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TomieYamazaki.jpg

山崎富榮(1919年9月24日-1948年6月13日),是日本的一名美容師,作家太宰治的愛人。1947年,在玉川上水,與太宰治一同投河自殺。
山崎富榮
生平
山崎富榮出生於東京市本鄉區(今東京都文京區本鄉)。父山崎晴弘是日本最早的美容學校「東京婦人美髪美容學校」(お茶の水美容学校)的設立者。山崎富榮是家中次女。
她在父親的美容學校受英才教育。從錦秋高等女學校轉到京華高等女學校之後畢業。畢業後於YWCA學習聖經、英語與戲劇。她也在慶應義塾大學旁聽,並和義姊山崎つた一起,在銀座2丁目經營オリンピア美容院。
1944年12月9日,她與三井物產的員工奧名修一結婚。婚後十天奧名修一就被派到三井物產的馬尼拉分店任職。後來遇到美軍進攻馬尼拉,他參與戰爭之後下落不明。
1945年3月的東京大轟炸,オリンピア美容院與お茶の水美容學校都被燒毀。山崎富榮與雙親一同疎開到滋賀縣神崎郡八日市町(今八日市市)。
1946年春天,與義姊於鎌倉市長谷開了美容院。1946年11月14日,搬至東京三鷹。在過去茶の水美容學校畢業生經營的ミタカ美容院工作,晚上則於駐日盟軍專用的卡巴萊中的美容部任職。
1947年3月27日晚上,在烏龍麵攤販認識了正在喝酒的太宰治。她二哥山崎年一(やまざき としかず)是舊制弘前高等學校大太宰治兩年的學長。她最後與太宰治一起跳水自殺殉情。

山崎富栄出生於東京市本郷區(今東京都文京區本郷)。父山崎晴弘是日本最早的美容學校“髪美容學東京婦人美校”(お茶の水美容學校)的設立者。山崎富栄是家中次女。
她在父親的美容學校受英才教育。從錦秋高等女學校轉到京華高等女學校之後畢業。畢業後於YWCA學習聖經、英語與戲劇。她也在慶應義塾大學旁聽,並和義姊山崎つた一起,在銀座2丁目經營オリンピア美容院。
1944年12月9日,她與三井物產的員工奧名修一結婚。婚後十天奧名修一就被派到三井物產的馬尼拉分店任職。後來遇到美軍進攻馬尼拉,他參與戰爭之後下落不明。
1945年3月的東京大轟炸,オリンピア美容院與お茶の水美容學校都被燒毀。山崎富栄與雙親一同疏開到滋賀縣神崎郡八日市町(今八日市市)。
1946年春天,與義姊於鎌倉市長谷開了美容院。1946年11月14日,搬至東京三鷹。在過去茶の水美容學校畢業生經營的ミタカ美容院工作,晚上則於駐日盟軍專用的卡巴萊中的美容部任職。
1947年3月27日晚上,在烏龍麵攤販認識了正在喝酒的太宰治。她二哥山崎年一(やまざきとしかず)是舊制弘前高等學校大太宰治兩年的學長。

========================================

File:Dazai Osamu.jpgFile:Osamu Dazai in High School.jpg2016-11-15_100557  

太宰治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113oVy

太宰治(日語:太宰 治,1909年6月19日-1948年6月13日),本名津島修治(津島 修治/つしま しゅうじ Tsushima Shūji),生於日本青森縣、無賴派小說家。
太宰治從學生時代起已希望成為作家,21歲時和銀座咖啡館女侍投海自殺未遂。1936年出版之《晚年》一書中作品《逆行》列為第一屆芥川賞的候選作品。結婚後,寫出了《富嶽百景》及《斜陽》等作品,成為當代流行作家。1948年6月13日深夜與崇拜他的女讀者山崎富榮跳玉川上水自殺,得年39歲,留下了《人間失格》等作品。
經歷
出身
1909年6月19日,太宰治出生於青森縣北津輕郡金木村(現在的青森縣五所川原市,以前的金木町),是縣內少數大地主津島源右衛門與妻松木夕子的六男。他們倆共有11名子女,而他是第10個小孩,血型AB型。父親源右衛門是松木家的入贅女婿,也是縣議員、眾議院議員,經營銀行與鐵路,並因多額納稅而成為貴族院議員,是地方名紳。
關於津島家的祖先,他寫道:
“ 我所生長的家,並沒有什麼值得誇口的族系。不知從何漂流而來並在津輕著根的百姓,便是我們的祖先。我是無智生活的貧農子孫。我家應該也是在青森縣之下,而名聲則是從曾祖父惣助的時代開始為人所知。 ”
據說惣助不但是走賣的商人也從事借貸因而發跡。又有一說認為,津島家是從以前的對馬國渡過日本海而在津輕定居的一族。
學生時代

中學時的太宰治
1923年,在青森縣立青森中學的入學,父親去世。
17歲時,寫出習作《最後的太閤》,並發行同人誌。1927年就讀弘前高中(現在的弘前大學)的時代,喜愛泉鏡花及芥川龍之介的作品,並崇尚左翼運動。1927年7月24日,芥川自殺。秋天結識青森藝妓小山初代。
1929年受到當時流行的無產階級文學影響,在同人誌《細胞文藝》創辦時以「辻島眾二」之名發表作品,受到井伏鱒二指導。這時候他也有用「小菅銀吉」或是本名來寫文章。10月,因煩惱本身的階級問題而企圖以安眠藥自殺。
1930年,僅因為憧憬法國文學,而在不懂法文的情況下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系,師從井伏鱒二,不但完全不了解高水準的講義內容,並因栽進非法的左翼運動而怠惰學業,致使不斷的被留級最後革除學籍。在學的時候,他接觸到了酒、香菸、酒家女,經常透支家裡寄來的生活費。他遇見了一名在銀座咖啡店當侍女的有夫之婦田部目津子,他們同居三天,1930年11月他們又企圖投河殉情,太宰治獲救,但目津子死亡。太宰治被控「幫助自殺罪」,後來獲得不起訴處分。他以這個素材,寫作了《小丑之花》一文。
1931年和小山初代同居。
1932年向青森警察局自首,拘留一個月後脫離左翼運動。
小說家時代

三鷹禪林寺的太宰治墓
1933年在《Sunday東奧》上發表短篇作品《列車》。參加同人誌《海豹》發表《魚服記》。
1935年在《文藝》發表《逆行》,是第一次在同人誌以外的雜誌發表的作品,也成為第一屆「芥川賞」的候補作品。但因不能進入「都新聞社」當記者,而又在鎌倉意圖自殺未遂。同年拜佐藤春夫為師。1936年,在井伏鱒二的勸導下,進入武藏野醫院專注於治療前一年的藥物中毒。發行作品集處女作《晚年》,共收入40篇短篇小說。隔年和初戀對象小山初代以安眠藥自殺未遂。停筆一年,以《姨捨》這篇文章復活,由恩師井伏鱒二作媒,和教師石原美知子結婚。之後,精神上較安定,寫了《富嶽百景》等作品。
1939年發表《女學生》,獲第四屆北村透谷文學獎。此外尚有《御伽草紙》(1945),發揮了作家奔放的想像力。
1945年9月出版以魯迅為模特的小說《惜別》,這是受1943年大東亞會議委託而寫的小說,獲得的好評不多。
為了生活,以「黑木舜平」的筆名寫了心理懸疑小說《斷崖的錯覺》,但太宰本身以此作品為恥。在他戰後的作品中,短篇《維榮的妻子》(1947年),中篇《斜陽》(1947年)、《人間失格》(1948年),被認為是最優秀的代表作品。
太宰治自殺未遂達四次之多,1929年,太宰治吞下了大量的安眠藥自殺,被友人救起;第二年,在就讀大學期間和一個酒吧女招待田部目津子投河殉情,他被漁夫救起。1935年,因報考新聞記者失敗,前往鎌倉山上吊,又被人救起。1937年,又攜小山初代去谷山溫泉進行第四次自殺,結果雙雙被救活。因此1948年6月15日的《朝日新聞》還登載了一則小新聞《太宰治先生出走了嗎?》,懷疑太宰治是不是又自殺未遂了。長相俊秀的他,女人緣異常的出色,太宰治一生始終脫離不了女人,過著酗酒、尋歡作樂的浪蕩生活,每次自殺都跟女人有關。對太宰治來說,活在世上就是一連串折磨,他曾經說:「死亡是最美的藝術」隨著肺結核的惡化,太宰治感到疲憊,時常吐血,終在1948年(昭和23年)6月13日深夜在玉川上水與愛人山崎富榮投水殉情結束生命,一星期後的生日當天,屍體才被發現。兩人的遺體用繩子綁在一起,但太宰治的遺體似乎留有激烈反抗的跡象。這件事情引起許多臆測,有傳是因為愛人而盲目殉情,也有傳是偏離常規而殉死。日本評論家平野謙說:「太宰的死,可說是這種歷史的傷痕所造成的」。他們兩人遺體被發現的日子,恰巧是太宰治的生日6月19日當天。這一天是日本人的櫻桃忌(おうとうき),許多愛好者也會去三鷹的禪林寺探訪。太宰治的出身地青森縣金木町也有櫻桃忌的節日,但因為要慶祝其出生地為金木,在他冥誕的九十周年也就是1999年(平成11年)起,將當日改為「太宰治誕生祭」。在他的老家金木,也有公開的太宰治紀念館「斜陽館」,被指定為日本國內的重要文化財產。
作家研究
也許因為太宰四次自殺未遂而產生頹廢派的小說風格,但他也富有求真作家的面向,戰時留下了《畜犬談》、《御伽草紙》、《新釋諸國話》等充滿幽默的作品。三島由紀夫曾舉出刻畫較深刻的作品來否定太宰文學,但當被逼問道:「難道你也能否定《御伽草紙》一書嗎?」三島完全無法反駁。與太宰有過交情的杉森久英,雖然一直不太喜歡太宰文學,但是在戰後一段時間讀了《御伽草紙》、《新釋諸國話》後感嘆道,自己只抓住太宰的其中一面而對自己的無知感到深深的恥辱。
太宰治又和坂口安吾、織田作之助、石川淳等人同屬「無賴派」或稱作「新戲作派」。一般認為身為此派別其中一員的他喜愛頹廢作風。然而太宰本身撰寫這類消極頹廢作品的同時,也同時是同世代作家中最常於作品中「祈求神明」之人,對此也有許多研究、評論。
與小說中瀰漫的頹廢印象相反,太宰對聖經以及基督教抱有強烈的關注,也留下一些關於聖經的作品。其中之一為《越級申訴》。其書所描寫的是一般被認為背叛者、反叛者猶大的內心糾結。太宰的這部作品是以口述寫下而一氣呵成。
年譜
1909年(明治42年)生於青森縣北津輕郡金木町(現在為五所川原市)。
1916年(大正 5 年)進入町立金木尋常小學。
1923年(大正12年)進入縣立青森中學(1950年以後為縣立青森高中)。英文作文成績優異。
1925年(大正14年)在中學校友會刊上發表習作《最後的太閤》。和友人發行同人誌「星座」。
1927年(昭和 2 年)第一高等學校(現在的東京大學教養學院)入學考試失利,進入弘前高等學校(現在的弘前大學)文科甲類(文學系的英語班)就讀。
1928年(昭和 3 年)創刊同人誌「細胞文藝」。由於有雄厚資金作為背景,獲得許多有名作家如舟橋聖一和吉屋信子的原稿。在這時他認識了井伏鱒二的作品,希望井伏能為「細胞文藝」執筆。井伏的《藥局室插話》這時的作品。
1930年(昭和 5 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系。以門人的身份得以出入井伏鱒二身邊。同年和咖啡店的女侍在鎌倉的小動海岬跳海殉情未遂。由於對方死亡,因此以幫助自殺的嫌疑犯身分接受調查,經兄長文治等人奔走而得到起訴緩刑的處分。只是關於這個判決,有一說是承辦此案的宇野檢察官剛好是太宰父親老家松木家的親屬,也有承辦的刑警恰巧是金木出身而對太宰有利的說法(中畑慶吉的訪談)。
1931年(昭和 6 年)被津島家除籍,與小山初代結婚。
1932年(昭和 7 年)向警方自首參加左翼運動,並遭拘留。其後脫離左翼運動。
1933年(昭和 8 年)在「東奧日報」以太宰治的筆名發表短篇小說《列車》。
1934年(昭和 9 年)與檀一雄、木山捷平、中原中也、津村信夫等人創文藝雜誌「青花」,創刊號後即廢刊。
1935年(昭和10年)《逆行》成為第一屆芥川賞的候補作品。師事佐藤春夫。
1936年(昭和11年)進入武藏野醫院治療中毒症狀。
1937年(昭和12年)得知小山初代與津島家親屬習畫學生小館善四郎密切往來,太宰與初代殉情未遂便分手。
1938年(昭和13年)井伏鱒二作媒,與石原美和子訂婚。
1939年(昭和14年)與石原美和子舉行婚禮,並於秋天移居東京三鷹。
1941年(昭和16年)長女園子出生。同年,太田靜子初訪太宰治於三鷹居所。
1944年(昭和19年)長男正樹出生。
1945年(昭和20年)帶妻子回到青森縣津輕的老家。同年,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
1946年(昭和21年)偕妻子回三鷹家。
1947年(昭和22年)年初到神奈川縣探訪太田靜子。次女里子出生(即日後的女作家津島佑子)。年末,與太田靜子的女兒治子誕生。發表《斜陽》。
1948年(昭和23年)發表《人間失格》。與山崎富榮於玉川上水投水自殺。兩人的遺體雖然用繩子牢牢綁在一起,但太宰遺體留有激烈反抗的跡象。為此也有人私下認為「太宰在行動之前改變心意,但是因為山崎硬把他拖入水中才入水」。在朝日新聞上連載中的幽默小說《good bye》也成為其遺作。奇怪的是做為他絕筆的此作品第十三章,暗示著基督教的厄運,檀一雄認為這是太宰最後的灑脫。太宰在遺書中寫道:「我寫不出小說了。」但也有一說認為其自殺原因可能是他苦於獨子罹患唐氏症。可說是太宰對既存文壇宣戰布告的連載評論《如是我聞》的最終回,在其死後刊出。
作品
小說
《晩年》(1936年,砂子屋書房)
《虚構の彷徨、ダス・ゲマイネ》(1937年,新潮社)
《二十世紀旗手》(1937年,版畫莊)
《愛と美について》(1939年,竹村書房)
《女生徒》(女學生,1939年,砂子屋書房)
《皮膚と心》(皮膚與心,1940年,竹村書房)
《思ひ出》(1940年,人文書院)
《走れメロス》(跑吧!美樂斯,1940年)
《女の決闘》(1940年,河出書房)
《東京八景》(1941年,實業之日本社)
《新ハムレット》(新哈姆雷特,1941年,文藝春秋新社)
《千代女》(1941年,筑摩書房)
《駆込み訴へ》(1941年,月曜莊)
《風の便り》(1942年,利根書房)
《老ハイデルベルヒ》(1942年,竹村書房)
《正義と微笑》(正義與微笑,1942年,錦城出版社)
《待つ》(等待,1942年,博文館)
《富嶽百景》(1943年,新潮社)
《右大臣実朝》(1943年,錦城出版社)
《佳日》(1944年,肇書房)
《津軽》(1944年,小山書房)
《新釈諸国噺》(新釋諸國話,1945年,生活社)
《惜別》(1945年,朝日新聞社)
《お伽草紙》(御伽草紙,1945年,筑摩書房)
《パンドラの匣》(潘多拉的盒子,1946年,河北新報社)
《薄明》(1946年,新紀元社)
《冬の花火》(1947年,中央公論社)
《ヴィヨンの妻》(維榮之妻,1947年,筑摩書房)
《斜陽》(1947年,新潮社)
《人間失格》(1948年,筑摩書房)
《桜桃》(櫻桃,1948年,實業之日本社)
《太宰治全集》(全10卷,ちくま文庫,1989年)
新版《太宰治全集》(全13卷,筑摩書房,1999年)
簡體中文譯本
《斜陽》(1981年8月,上海譯文出版社,譯者:張嘉林,統一書號:10188-205)
《維榮的妻子——當代日本小說集》(1986年,上海譯文出版社,ISBN 978-1-01-886369-6)
《喪失為人資格——頹廢無賴小說》(1993年6月,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譯者:王向遠,ISBN 978-7-303-03198-6)
《斜陽》(1999年4月,山東文藝出版社,譯者:楊偉/晉學新,ISBN 978-7-5329-1619-1)
《惜別》(2006年1月,新星出版社,譯者:於小植,ISBN 978-7-80148-996-8)
《陰火》(2010年4月,吉林出版集團,譯者:郭永欽,ISBN 9787546326184)
《潘多拉盒子》(2010年5月,吉林出版集團,譯者: 馬傑/郭小超,ISBN 9787546326177)
《人間失格》(2011年12月,武漢出版社,ISBN 978-7-5430-6408-9)
《人間失格》(2013年4月,湖南文藝出版社,譯者:顏月,ISBN 978-7-5404-6125-6)
繁體中文譯本
《當代世界小說家讀本-第24冊-太宰治》(1987年9月,光復書局,譯者:李永熾)
《小說燈籠》(1995年5月,花田,譯者:石榴紅文字工作坊,導讀:張大春,ISBN 9789578936416)
《女生徒》(2001年2月5日,小知堂,譯者:李桂芳)
《女生徒》(2009年7月10日,立村文化,譯者:李桂芳)
《斜陽》(2001年4月5日,小知堂,譯者:周敏珠)
《人間失格》(2001年5月5日,小知堂,譯者:許時嘉,ISBN 9789570405705)
《人間失格》(2003年9月29日,亞洲圖書,譯者:李欣欣,ISBN 9789867113610)
《人間失格》(2009年4月15日,立村,譯者:許時嘉)
《人間失格》(2009年6月4日,木馬文化,譯者:高詹燦)
《人間失格》(2010年7月23日,新雨,譯者:楊偉、蕭雲菁,ISBN 9789577339478)
《晚年》(2004年4月9日,亞洲圖書,譯者:游綉月)(僅為選出原著部分文章翻譯,並未完全翻譯全書)
《斜陽-太宰治傑作精選集Ⅰ》(2004年4月9日,亞洲圖書,編選:傅博,譯者:沈曼雯)
《陰火》(2004年5月3日,亞洲圖書,譯者:游綉月,ISBN 9789867667373)
《跑吧!美樂斯》(2004年5月28日,亞洲圖書,譯者:葉婉奇)
《維榮之妻》(2010年1月25日,新雨,譯者:鄭美滿)
《御伽草紙》(2012年1月1日,逗點文創,譯者:湯家寧)
《離人》(2013年1月23日,大牌出版,譯者:劉子倩,ISBN 9789868896925)
《葉櫻與魔笛:太宰治怪談傑作選》(2013年5月9日,大牌出版,譯者:銀色快手)
《越級申訴》(2013年8月,逗點文創,譯者:湯家寧)
《奇想與微笑──太宰治短篇傑作選》(2015年2月,野人文化,編選:森見登美彥,譯者:吳季倫)

File:Dazaiosamutomb.jpg

====================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他是最失格的父親,也是最成功的作家
謝孟穎 2015年06月12日 17:37
失意的時候讀他,總能產生「原來這世界上有人跟我一樣」的感動(圖/John@flickr)
無論是否讀過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你可能都聽過「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句話。

「唐詩的五言絕句裡,有一句『人生足別離』,我的一位前輩將它翻譯為:只有『再見』才是人生,翻得真好。相逢時的喜悅總是倏忽即逝,唯有離別時的傷心,殘留綿遠。若說我們總是活在惜別之中,是絕對不為過的」——太宰治, 《Good bye》
太宰治是最能引起日本人共鳴的作家之一,大多人對他的印象是頹廢沉鬱的文字,如果你在失意的時候讀他,一定能產生「原來這世界上有人跟自己一樣」的感動,但我們難免會好奇,這樣一個成功的作家,在他的女兒與妻子眼中,是怎樣的人呢?

從津島佑子的角度,看一位失格的父親

圖片搜尋結果「津島佑子」的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太宰治與子女合影,然而與資料照片給人的印象不同的是,其實婚後他是住在堪稱舒適的二樓洋房住宅中。

2005年,一位日本作家來到臺灣,細心考察臺灣風土與歷史,完成以日治時期為背景的小說《太過野蠻的》,寫下統治者之於殖民地、男性之於女性的壓迫。她是津島佑子,她的父親津島修治,就是太宰治。

有一個身為文豪的父親,並不是值得驕傲的事。據中國時報的專訪,太宰治與女讀者投水殉情而死的時候,津島佑子才1歲,母親獨力撫養3個孩子,其中還包括智能發展遲緩的哥哥,成長過程相當艱辛。她10歲才從作家辭典上知道父親的死因,成為作家以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父親這道高牆,抗拒被稱為「太宰治的女兒」。

一個被遺棄的童年,讓津島佑子的文學始終以女性為中心,去除父親這種角色,男性不再是文學的主角。或許可以說,太宰治的死,間接造就了津島佑子的獨特,也是他身為父親少數的貢獻了。

對於太宰治的妻子來說,他是一位失格的丈夫嗎?

「我從一開始就做好覺悟了。我不是和身為人類的太宰治結婚,而是和身為藝術家的太宰治結婚,為了他的文學,我不惜犧牲一切,也否定了身為女性的我。」--津島美知子
在太宰治過世後的50年,夫人美知子才在《緬懷太宰治》(回想の太宰治)提及自己對丈夫的心情。在NHK製作的節目「太宰治《人間失格》誕生秘話」中,提及妻子對太宰治的溫柔支持,如果沒有她,可能就沒有人間失格。

儘管美知子全力支持太宰治的文學,在《櫻桃》裡,太宰治的一個玩笑,還是讓美知子忍不住傾吐:「在我胸口流淌的,是淚之谷啊!」

太宰治並不是沒有協助照顧孩子,例如《御伽草紙》一書,正來自他在防空洞為孩子唸的改編故事,但和美知子比,還是太少太少。在《櫻桃》裡,太宰治意識到自己是個沒用的父親,抑鬱地說:「與孩子相比,其實父母親更加脆弱。」

太宰治與其妻美知子(圖/wikimedia_commons)
失格的作家?未完的《Good Bye》,永遠的道別與遺憾

最後要說的是,太宰治的死不僅帶給妻兒痛苦,也留下了很大的遺憾給讀者。

太宰治的遺作《Good Bye》,意外地是個幽默詼諧的故事:一名做黑市生意的男子,決定回鄉下與妻子過安穩的日子,他找來一名絕世美女假扮妻子,準備和他的10個情婦告別,然而,這名絕世美女食量驚人、嗜財如命、有著天生怪力,讓主角吃足苦頭。

「你就把她們通通叫過來,集合在一起發一張畢業證書,最好叫她們唱畢業歌,然後再全身脫光光跑出去!這樣就沒有任何女人會再迷戀你了。」或許主角一開始收到的這個建議,比較直接了當吧。

下一個要分手的情婦,有個脾氣暴躁、力大無比的軍人哥哥,故事到底會怎樣發展下去呢——沒了,隨著太宰治的死,只剩下大大的「未完待續」。

「太宰不夠好,還來不及偉大就死了」——邱妙津,《蒙馬特遺書》。
1948年6月13日,太宰治與女讀者山崎富榮投水殉情,19日,其遺體在玉川上水被發現;他在過去無數次嘗試過自殺,但這次,警方發現他的遺體有劇烈掙扎的痕跡。那位以厭世形象廣為人知的絕望先生,是否在最後一刻決定把《Good Bye》寫完呢?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你心中的太宰治是怎樣的人呢?每個人都有一套詮釋太宰治的方式,或許太宰治的一生中有很多的「失格」,但對喜愛太宰治的人來說,他總是能成功地打動人心。

-----------------------

1948 年 (昭和 23 年) 6 月 19 日,太宰治 (本名津島修治)溺死的屍體和他一起殉情的愛人山崎富榮的遺體,被人發現漂浮在玉川上水。那天剛好是太宰治三十九歲生日,大約在投水一星期以後,他們才被人發現,所以遺體幾乎已經腐爛了,用手輕輕一碰,馬上皮開肉綻,將遺體抬起來的時候,手指立即陷入肉裡。兩人的腰部附近用紅色的繩結綁在一起,彼此用手穿過腋下,緊抱住對方的頭,被發現的時候,是呈現擁抱的姿勢。

 投水的時間經法醫推測是在 6 月 13 日的深夜。兩人在富榮家談完話之後,遺書留在書桌上,在雨中沿著河走了 200 公尺,然後就跳河自殺了。這件消息在報紙披露之後,連續幾天,社會版都刊載一則「屍體至今尚未尋獲」的記事,似乎是意圖粉飾事件的真相。

 太宰治在此之前,也曾有四次自殺未遂的記錄,但是每一次自殺都不成功,不禁讓人懷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第一次自殺未遂是在太宰治廿歲的時候,當時他服下安眠藥企圖自殺,但是僅吞下還不到致死量十分之一的劑量,不過是比平時多吞了些安眠藥,既沒有留下遺書,也找不出自殺的動機。

 第二次是在隔年,於鎌倉的七里濱海岸與一名年僅十八歲的女性‧田部(喜美)子一起殉情,採用的也是吞下安眠藥投水自殺的方式,於是對方就這樣死掉了,這一次太宰治吞下安眠藥的劑量依然未達致死量,讓人無法肯定他是否真的想自殺,後來他因為教唆自殺罪,被法院起訴。

 第三次是在他二十六歲的時候,地點在鎌倉的山上,上吊自殺未遂,這次的自殺就更令人難以理解,自殺未遂的證據,不過是他的友人轉述太宰治的供詞:「上吊之後,繩結斷了於是就摔落到地面。」以上的情形,他曾寫在小說之中,當他自殺未遂回到家中,的確有朋友看到了他脖子有明顯的上吊勒痕,但這並不足以斷定他是真的企圖要自殺。

 二十八歲時,第四次自殺未遂,和一名當時年紀二十五歲的女性‧小山初代,依然還是採取服安眠藥投水的方式殉情,不過這次依然只服下少量安眠藥,連送往當地的醫院都沒有,究竟是不是真的想死,根本就不知道。

 談到關於第五次的殉情自殺,出現「是山崎富榮把太宰治掐死,然後才投身玉川上水」這樣的他殺說法。有一些強力地支持這種說法,不過沒有人知道真相為何?而且太宰治這邊也猜不出他自殺的確切動機。而且以玉川上水的水位來說,只是一條河寬約三至四公尺的淺水道而已,要不是案發當時是下雨天,水位上昇的緣故,選擇在這裡自殺根本是死不了的,真的不想活,應該不會選擇來這種地方自殺。

 結果,他的情形絕不是有所「覺悟」的自殺,才會屢次以服用安眠藥這種未遂率高的自殺方式,確實是有些道理。

●深入剖析

 剛才談到了太宰治第三次上吊自殺未遂,這個時候他正在構思的故事寫短篇小說《狂言之神》之中,這裡可以找得到他自殺未遂的證據,不過照他所描述的自殺體驗是正確的嗎?小說裡頭是這麼寫的:「我被吊在如手腕般粗的樹枝上,輕輕搖晃著(中略)極大的苦痛促使我不自覺地發出「啊啊!」彷彿能引起回聲般的喊叫聲。好難受啊!我試著喃喃自語,好喜歡好喜歡自己的聲音,隨後,有點忍不住地掉下了眼淚。(中略)我的身體好像被釣起來似的,手腳不停地在空中划水。(中略)但是,苦痛越來越劇烈,頭腦卻異常清醒意識清澈,一點也沒有感受到即將失去知覺的兆。(中略)我,張開雙眼,靜待何時會失去知覺。」

 後來,他討厭這樣子死去,於是雙手抓住樹枝落到地面。

 老實說,因為一開始脖子就已經吊在樹枝下晃來晃去,加上手腳劇烈地在空中划水,照理說,像這種情形,幾乎是在短短數秒內就失去了意識,不可能如作者所寫的,還有時間在那邊慢條斯理地想這個想那個,呼吸道被塞住,也不可能對自己喃喃自語,。再加上脖子被懸吊在半空,不可能還去抓住樹枝把自己放到地面,即使是屁股著地,腦也會因為血液無法循環,暫時呈現昏迷的狀態,意識不可能如此清楚。

 也就是說,這些上吊的經驗完全是沒有真正體會過的人憑想像所寫的,當然因為是小說作品,寫得不正確也沒什麼關係,如果在自殺的過程中,寫到有人切斷上吊用的繩結的話,才會稍微合理一點。

 總之,他即使自己從未體驗過的事情,也當作可能是自己的體驗寫成小說,由此看來,他的自殺經歷從未真正到達目的,第五次的自殺,搞不好還是個意外,從這個角度來想,他的自殺經歷的確都讓人看了一頭霧水,不曉得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太宰治簡歷  

 [Dazai Osamu] 1908.06.19~1948.06.13,出生於青森縣,本名:津島修治。本家是縣內首屈一指的大地主。舊制弘前高校時代開始創作活動。東京大學法文科入學後,曾參與左翼運動受挫,打算和女友一起殉情,結果對方絕命。1935年大學畢業以後,變得很絕望,報社的就職考試失利,又打算要自殺。1936年作品《晚年》並沒有入選芥川獎,翌年自殺未遂。1948年代表作《人間失格》完成之後,與山崎富榮在玉川上水投河自殺成功。體被發現的當天,正好是太宰治的生日,日本人把出生與死亡同一天,稱之為「櫻桃忌」。太宰治作品中譯本的有《斜陽》、《人間失格》、《小說燈籠》、《女生徒》等。

==================================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太宰治與其妻美知子

圖片搜尋結果

太宰治與他最後的女人

文/茂呂美耶

提起太宰治(Dazai Osamu),我這個年代的人,尤其女性,大概會皺起眉頭,搖頭不語。他害死太多女人了。不過,我得先為太宰治辯護一下,我們搖頭,純粹基於他的私生活過於糜爛,並不表示我們「惡烏及屋」,連他的作品也不屑一讀。反之,我個人相當喜愛他的作品(詼諧、正面性的)。畢竟作家的私生活與作品完全是兩回事。

太宰治是青森縣津輕大地主津島家六男。父親是貴族院議員,家中佣人多達三十名,家庭環境非常富裕。小學以第一名成績畢業,中學時被譽為秀才,受眾人矚望。不料,他就讀高中後,接觸了文學,竟整個人都變了。

太宰治十八歲時,因崇敬的作家芥川龍之介(Akutagawa Ryunosuke)自殺,深受打擊,遂放棄學業,開始流連於花柳界。他在青森某料亭認識了十五歲的藝伎小山初代(Oyama Hatsuyo),一頭栽進男女愛欲世界中,也因此與原生家庭產生了裂痕

二十歲時,急速傾心於左翼思想,為自己是資產家階級出身而煩惱不堪,企圖以芥川龍之介的自殺方法了結人生。豈知吞下的安眠藥量不夠,未能成功。這是太宰治的第一次自殺行為。

第二年,就讀東大法文系。這一年秋天,由於故鄉某地方名紳欲替小山初代贖身,令太宰治慌了手腳,趕忙叫小山上京,兩人在東京過著同居生活。

此舉令故鄉的家人大為失望,並驚嘆萬分,繼父親之後成為一家之長的長兄還特地上京與弟弟談判。長兄雖然答應讓太宰治娶藝伎為妻,但條件是必須從津島家戶籍除名。太宰治答應了,隨同長兄回故鄉,不但為小山贖身,並辦理了除籍手續。長兄則代太宰治與小山家交換聘禮。

可是,太宰治於交換聘禮的第二天,在銀座某咖啡廳結識了有夫之婦的女侍,兩人在一起度過三天後,就跑到神奈川縣鎌倉海岸殉情。翌日,當地漁夫發現兩人時,女侍已斷氣,太宰治被送進附近的療養所養病。這是太宰治的第二次自殺行為。

長兄得知消息後,當然又驚又怒,遣津島家掌櫃前往鎌倉處理後事。這名掌櫃相當能幹,以一筆賠償金同遺族私和,並在警察前來搜查之前,將太宰治租房裡的所有與左翼思想有關的祕密文件全燒毀,幫六少爺逃過一關。事件後,太宰治雖被控「幫助自殺罪」,卻沒有受到法律制裁。

之後,太宰治和小山舉行了訂婚儀式。但因為給長兄帶來太多麻煩,也害死了一名有夫之婦,太宰治的良心深受譴責,只能益發沉溺於左翼運動,並加入「反帝國主義學生同盟」。他完全不去學校上課,不停搬家,提供學生運動據點給同志,和同志一起四處分發運動傳單,印行機關報等。

太宰治二十三歲時,警察終於找上青森津島家長兄。長兄大怒,警告太宰治若不脫離左翼運動,將停止繼續提供生活費。自此,太宰治才在多數文人前輩的指導下,展開他的寫作生涯。

二十六歲時,遭大學開除,想應徵報社,也沒考上,灰心之餘,在鎌倉山中企圖上吊,這回也沒死成。這是他的第三次自殺行為。不久後,即因盲腸炎導致腹膜炎併發,在醫院接受治療時,為了止痛,屢次使用麻醉劑,最後成為藥物中毒者。

太宰治的富家少爺脾氣

同一年,太宰治第一次在商業雜誌發表的小說〈逆行〉,被選為第一屆《芥川賞》候補作品。可惜沒有得獎。當時的評選委員之一川端康成(Kawabata Yasunari)給予「作者目前生活布滿烏雲,我對他無法一展才華而感到遺憾」點評。「烏雲」暗喻自殺事件和藥物中毒。

太宰治看了後,勃然大怒,公然在雜誌發表一篇不用敬稱而直呼大名的〈給川端康成〉。內容諷刺地說:「我全身燃燒著怒火。幾天幾夜都難以入睡。養小鳥、觀賞舞蹈會(針對川端康成的作品《禽獸》)才是高尚生活嗎?我當下決定,要刺殺你。我認為你是個大惡黨。」

後面又寫了一段:「我在你那篇文章中看到『世間』,聞到『金錢關係』的悲哀。」

這段的意思明顯在暗喻評選過程不公正。

川端康成當年四十八歲。他身為文藝獎評選委員,確實應該只看作品的好壞,不應該公開批評作者的私生活。但是,二十六歲的太宰治不能說是小孩子了吧?竟然比小孩子還孩子氣地公開刊登「殺人預告」。事後,川端康成立即刊登道歉文,說明評選過程毫無任何金錢關係,並說要收回「私生活云云」之前言。

但是,第三屆《芥川賞》時,川端康成依舊擔任評選委員之一。這時的太宰治彷彿患上失憶症,完全忘了「我要殺你」那句話,不但私下寄了一本自稱「遺書」的作品《晚年》給川端康成,還附上一封苦苦哀求的信:「請您務必讓我得獎。我毫無耍心機的意願。(中略)請您賜給我希望。請您賜給我名譽。(中略)請您不要坐視不救。我一定會留下好作品!」

以現代讀者眼光來看,論名氣、論作家的實質收入,《芥川賞》早已敗在《本屋大賞》底下了。不過,對當時的文人來說,《芥川賞》應該是一項至高的榮譽獎吧。何況太宰治極為崇拜芥川龍之介。

由此事件也能看出太宰治出身於富裕家庭的「少爺脾氣」。

只是,第三次《芥川賞》時寄給川端康成的私信內容,連我看了也會噗哧笑出,情不自禁想溜進陰間,找出太宰治,再摸摸他的頭,將他摟進懷中,對他說:「你放心,你放心,你的作品即便不得獎,也會流傳數百年的。」

遺憾的是,這回的評審結果竟以太宰治「已非新人」之由,將他的作品自最終候補中除掉。

太宰治深受打擊,藥物中毒症益發嚴重,在四周人的死命勸說下,終於住進武藏野醫院的精神病房樓。一個月後,他出院時,感覺「眾人都不把他當作人看,自己已經失去做人的資格」。這正是八年後書寫《人間失格》的種籽。

出院後,小山初代向太宰治告白,她在丈夫入院期間和其他男人有了關係

妻子背叛一事令太宰治再度精神崩潰。他要挾初代陪他到水上溫泉殉情。這是他的第四次自殺行為。

無奈吞服的睡眠藥量似乎不夠,連送醫搶救這道麻煩手續也免了,兩人依然無事。

事後,太宰治和小山初代正式分手。以後將近一年,他都沒有提筆寫作。

====================================

(一)難以理解的文壇傳奇

日本文壇有不少大作家以自戕了結一生,如芥川龍之介、太宰治、三島由紀夫、川端康成等,令人喟嘆不已。其中,日本「無賴派」(又稱「頹廢派」、「破滅型」)作家太宰治(本名「津島修治」,1909-1948)自殺多次,更是令人難以理解。

太宰治本家為青森縣數一數二的大地主,其父曾任眾議院、貴族院議員,並經營銀行及鐵路。太宰治家境富裕,許多作品都可以看到其貴族生活的描述。太宰治求學過程成績優異,對芥川龍之介、泉鏡花的文學作品十分欣賞,於中學時代即開始創作生涯。高等學校時期,芥川龍之介自殺,太宰治深受打擊。其後入東大法文科,然因參與反壓榨的社會運動,荒廢學業,又沉迷在酒、煙、藥物與女人之中,故未能自東大畢業

他先前曾因無法獲得心靈安寧而自殺數次,後雖在奉為終身之師的文學名家「井伏鳟二」作媒下結婚,生兒育女,有一段穩定的生活與創作期,但他還是不改冶遊之習,更在開始創作《斜陽》之時,認識了女讀友「山崎富榮」,二人竟連袂投水自盡,震驚文壇與社會。

(二)身分未獲認同

關於太宰治之一再尋死,原因不只一端,綜觀其生平與作品,可歸類為六大項,首先是其身分未獲認同。太宰治為津島家六男暨老么,茲以猶如太宰治化身的《斜陽》之弟弟直治為例,他出身貴族,卻以大地主父親之壓榨農民為恥,直治進入高等學校以後,想接近民眾,融入他們的世界,他卻發現,對民眾而言,他終究只是一個裝模作樣、突出古怪、神經兮兮的傢伙罷了,大家並非坦誠地跟他交往。內心受傷的他不禁問道:「我們難道有罪嗎?生為貴族,是我們的罪嗎?只因為生於這個家,我們就得永遠像猶大的親人那樣羞愧、謝罪、靦腆地活下去。」於是他不論做什麼都羞怯難安,一心想擺脫貴族的陰影,自暴自棄的結果,只好狂亂、冶遊、放蕩,靠酒和麻藥的目眩神暈來獲取瞬間的沉靜安寧。

在外人眼中,直治是頹廢、懶惰、好色、任性的享樂主義者。即便如此,他一點也不快樂。此一角色,明顯透露了太宰治內心的痛苦。

(三)理想無法達成

再者,太宰治原本懷有相當強烈的貴族意識,可是他獲悉自己的家族在明治維新之後,以貸款農民再奪取抵押田地的手段成為大地主,並以壓榨方式剝削附近貧農與玩伴家庭而奠定豪富基礎,頗受馬克斯主義思想影響的太宰治,乃對於自己是大地主之子,內心引發強烈的歉疚感與罪惡意識。

茲以太宰治人生告白的〈人間失格〉為例,小說裏的「我」違背父親對他「功成名就」的期望,蹺課繪畫,結識崛木,接觸左翼思想,參與左翼反政府活動,期能為地主的出身贖罪。偏偏「我」為了左翼活動而荒廢課業,卻又對左翼活動感到厭惡,內心矛盾不已。日本戰敗後,原本太宰治對舊傳統的滅亡以及新現實的來臨,懷抱莫大的希望,可是生性敏感的他逐漸發現,具有社會變革與人性革命的新現實卻完全墮落了,無法符應新時代的要求,日本人的自我中心主義、小氣、陳腐,並未因戰敗而改變。由於理想無法達成,太宰治絕望之餘,沉迷在酒、煙、藥物與女人之中。同時對自己和日本社會的陳腐、虛偽和罪惡,不厭其煩地挖掘、呈現、質疑、批判,最後終因苦於找不到生命的出口而選擇自我毀滅,怎不令人感喟!

(四)個性壓抑

個性一再壓抑,也是太宰治自殺的主因。再以〈人間失格〉為例,主角「我」於小學以前的少年時期,由於「我看人」和「人看我」所形成的自我意識無法一致,於是自我丑角化,一味搞笑,掩飾自我真面目,藉以吸引注意,博取他人的認同,實則內心倍感孤寂。

長大後,「我」依然刻意壓抑自我,依然搞笑,試圖尋求另一種自我肯定。以至於「我」長期的表裏不一,像是在左翼讀書會裏面,「我」並非他們的「同志」,然他從不缺席,且為了娛樂大家而來,久而久之,造成自我意識分裂,被送進了精神病院。換言之,「我」之「人間失格」(失去做為一個人的資格),不能不說是個性使然。

〈人間失格〉的「我」個性壓抑,畏懼所謂的人際關係,本性就不會與人爭執、頂嘴,完全無力拒絕他人,只是一味迎合對方,反而累死自己,帶給自己不幸,甚至於「我」和朋友崛木到常子工作的咖啡店,眼睜睜看著崛木和自己的女人常子親吻而毫無作為,因為「就算隱隱覺得有點不捨,也沒有大膽主張所有權,與人相爭的氣力」,如此壓抑自己,豈不可悲?後來,「我」在家中驚見年輕的妻子和漫畫商私通,「我」頭暈目眩,心中則喃喃自語:沒什麼大不了的。實則這使「我」對於妻子「無瑕的信賴感」整個幻滅了,於是吞食安眠藥自殺,雖然獲救,卻倍感生活無趣。

(五)無宗教信仰之救贖

太宰治本身與許多作品,充滿厭世悲觀的色彩,生活對於作品中的這些男性角色而言,是艱辛痛苦的,以〈維榮之妻〉為例,詩人丈夫大谷告訴在居酒屋打工代夫還債的妻子:「對於男人來說,只有不幸。常常置身於害怕和競爭之中。」又抱怨道:「我呀,說起來也許有點矯揉造作,但是我想死,都沒辦法。從出生以來,一直想著死亡這件事。為了大家好,死掉算了。我很想這麼做,可是實際上又如何,再怎樣還是死不了。奇怪哪,好像有可怕的神明似的,牽絆著我的死亡。」

試看〈人間失格〉的「我」,陷入人生的泥淖中,不克自拔,卻無宗教信仰之救贖,因為「連神都讓我感到害怕。我無法相信神的愛,只相信神的懲罰。我一直覺得,只有受到神的鞭笞,才會低著頭面向審判殿堂。我相信地獄,卻怎麼也無法相信天國的存在」。針對這樣的困境,太宰治有極其生動的譬喻,形容「我」如同卡在電線上的風箏,「在春天風沙的吹動中破掉了,儘管如此,它仍死纏著電線不放,動不動就點頭輕敲著」。這象徵意涵多麼鮮明,也凸顯了「我」缺乏宗教信仰的無助心境。

(六)不知人生之意義

太宰治之一再尋短,跟無法參透人生之意義有著密切關係。比如〈人間失格〉的「我」,因為個性的關係,無法融入社會,生活沒有目標,也不明白什麼才是幸福,謂「其實我從小,就三不五時地被別人說成是一個幸福的人,但是我卻老覺得自己身在地獄,反而覺得那些認為我幸福的人什麼都沒有比較,就老是認為我很安逸。我甚至還覺得自己背負了十個災禍,旁人背負了其中一個,都足以因此喪命。總之,我不懂。對於旁人痛苦的性質與程度,我完全沒有頭緒」。「我」質疑生活的意義,說:「儘管能夠不自殺、不發狂、正常地談論政黨、不絕望、不屈辱地繼續與生活抗衡著,難道這樣就不會痛苦了嗎?」「我」越是努力去思索,就越搞不懂,搞不清自己的想法,對於未來的方向更是毫無概念可言。

人生茫無目標的太宰治,墮落頹廢,為了逃避令人窒悶的現實,不斷地沉淪與自我放逐,過著「無賴」般的生活,對抗所謂的社會道德與普世價值。只是,其敏銳易感的靈魂終究徬徨憔悴,厭惡塵世,討厭自己,乃至無法自我救贖,如同川端康成《雪國》主角島村口中經常冒出之「徒勞」,覺得人生多麼悲哀,徒勞而無功,寧可一死,以悲劇收場。

(七)絕望的享樂

二戰之後,傳統人文價值失落,現代人對人性與社會越來越絕望,精神空前苦悶,內在備感空虛,太宰治〈人間失格〉無疑對此做了真切的反映,指出人性的失落與精神的荒涼,其破格的文體也正好表達了內在的真實感受。

太宰治絕望之餘,既想逃避現實,「酒」與「色」正好提供了逃避的天地,太宰治婚後有了外遇,還生下孩子。小說的主角亦如是,像〈維榮之妻〉的詩人,花天酒地,甚至於帶著女友去居酒屋,被妻子當場撞見。再者,太宰治以酒徒自稱,作品亦然,如〈盲目隨筆〉的作家,早晨感到不適,得邊品酒才能邊起身;〈維榮之妻〉對家庭可說完全不負責任的天才詩人,根本是醉茫茫的酒徒;〈櫻桃〉的小說家,也老是喝悶酒,然後才又煩惱起道德、自殺的事。

正因如此糟蹋自己的身體,使得太宰治為病體所苦。試看書信體中篇小說〈潘朵拉的盒子〉裏年輕的主角「小柴利助」,即罹患肺結核而放棄升學,來到「健康道場」療養。至於〈人間失格〉的「我」則藥物中毒,無法自拔。最後,肺結核的惡化,也讓太宰治提早結束自己的一生。

(八)永恆的頹廢形象

太宰治大膽挑戰社會道德的虛假,勇於描寫忠於內在真實的自我,被目為狂人或「性格破產者」,卻因參不透人生之意義為何?倒是作品觸及現代人茫然、徬徨的心靈,引起了跨世代讀者的共鳴。又因對現實社會和週遭的人感到失望,包括未入籍的妻子之背叛,於是他不斷地追求享樂,結果身心俱創,加以欠缺宗教信仰之救贖,希冀藉由寫作以自救而未成,乃至自我毀滅,先後在二十歲、二十一歲、二十六歲、二十八歲,或獨自一人或與女友相約殉死,自殺未遂四次,甚至於因女方死而本身獲救,被控以「協助自殺罪」,遭到拘押

三十九歲這年,太宰治與讀者山崎富榮於六月十三日深夜,在東京都三鷹市「玉川上水」連袂投水自盡,結束其燦爛、傳奇、多感而淒美的一生。其遺體於六月十九日被發現,這天剛好是太宰治的生日,也正是日本櫻桃祭(おうとうき)的日子,後來自太宰治冥誕九十周年(1999年)起,是日改稱「太宰治誕生祭」,以示對太宰治及其作品的尊崇。

文藝是苦悶的象徵,太宰治遺留下來的作品正是最貼切的印證。只要世間苦悶難解,相信太宰治深具藝術性的作品必然引起讀者共鳴,也確立其永恆不朽的頹廢派形象。※

絕望的〈櫻桃〉:太宰治(1948)

漫畫《絕望先生》的人物設定,從服裝、性格到年份,基本上都是在向太宰治致敬。

  聽一位德國人教師說,他曾在日本大賣場書架上看見海德格全集譯本,這是台灣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出版現象觀之,日本人對於經典文學的消費胃口的確比台灣人高。有些對於歐洲文學太過認真的讀者,不能接受日本人推出以《惡之華》為名的漫畫,這套漫畫不負其名,描寫包裝在情慾之下的放縱、支配和反社會行為,只是主角是國中生而已。我們似乎很難想像,以台灣任何一位20世紀初期文學家作為藍本的諷刺文本,能夠風行在少年至青壯年讀者之間,甚至改編為動畫,成為暢銷之作;但日本人可以。漫畫家久米田康治作品《絕望先生》的主人翁「糸色望老師」,其實就是文學作家太宰治的化身。身著昭和時代典型的男性褲裙,高中教師糸色望總是為了極小的個人哲學問題崩潰,一邊嚷嚷著「對於這樣的世界,我絕望啦!」一邊用太過典型而相當可笑的麻繩上吊,但上吊永遠不成。他的女學生在一旁竊竊私語:「他的脖子肌肉有練過。」

儘管在燦爛櫻花樹上自縊,但也絕對不會死。
儘管在燦爛櫻花樹上自縊,但也絕對不會死。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太宰治的名言「生而為人,我很抱歉」,聽起來不只無賴,也有幾分豪氣。然而很快的太宰治發現自己這句話根本就是抄襲了不認識的人,一位叫做寺內壽太郎的詩人,他對於真正作者崩潰抗議的反應是:「我一直以為是山岸的作品呢。」(山岸是寺內的表兄弟,是太宰治的朋友)看到這段記載,想像寺內一邊崩潰一邊在海岸邊奔跑吶喊,太宰治卻沒有積極道歉,只是找藉口說以為是朋友的詩,完全就是《絕望先生》的喜劇諷刺畫面。「難道本來是朋友你就打算大搖大擺的抄襲嗎?我對沒有誠意道歉的文學家才是真正絕望啦!」

  直到今日,日本的通俗文本中,角色感到徹底的失去希望時,還是會講這樣的句子:「對不起!我不該被生下來的!」也算是這場烏龍產生的正面結尾吧。太宰治被文壇稱為無賴派作家,不只是因為他的作品,也是因為他的生平。某程度上來說,太宰治是個幸福的人,至少是個幸福的失敗者。他的本家是地方名紳(但他很喜歡說他們家是從農民變成暴發戶),大學時期因為對於法國文學的浪漫想像而進入東大法文系就讀(結果因為完全沒有法文底子加上沉迷於左派運動不去上課而輟學)。他一生殉情很多次,都不是跟老婆。文獻大多說太宰治是美男子,所以一生周旋在女人之間。根據太宰治小說改編的電影《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暗喻太宰治是櫻桃,他的妻子則是強韌的蒲公英

太宰治的照片,他身著帥氣傳統服飾的形象深入人心。

如同四面八方的鎖鏈

  但何以太宰治是櫻桃而不是草莓之類的水果呢?他最後一次殉情,也就是奪去他生命的那次投水之前,他發表了名為〈櫻桃〉的文章,描述他如何無法忍耐自己的生活:
太宰治與子女合影,然而與資料照片給人的印象不同的是,其實婚後他是住在堪稱舒適的二樓洋房住宅中。
太宰治與子女合影,然而與資料照片給人的印象不同的是,其實婚後他是住在堪稱舒適的二樓洋房住宅中。
  「我從未在與人爭辯中贏過。必輸無疑。被擊潰在對方信念之強與自我肯定的可怕下。我會沉默不語。但仔細想想,我也會漸漸發現對方也真是一廂情願,不是只有自己才有錯。」

  在他的想像中,妻子總有一天會發現他不是當初她敬愛崇拜的風流作家,而是一個蹩腳的父親,失敗的男人(然而儘管出軌外遇還生了私生女,太宰治過世五十年後,一生未曾改嫁的妻子美知子選擇與他合葬。當然,另一個引起人們討論的話題是美知子身後遺留下的九億四千萬日圓遺產,與此相對的是太宰治私生女的母親、《斜陽》的女主角太田靜子必須當舍監跟洗衣婦才能維持生活,不可同日而語):

  「兩人就像無言地鞏固對方不好的證據般的危險;就像一張牌突然出現後就消失,然後又是一張牌突然出現又消失,等到全部翻完,所有的牌又會倏地集合在一起、全部映入眼前般的危險。這可說是夫妻兩人相敬如賓的原因。對妻子來說,丈夫是個愈拍灰塵愈多、真面目會愈醜陋的男人。」

  對於夫妻生活,以及父母的責任,即使妻子盡力操持家務,他依然感覺受到束縛:

  「在家裡,我不斷說著笑話,帶著如履薄冰的心情開著玩笑,背叛一部分讀者與評論家的想像。我房間的地板亮麗如新,桌上整理得整整齊齊,夫妻間相敬如賓,不但沒有什麼丈夫揍老婆的事,就連『你給我滾出去!』『我要離家出走!』的激烈口角都沒有發生過,而且父母不落人後地疼愛著孩子,孩子們和父母也不會生疏,活潑的很。」

  為了逃避自己盡責能幹的妻子,兩個健康的學齡子女,以及一個讓人憂心的唐氏症幼子,他描述自己到酒吧去,點了昂貴的櫻桃,如同珊瑚項鍊一般的櫻桃。

  「但是,我這個孩子的爹卻像是極端難吃似的吃著一大盤櫻桃,吃著吃著把籽吐出來,又吃著吃著把籽吐出來,然後又是吃著吃著把籽吐出來,心裡虛弱地叨念著:父母比子女更重要。」

太宰治年輕時與朋友召藝妓飲宴,留下這樣的照片。紅圈內的人就是太宰治,食指與拇指比V托在下巴,這也是他的招牌動作。
太宰治年輕時與朋友召藝妓飲宴,留下這樣的照片。紅圈內的人就是太宰治,食指與拇指比V托在下巴,這也是他的招牌動作。

  太宰治是個軟弱、愛找藉口但充滿魅力的人,如果是沒有文學天賦的人講出這種碎念,充其量不過會讓人看不起罷了,藝術天份果真可以粉飾不少現實。他所說的話語,其中蘊含的想法,多少也如黑暗的鴉羽,曾經淩掠過每個人的腦海。他所對抗的敵人也不存在外在,而是自己。人該怎麼跟自己相處呢?〈櫻桃〉中太宰治的另一個抱怨是,人們在他故做開心時,就以為這是他的全部了:「不,不只是與人應對,就連寫小說時也一樣,悲傷時反而會努力地創作出輕鬆快樂的故事。本來只是打算帶給人簡單的快樂,但人們卻沒有發現這一點。」因為無法與自己的真正想法獨處,所以喝酒,他認為女人是不需要喝悶酒的,她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就輕易的說出口,「喝酒這種事不能說是出於我願,我是帶著埋怨去喝酒,總是可以清楚表達自己想法的人,根本不會喝什麼酒(女人裡很少有人酗酒成性就是因為這個吧)。」

  基於無聊的惡趣味,我搜索了太宰治從初戀以來交往的所有女性相片,包括最後與他殉情的那位,發現其實他的桃花運可能有點像是「惡桃花」,包括妻子在內都是粗壯大嬸型的人物,唯一一位比較柔媚的女人山崎富榮則與他腳綁麻繩投水共赴黃泉。據說太宰治的遺體有激烈抵抗的跡象,這次他恐怕也一樣不想死吧。但這回無論如何都是是玩真的了──不像他年輕時那次,只有女方過世,反而給他寫下《人間失格》的靈感。

博客來-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十八個你一定要認識的日本人物 - https://goo.gl/NnJ7BC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太宰治年輕時與朋友召藝妓飲宴,留下這樣的照片。紅圈內的人就是太宰治,食指與拇指比V托在下巴,這也是他的招牌動作。

日本文豪太宰治,學生時代實在太不用功,筆記本全是塗鴉畫 | 日本文化物語 - https://goo.gl/RxcS63

 

55-2

雖然太宰治於日後成為當代流行作家,但他在學生時代似乎也跟現代學生沒兩樣,不但不聽課,還在筆記本亂塗鴉。從這些塗鴉畫看來,太宰治似乎也具有繪畫才能。

55-1

55-3

可惜的是,太宰治畫的都是男性,沒有女性。

55-4

55-5

55-6

55-7

55-8

55-9

55-10

55-11

55-12

------------------------------------

圖片搜尋結果


才不是「人間失格」!太宰治初中成績單曝光 女高中生驚呼

2021-02-11_084538BB1dzrLP.img

才不是「人間失格」!太宰治初中成績單曝光 女高中生驚呼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