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周昉畫選揮扇仕女圖- 潮河邊人的日誌- 網易博客 - https://goo.gl/uGZSOV

周昉《揮扇仕女圖》唐·周昉--中國十大傳世名畫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9l7Atj


雙陸棋趣聞 狄仁傑以棋諫武后 鸚鵡亂棋助玄宗
www.epochtimes.com查看原始檔四月 5日, 2018
貴族的雙陸棋,棋子是用沉香木製成,做工非常考究。雙陸在大唐盛行,還留下不少趣聞。圖為唐周昉《內人雙陸圖》局部。(公有領域)
在中國古代,貴族中有一項娛樂活動,叫雙陸,這是一種盤局遊戲。雙陸,也寫做「雙六」,是因對局的雙方各有六枚棋子而得名。在後來的演變中,對局雙方各有十五枚棋子。雙陸的棋子稱為「馬」,所以雙陸也稱「打馬」。對局的棋盤,左右各有六行道,棋子是椎形。對局的二人,先擲骰子,按照點數行馬,白馬從右走向左,黑馬從左走向右,最先出完棋子到達終點的人為勝。
雙陸的起源,學界爭論不一。有一種說法,是由三國時期的曹植所創,最初流行於曹魏,於隋唐時達到高峰。貴族的雙陸棋,棋子用沉香木製成,做工非常考究。雙陸在大唐盛行,還留下不少趣聞。
雙陸的起源,學界爭論不一。有一種說法,是由三國時期的曹植所創,最初流行於曹魏,於隋唐時達到高峰。圖為清 任熊《姚大梅詩意圖冊.雙陸圖》局部。(公有領域)
戲雙陸 賭裘衣
武則天時,南海郡進獻一件集翠裘。此裘非常珍貴華麗。武則天有一個男寵叫張昌宗,他常年侍奉武氏,武氏就把這件裘衣賜給了他,並叫他當面穿上,二人開始玩雙陸。
時任宰相狄仁傑進宮奏事,武則天讓他和張昌宗一起玩雙陸。武氏問道:「你們二人賭什麼東西?」狄仁傑說:「我爭三局兩勝,賭昌宗身上穿的裘衣。」武則天又問:「要是你輸了,你用什麼東西抵償?」狄仁傑指著身上穿的紫袍官服說:「我用這個作抵押。」武氏笑著說:「你還不知道,那件裘衣可是價值千金呀!你穿的那件官袍,根本沒法比!」
狄仁傑說:「我的這件官袍,是大臣朝見天子的衣服;昌宗穿的裘衣,只不過是因寵幸,得到的賞賜罷了。用他的裘衣比我的官袍,我還有些不服氣呢!」
武則天已把裘衣賜給張昌宗,只好依從狄仁傑的說法。狄仁傑一番直言,令張昌宗神情沮喪,羞愧不已。張昌宗走棋氣勢不振,全程默默不語,連連敗北,最終,只好脫下裘衣交給狄仁傑。
狄仁傑接過裘衣,拜謝出宮,走到光范門時,隨手就把這件裘衣送給一個家奴,讓他穿上。《太平廣記.卷第四百五. 寶六》
圖中騎著黑馬、身穿白裘的,應為元世祖。圖為劉貫道《元世祖出獵圖》局部。(公有領域)
武則天夢雙陸 狄仁傑王方慶妙解
武則天凶殘狠辣,不僅擅改大唐國號為「周」,李氏皇族的子孫,不管是自己的兒子、孫子、孫女,還是李氏宗親眾王,幾乎都被她殺光,差點斷了大唐的皇嗣。
武則天到了晚年,想立侄兒武三思為皇太子。一天,武則天詢問宰相們關於此事的意見,因事關重大,朝中大臣都不敢回答,只有狄仁傑直言進諫:
「臣觀天人未厭唐德。比如,匈奴人侵犯邊境,陛下派梁王武三思招募勇士,一個多月,也招不了一千人。廬陵王(李哲)去招募,不過幾天,就動員了五萬壯士。所以今日繼承大統,非廬陵王不可。」
武則天聽後大怒,但立皇儲的事情就因此擱置了。
武則天畫像。(公有領域)
一次,武則天對臣子說:「我最近老是做夢,夢裡下雙陸棋,怎麼也下不贏,這是怎麼回事?」
當時,狄仁傑和王方慶都在場,二人同時說:「雙陸不贏,是因為無子(沒有棋子)。這不是上天在警戒陛下嗎!」
狄、王二人就以母子天性為切入點,勸諫武則天,將大唐皇統還給李氏宗親,還給唐太宗的子孫。
狄、王二人認為,姑侄之間和母子之間的情分,當然母子的情分更親近、更長久。如果立廬陵王,那日後武則天死後,作為李家的媳婦,她還可以享有李家宗廟的祭祀。如果立武三思,武氏的宗廟中,只能祭祀武氏宗族的人。一個已經出嫁的姑母,已經是嫁給李家的外人,怎麼還能享有武氏的宗廟祭祀呢?
二人的話提醒了武則天。武則天遂派徐彥伯到房州迎接廬陵王李哲。廬陵王抵達京師後,武氏將他藏在大帳中,又召見狄仁傑,談起李哲的事。狄仁傑還是慷慨陳辭,甚至說到動情的地方,聲淚涕下,淚流滿面。
於是,武則天把李哲叫出來,對狄仁傑說:「我把太子還給你。」狄仁傑一見廬陵王,頓時哭著拜賀新太子。狄仁傑又說:「太子都回來了,但是人們還不知道。人言紛紛,怎麼讓人信服?」
武則天復為李哲舉行正式儀式,迎接皇太子歸來。這個消息令臣民都感動不已。
狄仁傑和王方慶以母子天性為切入點,勸諫武則天,將大唐皇統還給李氏宗親,還給唐太宗的子孫。圖為清宮殿藏本狄仁傑畫像。(公有領域)
白鸚鵡亂棋局助玄宗
唐玄宗天寶年間,嶺南的一個藩國進獻了一隻白鸚鵡,唐玄宗就將牠養在宮中。這隻鸚鵡很聰慧,牠在宮中時日一久,竟然也善通人意,唐玄宗和楊貴妃都叫牠雪衣女。白鸚鵡的脫口秀很絕妙,玄宗皇帝誦讀一些詩文,念過幾遍後,雪衣女就能脫口而出。
唐玄宗天寶年間,嶺南的一個藩國進獻了一隻白鸚鵡,唐玄宗就將牠養在宮中。圖為《鳥譜(二).葵黃頂花小白鸚鵡》。(公有領域)
玄宗和嬪妃、宗親王公下雙陸棋,每當玄宗走棋不利、屈居下風時,侍臣就招呼白鸚鵡。只見白鸚鵡飛到棋盤上,張開翅膀亂啄一通,故意搞亂棋局,甚至有時還啄嬪妃和眾王的手,使他們無法出手下棋。唐朝周昉畫有《楊妃架雪衣女亂雙陸局圖》就是根據這段野史記載繪製而成的。@*#
朝鮮王朝後期的雙陸棋。
攝像者: Ryuch/Wikimedia Commons
參考資料:
1. 《新唐書. 卷一百一十五.列傳第四十》 
2. 《太平廣記.卷第四百五. 寶六》 
3.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六十.雪衣女》

----------------------------------------

唐代宮廷內外盛行的雙陸棋對宋、遼,特別是對遼代契丹族影響很大。《遼史》、《續資治通鑑長編》、《契丹國志》、《松漠紀聞》等史料中,都有關於契丹皇帝、后妃同臣僚、外使打雙陸的記載。遼聖宗統和六年(988年)九月,皇太后幸韓德讓帳,厚加賞賚,“命從臣分朋雙陸以盡歡”。開泰二年(1013),北宋晁迥出使契丹還宋後上奏真宗皇帝說:“(遼主)夏月以布易氈帳,藉草圍棋、雙陸。”遼興宗曾與皇太弟耶律重元打雙陸,並“賭以居民城邑”,結果興宗屢敗,前後連輸數城。一天,興宗又賭雙陸,伶官羅衣輕指其局說:“雙陸休痴,和你都輸去也!”“帝始悟,不復戲。”遼道宗末年,女真首領阿骨打進見道宗,“與遼貴人雙陸,貴人投瓊,不勝,妄行馬,(阿)骨打憤甚,拔小佩刀欲刺之”,從行者悟室(完顏希尹)連忙勸止,才未釀成大禍。又,耶律大石曾與宗翰“為雙陸戲,爭道相忿,宗翰心欲殺之而不言”,大石害怕,連夜棄其妻,攜五子宵遁。

不過,這時期的雙陸已有南北之分。南雙陸流行於廣東番禺一帶,又稱番禺雙陸。北雙陸流行於遼金,又分平雙陸、三梁雙陸、七梁雙陸、打間雙陸、回回雙陸等等。據南宋洪遵《譜雙》雲:“平雙陸一名契丹雙陸。凡置局,二人白墨各十五馬為數,用骰子二,據彩數下馬。白馬自右歸左,墨馬自左歸右。凡馬盡過門後,方許對彩拈出。如白馬過門擲六二即出左後一梁,左後五梁馬遇它彩亦然。拈馬先盡贏一籌,或拈盡而敵馬未拈贏雙籌。”

7號墓雖未出土文字資料,不知其主人何許人,但從出土文物分析,專家認為女主人一定與皇室有關,屬遼代社會上層人物。因此,隨葬雙陸棋正與主人身份吻合,是當時上層社會真實生活情景的寫照。雖然對雙陸的史料記載頗多,在日本正倉院也存有一副唐代雙陸。但是,在遼墓中出土實物還是第一次,同時,亦是我國現存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一組雙陸棋,對研究中國的博戲和賭博史都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

雙陸作為一種博戲,南宋時,在中原地區開始衰落,但並沒有立即消失。元代時,仍然流行,只是這時棋子多為馬頭形,故元人又稱雙陸博戲為“打馬”。《元史》記載,順帝頗好雙陸,乃於內殿與寵臣哈麻“以雙陸為戲”。詩人張憲《詠雙陸》詩云:“君馬一十五,臣馬一十五。共成三十騎,相距河之滸”等等。《事林廣記》續集中還存有一幅蒙古官員對博圖,列了行馬(馬即棋子)骰子點的詳細名稱及下棋的具體步驟。下這種棋是二人左右對坐,擺上棋子,分路布列。“白馬自右歸左,黑馬自左歸右”,“馬先出盡者為勝”,等等。

明代記載雙陸的文字已經很少,但它的最終失傳卻是在清代。然而,雙陸這種古老的遊戲現在已被電腦商重新開發出來了,在WindowsXP自帶的遊戲中就找能到“雙陸棋”。借助互聯網的影響,它已成為風靡全球的智力遊戲。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到網絡上體驗一下雙陸棋的魅力。

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搜尋結果s+lq2  

卍字(左旋或右旋)佛家信仰的標誌。遠在佛教產生並傳入中國之前,卍字符已出現在距今5000多年前的中國古老的馬家窯文化的彩陶上/在唐朝的則天時代,武則天也曾經創造過一個卍字,並唸做「日」字,這是象徵太陽的意思,當時所使用的就是左旋,至於印度教則以右旋表示男性的神,以左旋來表示女性的神,但是在西藏的喇嘛教,他們所使用的是右旋的卐字/唐釋慧琳《一切經音義》等認為應以右旋的「卐」為準/在唐朝的則天時代,武則天也曾經創造過一個卍字,並唸做「日」字,這是象徵太陽的意思,當時所使用的就是左旋,至於印度教則以右旋表示男性的神,以左旋來表示女性的神,但是在西藏的喇嘛教,他們所使用的是右旋的卐字,而棒教則用左旋的卍字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CCqjGw

------------------------------------

唐周昉画选挥扇仕女图-----------雙陸棋

周昉《揮扇仕女圖》唐·周昉--中國十大傳世名畫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9l7Atj

圖片搜尋結果

唐周昉內人雙陸圖卷絹本縱30.7×64.4厘米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

圖片搜尋結果6597384226983005529  

唐周昉內人雙陸圖卷絹本縱30.7×64.4厘米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

古老的雙陸棋

古往今來,人們就有下棋娛樂的傳統。每當提起棋類,相信大家都能說出或者會玩幾種,諸如像棋、圍棋、軍棋、跳棋、五子棋等等。它是風行於遼代契丹族的一種娛樂項目,那麼,這套古代棋是從哪裡發現的呢?我們首先要從葉茂台這個地方談起。

葉茂台是位於遼寧省法庫縣城西90華里101國道線上的一個小鎮。它南面平川,北、西兩面靠山。“葉茂”二字本是形容樹木或其他植物根深葉盛之狀,但也常引申為繁榮昌盛之意。然而,當初這裡並非叫“葉茂台”。據說,由於當時此地山林茂密,野草叢生,山禽野獸時常出沒,特別是一種叫做鴟鴞的山禽甚多,這種鳥頭部長的像貓,夜裡鳴叫覓食,俗稱“夜貓子”,故其村名取為“夜貓台”、也有稱呼“野貓台”的。後來,法庫縣覺得此名不雅,依據地貌特點,將其名改為“葉茂台”。這個名字不僅保留了原稱的諧音,同時還有興旺發達的寓意。

著名的葉茂台遼墓群就坐落在這裡的山坡上。從1953年發現第一座墓葬開始,至今,已有計劃地發掘遼代墓葬23座。其中最重要的兩座墓葬是1974年春發掘的7號墓和1976年春發掘的16號墓。7號墓葬保存最完整、出土文物最豐富,是遼寧地區遼墓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座,因此,引起了國內外專家、學者的極大關注。遺憾的是,7號墓葬沒有出土關於墓主人身份的任何文字,專家只能推斷墓主人為一老年女性,至於她姓甚名誰,其墓與前面發現的幾座墓葬關係如何,都不得而知。直到1976年春季,蕭義墓的“浮出水面”,才揭開了這個歷史之謎。墓中長達1745字的墓誌,不僅表明了該墓主人的身份,同時還向世人宣告,葉茂台西山和北山名“聖蹟山”,葉茂台墓群即遼代蕭氏後族墓地。


這套雙陸棋就是在葉茂台7號遼墓中發現的,是出土漆器中最重要的一件,當時就擺放在棺床小帳前面西側的木椅上,由一塊棋板和三十枚棋子組成。棋板為長方形,長52.8厘米、寬25.4厘米,髹黑漆,但已磨蝕露木。在棋板兩條長邊的中間部位各以骨片嵌刻出一個月牙形“門”標,門標的兩側又各嵌出六個圓形“梁”標,“六”和“陸”是諧音,因此稱它為“雙陸”。錐形棋子,尖頂平底,中有束腰,極似微型手榴彈,高4.6厘米、底徑2.5厘米,共30枚,一半為白子,一半為黑子,分屬於對陣雙方。出土時,每粒棋子都用黃羅包裹,當時棋盤上還留有殘羅片。此外,還有兩枚骨質的骰子,出土時放在黑漆盆內。黑漆盆木胎夾紵,矮身平底,髹黑漆,口有套鑲痕,可知原有金屬包鑲扣邊,現已不存,外底有朱漆所書“庚午歲李上牢”六字。高10厘米,口徑44.5厘米,底徑34厘米,應是對弈時擲骰子的器具。

雙陸是我國古代的一種“博戲”。關於它的起源,歷史上說法不一。有人認為是從古印度傳來的。北宋初年晏殊在《類要》中說:雙陸“始自天竺,即《涅槃經》之波羅塞戲,三國魏黃初間流人中國。”南宋洪遵《譜雙》序中云:“雙陸最近古,號雅戲。以傳記考之,獲四名,曰握槊、曰長行、曰婆羅塞戲、曰雙陸,蓋始於西竺,流行於曹魏,盛行於梁、陳、魏、齊、隋、唐之間。”還有人認為是由中國古代“六博”演化而來的。據史載,六博是中國最早的賭博遊戲,相傳起源於夏代,有“烏曹作博”之說。六博由擲具、棋子和棋盤三部分組成。擲具即投子,就是後來的骰子,由竹木等材料製成。棋子稱博,又稱馬,共12枚,黑白各半,雙方各執一色。棋盤稱局或曲道。《古博經》雲,局分十二道。其博法有“翻魚得籌”法等。六博流行於西周、春秋、戰國和秦漢時期,後漸為新的博戲品種所代替。在《列子》中曾有“擊博”的記載,東晉張湛在為《列子》所作的註釋中說:“'擊博'即'擊打也',如今雙陸棋也。”明周祈在《名義考》中明確地說:“雙陸,古謂之十二棋,又謂之六博。”

雖然在雙陸的起源、稱謂方面存在著不同看法,但是,雙陸流行於曹魏,盛行於隋唐、宋元時期確是肯定的。在唐代,很多皇帝都熱衷於玩雙陸棋,武則天就是一個雙陸棋迷,史料記載她連做夢都在與人對弈。上行下效,不僅王公大人樂於此道,而且在尋常百姓中也非常流行,甚至還常被文人當作素材進行創作。著名畫家周昉在他的《內人雙陸圖》中就極為生動而具體地描繪出唐朝宮廷中盛行的雙陸博戲的場景。反映唐朝雙陸棋的,不僅有周昉的繪畫,還有唐朝大詩人白居易的“博戲詩”,詩裡提到了唐朝流行的四種博戲,其中的“長行”就是雙陸棋。

關於雙陸的戲法,唐人張讀在《宣室志》中曾以說夢的形式對其進行了極其有趣的敘述,說有一位秀才在洛陽城內一所空宅里過夜,看見堂中走出道士和和尚各十五人,排成六行,另有兩個怪物跟著出來各有二十一個洞眼,其中四眼閃著紅光。道士與和尚在怪物的指揮下或奔或走,分佈四方,聚散無常。凡當一人單行時,常被對方的人眾擊倒而離開。這位秀才非常奇怪,第二天便在堂上尋找,結果從壁內角中發現長行子三十枚,骰子一對,這才明白了原委。《譜雙》、《新編纂圖增類群書類要事林廣記》中都有較具體的行棋方法。


雙陸,又作雙六,是漢字文化圈一種傳統二人桌上遊戲,又有握槊、長行等名稱。它是由古天竺(今印度)的波羅塞戲(梵語:प्रासक)基礎改造而成。由一個棋盤與相同數量的黑白(或任何兩種不同顏色)棋子(稱為「馬」)組成,棋子有各十二、十四、十五顆不等。相傳是三國曹魏宗室曹植所引進波羅塞戲後再糅合六博而創出。 雙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GjAYLE

Zhou_Fang._Court_Ladies_Playing_Double-sixes.Detail.002710px-Hyewon-Ssanguk.sammaeHikone_Sugoroku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