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aipei就是中國的殖民地
www.peoplenews.tw查看原始檔
攤開世界地圖,可以看到許多帶著國家所有格的地名。例如,在迦勒比海波多黎各島的東邊,可以看到British Virgin Islands(英屬維京群島);在南美洲巴西的北邊,則可以看到French Guiana(法屬蓋亞那);在東經165度、南緯15度附近,則可以看到American Samoa(美屬薩摩亞群島)。
些冠上國家所有格的地域,它們共同的特徵就是:這些地區都不是獨立國家,它們都是某個國家的海外領土,也就是以前人家所說的殖民地。
台灣在1960年代,一直用Formosa或Taiwan的名稱參加奧運。但到了1981年3月,卻硬生生被蔣經國等人改成Chinese Taipei,而且還陸續被用來當作更多國際組織中的名稱。Chinese是國家的所有格,Taipei則是地名,兩個字寫在一起,就像British Virgin Islands是英國的殖民地一般,Chinese Taipei的字面意思就是「中國屬台北」,就是中國的殖民地
中國一直沒有放棄併吞台灣的野心,台灣如果繼續用Chinese Taipei在國際社會露臉,無異就是直接承認台灣是中國的領土,承認台灣是中國的殖民地。為了國家安全,總統府實在不能繼續「維持現狀」



photo (37)photo (38)photo (39)  

【你可能還不知道】台日棒球對陣 誰是台灣第一勝?
By 聯合新聞網, udn.com查看原始檔六月 15日, 2017
A-A+
2017-06-15 10:12聯合報 記者洪哲政╱即時報導
海軍首開軍中球隊出訪先河,民國50年首次赴菲律賓進行友誼賽。圖/軍聞社(李憲宗提供)
分享
台灣棒球歷史上,首度擊敗日本首屈一指的球隊是哪一戰?
按照民間「耳熟能詳」的說法,都認為是民國57年台東紅葉少棒以7:0的懸殊比數擊敗由關西地方選拔出來的日本少棒明星隊。但國防部近期提出不同「史觀」,根據軍媒訪談棒壇耆宿,台灣對日「第一勝」,應是民國51年軍中球隊「海軍隊」在台以1:0擊敗當年甫奪得世界業餘棒球冠軍日本熊谷隊。
根據維基百科記載,民國57年8月24日的「中日少年棒球對抗賽」,是邀請賽性質,來台的「日本少年棒球明星隊」,成員是日本業餘棒球聯盟在接獲中華全國棒球委員會的邀請後,於7月間由日本關西地方選拔出來的。而根據軍媒訪問內容,海軍隊在台擊敗日本熊谷隊,則是友誼賽性質。
國防部軍聞社近期作一系列「軍中球隊」歷史紀錄訪談的報導,詳盡介紹早年「陸光」、「海軍」、「虎風」這幾支軍中棒球隊,回顧幾近失傳的軍中棒球隊歷史。報導中披露了這項「史觀」。
軍聞社報導中,專章提及較不為人知且隊史短暫的「海軍隊」,該社訪得海軍棒球隊早期隊員李憲宗,並取得保存完整的相冊,披露這段歷史。
軍聞社報導,李憲宗是一位從「六行庫時期」就馳騁場上的好手,所謂「六行庫」指的是臺北市銀行商業同業公會的六個創始會員,包括合作金庫、土地銀行、臺灣銀行、第一銀行、彰化銀行、華南銀行等,這六家行庫於民國37年分別成立球隊,並在臺北市新公園棒球場舉行第1屆銀行公會棒球賽,「六行庫時期」於焉形成,展開一段為期十多年的熱戰。
軍聞社報導,李憲宗談及加入「海軍隊」的緣由說,海軍隊創立初期尚未成為常態性編制單位,僅為了因應比賽臨時組隊。約在民國48年,海軍的江國棟少將到銀行去找他,說要正式成立棒球隊,希望他加入,李憲宗表示尚未達役齡,江國棟則要他先以聘僱人員身分進入海軍服務,並且再三表達希望他入隊的意願,李憲宗因此加入海軍隊;李憲宗當時還拉了華南銀隊友邱海清一起加入,每個月還可以領400元營養費,只要比賽或每月其中幾天訓練的時間上班即可,直到49年3月,李憲宗入伍當兵,才正式以軍職身分,每天生活在海軍隊裡頭。
李宗憲在訪談中提及,也許是海軍的長官組隊前花了功夫四處求才,當年海軍隊在場上可說是打遍天下無敵手,「海軍越來越強,主席杯、民生杯等連續好幾個比賽都是冠軍,那時候所向披靡,就跟沒有對手一樣,然後一直打到全國選拔賽冠軍。」
軍聞社報導,提起海軍隊最光榮的一戰,更可說是傳奇,一般國人提到我國史上首次擊敗日本球隊的紀錄,大多會想到民國57年,紅葉少棒擊敗日本少棒明星隊一役,但其實真正「史上第一次」的紀錄,是由海軍隊更早了6年所締造,那場比賽的主戰投手正是李憲宗。
李憲宗接受軍媒訪問說,民國51年,剛奪得世界業餘棒球冠軍的日本熊谷隊來臺訪問,和6支台灣隊伍進行友誼賽,戰績是5勝1敗,那唯一的一敗就是輸給海軍隊,他在那場比賽擔任先發投手完封九局,以1比0力克強敵。
李憲宗描述當時場景:「那時候,海軍馬上報去總司令部,總司令黎玉璽將軍剛好在左營開會,他一聽到我們打贏日本隊,馬上要會議暫停,向全場同仁報告一個好消息,說我們海軍棒球隊打贏日本熊谷隊,喔!很高興喔!大家都鼓掌、拍手,總司令說馬上犒賞3000塊給我們球隊,後來總司令還跟我照相。」
以上這段描述,從李憲宗保存完整的剪報紀錄當中,可以清楚看到完整內容。
除了這個歷史性的紀錄,海軍隊也在三軍的棒球隊當中,首開赴外訪問之先河。李憲宗表示,海軍隊首次出國是民國50年,在華僑安排下前往菲律賓訪問比賽,當時非常盛大,僑界許多人都到機場迎接,熱心的華僑還會找彼此同姓的宗親相認;直到民國53年,第三次訪菲前,國軍統合三軍的隊伍,籌組一支「國軍隊」前往,這也是各軍種球隊史上首次「合體」,陣容非常堅強,不過隊伍當然是以當時實力最強的海軍隊為主體,總教練也是由海軍隊的梁添松出任;而三軍所組球隊的場面就更大了,據李憲宗口述:「喔!那個場面不一樣,還要到總統府去拜見總統,跟參加一系列的活動,我都有照片在(相冊)裡面。」
軍聞社報導,海軍果然是向來自詡的「國際兵種」,從第一次出國訪問比賽、到第一次打敗日本隊伍,他們都是走在三軍最前頭,海軍隊的歷史成就,相較於陸光、虎風隊,毫不遜色。
民國53年,三軍共組「國軍隊」赴菲訪問,包括曾紀恩(左一)、李憲宗(左二)等名將均在陣中。圖/軍聞社(李憲宗提供)


 

東京奧運 日人挺台正名

2016-10-12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東京十一日報導〕TAIWAN IS NOT CHINESE TAIPEI!

日本「台灣研究論壇」等民間團體近兩百人,十日晚間在東京舉行「2020東京五輪(奧運)台灣正名集會」,呼籲日本民眾力挺台灣,讓台灣在二○二○年東京奧運會以「台灣」名義進場,同時通過決議文指出,「日本人民永遠站在台灣這邊」!

  • 「台灣研究論壇」會長永山英樹在「2020東京五輪(奧運)台灣正名集會」致詞時強調,台灣不是中國,也不是CHINESE TAIPEI,東京奧運會應該讓台灣以「TAIWAN」名義進場。(駐日特派員張茂森攝)

    「台灣研究論壇」會長永山英樹在「2020東京五輪(奧運)台灣正名集會」致詞時強調,台灣不是中國,也不是CHINESE TAIPEI,東京奧運會應該讓台灣以「TAIWAN」名義進場。(駐日特派員張茂森攝)

主持人「台灣研究論壇」會長永山英樹指出,台灣不是中國,也不是CHINESE TAIPEI,台灣就是台灣,他呼籲所有支持台灣的日本個人和團體串連起來,向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提議,在東京奧運會時讓台灣以「TAIWAN」名義進場,他也呼籲台灣人民和日本人民一起站出來。

目前,支持「台灣以台灣名義參加東京奧運」連署活動的日本人已超過五萬人,主辦單位希望能達到五十萬人,甚至一百萬人,形成壓力。

昨晚這場支持台灣以「TAIWAN」為名參加東京奧運的集會中,「在日台灣同鄉會」副會長王紹英、埼玉縣議會議員鈴木正人、前東京都議會議員土屋敬之、吉田康一郎、「亞洲民主自由連帶協議會」事務局長三浦小太郎、日本「櫻花」文化電視頻道代表水島總等人,都上台發表演講力挺台灣。

大會也通過決議文指出,在四年一次的奧運會中,全世界唯一不能用自己名稱參賽的就是台灣,台灣被迫以不倫不類的CHINESE TAIPEI名義參賽,完全是在幫助中國向全世界推銷「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謊言,日本政府、東京都以及日本奧委會(JOC)不應被中國利用,「日本人民永遠站在台灣這邊」。

棒協憑什麼搶標語趕學生
2016-09-02 06:00
推文到plurk

在台中舉行的亞洲青棒錦標賽,大學生舉著「台灣就是台灣,Taiwan is not Chinese Taipei」的布條,也沒招誰惹誰,棒協的工作人員竟悍然搶奪布條,趕人出場。
布條是私人財產,標語未違善良風俗,學生未妨害觀眾權益,三者皆受保障,棒協憑什麼奪人財產,限制人身自由?
體育署解釋因「依據Chinese Taipei的模式,是歷史上不得已、無奈的作法」。但棒協對學生盛氣凌人,動手動腳,哪像是不得已?
而體育署居然打算在「體育場外的入口處旁」設置專區供舉標語「以避免困擾」,這是變本加厲,將言論自由掃地出場,如此硬幹,體育署恐遭抗議。
長期接受「中華台北」遺毒的洗腦,台灣體育界缺乏「台灣主體意識」,在賽場上自我矮化,甚至自我奴化,即使在台灣的土地上亦然。
二○○七年,亞洲盃女子足球賽在台北市舉行,台灣球迷帶國旗進場為自己的球隊加油,竟遭取締;九年後,事態重演。
在自家土地舉標語、國旗,本屬天經地義,國際奧會根本不干預,反而是體育單位相煎太急,難道是因他們的背後都有藍營的人把持?
某電視台體育主播居然還嗆學生「政治滾出體育圈」,他的神邏輯是,舉標語的人若不認識球員,就應滾出球場。見他的大頭鬼,識見短淺,遠不如見義勇為、喝斥棒協的「便當哥」。
美國職棒大聯盟金鶯隊總教練休瓦特曾說「台灣就是台灣,跟中國一點關係也沒有」,他還請台灣記者不要再講「中華台北」去混淆他,因為「It’s not Chinese Taipei, it is Taiwan, B-i-g difference.」
休瓦特、便當哥和學生的腦袋都很清醒,但那些患了軟骨症的人,何時才能覺醒?(莊榮宏)

       

---------------------------------------------------

 オリンピックをはじめとするスポーツの国際試合で「台湾」ではなく「チャイニーズタイペイ」という言葉が使われています。
 チャイニーズタイペイは「台湾は中国の一部である」という中国政府の政治的な圧力によって生まれた呼称です。中国政府は国際スポーツを政治問題に利用し、自らの主張を国際社会に宣伝しています。
 台湾は台湾であり、中国ではありません。
 2014年のひまわり学生運動や2016年の総統選挙からも分かるように、台湾国内で台湾人としての強い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があることは世界中の人々が理解していると思います。
 そして現在、台湾では国際スポーツの会場で「台湾は台湾」という横断幕を掲げ、チャイニーズタイペイを使うことを拒否する運動が起きています。
 私たちは台湾の人々の声に共感し、チャイニーズタイペイではなく「台湾は台湾」であることを国際社会に求めます。
 多くの国の人々が賛同し、国際社会が認めることによって、チャイニーズタイペイという呼称を台湾に変えることが出来ると私たちは信じています。
 最後に、この署名を立ち上げた私たちは日本人の立場として、2020年の東京オリンピックで台湾代表が台湾の表記で出場することを切に願います。
 この署名は、日本国内の日本人と台湾人の有志が立ち上げました。
 私たちは世界中の国々で「台湾は台湾」と訴える様々なグループが出て来ることを望みます。
 私たちはこの署名を立ち上げましたが、訴える方法は一つではありません。思想と表現の自由を尊重し、自由にそれぞれの方法で平和的に行動する人々が増えることを望みます。

※2016/02/11に中国語訳を掲載しました。
※その他の言語で翻訳のご協力をして頂ける方がいましたら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キャンペーンの最新情報はホームページでご確認ください。
台湾2020東京
ホームページ http://taiwan2020tokyo.org
メールマガジン http://melma.com/backnumber_199142/
お問い合わせ info@taiwan2020tokyo.org
日本語 http://taiwan2020tokyo.org/2016/02/06/252/
中文 http://taiwan2020tokyo.org/2016/02/11/317/
English http://taiwan2020tokyo.org/2016/02/09/302/
----------------------------------------
*中文
提出對象: IOC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
■要求稱呼台灣而不是 “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
以奧運會為首的國際賽事總將「台灣」稱呼為 “Chinese Taipei”。
“Chinese Taipei”這個名稱是由於中國政府硬説「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的政治壓力下而產生的。中國政府將政治問題利用於國際賽事,向國際社會宣傳自我的主張。
台灣就是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及2016年的總統選舉結果,皆向國際顯示台灣國内台灣人的強烈台灣意識。
尤其近來在台灣舉行國際賽事時,會場内都出現「台灣就是台灣」的布條,進行拒絶使用 “Chinese Taipei”的公民運動。
我們贊同台灣人的聲音,共同向國際社會提出「台灣就是台灣,不是 Chinese Taipei」的要求。
相信只要有越多的世界友人和我們站在一起爭取國際社會的認同,就有將 “Chinese Taipei”改變成台灣的力量。
最後,站在我們日本人發起這個簽署活動的立場,懇切期望在2020年的東京奧運時,台灣代表能以台灣之名參與盛會。
這個簽署活動是由懷抱相同目標的日本國内日本人及台灣人共同發起的。
我們期待世界各國都能成立支持「台灣就是台灣」的團體。
參與這個活動的方法不僅是署名而已,希望能有更多的國際友人在尊重個人的思想及自由表現的前提下,共同以各自的方法來進行和平的運動。
Taiwan 2020 Tokyo
http://taiwan2020tokyo.org
----------------------------------------
*English
We require to call Taiwan rather than Chinese Taipei!
In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s of sports, “Taiwan” is called as “Chinese Taipei.”
The term “Chinese Taipei” was created by a political pressure of Chinese government based on an assertion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 Chinese government has been promoting its assertion across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by utilizing international sports competitions for political issues.
However, Taiwan is not China but definitely Taiwan.
As it is apparent from Sunflower Student Movement in 2014 and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Taiwan in 2016 as well, I believe that people across the world have understood the existence of strong identity as Taiwanese in the country.
Recently, a movement refusing to use the term Chinese Taipei has erupted in venues of international sports events setting up banners indicating “Taiwan is Taiwan.”
In sympathy with their claim, we ask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to recognize that “Taipei is Taipei” not Chinese Taipei.
We do believe it possible to change the term Chinese Taipei into Taiwan by approval from people in a lot of countries and recognition by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Finally, from a perspective of Japanese who have launched this signature campaign, we keenly hope Taiwan to participate by the representation of Taiwan in 2020 Tokyo Olympic Games.
This signature campaign has been launched by Japanese and Taiwanese volunteers in Japan.
We also hope that various groups to appeal “Taiwan is Taiwan” appear in countries across the world.
While we have embarked on this signature campaign, it is not the only method to appeal Taiwan’s identity. Based on respect of freedom of thoughts and expression, we hope that people who take actions freely and peacefully by their own method will increase.
Taiwan 2020 Tokyo
http://taiwan2020tokyo.org

台灣腕力奪冠軍 選手在中國賽場光明正大舉國旗

2016/08/04 19:41
 

〔記者蘇孟娟/台中報導〕台灣腕力協會的選手在中國登場的運動賽事中,身披國旗領獎更開口高唱國旗歌!

台灣腕力協會5名選手日前應邀赴中國廣東深圳參加一項腕力邀請賽,與來自日、韓等亞洲國家好手單挑,結果台灣腕力好手蔡偉仁一舉拿下80公斤級冠軍,蔡偉仁身披國旗上場領獎,大會也依照國際賽事比賽慣例播放國旗歌。

台灣腕力選手讓國旗與國旗歌在中國賽場上光明正大現身。(圖:江克宇提供)

協會理事長江克宇也參加90公斤級比賽,也是大會裁判之一的他說,當看到蔡偉仁拿著國旗站上頒獎台時,團員心情都很激動,他還在現場直播,給關心賽事的國人感受現場氣氛。

自己也在賽事中獲90公斤級第7名的江克宇說,台灣選手到世界比賽常有帶國旗被阻撓的情況,這次台灣國旗不但在中國賽事場光明正大上場,選手披著國家國旗上台領獎的感覺實在太爽了。

他說,尤其是蔡偉仁打敗韓國赫赫有名的好手後奪冠,披著國旗上台領獎,現場還播放台灣國旗歌,他真的感覺到自己眼眶熱熱的,真正感受到為國爭光的榮譽感。

台灣腕力選手讓國旗與國旗歌在中國賽場上光明正大現身。(圖:江克宇提供)

江克宇說,這次在深圳舉辦的「深圳費恩萊斯國際邀請賽」,有中國、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韓國等國家共200多名腕力好手上場較勁,他每次出國比賽均會自備國旗,這次能在中國的賽場讓國旗亮相,感受到超越政治的純運動賽事,且中國的觀眾也會替台灣選手加油,大家純為運動融為一體的感覺,真的很令人感動。

江克宇說,除蔡偉仁與他外,國內好手另包括蔡武智列70公斤級第7名;林瑋國拿到75公斤級第6名。

社評論】「中華台北」頌

推文到plurk
2016-07-04 06:00

◎ 黃居正
對於新政府代表在WHA演說中只提「中華台北」不提台灣,林全備詢時表示:「中華台北就是中華民國」,蔡英文也認為「稱謂上沒有被矮化」,引來綠藍罵聲不斷。其實兩人只是誠實表明,代表全中國的「中華民國」已經被繼承了,但是她殘存的部分,還繼續佔領著台澎附屬島嶼與金馬。這個地方性事實政府,世上超過170個國家都叫她「中華台北」。
林蔡被罵一定覺得很冤枉,「中華台北」在島內外早就無所不在、見怪不怪了啊。蔡英文領軍加入WTO的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其法定簡稱就是「中華台北」。目前能「有意義」參與的政府間國際組織,除WHA,ICAO大會外,從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到剛加入的北太平洋漁業委員會,也都是用「中華台北」。因為如果用「中華民國」,其代表權就會超過現在佔領的範圍,侵奪中華人民共和國自聯大2758號決議所取得的代表權,從而違反國際法。
那為何不直接自稱台灣?因為在佔領狀態下,台灣只是地理區域或俗稱。「中華民國」是統治台灣的當局而不是台灣,現在則叫做「中華台北」。君不見李登輝與馬英九在外面是被稱為「來自台灣(這地方)的總統」,蔡英文在友邦則自稱President of Taiwan(ROC)(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新政府更是才監交了「中華民國台灣省」主席的官位!
由此我們也就不難理解,何以民進黨版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僅涵蓋自1945年到1991年間的「威權統治時期」,因為「中華台北」的前身「中華民國」是從1945年才開始佔領台灣。在這之前的歷史不正義,並非「中華台北」所造成,且佔領國不能繼承取得台灣主權,要她如何負擔轉型責任?冤有頭債有主,「中華台北」堅持要原住民族把帳算清楚。
面對如上「中華台北」現狀,獨派一定會有為何與為誰而戰的感慨。千萬別這麼想,更切莫用擺爛「中華台北」來完成自決獨立。與制定國統綱領、聲稱台獨做不到,或是試圖以九二共識與中國共治台灣的前朝相比,蔡英文的「中華台北」已是70年來對台獨最友善的佔領者。獨派除應藉機徹底揚棄「台灣已事實上獨立」、「中華民國是台灣」等陳年詐術,更應效法被佔領地如巴勒斯坦、科索沃、伊拉克的人民,積極參與台灣的治理,培育新世代人才,共同建設「中華台北」為行使自決獨立的搖籃。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

不滿簽名「President of Taiwan」 郝龍斌稱矮化國名--------------台灣隊來了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總統蔡英文在出訪巴拿馬時,在留言本寫下「President of Taiwan(ROC)」。(圖擷自林俊憲臉書)
2016-06-27 11:4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總統蔡英文在出訪巴拿馬時,在留言本寫下「President of Taiwan(ROC)」,卻讓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相當不滿,認為這非常不恰當。
而前台北市長、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今天在臉書上對此發表看法,他認為,「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縮寫R.O.C.,這是我們的國名,是我們不斷希望國際承認的正式國名。」
郝龍斌指出,蔡英文在競選時強調她競選的是「中華民國」R.O.C的總統,「中華民國的總統到了海外,而且是邦交國,R.O.C.居然成為蔡總統筆下刮號內的備註。」
郝龍斌說,「何其諷刺,世界上僅有20幾個邦交國承認中華民國、承認R.O.C.,但我們的總統卻自己在的邦交國矮化我們的國名。」他對此不認同。
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昨天則在臉書上發文說,難道說台灣「有這麼丟臉、這麼難?」
總統蔡英文在出訪巴拿馬時,在留言本寫下「President of Taiwan(ROC)」(圖片取自蔡英文臉書)

-----------------------------------------

Chinese Taipei 林阿Q

推文到plurk
2016-06-09 06:00

◎ 林健次
行政院長林全說:「我認為Chinese Taipei其實就是代表我們中華民國,…Chinese Taipei背後的意思就是中華民國。」這句話使我想起一九二一年中國作家魯迅創造的中國名人阿Q。阿Q打不過別人、挨打,便自言自語說:「這個打是『兒子打老子』」,來安慰自己,以獲得精神上的勝利妄想。
無獨有偶,外交部長李大維稱致函WHO表達「重大關切」與「關切」就是抗議的意思。這也是阿Q精神。關切就是關切,抗議就是抗議,關切絕對不會等同抗議。
對照蔡英文接見林奏延時肯定林奏延的表現,並說「稱謂沒有被矮化」的事實,可見以上阿Q式的自慰,是府、院、部的一致見解與反應。
有關「Chinese Taipei」的稱謂,如果參雜各種不同的公開或私下的抗議/關切模式,可以有幾十種。茲選十種臚列於下:
一、不滿意,不接受,公開書面、口頭、舉牌抗議下參加,自稱Taiwan。
二、不滿意,不接受,公開書面、口頭抗議下參加,自稱Taiwan。
三、不滿意,不接受,私下信函抗議下參加,自稱Taiwan。
四、不滿意,無奈接受,自稱Taiwan,不自稱Chinese Taipei。
五、不滿意,無奈接受,不自稱Taiwan,也不自稱Chinese Taipei。
六、不滿意,無奈接受,自稱Taiwan,也自稱Chinese Taipei。
七、不滿意,但可接受,自稱Taiwan,不自稱Chinese Taipei。
八、不滿意,但可接受,不自稱Taiwan,也不自稱Chinese Taipei。
九、不滿意,但可接受,自稱Taiwan,也自稱Chinese Taipei。
十、不滿意,但可接受,不自稱Taiwan,卻自稱Chinese Taipei。
以上的十種當中,假如蔡政府能採用第一種模式,應該是多數台灣人民的卑微要求。國民黨以前的表現是第六種。沒想到蔡政府,參照林全院長在立法院的「不滿意,但可接受」說法,則是最低階的第十種,落後於國民黨,真是讓人扼腕。而且,以前只有代表團的名稱叫做「Chinese Taipei」,這次連二千三百萬人都是「Chinese Taipei」人了。
台灣人對自稱「Chinese Taipei」反彈最烈。假如真的因為和中國事先有諒解、必須自稱「Chinese Taipei」、不說會「地動山搖」,那請蔡政府向人民說明苦衷。假如「不說不會死」,那就是蔡政府的錯誤,請坦然向台灣人道歉!不要在國會殿堂公開扮演阿Q,欺騙得了自己、欺騙不了台灣人,徒然失去台灣人的信任。(作者為經濟學博士;曾任大宗物資公司駐台代表、總經理,淡江國際企業經營系主任)

自家場也不行?球迷亮「台灣不是中華台北」被刁難

2016-03-20 11:36
 
 
昨晚有球迷帶著「台灣不是中華台北」的英文布條去台北田徑場觀賞台對關島足球賽,被官方人員要求撤掉。(圖擷自球迷臉書)

昨晚有球迷帶著「台灣不是中華台北」的英文布條去台北田徑場觀賞台對關島足球賽,被官方人員要求撤掉。(圖擷自球迷臉書)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台北田徑場昨晚進行台灣對關島國際足球友誼賽,不少球迷熱情進場觀賽。卻有人爆出,觀賽時有球迷在觀眾席秀出「TAIWAN IS NOT CHINESE TAIPEI(台灣不是中華台北)」布條,卻被中華足球協會工作人員要求撤掉,理由是「外國媒體看得懂」。

一位網友昨晚在臉書指出,除了英文的「台灣不是中華台北」布條,現場還有帶去另一條中文的「台灣就是台灣,台灣隊加油」。工作人員卻以外媒看得懂英文為由要求撤掉英文布條,讓他怒道:「「中華」的運動協會不但不會向奧委會爭取正名台灣,而且還不准我們向國際傳達我們不是中華台北。」

該網友早上也發文補充,「中華台北」並非台灣在國際賽事「不得不」的選項,像日本的報紙都已稱呼我國為台灣隊;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是唯一不限制我國用「中華台北」名義出賽的國際賽事。若是擔心喊出「Taiwan is not Chinese Taipei」會招致奧委會停權,「那恐怕是有一種假想在認為世界全都是中國的,根本就是害怕妄想症。」

事件傳到台大批踢踢,鄉民對此也相當不滿:「國外就算了,連台灣也要搞這招」、「悲哀到布條都被禁止」,有人還建議說,乾脆改掛「Taiwan No.1」布條。

球迷在臉書爆料,工作人員以「外媒看得懂」為由,要求收起布條。(圖擷自球迷臉書)

球迷在臉書爆料,工作人員以「外媒看得懂」為由,要求收起布條。(圖擷自球迷臉書)

網友拍下要求撤旗者的照片。(圖擷自為台獨啟程臉書社團)

網友拍下要求撤旗者的照片。(圖擷自為台獨啟程臉書社團)

自家場也不行?球迷亮「台灣不是中華台北」被刁難
m.ltn.com.tw查看原始檔

昨晚有球迷帶著「台灣不是中華台北」的英文布條去台北田徑場觀賞台日足球賽,被官方人員要求撤掉。(圖擷自球迷臉書)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台北田徑場昨晚進行台灣對關島國際足球友誼賽,不少球迷熱情進場觀賽。卻有人爆出,觀賽時有球迷在觀眾席秀出「TAIWAN IS NOT CHINESE TAIPEI(台灣不是中華台北)」布條,卻被中華足球協會工作人員要求撤掉,理由是「外國媒體看得懂」。

一位網友昨晚在臉書指出,除了英文的「台灣不是中華台北」布條,現場還有帶去另一條中文的「台灣就是台灣,台灣隊加油」。工作人員卻以外媒看得懂英文為由要求撤掉英文布條,讓他怒道:「「中華」的運動協會不但不會向奧委會爭取正名台灣,而且還不准我們向國際傳達我們不是中華台北。」

該網友早上也發文補充,「中華台北」並非台灣在國際賽事「不得不」的選項,像日本的報紙都已稱呼我國為台灣隊;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是唯一不限制我國用「中華台北」名義出賽的國際賽事。若是擔心喊出「Taiwan is not Chinese Taipei」會招致奧委會停權,「那恐怕是有一種假想在認為世界全都是中國的,根本就是害怕妄想症。」

事件傳到台大批踢踢,鄉民對此也相當不滿:「國外就算了,連台灣也要搞這招」、「悲哀到布條都被禁止」,有人還建議說,乾脆改掛「Taiwan No.1」布條。

-------------------------------------

「祖國」抹煞的台灣第一奧運選手!留學早稻田、指導楊傳廣,卻無法代表中華隊 - http://goo.gl/iYXi2p

----------------------------------------

是「台灣隊」還是「中華隊」?台灣棒球史上一頁被遺忘的政治角力 - http://goo.gl/Wuik37

-----------------------

---------------------------------

1968/8/25 中華民國棒球作弊紀念日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goo.gl/N3RC2i

1968/8/25 中華民國棒球作弊紀念日

twmemory_011069

「 7:0 」

如此懸殊的比數,出現在五十年前一場不對等的比賽:1968年8月25日,紅葉國小少棒隊擊敗「世界少棒冠軍日本和歌山隊」。這隨即引爆了中華民國的國族意識,並且在官方媒體口徑一致地宣傳下,「用樹枝打鵝卵石練習」的傳說隨即將紅葉隊推上了神話的高峰。

前面一段至少有三樣東西是假的。首先,「少棒隊」是假的,為了取勝,紅葉國小校長胡學禮等人不惜以超齡隊員冒名參賽,這個伎倆首先被用在 1967 年 4 月的全省第 19 屆棒球賽,投手江萬行冒充胡武漢,直到隔年對日本的比賽,場上九名球員只剩下三名是真的。
其次,「世界少棒冠軍日本和歌山隊」是假的,事實上,來台比賽的是由日本業餘棒球聯盟在當年七月間自日本關西地方選拔集訓而成,應中華全國棒球委員會邀請前來比賽的「日本關西少棒隊」,卻在黨國媒體的手上硬生生高了幾個等級。
紅葉少棒隊成名前,即使經費並不充裕,其實都仍以算是正規的球具練習「用樹枝打鵝卵石」這樣誇張說法的流傳,更反映了當時造神運動的不遺餘力

中華民國政權官方默許下,以超齡球員作為工具獲取不名譽的勝利,演變成籠絡民心的政治籌碼。這款手段,也對一些開口閉口「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的論述留下了最諷刺的見證。

#他們的日子我們幫他們紀念
1968年8月25日 中華民國棒球作弊紀念日

想知道更多?
台灣的超齡少棒與國族神話(管仁健/著)
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308353954

--------------------------

台灣隊還是中華台北?這些照片告訴你真相!

1951年的國家成棒代表隊,也是台灣史上第一支國家隊。(圖擷取自PTT)

2015-09-21  14:32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台灣近期舉辦多項國際體育賽事,不少民眾都會到現場舉起「台灣就是台灣,別說中華台北」等標語,引起外界討論,台大研究生林冠志翻出歷史照片「說話」,發現原來以前台灣參與國際賽事,正是用「台灣隊」,而非用其他名稱;文章曝光後,引起網友推爆「拎爸我台灣人啦!」

有民眾因在瓊斯杯現場掛上「別再說中華台北了,台灣就是台灣」旗幟,讓富邦勇士籃球隊總教練顏行書在臉書上質疑「聖地淪陷」,卻引起網友砲轟,更引爆台灣隊還是中華隊討論。

林冠志在PTT上PO出《台灣隊?中華台北隊?讓照片說話》一文,並貼出歷史照片讓它說話,內文指出,台灣史上第一支國家隊在1951年,當時的台灣剛離開日本統治,而這支國家隊的對外名義,用的正是「台灣隊」,而在1964年的日本東京奧運時,台灣參加使用的名義仍是台灣,也加註中華民國小字。

最大轉折點是到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後,因為國際認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所以到1979年10月,國際奧會以62:17的懸殊票數,台灣奧會被更名為「中華台北奧林匹克委員會」,並決議台灣不得使用中華民國國旗、國歌及國徽,也因此在1980年的莫斯科奧運,台灣因為「一個中國」與代表權名稱等政治問題缺席奧運。

1981年,國際奧會和我國在洛桑正式簽訂協議,並發表聯合聲明,至此,我們變成了「中華台北隊」,相較於1951年就使用的台灣隊,中華台北隊這個名字是在折衝吞忍之後,於1981年才開始不得不使用的名稱。

有的人認為講中華隊沒有矮化,林冠志表示,國際賽事中,台灣的代號是TPE(台灣隊),「用國家城市的地名為國家隊命名,難道不是矮化嗎?」

林冠志說,國際為了轉播和計分的方便,大部分都會自動幫台灣正名,但台灣自己還要求自己人必須說「中華隊」,甚至說出「聖地淪陷」等話語,他認為,體育就是國力的延伸,而國力的強弱,正來自政治,他也感嘆,「台灣人為台灣隊加油,卻變得如此的困難」。

網友看完文章後,引起討論,網友質疑,「最蠢的就是啥,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講中華都是黨國洗腦下產物」,「國民黨自我矮化,讓自己走不出去」;網友也向電視台呼籲「請台灣的體育頻道,不要再用TPE」。

1964年日本東京奧運,當時台灣參加奧運所使用的名義仍然是「TAIWAN」,但加註了「中華民國」四個小字,也留下了台灣以「TAIWAN」字樣進場參加奧運。(圖擷取自PTT)

2004雅典奧運棒球,台灣對上日本,左上角我們的代號是「TPE」,也就是台北隊。(圖擷取自PTT)

-------------------------------------------------

-------------

日本發起台灣以台灣名義參加2020東京奧運


日本發起了一個「台灣2020東京」,希望支持台灣的網友連署「中華台北」在2020年東京奧運時可以正名為「台灣」參賽。(圖:取材自「台灣2020東京」網站)
字級:最小字型預設最大字型
分享到 Facebook分享到 Plurk分享到 Twitter2016年02月10日17:56
本內容由民報提供


(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就在小年夜(2/6)那天,在日本發起了一個「台灣2020東京」「台灣不是中國,日本人支持台灣」的專屬網站,希望支持台灣的網友連署「中華台北」在2020年東京奧運時可以正名為「台灣」參賽。
這個支持台灣正名參加東京奧運的文章,除了在2月6日發出日本版之外,昨天(9日)也推出英文版。

這封標題為《我們呼籲將中華台北正名為台灣!》的專文中強調,台灣之所以被叫做「中華台北」,主要是因為中國政府在國際上的打壓所致。特別是在國際體育賽事中,「台灣」因為會籍登記的關係,長期以來都被稱為「中華台北」。

問題是「中華台北」這個詞,其實是來自中國政府的政治壓力,希望透過不斷地國際賽事曝光的機會,在國際上創造一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假象。

「然而,台灣不是中國,台灣就是台灣。」這個網站中明白這樣說到。文章裡還細數從前年的太陽花學生運動和甫熱鬧落幕的台灣總統大選為例......(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

ekLKj9I28Jnvp2lKQoCN6WEfvrxVzm8ksLh4z0lj0sp79r7ZG  

台灣隊還是中華台北?這些照片告訴你真相!

1951年的國家成棒代表隊,也是台灣史上第一支國家隊。(圖擷取自PTT)

2015-09-21  14:32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台灣近期舉辦多項國際體育賽事,不少民眾都會到現場舉起「台灣就是台灣,別說中華台北」等標語,引起外界討論,台大研究生林冠志翻出歷史照片「說話」,發現原來以前台灣參與國際賽事,正是用「台灣隊」,而非用其他名稱;文章曝光後,引起網友推爆「拎爸我台灣人啦!」

有民眾因在瓊斯杯現場掛上「別再說中華台北了,台灣就是台灣」旗幟,讓富邦勇士籃球隊總教練顏行書在臉書上質疑「聖地淪陷」,卻引起網友砲轟,更引爆台灣隊還是中華隊討論。

林冠志在PTT上PO出《台灣隊?中華台北隊?讓照片說話》一文,並貼出歷史照片讓它說話,內文指出,台灣史上第一支國家隊在1951年,當時的台灣剛離開日本統治,而這支國家隊的對外名義,用的正是「台灣隊」,而在1964年的日本東京奧運時,台灣參加使用的名義仍是台灣,也加註中華民國小字。

最大轉折點是到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後,因為國際認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所以到1979年10月,國際奧會以62:17的懸殊票數,台灣奧會被更名為「中華台北奧林匹克委員會」,並決議台灣不得使用中華民國國旗、國歌及國徽,也因此在1980年的莫斯科奧運,台灣因為「一個中國」與代表權名稱等政治問題缺席奧運。

1981年,國際奧會和我國在洛桑正式簽訂協議,並發表聯合聲明,至此,我們變成了「中華台北隊」,相較於1951年就使用的台灣隊,中華台北隊這個名字是在折衝吞忍之後,於1981年才開始不得不使用的名稱。

有的人認為講中華隊沒有矮化,林冠志表示,國際賽事中,台灣的代號是TPE(台灣隊),「用國家城市的地名為國家隊命名,難道不是矮化嗎?」

林冠志說,國際為了轉播和計分的方便,大部分都會自動幫台灣正名,但台灣自己還要求自己人必須說「中華隊」,甚至說出「聖地淪陷」等話語,他認為,體育就是國力的延伸,而國力的強弱,正來自政治,他也感嘆,「台灣人為台灣隊加油,卻變得如此的困難」。

網友看完文章後,引起討論,網友質疑,「最蠢的就是啥,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講中華都是黨國洗腦下產物」,「國民黨自我矮化,讓自己走不出去」;網友也向電視台呼籲「請台灣的體育頻道,不要再用TPE」。

1964年日本東京奧運,當時台灣參加奧運所使用的名義仍然是「TAIWAN」,但加註了「中華民國」四個小字,也留下了台灣以「TAIWAN」字樣進場參加奧運。(圖擷取自PTT)

2004雅典奧運棒球,台灣對上日本,左上角我們的代號是「TPE」,也就是台北隊。(圖擷取自PTT)

國際為了轉播和計分的方便,大部分都會自動幫台灣正名。(圖擷取自PTT)

----------------

請一起為「台灣隊」加油!

推文到plurk
2015-09-18 06:00
亞洲棒球錦標賽正在台中進行,棒球是我國的「國球」,許多人熱烈前往觀賞這兩年一度的國際賽事。觀眾席上,有洋人拿我國國旗吶喊,有人為我們的國家代表隊加油,也有人舉著「中華隊好棒!」的看板。會場外,還有關心國家正名的人士高舉中英文標語,訴求「別再說『中華台北』了,台灣就是台灣」,呼籲國家棒球隊要正名為「台灣隊」,並號召民眾一起聲援。
所有這些,一如近年大多數國際比賽,主要是因亞錦賽採所謂「奧會模式」:我國參賽的國名是「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簡稱TPE),以「梅花內含五環標誌」旗取代國旗,國歌同樣被迫以國旗歌替代。所幸由於「奧會模式」效力不及於觀眾席,熱心的觀眾得以各種表達方式,為我們的國家隊加油;但在自己國家舉行的國際比賽,不能與其他五國一樣名正言順,以正常國家名分旗歌參與,實在是我們國家的一大憾事。
正因如此,我們肯定並贊同公民團體的訴求,請國人一起為我國代表隊加油打氣,並從以「台灣隊」稱呼代表我們國家的隊伍為起點,爭取自己國家在國際比賽應有的名分與尊嚴。
以「台灣隊」稱呼國家隊,較諸「中華隊」自然、簡單且明白,這是由於在國際民間的比賽場合,從主辦單位到新聞媒體,一般習以「台灣」稱呼我們的國家。以今年在美國職棒戰績絕佳的紐約大都會隊為例,上月十四日邀台灣饒舌天后葛仲珊表演並擔任開球貴賓,現場秀出客家山歌、閩南舞曲、台灣觀光影片,讓四萬紐約客享受仲夏「台灣之夜」。這是大都會第十一個年度舉辦台灣日活動,前此李安、曾雅妮、魏德聖、盧彥勳都曾參與,電影KANO也出現片段。
必須強調,要在國際社會正名,須從我們自己正名做起。以「中華隊」稱呼我們的國家代表隊,如果是指「中華台北隊」,形同配合國際奧會踐踏我國尊嚴;若係指「中華民國隊」,翻成英文不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隊」混淆。台灣運動員參與國際比賽,如果我們自己捨台灣不用,而仍在為「中華隊」加油,如何期待國際間準確稱呼?
波多黎各是範例。兩年半前,在我國曾打入八強的世界棒球經典賽中,得到亞軍的波多黎各雖是美國海外自治領地,但參賽的名稱與旗歌絕無遭矮化,名正言順,波多黎各就是波多黎各。台灣投手陳偉殷所效力的金鶯隊總教練休瓦特(Buck Showalter)就此說得最中肯:「我自己做過功課,不要再說中華台北啦!台灣就是台灣,跟中國一點關係也沒有。」
事實上,國際奧會早年曾有意讓我國以「台灣」或「福爾摩沙」名義參與,但由於兩蔣執迷於「漢賊不兩立」思維,加上中國打壓,以致後來協商出極其屈辱的「奧會模式」。如今當政者,在國際比賽既不敢自表「中國隊」,也不稱「台灣隊」,卻以「中華隊」自欺欺人。演變至此,乃屢屢出現外國媒體已慣常以「台灣隊」相稱,台灣卻仍有自稱「中華隊」的怪象。
改「中華隊」為「台灣隊」,有人或以「政治活動進入球場」為由,主張「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這當然是禁不起推敲的自虐之語。台灣今天在國際奧會及相關場合賽事陷入被矮化的困境,就是政治打壓的結果;即使我們短期內未必足以打破「奧會模式」,但在民間比賽的許多國際場合,可致力改變者仍須積極以赴。除了在運動比賽多下真功夫,培養人才,於國際間出現更多台灣之光,至少要從我國主辦的國際比賽起,包括進行中的亞錦賽、兩個月後的第一屆世界十二強棒球賽,到兩年後的世界大學運動會,台灣都能展現運動實力與熱情,在國際間終有出頭天的日子。
這一切,請從一起為「台灣隊」加油做起!

陳鏞基在2006年世界棒球經典賽﹝WBC﹞賽後訪問糾正中國籍口譯員:「我代表台灣隊!」

 

 

台日大戰 球迷高掛「台灣就是台灣」旗幟
2015/08/30 08:18

 

 

現場球迷高掛旗幟,引發討論。(取自「台灣就是台灣,別再說中華了!」臉書活動專頁)

〔體育中心/綜合報導〕瓊斯盃開幕戰由「台日大戰」揭開序幕,宣佈最後1年代表國家隊出征的「野獸」林志傑,帶頭砍下全場最高18分,最終延長賽以84比82驚險勝出。

瓊斯盃首日即吸引近萬球迷,新莊體育館全場座無虛席,連場邊、走道都站滿球迷,實為近年罕見盛況。值得一提的是,現場有群球迷在2樓掛上「別再說中華台北了,台灣就是台灣。」的旗幟,相當引人注目。

原來,這是由球迷在臉書上發起的活動,號召球迷進場為台灣男籃加油。不少球迷與網友認為,國家隊名的稱呼攸關國家認同,體育賽事更需重視正名問題,何況球員並非全來自台北。

--------------------------代表  台灣隊

體育作為一種政治

推文到plurk
2015-09-01 06:00
◎ 西區老二
今年剛落幕的世界田徑錦標賽,斯洛伐克男子競走選手Matej Tóth奪得斯國史上第一面IAAF金牌,當他通過最後一圈即將進入鳥巢體育場時,他的隊友遞了一面國旗給他,他披著這面國旗完成比賽。這一刻,他不只是為個人,更是為斯洛伐克而戰。
台灣的運動選手又是為誰而戰呢?日前,就在台灣主辦的瓊斯盃男子籃球邀請賽,當球迷在比賽場館二樓掛上「別再說中華台北了,台灣就是台灣」的布條,對此前籃球國手顏行書表示,以為熱愛體育是台灣目前最單純的事,但「沒想到還是淪陷!」
事實上,根本沒有「XX歸XX、政治歸政治」這回事,一個國家的文創產業、體育環境,都是政治!不然沒辦法解釋為什麼「中華台北」的球員,有的打假球、有的不願意留在台灣打球……反觀陳鏞基在2006年世界棒球經典賽﹝WBC﹞賽後訪問糾正中國籍口譯員:「我代表台灣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WXlaU_C8T0;2:57)以及堅持以台灣國籍參賽的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大獎得主曾宇謙,許許多多辛苦付出與血汗練習,不都是為了讓世界「看見台灣」?
甚至我們可以說,體育作為現代型文明版的國力展示戰爭,它本身就是一種政治,考驗的不只是一國的經濟、科技水準與資源分配合理性,更關乎制度、精神和文化的深耕。尤其是瓊斯盃﹝William Jones Cup﹞在歷史上,從來不是國際奧會的正式比賽,自始就是在國際奧會開除中華民國會籍之後,為了讓「中華民國隊」猶有一息尚存餘地而由台灣花錢主辦的政治產物。從ROC變成Chinese Taipei,難道就不是政治?自己辦爽的比賽當然自己作主,70年代在國際形勢最孤立的時期還可以叫做ROC,同理現在也沒有理由不能以Taiwan為名!當要叫什麼名字是由我們自己決定的,還把別人強加的假名當作自稱,就像被吃豆腐還自我安慰的說是國際禮儀,未戰先低頭,如何凝聚運動場上不可或缺的認同感與榮譽感?
有人說:「別再說中華台北了,台灣就是台灣。」是一個對內喊爽卻走不出去的口號,堅持用台灣那真的是一個國際比賽都不要參加了。
錯了!楊傳廣是代表哪個國家得到奧運十項全能銀牌?正是「台灣」!
包括FIBA國際籃球總會、國際奧會以及聯合國均曾表示若中華民國願正名為「台灣」,就得以繼續留在聯合國並參加各種國際性的體育賽事;1956年我們參加墨爾本奧運的名稱是Formosa、1960年羅馬奧運則以Taiwan名義參賽。
到了1976年是政府不願用台灣取代中華民國而在蒙特婁奧運退團抗議,在聯合國也是不願承認中華民國就是台灣而退出,自拒於國際社會之外。卻又在1981年自甘接受中華台北這個「喪權辱國的不平等稱謂」。很明顯這是過去中華民國蔣政權走向「死路外交」的歷史錯誤,若我們不開始真誠的把台灣當作唯一立足點,積極主張這個美麗的名字,就無法向國際社會邁出抬頭挺胸的一步。
中華民國不是台灣的護身符,台灣才是中華民國的保護傘。走不出去的,是中華民國,不是台灣。(作者為台大籃球校隊前隊員、資深鍵盤球評)

--------------------------------------

瓊斯盃之大雄幫技安說話

推文到plurk
2015-09-01 06:00
◎ 陳子瑜
瓊斯盃期間,前籃球選手顏行書在臉書上批評宣傳「台灣不是中華台北」的群眾,引發爭議而緊急撤文。此舉令人想起數年前國際賽時,緯來主播蔡明里也有類似的「中華隊就是中華隊,什麼中華台北」言論。其中的共通處,就是凸顯出兩種悲哀。
第一種悲哀,來自於我們無法用正常名稱參與國際事務的悲哀。無論是中華民國,或者是台灣,一律都在中國的「一個中國」原則下,遭到打壓,致使不得不以諸多宛若文創的名稱,像是台澎金馬關稅實體,來參與國際事務。而中國國民黨又因無法真誠向國人交代自己的無能,以各種不同的謊話來哄騙國人,其中佼佼者,自然就是與自認為正統的中華隊與非正統的大陸隊之對比,以及「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的鴕鳥修辭。
第二種悲哀,來自於「謊言說一千遍就會變成真實」,使用中華台北之名,是被打壓的結果,然而在上述的雙重壓迫之下,台灣社會居然也逆來順受,甚至捍衛起「中華隊」這種妾身未明又被吃豆腐的名號,不得不說是一種奇哉怪也。這就好比大雄被技安欺負久了,竟然演化出一種依賴感與習慣,甚至當有人挺身而出質疑時,還幫技安說話呢。
其實這類的爭議與笑話,在台灣社會各界屢見不鮮,過去戒嚴時期或許為了保護自己而不得不逢場作戲。但是如果到了民主時代,還不願意去自省其中的荒謬,讓自己擺脫思想的箝制,繼續抱持著鴕鳥心態不願面對真實,恐怕才是最大的悲哀。(作者為業餘翻譯,台大政治所碩士)

-----------------------------

寫給他這樣一個有血有肉的朋友

推文到plurk
2015-09-01 06:00
姚人多
我認識王丹很多年了。他是我朋友,一個很好的朋友。
我常常忘了,他是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學運領袖。我也常常忘了,要站在他的角度與立場,去想想他的前半生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波折與打擊。平常我們兩個人見面的時候,多半是在抱怨與開玩笑。他抱怨台灣怎麼會這樣子,我則抱怨中國怎麼會那樣子。他認為我對台灣獨立的看法過於樂觀,我則回敬他對中國的民主改革過於浪漫
不過,玩笑歸玩笑,在我跟他的心裡都知道,在這個鬱悶的年代中,不管是身為台灣人或中國人,彼此的身上都有許多沈重的負擔。我們有不同的夢,可是注定要緊緊糾纏在一起。
一個月前,他拿了這本新書給我(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831/680942/),請我寫個序。我第一個反應是訝異。我不是中國問題專家,對於中國的瞭解也不是很深入,為他這樣一本幾乎像是中國「百科全書」的著作寫序,真是讓我受寵若驚。
不過,他的解釋令我無法拒絕。他告訴我,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現在是台灣社會科學界,從事中國研究的重鎮。我身為這個所的所長,可以這個角度來切入。
於是,我便把這個困難的工作接下來。然後,我就展開了我個人的中國研究之旅。很多個夜晚,我看著他書中所寫的東西,一方面驚訝於自己以前對中國的無知,另一方面也驚訝於他犀利的筆鋒與敏銳的觀察力。
簡單的說,從他的書中,我看到了一個以前不認識的中國。或者應該這樣說,我看到了那個中國官方不想讓學界及外界認識的中國。這本書裡面沒有對中國經濟改革的歌頌,也沒有對中國共產黨統治技術的稱讚,更沒有那種大中國主義式的情懷。王丹寫的是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本質,他寫的是中國的黑暗面,是那個社會因為極權統治所導致的種種扭曲。
這本書是他個人的自問自答。他自己問了七十個有關於中國的問題,然後一一提出他個人的回答。之所以要採取這種方式寫作,是因為有他感於目前許多關於中國的著作,並無法如實呈現他的祖國。於是,他想導正,他想用他的方式,帶著大家來認識這個複雜而神秘的國度。
再說一遍,我不是中國問題專家,對於他書中所說的內容,很多時候我無從分辨誰是誰非。不過,身為一個學者,難免有一些職業病。而且,既然要認真的幫他寫序,總是要把這七十個問題的答案來來回回盤整過幾遍,找尋它們間的關係。換句話說,我想透過釐清這七十個問題來幫助讀者,歸納出王丹眼中的中國到底是什麼。
可是,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我開始遭遇了一些難題與困惑。
這些困惑我把它歸納成三個方面來講。
首先當然是最重要的問題,中國究竟會不會在短時間之內展開民主化的工程?王丹給我們兩個不一樣的答案。比如說,在回答第2個問題時,他告訴我們,中國唯一確定的就是它的高度不確定性。換句話說,沒有人知道。
然而,他在回答第28個問題時,卻是這樣說,中國共產黨目前乃腐而不敗。腐,因為這個政黨,樹幹裡面已經千瘡百孔。不敗,乃是因為社會危機還沒有嚴重到撼動當局的程度。中國目前還沒有到風雨飄搖的時候。腐而不敗的狀態,使得中共政權不會很短的時間內就陷入危機。
其次,是他在看待中國共產黨黨內改革的可能性上。他在回答第3個問題的時候說,太子黨不是鐵板一塊。第14個問題時說,從趙紫陽身上,他看到,中共黨員中,也有理想主義性格,這也是他對中國民主化充滿信心的原因之一。然後,同樣的樂觀主義也出現在第23個問題的答案上。他認為,中共內部有人可以與之合作,比如說胡耀邦、趙紫陽。共產黨是一個惡質的政治組織,但是並不是每一個共產黨員都是惡人。
然而,在這本書中的其他地方,他卻展現了悲觀的那一面。其中最明顯的例子是他在回答第20個問題時,他表示,中國不會出現戈巴契夫,因為政權裡面的人,黨性高於人性,我們不能把希望寄託在個人身上
最後一個困惑是,他到底把民主改革的希望放在誰身上的這個問題。在第7個問題的答案中,他告訴我們,中國的極權過於荒謬,最終將因為執行的人不相信這個制度而崩潰。在第18個問題的答案中,他卻說,「中國的撕裂式改革,往往是在某一地區,某一領域撕開一個口子,然後逐漸撕裂拉大,最後導致整個局面的改變。今天中國問題之所在,我們沒有當年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那樣來自上層的撕裂者」。然後,在第40個答案中,他又把希望放在不同的人身上,他認為,「陳紀恩這種地方行政菁英,很有可能是改變中國的人」。
王丹自相矛盾嗎?
某個角度來說,他是矛盾的,但是,我會說他的矛盾不是學理上的矛盾,而是情感上的矛盾。而且,他的矛盾是根源於他的期待,他的痛苦,以及他對民主的熱愛。他跟中國一樣複雜,他身上同時存在著樂觀與悲觀,同時相信光明與黑暗。換句話說,在這本書中,讀者將不只看到真實的中國,他們還會看到真實的王丹。
我相信,任何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多少都會有一些掙扎與徬徨,有時候他覺得國家的未來希望無窮,有時候則覺得黯淡無光;有時候覺得事情即將要轉變,有時候又覺得一切可能得重頭來;有時候覺得民主即將在這一群人身上展開,有時候又覺得另外一群人比較有機會。
心裡知道總是會有光照進這個國家,但是不知道光何時會來,從何處來,更不知道誰會把光帶進來,這不就是他這一代的中國人,尤其是像他這樣一個經歷過百般磨難的中國人的寫照嗎?
我認識的王丹,高興的時候就會大笑,難過的時候就會痛哭,生氣的時候就會罵人。他從不掩飾,他也從不假裝客觀中立。對於中國的民主,他在絕望中期待,又在期待中受挫,最後在受挫中重新期待。他苦苦找尋答案,不厭其煩地一再重來。這篇序就是寫給他這樣一個有血有肉的朋友。
衷心的祝福他,在離開清大之後,日子仍然一切順遂。想跟他說,如果我們都還有三十年可以活,我們各自的夢想也許都會實現。(作者為清華大學社會所所長)

 

2015年08月31日00:14
本週,我將發行我的新書:《關於中國的70個問題》。想寫這本書,一半是被一些西方和臺灣的學者氣的,一半是為了關心中國發展的青年學生,包括臺灣的和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

先說學者的部分。這些年來,無論是西方一些國家的經濟學家,甚至一些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還是臺灣的某些所謂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無時無刻不在給外界灌輸一幅中國盛世的清明上河圖。這個圖景看起來光輝璀璨,什麼“經濟長期快速增長”啊,“全球經濟的帶頭羊”啊,“世界的製造工廠啊”等等,再加上中國人消費力的近乎神話的描述,以及那些高樓大廈的圖片證明。錦上添花,謳歌強者,從來都是一些知識份子的吃飯伎倆,剛才我提到的那些學者,可以說是把這樣的伎倆發揮到淋漓盡致。

我們當然不能說這些學者說的都是錯的,實際上,他們說的大部份內容都可以在中國的現實中得到印證,各種數據也支持了他們的觀點。但是,他們的問題在於,他們對於中國的發展只說了一半,而絕口不提另一半;他們只談發展和繁榮,但是迴避勞工權益的受損;他們讚嘆建設的速度,但是不願意提及各類豆腐渣工程造成的人員傷亡;他們看到了共產黨的經濟成績,但是對於共產黨政治統治的斑斑劣跡,卻完全假裝看不到。他們描述的內容都對,但是他們的描述本身,在方法論上是錯誤的,因為他們只說了一半。更何況,他們還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地,回避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到中國去,所看到的東西,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實的。這個問題,其實很關鍵。也許就是因為太關鍵,所以他們很少觸及。

而我要談的關於中國的70個問題,就是要把他們“自我審查”而不敢說的那些中國的另外一些東西說出來。我當然也無意自誇,認為我指出的中國就是關於中國的全部真相,但是,我希望,我的對於有關中國的70個問題的討論,至少可以作為一種必要的補充。至少,正反兩種意見都要聽,你不能因為我們的立場是反對派,就不聽我們的聲音。

再來就是學生的部分。

現在越來越多的青年學生開始對中國問題產生興趣,畢竟中國離大家是越來越近了,想不關心都不可能了。但是我深切地感到,過去,我們在大學的課堂上,在媒體的討論中,關於中國問題,實在是過於視野狹窄了。

現在關於中國的討論,基本上只從兩個角度切入:政治和經濟。我認為這是認識中國最大的誤區。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中國或許是一個正常的國家,但是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在中國的社會中,政治和經濟都是扭曲發展的,如果我們只看到了政治和經濟的層面,而忽略了集體心態,道德水準,獨生子女一代的心理素質,關於國家暴力的歷史記憶,以及全國性蔓延的謊言現象等等,你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中國。你就會只看到中國的表面,而且看得雲山霧罩,不明所以。這個道理其實也很簡單,因為沒有一個國家的真實面貌,是可以僅僅以政治和經濟兩張面孔來呈現的,一定還有其他一些什麼。

而我要談的關於中國的70個問題,就是希望在政治和經濟之外,讓大家能夠從更多的角度──例如文化,道德,國民性,家庭關係,歷史記憶,重大事件等等──切入,來觀察和分析中國。這樣的中國,再加上當今的政治和經濟,才是完整的中國圖景。而只有一個完整的中國圖景,才可能展示出,什麼是真實的中國。

我必須承認,深刻認識中國,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中國的發展實在是太特殊,太複雜了。所謂“中國特色”的概念雖然是中共提出的,但是我同意。中國的情況確實有它的特殊之處,很難完全用歷史經驗來進行簡單的推論。我不敢說我提出和解答的70個問題,一定就是關於中國的全部圖景,但是,我的目的,就是在現有的關於中國的論述之外,告訴大家關於中國的更多的事情。

------------------

連戰連敗 噩夢十年

推文到plurk
2015-09-02 06:00
連戰在北京的激情演出,讓馬英九的「一中各表」望塵莫及。而且,打狗也得看主人,連戰的背後是習近平,遂令馬英九投鼠忌器。先前,馬以司法關說為由開除王金平;繼之,朱立倫又以惡意攻訐甚至分裂黨為由開除紀國棟等。現在的連戰傷害該黨,早已超過這兩大開除黨籍案的程度了,但馬朱兩人除了「溫情喊話」外,對連戰似乎一點辦法也沒有。或許,未來國民黨內亂,可能不是以本土不本土為界,而是以投共不投共為界!
與府黨不同調,洪秀柱稱連戰「心中自有一把尺」。結果,這把尺到了北京,把所謂的「八年抗戰」,一量就量到「一十四年血淚史」。國民黨希望連戰到中國宣傳「中華民國史觀」,偏偏他開宗明義便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觀」,搞得馬朱灰頭土臉。連戰真是「有勇氣」,「一十四年血淚史」迎合老共,暗批國民政府「不抵抗」了六年,包括他的父親連震東!
連戰還宣稱:「抗戰期間,中國國民黨軍隊在蔣介石領導下正面戰場,部署了一系列會戰和大仗,深深重挫了日軍,中國共產黨軍隊在毛澤東領導下敵後戰場,有力牽制、殲擊了日軍和偽軍。」搞得總統府出面反駁:「對日抗戰不論正面或敵後戰場,都是由國民政府所領導,這是絕對不容否認的史實。」此時此刻,馬英九應該有感了吧,歷史真相「被黑箱」多令人氣憤!
中國人喜歡作文,不講究歷史真相。甚麼正面戰場、敵後戰場,其實都沒有全力抗戰。當時,國共兩黨以「抗戰」之名,行「內戰」之實,蔣介石想消滅毛澤東,毛澤東想藉機壯大。於是,「內戰」加「抗戰」,八年或十四年,都無法將日本趕出中國。一九四五年,盟軍戰勝日本,「抗戰」才剛結束,「內戰」便強檔上映。說穿了,國共雙方的黑箱課綱,都在自欺欺人!
隨著連戰等公然參加北京抗戰勝利活動,如今再爭正面、敵後、誰領導,都已經沒有路用了。國民黨沉湎在自己編撰的歷史,還想跟老共「反黑箱課綱」之際,敵人的黑手早已深入國民黨的核心了。馬英九拚開放,讓老共入島入戶入心,沒想到老共來個「入黨」—直搗國民黨高層,讓馬英九的「中華民國史觀」、「中華民國主權觀」、「一中各表」、「馬習會」,一夕之間全部歸零!
執政失敗,全民皆苦,台海和平,假象破功,寫照馬英九總路線的大崩潰。目無台灣主體的馬英九,被習近平丟包等於進退失據,成為兩岸政局的浪人。顯然,民進黨再度執政,國共兩黨的新扈從關係,或者說,利用國民黨傀儡的新玩法,老共已經胸有成竹。連戰等毅然決然選擇「附匪」,背棄台灣,才有資格充當老共新佈局的棋子,未來重整的台灣代理班子,藍裡透紅是首要條件!
所以,面對馬英九的大崩潰,台灣人民與可能執政者,不能僅僅嘲笑馬英九更加跛腳,而要看到未來更大的裡應外合威脅。連戰等所為,不論社會觀感如何,現有「外來黨國體制」,也無可奈何,這是台灣民主的深層要害,也是中國妄想「光復台灣」的最佳護航。連爺爺等回不回來,那是他們家的事。重要的是,如何正義轉型「外來黨國體制」,鞏固台灣做為主權國家的「正當性防衛」!
二○○五年以來,大家眼睜睜看著連戰等「聯共制台」。接著,馬英九等實踐虛構的「九二共識」,推進「終極統一」總路線,將台灣全面連結中國。二○一五年,馬英九的黑箱課綱上路,連戰則超越前進到「棄馬投習」。凡此一幕幕害台情節,台灣的民主法治居然束手無策。問題的癥結何在?如果主人意識覺醒不及於此,如果本土政權改革不及於此,那麼,十年來台海場域的「連戰連敗」噩夢,明年之後還會重演。

------------------------------------

那一句話惹毛台灣人?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香港女生就說,香港人聽到「你是中國人嗎?」這句話之後都會十分生氣。(圖擷取自YouTube)

2015-09-18  10:00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要如何一句話惹毛外國人呢?YouTube熱門頻道「不要鬧工作室」(18日)上傳最新影片,邀請各國老外談談哪些話可以「一句話就惹毛他們」。

影片中一名香港女生就說,香港人聽到「你是中國人嗎?」這句話之後都會十分生氣。加拿大女生凱西則是提到當加拿大人被問到「你是美國人嗎?」,都會十分憤怒,加拿大人也討厭被來拿與美國人比較。不過美國男海明威卻也指出被問「是不是加拿大人」會很不爽,再來就是當他說他是美國人時,別人卻說他不像。

另一名澳洲女生則是提到當歐美朋友說澳洲沒有「真的」聖誕節時,澳洲人都會被惹怒,她說澳洲的聖誕節通常溫度會達到接近攝氏40度,大家都會在海灘上游玩,而因為沒有下雪,歐洲朋友們就會說:「這不是真的聖誕節」。

而越南女生提到,當別人知道她是越南人時,都會問她是不是來台灣工作,但其實她是來念書的。最後則提到要如何一句話惹毛台灣人,答案就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相關影片連結如下:

凱西則是提到當加拿大人被問到「你是美國人嗎?」,都會十分憤怒,加拿大人也討厭被來拿與美國人比較。(圖擷取自YouTube)

海明威也指出被問「是不是加拿大人」會很不爽,再來就是當他說他是美國人時,別人卻說他不像。(圖擷取自YouTube)

澳洲女生則是提到當歐美朋友說澳洲沒有「真的」聖誕節時,澳洲人都會被惹怒(圖擷取自YouTube)

------------------------

你的國家是甚麼 請用英文回答我

推文到plurk
2015-09-18 06:00
◎ 蔡丁貴
根據陳儀深教授的文章,李前總統在他「新,台灣的主張」新書中提到,「我在執政後期,曾經派遣蔡英文到英國,詢問過九位國際法權威學者,『台灣是不是主權獨立國家?』結果半數的答案是,半數的答案不是,可見台灣的國家形態確實既複雜又特殊。」他還補充說,「對國際社會明確宣示『台灣是獨立國家』,乃是台灣國家正常化的第一步。」
首先,台灣要如何對國際社會明確宣示「台灣是獨立國家?」我認為,舉行住民自決的「廢除中華民國憲法」,得到絕大多數的同意通過,就是最好的明確宣示。這不是任何政治人物使用任何方式自己說說就可以算數的。
第二,「台灣是獨立國家」,這個不夠精準的概念,如果換一個說法,「台灣是獨立民族」,就非常明確。誠如李前總統派蔡英文到英國諮詢國際法權威學者得到的兩種答案,獨立國家的國家到底使用的英文是哪一個字?是country?是nation?還是sovereign state?
我的看法,台灣是台灣民族,不同於中華民族,所以台灣民族是獨立不同於中華民族。但李前總統並不喜歡「民族」這樣的概念,所以使用漢字的國家籠統詞彙。
如果要問使用英文的國際法權威學者這個「台灣是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的問題,英文應該明確這樣問,「Is Taiwan a sovereign state?」這樣的英文題目,不但題目會很清楚,而且我看任何人還沒有提問之前,就自己知道答案了。因為,不論現在使用任何名稱,台灣或中華民國都沒有辦法加入聯合國。這就是「台灣還不是一個主權國(sovereign state)」的直接證據,這不是任何國際強權(包括中國)打壓阻止台灣進入聯合國的結果,這是因為台灣人到現在從未明確以國際法理程序的方式公開宣示獨立建國的結果。
這一切錯綜複雜的台灣國際法理觀念,在台灣內部其實都是語詞定義不夠精準的漢字造成的混淆。下一次,你要使用「國家」這個詞,先想一下,到底在講英文哪一個字的國家?
(作者為自由台灣黨主席)

-------------------

愧啊

2015-09-02

連戰憑甚麼獨領風騷?

台灣通史作者連橫的孫子、中國西安出生的半山血統?

  • 前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赴中,在「連習會」的發言引發爭議。(資料照)

    前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赴中,在「連習會」的發言引發爭議。(資料照)

他代表誰可以幫共產黨寫抗戰史?甚至是一槌定音的說「蔣在正面戰場、毛在敵後戰場。」

這種掩飾文字不該由連橫的孫子嘴裡說出吧?

分割正面、敵後兩戰場,言下之意是互為表裡、前後掩護支援、國共一家?

國民黨的史料和將領的口述,真是這樣?若是,郝柏村怎會公開反對赴中國參與慶祝抗戰勝利之舉?

做為連橫之後,連戰的政治路平步青雲,部長、閣揆、副總統,兩度角逐總統,國民黨待他之厚,放眼台灣,無人能及。但是,他的怨懟之深,也罕有人堪匹。

是國民黨負了他?還是台灣的皇民虧欠他?

他從青年時代回國就領台灣人民的俸祿,至今猶以卸任副總統禮遇,渾身上下即使他太太的風光,哪裡不是台灣烘托?走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舉步不維艱、內心不慚神明?卻還能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正面評價共產黨抗戰,無視台灣國軍的感受,連戰輕蔑了馬英九和國民黨。

他,輕蔑做為史家之後!(資深記者黃明裕)

--------------------

潘基文將參加中國閱兵 日網友:應去台灣!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將出席中國抗戰70週年紀念活動,引發日方強烈不滿。(法新社)

2015-08-30  10:5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中國即將在9月3日於北京大規模舉辦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將應邀出席,日本政府對此表達強烈不滿,批評聯合國應該保持中立。日本網友也是齊聲砲轟,表示打勝仗的中華民國,潘基文應該去台灣才對。

日本「產經新聞」今天引述中國新華社英文版報導,潘基文表示,對國際社會而言,回顧歷史教訓非常重要,應當在吸取歷史教訓的基礎上,走向更加光明的未來。報導指出,這也意味著他明確表態出席93大閱兵,並沒有違反聯合國的中立性。

潘基文也在聯合國總部對媒體表示,「中國在二次大戰期間的貢獻與犧牲,為世界人民認可與感激。」

該新聞一PO出,不少日本網友留言痛批,「潘基文應該去台灣才對」、「中國共產黨扭曲史實」、「領導抗日的是國民黨吧!」「被侵略的戰勝國是中華民國才對!」

-----------------

你是我的眼睛,我最最親愛的家人。
十二年的相伴,你是我向前邁進的勇氣,你凝視我悲傷的淚水。現在,他們卻說,你不能再陪著我……

我多麼希望,分離的那一天,永遠不要來。

你不可不知的台灣導盲犬真實故事,
感人指數直逼《再見了,可魯》!

最扣人心弦的情節,最悲傷的離別,最真摯的人狗情誼。即使是沒有養狗的人,看了這本書,也會潸然落淚。

杜白、余湘、陳長文、梁旅珠、蕭煌奇 ☆各界感動推薦!☆

漫長的十二年來,只要外出,他的身影左方,必定會出現另一個影子。
那個影子的腳步輕巧靈活,卻也異常堅定,每邁出一步,總穩穩落在最安全的地方。
那是上帝賜給他的另一雙眼睛,他的導盲犬,Ohara。

他的生命,有太多不圓滿,然而,卻在遇見一隻名叫Ohara的導盲犬時,人生全然改觀。Ohara活潑外向,最愛纏著主人玩拔河,不過,只要一配上導盲鞍,牠的「工作魂」便熊熊燃燒,眼神透露出無比認真的決心,也比誰都更在意主人的安危……牠以直接而純粹的愛,以及無條件的信賴,涓滴灌溉他的心田,守護他的每個步伐,一晃眼,就是十二年。

歲月飛逝,每一幕仍恍如昨日。
他知道人生沒有不散的筵席,只是面對真的太難。當Ohara的退休勢在必行,他再一次地感受到,自己正走在心碎的邊緣,他逼迫自己,告訴自己:為了Ohara,你必須學習放手,讓牠走……

「張國瑞」這個名字,幾乎可與「盲用電腦發明人」畫上等號;而Ohara對台灣的愛狗人士來說,也是耳熟能詳,牠,是台灣第二隻導盲犬,今年已高齡十四。這是一段人與狗狗之間,最美好的故事,當中記錄了他們所共同經歷的大風大浪,亦有溫暖日常。人世間最無私的付出,最毫無保留的情感,以及最深刻的羈絆,盡皆銘記於此。

作者簡介:
陳芸英,一個經驗豐富的文字工作者,曾任《中華職棒雜誌》主編、《兄弟棒球月刊》總編輯、報社特約採訪及監獄寫作班指導老師。現為文字工作者,並兼職於淡江大學生盲生資源中心。
著有作品十餘本,其中《盲鬥士》一書獲國藝會文學類寫作獎金贊助、《讓我做你的眼睛》一書獲2003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蔡國南的今生金飾》獲經濟部2008年度金書獎。

導盲犬學員種子訓練計劃 -- 導盲犬Polo (台灣) 訓練中 (HKSEDS) - YouTube - https://goo.gl/uXmvsQ

Ohara過世2年 漸凍主人:期待天堂相見 | 即時新聞 | 新聞 | 壹電視 NextTV - http://goo.gl/PLqQsr

你是我的眼…小學教科書編錄導盲犬OhOhara過世2年 漸凍主人:期待天堂相見

眼盲漸凍人張國瑞跟導盲犬Ohara相伴為生的感人故事,被編入在國小五年級的國語教科書上,教小朋友一堂溫馨。(資料照,記者郭顏慧翻攝)

2015-08-30  06:56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眼盲漸凍人張國瑞跟導盲犬Ohara相伴為生的感人故事,被編入在國小五年級的國語教科書上,教小朋友一堂溫馨。

《中國時報》報導,翰林版的教科書中,將這溫馨故事編錄,而原版就是作家陳芸英所寫「讓我做你的眼睛」一書的內容。

故事主角張國瑞,本身是視障者又罹患漸凍人症,之前總是很孤癖,幾乎是躲在家裡,但有Ohara的陪伴之後,他勇敢的走出家門,結交朋友,生活由黑白變成彩色,原本抑鬱的情緒,逐漸開朗。

Ohara是位忠心的夥伴,曾經在象神颱風來襲時,風雨強勁,已經十多小時沒有在戶外解放的Ohara,即使走到門口,還是不願往外跑,忍住自己憋尿的不舒服,就為了不讓張國瑞身陷險境。

Ohara老故而去,張國瑞相當懷念它表示:「Ohara不僅撫慰我的心靈,也豐富了我的生活。」

-------------

回不去了!還期待這樣的中國社會能翻身嗎?

許銘洲/綜合報導 2015-08-27 21:49
 
 
回不去了!還期待這樣的中國社會能翻身嗎?
中共領導下的中國社會核心價值,一直是個空洞問號(網路圖片翻攝)

香港執業律師David Tang(音譯,湯或唐),8月24日在臉書發表專文指出,上海股市跌破3000點了。古今中外,一個政權要撲水(即打水)自救,通常只有4招,一係抽重稅,一係印銀紙,一係發國債,一係打鄰國。平心而論,北京想到炒熱股市來撲水,真的,十分有創意;無論如何,上述5招只可頂一時,不可頂一世,一個國家的國力,始於她的生產力。

大陸經濟不可能重振雄風了,她之所以陷入如此境地,只能夠怪自己。說過了,日本、南韓、香港、臺灣跟新加坡,分別從50到80年代靠廉價勞力起家,她們當年都曾經是所謂的經濟奇蹟締造者,GDP增長也不比中國2000年代來得低;她們卻不像中國,沒有自以為是,沒有未富先驕,沒有一開口就說「沒有我們,你們連屎都無得食」。

反之,在美國的帶領跟英國的餘蔭下,日本、南韓、香港、臺灣跟新加坡一邊靠廉價勞力起家,一邊建立現代法制跟政制,並苦心經營高等教育,跌跌撞撞之下,才從廉價勞工升級(upgrade)為今天的科技金融大國。

但大陸卻白白浪費了幾十年的光陰,今天的中國,GDP可能是70年代的N倍;法制跟政制還是70年代的產品,至於高等教育,多年來連最看好大陸的的專家也「無眼睇」(即看不到前景)。中國整個社會,根本沒有upgrade的條件,一日到晚只想著自己是人口最多的天朝大國,不思進取,情況跟晚清的自強運動,完全沒有兩樣。

2008年金融海嘯前還好,那時歐美愛亂花錢,中國工廠接單,由歐美買家根據品質來斷定大陸市場上誰勝誰負,還算得上有競爭有效率。

但金融海嘯了,再加上廉價勞工不再,北京只能憑靠政府投資,但在這樣的法制跟政制底下嘛,投資不講回報,只講關係,毫無競爭效率可言,幾十年來辛苦儲下的數以萬億的血汗錢,就這樣亂花去也。

請告訴我,這樣的一個社會,怎樣翻身?

共「慘」黨國力問號?

《德國之聲》中文網讀者@wzautofan,之前在一篇中華民族與日本大和民族的國民性,本質不同的回應文中指出:從五四以來,中國人高喊的“德先生,賽先生”,時至今日依然不見2位先生的到來,而反觀鄰國日本的民主、科學,業已基本實現;至少在科學方面,日本是全亞洲最好的,這跟日本人嚴謹態度分不開。

當年甲午海戰的大清國海軍士兵,在砲筒上晾衣服,到今天變了嗎?變的只是城頭的大王旗(即換下領導人的改變)罷了。中共何嘗,不想成為當年的日本和納粹德國,可他們缺乏嚴謹先進的科技支撐。恐怕當今中共,是最怕挑起戰爭者。當年他們就是趁著日本在中國頻頻挑起事端,國民政府應接不暇之際,慢慢做大,最終(得以)奪取政權。中國現在最怕的就是,重蹈當年的覆轍,出個共「慘」黨什麼的,趁機把他們推翻。目前的中共,就只是那張嘴硬起來而已。

------------------

 

屢揭興奮劑黑幕 前中國國家隊醫逃亡德國
www.epochtimes.com查看原始檔八月 11日, 2017
1988年,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因曝光強逼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報復。
攝像者: 自由亞洲電台
【大紀元2017年08月11日訊】前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組長薛蔭嫻因持續披露中共興奮劑醜聞,她與家人長年遭受打壓報復。近日,薛蔭嫻與兒子媳婦已逃亡德國,申請政治庇護。據報,她將向國際奧委會主席遞交中共使用興奮劑黑幕的證據。
據悉,薛蔭嫻在中共國家體委工作了30多年,親眼目睹了中國運動員在中共官員的逼迫下大量使用興奮劑。在過去數十年間,薛蔭嫻因拒絕執行中共官員強逼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指令及披露興奮劑醜聞,她與家人屢遭中共迫害。
薛蔭嫻的兒子楊偉東對《蘋果日報》表示,從去年起79歲的薛蔭嫻多次病重就醫,每次剛到醫院,警察就到了,在這種壓力下,沒醫院敢接收她,惟有在外交協助下以出國治病的名義離開中國。
薛蔭嫻表示,她因80年代就開始反對中共給國家隊運動員吃興奮劑,因此遭到迫害,弄得家破人亡,兒子被關押,醫院也拒絕給她看病,在德國使館幫助下才逃離了苦海,六月來到德國,進行政治避難。
另據海外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共國保和警察多次到薛家搜查,試圖查抄薛蔭嫻數十年間留存68本工作日記,國保還曾收買薛的一個親戚到家中尋找日誌。幸好,在薛蔭嫻離開中國的數個月前,這些日誌和其它黑幕資料已經經特殊渠道安全運送到德國和其它一些國家。
薛蔭嫻透露,中共使用興奮劑始於1978年,當時中共官員在內部會議上公開發出全面使用興奮劑的指令,同時派遣國家隊隊醫去國外學習興奮劑如何在運動員身上使用。之後在全國範圍內使用,並稱吃興奮劑叫吃特殊營養藥。
受母親影響,楊偉東從一個成功的設計師轉為時代的記錄者,他曾採訪400名中國公知、學者、律師等。楊偉東表示,他母親做為中國體育興奮劑黑幕的見證人,讓當局的體育政治公信力破產,為此當局惱羞成怒不斷打壓報復他的母親,他和弟弟全家也被株連,威脅她不得再披露興奮劑使用內幕。
楊偉東說,他和母親想在自由的國度裡,公開這些真相,為那些興奮劑的受害者,也為自己尋求一種公正。他們將親自到國際奧委會向奧委會主席羅格提交這些資料。
目前,雖然他們已身處德國,但北京國保仍嘗試用各種方法聯繫和威脅他們。
其實,大陸運動員服用興奮劑的醜聞一直沒有間斷過,其中引起轟動的有馬家軍事件以及國家游泳隊。
去年2月2日,大陸騰訊體育報導,中國知名作家趙瑜撰寫的《馬家軍調查》一書中,有3萬字關於馬家軍隊員控訴長期被逼服用興奮劑的內容。
2009年,前中共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的專著《袁偉民與體壇風雲》首次證實,馬家軍無緣2000年悉尼奧運會,是因為7名受檢運動員中,2人尿檢超標,4人血檢超標。
中國的游泳項目多年來同樣面對外界質疑。1994年廣島亞洲運動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奪得多項獎牌,但是在比賽結束後一個月,有17名中國運動員被組委會通報,興奮劑檢測呈陽性,他們中11名選手的金牌被取消,其中有7名是游泳運動員。

-----------------

談球衣事件 戴維斯:台灣人不敢說的我來說
2018/03/03 19:44
〔記者卓佳萍/桃園報導〕「新台灣人」戴維斯日前在個人IG放上台灣隊球衣,自行修圖為台灣字樣,引起兩岸網友熱議,他今天親口表示,並非要製造台灣、中國對立,但是台灣人太害羞的事情,「我想幫他們說出來,我們就是台灣。」
世界盃男籃亞洲區資格賽面對日本打了勝仗,戴維斯表示,當天朋友傳照片給他,看到中華台北字樣,就覺得怪怪的,有人幫他改成「台灣」後,他覺得看起來舒服多了,把照片分享在IG。
但是隨後引發爭議,戴維斯看到留言有中國、台灣網友對罵,「我不是要製造對立、仇恨,只是想把台灣人不敢說的事情說出來。」
戴維斯放棄美國國籍,他表示,自己毫不畏懼任何事情,儘管美國自稱全球第一強國,他仍選擇不當美國人,他來到台灣,幫國家隊、璞園打球,「我想利用籃球這個平台,把這件事情,我們是台灣,無畏懼地說出來。」SBL》談球衣事件 戴維斯:台灣人不敢說的我來說 - 自由體育 - https://goo.gl/jcwx2j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