2018年新加坡伯明翰秋季拍賣精品——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展覽-雪花新聞
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的裝飾由內而外,首先鏡鈕是一顆半球形圓鈕,圓鈕有孔,用以穿繩,便於拿取,圓鈕四周裝飾柿蒂紋,柿蒂紋外飾一圈窄細的方框,柿蒂紋葉尖指向方框四角,這是銅鏡的鈕座。在方框外排列小的乳釘紋一周,這一圈紋飾以圓鈕和柿蒂紋為中心,以外緣方框為界,是最裡面的一圈裝飾帶。再朝外一圈則是在博局紋的框架之中,細密分布了各種瑞獸的圖像,以及8個大的乳丁紋,其中的8隻每兩隻分布於博局紋的外緣四個直角兩側,形成相對之勢。所謂博局紋,指的是古代的圍棋盤,即局戲,在當時成為高士文人休閑時的一種時尚追求,也充分反映了當時國家強盛、文化繁榮的太平景象。博局紋銅鏡構造奇特,設計精巧,匠心獨運,充分體現了古代工匠的智慧,對與廣大銅鏡愛好收藏者都是夢寐以求的。


四靈規矩紋鏡
名稱: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
類別:雜項
規格:直徑:9.7cm
說明:
此件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外形規整、圓潤,紋飾繁密複雜,融合了植物紋飾、動物紋飾、博局紋飾、神獸紋飾、銘文等,布局得當,疏密結合,總體畫面呈現軸對稱式分布,並且製作精良,既有平雕也有浮雕,善於以線描形,塑造的形態鮮活傳神,主題突出,帶有詭譎浪漫的氣息。之所以被稱之為「博局紋鏡」是因為其上有博局紋的紋飾,這種博局紋鏡在西漢中期較為流行,也叫做「規矩鏡」,外國學者依照紋飾形狀稱之為「TLV鏡」。無論是「博局紋」還是「TLV」,都是指的鏡子上由短線條組成的直線紋飾,這些短線條橫平豎直,起到分隔畫面的作用。這種紋飾酷似盛行於漢代的娛樂用具博具上的紋飾,在西漢馬王堆三號漢墓中就出土過一件博局,其上布局的紋飾和這件「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上的博局紋相差無幾,只是馬王堆漢墓博具紋飾的外緣為方,銅鏡的博局紋紋飾外緣為圓。熊傳薪曾依此撰文建議將「規矩紋銅鏡」改稱「博局紋銅鏡」。博局紋飾由其本來的實用功能轉變而為一種裝飾,並且從一種器物擴散到其它器物上,既說明了當時博戲的受歡迎程度,也說明了文化藝術對現實生活的影響。
2018年新加坡伯明翰秋季拍賣精品——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展覽-雪花新聞
漢代八乳四靈博局銅鏡的裝飾由內而外,首先鏡鈕是一顆半球形圓鈕,圓鈕有孔,用以穿繩,便於拿取,圓鈕四周裝飾柿蒂紋,柿蒂紋外飾一圈窄細的方框,柿蒂紋葉尖指向方框四角,這是銅鏡的鈕座。在方框外排列小的乳釘紋一周,這一圈紋飾以圓鈕和柿蒂紋為中心,以外緣方框為界,是最裡面的一圈裝飾帶。再朝外一圈則是在博局紋的框架之中,細密分布了各種瑞獸的圖像,以及8個大的乳丁紋,其中的8隻每兩隻分布於博局紋的外緣四個直角兩側,形成相對之勢。所謂博局紋,指的是古代的圍棋盤,即局戲,在當時成為高士文人休閑時的一種時尚追求,也充分反映了當時國家強盛、文化繁榮的太平景象。博局紋銅鏡構造奇特,設計精巧,匠心獨運,充分體現了古代工匠的智慧,對與廣大銅鏡愛好收藏者都是夢寐以求的。
-----------------
新莽尚方博局四神紋銅鏡鑑賞
2015/03/02 來源:中華泰山網
銅鏡始於金石並用時期,興起於戰國,盛於漢唐,衰於宋元。《釋名》日:「鏡,景也,有光景也。」《孔子家語》有「明鏡所以察形,往古所以知今。」歷代對鏡子的稱謂亦有不同,《廣雅》:「鑒謂之鏡」,說明鏡與鑒同意。《說文》日:「鑒,水盆也」,可知用盆盛水照鏡的歷史。銅鑒盛行於春秋戰國之際,戰國之後稱銅鏡,宋時叫照子。
新莽時期由於處在西漢與東漢之交,起著承前啟後的作用。這時一種新的「方格規矩鏡」(亦稱「博局鏡」)大量流行,因其製作精良,圖案美輪美奐而屬這一時期銅鏡中的佼佼者。其特點是鏡緣中的帶狀花邊裝飾逐漸盛行。除西漢時期常見的素麵折平緣外,幾何紋和雙線波折紋最為流行,其次是流雲紋,同時也有少量鋸齒波折紋,鋸齒流雲紋和卷葉紋等。主紋多為仙人和禽獸紋,這時「四神」與「四靈」圖形也逐漸完備。東漢前期最常見的銅鏡是方格規矩鏡和連弧紋鏡,後者起源於西漢後期的日光鏡和昭明鏡,逐演變和延續到東漢中期和後期。東漢中後期,半球狀的鏡紐有加大的趨向,有的呈扁平圓形。鏡緣除平緣以外,還出現了斷面呈三角形的所謂「三角緣」和「斜緣」。鏡上的花紋除對稱於鏡的圓面中心的所謂「心對稱」式的以外,開始出現了對稱於鏡的圓面直徑的所謂「軸對稱」式的花紋。
甘肅省莊浪縣博物館藏「新莽尚方博局四神紋銅鏡」,為該縣永寧鄉蘇家河灣村於1980年出土。青銅質,圓形,面微弧,直徑18厘米,緣厚0.6厘米,重900克。鏡背中間半球狀紐的周圍由四個對稱的柿蒂紋和圓環紋組成紐座,座外方框,將銅鏡圖案分為內外兩區,框內排列交錯等分12乳釘紋,間以篆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銘文。雙線方框邊沿外中央分別為四個對稱「T」形紋和八個乳釘紋,在外區的雙線環帶銘文內側的邊緣內,環繞八個「L」形紋飾,其中四個與「T」相向,另外四個與雙線方框的四角相對,將銅鏡的內區分為四方八等分,上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等神獸瑞鳥各居其間。在外區的雙線環帶內飾有「尚方作竟(鏡)真太好,上有仙人知不老,渴飲玉泉飢食棗,浮游天下遨四海,壽如金石之國保,大富昌亨牛羊兮」42字銘文。鏡銘外環繞櫛齒紋和兩周鋸齒紋,間以波折紋一周,外緣為窄平緣。
該銅鏡銘文中的「尚方」一詞始見於《前漢書·百官公卿表》:「少府之下有尚方令一人,御用及官制銅鏡均由尚方製作。」「尚方作鏡」系設在首都的尚方工官製作的銅鏡。秦漢時期,黃老思想興起,升仙之說盛行,鏡銘中「上有仙人(羽人)不知老」是銘文的主題。「仙人」即羽人,指神話傳說中長著羽毛的仙人,也有把道士稱為羽人或羽士的。《拾遺記》曰:「燕昭王夢有人衣服皆毛羽,因名羽人。夢中與語,問以上仙之術。」銘文中的「玉泉」指一種藥物,《本草經》中說:「玉泉一名玉澧,味平,生山谷,治藏百病,柔筋強骨,安魂,長飢。久服能忍寒暑,不饑渴,不老神仙。人臨死服五斤,死三年色不變」。「飢食棗」的典故見《史記·封禪書》,漢武帝尊少君,少君言於上日:「臣嘗游海上,見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棗,大如瓜。安期生仙者,通蓬萊中,合則見人,不合則隱」。可見「巨棗」即蓬萊仙山中的神仙常吃的食品之一。「四神」圖案源於古代天文上的四象,古代占星術士,以春分前後初昏的天象作為依據,把黃道附近的二十八個星宿,劃分為四個星座並想像成四神動物形象,《三輔黃圖》雲:「蒼龍、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靈,以正四方。」左青龍、右白虎是在四神中的固定位置。《禮記·曲禮》謂:行軍之方位「前朱雀而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用這四種旗幟,象徵四神的威力,可以御四方,辟不祥。古人將它鑄造在銅鏡上,用以鎮宅辟邪之意。也由於此時受秦始皇、漢武帝求長生好神仙的影響和道家思想的傳播,有關羽人、四神、瑞獸等圖案興盛一時。
此面「新莽尚方博局四神紋銅鏡」保存完好,鑄造精美,光潔可鑑,屬這一時期的典型之作,為研究漢代銅鏡的圖案設計、鑄造工藝和人文思想觀念等,具有珍貴的史料研究價值及其工藝觀賞價值


長宜子孫鏡-銅鏡 “長宜子孫”四乳八神鏡


鏡青銅質,圓形。鏡面微弧,鏡背紋飾以三道櫛齒紋為界分四區:背正中半球鈕,鈕外九星,間以“長宜子孫”四字和雲紋;外兩道櫛齒紋間有一圈交叉流雲紋;次外七個小連弧紋鏡狀乳釘,間以神獸鳥禽;寬緣內飾一周鋸齒紋和弦紋,外飾一周忍冬紋。此鏡為漢代珍貴文物。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