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平權 母喪不需舅封釘/提倡新喪葬觀念,現在多由醫院或法醫開死亡證明,母喪不宜侷限由舅舅「封釘」/台灣傳統喪禮一直有男尊女卑的性別意識,只能由長男捧牌位、嫁出去的女兒要「哭路頭」等習俗/過去母喪須由舅舅主持「封釘儀式」,以確保家中姐妹嫁出去,不是遭夫家凌虐致死,藉以驗屍提供保障制度。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fdFnSI


南韓一群婦權人士前天到首爾「臉書」總部前脫衣示威,她們說,臉書准許男性上傳裸上身的照片,卻禁止女性po出裸胸照片,是明顯的性別歧視 https://goo.gl/Rivge5


PO哺乳照遭指責撤除 吉爾吉斯總統千金不噤聲 ----「捍衛女權」的哺乳活動將不會終止
分享PO哺乳照遭指責撤除 吉爾吉斯總統千金不噤聲到Facebook 分享PO哺乳照遭指責撤除 吉爾吉斯總統千金不噤聲到Line 分享PO哺乳照遭指責撤除 吉爾吉斯總統千金不噤聲到Google+
吉爾吉斯總統的女兒阿麗亞·沙基耶娃(Aliya Shagieva),穿著內衣哺母乳的照片曝光,引發眾人討論,捍衛女權的話題也再次上了浮上檯面。(圖擷自BBC中文網)
2017-07-31 11:5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吉爾吉斯總統女兒沙基耶娃四月上傳哺乳照片到社交網絡,最後還是將照片刪除,因總統與其夫人擔心眾人對她的過度關注會造成家人不必要的傷害!不過,沙基耶娃並沒有因而噤聲,她表示有關「捍衛女權」的哺乳活動將不會終止
《BBC中文網》報導,四月時吉爾吉斯共和國(吉爾吉斯斯坦、吉爾吉斯,Kyrgyzstan)總統的女兒阿麗亞·沙基耶娃(Aliya Shagieva),穿著內衣哺乳的照片曝光,引發眾人討論,捍衛女權的話題也再次浮上檯面。近日,沙基耶娃接受BBC的獨家訪問。
沙基耶娃在四月上傳哺乳照片到社交網絡上,標題寫道「我的孩子需要餵哺的話,我就會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餵哺他!」此舉引來眾聲撻伐,要求其刪除的聲音不絕於耳。
然而,沙基耶娃接受BBC獨家訪問時表示,她認為照片引起的爭議是:因為吉爾吉斯斯坦文化把女性強烈性慾化!她指出:「上天賦予我的身體並非不雅,它有不同功能,目的就是要滿足我寶寶的生理需要,我的身體不應該被性慾化!」,她繼續補充「當我餵母乳的時候,我覺得我自己把最好的給他。照顧我的孩子、滿足他的需要比他人如何評論我重要的多。」
然而沙基耶娃的父母──總統阿爾馬茲別克·阿坦巴耶夫(Almazbek Sharshenovich Atambayev)及夫人都因為此事感到不滿。對此,沙基耶娃表示「他們真的不太喜歡,但是,他們的反應我可以理解,因為父母會比年輕一代保守。」
她的照片引起國外媒體的關注,甚至有人稱讚其打破女性身體的禁忌!而在此之前,澳洲參議員拉里薩‧沃特斯(Larissa Waters)6月22日在國會哺乳也引起眾人的關注!
吉爾吉斯斯坦自1991年從蘇聯獨立,大部分人口信奉伊斯蘭教。因此吉爾吉斯斯坦社會風氣保守,不過在公眾餵母乳是被接受的行為!但是現今婦女在公眾場所哺乳仍會用衣服遮蓋乳房。
沙基耶娃表示「當我餵母乳的時候,我覺得我自己把最好的給他。照顧我的孩子、滿足他的需要比他人如何評論我重要的多。」 (圖擷自BBC中文網)
澳洲參議員拉里薩‧沃特斯(Larissa Waters)6月22日在國會哺乳也引起眾人的關注!(圖擷
PO哺乳照遭指責撤除 吉爾吉斯總統千金不噤聲 - 國際 - 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s://goo.gl/aHW9Yt

2017-08-03_2134112017-08-03_213404  


韓國男女不平等報告書(六):打破刻板印象的男女肥胖指數
By 陳慶德, www.thenewslens.com查看原始檔七月 3日, 2017
最近看到一份很有趣的報導,那就是關於韓國首都首爾特別市,與全國的肥胖指數。
就當地最新資料統計,平均全韓國20世代年輕男性平均身高約為174公分,體重平均71公斤,30世代為172公分,體重平均74公斤;韓國20世代的年輕女性,身高約為160公分,體重平均53公斤,30世代為160公分,體重平均56公斤。但藉由身高體重,難以判斷一個人是否「肥胖」。
這時需要「肥胖指數」來輔助,而「肥胖指數」如何計算呢?一般最簡單,同時也是最科學的計算方式,多以「身體質量指數」(BMI, Body Mass Index)作為指標,計算方式為「體重(公斤)除以身高(公尺)的平方」,就BMI指數來看,不分男女,人體最健康的指數為22( ±10%)。
算出個人的BMI之後,我們可對照下表成人體重分級與標準,來得出自己體重是否合乎標準值或超重:
Photo Credit: 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
除此之外也可以用腰圍作為輔助,男性不可超過90公分,女性則不可超過80公分,若是超過此的話,會身體會有負擔。同時BMI值也被視為老化的反向指標,即男女BMI值愈高,老化就愈嚴重。
但明明還有些人看起來比我瘦、吃得食量又比我多,為何他總是不會胖呢?其原因在於兩者「體脂率」(Body fat percentage)不同。算法為「體脂%=1.2XXBMI+0.23X年齡−5.4−10.8X性別(男性取值為1,女性取值為0)」。指的是體內脂肪重量和體重的比例,藉此反應出人體內脂肪含量多寡。
Photo Credit: 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
根據報導,全世界肥胖的人口越來越多,2014年全世界身體質量指數BMI超過30以上,屬於中度肥胖族群,就有將近6.41億人口比起1975年1.05億人口,增加近六倍。且專家們也預測,等來到2025年,全球肥胖人口將會突破11億人口大關
回過頭來看看南韓。讓人出乎意料的是,當地肥胖人口最多的地方,並非如人們所想像的是在都會區首爾,而是在朝鮮半島外的濟州島。
濟州島肥胖人口,BMI數超標者比起全南韓平均指數9.8%,多上4%以上,來到13.9%。且就另外一項數據,韓國當地國民健康保險基金會於2015年,調查了全國269個鄉鎮郡,指出本身因肥胖,且可能引發的併發症——諸如高血壓、冠狀動脈疾病、脂肪代謝異常、腦血管與血管栓塞疾病或中風等疾病,發生率最高的地區,竟然也是濟州島,高達了42.09%。
換句話說,居住在濟州島的居民十位之中就有四位屬於肥胖人口。同樣的數值,若放大到全國來看,大韓民國瘦子最多、肥胖人口最少的地方,就是大邱了,僅有35.03%,即十位大邱居民,只有三位半屬於肥胖人口,這也難怪韓國人常說「大邱出美女」,次之為慶南(경남)的35.46%,首爾則位居第三,36.16%
那麼從從BMI指數超標比率指數來看,全國有哪一個鄉鎮郡,是全國超標最高地區呢?依序為仁川甕津郡(옹진군),高達47.21%,之後為第二的江原道麟蹄郡(인제군)46.21%,而同屬江原道的楊口郡(양구군)與鐵原郡(철원군),皆以46.1%,共同並列第三、第四名。這些高肥胖族群集中的地方,多集中於山區與郊區。而指數屬於最低標的鄉鎮郡,前一、二名皆出現在首善之都首爾江南區附近的瑞草區(서초구)32.1%與江南的32.2%,第三、四名也為靠近首都的京畿道的盆唐區(분당구)的32.2%,與果川市(과천시)的32.7%。
就人們的刻板印象而言,居住在山上與郊區的人們,理當因大眾運輸建設,不像首都圈建設得這麼密集方便,人們走路機會應該會高上許多;另一方面,生活在都會區的都市人,因工作繁忙、生活步調快,長年久坐在辦公室,沒時間運動,就一般推論而言,不論是就BMI、體脂率或肥胖併發症等指數,應該比起其他鄉鎮郡來得更為高才是,但統計的數據卻呈現相反結果。
專家指出理由在於,鄉鎮郡地區居住人口多為老人,年紀與新陳代謝有關,老年人因老化,易得到退化性關節炎,長年在家養老看電視,不出門運動的銀髮人士也不少,久而久之,身材漸漸變形,引發肥胖併發症。而生活在濟州島郊區的人們,儘管最近觀光業發達,島上也可多見年輕人,但人們走路機會多,消耗的熱量高,連帶補充「酒份」機會也就多了,因此,濟州倒島民若與都會區人相比,隨手來上一杯酒的次數,也較為頻繁。相反地,生活在都會區的人們,大多為工作奔波、生計打拼,先不論平日飲食方面吃得營不營養或健不健康,對於自己的「身材」或「外貌」較為注重,因為首爾人看人,看得大多是第一印象。
這也難怪,韓國女性友人賀潤,最近傳了一份2017年首爾市內肥胖比例圖給我,開玩笑的對我說,她真的不是「江南女子」,儘管她家住在江南區,但等她算完自己的BMI與體脂率,才發現高於江南區的肥胖指數平均值許多。
就數據看來首爾市區肥胖指數最低、肥胖人口最少的地方,即是在江南區,指數只有低標的7.4%。也就是說,在居住在江南區,十個人之中只有不到一位的肥胖人口,連鎖反應地也反應在江南區附近的瑞草、松坡區(송파구)、銅雀區(동작구)等地,因為這幾個地區,也皆屬於次低標(7.4-11.2%)。
有趣的是這份報告表,還是以「女性」作為調查對象。資料出來之後,最為關心、第一位跟筆者提到此議題的還是女性友人啊。首爾市內肥胖人口女子最多的地方,則是集中在諸如江北區(강북구)、東大門(동대문)、中浪區(중랑구)與衿川區(금천구),都屬於高標的18.8~22.5%以上。
當然,就筆者查閱到的資料,針對男性也有做出肥胖調查——指數最低的地方,也是在江南區。只不過迄今,男性韓國友人尚未跟筆者談到這樣的議題。最終就整體數據看來,首爾男性肥胖比率31.7%,高於女性的16.2%兩倍以上。
韓國社會目光特別注重纖細的女子,特別是出現在江南區的女子,因此做出如此細微的報導,且引起女性廣大之關注。看來,江南區不僅是繁華之區,也是不容許肥胖女子的場域啊。


政院:兩性財產差距 有逐年縮減趨勢
2017-03-08 18:08經濟日報 記者邱金蘭╱即時報導
今天是國際婦女節,根據行政院資料,兩性財產持有差距有逐年縮減趨勢。
行政院性別平等處上周提出「中央地方攜手‧共創性別平等-我國性別平等推動成果及未來展望」報告,根據這項報告,國內近幾年來,兩性財產持有差距逐年縮減,前年房屋稅女性納稅人比重為44%,兩性差距縮小為12個百分點,有逐年縮減趨勢。
去年6月底統計顯示,女性持有房屋、車輛平均筆數與男性相當,土地的平均持有筆數女性三筆,少於男性4.51筆。
除此,愈來愈多的女性參與民間企業董事。去年底公開發行公司(含上市櫃公司)女性董事有2,146人,占比為13.07%,跟2011年相比,女性董事增加500人,比率則增加1.24個百分點,並呈現上升趨勢。

---------------------------------

關於乳頭解放,你也許不知道的歷史 | 輔仁網 - http://goo.gl/ApQRNo

1930 年, 四個人在美國 Coney Island 因在海灘露胸被捕。許多人接連抗議,爭取裸露上半身的權利。1935 年,一群人在紐澤西快閃露胸,其中 42 人被捕,每人被罰美金兩元。

重點是,以上談的都是男人。

1930 年代之前,男女的乳頭都是猥褻的、羞恥的、禁忌的。現在男人可以脫得很瀟灑自然,是前人用肉身衝撞爭取來的。1935 年,克拉克蓋博在電影 It Happened One Night 中脫下襯衫,引起軒然大波(*)。1936 年,紐約終於不再視男人露胸為非法。然後漸漸地,男人露乳「不猥褻了」。

沒有什麼權利是天上掉下來、本該如此的。也沒有什麼不可能轉變。

關於乳頭解放,你也許不知道的歷史 | 輔仁網 - http://goo.gl/ApQRNo

----------------------

《赤祼真實:100個女人的乳房》解放媒體美化後真實的酥胸 - http://goo.gl/Y4eb9u

---------------------

---------------------

解放乳頭運動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2q1OD6

猛 建中生衝冰島 訪解放乳頭少女 | 蘋果日報 - http://goo.gl/9tamLD

解放的是口號也是思想 | 即時新聞 | 20150421 | 蘋果日報 - http://goo.gl/7yM8sz

媒體嗜血報導「解放乳頭」 參與者:令人失望-王立柔|解放乳頭|劉美妤-風傳媒 - http://goo.gl/T1Zf3g

2015-11-26_095929  

歡迎光臨台灣 女性影像學會 〈女性電影,女性影展, woman film festival, women film festival, @ Taiwan〉 - http://goo.gl/GnIzON

2015-11-26_1005302015-11-26_1005592015-11-26_1006432015-11-26_1007502015-11-26_100819 

冰島女議員秀出上空照
解放乳頭運動,更進一步燒進冰島的政治圈,作家蘇菲(Sophie Heawood)在《衛報》上討論網路世界中色情和藝術的界線一文中提到,冰島女議員奧萊夫斯達特(Björt Ólafsdottir)在網路上秀出自己的上空照,當她問議員為什麼要讓這件事情延燒至此時,奧萊夫斯達特說:「這個運動現在確實變得有點難講清楚…但有一個訊息是很明確的,那就是變態以及綁架犯才是該被撻伐的人,不是我們(解放乳頭者)。

調查:男女薪資再過118年可平等 | 地球圖輯隊 帶你看透全世界 - http://goo.gl/rsUAt8

解放乳頭的冰島_再度證明性別平等是常態-地球圖輯隊 帶你看透全世界 - http://goo.gl/lMnvSQ

--------------------------------

36831460_0c38753f944f36535e4855b9e92922f6_280x

瑪丹娜po照響應 台女露點爭權
2015/10/11 12257

 

  瑪丹娜

2015-04-22_1449592015-04-22_1450252015-04-22_1451562015-04-22_1452172015-04-22_1452372015-04-22_1453402015-04-22_145416420_ce3323c649b9609fc8464cb99fdd9926  

2015年04月22日07:48
台北醫學大學學生以實際行動支持「解放上空」。今日出刊的《蘋果》報導,台北醫學大學組成的社團「義鬥團」聲援「Free The Nipples(解放上空)」活動,前天於臉書粉絲專頁登出4男3女共7名社員的上空照片,並將心、肝、肺、腸等器官圖案與上空照結合,呈現「不是所有器官外露的畫面都有血腥意涵」,讓網友看了直呼讚。(胡治言/綜合報導)

387332_477340912338419_158980509_n  LB06_003  2015-04-12_1852472015-04-12_1853382015-04-15_22445320150412-100926_U1004_M52427_ae4820150412-100926_U1004_M52430_41f6IMG_8277-1-1024x682R0090976-1024x678  2015-04-12_185401  

 420_5cc1383a6f5e45e4db9b85c12c67fa6b420_8a7aefd8c5a9f44d7e1be3e9e1c9ee0e640_568f98d345e089ae0986432cdffcf9a4  

響應「解放上空」 太陽花女將po露乳照

2015-04-12  06:32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1875440525&fref=ufi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因為不滿臉書審查機制中的性別不平等,爭取上空權的「Free The Nipple」(解放上空)活動在國內外掀起波瀾,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的林郁璇與姐妹淘響應,昨在臉書公開多張上空合照,遭到檢舉後,起初臉書回覆「未違反此社群守則,我們並未將它移除。」後來要求刪除,不過該系列照片在今天下午又出現。

  • 爭取上空權的「Free The Nipple」(解放上空)活動,這股風潮吹進國內,引起廣大迴響。(圖取自推特)

    爭取上空權的「Free The Nipple」(解放上空)活動,這股風潮吹進國內,引起廣大迴響。(圖取自推特)

入鏡的5名女生包括在318學運佔領立院、並在去年反核遊行遭噴水後拖離的NGO秘書林郁璇及友人。

在共同協作的相簿中說明了這個活動欲傳達的概念:「關於在有他人的場合裸露,(不管男女)都會碰到一種困擾是,只要身體裸露出來的部分,好像就等於和會看見的人分享,也應當接受人們討論和評價。而女性的身體又特別會被冠上『性』,這社會也將可挑起性慾的、公開的性,視同『猥褻』。但是,什麼時候『我』只要是暴露在遮蔽外的,就是外界可以處置的了?」

她們表示是冒著臉書「再放裸照就刪你帳戶」的風險上傳這些照片。在拍照過程中,「五個女生一邊光著上身,一邊聊天、大笑、騷擾蛋黃哥...,大概從出生之後沒有裸體的這麼愉快了」。最後上傳多張上空照,1小時內就收到10次檢舉,原本臉書告知未違反規定,「象徵上空權得到臉書認同」,但後來仍要求刪除,不過該系列在今天下午又出現。

解放上空運動源於冰島一名17歲女學生史馬拉達蒂兒(Adda Þóreyjardóttir Smáradóttir),於上月26日在學校發起,主張女性也有權利和男性一樣赤裸上身,在網路上獲得男女網友熱烈響應,紛紛以推特加註標籤「#FreeTheNipple」上傳露點照。如今這股旋風也吹進台灣。

史馬拉達蒂兒認為,不應將女性的胸部視為性的象徵,還抱怨社群網站禁止女性上傳露點照,連不帶有色情意涵的哺乳照片也不准。她在自己的臉書上說:「這很困難,而我必須刪除那些照片,但這已足夠去發動一場革命。」

解放乳頭運動不僅在冰島獲得女性團體支持,紐約製片人艾思柯(Lina Esco)甚至拍攝一部「解放上空」影片,邀請電影明星布魯斯威利22歲的女兒絲考特威利(Scout Willis)演出,她在紐約街頭裸露胸部街逛,透過影片表達支持「解放上空運動 」的立場。

-----------------------------------

2015-04-29_2043192015-04-29_204131o-BARE-REALITY-570  

w704w704w704 (1)w704 (2)  

為何我不能露兩點?寫在#FreeTheNipple 被臉書「賜死」之後
By Kanghao, womany.net查看原始檔
為什麼女人不能赤裸上身?緣起冰島少女抗議 FB 審議機制的#FreeTheNipple 行動獲得世界許多關注,對於女人的身體我們能不能有更開放自由的定義?#FreeTheNipple 的台灣實驗,遭到 FB 檢舉移除?作者 KangHao 寫在「性解放の學姊」粉絲頁「被自殺」之後,台灣的人權之路還很長,超乎想像。
冰島一名17歲少女 Adda Smaradottir 為了對抗 Facebook 的審議機制,所以上傳了一張上空照,結果遭到網友的冷嘲熱諷與霸凌,照片被強迫下架,引來其他年輕人,不分性別都一起聲援她。他們開始上傳自己的上空照,並標籤 #FreeTheNipple 來表達支持性別平等的意願。冰島的女性議員也響應這個活動,上傳了一張左胸的上空照,進而引來全世界的關注。
冰島議員上傳一張左胸部的上空照 (圖片來源)
在台灣,「性解放の學姊」粉絲頁一直以來為性別平權發聲,在4/1愚人節下午,也發起了這項聲援「解放上空」的活動。號稱「亞洲國家女性地位較高」的台灣,大概是亞洲第一個聲援這項活動的國家。這個聲援活動,只維持了短短半天就被臉書的審查機制強制下架,並且將粉絲頁關站。不過,這其中仍然發生有許多值得我們討論的面向。(同場加映:寫在三八婦女節之後,我們想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像男孩一樣裸露上半身
針對「解放上空」的討論,很多人的出發點可能都會是:「為什麼男生運動的時候就可以裸上半身,但是女生就算熱得要死,還是得穿好衣服,甚至還要擔心害怕激凸?」、「為什麼男生上傳裸上身的照片不會被檢舉成色情,但是女生上傳露奶照就是色情、就是蕩婦、就是騙讚?」。活動一開始的確有很多女生上傳照片後,附帶的文字都是這種「為什麼男性可以,女性不可以」的邏輯。這個邏輯已經是女性主義討論到爛,長期抵抗的霸權邏輯。因為不同生理性別而有不同待遇就是性別不平等,我們就要努力去對抗。
什麼時候女性才能不用打馬賽克?
(圖片來源:Jared Polin,CC)
然而,不管是臉書還是 Instagram,其所建立的審查機制,都正在助長這種男與女之間的不平等。
很多人說台灣的女性地位較其他亞洲國家來得高,聽起來很諷刺,台灣女性(自己要不要露奶是另一回事)連跟男性擁有一樣「可以露奶」的權利(力),這種非常低標的性別平權都還沒能爭取到。(推薦閱讀:好萊塢女星裸照外流的反思:「妳穿太少,才會被強暴」的年代並未遠離)
不過「解放上空」的活動本來的訴求是希望女性可以「像男生一樣裸露上半身」,但後來網友不分性別,紛紛上傳照片與文字,當我們試著去分析這些貼文,這項活動拓展出很不一樣的雲端虛擬身體解放運動。
上空做為對人類身體的解放
在裸上半身的這項議題中,一般人都以為「男與女」的差別是最大的,可是我們可以從這次參與活動的照片與文字內容看來,性別間的差異不見得是人們支持這項活動的主要原因。隨著「上傳上空照」行動,所有「身體差異」的群體,都搭著性別平權的船,駛向多元社會的未來。
(一)我要「像女生一樣裸露」
生理女性與生理男性由於生理條件的差異,對於裸露自然有不一樣的感受。很多女性開始意識到她們不只是要像男孩一樣擁有裸上半身的權利,還要裸得像女孩那樣。
其中對生理女性來說「內衣」大概就是最有別於男性的束縛。其中一名參與者表示:「我很討厭內衣。我對這東西過敏不只是在身體還有心理,我覺得就是內衣束縛了女人成為人。剛上大學的時候,我就常常不穿內衣晃來晃去甚至去就這樣去上體育課。對那時候的前男友常有意無意的暗示我這件事情讓他感覺很不爽, 身邊的朋友也對我常常不穿內衣頗有微詞,好像覺得我敗壞風俗吧!」
另外一位參與者也說:「穿上內衣就是為了維持乳房形狀,順便做為搭配的一部分。但另一方面它就是某種禁錮著胸口的軟性牢籠,且在夏天會感到悶熱。所以回到房間,第一件事情就是脫下緊縛的胸罩。希望某天所有人都可以自在選擇要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不論是裸露或包裝,選擇自己最舒適的樣子。」
穿不穿內衣,自然應該以女性本人的舒適感為出發點,而不該以會不會激凸、男朋友高不高興等道德因素做為女性應不應該穿內衣的標準。因此,就有參與者便說:「身體是自己的,情慾是自己的」,任何人都應該有「選擇」(不同程度的)裸露或遮掩的權利(力)。(歡迎到臉紅紅,擁抱自己的情慾橫流)
脫去內衣的束縛,帶來胸部的解放(圖片來源:Gabriel White,CC)
如此一來,我們可以看到,從「像男孩一樣裸露」到「像女生一樣裸露」,最後走到自由主義的態度:「像人一樣裸露」,那是一種選擇,既然是選擇,就有風險,那樣的風險,我們自己承擔,而不是由臉書或Instagram利用「道德勸說」的方式預先替我們決定。
(二) 男孩竟然無法「像男孩一樣裸露」
「像男孩一樣裸露」的命題其實對部分男性也是一種壓迫。當我們把性別運動簡化成「男與女」的對抗就會看不見男性與男性之間的個體差異。
例如:「我是男生,但我從以前就很討厭游泳課時,男生就必須要裸上身這件事情。我支持自己的身體自己決定怎麼做⋯⋯」一位身材較為瘦小的男孩,上傳照片時,附帶這句話。另一位身材較為肥胖的男孩則說:「上傳這張照片非常忐忑,我連將自己的上半身袒露在相機鏡頭前都會微微發抖⋯(中略)⋯我很喜歡游泳的,但隨著體重增加,胸部沒有胸肌只有脂肪被說『D罩杯』,我就再也沒買過任何游泳用具,沒有下過任何游泳池⋯⋯這個社會的審美觀對胖子的壓迫幾乎不分男女,而且隨著『關心你的健康』這一句話,讓這世界對胖子的厭惡,顯得合情合理,甚至顯得溫馨。」,接著他補充說:「但令人作嘔。FreeTheNipple,我希望這個活動不只是反抗臉書合理化歧視女性身體自主,也是開啟所有人開始愛自己、尊重別人身體,讓人活得沒壓迫、有尊嚴的第一枚鑰匙。有一天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驕傲地在這個世界上『袒胸露乳』,彼此用欣賞的眼光接納不同的人的身體特質。」(推薦閱讀:「胖女孩也很美」為何成為矯情?)
肥胖的男性有時其實也不見得勇於裸露
(圖片來源:Eric Wienke,CC)
裸露對很多男生根本不那麼自在,裸露對很多男生根本是壓力的來源,他們在男性為主的霸權底下,有一種「你是男生,應該可以很大方裸露,但是卻不敢裸露」的壓抑。
在台灣擁有女性意識的女性,大多已經能夠看到女性內部間的差異,但是不同男性的主體經驗,在很多時候都被當成男性霸權的一部分。導致那些存活在男性霸權內弱勢男性,他們的差異一律被當成相同的既得利益者看待。
(三) 裸露身體告訴自己「我是誰」

隨著活動進行地越來越熱烈,各種五花八門的投稿的都出現。我瀏覽著粉絲頁動態牆上的稿件,發現一篇讓我感動不已的稿件。他是一個男生,穿著自己原住民族的傳統服飾,拍了一張上空照,他說:「當我穿著傳統服飾在舞台上賣力的跳著舞時,我以為文化傳承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是件值得被認同的事。然而在台下觀眾們的眼神裡,我卻感受不到應有的尊重⋯⋯我想我們都應該學習尊重彼此的身體⋯⋯因為我們的裸露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因為我們的裸露是一種驕傲。」
裸露身體不只是性別議題,對他來說更大的意義是,裸露是他的族群文化,是他族群的驕傲,裸露告訴他不要忘記自己是誰。
同時,我也看到了另一則附帶「身體獨立、台灣獨立」文字的男體裸照稿件。他把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性,提升到其所認同的國家自主性。自己的身體自己顧,自己的國家自己建。
這兩則貼文都說明了,維護身體自主將帶來強大的認同政治,當人們意識到「自主性」便有可能發展出各種強大的政治(抵抗)動能。這股動能將是銳不可當的改變力量,但是保守的力量都會想要以「秩序」為名,打壓它、消滅它。打壓它、消滅它並不會讓它不存在,反之,它將更加茁壯。
臉書應該面對人們身體的自主性
這項計畫生存不到一天便胎死腹中。首先,臉書先是主動審查該活動的第一則女性上空的稿件,而後連續的匿名檢舉,讓其他女性上空的稿件全部強制下架,最後只剩下男性投稿的上空照。甚至,更誇張的是,有一名「男跨女」的跨性別者,身著「義乳」拍攝上空照上傳,希望大家看見跨性別者,但臉書仍然將該則稿件以色情的名義強制下架。連「假奶」臉書都沒辦法忍受。
臉書主動審查貼文,將之強制下架
(圖片來源:性解放の學姊 粉絲頁管理員提供)
臉書官方的說明為:「我們制訂這些條款以確保 Facebook能維持一個友善且人人相互尊重的使用環境。」這非常諷刺,臉書到底對誰「友善」?說人人相互尊重,可是卻非常保守地只允許男性裸露,把女性的裸露視為色情,視為應該被消滅的對象。這公平嗎?這友善嗎?當「解放上空」活動已經帶出那麼多不同的身體實踐與經驗,臉書就應該面對人們身體的自主性,重新制定審查機制與檢舉標準,而不該再一竿子以「色情」打擊與消音之。否則,它將很快地被人們唾棄。(推薦閱讀:裸露的女體等於色情?英國女子賽艇隊裸露慈善年曆遭禁)
臉書對封鎖粉絲頁的說明
(圖片來源:性解放の學姊 粉絲頁管理員提供)
我們希望從臉書開始,卸除這種性別不平等。如果你認同我們的想法,希望你加入以下連署。你的連署,將成為我們向臉書談判的條件。

----------------------------

2015年04月12日06:32
為抗議臉書限制女性露乳照的審查機制,爭取上空權的「Free The Nipple」(解放上空)活動引起國內廣大迴響。

今日出版的《蘋果日報》報導,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的5名女生,昨晚在臉書公開25張上空合照響應,雖遭多人檢舉,但昨晚臉書回覆「未違反此社群守則,我們並未將它移除。」成功爭取上空權。

入鏡的5名女生都僅20歲出頭,分別是:在318學運佔領立院、並在去年反核遊行遭噴水後拖離的NGO秘書林郁璇,以及曾多次參與工運、聲援國道收費員的美髮師宋晉儀,還有雜誌編輯劉美妤、美妝師「鏡子」,以及負責拍攝的王立柔。

她們的舉動也讓許多網友大讚「好美好勇敢」、「妳們真的好美」,不過也有網友逗趣的說「不用8萬讚嗎?」。(葉國吏/綜合報導)

--------------------------------------------------------

太陽花5女將露乳 fb讓步po照
2015年04月12日

開懷上空
拍攝上空照挑戰臉書審查機制時,氣氛輕鬆。劉美妤攝
【突發中心╱台北報導】為抗議臉書限制女性露乳照的審查機制,爭取上空權的「Free The Nipple」(解放上空)活動引起國內廣大迴響,昨傍晚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的5名女生,在臉書公開25張上空合照響應,雖遭多人檢舉,但昨晚臉書回覆「未違反此社群守則,我們並未將它移除。」成功爭取上空權。朋友紛紛大讚:「你們好美好勇敢喔!」

5女合影
左起為林郁璇、王立柔、鏡子、Mei-Yu Liu、宋晉儀。林郁璇攝
入鏡的5名女生都僅20歲出頭,分別是:在318學運佔領立院、並在去年反核遊行遭噴水後拖離的NGO秘書林郁璇,以及曾多次參與工運、聲援國道收費員的美髮師宋晉儀,還有雜誌編輯劉美妤、美妝師「鏡子」,以及負責拍攝的王立柔(http://ppt.cc/NYkR)。

展露自信
美妝師「鏡子」開心與友人露點合拍。王立柔攝
合照「氣氛很好」
5名女生本月7日晚上9時相約在其中一人租屋處,其中4人露乳合拍,為舒緩坦誠相見的尷尬氣氛,有人準備紅酒、餅乾,現場還有輕音樂與蠟燭,掌鏡的網路媒體前記者王立柔說:「當時氣氛很好,大家後來甚至玩了起來!」還討論到「最近似乎胖了些」。

熱心學運
林郁璇(左)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翻攝臉書
成功爭取上空權
po出上空照後,「鏡子」在臉書表示:「今天超開心,笑得腹肌都回來了!」還以上空有益身心為由,鼓勵女孩們一起響應。林郁璇回想那晚5個女生邊光著上身,邊聊天、大笑,直言「從出生之後沒有裸體得這麼愉快了。」拍到當晚12時結束,5人各自返家。
王立柔說,4人露乳合拍構想,早在月初就討論過;劉美妤受訪說,當時因轉貼網站討論男性爭取上空權的文章到臉書,遭停權3天,直覺不公平,才與其他女性友人達成合拍露點照響應的共識。
王立柔指,當晚拍攝200多張照片,最後選出25張露點照,前晚上傳臉書,原本限朋友才能瀏覽,後經其他4人同意,昨傍晚5時許改為公開,孰料1小時內,臉書就告知收到10次檢舉,但令人振奮的是,晚上9時許,臉書就告知未違反規定,「象徵上空權得到臉書認同」。

網友騷擾「硬了」
然而林郁璇表示:「後來有網友私訊『硬了』等文字騷擾。」對此,她認為社會仍存在「妳脫了,就可以對妳說出不雅字眼」,連開明的母親也忍不住關心「為什麼這麼情色?」不過林郁璇直言「不後悔!」

#解放上空網友看法
.Stacy Jhuo:你們好美好勇敢喔!!
.Hugo Teng:她們真的好美,解放自我,人人平等!
.Abby YehAbby Yeh:性別平等/解放奶頭/生來如此。
.Chuang Yueh:不用八萬讚嗎?
.Maha Kala:嗯……感覺像記(紀)錄片一樣呢 充滿人真實的性情。
資料來源:facebook

------------------------------------------------------------------------------------------------------------------

ET論壇/一位異性戀男性看「解放乳頭」
▲近期「Free the nipple」‬活動到現在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

作者/葉俊廷
這個活動到現在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拜交友圈裡有許多進步而勇敢的女性朋友,時不時就會看到認識的人貼出胸部的照片,看到大部分的論述都在於如何解放身體自主,好像比較沒有從觀看者的角度出發,身為一個天生有罪的生理男異性戀,再加上太胖也沒什麼好露乳頭的,想要來告白一下。
必須承認,雖然我自覺「進步」,也一直要求自己尊重女性,這個活動剛開始進行的時候還真的會冒出很多獵奇的想像,雖然很多人argue情慾自然流動,對一般人,或是我,其實在面對這些想像的時候其實是矛盾掙扎的,就像很少男生看A片被抓到的時候不會害羞一樣。那時候就一直在想,如果真的有認識的朋友貼出露胸部的照片,我會有什麼反應?或是我「應該」要有什麼反應?身為自以為的「進步青年」,我是否應該壓抑下半身的自然反應,動用上半身的腦袋跟手去那張照片下留言說你很美、你很勇敢,如果我真的因為幾張照片對自己的朋友產生了不可抑制的衝動,我又該如何自處?
這件事情其實困擾我一陣子,一下子我也找不到什麼處方,再加上考試真的靠北多,也沒有繼續注意。
直到某天,危機時刻終於來臨,有幾個朋友陸陸續續貼了照片,很清楚的可以看到臉跟露出的胸部,我記得應該是剛睡醒滑手機的時候滑到的,當下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哈,我就知道你會po,gotcha」,然後看了他的內文,複習一下 性解放の學姊 2.0的訴求,看一下留言,然後起床刷牙。刷牙刷到一半我突然震了一下,想說不對,那是我認識的女生朋友露出胸部的照片欸,那是我之前的獵奇想像come true的時刻欸,啊我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說真的,那時候真的完全沒有一點情慾的想像,我在看每一張free the nipple照片的時候,完全沒有什麼生理反應,心理也沒有。
這也蠻奇怪的啊,會不會是我睪固酮因為壓力太大分泌不足,導致沒什麼男性的慾望,具有實驗精神的我馬上就做了個對照實驗(至於怎麼做的大家應該心知肚明),發現一切生/心理機能還尚算完整。
當有這樣觀看的對照,我就在想,到底乳頭(或更廣義的,胸部)本身是不是引起情慾的主體?就生物學來說,我不覺得是,性慾是很難用比較高的認知功能去壓抑的,所以我們的性慾可能由很原始的腦區控制(邊緣系統啊、杏仁核啊之類的),那遠古的男生不就一整天都看到沒穿衣服的女生就受不了了?佛洛依德可能就精神分析的角度來說男生對於胸部、乳頭的迷戀來自戀母情結,這我可以接受,但我不覺得這樣的心理狀態能直接連結到性慾的觸發。
但我覺得對現代人來說,乳頭跟胸部本身可能就是個引起性慾或遐想的主體,那不是因為乳頭本身,那是因為我們禁止乳頭,乳頭對現在的人來說就像是禁忌般的暗示,露出99.99%胸部沒關係,露出乳頭就有問題,99.99%胸部輔導級,露出乳頭就是限制級。那是對這件事情外加的道德、社會枷鎖,讓我們在看到乳頭或看到胸部的時候就像是思想犯罪一樣(但不用負刑責),是這種背離道德、刺激跟歪曲的想像讓我們興奮(至少對我而言啦),從一開始活動還沒發起的時候我有一堆奇奇怪怪的想像,到現在,我大概看了不下五十張乳頭的照片,真的覺得沒什麼,所以照這個邏輯,為了抑制一些猥褻行為的出現,我們甚至應該反其道而行,用正常的乳頭轟炸大家。
這個立論我幾年前就有看過,當一件事情不被允許時,大家會有天生的偷窺癖,再加上作這件事沒有什麼成本,很理所當然的會去試試看,但是一旦這件事情被視為理所當然或沒什麼大不了的時候,就不會激起這樣的情緒反應。
另外我也想稍微談談男性對胸部的扁平想像,我覺得我的成長經驗應該可以代表很多男性,再還沒交女朋友之前,我們對於胸部和乳頭的想像—非常可怕的—-幾乎來自於色情圖片或是影片,說真的我有段時間都以為每個人的胸部都應該長那樣,水滴狀,粉紅粉紅的,不要說色情影片,連健康教育課本或是解剖學課本都畫的差不多。當我們對於胸部的想像如此單一扁平—-而且古典制約般的連結到色情圖片、影片,看到真的或是一般人的胸部會有兩個反應—一個是直接連結到色情、另一個我覺得很可怕:是遲疑甚至貶抑,因為你的胸部長得跟我想像或認知的不一樣,可是這個認知本身就是歪曲的。
解放乳頭運動其實也解放了男性對於胸部的想像,我也是到現在才發現原來大家的胸部、乳頭都長得不太一樣,慢慢改正原本的刻板印象以後我也覺得大家都長得很漂亮,那種漂亮並非來自於符合某種sterotype,一定要多大或多水滴型—而是來自自然與坦率,是一種由內而外的美。
最後還是要靠北一下FB,這種言論審查真的無助於你們原先想要達到的事情,不過我很好奇一件事,就是那些檢舉的人到底是誰?FB基本上應該不會主動審查,但是那些檢舉的人到底是誰?能不能讓我們聽到你們的聲音,了解你們的concern?
最後還要靠北一件事,不要說乳頭了,連醫學界最好的期刊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也沒辦法上傳手術的照片,我覺得FB可以加註警語的功能,你不想看到就不要點進來,但是這樣不明就理的下架真的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最後想謝謝那些貼出照片的朋友,你們很勇敢,你們很美,最重要的,你們不只解放了身體,更解放了很多扭曲或壓抑的人,謝謝,加油。
●作者葉俊廷,陽明大學醫學系學生、2015 年共生音樂節召集人、網路媒體破土創辦人、TEDx 陽明大學發起人,有個人臉書。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文章請寄editor@ettoday.net

--------------------------------------------------------

【洛杉磯傳真】 裸露之必要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5-04-15
◎王丹
已經有廿八年歷史的台南人劇團,最近邀請新銳導演許芃,推出年度重頭戲《姐夠甜.那吸》。從名字就可以猜想到,一貫以創意新奇出名的該劇團,這次要解構的,是美國著名劇作家田納西.威廉斯。而他們挑中的作品,是田納西的經典之作《欲望街車》。
上個週末,我去水源劇場看了這場戲。說實話,對於他們的演員的精湛表演,導演的大膽編排,以及台詞的搞笑加深刻的混合,我本來就有預期,因此全場看下來,並沒有太大的驚喜,想說,這本來就是台南人劇團應該有的水準啊,就是那種你覺得會讓你對舞台劇能夠繼續維持沉迷狀態的水準(我好像有點在拍馬屁了)。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到了最後一幕,我還是被震撼到了:四位演員,兩男兩女,直接跳到戲外,商量起要怎麼展現或者超越或者解構寫實主義的表演框架,於是,突然,完全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四位演員在全場的屏息,張大眼睛,低聲驚歎中,一件一件地脫下了身上的衣服,然後正面面向全場觀眾,呈現出一絲不掛的他們的身體。他們同時一字一句地念出自己身體的各個器官的名字,以一種近乎莊嚴的狀態,讓所有的性別,認同,欲望,最後都還原為簡單的符號代表──身體:一個以全裸的畫面來解構田納西的Ending。
我是不知道台灣現在在藝術表演上的突破,是否會遇到治安當局的干涉。至少,目前我還沒有聽說過這樣的全裸的表演,遭到當局的關切。這也是台灣民主,文明進步的小小展現吧?不過我確認,這樣的表演方式,對於很多老派的,保守的台灣人來說,應當不僅僅是震撼而且也不能接受吧。至少,台灣社會那個自認為代天行道,看上去簡直是「全宇宙道德重整委員會」最高裁判機構的「護家盟」成員,如果看到這樣的一幕,一定是鼻血橫流吧(當然是氣得,大家不要想太多)。考慮到劇情中的主要角色不是變裝癖就是強悍的女T,充斥著同志情色的暗示,我這樣的猜測應當不會太過分。
關於身體的裸露的必要,在性別論述中有汗牛充棟的論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參考。做為一個觀眾,讓我感受到的,就是真實和人這兩個基本的社會因素。解構田納西的嘗試,本來就是一種抵抗美學,包括對於一個同性戀者田納西卻故意表現男女不同性別的固有模式的解構,包括對同志被社會上甚至是被自己固化的形象的解構,包括對認同與性別對人性的束縛的解構,在我看來,都是一種抵抗,抵抗這個社會的虛偽和蠻橫,抵抗主流對少數的欺壓,抵抗那些自以為代表道德的令人討厭的團體。而抵抗的方式,就是真實地勇敢地展現最基本的元素,這樣的元素很多,身體就是其中一個。
最近為了抗議臉書限制女性露乳照的審查機制,網路上發起了「爭取上空權」的活動。最新的進展,是包括曾經參與太陽花學運的五名女性集體PO出露乳照,成功迫使臉書管理者放棄了以前的規定,終於突破了這個限制。這項活動從冰島開始,席捲歐洲,台灣的參加也讓國際社會看到了台灣的進步。而這項活動,正好可以與《姐夠甜.那吸》中的全裸表演遙相呼應,告訴我們生活的社會:身體和性,以及性別認同,這都是個人自己的事情,只要沒有強迫別人參與,就與他人和國家無關。打破展示自己的身體的禁忌,這本身,就是社會進步的表現。
感謝台南人劇團,我已經成為你們的粉絲了。●

關於Free The Nipple:我們自然的面對自己的身體,沒想到卻變成媒體譁眾取寵的獵奇新聞
劉美妤 2015/04/14 21:34:00 發表於 • 社會
文:劉美妤
我和鏡子、林郁璇、宋晉儀、王立柔在4月7日晚上做了一個小小的攝影計畫,原本沒打算完全公開的。後來4月11日晚上,立柔和郁璇那邊的照片改成公開了,於是新頭殼、蘋果、自由接連報導(根據同伴收到的採訪邀請,這件事顯然還沒完)。
然而每篇報導都犯了錯誤,甚至完全以花邊新聞譁眾取寵、幻想異色作文寫法,不僅扭曲我們行動的本意,更捏造事實。我個人也是新聞工作者,不敢說自己每篇新聞都處理得恰當,但看到現在主流媒體劣化至斯,實在心痛。
講一個很簡單的事實。蘋果的標題下:「太陽花5女將露乳 FB讓步po照」問題是什麼?我到去年六月中才回台灣的,在美國是要怎麼參加太陽花啦你做夢也給我有點邏輯好嗎?
318運動當時,我和立柔都是在一般媒體任職的現役記者,她在臺北跑政治,我在紐約跑社區和NYPD。我們確實向來和社運圈走得近,我和不少社運參與者關係友好,學生時代就參加社運,在評論、雜文與非上班時間也常以個人身份表達對各種抗爭議題的支持。
但在抗爭現場,我是以記者身份採訪報導的。如果蘋果連記者和抗爭者的角色都區分不出來,我不知道這篇報導有什麼可信度。我不知道蘋果記者林志青先生是從哪張照片看出我參加過太陽花學運的,他也還是沒告訴我,可能是來自平行時空的照片吧。
他問我是否參與過太陽花學運,如上圖,我很明確地否認了。我們五人的共通點是都有社運背景,但不是318。我認識宋晉儀是在國道收費員抗爭的場合,其他人則都是私人聚會認識,但蘋果的編輯顯然根本不在乎事實是什麼,只想把太陽花這三個字放上去。
作為一個新聞同行,我真的很想讓他知道什麼人事物都硬要沾太陽花非常無聊。台灣是沒有太陽花以外的事情了喔?他說他都有跟報社反應,但結果顯然事實被當屁。
可怕的是,網友就會一窩蜂的信以為真,並以此大發議論。改圖更可怕,我們自己上傳當然沒在打馬賽克的,訴求就是乳頭解放了誰蠢到打馬賽克啊。但這些媒體又要報又不敢挑戰框架,新頭殼擅自打星星、蘋果擅自加色條、自由擅自打馬賽克,都沒有先知會我們的。
不好意思,諸位媒體大德,你們很明顯的觸犯了著作權法,你們可是營利事業,刊登我們的攝影作品該付的錢,我都沒跟你們收了,還擅自改,這有點說不過去吧?(還有你們解析調那麼高真的很遜欸美感都被破壞了,老娘修圖時就調過了好嗎!)
不同於新頭殼問都沒問就擅自想像我們的動機,自己臆測當報導的寫,蘋果林志青先生煞有介事地打電話給我們一一採訪,讓我們比較放心。誰知道,出來還是通篇誤解和自創情節,例如文內說我們「帶紅酒、餅乾,放輕音樂、點蠟燭舒緩氣氛,化解尷尬」,我講得明明就不是這樣啊,我說沒什麼好尷尬耶。
我買來紅酒和餅乾就是純粹想吃想喝,誰聚會不吃喝的啊,和舒緩什麼毫無關係,我們並不感覺尷尬。(是說吃了義美小泡芙就會比較不尷尬嗎?)至於放音樂和點蠟燭,我有可愛的蠟燭,平時就常點,而誰家裡開趴不放音樂啊?還有我放的不是輕音樂,是雷鬼樂!Bob Marley和Manu Chao!老娘超討厭輕音樂!寫小說前先去看看我們喜歡的音樂類型很難嗎!
然後,我們這次參戰Free The Nipple到底是為了什麼?
新頭殼說法:為了挑戰臉書只禁止貼出女性乳頭照片,而不管男性裸露一事,4位年輕台灣女性 Mei-Yu Liu、鏡子、宋晉儀、林郁璇等人,透過獨立記者王立柔相機,拍攝25張多是黑白的「解放乳頭」照片,並於今(10)日晚間將照片上傳到臉書上。(林朝億先生不知道我的名字中文怎麼寫是吧?)
蘋果說法:為抗議臉書限制女性露乳照的審查機制,爭取上空權的「Free The Nipple」(解放上空)活動引起國內廣大迴響,昨傍晚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的5名女生,在臉書公開25張上空合照響應......(中略)劉美妤受訪說,當時因轉貼網站討論男性爭取上空權的文章到臉書,遭停權3天,直覺不公平,才與其他女性友人達成合拍露點照響應的共識。(上空就是乳頭解放了到底什麼叫解放上空啊國文老師要哭了)
自由說法:照抄蘋果。(完全沒採訪,我的記者魂很生氣)
事實如下:
由於我先後轉貼了兩篇討論上空權的文章遭檢舉,其中第二篇還是從外站(非臉書網站)轉來的,內容是美國男性過去爭取上空權的歷史,我覺得很有趣,也當然不是什麼情色內容,結果臉書檢舉竟然審核通過,我因此被水桶三天,不能發言,變成唯讀模式。
因為這件事非常不合理,我和一些朋友也一向認為社會有必要改變對「身體」的觀念,因此決定來弄個上空攝影計畫。(白話:明明沒露也要被罰,那就露吧)
我自己上傳的部分沒有設為公開,這是我4/11凌晨時上傳、對這個計畫寫下的註解:
前幾天,我和鏡子、林郁璇、宋晉儀、王立柔做了一個小小的攝影計劃,算是對Facebook莫名的檢舉制度和禁止裸露的荒謬條款做出回應。身體是什麼?在把「色情」、「猥褻」等字詞強加上女體之前,身體只是身體,只是我們自我的一部份。
情欲與身體相關,但裸露的身體便象徵情欲嗎?反之,不裸露的身體就不帶情欲嗎?再說,有情欲又如何呢?誰沒有情欲?更多時候,身體只是自然地存在著,會痛、會哭、會笑、會放鬆、緊繃、作態、玩耍、呼吸、行走、吃睡,如此而已。
我們的照片要表現的也是這個,自然的,不作態的,不色情、不美不醜,不多麼藝術,只是很平常的生活模樣。這就是平凡的女生宿舍姿態,洗完澡出來裸著上身滑手機,天熱了脫掉外衣打電腦,湯屋裡裸裎相對也不尷尬、不互相評價,和穿著衣服時一樣的打打鬧鬧。因為身體就只是身體,有千百種樣貌,千百種情緒,欲望只是其中小小一種。
這是個對我們四人來說都很美好的經驗,坦然而不帶評價的眼光,沒有誰的身體完美,如同我們的臉也是,但不完美便是一種自然的狀態。我們對彼此誠實,喜歡著這份誠實,以及彼此。我不希望這個我們自己玩得開心的小實驗,變成媒體譁眾取寵的獵奇新聞,但他們依然毫不猶豫地這麼做了,甚至不惜扭曲事實和我們的用意、修改我們的照片、或完全不徵詢授權。
這就是台灣現在主流媒體的生態,而群眾隨之起舞,所以,話又說回來,這也是為什麼我要投入媒體改革,不是嗎?我們原本的模樣,就只是如此。如果媒體不想看見、不想讓人看見、也不想稍微去思考我們為何做這件事,那為何要報導?除了譁眾取寵、用腥羶色的標題騙點閱率,還有什麼?而這樣的話,又還配稱做媒體嗎?
本文獲劉美妤「流浪 癖。Wanderlust」部落格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本文圖片為由鏡子、林郁璇、宋晉儀、王立柔、劉美妤所發起之Free The Nipple計畫攝影作品,已獲得著作權所有人授權使用。

----------------------

w704 (4)w704 (5)w704 (3)  

爭取的不只是上空權!#FreeTheNipple 不能避談的「慾望」議題
By Kanghao, womany.net查看原始檔
夏天到了,到海邊去玩,總是可以看到男男女女在沙灘上踩踏打鬧的身影。很多時候,我們可以看到這種場景:生理男性的異性戀,牽著或背著女友,女友穿著薄紗,但是他則可以理所當然地打赤膊,裸上半身,被潑濕、泡水都無所謂。
若是沙灘上的女孩被男孩們圍攻給潑濕了,卻要喊說:「你們很賤耶!幹嘛潑我!我沒有帶衣服來換耶!」,然後身邊想要追求她的男孩,就會脫下自己的上衣給女孩穿。如果是這樣,還真是令人感動與溫馨的畫面,彷彿這世上又多了一個貼心的新好男人。
可是,為什麼女生總是那一個需要被保護的那個人?為什麼女生總是那一個需要衣衫整齊的那個人?(同場加映:六個屬於女人的反擊時刻)
性解放の學姊 辦了#FreeTheNipple的活動,讓大家發現了男女性別二元下,所存在的不平等。很多人都不滿「為什麼男生可以,女生不可以」,可是這其實是性別議題中的老問題了。不過,從活動參與者上傳的照片可以發現,我們爭的不只是「性別平等」,更是普世價值下的「身體平等」,不同身體狀態的人都可以有身體的自主權。
為什麼男生裸露不成問題?
不過,我們今天還是暫時討論關於性別的議題,特別是關於「慾望」的事。女性裸上半身會被說成是「猥褻」,而男性不會,所以反過來應該先問:「為什麼男生裸露不會怎麼樣?」
很多男性覺得女性裸露會引人遐想,女性的胸部是情色、是(性)慾望的來源。男性的胸部,則就被視為「無慾」、「去性」的身體。可是,為什麼男性裸體不是「猥褻」、不會引人遐想?拜託!我身邊很多女生與男同志們,每次看到裸男他們都超想撲倒,看到大奶的男孩他們都超想抓一把,看到堅挺的奶頭他們都超想捏一回。(推薦閱讀:看 Female Porn 如何標示新時代來臨)
女性其實也是有慾望的個體(圖片來源:Amanda Richards,CC)
所以,其實根本的原因在於,並非男性的身體是「無慾」、「去性」,而是女性的情慾是被壓抑的(男同志的情慾則是不被看見的,甚至不被承認),而異性戀男性則可以大大方方地對女性的身體品頭論足,對女性的身體進行意淫與幻想。
這麼說來,我們就是要真實地去面對「人都是有慾望」的命題,才能去理解男女在裸露這件事上的不平等,也就是:女性的慾望是被壓抑的,所以男性裸露不會造成「問題」,而男性的慾望相對是張狂的,所以女性裸露就會有猥褻的問題。
難以掌握的慾望
不過,我們到底要如何談「性」與「慾望」?慾望一直都是令人難以掌握。
我在網路上看到很多人批評#FreeTheNipple,指責這個活動的參與者都有「去性」與「反情慾」的傾向。某些參與者本來就沒有意圖要展演慾望,只是上傳諸如奶頭、肚臍、子彈肌、腰內肉等某個身體部位。身體的確可以不必跟「慾望相連結」,例如:參與者經常以「女性胸部哺餵母乳是很神聖的」、「拒絕以情色看待女性胸部,它就只是器官」來反擊「有色眼光」的觀看。這是參與者的選擇,也是參與者對自己身體自主的表現,他們希望大家以「去性」的眼神看待,並沒有什麼不對。
但我們前面也已經討論過了,「慾望」難以抹滅。我倒是滿好奇,除了參與者附上的文字之外,批評者如何判定參與者的照片是「去性」、「反情慾」?難道一定要附上「老娘好癢」、「老娘是蕩婦」、「噴給我」等文字才算夠有慾望嗎?很多時候,參與者會用自己的方式來驅動與表現「慾望」。當他們把燈光弄美、姿勢擺好、妝容化好,有的甚至擠乳溝、擠腹肌,露出若隱若現的生殖器官時,都是在展演慾望。
有沒有要展現慾望,是他們的意圖與觀看的人決定。
另外,很多照片不管出發點為何,都有可能產生「讓其他人有慾望」的效果。我們並無法控制他人看到什麼部位或器官會產生慾望。參與者決定拍下照片,上傳到公開的網路空間時,就代表他們知道會無限制地被他人觀看,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我們鼓吹大家不要害怕「性」與「慾望」,當中必定包含了不要害怕「他人對自己凝視所產生的慾望」。當我們自信地展現身體時,不僅是在與自己相處,同時更是考驗人我之間的關係,考驗自己應該如何面對他人的凝視(姦視?)。
當我們自信地展現身體時,不僅是在與自己相處,同時更是考驗人我之間的關係,考驗自己應該如何面對他人的凝視。
(圖片來源:性解放の學姊)
當然,觀賞這些照片的人也不是固定不變的個體。
他們沒有上傳照片展現身體的美,反而在螢幕前觀賞著他人有性或無性意圖的照片,開始勃起,或者乾脆打手槍,射出來(開始身體起反應,或者乾脆用手指自慰,達到高潮)。但是,他們會發現,看了一兩百張胸部照之後,就很像婦產科醫生,對那些被社會建構為「慾望對象」的胸部,竟然已經漸漸沒有感覺。不過,打開A片,看到胸部時,又突然產生慾望。藉由身體產生的慾望其實不一定是持續的,是會斷裂又連結的、潛伏的。
我們可以看到,身體可以是「無慾的」、「去性的」,也可以是「充滿慾望」(包含自己展現的慾望與他人對自己產生的慾望),當然也可以是時而消散、時而出現,難以捉摸的慾望。慾望不可能永遠消失或永遠存在,是不固定的,慾望將在人與社會、人與人、自己跟自己的互動關係與過程中被決定。因此,慾望其實就是#FreeTheNipple的核心之一。(推薦閱讀:從慾望城市談性:慾望之必然)
#FreeTheNipple 要解放什麼?
#FreeTheNipple的核心之一在於,面對慾望。但是我還是想要特別提一點,#FreeTheNipple其實也是要去除「乳房做為唯一(性)慾望的來源」所建立的霸權。
有很多人對胸部一點興(性)趣也沒有,反而是小腿控、戀腳癖、肥肚癖、美尻控⋯⋯等。夏天到了,擁有精壯還帶著點毛的小腿,或許就是很多女性慾望的對象;有些男孩缺乏安全感,則喜歡胖胖抱起來很有安全感的女孩,肥肚就會使得他們慾望難耐。
夏天到了,對小腿控的人來說,真是天天有慾望
(圖片來源:作者)
這些都是「器官」或身體的一部分,也都承擔維持人體運行的任務,但它們都有可能是「慾望的來源」。但是,難道這些有可能是慾望來源的器官,通通都要被視為「猥褻」嗎?當然不是。
#FreeTheNipple到底要解放什麼?它不只是要解放胸部,還要解放身體,更要解放慾望。身體自主權是平等的,身體同時也具備慾望。我們要把「性」與「慾望」重新帶回公共領域,大聲地談「性」與「慾望」。(推薦閱讀:性治療師與代理性伴侶:我們應該誠實面對「性」)
圖片來源:性解放の學姊

----------------------------------------------------

「女人露點會提高男人性犯罪率?」這不只是壓迫女人,更是弱智化男人
By Nd, www.thenewslens.com查看原始檔

文:V太太

「別告訴我如何打扮,教他們不要強暴。」

 在某年的「蕩婦遊行(SlutWalk)」中,出現了這樣的口號,這個口號也一直被許多反性暴力的倡議者沿用,例如2012年的印度巴士性侵案發生後,上街頭抗議的印度女性也高舉了「不要叫我的女兒乖乖待在家,教導你的兒子不要強暴」的標語。

這口號要抗議、譴責的,就是如日前爽報作者H先生「爭取露點的女性主義」一文所提倡的,將性暴力的發生歸咎於受害者的態度。

當印度巴士性侵案嫌犯說出,「好女孩不應該在晚上還在外面遊蕩」以及「她應該乖乖讓我們強暴」的時候,台灣人多震驚啊,指著印度的鼻子罵,你們是落後的性侵之國!當中國逮捕五位女權運動者,只因她們在國際婦女節發放了反性騷擾的傳單時,台灣人又說,看看這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是這樣對待女性的。

「她應該閉嘴讓我們性侵」...你該知道全球女性遭遇的3大不公平待遇
►性暴力風險高,女性到這十個國家旅行需提高警覺

然後台灣女孩脫了上衣,一份「主流媒體」毫不忌諱地,讓他的專欄作者在文章內威脅女性,換得了將近9千個讚。

2012年的六月,上海地鐵第二營運有限公司在微博發表了一張照片,照片裡的女子背對著鏡頭,身穿一件黑色、略顯透明的洋裝,照片底下搭配的文字寫著:「乘坐地鐵,穿成這樣,不被騷擾,才怪。」

這張照片刊出後引起了很多回應,抨擊也有、支持也有。然後有兩名女乘客為了表達抗議,穿著黑袍、蒙著面罩、帶著一張海報前往搭乘地鐵,海報上寫著:「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常有人以錢財不露白來比擬,正如爽報作者H指出的,女性如果不想受到性暴力,就應該把自己的「身體財」收好,不要隨便拿出來晃。

「色」並不是招引女性受騷擾、侵害的最大因素,男性支配權力的慾望才是。
在筆者過去的文章「蕩婦的啟示」曾經提到過:


網路上還是可以看到許多留言認為,女性若不「自重」,怎能要求別人尊重她們?有許多人用錢不露白、炫富招賊的說法來類比,若女性不想「招擾」,就不該「露色」。

對於這樣的說法,女性主義者已做過許多駁斥,卡維波老師的文章裡,也做了很扼要的說明。首先,「色」並不是招引女性受騷擾、侵害的最大因素,男性支配權力的慾望才是。換句話說,在性侵害的過程裡,性本身往往不是最重要的,侵害者真正的目的是展現自己的地位與力量

再來,財物與女色為何能夠相提並論?當人們用炫富招賊這個說法來類比性騷擾時,是將女人的性當作一個可以掠奪、侵占的物品看待。

對於性侵害 / 強暴,類似的說法從來沒有停過。女人不應該在黑夜行走、女人不應該穿著暴露、女人不應該喝酒、女人不應該有多重性伴侶。簡單的說,女人應該盡力成為一個「良家婦女」,而不是當一個「蕩婦(slut)」,若女人能夠「潔身自愛」,就不會遭受騷擾或強暴?(或者就算我們真的被強暴了,只要我們是個有認真抵抗的良家婦女,我們就不會因此懷孕?

為什麼當男性露點時,不會有一堆女性衝上去強暴他們呢?
因為社會並不鼓勵女性將男性是為自己的附屬品、所有物;因為社會並不把支配、控制和征服異性(包括伴侶)的能力視為衡量「女子氣概」的標準;因為社會告訴女人要耐心、溫柔,要以言語解決問題、抒發情緒,而不是要求我們有淚不輕彈,或是期待我們只學會以暴力和傷害的方式化解挫折。

不去理解這些,只把一切簡化成「女人露了點,男人就會強暴你」的論點,不只是壓迫了女人,把性暴力這種結構造成的問題,化約成女人個人的不檢點、不小心、不應該,更是弱智化了男人。

把所有的生理異性戀男性都視為沒有腦袋、沒有情緒管理能力、沒有自制、沒有同理心、沒有尊重他人的態度、下半身永遠勝過上半身、根本沒有必要教育,也無法教育的性器官而已。

乳頭解放的不是健康或美感...而是「我的衣扣,我才有權力解開」

我個人是最怕別人說我無腦或不受教了,各位異性戀 / 生理男們,你們就這樣心甘情願的讓H先生汙名你們嗎?

(特別強調,我完全支持所有生理異男在看到女人乳頭時有生理反應,我不會說出甚麼我露的奶很健康,你不可以有「髒髒的」反應這種話,但是我們必須強調的是,你在你的電腦前有生理反應,和寫信去騷擾別人,和認為因為對方露了奶,所以你就可以不顧對方意願和她發生性行為,這中間是有非常、非常、非常大的差別的。)

---------------------------------------------------------------------

芭樂人類學》妳/你的乳頭解放了沒?新一波性/別平權與身體情慾除罪化運動

不過就是露個乳房/乳頭,到底哪裡驚世駭俗呢?在社交媒體上露兩點,究竟挑戰了誰的道德界線,又能夠爭取什麼樣的性/別平權?在臉書上展露乳頭真正能夠一舉解放性/別的桎梏嗎?
作者:芭樂人類學| 2015-04-28 10:15

彭仁郁

在這忽冷忽熱的四月天,為了響應自美國開啟的「解放乳頭」(Free the Nipple)運動,測試臉書對裸露女體的審禁機制,獨立記者王立柔為眉角雜誌編輯及朋友們(四位生理女性),拍下光著上身聊天嬉戲的生活照,並po上臉 書。此舉導致王立柔臉書上照片被刪除、被多次停權的風波。隨著蘋果日報、新頭殼、三立新聞等媒體爭相報導,讓這個稍早由「性解放の學姊」臉書粉絲頁發起的台版解放乳頭運動,震盪出熱烈的議論。部分媒體為拉抬新聞價值,擅自把王立柔等人與太陽花學運掛勾,並且違反行動者初衷地把乳頭馬賽克或加星點,反而再度色情化乳頭。不過,這也讓掌鏡者有機會藉著反擊媒體的扭曲詮釋,拉抬運動的聲勢。

不過就是露個乳房/乳頭,到底哪裡驚世駭俗呢?在社交媒體上露兩點,究竟挑戰了誰的道德界線,又能夠爭取什麼樣的性/別平權?在臉書上展露乳頭真正能夠一舉解放性/別的桎梏嗎?(圖擷至網路)

不過就是露個乳房/乳頭,到底哪裡驚世駭俗呢?在社交媒體上露兩點,究竟挑戰了誰的道德界線,又能夠爭取什麼樣的性/別平權?在臉書上展露乳頭真正能夠一舉解放性/別的桎梏嗎?

我們先來看看運動起源地美國的情況。美國導演Lina Esco在2012年拍攝了「解放乳頭」這部電影,同時發起同名運動,以指出在這個號稱民主大國的社會裡續存的荒謬性別歧視。影片中,解放女子戴著桃紅色頭套、披風,攻佔街頭,與警察追逐,頗有亞馬遜女戰士的味道。

異議行動向來以衝撞法律邊緣為運動策略,而這些邊緣通常反映著不合理、卻廣泛地被視為理所當然而不可撼動的道德界線。 Free the Nipple宣傳網頁上強調,公開露兩點是一種引發輿論思考性別不平等現狀的宣傳噱頭。換句話說,裸露本身並非運動的終極目的(回應那些「妳們就都不要穿 衣服好了!」的謾罵),而是為了爭取更徹底的性別平權。其主要訴求有三:1. 男女皆有上空權;2. 媒體性別審禁制度的平權化;3. 婦女在公共場合哺乳的權利。這些訴求試圖衝撞的是禁止女性在公共場合裸露上半身或哺乳的法令。網頁表示美國有35州都存在這條充滿性別歧視及污名化女體的 禁令,在路易西安納州最嚴重的甚至可能吃上三年的牢飯!(但同樣爭取上空權的Go Topless 網 站給的資料很不一樣,Topless law頁面指出現有三十多個州理論上擁有上空自由,僅有三州明定女性在公開場合上空違法)看來,美國某些州的法律明文規定著男女乳頭有不同的性意涵,法條 底下的邏輯是:男性的乳頭沒有撩撥性慾之虞,公開展露並無不妥,而女性的乳頭則可能誘發兒童不宜的幻想,更可能誘使他人(當然是男性)犯罪,因此必須透過 法律加以限制。言下之意:女性對男體不會有不可遏抑的慾望,而男人也一定都是異性戀。真是大犯異性戀父權性別二元論之規。

美國導演Lina Esco在2012年拍攝了「解放乳房」這部電影,同時發起同名運動,解放女子戴著桃紅色頭套、披風,攻佔街頭,與警察追逐,頗有亞馬遜女戰士的味道。(圖擷至網路)

繼美國、冰島之後,台版「解放乳頭」運動參與者也用衝撞不合理法條,作為訴求點之一,指出同樣的行為在台灣可能觸犯刑法第234條「公 然猥褻罪」或第235條「散布、販賣猥褻物品及製造持有罪」。其實,台灣妨礙風化相關法條並未指明女性上空或裸露行為是否違法端賴檢察官和法官對「猥 褻」的詮釋。根據最近的實務案例,光是在公共場所露出乳房通常不做猥褻論,而是露出性器官或性交行為。 此外,台灣在2000年就已經實施《公共場所母乳哺育條例》,第四條清楚寫著「婦女於公共場所母乳哺育時,任何人不得禁止、驅離或妨礙」,第八條並規定違 反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如此看來,台灣的女性身體權月亮至少在理論上比美國的圓一些。因此,「性解放の學姊」上的不遮點乳房照,和王 立柔等人拍攝的上空生活照,真正衝撞的比較不是法律或司法體制本身,而是臉書審查機制賴以運作的使用者道德底線

「性解放の學姊」號召粉絲響應的解放照顯然讓許多臉友們義憤填膺,以至於第一個粉絲頁撐不過一天就被迫關閉。隨後另闢言詞猶仍腥羶麻辣的新頁「性解放の學姊 2.0」。為了續存,版主(是 生理男喔~咦?)把紛絲傳來的照片加上黑條,未遮點的原版則全數搬上twitter。非常值得觀察的是,相較於美國原版運動將乳房去性化的傾象,「性解放 の學姊」與「粉濕」們的立場無疑是更激進的,「學姊」不僅追求性別身體的解放,教育大家乳房的美好,更進一步呼籲性慾無罪,要求性解放、乃至淫蕩的權利。

「性解放の學姊」號召粉絲響應的解放照顯然讓許多臉友們義憤填膺,以至於第一個粉絲頁撐不過一天就被迫關閉。隨後另闢言詞猶仍腥羶麻辣的新頁「性解放の學姊 2.0」。(取自性解放の學姊 2.0臉書)

推特版上照片尺度大開,各式性別網友獻上形形色色的露乳照,有的情侶拍歡樂上空合照,也有網友露出其他自己最愛的身體部位,某些照片類 似交友網站露點正妹圖,少數則接近A片常見鏡頭(如美胸上灑精液,狀似自慰或性愛照)。總地來說,版上以年輕美乳居多,可以看出運動對於慣用網路社交媒體 的年齡層比較有號召力。因此,若就幫助我們解放對於胸部的想像這一點來說,實不比英國攝影師Laura Dodsworth的作品「裸露的真實」(Bare Reality)來得震撼。Dodswoth呈現的不只是100位從19到101歲女人的乳房,而是一百個女人從自己乳房說起的生命故事。另外,學弟版主站出來為「學姊」代言,也整個削弱了解放的力道。

英國攝影師Laura Dodsworth的作品「裸露的真實」呈現的不只是100位從19到101歲女人的乳房,而是一百個女人從自己乳房說起的生命故事。(取自Bare Reality)

網路上流竄的裸露乳房引起不少衛道人士的焦慮和撻伐。有些從保護的立場出發,規勸這些豪放女:還是速速把內衣穿上,不要讓那些色眯眯的 狼佔了便宜。持類似言論的善心人士,當然不明白這種說法恰好複製了豪放女們企圖顛覆的父權邏輯:i.e.女體永遠只能作為男性慾望的被動客體,或是被侵犯 的對象。這說明著衛道者至今不明白,他們的不安,來自將乳頭淫穢化的目光,而這目光底下的淫穢幻想,由衛道者和性侵者所共享。但是,衛道者的擔憂同時也帶 出了一個無法輕易用身體權打發的問題:展露與觀看的主體之間是否具有相互性?書呆子的問法是:讓公共空間中裸露的乳房獲得尊重的互為主體性,在什麼樣的條 件下才能發生?我想這是這一波解放運動的重要環節:我的身體我作主,但是我如何控制、或需不需要控制他人定義我的裸露的方式?雞排妹在炸新聞中宣稱:女性解放乳頭,不是為了讓你勃起!,但是公開的裸露若是在觀者那方引發性慾流動,觀者是不是也應該在不妨礙裸露者的前提下主張性慾權?

這個關鍵問題,需要更多的思考和討論才能夠釐清。在這裏先拋個磚頭,自爆一個親身經驗。在那個女性主義啟蒙的大學時代,我一度想用不穿 胸罩作為身體解放的實踐(自信胸部很小反正看不出來)但是不出兩日,便在光天化日下的台北街頭遭到摩托車騎士尾隨騷擾我的不理睬戰術,招來對方一連串 憤怒的通俗敬候語。了避免麻煩,後來還是把胸罩穿上了。當時的確沒有料到,對某些男性來說,不穿胸罩竟是蕩婦的代名詞,或是一個敬請恣意褻玩的邀請。

16世紀楓丹白露畫派,作者佚名。(維基共享)

後來去到法國求學,當地人看待乳房的平實目光讓我開了眼界。十多年前第一次到法國海灘玩耍,長長的沙灘傍著蔚藍的海水,還來不及讚嘆眼 前美妙的風景,視野中出現的另一種風景,著實教我驚愕不已。沙灘上錯落的許多海灘大毛巾上,躺著一個個正在做陽光浴的慵懶女體,身上只著一抹輕巧比基尼三 角褲。放眼望去,四周的男性們彷彿若無其事,除了我以外,沒有人偷盯著那些坦蕩蕩的乳房看(我必須承認,有些乳房真是美得令人垂涎)。這是怎麼ㄧ回事?! 我的驚愕引來法國友人一番嘲弄。原來,法國的海灘(我強調,不是天體海灘,那又是另一番風景了),甚至是有水池的公園草地上,都是法國女人可以褪去胸衣, 盡情享受天然日光浴的地方,在這些公共場所,裸露的乳房早已是日常風景。這些幾乎全裸的女子完全不需要擔憂他人的異樣目光,更不需畏懼「狼爪」侵犯。我恍 然大悟:某種身體道德規訓把我的目光調教成跟色眯眯的變態大叔同一調性,才讓我為這些乳房憂心忡忡。在法國,曬太陽是乳房的權利,沒有人膽敢對它們不敬。 顯然,裸露的乳房可以與犯罪脫鉤,不管是露的人或是可能的觀者。只是,在公共空間裸露乳房的行徑,並不是完全沒有規範的。法國社會學家Jean- Claude Kaufmann把Erving Goffman的日常生活自我表演研究延伸到法國海灘。他訪問了三百多位酷愛在海灘上裸露上半身,讓乳房開心地做日光浴的女性們(是不是一個很令人羨慕的 田野啊~),寫就了《女性的身體,男性的目光:裸乳的社會學》Corps de femmes, regards d’hommes. Sociologie des seins nus ) 這本書。書中對於乳房日光浴的展露和觀看規則,有極細膩的描述。因篇幅的限制,這裏僅舉一個例子。裸乳日光浴實踐者對什麼樣的乳房有「資格」在公開場合露 出,其實意見不一。部分實踐者就認為,過老的、太沮喪的、活蹦亂跳的乳房,還是不要出來見人的好,以免有礙觀瞻觀。這個例子說明了,露出乳房/乳頭本身, 不一定意味著身體思維的解放。

法國社會學家Jean-Claude Kaufmann把Erving Goffman的日常生活自我表演研究延伸到法國海灘。他訪問了三百多位酷愛在海灘上裸露上半身,讓乳房開心地做日光浴的女性們,寫就了《女性的身體,男性的目光:裸乳的社會學》這本書。

一個有趣的八卦例子是,2005年坎城影展的星光大道上,蘇菲瑪索穿了一件肩帶太寬鬆的洋裝,攝影機捕捉到肩帶無意間滑下,露出左邊整 個乳房的鏡頭。這段小風波被以嘲諷著稱的法國搞笑木偶新聞節目拿來大做文章,說蘇菲根本是故意逮住機會露自己的酥胸(她主演的許多部電影中都有裸露的鏡 頭)。蘇菲在一次訪談中大方回應道:「可能我的乳房有安撫人心的效果,這跟性無關」。對於年過四十還是許多男人性幻想的對象,她表示十分受寵若驚。蘇菲之 所以能如此泰然處之,正是因為性幻想與性犯罪對大部分(至少是左派)的法國人來說,被歸類在截然不同的範疇底下,性幻想是日常生活中拿來彼此調侃的話題, 因而不再具有任何侵害性。

蘇菲在一次訪談中大方回應道:「可能我的乳房有安撫人心的效果,這跟性無關」。(維基共享)

然而必須強調的是,對性/別身體和性慾流動開放的態度,並沒有讓通姦早已除罪化的法國的性犯罪率低於其他已開發國家。這可能要讓那些主 張破除性身體禁忌後,藉由大幅降低逾越法律界線的快感,而能減少性犯罪的運動者大失所望了。這事實證明了性侵害與性幻想(情慾/性慾)屬於完全不同的範 疇。簡略地說,其中最大的差異在於,當性侵者利用他人身體滿足偽裝成性慾的操控慾和毀滅驅力時,他的慾望視域中是看不見他者身體主體性的。在這互為主體性 被取消的情況下,嚴格說來,性侵行為不應被稱為強迫的性「關係」。反過來說,當衛道者對暴露的身體說教時,其實也正同時在滿足她/他對內在道德秩序的操控 慾。

在結束這篇文章以前,我想指出解放乳頭運動中一個弔詭的情況。Free the Nipple網頁上宣稱,這個運動捍衛的不只是美國女性的身體自主權,也是全世界婦女的性別平等權利。然而,我們很難想像這個運動是否能擴及性別不平等最 嚴重的區域,比方阿拉伯世界。實際的狀況是,能夠響應解放乳頭運動的地區,通常也是性別意識較為高張的地區,因而性別平權運動在論述上建立正當性以尋求輿 論支持時,真正能夠施展的空間其實遠低於女性權益明顯被踐踏的文化區域,因而經常必須在日常生活的眉眉角角當中,發揮創意,找尋施力點。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芭樂人類學:彭仁郁 妳/你的乳頭解放了沒?新一波性/別平權與身體情慾除罪化運動

------------------------------------------------------

灰姑娘翻版?輔大生連署爭女宿解除門禁

輔仁大學學生爭取女宿廢除門禁,在校內擺攤連署,吸引不少學生簽署支持。(記者陳韋宗攝)

2015-04-13  15:35

〔記者陳韋宗/新北報導〕新北市輔仁大學男、女宿舍管理不平等,男宿雖有門禁時間,但以門禁卡管制,過門禁時間仍能進出,但女宿採人工管理,不但逾門禁時間不能進,且晚歸「記點」超過3次,就會按公約規勸退宿;「輔大女宿自由陣線」今天在校發起連署,抗議男、女宿「性別不平等」,要求取消女宿門禁!

  • 輔仁大學男、女宿門禁規定不同,遭女宿生質疑是制度上的「性別歧視」。(記者陳韋宗攝)

    輔仁大學男、女宿門禁規定不同,遭女宿生質疑是制度上的「性別歧視」。(記者陳韋宗攝)

「輔大女宿自由陣線」成員、社會學系1年級學生關芷頌表示,輔大女宿目前規定,晚間12點至早上6點半不得自由進出女宿,但有別於男宿生進出只需用門禁卡,女宿採人工管理,門禁時間若欲進出,必須按鈴叫醒舍監開門,且根據公約規定,晚歸「記點」超過3次,就會被修女約談。

關芷頌說,雖然沒有學生真的因「記點」遭退宿,但已成為無形壓力,也是一種制度上的「性別歧視」。

「輔大女宿自由陣線」訴求,年滿18歲大學生有自主管理能力,校方不應干預女宿住民的人身自由,也不應以安全為由,用過時的制度限制女宿住民;本週每天中午12點到下午六點,持續在校連署,爭取支持廢除女宿門禁。

輔仁大學校方表示,2009年曾因為女宿門禁問題,經過調查、討論後,將門禁時間從原本的晚間11點半延長至12點,且對於晚歸女宿生只有「關心」,並無規勸退宿,目前已由學生會辦理相關問卷調查,也不排除先開放單一女宿,試辦改採門禁卡的管理規定。

-------------------------------------------------------------

上空裸女抗議西班牙集遊法

2015-04-24

〔國際新聞中心/綜合報導〕烏克蘭女權運動團體「費曼」(Femen)成員,二十三日在西班牙內政部長迪亞茲出席馬德里一場會議時,在裸胸上寫著「強暴自由的人」(Violador de libertades),抗議西國當局漠視民意,推動限制集會遊行的新法,遭警察以膝蓋將她的頭緊壓在地。新法被批為「封口法」,引發民意強烈反彈。

  • 烏克蘭女權運動團體「費曼」(Femen)成員抗議西國推動限制集會遊行的新法。(法新社)

    烏克蘭女權運動團體「費曼」(Femen)成員抗議西國推動限制集會遊行的新法。(法新社)

  •  

--------

露點自拍!正妹裸露乳房與美食合影竟成風潮
編輯中心/綜合報導2018/05/12 17:06
▲國外近期掀起一股風潮,女生會掀開上衣大方露乳房與美食自拍,網友質疑「這些女孩病了」(圖/翻攝自太陽報)
▲國外近期掀起一股風潮,女生會掀開上衣大方露乳房與美食自拍,網友質疑「這些女孩病了」(圖/翻攝自太陽報)
在餐廳與美食合影相當常見,不過國外近期掀起一股詭異的美食自拍風潮,許多女性在餐廳裡自拍的重點都不是桌上的美食,而是胸前的乳房,令眾多網友不解「越來越多女生病了…」
根據英國《太陽報》報導,許多女性前往餐廳用餐,喜歡在上菜後自拍,但近期開始流行一種不一樣的美食自拍,不論是在餐廳或是酒吧,女孩竟然不害怕其他顧客的眼光,直接在店裡大方露出乳房更誇張的是,還有人會直接露出乳頭與美食一起入鏡,似乎在幫當前的美食「點」餟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