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臣秀吉400年前情書曝光 盡顯鐵漢柔情
分享豐臣秀吉400年前情書曝光 盡顯鐵漢柔情到Facebook 分享豐臣秀吉400年前情書曝光 盡顯鐵漢柔情到Line 分享豐臣秀吉400年前情書曝光 盡顯鐵漢柔情到Google+
有學者近日發現日本戰國時代末期大將豐臣秀吉寫給側室「茶茶」的情書。(圖擷自jiji)
2017-07-30 20:2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兵庫縣立歷史博物館與東京大學日前對外表示,發現一封日本戰國時代末期一統日本的豐臣秀吉寫給側室「茶茶」(淀殿)的情書,信中不但對茶茶病情好轉感到開心,還溫柔叮嚀要好好吃飯,極致關愛的口吻顛覆了一般對於豐臣秀吉花心濫情的印象
綜合日媒報導,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副教授村井祐樹指出他與縣立歷史博物館的學藝員前田徹等人,去年6月在兵庫縣豐岡市出石町的舊家內發現了這封書信切成2張的信紙貼在掛軸上,大小分別為長22.6公分、寬50.8公分以及長22.5公分、寬49.7公分。
信紙據說是當時最頂級的「和紙」,從筆跡與致信者「大kau」(太閤)和文末的收件人「茶茶」來研判,確定為豐臣秀吉親筆所寫。現存世上逾100封豐臣秀吉親筆信件中,大部分是寫給正室北政所及家臣,而寫給茶茶的只有5封,對上一次發現已是1938年,亦即此封書信為二戰後首度新發現
信中豐臣秀吉寫著得知「茶茶」在針灸之後病情好轉的消息「非常滿意」,還說等她病好了,要帶她去觀賞「能劇」(佩戴面具演出的一種古典歌舞劇),因此囑咐她要好好吃飯等等,還誇獎「茶茶」能夠忍耐不喜歡的針灸治療,「真不愧是阿拾(指豐臣秀吉之子、豐臣秀賴乳名)的母親」,如此關愛備至的呵護顛覆了一般對於他荒淫的評價。
從豐臣秀賴乳名這點研判,書信約莫寫於文祿2年(1593年)8月至文祿5年(1596年)閏7月左右之間,亦即秀吉50多歲、茶茶20多歲的時期。豐臣秀吉400年前情書曝光 盡顯鐵漢柔情
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s://goo.gl/rtBVyT


 

File:Battle of Shizugatake.jpg

賤岳之戰(日語原寫:賤ヶ岳の戦い假名:しずがたけのたたかい)是在1583年於近江國(今滋賀縣)賤岳附近的一場戰役,表面上因為是決定織田家的繼承人的問題發生衝突引起的,但是實際上是羽柴秀吉(日後的豐臣秀吉)和柴田勝家的織田家內權力爭奪戰,由於佐久間盛政冒然出兵,打亂了柴田勝家的部署,最終由豐臣秀吉取得勝利,奠定了秀吉統一日本的基礎。
清洲會議
西元1582年重臣明智光秀發動了本能寺之變,織田信長和織田信忠在事件中死亡。之後羽柴秀吉在山崎之戰擊敗光秀。由於同時失去當主信長與當主繼承人嫡長子信忠的關係,於是在天正10年6月27日(西元1582年7月16日)在尾張國清洲城召開會議,史稱清洲會議。
出席者為羽柴秀吉、柴田勝家、丹羽長秀和池田恆興。柴田勝家推舉了信長三子,織田信孝,而秀吉推舉了只有三歲的織田信長的嫡孫、織田信忠的兒子三法師(日後的織田秀信),同席的池田和丹羽兩人支持秀吉,也因此確定由織田秀信擔任織田家當主。
清洲會議雖然也確立了家臣所持有的領地,但由於秀吉與勝家推舉人選不同,雙方派系對立日趨白熱化,導致秀吉與勝家終須一戰。
各方行動
其後,在8月秀吉在京都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為織田信長進行葬禮,再一次引起了柴田勝家的不滿。而勝家這一方面希望利用雜賀眾和長宗我部氏的力量來牽制秀吉的行動。
11月,柴田勝家派遣了前田利家、金森長近和不破直光作為和睦的使者,但是因為下雪所限,無法進入近畿,而秀吉藉此說勝家沒有誠意。其後,為了牽制西方的攻擊。秀吉安排了蜂須賀正勝駐守山陽,而宮部繼潤駐守山陰,同年12月,秀吉出兵攻略長濱城,擊敗了勝家的兒子柴田勝豐,之後勝豐降伏於秀吉。而信孝也降伏於秀吉之下。
翌年(1583年)正月,瀧川一益支持柴田勝家,攻陷了峰城和龜山城,秀吉被迫退回京都一帶,三月初,龜山城被秀吉攻陷,而且也向一益的居城–長島城進行攻擊。
而柴田勝家乘著雪融化的時候,在2月下旬從北之莊城進發向近江國對秀吉出兵。
會戰
布陣
柴田軍在3月12日(新曆5月3日),約3萬軍勢包括部將佐久間盛政、金森長近、前田利家等到達了近江的柳瀨。而秀吉為了阻擋柴田軍沿北國街道南下,則在前線平原狹窄處沿山脊建造了土壘,並建有很深的壕溝,土壘上建有籬牆,準備與柴田進行持久戰。3月27日,以秀吉為主力的部隊離了前線,回到長濱城,雙方陷入了膠著狀態。
交戰
4月2日,雙方隔著長籬進行了短暫交火。在4月16日(6月6日),一時降伏的織田信孝聯同瀧川一益,在大垣城附近路過,秀吉於次日,分兵兩萬直接攻擊,擊退他們,進入大垣城。在19日(6月9日),柴田勝家部將佐久間盛政突然出擊,向駐守大岩山的中川清秀部隊攻擊。這次突擊使中川隊陷入混亂,最終清秀奮戰而死。之後再向岩崎山的高山右近攻擊,右近隊後退到的羽柴秀長本陣陣地。由於此時佐久間盛政部隊已深入秀吉軍中,四面為秀吉軍包圍,於是勝家多番下令盛政歸陣,但是盛政沒有理會,部隊守在大岩山當中。
4月20日(6月10日)秀吉知道中川清秀戰死和據點被佔領的消息後,隨即由大垣城出發,而行動的速度非常快,在五小時中,行走了52公里。盛政得知後,立即退卻,秀吉直向佐久間盛政的部隊的攻擊,將佐久間盛政孤立,而秀長見秀吉本隊有所行動,立即攻擊勝家本隊,雙方發生混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站在柴田一方的前田利家卻突然離開了戰場,使得柴田軍直接面對著秀吉的大軍。在柴田勝政和佐久間盛政部隊擊退後,秀吉直向柴田本隊攻擊。柴田勝家在這個時候撤退。
戰後
賤岳頂和余呉湖
秀吉在賤岳擊退柴田軍以後,4月23日對勝家的居城北之莊城進行包圍。翌日,勝家則和其妻子阿市切腹自盡,柴田氏的政權正式瓦解。
在北之莊攻下以後,於是再向織田信孝和瀧川一益進攻,不久他們的居城也被攻下。信孝切腹自盡,而瀧川一益則迫於形勢,降於秀吉。前織田家的家臣們多數也效忠秀吉之下。
而當中有九將在賤岳之戰協助秀吉本隊突襲戰取得了成功,但是櫻井佐吉、石川兵助一光兩人在不久病死,其餘七人合稱為賤岳七本槍。而這七人是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片桐且元、平野長泰、糟屋武則、加藤嘉明和脇坂安治。他們日後在豐臣秀吉統一日本當中擔任了重要的角色。

==============================

日本戰國時代的賤岳之戰:奠定豐臣秀吉統一的基礎
2014-12-27 08:11:57
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二十七日,在光秀敗亡的14天後(信長殞命本能寺25日後),信長家的各大宿老齊聚清州城,開始商討沒有了信長以後的利益再分配。
除了在小田原前線被北條氏殺得大敗(神流川之戰),正在向伊勢敗退的滝川一益以外,織田家的其餘四位重臣,柴田勝家、丹羽長秀、池田恆興、以及為信長報仇成功,從而擁有了絕大發言權的羽柴秀吉都到齊了。
在這次會議之中,秀吉得到了秀長與恆興的支持,極力推舉織田信忠的兒子--三法師為信長的繼承人,從而和擁立信長三子信孝的勝家發生了激烈的衝突。考慮到三法師只不過是一個三歲的孩子,而實際掌握大權的一定是幕後的秀吉這個事實,勝家的擔心完全是有道理的。但是,由於信孝早先過繼給了北伊勢的豪族神戶家,因此,他的繼承權有那麼一點名不正言不順。而且,隨著恆興和長秀先後倒向了秀吉一方,勝家更是孤掌難鳴,只好勉強承認了秀吉的提案。
然後,會議的另一個議題,各自屬領的再分配也是秀吉唱主角,其他人跟從的過場。剛剛慘敗給北條的一益,一口氣就失去了上野一國和信濃兩郡,只剩下了北伊勢的五個郡。其實力從過去的能和勝家、秀吉比肩跌落到了一個尷尬的地位。而勝家雖然從秀吉手中得到了長浜,但和長秀、恆興、堀秀政等人的所得相比,根本算不了什麼。而秀吉則控制了包括京都在內的中心地帶,其跳過主君,奪取天下的司馬昭之心,可謂路人皆知爾。
難耐心頭怒火的勝家在會議結束以後,很快就和此次會議的不滿者,一益和信孝接上了頭。按照勝家的計劃,只要和岐阜的信孝、伊勢的一益配合好,再聯絡上外線的家康、輝元的話,編織一個能夠絞死秀吉的包圍網也並非不可能。
德川家康,這個織田信長時期最有力的外家大名,確實曾經在本能寺之變以後,率軍挺進到了尾張一帶,擺出了一幅準備干預織田家內部事務的架勢。可是很快,他又夾著尾巴退了回去。因為在他的東面,與北條家的戰爭就夠他應付的了。所以只要和北條氏不達成和睦的話,他向西挺進的計劃完全是紙上談兵。而且,家康和勝家的關係一直非常疏遠,因此他沒有響應勝家的計劃也是非常合理的。
問題是西面的毛利氏。這個時候依然還是他們引以自豪的「兩川」體制時期。小早川左衛門佐隆景和吉川駿河守元春這兩個輝元的太上皇,對於即將到來的秀吉和勝家的衝突,擺出了一幅局外人的態度。也就是說,等他們打起來以後,再決定幫哪一方。這種非常被動的消極姿態正合秀吉的意思。雖然在最後,在勝家的同意足利義昭上洛的條件下,毛利氏終於準備有所行動的時候,秀吉的勝利已經是不可動搖的了。
在勝家處處碰壁的同時,秀吉則開始了實際的行動。他首先出兵降伏了勝家的所領,由勝家義子勝豐把守的長浜,然後又轉進美濃,收拾了貿然舉兵的信孝。最後還攻打了伊勢的滝川一益。
但是滝川一益不愧為信長手下的名將。他巧妙地利用不多的兵力,處處打擊秀吉的軟肋,迫使秀吉的大軍長時間的與之周旋,將秀吉牢牢地盯在了自己的周圍,為冬季不能起兵的勝家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
對於北伊勢的戰況不甚了解的勝家在經過了苦苦等待之後,終於在天正十一年的閏月二十八日,派遣先鋒前田利家,中軍佐久間盛政開始了進軍。勝家本人則在三月九日和本隊一起離開了北莊,其動員部隊的總數在2萬以上。這個看起來和實際動員力不相稱的參戰人數,是在當年信長在加賀進行了對一向一揆的大屠殺之後,以及對北線的上杉氏的考慮之後才勉強擺出的。
三月十一日,得到消息的秀吉立刻開始了行動。他在留下織田信雄和蒲生氏鄉繼續監視和牽制滝川一益以後,親率三萬大軍匯合丹羽長秀北上準備與勝家為天下進行決戰!
十二日,勝家軍在北國街道的柳瀨一帶開始了布陣。根據不與兵力上占優勢的秀吉大軍進行決戰的構想,勝家軍在賤岳周圍開始構築工事和要塞群。勝家的想法很簡單,在這裡拖住秀吉的主力,為信孝和一益贏得喘息之機,進而等待天下反秀吉力量的蜂起(長宗我部、毛利等)。
十七日,秀吉主力進至木之本,在觀察了勝家的布陣之後,秀吉下令全軍開始修築陣地與勝家軍對峙。其一線部隊從左到右依次為堀秀政、小川佑忠、木村一元、木村重茲。在他們的身後是第二線的中川清秀、高山重友,以及在賤岳山頂的桑山重晴。其指揮是駐紮在木之本山後田上山堡的羽柴秀長。此外,在琵琶湖的西岸還有丹羽長秀的部隊。秀吉軍的總數估計不到5萬,但是除卻那些不可靠的牆頭草以外,秀吉真正值得信賴的也只有手邊的3萬秀吉勢。
與此相對,佐久間盛政(5000人)組成了勝家軍的第一線。盛政的防線雖然沒有什麼縱深,但是他巧妙地利用了各個山頭的制高點,依靠有利的地形優勢化解了兵力上的不足。在他身後5公里的內中尾山則是柴田勝家本隊7000人。這個和第一線部隊相距如此遙遠的指揮所必然會使得勝家的命令會出現傳達不及時和偏差的情況,但勝家似乎並不在意。在勝家和盛政之間的是前田利家隊2000人和柴田勝政隊3000人,勝家軍總人數在2萬不到。
兩軍於是在此對峙了一月多,期間的四月四日,柴田方的一部進行了一次出擊,但草草收場。翌日的清晨,勝家親率左翼部隊前出到了左禰山附近並與秀吉軍進行了激烈地對射以後,於午後撤了回去。
至此,戰局依然對兵力占優的秀吉有利,但在四月中旬,秀吉突然得到了一益突入美濃,信孝再次舉兵的壞消息!秀吉立刻率領直屬的15000部隊趕往美濃,並將留下部隊的指揮權交給了秀長。
與此同時,自開戰以來一直沒有得到信孝、一益準確情報的勝家也對秀吉的突然離開戰場產生了爭吵!自從敵陣那邊傳來了信孝再反以及秀吉帶領旗本和播磨眾前往鎮壓的消息以後,一股樂觀的情緒瀰漫開來。以佐久間盛政為代表的意見認為,既然事態都已經發展到秀吉不得不拋開眼前的大敵,親自前往處理的地步的話,那表示信孝和一益一定取得了重大的進展。此時正應該是發起總攻,遙相呼應的大好良機。而勝家則表示了懷疑,但他也決定發起一次進攻以便探聽虛實。因此,他同意了盛政的出擊。即在夜晚進行大迂迴,繞過秀吉的一線部隊,在凌晨直接進攻其二線部隊,爭取在短時間內將其一舉擊潰,然後根據那個時候的戰況來決定是否應該全軍出擊,痛殲其一線部隊,從而爭取一個重大的戰術勝利。在出發之前,勝家再三告誡盛政,如果出擊不利,務必立刻撤退。而非常自信的盛政則充滿了必勝的信念,並將計劃中決定是否全軍出擊的責任當成了自己的義務,這和小心謹慎的勝家的想法可謂是背道而馳。
就這樣,在將帥責任分工不明確的情況下,盛政率領全軍的半數在四月二十日凌晨二時開始了行動,與此同時,勝家也離開了內中尾山,填補了盛政隊離開後留下的空缺。盛政在南下途中,兵分二路,一路交給勝政前往賤岳去監視桑山重晴的動向,並掩護盛政的側翼。一路由自己親自指揮,進行主攻。而盛政的左翼,則應該由正在向茂山挺進的前田利家掩護。
黎明時分,盛政隊到達了大岩山附近,並對鎮守此處的中川清秀隊(1000人)發起了突襲。突然受襲的清秀一面組織抵抗,一面向在此附近的桑山重晴和高山重友發出了求援請求。可是,不管清秀怎麼求救,援兵是一個也沒來。於是,中川清秀抱著必死的決心,率部進行了頑強的抵抗,終因寡不敵眾,於上午十時許全軍覆沒。
而大岩山失守以後,高山重友立刻開始了撤退。與他一起行動的還有桑山重晴。此人不經抵抗就撤到了琵琶湖岸,在丹羽隊的增援下才重新回到了賤岳。
首戰告捷的盛政立刻要求按計劃全軍出擊,突擊秀吉的一線部隊。但是,在清秀的奮戰下損失了很多時間的勝家拒絕了盛政的要求,反而要求盛政立即後退。在勝家看來,利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就想擊潰秀吉本隊和堀秀政隊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因此,在取得了一些戰果的情況下就適時收手的話,未嘗不是一個英明的決斷。而處在第一線的盛政則認為秀吉全軍出現了動搖,此時如果再來一擊的話,就能夠使得敵人全線崩潰。兩人浪費了一個下午的時間進行交涉也沒有取得統一意見。盛政無視勝家的再三的撤退命令於不顧,就是呆在原地不動。而盛政如果不撤退的話,勝家也只能維持現在的態勢,全軍分成幾塊各自突出,給敵人的各個擊破創造極好的條件。最後,經過了激烈爭論的盛政告訴勝家,「在激烈的戰鬥之後,部隊需要休息,我準備在此紮營休整一晚再作決定」。而聽得此言的勝家氣得大罵:「小畜生想逼得我切腹啊!!」
就在勝家和盛政爭執不休的時候,秀吉在當日的中午得到了清秀戰死,大岩山和岩崎山失守的消息。可聞聽此言的秀吉立即對左右說:「此戰我們贏定了!」。然後,他立刻下達了全軍反轉,強行軍趕回賤岳的命令。秀吉本人在下午四時出發,在晚上九時回到了木之本。而在他的身後,無數手持火把和飯糰的士兵正緊跟主帥前進。為這支部隊提供後勤保障的則是那個著名的石田三成。
趕回戰場的秀吉在得知盛政隊依然孤軍突出在秀吉軍的左翼的情報之後,立刻下達了凌晨反擊的命令。而在自己的營地觀望到了秀吉軍那長長的行軍隊列以後,盛政慌慌忙忙地下達了撤退的命令。他以勝政為後衛,在二十一日零時許開始了後退。為了加快速度,盛政將部隊分散開來各自退卻。而發現此舉的秀吉不顧部隊連續行軍的疲勞和所有部隊還沒有到位的現實,就下達了追擊的命令。但是,疲勞的秀吉軍在善戰的盛政面前還是沒有討得什麼便宜,盛政全隊基本上完整地撤收完畢。此時已經是二十一日的清晨了。盛政向殿後的勝政下達了撤退的命令。而此時,全軍於凌晨二時到達完畢的秀吉軍是傾巢而出,15000多人緊緊咬住了勝政後腿。秀吉連自己的馬廻眾也入了戰鬥,而他們中的九人就是後世代代傳誦的「賤岳七本槍」。
這樣一來,勝政隊立刻被沖得七零八亂,在遭受了巨大的損失以後,頑強的勝政還是和等待在權現坂附近的盛政隊匯合成功。兩支部隊狼狽不堪地邊打邊撤,並向茂山上的利家求援。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利家勢突然開始了撤退。而且,利家的人馬還混合著一部分正在撤退的盛政的敗兵向西南的越前敗退下去。而見此情景的其他諸隊,誤以為己方的西線已經全線崩潰,紛紛開始了後撤。
依然還在奮戰的盛政、勝政兩隊,立刻被絕望包裹住了心頭。儘管他們拚死抵抗,但是在不斷膨脹的秀吉軍面前(20000餘人)燈枯油盡,被打成了碎片。這回,西線是真的名副其實的總崩潰了。在大崩潰的面前,勝家本隊也被波及,逃兵、掉隊者不斷,最後只剩下了3000多人。而左翼的秀吉本隊、丹羽長秀,中路的堀秀政,右翼的羽柴秀長是齊頭並進,像暴風雨一般壓了過來。
殺紅了眼的勝家像瘋子一樣準備率領殘部向秀吉本隊發起反擊,但在毛受勝照的勸說下脫離了戰場。而毛受勝照戴著勝家的馬印軍旗,帶領殿軍拚死反擊,為主帥的安全撤離製造了時間。但在秀吉軍的猛攻前,終於在中午時分全部斃命。至此結束。
勝家軍此役戰死者不下5000,可以說勝家是隻身得脫。可是,緊緊追趕的秀吉軍很快跟進了北陸,在二十二日于越前府中接受了前田利家的投降,而二十四日的傍晚,勝家就和妻子市在北莊點火自焚,化為了灰燼。天下迎來了一個新的時代,豐臣時代!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