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封神轉世6次三千年/姜子牙-王詡-諸葛亮-韋皋-劉基(伯溫)-周恩來/《滴天髓》是命學重要專著「劉伯溫 著/韋皋的另一件千古不朽之事,是繼前人自己捐款50萬,完成了樂山大佛的修鑿,並撰寫碑文銘記樂山大佛的修建過程,為後世留下了一筆寶貴的歷史文化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sifxsQ

姜公輔/姜維墓/中國唐代進士、名儒及大臣;姜維後裔,乃唐舒州刺史姜神翊(姜公輔祖父)的先人,泉州刺史,當是姜姓最早入閩者,其族人仕途而南移福建,後沿海岸線西遷廣西。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llqzJ5

唐德宗 宰相-姜公輔---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FGLCUq


姜清(1423年-?),字子澄,河南府陝州閿鄉縣人,明朝政治人物。進士出身。
河南鄉試第九十名。天順元年(1457年),參加丁丑科會試,得貢士第一百十四名。殿試登進士第三甲第三十七名。曾祖父姜明遠。祖父姜皎,曾任行部司務。父親姜茂,曾任都察院檢校[1]。
參考
 《天一閣藏明代科舉錄選刊·登科錄》(《景泰二年進士登科錄》)


天水姜氏/唐玄宗開元年間的大臣姜皎-官至秘書監,封楚國公。善畫鷹烏。杜甫有《姜楚公畫角鷹歌》/姜皎之子姜慶初-唐朝秦州上邽(今甘肅省天水市)人-唐玄宗的駙馬/韋堅+韋皋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龍池樂》是唐玄宗所作-唐朝詩人姜皎的《享龍池樂章》讚美道:「願似飄颻五雲影,從來從去九天間。」 https://is.gd/LDo5eH


唐朝的姜皎顏值極高,是個人氣爆棚的大帥哥。姜皎出身高干家庭,曾祖父系追隨李淵幹革命的開國元勳。無奈時運不濟,姜皎掙扎多年,只混到科員。仕途不暢,姜皎就把心思花在玩上,尤其喜歡打獵。

李淵將此二人斬首之後,在唐叔虞祠下誓師,第二年奪取了長安。唐貞觀十九年(645年),李世民重回晉陽,次年詣晉祠,寫下不朽名篇《晉祠之銘并序》,這通碑如今還保存在晉祠博物館的唐碑亭內。唐叔虞固然沒有辜負李淵的期望一路保佑他順利地奪取了天下   晉國霸業之桐葉封弟唐叔虞- https://goo.gl/w2Mpf2


 

姜皎(7世紀-722年),秦州上邽(今甘肅省天水市)人。
姜晞從兄弟。姜皎善畫鷹烏[1]。開元年間,官至秘書監,封楚國公。開元十年(722年)秋,因向行將坐廢的王皇后洩密,宰相張嘉貞稱其「妄談吉凶之事」,「杖之六十配流欽州」,因傷重死於途中。姜皎之弟吏部侍郎姜晦亦受牽連,貶春州司馬。
姜皎有子姜慶初,未滿周歲時,玄宗許諾會將公主嫁給他。姜皎的外甥李林甫為相時,從容奏之。改年為載七年之後的天寶十載(751年),玄宗下詔姜慶初娶新平公主。姜皎的另一姊妹為大臣源乾曜正室。女嫁韋堅(肅宗為太子時元妃韋氏三兄),李林甫爲謀立壽王構陷之(與皇甫惟明、王忠嗣同罪),堅刑死。
注釋
 杜甫〈姜楚公畫角鷹歌〉:「楚公畫鷹鷹戴角,殺氣森森到幽朔。觀者貪愁掣臂飛,畫師不是無心學。此鷹寫真在左綿,卻嗟真骨遂虛傳。梁間燕雀休驚怕,亦未摶空上九天。」
太平廣記(三): 3000篇古代神話小說總集 - 李昉 - Google 圖書 - https://goo.gl/hBXuSJ
------------------------------------------
姜慶初(8世紀-767年),唐朝秦州上邽(今甘肅省天水市)人。。唐玄宗的駙馬。
姜慶初是姜謩五世孫,姜皎之子。姜慶初未滿周歲時,玄宗許諾會將公主嫁給他,後淪落二十餘年。天寶年間姜皎的外甥、姜慶初的表兄李林甫為相當政,從容上奏保舉姜慶初。天寶六載(747年),唐玄宗授姜慶初為官。天寶七載(748年),贈姜皎吏部尚書,仍贈實封二百戶以充享祀。姜慶初襲封楚國公。天寶十載(751年),玄宗下詔姜慶初娶新平公主,授駙馬都尉。新平公主原來下嫁裴玪,裴玪卒,新平公主改嫁姜慶初。舊制,駙馬都尉多不拜正官,永泰元年(765年),唐代宗特拜姜慶初太常卿。當時脩植建陵(唐肅宗墓),代宗命姜慶初為脩陵使,姜慶初誤毀連岡。代宗大怒,大曆二年(767年)八月廿五日,以不恭之罪,賜死姜慶初,建陵使史忠烈等都被誅殺,裴玪子裴仿,也被削官。公主幽禁宮中,大曆十年(775年)薨。


新平公主(?-775年),唐朝公主,是中國唐朝第六代皇帝唐玄宗李隆基之女。
常才人,為五品才人,玄宗的才人還有劉才人(光王李琚母)、閻才人(義王李玼母)、陳才人(豐王李珙母)、鄭才人(恆王李瑱母)、高才人(昌樂公主母)、趙才人(壽光公主母)。
生平
新平公主自小聰慧,好讀書,嫁給了出身河東東眷房裴氏的太僕卿裴玪(裴竑、唐睿宗女霍國公主駙馬裴虛己的弟弟)。裴玪去世後,天寶十載(751年),新平公主改嫁姜皎的兒子姜慶初。姜皎的外甥李林甫推薦姜慶初為駙馬。
永泰元年(765年),唐代宗拜姜慶初為太常卿。姜慶初不慎損壞唐肅宗建陵的建築物。大曆二年(767年)八月廿五日,唐代宗治姜慶初不恭之罪,將他處死。新平公主被軟禁於宮中,新平公主與裴竑的兒子裴仿也罷官。大曆十年(776年)十一月初一,新平公主去世。
注釋
 見於《全唐文 卷九百九十六 ○故天水姜夫人墓志銘》。姜氏生於765年或766年,此時,新平公主已經嫁給姜慶初,但在姜氏的墓誌中並未提及生母,姜氏應是公主的庶女。


------------------------------------
一隻鷂鷹開啟了唐玄宗和姜皎的君臣緣分
作者:呂漢文
山野间布满了狩猎的男子。有的携带着猎具,有的在马上观赏著景物。图为清画院画十二月月令图二月局部。(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更新: 2018-03-01 7:16 AM       標籤 : 冥冥之中有定數 , 姜皎
姜皎(7世紀-722年),唐朝秦州上邽(今甘肅天水)人,開元年間,官至秘書監,封楚國公。擅長畫花鳥畫,特別是喜歡畫鷹。
姜皎在尚未富貴時,喜歡狩獵。有一次,他打完獵回家,看到了一個僧人。姜皎問他:“你是哪兒來的僧人,有什麼事嗎?”僧人說:“我來化緣,請布施貧僧些許吃的。”姜皎命人取肉給僧人吃。僧人吃完肉後就離開了。
僧人離開後,姜皎看見那些肉竟然還留在原地,心知有異,便派人把他追回來,向他請益。僧人說:“您將會大富大貴。”姜皎問:“那要怎樣才能大富大貴?”僧人說:“見到真人就能得富貴了。”姜皎又問:“什麼時候才能見到真人?”僧人抬頭看了看姜皎說:“今天就能見到。”
姜皎手臂上架著一只鹞鹰,价值可达二十千钱。他骑马随着僧人出城,刚好碰到唐玄宗也在狩猎。唐玄宗这时还是临淄王,看见姜皎手臂上的鹞鹰,很在行地问他:“这只鹞鹰是你的吗?”姜皎回答说:“是。”于是姜皎就跟随临淄王一道打猎。不一会儿,僧人不见了,不知僧人哪去了。
後來,有一個會預卜未來,會算卦的女子到姜皎家,姜皎問:“你看今天會有什麼人來?”那女子說:“今天會有天子來。”姜皎笑著說:“天子在皇宮裡端坐著,哪能來看我呢?”過了一會兒,忽然聽見有人敲門,說:“三郎來了!”姜皎出門一看,原來是那天一起打獵的臨淄王。
從此以後,姜皎對臨淄王更加恭敬,金錢、馬匹,凡是臨淄王有需要的,姜皎都慷慨與之,從不敢吝惜。
後來,臨淄王要離開潞州,文武百官、親朋好友齊來送行,獨不見姜皎,臨淄王頗有嗔怪之意。等到臨淄王行到渭水北邊,只見姜皎在道旁架設帷帳,擺盛宴為他送行。臨淄王很高興地與姜皎道別。此後,便定下了君臣的緣分。後來,姜皎果然大富大貴。
明林良畫鷹軸
明林良《鷹》。(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注:
《定命錄.姜皎》
姜皎之未貴也,好弋獵。獵還入門,見僧。姜曰:“何物道人在此。”僧云:“乞飯。”姜公令取肉食與之。僧食訖而去,其肉並在。姜公使人追問,僧云:“公大富貴。”姜曰:“如何得富貴?”僧曰:“見真人即富貴矣。”姜曰:“何時得見真人?”僧舉目看曰: “今日即見真人。”姜手臂一鷂子,直二十千。與僧相隨騎馬出城,偶逢上皇亦獵,時為臨淄王。見鷂子識之曰:“此是某之鷂子否?”姜雲是。因相隨獵。俄而失僧所在。後有女巫至,姜問云:“汝且看今日有何人來。”女巫曰:“今日天子來。”姜笑曰:“天子在宮裡坐,豈來看我耶。”俄有叩門者云:“三郎來。”姜出見,乃上皇。自此倍加恭謹,錢馬所須,無敢惜者。後上皇出潞府,百官親舊盡送,唯不見姜。上皇怪之。行至渭北,於路側,獨見姜公供帳,盛相待。上皇忻然與別,便定君臣之分。後姜果富貴。@*
----------------------------------
姜皎[唐]秦州上郵(今甘肅天水)人
開元(七一三至七四一)中官至秘書監,封楚國公。善畫鷹烏。杜甫有《姜楚公畫角鷹歌》。《唐書本傳、歷代名畫記、圖繪寶鑑、杜工部集》
----------------------------------
眾生眼裡的絕代佳人,對他而言,不過是紅粉骷髏罷了
2016-12-29 由 奇聞大爆炸 發表于歷史
今天要講的故事同唐玄宗開元年間的大臣姜皎有關。
姜皎出身世族之家,頗有才學,擅于丹青,能言善辯,相貌堂堂,早在唐玄宗還是藩王的時候,兩人就有很深的交誼。
他明習陰陽卜筮,玄宗登基前的幾次政變,姜皎都參與其中,而且是主要的謀劃者。他準確地預言了開元以前政局的演變,策劃並參與了擒殺太平公主的政變,在玄宗走向帝位的這條道路上,可以說是功不可沒。所以,李隆基登基以後,論功行賞,姜皎升任楚殿中監,封楚國公,不久,又晉為正三品的太常卿。在當時,可以說是炙手可熱的頭面人物。
有一天,姜皎在家裡呆得難受,就臨時決定同手下人到禪定寺郊遊。他是玄宗眼前的紅人,又主掌政事,少不得有人逢迎,所以,他出行的消息不知道怎麼著就被禪定寺所在地的官員知道了。
官員心裡想,機會難得,攀上姜皎這個高枝,我說不定還能往上爬爬,就算用不上,也沒有什麼壞處。於是便將姜皎等人邀至自己的府邸,極盡賓主之儀。並挽留他在自己家裡進食。
鐘鳴鼎食之家,吃飯的時候也講究排場,更何況家裡來了姜皎這麼個跺一跺腳,連地面都要抖三抖的朝廷大員呢。尋常的歌舞班子是上不得台盤的,平日裡藏在府里,不給外人看的那些能歌善舞的家妓,該是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家妓聽了主人的吩咐,一個個盛裝打扮,攜帶管弦,娉婷而出。在主客之間觥籌交錯的時候,奏起絲竹,為他們助興。
姜皎是經常出入宮禁的人,什麼樣的絕色沒見過。饒是如此,座上的一個容顏絕麗,身姿曼妙的女子,還是如磁石一般吸引了他的視線。那女子甚是靈慧,手把酒盞,穿梭於眾人之間,一會兒倒酒,一會兒夾菜,將一干人等伺候得極為熨帖。
姜皎的目光一直在這女子身上遊走,漸漸地,他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是什麼地方呢?他想了又想,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這女子無論是獻酒,還是整理鬢角的碎發,從來也沒露出她的手!
那樣美麗的女子,纖纖素手也必然是一道不可不觀的風景。她為什麼千方百計地去遮掩呢?難道……
還沒等姜皎開口發問,座上的賓客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起來,看來大家同姜皎懷有同樣的疑問。
這時候,正輪到給一個客人敬酒,那客人借酒裝瘋,說道:
小娘子為什麼不把手露出來給大家看呢,難道是六指不成?
一聽這話,女子的芙蓉面馬上變了顏色,座上賓客都是有身份的人,雖然心理懷有同樣的疑慮,也覺得這玩笑開得大了,大夥都瞪著眼睛,密切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一見女子神色有異,客人更覺得自己的懷疑坐了實。仗著一股子蠻力,硬是拉住那女子的衣袖,擼開細看。那如同弱柳扶風的女子哪裡經得起如此的強拉應拽,嚶嚀一聲,倒在地上。
客人低頭一看,臉色立刻變得慘白如紙。眾人隨著他的視線望去,這才發現,那七彩的綾羅之下,裹著的是一具早已乾枯的屍骸。
座上眾人面面相覷,看來,這骷髏妖能使面部,身體四肢肌肉豐盈,同生人一樣,只有雙手變化不得,結果被人窺破了玄機。
再看主人,也是一副呆若木雞的樣子,看來他對此事也是一頭霧水。
有得道高僧說:眾生眼裡的絕代佳人,對他而言,不過是紅粉骷髏罷了。在唐玄宗開元年間,京師禪定寺附近,果然就有一具紅粉骷髏在人們面前出現,深受皇帝寵幸的當朝權貴姜皎親眼目擊此事。
這以後不久,姜氏因廢后之事泄密被誅,禍及滿門,據說這起詭異的事件,就是姜氏遇禍的徵兆。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g2jxl48.html
-----------------------------------
龍池篇
姜皎
   龍池初出此龍山,常經此地謁龍顏。日日芙蓉生夏水,
   年年楊柳變春灣。堯壇寶匣馀煙霧,舜海漁舟尚往還。
   願似飄颻五云影,從來從去九天關。
姜皎 
【作者小傳】:姜皎,晞從兄弟。長安中,為尚衣奉御。明皇以藩邸有舊,拜殿中監,封楚國公,恩寵莫比。遷太常卿。後坐貶死。詩一首。


--------------------------------------------

唐重臣泄密被誅,禍及滿門,紅粉佳人骷髏變
2017-01-03 由 湖畔聽雨 發表于歷史
這個故事同唐玄宗開元年間的大臣姜皎有關。
  姜皎出身世族之家,頗有才學,擅于丹青,能言善辯,相貌堂堂,早在唐玄宗還是藩王的時候,兩人就有很深的交誼。他明習陰陽卜筮,玄宗登基前的幾次政變,姜皎都參與其中,而且是主要的謀劃者。他準確地預言了開元以前政局的演變,策劃並參與了擒殺太平公主的政變,在玄宗走向帝位的這條道路上,可以說是功不可沒。所以,李隆基登基以後,論功行賞,姜皎升任楚殿中監,封楚國公,不久,又晉為正三品的太常卿。在當時,可以說是炙手可熱的頭面人物。
  有一天,姜皎在家裡呆得難受,就臨時決定同手下人到禪定寺郊遊。他是玄宗眼前的紅人,又主掌政事,少不得有人逢迎,所以,他出行的消息不知道怎麼著就被禪定寺所在地的官員知道了。
  官員心裡想,機會難得,攀上姜皎這個高枝,我說不定還能往上爬爬,就算用不上,也沒有什麼壞處。於是便將姜皎等人邀至自己的府邸,極盡賓主之儀。並挽留他在自己家裡進食。
   鐘鳴鼎食之家,吃飯的時候也講究排場,更何況家裡來了姜皎這麼個跺一跺腳,連地面都要抖三抖的朝廷大員呢。尋常的歌舞班子是上不得台盤的,平日裡藏在府里,不給外人看的那些能歌善舞的家妓,該是發揮作用的時候了。中國古代奇聞異事集萃
  家妓聽了主人的吩咐,一個個盛裝打扮,攜帶管弦,娉婷而出。在主客之間觥籌交錯的時候,奏起絲竹,為他們助興。
  姜皎是經常出入宮禁的人,什麼樣的絕色沒見過。饒是如此,座上的一個容顏絕麗,身姿曼妙的女子,還是如磁石一般吸引了他的視線。那女子甚是靈慧,手把酒盞,穿梭於眾人之間,一會兒倒酒,一會兒夾菜,將一干人等伺候得極為熨帖。
  姜皎的目光一直在這女子身上遊走,漸漸地,他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是什麼地方呢?他想了又想,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這女子無論是獻酒,還是整理鬢角的碎發,從來也沒露出她的手!
  那樣美麗的女子,纖纖素手也必然是一道不可不觀的風景。她為什麼千方百計地去遮掩呢?難道……
  還沒等姜皎開口發問,座上的賓客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起來,看來大家同姜皎懷有同樣的疑問。
這時候,正輪到給一個客人敬酒,那客人借酒裝瘋,說道:
  小娘子為什麼不把手露出來給大家看呢,難道是六指不成?
  一聽這話,女子的芙蓉面馬上變了顏色,座上賓客都是有身份的人,也覺得這玩笑開得大了,大夥都瞪著眼睛,密切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一見女子神色有異,客人更覺得自己的懷疑坐了實。仗著一股子蠻力,硬是拉住那女子的衣袖,擼開細看。那如同弱柳扶風的女子哪裡經得起如此的強拉應拽,嚶嚀一聲,倒在地上。
  客人低頭一看,臉色立刻變得慘白如紙。眾人隨著他的視線望去,這才發現,那七彩的綾羅之下,裹著的是一具早已乾枯的屍骸。
  座上眾人面面相覷,看來,這妖怪能使面部,身體四肢肌肉豐盈,同生人一樣,只有雙手變化不得,結果被人窺破了玄機。
  再看主人,也是一副呆若木雞的樣子,看來他對此事也是一頭霧水。
  有得道高僧說:眾生眼裡的絕代佳人,對他而言,不過是紅粉骷髏罷了。在唐玄宗開元年間,京師禪定寺附近,果然就有一具紅粉骷髏在人們面前出現,深受皇帝寵幸的當朝權貴姜皎親眼目擊此事。
  這以後不久,姜氏因廢后之事泄密被誅,禍及滿門,據說這起詭異的事件,就是姜氏遇禍的徵兆。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38q83vg.html

----------------------------------

姜皎,秦州上邽(今甘肅天水)人,唐朝大臣。
長安中,遷尚衣奉御,交好唐玄宗,出為潤州長史。唐玄宗即位,召拜殿中少監。先天政變後,以功拜殿中監,封楚國公,實封四百戶,尋遷太常卿,兼秘書監,監修國史。開元十年,坐漏洩禁中語,發配欽州,卒於汝州,年五十餘。十五年,追贈澤州刺史。
善畫鷹烏,杜甫有詩《姜楚公畫角鷹歌》。
姜柔遠子皎[1]  ,長安中,累遷尚衣奉御。時玄宗在藩,見而悅之。皎察玄宗有非常之度,尤委心焉。尋出為潤州長史。玄宗即位,召拜殿中少監。數召入臥內,命之舍敬,曲侍宴私,與后妃連榻,間以擊球鬥雞,常呼之為姜七而不名也。兼賜以宮女、名馬及諸珍物不可勝數。玄宗又嘗與皎在殿庭玩一嘉樹,皎稱其美,玄宗遽令徙植於其家,其寵遇如此。及竇懷貞等潛謀逆亂,玄宗將討之,皎協贊謀議,以功拜殿中監,封楚國公,實封四百戶。玄宗以皎在藩之舊,皎又有先見之明,欲宣布其事,乃下敕曰:
朕聞士之生代,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此其本也。若乃移孝成忠,策名委質。命有太山之重,義徇則為輕;草有疾風之力,節全則知勁。況君臣之相遇,而故舊之不遺乎!銀青光祿大夫、殿中監、楚國公姜皎,簪紱聯華,珪璋特秀。寬厚為量,體靜而安仁;精微用心,理和而專直。往居藩邸,潛款風雲,亦由彭祖之同書,子陵之共學。朕常遊幸於外,至長楊、鄠杜之間,皎於此時與之累宿,私謂朕曰:“太上皇即登九五,王必為儲副。”凡如此者數四,朕叱而後止。寧知非僕,雖玩於鄧晨;可收護軍,遂訶於朱祐。皎復言於朕兄弟及諸駙馬等,因聞徹太上皇,太上皇遽奏於中宗孝和皇帝。尋遣嗣虢王李邕等鞫問,皎保護無怠,辭意轉堅。李通之讖記不言,田叔之髡鉗罔憚。仍為宗楚客、紀處訥等密奏,請投皎炎荒。中宗特降恩私,左遷潤州長史。讒邪每構,忠懇逾深,戴於朕躬,憂存王室。以為天且有命,預睹成龍之徵;人而無禮,常懷逐鳥之志。遊辭枉陷,旋罹貶斥;嚴憲將及,殆見誅夷。履危本於初心,遭險期於不貳,雖禍福之際昭然可圖,而艱難之中是所繄賴。洎朕祗膺寶位,又共翦奸臣,拜以光寵,不忘捴挹,敬愛之極,神明所知。造膝則曾莫詭隨,匪躬則動多規諫,補朕之闕,斯人孔臧。而悠悠之談,嗷嗷妄作,醜正惡直,竊生於謗,考言詢事,益亮其誠。昔漢昭帝之保霍光,魏太祖之明程昱,朕之不德,庶幾於此。矧夫否當其悔,則滅宗毀族,朕負之必深;泰至其亨,則如山如河,朕酬之未補。豈流言之足聽,而厚德之遂忘?謀始有之,圖終可也。宜告示中外,咸令知悉。[1] 
含冤貶死
尋遷太常卿,監修國史。弟晦,又歷御史中丞、吏部侍郎,兄弟當朝用事。侍中宋璟以其權寵太盛,恐非久安之道,屢奏請稍抑損之。開元五年下敕曰:[1] 
“西漢諸將,多以權貴不全;南陽故人,並以優閒自保。觀夫先後之跡,吉凶之數,較然可知,良有以也。太常卿、上柱國、楚國公、監修國史姜皎,衣纓奕代,忠讜立誠,精識比於橋玄,密私方於朱祐。朕昔在藩邸,早申款洽,當謂我以不遺,亦起予以自愛。及膺大位,屢錫崇班,茅土列爵,山河傳誓,備蒙光寵,時冠等夷。朕每欲戒盈,用克終吉。未若避榮公府,守靖私第,自弘高尚之風,不涉囂塵之境,沐我恩貸,庇爾子孫。宜放歸田園,以恣娛樂。”又遷姜晦為宗正卿,以去其權。[1] 
久之,皎復起為秘書監。十年,坐漏洩禁中語,為嗣濮王李嶠所奏,敕中書門下究其狀。嶠,即王守一之妹夫;中書令張嘉貞希王守一意,構成其罪,仍奏請先決杖配流嶺外。下制曰:“ 秘書監姜皎,往屬艱難,頗效誠信,功則可錄,寵是以加。既忘滿盈之誡,又虧靜慎之道,假說休咎,妄談宮掖。據其作孽,合處極刑,念茲舊勳,免此殊死。宜決一頓,配流欽州。”皎既決杖,行至汝州而卒,年五十餘。皎之所親都水使者劉承祖,配流雷州,自餘流死者數人。時朝廷頗以皎為冤,而咎嘉貞焉。源乾曜時為侍中,不能有所持正,論者亦深譏之。玄宗复思皎舊勳,令遞其柩還,以禮葬之,仍遣中使存問其家。十五年,追贈澤州刺史。[1] 
初,上之誅韋氏也,王皇后頗預密謀,及即位數年,色衰愛弛。武惠妃有寵,陰懷傾奪之志,後心不平,時對上有不遜語。上愈不悅,密與秘書監姜皎謀以後無子廢,皎洩其言。嗣滕王嶠,後之妹夫也,奏之。上怒,張嘉貞希旨構成其罪,雲:“皎妄談休咎。”甲戌,杖皎六十,流欽州,弟吏部侍郎姜晦貶為春州司馬;親黨坐流、死者數人,皎卒於道。[2] 
軼事典故
姜皎之未貴也,好弋獵。獵還入門,見僧。姜曰:"何物道人在此。"僧云:"乞飯。"姜公令取肉食與之。僧食訖而去,其肉並在。姜公使人追問,僧云:"公大富貴。"姜曰:"如何得富貴?"僧曰:"見真人即富貴矣。"姜曰:"何時得見真人?"僧舉目看曰: "今日即見真人。"姜手臂一鷂子,直二十千。與僧相隨騎馬出城,偶逢上皇亦獵,時為臨淄王。見鷂子識之曰:"此是某之鷂子否?"姜雲是。因相隨獵。俄而失僧所在。後有女巫至,姜問云:"汝且看今日有何人來。"女巫曰:"今日天子來。"姜笑曰:"天子在宮裡坐,豈來看我耶。"俄有叩門者云:"三郎來。"姜出見,乃上皇。自此倍加恭謹,錢馬所須,無敢惜者。後上皇出潞府,百官親舊盡送,唯不見姜。上皇怪之。行至渭北,於路側,獨見姜公供帳,盛相待。上皇忻然與別,便定君臣之分。後姜果富貴。(出《定命錄》)
【譯文】
姜皎還沒富貴的時候,喜歡狩獵。一次打獵歸來進入家門,見到一位和尚。姜皎問:"和尚你在這兒要什麼東西啊?"和尚說:"請施主布施貧僧一些吃的。"姜皎讓人拿肉給和尚吃。和尚吃完離去,那肉竟然還在。姜皎派人將和尚追回來詢問。和尚說:"您能大富大貴。"姜皎問:"怎麼樣才能得到富貴?"和尚說:"見到真人就能富貴了。"姜皎問道:"什麼時候能見到真人呢?"和尚抬眼看了看姜皎說:"今天就能見到真人。"姜皎手臂上架著一隻鷂鷹,值二十千錢。他騎馬跟隨和尚出城去了,正好遇上了唐玄宗也在狩獵。這時的唐玄宗還是臨淄王,他看見姜皎臂上架著的鷂鷹,很在行地問:"這是你的鷂鷹嗎?"姜皎說:"是。"於是姜皎跟隨臨淄王一同打獵。不一會,不知道和尚到哪裡去了。後來,有一天有個女巫來到姜皎的家,姜皎問:"你說說看,今天有什麼人來?"女巫說:今天有天子來。"姜皎笑著說:"天子在皇宮裡坐著,怎麼能來看我呢?"不一會兒有人叩門,說:"三郎來了!" 姜皎出去一看,原來是那天在一塊兒打獵的臨淄王。從此以後,姜皎對臨淄王倍加恭敬有禮,金錢、馬匹,凡是臨淄王需要,姜皎都慷慨地奉送,從不吝惜。後來,玄宗皇帝離開潞州,文武百官和親朋故友都來送行,唯獨不見姜皎,玄宗皇帝有些不高興。待到玄宗皇帝走到渭水北邊,只見姜皎在道邊陳設帷帳,為他舉行隆重送行儀式。玄宗皇帝高高興興地與姜皎道別。從此以後,兩人便結下了君、臣的緣分。後來,姜皎果然大富大貴。


韋堅(?-746年),字子金。唐代京兆萬年(今陝西省西安市)人。父韋元珪。
開元二十五年(737年),為長安縣令,以幹濟聞。天寶元年(742年),韋堅擢為陝郡太守、水陸轉運使。他的姐妹相繼嫁給皇族,姐姐是薛王李隆業妃,妹妹韋氏則是太子李亨的正妃。韋堅的妻子是李林甫舅父姜皎的女兒,因此官運亨通,長期任轉運使,經營租稅,甚得唐玄宗歡心。在咸陽附近渭水旁作堰,截斷滻灞,作一與渭水平行的漕渠,至華陰的永豐倉附近與渭水匯合;又在禁苑東望春樓開廣運潭,以便漕運。
韋堅素與左相李適之交好,李林甫擔心自己權位受到威脅,與心腹構陷韋堅,授之以刑部尚書,奪去韋堅轉運使職位;二人遂交惡。韋堅與皇甫惟明爲好友,皇甫惟明常在玄宗面前數落李林甫。李林甫向玄宗稱皇甫惟明、韋堅欲扶持李亨造反,玄宗將二人貶出朝廷;二人不久均在被貶途中被殺,家產籍沒,子弟多被牽連。李適之亦因此被貶。事發,李亨懼而與韋堅妹離婚。
韋堅曾興修水運,卻因破壞民冢,招致民怨。李林甫為羅織韋堅罪名,令江淮地方搜集罪證;許多人受到盤剝,乃至裸死獄中。

姜子牙封神轉世6次三千年/姜子牙-王詡-諸葛亮-韋皋-劉基(伯溫)-周恩來/《滴天髓》是命學重要專著「劉伯溫 著/韋皋的另一件千古不朽之事,是繼前人自己捐款50萬,完成了樂山大佛的修鑿,並撰寫碑文銘記樂山大佛的修建過程,為後世留下了一筆寶貴的歷史文化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sifxsQ



京兆韋氏 
 漢 宋武帝 韋敻
文出維基大典
京兆韋氏,關中士族也。興於漢。大鴻臚韋賢,與大司馬霍光定策有功。賢四子,第四子玄成徙長安杜陵。子孫公卿輩出。仕宦魏晉北朝,唐世十七人入相。平齊公、龍門公、南皮公、逍遙公、鄖公、閬公、彭城公、駙馬、小逍遙公房,稱韋氏定著九房。
房支
西眷
魏詹事韋胄長子韋潛之子孫。
平齊公房:周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韋瑱之子孫。
東眷
胄子穆之子孫。
閬公房:魏咸陽太守韋閬之子孫。
彭城公房:魏使持節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金紫光祿大夫韋泓冑長子韋澄之子孫。
逍遙公房:居士韋敻之子孫。
鄖公房:隋太傅、尚書令韋寬之子孫。
駙馬房:韋延賓六世孫女韋庶人用權,其族多迎公主者,因號駙馬房。或云乃隋韋袞家奴韋桃符之子孫。稱黃犢子韋。
小逍遙公房:韋華從宋武帝渡江,居襄陽,因稱襄陽韋氏,華十世孫韋嗣立任鳳閣侍郎、同鳳閣鸞台平章事、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中書令,封逍遙公,因改小逍遙公房。
大雍州房:周雍州刺史韋義遠之子孫。義遠弟暉親。
小雍州房:周雍州刺史韋暉親之子孫。暉親兄義遠。
鹛城公房:周車騎大將軍韋元禮之子孫。
其他
南皮公房:隋倉部侍郎、尚書右丞、司農卿韋瓚之子孫。
龍門公房:隋驃騎大將軍、晉州大總管府長史韋通之子孫。

《新唐書宰相世系表》
《朝野僉載》
《太平廣記》
《元和姓纂四校記·卷二》
--------------------------------
京兆韋氏,關中士族也。興於漢。大鴻臚韋賢,與大司馬霍光定策有功。賢四子,第四子玄成徙長安杜陵。子孫公卿輩出。仕宦魏晉北朝,唐世十七人入相。平齊公、龍門公、南皮公、逍遙公、鄖公、閬公、彭城公、駙馬、小逍遙公房,稱韋氏定著九房。
西眷
魏詹事韋胄長子韋潛之子孫。
平齊公房:周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韋瑱之子孫。
東眷
胄子穆之子孫。
閬公房:魏咸陽太守韋閬之子孫。
彭城公房:魏使持節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金紫光祿大夫韋泓冑長子韋澄之子孫。
逍遙公房:居士韋敻之子孫。
鄖公房:隋太傅、尚書令韋寬之子孫。
駙馬房:韋延賓六世孫女韋庶人用權,其族多迎公主者,因號駙馬房。或云乃隋韋袞家奴韋桃符之子孫。稱黃犢子韋。
小逍遙公房:韋華從宋武帝渡江,居襄陽,因稱襄陽韋氏,華十世孫韋嗣立任鳳閣侍郎、同鳳閣鸞台平章事、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中書令,封逍遙公,因改小逍遙公房。
大雍州房:周雍州刺史韋義遠之子孫。義遠弟暉親。
小雍州房:周雍州刺史韋暉親之子孫。暉親兄義遠。
鹛城公房:周車騎大將軍韋元禮之子孫。
其他
南皮公房:隋倉部侍郎、尚書右丞、司農卿韋瓚之子孫。
龍門公房:隋驃騎大將軍、晉州大總管府長史韋通之子孫。


姜行本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跳至搜尋
姜行本(?-645年) 名確,以字行,秦州上邽(今甘肅天水市)人,唐初功臣之一,武德八年十二月,姜行本為水部郎中,在隴州開五節堰,引水通運河。貞觀中,姜行本四次擔任將作大匠,總領修建九成宮、洛陽宮事務,唐太宗每次游幸,他都隨身侍從,唐太宗選取矯健敏捷之士,衣五色袍,乘六閒馬,組成「飛騎」軍,以姜行本為首領。
家世
出身關隴的天水姜氏
曾祖:姜真,後魏南秦州刺史。
祖父:姜景,北周使持節驃騎大將軍、上開府儀同三司、梁州刺史,建平郡開國公。被賜姓宇文氏。
父親:姜謩在武德年間擔任秦州、隴州二州刺史,封長道縣開國公,諡曰安。
唐滅高昌之戰
貞觀十四年(640年),唐太宗以吏部尚書侯君集為交河道行軍大總管,姜行本為行軍副總管,率左屯衛大將軍薛萬均、行軍總管左驍衛將軍薛孤吳仁、行軍總管左武衛將軍牛進達等以及突厥、契苾等僕從軍,合步騎數萬人,征討高昌。五月,唐軍以姜行本所都造的衝車、拋車等攻城,飛石如雨而下,迫使高昌王麴智盛出城投降。班師回朝後,姜行本以通川縣男進封金城郡公,賜物一百五十段、奴婢七十人。
貞觀十八年(644年),唐太宗征討高句麗,十九年(645年)四月,遼東道行軍大總管英國公李勣攻打蓋牟城,姜行本在戰鬥中流矢身亡。太宗賦詩悼念,贈左衛大將軍、郕國公,諡曰襄,陪葬昭陵。
子嗣
長子:姜簡,襲郕國公,高宗永徽年間官任安南都護府都護。
孫:姜晞,襲郕國公,玄宗開元初為左散騎常侍。
次子:姜遐,字柔遠,武則天時官至左鷹揚衛將軍、通事舍人、內供奉。
孫:姜皎,玄宗時以功拜殿中監,封楚國公,實封四百戶。
曾孫:姜慶初,襲封楚國公。尚玄宗女新平公主,授駙馬都尉。
孫:姜晦,玄宗時吏部侍郎。
姜行本紀功碑
姜行本紀功碑,全稱《大唐左屯衛將軍姜行本勒石紀功碑》,現藏於新疆博物館內,碑文所記述姜行本等人在柳谷百餘里處,製造攻城器具,並勒石紀功。此碑原是漢朝班超紀功碑,被磨去原文,重新刻為姜行本紀功碑。
大唐左屯衛將軍姜行本勒石紀功文 
昔凶奴不滅,竇將軍勒燕山之功;閩越未清,馬伏波樹銅柱之跡。然則振英風於絕域,申壯節於異方,莫不騰懋績於千秋,播芳猷於萬古者矣。大唐德合二儀,道高五帝。握金鏡以朝萬國,調玉燭以馭兆民。濟濟衣冠,煌煌禮樂。車書順軌,扶桑之表俱同;治化所沾,濛汜之鄉咸暨。苑天山而池瀚海,內北戶以靜幽都,莫不解辮髮於藁街,改左衽於夷邸。高昌國者,乃是西漢屯田之壁,遺兵之所居。麴文泰者,即其苗裔也。往因晉室多難,群雄競馳,中原乏主,邊隅遂隔,間屆戎狄,竊多撥王,弘〇至今,靡遺聲教。自皇威遠被,稽顙來庭,雖沐仁風,情懷首鼠。杜遠方之職貢,阻重驛之往來,肆豺狼之心,起蜂蠆之毒,發徒眾庶,賊殺無已,聖上愍彼蒼生,申茲吊伐,乃詔使持節光祿大夫、吏部尚書、上柱國、陳國公侯君集交河道行軍大總管,副總管左屯衛大將軍、上柱國、永安郡開國公薛萬均,副總管左屯衛大將軍、上柱國、通川縣開國男姜行本等,爰整三軍,龔行天罰。但妖氣未殄,將軍逞七縱之威;百雉作固,英奇申九攻之略。以通川公深謀簡出,妙思縱橫,命飾前軍,營造攻具。乃統沙州刺史、上柱國、望都縣開國侯劉德敏,右監門中郎將、上柱國、淮安縣開國公衡智錫,左屯衛中郎將、上柱國、富陽縣開國伯屈昉,左武侯郎將李海岸,前開州刺史時德衡,右監門府長史王進威等,並率驍雄,鼓行而進。以貞觀十四年五月十日,師次伊吾折羅浸山,北登黑紺嶺。未盈旬月,克成奇功。伐木則山森殫盡,叱吒則山谷盪薄。沖梯蹔整,百櫓冰碎,機檜一發,千石雲飛。墨翟之拒無施,公輸之妙詎比。大總管運籌帷幄,繼以中軍,鐵騎亘原野,金鼓動天地,高旗蔽日月,長戟撥風雲。自秦漢出師未有如斯之盛也。班定遠之通西域,故跡罕存;鄭都護之滅車師,空聞前史。雄圖世著,彼獨何人?乃勒石紀功,傳諸不朽,其詞曰: 
於赫大唐,受天明命。化濟得一,功無與兢,荒服猶阻,夷居天定,乃拜將軍,殄茲梟獍。其一 
六奇勒思,群雄逞力。陣開龍騰,營設虎踞,氣遮星光,旗明日色,揚旌塞表,振威西極。其二 
峨峨峻岭,渺渺平原,塞雲暝結,胡風晝昏。經年凝冰,長紀落雪。高樹吟猿,銘功贊德。其三 
大唐貞觀十四年歲次庚子閏六月丁卯朔廿五日辛卯立。 
瓜州司馬參軍河內司馬太真立碑 
(碑左側刻)交河道行軍總管左驍衛將軍上柱國〇〇開國公薛孤吳仁領右軍十五萬。 
(碑右側刻)交河道行軍總管右武威將軍上柱國魏城縣開國公牛進達領兵十五萬。
----------------------------------------
姜遐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跳至搜尋
姜遐(640年-691年7月14日),字柔遠,唐朝官員,秦州上邽人(今甘肅省天水市)。唐玄宗寵臣姜皎、姜晦之父,宰相李林甫外祖父。唐書稱其「美姿容」,奏事時口才了得,條理清晰。
生平
姜遐是左屯衛大將軍姜行本之子,貞觀十九年(645年),姜行本跟隨唐太宗征討高句麗時,在蓋牟城中流矢身亡。被追贈為郕國公,諡曰襄,陪葬昭陵。
18歲時姜遐入弘文館,又奉制授東宮通事舍人,尋升為通事舍人,管理接待外邦朝貢和外交之事務。後轉為武職,調任左衛翊府郎將,警衛皇城。不久又調回任通事舍人、內供奉。尋檢校光祿少卿,不久轉為正職,時年四十歲。
永淳二年(683年)正月,跟隨唐高宗祭祀嵩山。此後歷任左豹韜衛將軍、左鷹揚衛將軍,仍兼任通事舍人、內供奉。天授二年八月十四日(691年7月14日)逝世於東都洛陽明義坊府第,年五十二(或六十二)。同年十月十日,與夫人竇氏(蘭陵公主李淑之女)合葬於昭陵神跡鄉其父姜行本墓地旁。後玄宗時以子貴追贈吏部尚書。[1]
子為姜皎、姜晦,唐玄宗寵臣。一女嫁給李林甫之父李思誨。
家族
屬天水姜氏,關隴世族之一:
高祖父:姜真,後魏南秦州刺史。
曾祖父:姜景,北周梁州總管、建平郡開國公,食邑三千戶,賜姓宇文氏。
祖父:姜謩,唐起義相國府員外賓曹參軍,左散騎常侍,光祿大夫,秦、隴二州刺史,長道縣開國公,諡曰安。
父親:姜行本,唐水部、兵部郎中,四為將作少匠,殿中監,左屯衛大將軍,追贈左衛大將軍、郕國公,諡曰襄,陪葬昭陵。
兄長:姜簡,襲郕國公,永徽中,官至安北都護府都護。
侄兒:姜晞,襲郕國公,禮部侍郎,開元初任左散騎常侍。
夫人:竇氏,唐太宗外孫女、駙馬都尉竇懷悊和蘭陵公主李淑之女。
長子:姜皎,唐玄宗寵臣,封楚國公,官至太常卿、秘書監。後失寵,被處以杖刑後配流嶺外,行至汝州(現河南汝州)而卒。
孫子:姜慶初,襲封楚國公。與李林甫為表兄弟,天寶十載,尚玄宗女新平公主,授駙馬都尉。永泰元年,拜太常卿。
次子:姜晦,官至兵部侍郎,與兄姜皎同朝為官,後因兄弟倆權勢太盛,調任宗正卿。後因姜皎案牽連左遷春州司馬、海州刺史。
姜遐碑
姜遐碑早年斷裂,碑首及上截遺失,僅剩下截,故稱《姜遐斷碑》。1974年在陝西醴泉縣昭陵鄉莊河村姜遐墓附近發現上半部分,昭陵博物館將其與下半截相接,始成全碑。碑身高2.79米,寬1.03米,厚31厘米。碑額篆書,題《大唐故吏部尚書姜府君之碑》,碑文楷書,共34行,滿行70字。碑下截因歷代捶拓,字已磨滅殆盡,上截斷為兩塊,然因出土不久,文字大部清晰。碑文為姜遐之侄姜晞所撰。
(缺二十一字)姜府君之碑並序 
(缺)侍郎郕國公晞撰文並書 
(缺十五字)里〇之〇公矣。〇〇〇〇以〇海潢〇,豈魚頡鳥鳴,〇〇望輿,彼規規之流,〇間間之智亦眾矣。咸欲輪英攀景,躡賢飛光,則負鼎者絕臏,已(缺二十三字)衛〇〇〇之賢〇有五,終以亡國。〇〇子之薄於德而厚於〇,東里閭之美其貌而空其腹,復何取焉。其有王允之一日千里〇〇之〇〇〇〇〇〇〇〇環〇〇〇〇〇〇〇〇風武〇〇〇歸於〇〇;聞垂裕文伯,宜〇後於魯〇,公之有焉。
公諱遐,字柔遠,代為天水著姓。惟先肇於炎農氏,大〇配於天,今為下邽人也。〇〇道(下缺十七字)之〇。盛家風於漢業,三〇〇之〇聲;〇國命於晉年,四征君之〇首。天祚休祉,代不虛賢。曾祖景,周使持節驃騎大將軍、上開府儀同三司、口口口四州刺史,建平郡開國公。食邑三千戶,賜姓宇文氏。諡曰口。允迪徽猷,克象山嶽,繼代二千石,賢期五百年。祖謩,唐起義相國府員外賓曹參軍事,散騎常侍、光祿大夫、秦隴二州刺史、長道縣開國公,諡曰安。永安同里,待以舊恩,潁川從〇,〇〇〇〇。父確,奉唐起義,水部、兵部郎中,四為將作少匠,殿中監,左屯衛大將軍,贈左衛大將軍、上柱國、郕國公,諡曰襄。〇天〇而廓妖氛,開縣宇而光休業。信都奔命,始拔樂〇。〇〇旗鼓,終摧〇壁。公殷盛德雍熙之風,稟靈岳逍遙之氣,〇五秀以會質,〇六行以崇心。〇〇〇〇之年,〇〇〇成之望。〇金環而不〇,鄙〇裳而〇飾。至於詳覆儒玄,則必探跡〇〇。〇之以孝友,〇之以仁賢,時謂謝室顏回,張家曾子矣。故伯父太子仆嘗指公而謂人曰:「此子〇〇多〇,〇為一代之偉器,但籍霑〇之效,不可負其才識耳。」年甫十八,以弘文及第,宗黨嘆其秀〇,邦國以為美談。又奉制授東宮通事舍人。時春闈肇建,妙選寮寀,公〇〇〇〇之器,〇承佐命之勛,是用對揚天子之殊賢也。始則譽高於鶴禁,終〇〇〇〇鳳〇。尋遷通事舍人。公儀形瑰偉,明晤如神,彥輔雲天,披睹瑩目,太初日月,懷袖〇〇。〇一卿之〇,〇〇載之傑。每至萬邦朝覲,皇帝臨軒,未嘗不光侍紫微,奉揚〇〇。鸞鳳六象,方〇俯仰之容;〇韶九成,〇〇鏗鏘之韻。夷夏以為殊觀,朝廷莫不駭矚。昔〇〇〇詞令之美,用〇時榮;何邵居近侍之班,以輝帝室。固未足以比齊光景也。秩〇〇〇茲任,以公〇無以易,故久於其職。頃之,遷左衛翊府郎將。肅鉤陳以警衛,奉閶闔〇〇誠。是時,聖道日躋,思崇雅誥,以為暢皇風而敷元氣,奉宸極而降王言,〇〇〇〇,〇難其選。〇〇文綱以取俊,採時秀以旌奇,雖則荏苒有年,〇無以上膺成命。尋又制授通事舍人、內供奉。先是雍州長史高審行亦以究亮博茂而前受制焉。顧謂公曰:「〇〇〇來儀喻鹿眼,〇解箭矣。」尋檢校光祿少卿。明試以功,滿歲為正。四〇九列,有美昔人;七侍二〇,同苻曩哲。時公春秋卌矣。少登棘寺,朝無與二焉。永淳二年(683),駕幸嵩岳,以公為左衛將軍。此後七年不進轉,後來者多升上位,時論殊以為屈。公處之怡然,未始以細故嬰懷也。同李虔之久不進序,異歸田之恨詞。類汲黯之謝於遷班,殊積薪之褊望。尋〇〇〇〇考洛州及諸縣官屬。公神無滯識,明有餘鑒,正之以黜陟,飾之以文理。自午及未,考績詳〇。時河南令赫連、〇陽令〇元忠等,咸以公文吏之用,晉代劉穆之之疇也。〇〇〇地官侍郎,餘如故。修六禮以節人性,明七教以興人德。天工人代,公實崇之。至若囂兢噂嗒,〇庭之訟斯廣;翰墨填委,鞅掌之務實煩。公明鏡懸心,太阿在手,游仞得其餘〇,〇〇〇以無聲。〇是雲〇在天,豈直風生〇閣。時恩敕賜絹百匹,以彰才用之效也。又奉制,令副知京官考,久之,授左豹韜衛將軍。則天皇后謂公曰:「以卿文武兼資,門〇〇節,故授斯任。」以國慶,累封〇〇〇,俄丁內憂去職。哀貶柴毀,莫能俯就。尋奪禮,起為左豹韜衛將軍,居無何,遷左鷹揚衛將軍,仍依前舍人、內供奉。時以公久於趨侍,諳練舊儀,〇〇典憲,每敕公與執事參議焉。或降中使,頻延厚錫。公雖祇奉恩獎,而毀疚彌侵。服未釋縗,荼不輟茹,終為死孝,竟不勝哀。以天授二年八月十四日薨於東都明義里,春秋五十有二。遺命務令薄葬,歸於舊塋。冕旒興悼,斂日賜朝服一襲,賵贈有加,哀榮以備。夫人竇氏,駙馬都尉、涼州都督之女,母蘭陵公主。夫人茂齡早逝,淑範仍傳,垂訓京陵,〇諸彤史,即以天授二年十月十日,同合葬於昭陵神跡鄉之舊塋,禮也。惟公英韻俊發,朗識開濟,極於賞會,妙於清談,是以良友聽言,則神思清發;通賢阻德,則鄙〇〇生。以道潤身,恥名浮行。詣微索隱,搴枝葉於玄經;原始要終,求聖賢於黃卷。堅正以靜退自守,未嘗依靡容悅,攲傾權貴之間。見必先知,事無後悔。驅諸浮長之用,擯諸矜矯之〇。檢訓子侄,不交異類。士無操行,不入劉毅之門;人異通家,豈造李膺之室。自喪妻後,不復再婚。或有非公者,公曰:「掇蜂構寡,敗絮無親。前鑒斯明,吾是以追子輿之志矣。」接誘親故,〇於窮蹙。每有〇濟,則終始〇之。加以博聞強識,備殫諸藝,尤善草隸,超冠一時。雅好山水,所居必有園池峰石之異地焉。構巘汲流,以極其妙。謝公樓館,廣中外之名游;潘椽園林,總班〇之良會。雖家尚清素,恆戒滿盈。至於奉親也,則罄無方之養,故有女伎歌舞之娛,加洞精律呂,每自奏於長筵之末。昔金昌亭下,彈司空之雅琴;青溪水前,聽將軍之妙笛。公之風〇通率有逾焉。〇酣宴之後,未嘗不操翰紀時,文詠翩翩,諒以繼乎風雅矣。時中書令薛元超嘗謂公曰:「諒國英時望矣。」何神聽之無應,何天假之不延。位不階於鼎司,年不偶於中〇,抱創巨於泉壤,瘞明德于山丘。長子銀青光祿大夫、太常卿、楚國公晈,次子兵部侍郎晦等,並左右朝廷,翊戴日月,聲動海內,寵冠人倫。聖上用嘉厥勛,俾光先贈,迺下制追贈公吏部尚書,贈太夫人為〇國夫人。永昭〇靈,以申罔極。痛百身兮無贖,思萬古兮揚親。式紀盛猷,遂刊貞石。猶子禮部侍郎晞,以晉之王珣、梁之何遜;惟伯惟叔,咸自為文。〇以親奉風規,〇假傍求〇術。意將申而氣〇,言欲〇而心〇。遂為銘曰: 
炎昌帝緒,齊高伯勛。表海功茂,〇江孝聞。家風祖德,桂馥蘭芬。惟公挺秀,嵩山出雲。 
器宇〇建,標〇倜儻。〇冰〇〇,瓊峰外〇。心〇逢〇,雲披遷〇。行必可則,言歸於讜。 
括囊眾藝,該綜多能。九三良馬,九萬征鵬。電足〇騖,風翼超騰。棘司載理,覽觀斯登。 
蹇諤為臣,忠貞奉〇。〇〇天憲,必〇帝宇。北宸重寄,西〇掌武。珪〇赫弈,謙光傴僂。 
神〇昧昧,天道茫茫。短辰何短,長夜何長。八座追贈,萬古垂光。惟祖考兮令德,日昇月望兮山之陽。
-----------------------------------------------
姜晞,唐代上邽(今甘肅天水市)人。
姜簡之子,姜遐之侄。永徽年間,姜簡卒,姜晞嗣位郕國公。[1]永隆元年進士及第,歷官工部侍郎,開元初為散騎常侍。天授二年撰《姜遐碑》,今存昭陵博物館。《全唐詩》存其詩一首。
--------------------------------------
姜皎或姜晈[註 1](670年代-722年),秦州上邽(今甘肅省天水市)人。唐朝官員。
姜晞從兄弟。姜遐子。姜皎善畫鷹烏[1]。長安中,姜皎累遷至尚衣奉御。當時唐玄宗尚為臨淄郡王。姜皎觀察後認為李隆基有非常之度,效忠於他。唐中宗時,姜皎出任潤州長史。唐玄宗即位後,姜皎被召回京,拜殿中少監。玄宗常親密地稱他為姜七而不呼名,更賜以宮女、名馬及諸珍物不可勝數。713年發生先天之變時,姜皎參與謀劃,以功拜殿中監、封楚國公,實封四百戶,有銀青光祿大夫的官銜。不久,遷太常卿,監修國史,上柱國。開元五年(717年),唐玄宗下敕,去姜皎官職。後,又起復為秘書監。
開元十年(722年),玄宗準備廢王皇后,與姜皎密談。姜皎洩密,被王皇后、王守一的妹夫嗣濮王李嶠告發。宰相張嘉貞稱其「妄談吉凶之事」,「杖之六十配流欽州」,因傷重死於途中,年五十餘。姜皎親厚的官員數人被流配,其弟吏部侍郎姜晦亦受牽連,貶春州司馬。當時朝廷以姜皎為冤,而責怪張嘉貞。姜皎的另一姊妹為大臣源乾曜正室。當時,源乾曜為侍中,亦不主持公道,為時議所諷刺。後,唐玄宗念其舊功,令其歸葬於家,以禮葬之,並派遣中使存問其家。開元十五年(727年),追贈澤州刺史。
姜皎有子姜慶初,未滿周歲時,玄宗許諾會將公主嫁給他。姜皎的外甥李林甫為相時,從容奏之。改年為載七年之後的天寶十載(751年),玄宗下詔姜慶初娶新平公主。另有一女姜氏下嫁韋堅(肅宗為太子時元妃韋氏三兄),李林甫爲謀立壽王構陷之(與皇甫惟明、王忠嗣同罪),堅刑死。
----------------------------
姜慶初(8世紀-767年),唐朝秦州上邽(今甘肅省天水市)人。。唐玄宗的駙馬。
姜慶初是姜謩五世孫,姜皎之子。姜慶初未滿周歲時,玄宗許諾會將公主嫁給他,後淪落二十餘年。天寶年間姜皎的外甥、姜慶初的表兄李林甫為相當政,從容上奏保舉姜慶初。天寶六載(747年),唐玄宗授姜慶初為官。天寶七載(748年),贈姜皎吏部尚書,仍贈實封二百戶以充享祀。姜慶初襲封楚國公。天寶十載(751年),玄宗下詔姜慶初娶新平公主,授駙馬都尉。新平公主原來下嫁裴玪,裴玪卒,新平公主改嫁姜慶初。舊制,駙馬都尉多不拜正官,永泰元年(765年),唐代宗特拜姜慶初太常卿。當時脩植建陵(唐肅宗墓),代宗命姜慶初為脩陵使,姜慶初誤毀連岡。代宗大怒,大曆二年(767年)八月廿五日,以不恭之罪,賜死姜慶初,建陵使史忠烈等都被誅殺,裴玪子裴仿,也被削官。公主幽禁宮中,大曆十年(775年)薨。
----------------------------------
新平公主(?-775年),唐朝公主,是中國唐朝第六代皇帝唐玄宗李隆基之女。

常才人,為五品才人,玄宗的才人還有劉才人(光王李琚母)、閻才人(義王李玼母)、陳才人(豐王李珙母)、鄭才人(恆王李瑱母)、高才人(昌樂公主母)、趙才人(壽光公主母)。
生平
新平公主自小聰慧,好讀書,嫁給了出身河東東眷房裴氏的太僕卿裴玪(裴竑、唐睿宗女霍國公主駙馬裴虛己的弟弟)。裴玪去世後,天寶十載(751年),新平公主改嫁姜皎的兒子姜慶初。姜皎的外甥李林甫推薦姜慶初為駙馬。
永泰元年(765年),唐代宗拜姜慶初為太常卿。姜慶初不慎損壞唐肅宗建陵的建築物。大曆二年(767年)八月廿五日,唐代宗治姜慶初不恭之罪,將他處死。新平公主被軟禁於宮中,新平公主與裴竑的兒子裴仿也罷官。大曆十年(776年)十一月初一,新平公主去世。
注釋
 見於《全唐文 卷九百九十六 ○故天水姜夫人墓志銘》。姜氏生於765年或766年,此時,新平公主已經嫁給姜慶初,但在姜氏的墓誌中並未提及生母,姜氏應是公主的庶女。
---------------------------------------
韋堅(?-746年),字子金。唐代京兆萬年(今陝西省西安市)人。父韋元珪。
開元二十五年(737年),為長安縣令,以幹濟聞。天寶元年(742年),韋堅擢為陝郡太守、水陸轉運使。他的姐妹相繼嫁給皇族,姐姐是薛王李隆業妃,妹妹韋氏則是太子李亨的正妃。韋堅的妻子是李林甫舅父姜皎的女兒,因此官運亨通,長期任轉運使,經營租稅,甚得唐玄宗歡心。在咸陽附近渭水旁作堰,截斷滻灞,作一與渭水平行的漕渠,至華陰的永豐倉附近與渭水匯合;又在禁苑東望春樓開廣運潭,以便漕運。
韋堅素與左相李適之交好,李林甫擔心自己權位受到威脅,與心腹構陷韋堅,授之以刑部尚書,奪去韋堅轉運使職位;二人遂交惡。韋堅與皇甫惟明爲好友,皇甫惟明常在玄宗面前數落李林甫。李林甫向玄宗稱皇甫惟明、韋堅欲扶持李亨造反,玄宗將二人貶出朝廷;二人不久均在被貶途中被殺,家產籍沒,子弟多被牽連。李適之亦因此被貶。事發,李亨懼而與韋堅妹離婚。
韋堅曾興修水運,卻因破壞民冢,招致民怨。李林甫為羅織韋堅罪名,令江淮地方搜集罪證;許多人受到盤剝,乃至裸死獄中。
-----------------------------------------
庶出指一夫一妻多妾制家庭中妾所生的子女。在今日,也常指一夫一妻制家庭中非婚生的子女(私生子),是一種雅稱。
古代中國
古代中國各漢族王朝執行周禮所規定的嫡長子繼承制下,即嫡長子擁有政治繼承權。嫡次子和庶子按照身份等級不同,獲得與其身分相對應等級的政治地位。
例,周王嫡長子,為周王;嫡次子為諸侯,庶子或為諸侯或為公卿、大夫。
嫡長子具有優先政治繼承權,因此選擇政治繼承人的行為又被稱作立嫡,庶長子次之。
唐朝時立嫡的順序[1]是:嫡長子最先,嫡長孫次之,嫡長子同母之次弟,嫡長子不同母之嫡弟(其父續弦之嫡母),然後按庶子,嫡長孫同母弟,庶孫的順序往下排。
中國古代漢族王朝統治期間的女子除在家族無男系成員情況下,通常不具備政治上的繼承權(例外情況是獨生女招夫入贅),因此女子並不在嫡長子繼承制的範圍之內。但女子有與家族男系成員相比不平等的經濟繼承權。通常體現為按家庭財產分配的一份嫁妝。按漢族慣例,該份嫁妝僅為該女子獨占,並不歸於夫家所有,可傳於自己所生的子女,若該女嫁後無出,理論上嫁妝會被娘家收回。中國歷史上並有多次女子與兄弟共同繼承父母遺產的事例。
古代朝鮮
在嚴格區分嫡庶的朝鮮王朝,士大夫、兩班貴族與良妾(良民出身的妾侍)所生的庶子女為中人(良妾的子女稱為「庶子」、「庶女」),與賤妾(賤民出身的妾侍)庶出的子女為賤民(賤民的子女稱為「孽子」、「孽女」)。良妾所生的庶女多作為中人之妻或士大夫、兩班貴族的妾,但也有少數能成為士大夫、兩班的正室。賤妾所生的孽女雖然身為賤民,但成長於家境較為良好的士大夫家庭,比一般賤民受到較好的教育,亦較為知禮,因此多嫁給士大夫、兩班貴族與賤妾所生的孽子(賤民的子女稱為「孽子」、「孽女」)為妻,或是給士大夫、兩班貴族納為妾,有些則成為妓生。有些孽女因為父親的關係得以進宮為宮女,或接觸到王室成員而得以成為王室成員的賤妾,如得到國王寵幸則有機會成為嬪御,例如燕山君的寵妾、妓生出身的張綠水就是縣令的孽女。


姜行本
姜行本(?-645年) 名確,以字行,秦州上邽(今甘肅天水市)人,唐初功臣之一,武德八年十二月,姜行本為水部郎中,在隴州開五節堰,引水通運河。貞觀中,姜行本四次擔任將作大匠,總領修建九成宮、洛陽宮事務,唐太宗每次游幸,他都隨身侍從,唐太宗選取矯健敏捷之士,衣五色袍,乘六閒馬,組成「飛騎」軍,以姜行本為首領。姜行本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xpg5z27
家世
出身關隴的天水姜氏。
曾祖:姜真,後魏南秦州刺史。
祖父:姜景,北周使持節驃騎大將軍、上開府儀同三司、梁州刺史,建平郡開國公。被賜姓宇文氏。
父親:姜謩在武德年間擔任秦州、隴州二州刺史,封長道縣開國公,諡曰安。
唐滅高昌之戰
貞觀十四年(640年),唐太宗以吏部尚書侯君集為交河道行軍大總管,姜行本為行軍副總管,率左屯衛大將軍薛萬均、行軍總管左驍衛將軍薛孤吳仁、行軍總管左武衛將軍牛進達等以及突厥、契苾等僕從軍,合步騎數萬人,征討高昌。五月,唐軍以姜行本所都造的衝車、拋車等攻城,飛石如雨而下,迫使高昌王麴智盛出城投降。班師回朝後,姜行本以通川縣男進封金城郡公,賜物一百五十段、奴婢七十人。
貞觀十八年(644年),唐太宗征討高句麗,十九年(645年)四月,遼東道行軍大總管英國公李勣攻打蓋牟城,姜行本在戰鬥中流矢身亡。太宗賦詩悼念,贈左衛大將軍、郕國公,諡曰襄,陪葬昭陵。
子嗣
長子:姜簡,襲郕國公,高宗永徽年間官任安南都護府都護。
孫:姜晞,襲郕國公,玄宗開元初為左散騎常侍。
次子:姜遐,字柔遠,武則天時官至左鷹揚衛將軍、通事舍人、內供奉。
孫:姜皎,玄宗時以功拜殿中監,封楚國公,實封四百戶。
曾孫:姜慶初,襲封楚國公。尚玄宗女新平公主,授駙馬都尉。
孫:姜晦,玄宗時吏部侍郎。
姜行本紀功碑
姜行本紀功碑,全稱《大唐左屯衛將軍姜行本勒石紀功碑》,現藏於新疆博物館內,碑文所記述姜行本等人在柳谷百餘里處,製造攻城器具,並勒石紀功。此碑原是漢朝班超紀功碑,被磨去原文,重新刻為姜行本紀功碑。
大唐左屯衛將軍姜行本勒石紀功文 
昔凶奴不滅,竇將軍勒燕山之功;閩越未清,馬伏波樹銅柱之跡。然則振英風於絕域,申壯節於異方,莫不騰懋績於千秋,播芳猷於萬古者矣。大唐德合二儀,道高五帝。握金鏡以朝萬國,調玉燭以馭兆民。濟濟衣冠,煌煌禮樂。車書順軌,扶桑之表俱同;治化所沾,濛汜之鄉咸暨。苑天山而池瀚海,內北戶以靜幽都,莫不解辮髮於藁街,改左衽於夷邸。高昌國者,乃是西漢屯田之壁,遺兵之所居。麴文泰者,即其苗裔也。往因晉室多難,群雄競馳,中原乏主,邊隅遂隔,間屆戎狄,竊多撥王,弘〇至今,靡遺聲教。自皇威遠被,稽顙來庭,雖沐仁風,情懷首鼠。杜遠方之職貢,阻重驛之往來,肆豺狼之心,起蜂蠆之毒,發徒眾庶,賊殺無已,聖上愍彼蒼生,申茲吊伐,乃詔使持節光祿大夫、吏部尚書、上柱國、陳國公侯君集交河道行軍大總管,副總管左屯衛大將軍、上柱國、永安郡開國公薛萬均,副總管左屯衛大將軍、上柱國、通川縣開國男姜行本等,爰整三軍,龔行天罰。但妖氣未殄,將軍逞七縱之威;百雉作固,英奇申九攻之略。以通川公深謀簡出,妙思縱橫,命飾前軍,營造攻具。乃統沙州刺史、上柱國、望都縣開國侯劉德敏,右監門中郎將、上柱國、淮安縣開國公衡智錫,左屯衛中郎將、上柱國、富陽縣開國伯屈昉,左武侯郎將李海岸,前開州刺史時德衡,右監門府長史王進威等,並率驍雄,鼓行而進。以貞觀十四年五月十日,師次伊吾折羅浸山,北登黑紺嶺。未盈旬月,克成奇功。伐木則山森殫盡,叱吒則山谷盪薄。沖梯蹔整,百櫓冰碎,機檜一發,千石雲飛。墨翟之拒無施,公輸之妙詎比。大總管運籌帷幄,繼以中軍,鐵騎亘原野,金鼓動天地,高旗蔽日月,長戟撥風雲。自秦漢出師未有如斯之盛也。班定遠之通西域,故跡罕存;鄭都護之滅車師,空聞前史。雄圖世著,彼獨何人?乃勒石紀功,傳諸不朽,其詞曰: 
於赫大唐,受天明命。化濟得一,功無與兢,荒服猶阻,夷居天定,乃拜將軍,殄茲梟獍。其一 
六奇勒思,群雄逞力。陣開龍騰,營設虎踞,氣遮星光,旗明日色,揚旌塞表,振威西極。其二 
峨峨峻岭,渺渺平原,塞雲暝結,胡風晝昏。經年凝冰,長紀落雪。高樹吟猿,銘功贊德。其三 
大唐貞觀十四年歲次庚子閏六月丁卯朔廿五日辛卯立。 
瓜州司馬參軍河內司馬太真立碑 
(碑左側刻)交河道行軍總管左驍衛將軍上柱國〇〇開國公薛孤吳仁領右軍十五萬。 
(碑右側刻)交河道行軍總管右武威將軍上柱國魏城縣開國公牛進達領兵十五萬。
姜行本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xpg5z27
-------------------------
姜慶初
姜慶初(8世紀-767年),唐朝秦州上邽(今甘肅省天水市)人。。唐玄宗的駙馬。
姜慶初是姜謩五世孫,姜皎之子。姜慶初未滿周歲時,玄宗許諾會將公主嫁給他,後淪落二十餘年。天寶年間姜皎的外甥、姜慶初的表兄李林甫為相當政,從容上奏保舉姜慶初。天寶六載(747年),唐玄宗授姜慶初為官。天寶七載(748年),贈姜皎吏部尚書,仍贈實封二百戶以充享祀。姜慶初襲封楚國公。天寶十載(751年),玄宗下詔姜慶初娶新平公主,授駙馬都尉。新平公主原來下嫁裴玪,裴玪卒,新平公主改嫁姜慶初。舊制,駙馬都尉多不拜正官,永泰元年(765年),唐代宗特拜姜慶初太常卿。當時脩植建陵(唐肅宗墓),代宗命姜慶初為脩陵使,姜慶初誤毀連岡。代宗大怒,大曆二年(767年)八月廿五日,以不恭之罪,賜死姜慶初,建陵使史忠烈等都被誅殺,裴玪子裴仿,也被削官。公主幽禁宮中,大曆十年(775年)薨。
姜慶初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6p97ryu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