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欽命出鎮行邊督師薊遼天津登萊等處軍務、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

袁崇煥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zGpeFk

萬曆四十七年己未科同進士出身

袁崇煥(1584年6月6日-1630年9月22日),字元素,號自如(或又字自如),廣東承宣布政使司廣州府東莞縣石碣鎮水南鄉(今屬廣東省東莞市)人[4]。明朝末年的著名政治人物、領軍文官。
袁崇煥於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中進士。後進兵部,守衛山海關及遼東;曾指揮寧遠之戰、寧錦之戰,大力構築「關寧錦防線」,多次和後金部隊在該防線交戰。後因誅殺毛文龍、在己巳之變護衛不力以及擅自與後金議和等罪,被明廷判以淩遲南明永曆帝率先為其平反。清乾隆年間,清政府亦為袁崇煥「平反」,但史學界對其事仍有爭議。現存袁崇煥紀念館等紀念場所。
早期生涯
袁崇煥幼年為人慷慨[5],富於膽略,好與人談論軍事。遇到退伍士卒,每每請教邊疆軍事情況,並有志於邊疆事務[4]。他還喜歡遠遊,上京應試時,常順便遊歷,足跡幾遍天下[6]。途中,他常與友人徹夜長談,內容亦多涉及軍事[7]。
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袁崇煥中式三甲第四十名進士,任福建邵武知縣。天啟二年(1622年)到京述職時,因御史侯恂舉薦其有軍事才能[8],升任兵部職方司主事[9][10]。當時,後金兵勢正盛,王化貞大軍在廣寧覆沒,朝廷驚惶失措;對於是否能夠鎮守住山海關,朝臣議論紛紛。袁崇煥卻在在此時單騎出關考察局勢,兵部、家人都不知其蹤影。不久,他返回北京,上書報告關上局勢,並稱:「只要給我兵馬糧草,我一人足以守住山海關。」[11] 其膽識得到朝臣交口稱讚[12],他也因此升任兵備僉事,負責助守山海關[13][14],且獲朝廷批准,招募兵卒[15][16][17]。
袁崇煥到達山海關後,成為遼東經略王在晉下屬。當時,關外已被蒙古哈剌慎諸部控制,袁崇煥最初僅在關內駐守,很快即因任事幹練得到王在晉倚重,奉其命移駐中前所,隨即又得令前往前屯衛,安置遼東難民。袁崇煥連夜出發,四更時分即進入前屯城內,將士無不佩服[18]。事成後,王在晉上奏題名袁崇煥為寧前兵備僉事[19],負責寧遠、前屯衛二城防衛,形成保護山海關外圍工事。寧遠在最前線,前屯衛稍後。然而在防事安排中,兩人產生分歧。王主張在山海關外八里處的八里舖築城守御,袁則認為該外圍陣地太窄,並非良策,在爭辯無果之後,袁越級奏請首輔葉向高[20]。經左光斗提議,大學士孫承宗以閣臣掌兵部事,巡視遼東。
當時後金攻破廣寧後,又強令錦州、義州等處民眾東遷。其中義州一部占領十三山,並多次擊敗後金部隊進攻。後金久攻不下,築長圍困。十三山領袖楊三、畢麻子派人突圍並向明軍求援。袁崇煥請命:「派五千人鎮守寧遠,以壯十三山氣勢,並派遣其他部隊參與營救。寧遠距離十三山有二百里,進可占領錦州,退可堅守寧遠,何必對十萬人置之度外呢?」孫承宗向總督王象乾請教,王象乾認為關上軍方無士氣,請派遣關內三千人前往,孫承宗認為可行[21],於是告訴王在晉。王在晉則不同意營救,致使十三山民兵只有六千人脫逃[22]。
孫承宗經過考察,認為王在晉在八里舖建重城的意見不可取,於是召集將吏商議。閻鳴泰主張在覺華島,袁崇煥主張在寧遠,王在晉和張應吾、邢慎言則堅持己見;最後,孫承宗採用了袁崇煥的意見[23]。不久,孫承宗回京後上書明熹宗,請免王在晉的遼東經略職位,自任督師,鎮守山海關,且更加倚重袁崇煥。袁對內安撫軍民,對外整飭邊防戰備,成績顯著[24];且嚴厲執法,軍紀大有改觀[25]。
領兵遼東
寧遠之戰
戰守逶迤不自由,偏因勝地重深愁。
榮華我已知莊夢,忠憤人將謂杞憂。
邊釁久開終是定,室戈方操幾時休?
片雲孤月應腸斷,樁樹凋零又一秋。
——袁崇煥《偕諸將游海島》,寫於1624年
天啟三年九月,孫承宗決意堅守寧遠(今遼寧興城),當時僉事萬有孚、劉詔雖力勸而不聽,並命令袁崇煥與滿桂鎮守寧遠,袁崇煥開始領兵遼東。在寧遠時,袁崇煥率領祖大壽、高見、賀謙等進行城牆修築工程,次年工程結束,寧遠城遂成山海關外重鎮。當時城內士兵士氣高昂,商旅昌盛[26]。此時,袁崇煥父喪,其守喪的請求卻被朝廷拒絕,而命其在職守制[27]。
天啟四年(1624年),袁崇煥與馬世龍、王世欽等率領一萬二千名部隊東巡廣寧(今北鎮市),其位於錦州以北,相距後金重鎮瀋陽不遠。其大軍經大凌河的出口十三山,從海道還寧遠[28]。其膽識得到孫承宗讚賞[29],袁崇煥亦因功升為兵備副使[30],再升右參政[31]。次年夏,孫承宗根據袁崇煥的策劃,派遣諸將分屯錦州、松山、杏山、右屯、大凌河、小凌河各要塞,又向北推進了二百里,幾乎完全收復了遼河以西的舊地[32]。而此時後金大汗努爾哈赤亦將京城南移至遼寧瀋陽,雙方擺出進攻姿態,劍拔弩張,局勢一觸即發。

《清實錄》中的寧遠之戰插圖。
當時明朝朝廷內部魏忠賢等閹黨大肆屠殺東林黨人,其中楊漣、左光斗、魏大中、袁化中等大臣被誅殺,而在遼東邊防立功的熊廷弼亦遭牽連[33]。孫承宗亦被閹黨人高第取代遼東經略職位。高第繼任後,立即要求袁崇煥將遼東部隊全部撤入山海關(一說撤入部隊不包括寧遠[34]),袁崇煥與督屯通判金啟倧認為城池已收復,無理放棄撤退,於是極力反對,並抗命拒絕在寧遠、前屯衛的部隊撤退[35],高第下令放棄糧食十餘萬石,撤退途中死傷甚多,軍民紛紛氣憤難當[36],許多物資在撤退過程中既沒有撤離,也沒有銷毀,最終盡為後金所得[37],明軍物資損失慘重[38]。之後,錦州、右屯、大小凌河、松山、杏山等部隊被撤去。袁崇煥請求回家守父喪,未被批准。同年十二月晉升按察使[39],依然守衛遼東[40]。
天啟六年(1626年)正月,努爾哈赤率領後金部隊渡過遼河,二十三日抵達寧遠城下[41](一說正月初十抵達寧遠,未予馬上攻城[42])。當時,明朝朝廷得到急報,兵部尚書王永光等廷臣討論戰時,各個束手無策。遼寧經略高第、山海關總兵楊麒則擁兵山海關,不去援救。《明史》記載當時朝野上下皆認定寧遠肯定守不住[43]。而寧遠城中,袁崇煥則與大將滿桂、副將左輔、朱梅,參將祖大壽、何可綱等將士誓死守衛城池。他甚至寫血書告示傳閱,並向士卒下拜,全軍上下士氣高昂,決意死戰[44]。袁崇煥還下令前屯守將趙率教、山海關守將楊麒,凡有寧遠城的逃兵回去,一概斬殺[45]。二十四日,後金部隊開始進攻寧遠城,其先鋒圍城部隊為兩萬鐵甲騎軍,其用鐵裹車撞擊城牆,並用鐵鍬挖掘牆腳,城牆被挖成凹龕;明軍則採用階石碾壓城外後金部隊。袁崇煥還使用紅衣大炮,重創城外後金兵[46]。次日,後金軍因當時天氣過於寒冷,寧遠的城墻雖然被挖了不少洞,但卻始終沒有坍塌[47],再攻未能攻下城池。後金軍之後撤退[48],改道離城五里的龍宮寺紮營,改為攻擊覺華島,覺華島上的軍民被屠戮一空,傷亡萬餘,島上糧食、房屋、船隻的損失也非常大[49]。寧遠之戰為後金軍的首敗,努爾哈赤亦因此耿耿於懷[50][51]寧遠解圍後,明熹宗採納兵部尚書王永光的建議[52],不追究覺華島慘敗一事,將此一役稱為「大捷」[53],以激勵士氣。明熹宗嘉獎廣寧軍功勞[54]。袁崇煥隨即升任右僉都御史[55],而滿桂等大將也紛紛升職[56]。而高第、楊麒因不援寧遠和覺華島而免職,以王之臣、趙率教取代[57]。
關寧錦防線

明末東北邊疆戰略態勢圖
天啟六年(1626年)三月,袁崇煥因功升至遼東巡撫,負責遼東及山海關等地[58],並開始經營關寧錦防線。袁起初辭賞,後明熹宗堅持原意[59]。然而,魏忠賢見其地位上升,於是增加提防,並派遣其親信太監劉應坤、紀用到寧遠監軍[60]。袁崇煥上疏反對,但不被採納[61]。後朝廷為安撫袁崇煥,提升其為兵部右侍郎,並賞銀幣,子孫世襲錦衣千戶[62][63]。在此時,滿桂因為寧遠之戰中趙率教未能親自援救而互相指責,袁崇煥與滿桂之間產生激烈衝突,袁上奏請求遣其鎮守其他城鎮,於是滿桂被召還北京[64]。而當時經略王之臣極力反對,並請求朝廷命其鎮守山海關[65]。朝廷為了緩和各方矛盾,命令王之臣專守關內,而關外士兵將領皆由袁崇煥派遣[66]。之後袁崇煥自悔,請求朝廷依照王之臣建言。滿桂遂被調遣鎮守山海關,並持尚方寶劍、統領關內外部分軍隊[67]。
基於對廷臣誹謗的擔心,袁崇煥上了一道奏章,提出守遼的基本戰略。其主張:一、用遼人守遼土;二、屯田,以遼土給養軍隊,可以減少海運;三、以守為主,等待機會再出擊。他擔心立功之後,清兵必定會使反間計,散播謠言,而本國必定有人妒忌毀謗。此奏摺得到明熹宗的嘉許[68]。同年冬天,袁崇煥率領趙率教以及兩名特務太監劉應坤、紀用,興辦防禦工事及屯田,逐漸收復高第此前放棄的土地[69]。事後,袁崇煥上奏讚許這兩名太監的功勞,魏忠賢、劉應坤、紀用三人都得到了封賞[70]。袁崇煥還上奏進言:明朝部隊不善於野戰,只能憑藉固守和大炮防禦的策略。並要求增加四萬部隊去修築松山城等防禦設施。後都得到明熹宗的批准[71]。
與後金議和
因為寧遠之戰後,明朝急於修建防禦工事;而後金則急需軍需補給,鞏固統治。天啟六年八月,後金首領努爾哈赤病逝,袁崇煥派遣使者去悼念,以窺視其虛實[72]。後金政權的繼任者皇太極派遣使者到袁崇煥處,雙方欲議和[73],皇太極甚至自降身份稱臣[74]。議和同時,後金部隊趁機進攻朝鮮。天啟七年一月,皇太極在遣使答覆的同時,渡過鴨綠江[75]。當時明朝朝廷議論議和之事,王之臣以宋朝與金朝的議和歷史附議而彈劾袁崇煥。朝廷召還王之臣回京,並取消遼東經略職位不再設,而山海關內外部隊皆由袁崇煥調遣[76]。之後袁崇煥趁後金部隊主攻朝鮮時,派兵修建錦州、中左、大淩的防禦工事。皇太極因此抗議其缺乏和平誠意,並提議劃定疆界[77]。當時朝鮮受困、駐守朝鮮的毛文龍告急,於是明朝朝廷命令袁崇煥發兵救援,其用海軍援助毛文龍,又派遣左輔、趙率教、朱梅等九名將領率領精兵九千進攻三岔河,形成牽制局勢。不過當時朝鮮已經被後金部隊占領,於是諸將返回遼東[78]。
袁崇煥議和之初,明朝朝廷並不所知。當時奏報時,明熹宗起初讚許其方,後改變看法認為並非良策,於是頻繁下旨禁止[79]。袁崇煥則因為要修築防禦工事而堅持己見。當時朝鮮與毛文龍部隊被後金進攻,朝廷中言官認為是因議和所招致的[80]。同年四月,袁崇煥上書道:「關外四城有四十里地,有屯兵六萬,商民數十萬,現在地少人多。必須修築錦州、中左、大淩三城,才能轉移商民、大量屯田。如果城牆在修築前敵兵入侵,屆時勢必撤退,那麼此前的努力都失敗了。現在趁後金進攻朝鮮,於是用緩兵計為上。當敵方得知消息後,城防已成,於是關外四百里地則可固若金湯了。」之後明熹宗得報後嘉獎[81]。雖然朝廷議論紛紛,不過袁崇煥的山海關-寧遠-錦州(關寧錦防線)防線基本構建完成。
寧錦之戰
主條目:寧錦之戰

明代寧遠衛北門威遠門,上部城樓為重建
天啟七年五月,朝廷命令尤世祿代替趙率教守衛錦州,尤世祿尚未抵達時,皇太極親率正黃旗、鑲黃旗、正白旗、鑲白旗精兵,進攻遼西,攻陷明朝大凌河、小凌河兩個要塞,隨即進攻寧遠的外圍要塞錦州。五月十一日,後金部隊抵達錦州,並四面圍城[82]。趙率教率部環城而守,並以緩兵計派遣使者求和,使者三次返回並未成功,而皇太極攻城愈急[83]。袁崇煥於是派遣祖大壽和尤世祿帶了四千精兵,繞到清軍後路去包抄,又派水師去攻東路作為牽制,並請求關內部隊救援[84]。當時明朝朝廷命山海關的滿桂移師前屯,而駐守三屯的孫祖壽移師山海關,宣府的黑雲龍移師一片石,薊遼總督閻鳴泰移師山海關;又派遣昌平、天津、保定兵馳援上關;並命山西、河南、山東的部隊進行備戰[85]。
錦州城內,趙率教與前鋒總兵左輔、副總兵朱梅等率兵奮勇死戰,和後金部隊從五月十一打到二十八日,之後皇太極久攻不下,轉而去分兵攻寧遠[86]。當時袁崇煥與中官應坤、副使畢自肅督軍並在城上進行炮擊;而馳援的滿桂、尤世祿、祖大壽等在城外大戰,後雙方死傷慘重,滿桂身負數箭[87]。後金部隊見無法攻下寧遠,於是改為進攻錦州[88]。六月初四,皇太極增兵猛攻錦州,錦州城中使用大炮、火炮、火彈和矢石等武器,清兵受創極重。於是次日皇太極退兵,並拆毀大凌河、小凌河兩個要塞[89],史稱「寧錦之戰」,為明朝與後金交戰的第二次大勝,而滿桂、趙率教功勞最大[90]。
慷慨同仇日,間關百戰時。
功高明主眷,心苦後人知。
麋鹿還山便,麒麟繪閣宜。
去留都莫訝,秋草正離離。
——袁崇煥《南還別陳翼所總戎》
雖然袁崇煥帶兵遼東大戰後金,明朝內部閹黨魏忠賢則控制朝廷,朝廷內部阿諛奉承[91],當時各地巡撫官員紛紛為其修建生祠[92]。天啟七年四月,袁崇煥上奏摺,稱頌魏忠賢的功德,並要求在寧遠、前屯兩地為魏忠賢修建生祠[93][94][95][96]。儘管如此,寧錦之戰後,當時朝廷論功行賞,受賞者數百人,廷臣紛紛讚許此戰功勞為魏忠賢調度有方[97],其中魏忠賢的義子亦因此封侯,然而袁崇煥只升一級[98]。當時兵部尚書霍維華認為不公,上疏請求讓蔭,魏忠賢亦拒絕其請求[99][100][101]。相反,魏忠賢派使其黨羽以袁不救錦州為由,彈劾袁崇煥[102][103]。袁崇煥不得已請求辭職告老還鄉[104],同年七月獲准[105],而王之臣代為督師兼遼東巡撫[106],滿桂鎮守寧遠[107]。
再次復出

袁崇煥手跡「聽雨」
熹宗去世,思宗即位,建立東林黨內閣,魏忠賢被誅,朝臣紛請召袁崇煥還朝。崇禎元年(1628年)任命袁崇煥為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督師薊、遼,兼督登、萊、天津軍務[108]。七月,思宗召見袁崇煥。期間,袁崇煥慷慨陳詞,計劃以五年復遼,並疏陳方略。袁崇煥表示其在邊關立功,唯恐朝廷人士妒功中傷。思宗請袁無須疑慮,其自有主持[109]。大學士劉鴻訓上書請思宗收回王之臣、滿桂的尚方寶劍[110]。崇禎皇帝即賜崇煥尚方寶劍,在復遼前提下,可以方便行事[111][112]。此外,皇帝再加獎勉,賜他蟒袍、玉帶與銀幣。袁崇煥領了銀幣,但以未立功勳,不敢受蟒袍玉帶之賜,上疏辭謝[113]。
袁崇煥還未到任,已發生寧遠兵變。起因是公家欠餉四月,四川與湖廣軍人於是先行譁變。士兵把巡撫畢自肅、總兵官朱梅等縛在譙樓上。兵備副使郭廣於是把官衙庫房中所有的二萬兩銀錢拿出發餉,並向寧遠商民借五萬兩,譁變始解。畢自肅引罪自殺[114]。同年八月,袁崇煥到達遼東,逮捕張正朝、張思順等十五人並斬首於集市,此外,斬殺中軍吳國琦、懲罰參將彭簪古,並罷免都司左良玉等四人,兵變始定[115][116]。
譁變改變遼東部隊的駐守布局:祖大壽仍鎮守錦州;何可剛升任都督僉事,代替解任後的朱梅,寧遠、錦州合鎮;趙率教則轉移至山海關;而袁崇煥親自鎮守寧遠。因為畢自肅已死,袁崇煥上奏請撤消遼東巡撫職位,並罷免登萊巡撫孫國楨、取消該巡撫職位,崇禎皇帝均批准[117]。此外,袁崇煥又撫慰哈剌慎三十六家,穩定邊疆安定[118]。崇禎二年,明思宗加封其為太子太保[119],並賞賜蟒衣、銀幣[120]。
誅殺毛文龍
崇禎二年(1629年)袁崇煥與內閣輔臣錢龍錫談到平遼事宜時,提及其欲誅殺毛文龍[121][122]。[123]。但是天啟四年至七年中,毛文龍多次襲擊清軍,都遭失敗,此後在皮島駐紮[124]。由於毛文龍部占用明朝大量兵餉,工科給事中潘士聞、尚寶卿董茂忠上書彈劾請撤毛文龍。兵部商議時,袁崇煥提議派遣官員至皮島管理兵餉核查銀錢帳用,而遭到毛文龍抵制,因此招致袁崇煥不悅[125]。
同年六月初一,袁崇煥與毛文龍在旅順附近的島山會見,並商議軍事。經過連續三日的談判,毛文龍始終不接受袁崇煥主張的「皮島設文官監軍;糧餉由寧遠轉發;改編部隊」等建議,談判失敗。之後袁崇煥勸其歸鄉,而毛文龍則稱自己了解遼東局勢,並能解決滿洲、順勢攻占朝鮮[126]。此後,袁傳副將汪翥上船密議,通宵部署誅殺毛文龍。初五,袁崇煥邀毛文龍一起檢閱將士比賽射箭,但袁提出幾件事來責問毛文龍,毛文龍抗辯。袁崇煥命人除下其衣冠並捆綁,毛文龍仍稱自己無罪有功。袁於是宣布毛的「十二大罪狀」,祭出尚方寶劍、斬殺同樣有尚方寶劍的毛文龍[127]。毛文龍有部下為其求情,稱毛沒功勞也有苦勞,被袁崇煥斥退。
袁雖然誅殺了毛文龍,但慮其部屬有變,於是諭示只誅殺毛文龍一人,其餘免罪,並命原皮島副總兵陳繼盛繼任。此外,並增加兵餉至十八萬兩白銀。此後的奏摺中,袁崇煥上疏陳述毛文龍因拒絕設文官監軍、糧餉由寧遠轉發、瞞報兵力、殺良冒功等罪惡,而決議誅殺毛[128]。明思宗以兵減餉增而生疑,不過仍然接受袁崇煥的提議[129][130]。此後,袁崇煥整頓全部遼東及登萊、天津部隊,共有士兵十五萬三千餘人、馬匹八萬一千餘等[131]。
己巳之變
主條目:己巳之變
崇禎二年(1629年),蒙古與女真發生嚴重饑荒[132],蒙古諸部請求袁崇煥開糶互市,後崇禎嚴令只准按口換糧[133][134]。同年六月,翰林院編修陳仁錫出使遼東,認為這是偷襲女真的最佳時機[135],同時,王懷達、陳國威二人又預料到了指出了皇太極的軍事行動[136],但袁崇煥雖然沒能採取行動,仍上奏稱及後金會繞道蒙古進攻明朝[137][138][139][140]。
同年十月二十七日,皇太極聯合喀喇沁,繞境蒙古朵顏部地盤破長城喜峰口而入。十月二十八日,袁崇煥在寧遠得警,馬上令山海關總兵入援遵化,錦州總兵祖大壽入關後繼。十一月初四,趙率教戰死於三屯營[141],袁崇煥率兵至山海關。十一月初五,袁崇煥率軍進入薊鎮。十一月初六,袁崇煥到達永平,得報遵化已於十一月初三被攻陷,巡撫王元雅被殺。袁崇煥在榛子鎮接到崇禎聖旨,獲得調度指揮各鎮援兵之權[142]。
十一月初九,袁崇煥到達順天府薊州。十一月初十,袁崇煥進入薊州,以關寧兵布防薊州西部各地,[143]。而當時孫承宗指出應該守薊州三河一線,否則皇太極越薊州三河則可直撲北京。十一月十四,袁崇煥獲報,後金軍已經薊州穿越而過,袁崇煥被動急追[144]。十一月十六夜,袁崇煥趕在後金部隊前到達北京左安門[145],在廣渠門外駐營[146]。明思宗迅速召見袁崇煥,並深加慰勞並談論戰事。袁以士兵疲勞為由請求入城休整,但未得到批准[147]。十一月二十日,袁崇煥、祖大壽領關寧兵九千人和莽古爾泰、阿巴泰、阿濟格、多爾袞、多鐸、豪格帶領的後金左翼大軍、護軍及蒙古兵大戰於廣渠門[148][149],雙方互有死傷[150],後金軍傷亡數百後退去[151]。
下獄磔殺與影響
當時後金所入隘口乃薊州太守劉策所轄,而袁崇煥一得到消息立刻千里赴救,自謂有功無罪。然而都人突然遭到兵災,謠言紛起,說崇煥縱敵擁兵。而大臣也因為從前和議的事情,稱其引敵脅和,將為城下之盟[152][153]。此外,清軍設反間計,傳聞袁崇煥與清軍定有密約,並縱放捉獲的宦官聽聞後遣返回明廷去。其宦官告訴明思宗,加重了明思宗的疑心[154]。
同年十二月,明思宗召袁崇煥、滿桂、祖大壽入殿質證,崇煥不能對證,明思宗於是下詔逮捕袁崇煥入錦衣獄[155][156][157]。在一旁的祖大壽戰慄失措,出殿後即刻帶兵返回山海關[158][159],直到後來接到崇禎要求袁崇煥寫的信才返回[160][161]。之後,滿桂被拜為武經略,賜尚方劍,指揮來援各部。而當時已經退到良鄉的皇太極聽聞袁崇煥下獄事後,親帥大軍再次進逼京城。明思宗要求滿桂出兵對敵,滿桂則以「敵勁援寡,未可輕戰」為由,堅持防守。然而在多次催促下,同月十五日滿桂還是不得已,領黑雲龍、麻登雲、孫祖壽諸大將,移營永定門外二里,十六日被後金軍以精騎四面包圍,大敗,滿桂及孫祖壽戰死,黑雲龍、麻登雲被擒。這時距離袁崇煥下獄才半個月[162][163]。
祖大壽被袁崇煥修書召回後,欲以戰功救袁崇煥,收復了永平、遵化一帶,皇太極退回遼東。然而,崇禎三年(1630年),經過半年多的審判,袁崇煥仍被以「通虜謀叛」、「擅主和議」、「專戮大帥」的罪名遭判凌遲,死於北京甘石橋,併流放其妻妾、子女及兄弟等人兩千里,其餘不予究問[164][165]。
一生事業總成空,半世功名在夢中。死後不愁無將勇,忠魂依舊保遼東。
——袁崇煥刑前遺言[166]
崇煥伏刑之慘情,令人毛骨悚然。當時北京百姓都認為袁通敵,恨之入骨,紛紛生吞其肉[167][168]。崇煥死後,佘氏義僕為其收斂骸骨,葬於北京廣渠門內廣東義園,並從此世代為袁守墓。
乾隆四十九年(1772年),清高宗下詔為袁崇煥平反[169]。不過,有不少學者認為所謂的真相大白仍有商榷之處[170]。
後世與紀念
參見:袁崇煥紀念館及袁督師廟

袁崇煥墓與碑
按《清史稿》,袁崇煥死後,其遺腹子袁文弼被編入寧古塔漢軍正白旗,改姓「袁佳氏」。其後清末著名的富明阿、壽山等俱是袁崇煥後裔[171]。但按《明史》本傳,袁崇煥無子,《清實錄》更記載袁崇煥以堂弟袁文炳之子為嗣。[172]
袁崇煥處死當晚,一佘姓義士冒死將朝廷打算「傳視九邊」的袁首級偷葬於家中,被稱爲「冒死葬忠魂」,臨終前給後世子孫留下了遺訓:一不許再回廣東老家,要世世代代為其守墓,二不許做官,三不許不讀書。自此,佘家後人秘密守護,直到乾隆年間,守墓才轉為公開。1992年,在原址重建袁崇煥墓。2002年,開始全面整修袁祠向遊人開放。從1630年至今,佘家的後代在守墓近四百年。現在袁崇煥紀念館位於北京東城區花市斜街廣東義園舊址,包括原來的袁崇煥祠墓,袁崇煥手跡《聽雨》以及康有為題寫的「明袁督師廟記」手書等珍貴文物將珍藏於該紀念館。原墓堂廊柱曾懸有康有為所書對聯。
“ 自壞長城慨今古,永留毅魄壯山河。 ”

2010年7月被下令鏟走的袁崇煥的粗話。
此外,在廣東東莞有袁崇煥紀念公園,位於廣東省東莞市石碣鎮水南村。由該鎮村民與海外袁氏宗親捐資1點2億元人民幣,在明代袁氏故居遺址興建,占地共11萬平方米。包括袁故居、袁督師祠、雕像、衣冠冢、三界廟等。
2010年7月,原位於袁崇煥雕像的基座、刻有「掉哪媽!頂硬上!」的袁氏粗話被鑿去,事件引起[來源可靠?]廣州市輿論和民眾強烈不滿,最終導致廣州市民組織捍衛粵語行動[173][174]。
評價與爭議

朱筆批改過的萬斯同《明史稿》(《明史》底稿之一)。因政治需要,正史編纂過程中的篡改不可避免。
袁崇煥是一位極具爭議的歷史人物,關於其事跡、評論幾百年來一直爭論不休,正如孟森在《明本兵梁廷棟請斬袁崇煥原疏附跋》中提及,明末時期歷史記載十分混亂,即使是與其耳目相關的人,其恩怨糾葛也尤其複雜[175]。其中,主要爭議的集中點是袁崇煥殺死毛文龍、是否背叛明朝政府等。
袁崇煥在遼東時的同事王在晉在《三朝遼事實錄》中表示,袁崇煥雖然死於國法,但是其在寧遠之戰等戰績功勞不應埋沒[176]。作為敵對政權的清朝政府,也對袁崇煥讚賞有加。張廷玉等在官方史書《明史》中主張袁崇煥妄殺毛文龍,而崇禎帝誤殺袁崇煥。此指使自毀長城,加速了明朝的滅亡[177]。而乾隆皇帝亦表示,袁崇煥雖然與清朝為難,但是忠於職守,只是因為明朝皇帝昏庸,以至於被斬殺,值得憐憫[178]。則對於明末時期大將徐石麒則認為袁崇煥表面主戰而實際主和,並以殺毛文龍示信後金[179]。
而在文人學術中,相關的爭議則更為突出。明末清初文人計六奇在《明季北略》主張袁崇煥以尚方寶劍誅殺毛文龍,如同宋朝時期秦檜用十二道金牌矯詔殺岳飛[180],但是認為崇禎皇帝殺死袁崇煥為冤[181]。中華民國初年,國學大師梁啓超在《袁督師傳》則讚賞袁崇煥在歷史中的重要作用為「以一身之言動、進退、生死,關係國家之安危、民族之隆替者」[182]。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毛澤東也主張袁崇煥為「愛國領袖」,並要求北京政府保護其祠廟[183]。
部分學者認為袁崇煥殺毛文龍為泄私憤[184]。也有說有證據毛文龍當時要降女真[185],袁崇煥殺毛文龍的事情「一無錯處」[186]。按袁崇煥上疏,毛文龍死前六個月早已無生(除非完全接受袁崇煥控制,而非名義服從),並不是因為毛文龍叛國。[187] 毛文龍被殺後有徐爾一[188] 等人上疏為其鳴冤。三個月後就發生了「己巳之變」,清軍兵臨北京城下,明廷大臣們多歸因於毛文龍死後女真無後顧之憂所致[189][190]。--------------------------------------------------------------------

袁崇煥:一代忠臣怎變成引狼入室的“漢奸”?--文史--人民網 - http://goo.gl/2NCEJd

言行要留好樣與兒孫!

【袁崇煥 原聯】

心術不可得罪於天地
言行要留好樣與兒孫

袁崇煥,明末大臣,屢有軍功,為人磊落方正。他撰此聯用以自警。

上聯講心術。 《管子.七法》云:「實也,誠也,厚也,施也,度也,恕也,謂之心術。」這裡的心術,指心地、思想意識,即應具誠實之心,外濟萬物,處事有度,寬以待人,雖萌之於心,卻天地可鑒,因此要加強自身修養,不做有負於人的事。言為心聲,行繫結果 ,作者在下聯進而提出個人一言一行,應注意為後代楷模。聯語立意甚高,遣詞明 白如話,而有籠括萬象之態。

帶髮效忠

清兵入關後,發布剃髮令:「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一六四五年七月二十三日 ,江陰人民憤怒地提出「頭可斷,髮不可剃」的口號,宣布起義,聚眾達二十多萬 人。人們推薦原為明代的江陰典史閻應元為首領。不久清軍調集二十萬大軍,幾百門大炮,日夜圍攻江陰。清豫親王多鐸也派人送來勸降書,說:「明朝已亡,何苦死守。」軍將領在勸降書的後邊寫上「願受炮打,寧死不降」然後以箭射還

閻應元在險惡的形勢面前,堅守孤城兩個多月。他在牆壁上寫下一副對聯:「七十日帶髮效忠,表太祖十六朝人物;三千人同心起義,存大明一百里江山。」

十月十日,江陰城陷。閻應元被俘,不屈而死。城內男女老幼,無一降者。@*

責任編輯:林芳宇

武夷下梅村 · 探訪萬里茶道第一村_洋光攝客_新浪博客 - http://goo.gl/p9vRkP

-----------------------

諸子百家看金庸(貳) - 羅龍治等 - Google 圖書 - https://goo.gl/i7GTL9

2016-04-16_1553532016-04-16_155334  

------------------------------

《格言聯璧》
 
[清]金蘭生先生編述
齊家類

 勤儉,治家之本。和順,齊家之本。
謹慎,保家之本。詩書,起家之本。
忠孝,傳家之本。
[譯文]:勤儉是治家的根本;和順是齊家的根本;保家的根本是謹慎;起家的根本是詩書;傳家的根本是忠孝。
 父母所欲為者,我繼述之。
父母所重念者,我親厚之。
[譯文]:父母親生前所期望的,我要繼承;父母親所垂念的人,我要厚待他。
 兄弟和,其中自樂。子孫賢,此外何求!
[譯文]:兄弟友愛,其中自有和樂。子孫賢良,此外還有何求。
 心術不可得罪於天地。
言行要留好樣與兒孫。
[譯文]:心術不可違背天地意志,言行舉止要給子孫做榜樣
 近處不能感動,未有能及遠者。
小處不能調理,未有能治大者。
親者不能聯屬,未有能格疏者。
一家生理不能全備,未有能安養百姓者。
一家子弟不率規矩,未有能教誨他人者。
[譯文]:親近的人不能受感動,就無法感化遠處的人。小事情不能調理,就不能治理大事。親友不能聯屬,就不能匡正關系疏遠的人,一家的生計不能照料,就不能安養人民,家中的子弟不守規矩,就不能教誨他人。
 雨澤過潤,萬物之災也。
恩崇過禮,臣妾之災也。
情愛過義,子孫之災也。
[譯文]:雨下太多,不僅不能滋潤萬物,反而造成漬災。恩寵太多,超過禮儀,是臣妾的災害。情愛多於義,則成為子孫的災害。
 安祥恭敬,是教小兒第一法。
公正嚴明,是做家長第一法。
[譯文]:安祥恭敬是教導小孩的第一法,公正嚴明是做父母的第一法。
 未有和氣萃焉,而家不吉昌者。
未有戾氣結焉,而家不衰敗者。
[譯文]:從來沒有家庭和睦而不興旺發達的,從來沒有家庭不和而不衰敗的。
 無正經人交接,其人必是奸邪。
無窮親友往來,其家必然勢利。
[譯文]:沒有正派人交往,這個人必定是個奸詐之徒;沒有窮困的親友往來,這個家庭一定是勢利眼。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