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酸!情侶論及婚嫁慘遭撞死 家屬悲痛擇期辦冥婚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星國百年都城隍廟消逝的「冥婚」,承載了華人撫慰亡人的歷史記憶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bit.ly/2qDTk1o
冥婚已在新加坡絕跡,不過在新加坡的都城隍廟卻有見證過這習俗的存在痕跡,讓後世能夠了解先人們如何為懷念逝去的兒女找尋幸福,也了解這儀式如何撫慰了在世者的心靈。
編按:以下「本地」一詞指新加坡
每年清明節,我都會到萬里骨灰安置所拜祭素未謀面的伯父。火化給先人的衣袋有紅男綠女之分,我總會多準備一份綠色的衣袋給只有姓氏,沒有名字的「黃氏女士」。
伯父年輕病逝,祖母愛子心切,為他在陰間找個伴,娶了黃姓的鬼妻。
冥婚的形態
中國解放前,廣東的農村社會除了陰間嫁娶外,還有陽間的女子跟鬼丈夫結婚,跟生雞(活著的公雞)拜堂,陰間的女子「買門口」等,儀式是在光天化日下進行的。
嫁給鬼新郎的多數是梳起不嫁的媽姐(自梳女),她們買名分的目的是為了往生後能在夫家的祠堂裡立神位,不至於成為孤魂野鬼。自梳女獨立性強,敢於挑戰傳統社會的夫妻關係、父女關係、婆媳關係、大家庭關係等,通過「唔落家」(婚後不入夫家)來抗拒現實婚姻,冰肌不染紅塵垢,自挽青絲度一生。
這些唔落家的自梳女必須賺錢供養有名無實的公婆一輩子,承受避婚的代價。早年出現在新加坡街頭的白衣黑褲的媽姐,好些都選擇走上這條路,通過在異鄉打拼的工錢匯回鄉下的娘家與夫家,來維繫一段鄉土情。
跟生雞拜堂的女子則多數是家境貧困,被賣到男方,或是奉媒妁之言而盲婚,嫁給已經離鄉背井,不知是死是活的男人。跟公雞共度洞房花燭夜後,新過門的媳婦從此名符其實的「嫁雞隨買門口」,在婆家守寡一輩子。
有些自梳女若是生前沒有夫家,死後會「買門口」來解決靈牌的問題。買門口可以鬼嫁鬼,也可以由男家把女鬼娶回來,當然費用由女方負責。
一般陰間嫁娶的,多數是父母心有牽掛,或者受亡魂托夢,於是通過神明、民間道士、算命先生、大襟婆(媒婆)所組成的核心來撮合婚姻。
這種為陰間的配偶完婚的習俗,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曾經在本地盛極一時。各地的叫法不一,如冥婚、鬼婚、靈婚、娶陰妻等。
冥婚的理念是男婚女嫁乃人之常情,陰間的生活跟陽間沒什麼兩樣,所以到了適婚年齡都必須找個配偶,男有分,女有歸,圓滿人鬼一生。進行冥婚儀式時,這些亡魂以紙紮公仔做替身,當然也少不了紙紮的房屋、汽車等嫁妝禮品,讓新婚夫婦在另一個世界享用。
一些學者認為冥婚這種古老的習俗,可追溯至三千多年前的商朝。它在中國廣東、廣西、泉州、安徽、山西、浙江等地都出現過,伴隨著下南洋的先民傳到新馬。
丹絨巴葛都城隍廟內有乾坤
我成長的年代,冥婚被視為迷信,因此文字記載不多。在新加坡和香港研究人類社會學的Marjorie Topley的文字記錄“Ghost Marriages among the Singapore Chinese (1955)”闡述上世紀50年代的新加坡,冥婚在廣東人和海峽華人社群中是頗普遍的,福建人雖然也有類似的習俗,但都不願意公開。
現在人們的觀念正在改變中,冥婚被視為民俗文化,成為研究的課題。
柏城街(Peck Seah Street)的都城隍廟,俗稱「鬼廟」,是個專辦冥婚的場所。都城隍廟於1905年創建,開山始祖瑞于上人來自晉江,廟宇讓附近居住的船工、估俚和拉車夫等鄉民有個精神寄託之處。清末駐新加坡總領事左秉隆贈送「聰明正直」匾額,感謝瑞于上人創廟,為華民貢獻。
1
丹絨巴葛都城隍廟
廟宇的主神城隍爺是地方守護神,有權褒揚行善積德的正人君子,懲罰為非作歹的流氓惡棍,也有責任監督所有幽魂回返陰間。
城隍廟兼辦冥婚源自上世紀50年代,也就是瑞於上人圓寂後。城隍廟由僧入俗,俗家弟子接管後擴大廟宇的功能,把陰間婚姻引進門來。
2
清末駐新加坡總領事左秉隆贈送的「聰明正直」匾額,感謝瑞於上人創廟,為華民貢獻。
那個時候,廣東人有在家為往生者辦冥婚的習俗。隨著市區的人口激增,住家越來越擁擠,到都城隍廟舉行儀式開始普遍起來。
都城隍廟的前廳紅色柱樑上有金色的雙喜,不可能是為陽間新人辦喜事而設的。走到後廳,上書瑞於堂的靈廳與鑲在牆壁上的冥配靈牌,展示近一個甲子以來,都城隍廟歷史文化的特殊性。最後一面冥配靈牌列號4949,跟記載在2010年的碧山亭文獻中的4905相比,廟宇撮合了另外44對姻緣。不過這些年來,都城隍廟已經停止此習俗。
3
前廳的紅色柱樑上的金色雙喜大字。
都城隍廟辦了半個世紀的「婚姻註冊局」,讓陽間的親人為陰間的兒女牽紅線,讓主家為長大的嬰靈完婚。據說這些夭折的嬰兒長大後,託夢說有心儀的對象,並道明對方住處,希望獲得父母的祝福。同樣的,未來親家的孩子也會託夢,期盼締結良緣。畢竟這是個疑幻疑真的夢境,夢中的地址也很含糊,因此會通過媒婆和民間道士為他們證婚。
本地的道教冥婚儀式包括: 1.招魂、破地獄,2. 紙紮物品開光,3. 清淨亡魂, 4. 為亡魂舉行成年禮, 5. 拜天地、洞房,6. 安置靈位。
招魂的時候,道士念念有詞,以紅線引導靈魂跨過地獄門。靈魂走過親人搭建的紙橋後,便會進入紙紮新人的體內。道士清淨新人的靈魂後,一對新人手牽紅線,在擺放著供品的神桌前拜堂。道士為新郎套上結婚戒指,準婆婆則好聲好氣地「問」新娘可否願意嫁入門。問的形式是擲茭杯,如果是聖杯(一陰一陽),就表示新娘願意;若是擲不到聖杯,道士就繼續誦經,直到擲得聖杯后,婆婆才為媳婦套上戒指。道士為新人祝福後禮成,將紙紮祭品焚燒給新人享用。
在另一個世界的孩子終於明媒正娶,雙宿雙飛,家屬也算是了結一件心事。從此以後,大家各安其分,在各自的世界過活。
星國百年都城隍廟消逝的「冥婚」,承載了華人撫慰亡人的歷史記憶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bit.ly/2qDTk1o


撿到疑似冥婚或過噩運紅包後,有如驚弓之鳥,不過民俗專家廖大乙說,冥婚或過霉運紅都用紅包裝著,況且冥婚紅包裡一定有過世女孩的八字,若是過霉過紅包,拿去大廟燒化掉就好。https://goo.gl/CDeDHz


[閃文] 他被稱為「全台灣最愛冥婚」的男子!他連續「娶三任鬼新娘」之後的生活令人震驚...
www.coco01.net查看原始檔七月 6日, 2017
嘉義縣東石鄉一名男子陳平,30年來共有了四段婚姻,扣掉髮妻在內,總共有四個老婆,但是另外三個老婆卻都是....
圖/蘋果日報
他第一次冥婚是在30年前,他在家裡附近路旁撿到紅包,一打開就是一張紅紙寫著對峰生辰八字,女方是東石鄉船仔頭人叫「張幼」據說是在三歲溺斃。
圖/示意圖
第二次冥婚大概在10多年前,在經過東石大橋撿到霹靂包,裡頭也是放著錢和女風生辰八字,女方是東石鄉富瀨村人叫「黃玉蘭」,在十六歲那年在工廠工作葬身火場。
圖/示意圖
第三次則是在四年前,在門外的大馬路找到一個男用皮夾,沒想到裡頭也是女方的生辰八字以及現金,女方是東石鄉人塭仔村人叫「謝麗雪」,在十歲那年病死。
而妻子對於他擁有三個「小老婆」,陳妻黃水邊有肚量地不計較,逢年過節還會祭拜「姊妹們」,但最讓他困擾的莫過於冥婚結親的親友實在太多了,逢年過節真的會忙不過來。
為什麼陳平都選擇和對方冥婚而不拒絕呢?其實他每次都向冥婚的女方默禱,希望大家能夠當兄弟姐妹就好,但是都沒有得到對方同意,執意要嫁給他,所以才會有這三段冥婚。

2017-07-07_095633  


 

毛骨悚然!一具女屍可賣150萬 陸冥婚習俗害命案連連
By Ettoday 新聞雲, www.ettoday.net查看原始檔

▲山西一名少年遭人活活打死,其家人為他配冥婚後下葬。資料照。(圖/東方IC)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中國大陸陝西省北部部分地區流行「冥婚」習俗,讓當地催生出一個屍體交易市場,一具女屍最多高可賣到20至30萬人民幣(約台幣100至150萬元),由於特殊的供需關係,近年甚至有歹徒故意殺人、竊盜屍體,就只為「賣屍賺錢」。

大陸澎湃新聞19日報導,陝北部分地區有項古老習俗,未婚年輕女子因故去世後不能葬在娘家,許多人為了讓早逝的女兒有一處墓地,選擇將遺體賣出、舉行冥婚。而未婚男子死後同樣無法葬入祖墳,家人為彌補遺憾,便有了買女屍冥婚的需求。這種特殊的供需關係,過去千年以來早已在當地催生出無形的屍體買賣市場。

報導指出,近年來,「冥婚」誘發許多刑事案件,包括故意殺人、盜竊屍體、詐騙、敲詐勒索等。從「中國裁判文書網」查詢關鍵字「陰婚(冥婚)」一詞可發現,從2009年到2015年間,共有34份相關判決書,涉及23起刑案,地點遍及陝西、山西、甘肅、江蘇、山東、河南、黑龍江等8個省分。

而這些刑案中的44具遺體,有20具被賣往山西、15具被賣到陝西、河北3具、山東1具,另外有5具則不知去向,代表冥婚習俗確實在陝西、山西等北部省分的部分地區流行。

報導提到,隨著陝北煤炭經濟發展,一度讓這個市場變的瘋狂。陝西榆林一位當地人士說,冥婚習俗自古就有,過去因為地方貧窮,許多村民使用「紙人」來冥婚,「隨著陝北經濟因煤礦好轉,大家要求也就高了,開始找真人『配婚』。」2010年前後,屍體交易市場曾達頂峰,當時一具女屍最高可賣到20、30萬人民幣;許多外地人得知屍體在陝北能賣錢,有段時期常有人偷盜屍體拉來賣,「也有好多被判刑的」。

儘管冥婚習俗多次引發命案、刑案,但陝西省榆林市民政局社會福利科科長張鵬程說,這是一項上千年的傳統習俗,想要改變是非常漫長且艱難的事;山西省民政廳社會事務處人員也說,「移風易俗是個長期、緩慢的過程,而配陰婚(冥婚)這個習俗,目前還沒辦法強制規定絕對不可以怎麼樣,因為上面沒有具體的法規來參照」。

-----------------------------------------------

強震餘生 維冠李宗典將和女友冥婚
www.appledaily.com.tw查看原始檔
在0206台南強震中,被瓦礫壓住長達55小時獲救的維冠金龍住戶李宗典,在成大醫院醫療團隊全力照顧下,明天就要出院了。出院前夕,成醫為他召開記者會說明這段期間治療與復健之路的心路歷程,李宗典面對媒體訪問時表示,已與女友家人討論,將跟已逝女友辦理冥婚,繼續邁向新人生。李宗典2月8日受困55個小時獲救時,意識已模糊,但還是心繫死在自己身邊的女友黃雅婷,送醫前仍不停提醒搜救人員:「我女友死了,請把我女友也帶出來!」救護人員告訴他,「你放心,你放輕鬆,我們一定會完成你的願望,把你們2人都帶出去」。3小時後,黃雅婷遺體也抬了出來。李宗典說,地震發生當下,他被壓住,女友在其身旁斷氣,他不停唸佛幫其助念,並夢到他與女友結婚,事後其姐亦告知,女友家人有提及冥婚事情,所以決定與女友冥婚,出院後等生活安頓,會與女友家人討論冥婚事宜。成大醫院表示,當初李宗典被救出送來醫院急救,經過醫師評估,因長時間被瓦礫壓住,導致左腿因壞死性筋膜炎必需截肢,不但左大腿中段以下截斷,同時右下肢及右上肢也因多條神經受土石壓迫太久而損傷,右腳垂足影響步態,右手連拿筷子都很吃力。在歷經5個月的治療與復健過程,終於要出院,邁向新人生。(劉榮輝/台南報導)


李宗典的女友黃雅婷

-----------------------------------------------------

莫忘來時路/5月29日-來不及舉辦的婚禮
2014年05月29日 04:10 張芷雁

莫忘來時路/5月29日-來不及舉辦的婚禮
民間有著流傳許久的習俗「娶陰親」,為死去的親人找一個伴侶,迎娶依循古禮,喪中有喜。1968年5月29日,時任台北市長的高玉樹為長子高成器與吳純純小姐舉辦冥婚(圖為兩家在台北市立殯儀館舉行公祭,本報資料照片),轟動社會。
民間有著流傳許久的習俗「娶陰親」,為死去的親人找一個伴侶,迎娶依循古禮,喪中有喜。1968年5月29日,時任台北市長的高玉樹為長子高成器與吳純純小姐舉辦冥婚,轟動社會。

「春蠶到死時蠟炬成灰際」,報紙斗大的標題報導高成器和交往多年的女友吳純純「殉情」的消息;另一傳說是,蔣經國前總統的長子蔣孝文與高成器因爭風吃醋而互毆,高成器持磚頭把蔣孝文打得頭破血流,蔣孝文的貼身保鏢在情急之下,竟掏槍將高成器打死,連吳純純也一併槍斃,再製造兩人殉情自殺假象。如今真相為何,已不可得,但當年市長之子辦「冥婚」驚動全台,堪稱台灣最著名的冥婚案例。

冥婚習俗自古有之,最早的記載始於周朝,而且是被禁止的,但此風氣始終沒有絕跡。台灣過去的習俗中,往生的女方家屬會把女方生辰八字放在紅包裡,再把紅包放到路邊等待有緣人來撿,長輩常告誡小孩,路邊的紅包袋別亂撿,否則會娶到鬼妻。

隨著社會觀念改變,路邊隨機找在世的人冥婚,這種不尊重他人的案例越來越少,但為兩方皆往生者冥婚合葬則偶有所聞。近日白冰冰造訪日本廟宇的冥婚室有感而發說「如果白曉燕想結婚,會準備最好的嫁妝」,言語間透露不排斥冥婚;2011年也有已逝的韓國女星家人為她找「鬼新郎」的例子。

即使時代進步,但不只台灣,在大陸、日本、韓國冥婚習俗也未曾根絕,與其說是迷信封建,不如視為一種情感上的宣洩。無論社會再怎麼演變,家人對自己親人的牽掛,即便永世隔絕,也不願他孤身一人。

-------------------------------------------

台灣最出名的軍人自殺與冥婚事件(管仁健)
www.msn.com查看原始檔
新頭殼newtalk 2016.05.07 文/管仁健


© 由 新頭殼 提供
禍不單行,軍方又進入多事之秋。海陸99旅衛生連中尉吳宛凌與工兵連中尉陳奕安,相繼在高雄市林園區的軍營內輕生。由於LINE的通訊方便,加上解嚴後的新聞自由,讓這兩起基層軍官的自縊事件,相對來說也難以搞黑箱作業。

從歷史來看,台灣最出名的軍人自殺與冥婚事件,應該就是1968年爆發,現今仍撲朔迷離的高成器吳純純相約殉情案。

黨外出身的台北市長高玉樹,原本是稻田大學機械系出身,與婦產科名醫黄翠雲聯姻後,在228事件後認為以武力對抗老蔣,即使成功仍難抵共產黨,因此改用和平方式參政。1954年以無黨籍身分當選為台北市第一任民選市長,政績卓著。

1957年任期屆滿連任時,國民黨推出的黃啟瑞根本不敵,於是開票時全台北大停電,做票後黃啟瑞當選,市民包圍政府,高玉樹擔心引起二次228,在競選總部的大樓外高掛兩條白色布條,上聯是「成敗在所不計」,下聯是「公道自在人心」公開宣布敗選以驅散民眾。四年後民眾以還黨外公道心理,讓高玉樹高票擊敗周百鍊,再次當選市長。

高玉樹的長子高成器自幼聰慧,又有領導力。1959年中學時參加基督教青年會YMCA第九屆徵友運動,獲得團體第一名與個人第二名,只輸給招商局總經理李頌陶。可惜脾氣暴躁,讀台大土木系時,因持槍與人爭執被退學,轉學淡江英專化學系後,再次因槍擊案見報

1965年6月25日晚間七時,市民宋家勝因家裡圍牆被市政府拆除,竟帶著兩個女兒來市長官邸陳情,女司機蕭林罔腰在大門裡回應市長不在官邸,宋家勝不滿,多次捶打大門後,就一腳踢開大門,衝入庭院毆打蕭林罔腰,高成器對空鳴槍兩次後,仁愛路派出所兩位警員趕到,就把宋家勝拖出門外。

宋家勝指高成器除開槍外,還與幾個少年一起圍毆他,因而至地檢處按鈴控告。醫師李國鵬在庭上說明:「宋家勝身上的傷,有些傷是打的,有的是擦傷。」高市長則經由市政府新聞室發佈的書面談話:

「對宋家勝的處境至為同情,但拆除違建為政府既定的致策,執行人員難以徇情通融。宋家勝如要陳情,應該到市政府,因為市政府才有辦公人員。也希望台北市民今後要洽辦公務時,要到市府去,不可到市長公館。不然,像宋家勝請願引起的事件,非但解決不了問題,而且還引起誤會。」

後來檢察官不起訴高成器,傷害罪也不成立。但高成器持槍鬧事時持有的槍枝,已在一個月前登記在女友吳純純名下,雖然起訴書上陳明,被告高成器雖非該槍之所有人,但持有之情由非不正當,且持槍而有槍照,核之「自衛槍枝管理條例」亦無禁止代人保管獵槍之明文,不得以未受允准而持有軍用槍砲之刑責相繩。但吳純純仍被台大退學,轉學政大夜間部政治系,畢業後到古亭女中教英文。

1968年5月29日下午1時40分,服預官役還1個月就要退伍的高成器,被女傭發現在陽明山菁山路市長專用的青山園別墅中,與未婚妻吳純純陳屍在臥房中。高成器與吳純純屍體四週佈滿了鮮花。他們二人都穿著訂婚時的禮服,每人胸前都捧著一束花。吳純純的右手挽著高成器的左臂,並頭仰臥在舖了白被單的地上,臉上都沒有痛苦的表情。

高成器與吳純純自殺的現場有三封信函,被檢關與軍事檢察官認定是遺書。其中一封用英文寫的,經判斷出於高成器的手筆;另兩封用中文寫的,係吳純純所寫。高成器的遺書中指說:「我的脈搏快停了,生命到此為止………除了這條路,我沒有別的路可走。……」

至於吳純純的遺書是給胞弟,內容很簡單,「希望弟弟好好保重自己,我已經不能再照顧你了。我所要得到的,都得到了;我所希望有的,也都有了!」但都沒提到自殺的原因,甚至看不出是自殺。

吳純純的同事也是結拜姐妹陳美江說:「吳純純自殺前,沒有一點異常的跡象。」陳美江和吳純純是台北第二女中同學,大學畢業以後,同時任教於古亭女中。吳純純自唸高一開始到死前,都是住在台北市林森北路陳美江的家裡,每星期四才回到台北市羅斯福路自己家裡一次。她說:

「本月26日晚,高成器還到過我家,三人興高采烈的在家中玩撞球。27日晚,吳純純告訴我,當晚有朋友生日,出去參加應酬。兩天不見,我以為吳返回自己家去了,未料已發生了這件不幸的事情。」

台北地檢處檢察官莊來成偕同法醫張志純,檢驗吳純純屍體結果,認定是藥物中毒死亡,並判定是服毒自殺。因而簽發埋葬許可,准許吳純純的胞姐將吳純純的屍體領回土葬。高成器在服兵役中,其屍體是軍方檢察官檢驗,並未公布結果。據吳純純嫂嫂說:

「十年來,他們一直互愛、互勉、互信、互諒,從高中到大學畢業,一直保持著可貴的戀情。我從來沒有聽到他們發生爭吵,現在他們竟忽然自殺了,家人和朋友對他們自殺之謎,誰也猜不透!」

古亭女中2年6班的全體同學,對吳老師突然自殺感到奇怪。她們說平日吳老師常勸她們對任何事情都要看得開,不要太計較。曾經有一位同學在週記上談到她個人遇到感情上的困擾事情很想不開,有尋短見的念頭。當時吳老師就對班上同學說:「自殺並不能解決問題,而且自殺也是世界上最愚蠢的行為。」因此,同學們都認為吳老師是樂觀型的人物。

何況吳純純已經通過托福考試,也申請到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的獎學金,高成器明年六月也將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實在沒有自殺的可能。高玉樹將兩人屍體領回後,決定在六月二日早上合葬於陽明山第一公墓。將吳純純以高家長媳的身份,與高成器合葬,這是台灣歷史上最簡單卻也最引人注目的冥婚儀式。

婚禮在市立殯儀館至樂廳舉行,在場者,僅男、女雙方家長、家屬,並沒有市府官員或其他人參加,僅由家屬在結婚證書上蓋章,並向死者靈位燒香致祭,典禮即告完成。

6月2日原是高市長就職四週年的紀念日,但因6月2日是農曆5月7日,照陰陽八卦算法,這一天對高成器是吉祥日子,所以決定在這一天舉行婚禮及葬禮。高市長則改在7月1日慶祝北市改制一週年時,同時慶祝就職直轄市市長一週年。

當時坊間傳言,有人向蔣經國獻計,何不將蔣孝章嫁給高成器。好事的人把話傳給了高玉樹,高玉樹一聽説攀上皇親國戚,就忙口答應下來。想不到高成器眼看這個拒絕不起的婚事,只好和他的戀愛了許久的女朋友服毒自殺。

但這說法荒謬絕倫,蔣孝章1957就去美國,據中研院近史所出版的口述歷史《溫哈熊先生訪問紀錄》,1960年就「私奔結婚、未婚生子」了,但官方定調「殉情」的高成器卒於1968年,蔣孝章的小孩都上小學了。然而高成器陳屍在陽明山別墅,也下葬於陽明山公墓,引發地方上許多傳言。

蔣孝章介入的說法毫無根據,而本地父老指出,真正原因是高成器服預官役時,蔣孝文想接收在古亭女中教英文的吳純純不遂,知道快退伍的高成器與吳純純在市長陽明山菁山路的別墅裡幽會,竟帶手下持槍闖入要「捉姦」。

兩人一言不合,高成器爺竟先開槍,侍衛們為了「勤王」,只能「就地正法」,為免節外生枝,只好連禍水也一併處理,然後安排成殉情的畫面。不過蔣孝文傷癒後也成了白痴。

由於高夫人是婦產科名醫,向來反對先生從政。長子去世後揚言要向全世界控訴,老蔣出面安撫,承諾日後提拔高玉樹入閣,並答應高夫人的條件,讓她三個兒子立刻出國,分別前往美日奧地利避難(分散風險,以免兩蔣又下毒手)。

尤其高玉樹么兒剛入伍一個月,竟然能退伍出國,議員與立委質詢時都提到此一不尋常現象。但調查後無疾而終,兩蔣似乎也不想重提這件醜事。台灣最出名的軍人自殺與冥婚事件,就在北投耆老荒謬的傳說中畫下句點。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管仁健觀點》台灣電影史上首見的屍諫式冥婚
newtalk.tw查看原始檔
2017年11月25日第54屆金馬獎得獎名單公布,今年台片成績傲人,尤其楊雅喆編導的《血觀音》榮獲最佳影片。楊雅喆的電影作品並不多,從2008年的《囧男孩》,到2012年的《女朋友。男朋友》,平均4到5年才能看到一部,但也每一部都讓鍵盤小五郎感到驚豔。
《血觀音》有多好看,沒收到代言費之前,管大不會推薦。可是劇中關於「冥婚」這一段,雖是台片裡的老梗,2014年祖筠執導的《把我娶回家》,2015年謝庭菡執導的《屍憶》都曾提到;但在楊雅喆編導的《血觀音》,卻藉著一樁「辦不上去」的政商滅門案,帶出一小段民間盛傳的屍諫式冥婚,讓本魯這向來是「歷史控」的特酸影評者,也不得不佩服。
早期台片題材自我設限
台片與韓片,甚至港英時代的港片,題材上的最大差異,就是從金主到編導心中的「小警總」永遠存在。因此別說我們不會有《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華麗的休假》這樣的直球對決,即使是《五億探長》、《跛豪》的擦邊球也難見。如今台片裡政治不敢碰、貪汙不敢碰、黑道不敢碰,稍碰一下也要隱晦收斂,題材自然永遠常在虛構的大團結與實際的小確幸裡打轉。
《論語》裡孔子的學生子貢曾說:「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意思是說商朝的末代皇帝紂王,並沒有傳言中那麼壞,但在改朝換代後成了「下流」,很多不堪的指控就都冒出來了;因此全天下所有不好的事,都很容易歸咎於紂王。就像台灣的某家少爺,連皇位都還沒登上,一個罹患隱疾,另一個被流放,但只要一提到「冥婚」,大家會聯想到這兩位少爺。
冥婚這一婚俗從周代就已見於史籍,但這就跟民間盛行的「叔接嫂」一樣,因為這類婚俗完全亂了宗法制度,別說官方在法律上嚴禁,儒家的禮教也不容,因此《周禮·地官》就明載:「禁遷葬者與嫁殤者。」但這些禁令與禮教,別說對基層社會缺乏約束力;就算是上流社會,犯禁者也屢見不爽。史載建安13年(208年)曹操的兒子曹沖(聰明到能秤出大象有多重)13歲夭折,曹操因太喜愛這孩子,竟為他與另一早夭的甄氏舉行冥婚。
當然,台灣民間除了這種為互不相識的早夭兒女冥婚,第二種是在新聞中也常見,車禍或其他天災地變中,雙方家長為一起罹難的情侶,在其喪禮時舉行冥婚。但第三種也是更常聽過的,就是過世的女方家屬,把生辰八字放在紅包袋裡,置於路邊等有緣人來撿,所以長輩會勸男生不要在路上亂撿東西。
70年代明星墜樓疑雲生
不論冥婚是雙方生前不相識,或是情侶一起罹難,甚至活男迎娶夭女,這三種冥婚都有一個相同點,就是與活人的婚禮不同,不會大宴賓客,更不收喜幛賀聯,大多低調進行。因此若見諸媒體,甚至當事者大肆張揚,背後往往就另有隱情,甚至是另有冤情,也就是所謂的屍諫型冥婚。
1978年12月24日上午9時15分(美國宣布與台灣斷交後不久),台北鬧區忠孝東路4段的光復大樓12樓,發生了一起年輕男子墜樓命案,死者竟是29歲的知名男星谷名倫。因為沒有遺書,又是兩腳先落地,臉上沒有明顯損傷,可見並非決心死亡,他想翻身抓東西卻沒抓到,經目擊的路人向台北市警松山分局三張犁派出所報案。
谷名倫演藝之路很順遂,又將與當紅女星張璐結婚,很難想像他為何會自殺?檢方研判他可能因為參加《黃埔軍魂》的演出,不但剃了頭,還寫了一本《黃埔日記》,獲得國軍第14屆文藝金像獎。但國防部要頒給劇中十位演員獎狀時,導演劉家昌因為演員太多擺不平,心想反正他是子弟兵,就把他從獲獎名單中抽掉,害他覺得榮譽受損,才一時想不開。
谷名倫「自殺」的原因被媒體揭露後,劉家昌立刻成為眾矢之的,只好出國避風頭。谷名倫的母親陳麗雲,還寫了一本《劉家昌還我兒子命來》。不過劉家昌也大聲喊冤,他與《黃埔軍魂》男主角柯俊雄都認為,谷名倫是因《落花流水春去也》裡有一段自殺戲,他自己去彩排時不慎墜樓。然而導演宋存壽則堅決否認該片有跳樓自殺的劇情,而且墜樓現場是光復大樓,並非拍攝現場的大陸大樓。
1988年3月下旬的《民進時代週刊》與其他黨外雜誌,很「好心」的紛紛替劉家昌伸冤,證明他是代罪羔羊。而且都提到是當年二少爺(太子爺當時已因「病」退出接班混戰)「欽點」了某位女星,谷名倫卻很不識相,「當斷不斷」,於是被特務從大陸大樓「請」到光復大樓的樓頂,循循善誘、多方開導後依然冥頑不靈,才遭二少爺略施「薄懲」。據說是特務抓起他的四肢,讓他體驗一下「自由落體」的快感。
拍鬼片卻扯出鬼話連篇
除了這些黨外雜誌的報導,根據影劇圈或竹聯幫分子間的流言,其中提到谷名倫生前與母親陳麗雲演出的姚鳳磐執導的《鬼嫁》。這齣戲是描述一群大學生在野外露營時,男主角谷名倫去找柴生火,卻在深山裡迷了路,還撿到一個「冥婚包」,於是沿石階而上,在一棟很美的木屋裡,認識了女主角王釧如與她母親陳麗雲,進而人鬼相戀。
谷名倫回來帳棚後,他的大學生女友鄒娟娟覺得不對勁,調查後赫然發現,那棟木屋根本是兩座荒墳,就跟谷名倫母親的傅碧輝相約,一起找道士要來「釘鬼」。當木釘刺進陳麗雲前額時,原本緊閉的雙眼猛然一睜,並且大聲哀嚎,這幕戲嚇壞了許多觀眾。
戲裡陳麗雲扮演女主角王釧如的母親,戲外她卻是男主角谷名倫真正的媽媽。影劇圈或竹聯幫傳言,八字太輕的谷名倫很孝順,知道母親要拍這部「冥婚片」,立即按劇組裡的長輩吩咐,吃素到全劇殺青。但或許吃素太晚,仍被真的女鬼纏上「鬼嫁」才導致墜樓。可是當時黨外雜誌怎麼可能相信這種「鬼話」?仍一再影射就是二少爺逼婚所致。
谷名倫在隔年1月5日於陽明山下葬前,北投這裡都傳說一定會舉行屍諫型冥婚,還有大批民眾專程去看熱鬧。結果根本沒這回事,他論及婚嫁的女友張璐(父親還是我們北投這裡的開業名醫),只是在「相愛甚深小別纔半日詎料噩耗驚傳血肉君竟付塵土,我欲問蒼天遺憾何極文定在開年那堪佳期頓誤傷心」的輓聯上,以兄妹相稱。至於谷名倫喪禮前為何會有冥婚的謠傳?這是因為北投這裡還真的舉行過場面浩大的冥婚,故事偏偏又「走針」到大少爺。
破不了的血案只能意會
1968年5月29日下午1時40分,黨外出身的台北市長高玉樹,服預官役還1個月就要退伍的長子高成器,被女傭發現在陽明山菁山路市長專用的青山園別墅中,與未婚妻吳純純陳屍在臥房中。兩人屍體四週佈滿了鮮花,胸前也都捧著一束花。命案現場有三封信函,其中一封用英文寫的出於高成器;另兩封則是吳純純用中文寫的。
高成器說:「我的脈搏快停了,生命到此為止………除了這條路,我沒有別的路可走。……」吳純純則說:「希望弟弟好好保重自己,我已經不能再照顧你了。我所要得到的,都得到了;我所希望有的,也都有了!」但兩人在信中都沒提到自殺原因,甚至看不出是自殺。吳純純的同事也是結拜姐妹陳美江說:「吳純純自殺前,沒有一點異常的跡象。」
古亭女中2年6班的全體同學,也都不相信她們的導師會自殺。她們說平日吳老師常勸她們,對任何事情都要看得開,不要太計較。曾有位同學在週記上寫到因感情困擾想尋短。吳老師就對班上同學說:「自殺並不能解決問題,而且自殺是世界上最愚蠢的行為。」何況吳純純已經通過托福考試,也申請到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的獎學金,高成器明年6月也將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兩人實在沒有自殺的理由。
雖然家屬與學生都不相信兩人會自殺,但台北地檢處檢察官莊來成偕同法醫張志純,驗屍結果就已認定是藥物中毒死亡,並判定是服毒自殺。市長高玉樹只好將兩人遺體領回後,在6月2日早上,合葬於陽明山第一公墓,並舉行台灣歷史上最引人注目的冥婚儀式。
為何堂堂一個首都市長,要公開舉行這種屍諫型冥婚?當時坊間傳言,高成器服預官役時,大少爺想接收在古亭女中教英文的吳純純不遂,知道快退伍的高成器與吳純純在市長陽明山菁山路的別墅裡幽會,竟帶手下持槍闖入要「捉姦」。侍衛們將其「就地正法」,為免節外生枝,只好連禍水也一併處理,然後安排成殉情的畫面。
楊雅喆編導的《血觀音》,劇中重心的滅門血案,是影射當年的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滅門案。台灣始終破不了的滅門血案,另外兩案是八德鄉軍統局帳房葉震家滅門案,及美麗島受刑人林義雄家滅門案,這三案都因高度政治性而被「辦」為懸案。至於《血觀音》裡在滅門案外,穿插一段場面浩大的公開冥婚儀式,編導是要影射什麼?還是請鄉民們看了本劇,鍵盤小五郎再來與大家切磋。
新頭殼關心您︰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社會處處有溫暖,一定能度過難關。

----------------

獨白下的傳統 正文 從高玉樹為兒子冥婚看中國兩面文化


五月二十九號中午,台北市長高玉樹先生的大少爺高成器,在山仔後別墅,突然踉吳家大小姐吳純純雙雙服毒,從容自殺。出事以後,高玉樹先生和女方家長們「悲喜交集」——在喪事中加辦了一椿喜事,為這兩位青年人補辦一場婚禮。消息傳出,大家只注意這個事件的新聞意義,但它的歷史意義,卻看不見有誰提出來。

「冥婚」有歷史意義嗎?有的,不但有,並且有得源遠流長。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冥婚」事件,是在紀元二0八年——一千七百六十年前的曹沖冥婚。曹沖是曹操的小兒子,是個神童。當時孫權送來一頭大象,曹操要知道有多重,誰也沒辦法,虧得曹沖想出了刻舟求「重」的主意,才算把問題解決。曹沖的主意,其實與希臘科學家阿基米德(Archmedes)稱皇冠方法同出一轍,他若早生四百多年,並且生在希臘,一定前途大有可為。可惜他生在一個權力起伏的世家裡。他死的時候,他的哥哥曹丕(後來的魏文帝)勸他爸爸不要難過,曹操諷刺說:「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原來曹操太愛這個小神童,曾打算叫他代他哥哥接棒。

曹沖死的時候只有十三歲,曹操難過極了,認為這小孩連婚都沒結就死了,太說不過去了,因此打主意替他來一次「冥婚」。正好邴原有一個女兒早死了,曹操找到很重義氣的邴原,要把兩個孩子「合葬」,不料邴原卻不買帳,邴原說:原之所以自容於明公,公之所以待原者,以能守訓典而不易也!若聽明公之命,則是幾庸也!明公焉以為哉?

你不能不佩服曹操是很有度量的人,他碰了手下人的釘子,並不生氣,可是也不洩氣,他還是要給兒子討媳婦,他並不要守什麼訓典而不易,他終於找到了一位甄家的女孩兒,跟他心愛的曹沖,來了一次合葬。

故事說完了,讓我們來看看理論。

邴原為什麼拒絕曹操呢?他的理論根據冥婚合葬不合於訓典」,他所指的「訓典」,顯然是指《周禮》這部經書而言。在《周禮》的「地官」媒氏一節,有這樣的話:禁遷葬者與嫁殤者。再按註解,「遷葬」是指「生時非夫婦,死而遷葬之,使相從」;「嫁殤」是指「十九以下未嫁而死者」,「謂嫁死人也」。兩者統而言之,都是冥婚合葬。而這種冥婚合葬,不管死者成年沒成年,按請傳統經典,都是違背的,在中國「正宗」思想中,對這些是完完全全明明白白禁止的。從反面角度推測,中國經典中對冥婚的禁止,正暴露了冥婚的流行。(周禮)這部書,專家結論是戰國的作品,所以,書中禁止冥婚的話,足以反證當時這一現象的普遍。前面所引《三國誌)中曹操的例子,顯然曹操是有所本的,只不過他本的,是民俗中的傳統文化,而不是經典中的傳統文化。曹沖的冥婚是中國史中第一件最有名的冥婚,在曹沖以後,歷朝各代都不乏顯例,換句話說,歷朝各代都不乏有違背經典的人出來,主持儀式,大結其鬼婚。例如在(大隋左武衛大將軍吳公李氏女墓誌)碑中,就有這樣的話:

女郎姓尉字富娘,河南洛陽人。……以大業十一年(紀元六一五)五月十三日,終於京師京宅,春秋以十有八。……母氏痛盛年之無匹,悲處女之未異,雖在幽媾,婚歸於李氏,共字元支,同穴在斯。這是曹沖死後四百多年的例子。到了唐朝,冥婚仍舊流行,甚至流行到皇家。(舊唐書)戴德太子傳:中宗即位,追贈太子,說曰懿德,陪葬乾陵。仍為聘國子監丞裴粹亡女為冥婚,與之合葬。這是前面那位尉富娘小姐死了出嫁後九十年的事。

在唐朝,有冥婚不稀奇,稀奇的是還有冥婚後的離婚。唐一朝的韋後為她弟弟與蕭至忠的女兒結了冥婚,合葬以後——及韋氏敗,至忠發墓,持其女框歸。台泰山做了盜墓人,你說怪不怪?

唐朝冥婚流行的程度,不但見之於實事,並且載之於小說。戴君半《廣異記》中,就有這種「倩女幽魂」式的故事,可見這類思想早已深入民間。在宋朝文獻中,更可看到冥婚的細節。康譽之《昨夢錄》一書裡,這方面記載最多。元朝以後的冥婚,從(馬可波羅行「記》,直到清朝孫椿的《余墨偶談》、凌揚藻的《蒜勺論》等,都有不少材料,我不再多舉了。民國以來,冥婚的風俗也相沿不衰。我舉民國十二年《中回民事習慣大全》第四編「冥婚之習慣」裡的兩段,以見一斑:「娶鬼妻」(河南河北等處習慣),豫西河北等處,凡子未婚而故,往往擇別姓字而殤之女,結為冥婚。俗謂之「娶足妻」,又日「配骨」,以結婚後往往合葬也。

「冥配」(浙江平湖縣習慣),平湖縣,上中下三等社會,凡子弟未婚夭亡,類多擇一門戶相當,年齡相若之亡女,為之定婚,迎接木主過門,禮節如生人嫁娶,名曰「冥配」。蓋以不如是,則靈魂將無所依歸,不能入詞祭把,且不能立後,一經冥配,即取得被繼承人之資格,得為之立後屯。至於台灣,真婚的風俗,也和大陸各地一樣,除流行死人與死人結婚外,還有活人跟死人結婚的風俗。最有名的前例,是丘念台先生的父親丘逢甲先生跟林家小姐的冥婚(詳情見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二十二號(新生報)丘秀孟的「我的家族中,有關人鬼聯姻的故事」),關於這方面的研究,有林瑞芳的(台灣冥婚制與記事)最為生動,這篇文章,收在婁子匡編的(婚姻大事》一書裡。高市長為他兒子的「冥婚」,轟動了整個台灣。很多人為之長吁短歎,卻很少有人為之左思有想——想這件事在歷史上的意義。因此,我「引經據典」的討論它一番。「冥婚」雖然也是中國文化中的傳統「巨流」,可是它卻一直「藐視」傳統文化中的經典部分,於是,形成了中國文化的兩個面。這兩個面誰是誰非,就留給大家去爭個面紅耳赤吧!

一九六八年六月十三日

------------------------------

路上撿紅包驚見髮絲 新北已婚男差點迎娶「鬼新娘」

▲ 紅包袋裝有鈔票及頭髮,民眾直覺尋冥婚對象。(示意圖/ETtoday新聞雲)

地方中心/綜合報導

新北市一名40多歲已婚男子,日前晚間外出買宵夜吃,行經中和區南勢角興南路時,發現地上有一個紅包袋,百元鈔票還露了出來,他出於好意想送到派出所,卻看見裡面有一撮頭髮,當下直覺不對勁,結果馬上有人跑出來表示,正在代為尋覓冥婚對象。他嚇得以自己是基督徒為由,委婉拒絕對方。

「以後不敢再亂撿紅包了。」男子萬萬沒想到拾金不昧,好心想將紅包送到警察局,竟然差一點讓自己迎娶「鬼新娘」。他事後低調表示,當下沒想那麼多,結果發現紅包袋內有一撮頭髮時,馬上覺得「毛毛的」,想不到真的有人跳出來表示,正在以傳統方式幫忙找冥婚對象。

該家屬表示,胞姊因為意外身亡,透過託夢希望找到如意郎君。男子急中生智,趕緊以自己是基督教徒的身分婉拒,事後想起來還是覺得毛骨悚然。

冥婚是一種東亞文化圈的民間習俗。訂婚後的男女雙亡,或者訂婚前就已夭折的兒女,父母出於疼愛和思念的心情,要為他們完婚,就是冥婚,又分為「死人與死人」和「死人與活人」。過去認為祖墳中有一座孤墳會影響後代的昌盛,所以要替死者舉辦冥婚。

爺爺冥婚 奶奶拜鬼小三數十年

2015-06-19

〔記者黃明堂/台東報導〕一位八十多的老婆婆,把「鬼小三」視為逝去親人般供奉,她始終相信,「多人多福氣」;台東大學學生蔡佑姍把爺爺冥婚的真實故事畫成繪本,溫馨呈現這段人鬼奇緣。

  • 台東大學學生蔡佑姍所創作的繪本,描繪爺爺奶奶一起迎娶鬼新娘回家,並且爺爺奶奶開飯時,都會多一雙無人碗筷,是讓冥婚的鬼婆婆吃的。(記者黃明堂攝)

    台東大學學生蔡佑姍所創作的繪本,描繪爺爺奶奶一起迎娶鬼新娘回家,並且爺爺奶奶開飯時,都會多一雙無人碗筷,是讓冥婚的鬼婆婆吃的。(記者黃明堂攝)

  • 台東大學學生蔡佑姍所創作的繪本,描繪爺爺奶奶一起迎娶鬼新娘回家,並且爺爺奶奶開飯時,都會多一雙無人碗筷,是讓冥婚的鬼婆婆吃的。(記者黃明堂攝)

    台東大學學生蔡佑姍所創作的繪本,描繪爺爺奶奶一起迎娶鬼新娘回家,並且爺爺奶奶開飯時,都會多一雙無人碗筷,是讓冥婚的鬼婆婆吃的。(記者黃明堂攝)

「路上的紅包別亂撿,否則會娶鬼新娘」!早期的台灣社會有冥婚習俗,家屬會在路上丟紅包,為未婚過世的姑娘討個活人老公,做鬼也有個依歸。蔡佑姍說,爺爺年輕時就是撿了個紅包,在已婚的情況下,娶了鬼新娘回家,結果爺爺五十多歲就過世了,在世的奶奶數十年來,除了拜爺爺,也拜鬼婆婆,至今不輟,她自己也很習慣有兩個阿嬤。

女大生將故事畫成繪本

 

蔡佑姍就讀東大美產系二年級,老家在嘉義東石鄉,冥婚在一般人聽來很恐怖,但她習以為常,因為鬼婆婆一直是家中的一份子,奶奶的大肚量,更是她欽佩的對象,所以,她的第一本繪本作品,就繪入這段故事。

 

她說,爺爺是養魚塭的,當時在塭旁撿了紅包,就有人冒出來要他娶死掉的女兒,奶奶擔心爺爺不娶會有不測,就同意這件「婚」事,看著老公娶進別的女人的神主牌,甚至,扮演了事鬼如親的角色,每逢鬼婆婆忌日,必盛桌祭祀。

婆婆與鬼婆婆的真實故事,令蔡佑姍懂得要珍惜每個相遇的人、事、物,甚至是鬼!

----------------

 

冥婚詭異風俗由來

即使是到了現在冥婚的現象還是偶爾會出現,這種詭異的風俗是如何出現以及發展的呢?(圖/鳳凰網)
即使是到了現在冥婚的現象還是偶爾會出現,這種詭異的風俗是如何出現以及發展的呢?(圖/鳳凰網)

在古代沒有結婚便死亡是一件非常不吉利的事情,很多富貴人家就要為去世之人進行冥婚,即使是到了現在科學比較先進的時代,冥婚的現象還是偶爾會出現,那麼這種詭異的風俗是怎麼出現以及發展的呢?

冥婚就是為死去的人找配偶。(
冥婚就是為死去的人找配偶。(圖/鳳凰網)

一、 古代富貴人家的冥婚

冥婚是為死去的人找配偶。有的少男少女在訂婚後,未等迎娶過門就因故雙亡。那時,老人們認為,如果不替他(她)們完婚,他(她)們的鬼魂就會作怪,使家宅不安。因此,一定要為他(她)們舉行一個冥婚儀式,最後將他(她)們埋在一起,成為夫妻,並骨合葬。也免得男、女兩家的墳地裡出現孤墳。還有的少男、少女還沒訂婚就夭折了。老人們出於疼愛、想念兒女的心情,認為生前沒能為他(她)們擇偶,死後也要為他(她)們完婚,盡到做父母的責任。其實,這是人的感情寄託所至。另外,舊時人們普遍迷信於所謂墳地 「風水」以為出現一座孤墳,會影響家宅後代的昌盛。

舊時人們普遍迷信墳地 出現孤墳,會影響家宅後代的昌盛。(圖/鳳凰網)
舊時人們普遍迷信墳地 出現孤墳,會影響家宅後代的昌盛。(圖/鳳凰網)

二、 「冥婚」的起源由來

「冥婚」起源其實很早,早在先秦時代,人們就已經開始廣為流傳了。冥婚又稱「陰婚」或「鬼婚」,而且它的名目也很多,比如像冥配,配骨,幽婚,圓墳等等。簡單的理解,我們可以將「冥婚」看作是在幽冥的陰世間所舉行的一種悼念式的婚禮,說到底,就是一場死人的婚禮。

我們可以將「冥婚」看作是在陰世間所舉行的一種悼念式的婚禮。(圖/鳳凰網)
我們可以將「冥婚」看作是在陰世間所舉行的一種悼念式的婚禮。(圖/鳳凰網)

三、冥婚和正常婚姻的分別

早期早婚現象比較嚴重,鬼婚同樣如此,發展到農村,乾脆不分年齡,為所有的早亡者冥婚了。比如曹操愛子,就是那個秤象的曹沖,十三歲就去世了,曹操將他和甄氏之女合葬。而至於冥婚的儀式,彩禮聘禮之類的,一樣不可少。唯一不同的是,把鬧洞房這一項改作圓墳了,也就是把雙方亡人的棺柩遷葬於一起。

冥婚的儀式,彩禮聘禮之類的,一樣不可少。(圖/鳳凰網)
冥婚的儀式,彩禮聘禮之類的,一樣不可少。(圖/鳳凰網)

二人相談甚歡,聊起家中兒女,於是雙方締結為兒女親家,定下婚姻之約。當時劉女、程子都只是稚齡年紀而已。告訴女兒說:「淮南的程允元是你的夫婿。是經過我們兩家父母定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應當謹記不忘。」父親於彌留之際,還諄諄告知與程生有婚姻之約,侄女咋敢違背呢?《詩經》曰:『不思舊姻,求爾新特。』(不念舊婚約,再另找新婦)我是不以為然的。」https://is.gd/ichJjx


日本虛擬偶像「初音未來」是不少宅男心中的女神,日本一名公務員近藤顯彥,去年11月舉行盛大的儀式迎娶初音,這場婚禮曾引起不少關注。就在結婚一年後,近藤顯彥也在社交網站上發布照片,歡迎與初音的「紙婚」,當時近藤顯彥手捧完婚的初音已長成1:1大的人偶,兩人「恩愛」的模樣閃瞎不少宅男。什麼是紙婚?一定是特別的緣分,才讓兩個人變成了一家人。結婚一年是什麼婚?西方婚嫁傳統中,結婚一年被稱作「紙婚」結婚一周年即為紙婚。意思是一張紙印的婚姻關係,比喻最初結合薄如紙,要小心保護
從近藤顯彥發布的照片中可以看見,他與初音的「婚姻生活」十分幸福,他在推特分享,為了愛妻買了雙人床,初音對新床感到十分滿意。他也帶著初音一起進行了溫泉旅館旅行,並發布初音穿上浴衣的照片,看得出來兩人婚後的生活十分甜蜜。
▲近藤顯彥與初音未來一起到溫泉旅館旅行。(圖/翻攝近藤顯彥twitter)
現年 36 歲的近藤顯彥曾初職場女前輩霸凌,導致他遭到停職,從此對於和女性的相處感到恐懼。一直到 10 年前,他第一次聽到初音的歌聲,終於感到內心的傷痛被療癒,也因此與初音陷入「熱戀」,並且在 2017 年藉由「虛擬管家裝置」,在 2018 年春天開始和初音「同居」, 11 月 4 日正式步入婚姻生活。
近藤顯彥與初音未來的婚䌡邀請了 39 位賓客出席,不過他的家人全部缺席。目前近藤顯彥在一所學校工作,他表示學生對於他與虛擬偶像結婚普遍都能接受,但仍有一些同事感到古怪。近藤顯彥強調,「在這個社會裏,對於一個人幸福是有模板的,結婚,生孩子,組織家庭,但這不應該是唯一的方式。我不受這種模板約束……我們要想想所有形式的愛,和所有形式的幸福。」 
https://t.ly/9eRVN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